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5485浏览    276参与
不周Rebirth

野画集小画家 白洛浅 白纳谦cos试妆


“少爷,我、我画不出来

“少、少爷,等一下…”


啊啊啊啊强攻弱受我可以了 

扩列戳举吖 我想扩列!

1071411355👀

野画集小画家 白洛浅 白纳谦cos试妆


“少爷,我、我画不出来

“少、少爷,等一下…”


啊啊啊啊强攻弱受我可以了 

扩列戳举吖 我想扩列!

1071411355👀

沐瑾凡

我擦嗷嗷嗷!各位腐妹子跟腐汉子们!朕强烈推荐你们看介个!!!嗷嗷嗷太帅了不说男友力保镖嗷嗷嗷嗷百度就有嗷嗷嗷!!!电视剧名字叫《盛势》!!

我擦嗷嗷嗷!各位腐妹子跟腐汉子们!朕强烈推荐你们看介个!!!嗷嗷嗷太帅了不说男友力保镖嗷嗷嗷嗷百度就有嗷嗷嗷!!!电视剧名字叫《盛势》!!

花

他人即地狱(10)啤酒(飘忽的双眼无处安放)



(脑瓜疼脑瓜疼)


----------考试院---------


晚上


徐文祖站在天台上,一只手撑在台阶上,手里拿着一罐已经开封的啤酒,看着寥寥无几的几个行人,修长的手指因为无趣屈着点着石面。


眼中闪烁着若无的光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徐文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默念真可爱。


突然徐文祖收起了笑容,看向下方,小绵羊回来了,不知道他的味道,亲爱的会喜欢吗。


想着徐文祖露出来一个诡异又透露着危险的笑容,眼中闪过即将捕猎的光芒。


另一边


阿宇想着公司里面的事情,心里面的情绪有点低迷。


低着头慢慢的走向考试院,想起考试院里面除了阿钟以外都很怪异的...



(脑瓜疼脑瓜疼)


----------考试院---------


晚上


徐文祖站在天台上,一只手撑在台阶上,手里拿着一罐已经开封的啤酒,看着寥寥无几的几个行人,修长的手指因为无趣屈着点着石面。


眼中闪烁着若无的光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徐文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默念真可爱。


突然徐文祖收起了笑容,看向下方,小绵羊回来了,不知道他的味道,亲爱的会喜欢吗。


想着徐文祖露出来一个诡异又透露着危险的笑容,眼中闪过即将捕猎的光芒。


另一边


阿宇想着公司里面的事情,心里面的情绪有点低迷。


低着头慢慢的走向考试院,想起考试院里面除了阿钟以外都很怪异的住户,诡异的危险感突然出现,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阿宇站在考试院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去旅馆住。最后口袋里面的经济打破了阿宇的想法,只能走上楼梯。


阿宇穿过狭小的过道,进入自己的房间,发现并没有发生什么暗松一口气。


想自己最近有点疑神疑鬼的总觉得有人跟踪自己,却谁都没看见,摇摇头放下自己的包后走出去把门关上。


准备去共用厨房煮一点方便面填一下肚子。毕竟外面的饭菜有点贵。


阿宇熟练的泡着方便面,不一会泡面就做好了,阿宇端起泡面走的厨房的餐桌上做起,开始享受自己的晚餐。


------另一边------


尹钟宇坐在公安局里面,修长的双腿交叉,看着在面前来来往往的警察,手有点烦躁的在桌面不停的点着。


就在今天下午深知阿宇现在的窘状准备去市里面准备买点东西犒劳犒劳一下的时候。


在路边被人误以为是小偷,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拉到公安局里面询问了一番。


现在已经很晚了,尹钟宇已经坐在这里几个小时了,觉得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仿佛自己再不回去,就会发生另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同时自己也会消失。


眉头紧皱,微微低头掩饰眼中涌出越来越多的阴郁即暴躁。


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扑朔着表现出来尹钟宇内心的不安。


终于在自己快要控住不住自己的不安的时候。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边失主想起是另一位跟你穿同色系的人,你可以走了”


一个年轻的警察走过来对尹钟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没关系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您送我回去吗,现在很晚了我可能打不到车了”


站起身眼睛专注的看着面前的警察说。


年轻的警察对尹钟宇的笑容没有一丝的抵抗力,怔怔的点了一下头,等反应过来,脸一红,用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你跟我来”


说完快步走向公安局门外的警车。


---------我是分界线----------


阿宇正在大口吃着自己煮的泡面的时候,对面突然坐下了一个人。


迅速抬起头,发现是住在304号房间的医生。


医生一如既往的好看,身上穿着黑色卫衣,手中提着两罐啤酒,放在桌面,站起身,去冰箱拿了一盒生拌肉。


然后继续坐下,看着阿宇声音低哑的说


“你也没吃晚饭吗?我也没有吃,尝一下大婶为我们做的生拌肉吧,味道可好了”


