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皮

508浏览    75参与
约约你昨晚真棒

这是做吊饰的图,加上我私设的玫瑰礼服😂😂园丁全紫 金皮加私设(这是商业用途不能盗哦)

这是做吊饰的图,加上我私设的玫瑰礼服😂😂园丁全紫 金皮加私设(这是商业用途不能盗哦)

白鬼

当宴会大哥担心弟弟来到庄园
我超喜欢宴会
宴会是大哥
我爱这个设定

当宴会大哥担心弟弟来到庄园
我超喜欢宴会
宴会是大哥
我爱这个设定

白羽

迟到的中秋礼物~

(听说第二天原皮请假了?嘿嘿。。。)


板绘适应中,画渣轻喷,谢谢QwQ

迟到的中秋礼物~

(听说第二天原皮请假了?嘿嘿。。。)



板绘适应中,画渣轻喷,谢谢QwQ

美攻工作室
阴阳师大天狗妖狐黑白茨球鬼切原...

阴阳师大天狗妖狐黑白茨球鬼切原皮觉醒刺绣徽章

今晚8点现货上架


购买戳


阴阳师大天狗妖狐黑白茨球鬼切原皮觉醒刺绣徽章

今晚8点现货上架


购买戳


队长今天爬墙了吗🎉
就等幽灵公主上线再继续画丁丁皮...

就等幽灵公主上线再继续画丁丁皮肤乙女向了

就等幽灵公主上线再继续画丁丁皮肤乙女向了

慕菲【可找我约稿】

我今天买了卡尔!!

卡尔长得真好看啊啊!!

可惜抽不到P5的喜多川祐介

【真的超喜欢】

刚买卡尔的我立刻就为他拍了壁纸

赤服我拍了两张

因为我觉得俩张都很好看就都放上来啦

抱图留名哟

喜欢的点点关注吧~

【拍的约瑟夫好像很多人都喜欢诶

那我考虑考虑第二弹壁纸???】

我今天买了卡尔!!

卡尔长得真好看啊啊!!

可惜抽不到P5的喜多川祐介

【真的超喜欢】

刚买卡尔的我立刻就为他拍了壁纸

赤服我拍了两张

因为我觉得俩张都很好看就都放上来啦

抱图留名哟

喜欢的点点关注吧~

【拍的约瑟夫好像很多人都喜欢诶

那我考虑考虑第二弹壁纸???】

是一只傀傀丫

杰佣(送给小法老的一篇文)

昨天写的太水了,送你一篇文, @Prajna 开心吧。

下午更黄占,双a等黄占完结再写,要不然我怕我混掉。

*弹簧日常坑人

*刺客日常助攻(误)

*原皮日常宠弟弟(误)


“法老,来,我们来玩游戏”

刚刚走出房间门的法老就得到了原皮大哥的召唤,一堆奈布都在下面,默默看着法老,法老感觉后背有点冷。

冷静走下楼,坐在弹簧身边,“玩什么?”

“点数,谁的点数最小,谁就得受惩罚”

原皮亮了亮手中的扑克牌,简单来说就是一人一张牌,比点数大小,于是乎,大家一人一张到手。

“来,亮”

刺客首先亮出自己牌,到也不错,7点,原皮紧随其后,8点。

众人纷纷亮出牌,柴郡差点就惨了,两点,法老得到了荣誉,一点。

“你们…确定不是在坑我?...

昨天写的太水了,送你一篇文, @Prajna 开心吧。

下午更黄占,双a等黄占完结再写,要不然我怕我混掉。

*弹簧日常坑人

*刺客日常助攻(误)

*原皮日常宠弟弟(误)





“法老,来,我们来玩游戏”

刚刚走出房间门的法老就得到了原皮大哥的召唤,一堆奈布都在下面,默默看着法老,法老感觉后背有点冷。

冷静走下楼,坐在弹簧身边,“玩什么?”

