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受

8189浏览    124参与
墨妤琋

回首【下】

“大佬!”迪奇猛得从病床上坐起来,顺道带醒了趴在床边熟睡的人。

“我叼你老母啊!你要死啊!!”地藏揉揉眼睛,骂骂咧咧道。

“大…大佬?”迪奇环顾了四周的白壁,瞪大了眼睛盯着地藏。

“看屁!看死人呐?!!”地藏拍拍他的脑袋,“睡一觉睡傻……”

话没说完,迪奇倾身,将一个略带霸道的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氧气渐渐地抽离让地藏不禁涨红了脸,手上不知力度得推了推迪奇。

“嘶……”迪奇放开他,倒吸了口冷气。

地藏自知下手没个轻重,赶忙探过身来扶住他,开口想问,“没事吧?”,却又落入了迪奇的怀抱。

“大佬,别动,让我抱一会儿……”迪奇的声音有些颤抖,把人搂得更紧。

地藏迟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迪奇,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大佬!”迪奇猛得从病床上坐起来,顺道带醒了趴在床边熟睡的人。

“我叼你老母啊!你要死啊!!”地藏揉揉眼睛,骂骂咧咧道。

“大…大佬?”迪奇环顾了四周的白壁,瞪大了眼睛盯着地藏。

“看屁!看死人呐?!!”地藏拍拍他的脑袋,“睡一觉睡傻……”

话没说完,迪奇倾身,将一个略带霸道的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氧气渐渐地抽离让地藏不禁涨红了脸,手上不知力度得推了推迪奇。

“嘶……”迪奇放开他,倒吸了口冷气。

地藏自知下手没个轻重,赶忙探过身来扶住他,开口想问,“没事吧?”,却又落入了迪奇的怀抱。

“大佬,别动,让我抱一会儿……”迪奇的声音有些颤抖,把人搂得更紧。

地藏迟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迪奇,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没有。”迪奇把下巴抵在地藏肩头,“大佬,你没事就好……”

像是料到了他梦见了什么,地藏不说话了,只由他静静地抱着。

过了半响。

迪奇像是鼓足勇气,趴在地藏耳边喃喃道:“大佬,我爱你。”

地藏听了他的话,一瞬间慌了神,一把推开他,看着迪奇靠在床头疼得龇牙咧嘴,他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扔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夺门而出。

过了一会儿,地藏拿着水杯,阴沉着脸走进病房,面无表情地把水杯塞进正盯着地面发呆的迪奇手中,看见他抬着头看自己,咬了咬牙,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我也是。”转身出门。

迎面撞上正巧赶来探望的ca姐,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又加快了脚步。

“他怎么了?脸红成那样,赶着见阎王啊?”ca姐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不解道。

“他是地藏嘛……”迪奇拿着杯子,笑得一脸烂漫。

“啊?”ca姐满脸疑惑。

“啊?哦。”迪奇回过神,笑了一下,“没事。对了!ca姐……”

迪奇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ca姐,“你能帮我俩弄到去加拿大的签证么?”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看到没有?!我圆回来了!!

我终于搞马仔了!!太难了!他俩的感情我真的写不出来啊!!!!


墨妤琋

回首【上】

“迪奇?迪奇?迪奇!”

是地藏的声音。

迪奇模模糊糊地听见,睁开眼。

地藏笑着,站在床边看看他。

“大佬!”迪奇惊喜地捉住地藏的手,“大佬,你没事啊?”

地藏不说话,只是笑。

他笑着抽出手,笑着扶迪奇躺好,笑着倒了杯水放在床头……笑着走到窗边。

“大佬,你…怎么了?”迪奇小心翼翼地坐起来。

“迪奇……”地藏开口,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让人听不真切。

迪奇愣了愣神,“大佬,你可别吓我,你怎么了?”

“我要走了。”是肯定句

“去哪里?!!”迪奇急忙下床,想去拉他的手。

却扑了个空。

他忽然抱不到地藏了。

迪奇颤抖着手往后退了退,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大佬。

地藏看看他轻笑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马仔的头发。

“长大了……挺...

“迪奇?迪奇?迪奇!”

是地藏的声音。

迪奇模模糊糊地听见,睁开眼。

地藏笑着,站在床边看看他。

“大佬!”迪奇惊喜地捉住地藏的手,“大佬,你没事啊?”

地藏不说话,只是笑。

他笑着抽出手,笑着扶迪奇躺好,笑着倒了杯水放在床头……笑着走到窗边。

“大佬,你…怎么了?”迪奇小心翼翼地坐起来。

“迪奇……”地藏开口,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让人听不真切。

迪奇愣了愣神,“大佬,你可别吓我,你怎么了?”