“对了你喝酒吗?最近心情有点不好可以陪我喝吗”牙医面带笑容的看着阿宇说到,眼睛一眨不眨真诚的看着阿宇。


阿宇想了想最近公司发生的事,用左手挠了挠头到


“好的大叔,我可以叫你大叔吗?正好我最近心情也不好呢”


“可以,没关系”牙医若无其事的应到,打开一罐啤酒递给阿宇。


阿宇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生拌肉放进嘴中左手接过啤酒喝了一口看着突然笑的灿烂的大叔,疑惑的问


“大叔怎么了”


徐文祖看着前面已经入了圈套的小绵羊,还不自知的人,为什么要靠近亲爱的呢?好好的做好作品不就好了吗,面上不显嘴角裂开说。


“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停顿了一下接着到


“肉好吃吗?”


徐文祖看着渐渐将一瓶啤酒喝完的,已经夹了好几次肉的小绵羊,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恶趣味突然产生。


“还不错唉,很有嚼劲”阿宇不断的夹了几次送入口中评论到


“这个部位可能有点老了,有机会可以让大婶换一个部位试试”徐文祖如无其事的应到


徐文祖看着阿宇嘴角一勾笑的的越来越开心说


“大婶用最新鲜的人肉和酱调配的哦”


自从上次想邀请亲爱的一起品尝美食,结果不新鲜后的某人,后面做了几次结果都没找到机会和亲爱的共享。


想到最后都被丢掉的美食,徐文祖可惜了一下。


看着明显被吓住的小绵羊,徐文祖自己动手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嚼了嚼说


“骗你的,这是牛肉”


阿宇看着前面的医生,松了一口气,继续喝着啤酒。


突然涌上来的眩晕,让阿宇放下手中的筷子,用手撑住,提起头看向医生,发现医生脸上露出了让人后背发凉诡异的笑容,阿宇强烈的想克制住越来越大的眩晕感,问到


“大叔.......”


还没说完便无法控制的趴到在桌面。


大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夹了一块生拌肉品尝了一下说


“要怪就怪你离亲爱的那么近 ,我不开心了”不开心了当然要解决掉不开心的事情啊。


.......................


徐文祖让双胞胎大叔把阿宇抬到四楼的女寝室,收拾了一下桌面。


接着上了四楼。


徐文祖换上白褂,走到阿宇旁边带上一次性手套,伸出手把阿宇的衣服脱下,露出了阿宇消瘦的身体。


............


------另一边-----


尹钟宇坐在车内,心里面的不安越来越大。


双手紧握。


最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


开车的年轻警察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尹钟宇发现只是打电话后


转头继续开车。


尹钟宇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许久未接,眼睛一缩一定发生了什么。


接着换了一个号码,暗吸一口气打了过去。


-----考试院-----四楼


徐文祖正准备把阿宇的肌肉分离出来为亲爱的做一顿大餐的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铃声。徐文祖并未理会,准备接着弄大餐。


徐文祖放在工作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徐文祖停下手中的动作,放到一边取下手套拿起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亲爱的,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接听。


听着从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


“等我回来好吗?”


徐文祖嘴角笑的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声音温柔的应到


“好的亲爱的”


便挂了手机,转头看向阿宇。


放弃了原有的想法


手里拿着扩口器,靠近一无所知的阿宇


..........


尹钟宇看着挂了的电话,恨不得立马飞过去一切情绪最终只能隐藏在温柔的表面下。


...........

































花

他人即地狱(7)饭(没错这就是无处安放的标题)

(标题实在不知道写啥了,咳咳凑合凑合)

(今天的我粗长粗长的,就今天我被小可爱们夸啦)

(小可爱们随手的一个小心心,给啦窝最大的动力)

(爱你们(ɔˆ ³(ˆ⌣ˆc))


---------------------我是分界线--------------------

“今天吃什么呢”


刚刚起床的尹钟宇想着。


在尹钟宇边思考吃什么边往天台走去准备到处溜达的时候.......


另一边----


“小伙”


大婶看着要走出去的阿宇说


“干嘛,吓一跳”


阿宇惊吓的回头发现是大婶后松了一口气


“年纪轻轻的大惊小怪的是气虚吗”大婶不以为然的说


“怎么了...

(标题实在不知道写啥了,咳咳凑合凑合)

(今天的我粗长粗长的,就今天我被小可爱们夸啦)

(小可爱们随手的一个小心心,给啦窝最大的动力)

(爱你们(ɔˆ ³(ˆ⌣ˆc))


---------------------我是分界线--------------------

“今天吃什么呢”


刚刚起床的尹钟宇想着。


在尹钟宇边思考吃什么边往天台走去准备到处溜达的时候.......



