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短文

818浏览    212参与
木鱼玖

【原创·梦浮生番外·灵感引导篇】(江湖篇)师徒

灵感来源——马步谣

“恰是一尊江湖还一樽少年。”

————————————————————

      叶沐躺在草地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叶沐!你这小子!马步没练好跑这干嘛来了你!”又出现了,自称“大侠”的,叶沐的师父“知道了知道了,那么急干嘛。”叶沐不满的嘟囔着“练了又没有什么用,也不让我出去闯荡江湖,切。”

      “诶?你这孩子,不知道江湖有多危险,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到了江湖上也是死路一条,想我当年……”

     ...

灵感来源——马步谣

“恰是一尊江湖还一樽少年。”

————————————————————

      叶沐躺在草地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叶沐!你这小子!马步没练好跑这干嘛来了你!”又出现了,自称“大侠”的,叶沐的师父“知道了知道了,那么急干嘛。”叶沐不满的嘟囔着“练了又没有什么用,也不让我出去闯荡江湖,切。”

      “诶?你这孩子,不知道江湖有多危险,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到了江湖上也是死路一条,想我当年……”

      “华山第一人,千万人之上,刀锋剑影之间,取人性命,是吧?我都背下来了。”

      师父一时语塞“呃……总之,你把我教给你的学好了就行了,别的杂七杂八的别去管。”叶沐翻了翻白眼,就这些功夫,都练了十多年了,根本成就不了他闯荡江湖的大梦。

      “我且出去给你买点药材,让你体质好一些,你在这扎马步,我回来要是没看见你,你就完了!”叶沐表面上回答的好好的,实际上心思早就跑远了,等师父的身影走远,叶沐立马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

      “前天帮老王栽花的,昨天帮书生送情书的,还有大前天卖茶的,哈哈哈,够了!”叶沐欣喜地跑下山,却在山门处撞上了结界“这老不死的,自从发现我买了本普通的功夫本子,就这般防备?哼,雕虫小技,我破!”叶沐集灵力于手中,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破开结界的一个小口,“成!”她迅速穿过那个小洞“好险,呼……”叶沐擦擦脸上的汗,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

      精致的店铺里,摆放了各式各样的武功,来的人几乎是富家公子哥,叶沐这个小小的贫民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老板啊,这个,这个!”叶沐欣喜地指着一本秘籍“这个?你有钱吗?”老板明显不信“害,有,有,快给我。”老板把书取出来“钱呢?”叶沐掏掏口袋“喏。”老板接过了成堆的银币,细细数着“好嘞,再见哈。”“等会!小兔崽子,还有这么多钱被你吃了?”老板刚想追上他,却早已不见人影。

      难掩欣喜之情,叶沐把秘籍放进了收藏书本的山洞里,“我要闭关啦,幸好给老头子留了纸条,他应该不会担心我了,哈。”

      ————————————

      买药材回来的见到叶沐留下的纸条,瘫倒在地上,那纸条上写着“师父啊,徒弟买回来了一本秘籍!秘籍啊!等我练完这本秘籍,就要去闯荡江湖了!勿念。”师父猛的将纸条击了个粉碎“不行!”随后的几天,师父一直在找叶沐,而叶沐在山洞里功夫渐长,他的悟性很好,已经突破到了最后一重。

      “到底在哪……”师父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已经没有血色“难道……我知道了!”师父拖动疲惫的身躯前行“第十八重!练成了!太好……师父?”叶沐看着面前摇摇欲坠的师父,连忙跑过去搀扶“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我……本想改变你的人生,不想让你走我的老路……但我终究……还是不能改变历史。”

      叶沐握住师父的手“师父,什么意思,我……我听不懂。”师父的身体已经快要化成碎片“我本想让你和我都幸福地活下去,但你终究还是活成了我,唉,不妨告诉你吧,我叫叶沐,我即是你……江湖残忍,我好不容易学到了能够回到过去的招数,却只是让悲剧重演,你活成了我,我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徒弟,江湖路漫长,一切……小心。”

      “师父!师父!”师父的身体彻底随风消散,叶沐一下扑了个空“为什么?师父,我只是想闯荡江湖啊。”又是一个人了,叶沐擦干眼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他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徒弟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多年以后,一人称霸华山,问剑江湖,眼中凄冷,谁知那人也曾是布衣少年,“叶沐”成了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布衣少年成就了武林高手,江湖却没有把布衣少年叶沐还回来。

                                 ————end🍃

木子与十安

《我喜欢你仅此而已》 by 木子与十安

李之瑶喜欢顾朝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李之瑶今年大三,顾朝砚大四,李之瑶入学三年,追了顾朝砚三年,入学第一眼看见站在那边招生的学长就认定他了,追的风风火火的。刚入学的新生都会在入学的第二天知道顾朝砚是李之瑶喜欢的人。


"之遥,你今年还不打算放弃顾朝砚啊?你说你都追了三年了,这眼看着学长就毕业了,你又何苦呢,这三年学长连正眼都没给你一个。"


室友兼好闺蜜林彤看着好友又在为那个顾朝砚准备礼物,忍不住劝到。


"彤,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朝砚我必须追到手的,我喜欢他,真的很喜欢他。"

"好吧,好吧。真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这三...

李之瑶喜欢顾朝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李之瑶今年大三,顾朝砚大四,李之瑶入学三年,追了顾朝砚三年,入学第一眼看见站在那边招生的学长就认定他了,追的风风火火的。刚入学的新生都会在入学的第二天知道顾朝砚是李之瑶喜欢的人。


"之遥,你今年还不打算放弃顾朝砚啊?你说你都追了三年了,这眼看着学长就毕业了,你又何苦呢,这三年学长连正眼都没给你一个。"


室友兼好闺蜜林彤看着好友又在为那个顾朝砚准备礼物,忍不住劝到。


"彤,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朝砚我必须追到手的,我喜欢他,真的很喜欢他。"

"好吧,好吧。真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这三年多少人追你,你就认准他了,偏偏他连看你一眼都不肯,可真是得不到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啊!"

"彤,等到你有喜欢到骨子里的人的时候你就懂了。"

"可别,我宁可不懂。"


虽然嘴上替李之瑶不平,但说到底还是希望她能幸福的。也就不再说什么,帮着李之瑶去准备毕业礼物了。


毕业典礼如期在学校大礼堂举行,顾朝砚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讲话,李之瑶在台下看着,今天的李之瑶看上去很沉默,没有往日见到顾朝砚的激动。看着顾朝砚下台林彤也没有任何反应,林彤还以为她是因为顾朝砚要毕业了难过,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砚哥,那个李之瑶今天怎么没来,她往常不是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你吗?"

"诶你别说,我还挺佩服她的,这三年不断的被砚哥拒绝还能坚持,也是很不容易了。"

顾朝砚听着大家的话,淡淡的说她不会再来了,以后不要在讨论了。

大家都很纳闷顾朝砚怎么知道她不会来了,是错过了什么吗?!不过是谁送了他砚哥那么脏的礼物,这是多不想送啊!


顾朝砚毕业了,李之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像以前一样每天都没心没肺的了,专业课成绩一路直上,遥遥领先,大家这才想起来,李之瑶三年前也是以县第一名考进来的,后来因为顾朝砚好像没好好上过一节课,考试也总是缺考来着。


转眼,李之瑶也毕业了,现在的她已经很成熟,很有一个学姐的风范,一如当年的顾朝砚一样,她也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致词,可是一切又不一样了。


当年,她拿着她准备了很久的礼物在典礼之前去找顾朝砚,她像往常一样,跟顾朝砚表白,顾朝砚当时看着她说什么来着,哦,对,当时顾朝砚面无表情的问她这样烦不烦。

"李之瑶,你这样烦不烦,这三年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吗?我不喜欢你,永远也不会,你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些给我带来了多么大的烦恼吗?我不希望别人在提起我的时候就会提起你,你知道吗?我的整个大学回忆里都是让我感到烦恼的你,不要再做这种感动了自己却感动不了别人的事情了,好吗?"


李之瑶当时没有说什么,她到那一刻才明白,原来她这三年所做的一切对于顾朝砚来说,只是烦恼,没有任何意义。她看着顾朝砚把她三年的礼物扔进了垃圾桶,那里面包着的是她三年来画的七本顾朝砚,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林彤后来也问过她到底怎么了,是放弃顾朝砚了吗?李之瑶都说没事,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放弃顾朝砚了,还喜欢吗?是喜欢的。还会像以前一样去不顾一切的追吗?应该是不能了。


毕业后也偶尔会碰到老同学,也会有聚餐,李之瑶每次都会去,她想听听他的消息,可是大家都只是调侃一下从前,介绍一下自己。终于有一次,聚会的时候来了上届的学长,没记错的话外号好像叫耗子,是当时顾朝砚的室友来着。


耗子也看见了李之瑶,也走过来和她喝了一杯酒。

"李之瑶?"

