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叛逆

5878浏览    582参与
caocaofactory

「霓裳羽衣浮生梦」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霓裳羽衣浮生梦」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小白目

预告

今晚为83疯狂


第一次,双人外出,我要好好记录一下。


你说过你会慢慢走近我。


……


一只舞,一双鞋。


……


该死的不让我下绝美外出视频。


让我先预告一下,明天一定给他舞出来。


《慢慢走进我》


83。。szd。

今晚为83疯狂


第一次,双人外出,我要好好记录一下。


你说过你会慢慢走近我。


……


一只舞,一双鞋。


……


该死的不让我下绝美外出视频。


让我先预告一下,明天一定给他舞出来。


《慢慢走进我》


83。。szd。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南阳高中生心理辅导,初中生逃学上网有哪些危害

作者: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当今社会网络发展迅速,网吧事业随之红火起来,这些网吧吸引了大批的中学生.很多学生喜欢上网或迷恋上网,达到了严重影响学习的地步,网络对许多中学生造成了较大的身心影响。

当今社会网络发展迅速,网吧事业随之红火起来,这些网吧吸引了大批的中学生.很多学生喜欢上网或迷恋上网,达到了严重影响学习的地步,网络对许多中学生造成了较大的身心影响。网上游戏、网上聊天和网上色情是网络三个魔爪,是使青少年堕落的三大杀手。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南阳高中生心理辅导,致使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有哪些

作者: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孩子离家出走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事情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发生的越来越多。据了解一般离家出走的孩子初中学生占得比重较大,而且大多为男孩;导致这种事发生不光要在孩子身上找原因还要想想其他方面的因素。

孩子离家出走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事情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发生的越来越多。据了解一般离家出走的孩子初中学生占得比重较大,而且大多为男孩;导致这种事发生不光要在孩子身上找原因还要想想其他方面的因素,要想不再为孩子离家出走而困扰,就要清楚这些孩子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红帽子

红帽的遗书日记-1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不过 我也不在乎这个了


这个标题貌似有点幼稚 不过这可不是睡前儿童故事

先来说说我的打算 我打算在这个软件中 写下我的 遗书 我的遗书并不是单纯的一篇 而是会写成一个小系列

也算半自传了吧


不过 我这样平平无名的人 就算写了自传 应该也不会有人看吧


再说说我为什么要写遗书


我是一个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孩子 按我父母的话 应该就是不听话 不体恤爸妈的孩子


嗯 对 我是一个 自私 嫉妒心强 古怪难以理解的孩子


我不体会父母 不关心别人 也不知道怎么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喜欢 我也不在乎他们喜不喜欢我


我有一个弟弟 刚上2年级 他有水灵水灵的眼睛...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不过 我也不在乎这个了


这个标题貌似有点幼稚 不过这可不是睡前儿童故事

先来说说我的打算 我打算在这个软件中 写下我的 遗书 我的遗书并不是单纯的一篇 而是会写成一个小系列

也算半自传了吧


不过 我这样平平无名的人 就算写了自传 应该也不会有人看吧


再说说我为什么要写遗书


我是一个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孩子 按我父母的话 应该就是不听话 不体恤爸妈的孩子


嗯 对 我是一个 自私 嫉妒心强 古怪难以理解的孩子


我不体会父母 不关心别人 也不知道怎么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喜欢 我也不在乎他们喜不喜欢我


我有一个弟弟 刚上2年级 他有水灵水灵的眼睛 有光滑白洁的皮肤 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 对比于我 他听话 很粘父母 对他人有礼貌 说话风趣 我很喜欢这个弟弟 但是我不知道 他喜不喜欢我


我自己都难以理解我自己 我不喜欢和他人深交 上中学以来 我和所有同学师长都保持着距离 上学期期末老师对我的评价大致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但是需要更外向地和别人交流


我看完这份报告单时 忍不住笑了出来 每年都是这样 所有人对我的评价多好啊 有礼貌 乖巧懂事



这样的评价 让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我不喜欢和吵闹 不看他人脸色的人交往 说高雅点 我觉得他们庸俗 但仔细想想 我自己又有多好呢


