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魏无羡

11604浏览    572参与
厌离

三千修士要杀魏无羡,魏无羡难道不应该反击吗?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主角被“世人”针对的剧情。这个“世人”指的到底是什么人?仙门百家?除绵绵、江厌离、金子轩、蓝忘机以外的人?围剿他的那些人?

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指的都是几千甚至几万个人。在这几千或几万个人中,难道除了被救人和亲人之外的所有人都是同一种观点?而且还都是错的?“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用在这里可能不合适,但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而且还是错的,这也太神奇了吧!

魔道里似乎确实除了温宁、蓝忘机以外的人对魏无羡几乎都是惧怕、憎恨之类的。

步入正题   

据我所知,蓝忘机劝他放弃鬼道时岐山温氏已经不复往前,云梦江氏也不需要他的帮助…...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主角被“世人”针对的剧情。这个“世人”指的到底是什么人?仙门百家?除绵绵、江厌离、金子轩、蓝忘机以外的人?围剿他的那些人?

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指的都是几千甚至几万个人。在这几千或几万个人中,难道除了被救人和亲人之外的所有人都是同一种观点?而且还都是错的?“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用在这里可能不合适,但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而且还是错的,这也太神奇了吧!

魔道里似乎确实除了温宁、蓝忘机以外的人对魏无羡几乎都是惧怕、憎恨之类的。

步入正题   

据我所知,蓝忘机劝他放弃鬼道时岐山温氏已经不复往前,云梦江氏也不需要他的帮助……那么他为何还不肯放弃鬼道?

既然这鬼道并不是“非修不可”的,而是他自己选择的,那么仙门百家针对他有什么错?他自己不肯放弃对自己心性有损、且还可能会使他失控杀人的鬼道,为什么还觉得仙门百家不应该针对他?

至于“他能不能再修炼正道的功法”,不是别人应该考虑的问题。换位思考≠公正

管他熙熙攘攘阳关道,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

他明知继续修鬼道会被仙门百家针对,却还是不肯放弃鬼道。那他被围剿又怪得了谁呢?【虽然我已经有过一次失控杀人的经历,以后可能还会失控杀人,但你不能反对我修鬼道,也不能认为这是我的错】

别人要杀他,他当然可以反击,但在反击之后就别再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是被逼的,是正义的。【虽然我杀过很多人,但我觉得我不应该被划为“十恶不赦”】

字言

【羡情】当初无悔(五)

♢剧情党勿深究


♢缘更


————————

“知道。”知道的,他如何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蓝忘机脑袋清醒的很,但心却因为紧张而跳的更快。


  “温情姑娘,抱歉了。”


  这是温情在被蓝忘机打晕之前听到的一句话。


  “魏无羡因为你……”


    疏远了我。


    蓝忘机不是傻子,他当然看的出来魏无羡在疏远他,也许更甚,只是他不愿深究。...


♢剧情党勿深究


♢缘更


————————

“知道。”知道的,他如何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蓝忘机脑袋清醒的很,但心却因为紧张而跳的更快。


  “温情姑娘,抱歉了。”


  这是温情在被蓝忘机打晕之前听到的一句话。


  “魏无羡因为你……”

  

    疏远了我。

  

    蓝忘机不是傻子,他当然看的出来魏无羡在疏远他,也许更甚,只是他不愿深究。


  不消一会儿,蓝忘机便恢复了面无表情,他将温情抗在肩头,脚轻轻一蹬地,飞跃而去。


  ————————


  灰暗的小巷里,平常人迹罕至,就连乞丐也不光临,但这时却有一条人影伫立,面前是跪着的一个人。


  魏无羡皱着眉,清朗俊爽的面庞也没有了往日的赶紧笑容,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随便,抬起用剑锋直指跪坐在他面前的身着破烂一人,沉着声音,道:“你在各派家族里到处传播关于我的谣言,目的是什么?”

  

  那人被魏无羡用剑锋抵着脑门,也不恼,抬头朝魏无羡嘻嘻一笑:“没有目的,就是想看看当初血洗不夜天的能人是怎么能被雅正的蓝家公子百般维护甚至顶撞长辈的。”


   魏无羡一愣,蓝家公子,蓝忘机?顶撞长辈那一遭,好像是在以前发生的,而且还清楚记得当时的自己听见之后倒是很感动。


  不过是他用来获取自己注意的卑劣手段,哪比得上情情对他真心实意的好。


   他不禁加重了语气,话语中满是嫌恶:“蓝忘机吗?我不流稀罕他的维护。话说回来,你既然没有任何目的,那必定是有鬼,像你这种人,留不得!”


