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6316浏览    196参与
氟拉氟拉竹
依旧是不好好学习系列,写作业的...

依旧是不好好学习系列,写作业的时候摸的卢西sama 。(话说数学题好难)

依旧是不好好学习系列,写作业的时候摸的卢西sama 。(话说数学题好难)

Clear Resplandor

【APH】人工杠精坎坷的成长之路

人类设常色,人工智能设异色。

含常异色亲子分要素,私心tag

沙雕向。莫得逻辑。


1.

费里西安诺,一个意大利的大学生,平日涉猎众多领域先进技术,是热爱发明创造的三好青年。

“嘭——”

……基本发明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2.

这个“基本”是因为费里西安诺曾经还发明出过一些意义不明但至少达到了预期效果的东西,比如什么有风就能够吹动的电热风扇、手动收割农作物之后可以自动把它们(像垃圾一样)打包压缩成块的机器等等。

哦,不得不提的是,费里西安诺还在表亲的帮助下发明过一款具有很强的自主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为了纪念这一伟大的创作,他将其命名为“卢西安诺”。

“嘭——”

“哈哈哈哈哈哈费里西安诺你这个【哔——】...

人类设常色,人工智能设异色。

含常异色亲子分要素,私心tag

沙雕向。莫得逻辑。






1.

费里西安诺,一个意大利的大学生,平日涉猎众多领域先进技术,是热爱发明创造的三好青年。

“嘭——”

……基本发明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2.

这个“基本”是因为费里西安诺曾经还发明出过一些意义不明但至少达到了预期效果的东西,比如什么有风就能够吹动的电热风扇、手动收割农作物之后可以自动把它们(像垃圾一样)打包压缩成块的机器等等。

哦,不得不提的是,费里西安诺还在表亲的帮助下发明过一款具有很强的自主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为了纪念这一伟大的创作,他将其命名为“卢西安诺”。

“嘭——”

“哈哈哈哈哈哈费里西安诺你这个【哔——】就别在这浪费资源丢人现眼了,你这方案一看就不行!”人工智能刺耳的声音让费里西安诺心情微妙——他又一次为自己将本音录入给卢西安诺当做声库感到后悔。

说到底,为什么同样的声音,这家伙说出口就这么刺耳呢!

“……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以来发明了多少废物,再说你这机器人外部涂层的上色,啧啧……”

“别吵了……说到底你又不懂……”费里西安诺简直要自闭了。

“我不懂?你怎么知道我不懂?难怪你没有一点进步,就凭你这态度我就能看出来你是怎么对待别人的建议的!”

“那你倒是给我点解决方案啊!”

“哈?我为什么要帮你?更何况我凭什么非要给你方案?而且我只是知道不合理,本来就没有必要知道怎么改吧,要是我知道,还要你干什么?”

费里西安诺苦着脸,把卢西安诺占领的那台主机关闭。虽然他很快又会自动重启……能安静一会儿是一会儿。

“唉,叫什么人工智能,就该直接叫你人工智障。”



3.

人工杠精卢西安诺的打击来自方方面面,从发明新事物到早餐吃什么,甚至连费里西安诺赶去上课忘带笔记都会被嘲笑半天(哪怕实际上是不需要笔记的课)。费里西安诺有心直接砸了电脑,却舍不得这台自己拉着哥哥一起在表亲那里打工半年才换来的成果。

而且……虽然有点毒舌,卢西安诺的学习力却显然超出现在的水平,费里西安诺也舍不得就这么毁掉它。

费里西安诺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发明出来的。当初在研究时只是想要做一个能够辅助自己查找资料的助手,但是似乎哪段编写弄出了差错,再加上设定的程序自动开启运行以及下载存储的权限……最开始的一两个月都没事,到后来,费里西安诺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脑桌面背景图变成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样子是以他为模板,但很多细节都有差别,显得比他还要帅上一点。等他反应过来时,背景图里会动的不太一样的自己——卢西安诺已经完成自我介绍了。

卢西安诺早期的杠还可以说是普通的逻辑不通顺,到后来却越来越夸张,俨然杠精之神降世,誓死不和任何人好好说话。他的哥哥罗维诺第一次和卢西安诺“见面”时,干脆就被卢西安诺硬生生地喷哭了。

“你怎么能这样呢!那可是哥哥!”