另一边----


“小伙”


大婶看着要走出去的阿宇说


“干嘛,吓一跳”


阿宇惊吓的回头发现是大婶后松了一口气


“年纪轻轻的大惊小怪的是气虚吗”大婶不以为然的说


“怎么了”阿宇避开大婶的调凯问


“听说昨晚很吵,我很抱歉怎么办,这里本来鸦雀无声的很安静”


大婶用一种很愧疚的语气说


阿宇恍然大悟原来大婶是在为昨天的事情道歉连忙说到


“很多人生活在一起是很正常的,我没关系,我就先走了”


“好好好谢谢你这么想,我要跟你说一下刚刚那个黑社会大叔要退房了”大婶连忙说到。“所以不用担心,其实那个大叔很可怕的,总是用阴郁的眼光看人”


阿宇看了看手机面色焦急连忙说


“对不起我要上班了,得走了”说着指了指手机


“好好好”却又在阿宇离开的时候喊住了阿宇


“小伙,现在这里只剩下好青年了是吧”说完看着阿宇维持着笑容


阿宇莫名其妙的看了大婶,接着走出了门。


尹钟宇站在天台上看着刚刚从考试院走出来的阿宇,面上涌出温柔,叫到


“阿宇!阿宇”


阿宇疑惑的扭头看了看四周,终于抬头看到了站在天台上的阿钟,对着阿钟招了招手问。


“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叫一下你”尹钟宇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笑的一脸温柔说


.............


阿宇无语的看了阿钟一眼愤愤的转身走了


走了一会,阿宇有点慒逼的用手捂脸想:刚刚怎么了尽然期待着什么。


.............


看着阿宇气的红红的脸愤愤走开的身影,尹钟宇眼睛一亮,就买樱桃吧。


说完哼着奇怪的曲子离开了


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徐祖文望在眼里,徐文祖穿着西装以往的禁欲气息早已消失四周放着黑气。


俊美的面孔狰狞了一下,最后无奈的笑了起来,嘴角越来越大。


(那啥boss的美貌我描写不来你们反正都见过了咳咳我就粗略描写一下下)


“明明我才是你的同类,为什么总是关注那个小绵羊,就算他是作品也不行”


徐文祖压下心里面异样的情绪,仿佛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走,柔声说着令人脊背发凉的话。


属于我的终归是我的


(醋好喝吗,嘻嘻)


准备出门的尹钟宇背后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偷窥自己一样,转头看却什么都没有。


正当尹钟宇准备忽略的时候突然眼睛一眯,想到了什么,笑了,修长的手指轻点面部,最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走了


打听了一下附近哪里有水果摊,发现这里太偏僻了只能去市里买


于是打计程车去了市里


--------一个小时后--------


尹钟宇站在水果摊边对着一堆樱桃挑挑拣拣,面上带着温柔的笑仿佛在做着什么重大的事情。


一直跟着尹钟宇的徐文祖看着尹钟宇在水果摊挑挑拣拣哭笑不得。


终于经过尹钟宇一番挑挑选选,选出来的樱桃够装一盒了,结完账,尹钟宇提着樱桃回到了考试院。


---------考试院----------


尹钟宇把樱桃放在公共厨房的桌面上,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手拖住下巴,手不停的一点一点的点向桌面,发出规律的声响,眼睛看着樱桃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桌对面的椅子被拖动,尹钟宇扭头看去,眼睛一缩不过很好的掩饰起来,眼睛半掩。


坐在尹钟宇对面的徐文祖穿着白色衬衫,纽扣扣到了最上面,禁欲气息扑面而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带子,苍白的脸上,似血的红唇嘴角微勾。


瞟了一眼放在尹钟宇装的整整齐齐的一盒樱桃。


徐文祖压住心里面异样的情绪想同类果然对同类有着无法克制的吸引力。


看着尹钟宇半掩的眼目,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心里面的异样越来越大。


快速转移话题,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


“可以陪我喝酒吗”


尹钟宇抬起眼目,长睫毛掀起,让徐文祖更加清楚的看清了他的眼睛。尹钟宇这副皮囊的眼睛原本是琥珀色,结果换人后眼睛变成了纯黑色,就像一个深渊,想把人吸进去一样。


徐文祖一怔,对尹钟宇笑的更美了,像一条美人蛇一样,准备诱惑他人坠入地狱

(那啥比喻的有点不恰当,凑合凑合)


“好”


