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后

5899浏览    29参与
染.娴

双后

“容音......我好想你啊……罢了,紫禁城的路我替你走完吧…… ”

“淑慎,我想你了……嗯,那金色牢笼外的风景我一定好好帮你看完,祝安好……”
“容音......我好想你啊……罢了,紫禁城的路我替你走完吧…… ”





“淑慎,我想你了……嗯,那金色牢笼外的风景我一定好好帮你看完,祝安好……”
好生妖娆.

双后 |容音|淑慎| 她心里世人不及你

|双后| 容音-淑慎|(黑化原因)初见 恍然跌入温软人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784354/?p=1&share_source=more&share_medium=iphone&bbid=f27b4b0a08ed905b9533327ebb9fc758&ts=1568528483

所有为你而行都不及你


她心里世人不及你...



|双后| 容音-淑慎|(黑化原因)初见 恍然跌入温软人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784354/?p=1&share_source=more&share_medium=iphone&bbid=f27b4b0a08ed905b9533327ebb9fc758&ts=1568528483

所有为你而行都不及你



她心里世人不及你

                            (算是继后的黑化原因吧)

 她对我很好    我很爱她 

      那一年  

她是嫡福晋  我是侧福晋

     她就像我的太阳

永远站出来保护我 给我希望 

    后来她丢下了我一个人   

没有了她   我开始慢慢变得强大  

下一世我要守她一生平安

      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算是继后黑化的原因吧 )

 这个视频一点偏向

子衿

无题

-淑慎其身,终身且惠。-

这是我对娴妃的第一印象。

娴妃啊,其实发生什么事情不要总是自己扛着,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本宫帮忙,皇上待你不好,这些…本宫都知道,但是来生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本宫要护着你在这紫禁城里、深宫里…。

-淑慎其身,终身且惠。-

这是我对娴妃的第一印象。

娴妃啊,其实发生什么事情不要总是自己扛着,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本宫帮忙,皇上待你不好,这些…本宫都知道,但是来生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本宫要护着你在这紫禁城里、深宫里…。


小天使小杏

【双后】七夕 栀子花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希望大家都会喜欢,祝大家七夕快乐。

我一个单身的,只好去找佘佘来安慰自己幼小的心灵了😂

正文

——————————————————

今天是七夕。


容音这天难得早早的便下了班,她自从升上了经理,便是一直忙碌,常常露宿在外面,好在她的爱人淑慎体谅她,更是没有任何怨言。容音直接直奔向了花店,买了一束栀子花,走在回家的路上,容音看着手里的花,心里却已兴奋到无法言语,脑袋想着那个人看到自己和这一束花会是怎样的表情,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到她,在她忙碌的时候两人都只是仅仅以通电话互相想念对方,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不觉,容音便到了家门口,小心翼翼的拿钥匙打开...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希望大家都会喜欢,祝大家七夕快乐。

我一个单身的,只好去找佘佘来安慰自己幼小的心灵了😂

正文

——————————————————

今天是七夕。


容音这天难得早早的便下了班,她自从升上了经理,便是一直忙碌,常常露宿在外面,好在她的爱人淑慎体谅她,更是没有任何怨言。容音直接直奔向了花店,买了一束栀子花,走在回家的路上,容音看着手里的花,心里却已兴奋到无法言语,脑袋想着那个人看到自己和这一束花会是怎样的表情,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到她,在她忙碌的时候两人都只是仅仅以通电话互相想念对方,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不觉,容音便到了家门口,小心翼翼的拿钥匙打开门,放轻脚步的走了进去,走进客厅,便闻到了一阵香味,寻着香味走到厨房,看到淑慎正在做蛋糕,慢慢的走到淑慎身后,一把抱住她的腰柔柔的说:“宝贝,我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妳这么早就下班了,怎么没告诉我啊。”“我就是想给妳惊喜嘛!妳不高兴吗?”容音露出委屈的表情说着,淑慎笑了笑便宠溺的亲了她一下,“怎么会呢,只是这样我好做准备呀,容音宝贝不要难过嘛,对不起啊我的错,吓到你了,乖。”淑慎摸摸容音的头安慰她,“我不管,你今天要好好补偿我。”容音撒娇的说着,“好好好,补偿你补偿你,怎么这么大了还跟孩子似的。”“因为我在淑慎这里永远是淑慎的孩子啊。”说完容音露出灿烂的笑容,“你哦,真是的,真的是一吃了糖就甜的跟什么样的。”


餐桌上。


“来,晚餐煮好了,可以吃了。”“哇!今天煮的全是我爱吃的。”容音开心的跟小孩一样跳起来,完全忘了栀子花的事,淑慎笑了说:“吃吧,吃完还有我下午花了三个小时才做好的蛋糕,知道你最喜欢吃草莓蛋糕,所以特地选了最甜的草莓。”“真的呀,我好期待呀,淑慎谢谢你,有你,我真的很幸福。”容音甜甜的说着,吃完晚餐以及品尝完淑慎特制的蛋糕之后,容音和淑慎坐在沙发上,这时容音才想起了她的栀子花,“淑慎,你等我一下,我有个东西要给你。”容音说完便快速去拿了栀子花然后快速的回来,“看,这是什么。”“这是......栀子花!好漂亮啊。”淑慎开心的笑着,容音看到淑慎这么开心,便也按捺不住那个早已失去控制的情欲,吻了淑慎的唇,淑慎闭上眼睛慢慢的享受这既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吻,随后两人逐渐拖去身上的衣服,坦承相见一阵缠绵......

容音抱着淑慎躺在床上,两人早已疲惫不堪,却是满足,容音问淑慎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七夕送你栀子花吗?”“不知道。”“因为,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淑慎听完,便感动的掉下了眼泪,往容音的怀里蹭了过去说“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永远的爱着你、陪着你,就算老死,也要葬在一起,一生一世永不分离。”两人甜蜜的睡去,那晚,彷佛空气中都散发着满满的幸福感。

芬兰的小花

大橘已定,你们成亲吧

大橘已定,你们成亲吧

Kyhey

[令后]忘沒了心便是亡 (15)

傅容音沒課時就會回到海風集團處理公務,海風集團的美國分公司在成立第三年就上了市,上市後兩年便一躍成為美國十大地產企業,其中傅容音對於市場的需要和定位十分了解,不但大大減少了投資失利的風險,還令本來投資的物業和地權價格翻了幾倍,令業界震驚。


「容音,先喝杯牛奶。」


「淑慎,這些事怎能讓你做呢?」


傅容音放下手上的工作,從那淑慎手上接過牛奶喝了一口,果然溫溫的特別好喝。


「明天開始面試新一屆實習生,容音要來看看嗎?」


那淑慎在一疊履歷表中拿起其中一份遞給傅容音,但傅容音卻沒打算看,把牛奶喝光然後繼續看計劃書。


「這些交給你就好,我相信你會做得很好。」


那淑...

