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皮奶

27319浏览    2570参与
yo-yo

出本 SPN SD 麻尾太太

漫本 black eyes 1,2 全 无瑕

分 级 见图 被ping了我

有意私戳

出本 SPN SD 麻尾太太

漫本 black eyes 1,2 全 无瑕

分 级 见图 被ping了我

有意私戳

威尔士羊毛
「少主,欢迎回来!」 深夜狂草...

「少主,欢迎回来!」

深夜狂草,bug很多。。。只是突然想画画小天使
(这样打tag应该没问题叭。。。如果不太好的话会删掉)

「少主,欢迎回来!」

深夜狂草,bug很多。。。只是突然想画画小天使
(这样打tag应该没问题叭。。。如果不太好的话会删掉)

呱唧一声咸鱼落地

【SD】圣水的调配方法(二)

*大量有关世界观的私设

*故事发生在作者想象的第十五季以后

*可爱甜饼(拼了命的)


小酒保最近的工作很是轻松,世上不安分的恶魔似乎越来越少(托某位人类猛男的福),以至于他一天的工作量从三位数直线下降到个位。


“这才对嘛,夹紧尾巴过好自己的恶魔人生有什么不好~”小酒保大手一挥在每日工作报告上签下几间屋子的摇滚唱片,又躺回圣池池底吐泡泡


工作量的下降让小酒保拥有了大把可以自由挥霍的时间,无聊是无聊了点,但也给了他更多的机会,让他去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是谁?


最有效的思考方式是让直觉决定每日工作报告(这东西都可以改名商场了)...

*大量有关世界观的私设

*故事发生在作者想象的第十五季以后

*可爱甜饼(拼了命的)




小酒保最近的工作很是轻松,世上不安分的恶魔似乎越来越少(托某位人类猛男的福),以至于他一天的工作量从三位数直线下降到个位。

 

“这才对嘛,夹紧尾巴过好自己的恶魔人生有什么不好~”小酒保大手一挥在每日工作报告上签下几间屋子的摇滚唱片,又躺回圣池池底吐泡泡

 

工作量的下降让小酒保拥有了大把可以自由挥霍的时间,无聊是无聊了点,但也给了他更多的机会,让他去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是谁?

 

最有效的思考方式是让直觉决定每日工作报告(这东西都可以改名商场了),再花一整天来试图从这些东西身上找到些零零散散的回忆。

 

比如在黑美人身上找到的刻痕,D.W和S.W,在古堡里也能找到相似的;比如那些苹果派,他下意识的觉得他不会是那个看着派一点一点做好的人,而更像是直接与成品打交道的那个;再比如他对上级发出的第一封有情感需求的报告,他想要一个弟弟,就好像曾经他真的拥有过一样,拥有一个开朗的,倔强的,有着狗狗眼的小弟弟。

 

酒保聪明的小脑袋推理出自己肯定以某种方式拥有过一个为自己跑腿买派的弟弟,并且如果自己叫D.W,他的弟弟一定叫S.W,只是个缩写,但也是个进步,至少酒保终于有自己的名字了。

 

 

正如过去的每一天,D跳进池子,蓄满圣水,开始仰泳,等待订单,应付完几个能相对流利的说出自己需求的猎人,心情不错地靠岸休息。

 

“叮——” 又一份订单来了

 

D脸上带着笑,轻松地用法力舀起四周的圣水,和自己打赌这个猎人会需要几杯,这是他无聊工作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三杯,他猜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好听的声音,流利的拉丁文

 

“好吧,不是三杯,不过声音不错~”D重新放出法力舀水

 

“几杯来着……”D承认自己有点迷醉于这位先生的声音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

“太。平。洋。容。量?”

 

D低头看着自己脚下10X10X10的池子,懵了

 

 

“所以你是说,Dean极有可能成为了你们天堂的公务员”Sam再次向Castiel确认

 

“恐怕是的” Cass接着说“我们有资料显示,一个月前,一位新人在一个从来没有存在过的职位就职,负责圣水在人间的分发。”

“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Dean,我的意思是,他出现的时间明显比Dean消失的时间晚了太多”斯坦福高材生永远头脑清醒

 

Cass摇摇头,递给Sam一沓牛皮纸“没人会不觉得他就是Dean”

“每日工作报告”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先生,我真的做不到!!!”