  魏无羡没有犹豫,因为他知道,若是今天放过了这人,想必明日的头报必是自己又怎么怎么样的。


  思及此,魏无羡便手起刀落,顿时

染得一身血。他不屑地撇了撇嘴,擦擦手大步往外走去。

  

  身后,是一片血染。


  在魏无羡转身走出小巷后,一道人影缓缓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身上蓝白衣裳飘飘,正是蓝思追。


  他神情复杂,看着魏无羡远去的背影,想追上去问个清楚,为什么要杀人,但脚下却是像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


  良久,他才轻叹了一口气,转身抬起那人的身体,在巷子里找了个废弃的木箱,慢慢地将那人的尸体放了进去。


  一名蓝家子弟路过小巷,看见里面的蓝思追,有些惊讶,似乎是好奇为什么蓝思追会在这条巷子里,但没开口,也没多想,抬手朝蓝思追挥挥“思追,叔父叫我们回去了。”


  蓝思追应了一声,遮去眼底的复杂,往巷子外走去。


——————————


  魏无羡站在竹林里,拿起别在腰间的笛子,吹奏了起来。

 

  已至半夜,笛声从寂静的竹林里传出,蔓延开来,不一会儿,竹叶沙沙,风声涌动,温宁从一旁的林子中走了出来。


  他脚、手均有铁环,脸色苍白,眼眶里只余眼白,身上衣服已经破烂,跌跌撞撞地来到魏无羡面前。


  魏无羡收起笛子,原本冷着的眼睛在看到温宁的一刹那换成了愧疚。


 “主人……”温宁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勉强可以听辨的声音,“……有什么吩咐?”


  魏无羡看着温宁:“明日我会将你带到温情那里……到时候你只需服下一个药丸,便可以与常人无异。”


  温宁僵硬地点点头。


  魏无羡忽地想起以前的温宁。


  那时候的温宁是怎么样的呢?


  白衣飘飘,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容貌也算清秀。


  但现在……


  魏无羡遮去眼底的愧疚,温宁这个样子不会很久的,他能找到办法,让温宁重新的、完好无损地回来,使温情脸上的笑容再度扬起。


  他垂在衣袖里的手紧紧地攥起。


  


顾羽

做错了事情并不是承认错误道歉就可以结束了,你要在道歉以后,接受对方负面情绪的反扑,哪怕结果是不原谅以及不联系,你都要接受,这才公平。

有的人说“对不起,我错了”,只是想让对方赶紧闭嘴,让错误好似从未发生,这只是逃避责任,不敢承担惩罚。

做错了事情并不是承认错误道歉就可以结束了,你要在道歉以后,接受对方负面情绪的反扑,哪怕结果是不原谅以及不联系,你都要接受,这才公平。

有的人说“对不起,我错了”,只是想让对方赶紧闭嘴,让错误好似从未发生,这只是逃避责任,不敢承担惩罚。

顾羽

穷奇道劫杀

A和B结了仇。某天晚上,C套麻袋把B打了一顿,B第一时间想到了A,带了一帮兄弟气势汹汹地找A算账,B的二哥D看见了告诉了大哥E,E连忙赶去阻止他们。

结果场面失控,A不小心打死了E,又抽风把B带去的那帮兄弟也都杀了

A的粉丝们:

都怪B,他不查清楚事实就冤枉A

都怪C,C不打B,B就不会找A算账

都怪D,D要是不告诉E,E就不会去

都怪E,他偏心他的兄弟B拉偏架

最后,警察来抓A,粉丝们:A杀了他们又怎样,难道只准他们过来不准A还手啊!

A和B结了仇。某天晚上,C套麻袋把B打了一顿,B第一时间想到了A,带了一帮兄弟气势汹汹地找A算账,B的二哥D看见了告诉了大哥E,E连忙赶去阻止他们。

结果场面失控,A不小心打死了E,又抽风把B带去的那帮兄弟也都杀了



A的粉丝们:

都怪B,他不查清楚事实就冤枉A

都怪C,C不打B,B就不会找A算账

都怪D,D要是不告诉E,E就不会去

都怪E,他偏心他的兄弟B拉偏架




最后,警察来抓A,粉丝们:A杀了他们又怎样,难道只准他们过来不准A还手啊!

顾羽

【你仰慕我?你说你仰慕我,那为何你仰慕我的时候我没见过你?而我一人人喊打,你就跳出来摇旗呐喊?你这仰慕,未免也太廉价了。】


当时看还挺对


现在再看,emmm。。。


等等,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难道要我无条件跟随你么?


难道你杀人放火、走私吸毒、违法犯罪、强奸少女我也得继续仰慕你吗?我又不是有病!

【你仰慕我?你说你仰慕我,那为何你仰慕我的时候我没见过你?而我一人人喊打,你就跳出来摇旗呐喊?你这仰慕,未免也太廉价了。】


当时看还挺对


现在再看,emmm。。。


等等,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难道要我无条件跟随你么?


难道你杀人放火、走私吸毒、违法犯罪、强奸少女我也得继续仰慕你吗?我又不是有病!