傅容音沒課時就會回到海風集團處理公務,海風集團的美國分公司在成立第三年就上了市,上市後兩年便一躍成為美國十大地產企業,其中傅容音對於市場的需要和定位十分了解,不但大大減少了投資失利的風險,還令本來投資的物業和地權價格翻了幾倍,令業界震驚。


「容音,先喝杯牛奶。」


「淑慎,這些事怎能讓你做呢?」


傅容音放下手上的工作,從那淑慎手上接過牛奶喝了一口,果然溫溫的特別好喝。


「明天開始面試新一屆實習生,容音要來看看嗎?」


那淑慎在一疊履歷表中拿起其中一份遞給傅容音,但傅容音卻沒打算看,把牛奶喝光然後繼續看計劃書。


「這些交給你就好,我相信你會做得很好。」


那淑慎看著還在忙碌的傅容音,笑了笑,放下文件慢慢走到傅容音身後,展開雙臂圈住了她。被那淑慎圈住的那一刻,傅容音的身體都僵了,顯然還不習慣那麼親密的碰觸,可是她也沒有強行掙開的理由。


「容音,兩年了,能不能給我一個答案?」


那淑慎是傅容音的大學師姐,比傅容音年長兩歲,無論家世條件還是個人能力都跟傅容音旗鼓相當,當大家都以為那淑慎將會是傅容音最大的競爭對手時,那淑慎竟然加入了海風集團,並在兩年內跟傅容音協助海風在美國上市,自己也成了海風美國分部的副總。


在上市成功的慶功宴上,傅容音曾經偷偷問過那淑慎,為什麼選擇加入海風,那淑慎沒有回答,只是用雙手捧起傅容音的臉,然後在她臉頰落下一吻便離去,留下不明所以的傅容音愣在原地。


「哈哈哈,想不到像那淑慎那樣優秀的人竟然會喜歡你這精明只限用於工作的小呆瓜。」


高寧馨聽完整件事的經過,忍不住嘲了一下她的髮小,而傅容音到當刻才知道那淑慎喜歡自己,老實說,對於那淑慎的聰明溫柔和體貼,傅容音說完全沒感動是假的,但她這個不懂愛情為何物的人又怎能給那淑慎想要的幸福呢?於是,傅容音決定冷處理,在海風美國上市後兩個月便回到長春市,再一次回到美國也是兩年後的事了,而這兩年來,除了公事上的交流,那淑慎從淑再提起過那天的事。傅容音以為,那件事早已隨時間的推移而被遺忘,沒想到那淑慎突然舊事重提。


「淑慎....我....」


傅容音欲言又止的樣子令那淑慎看不過眼,於是她瞇著眼把傅容音的身體轉了過來,將唇貼上傅容音的嘴角,突如其來的親吻令傅容音腦中一片空白,來不及作反應,只能任由那淑慎溫熱的唇貼著自己,那淑慎見傅容音並無反抗,便伸出舌頭試探地想要撬開其牙關。傅容音不是沒想過跟那淑慎試著發展,但當她想放任自己接受那淑慎的親吻時,那一抹身影總是在自己腦中閃現,那帶著悲傷的背影令傅容音的心受著一陣又一陣的疼痛,疼得快要透不過氣來。待傅容音回過神來,那淑慎已被她推開跌坐在地上,臉部被其長髮遮掩,看不清她的神情。


「淑慎,對不起....我...」


「不要過來。」


傅容音伸手想把那淑慎扶起來卻被她一句話阻止了,手愣是頓在半空中。過了一會,那淑慎慢慢站起來,拍了拍套裝裙上的灰塵,神情恢復如昔。


「我先出去。」


「淑慎...」


那淑慎把桌上的空杯端走默默關上門,而傅容音的叫喚也沒有令那淑慎再回頭。第二天中午,傅容音開完會回來,辦公桌上便多了一個白色信封。傅容音不用拆開都知道是誰,但她可以做些什麼?挽留?還是放她自由?



那淑慎在自己房間等了一個下午,直至時針指向7,她自嘲地笑了一聲,便提起筆,在印有代通知金銀碼的支票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後開始收拾個人物品。傅容音,原來我在你心目中,連挽留一下的價值都沒有?其實只要你說一句,我就會義無反顧地留下來陪著你,哪怕你並不愛我,我也甘之如飴。可惜,我在你心中,就只是如此。這五年就當是夢一場吧。夢醒了,也該走了。



-淑慎終於出場了

-雙后好好吃但注定BE

-現在傅容音對魏瓔珞好感滿滿但魏瓔珞對傅容音就...

非拾

【双后】单相思

“那拉氏,自皇考时赐朕为侧室妃,持躬淑慎,礼教夙娴,皇太后端庄惠下之懿训,允足母仪天下,既臻即吉之期,宜正中宫之位,今,谨遵慈命,侧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


  夜。

“娘娘,您总算苦尽甘来了。”

“傻丫头,明明是开心的事怎么又哭了?”

“娘娘说的是,奴才高兴,奴才应该高兴才对。”

“哭的妆都花了,快去,快去洗个脸……”

  待珍儿走后,淑慎转过身,面对着殿里的大镜子,却见眼里的泪花已悄然开放了。

  珍儿高兴,承乾宫上上下下的人都高兴,辉发那拉府的人都高兴——除了她,辉发那拉·淑慎。

“容音。”

  唇齿清启,念出了这个日思夜想的名字,念来动听,...

“那拉氏,自皇考时赐朕为侧室妃,持躬淑慎,礼教夙娴,皇太后端庄惠下之懿训,允足母仪天下,既臻即吉之期,宜正中宫之位,今,谨遵慈命,侧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


  夜。

“娘娘,您总算苦尽甘来了。”

“傻丫头,明明是开心的事怎么又哭了?”

“娘娘说的是,奴才高兴,奴才应该高兴才对。”

“哭的妆都花了,快去,快去洗个脸……”

  待珍儿走后,淑慎转过身,面对着殿里的大镜子,却见眼里的泪花已悄然开放了。

  珍儿高兴,承乾宫上上下下的人都高兴,辉发那拉府的人都高兴——除了她,辉发那拉·淑慎。

“容音。”

  唇齿清启,念出了这个日思夜想的名字,念来动听,却更惹人神伤。

“容音……淑慎不再是那个懦弱无能的娴妃了,我做皇后了……六宫之首,母仪天下,整个大清都知道,你的淑慎做皇后了啊……容音,我没有辜负你的期待啊……”

  淑慎盯着镜中的自己,仿佛那个身影还在她的身边,唤着她的闺名,告诉她:

“妹妹真美。”

  可现实中,终是她形单影只。

“我做皇后了,为什么你不在啊?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想你抱着我……容音,我想你了,我好想你……”

“可是我不稀罕这个皇后啊……若你还在,还在我身边,我还是那个娴妃,你还是那个富察皇后,该有多好。”

“你为什么,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啊……我没了额娘,没了弟弟,我就剩你一个了啊,为什么你也要离我而去,为什么……”

“如今,我做皇后了,容音,我步了你的后尘,我真的没有辜负你的期待,我真的做皇后了……可是、可是没有你,我做这个皇后又有什么意义,如果你还在我身边,我又怎么会成为皇后?还是你走了啊……是你走了啊……”

  容音,我想你了。



  记得那年的午后,百无聊赖的紫禁城,人人困倦,唯有她在长春宫里演绎着岁月静好。

“明玉,本宫想去御花园里走走。”

  她来到御花园,却听见了园里的动静,眉头微微一锁。


“贵妃娘娘,臣妾、臣妾……”

“说,为什么与本宫看上了这一朵花?”

“臣妾愚钝,不知这是贵妃娘娘看中的花,多有冒犯,请贵妃娘娘见谅。”

  高宁馨居高临下,望着淑慎,眼里尽是不屑。

“若是没什么事,臣妾先行告退。”

“本宫没让你走,谁敢动?娴妃啊娴妃,平日里你去长春宫倒是殷勤的很,怎么,我储秀宫配不上你娴妃娘娘吗?啊?”

“臣妾……臣妾不敢。”淑慎低着头。

“高贵妃,做事可不要太过分。”容音从树丛中走出,双目始终盯着一脸委屈的淑慎。

“容……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见了容音,淑慎的脸上顿时有了喜色。

“嗯。怎么,高贵妃见了本宫,都不行礼吗?”

  高宁馨没好气的瞟了一眼淑慎,极其不情愿的跪下,带着她阴阳怪气的腔调说道:“臣妾给皇后请安。”

“高贵妃,你如此针对娴妃,是否看不惯我与她要好?”

“臣妾、臣妾不敢。”

  容音上前,扶起淑慎,将高宁馨晾在一旁。

“娴妃,你可有哪里不舒服?用不用请太医?你是不是受委屈了……”

“皇后娘娘,臣妾没事。”

“哪有?明明受了委屈还要强撑着!”容音回过头看向高宁馨,“贵妃娘娘这样针对娴妃,是否太过分了?”

