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短文

872浏览    22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1 21:48
木鱼玖

爱的表达方式

她听说 如果谁能够写出世间最感人的文字

上帝就会满足那人一个愿望

她只是希望能够再见一面故去的丈夫

但她文采不好,惶恐至极

用重金聘请了全国最杰出的作家

用尽了最华丽的词藻

依然没用

直到花完了所有的钱财

众叛亲离,身无分文

她来到丈夫的墓前

用笔颤颤巍巍地写下几个字

“我想你了,让我看看你吧。”

“我爱你,非常爱你。”

突然,一阵风吹落了梧桐叶

蓦然回首,叶影朦胧之间,那人淡然浅笑

和初见时一样

少年温柔地问到

“美丽的小姐,在为什么困扰吗?”

霎时间她泪如雨下

第二天,人们在坟墓前找到了她的尸体

谁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这不过是个黄脸老太太而已

 ...

她听说 如果谁能够写出世间最感人的文字

上帝就会满足那人一个愿望

她只是希望能够再见一面故去的丈夫

但她文采不好,惶恐至极

用重金聘请了全国最杰出的作家

用尽了最华丽的词藻

依然没用

直到花完了所有的钱财

众叛亲离,身无分文

她来到丈夫的墓前

用笔颤颤巍巍地写下几个字

“我想你了,让我看看你吧。”

“我爱你,非常爱你。”

突然,一阵风吹落了梧桐叶

蓦然回首,叶影朦胧之间,那人淡然浅笑

和初见时一样

少年温柔地问到

“美丽的小姐,在为什么困扰吗?”

霎时间她泪如雨下

第二天,人们在坟墓前找到了她的尸体

谁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这不过是个黄脸老太太而已

                      —end— 🍃

钮钴禄·梳头
第六首歌《葡萄成熟时》(二)

第六首歌《葡萄成熟时》(二)

第六首歌《葡萄成熟时》(二)

钮钴禄·梳头
第六首歌《葡萄成熟时》(一)

第六首歌《葡萄成熟时》(一)

第六首歌《葡萄成熟时》(一)

木鱼玖

支撑着我的线

身下是地狱,千丝万缕的丝线吊着我

日程表上

“周一到周六上学,周六晚上补课到九点,周天早晚补课,中午把学校作业写完,再刷点题。”

线断了一条

试卷上

“你怎么总是这么令人失望。”

又断了一条

“我看你只能上职中了。”

……

喂,线都快要断完了啊

只剩下一根了啊

“好喜欢太太写的文啊啊!”

“这个脑洞好棒啊啊啊。”

线越来越粗,散发着光芒

我又可以了!

“小可爱们想看什么,我来更文啦。”

是你们把我举向了碧海蓝天🥰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喜爱我的人

身下是地狱,千丝万缕的丝线吊着我

日程表上

“周一到周六上学,周六晚上补课到九点,周天早晚补课,中午把学校作业写完,再刷点题。”

线断了一条

试卷上

“你怎么总是这么令人失望。”

又断了一条

“我看你只能上职中了。”

……

喂,线都快要断完了啊

只剩下一根了啊

“好喜欢太太写的文啊啊!”

“这个脑洞好棒啊啊啊。”

线越来越粗,散发着光芒

我又可以了!

“小可爱们想看什么,我来更文啦。”

是你们把我举向了碧海蓝天🥰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喜爱我的人

木鱼玖

梦的真实性

这几天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就像电视连续剧一样

我梦到有很多人想杀害我

但总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助我

因此我不害怕梦境

那天它说要带我逃跑

我们来到出口

我惊喜的回头看它

它拿着一把刀,对着我

眼神比刀还锋利

我吓得从梦中惊醒

站在镜子前的我,拿着一把刀

“眼神比刀还锋利。”

这几天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就像电视连续剧一样

我梦到有很多人想杀害我

但总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助我

因此我不害怕梦境

那天它说要带我逃跑

我们来到出口

我惊喜的回头看它

它拿着一把刀,对着我

眼神比刀还锋利

我吓得从梦中惊醒

站在镜子前的我,拿着一把刀

“眼神比刀还锋利。”

众

每一片花瓣都结出翅膀

#飞鸟病

9月22日     星期三

  我充分感受到,我活在一个多雨星球的一个多雨国度里。前些日子家里人把我送到这,什么原因也没告诉。居住的地方是那种西式的临街公寓,房屋之间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石板路还有零星的几盏不怎么亮的路灯,一到晚上,便静得像身处在银河系某颗小行星的背面。这的秋天几乎天天下雨,弄得衣服都晾不干,连汗都不敢出,恐怕得憋出病来。

  日子平凡地出奇,当然是在今天之前。

  每半个月会有人寄生活费,不多不少,再打些零工就能保证够用。这的语言我并不大懂,听起来有些法语的调调,日常生活倒是能应付,但要说什么有人能谈心那自然成了奢望,不...