时之物语柒

脑洞

脑洞①
用器灵(特指避尘和忘机琴)的视角来写怼文。主要是江家蓝家和岁华。
剧情的话避尘类似于怀才不遇大材小用——毕竟蓝泰迪还拿他给魏白莲砍瓜切菜;忘机琴是粉转黑。她就看着昔日那个小少年长成如今表里不一、不知廉耻的伪君子;三毒是看着自己的主人被人欺负污蔑却无可奈何;岁华是眼睁睁的看着主人在自己面前倒下以及主人的孩子长成了个白眼狼他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能为力。
设定器灵化形可以自己捏脸,不过捏完就不能改了。
私设忘机琴是姑娘,名字叫望姬。她和避尘觉得主人和灵器同名不妥单方面改的。(而且让忘机琴和蓝泰迪同名我于心不忍)
无cp友情向。

脑洞②
应该是脑洞①的后续。时间线是mdzs完结...
脑洞①
用器灵(特指避尘和忘机琴)的视角来写怼文。主要是江家蓝家和岁华。
剧情的话避尘类似于怀才不遇大材小用——毕竟蓝泰迪还拿他给魏白莲砍瓜切菜;忘机琴是粉转黑。她就看着昔日那个小少年长成如今表里不一、不知廉耻的伪君子;三毒是看着自己的主人被人欺负污蔑却无可奈何;岁华是眼睁睁的看着主人在自己面前倒下以及主人的孩子长成了个白眼狼他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能为力。
设定器灵化形可以自己捏脸,不过捏完就不能改了。
私设忘机琴是姑娘,名字叫望姬。她和避尘觉得主人和灵器同名不妥单方面改的。(而且让忘机琴和蓝泰迪同名我于心不忍)
无cp友情向。

脑洞②
应该是脑洞①的后续。时间线是mdzs完结以后。
避尘和忘机琴作为灵器,却一个被主人作床笫之事间的道具,另一个被迫观看那些腌臜事。最终不满暴起,在蓝魏二人野外幕天席地媾合时夺金丹布阵,以器灵之身引动阵法回到了过去,誓要将两位无耻之徒扼杀在摇篮里。
想法是很美好的,但可能因为压阵的是蓝忘机金丹的缘故,作为阵法主导灵的忘机琴啪嗒一下,回到过去后愣是上了蓝忘机的身。
忘机琴还在想为什么和书中记载不一样不是空投下来,就被铜镜里一张蓝忘机的脸雷了个外焦里嫩。在确定这就是自己以后,她对着铜镜就是一通无声的怒骂。
骂完了下意识摸摸胸口……卧槽,女的?!
是忘机琴和避尘引动阵法穿到平行世界然后忘机琴夺了这边女版蓝忘机的舍的故事。避尘是蓝家客卿。
另外,因为两位原来是器灵,所以可以和器灵们沟通。
cp忘机避尘,可能有三毒岁华。

脑洞③
政治老师魏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有一群小女生一脸兴奋的望着他,他去问为什么女生们也不回答。
后来有人和他说了一句:“魏老师你看过《MDZS》吗?”
魏婴一拍脑袋,顿时明白原来是自己太落伍了,转身回去看了小说,结果看见和他同名同姓小说主角与另一个男人卿卿我我,不禁面目扭曲。
他忍着强烈的恶心感看完了整本书,最后怒摔手机。
后来魏老师发现班上一群学生都被那本毁三观的书洗脑了,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走向迷途的学生拽到大路上,于是花了一节课讲了《MDZS》的bug,希望学生们迷途知返。
当天下午,他被一群学生推下了楼梯,滚下去之前他听到一个学生说“垃圾老师有什么资格和羡羡用一个名字,死了最好,我回去还要把他的照片QQ电话住址都发网上,让道友们伸张正义!”
旁边的同学为她叫好,那副姿态令人作呕。
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不是摔死就是被毛毛喷死,然后他睁眼,发现他穿越了,穿到了那个魏无羡的身上。
现在是求学之旅刚开始,事情还有转机!
魏婴安分守己,以为不会有什么事发生,结果金子轩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他一激灵:“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当天晚上,他乡遇故知的二人不禁相拥而泣,哭着向对方诉说自己的血泪史。
是魏婴和金子轩与某小说里的人物撞名,结果一起穿越到原著,为了活下去(和自己的贞操)修改命运的故事。
设定魏婴和金子轩是发小,互怼的那种。后期会怼忘羡。是他们过去还是忘羡过来还在思考。
cp羡轩,政治老师和地理老师。是的他们是同事。我爱他们。

脑洞④
夫人们的故事。
这个原创人物很多,特别多,超乎你想象的多,因为有名字的夫人就虞紫鸢,有性格的就虞紫鸢和金夫人。不要和我说藏色,有其子必有其母,不想写她。
cp大乱炖,几乎全是百合。比如虞夫人金夫人双向暗恋,聂二夫人对聂大夫人的单箭头,蓝夫人(虽然不想这么称呼她但“女修”这个称呼也太随便了)聂二夫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忘机琴(是的没错就是她)对蓝夫人的仰慕……总之,关系特别乱。
当然不会只写百合,温夫人和温若寒之间的感情,虞夫人的兄长也是有的。
怼肯定是有的,我要怼死江莲藕。
——
个人喜欢脑洞③。因为③最沙雕,符合我的文风。
还有我觉得②③可以连起来,那就有趣了。
颂秋歌