尹钟宇手放在膝盖上,忽视了徐文祖危险的笑容,从容的回答到。


徐文祖从黑袋子里面拿出一罐啤酒放在尹钟宇面前。


站起来从冰箱里面取出装着生肉的盒子放在桌面正中央。徐文祖坐下缓缓将其打开。露出里面和秘制酱汁搅拌在一起的生肉块。


“亲爱的快尝一下”徐文祖深邃的双眼期待的看着尹钟宇说


深知里面是什么肉尹钟宇看着生拌肉,垂下眼帘,掩饰住眼里面复杂的情绪,犹豫了一下,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放到眼前,递进了嘴里。


结果尹钟宇才嚼了几下,脸色一变,用手捂住嘴巴跑到了卫生间。


徐文祖跟在尹钟宇后面,歪着头看着尹钟宇想把肝脏都呕出来的样子,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呕..........”尹钟宇对着厕所不停的呕吐着。


过了一会儿尹钟宇清洁了一下,走到椅子旁边坐下看着生拌肉说。


徐文祖跟着坐下,眼睛一直盯着尹钟宇仿佛要从他的表面看出什么


“肉不新鲜,有一股腐烂的味道”


说完嫌弃的看着肉。


徐文祖看着尹钟宇露出了一个优雅又危险的笑。拿着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到鼻子下轻嗅果然闻到了腐臭的味道。


放下筷子对尹钟宇笑着说


“难怪亲爱的会呕的那么厉害,都怪我不小心,亲爱的喜欢吃哪个部位的,我下次给你做”


说完手撑在下巴下眼睛直直的注视尹钟宇


尹钟宇脸色不变,有点懒散的看着徐文祖说


“不要肥肉,瘦肉最好,最好有点肌肉”说着尹钟宇舔了一下粉粉的嘴唇。


徐文祖视线被尹钟宇软软的舌尖吸引住,想:应该很好吃吧

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眼睛越来越炽热。


“怎么了?”尹钟宇感受着越来越炽热的视线,突然有点不安的问到发问到。


“没事,”徐文祖飞快的移开视线,害怕自己在看,会忍不住想按住尹钟宇.......(那啥大家都懂,我就不描写了,害怕被屏)


“我先走了”尹钟宇没有管徐文祖的异样,提起樱桃进了房间。


徐文祖坐在位置上没有挽留而是静静的看着尹钟宇走了出去,视线从尹钟宇身上收回


刚刚自己尽然想吃掉他


这可不行,他可是唯一的同类啊


唯一的


真是可惜.........

(一时浪一时爽,追妻火葬场ฅ✧嘿嘿)


亲爱的的樱桃是自己吃吗?


徐文祖舔了舔似血的嘴唇,因为樱桃色如血,所以算徐文祖爱吃的一种。




















































花

他人即地狱(6)暴躁(ehhhhh今天加更一章,明天看缘分更)

(隔着那么远都能感受到你的磁场,你说你是不是上天排给我的同伴)


(让我们一直永远的在一起吧  亲爱的)


                               -----------


“来,你过来”


“你给我过来你个臭小子”


“说为什么要进我房间”...

(隔着那么远都能感受到你的磁场,你说你是不是上天排给我的同伴)


(让我们一直永远的在一起吧  亲爱的)


                               -----------


“来,你过来”


“你给我过来你个臭小子”


“说为什么要进我房间”


“你真的是”


尹钟宇眉头微皱,长长的睫毛掀起,露出深邃的眼瞳。


支起身,想起现在应该是那个金链子大叔质疑306租户进


他房间拿东西的时候。


打开门看着前面发生的一切,面无表情,四处张望了一下


发现阿宇也在,瞬间露出真诚的笑容,走过去


“阿宇也没睡吗”


尹钟宇面带微笑柔声说


“被吵醒了”


阿宇原本正在看着发生的一切,无措的看着温柔的阿钟说


阿宇看着温暖的,也被感染到,慢慢的平静下来。转头继


续看着大叔。


带金链子的大叔不断用手拍打着306租户,表情愤怒的质问着。面目闪过一丝惊悚,不过很快被愤怒掩盖。


“放开  放开”


被金链子大叔提着前襟的306住户身体微弓,脑袋低着不停的说到


“放手   放手   不是我”


“把枪交出来”


“你给我站好了,你从我房间里面拿了什么”


带金链子大叔听着他的反驳不管不顾一把提起306住户,让306住户站好嘴里嚷嚷着


“你进我房间干嘛”


金链子大叔又拍打了一下306租户


“真的不是我”606租户似乎也被弄烦了,一把抖开金项链大叔


“怎么会不是你”说着又想打306


“如果不是我  ,怎么办”306喘着粗气诡笑着说


“剋剋剋   剋剋剋”


..........


“早点睡吧”尹钟宇对着阿宇说完转身进了屋内把门关了

起来。


..........