#飞鸟病

9月22日     星期三

  我充分感受到,我活在一个多雨星球的一个多雨国度里。前些日子家里人把我送到这,什么原因也没告诉。居住的地方是那种西式的临街公寓,房屋之间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石板路还有零星的几盏不怎么亮的路灯,一到晚上,便静得像身处在银河系某颗小行星的背面。这的秋天几乎天天下雨,弄得衣服都晾不干,连汗都不敢出,恐怕得憋出病来。

  日子平凡地出奇,当然是在今天之前。

  每半个月会有人寄生活费,不多不少,再打些零工就能保证够用。这的语言我并不大懂,听起来有些法语的调调,日常生活倒是能应付,但要说什么有人能谈心那自然成了奢望,不过转念一想要是懂了,说不定会听到那些长舌妇乱嚼的舌根。其实一个人身处异乡,抱紧自己和抓紧时间,就足以生存了。

  傍晚的时候,天还下着小雨,邻居家的小孩突然哭了起来,像是被打了,哭声像是那种没人要的野猫发出的怪叫,听的心烦意乱,关上窗户,却还是能听的一清二楚。太阳还未完全落下,我点上了油灯,提起了笔。写了两三句自以为是的感慨,听到了街道上传来的木吉他声。不紧不慢,像是把琴声揉进了雨里,在地上溅开时把湿润的音符送进每家每户。这首我听过,但认知也只是停留在有印象。

  《moonriver》,这首歌有着淡蓝色的音符

  我放下笔,推开窗,看不见那位弹吉他的人,但是琴声依旧,我从花瓶里抽出一朵白色的玫瑰。我中意这曲子,所以想送一束花。

  雨伞倒在门边,捡起后我便向楼下跑。本不抱什么希望的。

  昏暗的楼道弥漫着雨的气息,在走廊尽头,一个带着贝雷帽,套着一件驼色风衣的少年,弹着把白色的吉他。可能是弹的太入迷了吧,我走到他的跟前,懒懒地靠在墙上,把玫瑰藏在身后。

  最后一个音弹的有些急,差点搭错弦了,看得出少年有些慌乱,他注意到唯一的听众后,致我以感激而又有些羞赧的微笑。那是只有灵魂是淡蓝色的人才会露出的笑脸,和琴声一样令我心驰神往。我想我终于还是遇上了,亿万分之一的奇迹。

  我小心地把玫瑰递给他,少年郑重其事地把花插进琴袋的侧包里,小小地说了声谢谢,又把吉他抱进了怀里,目不转睛地望着我,那双眼像是山林里两处隐秘的泉眼,干净得仿若自远古降下的第一颗雨水。

  他弹了一曲《birds》

  

9月30日  星期四

  我又买了一捧玫瑰花。这是他来的第九天了,也是第九株白玫瑰了。有时天晴,有时天雨。

  天晴的时候,少年会站在街道上,时不时会望着我房间朝外的那一扇窗,我不急着下去,把椅子搬到窗台前,他望见我,笑得像心头盛开的一朵白玫瑰。周五那天我大胆地要他留下来陪我一起看星星,他没说什么,只是收敛了微笑,摇了摇头,我也只好放他走。我会在每天傍晚的时候开始打扮,要选能遮住手臂划痕的长衫,要选最具有诱惑力但又不张扬的香水,要把蓬乱的发束起来,要保持由衷的微笑。

  我开始理解张爱玲所写的在心中为一个人筑起一栋独栋别墅的想法。

  搞得像自己每天活着就为了那短暂的共处时间一样。这样不好。

  

10月3号  星期天

  在书里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传说:

  若人的伤口没有及时愈合,会飞出一只有着漂亮羽翼的飞鸟,会飞到爱人的身旁。若那人的灵魂正在消亡,那只飞鸟便是白色的,要是三十天内爱人能认出白鸟是那人的化身,灵魂就可以得到解脱,所有失去的都将全数奉还。

  要是有朝一日我也逐渐消失,那个少年会认出我吗?不会吧……

  要是他将我送的玫瑰每一支都放在精美的花瓶里,早起和入睡前都会用温柔的眼神抚摸花瓣……

  要是白鸟每天都停留在他的床边,听少年的弹唱……

  只剩几朵白玫瑰了。

  

10月7日  星期四

  我吻了他。

  家里这个周没有寄生活费来。

  今天我换成了红玫瑰,递给少年时,他把吉他放下,握住了我的双手,相当突然,力气出乎意料的大,大到把我按在墙上无法动弹。少年的脸缓缓靠近,温暖的鼻息合着甜腻的沐浴露味在那时占据了所有的所有。他的双唇抵上了我的,本以为会有少年人特有的粗糙和暴躁,但是却很缓慢,很温柔。

  他的吻像是美食周刊上推荐的香草味布丁。

  我热情地回应,把少年拉进了房间,我关上门窗,我知道这种美好一般都很脆弱,我一定得保护好,要是他破碎了,我身体的某个部分必将永久性死亡。我和他抱在一起,像两个新生的孩子,不具备身份,不具备个性,只是不断探索探索和探索,渴求从对方的身体找回自己失去的什么。

  少年的身体很瘦弱,背部白皙而光滑,小腹平缓而紧致,像是哪位石匠在石英里找出的一尊雕塑。

  并不是太激烈,而像是在反复确认。

  事后我去买了两瓶啤酒,坐在床边,我说把窗户打开一起看月亮,而少年弹起《bluemoon》

  睡前我又吻了他,少年背着吉他跟我道别

  我记得半夜的时候醒过一次,窗台上好像飞进一只鸟

  

10月15日  

  我在想他是不是生病了,那一晚之后,少年再也没有来过。

  我的药量增大了。

  下雨天的时候,附近广场上的鸟会飞到这边来,有一只白鸟会在下午些停在我的窗台上,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立在花瓶旁。

  会不会是少年的化身?

  我希望是,同时也希望不是。

  

  10月18日 

  我的信寄出去已经有近半个月了,仍是一点回声都没有。

  最近在房间里总是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所有角落都检查过了,没有什么死耗子或者是死掉的别的什么活物。

  今天该做些什么?

  到吃药的点了

  

10月21日  星期四

  少年恐怕是不回来了,窗边的那只白鸟倒是每天都飞来,我会时不时喂些面包渣。那鸟像是对玫瑰很感兴趣。

  是我太主动了?还是说跟一个异乡人做那种事情很屈辱?我了解他么?

  我只知道他会弹一手吉他,只知道他喜欢雨天,只知道他的下巴比较敏感,他的灵魂或许不是什么淡蓝色的……

  这几天像是什么都失去了本来的意义,打工时认真打工,洗澡时认真洗澡,睡觉时认真睡觉。

  每个人 都渴望 一个一转身就可以归去的地方,而我恐怕只剩下不安了。

  

11月1日

  白鸟来是不是快一个月了?

  也就意味着少年消失了一个月了。

  玫瑰花早就枯萎了,变成了一团肮脏的泥黑色,懒得处理。

  今天楼下走过了一个穿沙色风衣的男人,叼着根烟,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束玫瑰花,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男人在街上徘徊着,过一会又像是突然消失一样。

  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女人在我家窗台上,把花的花瓣全部扯掉,一把散在了窗外,令我联想到了雨,一场零落的雨。

  

11月6日

  一觉醒来的时候,左手手臂上有烟头摁出的伤口,我记得没人来过,况且我也不抽烟。

  白鸟还没有消失,少年也还没有出现。

  我受不了了,我觉得我的身体像是少了一部分。

  我开始听到了楼下的吉他声,我不想下去,谁让他煎熬我。我保不齐某天……

  

11月9日

  今天白鸟没有飞来呢。

  走楼梯好慢哦,明明吉他声都听到了。

  伤口还没结疤,我是不是也会变鸟呢?