“我要走了。”是肯定句

“去哪里?!!”迪奇急忙下床,想去拉他的手。

却扑了个空。

他忽然抱不到地藏了。

迪奇颤抖着手往后退了退,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大佬。

地藏看看他轻笑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马仔的头发。

“长大了……挺好。”地藏弯了弯眼眸,“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大……大佬,你到底要去哪里啊?”迪奇的声音有些自己都不曾发觉的颤抖。

“走啦!累了,睡觉去了……”地藏仍然笑着,“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真的,好高兴认识你……”

说着,地藏开始在迪奇面前慢慢消失。

“大佬!”迪奇放声喊道。

没有人回应。

只有一句虚无缥缈的“我爱你”

回荡在寂静无人的房间里。

似是,

在回应迪奇的呼喊。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有没有后续呢?天知道!

PS:题目取自: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光阑珊处

再说一句,马仔文学太好搞了!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⑻番外【冯天的自述】

我叫冯天。

冯天,逢天,相逢余顺天。

这是我老爹给我的解释,不过我老爸有偷偷告诉我,是因为老爹嫌他当年取的名字太难听,就随便起了一个。

嗯?名字可以这么随便嘛??我可能不是亲生的emmmm

老爸和老爹以前是好兄弟,后来因为一些误会而分道扬镳。

这一分,就是15年。

在15年里,老爸做了很多让老爹讨厌的事,老爹也娶了自己的老婆。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分分合合了这么些年,他们俩居然还能走到一起。

我不清楚他们当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以前他们总嫌我还小,不肯对我说。不过小时候常来家里做客的林叔叔总会背着他们偷偷告诉我,当年的枪战有多惊险,死了有多少人,他们有多不容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容易,我也知道他们很爱我。

老爸...

我叫冯天。

冯天,逢天,相逢余顺天。

这是我老爹给我的解释,不过我老爸有偷偷告诉我,是因为老爹嫌他当年取的名字太难听,就随便起了一个。

嗯?名字可以这么随便嘛??我可能不是亲生的emmmm

老爸和老爹以前是好兄弟,后来因为一些误会而分道扬镳。

这一分,就是15年。

在15年里,老爸做了很多让老爹讨厌的事,老爹也娶了自己的老婆。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分分合合了这么些年,他们俩居然还能走到一起。

我不清楚他们当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以前他们总嫌我还小,不肯对我说。不过小时候常来家里做客的林叔叔总会背着他们偷偷告诉我,当年的枪战有多惊险,死了有多少人,他们有多不容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容易,我也知道他们很爱我。

老爸总爱和老爹吵架,每每吵完架,老爸都会把他的金属假肢扔出房间,顺便把老爹一起赶出来。

老爹每次都会在我的房间里坐很久,然后捡起假肢回房,关上门。

第二天,老爸就不起床了。

老爹喝酒特容易上头,可每次又都要喝得满脸通红才回家。

到家之后,他总喜欢先拍着我的脑袋,大着舌头说他有多对不起我老爸,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大段一定要对我老爸好之类的话。

每次在他说完一大堆话之后,他又会去拉我老爸的手,把他拖去厨房,要拿刀让老爸也砍他三根手指头。

他心里对我老爸还是愧疚的。

每到这种时候,老爸都会先好言好语地哄着,然后给老爹灌下一碗醒酒汤,把他拖回房间睡觉。

等老爹睡着之后,老爸就会来到我房间,也不管我想不想听,听没听过,他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伸着自己的三根断指,说老爹当年有多对不起他,害他受了多少年的苦,他有多委屈。

说着说着就会哭,哭的双眼通红。

可每每说到最后,老爸总会揉揉我的头发,擦擦眼角,笑言:“不过我已经原谅他啦!如果没有这些,我们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说完,他就回房照顾老爹去了。

现在想想,当年年幼的我,给他们当了多久的感情倾诉机。

老爸其实是很爱老爹的,当然,老爹对老爸也一样。

不管多晚,春夏秋冬,老爸都会在客厅等老爹回家,一等可能就是大半夜。没办法,老爹忙嘛……

不过老爹呢,也是那种无论工作到多晚,都坚持回家过夜的男人。逢年过节或者是我和老爸的生日,他一定会推掉所有的工作,回来陪我们,很赞啊!!

老爹总爱对我说,老爸当年生我有多不容易,在产房疼了多久,让我一定要对老爸好,孝顺他。

老爸也常跟我讲,老爹在公司每天有多辛苦,有多累,要我一定要乖,不要总惹他生气。

哎?我在中间好难哦!!!

老爸身边的迪奇哥哥和老爹身边的阿明叔叔,以前好像总互相看我老爹,老爸不顺眼,这些年倒是好多了,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在一起了吧。

不对!这些人里只有我一只单身狗了吗?不会吧?!!

