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角色

29337浏览    5396参与
子沐

同舟43

  云萍的地下赌场,是常年开着的。一楼是正常的赌场,孟瑶到时,闪身避过了一个揪着自己丈夫耳朵骂骂咧咧离去的妇人。有烟雾通过窗子,飘到地面上去。

  二楼情况则不一样。

  所有云梦的黑手,会时不时在这里聚集,为剐蹭地盘的事“讨论”一下。

  二楼最左边的房间,一向是他们聚集的地方。

  他们今天一定会聚集的,因为云梦最大的情报头子,死了。

  这不是件小事,云梦难得中立的无用书生的脑子,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一笔财富。

  有人坏了规矩杀了他,便必得承受接下来的恶果。

  房间摆着些水果,可没有人动;桌子上放着些茶水白酒,也没有人碰。他们都是老江湖了,自然不会像刚出茅...

  云萍的地下赌场,是常年开着的。一楼是正常的赌场,孟瑶到时,闪身避过了一个揪着自己丈夫耳朵骂骂咧咧离去的妇人。有烟雾通过窗子,飘到地面上去。

  二楼情况则不一样。

  所有云梦的黑手,会时不时在这里聚集,为剐蹭地盘的事“讨论”一下。

  二楼最左边的房间,一向是他们聚集的地方。

  他们今天一定会聚集的,因为云梦最大的情报头子,死了。

  这不是件小事,云梦难得中立的无用书生的脑子,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一笔财富。

  有人坏了规矩杀了他,便必得承受接下来的恶果。

  房间摆着些水果,可没有人动;桌子上放着些茶水白酒,也没有人碰。他们都是老江湖了,自然不会像刚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一样掉以轻心。

  此刻,房间里长得最好看的的男子轻摇着扇子挡住自己的半张脸,笑着对坐在最上座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傅爷,无用死了,您,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

  那中年男子眼神阴鸷,带着些刻痕的脸面无表情地看了那人一眼,袖中有一道蓝色活物一闪而过。“人,死在自己家里,那块地方,确实是我管着的。”他慢慢捻着手中的两颗铁珠,承认道:“但是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用,还是找人重要。”他声音阴毒地如同一条蛇,仿佛下一刻便会变脸咬人一口。

  那玉面男子慢慢放下手中的扇子,被他挡住的那半脸慢慢露在烛火中。

  一道,两道,三道……数不清的刀伤毁了那张让人惊叹的脸。

  一半玉面,一半鬼面。

  他笑着时,便仿佛修罗压倒人性,让人平白升起一股寒意。

  他正要说话,旁边长着一张马脸的人,看了看两边,浑浊的小眼睛在眼眶里转了转,正想要说话的时候。

  房门被一脚踹开了。

  众人转头望去,见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大概是某富贵人家的小公子,穿着明黄色的对襟衣袍,举手投足间颇有些贵气。

  真是难让人对他产生什么防备之心。

  那半面人重新举起了扇子,带着些笑意的声音从扇子后传来:“傅爷,我们来你这里,看重的就是安全。看样子,你这里防备也稀松啊。”

  “外面的奴才干什么吃的?”站在傅爷的赌场老板便立刻出声斥道。

  那小公子带着丝有些甜腻的笑:“你不必训斥他们,我不过看他们有些累,让他们好好睡一觉罢了。”

  “小子,你是来砸场子的吗?”坐在左边第三位的壮汉,把手中提着的虎口大刀往地上一放,整个屋子似乎便也跟着颤了一颤。

  再看屋里众人,含笑看不出深浅的有之,面无表情的有之,眼神阴辣的有之。可谓是十人百面。

  那少年慢慢笑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到房间里的一个空位子欲坐。

  旁边那人一斧子把那椅子从中间劈开了。见少年望过去,带着些倨傲说:“双斧李幹。这可不是你能坐的地方。”

  “小子,你敢来这里,算是有几分胆子,老刘我欣赏有胆子的人。不过,像你这种毛头小子,耍花招进来的䁆臢玩意儿,拿你祭老子的刀,老子都嫌脏!”对面的那个人,手中半个武器的影子都不见,却往地上呿了口老痰,鄙夷道。

  那少年便敛了笑意,随手拍向一旁的金丝楠木桌,桌子自中间应声而碎。

  他在变了脸色的众人的目光中甩了甩手,绽开一个笑来:“我的名字,想必各位应有耳闻,在下孟瑶。或者说,金光瑶。”