【阅读体】惊!平行世界的江澄是个小姑娘!!!(19)

    【聂明玦去世之后,要不是这两位兄长的义弟扶持,清河聂氏只怕比现在还烂泥扶不上墙。金光瑶一直对聂怀桑颇为照顾,聂怀桑为他说话,倒也不难理解。说实话,就连魏无羡本人对金光瑶的印象,也不坏。也许是出身原因,金光瑶待人十分谦逊亲和,是那种谁都不会得罪、谁跟他相处都能觉得舒服熨帖的人。

    ……

    金光瑶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面皮白净,眉心一点丹砂,眼珠黑白分明,七分俊秀,三分机敏,面相很是伶俐。这样一张脸,讨女人欢心已足够,却又不会让男人产生反感,年长者觉得他可爱,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就...

    【聂明玦去世之后,要不是这两位兄长的义弟扶持,清河聂氏只怕比现在还烂泥扶不上墙。金光瑶一直对聂怀桑颇为照顾,聂怀桑为他说话,倒也不难理解。说实话,就连魏无羡本人对金光瑶的印象,也不坏。也许是出身原因,金光瑶待人十分谦逊亲和,是那种谁都不会得罪、谁跟他相处都能觉得舒服熨帖的人。

    ……

    金光瑶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面皮白净,眉心一点丹砂,眼珠黑白分明,七分俊秀,三分机敏,面相很是伶俐。这样一张脸,讨女人欢心已足够,却又不会让男人产生反感,年长者觉得他可爱,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就算不喜欢,也不会讨厌,所以说很占便宜。】

    孟瑶眉心猛地一皱,白净的脸上居然透出些许戾气,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孟瑶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夸他这张脸长得可爱乖巧。蓝涣拍了拍孟瑶的肩,示意他不要激动。

    孟瑶撇开脑袋,沉沉吐了一口气,他倒不是厌弃自己的出身,而是那种地方实在是乌烟瘴气,来来往往什么人都有,着实给他留不下什么好感。

    “好了。”

    [温情]摘下口罩,深深吐出一口气,孟瑶当下顾不得什么怀念什么往事,忙快步走到[温情]那处。

    “大哥没事了吗?”蓝涣担忧问道。

    “没事了,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而且我发现此处不知道什么原因,伤口痊愈得特别快,我刚看了一下,旭哥的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估计聂大哥过一会儿就能醒了。”[温情]说着,众人想起魏无羡诡异的恢复能力,终于放下心来。

    “谢谢情姐。”[聂怀桑]低声谢道。

    [温情]瞅了眼[聂怀桑],见他垂头丧气的模样,难得良心发现了一回,伸手揉乱了[聂怀桑]的头发,“别焉了吧唧的,聂大哥没事,我的医术还信不过吗。”

    “信!”[聂怀桑]吸了吸鼻子。

    “得了,看你大哥去吧。”[温情]摁着[聂怀桑]的脑袋推向[聂明玦]那边,自己却往魏婴那边走去,“为什么旭哥和聂大哥会伤成这样?一般的任务怎么可能会把他们两逼到这种程度!”

    魏婴望了[温情]一眼,淡声道:“我又不是军队的,我怎么知道。”

    “别他妈给我扯皮,”[温情]低吼道,“你最近经常神神秘秘找了旭哥好几次,你当我是瞎子吗!”

    魏婴沉默。

    [温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不是和X有关。”

    魏婴不答,[温情]被激起了怒气,一把薅住魏婴的衣领子,“魏婴,你别忘了,我爸妈也都死在那里,我有知情的权利!”

    “阿情……”

    “姐,你干什么?”

    温宁抓住[温情]的手腕,“姐,你先松开魏哥。”

    [温情]一巴掌呼过去,“魏哥魏哥,谁是你亲姐姐你还记得吗?你咋不干脆去江家呢!”

    “可以啊,”[江厌离]笑道,“阿宁来,你姐不要你,离姐要。”

    [温情]白了她一眼,“想得美你。”手下还死死揪着温宁的后颈子。

    被温宁这一打岔,[温情]也有些冷静下来了,白了魏婴一眼,“反正就算你不说,等旭哥醒了我也能知道。”

    “那就等他醒了再说。”魏婴淡声道。

    “哼。”[温情]一脸不爽地拉着温宁去了[温旭]那边。

    魏婴望向躺着的[温旭]和[聂明玦],眸光暗了暗。

    “不会有事的,别担心。”不知何时,[江厌离]走到了魏婴身边。

    “姐……”

    [江厌离]摸了摸魏婴的脑袋,“知道你不想让我们陷入危险,但是阿婴啊,你别忘了,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责任,X,已经把我们所有人都扯进去了。”

    魏婴垂眸良久,才轻声应道,“嗯。”

    [……兰陵金氏守备森严,如果要搜查,一个大活人自然是没办法出入自如的。

    ……

    进来的人是个颇为秀美的女子,而且魏无羡认识,是一位仙门望族的女子。也是金光瑶的妻子,秦愫。]

    “噗——”

    [温情]刚拿出一瓶水,刚喝了一口就被那系统念的内容给吓喷了。

    [温情]擦了擦嘴,“我靠,孟瑶你骗婚啊!” 

