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蓝忘机

3177浏览    342参与
毛毛退闪

被毛毛骂完拉黑了

谁他妈没几个小号啊?

来啊!

拉黑我啊!

举报我啊!

反正我要cm也没什么用。还不是为了看快乐源泉

不开心了

求个安慰(?)

被毛毛骂完拉黑了

谁他妈没几个小号啊?

来啊!

拉黑我啊!

举报我啊!

反正我要cm也没什么用。还不是为了看快乐源泉

不开心了

求个安慰(?)


顾羽

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


初见感觉还挺对

再看,emmm。。。

等等,鬼修那是什么好东西么?行的那是什么正义事么?

挖人祖坟驱使尸体让人死了都不消停啊

蓝忘机所谓的“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不过是因为,金凌背上的鬼不是他爸的魂,魏婴吹笛驱使的不是他妈的尸罢了

你看着你的父母死后被驱使着杀人很开心吗?

你看着你的朋友死后缺胳膊短腿仍不死不休很开心吗?

这也就是为什么鬼修即原罪,是邪魔外道不容于世——没有人会允许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后都不得安生

最后再提一句,羡粉:江澄抽打无辜鬼修13年,真是罪恶滔天

。。。。。。无辜、鬼修?

????????????

鬼修脸上会写着“我是鬼修”这四个字么?为什么会被...


初见感觉还挺对

再看,emmm。。。

等等,鬼修那是什么好东西么?行的那是什么正义事么?

挖人祖坟驱使尸体让人死了都不消停啊

蓝忘机所谓的“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不过是因为,金凌背上的鬼不是他爸的魂,魏婴吹笛驱使的不是他妈的尸罢了

你看着你的父母死后被驱使着杀人很开心吗?

你看着你的朋友死后缺胳膊短腿仍不死不休很开心吗?


这也就是为什么鬼修即原罪,是邪魔外道不容于世——没有人会允许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后都不得安生



最后再提一句,羡粉:江澄抽打无辜鬼修13年,真是罪恶滔天

。。。。。。无辜、鬼修?

????????????

鬼修脸上会写着“我是鬼修”这四个字么?为什么会被认出来是鬼修?还不是因为他走邪路子让江澄看见了!请问,不抽你抽谁?!!!

你可以说他偏激极端,因为他抽打鬼修目的确实不纯,可能是寻找魏婴,可能是迁怒鬼修,但你硬要说他抽打鬼修这个行为不对的话。。。emmm,看着你们黑都黑不在点上,我都替你们着急

毛毛退闪
上一篇的,忘了配图我混个史同怎...

上一篇的,忘了配图
我混个史同怎么这么难?

上一篇的,忘了配图
我混个史同怎么这么难?

毛毛退闪

魏无忌,mdzs男主角?

是我有病还是毛毛有病?

信陵王太惨了

魏无忌,mdzs男主角?

是我有病还是毛毛有病?

信陵王太惨了


毛毛退闪

想起一件事

这周我一姐妹带我去看了她们那边的厕所

厕所门上画了个爱心

里面写着

wwx,mdzs,mxtc

我:???!!

太绝了

想起一件事

这周我一姐妹带我去看了她们那边的厕所

厕所门上画了个爱心

里面写着

wwx,mdzs,mxtc

我:???!!

太绝了


Sakura

真的,不是所有的歌你都要到处放你家哥哥的照片和宣传剧的,魔道乱用别的剧的歌做同人曲,宣传剧,宣传偶像的事情还不多吗?真的那些理智粉你们管不住的,他们听不进去,还回来骂你

真的,不是所有的歌你都要到处放你家哥哥的照片和宣传剧的,魔道乱用别的剧的歌做同人曲,宣传剧,宣传偶像的事情还不多吗?真的那些理智粉你们管不住的,他们听不进去,还回来骂你

Sakura

关于魔道,陈情令,肖战,王一博是不是一起的看法

  有很多评论下都在发这只是关于魔道的啊,陈情令的啊,肖战的啊,王一博的啊,为什么要把tag都打上??

  抱歉啊,我认为陈情令就是魔道,毕竟是魔道小说改编的。所以有关他们俩任何一个的,我都会打两个tag的。

  至于王一博和肖战,我认为他们既然演了这部剧,现在还在用这个抄热度,所以我认为他们是和魔道,陈情令分不开了(网上说肖战不是魏无羡的???热播的时候你们不是还吹肖战就是魏无羡本人吗???怎么,剧播完了就开始倡导你们家哥哥做回自己了?累不累啊……)肖战和王一博好,就是魔盗陈情好,坏就是一起坏。他们家出事了,ky了,我也会算在魔道和陈情令身上的!会打tag的...

  有很多评论下都在发这只是关于魔道的啊,陈情令的啊,肖战的啊,王一博的啊,为什么要把tag都打上??

  抱歉啊,我认为陈情令就是魔道,毕竟是魔道小说改编的。所以有关他们俩任何一个的,我都会打两个tag的。

  至于王一博和肖战,我认为他们既然演了这部剧,现在还在用这个抄热度,所以我认为他们是和魔道,陈情令分不开了(网上说肖战不是魏无羡的???热播的时候你们不是还吹肖战就是魏无羡本人吗???怎么,剧播完了就开始倡导你们家哥哥做回自己了?累不累啊……)肖战和王一博好,就是魔盗陈情好,坏就是一起坏。他们家出事了,ky了,我也会算在魔道和陈情令身上的!会打tag的,请不要再问了。

灼灼喜欢贺天。
我们道友从来不ky。ky的都是...

我们道友从来不ky。ky的都是黑粉。
xswl。

我们道友从来不ky。ky的都是黑粉。
xswl。

胜晚羽在线咕咕

澄唯澄毒,在线怼魔道人物系列(5)魏无羡!

是转载,有授权,是半次元大大的,大大圈名为华东残春君。


这期是主角的!全文最讨厌的人物!


吐槽分析开始——


魏无羡,相信各位黑可爱们都知道,这是《魔道祖师》的主角,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魏无羡的槽点


魏无羡主要有3个槽点,以下我们慢慢讲述。


 槽点一:人设:


很多魔道粉都说魏无羡三观正、委屈、悲惨、善良。


所以下面我们就来用这下面这些所有例子来推翻它。


魏无羡的三观不正,以下是《魔道祖师》原文。


——————————————————————————


他道:“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方梦辰一怔。魏无羡道:“你究竟想要什么?无非...

是转载,有授权,是半次元大大的,大大圈名为华东残春君。


这期是主角的!全文最讨厌的人物!