  “前仙督?”中间的傅爷阴冷的目光终于看了过来。

  “呵,听说仙督确实以少年之身重新活了过来,不过……你仅凭这一点就让我们自己的身份,是不是有点……?”那半面人甩了一下扇子,笑着说道:“而且仙督可还欠我们一个人情呢。当日聂家家主以万金悬赏其项上人头,若非我们知会了各位弟兄,恐怕你今日,也不能站在这里胡说八道了。”

  孟瑶笑了起来:“当年的老人几乎都已不在了,不过好在还留了一个。傅爷,你应该记得,你那条命,可还是我和无用保下的。”

  “你见过无用了。”傅爷继续转着手中的两枚铁球,面无表情:“是你杀了他。”

  “也许吧,若我不见他,他大概还会苟延残喘几年,”孟瑶带着些怅然,少顷神色恢复如初:“你放了我一马,你也知道,我孟瑶向来有恩必报,这不来还你这份情了吗?”

  傅爷手中转动的铁珠停了下来,他思索了一会儿,对那身边站着的奴才一抬手:“去,给孟公子搬把椅子来。”

  孟瑶抬了抬眼,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你变得不少。”他看向傅爷,有些伤感的说。

  傅爷把手中的铁球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阴毒的目光带了些冷意:“没有你多。你也不必感谢我,不掺和仙门的事,一直都是道上的规矩。”

  孟瑶知道他在提醒自己别拿仙门的事来说事。

  “要说什么,就快说吧。”傅爷取过手边的茶,喝了一口,看上去倒还有些仙门的影子。

  “我来,是为了云萍。”孟瑶低声说道。

  接着,他把聂怀桑的手段一一剖析给他们听。

  那没有刀的老刘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其他人,又看了看说话文绉绉的孟瑶,那嘴里吐出来的东西一个字他都听不懂。终于在孟瑶开始讲囚牛月琴的时候打断了他。

  “孟……孟瑶是吧,按理说你和无用是旧识,你杀了他的事连傅爷都不计较了,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可是你聋了吗?没听见傅爷的话是不?我们道上的这些散修,真是没法管你们这些大家族的事。你啊,哪来的滚哪去!”他一挥手,三把小刀凭空出现在桌子上,插入的力度都是一样的。

  孟瑶笑着叹了口气,他说道:“当日我有心试一下囚牛月琴的极限。囚牛这个点,反应在世间百虫。那么月琴这个点呢?我便不杀尽虫子,留了只在树边角落里,故意透露出我要来云梦的消息,与另外两人分开行动。果然那两人办完我所交代的事后,在回去的路上被刺杀了。所以,月琴恐怕是能让百虫成为聂怀桑的耳朵。”

  “金家管辖之地的情况,我相信你们应该已经通过各种路子收到消息了。你觉得如果聂怀桑最终要攻击云梦,你们能怎么办?更何况,一举一动被人监视的滋味,好受吗?”他带着些残忍的笑意,细细向那人道来。

  那半面人却又是笑着道:“仅凭你一面之辞……”说话的力度,却是软了下来。

  孟瑶收回了目光,知道这里坐着的人至少已信了八成。便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向傅爷说道:“这两枚铁珠是上谷那地产的吧,傅爷,你啊,可得小心着点。”

  蛇一样的笑在傅爷脸上一闪而过,他哑着嗓子,低声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你最好别来教我。”

  孟瑶点到为止,看向这间屋子里千奇百怪的十个人,知道自己来的目的,已经几乎完全达到了。

  

  

  

  PS:上谷:今河北保定。

  

  一些细节:铁珠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而且是个费力的小物件,除非特意嘱咐,一般不会有人给带。这样的铁珠能从上谷却能到云梦,说明傅爷有联系道上其他地方的门路。孟瑶通过这次行动,可以联系一大片各地暗处的力量。虽然未必受他控制,但是可以给那些人提个醒,达到保护其他地方的目的,同时给一帆风顺的聂怀桑,添点堵。

  孟瑶现在不断的在寻找破死局的办法,所以一点变量都不放过。

感觉自己今天古龙附体@_@啊啊啊
  

  

  

  感谢@张子衿  @取名字好难  @谁家的小可爱  的打赏♥大家真是破费了QAQ

  

  

  

  

 

  

  

Leu子

这是听了一首叫yellow的歌之后画出来的东西...
那个叫yellow的歌真的好好听!
(人物来自文学社 画面有参照歌词...)