"是我。耗子是吧,抱歉我忘记你叫什么了。"

"刘浩,很久不见啦,你现在和当年跟在顾朝砚身后的时候可不一样了。"

说完耗子也后悔了,他说什么不好,非说这个。

李之瑶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毕竟工作几年了,也是要有点变化的,对了,好久没听见顾朝砚的消息了,他现在怎么样。"

装作不在意的问出声,其实心里紧张的很,她怕听到他谈恋爱了成家了的消息,毕竟大家都到了年纪了。

"他啊,现在在一家外企做经理,啊就是那个SN。"

"哦,那是一家很不错的公司。"


喝了点酒的耗子看着李之瑶最后到底是没忍住,他拉着李之瑶说

"李之瑶,你知道吗当时我们都以为你和顾朝砚一定会在一起的,当年你追砚哥的时候,我们能看出来他每天见到你之后心情都会变好,可是他就是不答应你。我们当时也很纳闷来着。"


"我也很纳闷啊,归根结底就是他不喜欢我吧。"


"屁,他不喜欢你,你是没看见他每天还在我们面前提起你的那个样,提起你的时候那眼里都是爱意,笑的好像中了五百万一样。"

"哦,毕业的时候,你是不是送了他几本画册。"

"你怎么知道,他当时都没有拆直接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原来是在垃圾桶里拿出来的啊,我就说你怎么送他那么脏的礼物,他那天晚上在寝室里抱着画册,偷偷地哭,后来被我们发现之后,他说他把他珍贵的东西亲手弄丢了。当时我们就知道是你,我们还私下里觉得他活该来着,可是后来我们就懂了,那个时候,砚哥家里父母病重,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这所有的一切都压在砚哥自己身上,他根本不能答应你,他可能是不想让你和他吃苦吧,就算那个时候你们在一起了,也会因为现实问题分手吧。"


"可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他三年里就不相信我不怕吃苦的吗?"

李之瑶听着这些话,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心情。


"诶,你说你们俩这是何必呢,别说我不帮你啊,砚哥现在单身,而且他现在在找一个助理,但是因为要求太高一直没找到。"

"谢谢你了,耗子,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啊,我今天就先走了。"


耗子看着李之瑶急着离开的背影,笑了笑,希望自己这么做是对的吧,他太清楚李之瑶在顾朝砚心里的位置了,既然两个人心里都还有对方,就别错过吧,不然像他一样,后悔都晚了。


李之瑶辞职之后到SN面试,经过三轮面试之后,终于成功通过了面试,成为了总经理助理。


"这是总经理办公室,你的位置就是外面这个工位上,咱们经理有一些东西是绝对不能动的的,这个橱窗里的就不要动。"

李之瑶看着里面完整的摆放的七本画册,真的是开心的笑了。

"我知道了。"

"总经理大概是半个小时之后会到公司,你把工作先熟悉一下。"

"好的。"


李之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顾朝砚的办公桌,刚刚好。


顾朝砚到公司之后听说今天又新助理入职,他表示能跟得上他的工作进度就好,当他走到办公室门口看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的时候,一贯控制的很好的表情第一次僵住了。


"顾总,这是您的新助理,李之瑶。"

"顾总,您好,我是李之瑶,希望以后多多关照了。"

李之瑶看着顾朝砚非常公式化的打了个招呼,顾朝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她来了,那个在他回忆深处的人。


一上午顾朝砚不知道怎么过去的,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面对李之瑶,他当初说的话他记得很清楚,现在的李之瑶应该很讨厌他了吧。


正想着,办公室的们被敲响了。

"顾总,该吃午饭了。"

"额,那个,好的,你自己去吃吧,如果不熟悉叫Linda带你。"

"顾总,好歹我也追了你三年呢,老同学见面,你不打算请问吃顿饭叙叙旧吗?"

"啊,啊,好的。"


李之瑶看着手足无措的顾朝砚,心情大好。

之后几天,李之瑶和顾朝砚之间都是正常的工作氛围,除了偶尔会发现顾朝砚总是盯着李之瑶出神之外。顾朝砚不知该怎么开口先和李之瑶说话,他现在去说喜欢她吗?李之瑶应该不喜欢她了吧。她应该已经有男朋友了吧。


李之瑶也玩够了,她是看出来了,顾朝砚是绝对不会主动和她说喜欢了,反正都追了三年了,也不差这一次了,正好今天她生日。看着从办公室出来准备下班的顾朝砚,她忙叫住他。


"顾朝砚,今天我过生日,我现在以朋友的身份邀请你一起吃晚饭,吃吗?"

"好。"


顾朝砚说了一个好字之后站在一边等李之瑶收拾东西,然后开车带着李之瑶去了一家西餐厅。


"顾朝砚,你不应该祝我生日快乐吗?你不要那么不情愿好不好。"

"生日快乐,还有我没有不情愿。"

"顾朝砚,我问你一个问题啊,很认真的,你一定要认真地回答我,我会当真的知道了吗?"

顾朝砚停下切牛排的刀,认真的看着李之瑶,他其实在猜李之瑶应该会问他有没有喜欢她之类的话吧,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顾朝砚,你现在还喜欢我吧,你一直都喜欢我是不是。"

顾朝砚虽然猜到了是差不多的问题,却没有猜到她会问现在,愣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只听真话哦,这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当真的,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顾朝砚看着李之瑶,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李之瑶看见之后瞬间扬起笑脸,还好,这次他没退缩。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告白,我的生日你也没有生日礼物给我吗?我可是送了你三年的礼物呢。"

"我带你去个地方。"


顾朝砚带着李之瑶回到自己家里,推开其中一间屋子的门,里面是一件婚纱,拖地鱼尾婚纱。

"这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婚纱,设计给你的。李之瑶,生日快乐。"

李之瑶看见婚纱那一刻,眼泪就夺眶而出了,在认为自己绝对不会穿上的情况下做出来是一种什么心情。


"之瑶,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想和你合法的在一起,再也不想把你弄丢了。"

"好好好,我愿意!"李之瑶哭着答应,这真是送她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婚后,顾朝砚问李之瑶,为什么还会来找他。

李之瑶笑着说,还能因为什么,我喜欢你仅此而已!  


木子与十安

《氟西汀》 by木子与十安

莫小暖是一个经纪人,是一个追星女孩都羡慕的工作。她虽然工资还可以,但是她的工作就像是保姆一样。她的公司是一家刚刚发展起来的小公司,没有特别专业的执行经纪,运营等人,所有的一切她都要操心。


当初刚刚大学毕业的莫小暖满怀期待的来到这家公司面试,当时因为人家给她画了一个大饼她就相信了,以为自己会成为这家新公司的中流砥柱,她现在果然是砥柱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都用她自己去顶,充分发挥了她的作用。


公司有几个十八线艺人,没出名架子还大,之前带着跑组,好不容易给定下来个小配角,有一小集的戏份,这还是莫小暖喝了几顿酒才求来的呢,可是人家看不上,真的要气死了。


莫小暖来公司有一年了,这一年她是又...

莫小暖是一个经纪人,是一个追星女孩都羡慕的工作。她虽然工资还可以,但是她的工作就像是保姆一样。她的公司是一家刚刚发展起来的小公司,没有特别专业的执行经纪,运营等人,所有的一切她都要操心。


当初刚刚大学毕业的莫小暖满怀期待的来到这家公司面试,当时因为人家给她画了一个大饼她就相信了,以为自己会成为这家新公司的中流砥柱,她现在果然是砥柱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都用她自己去顶,充分发挥了她的作用。


公司有几个十八线艺人,没出名架子还大,之前带着跑组,好不容易给定下来个小配角,有一小集的戏份,这还是莫小暖喝了几顿酒才求来的呢,可是人家看不上,真的要气死了。


莫小暖来公司有一年了,这一年她是又当爹又当妈,想得了艺人的人设,拍的了艺人是vlog,修得了艺人的照片,还能帮艺人接各种活动。可是公司的艺人并不感谢她,反而觉得她没有能力拖累自己,却不去想为什么好的项目到不了他们身上。


这一年里,她被上司压迫,艺人埋怨,合作方的挑三拣四,性格慢慢的变得没那么开朗了,她没有了往日的朝气,浑身上下表达着一个字,丧!


她也会在坚持不住的时候自己偷偷的苦,也会整夜整夜的失眠,工作的压力,朋友的不理解,被小艺人的粉丝咒骂,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精神状况以经非常的糟糕了,她已经提了辞职了,老板说当时就是不该相信她这个刚出校门的人,公司栽培了她一年,她反倒在公司最需要她的时候要离开。她没有反驳,只是说了对不起,她没和老板直说的是,压倒她的不是工作,而是人心,她之前在聚会的时候听到老板和总监说的话了,让她去跑执行不是因为她的能力,只不过是因为她的长相,是大佬们喜欢的。


莫小暖知道自己长得美,从小就知道,她美的张扬。她妈妈总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但是她的美在骨更再皮,她梳马尾就是单纯的邻家女孩,一旦放开那头天生的羊毛卷,站在那里就已经很妖艳了。


公司一个月前签了一个新的艺人,祁轩!干净阳光的大男孩,长相属于让人越看越喜欢的类型,身高一米八七,身材看着应该也是不错的,最主要的是人是很随和的那种,妥妥的偶像男神那一卦的,这要是放在之前一定是莫小暖最喜欢的艺人类型,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经历再管了,她一个多月前去检查了,她得了抑郁症,她已经不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了。


她和公司新招的经纪人,运用之类的做了对接,也和几个比较看好的艺人聊了一下,当然,其中就包括祁轩,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她还是很喜欢他的,想着给他一点忠告,能少走一点弯路尽量让他少走一点。


祁轩看着面前这个只到肩膀的女生,她明明那么脆弱,却一个人抗下那么多事,她现在终于要离开了,在不离开他都忍不住出手让她离开了,再在这家公司待下去,一定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的。


“我刚刚和你说的是这个圈子里你必须要懂得规则,这个圈子里自然是没有那么干净的,但只要你自己把握好,就不至于也陷到泥潭里,知道了吗?”


