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及黑

9374浏览    289参与
草稿纸

【黑及黑】一次重逢

  黑尾睁开眼睛,房间里仍然是一片漆黑。

  敏感的运动生物钟告诉他,现在离天亮已经不远。

  身边传来声调频率并不是那么熟悉的呼吸声。

  黑尾摒息,想要更清晰的捕捉住它。

  音律细微又绵长,末音偶尔奇妙的拖出升调,很像他说话故意搞笑时候的习惯。

  黑尾轻微转过头,已经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描绘出床上这人的模糊轮廓。


  侧身背对着黑尾的及川,在飞机上经历了近三十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平稳的陆地,疲惫的身体正在安定沉睡中逐渐进行恢复。

  及川的肩膀缩紧在被子里,只有毛茸茸的脑袋露出在被子外面,黑尾想要伸手过去揉,指尖临到发梢附近,又收了回来。

  他把手伸进被子里,绕过及...

  黑尾睁开眼睛,房间里仍然是一片漆黑。

  敏感的运动生物钟告诉他,现在离天亮已经不远。

  身边传来声调频率并不是那么熟悉的呼吸声。

  黑尾摒息,想要更清晰的捕捉住它。

  音律细微又绵长,末音偶尔奇妙的拖出升调,很像他说话故意搞笑时候的习惯。

  黑尾轻微转过头,已经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描绘出床上这人的模糊轮廓。


  侧身背对着黑尾的及川,在飞机上经历了近三十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平稳的陆地,疲惫的身体正在安定沉睡中逐渐进行恢复。

  及川的肩膀缩紧在被子里,只有毛茸茸的脑袋露出在被子外面,黑尾想要伸手过去揉,指尖临到发梢附近,又收了回来。

  他把手伸进被子里,绕过及川的腰,往前方轻轻探去。


  及川的腹部,平时打球时候用力绷紧,会呈现出清晰腹肌的地方,现在睡梦中的充分放松的肌肉,摸起来温暖而柔软。

  原本坏心眼的只是想摸一下,但是及川完全没有将要醒来的意识,这种无防备的顺从,让黑尾无法停手。

  直到手开始扩大活动范围,睡梦中的及川才像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扭动着翻过身。

  他的翻转不是想要逃避,反而将自己转了过来,将头抵到黑尾的肩头。在停留片刻后,及川的头用力拱了拱,寻找着“枕头”最合适的凹陷弧度,最后再次安稳下来。

  黑尾忍着笑,一动不动,等待到及川的呼吸声再次悠长,他才稍微低下头,就着晨光熹微,视线之下刚好可以看清及川的发旋。

  标准的、圆圆的,围绕它的发绺柔软服帖,跟自己完全不一样,黑尾想道。


  逐渐看出神,直到屋内的光线又亮了一点。

  再过一点时间,他们会一起起床去晨跑,邻居家院子里栓的小狗会对着陌生人及川疯狂汪汪大叫,及川肯定也会汪汪的回吼。

  跑完回来,他们会一起洗澡沐浴,也许会来一发,也许不会,只是缠绵抚摸温柔亲吻就够满足。

  梳洗整理完毕,两人会出去家庭餐厅吃早餐。虽然在家里也可以做料理,黑尾已经提早把冰箱里准备满当了食材。但是,他就是很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多的把及川带出门,两人在街头接受各式各样的目光,有炫耀的成分在内。及川肯定也是这样想,两人可以就这样心照不宣的选择去外面吃。

  早餐吃什么好呢?自己常去的店里都是日式风,但是及川更喜欢西式,是不是应该选择附近新开的意大利咖啡店呢?还是去找一家西班牙餐厅?

  黑尾默默思考着,不由得稍微低下头,把鼻尖探进眼前柔顺的发丝之中,闻到的是熟悉的洗发水味道,那是他洗漱间台上自己一直在用的洗发水。

  但是,继续闻着,逐渐就能感受到稍微的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就只有那么一点点,里面混杂了及川的味道。


  黑尾垂下头,额头与身边人相抵,他轻叹一声气,两人的呼吸起伏逐渐相融合拍。

  离天亮还有一会,再一会。

  然后他会送及川去机场,把上面不切实际的想象,全部抹掉。


  ×××


  及川回国只带了一个登机箱,里面装了他的运动鞋、护膝、运动伤害药品、换洗衣物、在长途飞机上看的书籍,还有给黑尾带的礼物,其他什么也没有。

  黑尾跑进机场的时候,及川已经在出口等待了。

  “怎么,飞机还能提前到的吗?”黑尾脸上毫不掩饰的挂着不开心。

  “我忘了不需要去取行李,预留太多时间。”及川转了转手中小巧的箱子。

  黑尾看了一眼箱子。

  “明天的飞机回宫城吗?”

