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面蝠

141浏览    3参与
江月待何

一个双面蝠的梗


注:人物ooc,不要联系原著。 
人物性格大体上92版蝙蝠侠tas里那样,所以人物性格比较热露奔放。 
文里的罗宾,也是按照92版tas里一样,是迪克。 
 
双面人搞事,蝙蝠侠和罗宾自然要去阻止。 
场地太大,蝙蝠侠与罗宾分开行动,罗宾去打小兵,蝙蝠侠直接去干双面人。 
待罗宾解决了自己这一片的敌人,蝙蝠侠还没回来,担心的罗宾遂去寻找。 
 
结果,找是找到了,但是没想到双面人这边人更多,寡不敌众的蝙蝠侠早已被抓住捆绑在巨大的硬币上,罗宾自己也也被抓住了。 
 
蝙蝠侠还在劝着双面人“哈维,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善念,...


注:人物ooc,不要联系原著。 
人物性格大体上92版蝙蝠侠tas里那样,所以人物性格比较热露奔放。 
文里的罗宾,也是按照92版tas里一样,是迪克。 
 
双面人搞事,蝙蝠侠和罗宾自然要去阻止。 
场地太大,蝙蝠侠与罗宾分开行动,罗宾去打小兵,蝙蝠侠直接去干双面人。 
待罗宾解决了自己这一片的敌人,蝙蝠侠还没回来,担心的罗宾遂去寻找。 
 
结果,找是找到了,但是没想到双面人这边人更多,寡不敌众的蝙蝠侠早已被抓住捆绑在巨大的硬币上,罗宾自己也也被抓住了。 
 
蝙蝠侠还在劝着双面人“哈维,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善念,收手吧!” 
双面人掷了个硬币,看了一眼结果,起身狠狠地揍了蝙蝠侠一拳“蝙蝠侠,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哈维。。。”蝙蝠侠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该做些什么。罗宾想。 
“双面人,听说你和蝙蝠侠有过一段”,罗宾语出惊人。 
“胡说八道!”双面人对罗宾的胡说八道很生气。 
“不如,你和蝙蝠侠单独叙叙旧”,罗宾趁热打铁,“其他的事,我和你的手下自行解决。” 
“老大,罗宾在挑拨离间,不要听他的。”双面人的手下纷纷规劝老大。 
双面人无视手下的声音,掷了下硬币,看了眼结果。 
“同意,把神奇小子放开。”双面人的命令不容置疑。 
“可是老大——” 
双面人的枪声打断了手下的声音。这个可怜的小兵就这样被击/毙了。 
“出去!”双面人再下通牒。 
手下们只能乖乖松开罗宾,关上门一起出去。 
 
刚一出去,罗宾就出手打趴了几个小兵。 
接着是噼里啪啦稀里哗啦的战斗与惨叫,英勇无畏的罗宾与一大群双面人的手下激烈战斗,打得热火朝天。 
 
无视外面传来的打斗声和惨叫声,双面人钳住被绑的蝙蝠侠的脸,恶狠狠地唾弃着,“蝙蝠侠,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双面人厌恶地把蝙蝠侠的脸翻到另一边,无视着蝙蝠侠痛苦的呻吟,挥手一拳。 
“哈维,回头吧,大家都在等着你!”蝙蝠侠苦心规劝。 
“闭嘴!”双面人又是一拳,“你又不是布鲁斯,凭什么说这些!”愤怒的双面人挥拳不止。 
“哈维。。。我就是。。。”蝙蝠侠下定决心,但是—— 
双面人打断了他的话。 
 
双面人掷了下硬币,看了眼结果,恶狠狠地针锋相对, 
“蝙蝠侠,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作对,我要惩罚你,侮辱你,永久的!” 
“哈维。。。”蝙蝠侠还想说些什么,但是—— 
双面人直接咬在了他的肩上。 
伴随着蝙蝠侠的惨叫,脱掉西装的双面人直接撕裂了蝙蝠侠的衣服,上下其手。 
 
意识到双面人在做什么的蝙蝠侠,此时却选择忍受着肩上的撕咬,放任双面人肆意妄为。 
但是,压在被绑的蝙蝠侠身上的双面人,此刻却觉得并不尽兴。 
“你怎么不反抗啊,蝙蝠侠!反抗啊蝙蝠侠!” 
双面人吐了一口唾液在蝙蝠侠脸上,强硬地捂住蝙蝠侠的面罩,用自己未毁容的半面嘴,强吻着蝙蝠侠那与布鲁斯极其相似的嘴唇。 

然而。。。
察觉蝙蝠侠竟然在迎合自己的双面人,此刻却十分气愤。他厌恶地唾弃着,离开了蝙蝠侠。 
感觉到身体压迫骤离的蝙蝠侠,竟然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哈。。。维。。。” 
 
双面人僵住了。 
自己曾是哥谭的检察官,蝙蝠侠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不稀奇;蝙蝠侠追逐正义惩恶扬善,他劝自己伏法从善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刚才的那个呻吟。。。和自己与布鲁斯同窗时的那个疯狂的夜晚,一模一样。 
自己早该想到了! 
怪不得蝙蝠侠的身形声音那么熟悉,熟悉的就仿佛自己的一样。 
天啊,自己做了什么! 
 
