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现代诗歌

17.9万浏览    367参与
仓巴鹿人
《人间》 -仓巴鹿人 在风不是...

《人间》

-仓巴鹿人


在风不是很剧烈的地方

你有点沉默


我们生而轻薄,矛盾

所有被时间撕碎的边缘

也是时间衰退的瞬间


我们都曾为满天星辰着迷

我们有假想的偶像

也有假想的敌

《人间》

-仓巴鹿人


在风不是很剧烈的地方

你有点沉默


我们生而轻薄,矛盾

所有被时间撕碎的边缘

也是时间衰退的瞬间


我们都曾为满天星辰着迷

我们有假想的偶像

也有假想的敌

Scarlett序川

写了诗送给李现老师❤️

昨天手机夜里被收了😭

迟到的生日祝福😘

“浅浅的灯 深深的意”

字和文笔都不好啦见谅!

写了诗送给李现老师❤️

昨天手机夜里被收了😭

迟到的生日祝福😘

“浅浅的灯 深深的意”

字和文笔都不好啦见谅!

茉莉鹿

相逢

你是雨后塘边的芙蕖一朵

我是栏边路过的路人一个

你是我眼中万万中的一个

我是你眼中一群中的万万


你不懂我夜里思来复去的落寞

我不懂你日里万众瞩目的迷惑

而此后 此后每一次春来

我都会忆起阳光下你轻灵的闪耀

和阵阵留于袖口 那浮动的幽香


亲爱的朋友 你又如何知道

那亘古的银河并不遥远

最最遥远的是

你是我的归人

我 却是你的过客

你是雨后塘边的芙蕖一朵

我是栏边路过的路人一个

你是我眼中万万中的一个

我是你眼中一群中的万万


你不懂我夜里思来复去的落寞

我不懂你日里万众瞩目的迷惑

而此后 此后每一次春来

我都会忆起阳光下你轻灵的闪耀

和阵阵留于袖口 那浮动的幽香


亲爱的朋友 你又如何知道

那亘古的银河并不遥远

最最遥远的是

你是我的归人

我 却是你的过客

茉莉鹿

我的心是一棵树

我的心是一棵树


慢慢地步入这一度秋


片片落叶是我丝丝情愁


这一季落 隔一季出


我的心是一颗树


慢慢地熬着这一度秋


树干里百结遍布


表面上我平静如故


为了度过接下来的冬


我狠命舍掉我心爱的果


我不知我能不能再度拥有


西风里的我瑟瑟发抖


我也见过明媚的春


我也望着硕果满树


而我现在惧怕一颗颗掉落的果


怕我 不再是我

我的心是一棵树


慢慢地步入这一度秋


片片落叶是我丝丝情愁


这一季落 隔一季出




我的心是一颗树


慢慢地熬着这一度秋


树干里百结遍布


表面上我平静如故




为了度过接下来的冬


我狠命舍掉我心爱的果


我不知我能不能再度拥有


西风里的我瑟瑟发抖




我也见过明媚的春


我也望着硕果满树


而我现在惧怕一颗颗掉落的果


怕我 不再是我

茉莉鹿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世人口中


是不是 就是真理


而 心中所向


却是人迹罕至





我不知道 世间的对错


是不是 应该锱铢必较


越是快速锋利的刀刃


就越容易断在 使用者的手里





我不知道 是不是


写过千言的毛颖


终而不能开口


而扫过万只的翅羽


最终也只能藏于深匣里





不得不承认


终有一些 无能为力


山川尽显温柔


雨水打湿眼眸

我不知道 世人口中


是不是 就是真理


而 心中所向


却是人迹罕至





我不知道 世间的对错


是不是 应该锱铢必较


越是快速锋利的刀刃


就越容易断在 使用者的手里





我不知道 是不是


写过千言的毛颖


终而不能开口


而扫过万只的翅羽


最终也只能藏于深匣里





不得不承认


终有一些 无能为力


山川尽显温柔


雨水打湿眼眸

茉莉鹿

说给月亮听

一颗反复煎熬的心

无人愿懂 

不如说给月亮听


四月里杏雨落满径

五月里暖阳读我诗

六月心湖水粼粼

七月榆柳已成荫


南有黛山点翠微

北有嫩水逐花飞

纵然风光无限好

思君催人老


一颗反复煎熬的心

