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墨香铜臭

21.9万浏览    3313参与
榆余歌

关于某个翻墙还很有理的粉啊~

不是我说,宁真的是要脸啊!宁说这是反铜香墨臭的tag你凭啥不能进来?请问宁是没有学过语文吗?宁这么厉害难道不知道反讽呀!因为宁家蒸煮不就应了“铜香”“墨臭”这俩词吗?宁可真胖胖,来反mdzs的tag来说我凭什么不能进?不得不说宁这个行为值得表扬呢!毕竟翻墙死🐴,但是宁多的是呢!

不是我说,宁真的是要脸啊!宁说这是反铜香墨臭的tag你凭啥不能进来?请问宁是没有学过语文吗?宁这么厉害难道不知道反讽呀!因为宁家蒸煮不就应了“铜香”“墨臭”这俩词吗?宁可真胖胖,来反mdzs的tag来说我凭什么不能进?不得不说宁这个行为值得表扬呢!毕竟翻墙死🐴,但是宁多的是呢!


Nicholas Tes

对mxtx的一些自己的感受理解(不喜勿喷)

我以前也算是看过魔道祖师天官赐福,但自从我上次看到居然有mxtx的书迷跟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比,心里面就变味了。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是当年作者的外祖母曾经跟她提过美国南北战争的事情。书里面写的是曾经富家小姐因为战争而家破人亡,家里破落。从无忧无虑的小姐变得只知道钱。原本一直以为是喜欢那人的,可最后却在小女儿死后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人其实一直在自己身边,但已无法挽回。飘里面还有南北战争的残酷,对和平的渴望,对奴隶制的不满。揭示了当时的黑暗。作为战败的南方应该如何。这是作者毕生心血写的巨作。而mxtx那三本书我觉得第一部书作为魔主,主角实在是软弱。而第二,三部书主角感觉三观有点不正确,而且说他们惨的,其...

我以前也算是看过魔道祖师天官赐福,但自从我上次看到居然有mxtx的书迷跟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比,心里面就变味了。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是当年作者的外祖母曾经跟她提过美国南北战争的事情。书里面写的是曾经富家小姐因为战争而家破人亡,家里破落。从无忧无虑的小姐变得只知道钱。原本一直以为是喜欢那人的,可最后却在小女儿死后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人其实一直在自己身边,但已无法挽回。飘里面还有南北战争的残酷,对和平的渴望,对奴隶制的不满。揭示了当时的黑暗。作为战败的南方应该如何。这是作者毕生心血写的巨作。而mxtx那三本书我觉得第一部书作为魔主,主角实在是软弱。而第二,三部书主角感觉三观有点不正确,而且说他们惨的,其实是他们没有自己做错了。第二部难道家人反而没有才认识不久的人重要吗?因为当时就过那人,整个家都没了,他心不痛吗?虽然金丹是他剖出的,但人家金丹是怎么失去的呢?家人对你那么好,你不但不懂得感恩甚至害了人家一家。第三部,为什么父亲暴政没有劝劝自己的父亲吗?救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而毁了自己的国家。而母亲没做错什么吧!最后病死。而且当年表弟把他当作信仰而他是怎么报答表弟的,他心里觉得表弟一文不值,就应该白白牺牲。而第二部另外一人男主角因为他而顶撞把自己养大的长辈,在众人面前不顾礼教对爱人表示爱意,这没错但也要看场合吧。而第三部另一个男主角人家根本没做什么就打人家,难道爱人只是你一人的吗?在mxtx的文里,孝道,礼教一点都没表现的出来,难道亲人还没有完全不相关的人重要吗?挺奇怪的。



(第一次写评文,别喷,写的不好下唇改进,绝无为黑而黑,纯属自己的感悟,三本书都没有看完,看到一半放弃了。)


素三

毛姐姐的迷之思维

没看过魔道=肯定不是腐女。


讨厌魔道=歧视同性恋。


黑魔道=犯法


蓝曦臣跟蓝忘机的由来=有爱才能孕育生命,要是不喜欢对方,没办法有孩子。

没看过魔道=肯定不是腐女。


讨厌魔道=歧视同性恋。


黑魔道=犯法


蓝曦臣跟蓝忘机的由来=有爱才能孕育生命,要是不喜欢对方,没办法有孩子。


棠墨🌈

三生三世之十里铜香【3】

   第三章、贪欢一响

 “梦里不知,身为幽禁客。朝花落,惜凉薄。诸天神佛,请来断善恶。人心险,辩不得。”

