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谅

1978浏览    299参与
水井🏯

如何承认自己的错误(内心敏感的人适用)

  1.一口气把你的错误全部抖搂出来,并且语气真诚又不失幽默搞笑。

  2.适当带上一些浮夸的表情和语气词让对方信服你所陈述的事实,同时可以让气氛没有那么尴尬僵硬,方便两个人之间的和谐交流,对于问题的解决有很大帮助。

  3.当你发现对方有意接受你的道歉时,最好不留痕迹的以搞笑的玩笑方式结束此次道歉。


  当你这样做了之后,也许这段友谊不会马上就变质。


  1.一口气把你的错误全部抖搂出来,并且语气真诚又不失幽默搞笑。

  2.适当带上一些浮夸的表情和语气词让对方信服你所陈述的事实,同时可以让气氛没有那么尴尬僵硬,方便两个人之间的和谐交流,对于问题的解决有很大帮助。

  3.当你发现对方有意接受你的道歉时,最好不留痕迹的以搞笑的玩笑方式结束此次道歉。

  

  当你这样做了之后,也许这段友谊不会马上就变质。

  

无用良品
寻求他人原谅,不过是一种利己主...

寻求他人原谅,不过是一种利己主义的投影,因为得到对方的谅解,自己就可以洒脱地大步向前走了,但说到底,那不过是伪善。

你觉得小雯不会原谅你嘛,那你就背负着这份愧疚,无时无刻记住你曾经亏待了一位好朋友,而且你永远无法补偿。你余下的人生永远无法摆脱这罪恶感,你可能会不时反省当年为什么没多走一步、多说一句话,后悔得心里绞痛,但你同时要记着,你有责任好好活着,因为你只有通过倾听自己的内心、做正确的决定,来消减心里的苦、赎自己的罪。这份沉重的愧疚会成为你的血肉,也会成为你是一个好人的证明。

寻求他人原谅,不过是一种利己主义的投影,因为得到对方的谅解,自己就可以洒脱地大步向前走了,但说到底,那不过是伪善。

你觉得小雯不会原谅你嘛,那你就背负着这份愧疚,无时无刻记住你曾经亏待了一位好朋友,而且你永远无法补偿。你余下的人生永远无法摆脱这罪恶感,你可能会不时反省当年为什么没多走一步、多说一句话,后悔得心里绞痛,但你同时要记着,你有责任好好活着,因为你只有通过倾听自己的内心、做正确的决定,来消减心里的苦、赎自己的罪。这份沉重的愧疚会成为你的血肉,也会成为你是一个好人的证明。

情感轮回
情感轮回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若真修之人,不见世间过了。如果...

若真修之人,不见世间过了。如果事一个真正的修行人,他不会看见人家的过错,人家的错误,是不见人过的。人家都是好的,感恩人家,整体把人家往好的地方想,你就是好人,人的毛病就是老把人家往坏的地方想,明明人家讲了一句很普通的话,你却心想他是在讽刺我,污蔑我,你想想看,你得到的是什么?得到的是恨,是嫉妒、讽刺、那些不好的肮脏的垃圾全部进入你的心肺,在里面储存着,最终身心怎么会健康呢?

若真修之人,不见世间过了。如果事一个真正的修行人,他不会看见人家的过错,人家的错误,是不见人过的。人家都是好的,感恩人家,整体把人家往好的地方想,你就是好人,人的毛病就是老把人家往坏的地方想,明明人家讲了一句很普通的话,你却心想他是在讽刺我,污蔑我,你想想看,你得到的是什么?得到的是恨,是嫉妒、讽刺、那些不好的肮脏的垃圾全部进入你的心肺,在里面储存着,最终身心怎么会健康呢?

