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意

300浏览    6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5 02:07
桋椿居士
|秋思坐拥云涨,行至林广。挥弦...

|秋思

坐拥云涨,行至林广。
挥弦墟庐,乾坤俯仰。
造化参差,一叶观之。
归鸿落霞,一目送之。
醺枫灼灼,萧萧蝶若。
虚舟越溟,群籁盈壑。
空花没舷,白鸟苍烟。
风月有际,秋水连天。

|秋思

坐拥云涨,行至林广。
挥弦墟庐,乾坤俯仰。
造化参差,一叶观之。
归鸿落霞,一目送之。
醺枫灼灼,萧萧蝶若。
虚舟越溟,群籁盈壑。
空花没舷,白鸟苍烟。
风月有际,秋水连天。

桋椿居士
|过客的眼睛踏着光与暗的界线持...

|过客的眼睛

踏着光与暗的界线
持续亿万载精准的偶然
把一切的来临送走
将逝去的所有召回
松涛绵亘的黑影
背面是血色的光辉
这枚眼睛
对生与死怀着热切的渴望
它是接天壤的古渡
周遭横流着沧桑
这枚眼睛
静观宇宙腾挪的力量
泪淌开 染红每一方空气
心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
多么悲悯、多么冷漠的眼睛!
它永不试图停留
永不试图遗忘

过客 咀嚼着风沙
御红尘喂养的野马
在不同的异乡
演绎相同的离殇
他背负着旷远的梦
如枯叶背负着群山
他一面追寻 一面放逐
如绿芽生发在桃花的蹒跚
一切的来临
逝去的所有
他嗫嚅着落日的名字
眼睛和眼睛的对峙
他感到
自己就是落日

|过客的眼睛

踏着光与暗的界线
持续亿万载精准的偶然
把一切的来临送走
将逝去的所有召回
松涛绵亘的黑影
背面是血色的光辉
这枚眼睛
对生与死怀着热切的渴望
它是接天壤的古渡
周遭横流着沧桑
这枚眼睛
静观宇宙腾挪的力量
泪淌开 染红每一方空气
心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
多么悲悯、多么冷漠的眼睛!
它永不试图停留
永不试图遗忘

过客 咀嚼着风沙
御红尘喂养的野马
在不同的异乡
演绎相同的离殇
他背负着旷远的梦
如枯叶背负着群山
他一面追寻 一面放逐
如绿芽生发在桃花的蹒跚
一切的来临
逝去的所有
他嗫嚅着落日的名字
眼睛和眼睛的对峙
他感到
自己就是落日

宥翔
《怀华羽》 ——邸宥翔槐花雨...

                   《怀华羽》
                               ——邸宥翔...

                   《怀华羽》
                               ——邸宥翔
槐花雨,沁泥亲近衣!一言失之万马,而令悬之千崖。玉泣,家之幸幸?郎之幸幸?得,失之吾幸!失,得之吾幸!简支表书,怀华,遇乃羽也?逢之轻哉,失之痛哉?槐花亦怀华!沁泥亲近衣!遇之命也,羽之明也!运呼!随而后耳,不令其声,但令其盛!如雪,如叙。锦漫漫而白原兮,不显姿鸣,呼?怀易,槐意!花乃华矣起展,槐花雨!敲吾衣,划之衣袖,落地缀泥腻!夏帝,火神祝融,待之收之!槐花怀华羽,轻质倾之,允乎运呼?远行,观那端,槐花雨!沁泥亲近衣!

枕石

七言.暮春有感

敲窗骤雨满梧桐,

倚阁蔷薇憾北风。

频落青枝佳客累,

又添恨事扫残红。


感谢师友点评:诗作描写风雨中蔷薇花的楚楚可怜之态,与人打扫落红时的悲伤情绪;起承转合一气呵成,场景与人的情绪尽含其中,读来令人伤感。层次清晰,笔墨凝练流畅,意境幽婉。个见。

敲窗骤雨满梧桐,

倚阁蔷薇憾北风。

频落青枝佳客累,

又添恨事扫残红。


感谢师友点评:诗作描写风雨中蔷薇花的楚楚可怜之态,与人打扫落红时的悲伤情绪;起承转合一气呵成,场景与人的情绪尽含其中,读来令人伤感。层次清晰,笔墨凝练流畅,意境幽婉。个见。

宥翔
《钗头凤》 ——邸宥翔 樱花...

