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派他过分美丽

89097浏览    476参与
丱

19.感谢 @归鹤清潇 太太授权!太太写的字超好看!

p1是双11刚买的凸粉(纸皱了(懵

p2是孝敬师父父的金色版

p3是我自留的证件照~

19.感谢 @归鹤清潇 太太授权!太太写的字超好看!

p1是双11刚买的凸粉(纸皱了(懵

p2是孝敬师父父的金色版

p3是我自留的证件照~

晚墨

后宫传2

我:咕咕咕咕...

欲与鸽子试比咕(`・ω・´)

没错,我终于想起来还有个坑..○| ̄|_

文渣预警哦

北南行之如昼是发小

可能比1长一点

重光要出场了

剧情想好了,可我....懒....啊

——————————————

正值四月天

樱花初开的好时节。

但是风陵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什么~~~变化~~啊~~~且听~~老夫~细细道来

(阴里怪气的,掐死.jpg)


例如,新皇登基了  ,太上皇走了。           ...

我:咕咕咕咕...

欲与鸽子试比咕(`・ω・´)

没错,我终于想起来还有个坑..○| ̄|_

文渣预警哦

北南行之如昼是发小

可能比1长一点

重光要出场了

剧情想好了,可我....懒....啊

——————————————

正值四月天

樱花初开的好时节。

但是风陵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什么~~~变化~~啊~~~且听~~老夫~细细道来

(阴里怪气的,掐死.jpg)


例如,新皇登基了  ,太上皇走了。                                                        新皇定国号:远裕(求各位给取名废一条活路)

定都应天

再例如,新皇一登基就下旨让大将周将军领一万大军去镇守北疆

并将一些权臣换成了自己的心腹。

又例如,新皇他还没有老婆


此时,热闹的清衡街上...

“啊呀!大春啊,你听说了没?新皇登基了。”

“早知道了”

“欸,那新帝可是年少有为哦”

“不过听说新帝还没有定下皇后的人选...”

“啧啧!不知哪户大家闺秀有幸啊“

人们都十分好奇谁能当选皇后。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

却是同一个问题。

“皇上啊!您的后宫已空缺了一段时间,您该纳妃了啊...”

这是满朝文武对风凌皇登基一个月后的第四十一次共同进谏。

“......”

这是徐行之的态度。

得嘞,这一个个的比我去世的爹还急呢


就在徐行之拿不定主意时

礼部尚书发话了:

“回禀皇上,臣知有一人可以当选皇后。”

徐行之暗想:又要推什么人给我哦...

“爱卿请讲。”徐行之淡淡道

“谢皇上,臣举荐的是丞相之女——元如昼。”

....


“是啊这元家之女温婉贤淑乃应天四大才女之一和皇上是发小家境又好当真是不二的最佳人选...”

听见下面的一派大臣们叽叽喳喳,徐行之只觉得头都要炸裂了。

妈的,这就令人无法淡定了啊...

老子从小到大只把如昼当妹妹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个人,麻溜的告诉朕该娶谁。

---------------------------------------

如果有空就下周三更,被作业逼得走投无路的话就周五更吧!

承蒙喜欢,感激不尽。                                                                      啵唧一口(づ ̄3 ̄)づ╭❤~