 

…… ……

 

男人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D松了一口气,终于!他不知道和这个神经有点问题的猎人耗了多久,这家伙的声音是很性感,拉丁文也前所未有的流利熟练,但谁都架不住被同一个声音唠唠叨叨的烦上一整天啊!

 

这猎人的脑袋里像有个太平洋大小的水坑,急于用太平洋容量的圣水填满似的,一整天,一刻不停的提出无理的要求

 

“小天才,我要是有这能力不早就把太平洋变个圣水池让你们自己取水玩儿了吗”

 

D揉了揉眉头,那里皱了一整天都快留下痕迹了。他躺回岸边,打算抛开工作好好睡上一觉

 

然而十五分钟后……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SON OF A BITCH!!!”

 

 

Sam蹲在湖边,手里攥着Castiel交给他的十字架,一刻不停的重复着那个强大的咒语——Cass说这是圣水使者的召唤咒,鬼知道翻译成英文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会读罢了。

 

他已经在这里蹲了一整天了,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愿意这么做,只要能再一次见到他的哥哥。

 

但Bobby不会同意,他带来一堆食物,几升纯净水,和一堆唠叨

 

“Sam” Bobby就要把热狗怼到Sam脸上了“你必须把这些给我吃下去”

 

Sam撇开头躲避Bobby的亲爹式关怀,他不敢停下咒语,只好用眼神告诉Bobby:不了谢谢

 

Bobby几番尝试无果后只能使出杀招

 

“你觉得Dean会愿意见到自己的弟弟离了自己变成了一个连身体都照顾不好的家伙吗,万一Dean回来后想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你叫他怎么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鬼地方自生自灭?”

 

不,Dean不会的。Sam在心里默默的想。他不会想要离开我的……对吗?

 

看着Sam逐渐耷拉下来的小脑袋,Bobby知道刚刚的话起了作用

 

“Sam,如果真像Cass说的那样,湖底的那个Dean更年轻,更有活力,不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破事,不知道你们一起度过了多么艰难的时光……你知道他确实是有几率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他是个英雄,这是他应得的奖赏,我们不能对他那么残忍”

 

Sam停下吟唱咒语,安静了下来。

 

如果Dean真的像Cass说的失去了记忆,忘记自己长久以来的“照顾弟弟”的职责,他还有可能愿意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吗,他还有可能将impala副驾驶留给自己吗,他还有可能,继续爱Sam吗……

 

Sam不愿意像世人一样给这份爱划上界限,亲情或是友情,还是他们所说的“病态的,神经质的,背德的爱情”,他一向不愿意用这些去界定Dean和他的情感;他只知道Dean是这个世界上他最愿意去靠近的那个人,就算在Dean身边扔上一圈各种款式的美人,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朝着自己十年不换夹克款式的,一件内裤穿两面的,任由胡渣肆意生长来彰显自己所谓男性魅力的邋遢哥哥走过去。

 

在Dean出事之前,他也可以骄傲的告诉世界,Dean也会为他做同样的事,区别只在于其眼神在大胸妹身上逗留的时间会久一些罢了。但现在他不确定了,当Dean身上没有了一定要照顾自己的责任,没有了两人这么多年以来的记忆,他还会愿意走向Sam吗

 

以前,想要开始新生活的一直是自己,而现在,可能是Dean,Sam突然体会到了Dean几年前的无力。

 

“所以Sam,吃点东西收拾好自己,然后再来迎接Dean,如何?你得给他一个好的第一印象”

 

“好吧,我同意。”

 

“好孩子!来吧,过来尝尝这个……Sam!!你不能把吃的带进我的浴室!!”

 

Sam知道他必须收拾好自己,但他想尽量快一些,再快一些。

 

于是他只用了十五分钟搞定了一切。


 


呱唧一声咸鱼落地

【SD】圣水的调配方法(一)

*大量有关世界观的私设

*故事发生在我所想象的第十五季以后

*可爱甜饼(非常努力的)


“……正如所有脑袋健全的猎人所知道的,木桩、银器、“神奇魔动枪”,这些猎人狩猎时的好伙伴,有着能让这超级大自然中的超级生物暂时滚回娘胎里消停那么一小会儿的神奇魔力……”


半裸的男子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小麦色的肌肤蒙着一层温暖的水雾,他转过身,面向那个透明的,似乎有着丰满亚洲女性形体的“东西”,好莱坞式地举了举杯,碧绿色的眸子满是挑逗


“但当一个猎人正巧没有这些好伙伴,也没有钱,甚至没有一个聪明的后援时,猜猜他们会需要什么?”


