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性恋

6285浏览    152参与
HARMONIA

性取向大概一分钟07

双性恋


双性恋者,通常称为“双性恋”,在情感、爱情和性方面为不止一 种性别所吸引。


对一些双性恋者而言,其一生中为不同性别者所吸引的程度和方式可能发生变化。最近一项研究显示,英国有近一半的青年表示自己的 性向介于完全异性恋和完全同性恋之间。


双性恋恐惧

双性恋恐惧是一种针对双性恋人群的非理性恐惧、仇恨或反感。有关双性恋人群 的有害成见包括以下迷思:双性恋者被说成是“引人注意”、“尝试而已”、“不道 德”或“不稳定”。双性恋恐惧是导致双性 恋者遭受暴力、歧视、贫穷及身心健康 恶化的一个根本原因。


https://www.unfe...

性取向大概一分钟07

双性恋

 

双性恋者,通常称为“双性恋”,在情感、爱情和性方面为不止一 种性别所吸引。


对一些双性恋者而言,其一生中为不同性别者所吸引的程度和方式可能发生变化。最近一项研究显示,英国有近一半的青年表示自己的 性向介于完全异性恋和完全同性恋之间。

 

双性恋恐惧

双性恋恐惧是一种针对双性恋人群的非理性恐惧、仇恨或反感。有关双性恋人群 的有害成见包括以下迷思:双性恋者被说成是“引人注意”、“尝试而已”、“不道 德”或“不稳定”。双性恋恐惧是导致双性 恋者遭受暴力、歧视、贫穷及身心健康 恶化的一个根本原因。


https://www.unfe.org/wp-content/uploads/2018/09/Bisexual_CH.pdf

https://dxy.com/column/5987

一切都意义不明

哈哈好开心

今天上课回班走到讲台前准备抬手搂住小兔子的腰 结果被她甩开还说了一句“干嘛 好恶心” 我挺难受的 平常也没这样 我也不能表现出来 我就开玩笑的一直凶她说“绝交了啊 绝交了 碰一下都不让”她没理我 我就一直说到走到座位 然后上课她向后面同学借手机画画 我以为她再画中午看的动漫 后来下课她给了我一张纸条 上面画着我喜欢的唱见 我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坐在我旁边的她的朋友 问她给谁的 她指指我 我夸完她之后又把纸条递回去 她说给我画的就转过头了 我对着她说“谢谢你!我爱你!”她回头看我刚要说什么 我就赶紧改口又说“我不爱你”她把头转过去说了句艹  我就跑到她座位 拉着她手臂说出去玩...

哈哈好开心

今天上课回班走到讲台前准备抬手搂住小兔子的腰 结果被她甩开还说了一句“干嘛 好恶心” 我挺难受的 平常也没这样 我也不能表现出来 我就开玩笑的一直凶她说“绝交了啊 绝交了 碰一下都不让”她没理我 我就一直说到走到座位 然后上课她向后面同学借手机画画 我以为她再画中午看的动漫 后来下课她给了我一张纸条 上面画着我喜欢的唱见 我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坐在我旁边的她的朋友 问她给谁的 她指指我 我夸完她之后又把纸条递回去 她说给我画的就转过头了 我对着她说“谢谢你!我爱你!”她回头看我刚要说什么 我就赶紧改口又说“我不爱你”她把头转过去说了句艹  我就跑到她座位 拉着她手臂说出去玩 她就抬头对我说不是绝交了吗 我就说绝交什么绝交 我才没说过绝交 她就半推半就的跟我说“为了画这东西 我借手机看头发颜色! 画了一节课!课都没听!”我也忘了我怎么回答她的 当时太开心了 后来我把手搂住她的腰 她也没再甩开我


木知介的梭耳岛

白大褂和白大褂-第二章

*最初是因为一对脑洞出来的CP,而开了另外一个脑洞,私心觉得医生和卖夜宵的小女孩这样的设定太带感了。本来只是想写一个非常短的小作文,结果啰啰嗦嗦写了好多,不仅没写完还扯出好多角色来,于是决定干脆慢慢写,让那个世界里的各位慢慢地去相识,相知,再到相爱。


*预警:纯脑洞,不是医生,可能与事实不符


————————


路云清把穆可可带回了自己家。


这已经不是穆可可第一次分手后喝醉了。自从穆可可与某人分手,后来的每次分手穆可可都会拉着路云清,一边流泪一边喝酒。路云清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所以几乎每次都会陪在她身边。


“云清……”穆可可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嘴里却叫着她的名...

