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叉骨叔

19浏览    2参与
颜冬⭐️

OK我来发糖了,不光ce和ss的糖糖,还有兄弟糖呀!

OK我来发糖了,不光ce和ss的糖糖,还有兄弟糖呀!

Huo

【漫威】交叉骨/你 - Crush(上)

  Thou raisest thy waves vainly to follow thy lover, O Sea, thou lonely bride of the storm.

  (你捲起浪濤,徒然地追隨你的愛人,喔!大海!你這暴風雨的寂寞新娘。)

                              ...

  Thou raisest thy waves vainly to follow thy lover, O Sea, thou lonely bride of the storm.

  (你捲起浪濤,徒然地追隨你的愛人,喔!大海!你這暴風雨的寂寞新娘。)

                                  - 泰戈爾 漂鳥集137

  他死了

  死在自己引爆的炸彈中

  什麼都沒留下

  你愛他嗎?

  或許你對他的感情已經不只是愛這麼簡單了。

  當初在九頭蛇裡,你們被組織帶回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成為他們的武器。

  你們一起生活,一起訓練。

  他看著你從剛開始受傷會忍不住掉眼淚,到現在可以面不改色的,自己把射到身上的子彈拔出來。

  你看著他從剛開始被教官壓在地上打,到現在可以把教官壓在地上打。

  就算布洛克在怎麼不喜歡跟人互動,你們還是成為了朋友。

  九頭蛇的訓練可不是普通的軍事訓練,和你們同期進入訓練營的,到最後結訓剩下的人用兩隻手都能數得過來。

  或許你們不只是朋友,因為你們能將自己的生命託付給對方。

  你無條件的信任他

  他無條件的信任你

  這在九頭蛇裡實屬罕見

  你們兩個之間的信任也為布洛克帶來一堆麻煩。

  就算幾乎在九頭蛇長大,你仍然只忠於自我

  所以當你厭倦任務、厭倦殺人、厭倦九頭蛇,想要脫離。

  你毫無負擔的直接去跟布洛克說了。

  他只是無奈的看著你,唸了你一頓之後答應幫你脫離九頭蛇。

  計畫很成功

  在某次任務中,你成功假死。

  當你拿著布洛克為你準備的新身份,準備快活的去享受新生活時,你卻被神盾局抓了。

  坐在審問室裡,你一直在想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每次任務你都帶著面罩,不可能是被認出長相,那是為什麼會被抓?

  “你好,郎姆洛小姐。”

  喔!對了,你還跟他姓呢!因為是孤兒,所以就跟他借了下姓,反正同姓的美國人也不少。

  “你好……女士,請問為什麼要抓我?”你問道。

  對面的紅髮美人貌似就是鼎鼎大名的「黑寡婦」,哇嗚!她可真是正點。

  “叫我娜塔莉就行了,你不用緊張,其實這次並不是神盾局的任務,只是有些私人的事想跟你說,所以將你帶來這裡。”黑寡婦回答,她其實看不出來眼前的黑髮姑娘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弗瑞想要找她單獨說話。

  “我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你就是傭兵殺手「蛇鷹」 九頭蛇著名的殺手「黑蛇」對吧?”門突然打開,隨著問題進來的是尼克•弗瑞。

  “九頭蛇?那不是美國隊長二戰時期就消滅的反派組織嗎?”看來美好的退休生活正在離你而去。

  黑蛇是你在九頭蛇裡的代號,偶爾賺外快時你用的是蛇鷹,除了布洛克,還沒有人想到這兩個人之間的關聯。

  你瞟了一眼黑寡婦,她看起來有點驚訝,看來尼克•弗瑞沒有先跟她講。

  “不用裝了,我們這裡可是有證據你就是黑蛇。”說著,他將一疊文件丟在桌上。

  你看了一下露出來的照片,是你剛開始出任務,還沒開始帶面罩的時候。

  失算啊~

  “就算我真的是蛇鷹,那也只是傭兵殺手,為什麼會說我還是九頭蛇的黑蛇?”你好奇的問道,照理來說九頭蛇的保密工作可是做到極致,不可能會洩漏出你的身份。

  “DNA檢測,我們剛好有傭兵殺手蛇鷹以及九頭蛇殺手黑蛇的血液。”他說著又丟出一份資料。

  “所以你想幹嘛?讓我供出基地?還是說出九頭蛇的人員?我的口風可沒有那麼鬆喔~”證據都齊全了,你也不想在裝,擺出平常的姿態隨意的問道。

  “最近有消息流出,黑蛇在一次任務中身亡,那麼身為黑蛇的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明尼蘇達州?”他坐在你對面的椅子上問道。

  “為什麼你會有消息?”你皺眉問道,你可是在西伯利亞出事的,照理來說就算是九頭蛇內部,消息也沒那麼快傳回美國。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從哪裡得來消息的,你只要說出為什麼你會在這就好了。”弗瑞雙手交叉頃身問道。