无人愿懂 

不如说给月亮听


四月里杏雨落满径

五月里暖阳读我诗

六月心湖水粼粼

七月榆柳已成荫


南有黛山点翠微

北有嫩水逐花飞

纵然风光无限好

思君催人老

茉莉鹿

退出

我淡出了你的视野

淡出了你的想念

从此年华不再

不在忧伤里徘徊


无关爱你 无关恨你

无关想念 无关悲伤

我只是退出了 那个以前的自己

那个 我自己都不会想起的自己

我淡出了你的视野

淡出了你的想念

从此年华不再

不在忧伤里徘徊


无关爱你 无关恨你

无关想念 无关悲伤

我只是退出了 那个以前的自己

那个 我自己都不会想起的自己

茉莉鹿

等待

那清凉的月光

是我如水的梦

穿过漫漫的黑夜

穿过一千年的等待

等待一朵花开

等待一只燕来

梦是如此简单

却总不肯醒来

多少次春来

多少次秋尽

花儿 你会不会说话

有一个故事叫做等待

那清凉的月光

是我如水的梦

穿过漫漫的黑夜

穿过一千年的等待

等待一朵花开

等待一只燕来

梦是如此简单

却总不肯醒来

多少次春来

多少次秋尽

花儿 你会不会说话

有一个故事叫做等待

茉莉鹿

勿忘我

我总是在黑夜里


流着别人看不见的泪水


我总是在夜深时


睁着无人解读的眼睛





只需微微清冷的月光


足以映出一个长长的 长长的我


好似深情里透着决绝


决绝里透着不舍





好似坚硬如磐石岿然不动


又好似只轻轻一碰就支离破碎





但无论怎样 都如化成泡沫的小人鱼


消失在 到不了明天的


溶溶月光里

我总是在黑夜里


流着别人看不见的泪水


我总是在夜深时


睁着无人解读的眼睛





只需微微清冷的月光


足以映出一个长长的 长长的我


好似深情里透着决绝


决绝里透着不舍





好似坚硬如磐石岿然不动


又好似只轻轻一碰就支离破碎





但无论怎样 都如化成泡沫的小人鱼


消失在 到不了明天的


溶溶月光里

茉莉鹿

回眸

转眼间 何止是烟云

几世几代的笑容

消失在潮涨潮落的涛间

瘦弱的风吹不动步履沉重的云朵

细雨中 流着年华暗换的悲苦

如果泪水也能用来酿酒

将会灌醉多少林间的树

刻在心间的年轮

本是一曲悠扬的歌

转眼间 何止是烟云

几世几代的笑容

消失在潮涨潮落的涛间

瘦弱的风吹不动步履沉重的云朵

细雨中 流着年华暗换的悲苦

如果泪水也能用来酿酒

将会灌醉多少林间的树

刻在心间的年轮

本是一曲悠扬的歌

南方以南

你告诉我远远的地方,

就在彩虹上方。

有一朵云属于我们,仅属于我们。


这一天,我们默默无言

抖落裤脚的草叶,擦尽鞋底的淤泥

这一天,我们彼此相望

抛弃了我们心里飘飞的季节


远远的地方,有一朵云籍籍无名

就像逝去后你留在墓碑上单调的姓名

没有前缀,没有

没有我们的云,没有我们的

新生


我们的

我们的久未归家浮云啊

用你轻柔的尾拂去她梦中的阴郁,

但愿你还能赶到她梦里

但愿你归来我身边时

我还能认得你。


(以南

你告诉我远远的地方,

就在彩虹上方。

有一朵云属于我们,仅属于我们。


这一天,我们默默无言

抖落裤脚的草叶,擦尽鞋底的淤泥

这一天,我们彼此相望

抛弃了我们心里飘飞的季节


远远的地方,有一朵云籍籍无名

就像逝去后你留在墓碑上单调的姓名

没有前缀,没有

没有我们的云,没有我们的

新生


我们的

我们的久未归家浮云啊

用你轻柔的尾拂去她梦中的阴郁,

但愿你还能赶到她梦里

但愿你归来我身边时

我还能认得你。


(以南

茉莉鹿

你是我眼里的玫瑰

我爱你 如同我亲手执刃 

刻骨 铭心


我爱 遇见你时 

我的心跳 

像夏之暮野 

一株迎风的芙蕖 


我愿 在你身边 

哪怕是蜉蝣 

只一天 就为你死去 


哪怕陷入无尽的轮回 

化作昙花一现 

刹那芳华 


任岁月 东流而去 

而我只能 思你 念你 


怪只怪 我的心 

握不住流沙 留不住落花 


而我又怎能 怪你 怨你 

恨只恨 我的心没有手 

抓不住 

亦 放...