我没有多少爱好 喜欢摄影 cosplay这样被大人不理解的事情


但因为在这个圈子里 我的确交到了许多朋友 他们符合我做朋友的标准 不深交 人与人之间有适宜的距离感 同个爱好也好交流


不过 我大部分的难过情绪 貌似也是因为这个爱好引起的


真难过呢 大多想和这些朋友交流时 都只能在网络上 因此 我基本手机不离身


这样 讲讲前几天因为手机引起的事情


难得的小长假 我拿着手机 与不同的人聊着天 这样貌似过了挺久 妈妈吼着让我去写作业


我坐回书桌前 拿起笔写了几个字 却发现没墨了


“笔没有墨了 我可能要出去买 或者你晚点买回来 我再写。”我这样地跟妈妈说


“没有墨了?你不是还有吗!”她看着网络小说 头也不抬地问


“用完了 真的没有了” 我看着她 一字一顿地说


她抬起头来 眉毛皱得紧紧的 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我


“那你怎么不早点买!昨天回来怎么不说?你这小孩子怎么总是这样!作业做不做了?”她吼着 我倒也觉得心有点凉


“我出去买。”我拿起手机 打开门走了出去


打开手机 还有百分之八的电了 我手一撑 翻上了家门口三米多高的花墙 


说出去买笔肯定是骗人的 这边最近的书店离家有点远 走过去要半小时


我抱着膝盖 翻翻手机 夕阳照在身上 还是很暖的


大概过了半小时 妈妈打电话过来了 她问我买到笔了吗 

我也回她没去买 在家门口的墙上


她挂了电话 然后过了五分钟 她从门口走出来 让我把手机给她 我说能不能等会给 而且手机快没电了 也什么可玩的了


“把手机给我!”她吼着


我感觉心又沉了点 可能是被着突如其来的吼叫声吓到了点


“能不要吼我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我吼你了吗!我这样凶一点说话怎么就算吼了!”她说完直直地瞪着我


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 这个时候 爸爸也从门口走出来了

他也是皱着眉头 面部肌肉抽搐着


“你都玩多久手机了!还学不学习!还考不考高中大学!”他直瞪着我 大声吼叫着


我静静地看着他 40多岁的人了 穿着内裤拖鞋就走出家门 人不胖 还挺瘦 但挺着个小啤酒肚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以前外国得了不能排泄病的人 就是挺着肚子 肠子里面都是没有排泄出来的粪便


我感觉我笑了下 被两个对我大喊大叫的人逗笑了


我把手机关机后递给了吼我的这位女士


我啊 中学生 因为放假第一天没有写作业 被父亲吼了一顿 从3米高的墙上拽了下来


        

                                                  ——19.10.6

自扰

《AI——K军团》第一章

  银河系只是宇宙里微乎其微的一个星系,我们永远不知道宇宙里都有什么。或许在另一个星系,有着和我们一样的生物。

  在遥远的赫斯坦星,生活着一群人类,他们在这颗星球上生活了一亿年。

   星纪3029年,在吉牧市,星总局安排了一群科研人员,下命令在研究着一批仿人类机器人。他们将来跟人类一样,吃饭睡觉工作,也会开心烦恼生气,优势就是比人类的能力更加强大。

    科研人员称第一批机器人为——K军团。K军团的所有成员全部归于星总局,算是特别的军人。当然,他们也能够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是一些特别任务,还是需要他们的。

 ...

  银河系只是宇宙里微乎其微的一个星系,我们永远不知道宇宙里都有什么。或许在另一个星系,有着和我们一样的生物。

  在遥远的赫斯坦星,生活着一群人类,他们在这颗星球上生活了一亿年。

   星纪3029年,在吉牧市,星总局安排了一群科研人员,下命令在研究着一批仿人类机器人。他们将来跟人类一样,吃饭睡觉工作,也会开心烦恼生气,优势就是比人类的能力更加强大。

    科研人员称第一批机器人为——K军团。K军团的所有成员全部归于星总局,算是特别的军人。当然,他们也能够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是一些特别任务,还是需要他们的。

    星纪3049年,距离K军团的诞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第一批机器人被编号K零,一百个AI机器人中只成功一个。

     K集团的高层会议室

   “经过上次的实验数据,编号29-99-702K零,皇甫梓萧的各项指标全部达到优良。虽然经过六代的改良,现在的K6,仍然比不上当年唯一幸存的K零。”

