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魏

27513浏览    113参与
染着七天.

[双魏]向阳花.

这里染七.

认识一下扒.

短篇.有ooc.有点虐哇.

写的也不知道好不好.

下方观看↓

     魏大勋想当园艺师完全是因为魏晨.

     魏大勋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特别喜欢魏晨.翻着手机上魏晨认真修剪花卉的图片时.魏大勋觉得魏晨真的特别好看.就决定要做一个像魏晨那样的园艺师.

      每个学生入学后.都要交一份自我介绍给老师.这是老师规定的.其他的可以随便写写.必须要写的只有最喜欢的植物.和喜欢的原因.魏大勋想了很久很久.认真地写上了“向阳花”....

这里染七.

认识一下扒.

短篇.有ooc.有点虐哇.

写的也不知道好不好.

下方观看↓

     魏大勋想当园艺师完全是因为魏晨.

     魏大勋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特别喜欢魏晨.翻着手机上魏晨认真修剪花卉的图片时.魏大勋觉得魏晨真的特别好看.就决定要做一个像魏晨那样的园艺师.

      每个学生入学后.都要交一份自我介绍给老师.这是老师规定的.其他的可以随便写写.必须要写的只有最喜欢的植物.和喜欢的原因.魏大勋想了很久很久.认真地写上了“向阳花”.又想了想.把原因空在那里了.因此.老师对魏大勋的印象不是很好.

     为什么喜欢向阳花.魏大勋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是因为魏晨吧.太阳和花.

      魏晨第一次见到魏大勋是在魏大勋还在上学的时候.记得魏大勋当时急急忙忙的.手里抱着一堆书.跟自己走同样的方向.还撞到自己了.手里的书本掉了一地.“对……对不起啊……”软软糯糯的声音加上一点着急和紧张.魏晨当时很好奇.不知道上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就问了一下:“这是去干嘛呀.怎么着急.”“听我偶像的课!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啊.可不能迟到了!”“是谁呀?”“魏晨知道吗?炒鸡帅的那个!啊啊啊啊……来不及了.我走了啊!拜拜.”魏晨就觉得这孩子很可爱.

      接下来.每个月都会来这个学校做讲座.每次.魏大勋都有去.每次.魏晨都会往魏大勋那个方向看去.

     后来.魏大勋不学园艺了.写了本书叫《向阳花》.卖的很好.但是……很久很久……没有一点关于魏大勋的事了.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后来.魏晨再没有见过魏大勋.只收到了《向阳花》的手稿.翻开.一张照片夹在手稿里.是魏晨的背影.那一页.只有一句话:

“我以你为目标.努力朝你的方向生长.希望成为你的样子.可以与你在一起.却因为太遥远.而触摸不到你.”

END.

染着七天.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对不起了.
说好昨晚更现在才发.
昨晚因为没有脑洞.
就想不看着手机思考.
而是闭上眼睛思考可能会有脑洞.
结果睡着了.真的对不起啊.

p2那张图是我自己弄的.
是为了弥补我的歉意的.
可以抱走啊.
虽然弄的不是很好.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对不起了.
说好昨晚更现在才发.
昨晚因为没有脑洞.
就想不看着手机思考.
而是闭上眼睛思考可能会有脑洞.
结果睡着了.真的对不起啊.

p2那张图是我自己弄的.
是为了弥补我的歉意的.
可以抱走啊.
虽然弄的不是很好.

染着七天.

[all大勋]日常小短文.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真的是小短文.

因为真的懒.

而且我还欠在文.


↓下面正文.


⒈胡一天VS黄明昊.


“唔.好无聊啊.”魏大勋伸了伸懒腰.起身.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手机.

过了好一会.空气中一丝散发出尴尬的气息.

“你们怎么都不理我啊.”魏大勋放下手机.委屈巴巴的说到.

“哥.我们去吃饭吧.我刚刚在网上看了.这家不错.”

胡一天把手机递到魏大勋手上.

“唔.火锅啊……”魏大勋愣住了.

“哥怎么啦.”胡一天想不通.不是挺喜欢吃火锅吗.

“勋.上火了.你怎么当的男朋友.这都不知道.”黄明昊翻了个白眼给胡一天.转头冲魏大勋笑了笑.“勋.我们去吃这家中餐吧.听...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真的是小短文.

因为真的懒.

而且我还欠在文.


↓下面正文.





⒈胡一天VS黄明昊.


“唔.好无聊啊.”魏大勋伸了伸懒腰.起身.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手机.

过了好一会.空气中一丝散发出尴尬的气息.

“你们怎么都不理我啊.”魏大勋放下手机.委屈巴巴的说到.

“哥.我们去吃饭吧.我刚刚在网上看了.这家不错.”

胡一天把手机递到魏大勋手上.

“唔.火锅啊……”魏大勋愣住了.

“哥怎么啦.”胡一天想不通.不是挺喜欢吃火锅吗.

“勋.上火了.你怎么当的男朋友.这都不知道.”黄明昊翻了个白眼给胡一天.转头冲魏大勋笑了笑.“勋.我们去吃这家中餐吧.听说他们家好吃又清淡.”

“好啊.”魏大勋看了看钟.“我们出发吧.”

NO 1.黄明昊胜.


⒉白敬亭VS魏晨.

“唔……吃的好饱啊.”魏大勋拍拍肚子.懒懒的瘫在椅子上.翻着手机.“等下我们去哪玩呀.”

“去看电影吗.”白敬亭翻着手机.看最近有什么电影.“恐怖片要看吗.最近似乎只有恐怖片.”

“看.我要看!”魏大勋兴奋的说.

……

到了影院.取完票.就纠结起位子来.

“小白.来到哥旁边来.”魏大勋兴冲冲的说道.

白敬亭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做到了魏大勋的旁边.

大家都可怜巴巴的望向魏大勋.

“旁边一个位置的话.就哥哥坐吧.”魏大勋思考了一会儿说.