这是听了一首叫yellow的歌之后画出来的东西...
那个叫yellow的歌真的好好听!
(人物来自文学社 画面有参照歌词...)

锦雀

尹道远轻声说。

“不是胃疼,是烧得慌。今天酒喝多了有些上头,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不是胃疼,是烧得慌。今天酒喝多了有些上头,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子沐

同舟42

  不净世内,聂怀桑头靠在月琴上,眼神竟是极致的温柔。他轻轻拨了拨琴弦,了然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金凌果然是三哥的逆鳞。”他抬头带着一丝残余的温情,看向屋里另外一个人:“你这样跑出来,不担心你兄长怀疑吗?”

  “少废话,”那人的脸躲在黑影里,声音带着些狠毒:“你要我做什么?”

  “云梦是个极美的地方,就让三哥叶落归根吧。”聂怀桑闭上眼睛,微微叹惋道,“二哥那么喜爱三哥,若是三哥不小心出了事,想必二哥也难独活吧?”他微微笑着,轻轻拨了一下琴弦。

  黑影滞了一会儿,回道:“你该知道,我不杀君子。”

  琴弦“吱呀”,发出了刺耳的一声。聂怀桑收了手,有些可惜地道:“,这琴,竟也有自己的脾气...

  不净世内,聂怀桑头靠在月琴上,眼神竟是极致的温柔。他轻轻拨了拨琴弦,了然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金凌果然是三哥的逆鳞。”他抬头带着一丝残余的温情,看向屋里另外一个人:“你这样跑出来,不担心你兄长怀疑吗?”

  “少废话,”那人的脸躲在黑影里,声音带着些狠毒:“你要我做什么?”

  “云梦是个极美的地方,就让三哥叶落归根吧。”聂怀桑闭上眼睛,微微叹惋道,“二哥那么喜爱三哥,若是三哥不小心出了事,想必二哥也难独活吧?”他微微笑着,轻轻拨了一下琴弦。

  黑影滞了一会儿,回道:“你该知道,我不杀君子。”

  琴弦“吱呀”,发出了刺耳的一声。聂怀桑收了手,有些可惜地道:“,这琴,竟也有自己的脾气。罢了罢了,由得它去吧。”

  他手指缓缓拂上琴弦,弹起一支曲子来。永恒不变的调子,是少女对爱人满怀的思念。

  那黑影无声地退了出去。黑暗把不净世和聂家家主一齐吞没了。

  却说孟瑶,此刻确实正在云梦。他着一身黑袍,帽檐压的极低,坐在云萍镇上的酒楼里,吃着旧年的笋尖,听着书。

  直到云萍傍晚晚霞照在泊头,最后一个客人也离开。说书人看着迟迟不肯走的最后一个人,客气地拱了拱手:“客官,今个小店打烊了,您要是还想听折新的,那就明天早点来,我呀,给您说点不一样的。”他用云梦的调子,软糯中带些戏谑。

  那人没有离开,在晚霞中抬起头来,一双世间难得的眼睛看着说书人,轻声启唇道:“云梦莲开绽云萍。”

  说书人脸色便是一变,低声接句:“君眠旧柳我眠星。原来是道上的人。老板在后头,您随我来。”

  两人转过屏风,小小的酒楼后院果然别有洞天。所有的假山一水的用金子打了,摆在本来不该在的地方。

  孟瑶遮了遮晚霞照在金子上的光,对那人再次产生一种无话可说的感情。

  走过九座金山,眼前忽然出现一间屋子。门上的红漆掉了,却也不肯刷一下,那屋檐角上蹲坐着的嘲风和屋背两旁卷尾的鸱吻都被磨去了大半,可也不见修缮一下。

  那说书人送至此处,微微躬身告退,转身出了去。

  孟瑶看着眼前略有些熟悉的地方,叹了口气,推开了门。

  一个穿着白衣,瘦骨嶙峋的老年人正站在一进门便可看到的山水画像前,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赏着画。

  “你答出诗来,要问什么?我可为你解答。”听见有人进来,他并不回头,只是有些寡淡的问道。

  “无用书生,老朋友前来,怎么,也不肯赏脸看一看吗?”孟瑶看着他的老相,颇有些伤感。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原来他离开云萍,已经这么久了。久到过去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现在这幅垂老之相。

