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子

57542浏览    2207参与
纳兰﹌今天拜🌸了吗
《双子宫》 半小时快题 又叫“...

《双子宫》

半小时快题

又叫“朋友终于把板子还给了你”系列
因为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脑了好多酷炫老大 我不太西装,有感觉赶紧赶紧、
就,以后这个合集就放沙穆还他们的壕朋友们

溜了溜了搬砖去了

《双子宫》

半小时快题

又叫“朋友终于把板子还给了你”系列
因为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脑了好多酷炫老大 我不太西装,有感觉赶紧赶紧、
就,以后这个合集就放沙穆还他们的壕朋友们

溜了溜了搬砖去了

纳兰﹌今天拜🌸了吗
2019.11.21——《你的...

2019.11.21——《你的答案》

 是@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点的老大,附赠二爷

同名歌好好听,献给双子哥哥们

—————————
也许世界就这样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只能沉默
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低着头 期待白昼
接受所有的嘲讽
向着风 拥抱彩虹
勇敢地向前走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丢弃所有的负担
不再孤单

2019.11.21——《你的答案》

 是@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点的老大,附赠二爷

同名歌好好听,献给双子哥哥们

—————————
也许世界就这样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只能沉默
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低着头 期待白昼
接受所有的嘲讽
向着风 拥抱彩虹
勇敢地向前走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丢弃所有的负担
不再孤单

沐风

圣斗士同人(双子主)Saint第二部 银河 三六

双子主角、SS群戏的谍战故事。 撒隆以及各位帅哥们的感情线完全清水兄弟情和友情,配角BG会有一些

三六   狮子

撒加·吉米尼看着桌上的信,密封很好,即使以他缜密的眼光,也没发现任何被情报机关提前检查过的痕迹。信封是深黑色,上面有一个颇为复古的烫金徽章:一只缠绕向上的猩红蛇。

迪斯马斯克·康塞尔站在办公桌前没动,他知道那是海因斯坦城的徽章——两年前在帝都,他跟撒加一起见过潘多拉·海因斯坦。关于那位美貌名重朱迪加的贵族小姐的传闻很多,她离奇丧生的全家,她和泰坦王朝私密的血缘关系,以及她是如今执掌帝国国政的“双...

双子主角、SS群戏的谍战故事。 撒隆以及各位帅哥们的感情线完全清水兄弟情和友情,配角BG会有一些

三六   狮子

撒加·吉米尼看着桌上的信,密封很好,即使以他缜密的眼光,也没发现任何被情报机关提前检查过的痕迹。信封是深黑色,上面有一个颇为复古的烫金徽章:一只缠绕向上的猩红蛇。

迪斯马斯克·康塞尔站在办公桌前没动,他知道那是海因斯坦城的徽章——两年前在帝都,他跟撒加一起见过潘多拉·海因斯坦。关于那位美貌名重朱迪加的贵族小姐的传闻很多,她离奇丧生的全家,她和泰坦王朝私密的血缘关系,以及她是如今执掌帝国国政的“双子神”的重要棋子,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听说两个月前,海因斯坦小姐曾经在一次非正式场合,向朱利安·梭罗亲王提议和亚斯格特的弗莱娅公主之间的婚事?”司令官终于开口。

“有这么回事,长官,”情报处长回答,“据说亲王殿下很礼貌地回绝了,理由是希望把自己的婚事卖个比亚斯格特公主更高昂的……”

“价钱。”司令官接下去,“这个回答很符合亲王殿下的风格,而且……”他笑了笑,“修普诺斯大人想来也无话可说——想也知道这个提议是他让海因斯坦女爵去做的,或许帝都的确有意政治联姻,但也在试探朱利安殿下在财富之外,对帝国权力是否还有些更深想法。”他朝旁边看了一眼,“你怎么看,修罗?”

“您问我的话,即使有想法那也算自然,毕竟亲王富可敌国,理论上又是王座第二顺位的继承人,他兄长哈迪斯陛下痊愈醒来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黑发男子用平淡语气吐出颇有些危险意味的词句,“但全国上下都知道,长官,‘双子神’只需要沉睡或者听话的傀儡,而不是一个精明强悍的统治者。所以对这种试探么,聪明人都应该拒绝。。”

“梭罗亲王名义上是帝国皇家海军元帅,当然他主要力量在商业方面,但其他么……”撒加沉吟了一下,这回两位心腹都没说话,毕竟谁也没法说作为代理人,加隆·吉米尼在军事等方面,到底为朱利安·梭罗开拓了多少力量,这个话题延伸开去,就太过危险了。

“这封信……”迪斯马斯克指了一下撒加迟迟没有打开的信封,“不是向您提议跟亚斯格特联姻吧?”