    孟瑶脑门上实质般垂下几条黑线,咬牙切齿,“谁骗婚了,老子结婚了吗?你是不是脑子里的水还没倒干净。” 

    “哦,是吗?”[温情]突然笑得诡异,孟瑶突然感到不妙。

    “那我怎么记得你曾经追过的那姑娘,就叫秦愫啊~”

    孟瑶心里咯噔一下,脑袋发出“咔咔”声转向莫玄羽,莫玄羽冲他微微一笑,孟瑶扯了扯嘴角,“玄……玄羽……”

    [温情]发出毫不客气的幸灾乐祸的笑声,“活该。”

    金光瑶看得有些莫名,“我应当与温姑娘无甚交集吧,宋公子你可知道为何?”

    宋岚摸了摸下巴,“好像,我认识他们的时候,这两人就势同水火了,星尘你知道吗?”

    [晓星尘]笑了,“知道,阿洋曾经和我提过一嘴,说是当初阿瑶被子轩接回家的时候,被温情大小姐瞧见了。” 

    宋岚不解,“然后呢?”

    [晓星尘]冲他眨眨眼,“你忘了,温情的审美?”

    宋岚想了想,蓦地睁大眼,“不是吧,她胆子这么大!” 

    “你看看现在的阿瑶就知道他小时候有多可爱了,完全符合温情的审美,再看看她现在身边那些小男生,哪个不是有那么一两分像阿瑶。”

    宋岚嘴角抽了抽,“不是吧,看不出来她还挺深情?” 

    [晓星尘]有些好笑,“想什么呢,估计也就是觉得没得到的东西比较好的劣根作祟,温情怎么可能喜欢上什么人。”

    “我倒是希望她什么时候翻个车……”

    “等等,二位,”金光瑶的笑容有些勉强,“你们,在说什么?” 

    [晓星尘]满不在意道:“哦,就是温情她小时候追过孟瑶。”

    “小时候,多小?”薛洋听得突然来了兴致。

    “大概,”[晓星尘]有点不确定,“六七岁?”

    金光瑶感觉自己的笑容快保持不住了,听着薛洋放肆的笑声,金光瑶有点想打人。

    【……秦愫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了,在外环顾四周,这才小心翼翼地关上门,轻提着裙子走了进来,一只手还掩着胸口,仿佛心跳的很快,快要从胸膛跳出。

    ……

    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的长子温旭,射日之征开战后不久,就被聂明玦截杀于河间,一刀断头,还被他挑起头颅,吊在阵前,向温家的修士示威。】

    温宁:“……”

    [聂怀桑]:“……”

    孟瑶:“……”

    魏婴等人看看温旭和聂明玦,又看看并肩躺在桌上的[温旭][聂明玦]……

    蓝澈轻笑一声,“我突然对这本书有兴趣了。”

    孟瑶幽幽道:“我也是。”

    至于温旭聂明玦,两人互望一眼,又彼此飞快地冷哼一声挪来视线。

    【……聂明玦手下的本家修士和应征散修分几地驻扎,孟瑶此刻被分在河间一座山的山洞里。聂明玦徒步上山,远远的还没走近,看到一个布衫少年拿着一只竹筒,从林子里转了出来。

    ……

    他睁大了眼睛,道:“什么叫战功而已?赤锋尊,您知道为了这点战功,我费了多少心血?吃了多大的苦头?!虚荣?没有这点虚荣,我就什么都没有!”】

    “噗嗤——”

    “战功而已?上战场不为战功为什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嘲讽传来,孟瑶蓝涣[聂怀桑]顿时面露惊喜之色。

    “大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聂明玦]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曲起一条腿正坐在桌上,一旁[温旭]也醒了,两人还顺带换了衣服。

    “旭哥!”温宁屁颠屁颠地跟着跑过去。

    “大哥,你们什么时候醒的?”[聂怀桑]眼巴巴地望着[聂明玦]。

    “当听到聂明玦一刀砍下温旭脑袋的时候。”[聂明玦]瞟了一眼[温旭],眼底是不是很明显的戏谑。

    [温旭]一脸不爽地杵了[聂明玦]一胳膊肘。

    “喂喂喂,这可是救你留下的伤,温旭,你良心呢?”[聂明玦]笑着道。

    “呵!”[温旭]无比嘲讽地回了他一个字。

    聂明玦似是受不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居然和自己的手下亡魂嬉笑打闹,“阁下方才的话什么意思?”

    [聂明玦]这才回神,“什么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战功难道不重要?”

    聂明玦一脸正气,“战功固然重要,但这并不是金光瑶杀人的理由!而且还是以那种欺骗人的方式!”

