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变态

27343浏览    604参与
九九归一

百分百恋人(系列一) ①

他睁开眼的那一刻,潘多拉魔盒被打开

┄┄┄┄┄┄┄┄

实验室的灯光亮如白昼,精密庞大的仪器,身着统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井然有序冰冷严肃。
 终于,实验中心等到了这一天,对它存在意义的检验。

这是女人第一次来到这里,在此之前,实验已经数不清失败了多少次,实验结果又有多少次被女人隔着冷冰冰的屏幕给漫不经心地否决。

想着之前的失败,项目负责人战战兢兢陪同女人来到实验中心的核心研究室,整个实验室气氛高度紧张。

女人在人群的拥簇中慵懒婀娜地走上前,高跟鞋修长纤细的鞋跟落在光滑的地面,一声一声仿佛敲在所有人心上。

房间最中间的实验皿中,是糅合所...

他睁开眼的那一刻,潘多拉魔盒被打开

┄┄┄┄┄┄┄┄

实验室的灯光亮如白昼,精密庞大的仪器,身着统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井然有序冰冷严肃。
 终于,实验中心等到了这一天,对它存在意义的检验。

这是女人第一次来到这里,在此之前,实验已经数不清失败了多少次,实验结果又有多少次被女人隔着冷冰冰的屏幕给漫不经心地否决。

想着之前的失败,项目负责人战战兢兢陪同女人来到实验中心的核心研究室,整个实验室气氛高度紧张。

女人在人群的拥簇中慵懒婀娜地走上前,高跟鞋修长纤细的鞋跟落在光滑的地面,一声一声仿佛敲在所有人心上。

房间最中间的实验皿中,是糅合所有实验人员心血的一件实验品,甚至说,艺术品。这是在女人魔鬼般的严苛要求下,通过程序数据分析女人所有过往感情经历、交往对象以及从优秀人类中违法基因取样而精雕细琢出来的完美爱人。

最符合女人审美的完美肉体以及精神上炽热的爱意、绝对的忠诚……

女人看着防护罩中双眸紧闭处于休眠状态的生物体,按照自己心意创造的完美爱人,缓缓展露出些许满意的神色。“我很喜欢。”她用陈述句表示了认可。

实验……算是成功了吧,众人面面相觑,都悄然松了一口气。这是个反人类的实验,进来的人都签了保密协议,有的人是为了不菲的报酬,也有的人是生物研究的狂热信徒,而这一切的开端,只是因为女人一个疯狂的想法。

女人出身不凡,有着被身世娇纵出来的完美主义。她似乎什么都不缺,所以对一切都可以任性地过分挑剔。在物质追求达到顶峰之后,女人把目光投向了最不可控的,人这种生物上。她想要操纵人类最为强烈的感情之一——爱。她想要,打造属于自己的“百分百恋人”。

女人将它带回家,从唤醒它的那一刻起,它成为了他,他的喜怒哀乐全系在女人身上,他有力跳动的心脏、奔腾喧嚣的血液是为了女人,他存在的所有意义都在于女人。他没有名字也没有记忆,像一张纯白的画纸,等待女人肆意涂抹。

女人打量着眼前无一处不完美的他,精心修饰过的鲜红指甲从他饱满光洁的额头划过高挺的鼻梁来到柔软温热的红唇。她忍不住用手指调皮地蹂躏了许久,触感极佳,接吻的感觉一定很棒,她思索着一定要植入最完美的接吻教程给他。女人的手掌来到结实的胸膛,感受着休眠状态的他发出微弱但持续的心跳声。

女人玩够了这副完美的肉体后终于将他唤醒,宽敞明亮的别墅客厅中阳光跳跃而入,他基因完美的长睫毛微微颤动着睁开了眼。

瞳孔聚焦,视野里是女人娇美明艳的笑颜,被镌刻在基因的爱意悄然激活喷涌而出,他难以抑制地将女人拥入怀抱仿佛找回了自己遗失已久的第二根肋骨,他垂下头深深地吻住女人小巧精致的耳垂,性感的声线溢出满足的喟叹,内心的渴求随着爱意疯狂膨胀,“抓住你了”他想,但是好像还不够,鲜红的心脏疯狂跳动,奔腾的血液承载着爱意流遍四肢百骸,他仿佛听见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在嘶吼着想要更多。