好了,先说这么多吧,我老爹喊我吃饭了,我先去咯!我跟你说,我老爹烧菜可好吃了,你下次来我让老爹烧给你吃啊!!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我好爱我老爹和老爸的,真的,好爱好爱♡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⑺番外【关于外遇】

“爸,我老爹今天又去学校了,你不管管?”冯天捧着西瓜对地藏说。

地藏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你少给他找些麻烦,他不就不用去了?”

“喂!”冯天扔下西瓜站起来,“爸,我最近可真没给他找麻烦!”

“所以?”地藏挑眉看了他一眼。

“爸,你难道不想知道老师为什么总叫他去学校?”冯天眯起眼睛,一脸坏笑。

“为什么?"地藏咬了口西瓜,“除了你又做错事,还能为什么?”

“不是啊!是我女老师喜欢他啦!最近她总问我到底有没有妈。"

“哦。”

冯天跳起脚来,“爸,你不管管我老爹?!!”

“他手上有戒指。”地藏满不在乎。

“我老师根本看不见。”

“他手机屏保是我裸*照。”

“老爹一进学校,为了不...

“爸,我老爹今天又去学校了,你不管管?”冯天捧着西瓜对地藏说。

地藏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你少给他找些麻烦,他不就不用去了?”

“喂!”冯天扔下西瓜站起来,“爸,我最近可真没给他找麻烦!”

“所以?”地藏挑眉看了他一眼。

“爸,你难道不想知道老师为什么总叫他去学校?”冯天眯起眼睛,一脸坏笑。

“为什么?"地藏咬了口西瓜,“除了你又做错事,还能为什么?”

“不是啊!是我女老师喜欢他啦!最近她总问我到底有没有妈。"

“哦。”

冯天跳起脚来,“爸,你不管管我老爹?!!”

“他手上有戒指。”地藏满不在乎。

“我老师根本看不见。”

“他手机屏保是我裸*照。”

“老爹一进学校,为了不谈公事,手机关机。”

“他脖子上有我昨天的吻*痕。”

“爸,你是不是忘了他今天穿的是高领?”冯天用一种关心傻子的目光看着地藏。

地藏沉思了一会儿,从沙发上跳起来,“丢!给我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

冯天拨通号码,挂断,面无表情地看着地藏,“关机了。”

---半小时后---

“我回来啦!”余顺天推开家门,就看见地藏同冯天并排坐在沙发上,阴森森地盯着他。

“怎…怎么了?”余顺天打了个寒颤,走过去。

“老爹呀,我老师今天找你聊什么了啊?”冯天先开口。

余顺天愣了一下,“哦,对!你说你上课,认真一点不行啊?你……阿国,你怎么了?”

余顺天正发着牢骚,忽然看到地藏也盯着自己,不禁开口问道。

地藏挥挥手让冯天回房,走过去,一把拉过余顺天,也回了房间。

---主卧---

“你今天到底去学校干嘛了?”地藏把余顺天压*在*床*上,玩弄着他的纽扣,问。

余顺天摸摸他的脸,“聊天儿的学习啊,怎么了?”

地上蹭了蹭他的手,“天儿说他老师钟意你啊?”

“啊?哈哈”余顺天笑了两声,“你吃味啦?我只中意你的,放心……”

“真假?”

“我让你看看是不是真的……”余顺天翻了个身,表示。

【拉灯】

(不会写车,请见谅)

---第二天早---

“我走啦,今天还要去趟学校。”

“唔……”地藏翻了个身,懒洋洋开口,“等我,我也去。”

“好,快点。”

地藏伸出手指了指衣柜,“你去把那件低领毛衣穿上,戒指戴好,手机不准关机,听到没?”

“好好好”余顺天亲了亲他的额头,“都依你的,快起来吧……”

---房门外---

冯天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表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天儿太可怜了,来,阿姨抱抱╮(﹀_﹀)╭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⑹

冯天是谁?

其乃香港财术天王余顺天及其“夫人”,香港最大猪肉商--地藏的独生子。

据传言,冯少爷刚出生那会儿,地藏先生看着儿子白白净净的小脸,自认为取名叫"天赐"也不为过,余主席为此头疼了很久,最后,果断取名--"冯天",获得一致赞赏。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头仔:虽然我真的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的确比我大佬起的好听……

某林姓阿Sir:余主席真有文化!

邹姓女士:这名字……唉……

一个小助理明:老板就是强!!!】

其实私下,地藏也问过余顺天,为什么不让儿子姓“余”,余主席想了很久,表示'我实在不知道在“余”后面加你名字里哪一个字好听',地藏先生深以为然,并大方表示,余主席可以去睡...

冯天是谁?

其乃香港财术天王余顺天及其“夫人”,香港最大猪肉商--地藏的独生子。

据传言,冯少爷刚出生那会儿,地藏先生看着儿子白白净净的小脸,自认为取名叫"天赐"也不为过,余主席为此头疼了很久,最后,果断取名--"冯天",获得一致赞赏。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头仔:虽然我真的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的确比我大佬起的好听……

某林姓阿Sir:余主席真有文化!