  “对,明天一早。”

  及川边对话边和黑尾并肩走着,发现方向不对。

  “哎?不是去的士点吗?”

  “我开车来的。”黑尾掏出口袋中的车钥匙。

  “不然我应该还能早到一点。”他对于没能让及川一出关口就看到等待着的自己,还在重复表达着不满。

  “抱歉,抱歉,不要再在意接机时间了!”

  及川用力的拍打黑尾。

  “重点是你买车了,太棒了!”

  推着黑尾的背,及川示意他快点走,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会是一辆什么样的车。


  在停车位上静待及川的是一辆并不高调的黑色五座小车,经常出现在杂志大开页广告中,是最近的热门车型,以价格经济实惠,车内设计优质,空间大而深受社交需求旺盛的年轻人欢迎。

  “比想象中要更可爱一些。”

  及川绕着它走了一圈,从车窗外往里观察,车内宽敞的感觉看上去不错,这点很不错。身材高大的人每次搭乘的士,需要屈腿,多少会有点难受。 

  黑尾接过及川的行李,打开车后备箱。

  车厢空间大,后备箱空间就相对不那么宽裕,不过里面提前收拾得很干净,放及川的登机箱还是绰绰有余。


  及川来到车前,没有犹豫的拉开副驾位的车门,正准备进去,发现座位下方放着行李袋,一看就是黑尾的训练用品。

  “放到后座位上吧。”黑尾坐进车内,伸手把它拎了出来,往后扔去。

  “怎么放在这里,平时副驾不坐人吗?”

  及川在问出来的瞬间,就马上意识到了原因。

  再次仔细的观察车内,崭新的气味有点太明显。

  “你还真有一手啊。”及川有一下没一下的去摆弄悬挂在风口的的小猫挂件,这个是他很久前送给黑尾的,因为觉得小猫的头毛翘得很有个性。

  “我一向待人热心。”黑尾不动如山的把话堵了回去。

  及川笑着侧过脸,用手撑着腮,一动不动的看着黑尾,开始没脸没皮的不断的说着“你怎么如此多愁善感”、“是不是只有我才知道你居然还有这样一面”、“你浪漫过头就有点恶心了”,直到黑尾的耳廓开始微微发红,他才满意的回过身。

  “……不要和驾驶中的司机聊天。”黑尾难得也会有在对话反击中如此孱弱的时候。


  车驶出机场,路上的车很少,时间太早,这座繁忙的都市还没完全醒来。

  可能是这个原因,虽然看起来像是刚开车不久的黑尾,驾驶得也很平稳。

  及川打开一些车窗,清晨的空气清新中裹着微凉的刺|激,冲进车内。

  他的身体已经很累了,但是心情却故意与身体作对一样兴奋。

  上一次来东京是什么时候来着?他将视线投向窗外,眼前的风景变化不大,反而更添他回忆中的时空困惑。

  这条路随着行进带来了熟悉感……

  “啊!”及川突然回头看向黑尾。

  “怎么?”黑尾目不斜视的继续安全驾驶。

  “这条路是通过音驹高校的吧?”

  “你还记得啊?我只带你走过一次。”

  “因为印象太深刻了嘛。”

  “你想去看吗?”

  刚好停在红灯路口。

  黑尾做了一个虚打方向盘的手势。

  “要!”


  及川贪婪的深呼一口气,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只有回国后才能感受到,在黑尾身边的时候最明显。

  这不是被宠爱的感觉,被追求的感觉,而是不用担心投出的球会落在界外的奇妙安定感。

  抛过来的球也可以很轻松的就接到,不用猜忌他会有假动作。

  看着快要临近目的地,及川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呐,让我来开怎么样?这个车我一直想试试呢。”

  “你有执照了吗?”黑尾反应很快。

  “什么?我可是比你大,拿执照比你早。”

  “可是,你没有实际开车上路经验吧。”

  “你连车都不肯给我开,还敢说爱我?”