山羊低着头

上海睡了一整天,回苏。

上海睡了一整天,回苏。

小胖🐷

原谅一切,我决定放弃了。

原谅一切,我决定放弃了。

荇苻医院

争执

档案4004号


系列:百无禁忌


孙含明见是两个孩子回来,放下水果刀的手状似无意地在桌子上又敲了两下。

“孙医生,您这是……?”弟弟原本还有些不耐烦,见孙含明来了这么一出,倒是有些被吓到了。

“我听说了些你们家的事情。”孙含明说得云淡风轻,笑得风和日丽,抬头看了看几人的表情。

姐姐这次只是皱了皱眉,抬头扫了两眼何祥贵,出人意料地没再多什么反应。何祥贵似乎抖了一下,头埋得更低了些。倒是弟弟,面上的尴尬和不快都十分明显,像是很不愿意被人说出了家里的丑事。

孙含明笑意更甚,目光扫过弟弟被衣袖遮住的手臂,没记错的话,上午弟弟来做委托时,这个地方应该有几道浅...

档案4004号


系列:百无禁忌

  


孙含明见是两个孩子回来,放下水果刀的手状似无意地在桌子上又敲了两下。

“孙医生,您这是……?”弟弟原本还有些不耐烦,见孙含明来了这么一出,倒是有些被吓到了。

“我听说了些你们家的事情。”孙含明说得云淡风轻,笑得风和日丽,抬头看了看几人的表情。

姐姐这次只是皱了皱眉,抬头扫了两眼何祥贵,出人意料地没再多什么反应。何祥贵似乎抖了一下,头埋得更低了些。倒是弟弟,面上的尴尬和不快都十分明显,像是很不愿意被人说出了家里的丑事。

孙含明笑意更甚,目光扫过弟弟被衣袖遮住的手臂,没记错的话,上午弟弟来做委托时,这个地方应该有几道浅浅淡淡的疤痕。

她低头继续自顾自说道:“我觉得何伯伯做得太过分了,你们大概也很讨厌他,也会想报仇吧……”

“孙医生。”弟弟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这是我们的家事……”言下之意非常明显,孙含明作为一个医生,管得太多了。

孙含明倒是不甚在意:“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们家这种特殊的情况,给我的工作带来不少困扰。你知道,如果不是担心落人口舌,你们原本可以直接把何伯伯送去养老院的。到了需要找荇苻医院陪护的地步,我想你们大概也是能找的医院都找过了,实在没办法了吧?”

“我也不希望接这么一个烂摊子,不然这样,你们就用这个,把何伯伯对你们做过的事都如数奉还,然后这事儿,咱们就算结了,如何?”孙含明一面注视着两姐弟,一面把桌子上的水果刀向前递了递。

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弟弟没再说什么,只是皱眉盯着桌子上的水果刀。他们又何尝不纠结怨恨?只是这么多年之后,面对着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他真的还恨得下去吗?况且孙医生这个提议……未免也太……狂野了点儿。

姐姐看了看弟弟的反应,也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她上前两步,突兀地拿起水果刀扔在地上。“咣当!”清脆的声音在沉默的房间里炸开来。“孙医生,你未免也太过分了点,你肯照顾这个破脾气的死老头子,我们都很谢谢你,也一直对你客客气气的,你这也做得太过了吧?!”女人瞪大了眼睛,声嘶力竭,言语里充斥着被逼到角落里的崩溃。

孙含明做出无奈的样子,轻声笑了笑,再次强调道:“你们家病人不配合的态度给我的工作带来了困扰,如果你们没有办法解决的话,我就不得不罢工了。”

……

一旁一直低头皱着眉的弟弟伸出手拉住了姐姐,声音中透着疲惫:“姐……送养老院吧。”

  

孙含明从何祥贵家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本来打算直接坐车回家,却被卫良一个电话叫去了天桥。“卫大少爷有何贵干哪?”卫良看着她不经意锁着的眉头,像是触碰到了她此刻并不轻松的心情。想起几个小时前二人通过的电话,他大致猜到了症结所在:“搞砸了?”

“是啊,真不配合。”孙含明不在意地撇撇嘴。

“……你不像是喜欢管这些闲事的人。”卫良从天桥向外望去,华灯璀璨。

孙含明偏过头来,平日里乖顺的短发此时被晚风携带着,显得有些凌乱。她眯了眯眼睛,答非所问:“你说……何祥贵算恶人吗?”见卫良没有回答,她又追问道:“你说……他值得原谅吗?”