阳光下一双璧人紧紧相拥的场景美好如画,没有人意识到潘多拉的盒子已经被悄然打开。

花甲

灵感碎片

轻轻地踩碎你的脊梁,折断你的傲骨,把你的自信骄傲全部丢弃,我要让自卑和胆怯灌满你的身体。再然后,我会温柔地铐住你的手脚,锁住你的灵魂。把你永远地关在这间屋子里,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你都只能属于这儿,只能属于我。

为我生而生,随我死而死。

有人想康吗(狗头)
想康,我就写个几万字的短篇

轻轻地踩碎你的脊梁,折断你的傲骨,把你的自信骄傲全部丢弃,我要让自卑和胆怯灌满你的身体。再然后,我会温柔地铐住你的手脚,锁住你的灵魂。把你永远地关在这间屋子里,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你都只能属于这儿,只能属于我。

为我生而生,随我死而死。




有人想康吗(狗头)
想康,我就写个几万字的短篇

𝕮𝖎𝖓𝖊𝖒𝖆𝖒𝖎𝖓𝖉🖤💀
⚠¡WARNING...

⚠¡WARNING!⚠
Slenderman【GIF.】
It took me some time to make it, hope you enjoy it

⚠¡WARNING!⚠
Slenderman【GIF.】
It took me some time to make it, hope you enjoy it

救赎

病娇?变态!

第一次写文啊啊啊啊啊…

接受意见,不接受杠精

医院里生人勿近的医生,救人的天使,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

  偶然间的偶遇,四目相对的双眼,让我发出了内心深处的恐惧,平时不太友好的眼神此刻更是阴冷。宛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我尾随着他来到一栋筒子楼前,老旧的的筒子楼散发着无法形容的味道,是血腥?是腐臭?
  他上了楼,我没有在跟着,回到了公寓。第二天医院里我们共同进行了一场手术,他握这冰冷的手术刀,眼里散发着今人看不懂的情绪。手术很成功,我被叫去办公室,说是庆功宴一起聚餐,一场小手术需要庆功?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参加手术的人聚在烤肉店,吃饭…喝酒。大家都已经...

第一次写文啊啊啊啊啊…

接受意见,不接受杠精

医院里生人勿近的医生,救人的天使,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

  偶然间的偶遇,四目相对的双眼,让我发出了内心深处的恐惧,平时不太友好的眼神此刻更是阴冷。宛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我尾随着他来到一栋筒子楼前,老旧的的筒子楼散发着无法形容的味道,是血腥?是腐臭?
  他上了楼,我没有在跟着,回到了公寓。第二天医院里我们共同进行了一场手术,他握这冰冷的手术刀,眼里散发着今人看不懂的情绪。手术很成功,我被叫去办公室,说是庆功宴一起聚餐,一场小手术需要庆功?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参加手术的人聚在烤肉店,吃饭…喝酒。大家都已经到的七七八八,只有他滴酒未沾,他提出送我回家,我没有拒绝,上了他的车,他的车里有淡淡的烟草味儿,他将我放在公寓下面,我一个人上楼,但我总觉得他在盯着我,连续一个礼拜我都感觉有人跟着我,

  周末依旧这种感觉,我忍不住加快脚步往楼上走,掏出钥匙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到我脖颈,身为医生的我在清楚不过那是什么了,手术刀,我不敢动任由着他把我带到车里,冰凉的手铐铐在我的手上,这一刻我才发现我对他的认知是错误的,他把我关进老旧的筒子楼里,一个狭小的卧室,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手术台,我被放到在床上,手铐将我牢牢的铐在床边,没有吃喝,第三天。我被关在这里的第三天他来了,穿着白大褂,带着手套,手里拿着手术刀,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很可怕就是了,他在我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我要开始喽”本就低沉的声线此刻更像从地狱深处传出来的声音。