邹姓女士:这名字……唉……

一个小助理明:老板就是强!!!】

其实私下,地藏也问过余顺天,为什么不让儿子姓“余”,余主席想了很久,表示'我实在不知道在“余”后面加你名字里哪一个字好听',地藏先生深以为然,并大方表示,余主席可以去睡一个月的书房……

【余顺天:我太难了!!!】

“Pa…Pa”

“诶?你怎么又醒了?”

地藏面对自己这个吃得少睡得少的儿子可谓是又爱又恨,把一切都怪在了正在书房工作的余顺天头上。

他把冯天抱起来,朝书房走去,“去找你爸玩啊……”

打开书房门。

“嗯?怎么了?”余顺天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

地藏把冯天塞进他怀里,“带你儿子出去玩去!”

“啊?行。”余顺天站起身,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拉过地藏,“一起吗?”

“好。”

---小区花园---

“啊啊啊!!!余主席!我…我好喜欢您的!”一个白净的小姑娘跑过来,把一盒饼干塞进余顺天手里,“这个,请您收下。”

地藏斜着眼睛盯着余顺天笑,还不忘把儿子塞进嘴里的手拿出来。

余主席平静(僵硬)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我已经结婚了。”把饼干塞回姑娘手里,顺便(刻意)朝姑娘亮了亮手上的戒指。

“啊,你真的结婚啦?”

“对”余顺天牵过地藏的手,“这位是我太太…”

“地…地藏?”姑娘结巴,“你,你们,真……真在一起了?”

“对啊,他手上是我们的儿子……”

冯小公子顶着同地藏一模一样的小脸,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冲余顺天喊:“Pa…Pa!”

姑娘抽了抽嘴角,掩去眼中的腐光,慢慢(划掉)光速飘走。

“你每天出门都会碰到这些?”地藏把奶嘴塞进儿子口中,看着余顺天,问。

“没有!一般都是些叔叔阿姨……”

【妤琋友情提醒您:话不能多说哦!】

“呀!小伙子今天又来散步啊?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姑娘你考虑的怎么样啦?那囡可好看了,做金融工作的,和你很配啊!”

地藏:……

余顺天:阿国!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地藏摸摸胡子,把儿子塞进余顺天手里,冲大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阿姨,您说的那姑娘他已经找到了。”

“哦?哪家的阿囡呀?”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地藏回头冲余顺天眨了眨眼睛,见他会心一笑,又回过头指了指自己,“我呀!”

“ma…ma…”

“嘿!你臭小子又瞎喊什么呢?!!!”

夕阳下,一家三口如花般地笑脸,印在了不远处,邹文凤的眼中。

END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写完啦!(´。✪ω✪。`)邹文凤就是回来恭喜天地夫夫的,别多想啊!!!冯天崽太可爱了!阿伟又死了……

明天……写番外啊(我努力(〃ノωノ)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⑸

地藏最近很烦,烦就烦在他怀了个崽子。

自从怀了这个小崽子,每日的晨吐和每晚的抽筋他已经不想再提了,谁知那余顺天竟然收走了他手边所有的雪茄和红酒,一滴都不许他碰。

丢!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地藏暗想,不就是因为这小崽子是他余家的独苗苗吗?切!

“迪奇!迪奇!!”

“哎!大佬,怎么了?”迪奇从门外跑进来。

“有烟不?快点!有烟不?”地藏咬着棒棒糖,一脸期待。

“有是有,不过”迪奇顿了一下,“大佬,余主席说过了,不能给你。”

“丢!”地藏一脚踹在迪奇腿上,“你到底向着谁?”

“当然向着你啊!”迪奇顺手拿起一根棒棒糖,撕开,塞到地藏手里,“但是大佬,为了你肚子里的团子,你就再忍几个月...

地藏最近很烦,烦就烦在他怀了个崽子。

自从怀了这个小崽子,每日的晨吐和每晚的抽筋他已经不想再提了,谁知那余顺天竟然收走了他手边所有的雪茄和红酒,一滴都不许他碰。

丢!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地藏暗想,不就是因为这小崽子是他余家的独苗苗吗?切!

“迪奇!迪奇!!”

“哎!大佬,怎么了?”迪奇从门外跑进来。

“有烟不?快点!有烟不?”地藏咬着棒棒糖,一脸期待。

“有是有,不过”迪奇顿了一下,“大佬,余主席说过了,不能给你。”

“丢!”地藏一脚踹在迪奇腿上,“你到底向着谁?”

“当然向着你啊!”迪奇顺手拿起一根棒棒糖,撕开,塞到地藏手里,“但是大佬,为了你肚子里的团子,你就再忍几个月吧。”

地藏盯着手里的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股脑全塞进嘴里,“不能在家里抽,对吧?去,联系ca姐,我们去她那儿转转……”

“大佬……”迪奇犹豫。

“快去!”