这位“肯(芭...

*大量有关世界观的私设

*故事发生在我所想象的第十五季以后

*可爱甜饼(非常努力的)




“……正如所有脑袋健全的猎人所知道的,木桩、银器、“神奇魔动枪”,这些猎人狩猎时的好伙伴,有着能让这超级大自然中的超级生物暂时滚回娘胎里消停那么一小会儿的神奇魔力……”

 

半裸的男子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小麦色的肌肤蒙着一层温暖的水雾,他转过身,面向那个透明的,似乎有着丰满亚洲女性形体的“东西”,好莱坞式地举了举杯,碧绿色的眸子满是挑逗

 

“但当一个猎人正巧没有这些好伙伴,也没有钱,甚至没有一个聪明的后援时,猜猜他们会需要什么?”

 

这位“肯(芭比娃娃的男友)”眨眨眼,炫耀似的发问

 

“哦,没错,honey,他们仅仅需要一杯水,一段蹩脚的拉丁文咒语,再然后,当当~我,会为这群陌生人带来这杯新鲜的,沁人心脾的,救命的,圣水。瞧吧~这就是我的工作,一位无私的慷概的魅力四射的,圣水酒保。”

 

“肯”欺身压上透明女士,持续施放火花

 

“所以,lady water,我们能亲吻了吗”

 

 

嘭—— 水花炸起,迷人的芭比男友又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法力反噬淋成了落汤鸡,不过没关系,他本来就站在水池中央

 

“fuck——fuck!!!!天堂这群狗娘养的公务员到底什么时候能愿意满足员工的正当诉求!!!”

 

圣水酒保指着天骂骂咧咧“我说!你们这群禁欲系的怪胎到底对人类生理需求有什么误解?!我差不多从一个月前就要求来个小妞陪我了吧!!!”

 

 

圣水酒保狠狠抹了一把脸,在巨大的水池里来回踱步。他身下的这片池子,每天早晨都会干涸,只有当小酒保愿意屈尊跳进这个浅坑,圣池才会开始一点一点蓄起圣水,等待着某个来自某处带着口音的订单命令。

 

圣池本来可以说是天堂全自动化的模范案例,蓄水、接单、派送,本来是一套高效的自动化流程,根本不需要人来操作,但不幸的是圣池一个月前傻了。从小酒保出现在这里的那天起,圣池就像个智障,它什么都不管,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有小酒保能转动它生锈的齿轮,重启它秀逗的系统。

 

“叮——来一杯…杯……一杯生…省…声水”

 

小酒保翻起白眼,这群菜鸟总是读不清楚那些该死的拉丁文,圣,圣,圣,拉丁文的卷舌音难道就有那么难吗?

 

“得亏我聪明,不然等死吧,一群笨蛋猎人”小酒保嘟嘟囔囔舀起一碗圣水传送过去,他记得他以前听过那些拉丁文,不是这种菜鸟发音,而是一种优雅的,音韵和谐的,甚至是性感的…拉丁文,吟唱者是个男人,或许比他高那么一丢丢,因为声音总是从他头顶响起……

 

小酒保费力的想要抓住这个声音,但又一次,它从他脑海里溜走了,像一条滑溜的泥鳅,蹦进浑浊的大河,再无迹可寻

 

小酒保没有一个月前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从这池子里爬出来,咳了一地血,带着一身伤,有人告诉他他的工作,他的职责,从此以后他就成了圣池里无比重要又无比孤单的,唯一的圣水酒保。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就连酒保这个称号也是他突然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他当时不知道酒保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适合这个称呼。安分几天后,他的头脑开始渐渐清醒了起来,却仍然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不过他发现自己能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后向上提交每日工作报告,上级对酒保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于是他每天的工作有了乐趣,一切都是为了在一天结束后狠狠的骚扰上级,赚取自己的酬劳。

 

他从那里得到了一辆黑美人,一栋古堡,一个专门生产苹果派的机器,还有几个房间的好酒,但唯独得不到有生命的东西,他先是问上级要了一个弟弟(下意识的),上级驳回了,再是要了一位情人,又被驳回了。好嘛,既然不愿意给他情感,他要个按小时收费的无情妓女总成吧,显然,又被驳回了。

 

酒保不明白上头到底在捣鼓什么,拜托,他可是在帮智障圣水池收拾烂摊子欸!难道他不值得一个有求必应的承诺吗?