  我想飞去有他的地方

  窗户开着

  

  

  

  

木鱼玖

我的房间里有一只鬼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

每次临睡前总是有有一个虚晃的人影站在床边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精神压力太大了

但无论我吃多少药都没有用

我想我一定是遇见鬼了

我从小身体就虚

小时候太太就让我把绑着红绳的核桃系在手上,不准摘下来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搬了新家,核桃丢了,又为了一点小钱租了一个风水不好的房子

而那个鬼最近不知道在干什么,半夜总是发出奇怪的声音

是时候去找道士了,不然真的要葬命于此了

我掏出身上仅有的一把钱去找了道士

道士给了我一张黄符,叫我看准时机贴到鬼的身上

当天晚上,那只鬼果然又出现了,而且似乎离我越来越近

当她花白的头发触到我的脸时,我连忙把黄符贴到了她身上...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

每次临睡前总是有有一个虚晃的人影站在床边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精神压力太大了

但无论我吃多少药都没有用

我想我一定是遇见鬼了

我从小身体就虚

小时候太太就让我把绑着红绳的核桃系在手上,不准摘下来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搬了新家,核桃丢了,又为了一点小钱租了一个风水不好的房子

而那个鬼最近不知道在干什么,半夜总是发出奇怪的声音

是时候去找道士了,不然真的要葬命于此了

我掏出身上仅有的一把钱去找了道士

道士给了我一张黄符,叫我看准时机贴到鬼的身上

当天晚上,那只鬼果然又出现了,而且似乎离我越来越近

当她花白的头发触到我的脸时,我连忙把黄符贴到了她身上

刺目的黄光伴着尖叫声,我一瞬间看清了鬼的脸

“太…太?”

鬼连忙捂住脸,不一会又放下

“太太!”

太太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但我隐约看见她手上拿着什么

【是绑着红绳的核桃。】

“曾孙啊,你也不小心点,都说了你身子虚,招鬼,周围好多鬼盯着你呢!要不是我在这压着啊,指不定哪天就……不过现在不要紧啦,核桃一定要带着啊。”

太太的声音虚无缥缈,好似风中残烛。

我拼命撕扯那黄符,但它实在烫的无法触碰,烫破了我的手,我的心“太太,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咆哮着,嘶吼着“太太……太太你别走!”

太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但她用长满茧子的手摸了摸我的头,我隐约听到了几个字

“孩子,不怪你。”

“太太烧过一次了,再烧一次也没什么。”

再烧一次,就魂飞烟灭了。

太太慈祥地笑着,房间里满是金光,映在太太的眼中,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美丽“这真是太太见过最漂亮的风景了。”说完这句话,太太哭了

我努力扑向太太

【让我再抱你一下】

还没等我扑过去,太太就随风飘散了

只有怀中的核桃残留着温度

我的房间里再也没有鬼了

(虽然说只是一篇脑洞,但是太太,我好想你啊。)

木鱼玖

肉体留于真实,灵魂投身黑暗

      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瞪着充血的眼睛,眨也不眨

      “或许……你需要休息。”我提醒他

      “不。”他摇摇头“我不能闭眼。”

      “为什么?这样你会受不住的。”

      “你不知道。”他再次否认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也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

      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瞪着充血的眼睛,眨也不眨

      “或许……你需要休息。”我提醒他

      “不。”他摇摇头“我不能闭眼。”

      “为什么?这样你会受不住的。”

      “你不知道。”他再次否认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也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

      “闭上眼后,就是另一个世界。”

      “怎么说?这没有科学依据。”我开始对此感兴趣

      “不,和那个无关,是感觉,直觉,这是上帝的惩罚,恶鬼的折磨。”

      深吸一口气后,他开始阐述他的观点“眼球是灵魂的贮藏地,眼皮是牢门,闭上眼,也就将你的灵魂放逐于黑暗中,囚禁于牢笼中,这就是‘另一个世界’”

      我闭上眼感受了一下“但我并没有掉入‘另一个世界’啊,我都听得见你讲话,周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肉体留于真实,灵魂投身荒野。”他似乎开始急躁起来“闭上眼后,你的灵魂游荡于黑暗中,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你,撕扯你,众神会对你犯下的罪过进行审判,他们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蔑视你,给你的灵魂留下深深的,无法抹灭的烙印。”

      “但这样一来,你会死。”

      “我宁愿死也不要这样!”