  他的刀划破了我的脸,血从我脸上的口子滴落在地上,他开始兴奋起来,一刀一刀的划再我脸上。划了不知道多少刀。

  我晕过去了,再次睁开眼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我环顾四周,发现都是尸体,人的尸体,动物的尸体,被分解的四肢,被解刨的内脏,很恐怖,发自内心的恐怖,我还是在手术台上,很绝望,他是恶魔,地狱深处的恶魔!我拼命喊叫,没有用,他进来了!他进来了!他粗暴的捏开我的嘴固定住,我好像知道了他的下一步,我拼命摇头…他好像有一点不耐烦了直接动了手。手术刀贴在我的舌根…血一点点从嘴角流下,我无比绝望,

  他没有了下一步动作,他把我支了起来,让我看着他解刨另一个人,从胸膛一路向下至腹部,他把心脏掏了出来,那颗心脏早就已经不跳动了。他把心脏切成薄片喂进嘴里,我闭上了眼睛不去看着恶心的一幕,他忽然塞进了一片进我嘴里,即使我没有舌头但还是忍不住反胃。他似乎被我惹怒了,一刀插进了我的肚子,他灰色的瞳孔里倒映出我凄惨的模样,血溅在他的脸上,为他增添了一丝邪魅,一刀又一刀,我快到死掉了,我看清了他的本质,他医生的身份只是为了掩藏他真实的内心,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我没有办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嘴角那抹嗜血的微笑令人恍惚

  我死掉了,被割喉。我,一个唯一知道他本质的人死掉了…

  我好像被他传染了呢,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看下一个会是谁……

 


𝕮𝖎𝖓𝖊𝖒𝖆𝖒𝖎𝖓𝖉🖤💀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维尔彻尼

与君共赴地狱

(重发,我真是服了,之前已经被屏了,我申请解屏通过了。这次又屏,然后……然后申请被驳回。我太难了!)

20粉福利,坚信徐文祖没有死,尹钟宇杀掉的只是他的幻觉。

以及,徐文祖将和尹钟宇幸福地生活下去。


“以后,亲爱的和我永远都要在一起……”

橘黄色的灯光下,徐文祖用低沉的语气如此说着,他引诱亲爱的杀了他们、杀了他自己。

他看着神志不清的尹钟宇挥舞着斧头,血花溅落在他的脸上,头发被汗水濡湿,他听着尹钟宇手腕上的那串手链相撞在一起发出的清脆之声,刀起刀落时爽快的砍击声……

“这里就是地狱呀!”,徐文祖由衷地感慨道,他陶醉地看着对方的神情,那种神情只有亲爱的杀人时才会拥有,...

(重发,我真是服了,之前已经被屏了,我申请解屏通过了。这次又屏,然后……然后申请被驳回。我太难了!)

20粉福利,坚信徐文祖没有死,尹钟宇杀掉的只是他的幻觉。

以及,徐文祖将和尹钟宇幸福地生活下去。

 

“以后,亲爱的和我永远都要在一起……”

橘黄色的灯光下,徐文祖用低沉的语气如此说着,他引诱亲爱的杀了他们、杀了他自己。

他看着神志不清的尹钟宇挥舞着斧头,血花溅落在他的脸上,头发被汗水濡湿,他听着尹钟宇手腕上的那串手链相撞在一起发出的清脆之声,刀起刀落时爽快的砍击声……

“这里就是地狱呀!”,徐文祖由衷地感慨道,他陶醉地看着对方的神情,那种神情只有亲爱的杀人时才会拥有,兴奋的、狰狞的神情,这才是亲爱的本该有的样子。

多好,这就是他和亲爱的一手打造起来的地狱,只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没有人能够打扰他们、没有人能够破坏他们。

“亲爱的,是我打造的最棒的作品。”