 

小酒保气呼呼的蹬上岸,大字型拥抱着那辆黑羚羊,这种时候,也只有他的黑美人能给他一些安慰了。

 

 

Sam Winchester最近真的疯了,这是天堂人间地狱炼狱一致得出的结论。

 

自从他那一贯喜欢牺牲自己换取大义的哥哥抱着癫狂的上帝一起消失后,这位忠诚的弟弟就发狂了,他深信自己的哥哥肯定就在四界的某处,并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疯狂地毯式搜索。

 

灰白色调炼狱险些被染成了红色,但那里没有他的哥哥;人间多了一位极为利索的人口普查员,但哥哥也没有轮回到人间;整个地狱犬种族都要被逼灭绝了,恶魔们只好家家户户在石板上刻着“以撒旦为誓,这里真没有Dean Winchester”,才能继续苟延残喘地过日子,但显然,他的哥哥也不在地狱。

 

只有天堂他没有搜过,Sam盯着电脑发呆,如果Dean真的上了天堂,如果Dean真的获得了自己的平静,那放他走或许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万一,万一Dean也不在天堂,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如果Dean真的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那Sam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他真的太累了,他和Dean都是。要知道他们经历的破事甚至可以在人类电视史上连载十五年,天使恶魔上帝和死神,这些一般人嘴里的玩笑话把他们两个人类折腾的体无完肤,他和Dean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实在是厌倦了这些混蛋事,别说什么找个人类女性度过平凡又幸福的余生的蠢话了,这或许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但现在,只有Dean的存在才能为他带来幸福。

 

天堂不是那么容易搜查的,虽然说天使们的父亲——该死的上帝——把整个天堂搅和的天翻地覆,但那里仍然是世界上安保最严密,面积最辽阔的一片土地,想要搜查天堂,Sam需要天使的帮助。

 

“Cass,如果你找到了什么,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Sam闭着眼默默祈祷,正如Dean失踪后的每一天

 

但不同的是,今天他得到了Castiel的回应。

 

“Sam” 天使还是喜欢神出鬼没

 

而Sam转身的力度险些没有把自己扔出转椅。


般龙

下品注意!!
无授权随便翻译的
原作者
まひまわり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19473

下品注意!!
无授权随便翻译的
原作者
まひまわり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19473

AMAZING EURUS

AE看了魔性的猫狗视频后的垃圾产物💩

AE看了魔性的猫狗视频后的垃圾产物💩

念北

p1今天做的双皮奶,还不错。
p2是坐姿十分端庄的馒头
p3是今天晚上剪了头发的我,嘻嘻。

p1今天做的双皮奶,还不错。
p2是坐姿十分端庄的馒头
p3是今天晚上剪了头发的我,嘻嘻。

念北

啊啊啊!太棒啦(自夸)!第一次做的双皮奶味道还不错,就是开始的糖没融被筛出去了导致味道没那么甜,不过也好不会太容易腻。
嘿嘿,下次要加红豆。

啊啊啊!太棒啦(自夸)!第一次做的双皮奶味道还不错,就是开始的糖没融被筛出去了导致味道没那么甜,不过也好不会太容易腻。
嘿嘿,下次要加红豆。

安东尼

Blasphemy 渎神【3】

a destiel fan fiction,含有大量天主教元素。这章更完作者要赶飞机。飞机上多写点hhh

再次给个博客的链接并强烈暗示你去看看。❤️

—————————————————

罗马观察家报「1」四月二日电。瑞士政府向梵蒂冈和罗马政府再次提出了搜索日前失踪的教皇卫队队员「2」的请求。已派出意大利警察和梵蒂冈护卫队大量警力在梵蒂冈城和罗马市搜索,目前梵蒂冈城和罗马城内都没有该队员的迹象。此事已告知了教皇冕下和国务卿,明日教皇冕下将再次向红衣大主教关于此事宣教。

—————————————————

圣彼得教堂的大门紧闭。

圣殇雕像「3」下,卡斯蒂奥坐在椅子上沉思。胸前的红色丝巾...

a destiel fan fiction,含有大量天主教元素。这章更完作者要赶飞机。飞机上多写点hhh

再次给个博客的链接并强烈暗示你去看看。❤️

—————————————————

罗马观察家报「1」四月二日电。瑞士政府向梵蒂冈和罗马政府再次提出了搜索日前失踪的教皇卫队队员「2」的请求。已派出意大利警察和梵蒂冈护卫队大量警力在梵蒂冈城和罗马市搜索,目前梵蒂冈城和罗马城内都没有该队员的迹象。此事已告知了教皇冕下和国务卿,明日教皇冕下将再次向红衣大主教关于此事宣教。