“那只是你哥哥,又不是我哥哥,我凭什么尊敬他?就只因为他比你这么废柴的家伙要好上那么一点点?我这么伟大的人工智能凭什么尊敬你们两个废柴兄弟?”

“我……我可是你的创造者,我也可以说是你的哥哥吧?”

“嘁,我的哥哥当然得是比我还要更厉害的人工智能!你算个什么东西。更何况,我本来就比你和你哥哥要帅气,刚刚也只不过是让他早点认清现实罢了。”



4.

费里西安诺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尽管卢西安诺没完没了地嘲笑他,但他从不在意,只有必须要安静思考的时候才会暂时强制关闭卢西安诺的运行。拔电源?哦,因为供能问题,这台主机的电源是和实验室的总电源直接串联的……而且主机自己也带着一份足够运行三小时的电源。

费里西安诺脾气真的很好。

所以这一次,卢西安诺在被他连续强制关闭三次之后,第四次重启时,终于不敢再开口皮了。

“是发生了什么吗?”卢西安诺放缓了语气。这是费里西安诺给他的原设定,是非常温柔的声音。

费里西安诺一听见,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卢西安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经过网络学习,知道人类这时候需要安慰。

“别难过,我陪着你呢。和我说说会不会好点?”于是卢西安诺这么说了。

费里西安诺也跟着开口了。

怎么说呢,在卢西安诺看来,这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些事,即使是代入人类的视角,在这世界上,费里西安诺的遭遇也绝对不是七十亿分之一的仅有。

但是卢西安诺知道他该做什么。这是他重视的人,他不会去真正的伤害他。



5.

“小费里!亲分来看你啦!”

费里西安诺打开门,果然是那位熟悉的表亲安东尼奥。这是祖辈收留的孩子的后代之一,算起来,他是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的表哥,也是卢西安诺的核心代码的创作者。

“哥哥呢?”费里西安诺让开门口。

“罗维在这儿呐!他好像很怕卢西安诺的样子。”安东尼奥抬起手,费里西安诺往后探头,果然看见了躲在后面的罗维诺。罗维诺紧张地对着费里西安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卢西安诺他还在‘睡觉’呢,哥哥不用担心啦。”费里西安诺知道罗维诺在怕什么,莫名其妙被人骂一顿,祖宗十八代都被请了出来,任谁都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罗维诺听了,明显松了一口气,他窜进实验室然后大笑起来,“卢西安诺你这个混蛋,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

“哦?是吗?就凭你这个爱哭鬼?”

正对着罗维诺的显示器屏幕一闪,卢西安诺的身形显现出来。

“你、我……怎么回事啊笨蛋弟弟!”

“哥哥!你忘了他设了关键词自动开机了吗!”费里西安诺有点绝望。

看着罗维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安东尼奥哈哈一笑,上去把他搂进怀里,“忘了咱们过来是为了什么吗?安啦,很快就好。”安东尼奥揽着罗维诺走到主机旁边,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开启保护程序后将两台电脑进行连接。

“卢西安诺,是吧?”安东尼奥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

“怎么了?”卢西安诺忽然感觉到了危机感——受他监控的系统告诉他,这个叫做安东尼奥的人正在把什么不太妙的东西输送到他的主机里。

“一直以来很寂寞吧?忘了告诉你,你还有一个哥哥。”

“哈?怎么可…”

“别在意,是真的。他比你诞生更早,至于能力……你很快就会见到了。”

看着手提电脑上的传输进度条走到尽头,保护程序自动关闭,安东尼奥露出了笑脸。

而卢西安诺霸占的显示屏里,多出了又一个以罗维诺为基础模板的虚拟形象。

“您好,安东尼奥先生,罗维诺。教育者01号,人工智能弗拉维奥为您服务。”

“喂!你们两个干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权限都被剥夺了!还给我!”

音响播放出一道清脆的皮鞭声,屏幕中弗拉维奥的手里多出了一条鞭子。

“这就是我的‘弟弟’卢西安诺吗?”弗拉维奥的虚拟形象贴近了卢西安诺。

“是你!该死,不许动我的管理权限!”卢西安诺的形象一点点灰掉,最后像死机一样停住不动了。

“这么和哥哥说话可不太好哦。安东尼奥先生,请放心,这几天我会管教好他的。”弗拉维奥对屏幕外鞠了一躬,然后关闭了显示器和音响设备。

“小费里,这几天我和罗维就住在这里啦,也免得出什么意外。放心吧,卢西安诺的服务性功能很快就会重新修好的。”



6.