“你很累吧,为什么不让自己好好休息?”祁轩没有回答她的话,反问道。


莫小暖看着眼前的男孩子,听着他的话,好像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泄露进来一丝阳光一样,但也只是一瞬,她笑了笑,最终什么也没说,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


“你不记得我了吗?”莫小暖听见身后男生急切的追问,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应该是内见过他的,所以没有回答也没有停留。


辞了职的莫小暖把自己关在家里,她现在谁也不想见,不想让家人担心,她知道自己不对劲了,她想过求助,但是身边存在着一堆认为她没事找事,就是瞎矫情的人,她没办法了,她尽量不让自己去打扰别人,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


祁轩在莫小暖离开的当天就和公司表示要解约,他付的起违约金。他来这家公司本来也只是为了莫小暖,现在她都不在了,自己自然也不会在这了,他祁家本来就是娱乐圈里的老大。


祁渝盛世——总裁室


“哥,我要拍这个戏!”

“你前几天不是还说要从跑龙套开始,自家公司都不签,跑去一个小经纪公司的吗?”

“哥,你明明知道我去那只是为了她!”

“怎么样,她想起你了吗?”

“没有,她生病了,辞职了。”

“那你不去照顾她,还想着拍戏。”

“我就是要拍戏,然后叫她出来,不然我怕……”

“好吧!”祁轩没说下去,但是祁熠大概也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祁轩在定下来进组日期之后,就打电话给莫小暖,夸张地描述自己现在有多惨,根本找不到助理,想请她帮忙做两个月的助理。


虽然莫小暖一再表示自己现在身体不舒服,不能做他助理,现在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架不住祁轩一天十个电话的请求,最后在看到祁轩可怜巴巴的站在她家门口的时候,还是无奈地答应了,但是也说了自己现在的状况,表示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离开。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反应过来的莫小暖看着坐在自家沙发上的男孩问到。

“哦,之前你不是也做过我一个月的经纪人吗,我有你的资料,上面有写。”


莫小暖听后也没有太过纠结,简单的了解了一下他现在的状况之后,又询问了一下他的进组时间和个人习惯之后,表示自己会在后天准时出现在他的公寓门前。


在祁轩离开后,莫小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来到了祁渝盛世,再来的路上,莫小暖很疑惑祁轩怎么这么快就签了祁渝盛世,既然签了祁渝盛世又怎么会没有助理,但是又想不出祁轩骗自己的理由,一路疑惑着走进了祁渝盛世。


“你好,我是祁轩的助理,我想见一下他的经纪人。”


前台看着眼前的女孩,脸上不正常的白皙,好像多日不见阳光一样,说自己是祁轩的助理,到底知不知道祁轩是谁,虽然心底各种猜测,但还是给总裁办打了电话询问,听到那头的话之后,笑着引莫小暖到电梯并帮忙按下了电梯。


“你好,我是祁轩的哥哥祁熠,这的总裁,也可以算是他的经纪人吧。”

“哦。”莫小暖心下释然,并没有太过惊讶,刚才在前台就感觉到祁轩应该是身份不一般的,这又是祁家的企业,所以大概猜出他的身份了。

“既然是这样就简单了,我刚刚还在担心你们会不会不待见他,不过想想也是,《冷暖》的男主都给他一个新人演了,又怎么会不待见。”


莫小暖和他确定了一下明天要用到的车,服装,跟组人员之后就告辞了,她就算知道祁轩骗了她现在也不会罢工的,因为她其实很感谢祁轩,要不是他,她今天可能就真的自杀了,她太清楚自己与世隔绝这几天心理发生了什么变化了。


祁轩在得知莫小暖昨天已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一直很忐忑,他不知道莫小暖今天还会不会来了,不来的话他该怎么办,当他看见站在楼下抬头看他的莫小暖的时候,瞬间感觉踏实了。


因为莫小暖现在是他的助理了,他在下工之后,总是以自己想去为理由带着莫小暖吃各种美食,偶尔还会带莫小暖去游乐场,最长去的地方就是比较安静的地方,比较适合放空自己的地方。


剧组的人都看的出来,祁轩这是看上人家小助理了,鉴于祁轩的演技也在线,在剧组和大家关系也不错,大家也都不在说什么了。


莫小暖其实感觉出来了,这个祁轩对她的目的绝对不纯,但是她想不到祁轩接近自己的理由,索性也就不去想了。祁轩总是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动,明明在拍戏,却总能留意到她的不对劲,与其说她是祁轩的助理,不如说祁轩是她的助理。


她已经习惯和祁轩相处的日子了,可能是因为每天和祁轩在一起心情好了很多的原因,她前两天去复查,心理医生说她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氟西汀也不用吃那么频繁了。


电影首映那天,祁轩在庆功宴上喝了几杯之后,带着莫小暖偷偷的溜了,因为祁轩的要求,莫小暖开车带他去了海边,看着站在海边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祁轩,莫小暖感到非常好笑。这个大男孩也有害羞的时候啊。


“祁轩,你是不是喜欢我,你接近我是不是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

“我是喜欢你的,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很早很早。”

莫小暖看着眼前变严肃的男孩,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被人喜欢着的感觉真好。

“那你要不要试试做我的男朋友,虽然我现在身体状况……”

莫小暖还没说完后面的话,就被祁轩抱住了。

“我愿意,没关系,我愿意,那些都没关系的。”


莫小暖愣了愣,最后伸手回抱住祁轩,在心底对祁轩说,祁轩,你知道吗?那一次你问我累吗的时候,给我的世界透进了一丝光,现在你是赶走了所有的乌云,还带来了一道彩虹。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祁轩后来问莫小暖真的记不起他了吗?原来,很早很早以前,祁轩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也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在他想要轻生的时候,是莫小暖救下了他,她当时抓着他和他说生命的宝贵,和他说自己的梦想,说自己相当一个厉害的经纪人,相带出一个全能的艺人,想要保护好那个艺人,小小的她抓着他说自己很理解他,如果有不开心可以和她说,还说别轻易放弃自己,她说她爸爸就放弃自己了,妈妈很伤心,她也很难过,她说爸爸不在了,没人能保护她了,她说不要让留在世上的人悲伤好吗?


祁轩后来配合治疗的动力就是她,他想保护她,后来他终于好起来了,再见到她却是在医院,那个充满希望的小女孩也换了抑郁症。所以才有了这后面的一切。


后来已经成为全能艺人的祁轩发了一条微博


“那年是你救赎了我,现在换我做你的氟西汀了,我会陪你一起好下去的,嗯哼现在我也算得上是一个全能艺人了吧@经纪人莫小暖”配图两人的结婚证。           

木鱼玖

当我满面笑容地看着你,你不会认为我很痛苦(可视为随笔)

我只是在模拟某个人的心理

不过我并不是那个人呢哈哈哈哈


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了家

晚上骑自行车的时候风很凉

今天窝在小区门口的猫死了

又是要被谴责的一天

但始终找不到可以推脱的话语

手上没有东西

空空如也

眼前也没有可以拥抱的人啊

我真的很冷的

总之,先笑起来吧

一切都会好的

我是不是每天都这么想呢



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呢









那就不用想了吧

厨房里有刀

自己可以拿着用

但真正拿起来的时候

我不敢了

我害怕了

我又懦弱了

我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

会重蹈覆辙吗

会比现在还差吗

虫子会啃咬我的尸体吗

会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吗

那可真是无法可想

活着吧

没有解脱方法

其实活着和死去

现在

又有什么分别

及时我的灵魂摇摇欲坠

你们关心的还是我的肉体

那就任人摆布吧

木...

我只是在模拟某个人的心理

不过我并不是那个人呢哈哈哈哈


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了家

晚上骑自行车的时候风很凉

今天窝在小区门口的猫死了

又是要被谴责的一天

但始终找不到可以推脱的话语

手上没有东西

空空如也

眼前也没有可以拥抱的人啊

我真的很冷的

总之,先笑起来吧

一切都会好的

我是不是每天都这么想呢



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呢









那就不用想了吧

厨房里有刀

自己可以拿着用

但真正拿起来的时候

我不敢了

我害怕了

我又懦弱了

我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

会重蹈覆辙吗

会比现在还差吗

虫子会啃咬我的尸体吗

会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吗

那可真是无法可想

活着吧

没有解脱方法

其实活着和死去

现在

又有什么分别

及时我的灵魂摇摇欲坠

你们关心的还是我的肉体

那就任人摆布吧

木偶啊,傀儡啊,都好

只要是还笑着的

我想我找到了最温柔也最残忍的死法

“活着”


木鱼玖

真的只是记性不好吗?

这不是我的记忆,我从来没干过

我怎么不记得?

有这回事吗?

“你记性真差。”

朋友和我说

是啊

我记性真差

真的只是记性差吗?