戴金链子的大叔想上前打306租户的弟弟却被穿西装的那个302住户所阻止。


虽心有不甘,但也无奈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302住户叫大家都散了,阿宇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觉得哪里不对便走了出来,他看到了311住户仍旧用那


种怪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阿宇有些胆怯,马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313住户则拿出了藏在背后的螺丝刀,撬起了自己脚上的电子脚链。


  

就在313住户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看到原本已经关起来的301门突然开了。


313住户以为尹钟宇忘记关门了于是走了过去想探头进去看看。


尹钟宇站在门后,看着伸进来的头,一把抓住拖了进来。反手把门关了。


一拳打在313的腹部,尹钟宇用一种骇人的眼光看着因为


腹部被打击身体不用自住的弓了下去的变态色魔男。


又一拳打在变态色魔男的身上。


尹钟宇显然低估了自己现在的力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在。


歪头看着倒在地上不停哼哼的要疼晕过去的变态色魔男。


索性蹲下身带上一次性手套,随即轻拍变态色魔男的脸部



“如果让我发现你对303做什么,就不是两拳可以解决


了,你那么喜欢吃人肉,到时候我会把你绑起来,再用小


刀把你身上肉一块一块的割给你吃,你喜欢清蒸的还是红


烧的,还是说你喜欢炒的”


尹钟宇看着因为痛楚意识有点不清楚的变态色魔男突然兴致勃勃的与其说


“要不这样吧,两个腿做生拌肉,肚皮最后做蒸的,毕竟


你还需要肚皮装肉呢,手臂做炒的,舌头还可以做卤


舌,对了最重要的就是你这双眼睛,我看可以做红烧眼


珠”


313住户克制住疼痛抬起头看着尹钟宇脸上的惋惜,眼瞳


一缩,知道他不在开玩笑,他知道考试院内的事情。


313住户眼露凶光,还没做什么,腹部又受到了一个重击,不由的闷哼出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如果你做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尹钟宇看着变态色魔男,面上的温柔依旧没有散去,仿佛情人间的喃喃。


“呵”最后尹钟宇轻呵一声把313住户单手半拖起走到313房门前,一把丢了进去,还体贴的关上了从来没有关上过的门。


313住户身体一抖,再也没有了知觉。


尹钟宇一转身就看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徐文祖站在离他有3米远的用一种看珍宝的表情盯着自己


不由的表情一僵,逃一样的快步走进房间关上门。


背靠在房门上,心里面抵制着本能对那个人的恐惧。


对那个人的恐惧果然不是一般就能消除的,就算自己拥有了力量。


毕竟是他创造了自己不是吗?








花

他人即地狱(4)同类(那啥今天码了一篇肉沫,想看的举手,要是有想看的我就下午6点)∠( ᐛ 」∠)_

(想看肉沫的评论举手昂,嘿嘿,六点更,我明天想偷懒_(:::з」∠)_嘤嘤嘤)


叽叽......叽叽叽


一个用手掩住嘴巴不停在笑的大叔站在301门外


被隐隐约约笑声吵醒的尹钟宇抬起右手放在眼睛上


长长的睫毛微微睁开,半坐起来,怔了几秒后


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回到悲剧还没发生的时候


那个人还没死,不,应该说所有人都还没死


尹钟宇站起来走了几步打开门


温和的看着还站在门口讥笑的大叔不留情的说


“大叔你这样很吵,我明天还要上班,你可以到外面去笑吗,在吵到我我的起床气可是不小的”


说完尹钟宇一摔门把门关了起来


被尹钟宇说的愣住的大叔,终于反...

(想看肉沫的评论举手昂,嘿嘿,六点更,我明天想偷懒_(:::з」∠)_嘤嘤嘤)


叽叽......叽叽叽


一个用手掩住嘴巴不停在笑的大叔站在301门外


被隐隐约约笑声吵醒的尹钟宇抬起右手放在眼睛上


长长的睫毛微微睁开,半坐起来,怔了几秒后


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回到悲剧还没发生的时候


那个人还没死,不,应该说所有人都还没死


尹钟宇站起来走了几步打开门


温和的看着还站在门口讥笑的大叔不留情的说


“大叔你这样很吵,我明天还要上班,你可以到外面去笑吗,在吵到我我的起床气可是不小的”


说完尹钟宇一摔门把门关了起来


被尹钟宇说的愣住的大叔,终于反应了过来,有点奇怪尹钟宇的态度,歪了一下头继续讥笑着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尹钟宇把门关上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眼睛阴沉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自己尽然想把那个大叔打死,最好是一拳一拳的打死。


(亲爱的  我一直都在)


“呵呵,果然无论是回到什么时候,自己身在地狱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尹钟宇抬手掩住双眼喃喃到,全身无力的靠着门。


(咚   咚咚   咚咚咚)


背后的门被敲响。


尹钟宇支起身体,收敛了刚刚的阴沉,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转身打开门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惊恐,不过很快被温柔遮掩起来


