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诗歌

4436浏览    326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7 11:21
佟年

下一个冬日

【下一个冬日】

如果在下一个冬日
我注定要离开
我一定轻声把这个秘密
向夏天的十二朵雨云诉说
然后在秋日里,转身
亲吻每一个在夕阳下微笑的面庞
直至冬日忽然降临
那么,用来宣告结局的第一朵雪花
一定是美的

最后,我不要用“再见”和你告别
只静静带上一张你的速写小像
即便错过了下在清晨的第一场雪
也要把它小心的嵌在
在我眼角凝结的第一颗泪珠里
那么一定,
一定在远方一个正午的转角
你的眉眼和微笑将伴着花瓣的圆舞曲
连同冰雪也一同融化

如果可以,在离开之前
就让我逐字写下这首诗的最后一行
然后再加上一声叹息
不为遗憾或恐惧
只为给一个故事划上句号

就在下一个冬日
我,离开

【下一个冬日】

如果在下一个冬日
我注定要离开
我一定轻声把这个秘密
向夏天的十二朵雨云诉说
然后在秋日里,转身
亲吻每一个在夕阳下微笑的面庞
直至冬日忽然降临
那么,用来宣告结局的第一朵雪花
一定是美的

最后,我不要用“再见”和你告别
只静静带上一张你的速写小像
即便错过了下在清晨的第一场雪
也要把它小心的嵌在
在我眼角凝结的第一颗泪珠里
那么一定,
一定在远方一个正午的转角
你的眉眼和微笑将伴着花瓣的圆舞曲
连同冰雪也一同融化

如果可以,在离开之前
就让我逐字写下这首诗的最后一行
然后再加上一声叹息
不为遗憾或恐惧
只为给一个故事划上句号

就在下一个冬日
我,离开

敢为。

《苟活》


别让我从你的眼中/

看到我的容颜/

否则,你将在我的鄙视中/

苟活一生/

只缘你活在了我的世界中/

而我的眼中/

断不会有你的影子/

那灼亮的不羁/

正是我那不苟的尊严/

活出自我的尊严


《苟活》

 

别让我从你的眼中/

看到我的容颜/

否则,你将在我的鄙视中/

苟活一生/

只缘你活在了我的世界中/

而我的眼中/

断不会有你的影子/

那灼亮的不羁/

正是我那不苟的尊严/

活出自我的尊严


敢为。
《等待》 文/敢为 姥姥说 一...

《等待》

文/敢为

姥姥说

一个人一辈子都会遇到

一个属于自己对的人

我坚信如此

等过了春夏秋冬

等过了岁月更迭

等过了青丝白发

等到了另一个世界

才明白

一直在等是因为一直在

错过

《等待》

文/敢为

姥姥说

一个人一辈子都会遇到

一个属于自己对的人

我坚信如此

等过了春夏秋冬

等过了岁月更迭

等过了青丝白发

等到了另一个世界

才明白

一直在等是因为一直在

错过

格林
《西瓜风筝节》 我希望这个世界...

《西瓜风筝节》

我希望
这个世界有三十亿个你
如果你们不感同身受
那我的余生
都在与你结识中度过
我会降生与死去三十亿次
从不可思议的潮汐
去往平息

我会爱上你三十亿次
给你三十亿个描述
从滋生接目不暇的开始

当然

我也会离开你三十亿次
送你三十亿个骑士
直到寡言接二连三的结束

《西瓜风筝节》

我希望
这个世界有三十亿个你
如果你们不感同身受
那我的余生
都在与你结识中度过
我会降生与死去三十亿次
从不可思议的潮汐
去往平息

我会爱上你三十亿次
给你三十亿个描述
从滋生接目不暇的开始

当然

我也会离开你三十亿次
送你三十亿个骑士
直到寡言接二连三的结束

不说话的撸否主

笨蛋们的三首情诗

最近参加学校的诗歌比赛,没事就瞎写了几首诗。应该说诗歌对我的文风影响特别大【笑】

写第一首时是用路路的心境,应该是自我安慰的话吧

第二首是老耶对小米的感觉。

第三首估计是老米对路路,啊,笨蛋老米大概能想出的情话就只有你真好三个字了吧。

开心QWQ最后麻烦大家告诉我最喜欢哪一首哟QWQ我大概会拿去当参赛备用的QWQ

循环

 

世界做着圆周运动


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太阳又升起


星星燃起,星星熄灭,星星又燃起


你向我走来


你离我而去


相遇

你是水里的一条...