  及川作势要去抢方向盘,黑尾一点也不担心也佯装要放开操控。

  最终,一如往常,两人同时在安全范围域内,停止了幼稚的打闹,规规矩矩的让车顺利的抵达了学校门口。


  离上课时间还早,整个学校最吵闹的是树枝上的鸟们。

  只有有晨间部活训练的学生们,早早在操场四方各自划分区域,做着集合整队和热身活动。

  黑尾领着及川准备走向排球馆。

  “黑尾前辈!”清脆响亮中气十足的喊话声从旁边传来。

  及川循声看过去,是穿着1号背心的排球部后辈,这一任的队长,好像叫伊藤什么的,很朴素的名字,但是球风刚猛得令人印象深刻,一点也不像“猫队”的人。

  黑尾伸手在额角处一挥,算是回礼,但是后辈却没有就此继续自己的训练安排,而是和经理人模样的女生说了会什么后,直接跑向这边。

  “一本正经的好孩子,一点也不像你啊。”及川碰撞了一下黑尾的肩膀。

  后辈小跑着过来,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

  在抬起头的时候,偷偷用眼角瞄向及川,却也没有问什么。

  黑尾抓了抓头发,打发后辈回去训练后,及川故意略带叹息的说道:“哎,他不认识我啊,什么时候,他们能脱口说出问我是不是那个在阿根廷打职业的及川前辈呢?”

  “喂喂……高中训练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很辛苦的,还没有闲到有空去看海外的职业联赛。”

  “如果能拿签名板来找我就更好了。”及川自顾自的说道。

  “我现在去买,你签个给我吧。”黑尾指了指学校便利店的方向。

  嘴上这样吵吵闹闹的两人,路线毫不动摇的走向排球馆的方向。


  部员们已经在里面列队热身了。他俩只是临时起意过来看一下,不想打扰到后辈们,于是只在外面透过窗户隐蔽的观察。

  “其实我觉得还挺像你的。”及川没有说名字,但是指的就是现任的队长。

  “你怎么有一句没一句的,他是WS。”黑尾道。

  “我当然知道,说的又不是位置。”及川摆出“我可是看过你后辈比赛”的不爽表情。

  “是说那种执拗的感觉。今年春高那场八强比赛真可惜呢。”就算身在海外,及川也会关心后辈和重点高校的比赛。

  “嗯。”黑尾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句,如果讨论起春高来,两人的时间多少也会不够用。

  用网上联络的时间来聊排球就好,面对面的时候怎么看,也应该多聊一些可以接触到对方表情信息的话题。

  “你怎么关心后辈,比关心我还多?”黑尾反问道。

  “我像你爹一样关心你,你的比赛我可是每场不落,比如总是你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个啦啦队员,我都眼熟了。”及川语气糙得要跳脚。

  “哪个啦啦队女生?你是说经管系留着黑长直总是笑眯眯给我递毛巾,笑起来有点像木村光希的那个吗?”黑尾一本正经的反问。

  “黑尾酱,你真是能惹我生气的高手啊。”及川脸上挂着笑容道。

  “彼此彼此。”黑尾小声道。“明明是你先的。”


  离开学校后,他们并没有回家,而是开往东京年轻人文化聚集的新时尚街道。

  及川很享受这辆符合他喜好的通行工具,想在上面多待一段时间是原因之一,可以看着喜欢的人在隔壁认真驾驶的侧脸,这种感觉也不错,是原因之二。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被综艺节目蛊惑了,非常想去体验那家老板个性非常有意思的美容院。

  “呐,听说现在已经过气了?有多冷清?”

  那是一个探访都市奇谈的搞笑综艺,推荐的店铺基本都只能因为观众猎奇而火上数日,至多数周。

  “对啊,不需要等候,到店应该就能开始吧,我猜。”

  潮流总是瞬息万变,而及川能够回国的时间只能以半年以上为单位。

  店长兼发型师有个拗口的起码混了八个国家的古怪名字,及川看节目时并没有留心记住他,黑尾进内后却像兄弟一样直呼名字,并成功让及川直接坐上了洗发台。

  当然,店内确实人很少也是一个原因。

  在旁边闲着的小哥凑上来和黑尾搭讪,推荐最新的水分子发膜能让头发更柔顺一些,让及川大笑到满头水珠乱溅。

  长达两个小时后,及川理了一个他满意的日式发型,黑尾完好的保住了自己的头发,什么也没弄,只是翻完了店内的所有时尚杂志。

  “终于不需要用发型水往后推了。”及川对镜子内英俊的自己比了一个赞,他和阿根廷发型师每次沟通都快要上升到斗殴状态。

  其实这个发型对东京人来说,已经过时了,不过及川高兴就好,而且确实很适合他。

  所以,黑尾也对着镜子里的及川比了一个赞。


  “珍珠奶茶?”