    “毕竟现在的K军团成员体内移植的都是智能芯片,而K零完全就是一个机器人。”

     “K零虽然是机器人,但是这二十年来,她的生活习惯完完全全和我们人类一样。”皇甫昕很冷静的说到。

      “可是,我们不能让她去接管其他K军团的人,万一她的程序失控,带着这些AI来攻击我们,到时候,我们根本没有反手之力。”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拍着桌子站起来,反驳皇甫昕。

     “程总,你别忘了,我爸当年把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都给了她,她也算是董事会的一份子了。”皇甫昕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梓萧是我妹妹,我相信她,我爸爸,也相信她。”

    “昕少,这……”

     “就这么定了,莫邪,通知梓萧,明天八点来公司上班。好,我们继续往下进行。”

……

  “我可以不去吗?”一个看起来年龄刚刚成年的女孩坐在沙发上,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莫邪。

   “老大让您去,我也没办法啊。”

   “好吧,你去跟我哥说,我明天会乖乖的去上班。”

  “明天需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吧。”

   莫邪点点头,此时偌大的客厅,就剩下皇甫梓萧一个人了。


   “明明不是人,却非要过人类的生活。”皇甫梓萧看着窗外飞过的小鸟,“父亲,母亲,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你们啊。”

     夜幕降临,皇甫梓萧抱着冰冰凉凉的水晶砖,现在已经是临近冬天,但是她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冷。

    “着凉了。”皇甫昕把一条羊绒毯盖在她身上,“晚上怎么没好好吃饭啊?”

    “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皇甫梓萧笑着站起来,看着他撇撇嘴。

    “公司有点事处理,回来晚了。”

     “哥,我明天要去公司吗?”

     “对,明天你正式上班,我会把K集团的K6军团交给你管理。”

     “好。我不会辜负父母和你的期望的。”

     “这个周末,我们去墓园吧。”

     “嗯。”

——————

未完待续

不喜勿喷啊,谢谢。

   

小白目

【叛逆】三年(叛逆 微现实 OOC 3000+ 一发完)

我。。最近总是脑洞大开。。

建议配合《soft piano music》一起食用

我的灵感,大概就来自在图书馆看书时听到这首歌。

正文👇

想知道我们的故事吗?

我来讲给你听。

现在想起来,最初在一起的三年,是这辈子最难忘的三年。

那时候陈宥维不过是个到处跑小行程的新人,没多少工作,却整天还是很忙碌。比起同期的新人,大概是长了一张拥有临时通行证的脸,加上动态微笑看上去就像满天繁星种在了他眼睛里面,谦卑和温和,待人处事的近人不卑,为他搏得了外界的不少关注。

租住在姚明明北京的小房子里面,他的室友是个爱跳舞的男孩,刚从韩国回来不久,想休整一段时间后重新开始。

这个男孩长着一双猫咪...

我。。最近总是脑洞大开。。


建议配合《soft piano music》一起食用

我的灵感,大概就来自在图书馆看书时听到这首歌。




正文👇

想知道我们的故事吗?

我来讲给你听。

现在想起来,最初在一起的三年,是这辈子最难忘的三年。

那时候陈宥维不过是个到处跑小行程的新人,没多少工作,却整天还是很忙碌。比起同期的新人,大概是长了一张拥有临时通行证的脸,加上动态微笑看上去就像满天繁星种在了他眼睛里面,谦卑和温和,待人处事的近人不卑,为他搏得了外界的不少关注。

租住在姚明明北京的小房子里面,他的室友是个爱跳舞的男孩,刚从韩国回来不久,想休整一段时间后重新开始。

这个男孩长着一双猫咪一样的细长眼睛,单眼皮笑起来让陈宥维想起了原来在学校里面看到的猫,平时柔软得让人想去揉一揉他的猫头,跳舞的时候又有另一番别样的感觉。

只是他从来没开口过问过对方那段时间,他也有好奇,到底是怎么,坚持了这么久,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开了那个地方。

他的工作室对他也不是太上心,只是有工作时才会关注到他,平时的空白期就几乎是无人问津的状态,他有时候就会跟着姚明明,走过狭窄的小巷,走进隐蔽的地下舞蹈室,在小小的角落里面看着姚明明一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面练舞。