“我觉得就算希路达女王被套上了传说中蛊惑人心的魔金指环,也不会答应这件事,”撒加用戏谑的态度回应了部下缓和气氛的笑话,伸手拆开信封抽出一张纸,似乎文字相当简短:“海因斯坦女爵向我表达了问候和欣赏,接着提到国防 部新近成立的战略规划司——最近帝都即使有海商队的支持,财力上也越发捉襟见肘,各地反叛组织的活动越压越猖獗,人心起伏,因此迫于局势,不得不对各地方战区加以笼络示好。”

“所以?”

“所以这个司长的位置可以兼职,也有意从地方军政大员中选拔。”撒加松开手,任信纸飘到桌面上,“即使是姿态,但战略司这个位置涉及到帝国全盘规划,长远来看是相当值得考虑的事,就算当不上,也要想办法培植和插入自己的势力。”

“那么您打算怎么办,去帝都吗?”

“我考虑一下,即使走也不是现在,我需要亚斯格特这边的事安定下来。”撒加说道,一面想着如果加隆在,尤其如果是之前的弟弟,多半会怂恿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去争夺一下那个位置。

魔铃·艾格拉的最后一封电文是两天前,通过她中转的消息知道,加隆在亚斯格特目前还算平安顺利,但撒加知道,很快就要到揭牌的时候了。

——

急促的脚步声,房门猛地被撞开,艾欧利亚·里奥扔开正捅着炉火的棍子站起身来,闯进来的一共有四个人,领头的个子不高,半秃的灰白头顶,一双微凸的眼睛,正是冥蝶小组的莱米·沃姆,他们半个月前就已经和“紫水晶”方面有了接洽,银河帝国的抵抗组织如今已是共同的敌人,莱米成功得到了一些侦察搜捕的条件,当然也分享给对方一些情报,不过,有关Saint特工的功劳他打算自己揽过来。

“你是猎鹰?”他提着枪指指艾欧利亚。

“什么猎鹰?”青年说道,他确实不知道女友的代号,“这是我家!你们……”

“我们是为皇家办差的!”莱米哼道,当然从广义上说这也没错,他的最高上司现在是朱迪加宪兵司令,“你的证件!”

艾欧利亚从口袋里掏出,递给他:“我是个皮货商人,来这里做生意的。”

“带着无线电台的皮货商吗?”莱米看也不看地把通行证揣起来,“我们盯你不是一天两天了,里奥·艾格拉,这一定是化名吧?你那个漂亮的老婆呢?”

青年皱了皱眉:“她出去买菜了。”

“顺道帮你买电池吗?”蚯蚓哼了一声,“你的技术还看得过去,让我费了不少手脚追踪!你最近频繁联络的信号源是哪里?反叛组织混进来的人一定不止你们吧?”

“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

“听不懂吗?”莱米一把抓起他的右手,“瞧瞧你这指头上的茧子,皮货商?哪种狐狸还是貂身上长着扳机吗?你受过长期军事训练,以为瞒得过我的眼睛?”

“……”青年沉默了一下,这倒的确是真的,而且他从来不善于撒谎。

“没话说了吧?”蚯蚓得意洋洋,转身道,“搜!”一面给艾欧利亚戴上手铐,青年没反抗,他盘算着时间,觉得应该尽可能给“妻子”拖延一阵子。

另三个人在房子里搜索了半个多小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魔铃相当老练,临走时清理得十分干净。

“妈的!”莱米骂了一声,“温格,你留下,看看那个女人会不会回来。”他私心里根本不觉得猎鹰会是个女人,一直认为魔铃只不过是帮艾欧利亚打掩护的副手,没多大价值,“我们带这家伙回去,不怕他不说实话!”

青年没反抗,安静地随着他们走出,外面停着一辆黑色车子,车里坐着一个人。莱米让两个同伴夹着艾欧利亚坐在后面,自己上了副驾驶——那两人身材高大,都是格斗好手,抓过不知多少犯人,莱米自己其貌不扬,身手其实也不差,四个对一个,他不认为还会有什么问题。

——

“这是尼伯龙根指环?”阿鲁贝利西·米格瑞兹拿着照片,即使他一向自诩冷静,此时也显出几分激动来,“和奥丁神剑一样,是亚斯格特流传上千年却意外丢失的国宝!特使先生,你们‘海啸’真的如传闻中一样富甲一方又神通广大!”

“多谢您夸奖,戒指是千真万确的,伯爵大人,”加隆·吉米尼——利维坦·奥伯塞特说道,“海皇大人找回了它,命我送还给希路达女王作为结盟的礼物。”

“但女王收下了戒指,却拒绝了海皇大人的示好,这未免也太过冷酷吝啬。”紫水晶放下照片,如果说之前他对“海啸”组织还有一些疑虑,现在则完全兴奋起来,这是一支相当强大的力量,和它联手对自己颇有好处,他甚至有些后悔起跟银河帝国军调厅的密探先接触,当然,这些心思他并不会表现出来,“利维坦先生,您给我看这枚指环是……”