夜晚延时饼

光妹太戳我了,哭着看反派他过分美丽,推荐!!!
没人设瞎画的,书名是《勾引师兄的一百种方法》
雪尘,陶闲,平生,卅四,光妹,陆御九,连反派我也喜欢啊!!作者杀我

光妹太戳我了,哭着看反派他过分美丽,推荐!!!
没人设瞎画的,书名是《勾引师兄的一百种方法》
雪尘,陶闲,平生,卅四,光妹,陆御九,连反派我也喜欢啊!!作者杀我

枉度人间

坐观天地卧观星,流云成卿,飞星成卿。

坐观天地卧观星,流云成卿,飞星成卿。

西楼

好久没登LOFTER了

准备过几天写一个反派现代校园的驾照资料

(。・ω・。)ノ♡

仙门F4,一块钱四个,嘿嘿

好久没登LOFTER了

准备过几天写一个反派现代校园的驾照资料

(。・ω・。)ノ♡

仙门F4,一块钱四个,嘿嘿


东亭

小桃枝

【曲驰×陶闲】

/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


第一枝东风吹醒的是桃花。

枯瘦的枝上冒出几点新绿的芽,再过几天才看到它们舒展,欲说还休地挡住柔嫩的苞。

零星几点近似嫩白的粉色未免太娇,总疑心一阵风来就给卷得残破飘零,这会儿被吹散到地上甚至还谈不上被称为落红。

曲驰走到树的近前,用手微微挡了挡正往看起来摇摇欲坠的那一朵身上吹去的风。

经他指缝漏过的风温和许多,细嫩的一小痕春色吻上曲驰的掌心,柔软得像谁曾经蹭过他手侧的细伶伶指尖。

曲驰垂下眼眸,细密的眼睫掩住各色的情绪,轻轻叹了口气,说,“这是又一年的东风了。”

他声音低回悦耳,在风里散得格外清润温柔。

贪夸爱美的花儿...

【曲驰×陶闲】

/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


第一枝东风吹醒的是桃花。

枯瘦的枝上冒出几点新绿的芽,再过几天才看到它们舒展,欲说还休地挡住柔嫩的苞。

零星几点近似嫩白的粉色未免太娇,总疑心一阵风来就给卷得残破飘零,这会儿被吹散到地上甚至还谈不上被称为落红。

曲驰走到树的近前,用手微微挡了挡正往看起来摇摇欲坠的那一朵身上吹去的风。

经他指缝漏过的风温和许多,细嫩的一小痕春色吻上曲驰的掌心,柔软得像谁曾经蹭过他手侧的细伶伶指尖。

曲驰垂下眼眸,细密的眼睫掩住各色的情绪,轻轻叹了口气,说,“这是又一年的东风了。”

他声音低回悦耳,在风里散得格外清润温柔。

贪夸爱美的花儿被这人间的谪仙轻飘飘一句话就迷得心神俱乱,争先恐后地要做他眼里的第一流。

于是一夜之间,曲师兄院里的桃林尽数绽开了骨朵,远望便如天边的云霞。

曲驰醒来时也颇为惊讶,随即就轻轻地笑出来。

他只径自走向了还没开花的那一棵——

那棵桃树才被他移回来两年,正栽在他窗前,看上去有些细弱矮小,和别的那些肆意伸枝展叶的大有不同。

但有别于看其他树的平淡眼神,曲驰对这棵树投去的目光,竟是柔软而珍爱的。

那棵小桃树自知比不得旁的艳丽讨喜,羞怯又慌张地在他目光的笼罩下试图把自己缩起来,嫩色微卷的叶子被它迅速挪走收回的弧度在曲驰眼里也过分美丽,像在跳一支舞。

曲驰问它,“你打算什么时候开花呢?”

他并没有责怪的意思,甚至没有催促的意思,语气体贴又温和。

可那方生出一点灵智的瘦弱小桃树眼里登时就蓄了泪。

它知道自己本是最不起眼最让人失望的那棵,任意挑一树都能比它绽放得更美。

事实如此。

它身旁的树们早早地就顶着料峭的春寒开了花,要尽情展现自己的姿色。

一枝比一枝更盛的花变着法地嘲弄它的平庸。

小桃树红了眼眶,它是未能开花的唯一一棵,却也是离曲师兄最近,时时都能望见他的唯一一棵,它本该早早地开花给他看的。

可它就是不行——因它上一年才从枯萎的威胁之下绝处逢生,此刻并无足够的体力供给花朵。于别的树也许只是伸伸懒腰的轻松事,于它也许是淬骨的苦楚。

但是你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了。

它很惆怅地想。

曲师兄的眼里写的全是期待,它做梦都梦见被他柔声询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开花呢?”