没有人能够改变亲爱的,除了我,徐文祖。

没有人是属于自己的最棒的作品,除了他,尹钟宇。

黑暗中,他用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字艰难地说道:“以后我和亲爱的,都要在一起。亲爱的果然是……我打造的……最棒的作品。”

尹钟宇低头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徐文祖,因为颈部动脉破裂,鲜血不断从徐文祖的指缝间溢出,这样的他依旧微笑地说着那些奇怪的话语。

在昏暗的灯光的照耀下,那处伤口呈现凄美的感觉,浓稠的鲜血像是一朵红莲,由内而外地绽放、鲜红艳丽……

所有的一切都拉下了帷幕,在医院呆了一个月,在此期间他接受着警察的询问,从这些人透露的消息可知,考试院里的那些混蛋都死了,因为互相残杀,无一幸免……

没有人的时候,他抚摸着手腕上徐文祖留给自己的这串手链,铁链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这条手链,他还带着、一直带着,他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回忆那个人,他知道他没死,他不会死的,那个男人不会这么轻易地抛下他离开这个世界。

那个男人让自己蜕变、重生,最终变成了他理想的样子。还没有好好欣赏完美作品的他,又怎么会死呢。

尹钟宇在等那个男人,随着时间的流逝,等待也成为了一种折磨。

在众多个漆黑的夜晚,他会寻找猎物,寻找那些失格的、粗鲁的猎物,他看着它们落荒而逃的样子、看着它们畏惧的眼神、看着它们乞求被放生时的卑微,他忍不住发笑。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

他杀了它们,血溅落在脸上的感觉很好,他又想起了那个男人脖颈上盛开的红莲……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一具具尸体上,他看着那滩血泊、看着它们一点点变僵硬……

你瞧瞧,这样的画面多美啊,多好看呀……

可是为什么你还不出现我的面前呢?把我变成这般模样的人是你啊,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的呢?

他有些无趣,扫兴地撇撇嘴,“真是无聊”,他嘲笑着。将所有的痕迹清理干净,回到了最初和他相遇的地方。

“伊甸考试院”,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让他无比怀念。

他躺在那个男人躺过的床上,贪婪地呼吸着那个男人的味道,他好想被那个男人拥抱,想在那个男人温暖的交融下高潮、释放。

他想,想的不得了……

一味的想象已无法满足他的欲望,他呼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快速lu动着,kuai gan一阵又一阵地碾压大脑。

清醒过后,又是虚无……

那个男人,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我知道你还活着……

回来吧,求你……

徐文祖……

杀人很容易让人上瘾,就像吸毒一般,这样的感觉让自己沉溺、让自己兴奋,他已经无法自拔了……

只是少了他,少了那个男人,少了称自己是“亲爱的”徐文祖……

缺少了徐文祖的杀戮,不再完整……

他一次又一次地寻找猎物,一次又一次地将它们处决。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变得不耐烦、变得怠惰、变得毛糙……

再一次失误中,自己的猎物狠狠地反咬了他一口,他遍体鳞伤,倒在柏油路上,看着猎物渐行渐远。

回不来了,他闭上眼想着,或许他真的已经……

似乎听到了动静,再次睁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倒在血泊中的猎物以及一个人,那个人背对着自己,他的背影让自己有些熟悉。

他知道这个背影,他很熟悉。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夜晚,相同的灯光、相同的衣服、相同的血腥味……

那个男人,自己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就是他,绝对就是他……

徐文祖,就是你……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晃晃悠悠地朝着那个背影前进,却再次无力地倒下。

那一瞬间,他被一双手抱住,这双手纤细而又力,白皙地手背上溅到几滴血珠,有种奇怪的般配感。

“你让我有点失望……”,他说。

这不是自己想听到的,尹钟宇失落地垂下头

“但是……亲爱的,没有我的陪伴,果然亲爱的还是不行呢。”

依旧不是自己想听到的,他开始挣扎,他想离开徐文祖。

“亲爱的,我回来了。”

那一刻,尹钟宇的泪水从眼眶中涌出,他狠狠地朝着对方的胸口锤去。没有躲避、也没有生气,对方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自己面前。

徐文祖看着对方愤怒地样子,无奈地笑了笑,把他搂进了怀里。

“你到底死哪去了,你知道我等你多久吗?”