“点数,谁的点数最小,谁就得受惩罚”

原皮亮了亮手中的扑克牌,简单来说就是一人一张牌,比点数大小,于是乎,大家一人一张到手。

“来,亮”

刺客首先亮出自己牌,到也不错,7点,原皮紧随其后,8点。

众人纷纷亮出牌,柴郡差点就惨了,两点,法老得到了荣誉,一点。

“你们…确定不是在坑我?!”

“坑你,我会两点?”来自柴郡的一个白眼。

原皮微笑看着法老,“好了,法老输了就要接受惩罚,明焰把你的东西拿出来”

“不是,大哥,能不能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叫我?”

“那行,那个有着收藏爱好的某奈,把收藏品拿出来”

明焰微笑着从一旁拖出一个箱子,法老看着明焰打开箱子,拿出一件小裙子,然后石化了。

“法老怎么了?”感染戳了戳寄生,寄生也摇了摇头,“不知道”两只狼崽与世隔…与女装隔绝,完全不知道这一方面问题。

“你们让我穿这个???”来自法老的质疑。

刺客托腮看着法老,“一个选择,穿还是…”

“我穿!”该怂还是得怂,二哥才是最凶的!

在明焰的装扮下,一名妙龄少女出现在众奈布面前,简单乖巧的小裙子,及腰的长发,头顶一个小巧的蝴蝶结,少女拽着衣角,显得有些娇羞。

“声音压低一点,就比较偏向女声”来自明焰的细心指导。

“我觉得啊,我们都长得一样,要不大家一起换?”来自法老和善的笑容。

原皮靠在旧装身上,非常认真地说道,“你先穿着女装去把玫瑰爵撩了,我们穿不穿就是我们的事。”

于是乎,法老被思明送出来大门,思明也是歉意一笑,就关上了门,佣兵团宿舍门前,站着一名少女,少女将手中的玫瑰花直接捏成渣,然后转身离开了。

幸好明焰机智,给法老的是平底鞋,要不然现在的场景就是法老一歪一斜的走着。

玫瑰园里,一个身影正在浇花,玫红色的,正是玫瑰爵。

玫瑰爵打了个喷嚏,他总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好,先生,能给我一束玫瑰花吗?”

一阵风吹过,吹起了不少的玫瑰花瓣,一位妙龄少女伸手压住自己的裙子,有些无措,一片花瓣飘到了少女脸上,玫瑰爵伸手将它拿下。

某处的刺客+弹簧认真围观,这个画面是真的好看,于是乎……

“白纹干得漂亮,这个风吹得真合适”

“那小先生有什么奖励给我吗?”

“回去再说”

“好”

弹簧拽着理发师衣角,扯了扯,“我觉得我的主意没问题”

“嗯,没问题”理发师揉了揉弹簧的头发,然后跟着他们一起蹲着看戏。

此时路过的原奈和原杰摇了摇头,走掉了。

“小姐想要玫瑰花?很抱歉,这里是给我心爱的人”

玫瑰爵笑得有些幸福。

法老突然感觉到心脏有些刺痛,心爱的人,是哪一位那么幸运…因为他没有化妆以及用其它遮挡住自己的脸,或许是他没有这个缘分。

“先生,祝福您”

刺客捏着白纹的手臂,然后非常和善的说道,“你们玫瑰爵这么厉害的?”这么瞎?

“小,小先生,你先松开我”掐着很痛的。“玫瑰他可能有什么想法吧”

“先生,被你喜欢着的人,一定很幸福吧”

“小先生很傲娇的,上次差一点就告白了,可惜小先生走掉了”

法老认真听着,他没有设想到自己,因为他不傲娇!扯偏了,如果是自己,怎么可能还没有认出来,差一点就把声线恢复了。

玫瑰爵看着垂着头的法老,眼眸里溢满了笑意,“小先生很傻的,他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啊?什……”

玫瑰爵直接抱住了法老,轻轻地说道,“无论是什么样的小先生,我都认得出来啊”

停顿了一下,“小先生”

“嗯?”

“我爱你”

End


队长今天爬墙了吗🎉
“我超喜欢你啊!!!!!” “...

“我超喜欢你啊!!!!!”

“你知道吗?!”

