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意

282浏览    59参与
墨尘丨MoPhotos
【文竹与月亮】 国庆节街上人头...

【文竹与月亮】

国庆节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只有回到家里才能享一份清静

楼顶的文竹和今晚的古铜弯月,再把天空照成宣纸色

别有一番滋味

【文竹与月亮】

国庆节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只有回到家里才能享一份清静

楼顶的文竹和今晚的古铜弯月,再把天空照成宣纸色

别有一番滋味

枕石

七言.暮春有感

敲窗骤雨满梧桐,

倚阁蔷薇憾北风。

频落青枝佳客累,

又添恨事扫残红。


感谢师友点评:诗作描写风雨中蔷薇花的楚楚可怜之态,与人打扫落红时的悲伤情绪;起承转合一气呵成,场景与人的情绪尽含其中,读来令人伤感。层次清晰,笔墨凝练流畅,意境幽婉。个见。

敲窗骤雨满梧桐,

倚阁蔷薇憾北风。

频落青枝佳客累,

又添恨事扫残红。


感谢师友点评:诗作描写风雨中蔷薇花的楚楚可怜之态,与人打扫落红时的悲伤情绪;起承转合一气呵成,场景与人的情绪尽含其中,读来令人伤感。层次清晰,笔墨凝练流畅,意境幽婉。个见。

iml5

一簇别枝,南轩梅花到

闲抱,一簇别枝,南轩梅花到;

拙笔拟芳华,不觉春风老。


因觅孤山迷烟草,稻粱计,失约江表;

十二金牌暗催晓,夜静书来少。


——闲寄《甘草子》


    作诗都是逆中来,境遇好的时候,乐不知所以,哪里还有时间写诗。就算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那种快意,书写出来再读也会自愧。倒不如每逢伤悲才落笔,将来回头细看,知心境,提醒当前境况,更好。


     词的上阙附了这图,朋友圈里纷纷点赞,却忘记是谁的作品了,若有见着,欢迎指出,拜托。...



闲抱,一簇别枝,南轩梅花到;

拙笔拟芳华,不觉春风老。


因觅孤山迷烟草,稻粱计,失约江表;

十二金牌暗催晓,夜静书来少。


——闲寄《甘草子》


    作诗都是逆中来,境遇好的时候,乐不知所以,哪里还有时间写诗。就算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那种快意,书写出来再读也会自愧。倒不如每逢伤悲才落笔,将来回头细看,知心境,提醒当前境况,更好。

    

     词的上阙附了这图,朋友圈里纷纷点赞,却忘记是谁的作品了,若有见着,欢迎指出,拜托。


    词的下阙是乐乎  @莫化浮萍  的作品,不敢专美,特别注明。

    都符合昨夜心情,一并放上来。

心之孤独猎手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


宥翔
《钗头凤》 ——邸宥翔 樱花...

《钗头凤》
——邸宥翔
樱花雨,贵妃酒,此曲作罢无新词。翻旧书,情深此。踏春青阁,《长恨歌》泣。丝,丝,丝。
梨花泪,武陵水,携壶灌酒忆良人。探枯窗,愫逸温。采露念阆,《短歌行》痕。问,问,问。

《钗头凤》
——邸宥翔
樱花雨,贵妃酒,此曲作罢无新词。翻旧书,情深此。踏春青阁,《长恨歌》泣。丝,丝,丝。
梨花泪,武陵水,携壶灌酒忆良人。探枯窗,愫逸温。采露念阆,《短歌行》痕。问,问,问。

刘杰

刘杰画稿——山水篇1

来源:刘逊之

 

 

 

 

 

 

 

 

来源:刘逊之

宥翔
《雪可迎酒》 ——邸宥翔随笔散...