—————————————————

圣彼得教堂的大门紧闭。

圣殇雕像「3」下,卡斯蒂奥坐在椅子上沉思。胸前的红色丝巾上绣着三重冠和两把巨大的钥匙「4」。红衣大主教们安静的在雕像两旁的椅子里静默。

没有人看得见教皇的眼睛。

教堂里只能听见香烛燃烧的声音。

“Bafangu chooch, brutto figlio di puttana bastardo.(自己*自己吧你这个丑陋的*娘养的杂种。)”卡斯缓缓的用意大利语说。

肮脏的话语在圣彼得教堂的穹顶里回荡。传到了每一个大主教的耳朵里。年纪大些的大主角受了不小的惊吓,差点背过气去。

“这就是我学会的意大利语。”

见众人不语,卡斯继续缓缓的说:“你们以为选了年轻的教皇,他就会成为由你们摆布,任你们控制。你们清空我的日程,逼我说意大利语,就是为了不让我看那些桌面上的公文,在我眼皮下继续做你们的勾当。” 

“Bafangu chooch, brutto figlio di puttana bastardo. 这就是我学会的意大利语,舒利教我的我全忘了,我就记得老电影里学来的话。而你们为了你们的小算盘,蒙蔽我的眼睛。现在弗兰西斯一世的事还没结束,守卫也失踪了,要等到弥赛亚再临你们才会想起我吗?你们是要将教廷放于何处?”卡斯淡蓝色的眼睛里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他轻轻举起了胸前的红丝巾。“耶稣将钥匙交给彼得,彼得把钥匙传给了我。我清楚在座的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有更好的教皇,但是圣灵把钥匙交给了我,我才是教皇,诺瓦克一世,the Pontifex Maximus。你们红衣主教喜欢抱团闹事,这是你们的专长;但是我是教皇,我的话便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所以,这里的规则是我的创造。废除红衣大主教的文件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将会对我说实话,我有异议的事情将直接亲自过问。”

卡斯起身,转身离去。


红衣主教悄悄低下头,对旁边的人低语:开始行动吧。


图源:wikimedia


「1」:罗马观察家报为梵蒂冈的官方报纸。

「2」:教皇卫队队员皆为单身的瑞士籍男性。

「3」:圣殇雕像是米开朗琪罗的成名作,现存于圣彼得教堂中。

「4」:三重冠和钥匙为梵蒂冈的皇徽,钥匙代表天上地下的权利。

—————————————————


国务卿艾姆尼利红衣主教的办公室里。

黑衣的神父坐在办公室一头沉思着。

“你将要去做一次详细的调查,调查卡斯蒂奥的所有信息。包括他宗教里每一个污点,每一次磨难,每一个细节。”

国务卿在年轻的教皇加冕当夜这样对他说过。

精美的水晶杯递了过来。他小心的接过,放在了办公桌的一角。对面的艾姆尼利主教放下了雪茄,摇晃着手中的杯子。

“诺瓦克一世是谁?”

“他是个英雄。他帮助穷人,抵制邪恶,不让黑帮首领领圣餐。”

“他的人品怎么样?”

“无可挑剔。”

“性取向呢?” 冰块在杯中摇晃,发出叮叮的声音。

“未知。”

“如果是你猜呢?”

“我猜他没有。”

“那查尔斯舒利呢?”

“已经查清楚了,他是马塞诸州波士顿人。我们已经在拉拢他了,很快他将会成为我们的眼线。”

他顿了顿,问到:“这样是不道德的吧?”

“亲爱的孩子,这就是政治。年轻的教皇不知道如何管理庞大的梵蒂冈,所以梵蒂冈一定要回到我的手中。这意味着我在忏悔时会向上帝多说一件事。这也意味着你将会在未来带上戒指,穿上红色的长袍。”

杯中的威士忌被一饮而尽。


年轻的神父将口香糖粘在了凳子的底部。然后站起来退出了办公室。

他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广场中,接起了未知的电话号码,说:“都办妥了。”


多听相声少搭茬儿

“《生日快乐,我的天儿。》”

——【双皮奶】

“《生日快乐,我的天儿。》”