吐槽分析开始——


魏无羡,相信各位黑可爱们都知道,这是《魔道祖师》的主角,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魏无羡的槽点


魏无羡主要有3个槽点,以下我们慢慢讲述。


 槽点一:人设:


很多魔道粉都说魏无羡三观正、委屈、悲惨、善良。


所以下面我们就来用这下面这些所有例子来推翻它。


魏无羡的三观不正,以下是《魔道祖师》原文。


——————————————————————————


他道:“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方梦辰一怔。魏无羡道:“你究竟想要什么?无非是要我下场凄惨以消自己心头之恨罢了。


他指了指人群中昏迷的易为春,道:“他没了一条腿,我碎尸万段;你失去双亲,而我早就家破人亡,被家族驱逐是条丧家之犬,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


魏无羡又道:“还是恨温氏余孽?你们口中的温氏余孽,十三年前就死过一次。而就在这里,就在刚才,他们为了我,为了救你们,又死了一次。这次是灰飞烟灭。


他道:“请问你们究竟还要怎么样?”


—————————————————————————


注意划线部分的句子。看完这个,你还觉得他会三观正么?


不,肯定不是


首先。魏无羡杀了方的父母,我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说不夜天那件事。但别忘了。别人的父母是你杀的。别人腿是你断的。而你的死亡和你父母的死亡,不是他一手造成的。


再者,你杀了人家的双亲,人家怎不要你下场凄惨。


童年的悲催,不能和现实对别人干的禽兽之事做解脱,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别人可以因为你童年的悲惨而同情你。但休想让别人因此对你干出的禽兽之事而原谅你。


首先,在这一点上。三观不正就已经铁了。洗白只会洗出更恶心的内容。而据我了解。魔道全书都在洗白这位主角。三观不正的人物,小说里很常有。但是洗白只会招人讨厌,更何况他的粉丝又在洗白。自然会败坏路人缘。


更何况,并不是一死抵百罪,是,魏无羡确实是死过一次了。但魏无羡的一条命,抵得上3000人的命吗?抵得上人家的父母和童年的伤心吗?并不是一死抵百罪,如果真是这样。在他的命,该是有多值钱啊!


再者。道歉是道歉。人家接不接受是他的事,谁说道歉了?人家就必须得接受的?如果真是这样。死刑犯还不知道要赦免多少呢? 


如果这件事不足以表现她的三观不正。那我们就来看下一个片段。


——————————————————————————


蓝忘机道:“虞夫人。”


魏无羡奇道:“你怎么知道是虞夫人?确实是她。”


蓝忘机道:“略有耳闻。”


魏无羡道:“没想到不止云梦,都传到你们姑苏那边了。说句老实话,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没见过第二个女人像虞夫人脾气那么坏的。哈哈哈……”


可是,虞夫人也从来没有真正做过什么要害他的事。


他忽然想起来,这里是祠堂,虞夫人的灵位就在面前,忙道:“罪过罪过。”为了弥补方才的口无遮拦,又点了三炷香,举过头顶,正在磕头,忽然身边一暗,蓝忘机也在他身旁跪了下来。


            …………


魏无羡强忍着什么东西,道:“含光君只是我朋友而已,江晚吟你……马上道歉。


——————————————————————————


在别人的祠堂打他们的儿子,在扶养自己的恩人面前嘲笑,明明自己心中有鬼,去骂别人,快点道歉。这是魔道祖师丹心九,若有质疑,请自行百度。


下面一段话更是毁三观,我不说什么,自己看看。


——————————————————————————


江澄:“那你还我姐姐,还我爹娘…”


魏无羡挠了挠耳朵,道:“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吧”


——————————————————————————


看到这里真的是三观炸裂,明明是他自己逞英雄,并害死了全家人。还有脸说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有些人可能会说他道歉了。可能会说他死过了。可能会说他赔了一颗金丹。但是他的死他的金丹抵得上全家人的命吗?真厉害。一颗金 丹=江家人所有的性命,她的命该是有多值钱啊!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还有自欺欺人的成分。就让人更讨厌了。下面我们来看一个片段。


——————————————————————————


魏无羡道:“太长,暂且不说。只知道一件事就够了:薛洋必须死。”


——————————————————————————


这个片段真的有”走五十步笑百步的”意味了。


“薛洋必须死”这句话,魔道里谁都可以说,唯独魏无羡。


首先魏无羡在不夜天就已经杀了三千人,不管他是不是违心的,敢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清白无辜的。(别给我提这里面全都是罪人。你敢保证没有受骗的无辜群众?)而且再怎么解释,他也杀了那么多人,已经是个杀人狂魔了。


然后自欺欺人的是,他居然还自诩为正义,厚颜无耻地说,某某必须死。我还真没见过那么可笑的场景。你能想象一个魔头说另一个魔头必须死?更主要是那个说话的魔头比另外一个魔头罪孽更深重。


三观正是不可能的了。魏无羡之辈子都不可能达到。更别说其他人还在疯狂洗白。洗完更招人厌。对我个人来说。我的看法是给坏角色洗白的全都不是好人。要么圣母婊,要么三观歪。坏人有自己的魅力。给他洗白就失去了本色。


总结一下这家伙最大的毛病。


英雄病。专会逞能。因为逞能害的江家差点被灭门。害的师姐为她over。反正这个家伙就是什么都能害,放到现在就是个天煞孤星。首先不说他人品如何 ,这个人太能逞能了。最喜欢做出头鸟(其实就是不理智)还特别喜欢装白莲。整天就是我最无辜的,嘤 嘤。而且主角光环还超级重。做啥都正义还天下无敌。


(你把魏无羡换成女的试试。标准玛丽苏人设。整篇小说瞬间都玛丽苏了。)


二:人设崩塌。


这个就不能拿片段来说事了。我们只能好好分析。


首先墨香铜臭他塑造这个角色,原来想追求的效果是什么?是勇敢,是正义。是打抱不平。前期,他的人设出了英雄病还有一些小的杂杂碎碎就没啥问题。


所以当时我看到重生之前时。我感觉还算勉强正常。


但是到后期这个人就出大问题了呀。首先。对自己重生之前做过的一切事情都不负责。以为死了一次,就是不欠什么了。厚颜无耻的可以告诉江澄自己都死过一次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所以这个人就是从英雄病变成了白莲花,变成了厚颜无耻。


而且他这个人重生之前给我什么样的感觉呢?就是单纯的一个冲动小少年。可能会见义勇为,那是不太理智。这个也勉强能原谅。因为年少轻狂,可以犯错。但是你想他重生呐。都是十三年过去了,起码也是个中年人了。尼玛,还在那边厚颜无耻,重生之后,简直就是个破皮无赖。丝毫没有重生之前那种英雄的感觉。