……

可怕部分要到了.机会终于到了.

白敬亭时不时地看向魏大勋.寻找在机会.

这时.魏晨捂住魏大勋的眼睛.“这里有出现鬼哦.好可怕的.所以不要看了..看到会吓到哦.”

魏大勋也顺着魏晨.靠在魏晨的肩上.

NO 2.魏晨胜.


染着七天.
all大勋的小短文写完啦.(•...

all大勋的小短文写完啦.(•̀⌄•́)
喜欢点个关注扒.

这里染七.
认识一下扒.

all大勋的小短文写完啦.(•̀⌄•́)
喜欢点个关注扒.

这里染七.
认识一下扒.

染着七天.

这里染七.
我也来凑热闹啦.(•̀⌄•́)
占tag致歉.
标签是可以写的CP.
到了会发评论里.
基本不可能到啦.

这里染七.
我也来凑热闹啦.(•̀⌄•́)
占tag致歉.
标签是可以写的CP.
到了会发评论里.
基本不可能到啦.

染着七天.

[all大勋]童话.1.

耗了一天的时间.

好吧好吧.

我决定必须来产粮了.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请疯狂给我寄刀片.

感谢啦.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第二章人物会很乱.

此文章过度沙雕.

↓下方正文.

“小红帽.小红帽.头戴一顶小红帽.我是快乐的小红帽.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乐的小红帽.”

勋红帽唱着自编自唱的歌.蹦蹦跳跳的走向外婆家.

“啪叽.”勋红帽被一个庞大的物体绊倒了.

孝敬外婆的食物全撒了.勋红帽一下子来气了.

“你tm什么个鬼东西.知不知道老子.

呸知不知道这东西.是大小姐我拿去孝敬你姑奶奶的.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说着朝那东西踹了几脚.你个傻逼玩意...

耗了一天的时间.

好吧好吧.

我决定必须来产粮了.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请疯狂给我寄刀片.

感谢啦.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第二章人物会很乱.

此文章过度沙雕.

↓下方正文.

“小红帽.小红帽.头戴一顶小红帽.我是快乐的小红帽.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乐的小红帽.”

勋红帽唱着自编自唱的歌.蹦蹦跳跳的走向外婆家.

“啪叽.”勋红帽被一个庞大的物体绊倒了.

孝敬外婆的食物全撒了.勋红帽一下子来气了.

“你tm什么个鬼东西.知不知道老子.

呸知不知道这东西.是大小姐我拿去孝敬你姑奶奶的.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说着朝那东西踹了几脚.你个傻逼玩意.

灰狼黄揉揉眼睛.一脸懵逼.自己不就睡个觉嘛.

哪里惹到这个小姑娘了.不过这个小姑娘挺可爱的嘛.

“小姑娘.我们好好聊聊呗.何必动手呢.”

“你tm.”勋红帽一下子又来气了.不过又想了想.

“哎呀.我的脚.都是因为你刚刚把我摔的.”

说着还憋出了几滴眼泪.

“没事吧.”灰狼黄一下子急了.这可咋整啊.

我他妈装都装累了.这只灰狼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要不然你背我去吧.”你个傻逼玩意.真的是有傻.

“好吧.”灰狼黄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小红帽坐在狼背上.惬意急了.

可灰狼黄.是真的好累.摇摇晃晃晕晕乎乎的.

这小屁孩怎么这么重!

“啪叽.”很不幸.

我们的勋红帽一下子从狼背上摔了下来.

一头栽进了花丛里.起来时.满头的花.满身的叶子.

“你……你……是脑子有坑吧.”勋红帽看着自己.

哇的一下哭了.

“美丽的姑娘.你怎么哭啦.”

这时.黄仙女及时的赶来了.

“我……我还要去外婆家.可……可……可我的衣服

我孝敬外婆的东西.哇……呜呜……”

“没事.我亲爱的姑娘.让我来帮助你吧.”

“乌卡拉卡.小魔仙全身变.呸.抱歉.说错咒语了.”

黄仙女尴尬的笑了笑.

“我的天.王子会见了都控制不住.”

什么狗屁咒语.勋红帽无语.

“好了.不错嘛.”黄仙女满意的打量了一下.

勋红帽.不对.现在应该是勋白雪了.看了看自己.

金色的头发.红黄蓝三原色的裙子.水晶鞋.

篮子里好看的蛋糕.香香的酒.

好像还行.坐上南瓜车.突然意识到.

“哪来的南瓜车.”

“是大灰狼变的哦.”黄仙女回答.

“对了.十二点一定要回来啊.

衣服会在那时变回去.发型也是.”

“知道了.”勋白雪敷衍着.

“真是个啰嗦婆.”小声逼逼.

过了好久.终于到了.

勋白雪下车.望着眼前的王宫感叹到.差点都哭了.

“原来我也有个有钱的外婆啊.”

-ONE.END.

翎羽

一个出租车司机的生活(明侦篇5)

“师傅去无忧客栈。”一个男生拉着一个戴帽子的男人从火车站出来上了我的车。

我听到这个地点愣了一下想起来好像以前也有个人从火车站去无忧客栈的:“无忧客栈不是关了吗?”我这个人就是记忆力好没办法╮( •́ω•̀ )╭

“没有吧……”男生点开手机给我看了位置。

“这不是头号玩家吗?”我边启动车边说,“旁边不就一个客栈吗?好像是叫魏了谁?”

“嗯?”我看到男生看向男人脸上带着疑惑。

男人将帽子摘下来拨弄了下头发:“咳咳,是谁不是睡。我一个酒店试床员没那么多钱的。”

“那民谣哥不还是开了家客栈叫魏了谁吗?”男生低头弄着手机,“反正你也有盈利抽成。”

“这不是自家弟弟开的吗,不要白不要了。”...