姚明明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世界里面,没有人能够进入,陈宥维就站在他身后用手机记录下一段段的训练视频。

起初被姚明明发现的时候,他还解释说要是以后火了那我岂不是第一个看到姚老师舞蹈的人,那我的视频就值钱了,当然是被姚明明抓住手臂威胁他赶紧删掉。后来的后来,他也就习惯了,只要一起来,陈宥维就会站到房间的最角落用手机拍下他许许多多舞蹈的瞬间。

每次到最后,姚明明都喜欢靠近他的镜头,乖巧的做一个再见的姿势,然后再让他关掉。

有次休息到一半的时候,姚明明突然拽住他的手,说宥维啊,我来教你跳舞吧!

几乎是从零基础的基本动作开始教起,姚老师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指导他,替他一个拍子一个拍子的数着,他长手长腿的高个子,压腿拉筋的时候差点没要了他的命,他看着姚明明柔软得不像话的韧带关节,突然有点心疼。

原来要是没能拉开,就得让老师直接生压下去了。

姚明明伸手帮他揉着酸涨的肌肉,舒展他还生硬着的身体,一面安慰着说不着急慢慢来之类的话。

小猫咪伸手把额前过长的刘海往后一顺,用帽子重新扣住。

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宥维没由头的抱住了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后背上,隔着有些汗湿的衣服,他搂住姚明明腰的手收紧了一下,又松开环住。

那你肯定很痛吧……

他听见陈宥维的声音,有点闷闷的感觉。

开始的时候是的,后来就习惯了。

他像是想到了原来在韩国的时光,没有出口但是充满希望幻想的时光。

腰腹部感觉暖暖的,被陈宥维的细胳膊抱着,就着他的姿势没动,静静听着两人的心跳声。

房间的门被悄悄打开了,又被悄悄的关上了。

姚明明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面,他穿着宽松舒适的棉质睡衣,躺在了陈宥维的身边。

他们约定好了,要在夜晚分享对方不知道的秘密,今天到姚明明了。

活在梦里的时候,我相信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可以在这个地方找到一席之地了,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了。

现在梦醒了,还是没能一直坚持下去的小孩,只能回到自己的家里,躲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的练着舞蹈。

平躺的姿势看不见陈宥维的反应,他只能感受到陈宥维上下平缓起伏的胸口,姚明明扭头侧脸看着他,他的刘海长得要盖过了眉毛,但是眼睛还是清清亮亮的,窗帘未拉完的地方透过一点点的光,从夹缝里面照进来,正巧映在了陈宥维的脸上。

两人对视的时候,他从陈宥维的眼睛里面,看到溢满整片星空的光,是个装得下无数小猫的地方。

他说,宥维啊,你现在好像一颗红西柚。

就是上次我买来吃掉的那一颗,一把外面的果皮剥开就是橙红色的果肉,咬下去柚瓣却散得开开的那种。

下一秒,陈宥维感觉自己的右脸留下来一个轻轻的吻。

陈宥维感觉姚明明的头上,好像长出来了两只猫耳朵,他伸手,摸到的是微软的黑发,他故意把对方左边的头发翘起一小节,就像黑猫的耳朵。

不知是谁主动上前了一步,唇瓣贴合上时,姚明明感觉自己尝到了酸甜的西柚味。

有点微红发烫的脸,姚明明提前离开了这个湿热地带,把头往对方肩膀的地方靠了靠。

我原来很狂的,你知道吗?就那种老是活跃在中心的人。

我很喜欢跳舞,我每天可以花15个小时的练舞。

开筋真的好痛好痛,我哭过好多次,只是后来就麻木了。

……

他听见姚明明零零碎碎说了好多东西,他感觉姚明明的声音变小了,然后他听到一句:

宥维啊,你可以抱抱我吗?