这叫什么?这是写作中最大一个缺点。人设ooc


相信看过小说的朋友们都知道。人设崩塌是最致命的。可偏偏这位还被吹上天。这反映了什么?这反映了粉丝过于狂热。(这点就从他4儿子一笔未动就上了榜中可以明显的看出。


三:粉丝行为。


娱乐圈有一种道理。叫粉丝行为明星买单。这点也同样适用于书和人物。他的粉丝,说实话,真的是不敢恭维。


1,首先,开除薛洋粉和江澄粉的粉籍,在文下面大骂江澄,拉踩薛洋。说只能官配,不能其他cp,这本身就用自己家粉丝讨厌了。我遇到过很多其他粉。他们都表示特别讨厌魏无羡


2,其次,到处ky,不得不说,魔道粉丝里面ky的他们最多。真的是不敢恭维。小孩子玩个橡皮泥都有人说忘羡……


3这个是最致命的。尬吹啊!他们尬吹!之前我入坑的时候,他们一堆人说忘羡虐忘羡虐。实际上我就是看了草木篇都没挤出一滴眼泪来。忘羡虐?要么泪点低,要么就是没看过虐文眼界低。他这点如果算虐的话,我真的是要哭死在自己的小说里了。再者,他们本来就是HE ,虐个头啊!有个好的结局算好了。一般我写黑化的时候。全都是悲惨的结局,要么主角死,要么配角死。真心不觉得魔道虐。我也不觉得他所有的书虐。


——————————————————————————


魏无羡分析就到这里,总体来说还是墨香铜臭女士的文笔不怎么好,写不了虐,还人设崩塌,说实话,这人我真心接受不了。特别是她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时候。





胜晚羽在线咕咕

澄唯澄毒,在线怼魔道人物系列(2)

是转载,有授权,是bcy大大的,大大圈名叫华东残春君

分析吐槽开始——

蓝忘机是我认识的最背景板的主角,对于魔道这种双男主文,两个男主都要形象立体,可是墨香铜臭把蓝忘机写成了背景板,就导致这个人,忒崩坏

补充:(他的文有一个特点就是除了反派以外的配角都忒崩坏,好像就是为了制造令人犯尴尬癌的萌点,要用的时候偶尔拿出来溜溜。)

而且蓝忘机这个人设本身也有很多问题,下面我们来一一分析:

一.君子的定义•称呼

二身世

                   ——————————

一君子的定...

是转载,有授权,是bcy大大的,大大圈名叫华东残春君

分析吐槽开始——

蓝忘机是我认识的最背景板的主角,对于魔道这种双男主文,两个男主都要形象立体,可是墨香铜臭把蓝忘机写成了背景板,就导致这个人,忒崩坏

补充:(他的文有一个特点就是除了反派以外的配角都忒崩坏,好像就是为了制造令人犯尴尬癌的萌点,要用的时候偶尔拿出来溜溜。)

而且蓝忘机这个人设本身也有很多问题,下面我们来一一分析:

一.君子的定义•称呼

二身世

                   ——————————

一君子的定义

1.:

首选这个人设的最大槽点就是他所谓君子的称呼,因为墨香铜臭对君子这个词有着很深的误解,众所周知蓝忘机是一个冰山脸死木头半面瘫,而君子的定义是什么?

孔子曾言:“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我们来看看古书上的:

这个主要指君子要理智、沉稳、温和、忠诚、好学等等

首先,我们先分析    “色思温”   这句话

色思温的意思是待人要温和。

到这里肯定有人要反驳我蓝忘机这个人并不莽撞。

首先温和的定义是谦和有礼、平易近人,并且时常会微笑什么的,情绪不过激。

而情绪极端是什么,并不单单指过度兴奋,还有过度冰冷,蓝忘机就是后者,所以首先他就被排除君子之外了

而且他也没有了“貌思恭,事思敬”这两点,因为整天冰山脸甩别人一个臭脸看,已经对人不尊重了,搞不好,还会败坏家族名声,所以,这个人还没有说到人品,就已经不是君子了。

其次我们再说其他什么人品

蓝忘机做过很多不合君子标准的事情,例如

1为了魏无羡打伤长辈

2在江家祠堂打伤江澄

首先这两件事都是为了魏无羡做的,魔道粉们以为这个很伟大,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但是在政治上对蓝家不利,而且在伦理上有着很大问题。

1.为了魏无羡打伤三十几个长辈,首先,以下犯上,不尊重长辈,而且太过激了。

这个首先就不符合伦理,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所谓的君子,他不理智,是恋爱脑。

这个真的不是爱情,为了爱情,什么都不顾,丧失理智,这种行为太幼稚了。

其次,在政治上,就不利于蓝家,你想想,打伤长辈,这个在正常人的思维里面就是不好的行为 ,外人知道了蓝家出了这样一位子弟,肯定会认识蓝家教育存在很大的问题。

但是蓝家人在外人眼里,以前都是很有礼貌的,所以这次翻车就是形象崩塌,形象大幅度下降,以后到人可能都不敢到蓝家拜师了。

而且这件事发生过后,肯定会让其他家族不齿,让蓝家受尽白眼。

其次蓝忘机是属于蓝家榜样级人物,如果其他子弟向他学习,那就真的………

2在江家祠堂打伤江澄

首先蓝忘机是一个外人,凭什么在江家打江澄?就为了魏无羡??不理智,而且魏无羡做这个事情就忒恶心了,蓝忘机不仅不阻止还帮起来,标准恋爱脑,不理智,所以也不是君子了。

       —————————————————

二.含光君这个称呼。

1.

XX君这个称呼似曾相识,提一下,战国四君子,春申君信陵君平原君孟尝君,四个人无一是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君子,而且XX君这个是不能随便称呼的,是要国家认证的,而且是要给品德好的人的。

首先请问蓝忘机品德好吗?他为家族做出贡献了吗?

含光君这个称呼是国家家族认证的吗?没有认证,就不能乱称呼。

2.

含光君这个称呼格式错了

战国四君子的称呼的格式都是

地名+君

比如春申君,春申是上海市的别称,比如信陵君,信陵也是一个地名。

但是含光是什么意思???

我唯一的的印象就是一把名剑,好像是商天子所有的三剑之一,请问这个作为称呼是什么意思????剑君???

那我有一把折扇上面写着玉树临风,那我是不是可以叫玉树君??是不是还可以叫临风君???

这个称呼,简直是人间迷惑

            ————————————

三.蓝忘机的身世

不瞒你说蓝忘机是一个qjf.的儿子,蓝忘机他爹把他娘囚/禁起来*,然后生下蓝忘机蓝曦臣

这种行为,简直罔顾人伦。

         ”—————— 

蓝忘机分析就到这里,其他有待补充

胜晚羽在线咕咕

澄唯澄毒,在线怼魔道人物系列(1)

是转载,有授权,作者也开放了授权,作者是bcy的大大,圈名是华东残春君。

这一篇是吐槽你们所谓的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的,就是江厌离,啧,从粉转黑的道路上少不了她的一笔。

吐槽分析现在开始——

江厌离一直被魔道粉成为全世界最好的世界,就因为他对魏无羡很好。

很多澄粉都说,江厌离是最好的师姐,而不是最好的姐姐。

实际上,还是澄粉想的单纯了点,实际上,江厌离不是好姐姐,也不是好师姐。 更不是一个好妻子

平白无故说话是没有信服力的~所以,我们来看看一下~再来分析。

一.金子轩的委屈

二.对魏无羡的溺爱以及造成的结果。

下面我们依旧开始分析

——————————

一:金子轩的委屈

很...