门外站着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穿着黑色卫衣。


苍白的脸


看到尹钟宇开门对尹钟宇鲜红的嘴唇露出微笑说


“你是新来的租户吗,我是住在304的住户”


“是的,我叫尹钟宇”尹钟宇捏紧拳头克制自己想扑杀上去打死他的念头,眼睛半掩充满温柔的看着牙医。


如同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生硬的打了招呼


徐文祖压制住眼底的汹涌笑着说


“真是另人开心,自己会遇到你”


自己一直无法培养成功同类


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同类呢,没想到今天尽然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想到这牙医嘴角笑的咧的更大了,真另人开心


看着站在门口用温柔遮掩自己本性的男人。


努力把疯狂上杨的嘴角往正常走。


要是吓到唯一的同类就好了可就不好了


“有什么事吗”


尹钟宇勾起笑容,若无其事的问到


手同时拉门准备关起。


牙医抬起手瞬间抵住要关起来的门说


“我来打个招呼,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


说完牙医松开抵住门的手任由前面的门关闭


牙医看着禁闭的房门,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眼中闪过一丝占有欲


最后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尹钟宇左手拼命按住右手,身体无法克制的颤抖


“终于见到了哈  哈  哈不行现在不行,机会还有很多”


等到身体终于不在颤抖后,


尹钟宇把房门反锁,躺到床上眯上了眼睛


---------下午--------


尹钟宇被一阵说话声吵醒,半做起身


侧耳仔细听了一下


(帅气小伙子哎,我们这里真的不错了,每天还有.......)


..........


(........好吧,我先租一段时间)


尹钟宇想:来了吗,天真的自己


尹钟宇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门,正好自己提着行李箱路过门口。


看着和善还未被逼疯的自己


尹钟宇微笑的对着自己打了个招呼


  

     “你是新来的租户吗,我也是刚来没多久”




















花

他人即地狱(3)入住(那啥我有点迷)

(身在地狱的你,是否在追逐光明)

(世界上是否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人,一样的爱好........)


-----------------------几个月后--------------------------


尹钟宇双手撑在洗漱台上。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慢慢的露出笑容。


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只要嘴角一钩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吸引,眼睛里面透露着温柔,被注视的人会以为自己是他的全部。


谁能想到这副皮囊下隐藏着令人恐惧的恶魔。


镜子里面的自己也跟着露出了一个笑容。


尹钟宇嘴角下垂,看着镜子里面变成徐文祖的自己


镜子里面的徐文祖露出了诡异...

(身在地狱的你,是否在追逐光明)

(世界上是否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人,一样的爱好........)


-----------------------几个月后--------------------------


尹钟宇双手撑在洗漱台上。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慢慢的露出笑容。


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只要嘴角一钩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吸引,眼睛里面透露着温柔,被注视的人会以为自己是他的全部。


谁能想到这副皮囊下隐藏着令人恐惧的恶魔。


镜子里面的自己也跟着露出了一个笑容。


尹钟宇嘴角下垂,看着镜子里面变成徐文祖的自己


镜子里面的徐文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嘴唇动了动


(亲爱的  我好想你  ....来找...)


尹钟宇掩下眼皮斜看着双手想着


别急,我马上就过来找你


尹钟宇笑了一声。


拉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


走了出去。


-----一天后-----首尔-------


“你好,请问你那里还有房子出租吗”


“有啊,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我这的房子可好了”

听着熟悉的声音,尹钟宇嘴角无法克制的上扬


“好的我马上过去,请问地址是手机上面那个地址吗”


早已把那个地址记的滚瓜烂熟的尹钟宇面带笑容声音不带丝毫变化问到


“是的是的”


的到答案后尹钟宇提着自己的行李箱朝着计程车走去


经过长时间的打车。


“终于到了”尹钟宇抬起手擦了擦不存在的汗,抬起头看着墙上面的招牌


尹钟宇提着行李箱走进考试院


“你是刚刚那个打电话的帅气小伙子吧”


窗子突然打开


一个大婶把头伸出来热情的问到


“是的,你就是房东吗”


尹钟宇笑着说


“是啊,来来来快进来,是不是累了,喝口水歇歇,让你跑那么远”


考试院大婶一听更热情了,忙从房间里面出来接过尹钟宇手中的行李,并且递给了尹钟宇一杯饮料。


“我住哪个房间呢”


尹钟宇接过饮料握在手中温和的看着大婶问到


“就是这个房子,我这的房子啊便宜而且每天都有特供鸡蛋”大婶把尹钟宇带到303边说边打开门。


尹钟宇佯装无事随意的瞟了一眼想这里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简陋,温和的看着大妈笑着说