  “……這裡只有你們兩個對吧?”你想了一下,決定把脫離九頭蛇的事跟他們講,他們兩個可是神盾局裡難得不是臥底的呢~

  “是。”

  “因為我想脫離九頭蛇,脫離他們最好的方法就是死掉,所以我就去死了~”你簡單明瞭的說完,他們兩個的表情非常無奈。

  “……哇嗚,還真的簡單明瞭的說明。”黑寡婦挑眉說道。

  “唉…就算你脫離了,鑒於你仍然是前九頭蛇殺手,我們不可能就這樣讓你走,我們會安排你以編外成員的身份住在復仇者基地,娜塔莎負責監視你,必要的時候也請你幫助我們。”弗瑞說完,起身離開審問室。

  “嗯……看來我沒有選擇的餘地?”你看向黑寡婦。

  她瞥了你一眼之後也走出審問室。

—— —— —— —— —— —— —— —— —— ——

  在復仇者基地生活其實挺好的,除了黑寡婦跟鷹眼知道你的身份,其他人都以為你只是特別編外成員,平常就在基地裡運動、在房間裡玩電腦,偶爾跟他們一起出任務,他們有時候也會帶一些有趣的東西回來給你玩。

  就是每次出門的時候要帶上一堆發信器或是讓娜塔跟著有點麻煩。

  你還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布洛克,他現在的身份是神盾局特攻小隊隊長。

  “你好我是布洛克•郎姆洛,這次任務你也必須出動,請趕快換好裝備,我會直接帶你到任務地點。”布洛克公式化的交代完任務就走像飛機。

  你快速的換好裝備,上了飛機坐在他身旁。

  ’好久不見,原來你的任務是這個啊。’你開始用手指隱蔽的在他的腰側寫字,你們以前任務中不能出聲的時候都是這樣交流。

  在九頭蛇時他總是不在基地,原來是來當臥底了。

  ‘是啊,你最近過的怎樣?’他抓起你的手,在上面寫道。

  ’還行,就是不知道那時候從哪洩漏消息,就被抓到復仇者基地住了。’你跟他抱怨道。

  ‘雖然吃得好住的好,但是就是很不自由,到哪都會被盯著。’

  ‘忍忍吧,之後就會比較好了。’他頓了一下安撫道。

  你還想寫些什麼的時候,你們到達了目的地。

  “下飛機吧。”他站起來說完,徑直的下了飛機。

  這次任務是剿毀一個毒蟲組織,要你出來支援只是以防萬一,因為美國隊長有另一個任務,沒辦法過來。

  結束任務,你回到飛機上還想找布洛克說話,卻發現他不在機艙內,沒多久就到達復仇者基地,要下飛機時,布洛克突然從駕駛艙出來拉住你。

  “最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基地。”他靠近你耳邊小聲的說道,說完他將你推出飛機。

  你張嘴想問他為什麼,卻看到他將食指放在嘴前,比出噤聲的動作。

  在你愣神的同時飛機的艙門關上,你看著飛機飛走,好一陣子才回神。

  

  “美國隊長被通緝”

  

  “皮爾斯被揭發是九頭蛇”

  

  “神盾局大清洗”

  

  這些新聞轟動全國,卻都不是你的重點。

  “天空航母墜毀,神盾局被毀了大半”

  而布洛克當時就在大樓裡,生死不明。

  這段時間你幾乎被軟禁在基地裡,隊長在逃、娜塔莎也在秘密做些小動作,他們根本沒時間管你。

  等到他們想起你,已經是全部的事情都結束時。

  “你知道神盾局有九頭蛇的臥底。”娜塔莎一進門就問道。

  “是,我知道。”你低垂著頭,不想看他們。

  “你跟郎姆洛是什麼關係?”娜塔莎察覺到你的異狀。

  “曾經的搭檔。”你仍然低著頭,頭髮擋住你的臉讓他們無法看清你的表情。

  “只是搭檔?”娜塔莎輕輕抓起你緊握的雙手,將你的拳頭打開。

  你的手心上是一個個被指甲壓出的血洞。

  “……”

  “只是搭檔?”娜塔莎再問了一次,這次她伸手將你的臉抬起來。

  你的眼睛發紅,但是沒有留下眼淚。

  “不只是搭檔。”

   不只是搭檔……你在心中又默念了一次。

  “我們沒有找到他的屍體。”他們沒有再多問什麼,離開前娜塔莎留下了這句話。

  你在房間呆坐了一陣子,最後在黑暗中沉沉睡去。

  在夢裡,他還不是交叉骨 你還不是黑蛇。

  他說,他不喜歡看到眼淚,尤其是你的

  所以你再也不在他面前掉淚。

  你說,他一定不會在被教官打趴。

  所以他就算死撐著也沒有再被教官打趴過。

  他對你來說,你對他來說

  到底是什麼?