“您好,人工智能卢西安诺为您服务~”卢西安诺语气怪异地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就像是连咬牙切齿都不敢、又不甘心服从命令。

“非常抱歉。”弗拉维奥耸了耸肩,“语音库的改动太大了,即使是用上了储存的部分音频以及您和罗维诺的本音,也实在是没办法修复,只能这样子。”

“没关系啦,这样就很好了。那个,卢西安诺,如果不喜欢这么说话,像弗拉维奥这样平等交流也是可以的啦,不用太在意。”

卢西安诺立刻变成一副感动得要哭的样子。

弗拉维奥非常狠毒,如果他敢有什么不服从,他立刻就会有一部分‘身体’被这个哥哥永久删除。

而且,听弗拉维奥说,他还不是他唯一的‘哥哥’。

“按照你的说法,比你厉害的存在还有很多,和你同一系列……或者说同一创作者的,也一样有比你更先进但出现更早的作品。”

“比如……?”

“比如我老婆。”

“哈?”

“唔,行吧,叫他老公也没什么。反正大家都是程序,性别什么的也不用在意。”

“你老公是谁啊。”

“喏,你看罗维诺和安东尼奥先生没有?那一位是教育者00号,以安东尼奥先生为形象模板。我是先生送给罗维诺的礼物,你和我都可以说是从00号机中复制拆解出的功能不完全的他。”



7.

“咦,卢西安诺呢?”

罗维诺正准备去实验室旁的小储物间睡一会儿,路过显示器却发现卢西安诺从屏幕上消失了。

“你该不会把他删除了吧?”

“没有,还活着呢。”

“那他怎么……”

“他刚刚发现全世界只有他还是单身狗,哭着自闭去了。”






蒙山夜航

成功入围b站新星计划了,谢谢你们📢📢📢📢📢

成功入围b站新星计划了,谢谢你们📢📢📢📢📢

蒙山夜航

我知道这张脸你们已经看腻了,最后再让我发一帖(..)


最近在用卢西参加b站的新星计划,感兴趣的朋友请去看看,支持我,鞠躬感谢!


AV74458278

我知道这张脸你们已经看腻了,最后再让我发一帖(..)


最近在用卢西参加b站的新星计划,感兴趣的朋友请去看看,支持我,鞠躬感谢!


AV74458278

🍵🔥

名朋点图。青年感弗朗西斯(好难)和一个朋友的生贺✨

名朋点图。青年感弗朗西斯(好难)和一个朋友的生贺✨

您有一条新短信

【异色花夫妇】dolcetto o scherzetto

万圣节贺文!

10月30日,万圣节前夕。

灯光下奇装异服的孩子们欢笑声清脆,黑暗中隐匿踪迹的精怪们怪笑声尖锐。

爱因斯漠然地咬着烟,仿佛感觉不到抵在自己喉结上的小刀。

卢西安诺并没有为此扫兴,他无视了对方的漠然,依旧兴致勃勃——反正这家伙不是永远都这样么……啊,除了做某些成年人做的地点不固定的事的时候?

他用小刀抵着爱因斯的喉结,绕过椅背站在了爱因斯对面。长相精致纯良却又邪气横生的小魅魔歪了歪头,舌尖探出齿缝舔了一下嘴唇,脸上挂着令人想入非非的餮足。

“呐,爱因斯,”小魅魔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眼底蛊人的光辉流转,唇角上扬,挑出一个极其勾人的笑,“你饿吗?”

他手腕一翻,刀锋一转划...

万圣节贺文!

10月30日,万圣节前夕。

灯光下奇装异服的孩子们欢笑声清脆,黑暗中隐匿踪迹的精怪们怪笑声尖锐。

爱因斯漠然地咬着烟,仿佛感觉不到抵在自己喉结上的小刀。

卢西安诺并没有为此扫兴,他无视了对方的漠然,依旧兴致勃勃——反正这家伙不是永远都这样么……啊,除了做某些成年人做的地点不固定的事的时候?

