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发泄

5548浏览    1444参与
PLUTOPOWER

屋子

早在十七岁的那一年,我就意识到了我的精神在物质世界具象化的样子是什么了。我的相机对准作为柜门的镜子,闪光灯错误的作用却惊人准确的描绘了我本来的模样:在我原本应该是脑袋的位置有一片发散性的空白,这就是我空荡的证明。


在那一刻我找到我精神世界的在这里的形象了。我们的屋子。


青春期在我和我妈跌宕起伏的关系处于比较良好的阶段的某一天,她在游泳馆自带的淋浴间里对我坦白她是如何热爱着“像男人一样洗澡”。这句话的意思是将水流开到最大,以至于浑身都被水压击打的酥酥麻麻(这句话写的真恶心),显然,男人一定是这样洗澡的。我家的浴室里的地板是滑溜溜的,又白又滑溜溜,踩上去就像是某种很温柔的海洋生物的皮一...

早在十七岁的那一年,我就意识到了我的精神在物质世界具象化的样子是什么了。我的相机对准作为柜门的镜子,闪光灯错误的作用却惊人准确的描绘了我本来的模样:在我原本应该是脑袋的位置有一片发散性的空白,这就是我空荡的证明。


在那一刻我找到我精神世界的在这里的形象了。我们的屋子。


青春期在我和我妈跌宕起伏的关系处于比较良好的阶段的某一天,她在游泳馆自带的淋浴间里对我坦白她是如何热爱着“像男人一样洗澡”。这句话的意思是将水流开到最大,以至于浑身都被水压击打的酥酥麻麻(这句话写的真恶心),显然,男人一定是这样洗澡的。我家的浴室里的地板是滑溜溜的,又白又滑溜溜,踩上去就像是某种很温柔的海洋生物的皮一样,而且很温暖。


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我的书,我的台灯,我早已过期的沐浴露和身体乳。不想被回忆起来的东西藏在每个抽屉里。在某一个时刻我是认识它们的,但是现在又不了。有些时候我没有办法忍受别人装模作样的像是那些报刊卖的对于中学生语文阅读最有帮助的杂志里的那些作者笔下描写的一样感受生活,然而我又无时无刻的不在感受。我需要表达,某种方式,说出来或者写出来,我真的太喜欢表达了,这一件在我的生活里无比匮乏的东西时不时地回到我的身边,周期性的。


我可以从一个人的文字描写之中产生对这个人的感觉,但却不是一种能被实体描写出来的东西。就像是某种模糊的影像,某个声音或者颜色,或是气味。其实这个现象在我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存在着,有些时候我很难组织起语言来讲这个脑子里的杏仁体超负荷工作产生的联觉是什么样子。我自己写东西的时候也会有联想,比如所有棕色的句子都是我想要删除的东西,闻起来像是那种超市里随处可见的柠檬味空气清新剂的句子大部分都是我喜欢的。对于他人来说,我讨厌的文字描写可以很主观的被总结成:就是让我对它没有感知的。


今天晚上我太疲倦了,你知道吗?太过疲倦的时候我就开始无端的暴躁,开始把矛头指向别人。我感觉很多事物,漂亮的东西,都从我的面前飘走了,就像是浮在水上那样,但是是在空气之中。就这么飘走。每当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爱,它总伴随着一种很强烈的悲伤,因为我比谁都更清楚地知道他们有一天还是会离开我的。就像每一件过去的事情。我们爱着,可是他们依然会离开。我今天想明白为什么昨天在电话里我妈的声音有一种做作的距离感,那是因为当时她在和那个半年前丧失了自己的独生儿子的阿姨在一起而怕被发现自己拥有着对方不再拥有的。她的儿子,他年轻的灵魂一定是升到了天堂,而构成了他的灵魂的这些化学键却随着火和烟断裂开来。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发生在你的身上呢?你在死前的一刻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你恐惧吗?你恐惧吗?你比我还要恐惧吗?


能够回来真是太好了。

黄子弘凡的粉底液

深夜发泄一下

我知道我三观不正脾气不好人丑嘴贱不学无术像个混混,文化课术科都是倒数没个高中生的样子。

我可拜托你们吧

别再啥都不懂就一顿乱骂

你们不能好好相信我吗

每次我想尽全力想挽回一切的时候都被你们打击掉了我的一切自信心

真把孩子当游戏是是吧

养废了就换个号

我也想要今年的生日礼物的啊

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

我知道我三观不正脾气不好人丑嘴贱不学无术像个混混,文化课术科都是倒数没个高中生的样子。

我可拜托你们吧

别再啥都不懂就一顿乱骂

你们不能好好相信我吗

每次我想尽全力想挽回一切的时候都被你们打击掉了我的一切自信心

真把孩子当游戏是是吧

养废了就换个号

我也想要今年的生日礼物的啊

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


鱼鱼余

今天高中放假,去参加我爸爸的太婆的入敛仪式,我和弟弟戴着红头巾,一屋子的人,一床床丧被盖上老人的身子,我也被这种氛围感染,泪水溢满了眼眶。

......