我们应该都经历过

说是曼德拉效应

这就要和我经常写的平行世界扯到一起

除了平行世界切换所产生的差错

还有一种可能

是否是大脑欺骗了我们

是否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是否有一双手在无形中牵扯我们

逼迫我们行驶在“正常”的,它所要的轨迹上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是大脑欺骗我们

大脑为什么要欺骗我们

是我们操纵大脑

还是大脑操纵我们

因为什么操纵我们

我对大脑提出怀疑的时候写这篇文章大脑为什么没有制止我

如果是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这不是我的记忆,我从来没干过

我怎么不记得?

有这回事吗?

“你记性真差。”

朋友和我说

是啊

我记性真差

真的只是记性差吗?

我们应该都经历过

说是曼德拉效应

这就要和我经常写的平行世界扯到一起

除了平行世界切换所产生的差错

还有一种可能

是否是大脑欺骗了我们

是否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是否有一双手在无形中牵扯我们

逼迫我们行驶在“正常”的,它所要的轨迹上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是大脑欺骗我们

大脑为什么要欺骗我们

是我们操纵大脑

还是大脑操纵我们

因为什么操纵我们

我对大脑提出怀疑的时候写这篇文章大脑为什么没有制止我

如果是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那我们是否生活在虚拟世界,游戏世界

我们是NPC,任意被人修改

而意识到自己身处游戏世界的我们

又会不会被抛弃,或是其他

那不妨再提一个猜想

在我们被“打造”出来之后,大脑异常发达

于是我们意识到不对劲

大脑便开始欺骗我们

游戏人员开始修改我们

那为什么我现在还会打出这篇文章

无非是游戏人员放弃我们了

最后

如果我们的记忆是假的

我们不会记得自己已经死去

初墨

一根香蕉引发的血案

这天

他在教室里吃了一根香蕉

刚吞下一口

便吐出一口血水来

同学们十分慌乱

忙问他怎么了

他说

没事


只是掉牙了

-----------------------------------------------------------------

我也要皮一下嘿嘿嘿

这天

他在教室里吃了一根香蕉

刚吞下一口

便吐出一口血水来

同学们十分慌乱

忙问他怎么了

他说

没事




















只是掉牙了

-----------------------------------------------------------------

我也要皮一下嘿嘿嘿

木鱼玖

究竟是变态杀人狂少女还是被害妄想症女警

——————女警视角——————

      今天又发生了命案啊,真是的……明明受害者还有一个女儿啊。

      丧失父母的少女,怎么看都很可怜啊

      我拉起少女的手“别哭了,我带你回家吧。”虽然这个决定很草率……总之还是先住下再说吧。

      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死者应该是被很熟悉的亲人杀的,并没有打斗痕迹,但这个城市里他们并没有什么亲人啊,又或者是朋友?但他们也不至于这样...

——————女警视角——————

      今天又发生了命案啊,真是的……明明受害者还有一个女儿啊。

      丧失父母的少女,怎么看都很可怜啊

      我拉起少女的手“别哭了,我带你回家吧。”虽然这个决定很草率……总之还是先住下再说吧。

      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死者应该是被很熟悉的亲人杀的,并没有打斗痕迹,但这个城市里他们并没有什么亲人啊,又或者是朋友?但他们也不至于这样放心,不,应该还是亲人。我坚定了自己的理论。

      “xx,这么晚了还不回去,最近命案这么频繁,你小心……”同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还坏笑了几声。

      “你这人,乱说!啥本事没有,就知道吓唬人。”我瞪了他一眼,或许是太累了,又或许是真的被他吓到了,我马上就回家了。

      “小林啊,我回来了,嗯?睡了吗?”房间里一片漆黑,我打开灯,“咔嚓。”随着灯亮起,身后传来了刀具落地的声音,少女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和发生命案时一样。

——————少女视角——————

      爸爸,妈妈,都不在了。

      有个善解人意的大姐姐把我接走了呢。接下来要去哪里呢?暂且不管了吧,现在这样就好。

      大姐姐一早上就出去了呢,是去调查关于爸爸妈妈的案子了吧,真是不辞辛苦呢,但是我一个人在家真的很无聊啊,而且,应该没有人记得了吧。我就这样发了一天的呆,不知道该干什么,感受不到自己还活着,连小鸟都不愿意停下来和我说说话吗?家里的蛋糕我一天都没动喔,肚子好饿,大姐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到晚上了,我关上了房间里的灯,拿着厨房里的刀,“咔嚓”大姐姐突然回家了,我刀没拿稳,掉在地上了,诶?大姐姐为什么那样看我?为什么用那种看罪犯的眼神看我?恐惧?为什么?我只是……我只是……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初墨

败家女

"我要你这个败家女有何用!"

这是年仅12岁的顾朵听到的次数最多的一句话

顾朵还有个一岁的弟弟,受尽了家人的宠爱

所以家人留给她的只有暴打和辱骂


一个平常的日子里,顾朵和往常一样带着一身伤痕坐在教室中

同学们嘲笑着满身灰土,连校服都是旧的的她

"啧啧啧,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穿这么小的衣服。"

"哎呀,我可真羡慕她,你们看看,她的衣服多时髦啊!我的衣服都这么土,唉。"

他说话时故意把"时髦"和"土"咬的特别重

她十分愤怒,却无力反击

顾朵回家时

看到路边有一把带着血的刀...

"我要你这个败家女有何用!"

这是年仅12岁的顾朵听到的次数最多的一句话

顾朵还有个一岁的弟弟,受尽了家人的宠爱

所以家人留给她的只有暴打和辱骂


一个平常的日子里,顾朵和往常一样带着一身伤痕坐在教室中

同学们嘲笑着满身灰土,连校服都是旧的的她

"啧啧啧,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穿这么小的衣服。"

"哎呀,我可真羡慕她,你们看看,她的衣服多时髦啊!我的衣服都这么土,唉。"

他说话时故意把"时髦"和"土"咬的特别重

她十分愤怒,却无力反击

顾朵回家时

看到路边有一把带着血的刀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疯了一般地跑回了家

第二天

教室里不见人影

只见遍地尸体

"这样你们就乖了。"

岚沙

满城小事

1

比起同龄人,我极度早熟,我把成这般定义男人成熟的魅力。

这种感觉,在小学六年级还需要义务教育的那一年彻底觉醒。

男生吸引女生的方法在那时候还不如现在五花八门,无非两种,一种主动,一种被动。

主动很简单,很有风度的捉弄女生,比如:拔女生的马尾辫,以言语挑逗,直逼女生暴起殴打自己才会心满意足,而且认为自己已经获得关注,极度开心。

被动难度较大,你长得好,学习好,白白嫩嫩,学习又是隔壁家孩子水平,那女生会围着你转。

在小学时期女生见过的优秀男生不会多,最多只有在电视屏幕那一端可见不可碰的明星朋友。

那种感觉就像,电视上面在播麦当劳的广告,你突然想吃汉堡,然后发现自己家隔壁就有一家华莱士,虽然差了点,但是好歹也...

1

比起同龄人,我极度早熟,我把成这般定义男人成熟的魅力。

这种感觉,在小学六年级还需要义务教育的那一年彻底觉醒。

男生吸引女生的方法在那时候还不如现在五花八门,无非两种,一种主动,一种被动。

主动很简单,很有风度的捉弄女生,比如:拔女生的马尾辫,以言语挑逗,直逼女生暴起殴打自己才会心满意足,而且认为自己已经获得关注,极度开心。

被动难度较大,你长得好,学习好,白白嫩嫩,学习又是隔壁家孩子水平,那女生会围着你转。

在小学时期女生见过的优秀男生不会多,最多只有在电视屏幕那一端可见不可碰的明星朋友。

那种感觉就像,电视上面在播麦当劳的广告,你突然想吃汉堡,然后发现自己家隔壁就有一家华莱士,虽然差了点,但是好歹也有汉堡。

这种华莱士男生特别受欢迎。

所以成熟的我在六年级顶着164的身高,以大人的目光观察主动型的男生,至于华莱士,爱谁吃谁吃。

2

当时男生都有自己的心动对象,因为是小学女生的比例比男生多得多,所以这些男生其实不怕女生不喜欢自己,不喜欢就换一个,反正量多。

当时已经形成了喜欢一个人就去捉弄一个人的风气,最要命的是女生们还默认了这个模式,六年级临近青春期班级里风言风语,那个谁和那个谁在一起了,那个谁和那个谁吵架了。

其实应该说班级的那一套喜欢链我琢磨透了,有些喜欢明眼能看出但是含蓄,有些喜欢看不太出却轰轰烈烈,但是最多的还是男生用力的掩盖自己的喜欢,两个人依旧欢欢乐乐。

我也有喜欢的女生,从一到六,从一楼到二楼,她的脸上一直有些万年不别的婴儿肥,从喜欢她的开始我们距离一直不远。

可是小学生毕竟是小学生,我能看清别人的喜欢,自己的喜欢稀里糊涂,就像在一处高原,缺氧,晕头转向却仍然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近处的海子。

3

我可以把喜欢藏得很好,不然她知道,但是别人藏不好,我的喜欢终究爆发。

我的前座喜欢他的同桌,这个我们都知道。

我和他拌嘴。

“谁不知道你喜欢的人啊,有什么好藏的。”

他不可能示弱。

“那你说啊。”

“你同桌呗。”

我真说出来,他气急败坏,指着我喜欢的她:“你还喜欢她呢!”