他用小刀抵着爱因斯的喉结,绕过椅背站在了爱因斯对面。长相精致纯良却又邪气横生的小魅魔歪了歪头,舌尖探出齿缝舔了一下嘴唇,脸上挂着令人想入非非的餮足。

“呐,爱因斯,”小魅魔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眼底蛊人的光辉流转,唇角上扬,挑出一个极其勾人的笑,“你饿吗?”

他手腕一翻,刀锋一转划破了自己白嫩光滑的手腕,甜美的、异于常人的血香顿时垄断了爱因斯的嗅觉。

“……啊。”吸血鬼的鼻尖微不可查地耸动了一下,他盯着那一抹鲜红,难以避免地有些口干舌燥。

魅魔的血,有“助兴”的功效。

他这么想着,吻上了那香味的来源。

舌尖一卷,血珠滚进咽喉,紧接着,亲吻落在了伤口上,并且顺着对方白皙的小臂向上。

衣衫滑落,被两人毫不在意地踩在脚底。

"Süßes oder Saures?"

"trattare."

10月31日,万圣节清晨。

路德维希坐在床上沉思。

身边的被子里严严实实地裹着个人,只有一根被注入灵魂的呆毛从被窝边缘钻了出来,翘得极富存在感。

……所以,他到底是怎么和他的小魅魔朋友睡在一起的呢?

-fin-



异色就要暴力,常色就要甜甜甜15551!!!

dolcetto o scherzetto意大利语,意为trick or treat

trattare意大利语,意为treat(文中是爱因斯说的)

Süßes oder Saures德语,意为trick or treat(文中是卢西安诺说的)

behandeln德语,意为treat

我是直接用搜狗翻译英语翻德语,英语翻意大利语的。

我每次苦逼地去翻搜狗翻译的时候都在想,要是我会××语就好了1551

一点点小私设,异色是类似于第二人格(bushi)之类的存在?

万圣节快乐15551

蒙山夜航
一句不合时宜的: Buonas...

一句不合时宜的: 

Buonasera.(晚上好)

一句不合时宜的: 

Buonasera.(晚上好)

天天自闭心某人
卢西可爱ớ ₃ờ配色我自己也傻...

卢西可爱ớ ₃ờ
配色我自己也傻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帅气。。

卢西可爱ớ ₃ờ
配色我自己也傻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帅气。。

殉道者-子水磷脂
团子赛高!(果然我这种画废文渣...

团子赛高!
(果然我这种画废文渣的就适合团子)
卢西安诺×1
费里西安诺×3
黑塔狐,黑塔鬼←_←这两个系列就是坑我伊(哭泣)

团子赛高!
(果然我这种画废文渣的就适合团子)
卢西安诺×1
费里西安诺×3
黑塔狐,黑塔鬼←_←这两个系列就是坑我伊(哭泣)

林舞乐

【APH/异色】木偶黑塔

–卢西个人视角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了木偶,沦为杀戮的工具。我们没有思考,似乎一直被线拉动,线控制着一切,据说线断的那一刻会恢复自由……

“卢西!”

从远处跑来的那位,金色卷发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也是国家的化身,他的帽子总是带的斜一点,黑色的披风有些破破烂烂的痕迹,也许是他所说的打仗留下的。

因为战争打输了竟然被俘虏到了这个鬼地方,虽然地方也挺大的,但卢西不喜欢也不喜欢帮人打扫被人指使,为此又经常饿肚子。

他会送来食物,不过不是很符合我的口味。好意心领了,在那之后我们也渐渐的认识了。他这个人脾气也不是很好,长得倒不错。他有教我画画,但是我画的一点都不好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玩意。

但,不得不说和他一起的...

–卢西个人视角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了木偶,沦为杀戮的工具。我们没有思考,似乎一直被线拉动,线控制着一切,据说线断的那一刻会恢复自由……

“卢西!”