  “日本现在流行的东西。”

  走出美容院,黑尾指着前面一个女生手里拿的饮料。

  “流行吗?这种东西好像以前也有过吧。”

  “我觉得会啊,现在的味道不一样,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会爆红,排队都要等好久。”

  “哎?真的吗?”提到会流行,及川不想错过提前体验到的机会。

  “要喝吗?”黑尾明知故问道。

  “当然。”毫不介意上套的及川同学速答。

  “那我去点,你先去店里面坐。”

  两个这么高大的男生站在一起买珍珠奶茶的画面,确实太吸引眼球了。

  黑尾虽然不计较,也知道及川不会在乎这些,不过分开行动效率更高一些,而且他确实有点担心及川听到这些高中生情侣们的对话,会轻浮的笑出声。

  前面的一对情侣,黏腻腻的在对话,男方问某某酱想喝什么口味呢?女方用十分甜度的声音嗲道,不想要太甜的担心会胖呢,但是没有甜度完全不好喝,呜呜。男方讨好道,某某酱一点也不胖啊,怎么样都很可爱。女方嘻嘻嘻的笑,继续纠结该点什么口味。

  黑尾崩紧了脸,内心已经笑出内伤,表情快要控制不住了,于是转过头,将视线投向店内。

  坐在临窗位置的及川,被外面的绿植挡住了半边身形,拿着手机正在查看什么。

  比起上次见面,及川又黑了一点,不过并不明显,只是自己对他的一点点变化都会很敏感,这或许是维持远距离关系的可怕之处吧。

  黑尾给及川选择了本周最旬的新品,自己要了店内海报写的不动招牌定番。

  等到拿着奶茶进来,黑尾看见有个陌生的女孩子坐在及川的对面,女生看起来像是OL,驾轻就熟的在搭讪。

  及川往黑尾的方向示意道:“我朋友过来了。”

  女孩子的语气里透着失落,哦了一声,正要移开椅子,回头看见黑尾也是身材外貌不差的年轻男性后,沉寂的眼神又迅速放出光芒来,并对着坐在旁边桌的同行女伴使眼色。

  “原来你们是两个男生啊。”女生把拉开的椅子又拉了回来坐下。

  “刚好我和朋友也是两个人,可以过来坐一起吗?”女生柔声对黑尾说道,手已经伸向了隔壁的椅子。

  黑尾没有回复,只是放下奶茶,看着及川示意他有什么意见。

  “当然——不行啦!姐姐们,打扰别人约会,是会被马踢的,OK?”及川语气不善的挥手,干净利落的直接拒绝。

  两个女生被南美系的直爽发言震惊到,面面相觑,不知作何反应,看看及川,又回头看黑尾。

  黑尾叹了口气,对着两位女生道:“咳,他和你们开玩笑的。”

  两个女生僵硬的表情松懈下来,挤出笑容,等待后续。

  “这里没有马,但是如果非要打扰我们这么难得的约会,可能会被我踢吧。”

  两个女生刚挤出来的笑容垮下了脸,这下她们总算反应过来了,拿起桌上自己还没喝完的奶茶,尴尬又仓促的表示歉意后,往门的方向冲出。

  黑尾仗着身高优势,迈步上前提前给她们打开门,顺手把刚买奶茶收到的印花集点券递过去。

  “算是一点歉意吧,对不起,这真是我们很宝贵的约会时间。”


  “珍珠奶茶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喝完奶茶后,两人就开车回家了,及川进屋就倒进沙发,开始揉肚子。

  “怎么了?”