“得嘞!”

---ca姐的场子---

“呦!”ca姐端着酒杯,拖着长裙迎出来,“地藏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别烦我!”地藏挥挥手,“去把你场子里所有的美女都给我找来!”

“呃…行”ca姐开口

……结果

---晚上11:32---

当余顺天赶到场子的时候,就看见坐在女人堆里,喝的醉醺醺的地藏。

余顺天强忍着怒气把女人们赶走,和ca姐打了个招呼,带着地藏回家。

“天……天哥……”坐在副驾驶上的地藏突然哼哼。

“怎么了?”余顺天一手开着车,一手摁了摁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没好气地开口。

“天哥,呜,别,不要,不要砍,原,原谅我……”

余顺天一脚踩下刹车,探身捏捏地藏的脸,“阿国?”

“呜,天,天哥,我错了,别,别离开我,别……”

余顺天轻叹了口气,心里的怒气一下子消了个干净,解下安全带,轻轻拍拍地藏的脑袋,“醒醒,阿国,醒醒。"

地藏在他的轻拍下悠悠转醒,“天,天哥……”他睁着水汪汪地大眼睛盯着余顺天,“难受……”

“哪难受?”余顺天揉着他的头发,柔声问。

没等回答了余顺天的问题,地藏便开下车门,蹲到路边,吐了个撕心裂肺。

余顺天赶忙拿了瓶水,下车,陪着他。

“呕_咳咳_”地藏握着余顺天的手,“天哥,我难受……”

余顺天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背,喂他喝了口水,“上车吧,睡一觉就不难受了。”说着,把地藏扶进车里。

扶着地藏在后座躺好,余顺天替他盖上毯子,揉揉他的头发,“睡吧……”

看着他闭上眼睛,余顺天上车,重又发动车子,平稳地开向回家的路。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相信我。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⑷

“天…天哥……”

余顺天话音刚落,地藏便开口,哽咽。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我,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呜呜呜,你砍了我的手,这么多年了,你才向我道歉,你,你还打了我一枪,你打了我一枪……”

地藏抓着余顺天的衣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泪水浸进余顺天湿冷的衣服里,不见了踪影。

余顺间伸出手拍拍地藏的背,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哭乜啊?以前受多重的伤你都不哭的,好啦好啦,不哭了……"

地藏抽噎着抬起头,盯着他,“天哥……”

“乖啦”余顺天低头吻了吻地藏眼角的泪珠,“不哭了,有衣服没?很冷啊。”

---船仓---

余顺天洗完澡,裹上浴袍走出来,看到地藏坐在沙发上出神。

他走过去,在地...

“天…天哥……”

余顺天话音刚落,地藏便开口,哽咽。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我,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呜呜呜,你砍了我的手,这么多年了,你才向我道歉,你,你还打了我一枪,你打了我一枪……”

地藏抓着余顺天的衣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泪水浸进余顺天湿冷的衣服里,不见了踪影。

余顺间伸出手拍拍地藏的背,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哭乜啊?以前受多重的伤你都不哭的,好啦好啦,不哭了……"

地藏抽噎着抬起头,盯着他,“天哥……”

“乖啦”余顺天低头吻了吻地藏眼角的泪珠,“不哭了,有衣服没?很冷啊。”

---船仓---

余顺天洗完澡,裹上浴袍走出来,看到地藏坐在沙发上出神。

他走过去,在地藏面前蹲下,"你要不要也换件衣服?太冷了。"

地藏看着他,摇摇头。

余顺天把耳朵贴到地藏的肚子上,"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地藏绞了绞衣服,“我怎么知道你要不要,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马仔告诉我的啊……”

“哦……“

(远在甲板上的迪奇:阿啾!)

“你……”余顺天顿了一下,“阿国,如果我今天没来,你打算怎么办啊?“

地藏闻言,眼眶又红了,抽了抽鼻子,“我,我带着迪奇他们去加拿大啦,再也不回来!”说到最后,竟有一丝嗔娇。

余顺天看着他微微昂起的脑袋,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多年前跟在他屁股后面软软糯糯喊自己"天哥"的小孩,不禁低头轻笑了一下,站起来抱住地藏,“好啦,反正我来了,换件衣服,睡觉吧,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加拿大,放松几天……”

“天哥,你,你说真的?”地藏略显惊讶地抬起头。

“嗯,去换衣服吧。”

---卧房---

待余顺天同阿明对接好这几天的事务后,地藏早已悄然入睡。

“孕夫怀孕初期会有嗜睡症状”余顺天想起医生的话。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替地藏把被子又往上拉了些,看到地藏双唇在微微开合。

余顺天把耳朵贴过去。

“天哥,我,我钟意你呀……”