《钗头凤》
——邸宥翔
樱花雨,贵妃酒,此曲作罢无新词。翻旧书,情深此。踏春青阁,《长恨歌》泣。丝,丝,丝。
梨花泪,武陵水,携壶灌酒忆良人。探枯窗,愫逸温。采露念阆,《短歌行》痕。问,问,问。

《钗头凤》
——邸宥翔
樱花雨,贵妃酒,此曲作罢无新词。翻旧书,情深此。踏春青阁,《长恨歌》泣。丝,丝,丝。
梨花泪,武陵水,携壶灌酒忆良人。探枯窗,愫逸温。采露念阆,《短歌行》痕。问,问,问。

藏古阁
在一片名叫蒼古的土地上,二军对...

在一片名叫蒼古的土地上,二军对垒冲锋!突然一声惊天巨响,一柄似戟非戟的战兵,穿越苍穹,带着万钧之势,轰入了二军对垒之间的土地。从天空往下看,土地似承受不了这股巨力,而向四方蔓延龟裂。站在山巅观赏的人是谁?这把战戟,又来自何方?一切都是个迷!


这是我所看到的世界!你们呢?

在一片名叫蒼古的土地上,二军对垒冲锋!突然一声惊天巨响,一柄似戟非戟的战兵,穿越苍穹,带着万钧之势,轰入了二军对垒之间的土地。从天空往下看,土地似承受不了这股巨力,而向四方蔓延龟裂。站在山巅观赏的人是谁?这把战戟,又来自何方?一切都是个迷!


这是我所看到的世界!你们呢?

墨尘丨MoPhotos
【文竹与月亮】 国庆节街上人头...

【文竹与月亮】

国庆节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只有回到家里才能享一份清静

楼顶的文竹和今晚的古铜弯月,再把天空照成宣纸色

别有一番滋味

【文竹与月亮】

国庆节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只有回到家里才能享一份清静

楼顶的文竹和今晚的古铜弯月,再把天空照成宣纸色

别有一番滋味

叁折
大雪沾衣 一 按理说,我现在应...

大雪沾衣


按理说,我现在应该裹在被子里,舒舒服服地睡大觉。因为我这个人啊,什么都好,样样优秀,却只有一个毛病——怕冷。

如今正值寒冬,七日有三日大雪,四日小雪,就算是架了个小火炉在床边,也似乎不太顶用。

然而,我为什么现在却又肯出来走动呢?关于这个问题,还是请问我的书童“破天荒”吧。

对,你猜得没错,把一只脚放在凳子上,不顾忌形象大口吃肉的那个青年就是了。

想起来,自从这个书童进了咱们家,父母那是待他比我这亲儿子还要亲,好的衣衫被褥优先给他,累的杂活苦差全交给我。而他想要休息时只需打个招呼便可,每逢过年过节还有我从来得不到的压岁钱。有时候,我都快忍不住怀疑——到底谁才是书童?

不过,想到他从来...

大雪沾衣


按理说,我现在应该裹在被子里,舒舒服服地睡大觉。因为我这个人啊,什么都好,样样优秀,却只有一个毛病——怕冷。

如今正值寒冬,七日有三日大雪,四日小雪,就算是架了个小火炉在床边,也似乎不太顶用。

然而,我为什么现在却又肯出来走动呢?关于这个问题,还是请问我的书童“破天荒”吧。

对,你猜得没错,把一只脚放在凳子上,不顾忌形象大口吃肉的那个青年就是了。

想起来,自从这个书童进了咱们家,父母那是待他比我这亲儿子还要亲,好的衣衫被褥优先给他,累的杂活苦差全交给我。而他想要休息时只需打个招呼便可,每逢过年过节还有我从来得不到的压岁钱。有时候,我都快忍不住怀疑——到底谁才是书童?

不过,想到他从来只拿书不看书,所以书童之名还是要落到他头上的,由此,我给他取了个绰号“破天荒”,你见过这样破天荒的书童么?

当然这个名字也就私下叫叫,有人时,还是得唤他——小天。


小天有些疑惑:你是想要问什么事情么?