“师傅去无忧客栈。”一个男生拉着一个戴帽子的男人从火车站出来上了我的车。

我听到这个地点愣了一下想起来好像以前也有个人从火车站去无忧客栈的:“无忧客栈不是关了吗?”我这个人就是记忆力好没办法╮( •́ω•̀ )╭

“没有吧……”男生点开手机给我看了位置。

“这不是头号玩家吗?”我边启动车边说,“旁边不就一个客栈吗?好像是叫魏了谁?”

“嗯?”我看到男生看向男人脸上带着疑惑。

男人将帽子摘下来拨弄了下头发:“咳咳,是谁不是睡。我一个酒店试床员没那么多钱的。”

“那民谣哥不还是开了家客栈叫魏了谁吗?”男生低头弄着手机,“反正你也有盈利抽成。”

“这不是自家弟弟开的吗,不要白不要了。”

男生白了一眼没有说话。

“两位这是认识那个魏了谁那个老板了?”我好奇的问了一下。

“是啊。”男生将手机放下来,“那个老板是旁边这位的弟弟。还有你是认识民谣哥吗?”

“额……不算吧,但我记得我拉过一个人也是从火车站到那里的。那时候无忧客栈还有呢。好像是姓白来的?”那个魏民谣,可能就是那个黑马甲白半袖的男生了。

“那就是书书了。”那个男生笑了起来露出了虎牙转头冲向男人,“嘿,我说的怎么样,书书肯定回来了!民谣哥才不会弄什么密室逃脱破案的店的。愿赌服输,一会儿陪我去头号玩家玩吧。”

“你这样说我弟,就算输了我也不去了啊!”

男孩佯装严肃:“魏老师,出尔反尔是不对的!”

“咱俩的赌约是什么来的?”

我看着魏了睡气定神闲,也有点好奇,但还是没有敢问出口。

“‘如果店是书书开的我陪你去,如果不是,就帮民谣的忙’没什么不对啊。”

我清晰的看到魏了睡露出狡猾的笑容,我也明白这个文字游戏是什么鬼了:“额……我插句嘴。他没有说陪你去店里玩。”

“Bingo!”魏了睡鼓起掌看着我,“柴柴,我遵守赌约陪你去看没说要去玩啊。”

“魏老师你个糟老头子坏的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

我看看魏了谁客栈又看了看后面聊的激烈的两个人有些无奈。我好想插嘴我插不进去啊!

深吸一口气声音稍微提高了下:“那个!”两人停了下来,看看我又看看窗外。

“到了。”

付完钱后男生问我:“师傅,你要不要来玩玩。”

“你别为难人家了。”我看看魏了睡有些无奈,“抱歉啊,这孩子就是这样。”

“没事,正好歇歇。我找个地方停车。”

停好车我进到魏了谁客栈,这个客栈本来就不是很小,又有了一部分原来无忧客栈的房间变得更大了。

“唐师傅?”

我笑了笑,看样子这个书书记忆力和注意细节方面都很厉害,微信支付那个名字还记着。伸出手:“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你好,重新介绍一下,唐宋。”

“白读书。”白读书伸出手握了握。

“甄刘,和他们一样叫我柴柴就好了。”

我点点头看向另外两个人:“这两位不用介绍了。我猜出来了,老板是魏民谣,另一个是魏了睡。”

“听我和柴柴聊天知道的吗?”

我没有说话,点点头。

“聊天真的是一个容易泄露信息的行为。”柴柴撅起嘴。

“走吧,正好五个人也能玩一小会儿,直接去密室那部分吧,其他的咱也玩不了。”白读书走到柴柴旁边使劲揉了揉他的头,“不许给我透露内容给你推理群的朋友啊!”

“才不会!”

“哥。”我视线从白读书和柴柴那里看向魏民谣。

“嗯?”

“回来了就别走了,我养你吧。”

“是我养你还是你养我?”魏了睡给魏民谣一个白眼。

魏民谣挠了挠头:“用你的话来说,看破不要说破好不好!”

魏了睡揽住魏民谣:“不好。但哥可以罩着你。”

感觉怎么自己又亮了呢,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说实话我怎么感觉这篇cp向偏了呢……我都快不敢打tag了。算是小小补偿你们两个了 @安之念之  @温吞世俗. (第一篇同人就是留白,然后弄死了╮( •́ω•̀ )╭)

魏了睡和甄刘基本就是我和柴柴(安之念之,我们在群里真的叫ta柴柴,ta和书书真的叫我魏老师)在群里各种怼啊闲聊的状况,不过我现在是被怼那个【蹲地画圈】

染着七天.

[all大勋]童话.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白雪公主.

原来是想让小白当公主的.

后来突然记起小魏饰演过白雪公主.🌚🌝

魏大勋饰公主.勋白雪.

白敬亭饰̶̶̶̶̶̶̶̶̶̶王后.白王后.

魏晨饰国王.魏国王.

王源饰王子.源王子.

小红帽.

魏大勋饰小红帽.勋红帽.

黄明昊饰大灰狼.嗯……没有名字.

白敬亭饰猎人.白猎人.

魏晨饰外婆.魏外婆.

灰姑娘.

魏大勋饰灰姑娘.魏姑娘.

魏晨饰爸爸.魏爸爸.

胡一天饰坏妹妹.胡妹妹.

白敬亭饰王子.白王子.

黄明昊饰仙子.黄仙子.

青蛙王子.

魏大勋饰小公主.魏公主.

魏晨饰国王.魏国王.

白敬亭饰王子.白王子....

这里染七.
了解一下扒.

白雪公主.

原来是想让小白当公主的.

后来突然记起小魏饰演过白雪公主.🌚🌝

魏大勋饰公主.勋白雪.

白敬亭饰̶̶̶̶̶̶̶̶̶̶王后.白王后.

魏晨饰国王.魏国王.

王源饰王子.源王子.

小红帽.

魏大勋饰小红帽.勋红帽.

黄明昊饰大灰狼.嗯……没有名字.

白敬亭饰猎人.白猎人.

魏晨饰外婆.魏外婆.