最近参加学校的诗歌比赛,没事就瞎写了几首诗。应该说诗歌对我的文风影响特别大【笑】

写第一首时是用路路的心境,应该是自我安慰的话吧

第二首是老耶对小米的感觉。

第三首估计是老米对路路,啊,笨蛋老米大概能想出的情话就只有你真好三个字了吧。

开心QWQ最后麻烦大家告诉我最喜欢哪一首哟QWQ我大概会拿去当参赛备用的QWQ

循环

 

世界做着圆周运动

 

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太阳又升起

 

星星燃起,星星熄灭,星星又燃起

 

你向我走来

 

你离我而去

 

 

 

相遇

你是水里的一条鱼

被我钓起后

海上就有了太阳

 

三句话

我只想对你说三句话

早上好,晚上好

你真好。

 

 

 


光也

[原创]世界宁静而美好

     世界宁静而美好

我说过痛苦
我剪掉了舌头
我听过哀怨
我割掉了耳朵

我走过寒风
我切断了脚裸
我抱过温暖
我砍断了手臂

我看过流泪
我挖出了眼睛
我有过脉搏
我刺穿了心脏

世界变得宁静而美好
地上开满了曼珠沙华


     世界宁静而美好

我说过痛苦
我剪掉了舌头
我听过哀怨
我割掉了耳朵

我走过寒风
我切断了脚裸
我抱过温暖
我砍断了手臂

我看过流泪
我挖出了眼睛
我有过脉搏
我刺穿了心脏

世界变得宁静而美好
地上开满了曼珠沙华


Elthind・Saelang

吟游诗人们

我们总是对诗歌里赞扬的英雄充满敬仰和好奇
————————————————————————
你也许注意过他们。
他们坐着,或站着;靠着街角,或隐藏在路旁。
他们其貌不扬。穿着,也似乎并不时尚。深色的布料,蒙着头,或披挂身上。
他们手持着乐器——鲁特琴,或竖琴。他们吟唱着,神话传说或历史的丰功伟绩。

也许是一位让他倾慕已久的少女。他唱她的笑靥,唱她如花般的容颜,唱她翩翩洁白的玉臂,唱她荡漾在森林里的舞姿。
他心已碎。
记忆深处那只百灵鸟,那只夜莺,早已远走高飞。他责备自己,被占有的欲望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出卖了她,导致如今她离自己远去。
他不断地写着赞美她,怀念她的诗歌。他放不下,忘不掉。他甘愿将自己的后半生沉...

我们总是对诗歌里赞扬的英雄充满敬仰和好奇
————————————————————————
你也许注意过他们。
他们坐着,或站着;靠着街角,或隐藏在路旁。
他们其貌不扬。穿着,也似乎并不时尚。深色的布料,蒙着头,或披挂身上。
他们手持着乐器——鲁特琴,或竖琴。他们吟唱着,神话传说或历史的丰功伟绩。

也许是一位让他倾慕已久的少女。他唱她的笑靥,唱她如花般的容颜,唱她翩翩洁白的玉臂,唱她荡漾在森林里的舞姿。
他心已碎。
记忆深处那只百灵鸟,那只夜莺,早已远走高飞。他责备自己,被占有的欲望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出卖了她,导致如今她离自己远去。
他不断地写着赞美她,怀念她的诗歌。他放不下,忘不掉。他甘愿将自己的后半生沉浸在失去她的悲哀中。
他离开了故乡——在这里他的哀伤得不到安慰。他远游四方,处处歌唱。
他以地为床,以星光为被。
他曾穿越大河,也曾翻山越岭。
最终,他来到此地。他再一次唱起她的歌谣。
人们诧异地看着他,似乎被他的歌喉打动。一个属于远方的陌生人,为何长途跋涉来到这里。
他们驻足倾听。他们互相问询。
“那位少女,其为何名?”
“她是辛达族国王——辛格洛之女,露西恩。无人能用此世间的语言描绘她的美丽至极。”
——啊是这样。是这样。朋友们。
——我很乐意你愿意在此聆听。