他愣了愣,忽然一拍手,一脸恍然:哦!你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这件事说来可就话长了,你去给我再打几斤酒来我就告诉你。

他喝了几大碗酒后,呼出一大团热气:其实啊,我们是应了一个天大的大人物邀请,才出山的,否则,你以为谁愿意放着好好的安乐不享受,跑到这地方活受罪。

小天沉思:想要打听这个大人物的身份?这恐怕不好办啊,此人耳目众多,随行护卫过百,可见是胆小谨慎的人,如果让人知道你窥探他的私隐,项上人头估计就有搬家的可能喽。就连我也不敢在私下说这王八蛋的坏话。

他猛地一睁眼:你刚才听清我在说啥了没?嗯?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总之,你只需要明白,我们这趟出山是做一件天大的事情。事成以后,必将是名扬天下。


我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已经喝得找不着北的“破天荒”,只能苦笑。那个明显没有见过世面的店小二被他的瞎侃唬得一愣一愣,只差没有跪拜在地,求他收为徒弟。

其实,若非我愿意,谁又能真正让我冒着天寒地冻,出来走一遭呢。前几日到我庐中做客的人叫莫子房,也并不是如小天所言,护卫过百,颇有高手风范,整一个肥圆胖老头。他因为仰慕先人张良,所以给自己取字子房,可惜只是个胸中无墨的商人。

此人处事圆通,能说会道,倒也不惹人厌恶,现下是天一阁的客卿, 负责书籍出版这方面的事务。此番前来找我,就是让我写篇关于前不久武林惊世一战的文章而已。

可是他为什么会来找我呢?原因很简单,这场大战就在我的院子里进行的。


小天擦了把唾沫星子:我估计你小子还没有见过刀剑长啥样吧。据说当时双方使用的兵器,一柄是长一丈的大刀,一柄是厚三寸的巨剑,两人都是当世罕逢抗手的高人,在雪中伫立对峙起码得有一个时辰这么久……

不知是听到小二的什么言语,他额头冒出几颗虚汗,嚷着:他们为什么不打?亲眼所见?我当然是亲眼所见!据说?我一时口误还不可以?!哼!

似乎消了消气,他接过小二递上来的肉,缓了缓语气: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在一念之间,这两个人对峙,那是在比气势,这个时候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示弱,因为这是胜负的关键,知道不?

他故作深沉地点点头,小心谨慎: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我实在有些汗颜。“破天荒”这个绰号的由来还有一点,那就是他破天荒爱吹牛,吹的牛也破天荒的离谱。

其实,那天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两个高手在院子里决斗。

因为将近除夕,我差小天去山下城里置办年货,他是绝不可能看到这些的。

而我呢?当然是在被窝里面睡觉啊。

看着店小二崇拜的神情,实在不忍心告诉他真相,只能转头欣赏窗外的雪景,想要酝酿几句诗,却憋了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我和小天住的这个客栈简直算不上客栈,虽然是位于渡口不远处,却是寒酸得紧,方圆数十里也没有大镇,看来是个受人冷落的口岸。

在客栈又硬又薄的被子里露出头,看着外面越来越小的雪,决定今日必须得启程。

我与这客栈里面的人不熟,甚至除了结账的时候和掌柜说过几句话,就再也没有过交道。倒是小天,他不贪睡,身上仿佛天生有股子任侠义气,不管是小二还是来往的江湖豪客、贩夫走卒,都和他打得一片火热。当然,我觉得他爱吹牛的毛病功不可没。

客栈外的江名叫岐水,岐水以北是深山险林,当地人都称北岭,传闻说岭里面有野人。当所有人听到我们要前往岐北岭的时候,无不惊奇、诧异。估计,这也是店小二为何总是一脸仰慕的表情了。因为素来不怕死的人大多都是义士,尽管他不明白我们的义在何处。

                      (未完待续)


🐷猪年🐑幸福🐎

“老树画画”欣赏

“老树画画”究竟何许人也?通过打探,终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树勇先生,1983年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刚教书时,学生送其外号“老树”,这一叫,就是20多年,也成了他的微博昵称。老树的画得古意盎然,深深吸引着现代人。

“老树画画”欣赏

“老树画画”究竟何许人也?通过打探,终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树勇先生,1983年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刚教书时,学生送其外号“老树”,这一叫,就是20多年,也成了他的微博昵称。老树的画得古意盎然,深深吸引着现代人。

叁折
大雪沾衣十七 山中并没有黄历一...