  借着好几家之词藻,唐柒终是成了一篇词。读着,却只觉无味。委实,非自己所思所想之笔墨,无魂无魄。纵然再好,与己无感情,亦是无用。

  况而,某些窃墨者之文笔,着实让人苦恼。满篇“疼”字却疼不出个所以然,仅为凑字而已。实在可叹。

  铜钱生莲香,笔落墨却臭。

  唐柒只摇头感慨世道易变,不禁伤怀。于是向佛祈祷道:“佛啊佛,你若当真有灵,烦请来半只烤鸭五两女儿红吧。本公子饿的紧啊。”

  “此为弥勒佛,而非土地公。公子你若求些吃食,不如看看墨酬手中之物。”

  但闻其声,其人不知何处。却见一...

   第三章、贪欢一响

 “梦里不知,身为幽禁客。朝花落,惜凉薄。诸天神佛,请来断善恶。人心险,辩不得。”

  借着好几家之词藻,唐柒终是成了一篇词。读着,却只觉无味。委实,非自己所思所想之笔墨,无魂无魄。纵然再好,与己无感情,亦是无用。

  况而,某些窃墨者之文笔,着实让人苦恼。满篇“疼”字却疼不出个所以然,仅为凑字而已。实在可叹。

  铜钱生莲香,笔落墨却臭。

  唐柒只摇头感慨世道易变,不禁伤怀。于是向佛祈祷道:“佛啊佛,你若当真有灵,烦请来半只烤鸭五两女儿红吧。本公子饿的紧啊。”

  “此为弥勒佛,而非土地公。公子你若求些吃食,不如看看墨酬手中之物。”

  但闻其声,其人不知何处。却见一个油纸包自窗外飞来,烤鸭的香气便溢满了整个屋子。一壶老酒,亦稳稳当当地落了地。

  再抬眸,袁墨酬已在眼前。一身丫鬟装扮,笑意盈盈,甚为乖巧。

  心虽疑她武功深浅,吃食当前,却也顾不得多。

  于是唐柒一边娴熟的拆开纸包,一边夸赞道:“还是酬酬贴心。哪像那个老头子,还诈死来骗本公子。若有再次,他爱死不死,本公子才懒得理他。”

  “公子莫要如此,这些皆是老爷亲自吩咐墨酬送来的。老爷很疼公子呢。”袁墨酬忙打圆场。

  唐柒刚撕下一块鸭肉。闻言,便归于原处,冷面相对。

  “疼个屁。若不是看在本公子贵为嫡女。他早就像对小妹那般,打发到唐家堡中做杀手。也不知圆圆现下如何……哎呀不吃了不吃了,他送之物,怕不是下了毒!”

  唐圆圆!袁墨酬心一惊,险些叫出声来。白莲花教六护法,向来神出鬼没,独来独往。连她这位教主亦只知她欲进唐门,却未有其果。未料原是名门正派之女。

  “怎么?知本公子为女儿身,你很惊讶?罢了,有此物在身,倒也难怪。”

  唐柒不甚善理解,误认袁墨酬不识。便一把扯下假胡子,狠狠的甩在地上。

  “怪不得府中的姐妹皆唤公子为大小姐。墨酬还私下以为,老爷是喜欢女儿喜欢的紧,求不得,才……”事已至此,袁墨酬便只有顺坡下驴。

  但言尚未罢,只听门一声‘吱呀’,迎面光影,来人脸色不善。

  “恭见老爷。”袁墨酬福身行了,只暗道不好,只得装作乖巧模样。

  “何人让你来送吃食的?”唐老爷子直直盯着袁墨酬,逼问道。

  “我让她送的。饿渴之状,不可忍着,大吃大喝方才痛快。怎么?有何不对?”