那是洁白的珍珠长滩。那是光辉的城墙圣域。
梦里惊醒,挥之不去的火焰腾起,风霜寒冰,黑暗大敌,一双双愤怒的眼睛。
又怎能不想起,那巧夺天工,仿佛浸润了星光的钻石,看似纯洁无瑕,却与诅咒和背叛联系。
他挚爱的亲人们,相继逝去。他热衷于弹琴弄弦的双手,被迫举起利刃。被誓言折磨着,看到梦寐之物得到又失去。
只有他还活着。在绝望与悔恨中。
他隐姓埋名。他重拾破损的竖琴。
他天籁般的歌声,唱着悲剧和命运。
也许。也许。如果没有曾经,狂妄年轻。
但已追悔莫及。
他漫步海边。他歌唱。他追忆兄长和先王的事迹。
兄弟们都很伟大,奋勇杀敌。大哥失去右手,用左手挥剑仍无人能及。三弟是出色的猎人,他的爱犬忠诚无比。四弟性格直率暴躁,五弟善于锻造,六弟七弟酷似如一。
哪能放下?哪能忘记?
美好的经历也化为痛苦的回忆。
他的歌声悲凉,如泣。
人们驻足倾听,人们互相问询。
“歌颂之人,是何人之裔?”
“那是伟大的诺多诸王和皇子们。与命运和黑暗抗争到底。”
——这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悲哀啊。
——但我仍对你的停留心怀感激。

在你看来,他们只是路边的吟游诗人而已。
有谁能料到,眼前这位衣着朴素的诗人,是著名的学者,多瑞亚斯之笛。
海边徘徊的身影,流淌着诺多王室的血脉。
谣言称他死在一个寒冷的山洞,身旁摆着断了弦的琴。
而另一个的下场无人知晓,也许去往远方和已故亲人团聚。
难道讲述悲剧的人,自己也摆脱不了孤独之旅……
亦或是,在历史中留下芳名的人,注定要被时代抛弃……
[END]

格林
《胡萝卜雨》 时光一箭击中我眉...

《胡萝卜雨》

时光一箭击中我眉心
只有我的马儿还在穷追不舍
似乎我在世界的胃里
可世界在快速变化
春夏秋冬日夜冷暖
更像世界生活在我眼里
她在嬉戏
她在永无止境
我察觉到箭尾有字
可世界的变化开始出现错误
她在变温柔
她坠入了爱河

《胡萝卜雨》

时光一箭击中我眉心
只有我的马儿还在穷追不舍
似乎我在世界的胃里
可世界在快速变化
春夏秋冬日夜冷暖
更像世界生活在我眼里
她在嬉戏
她在永无止境
我察觉到箭尾有字
可世界的变化开始出现错误
她在变温柔
她坠入了爱河

格林
《五廿》 向茶中扭打一生的糖你...

《五廿》

向茶中扭打一生的糖
你就能预支破晓
发间的结
风最终将为你梳开
刚好我就是风的起始
穿过花木林的沾衣失喜
再把泥土的郁郁寡欢
统统用于埋葬今天的我
让它替我与你重归于好
你愿意吗

《五廿》

向茶中扭打一生的糖
你就能预支破晓
发间的结
风最终将为你梳开
刚好我就是风的起始
穿过花木林的沾衣失喜
再把泥土的郁郁寡欢
统统用于埋葬今天的我
让它替我与你重归于好
你愿意吗

格林
《巧克力雨》 你说要与我玩一个...