后来我们吃了丧饭,我们小孩子吃饭比较快,吃完就会在那里玩游戏,大人走了,我爸爸吃了酒,然后就可能神智不清,走的时候没有叫上我们,我们玩得很开心,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已经走光了,我们还在想大人都去哪里了,然后奶奶焦急的声音就传过来了,他说爸爸找我们,一直在找我们还发酒疯了,我回去了,爸爸半个身子在墙影里。我看到了,他在抹眼泪,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后来我爸爸因为喝了酒没办法带我们回家,是姑父带我们回家的,姑姑说爸爸找我们着急了,喝了酒默默...

今天高中放假,去参加我爸爸的太婆的入敛仪式,我和弟弟戴着红头巾,一屋子的人,一床床丧被盖上老人的身子,我也被这种氛围感染,泪水溢满了眼眶。

......

后来我们吃了丧饭,我们小孩子吃饭比较快,吃完就会在那里玩游戏,大人走了,我爸爸吃了酒,然后就可能神智不清,走的时候没有叫上我们,我们玩得很开心,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已经走光了,我们还在想大人都去哪里了,然后奶奶焦急的声音就传过来了,他说爸爸找我们,一直在找我们还发酒疯了,我回去了,爸爸半个身子在墙影里。我看到了,他在抹眼泪,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后来我爸爸因为喝了酒没办法带我们回家,是姑父带我们回家的,姑姑说爸爸找我们着急了,喝了酒默默的在那里哭。我也听到爸爸小声地说,反正回去了,我和我弟弟都是去妈妈那里,他一个人回去没意思,我听完我内心的感觉真的很复杂我.....

我这个人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应该说我是无情还是怎么样。妈妈爸爸养了我这么多年吧,我感觉就是我跟他们没有那种牵绊的感觉,我害怕的就是他们不养我了,然后我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没有钱什么都没有,我最害怕的,是我落的一个穷困潦倒的境地,跟他们之间的亲情......怎么说呢?突然之间想想好像也没有那种感觉,但是他们给我付出的真的很多,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我自己了,就先写到这里了。突然就厌恶这样的自己

osbchwuajbx

我能做什么 事到如今 我无从下手 我只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放下你 可你一对我好的时候 我又会产生有希望的错觉 你打我的时候 我才认清现实 原来 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  一切的感情 都是我过度解读 我累了 别人的一个厌恶的眼神就能够把我推进深渊 所有的一切 都是造成我现在这副模样的原因 没有人逃得掉 也没有人意识到 我在慢慢慢慢的改变 慢慢慢慢 慢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在改变

我能做什么 事到如今 我无从下手 我只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放下你 可你一对我好的时候 我又会产生有希望的错觉 你打我的时候 我才认清现实 原来 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  一切的感情 都是我过度解读 我累了 别人的一个厌恶的眼神就能够把我推进深渊 所有的一切 都是造成我现在这副模样的原因 没有人逃得掉 也没有人意识到 我在慢慢慢慢的改变 慢慢慢慢 慢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在改变


PLUTOPOWER

15:34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是否应该将他人的痛苦转换成我们的食物?


至少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逃避的方式。我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与生俱来的生理结构注定了我情感的软弱,共情的感受很快就变成我的一部分,长在自己身上。就好像,我确实是有一小块活在别人之中似的,不是指extended mind theory这层意味。我没有办法在体会他人的同时不成为他们,但是有些人就可以,比如友人G,但这只是她作为一个极其奇妙的个体的附加性质之一。


当然我也见过在这一方面有着非病理性缺陷的人,不少。我不知道是他们的生活哲学促进了这一点,就像是我的逃避一样,他们以某种更高明的方式在掩饰着。我不知道。尤其是当这样的情况出现在...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是否应该将他人的痛苦转换成我们的食物?