我也很想用最好的一面见您呀,小桃树委委屈屈地审视自己的细胳膊细腿,也不敢去看身边咫尺可及的同伴们脸上的飞扬神采。

他莽撞地决定为曲师兄绽一树花,就像是决定去为他赴一场死。

从骨血里抽枝生叶的疼痛好似烈火灼烧,小桃树咬着嘴唇揪紧了手指,又无力地松开,沉重的喘息在身体里回荡,压着眼皮子往下坠。

那零星一点嫩白从叶子后面钻出来时,它只觉得连眼睫都被汗水纠结得不像样了。

太阳从山头到山下,云把月色拢在身后去看它。

大雨落得毫无章法,痛得大汗淋漓的小桃树伸长了枝干去接水的润养,却又被风助力的雨滴敲得蜷起身来,那一点小小的、好容易才生出的花骨朵,在沉沉的夜色里飘摇。

它此时是真的一点力气也没剩下,好容易用半条性命换来的一刹芳华看来也护不住,心灰意冷之际却听见了一串凌乱的脚步声。

朱色的外袍搭在肩上在夜风中鼓荡,曲驰长发散落,木屐也穿得不那么规整,疾走几步到它面前来,顿了几息,才轻轻呼了口气,“风雨太大了,我来陪......”

他目光定在一处,怔了一会儿,半晌伸出手来拢住那朵新生的春色,额头抵住自己的指节,开口时声音都有些沙哑,“......我来陪你。”

小桃树犹自发愣,曲驰却更凑近一寸,眼望着那朵可怜的骨朵,倒像是透过细弱的花瓣在凝视一双眼睛,“你开花了......”

小桃树抖了抖叶子,羞红了脸色想要缩起来,又难以控制靠近他的本能。

曲驰舒了口气,又道,“很好看。”

这一林子的花开了那么久,曲驰也只是笑了笑,未有过这样的偏爱。

他此时这样亲昵地吻他迟到的春色,就好像他等了一年又一年的好时节,尽在这一道东风笑语的桃花枝头了。

那一夜风雨飘了半宿,小桃树在混杂的空气里闻见曲驰身上不知名的淡香,醉在春风沉醉的晚上。

它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短很短的梦。

梦里黑沉沉的,又仿佛格外逼仄。它感受到绵密的,由骨骼深处传出来的疼痛,感受到自己的胳膊,腿脚,手指在渐渐生长。但陌生的境地里总让人无助,他蜷起来,笨拙地用手环住双膝,柔缎般的长发披盖在背上,仍有熟悉的桃叶清新,这才勉强放下了一半的心。

他在令人疲倦的疼痛中浅浅地睡过去,醒来却发现周遭依旧是黑沉沉的模样,他自忖已经蜷了很久,但的确没能等到别的动静,无奈之下只能起身试图走出去。

他的脚步最初滞涩而警惕的,脚尖落地后才是前脚掌着地,悄无声息的——是学着曾经在他身前蹦跶过的一只小猫那样走路,后来才逐渐变得轻盈而流畅。

但这路好长,他一路听着不同的动静,闻见不同的花香。

春天的桃杏芬芳,蜜蜂嗡嗡地云集,成群结队地跟着甜味走。

夏天的荷塘悄然,却时有池鱼竞跃,噼里啪啦在夏夜里吵醒安睡的人。

秋天的枯叶烂根被踩出腐朽的气息,沙沙的脚步声像赴死的哀乐。

冬天的雪掩埋所有曾绚丽过的生命,各花各草尘归尘土归土地被遗忘。

两侧的风景不断循环,时间在他耳际周而复始地奏众生亡寂的挽歌,他走着走着就要疲倦地睡过去。

眼皮耷拉,脚上也正要松劲儿的时候却听见一个人的声音。

那人笑着说“很好看。”

小桃树怔怔看着周遭的一切像退潮般消失。

这场梦长得像他跨越了沧海桑田,历了半生春秋,做重复而单调的事情,朝生暮死;这场梦却又格外的短,好像他只是在等曲师兄一句话,听见了就醒来。

他醒了醒神,眼皮颤抖,睁了一条缝,被骤然降临的天光刺得又立马闭上。

身体上的酸痛来得后知后觉,他下意识地屈起双腿,却感觉手掌触碰到的地方十足温热。

——他摸到的是人类的骨肉。

——他竟有了副人类的身躯。

“你的树怎么这样娇气?”