  唐柒算是明了了,这小丫头有点东西。不仅武功了得,人情世故周旋的亦是不错。

  “你!”唐老爷子见着唐柒一副悠然自得之模样,更是怒不可遏。几欲扬手,倒迟迟未落。只好道:“《女戒》你可背会了?背来听听。”

  “爹,您知女儿性子的。女儿素来不愿读书。要女儿背女戒,还不如让女儿在日头蹲两个时辰的马步。”到底是理亏,唐柒语气亦软了下来。只是口中之词,仍甚是气人。

  “甚好。今儿个正儿生辰,为父特意请了个戏班子助兴的。恰是陈寒岽当角儿,郭潇溟写的本。而你尚未过门,见夫婿乃是大忌。为父正愁如何让你老实待着。”

  唐柒见唐老爷子面上缓了几分,不由嘲讽道:“爹您不必担心,我见了他二十余岁,大忌早犯了。”

  “墨酬,看着大小姐。若她不背,回来便罚你。”唐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深觉此地不可久留,拂袖而去。

  光影斑驳,照于佛像,更显光辉。袁墨酬只觉刺眼。垂眸,却见唐柒不紧不慢的拿起酒壶,浅酌慢饮。

  “酒味浓而不呛嗓,烈中透着一股醇香。初时觉辛辣,回口却甘甜,一品,便是三十年的陈酿。”

  唐七评完,便猛灌了一大口酒,道:“酬酬,你可喜听戏?”

  “说来惭愧,墨酬自小家境贫寒,戏听不得几句,倒还是感兴趣的。”袁墨酬闻言,立刻装出好一番可怜模样。

  “待本公子吃完,便带你去。女戒本公子看两眼便会了,你不必担心。郭潇溟写的话本子,虽略有借鉴他人笔墨,但文风不错,值得一观。”

  唐柒咬了口烤鸭,强行为郭潇溟辩白。复道:“外酥里嫩,皮脆而不焦,甚是好吃。定是街头那家,本公子是他家之常客。你来一口?”

  唐柒向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故而她对她信任之人,皆是一等一的好。

  白莲花教教主却是疑人不用,用人还疑。故而她再三确认唐柒未暗下毒之后,才敢上口。

  “好吃!”袁墨酬由衷夸赞道。

  “是吧,本公子怎可能骗你。”唐柒侧目,正撞上吃的满嘴油的袁墨酬的目光。嘴角不经意上扬,己不可查。

  “君不知,暗渡芳心难在怀。君不知,夜中相思难成眠。白云深,不知处,日日念却不知君何~~归”

  二人偷溜出来,戏已开场。

  只见台上那人水袖轻扬,浓墨重彩,美艳绝伦,是个丹角。一板一眼极是到位,一字一句尽诉肝肠。眸中含笑,自是温润如玉。

  唐柒适才发现,那目光所及之处。非是众人,而是台旁之座。

  此座之人,正是郭潇溟。

  再看郭潇溟,面上虽不动声色。眸中宠溺之情却早已明现。

  台上,台下。一唱,一和。好一对狗男男!

  唐柒心中暗道。戏已没心思看,只看着单看二人,一阵落寞。

  “有君之城,幻梦随风。许是浮世贪欢,只得镜水搂空。若当来生,可……”

  词未完,陈寒岽只觉头昏目眩,心口绞痛,眼前昏天黑地。一刹间,脑中竟一片空白,险些跌倒。

  “阿岽?!”郭潇溟眉头一皱,明了大事不妙。来不及顾上许多,一个飞身,便将台上人揽于怀中。

  陈寒岽意识仍有些模糊,却隐隐觉着自己双脚一轻,似被人打横抱起。便脱口而出:“少爷,莫要如此。若是被旁人看见,又要言闲话,定要骂成何体统。”

  “陈寒岽。我不怕流言蜚语,我亦不准你怕。若有旁人敢言你半句不是,我有百种方法,让他再无开口之机。”郭潇溟是又急又气。何种时候了,陈寒岽还在为他担心。

  “唐叔,右厢房可借小辈一用?”郭潇溟问道,直向那走去。

  “无妨,你尽管用便是。”唐老爷子不怒反笑,赞许道:“郭潇溟这小子,有情有义。为友赴汤蹈火,不差。”

  若不是有袁墨酬在旁拦着,唐柒当真想单怼唐老爷子。

  何为友?何为情?明眼人看不出来?