*最初是因为一对脑洞出来的CP,而开了另外一个脑洞,私心觉得医生和卖夜宵的小女孩这样的设定太带感了。本来只是想写一个非常短的小作文,结果啰啰嗦嗦写了好多,不仅没写完还扯出好多角色来,于是决定干脆慢慢写,让那个世界里的各位慢慢地去相识,相知,再到相爱。


*预警:纯脑洞,不是医生,可能与事实不符


————————


路云清把穆可可带回了自己家。


这已经不是穆可可第一次分手后喝醉了。自从穆可可与某人分手,后来的每次分手穆可可都会拉着路云清,一边流泪一边喝酒。路云清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所以几乎每次都会陪在她身边。


“云清……”穆可可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嘴里却叫着她的名字,“云清对不起……对不起……”


路云清端来一盆热水,拿毛巾给她擦脸,“嗯,知道了。"


“你怪我吗?你一定……一定觉得我……很自私。”穆可可转过头看她,眼泪从已经肿起来的眼角滑落。她伸出手轻轻握住路云清的手臂。


“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和打算,我没怪过你,乖。”路云清轻叹一口气,放下毛巾,摸了摸穆可可的头。


穆可可呜咽着嘟囔着,路云清不听也知道她在说什么。这些年来,穆可可每次分手喝醉说话的内容都差不多。路云清早就习惯了。


第二天,路云清早早就起来做早餐,然后到客房叫穆可可起床。


穆可可扶着额醒来,宿醉令她头痛欲裂。她身上穿着小黄鸭的睡衣T恤,还未梳理过的头发乱糟糟的顶在头上。


在路云清的催促下到卫生间洗漱完毕,穆可可来到餐厅吃了一口她做的炒蛋,然后淡定地放下筷子。


“云清,为啥这么多年了你的厨艺水平一直如此稳定……”穆可可停顿了一下,“一点进步也没有。”


“盐又放多了?”路云清心虚地也喂了一口炒蛋到嘴里,下一秒就吐了出来。“呸呸呸……别吃了别吃了。一会我叫个外卖吧。”


“不用了,我去外面吃吧。我一会儿还约了人。”穆可可将杯子里的牛奶喝完,然后回到客房换衣服。


路云清将再次做失败的炒蛋倒进垃圾桶,洗完碗回到客厅时穆可可已经收拾完毕,坐在门口正在换鞋。


“可可。”


穆可可回过头看着她。


“对自己好一点。”


微不可查的难过从穆可可眼睛里闪过,她抿了抿嘴,然后笑起来,抬手朝路云清摆了摆,“哎呀,我又不是第一次失恋了,安啦安啦。”


快速换好鞋,打开门,穆可可再次转过头看着路云清,“我走啦,明天医院见。”


门锁上了,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路云清知道,大概到了明天穆可可就又不再是单身了。

 


“云清,我们分手吧。”


六年前临近毕业,穆可可对路云清哭着说出了这句话。


路云清明白穆可可的煎熬。


穆可可的家庭非常保守,不可能接受她的同性恋情。穆可可的哥哥是个gay,当她的母亲知道这件事时气到直接脑溢血进医院。如果再让他们知道自己也跟同性在一起,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穆可可跟路云清不一样。路云清非女人不可,但穆可可是双性恋,她可以跟异性相爱、结婚,她不是只有同性这一条路。