      “难道你死了之后,不会永久地闭上眼睛吗?我是说,永陷黑暗。”

      他僵住了,开始疯狂起来,几个护士把他拖了回去,他的眼神,比他所恐惧的还黑暗。

      我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一切不过是由心而生罢了,哪有什么众神,监视你的,审判你的,一直是那一颗战栗的心罢了。

木鱼玖

消失的信

今年,人们可以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

朋友们如愿以偿地收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寄回来的信

我无时无刻不在写信

“你在吗,最近过得好吗?”

“为什么不回答我?”

“可以告诉我我的未来怎么样吗?”

“我说过的大话,实现了吗?”

“有好好照料大黄吗?”

但……

我没有收到回信

我到处打听原因

毕竟过了这一年,就再也没有机会寄信了

终于,在五年后,我找到了和我同病相怜的人

很可惜,他死了

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我不再去寻找原因了

再过五年,我的家门前会堆满信

但我无缘寄回去了。

今年,人们可以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

朋友们如愿以偿地收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寄回来的信

我无时无刻不在写信

“你在吗,最近过得好吗?”

“为什么不回答我?”

“可以告诉我我的未来怎么样吗?”

“我说过的大话,实现了吗?”

“有好好照料大黄吗?”

但……

我没有收到回信

我到处打听原因

毕竟过了这一年,就再也没有机会寄信了

终于,在五年后,我找到了和我同病相怜的人

很可惜,他死了

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我不再去寻找原因了

再过五年,我的家门前会堆满信

但我无缘寄回去了。

木鱼玖

神明

      能够践踏在脚下的,叫做畜牲

      高高在上而遥不可及的,叫做神明

      畜牲对我们的恐惧,正如我们对神明的恐惧

      看到那颤抖着的弱小者了吗?

      你所欺凌的,正和你一样啊

      可笑吗?疯狂吗?

    ...

      能够践踏在脚下的,叫做畜牲

      高高在上而遥不可及的,叫做神明

      畜牲对我们的恐惧,正如我们对神明的恐惧

      看到那颤抖着的弱小者了吗?

      你所欺凌的,正和你一样啊

      可笑吗?疯狂吗?

      不管用多么高大上的形容词

      人的本质始终是欺软怕硬

      当你在嘲笑着弱小者时

      你的笑声有没有和神明的重叠在一起呢?

      记得他说过的话吗?

      “恐惧造就神明。”

提灯落笔看山河。
我行走于天地之间,风帆扬起高歌...

我行走于天地之间,风帆扬起高歌。
天地之间没有尽头,镜子倒映出渐密的鲸云。
蔚蓝中蕴藏的是霜银的秘宝。
若天使拨动蚕丝琴弦,生命的礼赞就此奏响。
我行走于天地之间,脚踏无垠浩海。

是虾虾插画的印象摸鱼。 @爱吃鱿鱼的南美大虾

我行走于天地之间,风帆扬起高歌。
天地之间没有尽头,镜子倒映出渐密的鲸云。
蔚蓝中蕴藏的是霜银的秘宝。
若天使拨动蚕丝琴弦,生命的礼赞就此奏响。
我行走于天地之间,脚踏无垠浩海。

是虾虾插画的印象摸鱼。 @爱吃鱿鱼的南美大虾

木鱼玖

专属

我的身边只有我的男友了

父母去世,朋友分道扬镳

但男友的不离不弃,让我万分感动

那天男友在洗澡时

我看到他的桌子上有一个形状奇异的本子

像极了……心脏?

翻开本子,我看了看

原来是日记本啊

好像许多都和我有关呢

我真开心

但本子被风吹到了最后一页

“这是什么!”

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我把你的朋友都支走了,是这样的,那群人太烦人了!”

“这两个老不死的,不知好歹,居然敢阻止我?!杀掉!全部杀掉!”

“这样……你就是我的专属了……亲爱的,不要离开我了,再离开我的话,就把你做成布娃娃,永远陪在我身边吧。”

我战栗着,惊恐地回头,洗手间半透明的玻璃上,出现了男友狰狞...

我的身边只有我的男友了

父母去世,朋友分道扬镳

但男友的不离不弃,让我万分感动

那天男友在洗澡时

我看到他的桌子上有一个形状奇异的本子

像极了……心脏?

