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

5379.5万浏览    93万参与
络空【Zarc】
今天画了儿子们【攻】

今天画了儿子们【攻】

今天画了儿子们【攻】

老不滚
Day 17: Swollen...

Day 17: Swollen

天气终于转凉了耶!

Day 17: Swollen

天气终于转凉了耶!

火腿王老先生

p1是克利切...這個奪走我私房錢的男人(?)
p2是亥楞君的女兒小簿!
拔蘿蔔真好玩——
亂畫 全是亂畫

p1是克利切...這個奪走我私房錢的男人(?)
p2是亥楞君的女兒小簿!
拔蘿蔔真好玩——
亂畫 全是亂畫

凉纳川
【娱乐向】【雷狮】我已经无聊到...

【娱乐向】【雷狮】
我已经无聊到设计牌子23333
纯属娱乐,诶嘿嘿,一想到雷狮的红唇就有些激动⊙∀⊙!

【娱乐向】【雷狮】
我已经无聊到设计牌子23333
纯属娱乐,诶嘿嘿,一想到雷狮的红唇就有些激动⊙∀⊙!

Z Dream原创手作
【Z Dream原创手作】发货...

【Z Dream原创手作】发货前的拍照留念。
一个客人买的一堆蘑菇。
4个蘑菇标本瓶+3个蘑菇摆件+4个蘑菇胸针。
大蘑菇摆件最后三个也已售啦,考虑再做一批。
(玻璃瓶打包起来真是要人命´_>`)

【Z Dream原创手作】发货前的拍照留念。
一个客人买的一堆蘑菇。
4个蘑菇标本瓶+3个蘑菇摆件+4个蘑菇胸针。
大蘑菇摆件最后三个也已售啦,考虑再做一批。
(玻璃瓶打包起来真是要人命´_>`)

喝茶少女6

【原创耽美】你就这样亲在我嘴唇上

第十章


叶卿刚入行的时候就听过江鱼鹊的名字,不过那个时候她还仅限于是个圈内有名的经纪人,之后孟怀之那一批人接二连三获奖后,江鱼鹊才有的现在这样的地位和称呼。

江鱼鹊离开前给了可叶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叶卿心里直颤。


叶卿去收拾碗筷的时候,发现沈奉之作者没有动,目光还一直跟着他,看得他确实有些不自在:“怎么我看起来只有十八岁么,沈老板?”

沈奉之挑了挑眉,到:“你以后就跟着江鱼鹊吧,她会带你的。”

叶卿一惊,江鱼鹊带他?

他唇角一勾:“谢谢沈老板。”


沈奉之离开后叶卿给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他要去看看他那只猫。

说来那只猫一点儿也不亲...

第十章



叶卿刚入行的时候就听过江鱼鹊的名字,不过那个时候她还仅限于是个圈内有名的经纪人,之后孟怀之那一批人接二连三获奖后,江鱼鹊才有的现在这样的地位和称呼。

江鱼鹊离开前给了可叶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叶卿心里直颤。

 

叶卿去收拾碗筷的时候,发现沈奉之作者没有动,目光还一直跟着他,看得他确实有些不自在:“怎么我看起来只有十八岁么,沈老板?”

沈奉之挑了挑眉,到:“你以后就跟着江鱼鹊吧,她会带你的。”

叶卿一惊,江鱼鹊带他?

他唇角一勾:“谢谢沈老板。”

 

沈奉之离开后叶卿给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他要去看看他那只猫。

说来那只猫一点儿也不亲他,可他还是舍不得。

在公交站等车时,他总是觉得不大自在,就好像有人在跟踪他似的。他四处看看,也没办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可就在他觉得大概是自己多心了的时候,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狠狠地砸进了他的怀里。

他来不及分辨怀里这个是谁,就听得一阵哭声。

是琰栀。

等叶卿反应过来的时候,琰栀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埋在他胸口处放声大哭。

他正要询问琰栀发生了什么,忽然眼前一闪,他抬起眼眸,是那些八卦记者,他被拍了。

叶卿连忙护着琰栀跳进迎面而来的公交里。

坐下后,叶卿环顾四周,在确定那些记者没来得及上车后,松开护住琰栀的手:“你怎么了?”

琰栀抹了抹眼泪,断断续续的说道:叶卿哥,我被换角了。”

叶卿一听,笑了,换角这样常有的事情。

他安慰着琰栀:“什么角色啊这么在乎?”

“就只是一个女四号。”

叶卿眉一挑,一个女四号也值得哭成这样?

“啊,你冷静一点......”

叶卿话还没说完,就被琰栀生生打断了:“我怎么冷静啊!是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那个陆玉兮。”

叶卿脑子一顿,是那个招摇过市的小姑娘啊。

陆玉兮年纪小不会做人,偏偏又和宋至是一个经纪人,在经纪人的教导下,把宋至几副面孔那套学得十分透彻。那时他只当陆玉兮不懂事,说不定哪天吃个亏她就知道收敛了,不过现在看来,琰栀大概是被他给牵连了。

“出来的事情公司知道吗?”

