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狼组

156.2万浏览    5955参与
柠檬味水池

#cos正片##明日方舟##双狼组#

是拉普生贺!忘在老福特更新了💦💦
因为图数限制所以没有把之前预告的一张放进来(⌯꒪꒫꒪)੭ु⁾⁾

#cos正片##明日方舟##双狼组#

是拉普生贺!忘在老福特更新了💦💦
因为图数限制所以没有把之前预告的一张放进来(⌯꒪꒫꒪)੭ु⁾⁾

YoungManK
上课摸鱼 快乐 拉狗真的好难画...

上课摸鱼 快乐 拉狗真的好难画啊  我流拉左

上课摸鱼 快乐 拉狗真的好难画啊  我流拉左

荷萧乐

这里是一个大胆(?)的群宣!
群规都在第二张了群主超可爱(?)的!
本群是明日方舟abo语c群,不禁皮不禁白但禁严重ooc。
下面的tag是cp向【其实根本没有固定cp开心就好,只要不天雷滚滚就行。】
以上【?】

这里是一个大胆(?)的群宣!
群规都在第二张了群主超可爱(?)的!
本群是明日方舟abo语c群,不禁皮不禁白但禁严重ooc。
下面的tag是cp向【其实根本没有固定cp开心就好,只要不天雷滚滚就行。】
以上【?】

清子
“德克萨斯?有这么小吗?” “...

“德克萨斯?有这么小吗?”

“放我下来。”


“德克萨斯!我想吃一口那个!”

“不行,小孩子会蛀牙的”

“德克萨斯?有这么小吗?”

“放我下来。”



“德克萨斯!我想吃一口那个!”

“不行,小孩子会蛀牙的”

Akumon.

要说王的袍子下有什么?

当然是充满爱的胖次了!


——把德克萨斯放到我的床上来!

要说王的袍子下有什么?

当然是充满爱的胖次了!


——把德克萨斯放到我的床上来!

翳Ling
是一个方舟水聊群群宣~ 在这个...

是一个方舟水聊群群宣~

在这个群里可以讨论一切有关方舟的话题

不过要注意少玩驴梗少迫害【】

新人也可以入群,精二黄金大队大佬教你快速起步与后续发展√

具体群规请参看群公告。

占tag致歉。

是一个方舟水聊群群宣~

在这个群里可以讨论一切有关方舟的话题

不过要注意少玩驴梗少迫害【】

新人也可以入群,精二黄金大队大佬教你快速起步与后续发展√

具体群规请参看群公告。

占tag致歉。

一个离一。

记梗。
校园pa,伪能德,伪莫拉,真莫能&双狼。
可能会去写也可能咕,如果有太太想认领梗的话也请……!
占tag致歉,希望没有打扰到各位吃粮。合十。

记梗。
校园pa,伪能德,伪莫拉,真莫能&双狼。
可能会去写也可能咕,如果有太太想认领梗的话也请……!
占tag致歉,希望没有打扰到各位吃粮。合十。

谪云

双狼组 过去和未来 3

  拉普兰德被博士布上战场了,她的战绩很出色,没有干员不为她感到骄傲,毕竟曾经受过那么重的伤。

  她的伤被凯希尔修复的很好,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太深的印子,除了眼睛上那道,位置太敏感了,没办法。

  一直观察着拉普兰德的德克萨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凯希尔说的是真的,拉普兰德变了,她比以前更无畏,更疯狂。

  终于在某次,博士将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编排在了一支队伍里面。

  “博士!让德克萨斯当队长吧!”拉普兰德笑着对那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喊到,因为以前也是这样,她喜欢德克萨斯思考的样子,沉默的灰狼总是有这不一样的凌厉。

  “德克萨斯,你可以吗?”被称之为博士的人歪了脑袋,帽子里露出一缕浅色的发丝,分不清是白...