至少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逃避的方式。我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与生俱来的生理结构注定了我情感的软弱,共情的感受很快就变成我的一部分,长在自己身上。就好像,我确实是有一小块活在别人之中似的,不是指extended mind theory这层意味。我没有办法在体会他人的同时不成为他们,但是有些人就可以,比如友人G,但这只是她作为一个极其奇妙的个体的附加性质之一。


当然我也见过在这一方面有着非病理性缺陷的人,不少。我不知道是他们的生活哲学促进了这一点,就像是我的逃避一样,他们以某种更高明的方式在掩饰着。我不知道。尤其是当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一个感情丰富的人的身上的时候,这里我在特指另一些人,比如我爸,一个能让你觉得非常亲近但又无比疏远的人。疏远感体现于某一个只有我和他在家的夜晚,他会故意把灯全部关掉到厨房去看烧水的火焰。或者为了让我体验某种感觉把我关在房间里,没有惩罚性质,但也不是在开玩笑。


昨天和他聊到我高中的时候,他提起来我因为一个显然处于抑郁状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去在乎的老师而难受这件事情有多么无意义。虽然不是第一次,但这还是让我觉得他的情感世界是我永远无法达到的。对于他而言,所有的感情都被压抑着,因为时间太长而早就变成硬邦邦的石头了。这不说明他没有感情,不是,我知道我的生命从很高的程度在模拟他的。那个世界是存在的,它一直都在那里,只是作为子女的我们无法到达。


假如我这么做的话,那些脑子不是很清楚的小孩又要开始抱怨。说一些很大的话,但是他们并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些词汇背后的意味,不论是从语言学的层面上,还是这些词所描述的事物到底是如何形成、如何运作。不,他们是不了解的。我也体会过这种感觉,它是一种又激情、被认可的快乐、和安全感所组成的,在其中我们总是会说出一些模板似的发言,而只有从那个环境之中出去再审视才会发现那些话全都是他们教给我们的。这就是一个positive feedback loop,在其中事实是如何早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都很快乐——就像看着别人的痛苦并且进行语言性加工的时候一样快乐,和恶心。


昨天下午我和一个在明年的这个时候有可能成为我新pi的教授讲了一通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讲完之后却觉得心情好多了。于是整个下午变得闪闪发光,直到晚上。我觉得如果白天能再长一些就好了,对于我来说。我现在还是想知道那个学molecular bio的博士是怎么从化学机械之中看到她神的存在的?为什么我越看就越觉得,引用这一句我喜欢到曾经在社交网站上用作签名的话,我们不过是“a computer implemented in meat.”


从这一层面上来讲,确实不论是怎么样痛苦或者快乐都没有本质性的差别,不过是一些收到电极的牵引而运作的极其复杂的化学机器罢了,因为太过复杂我们才会觉得自己是存在着的。你看看那些小小的蛋白质,它们真的能感觉到什么吗?那些缠绕在你神经元上的脂类分子,那些气泡一样的运输蛋白,那些磷酸,那些AGCT什么的,本质上一样的化学物质被分泌,引起了一系列和其他区域的、内脏的、荷尔蒙、神经递质的反应。你真的觉得自己会感觉到什么吗?我觉得不,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


所以说我才不喜欢cognitive neuroscience——但这就是我另一个心口不一的地方了。从另一个层面讲,只要不用到pipetting的所有东西我都喜欢。真心的。


PLUTOPOWER

23:26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经过的路上所有的门全都紧闭着。门紧闭着,就像是那一天的夜晚。


一排有一排的门,每一扇门背后都通往着不同的故事,而它们全部都被橘黄色的温暖灯光照亮。温暖的可能性,未曾发生过的事情,不曾出现的创伤,全部。


一则广告:水从地上倒流回去,回到人的眼睛里。镜头转向电视。


昨天夜里我觉得我大概知道她是由什么组成的了:皮毛的质感,皮毛的味道,而且带有体温,来自那些家养宠物的温热,还有它们的粮食。这些是她的表层,在这之下是黑色的,青绿色,紫色坚硬毛刷质感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像是某种洞穴,石钟乳构成的柱子错综复杂,从远处看就像是坚硬的毛发。机械制造的噪音,有...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经过的路上所有的门全都紧闭着。门紧闭着,就像是那一天的夜晚。


一排有一排的门,每一扇门背后都通往着不同的故事,而它们全部都被橘黄色的温暖灯光照亮。温暖的可能性,未曾发生过的事情,不曾出现的创伤,全部。


一则广告:水从地上倒流回去,回到人的眼睛里。镜头转向电视。


昨天夜里我觉得我大概知道她是由什么组成的了:皮毛的质感,皮毛的味道,而且带有体温,来自那些家养宠物的温热,还有它们的粮食。这些是她的表层,在这之下是黑色的,青绿色,紫色坚硬毛刷质感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像是某种洞穴,石钟乳构成的柱子错综复杂,从远处看就像是坚硬的毛发。机械制造的噪音,有规律的声音。这些没有形态的东西就像是野兽一样盘踞在那个世界里。这些这样的东西。