《巧克力雨》

你说要与我玩一个游戏
对视游戏
我答应你
你把那样的光明
投入太多
我觉得非常刺眼
始终眯着眼睛
等我习惯了
你将无法逃离
就那么把你卷入风暴里
我像一个黑洞
我像一颗完美的玻璃
你不要认输
不要认为我为难你

《巧克力雨》

你说要与我玩一个游戏
对视游戏
我答应你
你把那样的光明
投入太多
我觉得非常刺眼
始终眯着眼睛
等我习惯了
你将无法逃离
就那么把你卷入风暴里
我像一个黑洞
我像一颗完美的玻璃
你不要认输
不要认为我为难你

古水

「雨的印记」
窗外,雨依旧淅沥,
屋内,泪潜藏心底,
多少次的梦中相遇,
終落入尘封的记忆 。

若不是那场不期而至的雨,
你我又怎会相遇?
在雨中,我不再孤寂,
轻柔的细雨宛若你的青丝,
抚慰我旧日的忧伤;
在雨中,我不再迷惘,
澹澹的芬芳犹如你的鼻息,
唤醒我沉睡的心灵;
在雨中,我不再踯躅,
清冽的霡霂更似你的泪滴,
洗去我年少的不羁 。

若不是这场不期而至的雨,
你我又怎会重聚?
我不敢闭上双眼,
怕这重逢的美好转瞬难觅;
我不愿遁回梦魇,
怯这久违的喜悦顷刻即逝 。
让我在雨中伫立久久,
亲吻雨丝;
當一瞬间凝固成永久,
泪如雨丝 ……

Kiss the rain--Yiruma

「雨的印记」
窗外,雨依旧淅沥,
屋内,泪潜藏心底,
多少次的梦中相遇,
終落入尘封的记忆 。

若不是那场不期而至的雨,
你我又怎会相遇?
在雨中,我不再孤寂,
轻柔的细雨宛若你的青丝,
抚慰我旧日的忧伤;
在雨中,我不再迷惘,
澹澹的芬芳犹如你的鼻息,
唤醒我沉睡的心灵;
在雨中,我不再踯躅,
清冽的霡霂更似你的泪滴,
洗去我年少的不羁 。

若不是这场不期而至的雨,
你我又怎会重聚?
我不敢闭上双眼,
怕这重逢的美好转瞬难觅;
我不愿遁回梦魇,
怯这久违的喜悦顷刻即逝 。
让我在雨中伫立久久,
亲吻雨丝;
當一瞬间凝固成永久,
泪如雨丝 ……

Kiss the rain--Yiruma

岁月折兰🌈

【折兰志·原创诗歌·楚辞】七十华诞

浩大河之莽莽兮,引汶水之苍苍。


昔碧离于朗空兮,岂华表以未央。


鸟瞰禁城巍宇兮,紫烟弥而云涌。


筚路蓝缕至兮,国曰七十载。


礼乐既了声犹鸣兮,又铿锵以赤绸。


况将步以待语兮,而嫣然笑红妆。


魂归吾以观国辰兮,时不我待而日短。


日月同辉之朝语兮,上穷碧落以撼岳。


春秋逝而年岁改兮,攀千山犹未悔。


岂无身之九死兮,敢叫山河武装。


记前人于碧洗兮,恐华夏之败绩。


何歃血以耿忠兮,乘铁衣而驰骋。


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


持赤旗以诏归兮,扬神州之威容。


凤求凰之于九天兮,高银翼以翱翔。


行伍过而国民继兮,遥见...