  拉普兰德被博士布上战场了,她的战绩很出色,没有干员不为她感到骄傲,毕竟曾经受过那么重的伤。

  她的伤被凯希尔修复的很好,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太深的印子,除了眼睛上那道,位置太敏感了,没办法。

  一直观察着拉普兰德的德克萨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凯希尔说的是真的,拉普兰德变了,她比以前更无畏,更疯狂。

  终于在某次,博士将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编排在了一支队伍里面。

  “博士!让德克萨斯当队长吧!”拉普兰德笑着对那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喊到,因为以前也是这样,她喜欢德克萨斯思考的样子,沉默的灰狼总是有这不一样的凌厉。

  “德克萨斯,你可以吗?”被称之为博士的人歪了脑袋,帽子里露出一缕浅色的发丝,分不清是白色还是金色。

  “我不擅长指挥别人。”德克萨斯回应到,她承认,她怕了,她错误的指示让拉普兰德为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诶?以前都是德克萨斯你指挥我们的啊?”能天使咬着德克萨斯的pocky,盘腿坐在一边。

  德克萨斯沉默了,博士道:“德克萨斯,去克服它。”克服你的恐惧。

  “你的过去要追上你了。”突然沉静下来的白狼,语言刺激的简直堪比让冰冷的剑刃直接刺穿你的肩膀还转个圈捅出一个血窟窿一样。

  等德克萨斯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转过身摁住了拉普兰德把她抵在了墙上,慌忙的放开她:“抱歉…”

  她们最终还是登上了战场,蓝毒和克洛丝解决了源石虫和野狗,能天使对着伐木工一顿扫射,物理超度。

  蛇屠箱扛在崖心面前让她专注输出,赫默带着无人机全场支援,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配合的很好,银灰指挥着丹增,艾雅法拉单挑重装。

  一个个暴走输出简直不要太狠。

  一战结束,安赛尔和末药赶忙上去支援,德克萨斯心情不是很好,拉普兰德无数次不听艾雅法拉的指挥,直接冲过去对着敌人厮杀,结果到头来还对她说一句:

  “除了你,我谁都不听。”

  可是…我好怕因为我让你受到伤害啊…德克萨斯靠在床上,把脑袋埋在膝盖里,耳朵委曲的垂了下来。

  拉普兰德真的变了,她对德克萨斯开始各种挑衅,像是只有看到德克萨斯那副不耐烦的表情时,她才肯罢休。

  就算拉普兰德对德克萨斯有救命之恩好了,就算拉普兰德是因为德克萨斯受了重伤好了,日子久了也是会不耐烦的。

  “拉普兰德你够了!有意思吗!”德克萨斯一把挥开跟在身后的拉普兰德,不要再提过去了!德克萨斯家族,那一次战役,拉普兰德眼睛上那道伤疤的由来,不要再提了啊!

  “你的过去,就在你的身后。”

  !!!

  拉普兰德的眸子真的太可怕了,疯狂而又冷静,恍惚间又有了以前的倒影。

  那只长发遮着一半脸的狼,笑着喊她的名字。

  “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


岂战
作茧自缚 轻微德拉元素(红色线...

作茧自缚

轻微德拉元素(红色线是发色),想表达的是德克萨斯缠绕着她,自己也缠绕着她(发丝)。

作茧自缚

轻微德拉元素(红色线是发色),想表达的是德克萨斯缠绕着她,自己也缠绕着她(发丝)。

呦昶

当拉普兰德和莫斯提马相遇了

有一天拉普兰德和莫斯提马在酒吧相遇了。

当时正是凌晨一点,某个角落里刚好就蛰居着一位五星近卫和六星群法。

拉普兰德:(醉)为什么我情敌都有对象了还要勾引我喜欢的人!!!什么过去的影子!!

莫斯提马:!!!

莫斯提马:我情敌也是!!明明有喜欢的人了还勾搭我对象,明明我对象还经常会念叨我来着!

拉普兰德:!!!

拉普兰德:我跟我喜欢的人青梅竹马!

莫斯提马:我跟我对象两小无猜!

拉普兰德:我跟她一个种族的!

莫斯提马:我跟她也是一个种族的!

拉普兰德:她的发色跟我正好配对!

莫斯提马:她的发色和我的发色总被拉郎!

拉普兰德:她和我一样是近战位!

莫斯提马:她和我一样站高台!

拉普兰德:可她就这样抛弃我找我情敌去了,跟她进了一...

有一天拉普兰德和莫斯提马在酒吧相遇了。

当时正是凌晨一点,某个角落里刚好就蛰居着一位五星近卫和六星群法。

拉普兰德:(醉)为什么我情敌都有对象了还要勾引我喜欢的人!!!什么过去的影子!!

莫斯提马:!!!