  “大小姐,要不我们……”袁墨酬盯着厢房看,言下之意,甚是明显。

  “去,我们自然要去。区区一个陈寒岽,能出甚么幺蛾子。”

  唐柒皱眉,言语之间,尽是凛冽。


白紵

这群毛毛是什么沙雕

mxtx抄袭代表

你特么一片真心喂了狗

你自己不清醒

还想劝别人都跟你一起当sb了

这群毛毛是什么沙雕

mxtx抄袭代表

你特么一片真心喂了狗

你自己不清醒

还想劝别人都跟你一起当sb了

桃子

墨香入狱二三事

突然


又想写点东西


写这种就是要不正经


-------


“哐当”


一声巨响,墨香被关进了监狱


“凭什么!我不就抄袭吗!为什么这么对我”,墨香大吼道。


旁边狱警淡淡地说“不是...你...”


墨香:“我什么我!你说啊!”


“你涉h.”


“...”


------


“起床了起床了诶”


早上5点了


墨香小声嘀咕:“md,我平时都是下午一点才起床的”


旁边一位女娃子道“没啥习惯就好”


墨香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码黄色!”那个女孩这么回答


“哦!同行!”墨香两眼发光


“你叫什么名字啊!”...

突然


又想写点东西


写这种就是要不正经


-------


“哐当”


一声巨响,墨香被关进了监狱


“凭什么!我不就抄袭吗!为什么这么对我”,墨香大吼道。


旁边狱警淡淡地说“不是...你...”


墨香:“我什么我!你说啊!”


“你涉h.”


“...”


------


“起床了起床了诶”


早上5点了


墨香小声嘀咕:“md,我平时都是下午一点才起床的”


旁边一位女娃子道“没啥习惯就好”


墨香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码黄色!”那个女孩这么回答


“哦!同行!”墨香两眼发光


“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A”(我好敷衍...)


“我叫墨香!咱俩以后一起讨论h色啊!”


“可以有!”


(食堂里...)


墨香边啃着馒头边走着


忽然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


“wcnm!”墨香开始口吐芬芳


“女人,你不长眼睛都吗!”面前那位男子这么说道。“到底是谁不长眼睛”,墨香现在心里一肚子火


“很好,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哼!”


那个男人转身走掉


小A跑了过来“小墨,你没事吧?”


墨香凑到小A耳朵旁“那人谁啊?”


小A:“唐七啊,长可帅了,被告抄袭进来的”


“哈啊?”“比抄袭能比得过我吗?”墨香不解


小A一脸八卦样“我觉得你有戏,好好把握机会”


墨香头往旁边一偏,一声冷哼“谁稀罕他?”


------

...


我需要玛丽苏


白紵

毛毛退散

(我是懒得打码的)

大晚上被毛言毛语差点辣瞎

这群毛毛怎么这么秀呢

看着mdzs说别人没文化

之前不是嫌弃priest的文太难懂

不如你mxtx“亲民”吗

现在怎么开始讲文笔了

说什么mxtx不是靠营销的

它文笔是真的好

你是该治眼睛还是治脑子呢

亲我们这边建议套餐呢

嘲讽.JPG

mdzs有没有抄袭我们暂时下不了定论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但是这个程序我们还是得走的嘛

而且毛毛们做的所谓反调色盘是什么东西啊

画个格子然后随机复制粘贴吗

真实完美的达到了让人们看出mxtx问题的目的呢

最神奇的

其实是那些

说什么

心疼mxtx这个小姑娘的...

毛毛退散

(我是懒得打码的)

大晚上被毛言毛语差点辣瞎

这群毛毛怎么这么秀呢

看着mdzs说别人没文化

之前不是嫌弃priest的文太难懂

不如你mxtx“亲民”吗

现在怎么开始讲文笔了

说什么mxtx不是靠营销的

它文笔是真的好

你是该治眼睛还是治脑子呢

亲我们这边建议套餐呢

嘲讽.JPG

mdzs有没有抄袭我们暂时下不了定论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但是这个程序我们还是得走的嘛

而且毛毛们做的所谓反调色盘是什么东西啊

画个格子然后随机复制粘贴吗

真实完美的达到了让人们看出mxtx问题的目的呢

最神奇的

其实是那些

说什么

心疼mxtx这个小姑娘的

你是在逗我吗

你这个时候怎么开始心疼小姑娘了呢

难道那些被你们侮辱人肉威胁的人里面

没有小姑娘吗

甚至他们有的还是学生

就被你们这么伤害

你与其心疼一个社会上的所谓“小姑娘”

还不如关心关心他们

而且mxtx好像是暨南大学12级的吧

这么算算

小姑娘?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小妖婆还差不多

桃子

莲藕降智排骨汤!一块钱四碗!嘿嘿!