  那人滞了一下,回头看向他:“老朋友,你吗?”他微微笑了起来,居然有几分少年人的样子。

  “孟瑶,早些年你离开云梦,我告诉过你,你此生有命无果,你不听我的。如今,还回来做什么呢?”他甩了下衣袖,平静说道。那双眼睛,居然是瞎的。

  “若要见到你,便必得咏那句诗,诗不曾更改;用金山设下奇门阵法,却连自己住的房子也不加修缮;明明双目皆盲,却仍要赏画。这么多年,你倒是一点也没变。”孟瑶不接他的诘问,只是带着些平静的悲意细数道。

  那老人缓缓回了身,再次看向那副山水画。

  “这是我妻子画的,”他突然开口,平静说道:“她绣好了嫁衣,带着无限的欢喜想要嫁给我,把我们去过的山水怀着羞意谱成画。可是我却在成亲之前,双目皆盲。”

  “你说,这是不是天意?”他看着那副画,仿佛又看到那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女子,笑意盈盈地站在他面前,唤他一声“孔郎”,又看到鲜红色的血细细密密地布满了整条小道。

  明媒正娶为妻,私相授受为妾。

  他该知道结局。

  孟瑶沉默了许久,才颤着声音问道:“无用,你还能活多久?”

  无用书生“嗬嗬”地笑了起来:“你要问什么,快问吧。”他无神的眼里居然闪过一丝亮光,整个人也似乎有了精气神。

  孟瑶看着他,半晌,开口道:“许家在那里?”

  “邯郸。”他好像长出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几步,跌在掉了色,用线绑住断腿的红木椅上。

  “你从来念旧。”孟瑶伤感地看着他。

  那个老人从喉咙里发出痰的咕噜声,强撑着回道:“你也是。”

  就像当日阳光明媚,孔雀飞信誓旦旦的对孟瑶说:“我就在这里,等我把这世间所有的书都读明白了。你的疑问,我就都能解答。”

  少年意气风发的脸庞,定格在老木椅上垂下的白发上。

  “云梦莲开绽云萍,君眠旧柳我眠星。这次,是再也不见了,雀飞。”孟瑶轻轻地退门出去。

  他的友人,自从双目失明,便再也没有叫过一次,自己的名字。

  夜要来了,孟瑶笑了起来。

  “恭喜你,雀飞,你可以去找她了。”

  “她一定在等着,等你为她掀开未来得及掀开的盖头。等你用九座金山让她永远离不开你。”

  孟瑶走出九座金山,站在关了门的酒楼前。他知道,明天起,这座酒楼再也不会开门。

  无用书生用一生的无用,还了一句少年的戏言,还了一腔多余的义气。

  邯郸,许家。可惜他没法立刻上路。不过,好在是许家。

  孟瑶深吸了一口气,维持着周身微不可见的妖气。

  今夜,一颗星星,都没有出来,真是可惜。

  早点睡吧,明天,和云萍的黑手,还有的磨呢。他伸展了一下身骨,把眼角的泪,缓缓抹了去。

  

  

  

  

  

  


铭
搬自己的老图 是无敌风骚(?!...

搬自己的老图

是无敌风骚(?!)的崽!

搬自己的老图

是无敌风骚(?!)的崽!

墨纸墨纸
假期产物 3 - 乌鸦 还没画...

假期产物 3 - 乌鸦

还没画完哎

假期产物 3 - 乌鸦

还没画完哎

发发霖

继续po(是存货)

继续po(是存货)

冬雪

文豪野犬 同人(一)谁也不知道同人文里会不会出现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一个超大的脑洞(也许我的脑子已经飞走)

☆内含原创角色

★对儿子中岛敦的爱已经使我走火入魔

☆中岛敦=我儿子,原创角色=我女儿,原创角
    色=敦妹妹,没毛病ヽ(゚∀゚)ノ

★标题与正文没多大关系(但有很小的关系)

☆主cp为双黑与新双黑

★文笔不好致歉

☆第一段是原创角色的视角。

★开始↓↓↓

1.

我叫千城夏希,原姓中岛,今年十七岁,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有法律关系的姐姐千城小姐和一个没法律关系但有血缘关系的生父中岛先生,是横滨市港口黑手党的成员。

因为持有强大的异能“万里寒”所以直接被首领提为候补干部,有很大希望接替已故的上任干部A...