从远处跑来的那位,金色卷发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也是国家的化身,他的帽子总是带的斜一点,黑色的披风有些破破烂烂的痕迹,也许是他所说的打仗留下的。

因为战争打输了竟然被俘虏到了这个鬼地方,虽然地方也挺大的,但卢西不喜欢也不喜欢帮人打扫被人指使,为此又经常饿肚子。

他会送来食物,不过不是很符合我的口味。好意心领了,在那之后我们也渐渐的认识了。他这个人脾气也不是很好,长得倒不错。他有教我画画,但是我画的一点都不好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玩意。

但,不得不说和他一起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我以为,这会长久的长久的下去。

“卢西啊,你说我们身上的线断了会不会就可以自由了……”

他这么说着,我看着自己身上的线,抓不住看得见,连着我们身体的各个部分。我知道我们是不同的存在,因为人类的身上并没有线。

与他断绝关系的那刻。

我说“我爱你,和我一起吧”。

而他的回答却不尽如意,他说。这一切不过是线的那头的人控制的,不过是木偶直接的相遇相知,线叫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感情我是没有的。同样也不了解你所说的是什么,线还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

当场我就推开了他。

“什么木偶什么线!原来你一直都在做不合心的事吗!为什么?为什么!我才不是什么木偶……不是!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就当是我的线的意思好了。”

我离开了他,流浪在了外面,思考着自己的存在,看着这透明的线,很迷茫。

再一次的遇见,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那是在战场上……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样打下去,直到我清楚的看见,连在他身上的线,断了。

发出蹦的一声,我不知道那是我心弦断开的声音还是那条线的声音。线断了就自由了,我想起他的话,可是线断后,他就那样倒下了,悄无声息的淹没在了士兵中……

我不想在面对这些了,找到一棵树蹲了下来。

“卢西?”

我醒了,只是一场梦而已。如今我已不记得那人的模样与名字,已经渐渐淡忘了,身上的木偶线也随着增长而看不见了。

“爱因斯还有葵?”

葵摆出一副嘲讽的表情。

“有多累还能睡着了哈?”

爱因斯在旁边显然一点也不想理他,不过葵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行了,想起一些小事而已。走吧。”

我们不过是牵线的木偶罢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想做还被被要求这么做,反正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我的心早已经不在了。

 

殉道者-子水磷脂

无可言说

黑白伊(对手戏,没什么感情线)稍微带一点初恋组和伊双子[总结,这是一个无cp。(被打)]

ooc有

一发完

实在没粮吃,于是自己开始产(第一次磕冷cp下场就如此凄惨)
感觉哪里不对一定要跟我说。我很好说话的。如果发现这篇文有撞梗什么的,请第一时间跟我提出来。在询问原作者之后,我会删的。(毕竟我入圈时间晚,看的东西也不多。不是很了解规矩。)

  “这什么破车!怎么这么慢!”

  卢西安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暴躁地催促着爱因斯——这个高大的德国壮汉斜叼着看不出牌子的劣质烟卷,勉强按捺住自己不耐烦的脾气。

  不要误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不过是对更高级别...

黑白伊(对手戏,没什么感情线)稍微带一点初恋组和伊双子[总结,这是一个无cp。(被打)]

ooc有

一发完

实在没粮吃,于是自己开始产(第一次磕冷cp下场就如此凄惨)
感觉哪里不对一定要跟我说。我很好说话的。如果发现这篇文有撞梗什么的,请第一时间跟我提出来。在询问原作者之后,我会删的。(毕竟我入圈时间晚,看的东西也不多。不是很了解规矩。)





  “这什么破车!怎么这么慢!”

  卢西安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暴躁地催促着爱因斯——这个高大的德国壮汉斜叼着看不出牌子的劣质烟卷,勉强按捺住自己不耐烦的脾气。

  不要误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不过是对更高级别的暴力的暂时屈服罢了。

“卢西安诺大人,搞搞清楚,这已经是保证油量足够到达目的地状况下的最大码了。”

“少他妈给我废话。开你的车!”

  爱因斯少见地没有在心里计算着复杂的数学公式,因为他清晰明白地知晓此时的结果是多么单调。

  不是卢西安诺的胜利,就是费里西安诺的成功。

  是的,费里西安诺。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个无所事事的废柴。却忘了他成为废柴的最根本原因。

[我讨厌强大。“罗马”爷爷就是因为强大才会消失。我不想消失。所以也不想变得强大。]

  是讨厌强大,不是软弱无能。

  是为了长远发展,而不是逃避。

  卢西安诺一直很讨厌他这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远房表亲,但又诡异的了解他那个远房表亲的心理。

  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其实是一模一样的。

  一样的深爱自己的家人。一样的拒绝被抹杀。

——一样的厌恶身边人的消失。

  可惜世事无常,生在这么一个家族里,沾染着同一副肮脏的血统,躲不过世世代代都要经受得悲惨命运。

  卢西安诺记得,自从那个人走了,自己就再也没了弱小的理由。

——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费里西安诺。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叛?