卫良愣了愣,看着孙含明背后的川流不息,看着孙含明的白大褂在晚风中烈烈作响。

他沉默着为她拢了拢白大褂,半晌才说:“我以前说过,你对这个问题……会不会有点太执着了?过去的事……”

孙含明笑得很灿烂,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他:“不说这个了。我今天累得要死,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可要回家睡觉啦。”

卫良看着逃避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的孙含明,无奈地笑了笑:“回去吧回去吧,你爹我没什么要紧事。”

孙含明白了一眼她恬不知耻的“爹”,转身走向地铁站。

  

何祥贵入住养老院的手续办得非常迅速,等孙含明终于熬到休息日的时候,何祥贵已经在养老院住了几天了。孙含明闲着没事,准备去养老院看看这个倔老头。

此时何祥贵正认真地对着一张彩纸,拿着剪刀修修剪剪,面前的桌子上还摆着一盒水彩笔,画面看上去有些违和。阳光斜斜地撒下来,何祥贵额头上一层薄汗闪闪发着亮,笨拙的手指在明显过小的剪刀里显得很费劲。孙含明远远撞见了这一幕,便停下了脚步不再打扰。

看了几分钟,何祥贵突然抬起头来擦汗,发现了远处的孙含明。“孙……医生?”何祥贵不自然地称呼到。

何祥贵这次过于温和的态度让孙含明有些吃惊。她原本以为,自己让这家人闹到这个地步,应该是很不受何祥贵待见了。

“哎,何伯伯!我今天不是休息嘛,就想着过来看看,那天的事儿……”

何祥贵摆了摆手,打断孙含明:“老头子还没老糊涂,我知道孙医生的用心,闹成这样也是没办法……当年我自己造的孽哪!”

“那咱就不说这个了。何伯伯您这是在……做贺卡?”

“啊,咳,是啊……那个,今天院里来了几个小年轻教的,我这不是新学的嘛,寻思着闲着也是闲着,随便做着玩儿的……”何祥贵不自然地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孙含明看着他纸上零星几个稚拙的字,大概猜到了这两张贺卡的用意。不过何祥贵似乎并不打算送出去,他慎重地在贺卡上写下自己子女的名字,左看右看,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扔进了垃圾桶。做完这一切,他轻轻仰倒在椅背上,脸上的神情既失落又满足。

  

抛弃与原谅的抉择?

被时间尘封的恶究竟能否被原谅……

  

归档人:孙含明

情感轮回
一只老母

谁都别说  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谁都别说  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忘尘随羨

抱歉,各位太太们

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消息

首先这个号的确是我的,但是是妹妹在用,可看到这种盗图情况,我是真看不下去了。

我代替我妹妹想大家道歉

对不起

请求原谅,再来就是这个号我会封存,我会删除所有信息

然后我妹妹的情况,我会反省自己的,谢谢


不接受  勿喷谢谢

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消息

首先这个号的确是我的,但是是妹妹在用,可看到这种盗图情况,我是真看不下去了。

我代替我妹妹想大家道歉

对不起

请求原谅,再来就是这个号我会封存,我会删除所有信息

然后我妹妹的情况,我会反省自己的,谢谢




不接受  勿喷谢谢

拓普·小陈
为梦而战

好久不见,再也不见

“吴冰,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嗯嗯。陈艺,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望着微信上陈艺发来的消息,我微微诧异因为我们有八年没有联系了。

“对不起,有件事我想要跟你坦白。你还记得当年你放在一凡桌上的那封信吗?”

陈艺的这条消息将我带回了八年前,那是一段我毕生难忘的日子,那里藏着一双我此生难忘的眼睛,在他的眼里,我看见了光,看见了星辰,还有大海。

1. 缘起。

2011年我高考失利,在父母的鼓励下我选择了复读。妈妈想给我换一个读书环境,于是她托武汉的亲戚帮我找了一所复读学校。秋季,我从一个县城千里迢迢来到了武汉读书。

入学之后,一切慢慢步入正轨,我以为这一年我会平静地在我的认真勤奋中度...

“吴冰,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嗯嗯。陈艺,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望着微信上陈艺发来的消息,我微微诧异因为我们有八年没有联系了。

“对不起,有件事我想要跟你坦白。你还记得当年你放在一凡桌上的那封信吗?”

