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港命
这一对好好吃啊——美式跟英伦w...

这一对好好吃啊——
美式跟英伦wwwwwwww
还有体型差,超萌

这一对好好吃啊——
美式跟英伦wwwwwwww
还有体型差,超萌

离歌«
别人都在画520贺图就我画沙雕...

别人都在画520贺图
就我画沙雕图〔???〕

来自一个主播的视频的灵感
我改了改√

别人都在画520贺图
就我画沙雕图〔???〕

来自一个主播的视频的灵感
我改了改√

聪明的九块钱☆

论林忱什么时候最想他亲亲师父

:当然是在江南湖里皮着游泳然后迷路的时候了啊!

p2是有字的哈哈哈

圈一下我的便宜师父bushi@Scott Heather Hawk 

论林忱什么时候最想他亲亲师父

:当然是在江南湖里皮着游泳然后迷路的时候了啊!

p2是有字的哈哈哈

圈一下我的便宜师父bushi@Scott Heather Hawk 

千凌

【也青】莫待此情成追忆(下)

    六、
      “老王,帮我把发钗摘下来呗。”诸葛青嘟哝着靠着椅子坐了下来“重死了。”
   
    “行行行,我的诸葛大少爷。”王也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将勾在发钗上的青丝拨开。
   
    两人靠得极近,诸葛青闭上眼,甚至可以嗅见王也身上淡淡的苦茶香。
   
    他没有注意到,王也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

    六、
      “老王,帮我把发钗摘下来呗。”诸葛青嘟哝着靠着椅子坐了下来“重死了。”
   
    “行行行,我的诸葛大少爷。”王也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将勾在发钗上的青丝拨开。
   
    两人靠得极近,诸葛青闭上眼,甚至可以嗅见王也身上淡淡的苦茶香。
   
    他没有注意到,王也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老王。”突然,诸葛青开口了。
    “嗯?”王也手上动作不停,轻轻地摘下最后一根束发的簪子。
   
    “没什么。”诸葛青顿了顿。“我要成亲了。”
   
    王也愣住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是吗,哪家的姑娘。”
    “傅家的大小姐傅蓉。”
    “恭喜。”
   
    安静良久,无人再开口。
   
    “你会来吗。”诸葛青抬头。
   
    “会。”
   
    七、
      迎亲的路上很顺利,傅家府上距离诸葛家的府邸并不算远。
   
    除去新郎的面上没有太过欢喜的神色,依旧挂着与往日无二的浅笑,周围人倒是热热闹闹。
   
    牵过新嫁娘的手,迈向堂中的软垫,每近一步,心就凉一分,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余光环顾四周的宾客,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大概是不会来了吧。他这么想着。
   
    “一拜天地!”礼官站在一旁高声唱礼。
   
    他已经做好准备了,身边的傅家大小姐早已与他做好约定,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他拍了拍衣摆,打算跪下来。
   
    八、
      “青。”一声低低的叹息徘徊在耳畔。
      一瞬间,他的动作僵住了。
    “青,我喜欢你。”
   
    身边的景物好像都停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乱金柝,还是因为他的错觉。
   
    诸葛青缓缓转过身,眼睛发红。
    王也一看,慌了神。
   
    “对不起。”王也说着黯淡地看了一眼诸葛青身旁的傅蓉。“对不起。”
   
    他转身打算离开。
   
    “王也!”他听见诸葛青的喊叫,他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想必是气极了吧,与那姑娘情深。
   
    紧接着,一双手环了上来,诸葛青温温软软的薄唇贴了上来。动作虽说不上温柔,带着点发泄的意味,却让他心都软成了一汪水。
   
    “你他妈道什么歉!”
    “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声音小了下去,渐渐地,小声呜咽了起来,心中是失而复得的喜悦,死死地揪着王也的衣襟,将头埋在王也的肩膀。
   
    王也有些无措地看着怀里哭成一团委屈巴巴的狐狸,柔声哄着。
   
    “青?青?阿青?”
    “咱不哭了好不好?”
   
    但是,总算,这狐狸是他的了。

千凌

【也青】莫待此情成追忆(上)

一、
      “金钗红布送嫁娘,笑若桃柳泪若丝。”
   
      披着花衣裳的小娃娃笑嘻嘻地围着花轿子拍照手唱着童谣。
   
      “这一嫁就离了家,回家的时日就不多了,好好过,若是受了欺负,跟娘说,咱家的丫头娘都舍不得呢。”老妇人紧紧地握着凤冠霞帔的新嫁娘,哽咽地絮絮叨叨着。
   
     ...