“还有其他房间吗,我想这个房间我并不怎么满意”尹钟宇微笑着说


大婶怔住看着尹钟宇可能尹钟宇自己的忘了现在这副身体笑起来有多大的效果


房间很昏暗。


尹钟宇专注的看着大婶,嘴角微勾,双眼微眯,整个人都显得很温和,仿佛只要靠近,就可以被温暖到


大婶反应过来更热情了说


“哎呀还有一个房间,这边这边”


说着把尹钟宇拉到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比刚刚那个房间大了很多床也大了很多,床比起303大了两倍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小型的隔间隔间是卫生间加浴室。


尹钟宇征了一下,以前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个房间,尹钟宇想着,佯装无事的进到房间观察放心好的不止一点点,连墙上的染料的是隔音染料,床的上下两头都有柱子。


尹钟宇观察了一下说


“那就这个房间吧,这个房间也是19万吗”


大婶眯着眼听到尹钟宇同意后脸上露出一个另人惊悚的笑容,不过笑容马上收敛起来说


“是的嘞,这房子也是一样的”


“为什么这么便宜”尹钟宇装作自己没看见大婶的诡异问


大婶露出难言的表情说


“帅气小伙子啊,我也不瞒你,这房间以前住的人都疯了,最后都自杀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便宜了”


“这样,行吧”尹钟宇故意装作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好嘞,这个是301的钥匙你要保存好,别弄丢了”大婶帮尹钟宇把行李放进去,把钥匙给他叮嘱了一下便走开了


尹钟宇看了看门上的编号301,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坐在床上,征征的看向前方想


我来了










花

他人即地狱(2)选择 /那啥重生系统文你懂的,听说这里很严格福利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有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那啥更新随缘昂)


<失误,失误系统出现故障>


<滴----------------->


<现为其输送得等同世界武力值---嘶>


<现在--输-送--嘶-记-------->话还没说完就没有了声音


尹钟宇揉了揉刚刚被声音刺激的有点胀痛的脑袋。


打量了一下四周,总结出原身过的潦倒。


床单已经发黄,枕头套上面明显乌黑的污渍。


让尹钟宇眼瞳一缩。


迅速用左手支撑在床上,支起上身坐在床边,右手抬起,发现徐文祖给他带上的手链不在了。


尹钟宇心里面仿佛缺了什么,同时又...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那啥更新随缘昂)


<失误,失误系统出现故障>


<滴----------------->


<现为其输送得等同世界武力值---嘶>


<现在--输-送--嘶-记-------->话还没说完就没有了声音


尹钟宇揉了揉刚刚被声音刺激的有点胀痛的脑袋。


打量了一下四周,总结出原身过的潦倒。


床单已经发黄,枕头套上面明显乌黑的污渍。


让尹钟宇眼瞳一缩。


迅速用左手支撑在床上,支起上身坐在床边,右手抬起,发现徐文祖给他带上的手链不在了。


尹钟宇心里面仿佛缺了什么,同时又松了一口气,摇摇头尹钟宇决定不想这些。


他开始整理刚刚所谓系统匆匆塞进脑子的记忆。


刚刚在脑袋里面说话的声音突然卡带所以传过来的记忆只有一点点。


原身也叫尹钟宇,是孤儿自己租的房子住,因为前几天工作被辞退,所以秃废的玩了两天两夜的游戏嗝屁了


尹钟宇四处翻找了一下,终于在电视机下面找到了手机打开手机看了看,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世界只是时间回到了自己进考试院的前几个月,不,应该说是另一个自己。


尹钟宇低头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怎么办,


另一个自己又要进去了,


又要重复过去了吗?


我要去吗


我可以过普普通通的生活不必像以前一样


去吗      ....还是不去


另一个自己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那个恶魔............尹钟宇打了个寒颤,似乎想到了什么


最后眼中的迷茫散去,诡异的笑了


哈  哈   哈


怕什么,那个系统不是已经给了我力量吗,对啊已经给了我力量了


(亲爱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亲爱的是否跟我是同类呢)


(好喜欢你,亲爱的)


                                  ............


尹钟宇微微侧头看着双手,想恶魔一直都没有离开,他还在低吟,眼中黑色情绪翻滚最后喃喃自语的说



“反正自己的手已经脏了,洗不干净了呢,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花

他人即地狱(1)自白(考试院结束后)/那啥这文是系统重生文,属于自救文ehhh,请无视我的鹅叫声

(那啥,主要是我觉得尹钟宇有点惨所以整了这个文)     


不是我,不是我


早就是命中注定了吧?我会踏入考试院遇到徐文祖


哈哈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选择那里吗.........


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一团糟


明明他已经死了,不是吗?


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还能看到他


(别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恶魔般的低吟还在耳边回响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死都不放过我?