琰栀摇摇头:“公司现在一心扑在宋至那边,根本没空搭理我。”

叶卿脸色一顿,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现在可不得捧着宋至么。

叶卿又安慰了琰栀几句,将她送到她家附近的公交站后,反身坐上了去宠物医院的公交。

医院里,他看着那只凑过来蹭他的猫,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平日里连碰一下都可能会被它咬一口,这会儿倒是亲近人。

怕是也想回家吧。

叶卿摸摸它的脑袋,听着他“呼噜呼噜”的声音,一时又忍不住想带它回家了。

医生扶了扶眼睛,一边写着缴费单一边说:“我看着还是不像,等实验室的化验结果出来再说吧。”他看着叶卿的眼睛,“我看你还是带回去吧,不是最好,是的话……还是能陪它几个月的。”

叶卿垂下脑袋,叹了口气,答了句:“嗯。”

 

像来时一样,回去的手叶卿还是把猫搂在怀里一直抱着。他才一打开房门,猫就“哧溜”一下从他怀里跳了下去,一抖一抖的跳到沙发上,然后环顾四周,最后将眼神定在叶卿那里。

叶卿摇着头笑了笑,去给它放了些粮和水,然后捧着本《提升演技一百零八法》也坐上了沙发。

他才一坐下,那只猫就往他怀里钻,惊的叶卿双目放光,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去了趟医院就知道他好了?

叶卿轻笑几声,抱住它,道:“以后多送你去几趟医院吧。”仔细想想,又确实不太好,便又说,“还是不了,你得健康才好,咱们不去医院了。”

他撸猫撸的得意,那猫就像变了个性子似的,亲他亲的不得了。

等发现已经过了吃饭的点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叶卿看了看手机,右眼皮突然使劲的儿的跳了起来。他心神不宁的摁住了右眼皮,这是怎么了?传说中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照这个跳法,他不倒个大霉还真对不起自己的右眼皮蹦跶一场了是吧?

他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正要给沈奉之打电话,就看见一个陌生的号码来势汹汹的打了进来。

他按下接听键,现实听到对方说话的环境十分嘈杂,他皱了皱眉,问道:“你好,请问……”

“我是江鱼鹊,你马上到我公司来一趟,我把地址发给你。”

江鱼鹊利落的挂了电话,叶卿却举着电话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已经八点多了,正常情况下她公司里应该没人了,突然叫他过去,也实在是有点奇怪。

叶卿放下电话,想了好一会儿,江鱼鹊似乎是看在沈奉之的面子上才决定带他的,也不能让金主面子上过不去是不是。

他换好衣服,收拾好自己就要出门,正换鞋,闹中闪过白天自己被偷拍的场景。江鱼鹊这个点叫自己过去,莫不是和这件事有关?

让他猜一猜要是真的是这件事,明天的八卦头条会怎么写?是《震惊,前流量小生叶某恋情曝光?》还是《某叶姓男星和公司闹翻的真正理由是为了护其女友?》。

“前流量小生”。

嗯,好歹是“流量小生”。

他一边系鞋带,一边就听见外面有人开锁的声音。他抬起头一看,是来的不怎么凑巧的沈奉之。

沈奉之见他正在穿鞋,问道:“去哪儿?”

叶卿穿好鞋,整理了自己的衣服:“鱼鹊姐让我去他公司一趟。”

沈奉之闻言眉头一皱,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沉闷:“去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电话里没说。”叶卿摊了摊手,正要开玩笑说可能江鱼鹊是要带他去见什么大导演之类的,却忽然发现沈奉之的脸色不太好,眉头紧皱,像是如临大敌一般。他看了沈奉之几秒,然后小心翼翼的说:“要不沈老板和我一起去?”

 

叶卿这一路都在观察沈奉之,他默不作声的开着车,目光一直看着前方。知道车里的气氛沉闷道叶卿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打开车窗,道:“我今儿把猫接回来了,沈老板要是不高兴,可不能拿它出气啊。”

沈奉之现先是“哼”了一句,然后说:“我还怕你把它饿死。”

“这话怎么说?”叶卿瞪着眼睛,这可不是天大的冤枉么,那只猫以前不亲他,他都那样供着养着它,现在它突然亲人了,那以后还不得好好哄着么。”

沈奉之不看他:“也不知道你那只猫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我看见它碗里空着的次数比他碗里有粮的次数可多多了。”

“那是他吃完了!”叶卿争辩道。

沈奉之斜着眼睛睨了叶卿一眼,说:“哦。”

哦?

哦!