“我超喜欢你啊!!!!!”

“你知道吗?!”

hwqqdd

佣兵奈布·萨贝达一家的庄园生活纪事 1

  我流杰佣,私设巨多。

  中长篇,大概。

  虽然可能有刀,但是相信我!最后肯定会甜回来的!

  主要就是想写杰佣这一大家子,最开始是被不救人不遛鬼不修机还不是卡顿和闪退的魔人队友刺激到的结果,但后来莫名其妙的认真起来了XD。

  也算是我玩佣兵一周年给自己的纪念,希望我不要拖到下一周年还没完结。

  文中初始指原皮佣兵,初装指原皮杰克。

  ————————————————

  初始佣兵有些费力的睁开了眼。

  “大哥!”耳边响起的是刺客的声音。

  刺客脸上带着的是明显的惊喜,他轻柔的把他扶了起来,把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杯水递给了他。

  初始把水接到手里的时候,那杯水...

  我流杰佣,私设巨多。

  中长篇,大概。

  虽然可能有刀,但是相信我!最后肯定会甜回来的!

  主要就是想写杰佣这一大家子,最开始是被不救人不遛鬼不修机还不是卡顿和闪退的魔人队友刺激到的结果,但后来莫名其妙的认真起来了XD。

  也算是我玩佣兵一周年给自己的纪念,希望我不要拖到下一周年还没完结。

  文中初始指原皮佣兵,初装指原皮杰克。

  ————————————————

  初始佣兵有些费力的睁开了眼。

  “大哥!”耳边响起的是刺客的声音。

  刺客脸上带着的是明显的惊喜,他轻柔的把他扶了起来,把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杯水递给了他。

  初始把水接到手里的时候,那杯水正好是他最喜欢的热乎乎的温度,看样子是一直在那里守着的刺客特意留的水温。

  他不知道这次自己又昏过去多久,做了太久的佣兵,他身上的伤已经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随便一点小小的病痛都能牵扯出其他乱七八糟的病和伤,有的时候甚至说着说着话都能随随便便的晕过去。

  佣兵的生活并不适合所有人,初始也不想让弟弟们也步上自己的后尘,所以基本上除了一直在他身边帮衬着的刺客和从来不听话的旧装之外,其他的孩子们并没有参与进任何太过分的单子里,甚至从年纪排行第八的暗鯊开始,就从来没让他们任何一个人单独接过一份单子。

  旁边刺客手脚麻利的给初始测好了体温,看到温度计上的水银线终于停在一个正常的区间内后,他明显露出了一副舒心的表情。

  初始握着水杯的手紧了紧,说出了他醒来后讲的第一句话:“辛苦了。”

  刚醒过来的人的嗓子即使有水的润泽也还是喑哑的,他看着刺客一愣接着挑高了一边的眉后,冲着死活不愿意弯一弯背或者往后靠一靠的他笑骂:“原来大哥你还知道啊?那以后可怜可怜我,好好仔细着你的身体行不行?说起来旧装还不如你呢,就准备跟那个旧装杰克天涯海角一辈子,你说说他这多久没回来了?”

  看着刺客丝毫没当回事的表情,初始无奈的被逗笑了。

  他面对刺客的时候一直是很愧疚的,明明身为大哥,他却基本上从来没管过弟弟们的事。曾经有一次,在他晕倒之前年龄倒数第二的缚咒还没去过佣兵团,但等他醒来的时候,最小柴郡都已经执行过好几次任务了。

  而在这些时间里,一直是刺客不言不语的接过他身上的担子,在带着弟弟们。

  等刺客终于把该忙的事情忙完了,安静的坐下来的时候,初始才中午感觉到晕倒的这段时间内久违了的力气回到了身上。

  “我这次晕了多留?”初始问。

  “不到三天,”刺客想了想后回答,“过会出来看一眼弟弟们吧,思明可想你了。”

  初始点了点头。

  “而且……”刺客已经做出了要走的姿态,但没马上走。他犹豫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他也陪了你快三天了,我刚刚才赶他出去休息。”

