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卷福

44833浏览    2646参与
leo

【麦夏】一个人

如果大麦哥不在了

夏洛克:The world is so boring…….even breathing


如果夏洛克不在了

大麦哥会一如既往的工作,因为他要替夏洛克照顾好那些他care的人(华生、雷斯垂德、茉莉)

大麦哥:我坚信死后无灵魂,但……万一我错了呢,我不能冒这个险,让我的little brother 担心……

如果大麦哥不在了

夏洛克:The world is so boring…….even breathing


如果夏洛克不在了

大麦哥会一如既往的工作,因为他要替夏洛克照顾好那些他care的人(华生、雷斯垂德、茉莉)

大麦哥:我坚信死后无灵魂,但……万一我错了呢,我不能冒这个险,让我的little brother 担心……


次次开包如头像

『麦夏』新婚快乐(虐向慎入

使用须知:

1.梗源自列表

2.微麦雷预警


  伦敦南难得一见的艳阳天。就连风也平息下来,享受这不多见的阳光,打在脸上都懒洋洋的。来宾穿着礼服,笑着祝贺站在用忍冬青,蔷薇花点缀而成的门前的,穿正装的人。


  哦,忘了说了,今天是Mycroft Holmes的婚礼。Mycroft罕见的没有打他那似乎和黑伞一样寸步不离身的领带,而是换成了黑色领结,少了份冷漠疏离,多了份真切柔和,却也不是严谨。他身边的Sherlock同样一声西装,不同的是,他少见的打上了黑金条纹的领带,胸前口袋里装着叠得精致的白色手绢。


  就像John婚礼上一样。


  牧师开始说着婚礼致辞,千篇一律。场下坐着...

使用须知:

1.梗源自列表

2.微麦雷预警


  伦敦南难得一见的艳阳天。就连风也平息下来,享受这不多见的阳光,打在脸上都懒洋洋的。来宾穿着礼服,笑着祝贺站在用忍冬青,蔷薇花点缀而成的门前的,穿正装的人。


  哦,忘了说了,今天是Mycroft Holmes的婚礼。Mycroft罕见的没有打他那似乎和黑伞一样寸步不离身的领带,而是换成了黑色领结,少了份冷漠疏离,多了份真切柔和,却也不是严谨。他身边的Sherlock同样一声西装,不同的是,他少见的打上了黑金条纹的领带,胸前口袋里装着叠得精致的白色手绢。


  就像John婚礼上一样。


  牧师开始说着婚礼致辞,千篇一律。场下坐着的人形形色色,有些事Sherlock为数不多的朋友,对,朋友,尽管Sherlock并不愿意承认:有些事苏格兰场的警员。mummy和daddy也在场,欣慰的依靠在一起,相互拍着对方的手背。


  真和谐,不是么?


  今天是Mycroft的婚礼,新郎是Mycroft,对象.....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人:聪明,正义感。虽然他本人并不觉得如此。


  “现在,请伴郎发言。”


  就在Sherlock即将因为无趣的话语而开始演绎婚礼的来宾时,牧师大手一挥停下了长篇大论般的祝词。台下不知由谁带的头,鼓起了掌,震耳欲聋。


  有谁要起立说话了,会举着手里的香槟。


  有人起身了,用在Sherlock看来无比愚蠢的动作擎着酒杯。


  ......


  Sherlock站了起来。


  今天是Mycroft的婚礼,新郎是Mycroft,对象是Greg Lestrade,而Sherlock是他们的伴郎,像John的婚礼一样。


  和John的婚礼一样。


  Sherlock接过侍者手上的香槟。视线透过浅黄色酒液,事物看上去摇摆不定,颜色暗黄,如同老旧的照片,泛着黄,满是回忆,却经不起触摸,一碰,就同碎屑洒落。


  Sherlock侧身敬了身边的兄长,又遥遥敬了来宾,张张嘴。


  “我以为,你给你自己找了一条...Goldfish”假死归来后,他和Mycroft对话的场景仍历历在目,话语中潜藏的调侃为假,试探却是真心。Sherlock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兄长家里的变化?怎么会注意不到毯子上沾上的银色短发?怎么会注意不到本来没有磨损痕迹的餐桌一侧多出的划痕?怎么会注意不到衣柜里多出的不符合Mycroft审美的休闲装和与Mycroft衣服面料完全不配的衬衫?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Goldfish,他的兄长最后还是找了一只Goldfish。


  Sherlock仰头一口饮尽酒液。没了香槟颜色的遮拦,透明的玻璃杯另一侧的景物亮的吓人。


  第一杯酒,了断过往。


  “在这里,我想祝福我的毕生的死敌,我的对手,我的兄长——Mycroft....”