    金光瑶扯出一抹冷笑,自己这个大哥,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正直。

    然而[聂明玦][温旭]却跟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般看着聂明玦。

    “夺人战功啊,你以为是小事?”[聂明玦]有些莫名地看着聂明玦。

    “一看就是一个没体验过人间疾苦的大少爷,才会这么天真。”[温旭]懒懒地道,“如果被抢了战功的人是你,估计你早就暴躁地拔刀杀人了吧。”

    聂明玦正欲怒斥胡说八道,可是一想到有人抢了他的战功,又正如[温旭]所言,确实气得不清。

    “看吧,你自己都不能忍的事情,凭什么这么高标准要求别人?”[温旭]嘲讽地看着他。

    “那他也不该模仿温氏杀人!”

    “用自己惯用的手法杀人,然后等着被人找上门?”[聂明玦]有些无语,“你是没听到他说那抢他战功的人上下勾结?你还让他回去认罪?如果他真的回去,估计就被弄死了。”

    “这……”聂明玦有些怔愣。

    金光瑶望着[聂明玦]的眼神有些恍然,曾几何时,他是真的将聂明玦当成了自己的大哥对待,当初是聂明玦帮了他,惩治了那些在背后说他闲话的人,也是他帮忙将他举荐给了金光善,他是很感激聂明玦的。可是聂明玦那一句“战功而已”真的是很伤他的心,什么叫“战功而已”?多少次他差点死在战场上,那是他拿命换来的战功!理应要让他们拿命来换!即便之后他想方设法想和聂明玦恢复关系,但他似乎认定了自己是个狡猾小人,一心防着他,不是不难过,也渐渐死心,想着就当个普通宗主奉承着吧,可聂明玦千不该万不该说那句“娼妓之子”,那时他才起了杀心……

    金光瑶看着与[聂明玦]轻松说笑的孟瑶,眼中羡慕之色几乎掩藏不住了。

    [聂明玦]突然对上了金光瑶的视线,即便金光瑶目光闪开得很快,但他还是看到了金光瑶眼底的一丝水色。

    [聂明玦]收回目光,揉了揉孟瑶的脑袋,“阿瑶,你要不要去和他聊聊?”

    【……江澄被他甩在身后,脸上逐渐阴云密布。金光瑶原本就在场中忙里忙外,见人就笑,有事就做,见这边出了乱子,又冒了出来,道:“魏公子,魏公子啊!留步!”】

    “啧,好大的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宗主呢,”软软糯糯仿佛没睡醒的声音即使嘲讽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江橙子刚醒来就听见这么一段,眼皮子还没睁开,就先怼一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执着于diss魏无羡。

    江橙子伸了个懒腰,“还你自己应付,到底谁是主谁是仆,你心里没点数吗?”

    魏无羡被怼惯了,这轻飘飘的话反而还激不起他的怒气了,江橙子见魏无羡不上当,撇了撇嘴,换上满脸兴奋扑向了[温旭][聂明玦]。

    “旭哥,明玦哥!”

    [聂明玦]接过软软糯糯的小橙子,面色肉眼可见的柔和了下来,揉了揉江橙子的脑袋,说出口的却是,“你怎么还没长高?”

    江橙子面色僵了僵,推开了[聂明玦],“嘤嘤嘤”地扑向了[温旭]的怀抱。

    [聂明玦]哑然失笑,只是看到江橙子却想起了另一件事。

    [聂明玦]瞥了眼魏婴,又和[温旭]对视了一眼,然后跳下了桌子,向魏婴走去。

    江橙子刚想说“伤还没好别乱跑”,就被[温旭]拿出来的bulingbuling的钻石吸引了。

    [聂明玦]瞥向一旁的众人,看向魏婴。

    “看什么看,X的事难道不是我们都应该知道的吗?”[江厌离]一脸不爽。

    “我是替瑶哥听着的。”莫玄羽笑得一脸纯良。

    “别看我,我是替体内那个家伙听的。”蓝澈慵懒道。

    “事关橙子,我应该不会被驱逐除外?”[薛洋]推了推眼镜。

    “哼!”这是[温情]。

    “六大家族,金家不能不合群啊。”[金子轩]笑得嚣张。

    [聂明玦]轻叹一声,眼底却是温柔不散。

    蓝涣手搭上[聂明玦]的肩膀,“大哥,也要适当相信我们啊。”

    [聂明玦]轻笑,“好。”

    “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突然就知道了我和温旭这次的任务和X有关,但这也不重要了,估计如果不是这个奇怪的空间,你们明天就应该听到我和温旭壮烈牺牲的消息了。”

    “我不明白,”[金子轩]脸色严肃,“你和温旭两个人的实力加起来都超神了,还有谁能让你们伤的这么严重?”

    虽然超神有些夸张了,但这也的确可以代表这两人的实力,所以众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把这两人重伤至此。

    “正常情况下当然不会,”[聂明玦]脸色发寒,“可如果有叛徒呢?”

    叛徒?

    [温旭]与[聂明玦]治军严谨,手下的兵只有战死没有俘虏,更别提叛徒!不,不对,还有人不是他们两练出来的兵!