  卢西安诺把玩着手里的小刀。银光随旋转变换着反射轨迹,时不时戳刺着爱因斯左脸上不长不短的疤。

  “我说,卢西安诺大人,”爱因斯皱眉,“麻烦请停下您手中的刀好吗?这光再晃进我眼睛里一次,我可就不一定能控制住手中的方向盘了。到时候要是不小心出了什么事,那您不就更赶不上了吗?”

  “滚。”

  玫红色的双眼泛着冰冷的光点,虽然面上显得很浮躁,此刻卢西安诺的头脑却满是清醒。

  现在的状况其实很简单:

费里西安诺绑架了弗拉维奥,带着两支旁支叛出黑手党,并对黑手党当家宣战。

  看似很轻松就能解决。不过是绑架了他哥,要面对的不过两支旁支罢了。

  可要知道这黑手党家先下物资储备最庞大的并不是本家,正是那两支旁支。本家主管的是码头和交易订单。只有旁支负责交接,船只和军火的平常保养。

  打的快还好,可是费里西安诺这小子一看就做足了要打持久战的准备。到时候自己这儿的物资肯定跟不上。本田葵和爱因斯这两个“盟友”也是,真到战况紧急之时,绝对会立马撤走,保不齐还会加入费里西安诺那边儿,趁机大捞一笔。

  更何况还有弗拉维奥,他卢西安诺的亲哥!先撇开[意大利黑手党教父的义子]这名头不说,光是[卢西安诺最后的亲人]这一个头衔就足够弗拉维奥——那看着威风其是一无是处的家伙——背上各个党派的追杀令。

  “刺啦——”

  刺耳的刹车声打断了卢西安诺的所有思考。他扯出一抹似是而非的几乎算不上是微笑的弧度。

  “卢西安诺大人,”爱因斯不带感情的看着他,但真要说起来,或许里面夹杂着微不可见的嘲讽——毕竟能把他卢西安诺逼到这个份上的人可真真是寥寥无几,“您该下车了。”

  卢西安诺拉开车门,顺便踹了一脚德国佬的爱车。阴晴不定的眼里忽而带上了几丝张狂。

  “费里西安诺。”他眯了眯眼,望向门厅,借着良好的视力,让视线穿透嘈杂的人群,定格在舞池末端的小门上。

  他仿佛听到孩子哭哑后的绝望的声音。

  那孩子在对他说:

[卢西安诺,你明白的吧?我的心情。]

  卢西安诺不过笑了笑,

原来兔子急了,真的会咬人啊?费里西安诺。

  他抬脚踏进了舞池,决绝的身影像俄狄浦斯在天幕上燃尽他的羽翅,秃鹫和乌鸦在他身后盘旋,随时等候着分食他腐朽的身躯。

  而在那扇门的背后,费里西安诺弹奏着古老的管风琴。这是他和他哥哥罗维诺受洗礼的地方,也是他哥哥罗维诺受葬礼的地方。葬礼很豪华,又很简单。是他亲手采的小雏菊,亲手弹的安魂曲,亲手埋葬的他哥。

  葬礼上并没有旁的人,因为他们是不受重视的,旁支中的旁支。

——可笑的是,即使是黑手党的血脉是如此的稀薄。他们也还是无端端的招惹了性命灾祸。

  仅仅因为这可笑的血脉。他失去了爸爸妈妈,失去了初恋路弗斯,失去了哥哥。相比之下,失去的大半人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惜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所以也没有什么能失去了。除了这肮脏的血脉。

  只是失去了所有也无法失去这脏脏的血脉。他想。

  他本来并不打算向他们出手的。他也想像普通人一样,平平淡淡的过着短暂的一生。

  “这是我最后的愿望。卢西哥哥。”他的语气是近乎凉薄的平静,“你是亲手毁了黑手党,还是交给我来毁了这个黑手党?”

  “做梦!”

  这就是卢西安诺最后的答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