莫斯提马:我情敌也是!!明明有喜欢的人了还勾搭我对象,明明我对象还经常会念叨我来着!

拉普兰德:!!!

拉普兰德:我跟我喜欢的人青梅竹马!

莫斯提马:我跟我对象两小无猜!

拉普兰德:我跟她一个种族的!

莫斯提马:我跟她也是一个种族的!

拉普兰德:她的发色跟我正好配对!

莫斯提马:她的发色和我的发色总被拉郎!

拉普兰德:她和我一样是近战位!

莫斯提马:她和我一样站高台!

拉普兰德:可她就这样抛弃我找我情敌去了,跟她进了一个组织!

莫斯提马:她也就这样弃我而去了,还说会罩着我情敌!

拉普兰德/莫斯提马:兄弟啊!!

拉普兰德:来!干了这杯酒,咱俩就是真.兄弟了,把你那情敌名字告诉我,我好歹一五星近卫,我帮你解决!

莫斯提马:好兄弟!你也把你那情敌告诉我吧,我一六星群法,就没怕过谁!

拉普兰德:我情敌叫——

莫斯提马:我情敌叫——

拉普兰德:能天使!

莫斯提马:德克萨斯!

拉普兰德/莫斯提马:……










————————————————————

酒吧老板: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天突然就想到了这个脑洞,当时自己把自己脑补得笑出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佳橙Orange
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到货啦!υ᷇...

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到货啦!υ᷇(⚆•̫⚆)υ᷆

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到货啦!υ᷇(⚆•̫⚆)υ᷆

咕咕雨绝不认输
啊刷b站忽然想起拉普生日过了好...

啊刷b站忽然想起拉普生日过了好久了.....本来是想拉普生日发的......我有罪_(:з」∠)_ 11.8号就画好了的 是跟朋友的互约无偿x

啊刷b站忽然想起拉普生日过了好久了.....本来是想拉普生日发的......我有罪_(:з」∠)_ 11.8号就画好了的 是跟朋友的互约无偿x

上茶。

#双狼组#sparkle(2)

CP:德克萨斯x拉普兰德x德克萨斯(明日方舟)

当我睡着时,温暖将使我闭上双眼。


1:http://chashou873.lofter.com/post/1ed57fe8_1c705e70d


· 私设/捏造时间线

· 主要角色受伤或死亡

· 含有对血腥/暴力场景的具体描述


不知何时,拉普兰德染上了奇怪的病。

从那时起,她忽然多了许多并不好笑的黑色笑话,大部分的主角是她自己。夏天将要到来的五月末梢,在德克萨斯帮她剪去长发时,她突然兴致勃勃地对她的朋友说,她、拉普兰德、叙拉古的孽王,将要...

CP:德克萨斯x拉普兰德x德克萨斯(明日方舟)

当我睡着时,温暖将使我闭上双眼。


1:http://chashou873.lofter.com/post/1ed57fe8_1c705e70d


· 私设/捏造时间线

· 主要角色受伤或死亡

· 含有对血腥/暴力场景的具体描述



不知何时,拉普兰德染上了奇怪的病。

从那时起,她忽然多了许多并不好笑的黑色笑话,大部分的主角是她自己。夏天将要到来的五月末梢,在德克萨斯帮她剪去长发时,她突然兴致勃勃地对她的朋友说,她、拉普兰德、叙拉古的孽王,将要成为一个幽灵。

她没说是什么时候,但人显而易见不可能永远地抗拒死亡。像小时候在河谷中找到那具被骑士铠甲包裹着的白骨时那样,她为自己设下许多结局——那时候她突然对德克萨斯说,如果要死的话,她希望死在叙拉古的群山间——如果她受了伤,她将爬进这千万个山洞中的其中一个。很久之后——或许是在叙拉古和“家族”都不复存在的几千年以后——人们会发现她,并且回忆起她的名字和传奇。那时,她将成为一个在历史中永恒游荡的幽灵。