“当然是因为您上一次会面时对我透露的计划,承蒙伯爵的信任,这件事我一定会尽全力支持您。”特工说道,“如您所说,瓦尔哈拉的防御很谨慎,尤其捷克弗里德·法弗尼尔的卫戍部队对女王忠心耿耿,在王都和王宫发动政 变,危险性太大,而且容易造成没必要的破坏。”

“是的,所以我上次对您说,最好能够把女王调出瓦尔哈拉,”阿鲁贝利西说道,“距离王都西南百余公里的拉希尔夏宫是个不错的选择,那里原本是王室狩猎和休养的场所,环境优美,守卫相比王都要薄弱很多,而且我可以提前安插自己的人马——对希路达不满的老牌贵族很多。但怎么把她调出来是个大问题,现在不是狩猎的季节,她的身体又没有病恙……”

“谁说的?”对面的脸诡秘一笑,“伯爵,您总听说过关于这枚指环的神话吧?”

“传说中用魔金打造,拥有蛊惑人心的魔力和毁灭的力量,”情报局长微微皱眉,“这只是神话,特使先生,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魔法。”

“然而有比魔法更有效果的药物,”特工语调轻柔,“米格瑞兹伯爵,您不会真的以为,海皇送上这枚戒指时,全无第二种准备吧?”

紫水晶面上一惊:“你说什么?药物?”

“附着在指环上,可以令人心神恍惚,头痛暴躁,判断不清的药物,”特工将照片随手丢进壁炉,“伯爵,您很快就能看到效果了,我想到时候加上您的助力,应该可以把希路达女王调出瓦尔哈拉,去夏宫休养。”

迎上紫水晶狐疑的目光,加隆坦然而笃定地微笑,效果当然很快会显现,那是希路达和他约定好的表演。然而看着阿鲁贝利西,海龙却能感觉到那种令人唏嘘的魔力:对权力以及极致自我价值的欲望。

曾经的自己,也一度迷失在其中……让他最终清醒的是那场大海啸,也不只是那场大海啸。

“因为加隆你原本就不是能够真正和泰坦王朝同流合污的人啊,”翻滚浪花中,白衣少女碧色双眸闪亮如黎明,“你有骄傲的灵魂和自由的心,亦有你所深深关切的人,那些在你心中,远远胜过权力和金钱带来的快感……”

他眨了下眼睛,目光划过紫水晶那张尽力维持冷静,目光中却闪露贪念和冷酷的脸——不除掉这个人,亚斯格特不会安宁,抵抗组织的北境航路不会安宁,撒加的背后也不会安宁。

回到旅馆时,卡萨·隆耐迪斯正在等他。

“有什么消息?”加隆坐到椅子里。

“艾亚哥斯·霍克死了,长官。”

“哈?!”加隆挑了下眉,“消息可靠吗?”

“已经证实了,他是在离开奥林帕斯港,追踪城户纱织小姐的座船时,在星云群岛身死的。”

“星云群岛?那已经离开北境海域的范围,”加隆不用看海图也能清晰地在脑中勾勒范围,“谁杀了他?”

“暂时还不清楚,”避役摇摇头,“朱迪加给出的说法只是含糊的殉职牺牲。”

“我知道雪鹰的名号和实力,”加隆思索着,“Saint组织的特工,即使是黄金级,能够致他于死地又全身而退的,恐怕相当难得。但艾亚哥斯为什么忽然离开北境……”他吸了口气,“这件事一定跟我哥哥脱不开关系。”

——

“您怎么把加密安也带来了?”

菲利斯镇郊外的岔路上,换了一身男装打扮,头戴鸭舌帽的魔铃·艾格拉等到了米罗·斯考皮翁,暗号和地点是之前白羊穆·阿瑞斯发给她的电文中约定的,双数的日期她会按时间来这里等待半小时。加密安·格沃斯被支得远远站着望风。

“他在花宫阴差阳错发现了我的身份,不把他吸纳进抵抗组织,我只有杀了他灭口。”红蝎说道,“这家伙除了嘴碎一点,人倒不赖,之前琴鸟的事让他对多罗美亚很仇恨,我也早已经在观察他。这次来亚斯格特,撒加要我带一个部下,我就趁机带了他。”

“您是有心要锤炼他,还是担心他不会隐瞒,在司令部里露出马脚?”猎鹰笑了笑,“不过我同意您的看法,莎尔娜也对我说过,这只乌鸦是个不错的人。”

“撒加没有给我派特别具体的任务,”米罗说道,“我们自己这边,我要负责接应你和那位亚斯格特公主离开。”

“那您快去找白鸟,之前多亏他帮忙向我示警,”魔铃压了一下帽沿,“这里有冥蝶的探子,还有布鲁格勒德的驻 军,我担心他因为耽搁,万一出什么意外……”

“我去找那小子。”红蝎看看她,“倒是你,猎鹰小姐,你都一点不为自己丈……男朋友担心吗?”

“艾欧利亚相信我,我也一样相信他。”女郎乌黑的眼睛看着他,“红蝎先生,您听说过狮子会被蚯蚓打败吗?”