穆可可有多爱自己,路云清怎么能不清楚。一边是最爱的家人,一边是挚爱的恋人,不论选择哪一方都足以让穆可可痛苦不已。路云清知道要让穆可可做出分手的决定有多么艰难,可是两人没有未来这件事她同样很清楚。她其实一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分手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所以即使十分不舍,她也还是答应了穆可可的请求。


“乖,即使我们分手了,也不必从对方的生活中消失,我们还是可以做好朋友啊。”路云清抱住泪流满面的穆可可,忍住心中的难过安慰她。


两人分手后,各自调整了一段时间。等到路云清再次与穆可可见面,虽然她还做不到祝福穆可可找到自己的异性真爱,可至少自己可以正常面对两人分手的这个事实。


两人依旧可以笑着面对对方,却都有意识地避免做出超越友情的行为。


后来两人都毕了业,进了同一家医院工作。两人保持着好朋友、同事的关系,却再也不能是情侣。


再后来穆可可在一次校友聚会上认识了当时正在母校读研的方特,进一步发展成了情侣关系。


虽然跟穆可可分手了,但路云清想着只要她还没跟其他人在一起,自己就还是穆可可那个最特别的人。可是当穆可可带方特来见她的时候,她知道穆可可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路云清能够感受得出来,穆可可是真的爱上了方特。虽然心中难过,她还是为穆可可感到高兴,这样一来,穆可可就不用再为她们之间的感情背负压力了。


 

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路云清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再次回忆起这些往事,叹了口气。


看着穆可可一次又一次这样伤害自己,不知道当时放开她的手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本以为穆可可跟方特在一起以后就可以一直幸福快乐下去,这样路云清也能安心了。却没想到那两人交往两年后,方特决定出国留学,两人的恋情也因此结束。


之后穆可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待了3天。再出现时,她照常到医院上班,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唯一变的是她开始频繁的跟不同的男人约会,闪电交往又闪电分手。


那之后的第一次分手,穆可可拉着路云清喝酒,喝多了就开始流泪。然后说着一些“你恨我吗?”“对不起”“为什么我爱上的人都不能在一起”“如果我没有跟你分手,事情会不会不一样”之类的话。


好不容易才听清穆可可的醉言醉语,路云清终于明白原来两人分手这件事一直压在穆可可的心里。而跟方特分手则让她再一次受到现实的打击。面对这样的穆可可,路云清打心眼里觉得心疼。


方特那件事已经过去2年了,穆可可好像还没有走出来,依旧是闪电交往闪电分手,分了手就拉着路云清喝酒,喝多了就开始流泪说对不起。


即使这样两人仍然没有回到当初的关系。有几次路云清差点忍不住跟她说复合,可每次穆可可酒醒后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穆可可就告诉自己她又有约了。“她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这样的认知再一次浮上心头。


————————————

心疼可可。

一切都意义不明

现在开始 我要给你写一封信 距离你过生日还有3个月 是我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 过了这个生日你就是成年人了 其实我总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感觉我好像并不了解你 但是现在你却突然又像以前一样开始粘着我了 恍惚间 想起来曾经我们也是这样相处的啊 只不过我之前可以毫无保留的把我的时间给你 可现在不行了 我有了和对大家不一样感情的人 我很喜欢她 很喜欢

前几天看见你在网易云发了一条动态“愿意倾听的人都在慢慢离开” 第二天你就开始粘着我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你是否真的走出来了 还是只是不想让自己失去的更多 开始不再挥霍努力挽回一切了 你突然这样让我很困扰 我这边也才刚有点进展 你便开始注意我了 麻烦

我最近发现...