双面人试探地询问,“布鲁斯?” 
。。。。 
长久的沉默后,蝙蝠侠回应了。。。 
“是我。” 
 
无须掷硬币,无须考虑,双面人立刻给蝙蝠侠松绑。 
但是此时二人的衣服早已被双面人撕破了,衣衫不整,针锋相对。 
双面人捡起地上自己的西装,将蝙蝠侠紧紧包裹在内,然后跪在蝙蝠侠面前—— 
“布鲁斯对不起。。。。” 
蝙蝠侠扶起双面人,“哈维。。。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能拯救你。。。” 
“不,是我的错,是我放弃了希望。”无颜以对的双面人挣脱了蝙蝠侠的臂膀,走入阴影,“谢谢你布鲁斯,谢谢你还没有放弃我。” 
“哈维,我不会放弃你,永远不会。”蝙蝠侠追上去,拦住双面人。 
“算了吧,布鲁斯,我不值得。”无视蝙蝠侠的阻拦,双面人融入阴影,消失无踪。 
“哈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回来的,总有一天。。。。”蝙蝠侠失落地低喃,静静望着哈维离去的方向,许久。。。 
 
解决完所有小兵的罗宾,推门而入,却只看见披着双面人西装的蝙蝠侠衣衫不整,低头不语。 
“呃。。。你们真做了?”罗宾怀疑着,他原本是想找借口拖延时间的,怎么现在看起来气氛有点诡异? 
 
蝙蝠侠没有应答,默默不语地离开。 
突然感觉到西装口袋里有什么,蝙蝠侠掏出一看,那是一枚硬币,哈维的硬币。。。。 
“哈维。。。。”

乔恩颂

【主超蝙/微ALL蝙】声声胜神圣(35,ABO世界观下哨向)

里面有各种小鸟们随意排列组合的短篇,点一下收获快乐!)→【整理】

 前文

1~2 3~5 6~7 8~10 11~13 14~15 16~17 18~19 20~22 23~25 26~28

29~30 31~32 33~34

日常求评论谢谢!

注:此章是双面主场,点一首《届不到的爱》送给他,并没有大超出场!还有这章画风和前文不太一样,非常不快乐,所以虽然短小,但单独列出来了。

35

一瓶硫酸,把他的一切都给毁了。

 

他所有的经营,所有...

里面有各种小鸟们随意排列组合的短篇,点一下收获快乐!)→【整理】

 前文

1~2 3~5 6~7 8~10 11~13 14~15 16~17 18~19 20~22 23~25 26~28

29~30 31~32 33~34

日常求评论谢谢!

注:此章是双面主场,点一首《届不到的爱》送给他,并没有大超出场!还有这章画风和前文不太一样,非常不快乐,所以虽然短小,但单独列出来了。

35

一瓶硫酸,把他的一切都给毁了。

 

他所有的经营,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爱情,所有的,并不存在的期盼,所有的所有全在一瞬间被毁灭了。

 

一开始也不是没注意到那酸酸的味道,只是从陪审团身上的、法官身上的、对面辩护律师身上的,还有无数人身上杂七杂八的味道将那淡淡的酸味给隐匿了过去。

 

官司以他赢了为结束,而他的人生也随之简单的输给了对方——一个不值一提的黑帮小卒子.

 

不就是赔款加上坐几年牢嘛?又不是坐电椅或终身监禁,犯得着蔑视司法,在法庭上给他来这一出吗!

 

有本事到时候自己越狱去啊!

 

真是,哥谭为什么没有死刑呢?!

 

慌张无助到接连用袖子擦着脸上灼热液体的哈维如此想着。

 

搞死他!

 

不惜任何代价,他都要把这个一下子毁了他未来的人给搞死!

 

可一下像轰炸般向他围过来的,“关心”着他的人们似乎直接用人墙断了他这个念想。

 

吵死了。

 

吵死了!

 

为什么要露出那么虚伪而做作的表情啊?是觉得他还不够惨吗?