当我的大脑试图体会这样的一副画面的感情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通天的类似于树干一样形状的明亮的青色的柱子。它底部站着一些家伙,那些人似乎好像已经离开了我们,可我也不能够确定到底有没有。她一次次对我说她对死亡的恐惧。我知道的,她说我们的大脑对于自己的死亡有着不同的反应。我知道的,她说她也喜欢kierkegaard,这和我某一个认识的人如出一辙。但不同之处在于,她并不是完全的以浪漫的解释来看待存在主义的。我知道的,她说,也许我能在死前搞明白到底什么是consciousness,我知道的。


但是那样你就不会再惧怕死亡了吗?


我可以体会这种感觉,这就像那则广告所带来的情感,就像是所有的东西都流淌回去,然后时间再度继续,我们又回到了原点。一辈子都在原地踏步。我看着她似是而非的相信着,她似是而非的痛苦,她似是而非的恐惧。有些时候,就真的像她说的一样,我和她在一些层面上很像,这一点也从和父母的关系之处体现了出来。


“……”


在那样的时刻,轰隆隆的公交车拐过一个弯,车内昏暗的灯光衬托着外面的树木、灰色的马路、照在高楼上的日光。就在那样的时刻,我觉得我的灵魂(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好像从我的身体里出来,和她的重合了一样,但又完全不同,完全不同。我在生命中很多次体验过这种感觉,但是这一次就像是,鲜明的可以感受到从现实层面和她的区别,全然不同。


昨天通宵失眠,一首我很喜欢的歌的歌词在脑子里面循环滚动。睡着了之后,我就梦见她。


“Fluffy days and nights"


“Looking clear but never recognized"


“Just hear your manic speech"


“Turning insidious”

Silver (银)

最会浪费时间的是你。最多废话的是你。你现在他妈的敢叫我们认真做事?你以为我们不认真?你以为我们做的东西很简单?你可以死远点。不见,智障王。

最会浪费时间的是你。最多废话的是你。你现在他妈的敢叫我们认真做事?你以为我们不认真?你以为我们做的东西很简单?你可以死远点。不见,智障王。


过激鬼灭吹

稍微负能…应该…没事吧…
















今天还是保持笑容了,脑中也还是一片乱糟糟的世界,也好冷啊,但是脑子还是会想着一大堆的事情。

我到底在干些什么,我走的路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完全不知道,而且也好麻木,越学越不知道自己在期望这什么,我是为了什么活着来着……忘了啊…

如果我妹代替我活着多好啊,我人那么差劲还那么垃圾,表达能力还不好,还让人觉得恶心,我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啊,反正到头来也会不断让其他人失望透顶。
鼻子又出血了…纸上都是大大小小的血迹…
手好冰…好冷…世界已经不那么温暖了啊…

好想要睡觉,想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自己...

稍微负能…应该…没事吧…




























































今天还是保持笑容了,脑中也还是一片乱糟糟的世界,也好冷啊,但是脑子还是会想着一大堆的事情。

我到底在干些什么,我走的路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完全不知道,而且也好麻木,越学越不知道自己在期望这什么,我是为了什么活着来着……忘了啊…

如果我妹代替我活着多好啊,我人那么差劲还那么垃圾,表达能力还不好,还让人觉得恶心,我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啊,反正到头来也会不断让其他人失望透顶。
鼻子又出血了…纸上都是大大小小的血迹…
手好冰…好冷…世界已经不那么温暖了啊…

好想要睡觉,想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自己的“朋友们”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起。

要是睡着了不会醒过来的话,多好啊……

全部都是一个梦,对吧……?