我爱你 如同我亲手执刃 

刻骨 铭心


我爱 遇见你时 

我的心跳 

像夏之暮野 

一株迎风的芙蕖 


我愿 在你身边 

哪怕是蜉蝣 

只一天 就为你死去 


哪怕陷入无尽的轮回 

化作昙花一现 

刹那芳华 


任岁月 东流而去 

而我只能 思你 念你 


怪只怪 我的心 

握不住流沙 留不住落花 


而我又怎能 怪你 怨你 

恨只恨 我的心没有手 

抓不住 

亦 放不下

茉莉鹿

绸缪

如果 你愿意停下来

去读 我眉间的忧愁

那么 我愿为你

重整行囊 再次启航


我想 我还不敢爱你

因为我知道 一旦我爱你

我的心 就会开始下雨

我在你眼里 就只剩下狼狈


而我 又无法放弃爱你

就像无法放弃 满天的星辰

我只好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装作不经意地去看 你身后的茉莉

如果 你愿意停下来

去读 我眉间的忧愁

那么 我愿为你

重整行囊 再次启航


我想 我还不敢爱你

因为我知道 一旦我爱你

我的心 就会开始下雨

我在你眼里 就只剩下狼狈


而我 又无法放弃爱你

就像无法放弃 满天的星辰

我只好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装作不经意地去看 你身后的茉莉

茉莉鹿

我不经意地抬头

望见满天星斗

没有刹那的惊喜

眼看着璀璨慢慢走向模糊

远方的老人 吹着手中的笛子

把无边的夜 投进了温柔的海里

那水中的游鱼啊 请放慢你的脚步

不要将夜撞碎在如水如花的梦里

我不经意地抬头

望见满天星斗

没有刹那的惊喜

眼看着璀璨慢慢走向模糊

远方的老人 吹着手中的笛子

把无边的夜 投进了温柔的海里

那水中的游鱼啊 请放慢你的脚步

不要将夜撞碎在如水如花的梦里

茉莉鹿

听雨

刚刚不耐烤人的炽阳

转眼已在 烟雨里彷徨

遥望群楼 如雾一场

回首来处 四下茫茫


躲身在漆红的避雨长廊

我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琅琅咚咚 雨声满满

烟雨濛濛 浮在眼前


有些事  无需多看

就如同你 无需多言

我  早已了然

刚刚不耐烤人的炽阳

转眼已在 烟雨里彷徨

遥望群楼 如雾一场

回首来处 四下茫茫


躲身在漆红的避雨长廊

我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琅琅咚咚 雨声满满

烟雨濛濛 浮在眼前


有些事  无需多看

就如同你 无需多言

我  早已了然

茉莉鹿

该如何向你开口

我一直在等那个时候

我要对你说那一句

那一句 我想要的白头


可是你总是让我住口

用你含星的双目

用你微蹙的眉头

你如繁星绚烂

让我不敢开口


于是我把它埋在心底

期望一个未卜先知的你

在我路过时放下杯盏

告诉我 那已不是秘密

该如何向你开口

我一直在等那个时候

我要对你说那一句

那一句 我想要的白头


可是你总是让我住口

用你含星的双目

用你微蹙的眉头

你如繁星绚烂

让我不敢开口

于是我把它埋在心底

期望一个未卜先知的你

在我路过时放下杯盏

告诉我 那已不是秘密

茉莉鹿

重逢

你还是那般模样

似午后戏弄帘幕的炽阳

惊了那双逃避听讲的眸

又隐去那狡黠的笑容


本以为这些年的磨砺 早让我百毒不侵

未曾想 在你面前 我依旧怯懦不已

你一如往昔 谈笑风生

我默默用心笔 反复刻画着你


道别 总是不知该如何与你

生怕一如上次 不知其期

再约 又甚是羞于启齿

生怕吓跑刚刚相谈甚欢的你


是否真的再次相遇

我将子夜的月 也问得烦了

倦倦地沉向海底


是我又做梦了吗

那你呢

是不是会和我

有着同样的 梦

你还是那般模样

似午后戏弄帘幕的炽阳

惊了那双逃避听讲的眸

又隐去那狡黠的笑容


本以为这些年的磨砺 早让我百毒不侵

未曾想 在你面前 我依旧怯懦不已

你一如往昔 谈笑风生

我默默用心笔 反复刻画着你

道别 总是不知该如何与你

生怕一如上次 不知其期

再约 又甚是羞于启齿

生怕吓跑刚刚相谈甚欢的你


是否真的再次相遇

我将子夜的月 也问得烦了

倦倦地沉向海底


是我又做梦了吗

那你呢

是不是会和我

有着同样的 梦

一只唐九x

来日再见

夜晚的月光照在我身上,

我望着走在我前面的你,

轻轻、叹了口气。

此时的你,被白雾笼罩,若隐若现。

我看了看手中紧握的怀表,

十二点的钟声即将敲响,

在弥漫的雾中,

将不再有你的存在。

那就让我、再看你一眼。

那就让我、为你留下这首诗。

那就让我、

对你说声再见。


——这是我为她留下的最后告别。

希望这次相见、不会是最后一次

夜晚的月光照在我身上,

我望着走在我前面的你,

轻轻、叹了口气。

此时的你,被白雾笼罩,若隐若现。

我看了看手中紧握的怀表,

十二点的钟声即将敲响,

在弥漫的雾中,

将不再有你的存在。

那就让我、再看你一眼。

那就让我、为你留下这首诗。

那就让我、

对你说声再见。


——这是我为她留下的最后告别。

希望这次相见、不会是最后一次

TinaZhao

自己与自己的隔空对话

你好,十九岁的我

你正在为高考焦虑,奋斗吧

你无助,痛苦,与同学不睦

但你坚持,自律,有理想

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但你也从不你后悔

二十二岁的你

毫无理想可言

有点混日子的感觉

因此

希望你怀揣当时的理想

不断前行,相信自己

世界是美好的

你是优秀的

就这样吧

你好,十九岁的我

你正在为高考焦虑,奋斗吧

你无助,痛苦,与同学不睦

但你坚持,自律,有理想

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但你也从不你后悔

二十二岁的你

毫无理想可言

有点混日子的感觉

因此

希望你怀揣当时的理想

不断前行,相信自己

世界是美好的

你是优秀的

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