一、
      “金钗红布送嫁娘,笑若桃柳泪若丝。”
   
      披着花衣裳的小娃娃笑嘻嘻地围着花轿子拍照手唱着童谣。
   
      “这一嫁就离了家,回家的时日就不多了,好好过,若是受了欺负,跟娘说,咱家的丫头娘都舍不得呢。”老妇人紧紧地握着凤冠霞帔的新嫁娘,哽咽地絮絮叨叨着。
   
      “娘...您安心,他待我很好。”姑娘讲着讲着就红了眼眶,泪珠子打在红嫁衣上。
   
    新郎官一身大红喜袍,面若冠玉,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行来,眼中对着那嫁娘是毫不掩饰的爱慕,叫人羞红了脸。
   
    前头的乐师高声吹奏着,喇叭鸣,后头跟着的敲锣打鼓,一路向着城外大红灯笼开路,好不热闹。
   
    这沿着一路,就进了山弯。
   
    眼见着要过了那破庙头,没曾想,却是悲丧一场。
   
    郎官死了,嫁娘丢了。
   
    “奈何天公不作美,嫁衣无寻白骨哭。”
   
    转过身,懵懂的小娃娃笑着拍着手唱出了下半阙。
   
    二、
      “恭喜,恭喜。”出入府中来往的人挂着或真或假的笑意,半抬着朝正厅中的人拱手道喜。大红的喜字染得清冷的府中盈着人气儿。
   
     金钗翠瑶随着脚步声摇动碰撞发出脆响,绣着金凤的衣角沾上了点檀香,蒙上的盖头随着呼吸轻微地拂动。
   
      敲锣打鼓地上了山路。
   
    渐渐地,马蹄声小了下去,花轿的帘子被风刮得不住地翻动。在轿子里的嫁娘安安静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尚且是正午的天儿,光都被乌云给盖住。
   
    躺在庙边树枝桠上的年轻道士懒懒地抻了抻胳膊,打了个哈欠。“来了。”他翻身打算跳下树。
   
    “阿箐。”一道温雅的嗓音低低地唤着不知谁的名字。轿子里的嫁娘突然出声应了一句。“嗯。”
   声音的主人像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从破庙里边冲了出来。
   
    随轿的人及着那新郎官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就剩那还窝在树荫里的道士和轿子里的嫁娘。
   
    等那人到了跟前,看清了身影,是个俊俏的郎君,穿着喜服,腕上缠着红菱的手将要掀开的花轿的红帘子时,树荫底下的道士开口了。
   
    “停下吧。”那声音不温不火,带着点天生的懒散,又如三月棉絮的轻,君子抚琴的雅。
   
    王也看着那年轻郎君,不知是惊诧,那郎君的面上有些惊讶。轿里的人将要掀开帘子的手顿了顿,随即撩开了轿帘。挂着白玉镯子的纤细手腕碰上了飘动的红菱,缠了几圈在腕上。
   
    “阿箐!”郎君有些惊喜地看着身边的嫁娘。
   
    王也却皱了皱眉,他确定自己已经认出眼前的人了。
   
    三、
    身着嫁衣的新嫁娘上前一步踏出定了中宫,周身萦绕着凛冽的风掀起了他的盖头,露出了盖头下精致的面容。青丝盘起,花钗绾发,细长的眉眼微挑着,丹红晕染了眼角,面上被盖头闷得有些泛红。
   
    笑得有些像偷了腥的狐狸。他想。
   
    诸葛青很好看,他一直知道。
   
    只是这样红妆绾发,一身嫁衣的诸葛青,是他从未见过的。沉寂在心中许久的人影,随着这一眼,鲜活地出现,一举一动无不牵动心神。
   
    “不错啊,老青。”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待他用风绳将那郎君绑起来,诸葛青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头对王也一勾嘴角,笑道“王道长,好久不见。”
   
    树影晃动,风将别在耳后的发丝吹乱,几缕飘在眼前模糊了视线,恍恍惚惚好像又回到了当年,他还未离开时那样。
   
    大概是山上日复一日的早课,超脱于世俗的生活,清冷的大殿烟火缭绕间,太过娴静,此时胸腔处剧烈跳动的心脏,更甚当年。
   
    四、
      “祖师在上,弟子凡心。”王也低低叹了一句。
   
    “你不是,你不是阿箐。”那年轻郎君看着诸葛青的面容,怔怔地念道“阿箐,我的阿箐呢。”
   