灰姑娘.

魏大勋饰灰姑娘.魏姑娘.

魏晨饰爸爸.魏爸爸.

胡一天饰坏妹妹.胡妹妹.

白敬亭饰王子.白王子.

黄明昊饰仙子.黄仙子.

青蛙王子.

魏大勋饰小公主.魏公主.

魏晨饰国王.魏国王.

白敬亭饰王子.白王子.

友情客串.黄明昊饰小金球.

文风可能会沙雕起来.
各种混在一起.

上面的人设有问题可以提啊.

灰姑娘还有几个人选诶.
有人推荐一下吗.
或者推荐一下还有什么童话.
谢谢啦.

彻底决定了就更啦.

染着七天.

[all大勋]七夕车.

_染七

了解一下扒.

七夕车.

迟到了.抱歉.

5p啊.

cp洁癖勿看啊.

ooc预警.

勿上升本人.

内含.

女装play.

道具play.

捆绑play.

评论见链接.

_染七

了解一下扒.

七夕车.

迟到了.抱歉.

5p啊.

cp洁癖勿看啊.

ooc预警.

勿上升本人.

内含.

女装play.

道具play.

捆绑play.

评论见链接.

染着七天.

[七夕甜文.]all大勋.(⑉°з°)-♡

七夕来颗🍭啦.

这里染七呀.
了解一下.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下方正文.↓
请慢用.
这一大堆的狗粮.

今天似乎街上很热闹呢?

又是什么节日吗?

魏大勋思考着.走进了一家饰品店.

“欢迎光临,您是为爱人买七夕礼物的吧.您可以看看这个保温杯哦.最近很多人买的.”导购员带着魏大勋来到一个柜台前.

啊?七夕节吗?礼物吗?就算买了也不知道送谁啊.

魏大勋在脑海里回想着认识的人.

嗯……好像没有诶.要不然给他们买些礼物?好吧好吧.就让我们这些单身狗互相抱团取暖吧.

唔……就这样吧.在饰品店挣扎了半天的魏大勋提着大包小包的走来出了.

嗯……为了神秘感.一个个寄出去吧!...

七夕来颗🍭啦.

这里染七呀.
了解一下.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下方正文.↓
请慢用.
这一大堆的狗粮.

今天似乎街上很热闹呢?

又是什么节日吗?

魏大勋思考着.走进了一家饰品店.

“欢迎光临,您是为爱人买七夕礼物的吧.您可以看看这个保温杯哦.最近很多人买的.”导购员带着魏大勋来到一个柜台前.

啊?七夕节吗?礼物吗?就算买了也不知道送谁啊.

魏大勋在脑海里回想着认识的人.

嗯……好像没有诶.要不然给他们买些礼物?好吧好吧.就让我们这些单身狗互相抱团取暖吧.

唔……就这样吧.在饰品店挣扎了半天的魏大勋提着大包小包的走来出了.

嗯……为了神秘感.一个个寄出去吧!

于是.一个个充满“爱”的包裹就被寄了出去.

_白敬亭

白敬亭打开包裹.

里面是一双球袜.图案上有一朵小花.

白敬亭一下就猜出是魏大勋送的了.

白敬亭“噗”的一下笑了出来.

太可爱了吧.

_黄明昊

黄明昊打开包裹.

是一个挂饰.

上面刻着“哥哥在精神上支持你.”

黄明昊一下子就脸红了.

哥哥好用心诶.

_胡一天

胡一天打开包裹.

是一个台灯.

图案是一朵花.

胡一天表示一下子就猜出是魏大勋送的了.

哥哥敲可爱诶.

_魏晨

魏晨打开包裹.

好久没有人寄包裹给我了.

里面是一个保温杯.

还有一个卡片:

“给哥哥泡茶喝的.好好喝水啊.🌸”

天.爱了爱了.

七夕节的礼物.一个饰品店通通搞定.

魏大勋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天才.

回到家.我的妈.发现一堆包裹等着自己开.

队长_为爱发电小狂鸭

#大勋🌸扫弟机&收哥机系列#


p1 刚刚换好服装没做造型时急切给哥哥指点江山的毒唯小贾


p2 温柔day总,在线宠溺


p3p4p5 双魏的台词争端?【小魏本质是颜控罢了


p6 你白敬亭还是你白敬亭【是1989我画错了懒的改了hhhhhh



想看评论嘿嘿嘿,姐妹们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是证明我的cp不孤单的象征呜呜呜



#大勋🌸扫弟机&收哥机系列#


p1 刚刚换好服装没做造型时急切给哥哥指点江山的毒唯小贾


p2 温柔day总,在线宠溺


p3p4p5 双魏的台词争端?【小魏本质是颜控罢了


p6 你白敬亭还是你白敬亭【是1989我画错了懒的改了hhhhhh




想看评论嘿嘿嘿,姐妹们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是证明我的cp不孤单的象征呜呜呜





队长_为爱发电小狂鸭

#大勋🌸明侦相关


p1 心目中明侦比较o的小魏的人设


p2 bjt你再炫耀什么


p3p4 所以其他人设谁才是最A的呢?


【本质all大勋嘿嘿嘿 天勋贾勋双魏白魏都🉑️


#大勋🌸明侦相关

 

  

 

p1 心目中明侦比较o的小魏的人设

 

p2 bjt你再炫耀什么

 

p3p4 所以其他人设谁才是最A的呢?

 


 

【本质all大勋嘿嘿嘿 天勋贾勋双魏白魏都🉑️

 

 

 


🍺入愁肠.

【大哥24h/19:30】烟火

魏之远俯首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三点整。于是他抬头看向一旁在认真写写画画的魏谦,最近他参与了几个学科研讨会,做的笔记有时候不全面,研讨会上写完了回家还得再删删补补。

 

魏之远眯着眼睛看他,从他的俊美的侧脸到他的脖颈,从他的脖颈到撒了一片阳光的小臂……他视线逡巡许久终于又落回魏谦的脸。魏谦早就发觉他盯自己盯半天了,旋即回头看他:“干嘛呢?”