现在开始 我要给你写一封信 距离你过生日还有3个月 是我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 过了这个生日你就是成年人了 其实我总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感觉我好像并不了解你 但是现在你却突然又像以前一样开始粘着我了 恍惚间 想起来曾经我们也是这样相处的啊 只不过我之前可以毫无保留的把我的时间给你 可现在不行了 我有了和对大家不一样感情的人 我很喜欢她 很喜欢

前几天看见你在网易云发了一条动态“愿意倾听的人都在慢慢离开” 第二天你就开始粘着我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你是否真的走出来了 还是只是不想让自己失去的更多 开始不再挥霍努力挽回一切了 你突然这样让我很困扰 我这边也才刚有点进展 你便开始注意我了 麻烦

我最近发现自己越来越孤僻了 不想交流 喜欢坐在角落 最好没有一个人注意我 我不喜欢被人打扰了 比起社交我还是更喜欢独处啊  但是家人跟我说不可以没有朋友 我就只能还要努力强迫自己那样做

上次的生日礼物确实有点敷衍 我也很不好意思 感觉你后来发的ss也是再说我 唉 因为第一次送你生日礼物的时候你说不用送浪费钱回礼还麻烦 再加上我也不是很了解你 就当真了 后来看来你可能还是不是这么想的吧 我啊 每天都在用别人的过失来惩罚自己

最近才发现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啊 这样真的好累 看见你和她不在我的视线里或者和别人在一起我就很生气 但我当然不能表现出来 只能自己消化 我只能尽力把她拉到我身边 而你 我做不到 你太不好懂了 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呢 所以我讨厌交朋友


一切都意义不明

记一下她送给我的东西 全是她自己画的和做的 好开心

记一下她送给我的东西 全是她自己画的和做的 好开心

德拉科的猫

我真的是个双性恋,当初把全部的感情都给了那个女孩子,被伤成那样,现在我发现我双得特别明显

我真的是个双性恋,当初把全部的感情都给了那个女孩子,被伤成那样,现在我发现我双得特别明显


蜉蝣客

她靠的好近,在跟人说话,可是是别人不是我。

她靠的好近,在跟人说话,可是是别人不是我。


蜉蝣客

决定了, 要在学校出柜。

决定了, 要在学校出柜。


KATZ

双性恋骄傲月到了,我看tag里没人提,怀疑有人还不知道(或是这里本身人就少,因此在这bb一句。如果有人想要相关手册可以私我,在这里放链接多半会挂掉。

双性恋骄傲月到了,我看tag里没人提,怀疑有人还不知道(或是这里本身人就少,因此在这bb一句。如果有人想要相关手册可以私我,在这里放链接多半会挂掉。

蜉蝣客

女孩子,是多么美好的存在

女孩子,是多么美好的存在


带氧气的花娑霓裳

她说:“如果十年后我俩还单着的话,那就在一起吧。”

我回答了一个字:

“好。”

然后我就惊醒了。

这并不让我觉得奇怪,刚从暗恋一个男生的阴影里还没走出来然后梦见死党跟我吐露一个惊天大秘密一样。

我不置可否,在初中时对她开始有莫名的情愫可是我并不觉得那是喜欢,是感情。

可能是一种依恋,一种寄托。

我不否认的是随着我对这个世界同性社体的感知与熟悉,我也慢慢察觉自身的变化,那种心理上的悸动,可能会是随着她老是跟我说她“女票”一脸骄傲模样,或者是冬天我们都很冷,她想把我的手揣在她的手套里[可惜这只有一副]当她触碰到我的手心时我弹跳般躲开了,就像被人轻薄或者更深层次原因一样受到惊吓,说实话那时候我潜意识迷迷糊糊也不知...

她说:“如果十年后我俩还单着的话,那就在一起吧。”

我回答了一个字:

“好。”

然后我就惊醒了。

这并不让我觉得奇怪,刚从暗恋一个男生的阴影里还没走出来然后梦见死党跟我吐露一个惊天大秘密一样。

我不置可否,在初中时对她开始有莫名的情愫可是我并不觉得那是喜欢,是感情。

可能是一种依恋,一种寄托。

我不否认的是随着我对这个世界同性社体的感知与熟悉,我也慢慢察觉自身的变化,那种心理上的悸动,可能会是随着她老是跟我说她“女票”一脸骄傲模样,或者是冬天我们都很冷,她想把我的手揣在她的手套里[可惜这只有一副]当她触碰到我的手心时我弹跳般躲开了,就像被人轻薄或者更深层次原因一样受到惊吓,说实话那时候我潜意识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

她想跟我十指相扣。

她想跟我十指相扣。

她想跟我十指相扣!!