  初始愣了愣。

  刺客接下来也没说什么其他的,转身出了门。

  那个他指的是初始在来到庄园之前的爱人,杰克家的大哥初装。

  他想了想,还是翻身下了床。

  从刺客那知道了大哥醒来的消息后就一直守在初始门口的思明是第一个看到他的。

  “大哥,你醒了!”年岁不大的思明脸上带着的是直白的欢喜,笑的眉眼弯弯的。小孩见到他明显是很激动,但还是克制着他大哥的身体没直接冲过来。

  初始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容,抬手摸了摸思明的脑袋:“思明有没有听刺客哥哥的话?”

  思明还没来得及点头,初始就听到了忧郁的声音“思明比起弹簧可乖多了。”

  初始转头看过去,来找思明的忧郁温柔的笑了笑:“大哥,睡得好吗?”

  “睡得可好了,”初始咧嘴笑着甩了甩胳膊,“感觉能遛监管者一整局。”

  “那可不行,”不知道从哪过来的明焰揽了忧郁的肩膀,挂在他身上笑的没心没肺的,“你要是遛了一整局那刺客哥得自责死。”

  “刺客哥才不会自责,他只会一怒之下伙同玛尔塔和威廉他们去殴打屠夫。”跟在明焰后面来的弹簧这么说着。

  忧郁轻轻的敲了一下弹簧的头:“二哥才没有那么不冷静。”

  弹簧嘿嘿一笑,吐了吐舌头。

  初始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弟弟们,笑的很安静。

  几人有说有笑的有到了客厅,初始一抬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初装。

  初装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但明显是一幅正在想事的表情,听到声音后,他转头看了过来。

  几个弟弟们很有眼色的走开了。

  初始走到他身边坐下。

  “好些了吗?”初装问道。

  “嗯,也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感觉。”初始回答。

  谁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初装怕触碰到初始心里的伤口,初始怕初装会太担心自己的身体。于是两人就都沉默了下来,时间似乎都因此停滞了。

  最后是刺客的突然出现,打破了沉默。

  他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面放的是一小碗粥,还有一碗黑乎乎的药和一杯冒着烟看起来滚烫的热水。

  “你这么久没吃东西了,我也没给你多做什么,好歹把这点吃了,”他这么对初始说,接着转头看向初装,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你可要盯着大哥,把这些都吃了。药不能用热水泡,等喝完了粥,水就差不多了,把水倒进药里去再喝。”

  他停下来想了想,又摇摇头把粥拿出来放下,端起了托盘:“算了,我不放心这个绅士老爷,过会再给你弄。”

  说完转身就走了。

  初始和初装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无奈的笑了出来。

  两人相遇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有个叫欧利蒂丝的庄园。那个时候的他们一个还是雾都的开膛手杰克,一个还是有着“第一佣兵”这个名头的最强佣兵。两人认识的过程也乏善可陈,雾都街头擦肩而过的绅士身上的血腥味引起了初始的好奇。

  随着初始一次次被发现的不走心的跟踪,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平时是个完美绅士的雾都开膛手每次都能被年轻的佣兵踩中心中那个爆发的点,但是又很快会被他的狡黠噎到没脾气。

  当时的两个人都觉得如果这样的日子能持续下去,甚至初装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下午茶的时间总归有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初始来蹭吃蹭喝……直到初始在做某一个单子的时候第一次旧伤爆发。

  陪着去的初装面,对和初始一起出任务的刺客的质问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

  初装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刺客看他的眼神,要不是后来初始在两人中间调停,恐怕刺客会一直单方面敌视下去。

  不过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有些细节当事人都不记得了。

  “我可真冤枉,”初装抬手托起了初始的下巴,“明明当初是你先向我告的白,但是我那边没人说什么,你家的弟弟们倒是嫌弃我嫌弃的不行。”

  初始笑咧了唇角,伸手拉住初装的领带把他往这一拉,额头抵上他的额头:“那么,我亲爱的初装杰克先生,你还准备抗住压力,娶我过门吗?”