陈艺的这条消息将我带回了八年前,那是一段我毕生难忘的日子,那里藏着一双我此生难忘的眼睛,在他的眼里,我看见了光,看见了星辰,还有大海。

1. 缘起。

2011年我高考失利,在父母的鼓励下我选择了复读。妈妈想给我换一个读书环境,于是她托武汉的亲戚帮我找了一所复读学校。秋季,我从一个县城千里迢迢来到了武汉读书。

入学之后,一切慢慢步入正轨,我以为这一年我会平静地在我的认真勤奋中度过。

“不好意思,同学,帮我捡一下笔。”后面的男生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背。我捡起了笔递了过去,但没有回头看。然后一次、两次、三次......在我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回头,“同学,你能不要再转你的笔了吗?”

在那一眼之前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在那一眼之后我自己一见钟情,我的心被搅乱了,我的平静被打破了。

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映出一层光晕,他的脸很小,鼻梁很挺,嘴唇很薄,他的眼睛好像能够说话一样,他对我笑着,连眼睛都在笑。我从未在他人的眼里看过如此的美景,那里有光,有星辰,有大海,仿佛有着世上一切的美好。

“同学,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比较喜欢转笔,忍不住。”他用他修长的手接住了我递给他的笔。

我心想,这手可真好看。我努力平复心中的波澜,笑了笑说:“没事,没事。”

自此之后,我忍不住关注他,知道了他叫沈一凡,知道了他成绩很好,知道他其实考上了普通一本,但是想考武汉大学,所以选择了复读,知道了他真的超级喜欢转笔,但总是转不好。我感激上苍让他的笔总是转不好,更感激上苍让他的笔总是不偏不倚地掉在我这里,因为这样我就有理由和他搭话。

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我从一个小县城来到大城市,面对着出生在武汉的他们,我不知道怎么融进去。我很羡慕我的同桌陈艺,我羡慕她活泼开朗的性格,羡慕她不管和谁聊天,总能侃侃而谈。但我却始终融不进去,因为他们谈论的很多内容我都听不懂,我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听着。慢慢地我好像变成了一个隐形人。

不,我真的不想这样。我想像她那样一下课就可以大胆地找沈一凡聊天,即使没下课,我可以毫无顾忌地找他借笔记、问题。于是我下定决心,我要主动和别人讲话,我要改掉我的自卑。

有一次同桌和和坐在她前面的女生聊起了明星,提及曾宝仪和曾志伟,我终于鼓起勇气插了一句,“他们是兄妹吗?”然后周围哄堂大笑。

还有一次陈艺拿着一个很漂亮的书签,我向她借来看了看,上面的图案很漂亮,蓝色的背景上有一朵粉色的花朵,上面还有用楷书写着的“耽美”二字,我心想它应该是指语言优美的意思,于是下意识地推了推同桌的胳膊,问了出来。然后陈艺说:“从没见过比你更白的人。”

“我没有很白啊。”我还把自己的胳膊跟她比比,说:“你看,明显你比较白一些。”然后陈艺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像这种情况在那一学期中发生了无数次,我不再是隐形人,但也成了班上最著名的闹笑话的人。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是在笑我这个人,只是惊笑于我雷人的话语。

一个学期的时间就在我制造的一个又一个笑话中不经意的溜走了,我看着同桌陈艺和他讲了无数次话,可是我依旧没敢和他讲上几句,因为我害怕,

2. 缘错

年假过完,我又开始了学校马不停蹄的复读生活。而我也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注意到我。

可是,开学之后,一个消息让我晴天霹雳。沈一凡的母亲过世,他请假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总忍不住地担心他,一周后,他终于回到了学校,可我却再也认不出他来。

他的眼睛再也不会笑了,也再看不到星辰大海了。

他的成绩开始不断下滑,各科老师轮流找他谈话,然而还是不见起色。看见他这个样子我心里真的好难受,我想帮他可是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后来我终于想到了一个方法。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中午放学,我乘所有人都去吃饭的时候,把那封信偷偷地放在了他的桌上。

后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用一张便签纸写一句鼓励的话贴在他的桌上,我希望它能帮助他走出来。