 

如果真的,如果真的¥%……&*他的话,为什么不好好做好检查,直接从苗头掐断这场悲剧呢!

 

滚呐!

 

都像那个可恶的,只会在他面前抛硬币的懦弱的男人一样从他的生命里滚出去呐!

 

他的前路本来是一条可以与布鲁斯站在同一高度的康庄大道啊!才不是你们这些小人物随意就能指染的!

 

什么都别想抓住他!什么都别想影响他!

 

呼吸声、尖叫声,还有……还有那些杂七杂八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灯光好耀眼啊!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警铃的声音真刺耳呐!吵得他耳朵都快失聪了。

 

被硫酸泼到的半边脸上真痛,痛到他觉得自己身上好不容易选的衬衣的布料都特别扎身。

 

哈维知道自己自己陷入了一种非常不妙的境地。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会十分想念布鲁斯。

 

不知道是医学预科给布鲁斯带来的魅力,还是别的什么……布鲁斯总知道怎么让他最快冷静下来。

 

坐在布鲁斯的身边,只要他想到他与布鲁斯呼吸的是同一片空气,本来充斥着杂乱味道的空气也会变得正常起来。

 

记得大学的一个晚上,他们俩并排坐在午夜场的电影院中,他将一只手绕过布鲁斯的后颈搭在布鲁斯的椅背上,从后方看,就像他拥抱着布鲁斯一样。

 

但他从没这么做过。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他在布鲁斯面前,总不是主动的那一个。

 

如果布鲁斯没有应允或者表现得想与他亲近的话,哈维是不会先伸手的。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虽然布鲁斯看起来是那种玩咖,但那天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在午夜看电影。

 

可能是因为是那件登上过报纸的事情让他有了阴影吧……

 

不过在这方面,哈维也是。

 

倒不是说他特别乖乖牌不会在晚上出门,只是电影院里那巨大的音响实在是让他望而生退。

 

坐在电影院的两人,似乎同样是八百辈子没有踏进过电影院一般,表现得十分拘谨。

 

即使他们坐在最中间。

 

整个影厅也只有坐在中间的他们。

 

没有爆米花,没有饮料,也没有朋友间该有的讨论。

 

他们只是安静的、认真的看完了一场有点惊心动魄的,充满了悬疑和……爱情因素的电影。

 

已经半步脱离青少年的他们,当然知道“爱情”不如电影里演绎得那么简单,它的组成十分复杂……十分充满心计的复杂,但由于导演拍摄手法的高超,某些情感还是在字幕出来时击中了唯二坐在电影院的两人的内心。

 

【想要试一试吗?】

 

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大小的声音从布鲁斯微启的双唇中飘出。

 

【可以啊,试试吧。】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不敢直视布鲁斯的眼睛,连余光也未曾交融。

 

至今,他仍然记得布鲁斯双手的温度。

 

可能是茧子的原因,也可能是老受伤的关系,布鲁斯的掌心总是很粗糙。

 

但那感觉真的很温暖,是他一辈子所感受过的最舒适的温度。

 

想要一辈子都能感受到此端宁静。

TBC

惯例广/告时间,JJ里beta过的前文DC香飘四溢的you(ABO) 

我最近开了个新坑,轻小说的《警员先生的非日常 》(看一下吧!可刺激了!收藏一下吧!这对我真的很重要啊!!!拜托啦!! 

乔恩颂

【超蝙/微ALL蝙】声声胜神圣(8~10,ABO世界观下哨向)

前文

1~2 3~5 6~7

高能注意,这章会有很明显的双面单箭头布鲁斯,蝙蝠侠阿卡姆白月光是也

 看完留个评论呗,观众老爷们!

 

8

那个除草工几乎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就像他不曾真正靠近韦恩,而是像哥谭街道上每个人一样,对韦恩的生活全是捕风捉影。

 

什么没见过他早起啊,什么外出到回家的时间最多只有5小时啦,什么从拉开的窗帘里只能看到格雷森像个正常的小男孩一样打游戏啦,什么他觉得韦恩和格雷森关系不简单啦……

 

说实在听到最后一点的时候,克拉克有点想用笔敲敲除草工的脑袋,先不说这种污人清白没有任何证据他是怎...

前文

1~2 3~5 6~7

高能注意,这章会有很明显的双面单箭头布鲁斯,蝙蝠侠阿卡姆白月光是也

 看完留个评论呗,观众老爷们!