 

“看看你。”魏之远咧嘴一笑,尔后朝着他哥身旁凑,“明儿个过年,哥,你陪我去订套西装吧。”

 

魏谦一下也没弄明白要过年和定西装有什么关系,自宋离离结了婚之后大年三十都是轮流着过,去年是在魏谦这边过的,今年就回公家...

魏之远俯首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三点整。于是他抬头看向一旁在认真写写画画的魏谦,最近他参与了几个学科研讨会,做的笔记有时候不全面,研讨会上写完了回家还得再删删补补。

 

魏之远眯着眼睛看他,从他的俊美的侧脸到他的脖颈,从他的脖颈到撒了一片阳光的小臂……他视线逡巡许久终于又落回魏谦的脸。魏谦早就发觉他盯自己盯半天了,旋即回头看他:“干嘛呢?”

 

“看看你。”魏之远咧嘴一笑,尔后朝着他哥身旁凑,“明儿个过年,哥,你陪我去订套西装吧。”

 

魏谦一下也没弄明白要过年和定西装有什么关系,自宋离离结了婚之后大年三十都是轮流着过,去年是在魏谦这边过的,今年就回公家去了。魏谦心想反正也没什么事,西装么,应该也是上班要用一类的,没多想就跟着魏之远出了门。

 

坊街有一家西装特制店,装横设计颇带旧西方的韵味,两人推门而入,木质门框发出吱呀一声响。魏之远随着店员进去看布料,魏谦干脆在沙发上坐着。不得不说,魏之远身材的确是好,匀称,线条有力,腰背挺直。魏谦眯着眼睛看他,魏之远认认真真挑布料,像是注意到他的视线似的,抬眼与他视线相撞,尔后抿嘴一笑。

 

魏谦蓦地回头假装在看茶几上的报纸,魏之远心里美滋滋地继续挑布料,一边挑一边道:“这种扣……诶,对,就这种款。布料要这种也行……纯羊毛有吗?我看看。”

 

店员递给他一套布料,在魏之远伸手摸时还不忘推销:“这种布料很不错的,先生。你可以让你的朋友也买一套西装啊!”

 

魏之远闻言眉头一挑,旋即笑了,他喊:“哥。”

 

魏谦耳根子红一片,压根儿头都没回:“唉,什么事?”

 

魏之远轻声笑道:“过来看一眼布料。”

 

魏谦这才起身到他身旁,试了试布料,尔后抬眼对他说:“唔,不错啊。就这套?”

 

“嗯。”魏之远道,继而好似不经意间地问他,“哥,你喜欢什么颜色?”

 

魏谦下意识回他:“黑色吧。”

 

魏之远将布料递还给店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铃儿响叮当之势道:“一套深蓝一套黑,都用这种布料,同款,替我给这位先生量一下尺寸。”

 

魏谦闻言不由得一惊:“不是……我要一套干什么?”

 

魏之远的眼睛略大,眼型偏向杏核眼,朝你看的时候像两溜杏圆儿,眯着眼睛笑时像弯弯的月,他说:“我喜欢。”

 

魏谦:“……”

 

饶是魏谦此时也得顺着他走了,店员拿了卷卷尺来给魏之远量尺寸,要给魏谦量的时候却被魏之远打断了:“唉,我来吧。”

 

于是魏之远认认真真地给魏谦量尺寸,魏谦站着任他量,卷尺绕过魏谦腰线,魏之远还有意无意地蹭了蹭他的腰,被魏谦不动声色地一拍:“好好量。”

 

魏之远笑着继续给他量,时不时去看魏谦的脸。魏谦整个五官生得最好的是鼻子,鼻梁挺拔,眉骨颇高,剑眉内双,长得讨人喜欢,特别是讨魏之远喜欢。不过魏之远想了想,长得什么样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人名字叫魏谦。

 

订完西装后时间也差不多该吃饭了,魏谦本来打算回家吃,魏之远眨巴眨眼说要带他去外面。魏谦没多想,也就跟着人去了。

 

两人吃完饭来算下也是八九点,魏之远问他:“哥,看场电影?”

 

反正明天过年,放纵一把也没什么事。魏谦应道:“可以啊,你想看什么?”

 

“最近新上了一部恐怖片。”

 

“……”

 

“评分挺高,好像挺好看的。”

 

“……”

 

“哥。”

 

“……买六排的票差不多了。”

 

看完电影魏谦只觉得脑门子一阵疼,送魏之远去国外学会的不是脱衣技巧就是外国恐怖技能点,事到如今魏谦都觉得后悔了。倒是魏之远看上去很开心,一路拉着魏谦的手都不放,魏谦无奈哄他:“开心了吧,回家去?”

 

魏之远垂眸看他,咧嘴一笑,呵出的气都变成白雾,他神神秘秘地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开车带他上了山,寒风凛冽,魏之远抬手给魏谦围了个围巾。魏谦出来吃了一肚子西北风,没懂魏之远想干嘛,却在开口问前被他打断了话音:“这儿能看见市中心放的烟花。”

 

魏谦一愣。

 

只见魏之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接着道:“这地方我还找了挺久的。”

 

魏谦没说话,魏之远就兀自说道:“你还记得吗?我在国外那会儿,有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我以为会是小宝接的,没想到是你。”

 

“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中了奖一样,我特别高兴,和你聊了好久,十二点的时候响了烟花声,所以我没听到你最后一句话。”魏之远说着,指尖缓缓指向零点,市中心冲天而起一束巨大的烟花,四周群星拱月地升起一些小的,魏之远轻声说,“不过那一句话都不重要了。”

 

“虽然现在我没在国外,但是我还是得打个电话。”魏之远说,右手做话筒状,他眯着眼笑,看着面前被烟花光芒映得绚烂的魏谦,“叮铃铃,魏先生,在吗?”