  侍者又把香槟添满,现在视线里又是老照片一样的,泛着黄了。


  第二杯.....


  “祝他们——”


  第二杯酒,祝他幸福。


  新婚快乐。


秋兰生

chapter.4 恪守原则是高级动物的专属美德

Life is simple.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①

罗宾不穷,只是没钱。

叶薇特供她吃穿,让她拥有一个小房间,甚至默认了罗宾偶尔从自己钱包里拿一点的行为,从物质上来说,她和所有Brixton的男孩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好。

从跑腿、修剪草坪、捡废品到打黑工、非法授课、兜售LSD,罗宾攒了一些钱,可在每年接近三万英镑的支出下就没的瞧了,以她的能力,最多凑够第二年的学费,剩下的三年,如果拿不到奖学金或者没什么别的经济来源,就算把叶薇特的头按进硫酸里她也别想走进伊顿一步了。

叶薇特遵守承诺,换来了一封推荐信,也为她交了第一年的学费,她也要遵守承...

Life is simple.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①

罗宾不穷,只是没钱。

叶薇特供她吃穿,让她拥有一个小房间,甚至默认了罗宾偶尔从自己钱包里拿一点的行为,从物质上来说,她和所有Brixton的男孩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好。

从跑腿、修剪草坪、捡废品到打黑工、非法授课、兜售LSD,罗宾攒了一些钱,可在每年接近三万英镑的支出下就没的瞧了,以她的能力,最多凑够第二年的学费,剩下的三年,如果拿不到奖学金或者没什么别的经济来源,就算把叶薇特的头按进硫酸里她也别想走进伊顿一步了。

叶薇特遵守承诺,换来了一封推荐信,也为她交了第一年的学费,她也要遵守承诺。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在给军火贩子当外围马仔和人体运毒之间仔细斟酌了一下,罗宾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同学的身上。

从这些富家少爷的桌子上摸走一两支钢笔,用自己的作业交换一些大家眼里“不值钱”的小东西,像是哈里的梦露签名海报,就被一个舞娘用三千英镑加一打大麻棒棒糖换走了。

每月她还会夹带三十本“有趣”的成人杂志回来分享给学校里的青少年们——先以四分之一的价格从盗版书贩那里买一些过时刊物,然后用正版的十倍价格卖出去,她不厌其烦的搜寻一些冷门的波兰或者荷兰的杂志,十几岁的男孩可不懂得欣赏英格兰的艳模,所以即使有人模仿她卖杂志,也绝对提不到十倍的价。

这不是罗宾想出来的,而是跟着叶薇特耳濡目染牢记于心的,在男人这点上,叶薇特几乎没出过错。

罗宾深以为然。

11月11日。

戏剧社将在下午和哈罗公学戏剧社联谊,表演英王乔治五世的故事以庆祝一战结束日②,F(九)年级到C(十二)年级都受到了邀请,罗宾也不例外。

哈里很高兴,他在其中扮演玛丽王后的宫廷女官,即使没什么台词,还要为角色穿上束腰和高跟鞋。

“我的戏剧天赋一定会得到施展的,再紧点,谢谢,一定要完全相似。”哈里把痛苦的表情控制的很好,罗宾撇撇嘴,用力系抽紧了哈里的束腰带。

“虽然我只演了一个侍女,但慢慢我会得到更重要的角色,没准明年我就可以演爱德华王子。”小劳埃德先生如是说。

可怜的男孩,你不知道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罗宾也很高兴。

Well,在这种大型活动中,丢一点东西太正常了,她廉价的道德感最喜欢这种混乱的情况。

“你看见雷德梅恩学长了吗,他是玛丽王后,穿上礼服就像王后陛下从油画里走下来一样。”哈里踩上高跟鞋。

“我知道,他很特别。”罗宾帮哈里整了整假发。“兄弟,你也不差,看起来就像正要爬到国王床上的安娜·波琳娜。”③

"Shut up.Mary Boleyn."④哈里摆出了一副贵妇人刻薄脸。“我要把你从王宫里赶出去。”

"Aye."罗宾心情很好的配合了他一下。

目送表演欲旺盛的男孩走出更衣室,罗宾开始了顺手牵羊行动,她不会在一个地方打转,温和地问演大臣、侍女或者卫士的演员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帮着做点杂活,助人为乐的同时顺便摸走一两件袖扣手表之类的小物件。

"Excuse me.You,little bird.Come here please."

