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始天妖

18浏览    3参与
范

妖妖,你看到了吗,你想要的吉妖图.........潘多芈画出来了,喜欢吗?
传奇今天更新了,以后也会一直更新直到完结的,你希望是he还是be呢?
谢谢潘多芈大大的图。
谢谢爵迹群让我们相遇。
谢谢有大家的陪伴和关心。
我和妖妖都会好好的.........
@公子齐

妖妖,你看到了吗,你想要的吉妖图.........潘多芈画出来了,喜欢吗?
传奇今天更新了,以后也会一直更新直到完结的,你希望是he还是be呢?
谢谢潘多芈大大的图。
谢谢爵迹群让我们相遇。
谢谢有大家的陪伴和关心。
我和妖妖都会好好的.........
@公子齐

珞珞

爵迹传后续——吉妖结局

  跳过10万字,给之前写的后宫爵迹传里面的吉妖写个结局,然代入感太强,已经完全崩皮,我理性严肃的帝王不存在了,妖吉写成了吉妖,情感走向略迷,OOC严重,慎读。

  风水禁言录:妖者,倾国倾城,举世无双也。然,后代若为双生,必舍一求全。若违此训,则二子皆损,不得善终。

  爵迹十五年,妖帝之三爵喜得双生子,长子名为青X,次子名为青X。

  ......

  爵迹一百二十年,妖帝之一爵喜得龙凤胎,男婴名为青连,女婴名为青泽。

  ——————————————

  爵迹一百四十五年,玄沧,秋

  妖帝坐在把那金灿灿的宝座上,身体微斜,流露出些许疲惫之意。

  两年前...

  跳过10万字,给之前写的后宫爵迹传里面的吉妖写个结局,然代入感太强,已经完全崩皮,我理性严肃的帝王不存在了,妖吉写成了吉妖,情感走向略迷,OOC严重,慎读。

  风水禁言录:妖者,倾国倾城,举世无双也。然,后代若为双生,必舍一求全。若违此训,则二子皆损,不得善终。

  爵迹十五年,妖帝之三爵喜得双生子,长子名为青X,次子名为青X。

  ......

  爵迹一百二十年,妖帝之一爵喜得龙凤胎,男婴名为青连,女婴名为青泽。

  ——————————————

  爵迹一百四十五年,玄沧,秋

  妖帝坐在把那金灿灿的宝座上,身体微斜,流露出些许疲惫之意。

  两年前,七爵助吉尔伽美什逃脱白色地狱,一个被困在炼狱四年的人想要卷土重来,少不得周围的人为其精心谋划,那些暗地里的小动作他放之任之,不是因为计划完美无缺可以瞒天过海,而是在他生命中与吉尔伽美什还剩下一场真正的对决。

  自记事起他身上就肩负着一国之责的重任,承载着所谓母亲对他强烈的期望。十几年来,他不怕彷徨不惧动荡,似乎世上所有的情绪于他都无关痛痒。他要的只是做成这一件事,在水源世界,以妖为王。

  然而人总会在特定的时间与特定的人相遇,命运早在冥冥之中将一切注定。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就不可逆转地走向了一个不属于规划的轨道。虽然已在温香软玉之中及时的醒悟了过来,但爱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毒,是在人失去知觉的时候,要了性命的。

  与他相关之事,从来无法两全。那么接下来需要做的仅剩熄心二字,如若吉尔伽美什败了,再无任何借口,谋逆者死路一条。如若反之,正好于他而言也是个名正言顺的好结局。

  水源固若金汤,无端掀起的小叛乱本不足为惧,向来推翻政权靠的不是一人之力。妖帝执政这些年,朝堂稳固,民心所向,虽然吉尔伽美什多谋善断,但在两军对峙人数有倾倒性碾压时,结果自然没什么悬念。然,之后波折颇多,先是有了内部之乱,又是吉尔伽美什有了麒零这个风源遗失已久皇子的支持,战事突然焦灼了起来,谁都知道麒零对银尘早已情根深种,生死相随。

  近半年水源已在征战中渐渐处于败势,每日报信者出入频繁,妖帝常常只是点头示意没问什么话就挥挥手让他们退下。这些报信者一刻也不敢耽搁,日夜兼程,战战兢兢的送来战败消息,就这样被轻易打发,摸不着头脑的疑惑之中还有一丝大难不死的庆幸。

  妖帝缓缓卷住水源地图,没有只字片语的解释,他已看透,这个战局除非是仙人下凡,否则真真是无力回天了。

  他败了,名正言顺,可能最多还有半年光景。

  ——————————

  兵临帝都心脏的夜晚,吉尔伽美什收到祭司公公传来的谈判书,那天的天气很好,让人觉得好像一切也都会好起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像一切都还来得及,好像还可以拥有很多东西。