那时候大脑像死机一样“嗡”暂停了,我空白了三秒,立马大声惊呼掩藏内心的尴尬。

然后她怔了一秒,随机轻笑道:

“想什么呢,我只是想帮你捂手,谁要碰你。”

“我也不想要你碰我!”

我立马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现在看起来倒像一个情窦初开小女孩努力维护自己尊严与立场而傻傻的反驳可怜无知又可笑。

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冬天剩下的路程我依旧很不快乐,我当时不知道,不知道其实每次你说那个“她”后我的心情其实是酸楚的。

我以为这只是塑料花姐妹里再正常不过的女孩的嫉妒心。

后来我因为一件事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那时候因为初三手机给了妈妈,因为某些原因她暂时用我的手机替代。我忘记锁QQ了[这该死的记忆],然后愚人节的12:31分你发给我:

“我觉得你挺好的,我喜欢你。”

第二天我妈如临大敌般找来我小姑姑两个人神经兮兮问我我同桌怎么样巴拉巴拉,我得知这一消息首先“噗嗤”一笑这肯定是愚人节玩笑啊你们这些人也太没情趣了吧。

我妈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那个同桌性格那么man,你下次最好要小心为妙。

我一听不高兴了因为我最讨厌有人反同,所以就争论起来。

小姑姑对我说我不是反同,而你是个异性恋,不是天生同。你现在这样发展很有可能以后被扳弯,这就是后天因素了,而且我希望你不要遭受不必要的麻烦。

很现实的话题让我沉默,我反反复复问自己。

她喜欢我吗?我喜欢她吗?应该没有吧。按理说她“女票”被表白的几率更大不是么?

第二天上学我小心翼翼瞥她,其实我想自动删除这段对话,她倒是饶有兴味提起,说愚人节那晚她和她“女票”互相表白我爱你,可好玩了。

如果是她女票的话我也吁了口气,可是恍然意识到她竟然没有讲出她发给我那句话的事情。如果是正常朋友的话,肯定是会自然提起的,如果是故意隐瞒,就是心里有鬼。

可是说不定她不小心发错了自己没意识到,我自己对自己说。

可是我没发现我再一次失落了。

后来我们依旧玩的很好。

直到我们上了高中。

在此之间我看到她和许多女孩儿的互动,还有那个心上女孩儿,我就会默默自我催眠

“看吧,她是真的喜欢她了。”

等我有了暗恋的男生后,我就又会再次微笑起来

“看吧,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我不是同,是双也不会是她。”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在争辩什么毫无意义的问题。

后来看到她兴致勃勃对我们说,想以后跟她“女票”在一起,住一所房子,养一只猫,我对她说恭喜。

她答应了。

后来不知为何又谈到这一话题,我说你不会真的对你“女票”有那啥想法吧,你懂我的意思,不要装傻。

她说:啊?不是啊。

我那一刻甚至认为她谎话连篇!

紧接着她又补充道:如果同的话她也是不介意的[嬉笑]

我对她说那就祝愿你大学找到一个漂亮小姐姐了。

她说一定。

你也要追到自己喜欢的人啊。

我可以说是在屏幕前苦笑出声。


蜉蝣客

有一次意识到了自己想和她拥抱的冲动,,,,,

有一次意识到了自己想和她拥抱的冲动,,,,,


蜉蝣客

在图书馆里有lgbt的书 我想做贼一样的把它加到漫画书之间,看了有关双性恋的几页

在图书馆里有lgbt的书 我想做贼一样的把它加到漫画书之间,看了有关双性恋的几页


蜉蝣客

突然意识到很早以前就会盯着一个女生看觉得她好可爱和漂亮,,,

突然意识到很早以前就会盯着一个女生看觉得她好可爱和漂亮,,,


Mrs.鱼💋
肉已炖好 发不上来 非常伤心...