罗宾僵硬了一瞬,还是挂起职业假笑看向更衣室门口的人。

喵。

在同学面前,她不能不给学长面子。

“下午好,托马斯…哦…王子殿下。”她走过去,不情不愿地打了招呼,在半威胁的目光下,她把后面的"Kitty"硬生生改成了殿下。

他身上是王子的衣服,可能是来自某位温莎的友情提供,线条流畅,显得人挺拔又精神,配上一张英俊的脸庞,是一种让人想杀人灭口的惊艳。

"是威尔士亲王。"⑤他挑了挑眉,态度随和而自然。

“亲王殿下,你没必要来找我的事,如果你学会像别人一样冷眼旁观,就不会被麻烦盯上,你自找的。”罗宾倔强地仰着头看他,压低了声音。

“先生,我欠你一个人情,不代表就要随时随地被你用来出气。”

“你那个小脑袋瓜在想什么?”男孩噎了一下。“谁告诉你我是来找你麻烦的,化妆间需要帮手,你是个幸运儿而已。”

罗宾松了一口气。

“当然不算在你欠的人情里。”汤姆凉凉地瞟了罗宾一眼,连商业微笑都懒得拿出来。

“难道我身上挂着工人和倒霉鬼的牌子吗。”嘴上虽然不依不饶,但罗宾还是主动往化妆间走去,人情就算是被动欠下的,也得算在她自己头上。

罗宾尚未完全泯灭的良心这样说。

主演们和其他演员的化妆间与更衣室是分开的,罗宾只得改变计划。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也不错。

“你,男孩,把粉底涂到他们脸上,时间不多了,加快速度。”一个大男孩迎面走过来,把海绵块和一大盒粉底霜怼到罗宾手里,回身继续和“公主”们的头发战斗。

罗宾:exm??

罗宾只负责怼底妆,剩下的妆容不归她管,她只能赶鸭子上架,先从几位王子上手,用海绵块蘸着粉底霜往王子们脸上怼。

可能怼汤姆的时候特别用力,粉底在他脸上特别均匀服帖,所以引来演未来乔治六世⑥的男孩的抱怨声。

他的粉厚的像中国的长城。

罗宾皮笑肉不笑:“我给你也试试?”

男孩秒怂。

汤姆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然后是公主们,罗宾下手细致了一点,这些可怜的孩子今天遭的罪已经够多了。

最后是国王和王后。

“麻烦你了。”埃迪端庄地坐在镜子前,漂亮的宫廷礼服恰如其分的裹在他的身上,纤细的腰肢与优雅的仪态,他要是个女孩,一定是所有女孩的嫉妒对象。

“我的荣幸。”罗宾用指尖沾了一点粉底霜,手指缓缓地在埃迪脸上移动。

“不用紧张,我的脸没那么脆弱。”埃迪微笑着,如同一位真正的贵女。

青涩裹挟着成熟的美丽。

“恕我直言,陛下,你值得更多的用心。”她轻笑。“现在闭上眼睛。”

“好的,首席化妆师阁下。”埃迪依言,藏住了灰蓝色的柔光。

她对着他的脸左右为难,她不觉得那些雀斑有什么好遮挡的——它们明明如此可爱、活泼,手指轻柔地均匀力道,为他敷上一层在她看来没有必要的东西。

“可以了。”

他睁开眼睛,一百年的时光便从中觉醒。

与她的dirty dream里如出一辙。

罗宾换上职业假笑,去料理房间另一边的国王。

“无意冒犯,我觉得我应该和王后同样待遇。”演国王的大男孩盯着罗宾手里吸满了粉和汗水的海绵块儿。

“恐怕你没有王后的特权。”罗宾懒得废话。

“我坚持。”国王男孩的绿眼睛望着罗宾。

“闭嘴。”罗宾逐渐逼近。

“我是客人。”

“客随主便。”