“嘛,亲爱的你知道的,我还需要处理很多事情。自从考试院事件发生后,我一直在善后。如果早点出现,我怕我会克制不住。”

徐文祖轻轻地触碰了尹钟宇额头上那块溢血的伤疤,他的手指沾上了对方的血,没有嫌弃也没有厌恶,徐文祖开始细细品味。

“亲爱的,你真美味。”徐文祖说这话时,他的眼神带着些光芒,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物一般。

“克制不住什么?”,尹钟宇抬起头好奇地问。

此时此刻,尹钟宇带伤的脸、濡湿的刘海、疑惑的神情,让徐文祖想把亲爱的撕碎、啃噬、咀嚼,再吞咽进腹中,慢慢感受亲爱的在自己胃袋中温暖的存在感。

“克制不住自己想见亲爱的心,亲爱的知道我也在想你吗?”

尹钟宇的脸被对方固定住,他逃脱不了,飘忽的眼神在徐文祖看来又回到了最初的那只纯良小兔。

“亲爱的,你总能让我对你产生新的兴趣。”,徐文祖拖住对方的下巴,亲吻起他的嘴唇。尹钟宇的嘴角带着伤,这让徐文祖的动作变得小心而缓慢,他像是亲吻一块水晶,细腻而温柔。

这个漫长的深邃的吻让尹钟宇的头脑有些晕眩,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他微微喘气。

“你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亲爱的,现在的你依旧离不开我的打磨。”

徐文祖抱起尹钟宇,迈过尸体,朝远处走去。

“尸体还没有……”

“亲爱的,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人替我们善后了。”

尹钟宇有些不满地撅了撅嘴,他想他可能高估自己了,至少他还不能做到完美。

“我们将会有很多在一起的时间,我可以慢慢教你,不必自责。至少亲爱的,你的蜕变与成长让我很是吃惊。但现在,请亲爱的不要再去思考这些问题了……”

说到这徐文祖顿了顿,看着夜晚的星空,他的心情好极了。

“回家吧,亲爱的。回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谁都无法打扰到我们。”

他将和亲爱的相伴相随,多浪漫的一件事呀,没有人能够破坏他们,没有人能从自己身边带走亲爱的。要是有,那就杀了他们就行了。

以后的两人世界会是怎样一番画面呢?

徐文祖有些迫不及待,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怀里的人不知不觉已经熟睡,徐文祖看着他,勾了勾嘴角。

“我想我爱上你了,亲爱的。你要是厌倦我了、离开我了,我便杀了你,把你制成标本,让你永远离不开我。”

我只爱你一人,所以亲爱的,还请好好珍惜我。

现在的亲爱的,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别离开我……


是余澈澈澈澈

断肢,血腥表现警告,第二张正片,虐自己崽子真的很爽啊(无慈悲

断肢,血腥表现警告,第二张正片,虐自己崽子真的很爽啊(无慈悲

𝕮𝖎𝖓𝖊𝖒𝖆𝖒𝖎𝖓𝖉🖤💀

❌【慎重に点を入れる】❌
𝔉𝔦𝔳𝔢 𝔑𝔦𝔤𝔥𝔱𝔰 𝔄𝔱 𝔉𝔯𝔢𝔡𝔡𝔶'𝔰
.
.
.
.
.
.
Sorry guys I've had a serious sick lately, so I  probably can not see full of your comments and reply all of them, hope you can understand that. My apologies for it.

❌【慎重に点を入れる】❌
𝔉𝔦𝔳𝔢 𝔑𝔦𝔤𝔥𝔱𝔰 𝔄𝔱 𝔉𝔯𝔢𝔡𝔡𝔶'𝔰
.
.
.
.
.
.
Sorry guys I've had a serious sick lately, so I  probably can not see full of your comments and reply all of them, hope you can understand that. My apologies for it.