 

魏谦笑了笑,纵容地陪他玩这个游戏:“唉,在呢。什么事?”

 

魏之远旋即一笑,灿如烟火,他说:“没什么。”

 

“就是告诉魏先生,魏先生特别喜欢你。”

 

CG5Grey

【梅雨季】 双魏

※魏来×勋外卖

※改人名是为了避嫌

※有婚内出轨情节

※BE警告

※三观不正慎入!


全文:

※魏来×勋外卖

※改人名是为了避嫌

※有婚内出轨情节

※BE警告

※三观不正慎入!


全文:

花花和山山

玫瑰玫瑰(all大勋)

又被pb了……

我就简单放链接好了

微博:https://m.weibo.cn/5490874134/4396473019970806

民国夜总会头牌梗,小魏中心向各种cp,注意避雷

又被pb了……

我就简单放链接好了

微博:https://m.weibo.cn/5490874134/4396473019970806

民国夜总会头牌梗,小魏中心向各种cp,注意避雷

丁香小笼包

【明侦AU】后宫大侦探(59)

写在前面一定要看:
1.仿《镜花缘》中女儿国设定,男性女性社会身份对换,文中皇帝及朝臣均为女子,后宫中人均为男子。
2.不要问我皇帝是谁,她只是一个没有姓名的大猪蹄子。
3.披着后宫外衣的明星大侦探AU,有角色黑化,OOC算我的,不许上升真人。

这个答案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陈舞蹈是吴修仪的掌事,刚才一片忙乱中,刘传单晚了一步才想起派人去向吴修仪报丧,并让那人顺便调查陈舞蹈当晚行踪,此刻尚未回转。想不到吴修仪人还没到,嫌疑倒是已经上了身。
“好啊,今天朵云馆还真是热闹。想必吴修仪一会儿就到,正好问个明白。”何皇后冷笑道,又看向刘传单,“刘掌正还有什么话要问的,继续问吧。”
刘传单想了想,转身问向白大神:...

写在前面一定要看:
1.仿《镜花缘》中女儿国设定,男性女性社会身份对换,文中皇帝及朝臣均为女子,后宫中人均为男子。
2.不要问我皇帝是谁,她只是一个没有姓名的大猪蹄子。
3.披着后宫外衣的明星大侦探AU,有角色黑化,OOC算我的,不许上升真人。