    “副官。”魏婴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为了某些不可言说的理由,[温旭]和[聂明玦]的两个副官是由上面派遣下来的,两人知道自己出身六大家族,也明白上面的顾虑,为了安他们的心,也就没有拒绝,可没想到,就是这两个没被放在心上的副官,让两大军神狠狠地栽了个大跟头!

北有瀛河

魔道抽卡游戏(序章)

注:jfm,jyl,wwx,lwj粉误入,会提到聂家买尸

      舅舅瑶妹成美毒唯,所以会有点儿。。苏

      写文就是为了自己爽,逻辑什么的才没有呢


  

   当仙门百家的家主们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一个奇怪的地方时,他们是懵逼的。

当他们看到本以仙逝多年的人之后,他们更懵逼了。


    exm?这些人咋回事?还有前江宗主,你就没发现自家儿子不在这儿吗?能别左一个阿羡,有一个...

注:jfm,jyl,wwx,lwj粉误入,会提到聂家买尸

      舅舅瑶妹成美毒唯,所以会有点儿。。苏

      写文就是为了自己爽,逻辑什么的才没有呢


  

   当仙门百家的家主们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一个奇怪的地方时,他们是懵逼的。

 

   当他们看到本以仙逝多年的人之后,他们更懵逼了。


    exm?这些人咋回事?还有前江宗主,你就没发现自家儿子不在这儿吗?能别左一个阿羡,有一个阿婴了不?好歹关心下你儿子啊?!那边那位江小姐,别拉着你家羡羡的手问东问西了,没看到你夫君脸都黑了吗?还有咱能不能长点儿眼睛?魏无羡可是整个倚在蓝忘机身上啊!是个人都知道他们是道侣啊!


   “啊嘞啊嘞~既然人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众人闻声开去“当真是不知羞耻!”只见蓝启仁老先生看到那女子衣不遮体,行为不雅的样子涨红了脸,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噗╮( ̄▽ ̄)╭,不知羞耻?老先生,这都9102年了,咱能不搞封建迷。。。”那女子顿了顿,猛地弯下腰,鞠了一躬,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魏晋时期就是封建社会。”


   。。。


   众人默。


    魏无羡心想:自己既然已是姑苏蓝氏的人,自是要护着自家叔父的。。。这厮想到这里,扬声道:“这位姑娘,你。。。”话还未说完,魏无羡只觉自己发不出声音来,这是。。。禁言术?!蓝家怎会有人如此对待自己?


   “不好意思,我不想听到垃圾说话~”


    “慎言!”依旧是那张面瘫脸,依旧是那副德行,让岑阎(也就是文中“衣不遮体”“言行不当”的女子)。。。更想揍他了。


     “蓝e。。。”公子二字还未出口,便被一声铃音打断。众人只见岑阎瞬间变了脸,对着一黑色方块说道:“好哒ヾ(Ő∀Ő๑)ノ,澄澄你们要等我啊!放心啦,洋哥你的糖我不会忘的,绝对不告诉瑶妹!”随手便打开了投影仪。


   “拜拜喽!你们自个儿玩吧。”


   “姑娘且慢!请问阿澄/阿瑶/舅舅在何处?”虞夫人,孟诗,金陵三人先后问道。连死去多年,甚至魂飞魄散的人都以来到这里,他们为何。。。岑阎听到金陵的声音,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x,你这时候想起你舅舅来了?他刨金丹,命归西的时候你搁哪呢?”


   听到“刨金丹,命归西”六字之时,虞夫人简直要哭出来,她的儿子。。。


   视角转到魏无羡那边,他正兴高采烈的向江枫眠及江厌离介绍蓝忘机,好一副其乐融融,阖家欢乐的景象。


   “那我舅舅。。。”金陵仍是向岑阎询问他舅舅的下落,却被她打断。


  “一会儿就知道了,别打扰姑奶奶我去赴约。”说罢,便不见了身形。


   而此时,投影仪的大屏幕亮了。


   当众人看清屏幕时,又一次懵逼了。

  


   


   


毛毛一边去

被毛毛骂完拉黑了

谁他妈没几个小号啊?

来啊!

拉黑我啊!

举报我啊!

反正我要cm也没什么用。还不是为了看快乐源泉

不开心了

求个安慰(?)

被毛毛骂完拉黑了

谁他妈没几个小号啊?

来啊!

拉黑我啊!

举报我啊!

反正我要cm也没什么用。还不是为了看快乐源泉

不开心了

求个安慰(?)


顾羽

和姐妹聊天的结论



虽然我害死你的爸妈,但我还是有资格管教你


虽然你妈对我很好,但我还是放任相好禁你的言


虽然我杀了你家不少人,但你家的人还是会成为我的舔狗


虽然我至少杀了3000人,你顶多杀了1000人,但是你必须死,我必须活得好好的


虽然我除了杀了不少人祸害老百姓之外,什么好事都没干过,而你建立了瞭望台造福不少百姓,但我是好人,你是坏人


虽然我杀了你的爸妈,断了你的一条腿,但是你们不能恨我


虽然我闯了你家祠堂,但你不能打我,甚至不能骂我,不然我就七窍流血碰瓷给你看


虽然我是游侠,你是君子,但咱俩可以交合时被小孩子看到仍面不改色


欢迎补充


之前的让毛毛举报得...