算了算了,谁让沈奉之是花钱的那个呢。

叶卿的眼睛看到一旁商场的LED屏幕,上面投放的广告正是他之前代言过的一个手表品牌。

这个品牌将目光锁定在年轻的市场,但又自命清高,不愿在宣传上花过多的精力。林姐好说歹说才劝得这个品牌尝试选一个代言人,而这个代言人,自然就落在了叶卿的头上。跟着他出镜的几款手表在成为热销品后,品牌方吃到了明星效应的甜头,便开始这一块重视起来。

叶卿和公司闹翻以后,听说这个品牌多次上公司要人,说他对品牌的声誉和口碑造成了负面影响,要他赔一大笔钱。

所以什么自命清高,也不过是俗人罢了。

忽然LED屏换了广告,还是那个手表品牌,但代言人却换成了孟怀之。

孟怀之?

叶卿自嘲的笑了笑,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沈奉之听见叶卿的笑声颇有点好奇,,他转过头来看叶卿,正好旁边车道来了一辆公交车,将LED屏遮的一点不剩,他问叶卿:“你看到什么了?”

叶卿原本闭上的眼睛微微睁开,他悄悄地看向沈奉之,指了指外面:“那个手表,以前是我代言的。”

沈奉之抬眼,公交车从眼前开过,孟怀之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叶卿看着他握住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微微勾起嘴角。

身后有刺耳的喇叭声传来,叶卿看了看前面,然后提醒沈奉之:“绿灯了,沈老板。”

 

 

 


恋我癖重症患者

项王


一指流沙,一段年华

旋转倒地的虞姬

惊哭了两岸的老鸦

一声怒吼,一嗓悲鸣

满心疮痍的项王

震退了紧逼的战马

残阳如血,江水凉凉

一切终成空

兄弟空付,情分归尘

饮不尽苍天泪

道不清劫与殇

老翁嘶哑,泪眼茫茫

青山依在人在盼

一切再重头

力拔山兮,气盖山河

不屑鸿门逃遁

不畏死之悲壮

残阳如血,江水凉凉

历经七载成与败

天下定,四面楚歌歌声残

怎能退,何颜见江东父老

八千子弟无一还

天地一片肃静

除却寒风潇潇

睁眼犹见红颜笑

胜过百媚千娇

多年后,浮江犹在,尘锁渡船

独不见王魂归,空留今人叹

最是三岁孩提,也道项羽西楚霸王

项羽项羽,西楚...


一指流沙,一段年华

旋转倒地的虞姬

惊哭了两岸的老鸦

一声怒吼,一嗓悲鸣

满心疮痍的项王

震退了紧逼的战马

残阳如血,江水凉凉

一切终成空

兄弟空付,情分归尘

饮不尽苍天泪

道不清劫与殇

老翁嘶哑,泪眼茫茫

青山依在人在盼

一切再重头

力拔山兮,气盖山河

不屑鸿门逃遁

不畏死之悲壮

残阳如血,江水凉凉

历经七载成与败

天下定,四面楚歌歌声残

怎能退,何颜见江东父老

八千子弟无一还

天地一片肃静

除却寒风潇潇

睁眼犹见红颜笑

胜过百媚千娇

多年后,浮江犹在,尘锁渡船

独不见王魂归,空留今人叹

最是三岁孩提,也道项羽西楚霸王

项羽项羽,西楚霸王。

小月北

文笔差劲的月北上线。
如果你能忍受我沙雕且骚气的文笔、二次元玛丽苏向的人设、奇奇怪怪的脑洞,那就请往下看吧。
【膜法预警】

【一】
云黎坐在车里,沉闷的空气使她的头脑渐渐混沌。
好烦啊。
今天就要进入新的魔法学校,云黎虽然感到了些许期待,但更多的还是不耐烦。
为什么呢?明明昨天还高兴得上蹿下跳,围着母亲叽叽喳喳的聊着,熬到深夜还无法入睡,但是现在只有焦躁。
啊,没错,是焦躁啊。
头脑混沌的云黎总算理解了梗塞在心中的烦恼。

“到了,小姐。”
前方传来司机的声音,云璃把一直紧闭的眼睛睁开了,那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浅浅的颜色填充在一起,清澈又明亮,一层薄薄的水雾宛如淡淡的云朵,静静的飘在上面。
“好的。”云黎简单的...

文笔差劲的月北上线。
如果你能忍受我沙雕且骚气的文笔、二次元玛丽苏向的人设、奇奇怪怪的脑洞,那就请往下看吧。
【膜法预警】

【一】
云黎坐在车里,沉闷的空气使她的头脑渐渐混沌。
好烦啊。
今天就要进入新的魔法学校,云黎虽然感到了些许期待,但更多的还是不耐烦。
为什么呢?明明昨天还高兴得上蹿下跳,围着母亲叽叽喳喳的聊着,熬到深夜还无法入睡,但是现在只有焦躁。
啊,没错,是焦躁啊。
头脑混沌的云黎总算理解了梗塞在心中的烦恼。

“到了,小姐。”
前方传来司机的声音,云璃把一直紧闭的眼睛睁开了,那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浅浅的颜色填充在一起,清澈又明亮,一层薄薄的水雾宛如淡淡的云朵,静静的飘在上面。
“好的。”云黎简单的应了一声,便随着母亲下车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