肉已炖好


发不上来


非常伤心


怎么破解

肉已炖好


发不上来


非常伤心


怎么破解

绮欢hhhh…

一个怪甜的刀子 (闹事爷X傲娇班长 (6)

十一

双手枕着头,细碎的发丝穿插在手指间。腿弯着,裤脚微微上移露出脚裸

窗帘拉开了大部分,和窗一样高的路灯正亮着。房间里没有开灯,昏黄的路灯照进这间房间

昏黄的灯光在花尧的脸上留下痕迹,在五官中的间隙留下阴影

花尧伸出手挡在灯光前,光从指缝中穿过

花尧透着光在看

看那个留着长发的女孩,看女孩一脸认真的样子,看女孩的眼光在陈言身上

看她不轻易间在女孩草稿本上看到的字,钟璇花尧,钟璇花尧,钟璇花尧...…一遍又一遍,写满了整页

花尧穿过时光的齿轮在想

想那个留着长发的女孩为什么在看陈言

想那一页纸是真是假

中午。

在花尧去篮球场前花尧看到了那页纸,那页纸在那本草稿本的前几页...

十一

双手枕着头,细碎的发丝穿插在手指间。腿弯着,裤脚微微上移露出脚裸

窗帘拉开了大部分,和窗一样高的路灯正亮着。房间里没有开灯,昏黄的路灯照进这间房间

昏黄的灯光在花尧的脸上留下痕迹,在五官中的间隙留下阴影

花尧伸出手挡在灯光前,光从指缝中穿过

花尧透着光在看

看那个留着长发的女孩,看女孩一脸认真的样子,看女孩的眼光在陈言身上

看她不轻易间在女孩草稿本上看到的字,钟璇花尧,钟璇花尧,钟璇花尧...…一遍又一遍,写满了整页

花尧穿过时光的齿轮在想

想那个留着长发的女孩为什么在看陈言

想那一页纸是真是假

中午。

在花尧去篮球场前花尧看到了那页纸,那页纸在那本草稿本的前几页,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花尧伸出手一点一点的摸过,从“钟”到“尧”。指腹传递着字迹里的喜欢,一点一点传到最深最深的心里

窗开着风吹进,风吹起钟璇楠的发丝,草稿本也被一页一页吹起

花尧利落的撕下那一页,把本子放回去。把那页纸折好夹到了新发的书里,放进书包放在只和背隔着一层布的地方,一点一点拉好书包链不留一点缝隙

因为里面藏着她和她的秘密

钟璇楠是个女孩,是个留着长发的女孩

嗯……成绩很好,性格有点孤僻?或者说有点怪

家里应该挺有钱的……

是独生女吗?

她喜欢吃什么?

钟璇是她的名字?

她到底是怎样的?

花尧在内心中抛出几个问题,她都不能回答。可是她知道,钟璇楠喜欢她。

花尧一眼就看出来了,钟璇楠总是用很淡很淡的目光看她。眸色很深,但是看她的目光却很淡

真傻,目光再淡,眸色再深,也遮不住已经堆满你心的喜欢

是啊,花尧只是看了钟璇楠的眼睛就知道了。知道那双眼睛在用淡淡的目光来遮掩对她的喜欢

她也喜欢钟璇楠吗?