虽然我害死你的爸妈,但我还是有资格管教你


虽然你妈对我很好,但我还是放任相好禁你的言


虽然我杀了你家不少人,但你家的人还是会成为我的舔狗


虽然我至少杀了3000人,你顶多杀了1000人,但是你必须死,我必须活得好好的


虽然我除了杀了不少人祸害老百姓之外,什么好事都没干过,而你建立了瞭望台造福不少百姓,但我是好人,你是坏人


虽然我杀了你的爸妈,断了你的一条腿,但是你们不能恨我


虽然我闯了你家祠堂,但你不能打我,甚至不能骂我,不然我就七窍流血碰瓷给你看


虽然我是游侠,你是君子,但咱俩可以交合时被小孩子看到仍面不改色


欢迎补充


之前的让毛毛举报得屏蔽了,我再发一次好了,反正复制粘贴几秒钟的事儿罢了╮(‵▽′)╭


归辞

请还圈子一份安宁可以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QQ、微信列表里的好友大多成了MX和MD的粉丝,动态里面充斥了WX大法好、墨香铜臭烂漫至死不渝一类的。

      今天晚上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纷纷骂起来西子绪,说她自导自演、用心险恶,认真来说,我其实算不得西子绪的粉丝,只能说看过她的几部作品,还是觉得不错的。

      未知事实,不允置评,这是MD粉丝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可我真的很好奇,你们MD粉丝几乎撕遍了整个书圈,西子绪、P大,……(还有不少,有些敏感,就不一一...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QQ、微信列表里的好友大多成了MX和MD的粉丝,动态里面充斥了WX大法好、墨香铜臭烂漫至死不渝一类的。

      今天晚上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纷纷骂起来西子绪,说她自导自演、用心险恶,认真来说,我其实算不得西子绪的粉丝,只能说看过她的几部作品,还是觉得不错的。

      未知事实,不允置评,这是MD粉丝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可我真的很好奇,你们MD粉丝几乎撕遍了整个书圈,西子绪、P大,……(还有不少,有些敏感,就不一一举例了),动漫、游戏也不放过,阴阳师、霹雳布袋戏、云裳羽衣、全职高手……(依旧还有……很多)。

      我记得前不久动态里看见有人黑P大,说MX不会逆官配,而P大家的儿子乱搞什么的,没多久又说MX、P大一家亲(脸呢?)

      刚刚看了一个nc粉的动态,最开始我真的气的不行,看到后来满满平复了心情,只觉得可悲。

      他们一边说网友没资格哀悼雪莉,一边人肉着所有和他们价值观不同的人,一边为MX发声说人身攻击太可怕,一边逼得别人自杀……

      你们来指责别人之前,不应该先反醒自己吗?刚刚我才看见又一个反tag的太太被人警告人肉。

      你们真的太可怕了,盲目崇拜一个虚无缥缈的信仰,弄得网络上、生活中乌烟瘴气!

      你们还记得从小到大老师、长辈的殷殷教导吗?你们可以为了虚拟人物、为了一个网络写手,放言之不惜杀了亲生父母,你们有良心,有羞耻心吗?

      我今晚是觉得好笑又可悲,这一代的不少的青少年倒真是应了那句恶臭青少年了——国家希望你们成才,你们又在希望什么呢?

      请你们MD粉行行好,给原耽圈留出一片安宁之地吧!


毛毛一边去
上一篇的,忘了配图我混个史同怎...

上一篇的,忘了配图
我混个史同怎么这么难?

上一篇的,忘了配图
我混个史同怎么这么难?

毛毛一边去

魏无忌,mdzs男主角?

是我有病还是毛毛有病?

信陵王太惨了

魏无忌,mdzs男主角?

是我有病还是毛毛有病?

信陵王太惨了


你猜
我他妈瞎掉了,这么小的小孩都能...

我他妈瞎掉了,这么小的小孩都能下的去手,魔道粉没脑子吗?精你妈的彩,我现在就两个字,真恶心,不是一家狗不进一狗门,我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你们都不带点脑子吗?祸害这么小小孩,心里不痛吗?没点良心是吧?我的天,魔道粉不仅眼瞎,而且没脑子
我跟狗毛不共戴天,祝nmsl早日超生🙃🙃

我他妈瞎掉了,这么小的小孩都能下的去手,魔道粉没脑子吗?精你妈的彩,我现在就两个字,真恶心,不是一家狗不进一狗门,我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你们都不带点脑子吗?祸害这么小小孩,心里不痛吗?没点良心是吧?我的天,魔道粉不仅眼瞎,而且没脑子
我跟狗毛不共戴天,祝nmsl早日超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