大雪沾衣

十七


山中并没有黄历一类的物件,我每日便在竹上刻一字,居然凑合了七八十首诗,都是些消遣的作品。

几间竹庐十分清幽,都有两层,上面放了不少的存书,我少年的时光大部分混在里面。

记得有一个冬天,山崖石亭外的腊梅树叶还没有掉落枝梢时,花香已经很浓郁了,天气清朗,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女来到山中。

纵然是书生的衣着,也丝毫无法掩盖她白莲一般的清雅。她牵着匹瘦驴,驴背两侧都有一个竹篓,装是好像是些书,又像是些布帛类的画卷。

我见她年纪与我相仿,气质如此出众,很想结交一番。

“请问阁下,此处是寒山先生的居处么?”正在我纠结如何问话时,她反而先出口了,声音并不惊艳,普普通通,我听来却觉得月下清泉一样,煞是好听...

大雪沾衣

十七


山中并没有黄历一类的物件,我每日便在竹上刻一字,居然凑合了七八十首诗,都是些消遣的作品。

几间竹庐十分清幽,都有两层,上面放了不少的存书,我少年的时光大部分混在里面。

记得有一个冬天,山崖石亭外的腊梅树叶还没有掉落枝梢时,花香已经很浓郁了,天气清朗,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女来到山中。

纵然是书生的衣着,也丝毫无法掩盖她白莲一般的清雅。她牵着匹瘦驴,驴背两侧都有一个竹篓,装是好像是些书,又像是些布帛类的画卷。

我见她年纪与我相仿,气质如此出众,很想结交一番。

“请问阁下,此处是寒山先生的居处么?”正在我纠结如何问话时,她反而先出口了,声音并不惊艳,普普通通,我听来却觉得月下清泉一样,煞是好听。

我笑哈哈道:“我就是。”

她闻言蹙额:“寒山先生不应该是一位年近五旬的长者么?”

我接着回答:“我就是他那不成器的儿子。”

她“扑哧”笑出声,可能又觉得失态,故意板起脸:“不知令尊在家否?”

我想不也想道:“在!”

“那请劳烦阁下通传一下可否?”她的彬彬有礼不似造作,言语真诚。

我学着她板着脸:“抱歉阁下,那恐怕不行。”

她佯怒道:“为什么?!”

“看到那小水潭旁边的土包没有?他现在住那里……”



十八


通过后来的谈话,我才知道她是荆南道人士,虽为女子,却自小喜欢读书,诗词古曲,各类史记轶闻均有所涉猎。

与我的爱好倒有很多相同,为此,我特地将家父生前埋在梅树下的竹叶青取出来与她对饮,那时最高兴的反而是小天,他是不懂诗词,不懂历史,但是他喜欢喝酒。

借着清微的山风,我与这位女子畅谈,越来越惊叹于她的才华。

可是,第二日她就随着那匹瘦驴离去了,只留下几字临别言语,她本来是为了拜访家父寒山居士的,想来也不会对此处有所流连。

那以后,我心里面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只是当时不明原因。

如今想来,其实表面上对她没有任何挂怀,实则念念不忘,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后来,连在竹上刻字也没有了心思,也是那时才开始精研棋道,自觉略有小成。



十九


我看着坐在对面,面露深思之色的中年人,心中的芥蒂居然慢慢消失了。

昨日我和小天并未在孟达 诸人 的地方休息,反而是连夜到了山庄。

我也分不清是酒意让我过来,还是我想借着酒意过来。总之,我想再见见她,这不正也是我之前的目的么?可惜,心里面的感受却完全不再相同。

青城剑阁长老萧尘就是要迎娶那位奇女子的人。他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眉目清奇,青丝玉冠,唇边留着两撇精心修剪的胡须,整个人散发着与读书人不同的轩昂英气。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山庄的一处水榭。

眼下他与我对弈,早已经连败了三局。

我不由窃笑:江湖十大剑道宗师又如何?还不是照样在我面前吃瘪。

而她就坐在一侧,颇有些无奈,然而最后在脸上出现的,却是温和的笑容。

在最终确认自己失败已成定局时,萧尘才起身对我苦笑道:“阁下的棋道造诣萧某确实望尘莫及,甘拜下风。”