娜特利尔

我是腐烂的苍白的,不可理喻的

落入沼泽下沉致死

天空崩碎内里溃烂

为什么我可以一边笑一边咒骂

无比鲜艳,向阳而生至宇宙毁灭

像只蛀虫

为什么不回头看看?血会倒灌进眼睛

不会哭泣,笑意虚假

自以为是,不堪入目

我的卑劣成就我,践踏了善良

竭力隐藏眼底的疯狂

为什么

不要日复一日发问,或者至少换个问题

把自己推落,死相丑陋

我的真实不存在,虚假却盘旋

所以到底什么是真的

鼎沸的人声淹没过双膝

没做过梦是因为从不在意

我其实没有那么爱你们

我是腐烂的苍白的,不可理喻的

落入沼泽下沉致死

天空崩碎内里溃烂

为什么我可以一边笑一边咒骂

无比鲜艳,向阳而生至宇宙毁灭

像只蛀虫

为什么不回头看看?血会倒灌进眼睛

不会哭泣,笑意虚假

自以为是,不堪入目

我的卑劣成就我,践踏了善良

竭力隐藏眼底的疯狂

为什么

不要日复一日发问,或者至少换个问题

把自己推落,死相丑陋

我的真实不存在,虚假却盘旋

所以到底什么是真的

鼎沸的人声淹没过双膝

没做过梦是因为从不在意

我其实没有那么爱你们

PLUTOPOWER

2:23

怒肝了一天终于把我的honors thesis proposal写完了,然后又有了闲心来写日记。不如说是在晚上八点之后喝了带有咖啡因的饮料睡不着觉,再加上情绪又很低沉的缘故。我的胃部以下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好像他们被套在一个那种典型的黄色橡胶袋子里一样,它们就那样可怜巴巴的紧缩在一起,我有多恶心自己,它们就有多紧缩。


和自己相处就是不断证明自己的伪善再不断地推翻这个结论地过程。


有些时候我觉得我不应该在这个躯体里。我的灵魂(一个不存在的东西)知道,这不是我。


洗完脸涂面霜的时候我看见了自己的样子:那张皮,皮上的纹路,沟壑处油脂的样子,嘴唇的皱纹。它们全都是陌生的。


我不在...

怒肝了一天终于把我的honors thesis proposal写完了,然后又有了闲心来写日记。不如说是在晚上八点之后喝了带有咖啡因的饮料睡不着觉,再加上情绪又很低沉的缘故。我的胃部以下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好像他们被套在一个那种典型的黄色橡胶袋子里一样,它们就那样可怜巴巴的紧缩在一起,我有多恶心自己,它们就有多紧缩。


和自己相处就是不断证明自己的伪善再不断地推翻这个结论地过程。


有些时候我觉得我不应该在这个躯体里。我的灵魂(一个不存在的东西)知道,这不是我。


洗完脸涂面霜的时候我看见了自己的样子:那张皮,皮上的纹路,沟壑处油脂的样子,嘴唇的皱纹。它们全都是陌生的。


我不在这一团肉里。上网,不认识的人说:向下走总是比较容易的。


我想到她写给我的邮件之一,里面描写了她是如何在十三岁的某一天对一张由拙略的修图手法处理的题目为“荷兰的风光”的照片产生悸动。我惊讶于自己竟然记得那张照片的样子,它出现在一本语文教辅书上,如果盖住上面的字体,欺骗自己它的真实性的话,确实蛮好看的。


她说,那一刻她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于是觉得十分的疲惫了。


我理解那是什么感觉。那个时候我正在苦恼于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写作被别人所接纳,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几乎。我的灵魂(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感受不到疲惫,它只是在疼痛。我能从身体上感受到,那是来自胸口的压力感,一直贯穿到喉咙后面,让我的眼泪全都变成了网络流量。


前几天,就像现在这样,半夜三更躺在床上写日记。不过写到一半全删了。


是一种无力感。对所有事情的无力,对自己的无力,对他人的痛苦的无力,对愚昧无知的无力,对日益积攒的仇恨的无力。我理解那是什么感觉,因为上帝在创造我的时候就通过我母亲发达的镜像神经元系统启迪了我,所以我理解,我理解,我理解。可我什么都做不了。你知道么?你明白么?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你可以感受得到,当你的身体的第一反应是“好讨厌”的时候,你的灵魂(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在大喊“好可怜,好可怜,好可怜啊,”我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样子。


我们的敌人是不存在的。那个棺材(或者按照从网上学来的说法,forever box)里空无一物。我们被人伤害,所以我们会恐惧,所以我们会憎恶。恨来的是如此容易,如此的习以为常,就好像见到一个从未谋面的旧友,可是这种感情无比痛苦,就好像在那里面缺了一块似的。总是如此,总是如此。


别再欺骗他们了可以吗?为什么就不理解,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像他们一样脆弱又坚强,如此这般的渴望着幸福,你只要用心听就可以听得见,他们所有的渴望,就像河流一样那么汹涌的向你冲过来。什么样的人才能忍受看着他们求而不得地在这里挣扎?他们从来就,从来就,从来就不属于你。没有谁是谁地敌人。我们都只是在痛苦,难道这还不足以让我去做些什么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想这样。我只是想要逃走——这就从另一个角度填满了我的自我憎恶。


——为了我们的延续,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心理医生。至少我挺愿意听别人讲他们的事情的,虽然我并不是心理专业,但是好歹擦点边,而且上过一些专业课。我一直自我感觉听良好的,而且事实证明作为情绪垃圾桶我做的很出色了。