小桃树被这陌生的声音吓了一跳,慌不择路地一头撞上了自己寄居的树干,好在灵体并不受排斥,不然他得直接倒在别人面前。

他涨红了脸听外面的声音。

“淋了场雨能有什么大事?”陌生男人的声音虽然冷,却带着让他亲近又觉得舒服的感觉。

曲驰回应得很温和,“旁的是没什么大事,可他这样瘦弱,我免不得要担心一下......”

原来是在担心我啊...小桃树晕乎乎地想,胸腔里的心脏跳得格外急切。

清隽淡然的气息靠近他,另一个陌生人走了。

“看来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手点在花上,却像是在他心里按出了涟漪,“如今才算是能放心了。”

小桃树等他走了才讷讷地叫了声“曲师兄”。

他并不熟悉这样的发声方式,就笨拙地试了又试,终于叫得与那些入院来访的弟子没什么区别,才小心翼翼地从树里走出来,依旧踮着小猫似的步子。

他说话细声细气又软绵绵的,在叫“曲师兄”。

“曲师兄”。

“曲师兄”。

“曲师兄”。

曲驰本是无意中想起什么事才重新转头出来,未料能看见这幅场景。

那细瘦的白色背影被黑发遮了满背,在曲驰眼里是一场远隔黄沙与糖衣,暗藏酸甜与死生的旧梦。

“......”他张口不知道说什么,此刻才明了什么叫近乡情怯,费了半天心力才开口笑道,“叫我做什么?”

那副瘦弱的肩胛抖了一下,曲驰看得心疼又想笑,“你是谁呀?”

玉白的耳朵浮上晶莹的血色,曲驰没听见搭话的声音。

他没有再近一步,而是放轻了呼吸等待。

“曲...曲师兄。”白衣的少年磨磨蹭蹭转过身,眼里有一层晶莹的水色,微微仰头来看他,那张脸清秀柔美,可怜可爱,着意春色,又三分风流。

曲驰眼眶微热,却朝他微微一笑,“你是我的小桃树吗?”

软风吹散的花雨里,他看到少年轻轻点头。

人生至此,往事如鸿泥雪爪,已然无迹可寻。

蛮荒的黄沙里裹了旧事的血,埋葬曾经历爱恨的故人。

陶闲那时候唱戏,说,“千里河山得复归,春夜一梦再相逢”。

他回了旧江山,看了旧人间,果真是在春夜一场惊梦后,再逢故人。

往事难追,但来日方长。

*吐血安利《反派他过分美丽》

横扫僵尸
师兄,梦中逢!梦中逢!

师兄,梦中逢!梦中逢!

师兄,梦中逢!梦中逢!

自挂南墙

  世间人各自欢喜,各自忙碌,各自忧愁,各自神伤,其情其悯,如同海观天,云观水,只能远看,永不相通。

——骑鲸南去《反派他过分美丽》

  世间人各自欢喜,各自忙碌,各自忧愁,各自神伤,其情其悯,如同海观天,云观水,只能远看,永不相通。

——骑鲸南去《反派他过分美丽》


驰光
就 很开心虽然我画不出奈落万分...

就 很开心
虽然我画不出奈落万分之一的美丽
但是,我就是开心
傻乐

就 很开心
虽然我画不出奈落万分之一的美丽
但是,我就是开心
傻乐

铃欢是铃不是玲

我终于对可爱小光下手了。……

我终于对可爱小光下手了。……

晚墨

反派他过分美丽(虐)语录。语句皆出自骑鲸南去的《反派他过分美丽》。

  • ……谁也不知道温雪尘是何时发作了心疾的。 

            或许是在他支开陆御九,让他带领十几名弟子应对正面攻上的黑水堡弟子时; 

            或许是在如梭箭阵向他袭来,他被迫分神格挡时; 

            或许更早一些,早在他看见那送信弟子的头颅飞出时,他的心脉就已然不稳了。 ...