“臣妾一时糊涂,让娴妃受委屈了,还希望娴妃妹妹不要介意。”

“没事。”淑慎笑笑,星星眼望着容音。

“走。”容音一甩手拉住淑慎,仍然把高宁馨晾在一边,拉着淑慎走出御花园。

“皇后……这、这成何体统?”


 


“淑慎,高贵妃可有对你做什么?你的腿怎么样,跪在地上一定很疼吧……”容音将淑慎拉到床上,上下打量着她,生怕她受了什么伤。

“我没事,容音,你别这样,你太宠我了……我……”

“你想怎么样?”容音坐到她身旁,轻轻依偎着她。

“我想……我想吃了你,怎么样?”

“哼——讨厌!”


  ……



  那些过去的时光总是会过去的,淑慎坐在承乾宫里,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仿佛那个身影还在她的面前,一身蓝衣,翩若惊鸿,她说,她的舞,只给淑慎一人看。

  她们都是孤独的——直到遇见彼此,才有了更加多彩的生活。

  而现在的淑慎,终是孤身一人,独守空房,守着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她……

  过了许多年,才戒掉每日清晨到御花园采集露水送去长春宫的习惯。她怕,她怕自己触景生情。

  也是过了许多年,她才戒掉每晚等她的习惯。

  或许从前,她会护着她,可现在,她自己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可是,又怎样来保护你呢?

  或许从前,皇帝去了长春宫,她会因此整夜整夜睡不着,因此与容音冷战许久。

  可现在,再也没有了。

“没人去长春宫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来承乾宫陪我呢?”

“容音,我想你了。”



  她的爱,也从富察容音从角楼上一跃而下那一刻……






  彻底消失殆尽了……






  容音,我想你了。

  我真的想你了。

  你为么还不回来啊……


喵呜喵迊

    乾隆二十三年 三月十一日

    原本安静的紫禁城,今日更是陷入死寂。

    不管大小人物都闭嘴做份内事,不敢多言。

    弘历没有去后宫宠幸妃嫔,坐在养心殿出神。

    魏璎珞--不,令妃。一个人呆在延禧宫抬头赏月。

    辉发那拉氏独自站上角楼,看远处的风景。

    纯妃去到富察府,走过熟悉又陌生的长廊。

    『月色真...

    乾隆二十三年 三月十一日

    原本安静的紫禁城,今日更是陷入死寂。

    不管大小人物都闭嘴做份内事,不敢多言。

    弘历没有去后宫宠幸妃嫔,坐在养心殿出神。

    魏璎珞--不,令妃。一个人呆在延禧宫抬头赏月。

    辉发那拉氏独自站上角楼,看远处的风景。

    纯妃去到富察府,走过熟悉又陌生的长廊。

    『月色真美啊...』令妃勾唇,转着佛珠,轻轻吐出柔软的话语

    『你倒是大胆...』辉发那拉叹了气,看着脚下被缩小的紫禁城

    『你还快乐吗.....』纯妃坐在长廊的椅子上,看着身旁空的位置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家都有些困了。

    『『『富察·容音,我想你了』』』

    处在三个不同地方的人,却对着同一个人思念着。

    孝贤纯皇后,不知...

    你会觉得暖心吗?

情椽墨执逍
《碎君千金裘》—补娴后vehi...

《碎君千金裘》—补
娴后vehicle

《碎君千金裘》—补
娴后vehicle

情椽墨执逍

茉莉花开染欲红

娴妃×皇后

娴妃不是没去看望过昏迷的皇后。弥散着慵懒气息的午后,辉发那拉淑慎带着珍儿进了长春宫。

床上的人儿脸色苍白得令人心惊,苏静好今日被她派去的人缠住了身,一时半会估计是回不来了。

长春宫的人也忒怠慢了些,房内空无一人,窗门紧闭。

“珍儿,你先退下吧,让本宫和皇后娘娘说会儿子话。”

“是。”珍儿虽不知自家主子今日为何百忙之中抽空命人拖住纯妃的步子,亲自到长春宫来探望昏迷的皇后,但遵从主子的意思,退到门外守着。

娴妃在床榻边坐下,端了茶盏,用喂药的调羹沾了水细细地抹在了富察容音因长时间未饮水而干裂的唇上。

娴妃冷笑一声。

真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伺候的,离了苏静好和魏...

娴妃×皇后

娴妃不是没去看望过昏迷的皇后。弥散着慵懒气息的午后,辉发那拉淑慎带着珍儿进了长春宫。

床上的人儿脸色苍白得令人心惊,苏静好今日被她派去的人缠住了身,一时半会估计是回不来了。

长春宫的人也忒怠慢了些,房内空无一人,窗门紧闭。

“珍儿,你先退下吧,让本宫和皇后娘娘说会儿子话。”

“是。”珍儿虽不知自家主子今日为何百忙之中抽空命人拖住纯妃的步子,亲自到长春宫来探望昏迷的皇后,但遵从主子的意思,退到门外守着。

娴妃在床榻边坐下,端了茶盏,用喂药的调羹沾了水细细地抹在了富察容音因长时间未饮水而干裂的唇上。

娴妃冷笑一声。

真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伺候的,离了苏静好和魏璎珞便什么事都做不成了么?

房内静得有些吓人,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再不觉半点声响,连她将茶盏放回桌上的声音都吓了自己一跳。

一扇门,似乎将殿内与殿外完全割裂开来,仅余一缕茉莉花香将两个世界联系在一起。

暖阳进不了半分,殿内的空气沉重而阴冷。先前的一声冷笑与茶盏磕碰声在几近凝成固体的空气中纠缠,下坠,消散。

她不自觉地抚上面前柔弱女子的眉眼。

像是折了段冬日里的梅,溶进三月里的雪。

这般纯洁如月的人儿,上天怎舍得让她这莽莽红尘中遍体鳞伤。

淑慎褪去尖利的护甲套,握上了容音同样冰冷的手。双手交握的瞬间,淑慎的身子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明明两双手都是冷如寒冰,却有一股温热的酥麻从肌肤相依处向全身扩散开。

自己的手渐渐热了,淑慎像是想把手中这块寒玉捂热似的,轻轻摩挲着容音的手。

冰肌玉骨。

淑慎头一次认识到世上当真有冰为肌玉做骨的美人。

五指纤细,许是苏静好这些时日未注意,指尖的白色多了些,倒衬得玉指更为修长了。容音瘦了不少,手背上峭楞楞显出骨形来,淡青色的血管在肌肤下若隐若现。

手热了些,淑慎掀开被褥一角,将容音的手塞回被中,免得这些微热气散了。

靠近了看,昏迷中的富察容音完全的卸去了身为皇后的威严,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柔弱彻底展露在她这个外人面前。

自己该是外人吧!

还在王府时,富察容音总是一副柔柔的样子,温和待人,便是生气时也只是急言令色,不会过分苛责。而惹出事的人一见她只觉得自己玷污了天上的仙人,自是万分羞愧,不敢再犯。

可那时淑慎鲜少同容音在私底下闲聊,总是苏静好陪着容音在府中闲逛,自己在后头远远地跟着,不愿被二人发现。也不知是为何缘故。

待淑慎回过神来,她的唇离富察容音不过一寸之遥。

完全忘记了原本来意。

她像是随时会醒来一般。

没涂口脂的唇苍白无力,先前沾的茶水已完全干了。淑慎心里生出些荒唐的念头来,将大清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压在身下戏弄,看她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哼哼唧唧呜呜咽咽,仙人堕入红尘的诱人模样。

她弯下腰,触到了富察容音微凉的唇瓣,一股清淡的茉莉花香融进呼吸。

很软,很香。

书香世家博览群书的娴妃娘娘此时脑中竟是一片空白,再想不出其他的词来形容富察容音的唇,又蹭了几下,娴妃忽然呼吸一窒,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她在做什么啊!!!