是转载,有授权,作者也开放了授权,作者是bcy的大大,圈名是华东残春君。

这一篇是吐槽你们所谓的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的,就是江厌离,啧,从粉转黑的道路上少不了她的一笔。

吐槽分析现在开始——

江厌离一直被魔道粉成为全世界最好的世界,就因为他对魏无羡很好。

很多澄粉都说,江厌离是最好的师姐,而不是最好的姐姐。

实际上,还是澄粉想的单纯了点,实际上,江厌离不是好姐姐,也不是好师姐。 更不是一个好妻子

平白无故说话是没有信服力的~所以,我们来看看一下~再来分析。

一.金子轩的委屈

二.对魏无羡的溺爱以及造成的结果。

下面我们依旧开始分析

——————————

一:金子轩的委屈

很多魔道粉都说金子轩真香金孔雀,爱上了江厌离,门当户对帅哥配美女。

实际上并非如此

1.江厌离的能力和容貌

首先,百度词条和原文都说江厌离“相貌平平”

“相貌为中上之姿,资质平庸,性格温柔婉约,有一手好厨艺。”

可是金子轩在原文里什么颜值?

“相貌出众,性格高傲,”

首先颜值就不行了,金子轩是大帅哥,江厌离是普通人群,先不说能力,金子轩在看到江厌离,第一眼就瞧不上,

更别说婚姻是母亲安排的,会让人产生逆反。

魔道文中真的不缺美人,甚至连小角色阿青都是清秀可爱,而江厌离就是一个普通颜值。

其次是江厌离的能力,江厌离“资质平平”

原文里面也说了她没有灵力和修为,但是金子轩作为世家公子,灵力肯定更厉害。

而且按照修仙文的一罐逻辑,灵力是会遗传的,举个例子,比如说A是一个大师级人物,B是一个小兵级人物,A、B的子女就会是中等级人物。

江厌离和金子轩就属于上面那种情况,金子轩是大师,江厌离是小兵。

古代人都心理早熟,更别说大家公子金子轩了,肯定有一点小心机,他肯定会想到遗传武力值,然后对江厌离产生排斥感。

所以说,如果金陵没有武力值,也只能怪江厌

同时,强大的人与强大的人应该成为情侣,因为他们互相尊重,互相理解,有同一个层面的话题,生活会很融洽。这就是门当户对,就像富豪和乞丐基本不会有共同话题,正在发展的小公司的老板和工人也基本不会有共同话题。

我否认有不关于这个的爱情,但是他们俩真的能难有共同话题,因为江厌离不仅武力值没有,在文中还是一个无心机的人,对家族没有什么用

有人说是家族联姻,这样家族关系会强,但是魏无羡那样搞事,真的有眼力的人都会知道江家迟早玩完。

更可笑的是,金夫人作为大家夫人,也该有点眼力吧,可她居然还是不取消婚约,反而强迫金子轩。

这个让人感觉魔道剧情就是为了江厌离和主角魏无羡设定的玛丽苏,简直奇葩。

二..江厌离的厨艺

大家族的伙食是不会差的,更别说是金家、江家那种家族了。

江家在云梦泽旁边,云梦泽是古代大湖,不缺食材资源。

金家在南京,水产丰富,特色小吃也有很多,

他们后厨里面的厨师,厨艺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更别说是大公子和公主们的伙食了。

后厨中比江厌离厨艺好的肯定有很多。

所以江厌离这个才能,有用吗?

而且不利于很多事情:

掉价,败坏名声

为什么江厌离这个爱好会掉价,因为江家是大家,里面子弟的爱好在其他家族和旁人眼里都应该是什么琴棋书画花草树木什么什么的,而不是做饭,做饭,做饭。

而江厌离不仅做饭,经常亲自下厨,而且还没有武力值,就真的让人看不起,怎么说一个名家族长女,怎么也要武力值唉,可是江厌离不仅没有武力值 ,还有这种爱好。

这个工作爱好,是古代下人才有的

这个真的掉价,一个长女,做下人的事情,还不知廉耻引以为豪。

就连虞夫人都责怪过她不该做下人做的事情

江厌离是要嫁给金子轩的,在后来,她代表的就不是一个江家了,而是两个家族了,外人会怎么看这个没有武力,还喜欢做饭的女人???

江家受伤最大,因为江厌离是他们家的长女。



二:对魏无羡的溺爱

溺爱不是真的爱,反而害了魏无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虞夫人每次管教魏无羡江厌离都会来求情。

所以才让魏无羡养成了嚣张的性格,江厌离一直照着他,可是别人不会,所以魏无羡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

而这个代价就是整个江家,江家因为魏无羡而亡,魏无羡是因江厌离的溺爱才会招惹了温家,江家被灭可以说是江厌离一手造成的。

然后江厌离把自己作死以后魏无羡就疯了,疯了就死了,死了就给了聂一个可乘之机,魔道全文的悲剧几乎都是江厌离引起的。

魏无羡真的太过于幼稚,江厌离的偏爱造成了他的幼稚,也导致了江澄的成熟,对比魏无羡,江澄真的成熟很多。

她偏爱魏无羡,死的时候,在江澄怀里,喊着魏无羡的名字。

她真的伤了江澄的心,对于江澄和魏无羡来说,他都不是一个好姐姐


江厌离的分析就到这里,以后可能还会再写一篇,因为最近有点忙,所以文章可能有点不怎么好。

麻烦大家体谅一下吧,我同时还有小说要写




颂秋歌

【阅读体】惊!平行世界的江澄是个小姑娘!!!(18)

    【……听足音不是小孩子,应当是蓝忘机回来了,魏无羡琢磨着该怎么求证是不是果真如此,一转身,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身后不远处,一株死树的阴影之下。

    ……

    他压低声音,道:“赤锋尊,对吗?”】

    [聂怀桑]脑子轰的一下,那一刹那都听不清系统接下去念了什么内容。

    [聂怀桑]脑袋僵硬地转向蓝涣,“二哥,我听错了吧,那个被五马分尸的,是我哥?”

    蓝涣也被这个消息震住了,许...