糖秋


#原创角色##花旦##戏子#
🌸️
戏子浮生多痴人

一抹红妆淡红尘

只识伶人多风光

不知幕后泪几恨

出镜:糖秋  糖夏

#双子##双胞胎#


#原创角色##花旦##戏子#
🌸️
戏子浮生多痴人

一抹红妆淡红尘

只识伶人多风光

不知幕后泪几恨

出镜:糖秋  糖夏

#双子##双胞胎#

铅笔
这次是双子算是之前摸鱼的细化我...

这次是双子
算是之前摸鱼的细化
我实在不太习惯板绘

这次是双子
算是之前摸鱼的细化
我实在不太习惯板绘

曾

出设p1目高30
p2低于10自留
p3100直
咕咕费50%
p1p2到30送两张赠图

出设p1目高30
p2低于10自留
p3100直
咕咕费50%
p1p2到30送两张赠图

果壹壹

【HP】灰骑士——后来的后来

       

    (假设全员存活)

    

    当战争结束,一切尘埃落定之后……

    

    赫敏:“听我说,这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你们爱彼此,这并不可耻!”

    哈利知道赫敏说的很正确,可太难了,一想到牵着罗恩的手站在韦斯莱夫妇面前面对他们的目光,...

       

    (假设全员存活)

    

    当战争结束,一切尘埃落定之后……

    

    赫敏:“听我说,这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你们爱彼此,这并不可耻!”

    哈利知道赫敏说的很正确,可太难了,一想到牵着罗恩的手站在韦斯莱夫妇面前面对他们的目光,他感觉浑身都在战栗。伟大的救世男孩从没这么胆怯,相比之下,他宁愿再和伏地魔来场决斗或者摧毁一个魂器。他看向罗恩,从罗恩的眼中读出了同样的意思。

    “你们不能逃避一辈子!”赫敏的表情看上去像极了麦格教授。“你们总要面对这一天的,我不可能给你们打一辈子的掩护。”

    哈利愧疚的看着赫敏,最近她饱受骚扰,韦斯莱夫妇和小天狼星他们显然认为罗恩和他都喜欢赫敏。

    让这一切更糟的是丽塔·斯基特的畅销书,这个女人用谁都看得出主人公原型的笔法写了五百多页的故事。

    罗恩犹豫着开口:“赫敏,那个女人……你说过,她笔下都是垃圾,我们不用在意。”

    赫敏面无表情地望着罗恩。

    “好……好吧。对不起。”罗恩费力地咽下一口吐沫。

    那个女人简直是场灾难,哈利和罗恩对望一眼。

    《迷情剂,亦或欲望的纠葛?——救世三人组不得不说的故事》已经在巫师书热卖排行榜上蝉联冠军五周了。花边新闻总是比传奇本身更受欢迎,丽塔·斯基特如今春风得意,金加隆收到手软。那让人不忍直视的故事,连凤凰社和DA内部都有不少人相信。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们会说出一切。”哪怕丽塔·斯基特会再写出一本畅销书,这是他和罗恩必须承受的,不能连累赫敏。

    罗恩抓了抓头发,点头表示支持。

    赫敏轻哼了一声,看上去情绪好多了。“那个女人不会再胡说了。”她信心满满。罗恩看着她的神情,默默往哈利背后挪了两寸。

    

    事实证明有些事情做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当哈利和罗恩站在韦斯莱夫妇面前时,韦斯莱夫人只是惊讶了很短暂的时间,就接受了一切。她慈爱的看着哈利,温柔道:“我一直都希望你是我的儿子,现在实现了。”韦斯莱先生则饶有兴致的研究起了麻瓜世界关于同性婚姻的法律。

    

    小天狼星恢复自由后骑着巴克比克满世界旅游,哈利不得不写信告诉他一切。

    海德薇把信带到的时候,小天狼星正跟度蜜月的卢平夫妇待在一起。

    唐克斯……现在该叫尼法朵拉·卢平,她更喜欢别人称呼她为卢平夫人:“快看看,信上说了什么。”

    小天狼星把信念了出来,越读越惊讶,到最后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卢平不得不用力地按住自己好友颤抖的肩膀,安抚道:“这不是什么坏事。大脚板,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古板的人。”

    小天狼星深深吸了口气平稳情绪:“月亮脸!这简直不可思议!韦斯莱家的小儿子?哦,我不是说韦斯莱不好,也不是说罗恩不好。但还可以这样?我没想过……我的意思是,在别人眼里他们是朋友对不对?当然,我没意见,只要哈利愿意……罗恩,事实上罗恩挺好的,他一直陪着哈利。是伙计是战友,形影不离,比亲人更亲密。月亮脸,你说当初……不管怎么说,祝福他们!”