下一秒,陈宥维把被子拉开,张开手臂把他揽到了怀里。

贴近胸口位置,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布料,从发尾到背中,安抚着他的心。

被牵引着手抚摸到皮肤的时候,陈宥维摸到了腰上一条不平整的疤。

宥维啊,我可能,再也没办法跳得这么好了。

它弯弯曲曲的,锁链一般的锁住了姚明明的身体,他想挣脱开来,只是弄丢了工具。

姚明明头上的猫耳朵耷拉了下去,只有陈宥维看见了。

小猫走的时候眼睛红红的,他没窝在他的床上,他说:

就记住这一晚上吧,明天早上就忘了吧。

在一起之后也好像没什么不同,好像是顺其自然就会发生的事情。

小猫有段时间爱上了料理,无聊的时候就喜欢在家里倒腾倒腾折磨一下厨房。陈宥维晚上回家总是会看到小猫立着身子瞪大猫眼坐在沙发上面,然后看见他回来就蹦哒下来给他验收今天的劳动成果。

他有时候很迷糊,会把姜沫儿当做葱放进去,小猫只会傻傻的笑,挠头说我下次一定注意。

然后再开开心心的看着陈宥维把他消灭光。

第一年好像就在这样迷迷糊糊里面过去了。

第二年的新年,是他俩一起过的,窝在小阳台里,在烟花爆竹声中交换一个又一个的吻。在无数个没有工作没有行程的日子里面,窝在小家里面过着平常又不平常的生活。

姚老师的第一个学生宥维同学舞蹈初有成效,拍视频的人变成了姚明明,他看着对方也在最后靠近镜头,乖巧的说了句再见才关掉视频。

夜晚的小秘密也只会停留在夜晚,只是少了两人互串房间的环节,他坐在月亮上陪伴着小猫咪,第二天醒来小猫咪就会变得充满能量。

陈宥维老说自己养了一只猫,姚明明就是只可爱的小猫咪。

小猫咪生气的时候给他买孜然味的鸭架骨,陪着他看他在灯光下面跳舞,吃掉他花心思做出的饭菜,毫不吝啬的给他想要的拥抱和陪伴。

也有一段时间,他们会几个月可能都见不到对方,工作行程多的时候可能就会这样,小猫咪会悄悄溜到其他地方去旅游,给他发许多很好看的照片,然后视频的时候说宥维我们下次一起来。

但是要是陈宥维生气了,他会给小猫的脚上带上铃铛,他想,小猫老是乱跑,这样不管走哪里他都能听到声音了。

他温温柔柔的抓住姚明明的脚腕子,把铃铛系到上面,沿着脚踝一直向上摸到大腿。

撞一下,喵一声,好不好。

他搂住姚明明的腰,听着耳边的喘息和一声声的猫叫,直到小猫全身变得湿答答的,身上满满都是他的味道。

明明啊……

唤猫一样的唤他。

姚明明抬头睁眼看他。

明明以后的小猫肯定很好看……

猫眼男孩脸红红的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最后一年,小猫的舞蹈室里来了许多人,都是些很乖巧又很听话的孩子,他们很喜欢这个和他们年龄相仿但是实力很好的姚老师,平时看着很好欺负但是练舞很严格的人。

陈宥维偶尔会到舞蹈室来,他给小猫带喜欢的食物,跟着站在后面学习跳舞,只是每次都因为太高而一眼就被发现了。

等到舞蹈室关门,他就和姚明明一起回家。

他手机里的视频越来越多,记录下的瞬间也越来越多。

他有提议过让姚明明尝试演技,可是最后发现,小猫别别扭扭的,完全就不是平时最自然的样子,这样的念头很快也就打消了,他好像也不需要演技,只有乖巧的站在那里,轻轻喵一声,陈宥维就会走到他的身边。

但是最后呢?

是怎样分开的呢?

陈宥维也不记得了。

好像是一场梦一样的,他来的时候是怎样的呢?走的时候呢?

陪他过了21岁的生日,陪他在舞蹈室里面跳了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双人舞,一次又一次的进入贴近身体。

姚明明说

宥维啊,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谢谢你陪了我三年。

今天的红西柚,不是酸的,是甜甜的。

下面,就请训练生们相互认识一下吧!