如此大逆不道有违人伦的行为……

娴妃忙离了容音的唇,可那艳红的口脂已擦了不少在容音唇上。

用手中帕子沾了茶水将残留的口脂擦得干干净净不留分毫,淑慎忙起身出了寝殿,出了长春宫的门,她就只是贤良淑德的娴妃。

“回承乾宫!”

“娘娘……您的脸……”珍儿斟酌着语气道,“您的脸好红啊!”

宠辱不惊的娴妃面上不见半分异色,心里却已塌了半角。

再后来,皇后醒了,每日参拜时,看着端坐位上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娴妃却总是想起长春宫的那个午后,想起那个荒唐的念头,想起阴暗的内殿里,那个带了茉莉花香的吻……

绮绮很超级

各大cp小甜饼(假)

文笔xxj,勿喷

—————————————————————————
令后

那年冬季我晚归了一日,她罚我终生不得与她相见

—————————————————————————傅缨

这辈子我们注定有缘无份,可下辈子能不能换你来守着我

—————————————————————————
卫龙

我晓得你入宫是为了她,为我生孩子是为了她,用尽计谋让我爱你是为了她
那下辈子,你能不能为了我活一次

—————————————————————————
令顺
到最后,我们也没成为最好的朋友
我后悔了,你回来好不好

—————————————————————————
令娴
后来,我成了皇后
你能不能也来附凤一下
你回...

文笔xxj,勿喷

—————————————————————————
令后

那年冬季我晚归了一日,她罚我终生不得与她相见

—————————————————————————傅缨

这辈子我们注定有缘无份,可下辈子能不能换你来守着我

—————————————————————————
卫龙

我晓得你入宫是为了她,为我生孩子是为了她,用尽计谋让我爱你是为了她
那下辈子,你能不能为了我活一次

—————————————————————————
令顺
到最后,我们也没成为最好的朋友
我后悔了,你回来好不好

—————————————————————————
令娴
后来,我成了皇后
你能不能也来附凤一下
你回头看看我吧,我想你了

—————————————————————————
富贵
只有我清楚为什么皇帝扶你时我差点摔倒,为什么你怀了他的孩子我会如此难过

—————————————————————————
纯后
我也希望“怜香伴”会是真的
希望你能回头看看我
希望你能和我说一句“爱过”

—————————————————————————
双后
你走后,我成了皇后
不为什么
因为她们都不配
不配成为曾经的你@

—————————————————————————
大嘴猴
海兰察,没能嫁于你,我真的很遗憾
你要活的久久的
在下面也不会有人说我骨头脆了吧

—————————————————————————
纯娴
你我互相算计到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
下辈子,我们别这样了吧

—————————————————————————
双宁
我不过是寻个开心才会办成男角来你身边再叫人痛打你
我是贵妃,怎么会爱上一个宫女
你说对吧
阿满

—————————————————————————
估计还有一些没写到的
可能还有下集小甜饼
看情况

山南木

【双后】不渝

— cp: 娴妃x富察皇后
— 脑洞产物,短小,人物ooc
— 邪教预警,不喜勿入
————————————————
[序]

你愿渡我,我便许以一生不渝。

[壹]

阿玛曾教导,做人应恪守本心,矢志而不渝。
娴妃想起那年杏花微雨下的温柔女子,轻轻笑了。
是啊,有那样美好到骨子里的人,在这幽幽深宫里盼着一份安宁,也不是什么不可期许的事情。
而她不贪心,只想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贰]

柔和寡淡,善良宽厚,时间愈长,娴妃与那人便活得愈像。
多好啊,她想,纵不是最为亲近,但这个距离,远得也恰恰好。
她用水墨细细绘出那惊鸿一瞥的水边洛神,一笔一画,似是捧着自己小心翼翼的温柔情丝。
富察容音,她弯起眉眼,让指尖...

— cp: 娴妃x富察皇后
— 脑洞产物,短小,人物ooc
— 邪教预警,不喜勿入
————————————————
[序]

你愿渡我,我便许以一生不渝。

[壹]

阿玛曾教导,做人应恪守本心,矢志而不渝。
娴妃想起那年杏花微雨下的温柔女子,轻轻笑了。
是啊,有那样美好到骨子里的人,在这幽幽深宫里盼着一份安宁,也不是什么不可期许的事情。
而她不贪心,只想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贰]

柔和寡淡,善良宽厚,时间愈长,娴妃与那人便活得愈像。
多好啊,她想,纵不是最为亲近,但这个距离,远得也恰恰好。
她用水墨细细绘出那惊鸿一瞥的水边洛神,一笔一画,似是捧着自己小心翼翼的温柔情丝。
富察容音,她弯起眉眼,让指尖缠绵而轻缓的抚过字迹。

[叁]

若说未曾对纯妃的招揽动心,恐怕骗不了自己。
可终究不是她。
也对,那样的人,估计是不存任何腌臜的心思。
她是盼着宫里每一个人都能安好。
“娴妃妹妹,”她坐在主位,轻轻侧着头,“你觉得如何呢?”
娴妃任由她牵着手掌,低首答道,“臣妾愿为娘娘分忧。”
她笑了起来,朗若皎月。
“淑慎,我真羡慕你,未曾变过。”

[肆]

恪守不渝,抵不过世道弥坚。
一纸诏书,让她由与世无争的后宫嫔妃,成为受人耻笑的罪臣之女。
那是一母同胞的阿弟,是会趴在膝上叫着姐姐的胞弟。
那是两袖清风的阿玛,是会孜孜教诲莫失本心的阿玛。
还有虽然市侩脾性,怨她无能,却也生她养她的额娘。
不过一夕,灰飞烟灭。
“淑慎,我真羡慕你。”
富察容音,我能如何,矢志不渝?

[伍]

至少还剩她。
娴妃曾也如此想过。
那一抹道不明的情丝,支撑着她,没有彻底弄丢了自己。
直到她听见情愿不知的真相,伴着信念倒塌的脆响,像是冬季,用手掌接住长空中浩浩荡荡飘落的雪花,转瞬即逝。
而后铺天盖地,淋漓又刻骨的疼痛。
原来从始至终,矢志的是她,不渝的也是她。

[尾声]

我踏上你的位置,却终究什么也没留下。

千山

当大家扭蛋抽到了容音团子

中秋节就应该是团团圆圆的
1 璎珞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能让小狼狗两眼放光,那非容音团团莫属了。
容音团团软乎乎的,身上还自来带着一股茉莉花的味道。
当璎珞用鼻子蹭蹭她的脸颊的时候,会脸红的推着璎珞的肩膀,但嘴里说的是抱抱。
小小一只的容音团团埋在璎珞的怀里,只露出一个小小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感受到小团子的依赖,只想着把周围的一切人都和她的小容音隔绝起来,再抱着她狠狠亲上一亲。
还有张着两只小手用糯糯的声音要西瓜汁样子,虽然璎珞订了每天只能喝一杯的规定,但看着那嘟起来的小嘴和可怜兮兮的小表情,任谁也不能狠下心来。
而后有一天,璎珞病了。躺在床上烧了个昏天黑地。容音来往于床头和妆匣旁的水盆边忙了一夜。当然,璎珞...