或许是,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想一个女孩,也是最后一次

那个长发女孩把她放在心尖上,她自然是拿出她最纯净的一处给女孩

十二

洗手间里的镜子里有个短发女孩,那女孩的手正一点一点的摸着头发手伸到椅子上钩起书包,踩住鞋子就出门。花尧推开门,走了几步一只脚翘起,一只手拉住鞋的后跟调整。

花尧单肩背包,一手轻轻拍着头发,走到上次买豆浆的小摊

原味,草莓味,蓝莓味,黄桃味……各种口味的牛奶摆在小桌子上,旁边还围着一圈豆浆啊果汁啊紫米什么的

花尧拿起她常喝的原味的牛奶,想着拿两瓶又想到钟璇楠好像是喜欢喝豆浆

花尧嫌弃的瞟了眼在桌边上的豆浆,拿了两瓶牛奶和一瓶豆浆

才六点半,住宿的学生也才起床

花尧拿出自己配的钥匙打开教室门,做在最后一排

两瓶牛奶和一瓶豆浆摆的整整齐齐的,花尧把一瓶牛奶放进钟璇楠的桌肚里

留着一瓶豆浆以防钟璇楠不喝牛奶,这样会显得她特别贴心

花尧想了一晚上,她是真的喜欢钟璇楠。因为钟璇楠对她和别人对她不一样,因为钟璇楠的喜欢是她喜欢的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

因为是钟璇楠吧

也正因为是钟璇楠,是这个留着长发有点孤僻的女孩。那就不能用对待其他女生那种对待她

花尧仔细的想着,

钟璇楠讨厌她凑那么近

钟璇楠讨厌她逃课

钟璇楠讨厌她不学习

好像讨厌的挺多的……

花尧又想钟璇楠会喜欢怎么的她

爱学习?温柔尔雅?通情达理?待人贴心?

那就先从贴心做起吧

这份贴心汇集成桌子上的一瓶牛奶和一瓶豆浆还有那瓶已经躺在钟璇楠桌肚里的牛奶

花尧看了眼手机,快七点了,钟璇楠应该要到了。花尧随手掏出一本书立在书桌上,仔细想想今天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花尧拿出语文书,她想和钟璇楠看同一本书

钟璇楠一推开门就看到花尧坐在座位上看书,那桃花眼里印着书里的字,满是认真,没有往常的笑意

书摊在桌子上,右手拿着笔,头微微低着。窗打开了一点,和钟璇楠平时打开角度的大小差不多。阳光照进来,照在了花尧有点长了的刘海上,把那浅色的发丝照的晕出柔柔的光

钟璇楠心一震,在看书的花尧,窗户打开角度的大小,那本语文书,是她想的那样吗?

花尧早就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也知道这个点到的只有可能是钟璇楠。不给钟璇楠点时间怕是缓不过来,那窗户可是她回忆了好久才想起来的。她这副样子不让钟璇楠好好看看怎么能行

花尧放下笔,直起背,桃花眼弯弯的,嘴角微微上扬

“早,班长。”

窗外的风一点一点飘进来,吹起了短发少女的刘海。刘海上下飘动,原本被遮住了些许的眼睛被彻底看清。光透过树叶穿进来,照在少女的脸上,一笔一笔勾勒着少女脸庞的轮廓。光填满了眼眸,茶色的眼眸被神明用一只叫光的笔点缀了,眼眸里满是亮亮的希望

钟璇楠愣在门口,那个她喜欢的花尧坐在那

那个不带一丝杂质的花尧坐在那,她怕一张口就毁了这份纯粹

花尧看着钟璇楠那愣着的样子很是满意,这样的她就是爱学习、温柔尔雅的花尧了

钟璇楠逆着光走过去,光打在花尧身上,散开了些许细碎的光。那些细碎的光围绕着花尧,一点一点飘进花尧的眼眸里,化为希望

花尧坐在最后一排,钟璇楠站在前门

花尧活在自由里,钟璇楠困在拘束的牢笼里

花尧住在看似糟蹋的世界里,实际上是那么的自由。而她,在外人看来她有着别人从未拥有的一切,实质确实困在了一个华丽的牢笼里

钟璇楠停下了,她看的很清楚。她清楚的看到了她和花尧之间的路有多远,有多难。可是她也看到了那个被光笼罩着的少女是多美好,是多吸引人

只有几米的距离,她喜欢的那个长发女孩就要来了

花尧看钟璇楠愣在那,喊了句:“钟璇?”