莲!莲!莲!
莲藕降智排骨汤!
降智排骨汤!

自我们魏白莲入云梦以来

就独得江大小姐恩宠

每天一晚莲藕降智排骨汤

魏白莲告诉江大小姐要雨露均沾

可我们大小姐就是不听呀

就宠他,就宠他

每天一碗降智汤

直到来了蓝家

“哟~这不子轩妹妹吗”
“你看,自姐姐我入云梦以来就独得师姐恩宠,每天一碗降智汤,妹妹你看,我福气多大”

(哈哈哈哈哈艹)

-----------

自墨香入狱以来

就独得狱中食堂大妈恩宠

别人一碗降智汤

墨香两碗

墨香告诉食堂大妈要雨露均沾

可大妈就是不听呀

就宠她,就宠她

------

“阿羡,你跑得怎么这么快...

莲藕降智排骨汤!一块钱四碗!嘿嘿!

莲!莲!莲!
莲藕降智排骨汤!
降智排骨汤!

自我们魏白莲入云梦以来

就独得江大小姐恩宠

每天一晚莲藕降智排骨汤

魏白莲告诉江大小姐要雨露均沾

可我们大小姐就是不听呀

就宠他,就宠他

每天一碗降智汤

直到来了蓝家

“哟~这不子轩妹妹吗”
“你看,自姐姐我入云梦以来就独得师姐恩宠,每天一碗降智汤,妹妹你看,我福气多大”

(哈哈哈哈哈艹)

-----------

自墨香入狱以来

就独得狱中食堂大妈恩宠

别人一碗降智汤

墨香两碗

墨香告诉食堂大妈要雨露均沾

可大妈就是不听呀

就宠她,就宠她

------

“阿羡,你跑得怎么这么快...”

请听下面广播!

恭喜云梦江氏首席弟子,wwx

荣获2019冬季仙门弟子运动会1500m长跑比赛总冠军

请魏公子上台领奖

“当当当---”

“魏公子,对于这次获得长跑冠军这一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wwx:“其实,我得感谢师姐的莲藕降智排骨汤,没有师姐和降智汤,我就没有今天”

“哦?原来是你师姐给的你动力,那今天江大小姐来了没有?”

“哦!在那”

接着wwx一声大吼“师姐!嫁给我!”

江大小姐捂住嘴,流下感动的泪水

从此wwx与jyl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夏目的猫咪老师

羡尼玛,汪尼玛的🐔,黑板报也是真是够害人,除了中间几个,蓝泰迪和魏白莲真是碍眼,够恶心

羡尼玛,汪尼玛的🐔,黑板报也是真是够害人,除了中间几个,蓝泰迪和魏白莲真是碍眼,够恶心

夏目的猫咪老师

我今天找男主禁欲系和尚里面有女主叫江澄,我就知道评论有毛ky,女主叫江澄很正常,不愧是万物起源呢

我今天找男主禁欲系和尚里面有女主叫江澄,我就知道评论有毛ky,女主叫江澄很正常,不愧是万物起源呢

千秋老怪

_(:τ」∠)_

    1L铜臭墨香

  听说臭臭进橘子了?

  2L七臭绝美爱情给我锁死

  蛤蛤蛤蛤蛤蛤臭臭进去了,唐萋还会远吗?

  3L臭臭的座下走狗

  我靠,楼上的,雪莱是跟你有仇吗,你要这么对他!我记得他跟你没仇吧!

  4L七臭绝美爱情给我锁死

  雪莱……昂,你就假装我不认识他吧

  5L唐萋的小娇妻

  臭臭是谁!

  6L唐萋的小娇妻

  竟然有人要跟我抢唐萋(滑稽)

  7L大江东去

  卧槽,楼上你好重口,跟哥说实在话,你是不是还喜欢蔡虚鲲?