余顺天无声地笑了一下,看看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看了一眼地藏乖巧的睡颜,站起身走到阳台,盯着寂静无波的海面,咧了咧嘴角,摘下戒指,扔向大海。

至此,他与那个去往美国的女人,再无瓜葛了。

做完一切,余顺天重又走进房间,脱下外套,上床,轻柔地搂住地藏,感受到怀里人平稳的呼吸,余顺天慢慢躺下,吻了吻地藏的额头,“睡吧,阿国”

我心,亦然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我耳根子怎么就那么软呢?居然又更了?!!!对了,这篇文私设所有人在枪战中都没死,包括邹文凤,她只是去了美国,记清楚了啊。

还有两章估计就结尾了,这篇会很快,后面《拉郎》的那一篇我也尽快,好嘛(o´艸`)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⑶

晚上七点,当余顺天赶到码头时,地藏已经上船了。 “地藏!”余顺天站在岸上喊。

地藏闻言,背影顿了一下,回过头,冲余顺天一笑,"天哥,你,怎么来了……"

余顺天看到他的那一笑,不明放松了身子,“你要去哪里?“

“我?”地藏指了指自己,笑得灿烂,他裹紧身上的大衣,“我要走了……”他顿了一下,“天哥,我累了,15年了,我们都不年轻了,我不想再同你争了。从明天起,香港不会再有毒贩地藏,你那个禁毒委员会会长的职责也算是尽到了……”

地藏说着,挥手示意手下开船,“天哥,晚上江边风大,你早点回吧……”说着,回头朝船舱走去。

“地藏!你给我回来!”余顺天站在岸上,冲那艘渐行渐远地船大喊,“你给我停船,停船!!...

晚上七点,当余顺天赶到码头时,地藏已经上船了。 “地藏!”余顺天站在岸上喊。

地藏闻言,背影顿了一下,回过头,冲余顺天一笑,"天哥,你,怎么来了……"

余顺天看到他的那一笑,不明放松了身子,“你要去哪里?“

“我?”地藏指了指自己,笑得灿烂,他裹紧身上的大衣,“我要走了……”他顿了一下,“天哥,我累了,15年了,我们都不年轻了,我不想再同你争了。从明天起,香港不会再有毒贩地藏,你那个禁毒委员会会长的职责也算是尽到了……”

地藏说着,挥手示意手下开船,“天哥,晚上江边风大,你早点回吧……”说着,回头朝船舱走去。

“地藏!你给我回来!”余顺天站在岸上,冲那艘渐行渐远地船大喊,“你给我停船,停船!!”

地藏像没听见似得自顾自朝船舱里走。忽然,背后传来"扑通"一声。

余顺天从岸上跳了下来。

地藏急慌忙冲到船尾甲板上。天太黑,他看不真切,只看到江上有一个黑影沉沉浮浮地朝自己这边"漂"来,应该是余顺天。

地藏于是冲着那个黑影大喊,“余顺天!余顺天你TM疯了!你给我到岸上去!回岸上去!你听到没有?!!你TM想死啊?!!!!”

说江水不冷是假的。余顺天游着游着便觉着自己浑身使不上劲了,可他撑着,他不能放弃,他要把地藏拦下来,把他一辈子都不敢说爱的人拦下来。

地藏眼见着那个黑影起浮的速度越来越慢,不禁握紧栏杆,红了眼眶,回头冲一众小弟发了疯似的大吼:“去停船啊!都傻啦?!听不懂人话吗?!!去把船TM给我停下来!!!”

迪奇赶忙让小弟去停船,自己则带人驾着小艇去把余顺天给捞上来。

余顺天被迪奇带上船,远远地看见了地藏,摇摇发昏的脑袋,朝地藏的方向走去。 才走两步,便看到地藏朝自己冲过来,一把揪住他的领子“你系唔系傻嘅?不要命啦?!!"

余顺天晃晃脑袋,揽住地藏,伸出冰到让人发颤的手去摸地藏的脸,“怎么把胡子刮了?”

地藏瞪着通红的眼睛,把大衣脱下来,披到他身上,摇摇头,又握住他的手。

余顺天抽出手,一把抱住地藏,在他耳边喃喃,“阿国,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这些年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余顺天说着放开他,疼惜地抹去地藏眼角将落未落的泪迹,“怎么哭了?别哭了……”边说着,余顺天边把手放到地藏那尚能摸到肌理的腹部,十个月后,会有一个小家伙从这里面出来,那是他和地藏的孩子。

“阿国,留下来,带着他,我们一家,一起留下来……”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很奇怪还有?好了,真的是最后一篇了,我们有缘再见……【告辞。】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⑵

迪奇站在财富大厦门外,点了一根香烟。

他拿着烟,抬头看了一眼那高入云霄的大楼,忽然有点心疼地藏。

迪奇看看手中的烟,深吸了一口,扔到地上,用脚碾灭,走进大厦。

前台的女人正在忙自己的事,看到他朝自己走来,只是随意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我要见余顺天,余主席。"

女人头也不抬,"你预约没有?没有的话,明天再来吧……"

迪奇捏了捏拳头,伸手扳过女人的脸,"我说,我要见余顺天,别让我说第三遍。"

---五分钟后---

“主席,有人找您。”女人带着迪奇到了顶楼的办公室。

“进。”

女人替迪奇打开门。

余顺天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看到迪奇进来,眯起眼睛,"你是……"

迪奇强...