这个答案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陈舞蹈是吴修仪的掌事,刚才一片忙乱中,刘传单晚了一步才想起派人去向吴修仪报丧,并让那人顺便调查陈舞蹈当晚行踪,此刻尚未回转。想不到吴修仪人还没到,嫌疑倒是已经上了身。
“好啊,今天朵云馆还真是热闹。想必吴修仪一会儿就到,正好问个明白。”何皇后冷笑道,又看向刘传单,“刘掌正还有什么话要问的,继续问吧。”
刘传单想了想,转身问向白大神:“请问顺容殿下,为何深夜独自一人到朵云馆去?”
白大神平静回答:“我说过了,是有人叫我去的。”
“是谁邀约?”
“不知道。”
“那邀约是怎么下的,有人传话吗?”
“有人投书到我房间。”
刘传单眼前一亮:“投书?信在哪里?”
白大神自袖中取出信笺,放在手边茶几上。刘传单拿起展开,信上的寥寥数语将白大神不顾禁足夤夜赴约的原因说得很清楚,只是没有署名,看来很是神秘。
“所以殿下除了陈掌事外,没有见到旁人?”刘传单再次确认,见白大神默然点头。
刘传单在心里直叹气。白大神虽然有书信为证,但信上没有署名,他又没有其他人证,眼下情况对他仍是极为不利。
何皇后也读了这封信笺。他面上难辨情绪,深深地看了白大神一眼。
吴修仪到来的时候吊着胳膊,把众人吓了一跳。他神情慌乱,一进门就直嚷嚷:“陈舞蹈的死跟我可没有关系啊!”
“你的手怎么回事?”何皇后听了吴修仪那莫名其妙的开场白一愣,先过问起他的手。
“微臣……微臣有罪。”吴修仪答非所问,在何皇后面前跪倒,似是受了惊吓的样子,“微臣宫中出了逆贼,都是微臣用人不察的缘故!”
“逆贼?”何皇后更是惊讶,“谁是逆贼?”
“是陈舞蹈,他,他原来是甄逆的首领!”吴修仪叫道,“微臣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本《甄药辑录》!”
何皇后神色大变,“你确定?”
吴修仪俯首道:“微臣不敢说谎,是他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还说……还说半年前的司苑案和最近司正房的案子都是他做的!”
突然从吴修仪口中印证了自己对那两案的猜测,刘传单觉得有些猝不及防,一个疑问脱口而出:“陈舞蹈为何这么爽快地承认了?”
吴修仪闻言,竟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在他那里被他撞了个正着,他一下子就承认了,然后就威胁我……他要我晚上到朵云馆去,不然就说我是有意包庇他,要拉我一起下水!”
“殿下不过是他的主子,硬要说殿下包庇他,也有点牵强了。”刘传单评价道。
“你去年冬至宴上遇险,被陈舞蹈所救,后来你就抬举他做了掌事。他从一个舞伶扶摇直上,在旁人看来跟你必定是同心一体。”何皇后了然说道,“他就是用这个理由说你包庇他,是吧?”
“是的。”吴修仪听何皇后这么一说哭得更凶了,“殿下明察啊,微臣真的跟他没有关系的……微臣就是看他跳舞跳得好,一时草率就升他做掌事……以后微臣再也不敢这么鲁莽了……”
何皇后又问:“那他约你去朵云馆做什么?”
“微臣不知道。”吴修仪直摇头,“当时微臣吓懵了,也不敢告诉别人。可是等到了朵云馆,微臣发现陈舞蹈已经死了。微臣现在后怕,陈舞蹈深更半夜叫微臣去这么偏僻的地方,恐怕是想灭微臣的口!”
陈舞蹈要致吴修仪于死地,必定会给自己惹麻烦。刘传单觉得吴修仪的猜测太过夸张,但想到陈舞蹈本人就这样死在了朵云馆而且无人目击,又对吴修仪的话认同了几分。
“所以你是到过朵云馆,并且看到的陈舞蹈已经身亡?”何皇后问道。
“对。陈舞蹈约的时间是戌正三刻,微臣到那里还算准时,看到他已经倒在地上了。”
何皇后微微颔首。“你身上有伤,别站着了,落座吧。”何皇后关照了一句,“对了,你还没回答本殿之前的话,手怎么伤的?”
“晚膳时候摔的。”吴修仪羞赧低头,“微臣被陈舞蹈威胁后一直神思恍惚,一个不小心就摔了一跤。”
“叫御医看过了吧?”何皇后目光掠过吴修仪臂上包扎,“有没有伤着筋骨?”
“谢殿下关心,让魏医士来诊治过了,说是裂了骨头。”吴修仪泪痕未干,说到伤势又苦了脸,“最近一个月都不能用这只手了。”
“这么严重?”何皇后吃了一惊,“伤筋动骨可是大事,要是没养好后患无穷。你先回去歇着吧。”
吴修仪忙谢恩告退。他临走时看了白大神一眼,后者却寂然独坐,似乎正在出神。
“夜深了,今日就先到这里。”何皇后说着,钟漏的声音也恰在此时响起,“这次的案子涉及两位九嫔,事情的轻重你们都明白,本殿希望早些看到结果。”
“殿下放心,臣等必定全力以赴。”刘传单此时脑中思绪万千,他还不想就此休息。
“白顺容,你也先回宫去吧。”何皇后不假辞色地看向白大神。
白大神亦起身告退。在踏出大门的时候,他听到刘传单的声音远远飘过来:“皇后殿下,微臣有话想单独禀告。”
刘传单的话是在跟着何皇后到了中宫书房才说的。房内没有旁人,刘传单将白大神的信笺摊开放在何皇后书案上,然后说道:“微臣斗胆,想请殿下把那封约您上无忧阁的书信拿出来让微臣看一看。”
刘传单从撒微笑那里得知了司苑案的诸多细节,这其中也包括何皇后收到的那封信。他没有亲眼见过这信,可现在他迫切地想看一眼。
何皇后有些意外,但还是走到书架前,将信取出递给了刘传单。
两封信并列在书案上,刘传单屏息细看,眼中逐渐绽放出兴奋的光采。“这两封信的笔迹是一样的!”
何皇后闻言,连忙看了过来。虽然都只有只言片语,但结果已经十分明显。两封信出自同一人之手,而且就目前看来,极有可能就是陈舞蹈。
“陈舞蹈承认司苑案是他所为,那么约殿下的信多半也是他写的。”刘传单将这个判断说了出来,“微臣可以去找陈舞蹈的笔迹,拿来做个比对。”
何皇后未置可否,只是看着面前两封信。刘传单想了想,又说道:“所以,这次约白顺容到朵云馆去的人,也是陈舞蹈。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前一后约了吴修仪和白顺容去那里,又不知是谁先人一步把他给杀了。”
“你觉得吴所谓和白大神都是清白的?”何皇后突然问道。
“吴修仪手上有伤,没法勒死陈舞蹈。白顺容晚于吴修仪到的朵云馆,根据他二人所说,陈舞蹈都是在他们到达之前就已经身亡,那么除非他们串谋,否则白顺容也不可能是真凶。”刘传单分析道,“但是这些还不足以成为最可靠的证据。目击者太少,没有人能够提供其他佐证,微臣并不知道二位殿下究竟到过几次现场以及到达的准确时间。因此,清白与否,微臣不敢妄言。”
何皇后浮起一个浅淡笑意:“你倒是谨慎。”
“行有司之事,微臣必须严谨。”刘传单正色道。
次日,陈舞蹈遇害一事传遍了后宫,与此同时,两道懿旨也下达了。
懿旨令修仪吴所谓居于己殿静心养伤,无旨不得外出;又以顺容白大神禁足期间私自外出为由,将其降为婕妤。
一被禁足一被降位,后宫中两位九嫔一夕之间都被惩罚,这自然引起众人猜测纷纷。但猜测也只能是猜测,中宫除此之外未作其他表态,司正房则又一次扎紧口风,众人只能先静待进展。
白大神接到懿旨的时候还算平静,倒是大掌事反应很激烈,连声说“殿下怎么可能是凶手”。白大神甚少看大掌事这样急躁,免不了劝了他两句:“没有人这么说,皇后只是因为我偷跑出去才降我的位。”
私绑嫌疑人扰乱京兆府审案在先,违背禁足令牵涉重案在后,要是严格论起来,这些罪过足够白大神进冷宫了。降位仍算是薄惩,这一点白大神心知肚明。
但这并不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事实上从白邮差出事到现在,连番打击已让他心力交瘁。白邮差的案子没有新的进展,他又入了别人的陷阱,如今好似蛟龙困浅滩,没有方向亦无法施为。
这样捱了一日,后宫中又传言白婕妤忧愤成疾。想想也是,原本圣宠正隆的顺容殿下几天之内连遭丧父、禁足、降位一连串打击,就算是再刚强也会撑不住的。众人想起白大神入宫以来一路的春风得意,不禁又唏嘘了几句世事无常。
魏什么来看白大神的时候,正好遇到魏了谁从里头诊了脉出来。“哥,白大神怎么样啊,病得严重吗?”朵云馆案发当晚他没有被允许跟去现场,直到次日懿旨下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中焦急却又无计可施,直到现在才奉命替何皇后来探视白大神。
“吃多了不消化,再就是有些上火,没什么大事。”魏了谁边走边答,坐到外间写药方。
“吃多了?”魏什么听得目瞪口呆,“他胃口这么好的吗?”
“心情不好不见得就是不吃不喝,也可能是暴饮暴食。”魏了谁解释道,“听说白大神昨天一晚上吃了两桶坚果四包薯片外加三碗麻辣烫,要不是大掌事拦着还差点叫了火锅吃。”
“现在他心里憋着火呢,吃这么些东西还不得烧着了啊。”魏什么说了一句,却又注意到魏了谁似乎有些神情委顿,“哥你好像气色也不大好啊,怎么了昨天晚上值班吗?”
魏了谁摇头,淡淡答道:“没事,最近有点忙,没休息好。”
“是啊,你们太医院的招新本来就够你忙的了,今天我还听皇后跟那个刘传单在说,吴修仪的手都是你给治的。”魏什么说着,看魏了谁写完了药方就赶紧接过来,“来来你先歇会儿,抓药熬药的事我让别人去。”
“我去吧。”大掌事走了过来,“魏尚仪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快去看看白婕妤吧。”
一声“白婕妤”听得魏什么心里直叹气,“好不容易”四个字也是无比辛酸。魏什么忧心忡忡地走进内室,就看到白大神面朝里躺在床上,背影看上去格外清癯。
“小白……”魏什么走过去,轻轻叫了一声。
然后他看到白大神转过身来,额头上敷着的湿帕子将掉未掉,手里还抓着华容道。“诶,你来啦?”
垂死病中惊坐起,不忘华容道升级。就冲这,白大神也不会轻易被打败。魏什么不由得长舒一口气,露出欣慰笑容。