    小天狼星用足足五页信纸,表达了他深切的祝福。

    

    哈利和罗恩随后拜访了邓布利多,他如今生活在戈德里克山谷里教导照顾那些因为战争失去家人的孩子。戈德里克山谷成为了魔法界的孤儿院,专门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人。阿不福思偶尔会在猪头酒吧休业的时候过来看看,虽然他总说是为了防止邓布利多把家里搞得一团糟,但看得出他很高兴。

    “白爷爷再见,黑爷爷再见。”

    哈利听见一个甜甜的声音。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蛋糕连衣裙头上戴个草莓帽子,欢快地推开屋门向草坪上的伙伴们跑去。

    哈利和罗恩进了屋,却只看见邓布利多一个人坐在桌边。

    “哦,哈利,要不要来块柠檬雪糕。”

    他们边吃着雪糕,边说出来意。他和罗恩决定接受唱唱反调的采访正式公开关系。既然麻瓜世界都能让这种关系合法,为什么巫师界不能呢?而且比起胡编乱造的猜测,还不如亲自说出真相。他们愿意站出来,哪怕会受到非议。只是在做这件事之前,他们还想听听老校长的意见。

    邓布利多微笑地看着他们,正要说话。

    “说的好!”

    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突兀地响起。

    罗恩吓了一跳,哈利抓住他的手回头望去。一个黑袍的老巫师从空气中慢慢显形。他看上去并不年轻,却精神饱满眼睛明亮而深邃,让人忽略他的年纪。他的声音听上去沉稳可靠,举手投足间潇洒至极,带着随心所欲的魅力。

    “巫师中有太多老古板,是该给他们换换脑子了。规矩是用来打破的,听我说,如果魔法部那帮家伙冥顽不灵,我可以帮你们……”他的声音充满蛊惑,眼眸深处却透着危险的气息。

    邓布利多用眼神安抚了哈利和罗恩,说话时声音温和而无奈:“盖尔,不要煽动我的学生。你答应过我……”

    “哦,好吧。抱歉阿尔,只是一时忍不住,这么年轻又讨喜的后生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他们才值得教导,比那个只会傻乎乎追着动物跑的臭小子好太多。”黑袍巫师优雅地靠在墙壁上,巫师长袍穿在他身上仿佛巴黎最时尚的风衣,皱纹和年纪丝毫无损他的风采,事实上哈利已经不可抑制地开始想象他年轻的样子。

    邓布利多好笑地摇摇头,泡了壶蜂蜜茶后,认真而温和的给哈利和罗恩建议。

    

    在正式接受采访前,出于不知名的情绪,哈利拜访了一趟斯内普。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不讨喜的拜访,只是觉得应该告诉他。潜意识里他希望得到斯内普的祝福,就像得到其他人的祝福一样。

    “我说,我们非得这么做吗?”罗恩看着蜘蛛尾巷阴暗的门牌,第七次打起退堂鼓。哈利轻轻的抓住他,罗恩深吸了一口气,点头表示他调整好了。

    他们做好准备,接受冷嘲热讽。

    出乎意料,当哈利心怀忐忑的说出已经和罗恩在一起后,面容冷冷的教授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哈利的眼睛和罗恩的红头发,随即一言不发地送客,独自回屋摆弄坩埚和魔药。

    半年后,韦斯莱笑话店卖起一种神奇的魔药,可以让同性巫师获得属于他们的孩子。至于这款魔药的来源嘛。

    弗雷德:“我们发誓不会说出来源。”

    乔治:“哪怕是失去一只耳朵。”

    弗雷德:“或者脑袋被摁进坩埚里。”

    乔治:“但来源保证可靠。”

    弗雷德:“绝对大师出品。”

    

    一切甜蜜而美满,救世主和他的骑士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沐风

圣斗士同人(撒隆)同盟 四九

四九  岩石与漩涡间


“什么鬼地方……”

隆耐迪斯一边嘟咕着,一边小心地扶着舵。一小时前,他和撒加在代达罗斯留下的船边等到了阿布罗狄和巴比隆,这两人一路追着他们的踪迹,倒也没遇到特别的阻拦。

四个人登上这艘以神话时代雅典国王命名的“埃勾斯”号——代达罗斯大约是为了表达对杀死牛头怪的英雄忒修斯之父的敬意,又或者是对同样失去爱子的老国王心有哀悯——船驶向这片冥界之海的另一端,没人知道那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您换上了白色帆布吗?”阿布罗狄抬头看着桅杆。

“这是代达罗斯准备的,”撒加说道,“他原本打算在靠近……靠近斯尼旺海岬时换上...

四九  岩石与漩涡间

 

“什么鬼地方……”

隆耐迪斯一边嘟咕着,一边小心地扶着舵。一小时前,他和撒加在代达罗斯留下的船边等到了阿布罗狄和巴比隆,这两人一路追着他们的踪迹,倒也没遇到特别的阻拦。

四个人登上这艘以神话时代雅典国王命名的“埃勾斯”号——代达罗斯大约是为了表达对杀死牛头怪的英雄忒修斯之父的敬意,又或者是对同样失去爱子的老国王心有哀悯——船驶向这片冥界之海的另一端,没人知道那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您换上了白色帆布吗?”阿布罗狄抬头看着桅杆。

“这是代达罗斯准备的,”撒加说道,“他原本打算在靠近……靠近斯尼旺海岬时换上。”

“可惜这里不是爱琴海。”双鱼座的战士装作没注意上司在提到那个地名时片刻的滞涩,“您和那位海幻兽将军相处还好?”