迪奇站在财富大厦门外,点了一根香烟。

他拿着烟,抬头看了一眼那高入云霄的大楼,忽然有点心疼地藏。

迪奇看看手中的烟,深吸了一口,扔到地上,用脚碾灭,走进大厦。

前台的女人正在忙自己的事,看到他朝自己走来,只是随意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我要见余顺天,余主席。"

女人头也不抬,"你预约没有?没有的话,明天再来吧……"

迪奇捏了捏拳头,伸手扳过女人的脸,"我说,我要见余顺天,别让我说第三遍。"

---五分钟后---

“主席,有人找您。”女人带着迪奇到了顶楼的办公室。

“进。”

女人替迪奇打开门。

余顺天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看到迪奇进来,眯起眼睛,"你是……"

迪奇强忍住'把面前这个让他大佬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天天早上吐到昏天黑地的男人打一顿'的想法,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敲了敲桌子,"余主席不记得我没关系,但不知道您还认不认识地藏?"

余顺天盯着他沉思了一会儿,“你…是地藏的马仔?”

迪奇点点头,“余主席真是好记性……"

“你找我什么事?”

迪奇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在桌子上,“我大佬今晚离港,余主席要不要去送送他?”

余顺天愣了片刻,复又低头看着文件,“他走他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香港黑吃黑,待不下去了?帮我带句话,我祝他,一路顺风!”

迪奇气极反笑,站直了身子,又敲了敲红木办公桌,“放心,余主席,您的话我一定带到,今晚七点,××码头,您,爱来不来。"说着,转身离开办公室。

一张轻飘飘地怀孕诊断书,留在了财术天王的办公桌上……

【一个沙雕写手的碎碎念:应该还可以吧,学校组织研学,我没去,所以才有时间写的,明天就要上学了,可能只有这么多了,周六周天emmmmmm我们随缘吧!告辞!不送(●°u°●)​ 」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⑴

地藏怀孕了,怀的非常不是时候

彼时,他刚刚和余顺天"重修旧好",像极了余顺天的马子。

地藏一想到每回做完事,余顺天总揉着他的肚子说:"地藏,给我生个孩子吧"就想狠踹他的那一张俊脸,生个屁生!!!

地藏抱着肚子,有些伤神地窝在沙发里。

"地藏先生,这孩子……"

"留着"没等医生把话说完,地藏便开口了,抬眼看了医生一眼,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医生是私人医生,跟在地藏身边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性子的,他叹了口气,把药放在桌子上,又叮嘱了地藏几句,离开了房间。

待医生离开,迪奇走进房间,拿起药看了看,给地藏放到床头,回头看着地藏,"大佬,这事要告诉余顺天吗?"

地藏阴沉着脸,摇摇头,"不...

地藏怀孕了,怀的非常不是时候

彼时,他刚刚和余顺天"重修旧好",像极了余顺天的马子。

地藏一想到每回做完事,余顺天总揉着他的肚子说:"地藏,给我生个孩子吧"就想狠踹他的那一张俊脸,生个屁生!!!

地藏抱着肚子,有些伤神地窝在沙发里。

"地藏先生,这孩子……"

"留着"没等医生把话说完,地藏便开口了,抬眼看了医生一眼,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医生是私人医生,跟在地藏身边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性子的,他叹了口气,把药放在桌子上,又叮嘱了地藏几句,离开了房间。

待医生离开,迪奇走进房间,拿起药看了看,给地藏放到床头,回头看着地藏,"大佬,这事要告诉余顺天吗?"

地藏阴沉着脸,摇摇头,"不用。"说着抽出一根雪茄点上。

"哎!大佬!"迪奇扑过去,劈手夺过那根雪茄,"你现在不能抽!"

"嘿!你小子!"地藏跳起来,想给迪奇一个暴栗,可胃中忽然涌上了酸水,让他不得不放下手,瘫回沙发上抚着胸口直喘气,摆摆手,让迪奇出去。

迪奇把雪茄扔进垃圾桶,走到门口,准备出去,却听到背后传来地藏冷冷地声音,"叫弟兄们收拾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就走,从水路走,离开香港……"

迪奇站在门口顿了一下,低低应了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他站在门口安排晚上的行程,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找余顺天。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哎呀妈呀,我又开了个什么沙雕脑洞????