——【双皮奶】

安东尼

Blasphemy 渎神【2】

destiel fan fiction, sexual description, innuendo of MASTURB8ION


纽约时报三月二十七日电。今日上午九时,马里兰州最高法庭开庭审理了国信银行被盗一案。著名罪犯迪恩温切斯特被传唤到场。遗憾的是现场证人当堂翻证,使得案件进入流审程序。迪恩温切斯特被当庭无罪释放。据悉,迪恩温切斯特与美国境内黑帮活动有密切关系。据不愿透露姓名的FBI探员爆料,之前访美的教皇弗兰西斯一世遇刺案也与迪恩温切斯特有直接的关系。详细情况请看第8页社会版。

—————————————————

纯白的丝质长袍拖地,卡斯蒂奥脚穿红丝绒的鞋,在梵蒂冈宫的走廊里行...

destiel fan fiction, sexual description, innuendo of MASTURB8ION


纽约时报三月二十七日电。今日上午九时,马里兰州最高法庭开庭审理了国信银行被盗一案。著名罪犯迪恩温切斯特被传唤到场。遗憾的是现场证人当堂翻证,使得案件进入流审程序。迪恩温切斯特被当庭无罪释放。据悉,迪恩温切斯特与美国境内黑帮活动有密切关系。据不愿透露姓名的FBI探员爆料,之前访美的教皇弗兰西斯一世遇刺案也与迪恩温切斯特有直接的关系。详细情况请看第8页社会版。

—————————————————

纯白的丝质长袍拖地,卡斯蒂奥脚穿红丝绒的鞋,在梵蒂冈宫的走廊里行进着。前方的使徒手中提着香炉,随着缓慢的步伐而轻轻的摇晃。乳香,鼠尾草和其他香料在炉子里燃烧着,火星随着香炉的摇晃而飞溅,烟雾迷在他的蓝眼睛前,窗外民众的呼唤声越来越响亮。他在小教堂的穹顶下穿上伽玛瑞利家族为他缝制的长袍,而他能想起的,只是西斯廷穹顶上的那幅《创世纪》。耶和华的手指就要碰上亚当崭新的肉体,而上帝之子将要接受他全新的生命。无罪,无哀,无愁,只有伊甸园永恒的欢乐。而那手指便停在了他面前。上帝嘲笑着高贵的说:跪着接受我的恩典吧。

面前的门被推开,卡斯迈上了圣伯多禄的阳台。彼得「1」在水上一步步走向耶稣,而他要在这里成为耶稣的代表,神的使者。他要成为新的牧羊人。民众的喧哗声压在他的耳边,卡斯闭上了眼睛。他眼里不能有一丝的慌张,他脸上不能有一丝罪恶,再睁开眼他就是半个神,他就是梵蒂冈的主,他就是世界五分之一人类的王,他已经要碰触到耶和华的手指了。探照灯打开了,他也睁开了眼。

面前的男人站在半空中,像是当年撒迦利亚面前飞翔的加百列。他梳着漂亮的油头,鼻梁高挺,绿色的瞳孔勾住了卡斯的魂魄。他一脚已经踏上了云端,而那双绿色的双眼竟然像千斤重的铅块坠在他的腰间。卡斯向下坠去,他向瞳孔的深处坠落。

下一秒,卡斯睁开眼睛,从他的床上醒来。加冕典礼在两个月之前了。

梵蒂冈的早晨来了。




被吃了走链接去博客


博客和老福特同步更新但是博客更友好呢hh

多听相声少搭茬儿

“@兔子李斯明 @德云社李九天 久违的健康烧脑局。”
“烧起来!”

——【双皮奶】

“@兔子李斯明 @德云社李九天 久违的健康烧脑局。”
“烧起来!”

——【双皮奶】

樱洛念木子

【DYS】假如角儿们住进了爱情公寓5

*私设,ooc预警

*贤梅,芳芳可以休息了


杨九郎压低的声音,把气氛烘托足了才开始讲他的故事。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刚讲了没两句,就有人敲门了,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大家都给吓了一跳。


“芳芳,开门去。”大头芳芳应声而去,一开门就看见了一件白衬衫赤条条,正大光明的站在那里,还没来的及尖叫,王九龙就从白衬衫后面探了个脑袋来。


王九龙白,在这样的夜晚,白的都快反光了。王九龙拍了拍白衬衫,示意他进门。


“你瞧瞧,老大,我让你别穿白色的衣服你不信,吓着人了吧。”在王九龙没心没肺的笑声bgm里,芳芳透过蜡烛的光看清楚了白衬衫的本来面目,张九龄嘛。刚才吓他一跳。


杨九郎

*私设,ooc预警

*贤梅,芳芳可以休息了



杨九郎压低的声音,把气氛烘托足了才开始讲他的故事。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刚讲了没两句,就有人敲门了,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大家都给吓了一跳。