  “感觉太饱了……”

  及川的那款奶茶不仅仅加量了珍珠,上面还有厚层奶油,甜度热量爆炸。

  黑尾拉开冰箱门,里面满满的堆满了他准备的食材,开始托着下巴思考。

  “对不起!”及川从沙发上翻起来,下巴架在沙发沿上,看着冰箱里大量他爱吃的东西,双手合十低头道歉。

  黑尾从冰箱里那些把不耐存的食物都一一拿出来摆在案台上。

  及川眯眼偷看了,扭头不忍直视。

  “那我们还是来做吧,说不定做完就饿了!”及川咬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说道。

  两人都一个人居住过不短时间,做起料理来并没有什么难度,分工各自擅长处理的食材后,给对方系上围裙就开始劳动。

  不到一个小时,桌面上陆续摆满了食物,虽然看起来外表不够精美,但是两人对味道还是有信心。

  及川挑战了盐烤鲭鱼,黑尾做了奶油炖菜,互相试吃过都觉得相当不错。

  “我们两个真的太优秀了。”及川最后这样盖章结论。

  不过,食欲真的并不能说来就来。

  “怎么样?还要吃吗?”黑尾帮及川递过来擦手巾。

  及川苦着脸看向黑尾。

  “是我不该提议去喝什么珍珠奶茶。”

  “要不我们出去打场球,运动消耗一下?”及川提议道。

  “不,把这些食物打包吧,我们送去附近的养老院。”黑尾从橱柜里拿出一套携带用餐具。


  养老院离黑尾居住的地方不远,步行就可以抵达。

  及川拎着食盒,跟在黑尾的身后。 

  及川不太了解:“养老院会收陌生人的食物吗?”

  “我的爷爷奶奶准备老了后搬进去,所以现在经常去找那里的朋友聊天聚餐,我之前有时间的也会在这里和他们直接碰面。”

  刚进门黑尾果然就受到热情接待,不但证实了他带来的食物受欢迎,还说明了他本人在老奶奶年龄层级里也相当受欢迎。

  “哇,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受欢迎。”及川式捂嘴惊叹。

  “不是真心话吧?”黑尾式不满撇嘴。

  “哈,一半一半吧,你真的很有人气。”及川式虚情假意。

  “我怎么觉得我们在一起后,你都不会坦率的夸我了?”黑尾式严重抗议。

  “当然啊,你都能和我在一起来,我害怕再夸你,你要膨胀上天好吗!”及川式吐槽。

  “我怎么还觉得,我们在一起后,你自恋的程度也上升了。”黑尾式吐槽。

  “自信不是自恋。”


  好几个老奶奶挨着黑尾坐着,嘴上嘘寒问暖,手上也摸脸摸胳膊的没有停。

  惹得一旁的老爷爷们上来把黑尾拉去乒乓球活动室做陪打。

  老爷爷们闲时都训练得相当专业,又想在年轻人面前展示宝刀未老,轮番上阵痛下杀招。

  黑尾就算是运动神经优秀,也扛不住被连下几分。

  及川对乒乓球玩得不多,原本在一旁看,看到黑尾连失几个机会球,急得搓手跺脚,好胜心膨胀,冲上去把黑尾的球拍抢过来自己上,结果打得还不如黑尾。

  黑尾至少偶尔还会被抓去陪练,及川完全是没怎么玩过,全靠运动神经发达来支撑,勉强接了几球后就被老爷爷吊打,彻彻底底的被完虐。

  黑尾笑得在一旁捂肚子。

  老爷爷们纵然车轮战,体力也有限,只是消遣娱乐,见好就收,教训到两个年轻人就开心的收了球拍,拥去棋牌室了。

  黑尾和及川两人坐在庭院的长椅上,喝着贩卖机里买的冰饮,看着修整得相当优雅的灌木花圃,心情随之放松。

  “这里看起来不错。”黑尾从来没有和及川谈论过彼此家里的情况,原本他有些担心,该如何做出评论。现在自然的表达想法,并没有什么顾虑。

  “他们的计划能力比年轻人还要强。”黑尾将喝完的饮料罐往前一丢,瓶子划过漂亮的抛物线进入了回收垃圾箱内。

  “算是给未来的生活做计划吗?”黑尾爷爷奶奶的年纪并不大,现在两人正结伴在老家度假兼周边旅游,准备养老院这种事情,其实还有十年以上的余悠时限。

  “未来啊……”及川仰头靠在椅背上,看着天空缓慢移动的云。

  “你有想过吗?”黑尾也跟着仰头。

  “争取打到四十岁以上吧。”