  8L鲲鲲是我心头爱

  住口,老贼!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家鲲鲲?!

  9L晓风残月,思念醒了一半

  楼上的,鲲鲲二字出卖了你(滑稽)

  10L请叫我考...

    1L铜臭墨香

  听说臭臭进橘子了?

  2L七臭绝美爱情给我锁死

  蛤蛤蛤蛤蛤蛤臭臭进去了,唐萋还会远吗?

  3L臭臭的座下走狗

  我靠,楼上的,雪莱是跟你有仇吗,你要这么对他!我记得他跟你没仇吧!

  4L七臭绝美爱情给我锁死

  雪莱……昂,你就假装我不认识他吧

  5L唐萋的小娇妻

  臭臭是谁!

  6L唐萋的小娇妻

  竟然有人要跟我抢唐萋(滑稽)

  7L大江东去

  卧槽,楼上你好重口,跟哥说实在话,你是不是还喜欢蔡虚鲲?

  8L鲲鲲是我心头爱

  住口,老贼!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家鲲鲲?!

  9L晓风残月,思念醒了一半

  楼上的,鲲鲲二字出卖了你(滑稽)

  10L请叫我考据党

  我给你们看看臭臭的绝妙文笔,我可没有说谎,眼见为实,嘻嘻。

  魏无羡道:“别咬了!别咬了!我滚!我滚!!!我滚我滚我滚你松手我就滚!!!!!!”

  魏无羡道:“蓝湛你今天疯了!!!!!!你是狗!!!你是狗!!!!!!别咬了!!!”

  11L臭臭的座下走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笑,笑笑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你,你们,你,你你你你们住手啊啊啊啊啊!!!!!

  12L唐萋的小娇妻

  你,结巴了?

  13L臭臭的座下走狗

  我在练文笔(滑稽)


棠墨🌈

三生三世之十里铜香【2】

 第二章、一念归心
 “教主,恕暮色无能。寻人住处时,反被正派阻拦。现下,官府已知此事。”她一袭绯色轻衣,宛如残霞。容貌虽不可言倾城,却亦是极好的。

  “哦?”袁依依不怒反笑,五颗贝齿露于前,眼眸近眯成了弧线。仿佛毫无责怪之意。

  一旁侯着的平京,倒吓出了一身冷汗。

   莫不是要道出那句?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平京心中咯噔一下,果然。

  暮色初觉右颊痛楚,下意识触碰,却只得火辣辣的胀痛。嘴角亦划过一阵腥甜,尚得余温。

  暮色不觉委屈,倒只是为自己讨不了那人欢心而难过。

  “你身为本教主的小护法,便是如此办事的?近日教中本就人心不定,若再遇官府...

 第二章、一念归心
 “教主,恕暮色无能。寻人住处时,反被正派阻拦。现下,官府已知此事。”她一袭绯色轻衣,宛如残霞。容貌虽不可言倾城,却亦是极好的。

  “哦?”袁依依不怒反笑,五颗贝齿露于前,眼眸近眯成了弧线。仿佛毫无责怪之意。

  一旁侯着的平京,倒吓出了一身冷汗。

   莫不是要道出那句?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平京心中咯噔一下,果然。

  暮色初觉右颊痛楚,下意识触碰,却只得火辣辣的胀痛。嘴角亦划过一阵腥甜,尚得余温。

  暮色不觉委屈,倒只是为自己讨不了那人欢心而难过。

  “你身为本教主的小护法,便是如此办事的?近日教中本就人心不定,若再遇官府追来。不但无法广纳教徒,还可能赔上众教徒性命。本教主扇你两个耳光玩玩,已不足以泄愤。”袁依依厉声喝道。

  语罢,又是一个耳光。

  暮色不语,妄图以沉默来解释。

  “教主,暮色已知错了。便饶了她吧。此事,平京来处理便好。”平京终是大着胆子,开口求情。

  到底是同魔隐交好之人,又为第七护法。左右是不可罚的。袁依依只狠狠蹬平京一眼,冷道:“本教主允你插嘴了?退下!”