她也终于发现了接话的时机,笑了笑道:“想不到你能够来。”

“当然也就只有我脸皮厚,不请自来。”

“阁下莫怪,如此的疏忽,应当是萧某的不是。”

我摆了摆手,然后叹了口气:“既然来了,也得送上什么像样的贺礼吧。”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本残旧的古籍,递到了萧尘手上。

“这难道……是寒山游闻录遗失的那一本?”她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当年你不正是为了这本书才到处游历么?我碰巧在两个月前发现了,原来就藏在我家的书库里,原来找了这么多年,其实就在身边。”



二十


这座山庄要说气派堂皇,比不过洛阳巨贾何由在的天香居;论起精巧雅致,和云梦王在洞庭的府邸亦相去甚远;如果要说它高远清逸,却也差了天涯楼一些距离。

可我就是喜欢这里,此时我当然知道原因,因为这里的每一座阁楼,每一池碧水都跟她一样,透出不染凡尘的清雅和淡然。

有时候我也分不清,究竟是爱慕她的才情,还是敬仰她的风度。从前,何曾想过在一位女子身上看见古籍中才会出现的名士风骨。

“你是说莫子房找过你?”她这时候开口问道。

“是啊。”我这才回过神,想起刚才把来的目的告诉了她。

萧尘得知我是来询问不久前惊世一战的线索,也陷入了深思之中,而小天早已无聊得在一旁打起了瞌睡。

我知道,现如今天下有两大情报网,当中有一个就控制在眼前的奇女子手中。甚至,隐约有传言说当朝国库卷宗也不及她的详细。

“据我所知,最近三个月都没有高手活动的迹象。”她认真思索一阵,说道。

“那莫子房找我这件事,就耐人寻味了。”我想了想,笑道。

“他是个很成功商人,料想所求的东西无非是利而已。”她分析道。

我也认同她的观点,微点点头,然后问道:“你可知江湖最近二十年的绝顶之战有哪些么?”

“十之七八我还是知晓的。”她含笑道,“二十年前吐蕃密宗摩罗什对战蜀僧道一于贡山,引得雪山崩离,两人激战而亡,无论是武艺还是气魄,谁人不敬佩。”

“是啊。两人年近古稀,都是当世得道高僧,虽然因为两国之恩怨不得不对敌,结果却因此而成了知己。”我感叹着。

“又说武安元年,镇宁将军夏无遗突袭柔然鲜卑部落,与塞北第一高手慕容白甲相逢与阴山,千军万马之中斗战数日,未分胜负,最后还是我朝兵力雄厚,令得慕容白甲不得不撤兵北退。”她接着说道。

“鲜卑虽居塞外,但受汉文化影响颇重,这慕容白甲尽管是胡人,但武学造诣堪称一代宗师。”我认同道。


(未完待续)


缙云子
😍😍😍玉米汁好好喝!!!...

😍😍😍玉米汁好好喝!!!!!

😍😍😍玉米汁好好喝!!!!!

救赎者妄想

古堰之冬

  寒风凛冽处,曾经那些羽扇纶巾的人物,清幽雅趣山水,如今只剩下了一些叹息。所幸,古堰记下了他们的模样,古堰之冬见证了他们的兴衰。
  行走在寒夜的冷风中,沉浸在古意浓厚后的小巷里。低矮的黛瓦,青灰的砖板,这似乎让我们窥见了几千年前大师那挥手瞬间的遒劲,即使事物表面早已覆有风霜。东风吹过,零零作响,撞在了,活了几千年的老人身上。也许我们能听见老人悲痛时的怒吼,也许能看见那依旧高挺的身影。
 

  古堰有一处已逝去的风景,那是一个小平屋,他穿过了岁月的风风雨雨,经历了无数沧桑。他身旁有一棵高耸入云、精壮的老树——曾经的一株小苗。他已经长大了,小平屋看着他成...