初阳

【文豪野犬/太宰治】饥饿

1.OOC预警

2.灵感来自《他人即地狱》

3.血腥变态偏成人向,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1.

       其实不是饿,就是觉得空落落的,心里仿佛有个大坑,里面钻着风,呼啦呼啦,想用什么东西填满它。身体好轻,我也是这样呼啦呼啦漏着风的吗,我的皮肤是一个外壳,包裹着风,针一扎,我的整个身体就会瘪下去,像晒在岩石上的海带一样。

       从小时候,饥饿感就如影随形。总想塞一点什么到身体里去。但是无论吃多少饭,却仍然空虚着,有什么可以填补这份饥饿呢?


2....


1.OOC预警

2.灵感来自《他人即地狱》

3.血腥变态偏成人向,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1.

       其实不是饿,就是觉得空落落的,心里仿佛有个大坑,里面钻着风,呼啦呼啦,想用什么东西填满它。身体好轻,我也是这样呼啦呼啦漏着风的吗,我的皮肤是一个外壳,包裹着风,针一扎,我的整个身体就会瘪下去,像晒在岩石上的海带一样。

       从小时候,饥饿感就如影随形。总想塞一点什么到身体里去。但是无论吃多少饭,却仍然空虚着,有什么可以填补这份饥饿呢?


2.

       他离开的时候,轻轻带上了门,我感觉到了,但我不想睁眼,我的身体还有些胀,不适感还残存着。我不太能忍受别人将他们的东西留在我身体里,或者说很排斥,因为那始终不是我的,我的身体外面有一层隔膜,将不是我的东西阻拦着。

       说起来,我还挺喜欢他的,他基本上都会让我很舒服,我觉得很快乐,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也这样感觉。他一直微笑着,只有到巅峰的时候才会泄出一丝真实的情绪,我在极致的快感中看到他的眼空洞洞的,充满了迷茫,我仿佛在望着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渊。

       “太宰,你喜欢我吗?”有一次他来我这边,我问他,我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也不是一定要得到答案,但就是想问。“我爱你。”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哦。”我听见自己这么冷冰冰的声音,“我也爱你。”我的声音恢复成和以往一样了。


3.

       我爱你。好多人都和我说过这句话。每一次的语句都是一样的,音调也几乎一致。我很习惯这句话了。每次他们说完,我都会在心里重复一遍,“我爱你,”如此轻盈的声音,如此轻松就能发出的声音有什么重量呢,为什么我每次都还要求他们说这句话呢?大概因为后来他们的表情都很动人吧。在他们成为宴席之前,我还会让他们说一遍这句话。

       我爱你。你的样子好像月光下的夜莺,你恐惧的眼里盛着晃动的红酒,你颤动的牙齿是大地深处的颤抖,你何必那样看我呢,像看一个刽子手,我不是你的爱人吗?

       我爱你。你粗糙的皮肤上曾沾染了多少灰尘,你布满老茧和泥土味的手曾经抚摸过多少少女的肉体,你也曾在她们惊恐的眼神中露出笑容吧,像孩子抓住了心爱的玩具。你在想什么呢?那样能满足你吗,能让你空虚的身体里被什么填满吗?

       我爱你。即使你肮脏的血液溅满了我的手,你肥厚的脂肪像油一样流出来,你黑色的器官被饿狗吞食,我依然像爱着当初那个我一样爱着你。


4.