“还好,他大约是加隆的部下中,跟他最靠近的一个。”

“类似我以及迪斯马斯克、修罗之于您?”

“呵,”教皇笑了一下,“不,即使是他,也并不完全知晓加隆那时在海界的计划,更不用说真实身份。”

和自己不同,那时的弟弟在海界其实并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心腹”或者“同伴”,他不和人分享任何筹谋计划,甚至包括自己真正的名字。

加隆和海界相逢在一个最糟糕的时刻,十五岁的少年满怀与兄长决裂的痛苦悲愤,以及那种再无所约束,急欲证明自己的恣肆野心,根本抽不出任何感情来给海界,或者说,他不容许自己给那里倾注任何真实情感,无论是波塞冬还是任何海斗士。

甚至包括身为“海龙”的他自己。

直到十三年后的这次复活,决意承担起守护海界责任的加隆,才第一次拥抱了自己的海龙鳞衣,以歉意和信赖的心情,以誓言和责任的姿态:“别再不安,这一次是我自己真心选定的路,在这路上你是我唯一的战甲。我早已信任你,信任你将卫护我直到这场战争的终结——也请你信任我,信任我将生命的一部分交托给你保护,以‘海龙’的名义!”

想到这些,撒加的心情颇为复杂,作为深爱彼此的双生子,那种近乎本能的独占欲,他并不喜欢任何人接近加隆;但一想到弟弟是那样孤单地度过漫长的十三年光阴,他又难以克制心中的疼痛感。

一路上他和隆耐迪斯不可避免地碰触到那话题,南冰洋的海将军对此并不介意:“我大概属于不怎么反感‘利用’这个词的那类人,教皇大人,我想您的很多部下应该也同样,毕竟那意味着‘价值’,而原本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成为统帅和决策者。那十三年间海龙将军从未佯装喜爱我们,即使不提什么野心邪恶,谁也不能评价他是多么可亲的统帅。但我亲眼看着海底是如何在他手中平定,兴盛起来,那里面有太多危险艰难的事,他都一一完成了,波塞冬大人一直在沉睡,所谓代行者,哪里是仅仅靠欺骗利用就能做到的事?他固然攫取了权力,却也尽到了责任——我们敬畏和追随的,是他的力量与意志,过去如此,现在也一样,并且很高兴终于可以真正信赖与期待他。”

这种被敬畏追随的感觉,撒加自己也早已体会清楚:不能说这些战士不忠诚于自己的神祗,但比起神,他们往往不自觉地更愿意将那种忠诚具象化在同样身为人类的统帅身上。有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潘多拉,随即轻微蹙眉:进入冥界前巴比隆就带来拉达曼迪斯的口信,米诺斯身边带着那只曾经封印着死神和睡神二百余年的银盒。

但封印双子神这件事,冥斗士做不到,圣斗士也做不到,只有隐藏着弑神之力并且沾染着雅典娜之血的黄金匕首才能做到:当达拿都斯和修普诺斯的血滴入盒中时,曾经的封印会再度起效。

 “阿布罗狄,你留在这里。”他简单交代了一句,离开船首去另一边找巴比隆。

地妖星此时正站在船尾,望着下方暗色的海水出神,几只冥蝶在他肩膀上方扑扇着翅膀,那景象看起来有几分诡异,听到身后的脚步他转过头来,“有事吗,教皇大人?”

“您似乎很注意这片海?”撒加缓步走近,方才悬停在冥斗士周围的冥蝶们迅速逃遁般消失,地妖星对此并无任何惊异的表情,他清楚这几位黄金圣斗士对自己“宠物”的厌恨。

尤其是撒加,返回圣域的那惨烈一夜,正是由于冥蝶密不透风的监视,让他不得不与昔日战友殊死相搏,也逼迫着他再次伤害到十三年不见的弟弟。

作为念动力强大的斥候,巴比隆承担过不止一次这种用冥蝶监视的任务,也早已习惯了自己的宠物被对方所厌憎,原本并不在意。但无人能在双子座撒加的压力面前淡定无波——这俊美威仪如天神般的男子手指只轻搭在栏杆边,但巴比隆清楚那修长漂亮的形状下隐藏的是倏忽间能粉碎星辰的力量,他此时并不曾专注瞥过蝴蝶一眼,但地府的精灵们能清楚记得圣域一夜这双蓝眸望向它们时,那种淡漠而入骨的杀意。

“从前的冥界并没有什么海,您也很清楚这件事。”他用不卑不亢的语气道,“那里有冥河和黑暗沼泽,有血之瀑布和冰地狱,却不会有这样的海水。”

“海水令您恐惧吗?”撒加深蓝的眼中似乎有一丝讥诮,“我大概能猜得到,它会复苏一些原本生活在其中的东西……不过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地妖星阁下,”他说道,“关于那只狮鹫大人带走的盒子,您还知道些什么吗?”