中秋节就应该是团团圆圆的
1 璎珞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能让小狼狗两眼放光,那非容音团团莫属了。
容音团团软乎乎的,身上还自来带着一股茉莉花的味道。
当璎珞用鼻子蹭蹭她的脸颊的时候,会脸红的推着璎珞的肩膀,但嘴里说的是抱抱。
小小一只的容音团团埋在璎珞的怀里,只露出一个小小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感受到小团子的依赖,只想着把周围的一切人都和她的小容音隔绝起来,再抱着她狠狠亲上一亲。
还有张着两只小手用糯糯的声音要西瓜汁样子,虽然璎珞订了每天只能喝一杯的规定,但看着那嘟起来的小嘴和可怜兮兮的小表情,任谁也不能狠下心来。
而后有一天,璎珞病了。躺在床上烧了个昏天黑地。容音来往于床头和妆匣旁的水盆边忙了一夜。当然,璎珞并不知道,但隐约感觉着额头上的冰凉和从梦传来儿时生病姐姐给她唱的儿歌,唱了一夜。
2高贵妃
高桂芬儿看到第一眼看到容音团团的时候,脸异样的红了。但为了掩饰这种脸红,她慌忙把头扭了过去,搅动着碗里的藕粉丸子。
怯生生的凑过去,扯扯着桂芬儿华丽的衣角。“抱抱。”
本宫不要。鼓捣着手里的东西,桂芬儿还是低着头,没有正视眼前的小团子。
见眼前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虽然有点委屈,但还是乖巧的坐在一边,两手抱着腿,缩成一只小鹌鹑。
咕噜。肚子叫的声音,容音羞的脸红起来。
“给你。”容音抬头,看着桂芬儿递来的碗。碗里的丸子被勺子分成了几半,刚刚好是团子可以吃得下的大小。碗之前被桂芬捧在手里还带着温度,容音捧着碗,低着头偷偷的笑了。
桂芬儿靠在桌上手撑着头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嘴角出现笑容,脸上再次浮现绯色。
小东西长的还挺别致。心里想着。
3纯妃
容音团团突然出现的时候,把还躺在床上纯妃吓了一跳,随后连忙从榻上奔下来抱起赤着脚站在地砖上的团团。
“怎么也不把鞋穿穿好,受凉了怎么办。”“静好,你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纯纯黑了脸,虽然她自己也这么觉得。
来了之后容音团团的身体一直不太好,纯妃明面上不说心里却急了个够呛。直到某一日,找到了在寝殿里玩耍的小团子。“脱衣服。”“啊?”不再多话,只开始动手解容音团团的扣子。“静好你干什么啊?”羞涩的直往床里面躲去,“呜呜,我还是个孩子,静好你禽兽。”
泫然欲泣的神情让纯妃晃了晃神,愣了片刻明白了过来。脸上立刻红彤彤的烧起来。“容音你在想什么啊。。。”从袖口抽出找内务府定制的符合团团身形的针灸针,“我是来给你针灸的啊。”
4娴妃
淑慎平常是安安静静的,容音也是安安静静的,所以当容音团团初到娴妃宫里的时候,两个人居然面面相觑的对坐着,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珍儿亲眼看见自家娘娘亲手把最喜欢的剪发工具都扔了出去。大惑不解。
“娘娘,这东西用的好好的您干吗扔啊?”淑慎扭头看了看寝殿里拉着被子还在熟睡的小团子。“本宫看了她一晚上,都没想出来给她设计一个什么发型更美。”
她现在的样子,最美。
5顺嫔
一向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的容音团子到了顺嫔的宫里的表现委实让人大跌眼镜。
大哭起来说自己的腿疼,小皇后娘娘的眼泪如同天上的星一般宝贵,弄得满宫里上下手足无措。
顺嫔把小团子放到桌上,脸上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
见眼前人还是一副笑着看好戏的样子,容音团团哭的更凶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向后退去。
一瞬间天旋地转从桌边跌了下去,却稳稳的落在一个怀抱里。容音捂着脸,从指缝间偷看眼前的顺嫔。
“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嘛。”招牌的狐狸精笑容,沉璧把容音手拉下来。小团子被刚才吓了一跳,呆呆的不再哭了脸上仍有泪痕。沿着泪痕顺着眼角吻到下颌,手捋着容音的后背。“放心吧,不会让你受伤的。”

智商担当嘻嘻嘻
为什么感觉这一段如此修罗场,四...

为什么感觉这一段如此修罗场,四角虐恋什么的……

为什么感觉这一段如此修罗场,四角虐恋什么的……

冷坑爱好者

唯你不同(五)【双后 容音x淑慎】【完】

  自此以后,容音变着法的来冷宫,怀里抱着一叠要处理的文件。

  “……皇上都不去长春宫么?你怎么这么有空?”淑慎颇为无奈,这无奈有对容音的无奈,有对自己的无奈。她本就觉得这感情不大妥,拉拉扯扯远离容音说不定就能遗弃这段感觉。结果容音毫无知觉的每天过来撩拨。

  不过,之前那不为人知的亲吻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也没有被容音发现,心下稍安。

  容音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歪着头回道。“啊,是啊,你在冷宫还不知道吧,皇宫里新来了个顺嫔,国色天香,美艳动人,皇上很是喜欢她,一连宠幸了好几天,我心想皇上贪新鲜,也就不过来了。”

  淑慎惊奇的哦了一声,...

  自此以后,容音变着法的来冷宫,怀里抱着一叠要处理的文件。

  “……皇上都不去长春宫么?你怎么这么有空?”淑慎颇为无奈,这无奈有对容音的无奈,有对自己的无奈。她本就觉得这感情不大妥,拉拉扯扯远离容音说不定就能遗弃这段感觉。结果容音毫无知觉的每天过来撩拨。

  不过,之前那不为人知的亲吻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也没有被容音发现,心下稍安。

  容音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歪着头回道。“啊,是啊,你在冷宫还不知道吧,皇宫里新来了个顺嫔,国色天香,美艳动人,皇上很是喜欢她,一连宠幸了好几天,我心想皇上贪新鲜,也就不过来了。”

  淑慎惊奇的哦了一声,皱着眉头有些慌张。恩宠最为珍贵,这容音怎么还和没心没肺没事人儿一样。若是这顺嫔手段高一些,这皇后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

  想出口提醒容音两句,见她百无聊赖的看着文件,无趣又繁琐,却极其耗费心神。淑慎主动走到容音旁边,将笔夺了过来,又将她推走,自己坐在椅子上批阅。

  容音一愣,又舒心的笑了。“胆子大了,对本宫这样无礼~”

  察觉容音毫无怒意,淑慎此刻也是被这群妃子的幺蛾子搅得头脑昏沉,没有半点见外的随口回道。“还不是看你可怜,批个文件脸都能皱成苦瓜。”

  容音轻晃着蒲扇,牵起嘴角的笑容。“是啊是啊,以你的谋略天赋,也许你比我更适合当皇后。”

  淑慎一惊,连忙放下笔跪下。“淑慎不敢,是淑慎僭越,不自量力。请皇后娘娘恕罪!”

  容音笑意更浓,走至淑慎身前牵起她的手,将她拉起。“你做什么这么紧张?我又没有怪罪于你。更没有生气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自己……不是那么适合罢了。”

  “皇后娘娘过谦了……”容音怎么会不适合,整个皇宫中没有人比她更合适。她为何如此妄自菲薄。

  “你呀!”容音轻笑着去捏淑慎的鼻子。“你就知道奉承我,我自己明白……什么都明白……”

  淑慎垂了双眸,默了声响。心中有一股怒意与哀怨笼罩,恍若百千句话哽在其中叫人难受,她不明白,什么也不明白。

  “淑慎啊,如果有一天,或者在未来不久的日子里,我当真不在了……”

  淑慎想开口阻止她说下去。却先被容音阻止。“你且听我说完。我要是不在了,你能帮我守护好这个后宫么?”

  “……我,我不……”抬眸看见了容音的期许与恳求,那句我不能就怎么也说不出口。要成为皇后需要付出多少,她不敢保证自己毫无目的,全无杀机的安坐宝位。这与容音全然不同,她做不到与容音一样毫无芥蒂的庇护妃子。

  容音见她踟蹰着不能说话,软了语气,深吸了一口气露出勉强的微笑。“也罢,后面的事谁能说清楚呢?也许我会安安稳稳的活到百岁以后。”

  淑慎心里头难受极了,因为容音不幸福,她并不快乐,她的笑容都是勉强的。当皇后真的这么不快乐?容音啊容音,你想要什么?