(亲爱的)


滚啊,变态,恶魔(颤抖)


(亲爱的不开心吗,你不是已经把我杀死了吗,这样我就能和亲爱的永远在一起了)


啊啊...

(那啥,主要是我觉得尹钟宇有点惨所以整了这个文)     


不是我,不是我


早就是命中注定了吧?我会踏入考试院遇到徐文祖


哈哈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选择那里吗.........


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一团糟


明明他已经死了,不是吗?


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还能看到他


(别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恶魔般的低吟还在耳边回响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死都不放过我?


(亲爱的)


滚啊,变态,恶魔(颤抖)


(亲爱的不开心吗,你不是已经把我杀死了吗,这样我就能和亲爱的永远在一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喜欢你  亲爱的)


...................


尹钟宇躺在病床上,身体无法自制的颤抖,右手掩住眼睛最终呜咽着什么


尹钟宇抬起右手,放到眼前看着那个恶魔送给他的手链喃喃自语着什么


“你成功了......”


尹钟宇突然抬头感知到了什么,微微侧耳听了一下,最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绑定中......3.2.1.>



嘀嘀哒

在刺客列传里发现了我心中小受该有的样子,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在刺客列传里发现了我心中小受该有的样子,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山竹
每一个人都爱过这样的少年,他迎...

每一个人都爱过这样的少年,他迎风而来,宛如千树花开🌸

每一个人都爱过这样的少年,他迎风而来,宛如千树花开🌸

山竹
今日份摸鱼大头,受

今日份摸鱼大头,受

今日份摸鱼大头,受

沐瑾凡
只是愿意,无需理由,就是喜欢你...

只是愿意,无需理由,就是喜欢你了怎么地了!!!

只是愿意,无需理由,就是喜欢你了怎么地了!!!

百里

闲来没事我做了一个攻受姓氏统计……


因为我看文有个习惯,每看完一篇会把书名、主角名和评价简单记在本子上,基本没漏过。所以就可以做这个小统计了~

不过我看的书也不够多,样本量不够大,毕竟只记录了自己看的,难免狭隘,大伙儿看个笑就好啦!

以及图中的“攻受”“男女”只是书类别标注一下,绝对没有攻受非男之类的意思。有男女是因为我也看过一些言情的。还有几本互攻~

标上序号的是总计前五名~


结论:

耽美第一大姓似乎不是“顾”哦啧啧啧,“林”和“谢”意外的多!

其中“秦”、“顾”攻气十足,“林”、“谢”反之。。

“周”、“沈”、“卫”、“江”等也是耽美大姓,攻受较为均衡。

大家很喜...

闲来没事我做了一个攻受姓氏统计……


因为我看文有个习惯,每看完一篇会把书名、主角名和评价简单记在本子上,基本没漏过。所以就可以做这个小统计了~

不过我看的书也不够多,样本量不够大,毕竟只记录了自己看的,难免狭隘,大伙儿看个笑就好啦!

以及图中的“攻受”“男女”只是书类别标注一下,绝对没有攻受非男之类的意思。有男女是因为我也看过一些言情的。还有几本互攻~

标上序号的是总计前五名~


结论:

耽美第一大姓似乎不是“顾”哦啧啧啧,“林”和“谢”意外的多!

其中“秦”、“顾”攻气十足,“林”、“谢”反之。。

“周”、“沈”、“卫”、“江”等也是耽美大姓,攻受较为均衡。

大家很喜欢用“苏”作女主名嘛?

其他彩蛋待发现~

赦客客吖

陌尘,人生无根蒂 飘如陌上尘

陌尘,人生无根蒂 飘如陌上尘

阔乐要加冰-我要淦老师!

今天也是想干美术老师的一天

我!

一定要把美术老师和体育老师掰弯!

(虽然体育老师有女朋友了 咳咳 不知道分没 啊呸)

虽然体育老师有女朋友,但是美术老师没有

所以咳咳

干他!

美术老师真的太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压他

每天最最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调~戏~美术老师

可爱

另外就是班上的男生

全部都是小受!

卖萌也特别受啊啊啊啊

我!

一定要把美术老师和体育老师掰弯!

(虽然体育老师有女朋友了 咳咳 不知道分没 啊呸)

虽然体育老师有女朋友,但是美术老师没有

所以咳咳

干他!

美术老师真的太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压他

每天最最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调~戏~美术老师

可爱

另外就是班上的男生

全部都是小受!

卖萌也特别受啊啊啊啊


_Ma
抖音快手死开 图别拿!!!!!...

抖音快手死开

图别拿!!!!!!!!!!!

死干亿天作

色马上上

 @ 

 @ivq 

 @雪澎 


抖音快手死开

图别拿!!!!!!!!!!!

死干亿天作

色马上上

 @ 

 @ivq 

 @雪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