“那样你很开心吗?”德克萨斯问。

拉普兰德剧烈地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大笑。

…不知何时,她染上了奇怪的病。

无论谁提起,白狼总会笑着敷衍过去、转移话题。但不管她如何搪塞敷衍,那终究是令人感到惊骇的怪病。从那一天起,德克萨斯便常常陷入难以言说的梦境,梦中的拉普兰德每次都会朝她微笑,然后以某种方式死去。某个梦中,她看见了一些黑色的影子,围绕着拉普兰德,以及她被打烂了的脑袋与左手。梦中的白狼像条狗般被人踩在脚底,躺在一滩不断蔓延的黑色血泊中,内脏跟着血泊向外流去。那些黑色的影子不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模糊的怒骂和叫好声。他们围着那具尸体,不断地踢她的头。

德克萨斯惊醒过来,摇醒身边的拉普兰德,然后一拳打在她的脸上。

她记不清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拉普兰德唱了一首让她不安的歌。她听着那首遥远的歌,却无法理解其中的深意。她看着白狼,想象着她从黑夜中摔下山崖、或是在她的面前被打成烂泥。

…她或许会感到解脱。她想。但是不知为何,她紧紧抱住拉普兰德,然后人生中第一次地、如丧家之犬般号哭起来。

从拉普兰德第一次咳出血时,德克萨斯便计划离开这里。在海洋的彼岸,那里有片黄金般的土地。她所知道的哥伦比亚是了不得的地方,那里没有“家族”,没有这些狡猾、凶残而又懦弱愚蠢的叙拉古农民,但有着和平、秩序和公义。那里的穷人不会受到不公的待遇,而政府也不是群狼的玩具。哥伦比亚有着比叙拉古多得多的大学和医生,那里有罗德岛、莱茵生命以及其他的什么东西,报纸上会刊登他们的成就,吹嘘他们攻破了死神的壁垒,能够挽救多少生命。

大多数时候,拉普兰德并不会直接地拒绝。但有一天她们登上山顶瞭望在山间穿行的士兵与修建的壕沟时,拉普兰德停下说笑,然后驻足向远方的城市望去。群山环绕着这颗明珠,像是扼着天鹅的脖颈。

她的眼神里有某种如同雾又如同光的东西。德克萨斯觉得,那像是白狼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告诉她,她不属于哥伦比亚、她属于这里。

“……你的病怎么办?”德克萨斯有些不甘心。

拉普兰德有些惊异于这个没头没脑的问句。她看着德克萨斯,然后笑了笑。

“它要不了我的命。”她指了指在山坡上匍匐的狼,“我也不会死于这些蚂蚁。这里的山深得很。”

但德克萨斯并没有改变主意。

 

 

-

再一次听到拉普兰德的名字,是在德克萨斯离开叙拉古、前往哥伦比亚的三年之后。

当得知拉普兰德的死讯时,她并没有立刻想到她们分道扬镳的那一夜,而是破天荒地回忆起了许多早已从中记忆中淡去的场景,其中一个是修道院的地下洞窟,拉普兰德和她曾躲藏在那里。那曾是座皇家公墓,但已经被所有人遗忘了。不同时代的玻璃棺材悬挂在洞窟上,里头装着死了一千年却仍然面目如初的叙拉古贵族。拉普兰德躺在一块石头上,用棺材枕着头,认真地看着悬在空中的尸体。在拿着剑与金杯的皇家骑士和衣着带着兰拉塞尔式浮夸的皇家大臣们之间,有个萨科塔少女穿着白色的裙子,抱着手中的玫瑰花在安睡。这些王公贵胄用一种特殊的技艺做了防腐处理。他们将自己存放在绸缎与鲜花之间,再按安置在修道院的地下室里,以期不被虫子吃掉,可他们终究被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另一个场景则是某个平凡的星期六。她们之间有一段让人心情过分沉重的对话,但德克萨斯一点也想不起她们到底说了什么。在那之前,拉普兰德坐在她的身边,伸出手去感受突如其来的细雨。

叙拉古很少下雨。在离开那里后,她只能将这个地方与灿烂明媚的阳光联系在一起。但不知为何,这段不明所以的记忆却萦绕着她。那天她梦见自己行走在冰原上,远处不时能看见被雪覆盖了一半的飞机残骸。

告诉她拉普兰德死讯的人并不知道她的具体死法,但德克萨斯想,她一定是被炸死的,跟其他她从未见过的人一起炸得粉碎,血肉里混着血肉,骨头里混着骨头。而她的拉普兰德也在里头,与那些她从未见过的人的血肉和骨头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穿过厚厚的云层,灰色的人造金属所铸造的巨兽展现在他们眼前。随着他们直升机距离天空中的抹香鲸越来越近,云雾开始渐渐散去,释放出明亮的日光。