期中考试考完啦!!《拉郎.藏伟》的手稿也写完啦!!!!以后就这两篇看时间跟,缓跟莫催,初三狗伤不起55555

MAKOTO

填了最近的这个cp相处方式问卷。


是程井,身高用了剧里面档案的数据,实际我们都懂(。


画的一点不像我知道,超多我流和私货,空白问卷在p2。



填了最近的这个cp相处方式问卷。


是程井,身高用了剧里面档案的数据,实际我们都懂(。


画的一点不像我知道,超多我流和私货,空白问卷在p2。



無聲迴響不能呼吸了
重新修了膚色,那天太困眼糊塗黑...

重新修了膚色,那天太困眼糊塗黑了……dbq明明嗚嗚嗚。

重新修了膚色,那天太困眼糊塗黑了……dbq明明嗚嗚嗚。

咩咩咩

【董井】惩罚

看陆sir和井sir被电的上头瞎写。勿较真。
Warning见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65092

看陆sir和井sir被电的上头瞎写。勿较真。
Warning见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65092

咩咩咩

无题

预警:第二人称,强zhi,双xing,道具,失ji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92997?view_adult=true

激情搞飞虎哥,无意义爽文。勿较真。

发生在洪飞虎去峨眉山治病之前。

预警:第二人称,强zhi,双xing,道具,失ji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92997?view_adult=true

激情搞飞虎哥,无意义爽文。勿较真。

发生在洪飞虎去峨眉山治病之前。

愛明明的三sir

今日沙雕群友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就p了這張圖
感謝九老師友情提供素材哈哈哈哈哈
大喊一聲蔡添明是我老婆

今日沙雕群友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就p了這張圖
感謝九老師友情提供素材哈哈哈哈哈
大喊一聲蔡添明是我老婆

無聲迴響不能呼吸了

亂七八糟的摸魚和可愛的狐狸or貓貓明明等等。
黑白衣服其實是囚服?(實際上是因為明明衣服的顏色難搞我懶了。)
ooc但是可愛就完事~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二改。
多謝配合

亂七八糟的摸魚和可愛的狐狸or貓貓明明等等。
黑白衣服其實是囚服?(實際上是因為明明衣服的顏色難搞我懶了。)
ooc但是可愛就完事~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二改。
多謝配合

愛明明的三sir

《遠走高飛》董邵/藍邵(上)

*前期董邵後期藍邵。走評論

瞎取名。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私設如山+ooc注意

*有🥩

↓別看這話很悲傷但是結局真的不刀

————————

“人类最高级的浪漫 有两种

其中一种 莫过于面对未知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另一种 是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

————————

*前期董邵後期藍邵。走評論

瞎取名。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私設如山+ooc注意

*有🥩

↓別看這話很悲傷但是結局真的不刀

————————

“人类最高级的浪漫 有两种

其中一种 莫过于面对未知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另一种 是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

————————


阿梦不想开

旧群重宣

占tag先致歉,只是想上来问一句,在lof还有没有这样的古天乐粉丝——


萌古受,但是❗️❗️❗️

拒绝抹布拒绝站街拒绝双性拒绝恋童拒绝RPS拒绝侮辱角色拒绝满口脏话❗️❗️❗️


尊重你爱的每一个角色,诚心待你的每一对CP。


如果有的话,一个三年前的老群欢迎你!

人不太多,却很有爱,时间久远,但重燃热情!


群里目前主要嗑的CP有以下几对(包括但不限于):

曹陆、迪藏、蓝邵、程井、晋洪、盘龙、仙古、祖乐……


QQ群号:484865994 (评论可直接复制)

QQ群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加群请备注乐乎ID,有任何疑问可先私信。


三年了,兜兜转转我们还...

占tag先致歉,只是想上来问一句,在lof还有没有这样的古天乐粉丝——


萌古受,但是❗️❗️❗️

拒绝抹布拒绝站街拒绝双性拒绝恋童拒绝RPS拒绝侮辱角色拒绝满口脏话❗️❗️❗️


尊重你爱的每一个角色,诚心待你的每一对CP。


如果有的话,一个三年前的老群欢迎你!

人不太多,却很有爱,时间久远,但重燃热情!


群里目前主要嗑的CP有以下几对(包括但不限于):

曹陆、迪藏、蓝邵、程井、晋洪、盘龙、仙古、祖乐……


QQ群号:484865994 (评论可直接复制)

QQ群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加群请备注乐乎ID,有任何疑问可先私信。


三年了,兜兜转转我们还在这里,期待你的加入,一起聊梗产粮!(* ̄︶ ̄)



PS:写什么是个人自由,我们不想干涉,但也当不起所谓“同好”。

审美不同,不必强融,各有所好,非诚勿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