  四十岁啊,还有将近二十年。

  “只是理想!理想而已,还不一定会实现呢。”

  两人都没有再继续说话,只是默默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和风。


  休憩后准备道别,他俩又被老人们拉住聊天,等到出门时间已经接近傍晚。

  路上经过巷子,及川建议去居酒屋里喝一杯。

  现在这个时间离喝酒还太早,但是两人都想随心所欲不必迁就规则。

  走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一家狭小的门面,老板娘正在收拾桌面,刚把门帘挂上。

  掀帘进去,只有一排围圈着厨房的桌面,最多容纳十来人,中间的老板正在煮着香气四溢的卤肉类,小声嘟囔了一句欢迎光临,递上热毛巾,就又回到了灶台前忙碌。

  及川眼睛亮晶晶的,打量着墙壁上贴的菜单。

  他很久没有进出这样的小居酒屋,说是亲切倒不如说有些怀恋。

  老板娘给他们上了热腾腾的吃食和温好的日本酒。

  喝了一些,又聊了一些,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和他俩平时网上聊的没什么不同。

  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这次每一句话都有了切实的温度语气,每一个眼神和笑容都有了踏实指向。

  及川走出居酒屋的时候,步伐踉跄,要不黑尾及时扶住他,差点跌倒。

  意识模糊的如同踩着棉花,及川深深浅浅的迈步,不知道行向,只觉得托着他肋下的双手稳固又轻柔。


  “靠在这儿别动,我开门。”

  “到家了?”及川摸索着靠在门上,门一打开,他就顺着滑了下去。

  黑尾抱住他的腰往里拖,怕痒的及川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来,抱稳我,得帮你把喝醉弄脏的衣服换掉。”

  黑尾将及川面对自己抱着准备带他去浴室。

  及川手开始到处乱摸,话更多了。

  “不是喝了酒后会很难勃|起吗?”

  黑尾没有说话,只是把及川的手拉开。

  “为什么你还这么硬。”

  及川的手又回来了。

  “我喝得很少。”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喝那么多。”

  “喂,是你自己拦不住,一直要喝的。”

  及川难耐的挣扎起来。

  “我不管,你负责让我的硬起来。”

  “老实点,海绵体充血反应而已。”

  “不要——”

  及川的拒绝没有影响到黑尾的操作,他被扔进了浴缸。

  “我要淋浴。”

  “你都站不稳了。”

  “你扶我。”

  “扶着你怎么给你清洗。”

  黑尾将水温调到略凉的状态,酒醉后热水容易引起全身毛细血管的扩张,黑尾只准备换掉他的衣物,简单给他清洗一下。

  “你在摸我哪里……”

  “很本分的给你清洗而已。”

  及川逐渐哼哼唧唧的说不清话。

  “还没洗好吗?”

  黑尾抱住及川,抚摸着他的背,凑到他的耳边。

  及川心痒痒的期待着动人的情话,听到的却是:“清醒点了,就自己爬出去,你重死了。”


  及川的体质,醉得快清醒得也快,也有自醉自演的成分在内。

  黑尾去淋浴区换掉被及川弄湿的一身。

  及川自己乖乖的擦干净,围了浴巾往床上扑去。

  床头黑尾的手机信息不断的在弹出信息,及川好奇的伸手拿过来,就在犹豫要不要放回去的时候,视线已经捕捉到了屏幕上方跳出的信息通知。

  “优酱!今天会上线吗?”

  优?这不是自己高中前女友的名字吗?

  黑尾居然用自己前女友的名字在手游里建女性角色,刚刚享受过擦洗按|摩到浑身舒爽,昏昏欲睡的及川瞬间惊醒。

  点开消息,及川直接打开了游戏界面,默认勾选的账号密码自动登录了游戏。

  这个游戏自己也曾经玩过,觉得兴趣不大,后面就再没登录了。

  那时黑尾带自己做任务的号明明是个正经的骑士男号,眼前躺在花圃中,身上只穿着两片布的大胸姐姐是谁啊?

  咻的一声光效,对话框弹出,是刚才那位称她为优酱的人,及川直接回复道:“我是她男朋友,她在洗澡,有什么事?”