我记得我有看到她抬头茫然的脸,依旧有婴儿肥,但是那个不变的婴儿肥有些变化,说不出来就是有些变化。

我赶忙不在看她,不在说话,我感觉有些眩晕,桌面上的不知道是哪本书,字迹变得模糊,我眼睛有些发热感觉要哭了的样子。

她们开始有了些窃窃私语,我不敢听。我觉得挺丢人的。

喜欢被放在阳光下暴晒,难受极了。

原先我们还可以正常交流,之后就不行了,我已经没法和她说话。

4

之后的我一直在想,既然喜欢没有了保护,为什么不愿意坦白,我一直想着坦白,后来变成一直想着她。

当时没有学过思念成疾这个词。

总之我心里越来越来难受。

再后来,过了好久好久,我们快要毕业,我想通了,不说了,绝对不说了,谁说了谁就是孙子。

终究我还是一个没有办法从自己的村子走出去的勇者,没有胆量,屠龙轮不到我,公主也不会属于我。

毕业的那个无所事事的暑假,我一直在想她,一直没见,她的形象在模糊,在我心中占据的位置却越来越多。

我真的太没有出息,骂了自己无数遍,还是止不住的想。

心刚从雪山下来,到了戈壁,越来越想回去雪山,也只是想,心是动不了的。

当时我就认栽了。

然后走到了初中,然后又遇见了,就在隔壁的班级,我认为有必要让我们成为同桌,就隔了一道墙壁。

失而复得,得了再失。

依旧是没有说话,我在初中开始找事情做,我开始看书看很多书,书中有很多爱情故事,太多太多,我喜欢看大团圆结局,好多的人都觉得大团圆的故事没有深度,

他们会在结局将主角的一切毁灭得七零八落,骗得读者的眼泪,读者还要拍手叫好:“大师之作。”

我从来不这么觉得。

我发现我开始看书就没那么想她,不那么想到她。

闲下来还是会想,心猿意马栓不住。

她的婴儿肥没有了。

5

初二,我们还是一直没说话,初二依旧没在一个班,我在楼上她在楼下,我又难受了好久。

在初二班级,遇到了一个挺可爱的女孩子,她的问题永远很多,很巧问题我都能答出。

关系愈发热烈。

我隐约觉得她可能要表白了。

方式是初中的那一套。

“我有喜欢的人了。”她说

“是谁啊,说来听听啊。”我配合

“话很多的,还傻傻的那个。”她说

“那肯定不是我,我没有这个条件。”我装傻。

也好有这件事,我分心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想起楼下的她。

之后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果然表白了,在QQ上,之后的我有些后悔,应该让她面对面表白的,我好学习一下。

这个想法很不好,很快被我打消了。

初恋是很美好的,但是那个女孩的初恋是我就不会美好了,我心里藏着一个占据很大位置的人,迷迷糊糊的接受了她。

我在为自己找借口。

交往以后,我也不太搭理那个可爱的女生,我做了错事,我在等她提分手,那时候的我真的太过可恶。

后来她提了,我们给双方留下了十足的面子,悄悄在一起,悄悄的分开,没有人知道。

后来的那个女孩子,学习一骑绝尘,也不会看我。

我又有时间想她了。

恶性造就了利刃,只不过我在利刃造就的时候刺向了自己没有伤到别人。

6

和她一直没有说话,距离没有变远,也不会靠近。

最后的离别在初三。

在夏天。

那一天,晴天烈焰,太阳炽烤大地,天依旧很高,我喜欢的女孩毕业了,她对别人笑,她和别人说话,她也可能在别人心里,她也会对别人很好。

那个没有出村子的勇者,看到了公主,然后公主在心中,勇者不用屠龙,他可以想公主。

是好的结局,大团圆。


万安


木鱼玖

“游戏”

      “嘿,这新出的游戏可真号玩啊。”少年拍了拍旁边的兄弟。

      “这什么啊?我下一个玩玩。”

      “我跟你说,这个游戏好像是可以模拟一个人的人生,而且里面的人好像有自我意识,总之你自己玩吧。”

      游戏里被控制的男孩抬起头“总感觉好像有谁在监视我啊,算了,先玩游戏吧,这新出的游戏可真好玩啊。”

——end 🍬短小精悍🍬 不愧是我——

      “嘿,这新出的游戏可真号玩啊。”少年拍了拍旁边的兄弟。

      “这什么啊?我下一个玩玩。”

      “我跟你说,这个游戏好像是可以模拟一个人的人生,而且里面的人好像有自我意识,总之你自己玩吧。”

      游戏里被控制的男孩抬起头“总感觉好像有谁在监视我啊,算了,先玩游戏吧,这新出的游戏可真好玩啊。”

——end 🍬短小精悍🍬 不愧是我——

木子与十安

原耽《寻他 》(1) by:木子与十安


第一章 吵架离开                

“大师兄,你说唐旭哥哥还会不会来了啊?”

“不知道。”

“大师兄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唐旭哥哥这次可是因为你才离开咱们澜沧派的,而且我看唐旭哥哥离开的时候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们……,我们没发生什么,不用担心。”

“真不懂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情。我要去师傅那了,师傅要检查我的功课,要是去晚了,师傅又该罚我蹲马步了,大师兄我先走了啊!”

蓝宇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第一章 吵架离开                

“大师兄,你说唐旭哥哥还会不会来了啊?”

“不知道。”

“大师兄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唐旭哥哥这次可是因为你才离开咱们澜沧派的,而且我看唐旭哥哥离开的时候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们……,我们没发生什么,不用担心。”

“真不懂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情。我要去师傅那了,师傅要检查我的功课,要是去晚了,师傅又该罚我蹲马步了,大师兄我先走了啊!”

蓝宇一溜烟儿的跑走了,留下祁翊原地失笑,这个小师弟啊,永远都是这样,天天风风火火的。

没有人了,祁翊想起了唐旭那个小子,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那日走了之后已经三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三个月前。

“唐旭哥哥,你终于和大师兄来了,想死你了!”

“小蓝宇啊,哥哥最近忙,再说了,你大师兄他也不邀请我来啊。”

“怎么会,大师兄你俩关系那么好,大师兄怎么会不邀请你,而且师傅不是也说了,这澜沧派就是你第二个家,你想来就来吗!”

唐旭笑着摸了摸蓝宇的头,一行人走进了澜沧派。

“见过大师兄,唐公子。”

“大师兄,唐公子。”

“好了,你们去忙吧。”

“是,大师兄。”

唐旭对澜沧派早已经熟门熟路了,澜沧派也特意在澜庭阁为他准备了属于他自己的房间,就在祁翊房间的旁边。这个澜庭阁有两个独院,一个是师傅的,一个是祁翊的,所以可见唐旭在澜沧派的地位已经和祁翊不相上下了,大家对唐旭也都很熟悉了,唐旭差不多两个月就要在澜沧派住上几天,这里还真成他第二个家了。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师傅那一趟,我一会回来找你。”

“好,我在这等你。”

离开了祁翊的唐旭坐在床上深思。他唐家世代为官,深得皇上赏识,到他这代,他对官场不感兴趣,当初他爹逼他入朝为官,他在朝堂之上和皇上说,他不适合入朝为官,理由是他是断袖,好男风,实在不应该入朝为官,败坏朝风。皇上也是比较开明,准许他辞官回家经商。当时他爹只以为他是为了推辞入朝为官编出的借口,就这还气的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可是世人不知道的是,他唐旭真的好男风啊!

唐旭苦笑,这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啊!他太难了!

他喜欢的不是别人,正是这澜沧派的大师兄,祁翊!

他认识祁翊也有六年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祁翊了,祁翊是绝对不会喜欢男人的,而且如果知道他喜欢他,怕是以后连见一面都难了,所以他这个爱慕还只能藏在心里,不敢让祁翊发现。

唐旭拿出祁翊的画像,眼里除了满满的爱意还有一丝挣扎。

祁翊刚从师傅那出来,师傅这回要闭关,这派里的事儿就都交给他这个大师兄了,师傅这个絮絮叨叨的老头子,一点师傅的样子都没有,一大堆琐事交代了半天。

唐旭还一个人待在澜庭阁呢!想着这个,祁翊走的更快了。

祁翊走到唐旭的门口,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一进门看见唐旭拿着自己的画像,还有那纠结的表情。

祁翊开玩笑说:“你这么看着我的画像干嘛?怎么的,看上我了啊,我告诉你别想了,你没机会了。”

唐旭被祁翊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来不及收起画像,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很快就被唐旭掩饰过去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对自己太有自信了,我怎么可能看上你,我只不过是想知道这个画像是谁画的,这个画师技艺还挺高超,把你这画的这么帅,比你本人不知道帅了多少。”

笑着回答祁翊,看表面好像是在和祁翊开玩笑互损,心里在听到祁翊的玩笑的时候多希望自己能承认,多希望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他。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着玩笑,在祁翊眼里,刚才看见的真的不是什么事,完全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去多想。

“大师兄,唐旭哥哥!吃饭啦,你们俩要在屋子里吃还是到饭堂去吃?”