       “太宰桑,横滨警署接到报案,发生了第四起遗尸案,被害人的部分器官丢失。”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走到办公桌前,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太宰治。“还是遗弃在垃圾堆吗?”“是的,而且警察调查还发现,被害人和前几个被害人一样都曾经犯下过强奸幼女的案件。”少年如是汇报着,“警方将调查委托给我们了,希望太宰桑不要翘班啦。”少年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太宰治没有抬头,有些专注地看着手里的文件。


5.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饿的呢?还是妈妈没有去世的时候吧。

        妈妈在爸爸死之后就很少笑了,后来她再次笑了,是发现将我带出去一起的时候可以得到更多钱。

       妈妈给娃娃买泳装,买很暴露的裙子,她用娃娃摆出很夸张的姿势,和我说,像娃娃那样笑呀。

       妈妈的笑容很好看,像冬天里绽开的雪花,那样的笑容和雪花一样一触即碎,我想让笑容留存地更久一些。我从笑容中感到了妈妈的绝望,尽管她还是时不时笑着,有种癫狂的东西在妈妈的身体里蛰伏,让妈妈的血沸腾着。

       妈妈用各种东西打扮我,看着镜子里精致的人影,我的心像一块大棉花糖被舔了一口那样,棉花糖一点一点融化,我的心也逐渐空洞。终于有一天,呼啦一下,大片的风灌了进来。


6.

       “太宰桑,今天来吗?”我一边在厨房忙碌着一边给他打电话。“好呀。”他在那头笑着。“我还给你准备了丰盛的晚饭哟。”“真的吗?”他有些惊喜地问道。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来得很晚,我都把饭菜热了一遍,也把那堆东西处理好扔到垃圾桶里了,他才来。“刚刚处理了一些事,很抱歉来晚啦,亲爱的不会怪我吧。”他很熟练地把头搭在我的肩上,笑着问我。“我好生气,罚你多吃几块肉。”我也笑着推他。“好呀好呀。”

       桌子上的肉红彤彤的,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美味。

       他走到桌前,轻轻地问我,这是人肉还是猪肉呢。


7.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层层叠叠的裙摆,转起来好像打开的伞上落满了五彩缤纷的花,又像是烟火炸开那一瞬间的夺目。妈妈的一个客户也很喜欢,只要妈妈带我去,他就会给妈妈很多钱。

       那个人的身体很软,像娃娃那样塞满了棉花,鼓鼓囊囊的。他对我也像对娃娃似的,晃晃我的胳膊,动动我的腿,给我换衣服。他探索我也像我探索娃娃,娃娃一览无余,而我身上却像藏着好多秘密似的,他探索了好久。他从我身上发现了什么呢,发现我空荡荡的身体里灌满了风,发现我想要什么来填满这空虚的愿望吗?

       但你填满不了我啊,你那臃肿的身躯沉重不堪,你就像一块浸满水的海绵一样。

       除非你以另一种形式进入我的身体。

       熟的形式。


8.

      “当然是猪肉啦,太宰你怎么了?”“是猪肉啊。”他拖长了声音。我坐到桌前,招呼他坐下。

       红彤彤的肉在桌子的中央,流转着令人心醉的光泽。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到碗里。问我,“好吃吗?”“我觉得还不错的,从小时候我就很喜欢。”我回答。

       “这么久了,应该厌恶这个味道了吧?”

       “也许会这样吧,但对我而言这是个特殊的味道呢。总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特殊?”他没有吃刚刚那一块,又加了一块有些肥的肉到碗里。

       “吃了这个,让我感觉有一种满足感,仿佛心里空落落的一块被填满了。本来很饿的,吃这个就饱了。”

       “这个东西还真是奇妙呢。”他夹了一块到我碗里。

       “很令人怀念呢,黑的、白的、红的乱七八糟的混在一起,构成了让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味道。”我感叹着。


9.

       饥饿感越来越强烈了,身体里的空洞也越来越大,好饿,好饿,好饿。

       那个人说,我爱你,他浑浊的眼睛里透出一股狂热的痴迷。

       那个人的身体仿佛被水淋湿的棉被一样盖在我的身上,   我随便一碰就能改变形状,那个人的身体没有界限,轮廓也不是很分明,像某种细菌一样。

       戳下去会怎么样呢,像棉花那样毫无反应吗?

       那个人的血像开了闸的洪水喷出来,有些软软的东西流了下来,我感觉到一阵令人心悸的欲望。我有些明白什么能够填满我的饥饿了。


10.