浩大河之莽莽兮,引汶水之苍苍。


昔碧离于朗空兮,岂华表以未央。


鸟瞰禁城巍宇兮,紫烟弥而云涌。


筚路蓝缕至兮,国曰七十载。


礼乐既了声犹鸣兮,又铿锵以赤绸。


况将步以待语兮,而嫣然笑红妆。


魂归吾以观国辰兮,时不我待而日短。


日月同辉之朝语兮,上穷碧落以撼岳。


春秋逝而年岁改兮,攀千山犹未悔。


岂无身之九死兮,敢叫山河武装。


记前人于碧洗兮,恐华夏之败绩。


何歃血以耿忠兮,乘铁衣而驰骋。


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


持赤旗以诏归兮,扬神州之威容。


凤求凰之于九天兮,高银翼以翱翔。


行伍过而国民继兮,遥见花团而锦簇。


载歌舞以讴唱兮,五十六族之开颜。


开天造地虽已逝兮,世上今人胜古人。


佩兰草兮簪秋霜,又何惧人恶言。


雄鸡一唱天下白兮,谁念幽寒坐呜呃。


今我青年视之兮,亦犹兮之视今。


三生有幸兮亲临,毕生魂牵梦萦。


碧浪长空而平川兮,我辈亦非等闲。


埋骨何须于桑梓兮,人生无处不青山。


今日任重而道远兮,明朝披荆以斩棘。

若雅

太阳·花·鸟

我很小就认识太阳

她和我共用一份餐具

睡同一张床

太阳性情暴戾

她在一个绵长的冬日

烧毁了我的屋子

于是我把她装进行李

远走他乡

很多很多年后

我来到一个绿色的客栈

我打开箱子

太阳已经变成了月亮


小时候

我每天采许多花

我把盛开的花缝在

裙摆上

太阳烤着它们

有那么一阵子 裙摆皱起眉头

花瓣流着泪挣脱奔逃

我又把花埋进土里

没有东西长出来

我的裙子瑟瑟发抖

我种下更多的花


现在想起来

我见过那么多鸟

却没有一只告诉我他的名字

他们总是和我问一声好

然后叼走一瓣

碎裂的花

他们要给孩子们缝制

最温暖的屋子

许多年后

他们的...

我很小就认识太阳

她和我共用一份餐具

睡同一张床

太阳性情暴戾

她在一个绵长的冬日

烧毁了我的屋子

于是我把她装进行李

远走他乡

很多很多年后

我来到一个绿色的客栈

我打开箱子

太阳已经变成了月亮


小时候

我每天采许多花

我把盛开的花缝在

裙摆上

太阳烤着它们

有那么一阵子 裙摆皱起眉头

花瓣流着泪挣脱奔逃

我又把花埋进土里

没有东西长出来

我的裙子瑟瑟发抖

我种下更多的花


现在想起来

我见过那么多鸟

却没有一只告诉我他的名字

他们总是和我问一声好

然后叼走一瓣

碎裂的花

他们要给孩子们缝制

最温暖的屋子

许多年后

他们的孩子一个也没有留下

小怪兽

情 文·小怪兽

情折磨着
却又贪恋着

情忘却了
却又缠上了

情甜蜜时
却又苦涩时

情为何物
也许
何物都无情

情折磨着
却又贪恋着

情忘却了
却又缠上了

情甜蜜时
却又苦涩时

情为何物
也许
何物都无情

敢为。
昨晚梦到 有人说 梦境可以算作...

昨晚梦到

有人说

梦境可以算作 另一种的治外法权



(好开心^ω^)

昨晚梦到

有人说

梦境可以算作 另一种的治外法权



(好开心^ω^)

光也

[原创] 献

    献

你曾仿佛树叶间窸窣洒落的光,
照亮失落的阴霾,唤醒我的迷茫,
引燃莫名的向往,给我以新的希望,
回忆里紧贴的胸膛,那温暖怎可能忘。

与你相逢后便有旋律涓涓流淌,
纠缠缭绕编成晶莹的爱的回廊,
直到如今仍在震响,回味悠长——
风总在梦中卷扬起花瓣洋溢芬芳。

你的眼眸里此刻有爱的泉水流荡,
甜蜜、欢喜、悔恨、焦急、苦痛、悲伤,
映现不出的一切请倾诉在我耳旁,
我知道你就要去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即是你存在的证明,你的生并非臆想,
懵懂的我为了守护,早已学会坚强。

    献

你曾仿佛树叶间窸窣洒落的光,
照亮失落的阴霾,唤醒我的迷茫,
引燃莫名的向往,给我以新的希望,
回忆里紧贴的胸膛,那温暖怎可能忘。

与你相逢后便有旋律涓涓流淌,
纠缠缭绕编成晶莹的爱的回廊,
直到如今仍在震响,回味悠长——
风总在梦中卷扬起花瓣洋溢芬芳。

你的眼眸里此刻有爱的泉水流荡,
甜蜜、欢喜、悔恨、焦急、苦痛、悲伤,
映现不出的一切请倾诉在我耳旁,
我知道你就要去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即是你存在的证明,你的生并非臆想,
懵懂的我为了守护,早已学会坚强。

竹雨诗集(原创:徐建英)

雨 的 情 人

雨 的 情 人

文:竹雨

 

 

你来自何方

是混沌伊始  是盘古之乡

还是遥远的星际

你来自何时

是光阴之前

还是时光之外

  

细细  密密

温柔  热烈

如同远古的桐木琴把歌声轻轻扬起

把柔情一点一点弹拨

我  缒城而下

把炽热的胸怀淋沥在你如冰的清凉里

深深  你把我拥入怀中

听你  起起落落的呼吸

听你  高高低低的吟唱

  

你的音符如同轻盈透亮的花瓣

悠悠  撒入心湖

漾起 ...