“恐怕我并不知道太多,”冥斗士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它是收藏在潘多拉大人的家族里,但米诺斯大人找到它……”他踌躇一下,语气里也有些疑惑,“似乎并没花多大功夫。”

“因为对双子神深怀恨意的潘多拉并不想尽心收藏这只盒子,”撒加在心里想着,“但达拿都斯和修普诺斯显然不会忘记它,封印要再度起效,需要双子神的流血,哪怕一滴……”

就在此时,船身猛地颤了一下,随后速度急剧加快,并摇晃起来。

“有暗礁和漩涡!”隆耐迪斯的声音传来,“教皇大人,请快到船首来!”

白色帆布在骤起的大风中猎猎作响,海水变成了墨色,一层层浪花怒吼着起伏,随即落下大颗的雨点——冥界没有天空,却同样有狂风和骤雨,在此时的崩坏中更加难以预测。

阿布罗狄的玫瑰藤沿着桅杆爬上,将帆布牢牢绑在那里,隆耐迪斯抹了一把飞溅到脸上的海水,“代达罗斯造的船很结实,但这里不大对头——教皇大人,您看前方应该是海峡吧?”

“是海峡,确切说是险恶的巨岩,在它对面则是大漩涡。”撒加紧盯着海中可怖的景象,“Between ScyllaAnd Charybdis,这正是来自希腊神话的谚语了!”

 “是斯基拉吗?”海幻兽叫道,“那是伊奥的鳞衣来源!”

“南太平洋的海将军么?”撒加一手握住舵把,“恐怕他鳞衣的原型要来会会我们了。”

仿佛要应和他的话语,海中响起尖利的长长嘶鸣声,暗色的海水翻滚着,猛地分开,一个庞大的黑影蹿上了巨岩,电光照过,它上半身披着湿漉漉的长发,下面则是六头十二只脚的妖兽,猫一样的尾巴将细碎岩屑扫得纷纷而落。

“六个人!”那声音听上去是极可怖的女音,像烧红的铁片摩擦过嶙峋岩石,“你们得给我留下六个人做食物!”

“会数数吗?”隆耐迪斯翻了下眼睛,“这里一共只有四个人,我想那些蝴蝶应该不算。”

巴比隆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它从神话时代开始就是这个价码,海幻兽大人。”阿布罗狄笑了一声,“哪怕面对奥德修斯也是一样。”

“我敢说伊奥鳞衣幻化的样子比它好看多了!”海将军松开舵把,“是个披着轻纱的美女,起码上半身是那样。”

“因为斯基拉原本就是一个出色的美人,”撒加望着巨岩上的黑影,“在波塞冬成为海皇前亦有原始的海神,其中一位叫福尔库斯,斯基拉就是他的女儿,一位水中仙女。一次漫步海边时,一个英俊的渔夫爱上了她,但斯基拉不爱他,一直躲避他的追求。渔夫向曾经帮助过奥德修斯的女巫喀耳刻求助,然而他的英俊和痴情却意外打动了女巫的心,喀耳刻要求他放弃斯基拉,转而爱上自己,渔夫拒不答应,受挫羞愤的女巫竟迁怒于斯基拉,用魔药将美丽的仙女变成了怪物,从此盘踞在岩壁拦截过往船只,想要安全通过,必须献给她六个人。”

“我从来没听过这么狗血又可怕的神话故事……”冥斗士喃喃道,“教皇大人,您可真是……”

他显然想说句“博闻多识”之类的词汇,但显然那在此时有点不太礼貌,于是克制住。撒加当没听见,作为继任教皇的候选者,他固然自幼时起就通读圣域的典籍,但这些杂七杂八的故事却多半是他晚上回到双子宫,和弟弟一起裹在羊毛毯里边嬉闹边读的。

“哥哥,我觉得当个到处讲故事的吟游诗人挺不错的。”

弟弟六岁以前的理想是这个,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说过数次,而撒加的回答是揉乱那幼猫一般毛绒绒的蓝发,再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这个理想听上去的确自在又有趣,然而撒加知道,那是他和加隆恐怕一生都无缘踏上的旅途。

“六个人!”女妖嘶叫着,“给我六个人!否则你们别想过去!”

“这里没有六个人,女士。”黄金圣斗士站上船头,“击碎这岩石对我来说不是多难的事,但我还有话想问你。”

女妖的眼睛停留在他脸上,“是你?”它忽然怒吼,“我记得你!是你带着那个刚取得六兽鳞衣的小子去墨西拿海峡找我!”