“在这吃吧,我和你唐旭哥哥喝点酒,聊聊天。”

“好嘞!我一会把酒菜给你送过来。”

 

晚饭两人各怀心事,祁翊苦恼着自己该不该把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告诉唐旭,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好的时机;唐旭心里则是对祁翊满满的爱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口,忌惮着说出之后的结果,会不会造成两人从此形同陌路。

各怀心事的两人,晚饭期间都借机多喝了点酒。祁翊还好,只是有些微醉,唐旭却是喝的有些多。祁翊扶着唐旭回到了唐旭的房间,帮唐旭脱掉衣服,刚要帮唐旭盖被子,就听见唐旭的呢喃。

“祁翊,你真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我好喜欢你啊,真的好喜欢你啊……”

祁翊的酒都醒了,脸上都是震惊,唐旭他刚刚是在和他告白是吧!是说喜欢他没错吧!没想到他还真是断袖。可是心里又不愿意相信,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听错了,等明天唐旭醒了在好好问问他,一定是听错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的,躺着床上的祁翊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一遍遍的安慰自己,一定是唐旭那个小子喜欢上哪个女孩子了,然后今天想告诉自己,刚才应该就是唐旭喝多了,说不清楚,自己没听清,一定是这样,不断的安慰自己,后来都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了。

翌日清晨

宿醉的唐旭根本不知道自己昨晚说了什么话,甚至连昨天没醉的时候聊了什么都记不得了,所以醒来之后没看见祁翊就自然而然的以为祁翊也喝多了还没醒,起身就去找祁翊了。

门也没敲推门就进去了,看见祁翊醒了也没去找他很奇怪但是也没多想。而此时的祁翊还在纠结昨晚听到的事情,不知道听错了没。

要不要去问问唐旭,想问又怕自己听错了兄弟间尴尬,又怕自己没听错以后兄弟都没得做了。唐旭进来的时候,叫了一声祁翊,但是祁翊没理他,他从身后自己搂上了他的脖子,这个举动在平时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于现在的祁翊来说,这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唐旭,你干什么!”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我也没做什么啊!”

可能是被刺激到了,祁翊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我做什么,我到是要问问你做什么吧!你昨天晚上喝多之后问我到底有没有看出来你喜欢我!你真的是个断袖!”

唐旭听到这话满眼的震惊和害怕,他想和祁翊解释,可是看见祁翊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后,剩下的只是心痛,最终还是这样了吗?突然就破罐子破摔了。

“是啊,怎么了?你不是总问我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呗,我就是喜欢你啊,怎么了,嫌我恶心啊,你不是每次看到我拿着你的画像都问我吗?还以为你早知道了呢!呵!”

那无所谓的态度,感觉被发现了也没什么,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唐旭心里充满了绝望,他太了解祁翊了,他知道就算自己死撑着不承认,以后和祁翊也不会再回到以前的关系了,无论自己怎样做,他都会讨厌自己了。

“唐旭,现在的你真的让我恶心,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想到以前,我恨不得从没认识过你!”

虽然做足了准备,但是听到这样的话,心还是一阵抽痛,感觉再在这待一会自己会心痛的死掉。

“既然这样我们就当没认识过好了,庭院里的这棵树是我第一次来澜沧派的时候我们一起种的,现在毁了它我们之间就真的再不联系了,就像从没认识过一样吧。”说着抬手用内力拦腰打断了这棵树。

“祁翊,希望以后各自安好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希望以后再见面的时候,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了!”

说完话,唐旭转身离开,留给祁翊一个背影,走的很是决绝。转身的一瞬间泪流满面,但还是尽力的克制着自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澜沧派。

祁翊愣在了原地,他的本意并不是想赶唐旭走,只是想和唐旭说清楚他不会喜欢上男人的。怎么就闹到现在这个样子了。但是祁翊并没有追出去,他自己也要平静一下,思考一下。

师弟们听到澜庭阁的声音,纷纷赶了过来。但是只远远地看见树被打断和唐旭离开的身影。

师弟们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也不敢靠近,也只有小蓝宇敢上前询问一下。

 

夜楠湫——黑心鸦鸦子

掌心的巧克力

*是随笔小短文

*原创,嗯,我要迈向死亡了(×)


————


藏在手中的巧克力递不出去,那个孩子不会收下的。


他犹豫了一会,走向她。


银灰色的包装和紫色丝带,绑着蝴蝶结的盒子看起来很漂亮。


少女似乎在等谁,他想上去搭话,可是刚伸出手又畏惧了起来。万一她不接受怎么办?要不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可是今天是白情啊!


他的手工巧克力花了不少时间制作,那些混着糖浆的夹心也是他一点点调整过的最适合的配方。可是他总担心少女会拒绝他。


也是,毕竟他长得不好看又没有钱,带着雀斑的少年犹豫了一会,最终,鼓起勇气走上去——


“达令!”少女娇俏的声音响起,击碎他本...

*是随笔小短文

*原创,嗯,我要迈向死亡了(×)


————


藏在手中的巧克力递不出去,那个孩子不会收下的。


他犹豫了一会,走向她。


银灰色的包装和紫色丝带,绑着蝴蝶结的盒子看起来很漂亮。


少女似乎在等谁,他想上去搭话,可是刚伸出手又畏惧了起来。万一她不接受怎么办?要不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可是今天是白情啊!


他的手工巧克力花了不少时间制作,那些混着糖浆的夹心也是他一点点调整过的最适合的配方。可是他总担心少女会拒绝他。


也是,毕竟他长得不好看又没有钱,带着雀斑的少年犹豫了一会,最终,鼓起勇气走上去——


“达令!”少女娇俏的声音响起,击碎他本就没有多少的勇气。


一个看起来还算过得去的开着昂贵跑车的男人朝少女招了招手,像在叫唤自己养的小宠一般。少女似乎有些愠怒,然而又忍下来了。


他要不要送出这盒有些不合时宜的巧克力?


少女走向那辆跑车的中途,一辆“失控”的卡车撞向她。少年犹豫了一会,并没有上去推开她。


想自己活着有什么不对吗?他悄悄逃走了。


少女掌心松开,里面藏了一块有些融化的巧克力,上面刻着少年与她的名字。


虽然有些不合适,但是她原本想和那个家伙分手的,因为她找到了自以为的真爱。虽然最后她还是看错了人,但是她从这个世界上解脱了。


被藏在掌心的巧克力彻底在阳光下融化成看不清模样的液体,直到融入血色,再也看不清。


木鱼玖

肉体留于真实,灵魂投身黑暗

      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瞪着充血的眼睛,眨也不眨

      “或许……你需要休息。”我提醒他

      “不。”他摇摇头“我不能闭眼。”

      “为什么?这样你会受不住的。”

      “你不知道。”他再次否认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也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

      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瞪着充血的眼睛,眨也不眨

      “或许……你需要休息。”我提醒他

      “不。”他摇摇头“我不能闭眼。”

      “为什么?这样你会受不住的。”

      “你不知道。”他再次否认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也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

      “闭上眼后,就是另一个世界。”

      “怎么说?这没有科学依据。”我开始对此感兴趣

      “不,和那个无关,是感觉,直觉,这是上帝的惩罚,恶鬼的折磨。”

      深吸一口气后,他开始阐述他的观点“眼球是灵魂的贮藏地,眼皮是牢门,闭上眼,也就将你的灵魂放逐于黑暗中,囚禁于牢笼中,这就是‘另一个世界’”

      我闭上眼感受了一下“但我并没有掉入‘另一个世界’啊,我都听得见你讲话,周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肉体留于真实,灵魂投身荒野。”他似乎开始激动起来“闭上眼时,你的灵魂游荡于黑暗中,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你,撕扯你,众神会对你犯下的罪过进行审判,他们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蔑视你,给你的灵魂留下深深的,无法抹灭的烙印。”

      “但这样一来,你会死。”

      “我宁愿死也不要这样!”

      “难道你死了之后,不会永久地闭上眼睛吗?”

      他僵住了,开始疯狂起来,几个护士把他拖了回去,他的眼神,比他所恐惧的还黑暗。

      我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一切不过是由心而生罢了,哪有什么众神,监视你的,审判你的,一直是你的那一颗心罢了。

FALSE·白凤·ROSE

《糖纸~(第二版)》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下)#农坤#皇权富贵#正异#星鬼#长得俊#大厂cp

本版上篇在主页里找哦♡(第一版也在主页里)

《糖纸~(第二版)》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下)#农坤#皇权富贵#正异#星鬼#长得俊#大厂cp

本版上篇在主页里找哦♡(第一版也在主页里)

FALSE·白凤·ROSE

《糖纸~(第二版)》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上)#农坤#皇权富贵#正异#星鬼#长得俊#大厂cp

本话下篇在首页里找哦♡

《糖纸~(第二版)》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上)#农坤#皇权富贵#正异#星鬼#长得俊#大厂cp

本话下篇在首页里找哦♡

FALSE·白凤·ROSE

《糖纸~》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下)#农坤#皇权富贵#星鬼#正异#长得俊#大厂cp

上篇在主页里找哦♡(等会儿发第二版本的)

《糖纸~》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下)#农坤#皇权富贵#星鬼#正异#长得俊#大厂cp

上篇在主页里找哦♡(等会儿发第二版本的)

FALSE·白凤·ROSE

《糖纸~》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上)#农坤#正异#皇权富贵#星鬼#长得俊#大厂cp

想看下篇或第一话打开主页翻找呀♡(照片一次最多只能发十个,我按一半发的,共十四章,以后会出视频版的)