 

8

那个除草工几乎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就像他不曾真正靠近韦恩,而是像哥谭街道上每个人一样,对韦恩的生活全是捕风捉影。

 

什么没见过他早起啊,什么外出到回家的时间最多只有5小时啦,什么从拉开的窗帘里只能看到格雷森像个正常的小男孩一样打游戏啦,什么他觉得韦恩和格雷森关系不简单啦……

 

说实在听到最后一点的时候,克拉克有点想用笔敲敲除草工的脑袋,先不说这种污人清白没有任何证据他是怎么说出口的,倘若克拉克真是那种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为了热度就把这些事刊登到星球日报上,克拉克就不要混了。

 

韦恩连三十都没到,虽然在他去年收留格雷森时确实有一些奇怪的传言,但看过电视采访的克拉克并不相信韦恩回事那样躲在阴暗小角落里的,恶心的老家伙。

 

所以在笑着和除草工道别后,克拉克就把手稿揉了揉用热视线销毁了。

 

虽然哥谭的建筑物因为老旧而多含铅,他在哥谭用不了透视,但是他的听力却并没有什么受到什么大的影响。

 

试着集中精神,就把想要听的声音锁在一个音色上,就像昨天晚上,蝙蝠侠对他说的那样。想想在视频采访中韦恩所透露的声音,撇除录音器材的损耗,他的声音会更清晰些,撇除那些电流声,他的声音会更加洪亮。

 

不是这一个,也不是那一个……

 

好心情让他极具耐心,不在一个人身上停驻毫秒,很快他就听到了最接近的声音。

 

“哈维。”

 

克拉克走到窗边,向着声音所传来之处极目远眺。

 

那是哥谭法院所在的位置,从那相似的声音口中吐露的话语,克拉克已经确定了韦恩在那儿。毕竟除了在那儿,他还能找到什么地方既不会耽误朋友上班,又不会被媒体围攻,还能够正常和朋友聊天的呢?

 

克拉克不喜欢打断别人说话,也不会刻意去窃听别人的谈话,他只是想在之后能和也许在变装的韦恩偶遇一下,顺便“捕风捉影”一些有价值的新闻。所以他这不算故意窃听,他只是想把除草工的胡诌解释得更有理些。

 

“布鲁斯,我在外面的时候就听说哥谭有个都市传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所耳闻?”

 

“什么?是关于那个疯狂的小丑?还是那个到处乱放恐怖毒气的稻草人?哥谭的都市传说可有很多。”

 

“拜托,这么久不见了,布鲁斯你怎么不如以前直接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说的是那个黑暗骑士。”

 

“噢……那只蝙蝠。我知道啊,那些人中的一员。”

 

“不,不是,老朋友我怎么感觉你在逗我?你就在这儿住,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更了解些。我感觉他不一样,他之余他们,就像是你——”

 

“停。”

 

轻盈而简短的一声“stop”,似乎道尽了他们关系的不一般。就算只是听,克拉克也从中体会到了一丝暧昧。

 

也许那位哥谭之子还在柜子里?毕竟就算他看起来再怎么花花公子男女通吃,他也没有正面交往过男友……或女友。至于那位年轻的检察官,在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柜子就是被焊死的,想出来,但凡韦恩念一点同窗情谊,就会重新把柜子焊死。

 

年轻的记者在一瞬间想了十万字的狗血爱情故事,并深切的为韦恩与丹特表示同情。

 

9

克拉克最后等到了他们去吃饭,他双脚离地,打开窗户飘了出去,注意着不被监控拍到,他悄悄腾空而起,向着声音所传来的方向飞去。

 

他们交谈的声音从一家极具格调的餐厅中传来,餐厅的门口停了一辆流线车身但略带臃肿的轿车,以克拉克优秀的视力可以看清它的标志,它是一辆阿尔法·罗密欧……很难想象韦恩一个亿万富翁会开这种据说大毛病没有,但小毛小病不断的对他来说过于廉价的轿车,可能是因为怀旧而收藏?更可能因为带着好友不想被认出来而转手就特意买了一辆新车?

 

克拉克对此一概不知,况且,在听着他们点完菜后,他发现他们又开始唠起了嗑,这次哈维没有提到蝙蝠侠而是全程围绕着布鲁斯现在的生活来谈。他们东说说哈维的学习生涯,西提提迪克的教育问题,还有为什么布鲁斯不继续在医学这条路上走到黑了,据哈维说,布鲁斯曾很努力,也很有天赋。

 

“说来惭愧,我拿不起手术刀,当我把它抓在手里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我的父亲。”

 

“抱歉。”

 

“没关系,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他们于是便陷入默哀的三分钟,连呼吸声似乎都沉重了些。

 

克拉克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快速降了下来,他整了整领带,大步迈进了这家极具格调的餐厅。餐厅的大理石地面锃亮得可以照亮下巴上的每根胡须,藤条编织而成的小圆桌边,摆放着几把同样用木头与藤条作为结构的维什邦椅,很有人情味。当然这种感觉也可能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平静而给他造成的错觉。难道蝙蝠侠也在这儿?