“……”

“好吧,先生,如果你坚持。”

罗宾心情不算差,没必要和一个外校生僵持,她放下海绵块,用手挖了一点粉底霜,刷糨糊一样涂上。

“我是本。”男孩自动闭上了眼睛。

“本杰明?”罗宾手上动作行云流水。

“不,叫我本就可以了。”

“听上去不错。”罗宾职业敷衍。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男孩问,他的声音低沉。

“当然不,本,我只是客气一下。”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你不了解我,不用假装友好,我们还没到互称教名的关系。”因为见到埃迪的缘故,现在的罗宾温和了不少。

“我们需要这样做吗?”他轻声说道。“你需要我了解你吗?”

“走路的姿势很一般,明显是近期才开始进行形体训练,身上没有任何香水气味,如果不是过敏,就是并未接受相关的习惯,手上有茧子,但不是握鞍、射击或是网球中的任何一个造成的,最特别的是你脸上的伤口,跟了你五年以上,来自某种粗卷烟,受伤后没有涂药,甚至没有进行医美淡化,最后,Brixton口音,外加一点法国腔,你的公学音练的不错,但人在交谈的时候总会暴露自己的说话习惯,你接受过法语教育,不可磨灭的那种,中产阶级以下家庭,再加上你刻意染过的头发,为什么你要隐藏自己的法国血统?它来自你的父亲或者母亲,你…”

“闭嘴。”罗宾低吼。“你以为你是谁?”

怒意让她的眼睛越发湛蓝,她的手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是本,别紧张,现在我们可以互称教名了吗。”男孩的表情很平静。

“约翰·乔·约翰逊。”罗宾冷冷地说。“你可以叫我乔。”

“你是John Doe⑦的可能性都比这个大。”本睁开了眼睛。

“你想要什么?”罗宾不想引起更多人主意。

“目前只有下手轻点…无意冒犯,我对一切有趣的事情感到好奇。”男孩的眼睛是不带恶意的。“透过现象可以看到本质,每一种表现,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是情绪与记忆的体现,我发现原因,才能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复杂的个体会让我觉得更有挑战性。”

"Curious boy."罗宾冷笑。“别让我听见一句关于我的话,不然我就撕了你。”

“如你所愿。”男孩重新闭上眼睛。“不过我记住你了,你非常有研究价值。”

罗宾半天的好心情毁的一干二净。

为了泄愤,她在主演的更衣室,顺走了一枚绿色的袖扣,做工古朴,宝石材质,澄澈而冰冷,像极了那个叫本的男孩的眼睛。

不管是谁,谁让你的绿宝石正好撞在我的枪口上。

罗宾只拿了一枚,因为丢了一枚,可能是无意间遗失某处,找不到只能自认倒霉,丢了一对,就会

惹人怀疑。

九岁生日那天,罗宾把叶薇特的绿宝石耳环拿去典当了两百英镑,被打了个半死,后来她才知道那对耳环市价在一万以上,而袖扣上宝石的质量,绝对不比叶薇特的东西差。

会不会有人因为袖扣被家里人打一顿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

演出开始了,罗宾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台下,胸前是血色的罂粟花。

Bloody Hell.

For Mary.

爱德华。

埃迪。

ER.

他是打在她心上的一个死结。

我看见所有星星都死去了,埃迪,你就在这儿,我的眼睛里,所以没人知晓它们为什么死去,又为什么重生。⑧

她不在乎台上演了什么,只是随着身边的人一起鼓掌,如果条件允许,她甚至还会把胸前的花儿扔到他面前。

帮助被勒掉半条命的朋友卸下束腰是身为朋友的义务,但把朋友送回寝室不是,和朋友一起参加晚上的派对也不是。

恪守原则是高级动物的专属美德。

“亨特。”当她走出盥洗室时,有人叫住了她。

“晚上好,比利,期待下次见面。”罗宾的脚步仅仅停留了一瞬。

“你知道我是谁。”

“我还知道你的发际线最终会后移。”

“我知道你拿走了什么。”

他的话成功引起了罗宾的注意。

“你想怎么样,陛下,当一个告密者吗?我没有惹你,把我变得不受欢迎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哈罗的男孩,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每周你要给我写一封信。”

罗宾惊奇地发现男孩的眼睛变成了蒙上一层薄雾的灰,冰冷、神秘而病态。

“写我对变色龙的看法?”罗宾回应。

“任何你想写的。”