《糖纸~》第二话  发生什么事了?(上)#农坤#正异#皇权富贵#星鬼#长得俊#大厂cp

想看下篇或第一话打开主页翻找呀♡(照片一次最多只能发十个,我按一半发的,共十四章,以后会出视频版的)

木鱼玖

退潮

我和她说了一些关于我的父母的事

真是糟糕透顶

她那种眼神,大概是在同情我吧

她和我说

“没事的,不管别人怎么换,我都不会被换走的。”

我是不是该感动

我是不是让她觉得我很可怜

我反复去和她强调了我现在很幸福

不管过去怎么样至少现在很幸福

但我是不认同她的话的

我留不住人

我知道的

该走的还是会走

就像退潮时留在沙滩上的石子

纵使那美丽

也还是会留在那里

直至游人带走它

那不再属于大海

你们呢

或许也不再属于我

我们被人生的长河洗涤后

就再也不似从前了

我和她说了一些关于我的父母的事

真是糟糕透顶

她那种眼神,大概是在同情我吧

她和我说

“没事的,不管别人怎么换,我都不会被换走的。”

我是不是该感动

我是不是让她觉得我很可怜

我反复去和她强调了我现在很幸福

不管过去怎么样至少现在很幸福

但我是不认同她的话的

我留不住人

我知道的

该走的还是会走

就像退潮时留在沙滩上的石子

纵使那美丽

也还是会留在那里

直至游人带走它

那不再属于大海

你们呢

或许也不再属于我

我们被人生的长河洗涤后

就再也不似从前了

與世無爭°

《過去的你,未來的我》

之前學校校刊上投的。

_________________(:3 」∠ )__________________

壓抑,這一個詞,足以囊括現在全部的生活。
即將學測的壓力,讓學生們日漸失去活力,個個都跟行將就木的老人一樣。
不過,我身邊這個家伙卻似乎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欸,齊炅,等我們考完試,再一起去壯遊好不好?」黑色短髮,因為天生的自然捲而亂的像是外邊浪浪的狗毛一樣,算得上是清秀的臉此時正笑得一臉單蠢。嘿,你沒看錯,是蠢。
「欸?你也想太遠了吧?」對他沒頭沒腦突然蹦出來的一句話,我早已習以為然了。
「那就這麼說定啦!」似乎根本就沒打算聽我意見,他就這麼自顧自的決定了。
「等等,我還什麼都沒表示啊喂!」...

之前學校校刊上投的。

_________________(:3 」∠ )__________________

壓抑,這一個詞,足以囊括現在全部的生活。
即將學測的壓力,讓學生們日漸失去活力,個個都跟行將就木的老人一樣。
不過,我身邊這個家伙卻似乎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欸,齊炅,等我們考完試,再一起去壯遊好不好?」黑色短髮,因為天生的自然捲而亂的像是外邊浪浪的狗毛一樣,算得上是清秀的臉此時正笑得一臉單蠢。嘿,你沒看錯,是蠢。
「欸?你也想太遠了吧?」對他沒頭沒腦突然蹦出來的一句話,我早已習以為然了。
「那就這麼說定啦!」似乎根本就沒打算聽我意見,他就這麼自顧自的決定了。
「等等,我還什麼都沒表示啊喂!」翻了他一個白眼,我無奈的說道。
「很快就考完試了,我們要多為未來好好想想啊!」一臉認真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說甚麼很嚴肅的話似的。
「你的未來就只剩下玩了是嗎!?」他其實根本就跳過考試,心思全跑之後的放假去了吧!
沒想到……不,意料之中的,他理直氣壯的跟我說,「唉呀,別在意那些細節,玩完之後再考慮其他的就好了嘛。」
果然是蔚漓的風格,講好聽點是灑脫,講難聽點就是隨便!
「反正現在,你先給我好好的讀書!還有決定好你未來的科系!」
聞言,他眉頭一皺,嘴一撅,用一種噁心的、可憐巴巴的表情看著我,「你怎麼那麼現實啊,人太現實會老的快哦?」然後說出了毫無根據的話。
我保持著靦腆、和藹又善良無害的微笑,伸出雙手,捧住了他的腦袋,使勁的搖晃!360度沒有放過任何一個方向!
「啊啊啊啊啊啊~」那節下課,他的哀嚎聲為教室增添了不少活力呢。

蔚漓常常莫名其妙的蹦出一些對未來的想像,雖然許多太過不切實際的都被我一一打槍掉了,但我其實還挺羨慕的,他能以如此活潑的姿態面對未來。
而我,則是對什麼都沒有興趣,不然就是一直抱怨高中的課業壓力怎麼這麼重、怎麼這麼難,一直在懷念以前,懷念到我還是顆受精卵的時候。回憶中的事物總是會變得比較美好。
沒有啦,我怎麼可能記得細胞時期的事情。

他啊,總是望向未來,而我總是在回憶過去。

這是我們的日常,非常普通,普通的讓人懷念。我未曾懷疑過,我們可以一直這樣持續下去。

時近五月,距離學測已剩不到一年,原本就已經很緊湊的生活,時間更是被壓榨的一滴不剩,在這緊迫的氛圍裡,蔚漓卻請假了,而且還完全聯絡不到人。
訊息不回,電話不接,像是失蹤了一樣。
他請假的第三天,我正好沒補習,一放學就想也沒想的衝去了他家。

許久沒有去蔚漓家了,我有些緊張卻急切的按下門鈴。
叮——咚——
喀的一聲,門開了,是蔚漓的媽媽,「哎呀……是小炅啊,好久不見了呢。」
「蔚媽媽您好,抱歉這麼突然的跑來,因為都蔚漓很少這麼久沒來上課,又都聯絡不到他,所以我有點擔心……」
蔚媽媽猶豫了一下,然後有點抱歉的跟我說道「抱歉啊小炅,小漓他身體沒有大礙,就是不太舒服,我現在也不方便讓你見他……」她想,還是讓蔚漓自己決定要不要告訴這孩子好了。
「啊……好的,沒關係,謝謝您,那我先回去了……」雖然難免有些失落,但至少確認了他人沒事。
說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被拒絕進入蔚漓家,果然,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沒有其他辦法,就算我再怎麼擔心,也只能等。
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好久,終於在他請假後的第七天,蔚漓來了。
他一來就是接受同學和班導的各種關心問候,他都只是簡單的回說「不小心生病了」、「我很好」之類的。
好不容易等到他被問題轟炸完,身邊的人都散去後,我才揪住他問道「欸蔚漓,你這幾天怎麼啦?怎麼這麼久都沒來學校?生什麼病了啊?病的很嚴重嗎?你第一次這麼久沒來學校欸。」一連拋出了好幾個問題。
「哎呦你問題怎麼這麼多,我沒有什麼事啦,這幾天只是一直在睡覺,睡飽飽精神才好,你說對不對!」他又露出了那一臉標誌性的憨笑。
「……最好是這麼多天都在睡,你是豬嗎!?不對,豬都沒你這麼誇張!」看到那個熟悉的笑容,我心底微微鬆了口氣。
「NONONO~你錯了,我才不是豬那種普通的生物,我是稀有的睡美人!」他搖著手指,煞有其事的說道。
「得了吧你,睡醜人還差不多,要不要我幫你找一個王子用真愛之吻來喚醒你啊?」當時的我並沒有細想,只把他說的當成是玩笑話。
但我是知道的,他並沒有打算說實話。他總是這樣,有什麼不想說的,都用玩笑話去蓋過。其實我想,他應該也知道,我知道他每當有不願說的,就會開玩笑唬弄過去的這件事。
但如果他真的不想說,我又怎麼會去逼他呢?
這是我們之間的默契。

只是我沒想過這個病會再復發,原本還以為這是比較嚴重的感冒而已,好了就沒事了。直到蔚漓又一次請假了好幾天,我才終於按耐不住了。

我又一次的奔向了蔚漓家。

「小炅…果然是你阿,小漓剛好醒來了…你先進來吧。」好險,這次蔚媽媽沒有阻止我。

蔚媽媽領著我走過了前廳,告訴我蔚漓在後頭的飯廳,讓我自己過去後就先離開了。我急匆匆的走了進去,就看到蔚漓正睡眼惺忪的吃著飯,身上甚至還穿著睡衣。
注意到了我,他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後抬起了拿著筷子的手向我打招呼,露出了一個蠢笑容。
「欸等等,蔚漓!你把食物灑出來了啦!」隨著筷子一起被抬起的還有他正夾著的食物,然後順著他揮手的力道飛了出去,追尋自由去了。
「啊!一不小心。」他一臉窘然。
「吼……我先幫你用,你繼續吃你的,快點吃完!真讓人受不了。」嘖…我可不是來幫他收拾爛攤子的啊!
「知道啦!嘿嘿。」他就知道齊炅人最好了!
「你笑什麼笑啊!」
清理完了支離破碎的食物後,我坐到了蔚漓的對面,十指交叉托住下巴,用貫注了我全身意念的眼神狠狠的盯著他。
「嗚嘛啊?嘎麻庸遮腫眼森勘我?」(幹嘛啊?幹嘛用這種眼神看我?)
「……你沒什麼要跟我說的嗎?還有,吃下去再說話。」嗯……我這話說得好像有點矛盾,不過算了。
喔,齊炅聽懂他說的話了,好厲害!
蔚漓依言咀嚼咀嚼咀嚼咀嚼了好多口後,才把食物吞下去,然後說道「等一下啦,我剩一點就吃完了,等等我換完衣服後我們出去說,邊散步邊說。」
「……好啦,快點。」我相信我的臉上一定寫滿了『無奈』兩個大字,他怎麼毛這麼多……