  • ……谁也不知道温雪尘是何时发作了心疾的。 

            或许是在他支开陆御九,让他带领十几名弟子应对正面攻上的黑水堡弟子时; 

            或许是在如梭箭阵向他袭来,他被迫分神格挡时; 

            或许更早一些,早在他看见那送信弟子的头颅飞出时,他的心脉就已然不稳了。 



            谁也不知道他是何时猝然倒下的,就像谁也不知道,要靠一人支撑谷间大阵,要消耗多少灵力,对温雪尘这样一个心疾严重之人来说,又是多大的压力。(温雪尘)

  •    暴雨倾盆,将她的容颜洗成了毫无血意的骨白色:“南门弟子!结群阳阵,与其余三方阵法相合!拒敌于外!” 

            柔弱的女子此时连眼泪都来不及流,只断声喝道:“这清凉谷是他的清凉谷,我要为他守住!你们都要为他守住!都给我记住,清凉谷只有死人,没有降者!!”(周弦)

  •  清凉谷上下均生得一身浑然硬骨,宁死不降,直到最后,擒得的活口连带温雪尘夫人腹中骨肉,亦只得七人。 

            其余两千六百八十七人,均做了谷中的幽魂暗鬼。 

  • 那尸身双目圆睁,一身青衫被拖拽得乱七八糟,下摆一直卷到胸口位置,其状之狼藉,和街上那些暴死横尸之人几无区别。 

            九枝灯也是费了些功夫,才辨认出此人竟是酷爱棋艺、时常与师父下棋作乐的清凉谷扶摇君。 

            魔道弟子们兴高采烈道:“回尊主,这小老儿怕是知道自己气数将尽,自绝经脉啦。” 

  • 然而对于他的急切之情,孟重光并不正面予以回应:“……师兄,咱们先回家。” 

            徐行之:“……” 

            徐行之只觉自己明明抓住了眼前人的手,但仿佛抓了一捧空气,手里心里一应是空荡荡的。 

            于是他撒开了手,直直地看着孟重光。 

            孟重光被他看得有些不安。徐行之的目光就像有形之物,把他刺得浑身发烧。 

            “……你知道?” 

            孟重光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已经再清晰不过地印证了徐行之的猜想,然而人有时贱得离奇,即使知道有南墙横亘,他还是抱着满腔侥幸狠狠撞了上去:“孟重光,你早知道?” 

            这半月以来的种种蹊跷逐一在徐行之心头浮现。 

            ——孟重光突然在此处购置院落,好似有十足把握确定广府君不会再来追缉他们。 

            ——但凡自己外出归来,孟重光总会旁敲侧击地问自己,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还有雪尘生辰那日…… 

            这些蛛丝也似的怀疑,在徐行之心头一丝丝织成了罗网,叫他喘不过气来。 

            沉默良久后,孟重光很轻地说:“是。” (徐行之)

  •  “……雪尘怎么了?”半晌后,徐行之背对着他,喃喃发问,“……什么叫‘清凉谷没了’?”

            他艰难转动着脑袋看向卅四。他的眼睫被黄泥水染污,睁着生痛,但他就带着这一眼沙一眼水,哑声向卅四求证:“……没了?” 