★一个超大的脑洞(也许我的脑子已经飞走)

☆内含原创角色

★对儿子中岛敦的爱已经使我走火入魔

☆中岛敦=我儿子,原创角色=我女儿,原创角
    色=敦妹妹,没毛病ヽ(゚∀゚)ノ

★标题与正文没多大关系(但有很小的关系)

☆主cp为双黑与新双黑

★文笔不好致歉

☆第一段是原创角色的视角。

★开始↓↓↓


1.

我叫千城夏希,原姓中岛,今年十七岁,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有法律关系的姐姐千城小姐和一个没法律关系但有血缘关系的生父中岛先生,是横滨市港口黑手党的成员。

因为持有强大的异能“万里寒”所以直接被首领提为候补干部,有很大希望接替已故的上任干部A的职位。

因为异能十分稳定,暂时没有发失控过,所以我的家人们都不知道我是异能者,以及加入港口黑手党的事。

另外,我还有横滨市的横滨中学就读高二。

以上,就是我目前的全部介绍。

2.(悄咪咪转了第三人称视角)

中原中也是个对后辈非常友善的前辈,得知新人是初到横滨后就立刻向首领提出请假要带新人出去玩转横滨。

首领拒绝了,并把小姑娘扔给了尾崎红叶。

“别以为我不知道中也君打的什么主意,现在内部忙着呢,给我乖乖待着干活(不要老是想着出去找太宰君,反正你斗不过他的)。”森鸥外如是说,小括号则是森鸥外差点说出口的心里话。

为了小干部的尊严,他最终还是没把心里话给说出来。


3.

失去小镜花的红叶大姐开始全心全意饲养新女儿(?)千城夏希,具体表现为把千城夏希的宿舍安排在自己家里给千城夏希换各种各样的小裙子以及翘班接千城夏希上下学。

千城夏希来到横滨的第一个周末,我们的红叶大姐一大早就到森鸥外那里请了假带着女儿(?)玩转横滨。

当然她只是说了一声就带着千城夏希走人了。


4.

然后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的千城夏希就被武装侦探社的中岛敦撞上了。

手机里老友的那一句“中岛?怎么了?”也一字不落地被某人虎给听到了。

经过人虎一系列其实千城夏希根本听不懂的话后,千城夏希给生父中岛先生打了个电话。

然后某人虎经过一系列暴躁通话并了解身世真相后(别问我,真相我也不知道),在不承认父亲的的前提下收获了一只妹妹。

然后开开心心地回侦探社了。

真是完美的一个周末。


5.

千城夏希是一个单纯的女孩。

比如她至今都认为前干部太宰治和现干部中原中也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比如她至今认为芥川龙之介的工资卡会在中岛敦手里是因为芥川龙之介被中岛敦打败了(某种意义上来讲这话没毛病)。

总之她是港口黑手党中,目前唯一一个不参与任何cp任何cp论坛的女性了。

(也许再过两个月就说不准了。)


6.

千城夏希到横滨的第一个新年,以中原中也为领队,芥川龙之介为队员,三人一起出去逛街。

好巧不巧,遇到了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中岛敦和泉镜花。

场面一度寂静。

“晚上好,新年快乐……?”千城夏希犹豫几分,最后还是向便宜哥哥中岛敦打了个招呼。

太宰治一把推开正打算说话的中岛敦,凑到了千城夏希面前:“小姑娘,新年快乐,在这美好的年夜,一起殉情吗?”

千城夏希:???

中原中也一拳头抡上去,骂道:“死青花鱼,离我黑手党的小姑娘远点!”

然后,两人打着打着就没影了。

千城夏希:?!!


7.

场面二度寂静。

安静了好一会,千城夏希才开口打破寂静:“芥川前辈,那位是……前干部太宰治?”

“是的!太宰桑一直是我的憧憬,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得到他的承认巴拉巴拉……”一提到太宰治,芥川龙之介瞬间有的精神,巴拉巴拉说个不听。

芥川前辈,ooc了哦。

千城夏希面无表情。

8.

来到横滨半年了,在新年这天,终于见到传奇人物太宰治的千城夏希得出了一个结论——

前干部太宰治,有毒。

——————————————————————

今天也是脑洞太大脑子飞走的一天ヽ(゚∀゚)ノ

哒宰请跟我殉情!

也许,可能,大概,应该,会有后续?(反正没人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