  对方居然信了,还恭恭敬敬的回道,“大哥好。”

  及川有些纳闷。

  那个大汉角色又说道:“大姐头经常提到你呢。”

  大姐头?及川这才注意到黑尾角色ID前面的会长头衔。

  居然混的还挺好,及川正兴致勃勃准备调查一番。

  手机被夺走了。

  洗完澡出来,头发湿漉|漉搭在前额的黑尾,脸上写着“被你发现了是你自己的错”。

  “为什么要用我前女友的名字啊!”及川嚷嚷道。

  “你生气的点好像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玩人妖号又不是骗我,跟我又没有关系。”

  “我没有骗人啊。”

  “嗯?”

  “说自己是女生的时候,看到他们不可置信的反应很有意思,我只是还没等到最好的时机来说。”

  黑尾一脸正经的表情。

  及川拿过手机,打开游戏问道:“这个游戏可以改名吗?”

  “消耗宝石就可以。”

  “ok,那你现在名字被改掉了。”

  黑尾看见他的账号被改成黑尾徹子……

  “不要这样,这名字一看就不是美女。”

  “怎么不美,我觉得挺美的啊?”

  及川眯起眼睛,伸手抚过黑尾的脸颊,手指沿着伸进发根,时轻时重的按压。

  “……”

  “快去吹干头发,等你过来暖|床。”


  及川接过黑尾手中的手机,把它放在桌面的置物架旁边。

  这次带回来给黑尾的礼物是SALTA圆形书头,沉重的石质带着赭红天然裂痕纹路,不论多厚重的书籍都能镇得住,也是他行李箱中最重的玩意。

  现在它们正桌面上压着一堆教材和参考资料,旁边还有一些上次及川来所没有见过的宣传杂志,都是关于兼职打工方面。

  确实,就算是分期付款,买车也不是一件大学生能简单负担的开支。

  “没有想到你会选择保送大学呢。”

  “很喜欢打排球,也有喜欢的学科,能够并行的选择也只有这个了。”

  “很像你的风格,全能选手总是会寻求最大化的和谐方式。”

  “我把这个当作夸奖了。”

  “就是夸奖啊,不愧是你。”

  “不愧是你喜欢的我吧。”

  “行吧!”

  及川想起当时两人的对话,黑尾表面上看起来不是寡言靠谱的类型,内在其实温和又理智,坦然的努力,不服输但是敢认输,会较真但是又不计较。

  黑尾学的是运动相关的心理学,及川当时通过视频连线,看着他一本本掏出大部头。

  “要学这么多,还有时间打球吗?”

  “优先打球,毕竟身体条件最好的时期过了,就再也没办法打出随心所欲的感觉了。”

  “哇.表情符号。”

  及川现在终于亲身触碰到它们,他用手指轻捏着书页角,他翻看中还看见了一套之前没见过的西班牙语入门。

  自己到底有多少能力,想做什么,该做什么,能做到什么?

  大多数人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剩下的人几乎都停留在第一个问题。

  及川觉得黑尾至少交出了第二个问题的答案,走得比很多人都远。在面对规矩外的事时,黑尾似乎非常享受有趣的过程。所以黑尾并不觉得去阿根廷有什么可乱来的。

  “再想什么呢?”黑尾从浴室回到卧室,从身后搂住及川,带着他吹得半干的头发,已经有了预备翘起的迹象,蹭到了及川的脸。

  及川伸手到他头上试图压了压。

  “在想……你真的不想做一次吗?”

  明天一醒,就是出发去机场的时间了。

  “做一次后就会想第二次,而且阈值上升,会破坏日常自己diy的体验。”黑尾十分认真的回答。

  “……”


  ×××


  黑尾送及川去了机场。


  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我想,大概是冬天到来之前。

  冬天到来之前?哪个冬天?