“比如对变色龙的看法?”罗宾靠近了男孩,连呼吸中都带着挑衅。

尽管他们身高差距有些大。

“别这样,兄弟,让我们用男人的方式解决咱们之间的问题,我们可以去空教室…或者球场附近打一架,然后谁输了就从对方的视线里永远消失。”

“你不应该叫我哈罗男孩,我已经上大学了,我只是难以拒绝来自母校的邀请,还有乔治五世。”本将他的通信地址递给罗宾。

“所以我在跟一个混在孩子堆里的变态打交道?”罗宾没好气的接过纸条,扫了一眼。“无意冒犯,曼彻斯特男孩,你确实挺显老,连贝克汉姆看起来都比你年轻。”

“贝克汉姆可没办法帮你建立新的共情能力。”

罗宾的眼神警惕起来。

“没有共情能力,你明白这一点,你可以按照逻辑推测出大概,却永远不会懂得真正的情感在血管里流淌的感觉,你成为我的研究对象,我帮助你建立共情能力,对你来说很公平。”

"You freak.How dare you."罗宾把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孩推进盥洗室里。

"How can you say so."

"No matter who you are, you must say sorry to me…"

"…or I promise you will be sorry."她的凶狠毋庸置疑。

"I apologize if I offended you."灯光下,男孩的眼睛又变幻了一种颜色。

" But who's the freak?"

"Shut you fuck up now."罗宾向男孩脸上打了一拳,但没打中,他牢牢地握住她的拳头。

"Hunter?Who dressed up as a man?"

"I said, Shut up!"她的眼睛被怒火淬的湛蓝。

"Who are you?"

"Shut up. It's my turn you damned monster conceited idiot ."罗宾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绷断了。

罗宾猛地咬上了他的嘴唇。

这不算接吻,只是来自本能的报复性捕杀,她生来就是猎杀的高手,喜欢猎物流血而亡。

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了调,可能是在她尝到他的血后,或者她把手伸进了他的衬衫里的时候,再或者是他放任她的报复,没有做出有效反抗,并且无意结束这个吻的时候。

谁都没有闭上眼睛,盥洗室变成了战场,在这种随时都会有人进来的地方,暧味与危险都在炽热的较量中被无限放大,而最危险的是,没人肯先认输。

她将在衬衫里作乱的手腾了出来,去解他的腰带。

“你害怕了?”罗宾昂着头,她的胜利显而易见。

“不,你还没成年。”还是他先低了头,灰眸依然盯着那抹被他宠爱过的绯红。

“所以你害怕了?”她几乎要笑出眼泪。“看来我的‘共情’部分比你猜的要好得多。”

“你的‘共情’部分恐怕没告诉你盥洗室不是合适的地点。”

“哪里是合适的地点,你妈妈的裙子底下吗?”罗宾嗤笑,本没有回应罗宾的嘲讽。

"Keep it."他说。“留下它吧,等你真正走投无路的时候再卖掉,那时候它会更有价值。”

"Well,well."她走到洗手池边,打开了水龙头。

“一吻换千金,我还以为只会发生在童话里。”罗宾扬起职业假笑。“放心吧,我不会为了几万块把它卖掉的。”

“几万块?”他似乎被罗宾的话愉悦到了。“听到你的话伊梅尔德会哭的,它来自西亚,价值两百万,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日元。”

罗宾吓坏了。

“你疯了吗?带着两百万的东西演话剧?我不能要这个鬼东西。”

"Keep it."他整理好衣服。“你从我的衣服上拿走了它,我还以为你知道它的价值。”

"What is wrong with you?Lost your mind?"罗宾瞪大了眼睛。

"别再当个小贼了,好吗?"

罗宾:“…本王要是不呢?”

"I'm afraid I'll spoil you."他低笑。

"The curves of your lips…rewrite history."


这章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下章车门焊死

预言帝罗宾的日常(笑)

原本是为了致敬神夏

还是控制不住想搞事

没想到写出来的感觉不错

共情能力,很有趣的一个点

无论是ER、TH还是BC,都是共情能力非常强大的人啊…

而没有共情能力的女主…真有趣

换成第二人称写会不会更好?