    【……听足音不是小孩子,应当是蓝忘机回来了,魏无羡琢磨着该怎么求证是不是果真如此,一转身,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身后不远处,一株死树的阴影之下。

    ……

    他压低声音,道:“赤锋尊,对吗?”】

    [聂怀桑]脑子轰的一下,那一刹那都听不清系统接下去念了什么内容。

    [聂怀桑]脑袋僵硬地转向蓝涣,“二哥,我听错了吧,那个被五马分尸的,是我哥?”

    蓝涣也被这个消息震住了,许久没有回神,孟瑶摸了摸[聂怀桑]的脑袋,“你没听错,死的是聂明玦,只是,却不是你哥。”

    孟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稍稍安抚了些[聂怀桑],只有莫玄羽看到,孟瑶另一只手紧紧攥住了衣服袖口。

    江橙子心中突然涌起了莫名的恐慌,惶恐地看向[薛洋],“阿洋……”

    [薛洋]扯了扯嘴角,手放到江橙子头顶,语气带着安抚,“怎么了?”

    江橙子抓住了[薛洋]的手,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我记得,明玦哥和旭哥最近是不是在出任务?”

    江橙子的话瞬间就传到了众人耳朵里,众人心头猛地一沉。

    [薛洋]轻笑一声,打破了有些寂静的气氛,“小丫头,想什么呢?那两位人形兵器加起来抵得上一个连,能出什么事,这么胡思乱想,等他们回来,看他们不收拾你。”

    江橙子勉强地笑了笑,眼眶中开始泛起泪花,“啊,是啊,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江橙子突然觉得胸口闷得难受,无法言喻的悲伤涌上心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薛洋]脸色一变,“橙子!”

    “橙子!”

    江橙子觉得很难受,耳边嗡嗡作响,一片嘈杂声,却始终听不清说话声。

    江橙子的手揪着胸前的衣服,痛苦地大口呼吸,脸上却不断掉着泪,喉咙间溢出了悲伤的呜咽。

    江橙子脑中走马观花似的闪过许多画面,却一个也抓不住。

    又来了……

    这次是谁?明玦哥?还是旭哥?还是说两个都是?江橙子拼命地想要抓住破碎的画面,却只是徒劳。

    江橙子曾经为自己的这个能力自得过,也恐慌过,但却没有一次像今天那么痛恨,为什么让她感知到了死亡,却如此吝啬不肯告知更加具体的。

    拜托,拜托让她看一看,只要一眼,一眼就好……

    江橙子不知道,自己在跟这莫名能力抗争的时候,她自己的身体已经哭成了狗。

    所有人,包括魏婴他们和江澄他们,都注视着几度哭到断气的江橙子,不同于魏婴他们的凝重,仙门百家将目光投向江澄,又看了看聂明玦,这,江宗主何时与前聂宗主关系这么好了?听到死讯竟然哭成这样?有好事者看了看魏无羡和蓝忘机,心中产生了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

    江澄面色沉沉,他自然知道那些人在想什么,心中嗤笑,也懒得搭理那些没脑子的人,只是,他看着江橙子这样子,有些不对劲啊。

    “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温宁的喃喃自语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这是死了多少人?光是一个聂大哥还不至于吧,还要加上旭哥?不对,不对,恐怕,是还要加上我们中的大半才能让她哭成这幅德行吧……”

    温晁忍不住碰了碰温宁,“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看她哭这么惨真没事?她不是和那个薛洋一对,怎么又和聂明玦扯上关系了?”

    温宁阖眼挡住了眼底的神色,缓缓道:“橙子有个特别的能力,感知死亡,越是亲近的人,情绪波动越大,这个没法控制。”没理会温晁的目瞪口呆,温宁接着道:“她上一次不受控制地哭,还是五年前上任蓝家家主夫妇,上任魏家家主夫妇,上任聂家家主夫妇同时出事的时候,只是,那时候却比不上现在哭的撕心裂肺。”

    周围一圈“长见识了”脸,温宁却只是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指看。所以说,橙子,你感知到了几个人?

    温旭却着重点不同,“同时?”

    温宁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笑声中带着明显的嘲讽,“是啊,同时,出了意外。”

    系统平板的声音伴随着江橙子的抽泣,无端的,变得有些诡异。

    【叮,岐山温氏家主温旭、清河聂氏家主聂明玦传送中——】

    [聂怀桑]猛地抬头,暗淡无神的瞳孔中透出不可置信的欣喜光芒。其余人皆是如此,松了口气之余,面面相觑,江橙子的感知从没出过错,这次是江橙子弄错了,还是,其他别的原因……

    “滴答……”

    “滴答……”

    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众人一口气没松完,瞬间又提起了心脏。

    “哥!”

    “大哥!”

    “旭哥!”

    只见光团消失后,两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聂怀桑]目眦欲裂,飞快地跑到[聂明玦]身边,只是还没碰到[聂明玦],一道剑光闪过,幸亏[聂怀桑]反应快,拿扇子挡了一下,金石碰撞之声顿响,仙门百家众人这才发觉,那[聂怀桑]的折扇竟是由玄铁打造的扇骨。

    不过现在也不是探究扇子的情况了,只见那边的[温旭]一手扶持着[聂明玦],看样子[聂明玦]已经没有意识了,而[温旭]另一只手则持着佩剑横在两人面前,保护之意彰显。

    看到这一幕的聂明玦和温旭则均是一脸吃了那啥的表情,温旭被聂明玦斩于刀下,头颅挂于城墙之上用以扬威,而那个世界的自己居然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还会下意识保护聂明玦?恶心谁呢!

    温旭都看出来的事情,魏婴[聂怀桑]自然也看出来了,[聂怀桑]收了折扇,小心翼翼地靠近,“旭哥?旭哥你还认得我吗?我是怀桑啊,旭哥?”

    众人本以为要唤醒没意识的[温旭]应该很困难,谁知[聂怀桑]一开口,[温旭]持剑的手就顿了一顿。

    “怀桑……” 

    [聂怀桑]惊喜,“是我,旭哥。”

    许是知道同伴到了,[温旭]放松下来,佩剑落地,人也跟着软了身体。[聂怀桑]忙接住[聂明玦],温宁眼明手快地接住[温旭]。

    [温旭]似乎恢复了些清明,“阿宁吗?” 

    “是我,旭哥。”温宁咬咬牙,硬是把涌到眼眶的眼泪逼了回去,从小到大,这个堂哥都是他崇拜的对象,年纪轻轻战功斐然,成就一代军神神话,也是在[温旭]的影响下,温宁才选择了军械研究这条路,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看到这位堂哥这么狼狈,甚至是奄奄一息的样子。

    [温旭]喘了口气,“阿情在不在?明玦……咳,明玦替我挡了一枪,胸口中弹,离……离心脏就差一点,必须要由阿情亲自做手术,我,我才放心……”

    温宁有些哽咽,“哥,你别说了,你自己还一身伤呢。”

    “死不了……”

    [温旭]脑袋往旁边一偏,温宁顿时心一紧,“哥!”