啊。这样好爽。这就像看那种gore类的色图看到身体被解剖然后当成肉块挂在工厂或者橱窗里的时候一样的爽感,就是这种dehumanization,这种感觉才能perpetuate my self resentment. ——可惜经常别人跟我说完他们就忘了,就像我经常朝她发泄一番之后将那些话遗忘。有好多事情其实说出来就好了,我觉得这样至少能解决这个世界上四分之一的矛盾。


我就像是一块被卡在喉咙里的食物残渣:似乎曾经属于某一个完整的物体,但现在又被嚼碎吞咽下去了,可是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却被吸附在食道的某一处,上不去,下不来,就那样悬在那里,跟一块肿瘤似的。我姥爷在十二年前就是因为食道癌去世的。


我觉得现在写日记就像在做梦一样,把情绪都抹开,全是液体,呕呕呕。很恶心吧?很恶心吧?你知道最好笑的地方在于,当我看到别人类似的经历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去安慰对方不是这样你很好这样那样。就好像我忘记了那是什么感觉一样。and you just suck it up. you suck it up and live with it, that's what we do.


真是比大哭了一场还要舒服啊。这种感觉。写完thesis proposal之后片刻即逝的快感相比较之下就像我自己的痛苦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加在一起的痛苦的比值一样渺小。我现在就这么爽,即使知道大概率我写的会被导师说成是bs,而且我内心深处是同意这个观点的,但我现在就是很爽。不想哭了,舒坦了,又可以拿出平时那副恶心的样子活下去。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


还有6%的电。睡眠模式这个词好恐怖,有一种和死亡很类似的感觉,它们的颜色也很相近,都是灰紫色,但是睡眠模式要更加偏红色一点,色块也晕染的更自然。


我不想走。Internet,我不想走。我不想睡觉,我不想睡觉,我想永远在网上。不想走。不想走。不想走。


5%。溜了。

Theo_217

今天上课被人拿来打趣

老师笑了,你们也笑了

你们好像很开心

我的脸好想比你们笑的还开心

但是我的心里好像一点也不开心

今天上课被人拿来打趣

老师笑了,你们也笑了

你们好像很开心

我的脸好想比你们笑的还开心

但是我的心里好像一点也不开心


Theo_217

负面情绪,勿进

有一个女孩,她知道自己所有的坏习惯和缺点,可她从来没有去做什么改变,她说“我也想改,可是我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只有自我崇拜的缺点,我也想像她们一样那么优秀,我做不到,我也想来一件什么能刺激到我的事,然后奋发图强,可是没有,我有什么办法”

别每次都会讽刺她,说她蠢,长得丑,她每次都会以调侃的方式先说出自己丑,她说是因为有些话自己先说出口比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要舒服,所以我会自己先说出来。

我很同情这个女生,哦……这个女生好像是我

有一个女孩,她知道自己所有的坏习惯和缺点,可她从来没有去做什么改变,她说“我也想改,可是我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只有自我崇拜的缺点,我也想像她们一样那么优秀,我做不到,我也想来一件什么能刺激到我的事,然后奋发图强,可是没有,我有什么办法”

别每次都会讽刺她,说她蠢,长得丑,她每次都会以调侃的方式先说出自己丑,她说是因为有些话自己先说出口比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要舒服,所以我会自己先说出来。

我很同情这个女生,哦……这个女生好像是我

PLUTOPOWER

21:36

我从来没有体验过别人说的那种被他人强烈的吸引的情感,大部分时候只是我自我催眠的激情,几天之后就消失殆尽了。我很羡慕别人可以那样,因为一个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人而快乐和痛苦,患得患失,我很羡慕,可是又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感受到被吸引?我一直以为都是我所遇见的人是不正常的缘故,结果最后发现我才是那个有问题的。


所以我一直挺对不起她的。


我经常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爱无能(romantically)还是单纯的asexual,因为我很清楚我之所以这样是童年时候的倒霉经历而导致的。即便如此,当我面对现实中的人的时候我还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不是我不想感觉。这就像极了以前被父母逼迫去教会的感受,充满了努...

我从来没有体验过别人说的那种被他人强烈的吸引的情感,大部分时候只是我自我催眠的激情,几天之后就消失殆尽了。我很羡慕别人可以那样,因为一个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人而快乐和痛苦,患得患失,我很羡慕,可是又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感受到被吸引?我一直以为都是我所遇见的人是不正常的缘故,结果最后发现我才是那个有问题的。


所以我一直挺对不起她的。


我经常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爱无能(romantically)还是单纯的asexual,因为我很清楚我之所以这样是童年时候的倒霉经历而导致的。即便如此,当我面对现实中的人的时候我还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不是我不想感觉。这就像极了以前被父母逼迫去教会的感受,充满了努力的自我欺骗,告诉自己我是爱着神的,爱着神的,我他妈爱个jb,直到那天从lab的导师嘴里说出来,我忽然就明白了。


“I just don't feel anything!”