  为了保持平衡,初装不得不从初始下巴上拿下来的手在听到这话时微微握了握拳。他长叹一声,把头埋进了初始的肩窝。

  他因为这句话,有点想哭。

  初始抿了抿唇,抬手抱住了初装。

  两人的爱情,长跑了很多很多年,而最终,机敏强大的“第一佣兵”才终于明白过来,当初和眼前的绅士打的那个赌,从一开始就没给他留下退路。现在再仔细回想,那个赌的根本意思其实就是在问初始,如果十年后他们是相爱的话,那么能不能嫁给他。

  可惜这个隐晦的过了头的含义,是初始身体彻底垮掉,两人都进了庄园后才弄明白的,那时已经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了。

  现在又是一年过去,初始怕自己的身体等不了了。

  反正他只是说十年后,又没说十年后的多久。初始想着。

  “我喂你喝粥吧?”初装的声音拉回了初始有些飘远的思维,这么问。

  初始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嗯”了一声。

  最后一口粥还没咽下的时候,初装突然捏住了初始下巴,然后……

  吻了上去。

  因为太久没听见动静有些担心,而正好过来的刺客瞬间捂上了跟在后面过来的思明的眼和嘴,安静的离开了。

  两人的吻持续了很长时间才结束。

  初装舔了舔嘴角:“多谢款待,味道还不错。”

  也不知道说的是刺客煮的粥还是初始的吻。

  初始挑了挑眉,随口抱怨了一句:“流氓绅士。”

  被怼了的初装也没生气,唇角勾出了一个有些邪气的弧度,手上不知道是怎么变出来的玫瑰静静地停在初始的眼前:“流氓绅士想邀请小先生去参加一场婚礼,特等席,新郎旁边的位置,不知道小先生愿不愿意。”

  初始同样扯开嘴角,接过那朵玫瑰:“谁知道呢。”

  ……当然,两人出门前被刺客拦下并且因为初始差点没喝药被训了一通是后话。

  ————

  “小先生,我们来打个赌吧。”

  “什么赌?”

  “十年的时间,赌你能不能找到我。”

  “这么久?”

  “这个时间刚刚好。”

  “也行,赌注是什么?”

  “赌注是你,是我,是我们两人的人生……如何?”

  “呵,瞧不起我是吗?你等着,我一定奉陪到底!”

别再讨好尘染吖
在大巴上面快乐摸鱼(这就是皮肤...

在大巴上面快乐摸鱼
(这就是皮肤图层和线稿忘记分开的后果,好画手不要模仿噢_(:3」∠❀)_)
自闭,再也不敢不分图层了

在大巴上面快乐摸鱼
(这就是皮肤图层和线稿忘记分开的后果,好画手不要模仿噢_(:3」∠❀)_)
自闭,再也不敢不分图层了

慕菲【可找我约稿】

奈布~

【口水】

抱图请留名~

谢谢啦~

喜欢的话点点关注吧?

谢谢~

奈布~

【口水】

抱图请留名~

谢谢啦~

喜欢的话点点关注吧?

谢谢~

千野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丽的小姐

【对不起老婆 @是楓老師鴨 我错了

可否與我在霧中共舞

【不是

我来还债了q

美丽的小姐

【对不起老婆 @是楓老師鴨 我错了

可否與我在霧中共舞

【不是

我来还债了q

慕菲【可找我约稿】

emmm

今天玛尔塔的图略长

www因为我玩空军没有很久

所以皮肤不多见谅www

emmm

今天玛尔塔的图略长

www因为我玩空军没有很久

所以皮肤不多见谅www

慕菲【可找我约稿】

我又回来了

jio克先森的壁纸get

我的ma呀jio克的皮肤怎么这么多?!

不愧是金皮最多的男人【虽然我没有】

【只有jio克的绿纹紫皮】

要的话抱图留名哈!

求推荐

我又回来了

jio克先森的壁纸get

我的ma呀jio克的皮肤怎么这么多?!

不愧是金皮最多的男人【虽然我没有】

【只有jio克的绿纹紫皮】

要的话抱图留名哈!

求推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