  “明日申时在绿隐雾岛相见”,吉尔伽美什静静盯着信笺中朴实无华而兼纳乾坤的字迹瞧了半晌,嘴角微勾,迎着烛光划出一抹月牙形,浓浓的苍凉在他那双凤目里一览无余,“如此,再与你宽宥一天。”

  怎知半夜,帝都心脏处传来轰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是坍塌的声音。吉尔伽美什赶忙随手裹着一件外衣走出军账,只见几里外的帝都心脏在熊熊火光中燃烧。大火吞噬子夜,将上方的天空照得亮如白昼。

  “心脏处走水,火势如此凶猛,妖帝,妖帝怎么办......”祭司公公焦急的惊呼划破深夜的寂静,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刺在吉尔伽美什的心上。

  吉尔伽美什那一刻什么也想不到,什么也顾不得,上了一匹马朝火光处飞奔而去,随后好些人也骑着马跟了上去,扬起的沙尘大地蒙上了一层黄色的面纱,一片朦胧,什么也看不清。

  待吉尔伽美什赶到时,火势仍在持续,只听得到处都在噼里啪啦的响,到处弥漫着油味和酒气。

  “呵,原来...这不是意外。”

  熊熊大火将一切烧成灰烬,伴随着心脏化为灰烬的还有曾经的记忆和过往!妖帝将一切都化为乌有,仿佛他从来没有来过,连同他身世的秘密和不为人知的故事一同掩埋在这深深的土壤里。

  “王爵,可要灭火?”银尘犹豫了片刻,轻声询问。

  “不,让它烧。”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他记得妖帝曾说过,“如若有一日我死了,请允许我的尸骨烧成灰,干干净净的什么也不要留下,就当是对我最后的成全。”

  他看着眼前吞噬在大火中的心脏再没有任何动作,火光照在身上,如腾龙翱翔九天,凌云直上。他棱角分明的面庞在火光辉映中却如霜如雪,就这样整整一夜,直到天明,直到一切都化为灰烬,他才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银尘看着吉尔伽美什孤绝冷傲的背影,心里如同灌铅一般沉重,他知道一夜的大火将王爵心底藏着的美好彻底毁灭,从此以后,唯一让王爵心动的执念,不复存在。

  ————————————

  六年前

  吉尔伽美什看到风水禁言录的时候,思绪飘到了珍藏在心底十几年前的那段记忆上,下一刻连带目光都变得异常温柔,如同照耀在春日里和煦的阳光。

  那年他与父亲去褐合镇调查民情的路途上,遭遇追杀。被迫与父亲分散后幸得一女孩相救,那女孩和他一般大小,却是一身男孩装扮。当时他们都有受伤,他一言不发,那女孩亦咬紧牙关一声不吭,黝黑的大眼中,强忍着那抹晶莹,坚强的让人心疼。

  当时他伤重实难起身,那女孩便早出晚归带回吃的、草药、和不断增添的新伤口。他表示感激和歉意,询问女孩是否每日还要与那些贼人斗智斗勇,那女孩回答他,“不是”,并且告诫他“如果不想死,就收起那些无谓的愧疚和感激,伤势见好就赶紧滚。”这是她与他说的第一句话,很不好听,却让他在经历人生转折路上的幽暗关头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接下来的几天,那女孩每日都按时扯开他的衣襟,将摘来的草药碾碎敷在他的伤口处。所有的动作一呵而就,没有一丝娇羞和男女授受不亲的矫揉造作。

  那时候还小,临危不乱和从容淡定似乎和他扯不上边,面色苍白的他强装镇定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动作一僵,将脸转向一边,沉默了片刻,低声道“青泽。”

  “吉尔。”

  ————————————————

  吉尔伽美什一把合住卷轴放回原处。

  “青泽...青连...”他轻轻低语出这两个名字,原来如此。

  当年父亲惨遭意外,再也没有回来。为安抚家眷,传来帝王旨意封他为一爵,待束发之年奉旨入宫。他当时心里已有了七八分主意,虽是身份尴尬,但如何肯放弃寻找父亲被杀的最佳捷径。

  入宫这几年,他暗地里做了不少调查,所寻出的证据与猜测不谋而合。还是孩子的妖帝下旨促成这场刺杀,原因正是当今太后。父亲帮她藏匿了龙凤胎中的另一个孩子,保全她作为母亲的不忍之心,却遭来杀身之祸。只是有一个疑点着实想不通,太后为何不在事发之后即刻动手,而时隔六年才动手。他一边日日将慢性毒药放入太后和妖帝的膳食中,一边寻求着答案,虽然吉连对他并不差,但他从未想过改变初衷。如今得知这么些年来藏在心底的那个人,竟然是如此身份,一时间有些恍惚,很多事情变得难以抉择起来。