    温宁探了探[温旭]的脉搏,虽然弱,但好歹还算平缓,温宁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温旭]这边尚可,[聂明玦]那边可就是另一副场面了,[聂怀桑]哆哆嗦嗦地把手放在[聂明玦]的脖颈处,许久许久,才察觉到微弱的跳动,[聂怀桑]几乎喜极而泣。

    [温旭]和[聂明玦]被放在了蓝澈随身携带的桌子上,一行人手忙脚乱地帮两人处理伤口,[温旭]倒好说,大多都是外伤,上个药绷带缠一缠也就可以了,内伤也就灌个药的事情,可[聂明玦]那枚子弹是真的难搞,太靠近心脏了,万一一个乱来,那就真的天人永隔了。可是,偏偏[温情]不在这儿!

    [薛洋]擦了擦江橙子脸上残留的泪痕,将睡着的江橙子放到沙发上,对着[金凌]招了招手。

    “我去那边看看,阿凌照顾好你小姨。”

    “知道了,小姨夫。”[金凌]很乖地应道,[薛洋]笑了笑,[金凌]却完全不敢和他对视,虽然现在的小姨夫看起来很像是乖巧小绵羊,可他却是见过自家小姨夫真面目的,[金凌]甚至怀疑,他小姨夫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温苑[蓝景仪]一左一右拍了拍[金凌]的肩膀,[金凌]呼出了口气,没关系,现在的话,就算发现了什么也没关系了,事实证明,他已经成功了小半了。

    “情姐不在这儿,那可怎么办?”温宁有些发愁。

    [聂怀桑]咬了咬牙,“你们说,那边的温情能不能让她试一试?”

    蓝涣不赞同地皱眉,“你疯了?那边的温情医术怎么样还不知道,况且古代的医师哪会动手术!”

    [聂怀桑]眼睛都红了,“那我能怎么办!不找她找谁?谁来动手术,你来吗?还是我来!”

    孟瑶摁住[聂怀桑]的肩膀,“怀桑,你冷静点,现在还没到绝望的地步。” 

    “三哥……”[聂怀桑]无助地看着孟瑶,眼神中又带着一丝希冀,他知道自己这位三哥一向聪明,现在只能指望三哥想个办法。

    “看来你和我想到一处去了。”[薛洋]搭上孟瑶的肩膀。

    魏婴和蓝澈估计也想到了,同孟瑶[薛洋]一起看向了半空中悬挂着的系统,[聂怀桑]顺着看过去,突然灵光一闪。

    “三哥,你是想……”

    孟瑶笑着看他,不知何时,佩剑已经握在手中了。

    “系统115是吧,”孟瑶笑得亲切无害,打断了系统的念书,“既然你能把我们传送过来,那肯定也能把温情送过来吧。”

    【尚未到温情,无法传送。】

    孟瑶剑指系统,笑容不变,“我猜你应该有我们所有人的信息?”

    系统顿了顿,【是。】

    孟瑶似乎笑容更大了些,声音愈发轻柔,“那你应该知道,我孟瑶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就是喜欢系统,你应该知道从小到大我拆了多少系统,光是高级系统就不下百个,你觉得你这么一个刚出生的初级垃圾系统,能在我手下撑几秒?” 

    仙门百家看着这样的孟瑶,不自觉地抖了抖,这口蜜腹剑的样子好像敛芳尊啊!果然是同一个人啊!

    这一会系统停了很长一会儿。

    【尚未到温情……】

    系统还没说完,一柄折扇直直飞向了系统化成的书,仿佛玻璃一般,碎成了蜘蛛网,连带着系统弄出来的场景也消失了。

    [聂怀桑]冷声道:“这次我只用了内力,你再说一句无法传送,不需要三哥,老子亲自用精神力碾压了你。”

    系统仿佛死机了一般,屏幕漆黑。

    “别装死,那本书不过是一个化形,根本没伤到你。”蓝涣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像你这样的系统,连玄羽都能把你轻松抹杀。”

    系统这才重新亮起屏幕。

    【叮,温情传送中——】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温情一脸茫然被传送,紧接着就被人死死抓住手腕子。

    “怀桑……”

    “情姐你先别说话,先救我哥!”

    [温情]迷茫地被[聂怀桑]拉着跑,直到看到躺着的[温旭][聂明玦],这才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在执行任务吗?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谁能把他们两个搞成这样?”

    [温情]一边不可思议,手下却丝毫不停地用精神力对二人进行扫视。

    [温情]脸上凝重,“旭哥没什么大事了,聂大哥现在必须动手术,”提起专业,[温情]马上严肃起来,“都别在这堵着,散开!阿宁薛洋给我打下手。”

    感谢[温情]的职业感,空间戒指里随身带着药和手术刀,甚至连各种手术设备都带着。

    [聂怀桑]终于松了口气,孟瑶拍了拍[聂怀桑]的肩膀,“放心吧,温情来了,大哥会没事的。”

    [聂怀桑]以手掩面,轻轻“嗯”了一声。这是第一次,[聂怀桑]感觉到什么叫天塌下来的感觉。

    蓝涣把折扇递还给[聂怀桑],系统又开始变换出相应场景念书,只是这一次,没人再去注意系统念了什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温情]身上,魏婴他们关心的是[聂明玦]能不能救回来,仙门百家同样如此,只是他们是想看看,那边与这边究竟是不是一样。

    【……蓝曦臣喃喃道:“我只知你们在追查一宗五马分尸案……可是不知……被分尸的……竟然是大哥……”

    ……

    金光瑶是聂明玦结义所认的三弟,因此聂怀桑叫他三哥。他道:“你们是在怀疑三哥?怀疑三哥分尸了我大哥?还怀疑他杀了我大哥?这……不太可能吧。三哥最是敬畏我大哥了,当年他还在聂家手下的时候,我哥就很赏识他。大哥下葬的时候,他哭得那么伤心……”】

    孟瑶听到了“聂明玦”,难免多关注了一些,谁承想居然听到这样的话。

    “金光瑶,那不就是那边的我?”孟瑶嗤笑。

    [聂怀桑]瞅了一眼,不感兴趣地移开眼,“无稽之谈。”

    莫玄羽无奈,“你们别代入太深啊。”

    金光瑶见他们这么嗤之以鼻的样子,无端的羡慕,这种极度的信任,真是令人羡慕。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更新走来了~
真是不想写md世界的人😂😂😂

enlightenment

如果三千修士中有人的子女来找白莲复仇

萌新第一次写文,原书中很多情节已经记不清了,如果有错误请谅解

自从观音庙过后,忘羡二人在彩衣镇过起了隐居生活,虽说是隐居,但是二人从未行事低调,平日里生活奢靡不说,喝醉后还是不是偷鸡摸狗,每次少不了赔钱道歉,在身上的钱很快花光后,蓝湛将魏婴带回了云深不知处,虽然吃穿一律取自蓝家,但是二人从未留心过蓝家半分事物,在世家宴会上也只顾吃喝玩乐。

甚至有来访的客人在正午竟曾看到二人在凉亭中……一传十,十传百,仙门百家中关于忘羡二人德行有亏的声音越来越多,但又因蓝忘机一听到关于魏婴的话,若其中稍有不满之意,立即禁言。久而久之,众人敢怒不敢言,对忘羡二人也越发冷眼相看,但二人浑然不觉,只当是仙门百家迂...