I don't feel anything and that's alright. I don't feel anything and that's alright. 我依然可以十分的爱着我的朋友,我的家人。也可以以我所能做到的程度爱着你,即使不多,但这就是我所有的。就像我不去教会也不会影响我想要做个好人的这个希望,that's alright,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我跟她说。我不想再骗我自己了。我跟他们说,我早就不信了。我肯定会想办法说出去的。我肯定会想办法说出去的。



琉

【负能量】渴肤症、胆小鬼、自以为是和想说的话

《渴肤症》

“抱抱”

六七岁的女孩向父母撒娇;

“抱抱”

十二岁的少女向长辈撒娇;

“抱抱”

二十岁的女人向友人撒娇。

女孩笑着,父母工作忙,没时间陪她;

少女笑着,长辈不耐烦,觉得没面子;

女人笑着,她没有朋友,与孤独做伴。

《胆小鬼》

能带我「离开」吗?

少女望向“恶魔”的眼里满是乞求

“你牵绊太多,我不能带走你。”

高仰的头垂下,泪液顺着脸颊滑落

“女孩子要笑着才好看,这种眼泪什么的我们不需要呐?”

“天使”笑着挥动手指,即将滴落于地的泪珠被消除,连同少女眼中残留的莹光

她是被“神”眷顾的女孩

最后,她笑了

啊~

这是多么可怜的孩子!

“恶魔”面...

《渴肤症》

“抱抱”

六七岁的女孩向父母撒娇;

“抱抱”

十二岁的少女向长辈撒娇;

“抱抱”

二十岁的女人向友人撒娇。

女孩笑着,父母工作忙,没时间陪她;

少女笑着,长辈不耐烦,觉得没面子;

女人笑着,她没有朋友,与孤独做伴。

《胆小鬼》

能带我「离开」吗?

少女望向“恶魔”的眼里满是乞求

“你牵绊太多,我不能带走你。”

高仰的头垂下,泪液顺着脸颊滑落

“女孩子要笑着才好看,这种眼泪什么的我们不需要呐?”

“天使”笑着挥动手指,即将滴落于地的泪珠被消除,连同少女眼中残留的莹光

她是被“神”眷顾的女孩

最后,她笑了

啊~

这是多么可怜的孩子!

“恶魔”面上冷漠,眼底只露嘲讽

《自以为是》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但能不去面对问题

就算问题来找你

沉默

你就没有错

《恳求》

@能懂的人:不要死

墨星_

我懵了

你见过生性凉薄的人是怎样的?


有认识一位女生


她性格就是看上去大大咧咧,很爱笑,和周围的人很容易打成一片,事实上她有很多朋友


但我每次看见她都是自己自己一个人走


后来


我才知道


她觉得和其他人打闹只是社会需要,她从心底觉得其他人的情感对她是一种负担,她厌烦花时间去维持并不长久的感情,她觉得这样很累。


她总是背着别人的一些东西……


看到朋友甚至陌生人受伤的时候,她会第一时间跑上去关心,但心底一点担心都没有。在他们因为伤势落泪时,她言语越关切,心底越冷漠甚至不耐烦


那个女生,是我


我觉得鲁迅的一句话很适合我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

你见过生性凉薄的人是怎样的?


有认识一位女生


她性格就是看上去大大咧咧,很爱笑,和周围的人很容易打成一片,事实上她有很多朋友


但我每次看见她都是自己自己一个人走


后来


我才知道


她觉得和其他人打闹只是社会需要,她从心底觉得其他人的情感对她是一种负担,她厌烦花时间去维持并不长久的感情,她觉得这样很累。


她总是背着别人的一些东西……


看到朋友甚至陌生人受伤的时候,她会第一时间跑上去关心,但心底一点担心都没有。在他们因为伤势落泪时,她言语越关切,心底越冷漠甚至不耐烦







那个女生,是我


我觉得鲁迅的一句话很适合我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来源:知乎

作者:肖苏子


————————————

以上是我在知乎看到的,只截取了前一部分,看了后深有感触。

妈的,本来想往qq空间里发,不敢……怕同学看到咋了咋了的(本人初三女)

没啥,就是想发泄一下,觉得自己每天笑的真累。没发过脾气,没板过脸,每天都是高兴乐观积极的样子,真的挺累的。

看到好朋友板个脸,我舔着上去想让她高兴,后来觉得自己真傻,我tm自己一个人挺好!