       我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还是熟悉的味道,这么多年我的手艺还没有变。

       肉有些软,很容易嚼,有点像第二个人的,他临死前的声音也很动人,他说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为什么要杀我啊。你不是爱我的吗?

       我回答他,我爱你啊。那个六岁的女孩子好玩吗。

       我朝他露出了一个很天真的笑容,那个女孩子也曾这么向你笑过吗。


       “太宰,你知道我为什么爱你吗?”他朝我看过来,“因为你和我有一样的气息呀。”

       “你和我有一样的腐烂的,绝望的气息,你在黑暗里,我在泥沼里,你在触摸阳光了,而我永远在无边的肮脏里。”

       “等我吃完就跟你走吧。”我又说。


11.

        我原以为肮脏能洗掉肮脏,但我发现,肮脏只是肮脏。



沈巍先生

李丛溪,他是一一个变态,他是个疯子。


我知道他杀了很多人,那个女孩,应该是个大学生,她很漂亮。


他肢解了她,我听到她绝望的哭声。


我被他囚禁在这里六个月,无数次逃跑,无数次被抓,无数次毒打,无数次折磨。


他想要用钢丝勒死我,他为什么没有勒死我。比起活着,我期盼死去。


从前我就该明白,李丛溪有病。


是他杀死了我所有交往过的女孩,追我的女孩,她们都被抛尸,死状可怖。


她们死之前绝望的眼神,无声的哭嚎。


他的笑容很好看,血染的笑容。


他是个恶魔,他是个杀人犯。


不要,不要,不要进来,放开我,滚开啊!变态!


我躲在那些布中间,数...


李丛溪,他是一一个变态,他是个疯子。


我知道他杀了很多人,那个女孩,应该是个大学生,她很漂亮。


他肢解了她,我听到她绝望的哭声。


我被他囚禁在这里六个月,无数次逃跑,无数次被抓,无数次毒打,无数次折磨。


他想要用钢丝勒死我,他为什么没有勒死我。比起活着,我期盼死去。


从前我就该明白,李丛溪有病。


是他杀死了我所有交往过的女孩,追我的女孩,她们都被抛尸,死状可怖。


她们死之前绝望的眼神,无声的哭嚎。


他的笑容很好看,血染的笑容。


他是个恶魔,他是个杀人犯。


不要,不要,不要进来,放开我,滚开啊!变态!


我躲在那些布中间,数着他越来越近的皮鞋声,我的汗水声。


他笑,叫着我,泽年,季泽年啊,要被我抓到了。


我摔倒在地上,被他钳住双腿拖进深渊,指尖的血渗进地下。


李丛溪,杀了我吧。


杀了我。


杀了我!


我又逃走了,这一-次他该杀死我了吧。


又是他的脚步声,从来都从容不迫的脚步声。


不,我要报警。


我要让他去死。


他掐着我的脖子,我喘不上气,他的脸开始模糊。


他的笑里是杀意。


警察来了,我解脱了。


我以为我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李丛溪。


可只是两年,他又出现在我面前。


他只是被送去精神病院,他只是被送去精神病院。


他看着我笑,还是那个好看的笑,让我有些恍惚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


泽年,他们根本查不到是我杀的人。


文/沈巍先生


朔星言

万劫不复后坠入深渊


又感受温暖重回人间

万劫不复后坠入深渊


又感受温暖重回人间


𝕮𝖎𝖓𝖊𝖒𝖆𝖒𝖎𝖓𝖉🖤💀

[重力泉小镇出现过的生物]
Idk if there are anything wrong with the title it's from Google translate , so if 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it, pls let me know so that I can edit it
Anyway, I pixelated the first image, wish me luck to pass the system
😒How ironic is that? It's only a post of body horror artworks, or...

[重力泉小镇出现过的生物]
Idk if there are anything wrong with the title it's from Google translate , so if 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it, pls let me know so that I can edit it
Anyway, I pixelated the first image, wish me luck to pass the system
😒How ironic is that? It's only a post of body horror artworks, or it isn't... Is it? Tell me I'm not a criminal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