你好,我是天加一训练生,姚明明。

你好,我是慈文传媒训练生,陈宥维。

暂无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郑州青少年叛逆心理辅导,孩子不和父母交流怎么办

作者: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你在和孩子沟通、交流的时候,是否时常会感到原本是关心孩子,可他却不领情;想说点知心话,却发现孩子心不在焉……

你在和孩子沟通、交流的时候,是否时常会感到原本是关心孩子,可他却不领情;想说点知心话,却发现孩子心不在焉……其实,孩子在与父母沟通时是有选择性的,如果你不随着孩子的成长选择适合的沟通方式,你就很难打开孩子的心扉。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小白目

【叛逆】你可以爱上冰美式吗?(短 回忆 )

突如其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看不懂,也别问我,我自己也看不懂。

只是想,他俩,可以好好的。

正文👇

你可以爱上冰美式吗?

被别人注视着的感觉真不好受。

他已经记不得这是多少次了,只是会从余光里面看到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贴近他又疏远让他难以捉摸,只是毫不怀疑对方一直存在的这个事实。

是谁呢?

消失在街角边的飘荡衣摆,黑夜里面忽然靠近的躯体清甜的味道,蜂蜜柚子茶一样的,对于他来说是有点甜甜到腻人的味道。

冰美式不管冬夏都是要安排上的,也许上辈子自己就是咖啡树吧,略带苦味的包裹在一片咖啡地里面,深埋在地面以下数十公尺的根部,也是汲取泥土吸收四方的精华灵气,让他这辈子变成了

突如其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看不懂,也别问我,我自己也看不懂。

只是想,他俩,可以好好的。

正文👇

你可以爱上冰美式吗?

被别人注视着的感觉真不好受。

他已经记不得这是多少次了,只是会从余光里面看到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贴近他又疏远让他难以捉摸,只是毫不怀疑对方一直存在的这个事实。

是谁呢?

消失在街角边的飘荡衣摆,黑夜里面忽然靠近的躯体清甜的味道,蜂蜜柚子茶一样的,对于他来说是有点甜甜到腻人的味道。

冰美式不管冬夏都是要安排上的,也许上辈子自己就是咖啡树吧,略带苦味的包裹在一片咖啡地里面,深埋在地面以下数十公尺的根部,也是汲取泥土吸收四方的精华灵气,让他这辈子变成了一个人,却还是唯独只钟情钟爱于黑苦的美式。

其实是很难想象的,他是个比较喜欢吃糖的人,对啊,一个过去二十多年大概喝了十多年苦咖啡的人,竟然还会喜欢糖。方块硬质薄荷糖在嘴里融化掉的时候,是透彻心灌到底的凉意,有时又喜欢刚剥开含进嘴里就咔嚓咔嚓的把它嚼碎,初剥开时候的硬质和融化一阵过后的感觉还是不同,他第一次感受到的时候,也是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他想起了原来喜欢喝旺仔牛奶的大高个,最初的时候呆呆的又有点羞涩的靠近,只是到后来,是被某个点深深的吸引住了吧,他小世界那扇不起眼的门,被这个人悄悄的偷走了钥匙,从此在他的世界里面开启了很多个地方,很多扇门窗。只是,他的小世界,最后还是关门了,为他留得那一间小屋子,也没人再来过,被偷走的,除了他的钥匙,几乎是全部都如数还给了他。

仿佛依然没有人来过,他的小屋子角落里面留下的几颗牛奶糖,原来他没舍得吃掉,后来也忘了,就丢了。

他感觉自己又在回忆了,那场梦一样短暂的经历。

吃到最后的泡面,发涨得有些严重,只剩下了几根漂浮在汤面上。

是回头的时候吗?

他好像看到那个人的正脸了,还是刚刚递给自己泡面的人,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指,他还温柔的给自己说了注意热气小心烫。

不是?是吗?

到底,你是谁呀……

最贴近的一次,和他只有0.01公分,或者更近,只是他还没有爱上他。在最后的时间里面,他好像记起了,他的蜂蜜柚子茶。

只是他还是不喜欢甜腻,他不想再吃甜的了。

以后来见我,一定要带冰美式。

柚子茶先生,你可以为了我,爱上冰美式吗?

凉薄潮汐

视频产出 巴山的茶话

《巴山的茶话会》猫x猪

又名 饭圈女孩的爱 33f/88f/叛逆批

宥你的明天是真的!


链接在评论区

《巴山的茶话会》猫x猪

又名 饭圈女孩的爱 33f/88f/叛逆批

宥你的明天是真的!


链接在评论区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锐元方舟家庭教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