            ……瞒不住了。 

            卅四只得如实道:“我得知消息,赶去清凉谷,已是清凉谷出事数日之后……那里血气不散,漫天皆是磷炎鬼火……我听人说,温雪尘是在魔道攻谷时,为维持封谷大阵,心疾发作,待弟子们发现异常时,已经晚了。他的尸首被魔道劫了去,他……” 

            他的话被一大口从徐行之口唇间涌出的血生生打断了。 (徐行之)

  • 一个年幼的孩子躺在一间小小道庙的地上,    腿上被划开了一条长约一指深约半寸的伤口,隐隐有些溃烂。 

            可怕的高烧叫他一张脸上唯有嘴唇是惨白惨白的。 

            他抱着一副烂棉絮,细窄的肩膀瑟瑟抖动不已:“……兄长,我饿,好渴。” 

            徐平生跪在他身侧:“外面都是鬼,    都是妖怪。他们捉到我们,    是要拿我们去喂虫子的。行之,    你再忍一忍啊。” 

            孩子小声问:“喂虫子?” 

            徐平生把孩子抱紧在怀中:“……我刚才出去查看时,看见隔壁的徐叔……就是经常给娘送粮食的徐叔,在村里小溪边走来走去,走着走着,他一头栽倒在地,头掉了下来,耳朵、眼睛里都钻出了虫子……肥肥白白的虫子,吃得圆滚滚的,浑身都是血……” 

            彼时的徐平生也是半大孩子,很难真正顾及别人的心情,只想着将自己满心的恐惧与身边唯一可以说话的人一齐分担,却丝毫不觉怀中孩子眼中不安的怖色。 

            孩子不再喊着要水要食物了。 

            由于烧得厉害,他的眼睛内延伸出了细细薄薄的血丝,再被水汪汪地一浸,显得格外圆亮动人:“兄长,你别再出去了,太危险。” 

            徐平生说:“好,我不出去。” (徐行之)


  •  他本就不认得三清道长的雕像,再加之彩漆脱落、石颅残缺,就连雌雄亦难以辨认。于是,他跪在脏兮兮的蒲团上,默念着自己所有能想到的神佛名字,挨个求了个遍:“王母娘娘,观音娘娘,阎王老爷,柳树婆婆,我只有行之一个亲人了,求求你们莫要带他走。” (徐平生)

  •   不知是谁突兀说了一句:“若是徐师兄尚在,他九枝灯怎敢来犯?!” 

            言及此,仇视的、蔑然的、看杂碎一般的目光纷纷向徐平生投来。 

            徐平生涩在那里。 

            他没有表情,却像是被这十数道目光乌乌杂杂推倒在尘埃里受审。 

            徐平生想,他受了一年的审了,早习惯了。可为什么那梦还是不肯放过他呢。 (徐平生)

  •  ……是岳无尘?! 

            可是,他刚才明明…… 

            卅罗来不及再想下去,他咬牙拔出腰间“缘君”,朝记忆里徐行之的方向刺去。 

            嗤的一声,他听到了刀剑划开血肉的闷响,也听到了某样重物落地的声音。 

            ……那大概是徐行之的脑袋吧,还是用岳无尘的佩剑割下来的。 

            然而,满意的笑容还未在卅罗脸上彻底绽放开来,他便又听得了一声皮肉撕裂的脆响。 

            声音近在咫尺,他迟滞了几秒,方才觉得颈间刺痛,大片鲜血也在迟滞犹豫片刻后,油彩似的喷溅出来,转瞬间便开出了一地的繁花。 

            一道人影自他身前缓缓退开。 

            卅罗将视线低垂下来,清晰地看到,躺卧在地面上的,被“缘君”斩掉的,是徐行之那只已经废去的右手。 

            而被割开的,是清静君的咽喉。 (清静君)

  •   清静君耳朵已听不见东西了,他冷汗盈额地抬起头来,看向广府君蠕动的双唇,眼睁睁看着它吐出了五个字。 

            “……将错就错吧。” 

            清静君一把擒住了广府君的手指,发力扭动:“……不行,他,他不是旁人,他是行之啊。” 

            他又喘出几口气,难受道:“溪云,我身上有些异常,我……” 

            广府君只道是他想装病逃避此事,便厉声打断了他:“师兄!” 