  回到绿隐雾岛,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妖帝此刻正慵懒的半躺在椅子上,双手随意的搭上扶手,目光中略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一爵可是去了好玩处?本妖帝已等你许久。”

  吉尔伽美什平静淡然的面容闪过一丝诧异,瞬间便恢复如初,像是午夜自空中划过的流星,消失了便再无踪迹可寻。他朝着妖帝微笑,“妖帝无意差人来寻我,可见并不着急。”

  妖帝拿起手中的琉璃杯,对着吉尔伽美什高高举起,似是一个碰杯的动作,然后再仰起头一饮而下。“本是着急的,只是绿隐的美酒甚好。”

  吉尔伽美什见状,落坐后拿起桌上空置酒杯亦给自己斟满一杯,那是妖帝给他留着的。“如此,一爵陪妖帝尽兴。”

  这个夜很长,两个人的心绪更长,像吐不尽的蚕丝,来回缠绕。几经纠葛,几经徘徊,这焦灼的感情终是在妖帝处破茧而出。之前,或许还能从容不迫的与吉尔伽美什周旋下去,即便是相斗一生,也没有什么不好。而今已经没有时间了,他看了风水禁言录,涉及的事情偏偏让太后留他不得。

  吉尔伽美什酒量甚好,可是今日妖帝拿来故事下酒,倒是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否醉了。

  他记得那晚妖帝左肩处的箭伤是那么清晰,清晰的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看到了曾与之共患难的青泽。

  他还记得那晚不自觉的牵动嘴角,喊出了那个无人知晓的名字。而躺在身侧的那人回答“我在。”

  ————————————

  翌日清晨,冰凉的风的拂过园子中绽妍的红梅,天空碧蓝澄澈如一方上好的琉璃翠,怎么看,都该是一日的美好。

  祭司公公惴惴不安的端着一爵处每日熬制的百合汤走进心脏内室,恭敬呈上。这件事是他每日最为煎熬的,明知汤羹有毒,妖帝还命他日日呈上,若有一日真相大白,他也难辞其咎。

  妖帝拿起白玉汤勺在汤羹中搅拌了一番,轻声问道“今日也是一爵亲手命你拿汤羹给本帝?”

  祭司公公不敢撒谎,深深埋下头“是。”

  妖帝一笑“去给太后复命吧,一爵全府上下三十六口人于昨日夜全部殒命,无一人幸免。”

  “可要给一爵透露内情?”

  妖帝抿了一口梗羹,轻皱眉头道“不必。”

  祭司公公连连磕头,从妖帝正前跪匐到一只脚下,浑身吓得瑟瑟发抖,“请妖帝爱惜身子,那汤羹可是万万喝不得。”

  妖帝侧过脸颊轻轻一瞥,“无碍,今日本帝觉得愧疚于他,稍稍弥补而已。一爵家人的藏匿之处不许和任何人提起。”

  “遵命。”

  之后妖帝宣三爵漆拉入宫,相谈甚欢,直至漆拉指认吉尔伽美什谋杀前七爵费雷尔,直至吉尔伽美什被囚于白色地狱。

  妖帝这一生从没有活过自己,自出生因是女儿身,被皇室无情抛弃。有幸在吉尔伽美什父亲的仁慈下,被带出宫寄养在其亲友处,以亲友之子的身份活到六岁。青连六岁身患恶疾,命不久矣,如今太后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孩子继承皇位,命人找回青泽,以青连的身份继续活下去。如此密谋,让太后再也无法放心曾经给与他无上恩惠的人,只有死人才能让人放心。

  直到死,她是青泽这件事,世上仅有三人知晓,这一生她深感疲倦,前六年顶着濮阳的姓氏而活,往后一生顶着青连的身份而活。同时不断为这个身份所累,更为自己的父母所累。她这一生,本来静若死潭,吉尔伽美什来了,就带来了彩虹。可偏巧这感情似海底,似深渊,似她的命运一般永不得善终。

  妖帝点燃帝都心脏的那一刻,是满足的,她前日做了一个梦,梦里吉尔伽美什十里红妆,八抬大轿迎娶她入门。她一身凤冠霞帔坐在迎亲的轿撵上,那曼珠沙华开了一路,喧闹的唢呐声响了一路。直至轿撵停下,她的心上人终于拉开大红轿帘,随手摘下一朵曼珠沙华别在她发间,然后于她走了一遭白头偕老。

  ————————————

  后记:一年后,吉尔伽美什偶遇一个金发男孩,那个孩子说他叫吉泽,今年七岁。

//妖帝闺名用了赫赫设定的名字,觉得很好听。

//整篇故事想交代的太多,但不想越扩越大,很多剧情直接略了,很多剧情也没写。就这样结束了。此处 @公子齐 妖妖。

小糖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