没过多久我终于又看到了他眼里的星辰大海。

我很开心,真的真的很开心。那段时日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我的嘴角总是向上微翘的,我也知道我的眼睛里也是带着光的,那是另一种光亮。

3. 缘灭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不管你开心还是悲伤,它总是不管不顾地往前走。就这样我又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高考。

高考前我下定决心,等考完我要把信和便签的事告诉沈一凡,我想让他知道曾经有一个人真的真的很喜欢他,我想为我的这段暗恋奋不顾身一次,哪怕被拒绝,哪怕会受伤。

考完的那天下午,我在教室里收东西,我看了看四周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同桌陈艺也不在教室,于是轻轻喊了声:“沈一凡,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件事。”

“有啊,有事吗?”他抬头看了看我,然后又低头小心翼翼地把一个粉色信封放进了包里。

我看着那封信,一时激动地不知所措。想着他刚刚小心翼翼的动作,内心雀跃不已,心想还是有希望的吧。

于是我鼓足了勇气,开口道:“沈一凡,其实你刚刚拿的那封信是...。”

还没等我说完,沈一凡突然接道,“我知道啊,是陈艺写的,你原来是想告诉我这件事啊。”

“陈艺写的?”我惊讶的望着他。

“对啊!她偷偷放信时我看到了。但当时我没有拆穿她,怕她不好意思。后来那段时间,她每天都会贴一张便签纸在我桌子上,上面会写一句鼓励我的话。那段时间如果不是她,我真的走不出来,我很感激她,更感激上天让我遇到了她。”沈一凡的眼睛突然望向了窗外,带着一层雾蒙蒙的坚决。

“不,不是她,不是......”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可是还没说完,陈艺从教室外走了进来,沈一凡望向窗外的视线也回到了教室。

“吴冰,你还有多少东西没搬,待会儿我帮你吧?”陈艺笑着朝我走过来。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我望着陈艺,手里下意识地攥紧书本,我注意到了沈一凡看她的眼神,那眼神有着我似曾相识的光亮。它把我所有想对质的话都压在了喉咙里,让我喘不过气来。

这时,沈一凡停下了手里的事,望着陈艺说:“陈艺,你不是还有点东西吗?我帮你搬到寝室楼下,待会儿我们再一起过来帮吴冰搬。”

陈艺也回望着他,眼里带着我从未见过的温柔说道:“好啊。”然后又看向我,“吴冰,你先收拾,我们待会儿来帮你。”

望着他们一起出去的背影,听着他们渐远的嬉闹声,我知道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我丢下手上的东西跑出了教室,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就那样呆坐着,很多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画面一幕幕的在我眼前回放,我终于忍不住将脸埋在膝盖里哭了起来。

“沈一凡,这道题怎么写?”

“沈一凡,把你的英语笔记借我看一下?”

“沈一凡,谢谢你昨天帮我做值日,周末我请你看电影,吴冰你也一起吧。”

“沈一凡,不要欺负我们家吴冰哦。”

......

“陈艺,你今天放学等我一下。”

“陈艺,把你的数学笔记我看一下,我有一点忘记写了。”

“陈艺,把你的书借给我看一下。”

“陈艺,你想报哪所大学啊?”

......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成为没有姓名的那个人。

4. 原谅

往事重现,即便过去了八年,泪水依然模糊了双眼。

我看着陈艺的消息,想了想回复了她。

“其实那封信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在毕业那天下午我就知道了。”

“你早就知道了?你为什么没有告诉他?”

“因为来不及,因为该错过的都错过了。”

“对不起,吴冰。那天我看见他桌上有封信,我看到封面上的字迹很熟悉,就拿起来看了看,在我放下的时候,他进来了。我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解释。后来他主动接近我,对我很好,我不想破坏这份美好,所以选择了隐瞒。毕业那天我其实想找机会跟他说的,可是他......“

“可是他向你告白了,对吗?“我终于知道了原来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我猜到了陈艺没有打出来的话,因为我想起那日他眼里的坚决。

“对,然后我就再也说不出口了,我很喜欢他,从刚进入这个学校就开始喜欢。我很害怕说了之后,他不会跟我在一起了,所以当他告白时说起那封信还有那些便签纸时,我没有否认。对不起,吴冰,真的很对不起,我到现在还没有跟他说,我想先跟你坦白之后再告诉他。“

“你现在是要和他结婚了,对吗?