  日本的冬天。

  那就是阿根廷的夏天。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后,就没有办法停止。


  就像排球,最开始只是单纯的喜欢,后来有做不到,做不好,赢不了……种种痛苦,可是总是会回想起喜欢的感觉,所以才放不下。


  痛苦是无法引领人前进的。这不是第一次重逢,因为他们不止经历过一次别离,也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别离,因为约定了下一次的重逢。


黑芯陶制

旧图合集118-125 完


黑尾同学生日快乐
希望你能有机会说出你想说的话,能有机会拥有你想拥有的一切

希望我有机会能了解更多,有机会补一本

旧图合集118-125 完


黑尾同学生日快乐
希望你能有机会说出你想说的话,能有机会拥有你想拥有的一切

希望我有机会能了解更多,有机会补一本

草稿纸

天 降 大 糖

318话



373话


我旋转跳跃闭着眼,开心磕糖(。



来打排球吗?太可可可可爱了呜呜呜呜。

318话



373话


我旋转跳跃闭着眼,开心磕糖(。



来打排球吗?太可可可可爱了呜呜呜呜。

黑芯陶制
🍭贱人02 Sucking...

🍭贱人02

Sucking too hard on your lollipop, or love’s gonna get you down ~~~

🍭贱人02

Sucking too hard on your lollipop, or love’s gonna get you down ~~~
黑芯陶制

俄国姐姐跟我约黑及的活动以建设她们的kurooi tag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她们居然还有kurooi tag……

———

俄国姐姐写了很长一段,发给我两个她们的建设地址(墙了明天再看),说是有建设内容也有去年的活动可以看,我就还蛮好奇的

她说可惜不是很多,我说没关系,哪里都不多,所以我会继续努力的,然后她就表达了喜欢和感谢,说真的非常喜欢我的图

之前还有另外一个俄国账号也给我很积极的反馈,西语葡语和韩语也给过我很积极的反馈,就觉得很感激,每条都会沾沾自喜地看好多遍

所有的留言我都会看很多遍


我真的很喜欢我们这组,找到了很好的双人交互的感觉,不需要一方是一方的陪衬就可以展现魅力,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没有的话就让我很难平衡

及川和黑尾...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她们居然还有kurooi tag……

———

俄国姐姐写了很长一段,发给我两个她们的建设地址(墙了明天再看),说是有建设内容也有去年的活动可以看,我就还蛮好奇的

她说可惜不是很多,我说没关系,哪里都不多,所以我会继续努力的,然后她就表达了喜欢和感谢,说真的非常喜欢我的图

之前还有另外一个俄国账号也给我很积极的反馈,西语葡语和韩语也给过我很积极的反馈,就觉得很感激,每条都会沾沾自喜地看好多遍

所有的留言我都会看很多遍


我真的很喜欢我们这组,找到了很好的双人交互的感觉,不需要一方是一方的陪衬就可以展现魅力,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没有的话就让我很难平衡

及川和黑尾,看上去是相似的,内核是相反的;复杂程度是相似的,手段发展程度是相近的,但是行事作风,思路策略全都是相反的。他俩作为个体,在发展上是有一定成绩的——了解自己的缺失,也知道自己怎么得到自己想要的,遇到了一定数量的人,拥有各种各样的情感和体验——但也有各自的局限性——做事上的坏习惯,性格各种缺点等等。两人基本上是呈现出一个在发展中的年轻人的状态,对自己并非一无所知,也锻炼出了一定的做法不至于坐以待毙,但人还年轻,有可以完善的地方,有足够的心理空间去迎接更大的世界,也有决心。这个young adult的感觉我觉得很好

我觉得他俩可以互相补足,以一种不需要个体牺牲的方式得到帮助,并且打开新的局面。一件事情如果是一个人,可能就会被制止了,如果是两个人的话,两个人也许就可以做下去,然后展开得更远。

现在的故事,很难说会怎么样继续下去,而即使继续下去,和我们的关系应该也不会很大,所以思考空间还是比较开放的。我很感谢古馆对他俩投入了蜜汁兴趣,蜜汁关注和爱,我搞过很多拉郎,即使没有草稿,可能我也会搞,但不得不说草稿让我至少少做了六个月以上的理论工作,还大把地发了一堆我最想要看到的,这个让我很珍惜

人和人合得来是有原因的,或者说,合得来的人必然合得来,但是,人和人只会因为偶然而相遇。

他们也可以没有相遇,但也可以相遇了

草稿和本篇的距离成就了一种很微妙的可能性,不是既有现实,也不是一种许诺,只是一个可能

这是一个很好的可能,对双方都是,可以化解旧的困顿,可以拥有新的展开,可以在一些看上去无关紧要,但对双方都很重要的事情上互相怂恿着走得更远

所以在有必要的时候,这个可能也许可以成为一种希望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