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自己走着去上学时的宁静,没人和我说话,不想和同学朋友打招呼,不想笑了

我知道以后上了社会身不由己,有些事必须做,可能我太矫情……


可能你看到这你觉得我骂人还负能,其实我在学校学习还不错,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好女儿,同学眼里的好朋友。

我这么累也是我太懂事了,总在压抑自己……唉!不想细说了……

发在lof里发泄一下,应该没人看(和空气唠嗑😂)


沫缘

发泄,勿进

还有一个月,就是新的一年了。

在这一年里,我,体会到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体会过酸甜苦辣,也尝过眼泪的苦涩

在这一年里,我发过誓,不会再哭了,要坚强,可我总能被轻而易举的击溃

在这一年里,我受到过排斥,排挤,厌恶,一个人

在这一年里,我有了一个共同语言的朋友,很高兴,也很诧异,她对我很好很好,明明才认识了一年多,我是一个慢热,不懂得表达的人,她是学霸,她很好


我懂了很多,比如说,我的家,会散,像一个破裂的碗,四分五裂 再也拼不好了


今年,我才发现,和我说话的人,并不多,我的朋友,屈指可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了很多道理,知道了很多事情,背负着秘密,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还要装作什...

还有一个月,就是新的一年了。

在这一年里,我,体会到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体会过酸甜苦辣,也尝过眼泪的苦涩

在这一年里,我发过誓,不会再哭了,要坚强,可我总能被轻而易举的击溃

在这一年里,我受到过排斥,排挤,厌恶,一个人

在这一年里,我有了一个共同语言的朋友,很高兴,也很诧异,她对我很好很好,明明才认识了一年多,我是一个慢热,不懂得表达的人,她是学霸,她很好


我懂了很多,比如说,我的家,会散,像一个破裂的碗,四分五裂 再也拼不好了


今年,我才发现,和我说话的人,并不多,我的朋友,屈指可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了很多道理,知道了很多事情,背负着秘密,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着


“小时候,笑,是一种心情;长大后,笑,是一种表情”这句话真好


osbchwuajbx

没人在意挺好的 每次都在给自己找借口 我难受的时候你跑哪里开心去了?我好了你又凑上来跟我解释你有多担心我 有用吗?做这幅样子你不累吗?我在你眼里大概也就是个树洞吧 丢了我你大概只会说一句“又少了一个树洞”吧?是这样吗?口口声声说我和别人不一样 真的不一样吗?我仔细想了想大概真的不一样 我在你眼里没他们重要吧 是这样吧?做了许多表面的东西 让我误以为你很在意我  我怎么就遇到你了呢我好惨啊 我做了什么让我遇到你了?不否定 你对我是挺用心的 对 很用心的在敷衍我 我也不想知道什么事实真相 我真的累了随你便吧 真真假假 似是而非 我拿什么来判断你说的那句是真心话?

没人在意挺好的 每次都在给自己找借口 我难受的时候你跑哪里开心去了?我好了你又凑上来跟我解释你有多担心我 有用吗?做这幅样子你不累吗?我在你眼里大概也就是个树洞吧 丢了我你大概只会说一句“又少了一个树洞”吧?是这样吗?口口声声说我和别人不一样 真的不一样吗?我仔细想了想大概真的不一样 我在你眼里没他们重要吧 是这样吧?做了许多表面的东西 让我误以为你很在意我  我怎么就遇到你了呢我好惨啊 我做了什么让我遇到你了?不否定 你对我是挺用心的 对 很用心的在敷衍我 我也不想知道什么事实真相 我真的累了随你便吧 真真假假 似是而非 我拿什么来判断你说的那句是真心话?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人们抑制本性颓废的活着。

“海面很平静,孤傲的海燕盘旋于海面之上。是暴风雨的前兆,还是海燕的庸人自扰。”

人们抑制本性颓废的活着。

“海面很平静,孤傲的海燕盘旋于海面之上。是暴风雨的前兆,还是海燕的庸人自扰。”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我本不该有怨言的,但是,太痛苦了太痛苦了!成堆的正被蠕虫啃食的腐肉,含有碎骨的肉末,我仿佛被塞进了那绞肉机里。过去的人在尖叫、怒号。唯有我,唯有我!沉默,沉默着!软弱无能。

我本不该有怨言的,但是,太痛苦了太痛苦了!成堆的正被蠕虫啃食的腐肉,含有碎骨的肉末,我仿佛被塞进了那绞肉机里。过去的人在尖叫、怒号。唯有我,唯有我!沉默,沉默着!软弱无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