“嗯嗯。后来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这些年我们感情一直很好。但是每次我看见他小心翼翼地收着那封信,我就很难受,我知道他现在很爱我,可是这份爱是我偷来的,我于心不安。如果不是......真的真的对不起。”

“没有如果,你也不用一直跟我道歉,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放下了。毕业后的那段日子我真的很恨你,可是每当我回想起他看你的眼神时,我就知道那封信是谁写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时他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是你这个活生生的人,那封信只是给了他喜欢你的理由,却成为不了你们现在能结婚的理由。好好地和他过以后的日子吧,这封信既然错了,就让它错到底吧。有些事情能一辈子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

“谢谢。我们……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看着陈艺的消息,我自嘲地笑了下,你终究还是不了解我啊。

我发给了她600的红包,还有几句话便关上了手机。

有些事可以被原谅,却无法被遗忘,破镜即使重圆,却再也不复当初,我们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但是我真心地祝你们幸福,再见。

也是再也不见。

八十几

感觉哥哥组也很好嗑的样子

元伯鳍×梁竹

一个温润宠溺武功盖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一个看似别扭,实际正义,弄清楚来龙去脉后就会忠心耿耿的护夫


梁竹×元伯鳍

一个弟控,误以为男人是害死弟弟的凶手,公然公报私仇,大玩囚.禁虐.待play

一个认为只要自己受伤就可以让对方消气所以默默忍受一切,但其实弟弟也是自己的底线


怎么样都很棒~

有太太产粮吗?

感觉哥哥组也很好嗑的样子

元伯鳍×梁竹

一个温润宠溺武功盖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一个看似别扭,实际正义,弄清楚来龙去脉后就会忠心耿耿的护夫


梁竹×元伯鳍

一个弟控,误以为男人是害死弟弟的凶手,公然公报私仇,大玩囚.禁虐.待play

一个认为只要自己受伤就可以让对方消气所以默默忍受一切,但其实弟弟也是自己的底线


怎么样都很棒~

有太太产粮吗?


诶亚

复诊完回家的路上,昆明已经连着下了几天的雨了,雨点打在伞上像鼓掌。耳机里突然放到这首歌,我坐在湿漉漉的长椅上又哭了一顿。

感谢路边长椅,让我在不想回家又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有个去处。

复诊完回家的路上,昆明已经连着下了几天的雨了,雨点打在伞上像鼓掌。耳机里突然放到这首歌,我坐在湿漉漉的长椅上又哭了一顿。

感谢路边长椅,让我在不想回家又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有个去处。

高产似那啥。。。
↑ 系统:您的文件已丢失我↑...

   ↑   系统:您的文件已丢失
我↑
对不起,我,肝不过来了,
呃呃呃额额

还有一个好消息

我决定画漫条了!
(¦3[▓▓]可喜可贺
懒人就因该有懒人的亚子!
..................................这里是高产.......请多多关注

                       敬请期待!!

   ↑   系统:您的文件已丢失
我↑
对不起,我,肝不过来了,
呃呃呃额额

还有一个好消息




我决定画漫条了!
(¦3[▓▓]可喜可贺
懒人就因该有懒人的亚子!
..................................这里是高产.......请多多关注

                       敬请期待!!

杜子

【想起件事1】看电影的时候遇到一对渣

有次跟米饭看电影,注意到同场次的一对“情侣”,因为他们举止很亲密。


然后看完电影出来,坐同一个电梯下楼的时候。


女的娇滴滴问男的:“你等会是不是又要去陪你女朋友?”

男的一把搂过她,回答说:“我当然陪你”


后面还说了啥我记不清了…………


啧,我差点就打干yue 了

有次跟米饭看电影,注意到同场次的一对“情侣”,因为他们举止很亲密。


然后看完电影出来,坐同一个电梯下楼的时候。


女的娇滴滴问男的:“你等会是不是又要去陪你女朋友?”

男的一把搂过她,回答说:“我当然陪你”


后面还说了啥我记不清了…………


啧,我差点就打干yue 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