  醒來時你感覺到眼睛的酸澀,摸了摸臉頰。

  原來,在夢裡看著以前的你們時,你已經淚流滿面。

—— —— —— —— —— —— —— —— —— ——

  那之後,你繼續跟著娜塔莎他們出任務,你再也沒有跟娜塔莎抱怨不自由,再也沒有說起布洛克。

  你並沒有認為他死了,所以正努力找出他還活著的證據。

  終於在你努力不懈的尋找中,你找到他的蹤跡,他現在已經完全化身“交叉骨”為九頭蛇賣命,好幾次出任務,你都能遠遠的看到他裝備前那標誌性的交叉圖案。

  他卻好像刻意的,總是在你到達前離開,你總是只能遠遠的看到他,他帶著頭盔讓你連他的臉都看不到。

  我只是像好好的看看你而已,為什麼要躲著我?你只想沖到布洛克前面,扯著他的領子這樣問。

  這個願望在奈及利亞的任務中完成了。

  “為什麼要躲著我!!”終於堵到布洛克,你失控的抓著他的盔甲大吼。

  他只是看著你,沒有出聲。

  你看他也沒打算回答你,一拳揮了過去,結果被他穩穩的接住。

  “嘿!我穿著盔甲,打到是你的手會痛,你又不是沒試過。”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像個地痞流氓似的調侃你。

  “痛又怎樣?我現在只想好好的揍你一頓!!”你出力將手臂抽回來。

  “別那麼生氣,我之前沒聯絡你是因為還在九頭蛇的實驗室裡接受治療。”他無奈的說。

  “最好!前幾次出任務我都有看到你!”你氣憤的將他的頭盔拿掉,他像是沒料到你會突然出手一樣愣了一下。

  你看到他的臉時也愣住了。

  他的左臉是大片猙獰的疤痕,就連九頭蛇都沒能將他的臉完全恢復,可見當時他的傷勢有多嚴重。

  “嚇到了?所以我才不想給你看啊。”

  他將你手上的頭盔拿回

  “好了!我得繼續完成任務。”

  然後抓起你的手,吻了一下你的手心

  “再見。”

  沒等你反應,他抬手將你打昏。

  一段時間後你恢復意識,摸著還發疼的後頸,你只想殺了他。

  居然把我打昏!!!!

  “隊長,現在情況怎麼樣了。”你起身,怒氣沖沖的往大樓外面走。

  “交叉骨跟其他人員搶走藥劑之後分開行動了,我們現在正分頭追蹤他們,我跟著交叉骨往我們剛剛經過的市場前進當中。”隊長快速的跟你講了目前任務的進度,知道你的目標是布洛克,他跟你講了布洛克的位置。

  “了解,我去支援你。”說著你腳步加快,剛剛布洛克跟你說的再見總讓你有點不安。

  到達現場時,你看到的卻是他準備暗下炸彈背心的身影。

  “布洛克!!!”

  他聽到你的聲音,回過頭來好像想說什麼,可是他已經按下按鈕。

  爆炸被旺達用混沌魔法集中在他周圍,你衝過去想將他從爆炸中拉出來,旺達卻早一步將他升空。

  

  

  他死了

  死在自己引爆的炸彈中

  你清楚的看到他因為爆炸痛苦的臉

  然後看著他的身體四散

  他的屍體散落在各處

  這次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他了。

  你拿起掉在一旁的頭盔,轉身離開

  隊長他們還在將被爆炸波及的民眾疏散,沒有人注意到你的離開。

  

  

  你來到海邊 ,

  他跟你都喜歡的海邊。

  還在九頭蛇的時候,偶爾任務結束了,你們就會偷偷跑到海邊。

  吹吹風  玩玩水  最後看著夕陽沉沒在海中。

  站在懸崖邊吹著海風,你看著他的頭盔。

  布洛克•郎姆洛

  他是你的戰友 你愛的人 

  他總是跟你在一起

  可是現在想想

  你好像從未真正的轉過身看看他。

  你想到他在爆炸前對你掌心的那一吻

  掌心的吻意味著珍視、在意

  “你珍視著我嗎?”

他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你卻從來都沒去了解他

  眼淚滴到頭盔上

  他說他不喜歡看到眼淚,尤其是你的。

  “ 沒關係…… ”

  你閉上眼,縱身一躍進入海中。

  “ 在海裡 海水會帶走眼淚。”

 END.

  因為習慣所以覺得理所當然 ,

  因為理所當然所以從沒在意,

  等到失去才發現自己根本沒珍惜他,

  每個人不是都這樣嗎?

  Crush:

  壓碎 ;使極度傷心;使震驚;徹底擊垮;迷戀

“海水會帶走眼淚”是海王裡面的臺詞,很喜歡這句,本來是要寫成全員的,後來覺得用到這篇也挺適合的。

總覺得這篇也能寫個交叉骨中心的🤔

叉骨叔的文我明明想寫甜的,結果寫一寫又變虐

因為寫的時候想說要貼合電影劇情

我完全忘記叉骨叔在電影裡已經領便當了

回過神來開頭就變那樣了╮(╯▽╰)╭

自作孽啊~

  女孩最後是去找交叉骨了

寫了兩個我最喜歡角色單獨的文,結果結局是全滅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