雨 的 情 人

文:竹雨

 

 

你来自何方

是混沌伊始  是盘古之乡

还是遥远的星际

你来自何时

是光阴之前

还是时光之外

  

细细  密密

温柔  热烈

如同远古的桐木琴把歌声轻轻扬起

把柔情一点一点弹拨

我  缒城而下

把炽热的胸怀淋沥在你如冰的清凉里

深深  你把我拥入怀中

听你  起起落落的呼吸

听你  高高低低的吟唱

  

你的音符如同轻盈透亮的花瓣

悠悠  撒入心湖

漾起  涟漪  一圈又一圈

激起湖心的鱼儿  来来回回  游弋

不想离去  不忍离去

想与你长久相依

呼吸着你湿润的气息

我才能  如花儿一样生长

沉醉在  你湿湿的怀里

  

我知道  我握不住你

你随时  都将离去

没有商量  也不作下一次  承诺

你  来了  又去了

痴痴的我

在尘世里翘首相盼

盼你下一次归来

不知你来  还是不来

 

 

风起  云来

阡陌之上  那个孤单身影

在守望  守望心的归处

无论  你来或是不来

 

原创:徐建英  2014/9/28图片:网络



 

敢为。
昨晚梦到 遇到一个陌生人 可是...

昨晚梦到

遇到一个陌生人

可是一开口  却忍不住互诉衷肠

朋友问我 为什么

我笑笑 告诉他

“或许 上辈子认识吧”

昨晚梦到

遇到一个陌生人

可是一开口  却忍不住互诉衷肠

朋友问我 为什么

我笑笑 告诉他

“或许 上辈子认识吧”

青杨

七律.海南高院女副院长被曝资产超200亿

——4天前的5月11日,在上海市召开的一场公开举报张家慧、刘远生夫妇违法行为的媒体见面会上,举报人李富华公布了其掌握的证据。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以权谋私,是举报人对张家慧夫妇使用最频繁的词语。就网传的“5月12日下午,海南省纪委监委已通知张家慧停职接受组织调查”消息,5月14日上午,海南省高院新闻发言人吴春萍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张家慧已停职的消息不属实,一切以官方发布和调查结果为准。


公平买卖春心老,示以营生焉可考。

枉法难违意下成,贪赃怎料尘中了。

鸡犬得道正升迁,法理如灰方凑巧。

试看当今南霸天,登场粉墨谁堪小。




七律.海南高院女副院长被曝资产超200亿

——4天前的5月11日,在上海市召开的一场公开举报张家慧、刘远生夫妇违法行为的媒体见面会上,举报人李富华公布了其掌握的证据。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以权谋私,是举报人对张家慧夫妇使用最频繁的词语。就网传的“5月12日下午,海南省纪委监委已通知张家慧停职接受组织调查”消息,5月14日上午,海南省高院新闻发言人吴春萍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张家慧已停职的消息不属实,一切以官方发布和调查结果为准。

 

公平买卖春心老,示以营生焉可考。

枉法难违意下成,贪赃怎料尘中了。

鸡犬得道正升迁,法理如灰方凑巧。

试看当今南霸天,登场粉墨谁堪小。




gxr青青子衿

鹧鸪天.感

半世孤零感不禁,茫茫人海觅知音。
少时曾识挨肩过,中岁重逢把泪涔。

倾实意,付真心,高山流水抚瑶琴。
谁知弦搁纤尘满,月下贪杯独自斟。

半世孤零感不禁,茫茫人海觅知音。
少时曾识挨肩过,中岁重逢把泪涔。

倾实意,付真心,高山流水抚瑶琴。
谁知弦搁纤尘满,月下贪杯独自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