“天!”隆耐迪斯叫出声,“我想起来有这件事,伊奥是在我之后拿到鳞衣的,但要真正获得六种妖兽的力量,他必须击败斯基拉!当时是……是海龙将军和他一道去的!”

“这家伙把您当成加隆吗?”阿布罗狄皱起眉,“可您穿的是黄金圣衣……”

“您要是恨我,就该告诉我往哪边去,”撒加的声音穿过海面的雨,“我要往冰地狱那边,您该知道那有多危险。”

“是啊,你一定会死在那里!”女妖猫一样的尾巴欢快摇摆,几行鲜血流下它身边的岩壁,“向右转,我让你们穿过海峡!你可以相信我,因为我希望你死在地狱里!”

隆耐迪斯的手下意识扶上船舵,却没能转动,撒加的手搭在那里,他下意识抬眼去看,蓝发男子深邃眸光盯着岩壁的血流,若有所思,忽然,他发出了一记拳风,掠起一道海水落向斯基拉。女妖发出一声嘶叫,身下一颗头颅拨开海水,却有隐约火光亮起,在黑暗岩石上格外醒目。

“快点滚出海峡!”她怒吼,“朝右……”

“不是朝右吧?”黄金圣斗士说道,“海幻兽大人,您听说过斯基拉会骗人吗?”

“没那回事,”隆耐迪斯一怔,“她固然吃人无数,但从未听说过欺骗。”

“是啊,”蓝发男子声音淡定,“斯基拉的确不会欺骗,但将她化作怪物的女巫却会,然而她的幻术在暗夜中会短暂失控,墙壁流血,火光迸现,是对她自己都会不利的反作用。”撒加露出一丝微笑,“我弟弟那时遇见的也是你,对吧,喀耳刻?你骗不过他,也骗不过我。”

注:“Between Scylla And Charybdis” ,西方谚语,一面是海妖斯基拉盘踞的巨岩,一面是吞噬一切的卡律布狄斯大漩涡,相当于中文里“进退两难”的意思。

斯基拉和喀耳刻的故事来自希腊神话,后者是巫术女神,但夜里会失控对自己不利,弄个幻象把自己家房子全点了这种……

 


Rafa 💌
蓝蓝和粉粉睡觉的时候会抓住对方...

蓝蓝和粉粉睡觉的时候会抓住对方的尾巴

蓝蓝和粉粉睡觉的时候会抓住对方的尾巴

月夜苦艾酒

【哈利波特 双子】带女朋友回家这件事

弗雷德脸上挂着伤。

“怎么弄的?”罗恩和金妮问。

弗雷德回答:

“我跟芙蓉交往了。妈妈叫我把芙蓉带到家里看看。可是那条芙蓉临时有事来不了,碰巧乔治和我一起回家。”

“我们刚踏入家门,妈妈就给了我们一人一记恶咒,还骂“畜牲!””

弗雷德脸上挂着伤。

“怎么弄的?”罗恩和金妮问。

弗雷德回答:

“我跟芙蓉交往了。妈妈叫我把芙蓉带到家里看看。可是那条芙蓉临时有事来不了,碰巧乔治和我一起回家。”

“我们刚踏入家门,妈妈就给了我们一人一记恶咒,还骂“畜牲!””


Lily

罗恩:我&?*#…%
双子:你说啥?
罗恩:没没没没说啥

Ps.为了凑他们的表情,我是从七部电影里随便截取的,当然还有之前下载的图片,不喜勿喷,谢谢

图片来源于百度以及微信公众号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罗恩:我&?*#…%
双子:你说啥?
罗恩:没没没没说啥

Ps.为了凑他们的表情,我是从七部电影里随便截取的,当然还有之前下载的图片,不喜勿喷,谢谢

图片来源于百度以及微信公众号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现世桑

自家崽儿入选(自说自话)鬼杀队

自家崽儿入选(自说自话)鬼杀队

襄论欢七
【圣斗士双子】绝世雄才(201...

【圣斗士双子】绝世雄才(2019双子贺)

自制,谢绝二改二传。

致雄才绝世的双子兄弟——用两手天将塌下都撑起,用爱心一生爱人如爱己,常怀人共说分担喜与悲,天地无欺。

素材:圣斗士

音乐:绝世雄才(楚汉骄雄)

B站链接:【圣斗士双子】绝世雄才(2019双子贺)


【圣斗士双子】绝世雄才(2019双子贺)

自制,谢绝二改二传。

致雄才绝世的双子兄弟——用两手天将塌下都撑起,用爱心一生爱人如爱己,常怀人共说分担喜与悲,天地无欺。

素材:圣斗士

音乐:绝世雄才(楚汉骄雄)

B站链接:【圣斗士双子】绝世雄才(2019双子贺)



日曜日や
“又不是自愿下海的,你有本事让...

“又不是自愿下海的,你有本事让老太婆醒来?”这是她对她姐说的一句话

“又不是自愿下海的,你有本事让老太婆醒来?”这是她对她姐说的一句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