欧美国家中,高级的袖扣被认为是男女之间的定情信物。而且在西方的传统里,女方送给男方袖扣有定情之意。(滑稽)


①原句出自电影《速度与激情3:东京漂移》

②11月11日为英国国殇日,是英王乔治五世于1919年创立的,为了纪念一战中牺牲的军人和平民(一战于1918年11月11日正式结束),后来范围扩展到整个英联邦国家,以及所有在战争中牺牲的人。一般从十月底开始英国民众在胸口别上一朵鲜红的罂粟花以表纪念,并在11月11日举行全国纪念活动

③安娜·波琳娜,即安妮·博林(Anne Boleyn),英格兰王后,英王亨利八世第二任妻子,伊丽莎白一世的生母。安妮·博林原本是亨利八世第一任妻子凯瑟琳的女官,但两人在暗中偷情。

④玛丽·博林(Mary Boleyn),曾任英国宫廷女官,玛丽是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的情妇之一,她同时还是亨利八世的对手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情妇。

(《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梗,卷和斑分别演了Mary的两任丈夫,没看过电影当英国历史梗看也行)

⑤威尔士亲王,即乔治五世长子,英王爱德华八世继位前的封号(没错,就是那个爱德华八世)

⑥乔治六世,乔治五世次子,爱德华八世的亲弟弟

⑦John Doe 常见男子名 一般代表案件中的无名氏、某人或者无名尸体

⑧原句来自Lawrence M.Krauss,译为: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你左手的原子与右手的原子也许来自不同的恒星。这实在是我所知道的物理中最富诗意的东西:你的一切都是星尘……因此,忘掉耶稣吧,星星都死去了,你今天才能在这里。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487」《电力之战》 (6分/满10分)

聚焦重要历史,集合强力卡司,拍得如此平庸,看来导演雷洪只适合指导《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这样类型的电影,大格局大制作还是力有不逮。

其实无论是演员表演,还是服化道、镜头、调度都是合格水准,问题就出在剧本上。终究这不是纪录片,成片没有足够表现出爱迪生、特斯拉和威斯汀豪斯角力的剑拔弩张感,即便真实历史不是如此,在一定程度上虚构一些细节都能够对情节有所帮助,不至于如此乏味。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2019·vol.487」《电力之战》 (6分/满10分)

聚焦重要历史,集合强力卡司,拍得如此平庸,看来导演雷洪只适合指导《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这样类型的电影,大格局大制作还是力有不逮。

其实无论是演员表演,还是服化道、镜头、调度都是合格水准,问题就出在剧本上。终究这不是纪录片,成片没有足够表现出爱迪生、特斯拉和威斯汀豪斯角力的剑拔弩张感,即便真实历史不是如此,在一定程度上虚构一些细节都能够对情节有所帮助,不至于如此乏味。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片与追剧」

勇者
拔丝火锅社 卷福 同人 挂包娃...

拔丝火锅社 卷福 同人 挂包娃娃 征集 是非常可爱的 同人 娃娃!
由拔丝火锅社 濒野太太设计制作[尚未出图]
由tb店家「拔丝火锅社」负责贩售
材质是毛绒 q版设计
下面图片是店家别的角色的实物图
100只娃娃即可出图 [现参与征集人数25/100]
价格大约100-150

提供群 卷福拔丝合体技! 903424224
用以征集想要娃娃的同好

注意 本群仅用于征集

拔丝火锅社 卷福 同人 挂包娃娃 征集 是非常可爱的 同人 娃娃!
由拔丝火锅社 濒野太太设计制作[尚未出图]
由tb店家「拔丝火锅社」负责贩售
材质是毛绒 q版设计
下面图片是店家别的角色的实物图
100只娃娃即可出图 [现参与征集人数25/100]
价格大约100-150

提供群 卷福拔丝合体技! 903424224
用以征集想要娃娃的同好

注意 本群仅用于征集

勇者

征集卷福同人娃娃

拔丝火锅社 卷福 同人 挂包娃娃 征集 是非常可爱的 同人 娃娃!
由拔丝火锅社 濒野太太设计制作[尚未出图]
由tb店家「拔丝火锅社」负责贩售
材质是毛绒 q版设计
下面两张图片是店家别的角色的样图和实物图
100只娃娃即可出图 [现参与征集人数25/100]
价格大约100-150

提供群 卷福拔丝合体技! 903424224
用以征集想要娃娃的同好

注意 本群仅用于征集

拔丝火锅社 卷福 同人 挂包娃娃 征集 是非常可爱的 同人 娃娃!
由拔丝火锅社 濒野太太设计制作[尚未出图]
由tb店家「拔丝火锅社」负责贩售
材质是毛绒 q版设计
下面两张图片是店家别的角色的样图和实物图
100只娃娃即可出图 [现参与征集人数25/100]
价格大约100-150

提供群 卷福拔丝合体技! 903424224
用以征集想要娃娃的同好

注意 本群仅用于征集

C.Y.
C.Y.