 
   “皇后娘娘,我可以。”淑慎目光坚定的望着容音,想要为她分担一点劳累,想给她一点支持。

  容音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淑慎,那你欠我的,我就不问你讨要了。”说罢,伸手点了点红唇。

  淑慎脸一红,慌张想要辩白,或者说是询问容音的话外之音,肯定些什么。

  容音却抬手,指腹遮住了淑慎的唇。“有些事,不可说,一说,便是错。”

  是啊,不可说。那不为人道的事情就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要让其他人再知道了。

  淑慎低头浅笑。一愿,容音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后来的事情,急转直下。容音因为什么事惹了皇上气急败坏,淑慎心里着急似火,却因为信息边缘化无法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高贵妃也被唤了去,她本以为容音失去了恩宠,顶多顶多,不让她出门或者说是消去凤印,这样也好,自己也是顺势揽过容音的责任,让容音自由自在一些。

  谁知,是要废后。

  高贵妃愣住,随即跪下请求皇上三思,形势危急之下,她甚至想不到要反激皇上,或者自己表达厌恶的感情。只是恳求,恳求皇上放过容音。

  容音的头发凌乱着,双眼通红。转过头去看宁馨儿,惨然的一笑,摇了摇头,示意宁馨儿莫要再为她求情。

  最后的结局是容音确实没有被废,不过被囚禁于长春宫,没了自由也没了地位。不复恩宠。

  高宁馨想进去看她,被拦住了。说是皇上明令禁止探望了,于是高宁馨提起裙角转而奔去了冷宫。

  淑慎思索了许久许久,久到宁馨儿不耐烦的想要冲动诘问皇上,淑慎才开口与她密谋了起来。

  再后来,淑慎一夜重获恩宠,恢复贵妃之位,与皇上如胶似漆,一时风头无两。好似是因为皇后曾经落难时帮过娴妃,因此皇上感念皇后的仁慈将她放出了长春宫。

  门可罗雀的长春宫终于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人头戴珠钗,黑丝绸缎,黄金丝线绣了一圈儿,极致华贵。莲步款款而来,走到容音失了焦距的双眼面前微蹲。

  容音慢慢回过神来,落下了眼泪。久不说话的嗓音带着嘶哑与干涸。“你……”

  淑慎抬起带着长长指甲的双手,为她抹去眼泪。“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我如何重获恩宠,我又如何放下仇恨,我用了什么手段如何让皇上这般喜爱我,你都不必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还是你的淑慎,你还要好好当好久好久的皇后。”

  “你不必……为我……”

  “容音啊。”淑慎叹了一口气,将手指移至她的唇角,温柔的摩挲。“在这紫禁城,唯你不同……”

冷坑爱好者

【唯你不同4】【双后】淑慎x容音

  淑慎心想,暖床的就暖床的吧,总算送走了心满意足睡至精神饱满的容音。想了想也不亏,普天之下能给皇后暖床的只有皇上了吧?提及皇上就恨的咬牙切齿,只是这恨中竟然莫名带了一丝醋味?

  辉发那拉淑慎再不明白其中玄妙,她就是个傻子!一刹那犹如万千天雷劈下,她,她,她是辉发那拉一族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妃子,她从小被教育长大了是要伺候有权有势的男人,她怎么可以有这种癖好!她不可以有,她不能有,因为皇后不会有,所以这种感情是注定没有好结果的。

  珍儿见她面色痛苦,脸色白的不似人样,额间又落下了大把的冷汗,紧张的跪下询问是否安好,要不要寻太医来。

  淑慎闭过双...

  淑慎心想,暖床的就暖床的吧,总算送走了心满意足睡至精神饱满的容音。想了想也不亏,普天之下能给皇后暖床的只有皇上了吧?提及皇上就恨的咬牙切齿,只是这恨中竟然莫名带了一丝醋味?

  辉发那拉淑慎再不明白其中玄妙,她就是个傻子!一刹那犹如万千天雷劈下,她,她,她是辉发那拉一族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妃子,她从小被教育长大了是要伺候有权有势的男人,她怎么可以有这种癖好!她不可以有,她不能有,因为皇后不会有,所以这种感情是注定没有好结果的。

  珍儿见她面色痛苦,脸色白的不似人样,额间又落下了大把的冷汗,紧张的跪下询问是否安好,要不要寻太医来。

  淑慎闭过双眼,无力道。“不必了。”太医可医身体疾病,却医不好心中的窟窿。自开国以来,宫内婢女们对食数不胜数,不算稀罕,可自己不同,容音不同。这是紫禁城,是吃人的地方,她们不可以有违背皇上的异心。

  皇帝妃子与皇后对食?这太荒唐了!

  淑慎想着冷静几天,也许是宫中寂寞,也许是皇帝太令人伤心,也许这感情只是感激,总之冷一冷也许就会恢复正常。

  但显然容音没有给她机会。第二天抱着一堆书碟兴致冲冲的跑进了冷宫,完全不当外人一样的坐在淑慎的书桌上看宫内大小事务。

  淑慎此刻有些崩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容音这个罪魁祸首此刻全然不知的跑来做事,简直不把冷宫当冷宫!

  “淑慎!”容音委屈巴巴的喊着她的名字,将那些书折往她那儿一推。“你帮我干活吧~”

  “……”干活?她凭什么?她一个身份低微的答应,任人践踏的失败者,掌管后宫凤印的未拥有者。她怎么敢帮容音干活?摇了摇头,又推了回去。“皇后说笑了……”

  容音显然对这答案并不满意,撇了撇嘴。“那你来帮我代笔,我手有些酸了。”

  淑慎恍惚间在想自己应该是与皇后不死不休的死对头,自己费尽心思将她拉下位,然后自己成为皇后那种套路。现在这暧昧难舍的气氛实属不正常。

  在容音的催促下,淑慎只得依她。说只得是因为她突然记起来,容音是皇后,自己没有任何权力去拒绝她。因为她是皇后,所以自己也不能有任何妄想与她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容音挪了位置,拉淑慎坐在椅子上,然后容音趴在她的肩上一字一句念着,让淑慎慢慢写字上去。本来还离的挺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容音那软绵的声音就靠在了自己耳边,谈吐间的氤氲让自己的耳朵发痒,难以忍受。

  之前皇宫里请了戏子唱扮香怜,他们还觉得像纯妃与容音。结果被高宁馨一顿臭骂,撵去了辛者库受罚。现在如果他们能看到自己与皇后这近在咫尺的距离只怕更要嚼舌根子。

  冷宫地理位置果然不错。淑慎心想。

  容音越靠越近,几乎是贴在脸颊上,因为淑慎的手总是在抖。可她靠的越近,淑慎的手越是不听控制的抖的厉害,容音就越是严厉的挪近身子想要握住她的手安定下来。

  明明知书达理,博览群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愣是变成了这滑稽模样。

  淑慎知道症结所在,于是别回头想要她离自己远点,结果与容音的唇齿近在咫尺,一呼一吸间都在交换彼此的温度。

  容音愣住了,淑慎也愣住了,四目相对下心有灵犀的别开了头。

  “我好像离你太近了,这才让你不好写字了。”

  “是,是啊。”

  “接下去都不大重要,皇上说要开源节流,就都否了吧。”

  “嗯,好。”

  “我有些乏了,想休息一会儿。”

  “那你去睡吧,等我弄好了叫你。”

  “辛苦你了。”

  “无碍。”

  容音进了房间,躺上了床,不过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等淑慎弄完这一切又整理好回房的时候就见容音侧躺着睡的香甜。

  鬼使神差,不,也许是趁着没人,趁着容音睡着了,她轻轻蹲在床角,覆唇。一触即分,末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果然女孩子的嘴唇比较软一些么?