“终点站!”坐在前一排的拉特兰人发出一阵噪音。德克萨斯循声望去,能天使将耳机摘了挂在脖子上,趴在椅背上嬉皮笑脸地看着她。

“到终点站罗德岛啦。”她说,“罗德岛哦。”

德克萨斯莫名有些头疼。她索性闭上双眼,躺在椅子上,将耳机里的流行乐调到最大声。旁边的丰蹄试图把这个假播报员摁回座位上,后者挣扎起来。两人几乎打成一团。

当直升机正式着陆时,空自告奋勇地鼓起勇气去拉开舱门,费了老大劲才拉开,立刻又被寒冷的空气给吹了回来。当穿着正式演出服的小偶像抱着德克萨斯腰上、被冻得快要哭出来时,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抱着拉普兰德。但拉普兰德被炸碎了。她抱着拉普兰德的血肉,但那一大团血肉里不知道有多少是拉普兰德。她抱着拉普兰德、也抱着其他人的血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山川洋子
悄悄的,请牵住彼此的手吧~

悄悄的,请牵住彼此的手吧~

悄悄的,请牵住彼此的手吧~

慕清珏
还是不发刀子了(˶˚ ᗨ ˚˶...

还是不发刀子了(˶˚  ᗨ ˚˶)

还是不发刀子了(˶˚  ᗨ ˚˶)

思疑

当你在贸易站里放入这三位~

当你在贸易站里放入这三位~

余生今天自闭了吗

是不定期的沙雕图系列!


我真的是写手你们相信我!!(咕咕咕


对不起,两个天使太美好了沙雕图我摸了


看见这次活动的感受:


与 世 无 争 面 包 人


完 全 败 北 空 某 人



世界名画:可颂在龙门(大雾漫天)



是不定期的沙雕图系列!


我真的是写手你们相信我!!(咕咕咕


对不起,两个天使太美好了沙雕图我摸了


看见这次活动的感受:


与 世 无 争 面 包 人


完 全 败 北 空 某 人




世界名画:可颂在龙门(大雾漫天)



dre樱雪
拉狗的生日贺图!…迟到六天。今...

拉狗的生日贺图!…迟到六天。
今年,也收到好多礼物w
礼盒上面的字:最大的礼盒:千层酥,泡菜肥牛堡——刀客塔
粉色的书:《狼 尾 大 全》尾控福音——著 红
花花绿绿的盒子:pocky,超细巧克力味——佚名
红色盒子:啊噗噜派!——能天使
蓝紫色盒子:护尾霜——普罗旺斯。
耳机and mp3:“我录的生日快乐歌,听一听吧。”——空
双剑:“帮你打磨过啦,生日可以打五折哦!”——可颂

下面是我生日当天写的文(捞一捞)
------------------

“哟博士,找我什么事吗。”拉普兰德没有回头,悄悄靠近的我被吓了一跳。

“你是怎么…”

“啊哈哈,博士 在战场上保持警惕哦。”

“战场?”

“对对!战...

拉狗的生日贺图!…迟到六天。
今年,也收到好多礼物w
礼盒上面的字:最大的礼盒:千层酥,泡菜肥牛堡——刀客塔
粉色的书:《狼 尾 大 全》尾控福音——著 红
花花绿绿的盒子:pocky,超细巧克力味——佚名
红色盒子:啊噗噜派!——能天使
蓝紫色盒子:护尾霜——普罗旺斯。
耳机and mp3:“我录的生日快乐歌,听一听吧。”——空
双剑:“帮你打磨过啦,生日可以打五折哦!”——可颂

下面是我生日当天写的文(捞一捞)
------------------

“哟博士,找我什么事吗。”拉普兰德没有回头,悄悄靠近的我被吓了一跳。

“你是怎么…”

“啊哈哈,博士 在战场上保持警惕哦。”

“战场?”

“对对!战场啊!博士…”拉普兰德把手放在我脸上,手指尖绕着我的发丝“你有什么事吗?”