捏脸捏出的子懿和她跟S.H的孩子 图一.子懿
图二.子懿和S.H的儿子,Hebrew
图三.子懿和S.H的女儿,Sylvia

捏脸捏出的子懿和她跟S.H的孩子 图一.子懿
图二.子懿和S.H的儿子,Hebrew
图三.子懿和S.H的女儿,Sylvia

曼美家欧美周边店

神探夏洛克

画师上修图斯

购买点这里

PS:我们不是盗图店!只是没有美工不会P宣图,照片都是全都是我自己拍的


神探夏洛克

画师上修图斯

购买点这里

PS:我们不是盗图店!只是没有美工不会P宣图,照片都是全都是我自己拍的


曼美家欧美周边店
福华钥匙扣(身高差巨萌) 福(...

福华钥匙扣(身高差巨萌)

福(8.4CM) 华(6.4CM)一套2只不拆

画师Ami

购买点这里

PS:我们不是盗图店!只是没有美工不会P宣图,照片都是全都是我自己拍的


福华钥匙扣(身高差巨萌)

福(8.4CM) 华(6.4CM)一套2只不拆

画师Ami

购买点这里

PS:我们不是盗图店!只是没有美工不会P宣图,照片都是全都是我自己拍的


C.Y.

云上的你 番外 car car

http://tieba.baidu.com/p/6333969152

紧急抢修的婴儿车,求你了今晚第五次了一定要成功啊

http://tieba.baidu.com/p/6333969152

紧急抢修的婴儿车,求你了今晚第五次了一定要成功啊


SERUM

一如最初的那个相遇,我并非正常人,你也未从战场回来,只是深深的被这种非日常的生活吸引了,离不开彼此。
(重温了一遍,莫名感慨,对玛丽的看法也有了稍微的改观,她或许才是最懂他们的那个人吧

PS:分别是线稿和剪影的色块,细化的事以后再说,或者不细化了也说不定,动作物品均有参考

一如最初的那个相遇,我并非正常人,你也未从战场回来,只是深深的被这种非日常的生活吸引了,离不开彼此。
(重温了一遍,莫名感慨,对玛丽的看法也有了稍微的改观,她或许才是最懂他们的那个人吧

PS:分别是线稿和剪影的色块,细化的事以后再说,或者不细化了也说不定,动作物品均有参考

C.Y.
貓说有光
(「・ω・)「嘿,谁能告诉我我...

(「・ω・)「嘿,谁能告诉我我在百度上发现了什么宝藏?
Doctor你搂着大提提的腰是要干嘛?

(「・ω・)「嘿,谁能告诉我我在百度上发现了什么宝藏?
Doctor你搂着大提提的腰是要干嘛?

半仙儿有株板蓝根

【尼斯湖水怪】本尼 卷福 金属徽章
沙雕表情包徽章第二弹
4cm方形烤漆金属徽章
30人打样50人成团,全款29
群号933587844
隔壁还有沙雕美队章子【小声
占tag致歉!

【尼斯湖水怪】本尼 卷福 金属徽章
沙雕表情包徽章第二弹
4cm方形烤漆金属徽章
30人打样50人成团,全款29
群号933587844
隔壁还有沙雕美队章子【小声
占tag致歉!

DEN DEN是只黑废柴

❤️卷福❤️访谈 而我却羡慕那只狗😆

❤️卷福❤️访谈 而我却羡慕那只狗😆

头像框装不下马脸
“来,我们给狗狗做个马杀鸡。”...

“来,
我们给狗狗做个马杀鸡。”

狗:我不要 这人脸好长 我想要美女John
    我好无奈

“来,
我们给狗狗做个马杀鸡。”

狗:我不要 这人脸好长 我想要美女John
    我好无奈

C.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