 

韦恩他们应该在二楼,因为他刚刚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于是他状似从容的,拿出了他超人时的做派,跟着服务生走到二楼坐下。很快他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韦恩和丹特,他们俩都带着帽子,韦恩更是夸张,在室内还带着一副墨镜。

 

好在他刚刚粗略看了一眼菜单,价格还算在他可以承受范围内。所以他照着刚刚韦恩报出的菜点了一遍。

 

他这下终于算是见到韦恩了。不过他并不想像之前想的那样问年轻的亿万富豪一些没营养的问题,他现在居然只想问一下……

 

您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粉底?

 

那种味道和他在蝙蝠侠脸上闻到的一样,从成分的分析来说,就是粉底的味道,但出于品牌机密不可盗窃,他并不知道这个配比下的粉底是那个牌子的,但韦恩脸上的粉底就是那个味道!

 

再难关注他们说了些什么,克拉克的全部神情都被韦恩所吸引,之前他以为是因为蝙蝠侠在那个会场,所以他会感觉到心灵的荡涤,但现在他知道了,这一切是因为韦恩的存在,难道像他们那样的人都会用同一种牌子的粉底液吗?他真想问问。

 

10

“你好,请问我能知道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粉底吗?”

 

在克拉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个智障一样的问题给问出了口。韦恩看起来稍微有些惊讶,而丹特则直接是以“你没毛病吧”这种表情看向他。

 

可以了,他知道他自己在无意中做出了一件蠢事,拜托不要再用那样的表情提醒他了!

 

“哈哈,抱歉……情不自禁。”克拉克想要打哈哈掩饰过去,毕竟他又不是真的想去打扰韦恩的私生活。

 

“没事,”没想到韦恩意外得处变不惊,“今天用的,应该是娇兰。”

 

“谢谢,真是太感谢了,打扰你们了,嗯……”克拉克挠挠头,“也许我可以请你们喝一杯?”

 

可千万别是符合你们的收入观的呀,克拉克默默想。

 

丹特依旧是一副接受不良好的状态,似乎因为克拉克走进了他和韦恩中间而极为不高兴,不过好在他善于克制,他一直如此,“不——”

 

“那就两杯苹果汽水,我们之后还有工作,就不能陪你喝了。”韦恩对着丹特眨了眨眼,“这是应有的回报,为什么不要呢?”

 

“是的,这可是回报,不用受之不快。”

 

克拉克飞快去找了服务生,在自己的账单上加上了两杯在这里绝对是卖贵了的苹果汽水。说起这种东西,可是奇妙,是戒断人员常备的替酒用品,而且一次两杯,服务生奇怪地看了克拉克一眼,仿佛是在思考他是不是个瘾君子。

 

“他可真是奇怪。”哈维看着克拉克离开的背影,紧皱的眉头就没松开过。渐渐的,他的瞳孔似乎也有些涣散,整个人处于集中极其紧绷的状态。

 

布鲁斯见形式有些不妙,将双手捧过哈维的脑袋,用拇指指腹摩挲着哈维的太阳穴。

 

“不,没什么可奇怪的。这只是很普通的一次交流。”

 

“是的,这很普通。”哈维恢复了一些镇静。

 

“这只是一个有礼貌的人的一次有礼貌的回报。”

 

“只是出于礼貌。”哈维在布鲁斯的影响下闭上了双眼。

 

他们的前菜上了,布鲁斯松开了双手,哈维平放在桌上的手差点就抬起来了,他想握住布鲁斯的手腕,想要用新长出来的胡渣摩挲布鲁斯的掌心。他一直都知道布鲁斯的手掌并不柔软,手指上还有些与他身份并不符合的茧子和无法愈合的小伤口,但这些略微鼓起的皮肤在触及他敏感的脸颊时,他却并不觉得难受或者扎人。

 

甚至还想让他停留更久一会儿。

 

他不知道布鲁斯在他回来的这几天这么热衷的找他,是真的出于朋友情谊还是尝个鲜——就像布鲁斯之前刻苦学习医学预科一样,似乎为了之后并不打算继续下去的事业,布鲁斯都会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哈维的口袋里常备了一个小盒子,但凡他有一点勇气,愿意背离一下他们的友谊,迈出那一步的话,他就会在那个大个子来之前,说出一些话。

 

不好意思布鲁斯,我觉得我最近有些奇怪,有些……很想和你生活在一起。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