萌新第一次写文,原书中很多情节已经记不清了,如果有错误请谅解

自从观音庙过后,忘羡二人在彩衣镇过起了隐居生活,虽说是隐居,但是二人从未行事低调,平日里生活奢靡不说,喝醉后还是不是偷鸡摸狗,每次少不了赔钱道歉,在身上的钱很快花光后,蓝湛将魏婴带回了云深不知处,虽然吃穿一律取自蓝家,但是二人从未留心过蓝家半分事物,在世家宴会上也只顾吃喝玩乐。

甚至有来访的客人在正午竟曾看到二人在凉亭中……一传十,十传百,仙门百家中关于忘羡二人德行有亏的声音越来越多,但又因蓝忘机一听到关于魏婴的话,若其中稍有不满之意,立即禁言。久而久之,众人敢怒不敢言,对忘羡二人也越发冷眼相看,但二人浑然不觉,只当是仙门百家迂腐,不懂他们二人深厚感情,魏婴行事反而更加放肆,颇有一种“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气概睥睨众世家之人,就连江澄听了也不禁摇头。

 一日傍晚,在蓝家与众世家在云深不知处清谈时,魏无羡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旁若无人地伸了个懒腰,“蓝湛,我们出去走走吧,这破玩意儿有什么好听的。”蓝忘机只顾一脸宠溺地望着魏婴,哪里顾得上周围人纷纷变了的脸色,径直走出房间。 

晚风吹过,魏无羡懒懒地把头倚在了蓝忘机肩上,满是笑容的脸上微微带着红晕,蓝忘机笑着刮了刮魏无羡的鼻子“天——”魏婴顺势滑在了蓝忘机怀中撒娇,突然在拐角处遇见了两位身着紫衣之人。

江澄——魏婴不情愿地从蓝忘机怀中出来,一脸厌烦地瞧着他。蓝忘机心中一阵不快,之前祠堂中也曾被他撞破了好事,今日又是他,当真晦气。

尴尬的气氛中,江澄身后之人开口:“在下金陵林霁林子玥,拜见二位。”忘羡二人方才回过神来,各自拜会。

蓝忘机听得此人名字眉头一皱,之前在姑苏蓝氏家学中似乎听过此人之名,之前是是金光瑶所推荐来家学的学生,后来与金凌有些矛盾就不曾再来家学读书。不料他后来改拜宋岚为师,前几年在夜猎中大放光彩,蓝氏也曾下过帖子招揽,奈何他竟然敬佩江澄为人,中意于云梦江氏,现在已经是云梦江氏的客卿,深得江澄器重。虽然对他早有耳闻,但是三人却还是头一回见面。

过了很久,蓝湛冷冷开口:“听闻公子之名,似是旧日蓝氏家学之人,如此算来,可谓故交。”

旧事重提,林霁心中五味杂陈,往事一幕幕在心头回放,只因为自己和蓝愿多说了几句话,金凌就打翻墨水,弄坏凳子,甚至开玩笑般将自己推入水塘,还有蓝曦臣在耳边常说的“二人皆有错”又回荡在了自己耳边。“旧日求学之事,尤其是金公子之事,至今没有忘记。”

话音未落,魏无羡抢先说:“金凌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在家学中纵然有过激举动,也是爱护思追的缘故,何错之有,公子也应多谅解,况且不过区区小事,公子想必平时就不未曾体谅过金凌半分不易,有何资格指摘,改日必要向金凌好好赔罪才是。”

林霁原本脸上的微笑就绷不住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自己理亏在先却要别人道歉。刚想要反驳,只听见蓝忘机冷冷地说:“近十年过去,公子为何如此记仇,想必是庸碌狭隘之人。”

“记仇?!好,好,那不夜天惨死的三千修士中,就有我的父母!魏无羡,你有如何还得起这些!”

听闻不夜天一是,魏无羡脸上一白,连忙躲在蓝湛身后,蓝忘机急忙握住他的手,挡在身前“他前世已经死过一回,现在已经两清了,你还想怎么样?”

林霁听闻后,哈哈朝天一笑“你真以为你那一条命抵得上三千修士的性命吗?你的性命多高贵啊!失控?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就此失去了父母儿女,你重生后做过什么吗?你如何还的了我父母的命。”

“你从小失去双亲,而我早就家破人亡,你被江澄看中,而我却被他驱逐,我已经死过一次,而你从小到大完好无损,请问你究竟还要怎样?”就算是躲在蓝湛身后,魏无羡依旧探出头来向林霁怒吼。

“比惨吗?我的父母可是你杀的,冤有头债有主,你的父母……为何算在了我的头上?出来,别——”林霁话说了一半,却突然发不出声音来。

在一旁观望的江澄虽然不言语,表情却阴晴不定,这些年来江家大小事务皆由他一人打理,昔日的云梦双杰,如今只余一人……这些年魏无羡在外面可没少惹麻烦…….

“江澄!我已还你一颗金丹,你为何不能忘怀当年之事?你与林公子,你们皆为忘恩负义之辈!”

林霁此时已经顾不上嘴唇撕裂之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禁言是用来管教蓝家子弟的吧,在下早已不是蓝家子弟,含光君为何禁言在下?”

蓝湛神色不变“逢乱必出罢了。”

“逢乱必出?”林霁不禁哑然失笑“若不是魏无羡在这里,含光君恐怕看都不会看我们一眼。”

蓝湛正欲辩驳,身后的魏无羡却突然眼睛一红,娇弱地倚在蓝忘机身上,“蓝湛,都是羡羡没用,是羡羡的错,为何仙门百家公子皆对羡羡冷眼相看,为什么师弟都不护着羡羡,……为什么羡羡死过一次他们都不放过羡羡,呜呜呜……”

“江澄!林霁!欺人太甚!道歉!”蓝忘机已经张开双臂护在了魏无羡面前,雅正什么的荡然无存,怒气冲冲地瞪着二人。

然而林霁心中已是明白了一切,今日见到魏无羡原本是想和他讨个说法,看他今日之样,对当年之事竟然毫无愧疚,若是让他白白逃过一劫,那世上恐怕公理不存,之事今日众世家都在,不便下手,他日若有机会,不论用何种方法,定叫此人魂飞魄散!