又来了吗?黑色笑话…

拉普兰德的手很冰凉,很僵硬,还有原石结晶。

我看向拉普兰德的手,上面抱着很多礼物盒。

“这是你入岛第一次过生日。”我微微抬头,她比我高“人缘很好嘛,我很高兴。”

“还是这样冷冰冰的啊博士,没有表情的话我可我太相信哦?”

拉普兰德往嘴里塞了一根巧克力棒。

“…你吃巧克力棒可对身体不好。”

“唔哈哈,拜托你为凯尔希保密了哟,刀 客 塔。说起这个,博士不如多注意一下自己的病情?”(注:这里设定博士也有矿石病,但不是干员感染的)

“…是。”

“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什么了吗?”拉普兰德含着巧克力,不知在和谁说话“德克萨斯那个家伙,居然对我笑着说“生日快乐!”

.咔嚓.,巧克力部分被咬掉。

“这个家伙怎么回事,整合运动那帮家伙被逃亡者踩的血肉模糊的尸体都比这个好。”

拉普兰德打开一瓶治疗矿石病的药液。

“你不是不配合治疗吗。”

“有什么办法?我可是看到了比这药还恶心的东西啊。”

拉普兰德靠在长沙发扶手上,长腿占据了沙发的全部位置,一条腿曲起,头深低。

很久没有反应。

“拉普兰德?”

“拉普兰德?”

“—————”

拉普兰德终于有了反应。

“你现在该到医务室,而不是在这里装死。”

“我没事哦,博士。”拉普兰德抚摸上大腿上冰凉的结晶。“我没事。”
“…”
“博士,你因为我的病情很久没让我上战场了。(不是因为信赖!(X))”
这里的战场…是说充满红色的战场吧。
“为什么渴望上战场?”
“嗯?”(注:这里是拉普兰德真的听不清的回答)
“为什么战斗。”
“为什么战斗…啊哈哈”拉普兰德像点燃一般笑起来“战斗,击打时的血色,受伤时的疼痛,都给我活着的感觉啊!”
拉普兰德颤抖起来,礼盒掉落四处。
“你没问题吧?”
“——————博士你很清楚吧?矿石病的下场。”拉普兰德一手握着药瓶,一手卡住喉咙“我会像…那些恶心弱小的虫子一般炸开哦。听到了吗!”
“拉普兰德…”我掏出一支凯尔希给我准备的应急注射剂。
“傻狗。”在某个地方,一定有人小声的和我一起说。
我双手撑开为她买的大衣“别像我一样感冒了,小心矿石病,生日快乐。”
“嗯…”
“生日的时候说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平常到没见你这么有精神啊。我走了。”

“嗯。”镇定下来拉普兰德看着我把大衣盖在她的腿上,目送这我红着脸离开。

……

……

“出来吧,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从柜子后面走出。
“你不用偷听的。德克萨斯,刚刚博士喊我的时候就发现了。”
“……”
“我可不记得我有过生日时买东西的习惯哦?”
“闭嘴。”

德克萨斯含着巧克力,拿着光剑扑了上来。

“你以为你是谁吗?拉普兰德?”

光剑擦过发丝,直插旁边的茶几。

“哈”拉普兰德叼住露出来的巧克力,手伸进外套里环住了她的腰。

博士从外摸摸锁上了门。
“你需要好好治疗矿石病,拉普兰德,免得在这里发疯。”
“我疯过很多次,只有这次我明白我清醒的很。”
德克萨斯将拉普兰德未喝完的药含在嘴里,再嘴对嘴还回去。
好苦,非常苦,感染者才能感受到的苦。
“啧,巧克力的甜味都被冲淡了啊。”
拉普兰德苦的咳嗽起来,德克萨斯也站起来,与拉普兰德分开一段距离,才发现空气的冰凉。
“这里是为了让我适应而特地降低温度的。”(注:这里我设定拉普兰德是北极狼)拉普兰德往后一靠“冷了吗?”
“没。”
“切…”拉普兰德抓起腿上的大衣抛过去“这个温度,任你穿几层黑丝都不够啊~德克萨斯,别逞强了,你做不到。”
“闭嘴!”
拉普兰德笑起来。在变回你之前,绝对不会死。

我抖抖耳朵,把耳朵从门板上移开。
“明明很期待她穿上的样子。”这样说着。

——————————————

事实证明在下面也能攻哦。
顺带一提,是女博,百合才香。
我可以拥有评论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