  做完这一切,淑慎的自制力猛然回来。慌张退出房间,掐了自己狠狠的一把。“辉发那拉淑慎!你又糊涂了!”

冷坑爱好者

唯你不同【双后】淑慎x容音(三)

  在御医的悉心调理之下,皇后慢慢的好了起来。辉发那拉淑慎再也没有去过长春宫,也不曾有过探望。

  反倒是容音,稍微好了那么一点,能走能跳了就又偷偷潜进了冷宫。小小的身躯被厚重的皮毛遮住。雪落在围襟上一片白花花。

  淑慎望着她这般不自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她从布置小食的桌边拉了过来。冰凉,太过冰凉了,就好像捂着一块儿冰,怪不得病来如山倒,现在病情还未痊愈,又出来放肆,回去指不定又要复发。

  “不知死活!身子骨不好还非要过来冷宫凑热闹!”淑慎忍不住出声训斥她。“你的宁馨儿要是知道,指不定要把我这冷宫掀的天翻地覆!”

  容音笑得甚甜...

  在御医的悉心调理之下,皇后慢慢的好了起来。辉发那拉淑慎再也没有去过长春宫,也不曾有过探望。

  反倒是容音,稍微好了那么一点,能走能跳了就又偷偷潜进了冷宫。小小的身躯被厚重的皮毛遮住。雪落在围襟上一片白花花。

  淑慎望着她这般不自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她从布置小食的桌边拉了过来。冰凉,太过冰凉了,就好像捂着一块儿冰,怪不得病来如山倒,现在病情还未痊愈,又出来放肆,回去指不定又要复发。

  “不知死活!身子骨不好还非要过来冷宫凑热闹!”淑慎忍不住出声训斥她。“你的宁馨儿要是知道,指不定要把我这冷宫掀的天翻地覆!”

  容音笑得甚甜。“你说小高呀,小高她虽娇纵,却也不是不识大体。我们几个姐妹一齐进来,情分当然比别人深厚,我们曾经一起赏过花,一起对对子,还记得吗?”

  小高?喊的可真亲切啊,淑慎呼吸凝重,将牵着容音的手一甩,末了,又回到自己房间把暖手炉塞进容音手里。

  容音微微颔首,道了一句多谢。

  容音所说的过去,她确实记得一些。彼时弘历还不是大清的皇帝,容音是福晋,自己是侧福晋,姐妹四个也不用争夺什么后宫权力,也不必费尽心思讨谁的欢心。没有利益冲突,自然要好,可现如今不一样。

  她不会还以为她们这群姐妹还能拥有过去的情分吧?淑慎觉得她是在异想天开。

  “以后别来冷宫了。”淑慎坐着,淡然开口。

  “为何?”

  “让皇上知道必定要生了嫌隙。”她叹气。

  “无碍。”容音眉眼弯弯,转了转精明的眼睛。“我不在乎呀。何况,皇上只是气你顶撞他,只要你服个软,皇上就会重新恩宠于你。”

  容音所说,她何尝不知。但她不想服软。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也没有说错,为何要认错。容音给她的方法,她不想,也不愿去做。

  更何况,冷宫有什么不好呢?她回去,与容音就是敌人。她不回去,还能得到这卑微的怜悯。自己本就不想搅和在争斗的漩涡,正好脱身而出。

  见淑慎满脸坚毅,也知道她依旧倔的不行。也就不再多说。外面雪下的越来越大,松软的雪堆了起来,仿佛能没了双脚。

  淑慎望了一眼。“等会儿再走吧。否则雪水浸了脚底,会更寒冷。”说完,又自己拿了几块炭放进火炉里。

  “嗯,好。”容音软绵绵的答应着。

  “我有些困了。”容音看那阴沉天气闷闷的吐出小孩子气的那么一句话。

  “你可以去我床上睡着,只是不似你长春宫柔软,也许睡着觉得有些硌。”淑慎慢声道,又喝了几口茶。这昏沉沉的天气实在是让人想睡觉,何况屋子又暖和。

  “无碍。也不知是这屋子暖洋洋的,还是风寒未好,总也觉得乏力。我看这雪还得下好长一段时间,实在熬不住这漫长时间。”

  “那好。”淑慎将容音领进屋子,把叠的整齐的被子摊开。提到半空,等容音钻进去再盖好被子。

  “娴妃,你不困么?”容音那好奇无辜的双眼简直是杀器。本来不怎么困的淑慎被这一句奇怪的惹了一个哈欠。也许困意是会传染的?

  容音笑的天真。“既然你也困了,那不如一起睡吧。我瞧这天气就适合睡觉。你同我一起,这样我也不觉得自己懒惰了。”

  淑慎一愣。她一冷宫女子睡觉没什么问题,反正无所事事没人拜访,可这皇后,后宫之事堆积如山还要偷个懒。完全没有什么可比度吧。偏偏叫容音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不了,皇后娘娘身份尊贵。不敢同被。”淑慎神色不动,抻着被子的手一动不动。

  “那我打个地铺吧。你睡床上吧”容音为自己想法点了点头,将板凳拼了一下就要躺下。

  “诶诶诶!你等会儿!”淑慎连忙将容音捞起。“我与你一起,一起。你千万别睡哪儿,不然叫人发现我就要被砍头了!”

  容音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你看,她以小博大就没有输过。她只是当皇后当累了,想要有个放松的地方罢了。若是冷宫之中还要处处讲求尊卑,那紫禁城就没有地方不是囚牢了。

  就让她在这处儿,做着放肆,娇蛮的富察容音吧。

  容音很快就沉睡了过去。睡颜安宁,呼吸清浅,面容惬意,好像她很久没有睡得这样舒服过了。淑慎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好笑。

  淑慎躺在床上僵直,自己向来是独女,从未有过与别人同床睡在一起的经历。更何况自己现在地位低微,而身边睡得却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所谓人生机遇玄妙不过如此。

  淑慎躺在被窝里,身体暖和。但是容音那边却仍是一片冰凉,仿佛是察觉了身边的温暖,容音往里蹭了蹭,脚不经意挨到了淑慎的脚边。淑慎一怔,自己与皇上都未曾有过这样亲密的行为,此刻反倒被容音的无心之失弄得脸红心跳,在本就温暖的被子里更加燥热。

  等了很久(其实没有很久,因为淑慎觉得非常煎熬),淑慎也不见她暖和起来,手脚冰凉仿佛没有办法自己温暖自己。无可奈何,她轻叹一口气,微微眯了眼睛,伸脚将容音的脚揽了过来,分了一点温暖给她。心里起了一丝莫名的异样,可容音是女子,自己也是女子,于是这心头的异样就被完美的掩饰了过去。

  淑慎别过头,看着容音高挺的鼻梁和小巧精致的容颜许久,眼见着容音睡梦中感觉自己的脚渐渐温暖了起来,幸福的露出了一点笑容。不设防,容音这也太不设防了吧,淑慎暗自腹诽。“感觉自己怎么像暖床的?”

 
【五章结束吧。没车,感谢大家的支持!战线不会拖得很长】
 
【为啥发布失败了?我辛辛苦苦打的字啊!老福特不能自动保存么!】

百年孤独

双后小番外(二)娴妃x富察容音

接上段大本营动图文,偏向甜甜,略有点ooc见谅。

  “这是?”
  “娴妃娘娘命我把她心爱的鹦鹉送来陪伴皇后娘娘,它机巧可爱,想必娘娘应该会喜欢。”
  “娴妃..她没说什么了吗?”
  “娘娘还说,这鸟粘人,还请皇后娘娘有空时候多逗弄逗弄它。”
     富察容音看向面前歪着脑袋打量自己的鹦鹉,虽有些无奈低叹口气,却也不好让人归还回去,也就收下了。
     但容音哪懂照顾小动物,这次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的白月光,倒真是被这只可人小鸟给难倒了,只好让明玉去把娴妃喊来。
  ...