翻开本子,我看了看

原来是日记本啊

好像许多都和我有关呢

我真开心

但本子被风吹到了最后一页

“这是什么!”

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我把你的朋友都支走了,是这样的,那群人太烦人了!”

“这两个老不死的,不知好歹,居然敢阻止我?!杀掉!全部杀掉!”

“这样……你就是我的专属了……亲爱的,不要离开我了,再离开我的话,就把你做成布娃娃,永远陪在我身边吧。”

我战栗着,惊恐地回头,洗手间半透明的玻璃上,出现了男友狰狞的笑脸,那笑容,诡异的像是要把我拖进地狱。

他确实把我拖进地狱了。

           ……——————————……

如何?我是不是很高产,这里附上前后日记内容

A1:今天遇见你了,啊,好巧,我好开心。

B1:九点,xx酒店,旁边的小店,我会准时的。

A2:你最近心情很不好,我真为你担心。

B2:怎么了?有我还不够吗?只能有我!

……

木鱼玖

蝴蝶效应

我犯了一个错,无法弥补

它说可以帮我回到过去

于是我无数次回到过去

疯了一般想要修改历史

终于,我成功了

他笑着和我走在一起

“等等,以前,这里是这个样子吗?”

并不是这样的啊

我抬头问他

他没回答我,消失了

所有的一切,消失了

我眼前浮现许多世界

平行世界

原来一切只是虚幻,只是徒劳

我颤抖着举起刀,看着这些世界

如果没有开始,那便没有结果

站在我身前的,熟悉的少女恐惧的看着我

“抱歉。”泪水悄然而下“死亡可以抹杀一切可能性。”

我犯了一个错,无法弥补

它说可以帮我回到过去

于是我无数次回到过去

疯了一般想要修改历史

终于,我成功了

他笑着和我走在一起

“等等,以前,这里是这个样子吗?”

并不是这样的啊

我抬头问他

他没回答我,消失了

所有的一切,消失了

我眼前浮现许多世界

平行世界

原来一切只是虚幻,只是徒劳

我颤抖着举起刀,看着这些世界

如果没有开始,那便没有结果

站在我身前的,熟悉的少女恐惧的看着我

“抱歉。”泪水悄然而下“死亡可以抹杀一切可能性。”

木鱼玖

真的只是记性不好吗?

这不是我的记忆,我从来没干过

我怎么不记得?

有这回事吗?

“你记性真差。”

朋友和我说

是啊

我记性真差

真的只是记性差吗?

我们应该都经历过

说是曼德拉效应

这就要和我经常写的平行世界扯到一起

除了平行世界切换所产生的差错

还有一种可能

是否是大脑欺骗了我们

是否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是否有一双手在无形中牵扯我们

逼迫我们行驶在“正常”的,它所要的轨迹上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是大脑欺骗我们

大脑为什么要欺骗我们

是我们操纵大脑

还是大脑操纵我们

因为什么操纵我们

我对大脑提出怀疑的时候写这篇文章大脑为什么没有制止我

如果是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这不是我的记忆,我从来没干过

我怎么不记得?

有这回事吗?

“你记性真差。”

朋友和我说

是啊

我记性真差

真的只是记性差吗?

我们应该都经历过

说是曼德拉效应

这就要和我经常写的平行世界扯到一起

除了平行世界切换所产生的差错

还有一种可能

是否是大脑欺骗了我们

是否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是否有一双手在无形中牵扯我们

逼迫我们行驶在“正常”的,它所要的轨迹上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是大脑欺骗我们

大脑为什么要欺骗我们

是我们操纵大脑

还是大脑操纵我们

因为什么操纵我们

我对大脑提出怀疑的时候写这篇文章大脑为什么没有制止我

如果是有人在修改我们的记忆

那我们是否生活在虚拟世界,游戏世界

我们是NPC,任意被人修改

而意识到自己身处游戏世界的我们

又会不会被抛弃,或是其他

那不妨再提一个猜想

在我们被“打造”出来之后,大脑异常发达

于是我们意识到不对劲

大脑便开始欺骗我们

游戏人员开始修改我们

那为什么我现在还会打出这篇文章

无非是游戏人员放弃我们了

最后

如果我们的记忆是假的

我们不会记得自己已经死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