  “至于你,跪着反省,三个时辰后再起。”袁依依言罢,拂袖而去。

  泪,隐忍多时,却终是在那人离去之时,簌簌落下。

  为何那人总不知。她暮色为何拼死亦要当上不起眼的第八护法。为何那人总不知,其情意深切,已越江海之广。

  “莫哭了。若哭花了脸,教主不喜,便不好了。”不经意之间,何人芊芊素手,轻拭嘴角血迹。抬眸,柔情万种,尽在此间。

  “切,教主不喜,管我何事?你少来多事。”暮色如是道。心中,却不知为何,如暖阳抚照。

  话分两边。彼时袁依依怒气未消,便花银两雇人杀进正派聚集之地。甚么【徒有羡鱼情】阁,甚么【墨香文学】城,通通拿下。

  一时间,血肉横飞,伏尸万里。满目疮痍,人不忍见。

  借旁人之手,不毁自家清白。所落得正派唾骂,倒无可奈何。

  思至此,袁依依心情大好。恰时,偶然一扫,便柳眉一挑,徒生歹意。

  “这白莲花教主有三大好。诸位莫急,且听本公子一一道来。其一洗脑教众,其二卖惨求怜,这其三……本公子不好评论。只道是借他人笔墨,添己词赋。诸位自行理解即可。”

  若说记仇,怕是无人及唐柒。此次借着说书之由,便对袁依依数落了个二三。

  众人大多聪慧,道此言大快人心。却闻一声嗤笑,随悠悠诗号而出。

  “倾世白莲浊玉池,择魂祭天魔道执。沽名钓誉平生志,不见戏台愚众痴。”

  “是白莲花教教主,快逃!”江湖之人,莫不惊慌。唐柒更欲先走。然,晚矣。

  “唐公子此言差异。本教主还有第四之大好,便是调戏美人。尤其像唐公子一般绝色之美人,更要多加疼爱。唐公子,感动否?”

  袁依依双指捏着唐柒的下巴,强迫她低头,与之对视。

  “本公子自然不敢动。妖女,你莫要嚣张。总有一日,本公子会亲手杀了你,为民除害!”唐柒所落人之手,口中却是不服软。

  “唐公子,你如此无情,真是伤吾之心啊。本教主好心好意来替家君送信,唐公子若是如此……”袁依依自袖中抖出一信,便顿了言语。

  “这……这确实是家父之字迹。【身子抱恙,恐离大去之时不远矣】怎会如此?家父从不同邪教勾结,你……你在骗本公子!”

  唐柒执信的手,一抖。身,一僵。怒然的眼,直刺袁依依。

  “孰真孰假,唐公子归家便知”袁依依言罢,拂袖欲走,口中却仍嘀咕不停“不信也罢。不过,见不着家君最后一面之人,不知是何人。”

  唐柒一狠心,一跺脚。往家急急而奔。

  所说她发誓再不归家。但爹总是爹 。终有血浓于水,不可分割之亲情。

  袁依依心中暗笑。愚人总被情之一字所羁绊。殊不知冷血无情,方可逍遥自在。

  于是乎,逍遥自在的袁依依便欲进王宅,打探情报。

  离府上不过百步,唐柒却停住了脚。

  路旁那女子,一身素白净服,披麻戴孝。哭爹喊娘,甚是凄惨。

  卖身葬父,本乃常事。奇便奇在,这不袁墨酬吗?

  “袁姑娘,你当日为何离去?”虽心系父之病。唐柒却仍欲探究竟。毕竟那身法,极似江湖中人。

  “实不相瞒。当日我爹去世,那妖女让小女子相陪一场戏,事成之后,便得十两银子。谁知她……她失约!呜呜呜呜。”袁墨酬言此处,已是泪如雨下。

  “十两银子予你,本公子正缺个贴身侍女,你可有兴趣?”

  袁墨酬应下,感恩戴德。心中只暗笑,计划通。

  唐柒自然有着自己的算盘。多一位会武功的心腹,总是好的。

  一炷香燃尽,唐柒几番犹豫,终是叩开了大门。本想着父女诀别之痛,她几近落下泪来。

  门,开了。

  只见一人负手而立。虽已垂垂老矣,眼倒不浊,耳亦不聋。仍是好一番威风凛凛气派。料想此人年轻之时,是个人物。

  二人对视,静默良久。唐柒突然开口:“你不说你要死了吗?”