接上段大本营动图文,偏向甜甜,略有点ooc见谅。

  “这是?”
  “娴妃娘娘命我把她心爱的鹦鹉送来陪伴皇后娘娘,它机巧可爱,想必娘娘应该会喜欢。”
  “娴妃..她没说什么了吗?”
  “娘娘还说,这鸟粘人,还请皇后娘娘有空时候多逗弄逗弄它。”
     富察容音看向面前歪着脑袋打量自己的鹦鹉,虽有些无奈低叹口气,却也不好让人归还回去,也就收下了。
     但容音哪懂照顾小动物,这次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的白月光,倒真是被这只可人小鸟给难倒了,只好让明玉去把娴妃喊来。
     果然,鹦鹉一见熟悉面孔,瞬间活跃了起来,嘴里啾啾啾叫唤着,上下摆动起身体,欢快得很。娴妃上前逗弄了一会,看来这几天爱鸟一直被皇后娘娘照顾的不错,再想到容音笨拙逗鸟的画面,不免有些恶趣味的笑了起来。
  “娴妃妹妹,这鸟,都送来几天了,本宫还未曾听它说过话呢,不是都说,鹦鹉巧舌,擅学人语吗?”
  “皇后娘娘,鸟和人一样,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如果它真的喜欢你,便会讨喜的学出几句出来给娘娘听吧。”说完,便低首抿了口热茶,嘴角勾起藏不住的宠溺笑意。
“可是本宫...”
   还未等容音将话说完,大抵是鹦鹉听见娴妃唤了那声熟悉的皇后娘娘,便下意识的附和着高声叫唤起来——“音音,啾,音音,亲一个,mua♡”
     
     

    娴妃一听端茶的手微微一抖差点没整个洒出去。
    哦豁,这死小孩,又乱叫唤,这下完了。
    就这样,两个人再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冷坑爱好者

【唯你不同二】双后 【容音x淑慎x高宁馨】

  果不其然,遭自己戏弄的富察容音再没有来过这冷宫。你看,那个胆小鬼容音让自己吓坏了。

她们从小被教导知书达理,行为规矩。未出阁前有些三两好友,可谁都不肯交付真心,互相吹捧想着对方或许会前途无量又觊觎着她们攀上自己也想攀上的枝头。因此,淑慎也不信,她不信一个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没点心机。

  这样多好,这冷宫就得有点冷宫的样子。三天两头遭人窜门还能叫冷宫么?现在可算落得个清净冷清。

  “主子,我听说,富察皇后生了病。”珍儿悄声说道。

  “生病了?什么病。总不至于是被我吓出病来了吧?”淑慎好笑道。一定是皇后身边的人来这儿打马虎眼,不愿意失去自己同...

  果不其然,遭自己戏弄的富察容音再没有来过这冷宫。你看,那个胆小鬼容音让自己吓坏了。

她们从小被教导知书达理,行为规矩。未出阁前有些三两好友,可谁都不肯交付真心,互相吹捧想着对方或许会前途无量又觊觎着她们攀上自己也想攀上的枝头。因此,淑慎也不信,她不信一个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没点心机。

  这样多好,这冷宫就得有点冷宫的样子。三天两头遭人窜门还能叫冷宫么?现在可算落得个清净冷清。

  “主子,我听说,富察皇后生了病。”珍儿悄声说道。

  “生病了?什么病。总不至于是被我吓出病来了吧?”淑慎好笑道。一定是皇后身边的人来这儿打马虎眼,不愿意失去自己同盟又不想来这冷宫。

  “不是,主子。”珍儿沉吟了一会儿摇摇头。“御医说是身体虚弱,风寒入侵,前几天挨了冻,回去发了高烧昏迷不醒。皇上责问了尔晴她们,富察皇后说……”

  淑慎的笑容僵在脸上。连忙问道。“她说了什么?”

  “富察皇后说是她出了门想赏花,结果花没赏到还被冻着了。”

  “赏花?她脑子真的烧糊涂了吧。这么蹩脚的理由谁会相信!”

  “……皇上相信了。”

  “……”

  淑慎在冷宫中吃着热乎的饭菜,喝着玉米排骨汤,用的是上好的炭火,铺的是锦缎棉被。越想越觉得内心不安,豁然起身同珍儿说自己要去长春宫一趟儿。

  珍儿早就备好了纸伞恭候。

  走到长春宫前,被奴才拦了下来。“唉哟,一个小小的答应也敢来长春宫,莫不是想攀上皇后娘娘这座大山。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珍儿气急,想要骂出口,淑慎一抬手要她住嘴。“麻烦通融通融,我实在……”

  奴才不耐烦骂道。“你这不识抬举的答应!”说罢就想要推搡。一个更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淑慎身后传出。“就是啊,你这不识抬举的答应还妄想进长春宫?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奴才慌忙跪下。“贵妃娘娘!”

  高宁馨冷笑一声,斜眼看了他一眼,优雅的从他身边经过,又退了半步,抬起花盆鞋就是一脚。“我看你厌烦的很,踹你一脚都是抬举你。”

  奴才连忙爬起来,跪在宁馨儿的脚边。“是是是,贵妃说的是。奴才该死,惹了贵妃娘娘厌烦!”

  高宁馨冷笑一声继续往前走。走到一半回过头不情不愿的开口。“你这答应干什么呢?还不快跟本宫进来!没点眼力劲儿的。活该你被贬进冷宫!”

  淑慎应了一声,总算是借着高宁馨的光得以进来。以前觉得她愚蠢傲慢,处处挤兑他人,现在看来倒也是别扭的性子。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能进来就好。

  “等会儿进去看到容音,别哭哭啼啼的知道不,否则我也踹你这答应一脚。我领你进来要感恩戴德的,还以为自己是娴妃呢……”高宁馨在前面嘀咕着,淑慎白了一眼摇头,果然谁都没变,她还是那个讨人厌的高宁馨。

到了皇后的塌前,高宁馨开始了她一贯的表现。“皇后啊,我来看看你死没死。还有口活气呢,还挺好。希望病魔早日战胜你,不是不是,是祝你早日战胜病魔。”

  容音有气无力的咬牙道。“高宁馨!”

  淑慎这下知道了,高贵妃这样子真的很难不让人气急败坏喊她名字,喊高贵妃没气势,喊宁馨儿又还带着一丝甜味儿,咬牙切齿喊高宁馨就比较有气势了。

  “病恹恹的还逞强呢!歇着吧你。”高贵妃趾高气昂的冷哼了一声将嘴闭上了。在一旁的淑慎也不知道此刻高宁馨是盼着她好还是不好。

  “娴妃,你来了。”容音逞强的想把身子撑起来。

高宁馨又忍不住顶嘴反驳了一句。“是娴答应,皇后你真是烧糊涂了!”

  “高宁馨!”容音无奈的飞了一记眼刀。“你这气人功夫越发炉火纯青了,收收你这傲慢性子,否则极容易……咳咳……惹……咳……祸……”

  见皇后咳得剧烈,高宁馨终于乖顺的闭了嘴。身边婢女给她喂了点枇杷膏才平复了下来。

  等容音不再咳了的第一句话就是。“娴妃,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旁边的高宁馨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没有。”娴妃如实说道。“皇后娘娘好好休息吧。操心太多对病情不太好。”

  容音勉强弯了弯眼睛。“嗯,好。”

  又扯了两句,容音就又乏了睡了过去。也对,生病之时嗜睡是应该的。淑慎和高宁馨轻手轻脚走了出去。冷风呼啸的雪地里,高宁馨锐利的看向淑慎。

  “你什么时候和皇后娘娘这样要好了!”

  “谁知道呢。”淑慎无奈的回答,将身子一矮,就毫无兴致的告退回她的冷宫去了。

  高宁馨气鼓鼓的捏着手帕骂道。“冷宫了不起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