“芳芳,开门去。”大头芳芳应声而去,一开门就看见了一件白衬衫赤条条,正大光明的站在那里,还没来的及尖叫,王九龙就从白衬衫后面探了个脑袋来。



王九龙白,在这样的夜晚,白的都快反光了。王九龙拍了拍白衬衫,示意他进门。




“你瞧瞧,老大,我让你别穿白色的衣服你不信,吓着人了吧。”在王九龙没心没肺的笑声bgm里,芳芳透过蜡烛的光看清楚了白衬衫的本来面目,张九龄嘛。刚才吓他一跳。



杨九郎还在那儿编故事,孙九芳走过去,一直没吱声的尚九熙默默拿自己手机吃鸡。


“九郎,别编了嘿。故事主人公来了。”


王九龙坐在沙发扶手上,拿了茶几上果盘里的苹果就

开始啃。


“你们这么多人干啥呢。”




“堂主说,他看见一件白衬衫飘过去了,我们在想故事的起因。”



“是不是,这样的白衬衫啊。”张九龄突然跳出来,孟鹤堂被他吓的直接扑进周九良怀里,惹得周九良又只好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哈哈哈哈哈。”吓人的张九龄倒是没怎么笑,反倒是在一边啃苹果的王九龙笑的高兴。



谜团解除了,就是张九龄半夜出去洗衣服,还穿一身白衬衫,孟鹤堂又因为害怕结果没看清楚。害得他们在这儿编了半天鬼故事,费脑还费力的。



“睡觉睡觉吧。”一群人顿时就做了鸟兽散。



董九力这边,正在给三哥交作业呢。三哥孔云龙是上个月的病人,当时送来的时候可严重了。这会儿刚从ICU里出来不久,三哥是个爱好传统艺术的,董九力身为他的主治医生,天天耳濡目染的,也就缠着三哥教他了。




没成想,今晚李九天打视频过来是因为三哥查作业。董九力哪点都好,爱学肯练,可就是先天条件不足,每次查作业对他们三方都是折磨。




董九力交完作业一看,诶?人怎么都没了。算了,大晚上的,睡觉吧。




疑团是解开了,可刚才他们讲的那些大开脑洞的吓人鬼故事还是在脑海里边儿挥之不去。张云雷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偷偷的爬起来。




打开了杨九郎的卧室门,杨九郎本来睡的好好的。毕竟他除了怕猫没别的毛病。不过自己床上突然爬上一个冰凉冰凉的物体,还是把他给吓了一激灵。




睁开眼一看,辫儿来了。甭问了,准时听了鬼故事自己胆儿又小,睡不着,跑他这儿寻找安全感了。



“辫儿,你害怕吗?”张云雷看了一眼旁边的杨九郎,寻思着也没瞧见他睁眼啊,怎么能知道他是谁



“你这眼睛好啊,怎么死都瞑目。”看了一会儿,张云雷就发出来真挚的感叹。



孟鹤堂也害怕,不过他跟周九良本来就住一屋。这会儿缩周九良怀里睡的舒服着呢。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上。秦霄贤就爬起来给自己倒牛奶,昨晚上通宵,早上睡不着。这么早起来,也没人给他做早饭,自己做又害怕把厨房给炸了,到时候公寓都没得住。




想来想去,秦霄贤拿上自己的蓝牙耳机,出门跑步去了。杨九郎听到关门声就醒了,张云雷正在他旁边睡的规规矩矩的,他小心翼翼的起床穿上衣服,去洗手间洗漱。



对面的董九力也起得早,今天要早点去给三哥查房看看换药不换药。这屋子里有对情侣,董九力很难受。他俩不到日上三杆都不带动一下的。




董九力出门的时候正赶上秦霄贤出门跑步。



“这么早上班?”秦霄贤正鼓捣他好久没用过的耳机,看见董九力顺便打了个招呼。



“早班,不去早了。到时候又到了早高峰,堵车了就不好办了啊。”秦霄贤露出同情的表情,但董九力看见他这个同情的表情,突然很想揍他。



他的表情里只有那几个字,老子不用上班,老子是富二代。



这俩人走了,隔壁俩人起来了。张九龄是麻醉科的,他们科室平时早晨不忙,毕竟一大早上做手术的还真是不常见,不过例会早。而且今天有个特殊病例,一群专家研究了好久的手术方案,还打算把这次手术当成一个案例教材呢。