《雪可迎酒》
——邸宥翔随笔散文
今日小雪未见雪,但见故人醉!许不胜酒力且强杯,加之天寒乃施醉!小叙几盏,聊之惬意!醉无妨,但无雪来配,怎奈红尘嚣嚣少佳静!酒归久,若逢长酒亦长久,后事人定天让道,何堪之忧?何谈?何叹?敬一盏,无雪也罢,无学也罢!此乃天命,与谁争?倒酒饮面高歌进,闻面自争拿酒来!天不阻我,任我踏破大地唱逍遥!饮长久!酒亦是久,不知何久酒?
天已入寒忆情暖,故人何去?临行一壶座座,道出陈恩旧义!只奈天不随季而行,令人感叹!兴起成醉,也不失是而宣!无妨!满是久矣,诺!满是酒意!君郎称快令,无雪应景,可点凌波?涟漪细纹牵中中,动荡波浪联坎坎!若点?若掂?续一盏,天寒也罢,酒暖情,方为...

《雪可迎酒》
——邸宥翔随笔散文
今日小雪未见雪,但见故人醉!许不胜酒力且强杯,加之天寒乃施醉!小叙几盏,聊之惬意!醉无妨,但无雪来配,怎奈红尘嚣嚣少佳静!酒归久,若逢长酒亦长久,后事人定天让道,何堪之忧?何谈?何叹?敬一盏,无雪也罢,无学也罢!此乃天命,与谁争?倒酒饮面高歌进,闻面自争拿酒来!天不阻我,任我踏破大地唱逍遥!饮长久!酒亦是久,不知何久酒?
天已入寒忆情暖,故人何去?临行一壶座座,道出陈恩旧义!只奈天不随季而行,令人感叹!兴起成醉,也不失是而宣!无妨!满是久矣,诺!满是酒意!君郎称快令,无雪应景,可点凌波?涟漪细纹牵中中,动荡波浪联坎坎!若点?若掂?续一盏,天寒也罢,酒暖情,方为袍泽!来!撒酒敬天滴血饮、指天喝令拿酒来!天顺我意,自不负八方游客看我笑!饮旧酒!旧亦是酒,不知何酒旧?

宥翔
孔方兄!遇欢欲还亦!几人平?几...

孔方兄!遇欢欲还亦!几人平?几人争?镭成冰?明道暗仓谁又逢之?侠乎僧乎?刀下剑起枪长鸣,阅经翻卷咒平泛!为之孔方,相移孔方,但导孔方?使之孔方?谁不延?何人不顾?有笑方,我皆浪人,志在山水,遥观鸠鹏瀑飞溅,近待香焚拨古琴!煮一壶紫娟把兰引,架一串孔方吼四方!
——邸宥翔午前随笔

孔方兄!遇欢欲还亦!几人平?几人争?镭成冰?明道暗仓谁又逢之?侠乎僧乎?刀下剑起枪长鸣,阅经翻卷咒平泛!为之孔方,相移孔方,但导孔方?使之孔方?谁不延?何人不顾?有笑方,我皆浪人,志在山水,遥观鸠鹏瀑飞溅,近待香焚拨古琴!煮一壶紫娟把兰引,架一串孔方吼四方!
——邸宥翔午前随笔

刘杰

细品石涛

    案头放置石涛册页一本,数十日未曾品读,纸头一块,信手涂鸦。回首过往, 当年不睐之画作,如今爱不释手,愈品愈得其中滋味。古人山水之皴擦点染无不尽显静心之气,莫小瞧了那三笔五笔,换了俺,三十笔五十笔亦不得之雅。

来源:刘逊之

    案头放置石涛册页一本,数十日未曾品读,纸头一块,信手涂鸦。回首过往, 当年不睐之画作,如今爱不释手,愈品愈得其中滋味。古人山水之皴擦点染无不尽显静心之气,莫小瞧了那三笔五笔,换了俺,三十笔五十笔亦不得之雅。

来源:刘逊之

刘杰

说说心里画

山色总要隔一段距离隔一段时间,再去画,便要多一份真切,少一份罗嗦。该忘的都忘了,没忘的都是过滤后沉淀在心里的,这个距离便是艺术和生活本身之间距离。这个时间也是融入自己的时间。忘掉的多是些形貌,不能忘的恰是些精神。


独坐雨窗的回味,堪称诗。


宋人画凝炼,元人画散淡。前者重境界,后者重抒情。


永远都是,自然造就了人文。


画家总可以使时间停下来。


清晰容易,浑沌难。好多上乘的作品,都能从涵浑中见出清澈。


没有把笔墨和人分开谈的。


中国画表达阴晴雨雪主要不是...