            徐行之再次揽袍跪下:“师父!请还弟子一个清白!” (清静君)

  •  叮铃铃,叮铃铃。 

            银铃在泠泠响过两声后,竟然直接炸了开来! 

            两道潜伏在铃中的带状灵力不由分说,直接倒钻入他的腕脉之中,碾压破开他右手的每一根指骨,又沿着他的右臂向上飞窜,直至洞穿了他的右肩琵琶骨! 

            筋骨断裂的剧痛在体内豁然炸开,徐行之眼前顿时昏黑一片,一声痛还未呼出,就是一口濡热涌出,星星点点地喷溅到了擂台地面上。 

            很快,那洞穿了他琵琶骨的灵脉尾部又生出无数倒钩锐刺,牵引着他逆向倒飞而去,将他单面手臂悬钉在了附近的一根白玉石柱之上! 

            徐行之只觉半面身体痛到要炸开来,在后背重重砸上石柱时,他终是忍耐不住,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鲜血沥沥涌出,瞬间染红了半根石柱。 

            在场之人均是被这突变激得目瞪口呆。 (徐行之)

  • 徐行之战栗不已,将地上人抱起,揽于怀中。 

            他浑身的血都要流尽了,因此身体轻了许多,躺在徐行之怀中,重量只如同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为什么?”徐行之只觉心魂被一刀刀生生剖开,“师父,你说过,你的元神……你会把……” 

            清静君模糊地笑了一声:“行之,抱歉,我骗你的。” 

            对此卅罗怎会没有防备呢? 

            清静君并不知卅罗使了什么手段,他的元神早与卅罗的元神交融,他根本出不来的。 

            可他不能眼见着行之就这样死在卅罗手中,也不能坐视世界书落入心怀不轨的魔道之人手中。 (清静君)

  • 遏云堡堡主收回镶金嵌玉的剑鞘,一个眼色,那些早就暗自围上的弟子狼豕也似的扑上来,不动用灵力,亦不动用兵刃,只用拳脚往曲驰身上伺候。 

            心窝、膝盖与肋骨处平白挨了数下,还是被这些仅仅是炼气修为的卒子所伤,温驯如曲驰,眼前亦蒙上了一层血雾,腰间宝剑铮铮嗡鸣了起来,似乎随时会脱鞘而出。 

            而就在他准备将手探向剑柄时,遏云堡堡主冷笑一声,用不轻不重、却足够曲驰耳力捕捉到的声音说:“给我打!若是丹阳弟子暴动,便禀告尊主,丹阳峰不是真心投降,凡是留在丹阳的弟子,尽皆诛灭!!” 

            曲驰的手僵在了半空。 

            只在几瞬内,他便被数只脚一齐踹上膝盖。 

            那青松似的人晃了晃,向侧旁倒了下去。 (曲驰)

  • 元如昼要进蛮荒,同样也是九枝灯始料未及的。 

            他低声唤道:“元……” 

            元如昼侧眸浅笑:“……你总不会无耻到现在还要叫我一声元师姐吧?” 

            多年过去,那原本鲜妍又不失骄傲的少女容颜未改,却已被岁月磨砺出一层珍珠也似的温润光泽,美丽,也坚韧。 

            九枝灯不再说话。 

            元如昼朝向广府君深深拱手一揖:“师父托付如昼照料风陵山众弟子,如昼必然尽责,弟子们要去水火之间,如昼也亦当跟从。师父,善自珍重。” (元如昼)

金夫楞
叶补衣初印象草稿流XD我真的好...

叶补衣初印象
草稿流XD
我真的好喜欢小叶quq

叶补衣初印象
草稿流XD
我真的好喜欢小叶quq

看起来就很李海
一拜天地,求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一拜天地,求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二拜君长,求木桃琼瑶,永以为好。
佳儿长拜,求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一拜天地,求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二拜君长,求木桃琼瑶,永以为好。
佳儿长拜,求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人间有位叶清欢
最近没啥可发的。是客单。

最近没啥可发的。
是客单。

最近没啥可发的。
是客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