这次他亲自上,不做的漂亮点儿怎么行。



张云雷拥有极大的起床气,可是昨天的他依旧对自己莫名其妙的狠毒,他还是屈服于自己越来越高嗓门的

闹铃下,艰难的爬了起来。



杨九郎早在餐桌上摆好了早饭,和孙九芳俩人吃上了。张云雷的脑子还有点不太清醒,现在拿包子往嘴里送都是纯属本能。


“老秦呢?怎么没瞧见,还没起吗?”


“不知道,可能出去打太极了。”



张云雷匆匆忙忙吃完早饭就走了,这天天的跟打战一样。



王九龙兴奋的跑进来抓着跟油条就开始吃,跟饿了多少年一样。


“大楠,你家老大不管饭啊?”



“老大今天有手术,早走了。”杨九郎阻止了王九龙到处乱摸的爪子。


“少吃点,老秦没回来。给人家留点儿。”


正闹着呢,秦霄贤回来了。后面还领着个人,那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好看的无法形容,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可一点不娘。他手里领着个行李箱,还背这个包。



孙九芳用胳膊捅估了一下杨九郎。“老秦这是上哪儿勾搭了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哥的。”



杨九郎递给他一个不知道的眼神,可惜孙九芳没看

见。秦霄贤把身后的男孩子推到前面。




“这是梅九亮,之前就住咱们屋里,后来搬出去了。现在他决定搬回来了。”



秦霄贤把人给梅九亮介绍完了,周九良和孟鹤堂听见这边的动静还以为出啥事儿呢,两个人顶着桀骜不驯的造型过来一探究竟。



“呀,梅梅回来了。”孟鹤堂看到是梅九亮之后,就撒丫子跑过来,给梅九亮一个拥抱。周九良简单跟梅九亮打了招呼,就到餐桌上蹭早饭了。



正巧遇见和他一样来蹭饭的王九龙,两个人相视一笑。好邻居嘛,本身就是,今天我蹭你一顿,明天你被我蹭一顿嘛。




梅九亮被孟鹤堂拉到沙发上坐下来,秦霄贤去拿了双筷子,把仅剩的一笼饺子混着咸菜吃了。



“梅梅啊,这一年多了你哪儿去了。之前说一年,这怎么这么就才回来啊?”



“我就是出去玩了一段时间,刚才在楼下碰见旋儿,说是他们屋里住满了。”



“没事儿,住我们屋呗。”尚九熙姗姗来迟。



秦霄贤一边吃饺子一边回想起刚刚在楼下看见梅九亮时候的样子。那一瞬间的心情是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不过好在梅梅回来了。




虽然等了一年多,可换来了余生。


董九力刚到医院就看见了在等着他的李九天。



“呦,昨晚上挡谅唱的不错嘛。”



“行了,你就别埋汰我了。三哥咋样了。”董九力按下了电梯按键。




“好的很。”董九力把手机从裤兜里掏出来。孟鹤堂在群里十分激动的发出了信息,说梅梅回来了,并要求所有人都得在六点半之前回家。



董九力也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梅梅回来了。



当天晚上,当张云雷和张九龄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人。孟鹤堂还办了party,尽管party参与者十分少。




————

木子OS:这一篇有点少,然后我……


然后贤梅是一个小姐妹点的,我最近也很爱梅梅,虽然我站贤华,可是贤梅也不妨碍。


啊,梅梅什么时候回来啊。


旋儿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Caution Tape🤐

S01E19

-"it’s about Jessica,but not the main part"
-"Then what’s it about"

-"..."

(it’s about youuuuuuuuuu!!

-"...alright"

我cp脑

S01E19

-"it’s about Jessica,but not the main part"
-"Then what’s it about"

-"..."

(it’s about youuuuuuuuuu!!

-"...alright"

我cp脑

多听相声少搭茬儿
“天天 VS 多多很佩服你的模...

“天天 VS 多多
很佩服你的模仿能力@德云社李九天”

——【双皮奶】

“天天 VS 多多
很佩服你的模仿能力@德云社李九天”

——【双皮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