 

山色总要隔一段距离隔一段时间,再去画,便要多一份真切,少一份罗嗦。该忘的都忘了,没忘的都是过滤后沉淀在心里的,这个距离便是艺术和生活本身之间距离。这个时间也是融入自己的时间。忘掉的多是些形貌,不能忘的恰是些精神。

 

独坐雨窗的回味,堪称诗。

 

宋人画凝炼,元人画散淡。前者重境界,后者重抒情。

 

永远都是,自然造就了人文。

 

画家总可以使时间停下来。

 

清晰容易,浑沌难。好多上乘的作品,都能从涵浑中见出清澈。

 

没有把笔墨和人分开谈的。

 

中国画表达阴晴雨雪主要不是靠光线,而是依赖于人情物态、自然之理来传神。如同我在封闭的空调车里看窗外,虽然阳光明媚,却并不能判断它的湿度和温度。但却可以从人的穿衣多少,挥汗神情等来判断。树动则有风,叶茂则气润……也就是说用一种视觉来代替听觉与其它感觉。而画恰是要把一切的感觉触觉和听觉都归纳为视觉形式,让读画的人也能看出来,而不用去注解。

 

国画的美有装饰的美、形式的美、气韵的美。但主要是诗性的美。

来源:刘逊之

刘杰

纸头抒古意,尽显方寸间。

       信手涂鸦,尽显方寸之境。小纸头别浪费,想想当年用报纸之时,如今纸多的放不下,对待纸却还是那么的吝啬。作三六、丈二匹如同冷冷的缩手缩脚的展不开,自己告诉自己,再等等吧。


来源:南渡客

 

 

 


       信手涂鸦,尽显方寸之境。小纸头别浪费,想想当年用报纸之时,如今纸多的放不下,对待纸却还是那么的吝啬。作三六、丈二匹如同冷冷的缩手缩脚的展不开,自己告诉自己,再等等吧。

 

来源:南渡客

宥翔
《随》 ——邸宥翔(随笔)...

                       《随》  
                         ——邸宥翔(随笔)...

                       《随》  
                         ——邸宥翔(随笔)

风随时,雨随势,人随事!故而!天变,云辨,雾遍,且性辩?故!人有五常——“仁,义,礼,智,信!”为之根源,方可处事,天道五行——“金,木,水,火,土!”相对相行!风云变幻数数,其根在于天道人道,枉之大道纵横,不善其变!唯恶天惩!乃善也!相应相迎!变,天有变,人之受牵,云有变,雨之受牵,相连连,其害总受寡累也,吾者,令者,众生皆苦!天地一脉,人善在中,吾等可改天命,呜呼哉!大智且大愚,小道胜大道!自改方逆天命!吾命矣,悟,明意!方善其行,唯天可庇!自知,自治!五常亦无常,五行且无形!风乃随时,雨随势,人逢事而论其性也!酒,茶,醋,酱,水!寡淡其味,不尝怎知味?路遥,不踏怎知近?随!不论也罢,也罢了!恒永,拿酒来,咱家寻个痛快,哈哈哈哈哈哈!干!

宥翔
《怀华羽》 ——邸宥翔槐花雨...

                   《怀华羽》
                               ——邸宥翔...

                   《怀华羽》
                               ——邸宥翔
槐花雨,沁泥亲近衣!一言失之万马,而令悬之千崖。玉泣,家之幸幸?郎之幸幸?得,失之吾幸!失,得之吾幸!简支表书,怀华,遇乃羽也?逢之轻哉,失之痛哉?槐花亦怀华!沁泥亲近衣!遇之命也,羽之明也!运呼!随而后耳,不令其声,但令其盛!如雪,如叙。锦漫漫而白原兮,不显姿鸣,呼?怀易,槐意!花乃华矣起展,槐花雨!敲吾衣,划之衣袖,落地缀泥腻!夏帝,火神祝融,待之收之!槐花怀华羽,轻质倾之,允乎运呼?远行,观那端,槐花雨!沁泥亲近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