此时大殿上传来一阵喧闹之声,客人们陆陆续续的告辞回家,“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告辞”江澄说罢,和林霁二人御剑而去。

蓝湛摸了摸魏无羡的头,“今日委屈了,就算给你的补偿,天——”天已经完全黑了,隐隐约约的灯火中,只有两个身影,影影绰绰,很快被吞没在了浓厚的夜色中。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说来似乎奇怪,林霁和江澄似乎都忘记了那天的争吵,二人从未再与忘羡二人起冲突,只是林霁最近时常钻研江家的藏书,不怎么出来办事,二人自以为江澄他们在吵完之后应放下了当年的恩怨,不会也不敢再找已经是夷陵老祖的魏无羡的麻烦,魏婴也在蓝家住腻了之后,和蓝湛借以夜猎之名,拿走了蓝家一大笔钱出去逍遥自在了。

……但是该来的总会来的。

一日在夜猎时,蓝湛和魏婴被奇怪的走尸包围了,二人拼劲全力也无法挣脱,魏无羡身上已经全是伤,血迹斑斑,陈情也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踪影。但是奇怪的是,他却一直找不到这群走尸的控制者,难道……“蓝湛,小心!”突如其来的一张缚仙网,将蓝忘机困住在里面动弹不得,魏无羡想要伸手救援,奈何满身是伤,终究是徒劳无功。

“看来是故人重逢啊……”突然出现一个蓝色的身影,林霁并未穿云梦江家的紫色衣裳,但是当他靠近时,魏无羡却感受到了森森寒意,“你是为了报仇……可是我都死过一回了!”他怒吼道。

“说对了,不过不仅如此,往远了说,当年江家数人,还有金子轩,可都是因为你而丧命,往近了说,近几年来你可给蓝家,给彩衣镇上的百姓,添了大麻烦。你重生之后的事情,又打算用什么来还呢?”

“那又如何?你敢动我,就不怕仙门百家群起而攻之?”

林霁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想再和魏无羡继续耗下去,转身走时,留下了一句话“……江家的事情过后,如今的仙门百家,还有谁愿意保你?”身后是被万鬼吞噬的魏无羡和无助地大喊的蓝忘机。

……几个月过后,仙门百家中流传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夜猎时身亡的消息,魏婴魂飞魄散,再也无人能够召回他的魂魄。从前对这对夫夫敢怒不敢言的人都纷纷舒了一口气,蓝家由于无人出来主持大局,金凌在江澄的悉心教导下终于改头换面,修为也在日益提升,不日就要继承兰陵金氏的家业了。蓝家的遗产引来了众多寒门的觊觎,谁都渴望成为新的世家。

夷陵老祖彻底死了,很快被人遗忘,只有修仙界的一切仍在继续。

Sakura

为了这几个字,我取关了多少up主

为了这几个字,我取关了多少up主

毛毛退闪

我好开心
真的
关于p大的文章下面发现了md
真的
很开心!

我好开心
真的
关于p大的文章下面发现了md
真的
很开心!

夏彧

羡鸡忌日,普天同庆

虽然已经1102了,但是我还是要给羡鸡送上祝福


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唯有赋诗一首


羡羡死

忘机哭

天天干

生泰迪

一刻钟

对情深

锁房门

了无痕

究根底

竞时长

是机赢

羡被轮

羡被艹

和滋味

忘不掉

机会少

还是要

是饥渴

白日淫

莲忌婴

配不上

泰山下

迪莲死


……………………………没有啦……………………


我怼羡🐔的热爱之情,可谓是滔滔不绝。

虽然已经1102了,但是我还是要给羡鸡送上祝福


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唯有赋诗一首


羡羡死

忘机哭

天天干

生泰迪

一刻钟

对情深

锁房门

了无痕

究根底

竞时长

是机赢

羡被轮

羡被艹

和滋味

忘不掉

机会少

还是要

是饥渴

白日淫

莲忌婴

配不上

泰山下

迪莲死


……………………………没有啦……………………


我怼羡🐔的热爱之情,可谓是滔滔不绝。


毛毛退闪

继续聊聊我身边的毛

这周体艺节












星期一晚上搞文艺汇演,你们猜有几个班搞毛盗。

三个!!!

还有你TM拿我家费里德做背景几个意思?

终炽被dy祸害得够惨了吧?

这不是最让我生气的。

然后……然后!!

一个班搞无羁,我当时没认出。

我们班男生就说

这不是无羁吗?那些人好像wwx。

我?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我们班男生品味那么差,看cpl,亏我以为他们是被我们班女生传染的,所以才整天嚷嚷着wwx的名字……艹

还有更刺激的

我们班主任是

毛毛!!!

我疯了!

她还是xz粉

当时她刚说完xz那么帅,还是有人不喜欢他,然后后来话题...

这周体艺节












星期一晚上搞文艺汇演,你们猜有几个班搞毛盗。

三个!!!

还有你TM拿我家费里德做背景几个意思?

终炽被dy祸害得够惨了吧?

这不是最让我生气的。

然后……然后!!

一个班搞无羁,我当时没认出。

我们班男生就说

这不是无羁吗?那些人好像wwx。

我?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我们班男生品味那么差,看cpl,亏我以为他们是被我们班女生传染的,所以才整天嚷嚷着wwx的名字……艹

还有更刺激的

我们班主任是

毛毛!!!

我疯了!

她还是xz粉

当时她刚说完xz那么帅,还是有人不喜欢他,然后后来话题转到了女性在社会上不平等地位。

拜托,xz侮辱女性这事怎么算?

开学听我的毛毛同学说她手机铃声是云深不知处时我就有点慌,后来事情太多忘记了,然后文艺汇演上她问我们班男生喜欢这种东西时我就想起了,不详的预感……(当时上面跳wj)

辜负我对她的期望

我以为我们学校就那点事?

后来证明我太天真了。

后来搞运动会,我没听广播,然后一个黑子姐妹跟我吐槽,她刚才,听到了:

xxx班的xxx,加油,xz在终点等你。

呵🙃

人间不值得,

再说说我那位姐妹,她已经被她身边的毛毛给搞疯了

文艺晚会上,她身边的人了一直在喊wwx

她跟我说时候,我都感觉到她有多崩溃。

她实惨,自家画的原创被毛毛说抄袭wwx

感情红黑你家专属?

而且那是粉吧?毛毛色盲?

我想在座各位都在bcy上看过不好好打tag的lwj出轨文吧!

她们班有个狼人,写了wwx出轨文。

然后,有天她去食堂,看到俩毛,在那讨论那啥文,我就不明说了,大家都懂,关键是声音贼大,她当时路过男生宿舍门口都听见了,旁边那些男生看她们眼神像看sb一样,她们还在继续说?

可怜姐妹……

整个学校我怀疑有一半毛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