    “我们带你去找你那阿箐姑娘,你就前去往生,如何?”诸葛青拽了两下缠着的红菱。
   
    听到阿箐的名字,那郎君突然静了下来。
   
    “好。”他闭了闭眼“只要能找到阿箐。”
   
    流云似火一般燎燎腾烧,涯边的余阳渐渐西沉直至没入湖泽下。
   
    “她就在这。”王也和诸葛青一算便找到了地方。
   
    草草堆起的隆着的小土坡,插着一块刻了字的薄石板。
   
    “若有来生,定不负君恩。”
    “李棠之妻”
    “柳箐之墓”
   
    大约是许久没有人来此,不知何时放的贡品只剩一些被鼠疫啃噬后发了馊的碎渣,墓边的荒草已经高过了石碑。
   
    “先生。”那郎君跪在坟前,突然开口道。
   
    明明是想要流泪,却干涸得没有任何一丝水分。
    明明失去了痛觉,却抑制不住的撕心裂肺。
   
    “您说,下辈子。下辈子我能和她再相遇吗?”
   
    他挣扎着起身抬头去望他们。
   
    “会的。一定。”
   
    话落,那郎君带着点释然的微笑。
   
    “是吗。”他低喃“那就好,那就好。”
   
    再忆起那个揪着他的衣角,甜甜地换着他李家哥哥的姑娘,面容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他相信来生,若能再与她相见,一定能认出她来。
   
    身形渐渐消散。
   
    莫待此情成追忆。那郎君无声地说道。
   
    王也看见了,诸葛青也看见了。
   
    五、
      那人就像悠悠的浮云,可望而不可及。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停下,给了你希望,却又悄然离去。
   
    是他太过贪心,想要将他留在尘世中,却又害怕,害怕那人知道他的心思后不再停留,只得掩住眼中的爱慕。
   
    但是,他倦了,乏了,本知不该如此却依然妄想。
    自己这样的人,怎么能配的上那样仙风道骨的人。
   
    最后,最后一次的放纵。
    若是....那从此天各一方也好。

Kennie Cheng

一直痴迷于复古的法式搭配

随意的大衬衫和波点的组合百搭不厌

然后给你们看一眼粉粉蓝蓝的天空 :)


波点半裙⬅️戳


一直痴迷于复古的法式搭配

随意的大衬衫和波点的组合百搭不厌

然后给你们看一眼粉粉蓝蓝的天空 :)


波点半裙⬅️戳


蓝绿小蜥蜴儿

有没有厦门的kyo约着一起看顺便加好友一起磕凯源的呀)੧ᐛ੭

有没有厦门的kyo约着一起看顺便加好友一起磕凯源的呀)੧ᐛ੭

离歌«

最后把医生救下一起修了电机

作为一个佣兵修了快4台电机
我表示非常的骄傲

〔画风粗制滥造 完全不会上色〕
〔将就一点√〕

最后把医生救下一起修了电机

作为一个佣兵修了快4台电机
我表示非常的骄傲

〔画风粗制滥造 完全不会上色〕
〔将就一点√〕

鮟鱇🐳_试图产粮

521画点东西给自己看☕️

大概已经没人记得了,是之前画过的贤木的新形象,因为这孩子有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设定,所以之后会出现很多很多的形象(???)
这次的形象是贤木还是五尾狐的时候,假扮成御馔津神的神使,其实这个形象完全就是摸鱼的产物…p2是身份暴露之后被一刀刺伤右眼
p3是我非常垃圾的Q版,p4是难波×贤木的粮,非常皮的玩了梗,难波大人手里拿的是油豆腐,顺便一提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大概也是这样的

521画点东西给自己看☕️

大概已经没人记得了,是之前画过的贤木的新形象,因为这孩子有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设定,所以之后会出现很多很多的形象(???)
这次的形象是贤木还是五尾狐的时候,假扮成御馔津神的神使,其实这个形象完全就是摸鱼的产物…p2是身份暴露之后被一刀刺伤右眼
p3是我非常垃圾的Q版,p4是难波×贤木的粮,非常皮的玩了梗,难波大人手里拿的是油豆腐,顺便一提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大概也是这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