钟璇。

多久没听到了,钟璇

璇璇……

花尧清澈的声音和那个女人沙哑的声音混在一起,全都围在她的耳边

她好像看到那个女人的脸和光交织在一起,那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她却什么都听不到

钟璇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一声钟璇又把她推回了那个噩梦里

花尧看钟璇楠状态不对,拿出抽屉里的牛奶

钟璇楠拆开吸管,是她喜欢的

花尧拿起笔接着看书,可是钟璇楠刚才反应怎么也忘不了

“钟璇,是你的名字吗?”

最后一个字落下,空气好像凝住了,窗外的光好像也被收走了,一旁的钟璇楠也失去的平日的光彩

静默了将近一分钟,神明也收回了花尧眼中的希望

“是。”

“也不是。钟璇是一个名字,这个名字锁住了那段时间。”

“可是我不想再看了,懂了吗花尧?”

花尧知道如果接着问下去,钟璇楠也不会回答

花尧在心里后悔,本来自己买了牛奶,做在那里看书就很好了。现在是完了

“花尧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成绩很好,家庭也很好的人?”

花尧愣了下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钟璇楠的眼眸

“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

“我喜欢啊。”

钟璇楠原本露出自嘲的笑顿住了,她不知道这是真是假。若是在以前,她肯定是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她不知道了

钟璇楠没有回答。

一直到同学都到齐了都没有回答。

花尧也不求钟璇楠马上就回答,毕竟喜欢不容易,把喜欢摊开给别人看更不容易

这些天过得很淡,却又不同以往

钟璇楠教花尧写题

钟璇楠和花尧一起打水

钟璇楠帮花尧收拾桌子

花尧给钟璇楠讲她知道一切

花尧带钟璇楠去小卖部买钟璇楠从未吃过的东西

花尧让钟璇楠来看她打球

花尧看着钟璇楠写的作业单收书包

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

都是如此

花尧钟璇楠两个名字彻底的绑在一起了

Mrs.鱼💋
YY作品,实属个人娱乐 文笔不...

YY作品,实属个人娱乐


文笔不好


请多包容


和女科长(1)

YY作品,实属个人娱乐


文笔不好


请多包容


和女科长(1)
晴空万里不复醒

我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女生是有多么痛苦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双性恋,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自己心动的女孩。在初二的时候我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他追的我,我考虑了两个多月,最后在2018年的一月一日答应了,喜欢那个男生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因为他的才华,他是我的第一任也是初恋,我自以为我可以好好爱他,但是在于我和他在一起的600天。

在开学,也是军训期间我遇到了一个真正令我一见钟情令我心动的女孩子,她是同性恋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比我大四岁,我很清楚我喜欢她,以至于她去其他女生的床上睡觉我都会感觉到不舒服和难过,但是我又有什么立场说这句话呢,我也和她表面心思,但是现在离我越来越远了哈哈,朋友都做不成了。现在能做到的,好像只有不去关注她了吧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双性恋,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自己心动的女孩。在初二的时候我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他追的我,我考虑了两个多月,最后在2018年的一月一日答应了,喜欢那个男生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因为他的才华,他是我的第一任也是初恋,我自以为我可以好好爱他,但是在于我和他在一起的600天。

在开学,也是军训期间我遇到了一个真正令我一见钟情令我心动的女孩子,她是同性恋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比我大四岁,我很清楚我喜欢她,以至于她去其他女生的床上睡觉我都会感觉到不舒服和难过,但是我又有什么立场说这句话呢,我也和她表面心思,但是现在离我越来越远了哈哈,朋友都做不成了。现在能做到的,好像只有不去关注她了吧


蜉蝣客

,,,

发现我最好的朋友也是lgbt,,,,,,居然会这么巧

发现我最好的朋友也是lgbt,,,,,,居然会这么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