不知所卫

活该

挂了重发

双魏

魏国王x勋白雪(女)

三观不正,黑

bg车有

走这儿

挂了重发

双魏

魏国王x勋白雪(女)

三观不正,黑

bg车有

走这儿

翎羽

【魏来×勋外卖】垃圾分类?明明是狗粮!

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那么沙雕的,虽然之前《捉迷藏》有一点,但就那一点,毕竟主体不在那里。这次是真·沙雕。垃圾分类梗(估计我们这早晚的事了)和魔仙语梗都用上了,沙雕效果应该够了吧……

“好烦啊,这垃圾怎么分啊。什么时候垃圾分类那么麻烦了!我自己都快成了个垃圾了!”勋外卖放下手里的带子刚要挠头的手就被人拉住了。

“嘿,刚弄完垃圾还挠头,还不赶紧去洗手。”魏来嫌弃的将他的手放下,打了打自己衣服。

勋外卖撇撇嘴:“哥,你把我叫来给你垃圾分类干什么,而且还不对我好点。”

“要你寡!”

“???”恭喜喜提懵大勋花一朵。

“算了算了你赶紧去洗手吧。”魏来摆摆手将分好的垃圾拎了起...

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那么沙雕的,虽然之前《捉迷藏》有一点,但就那一点,毕竟主体不在那里。这次是真·沙雕。垃圾分类梗(估计我们这早晚的事了)和魔仙语梗都用上了,沙雕效果应该够了吧……

“好烦啊,这垃圾怎么分啊。什么时候垃圾分类那么麻烦了!我自己都快成了个垃圾了!”勋外卖放下手里的带子刚要挠头的手就被人拉住了。

“嘿,刚弄完垃圾还挠头,还不赶紧去洗手。”魏来嫌弃的将他的手放下,打了打自己衣服。

勋外卖撇撇嘴:“哥,你把我叫来给你垃圾分类干什么,而且还不对我好点。”

“要你寡!”

“???”恭喜喜提懵大勋花一朵。

“算了算了你赶紧去洗手吧。”魏来摆摆手将分好的垃圾拎了起来,“我把垃圾倒了去。”

“哦,那谢谢成功人士了!”勋外卖笑着走向洗手间。

“回来有你好看的!”魏来将门关上下了楼。


“哥,你要干嘛!”勋外卖看着将自己扑在床上的魏来有点意外。

“你不是说你自己都成了垃圾了吗?”魏来将勋外卖新换的衣服一件件解开扔在地上,虽然那是他自己借给勋外卖的衣服。

“那是比喻好吗!”

“是吗?难道你没被外卖公司开除吗?”

勋外卖一下子想起了洁白的纸张在自己头上散开的场景。

“你就是个废物、垃圾,而且是不可回收的垃圾!看看你这个月的差评!我们公司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你另寻他处吧!”

“哼!”

“你们老板不重视你,认为你是垃圾。而你在我这是可回收垃圾。”魏来盯着勋外卖的眼睛,“当然你这个其实不属于可回收垃圾。”

“那属于啥?”

“被伪装的收藏品。”

“噗哈哈哈哈哈哈哥你这话太没逻辑了。”勋外卖一秒破功,将魏来推开自己爬在床上笑个不停。

魏来满脸黑线的看着勋外卖,内心想的是:亏我想告白就那么被你这小子搞毁了气氛。(聊垃圾的气氛???承认吧你就是个直男!)

勋外卖笑够了转过身来冲着魏来:“哥,你要告白不用那么麻烦的!”

“嗯?”魏来有些懵,然后就被勋外卖的唇堵住了。魏来清醒过来后便揽住勋外卖的腰,占领了主动权。

过了一会儿魏来松开手看着勋外卖的双眼:“你怎么知道的?”

勋外卖笑了出来露出了两个梨涡:“雨女无瓜。”


我都在惊奇我难得写个糖。刚刚刷LOFTER突然又双叒叕刷到个吐槽垃圾分类的,脑子唰的一下有了这个脑洞就写了出来了。写文凭灵感,cp向凭想法(毕竟站的cp太多)好了,回去写作业去,高三伤不起

陈璟
OOC,大写的脑洞来源是花南烟...

OOC,大写的
脑洞来源是花南烟斋笔录的赵小医生和晨家有儿女那期的造型

OOC,大写的
脑洞来源是花南烟斋笔录的赵小医生和晨家有儿女那期的造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