  是了,眼前这位吃嘛嘛香,精神倍足的,便是唐老爷子。

  “你这不孝女,还想让为父死了不成?若是不以此托信,你何时能回来唐老爷子气极,吼道。

  上套了!

  唐柒惊觉,如梦初醒,便问道:“那信……”

  “为何要逃?你可知你们是指腹为婚!你若逃了,为父这老脸如何挂的住?又该致郭家于何地?”唐老爷子脸一沉,打断了她的言语。

  “作为男人,郭潇溟竟比我还矮两三个头,怕不是只有三寸丁。皮相又清秀,跟个小姑娘似的,半点阳刚之气亦无。况而他有龙阳之好!陈寒岽与他关系匪浅。”

  唐柒越言越来气,脑中全然是昨日郭潇溟与陈寒岽一吻之事。

  “够了!男人有几个兄弟很正常。况而那陈寒岽左右不过是个戏子,能出甚么幺蛾子。莫要以妇人之心,乱吃飞醋。至于其他的,你只能受着,毕竟他是你未来夫君。”

  唐老爷子态度强硬,言语之间,尽是责备她不懂事之意。

  “凭甚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子便不可挑选夫婿。我就是不喜他,我偏不嫁!”唐柒着了急,连吼带叫。

  “来人,把大小姐带进净佛堂,让她对着佛祖清醒五日。”唐老爷子不再回答,只道。

  唐柒欲挣扎,却终是无能为力。

  呵,原来一念归心,不过言一场笑话。

翎

梦回Ⅱ7



我叫温晁。是温家的二少爷(如果不算上金子轩的话),没错,金子轩也是温家的少爷,谁让他父亲打算娶了金宗主的当温家主母的?不过,没关系的,只要父亲开心就好。毕竟只有这样我才能去干我想干的事啊。还有,温逐流,不准告诉我爹!

我叫温晁。嗯(⊙_⊙)我想知道这个扑在我面前的乞丐是怎么回事,谁能给他解释一下?看着样子,是活的?好像还是个女的……应该是,我不是特别确定!不是我认不出来,而是ta……非礼勿视!还是不看了,容易长针眼。给银子能打发走吗?毕竟他看到有些乞丐是属于给银子在帮你干点活就开开心心得拿着银子走了的。我真的不需要他帮我干什么,我只希望他拿了银子快点离开我得视线,我的眼睛表示它不想遭这种罪。

我叫...



我叫温晁。是温家的二少爷(如果不算上金子轩的话),没错,金子轩也是温家的少爷,谁让他父亲打算娶了金宗主的当温家主母的?不过,没关系的,只要父亲开心就好。毕竟只有这样我才能去干我想干的事啊。还有,温逐流,不准告诉我爹!

我叫温晁。嗯(⊙_⊙)我想知道这个扑在我面前的乞丐是怎么回事,谁能给他解释一下?看着样子,是活的?好像还是个女的……应该是,我不是特别确定!不是我认不出来,而是ta……非礼勿视!还是不看了,容易长针眼。给银子能打发走吗?毕竟他看到有些乞丐是属于给银子在帮你干点活就开开心心得拿着银子走了的。我真的不需要他帮我干什么,我只希望他拿了银子快点离开我得视线,我的眼睛表示它不想遭这种罪。

我叫温晁。很好,温逐流同志,因为你,我光荣得被教训了,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对了,前几天捡来的那两个孩子去哪里?我最近怎么没见到他们?不是吧,别啊,父亲,我改我改还不行吗?您就别给我找陪读了。真的,你看我上次带回来那俩孩子不行吗?我觉得他们可以好好监督我的。

我叫温晁。很好,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有对象就我没有!再不行……温逐流,你给我过来!


洛浅

有没有人吃all墨的?

比如常墨仙墨抹布墨路人墨江厌离墨那一类的?

有没有人吃all墨的?

比如常墨仙墨抹布墨路人墨江厌离墨那一类的?


坐等十二月
腾讯上的漫画类似abo但作者有...

腾讯上的漫画
类似abo但作者有私设,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和lwj有半毛钱关系?完全没相似处
某些人看洗脑了吧,全天下都是lwjwwx

腾讯上的漫画
类似abo但作者有私设,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和lwj有半毛钱关系?完全没相似处
某些人看洗脑了吧,全天下都是lwjww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