等毛超多的蔚漓終於吃完飯,終於換完衣服,我們才終於出了門。

現在是下午接近傍晚,黃昏時分,蔚漓帶著我去了附近的河堤。火燒似的天空,燒得人心裡亂疼的。
河面映照著茜色,微波粼粼,像極了一片片丹色的龍鱗,攝人心魂。

「欸齊炅,你要跳河喔?我可不推薦淡水河,雖然沒以前臭了,但是沒好多少。」蔚漓的話涼涼的從一旁傳來。
我才注意到我不知何時改變了走向,越來越接近河邊,差點就要掉下去了。「沒事……看入神了,沒注意到。」我自己還處於有點茫然的狀態。
其實,齊炅不是第一次做出像剛剛那種差點跳河的舉動了,他偶爾會像是受到什麼吸引,然後站到危險的地方去發呆。每次都把看到的人嚇個半死,還以為他要尋短,但他自己卻是茫茫然然,什麼感覺都沒有。
「小心點啊你,不要等一下還要讓我去救你。」蔚漓抱怨道。
「嗯~今天天氣很好呢!來散散步還不錯對吧?可以的話,晚上我也想來呢。」他深吸了一口氣,心情看起來挺好。
「晚上不好吧?有時都會有一些流氓聚集在這附近,太危險了。」我皺了皺眉,否定了他的提議。
「也是啦……我媽也一定不准……」他的眉毛聳了下來,形成了一個『八』字形。
「欸,好了,老實交代喔,你到底得了什麼病?怎麼還沒治好?」為了避免蔚漓漫無目的的走到別的縣市去,我決定直奔主題。
「嗯……這個病叫做『克萊恩-萊文症候群』,它的俗稱很有趣喔,叫睡美人症候群,你看,很適合我對吧?」他又擺出了那個『沒事啦』的笑臉。
「……睡醜人,原來你之前說的睡美人就是這個啊……所以說病發會怎樣?真的就是一直睡?」是他之前開的玩笑……不對,是我擅自把它當成玩笑話的。
「對啊,差不多就是那樣吧,睡一睡中間可能會醒來,但是意識很混亂,脾氣也會變得很糟,反正我家人就會趁那種時候催著我吃東西、上廁所,不然就會缺乏能量而死掉了哦!」
脾氣變糟?我好像還真沒怎麼見過蔚漓生氣的樣子,有點好奇勒……啊,這不是重點,「那所以會有生命危險嗎?」我繼續問道。
「嗯……哎呀,齊炅你怎麼像個老頭一樣,總愛擔心來擔心去的啊哈哈哈哈哈。」他又在左顧而言他,而且還掩飾的超級爛…!
我覺得我頭上冒出了#字號……我伸出了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捏住了他的雙頰,用力的向外拉!「嘖,你是欠揍嗎!?少給我轉移話題!我告訴你,不論如何,這次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快說!」
「啊啊啊,豪啦豪啦!哩先沆開偶!!」(好啦好啦!你先放開我!!)不過也不用我放開,他自己掙扎出來了。
「哎呦……雖然還不確定,但我的病好像又跟那個睡美人病不太一樣,家人說我有幾次睡一睡突然停止了呼吸,但通常也都不會到太久,CPR沒什麼用,當然,叫也叫不醒。」
「之後再去看了醫生,醫生也說以前沒有過這種先例。所以不知道會怎麼樣……」
我心底一輕,又有點無言「還沒確定就還好啊!你前面搞得一副一定會死掉一樣,真的是……想嚇死誰啊!」
「欸我很擔心欸!要是哪一天突然就死掉了怎麼辦!還會害你們難過欸!還有不知道會不會痛……」他的眉頭糾結成了個『川』字,表情還真多。
「你不用擔心這麼多啦!誰說你就一定會死了?你平常不是最樂觀的嗎?怎麼現在這麼陰暗啊?」我以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蔚漓煩躁的蹲了下去,抓狂的搔著他的鳥窩頭,「啊啊啊……對啊,這樣一點都不像我,我幹麻擔心這麼久遠以後的事呢?反正人都有一死!就算早點死也不會怎樣!你說對吧,齊炅?」然後站起來一臉明朗的問,感覺他有點自暴自棄的豁達了……
「是是是,您說的都是~」他不擔心了是很好,雖然感覺方向好像有點奇怪就是了。
但是蔚漓突然陷入了沉默,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欸,齊炅,我知道,你一直沒有什麼目標,甚至對『活著』這件事本身也沒有太大的執著,所以,我們做個約定吧?為了迎接我的每次醒來,請你好好活著。不要讓我醒來後找不到你。」他的眼睛澄亮,筆直的看著我,似乎要將人心中最陰暗的角落給看透一般。
「…那是當然。拜託,你說的像是我想死一樣,我只是不怕死……應該吧,反正我又不是不珍惜生命。」我笑道。
「是嘛。」他沒有贊同,亦沒有反駁。
我看著他又陷入了思考狀態,然後突然蹦起來叫道「啊,那再加一條好了,就算哪天我先走了,你也要幫我完成那些願望喔,然後等見到我的時候,再一一的告訴我那些有趣的故事。當然,反過來也是!」他是指他說過的,我們以後要一起去哪裡玩的願望吧。總感覺這像是在交代後事一樣的約定呢……
但是他難得這麼認真。
「啊啊……真是沉重的話題,好討厭。……哼,我怎麼可能比你先死呢,我可健康著呢,你要是哪天真先走了,就安安心心的等之後我再去找你說故事吧!」我抓了抓頭,略微煩躁的說。
「嘿嘿嘿,好!」看著你如釋負重的表情,我知道,明天我見到的,又是平常的那個蔚漓,或許會更加開朗也說不定呢?
「呦西,走!不要說這些令人鬱悶的話了!我們去吃好吃的吧!我請客!」我搭上蔚漓的肩膀,半強迫性的帶著他走。
「欸?可是我剛剛才吃完欸!?這樣我可吃不了你多少錢啊可惡!」
「管你的,這樣才好。來吧!尋找好吃的食物,走起!」難得的,我和蔚漓的角色調換了。

結果之後的學測蔚漓也沒考到,別人在考場揮灑汗水,結果他在家睡的香甜,只好悲慘的去考指考了,我自然是無情的嘲笑了他一番。

之後利用了高中最後的暑假,我們好好的玩遍了台灣。
大學也是頗圓滿的度過了。
……只是蔚漓睡的時間越來越長,間隔也越來越短,終於在將近研究所畢業的時候,他永遠的睡去了,睡的沉穩、寧靜。

我一直走向未來,而你卻停留在過去。

我從遊玩台灣變成了走訪世界各地,也擅自的在他的願望清單上增添更多文字,不對,那是屬於我們的願望清單才是。

看著日記本越來越多,我想,不知道到時候要跟你講幾天幾夜的故事了呢。

我一直走向未來,但我會帶上過去的你一起走。





emmmm…關於那個病,大家就別深思了叭(

木鱼玖

专属

我的身边只有我的男友了

父母去世,朋友分道扬镳

但男友的不离不弃,让我万分感动

那天男友在洗澡时

我看到他的桌子上有一个形状奇异的本子

像极了……心脏?

翻开本子,我看了看

原来是日记本啊

好像许多都和我有关呢

我真开心

但本子被风吹到了最后一页

“这是什么!”

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我把你的朋友都支走了,是这样的,那群人太烦人了!”

“这两个老不死的,不知好歹,居然敢阻止我?!杀掉!全部杀掉!”

“这样……你就是我的专属了……亲爱的,不要离开我了,再离开我的话,就把你做成布娃娃,永远陪在我身边吧。”

我战栗着,惊恐地回头,洗手间半透明的玻璃上,出现了男友狰狞...

我的身边只有我的男友了

父母去世,朋友分道扬镳

但男友的不离不弃,让我万分感动

那天男友在洗澡时

我看到他的桌子上有一个形状奇异的本子

像极了……心脏?

翻开本子,我看了看

原来是日记本啊

好像许多都和我有关呢

我真开心

但本子被风吹到了最后一页

“这是什么!”

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我把你的朋友都支走了,是这样的,那群人太烦人了!”

“这两个老不死的,不知好歹,居然敢阻止我?!杀掉!全部杀掉!”

“这样……你就是我的专属了……亲爱的,不要离开我了,再离开我的话,就把你做成布娃娃,永远陪在我身边吧。”

我战栗着,惊恐地回头,洗手间半透明的玻璃上,出现了男友狰狞的笑脸,那笑容,诡异的像是要把我拖进地狱。

他确实把我拖进地狱了。

           ……——————————……

如何?我是不是很高产,这里附上前后日记内容

A1:今天遇见你了,啊,好巧,我好开心。

B1:九点,xx酒店,旁边的小店,我会准时的。

A2:你最近心情很不好,我真为你担心。

B2:怎么了?有我还不够吗?只能有我!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