  寒风凛冽处,曾经那些羽扇纶巾的人物,清幽雅趣山水,如今只剩下了一些叹息。所幸,古堰记下了他们的模样,古堰之冬见证了他们的兴衰。
  行走在寒夜的冷风中,沉浸在古意浓厚后的小巷里。低矮的黛瓦,青灰的砖板,这似乎让我们窥见了几千年前大师那挥手瞬间的遒劲,即使事物表面早已覆有风霜。东风吹过,零零作响,撞在了,活了几千年的老人身上。也许我们能听见老人悲痛时的怒吼,也许能看见那依旧高挺的身影。
 

  古堰有一处已逝去的风景,那是一个小平屋,他穿过了岁月的风风雨雨,经历了无数沧桑。他身旁有一棵高耸入云、精壮的老树——曾经的一株小苗。他已经长大了,小平屋看着他成长,冬天也看着小平屋看着小苗成长。
  冬天一年回来一次。周围都是不同的“风景”,但每次回来他都能看见小平屋这个老朋友。后来,冬天一回来,便不去寻找风景了,他只去看望小平屋,也看看小树。每次冬天一回来,小树便开心的手舞足蹈。
  三个人一起度过了漫长岁月。
  

   直到有一次,冬天回来了,他再也找不到小平屋了,只有一颗孤独的树,他沉默着,低下了身躯,再也不舞动枝叶了。冬天也就此沉默,悄无声息的来回,没有了生机,也就不再是完整的冬天了。
  很多人匆匆行走,踏过了小平屋曾经的栖息地,仅存的一些灵魂也被磨合了,与大地融成一体。曾经安静清雅之地多了过客。本地人、外地人、还有外国人……

  冬天又回来了,远远的瞥见了一抹疑似小平屋的残影,他兴奋地冲了上去,才发现,这是相同的外貌不同的灵魂。冬天四望,发现真的没有故人了。全都是一张张青春的面孔。小孩穿上了大人的衣服吗?
 
  古堰之冬选择记下他们的模样。即使最终是孤身一人。冬天认为:没有了老朋友,这就是一座孤岛。

“妈,你有没有觉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啊?”
           

                                                  2016/11/18
                                                       泠

Dragon Q
雨再无法浇醒麻痹的炙烫的信仰死...

雨再无法浇醒
麻痹的
炙烫的
信仰
死在胸膛
泪落入土地
手中长眼
心上起茧

雨再无法浇醒
麻痹的
炙烫的
信仰
死在胸膛
泪落入土地
手中长眼
心上起茧

文学院刊

一抹清泪为你流

文/魏晓琳

初来世上,
是那一声啼哭燃起了全家的希望,
从你牙牙学语,
到你颤颤走路,
总之,从那时起,
你的每时每刻都倾注父母无尽的情爱。

摽梅之年,
是那两行老泪送走了身边的太阳,
从你悄悄恋爱,
到你步入殿堂,
总之,从那时起,
你的每点每滴都承载父母绵绵的牵挂。

而立之年,
是那思念的情绪拨动了敏感的心弦,
从你走向社会,
到你加薪升职,
总之,从那时起,
你的每分每秒都饱含着父母心疼的眼泪。

知命之年,
当你明白世事不得强求,
当你悔过曾忽视的责任,
当你理解父母片片苦心,
只怕,那时唯有清泪,
才能弥补心灵的空位。

文/魏晓琳

初来世上,
是那一声啼哭燃起了全家的希望,
从你牙牙学语,
到你颤颤走路,
总之,从那时起,
你的每时每刻都倾注父母无尽的情爱。

摽梅之年,
是那两行老泪送走了身边的太阳,
从你悄悄恋爱,
到你步入殿堂,
总之,从那时起,
你的每点每滴都承载父母绵绵的牵挂。

而立之年,
是那思念的情绪拨动了敏感的心弦,
从你走向社会,
到你加薪升职,
总之,从那时起,
你的每分每秒都饱含着父母心疼的眼泪。

知命之年,
当你明白世事不得强求,
当你悔过曾忽视的责任,
当你理解父母片片苦心,
只怕,那时唯有清泪,
才能弥补心灵的空位。

文学院刊
剪梅.山河瞬变 14级杨紫薇寒...

剪梅.

山河瞬变


14级杨紫薇

寒夜伶仃冷落期。

皑雪凄凄,灯火昏迷。

孤星伴月又别离,

曾几依依,梦醒戚戚。

前路重行谷洒笛。

阡陌风疾,刀刃相逼。

山河瞬变故人稀,

徒赠青丝,枉送软系。

剪梅.

山河瞬变


14级杨紫薇

寒夜伶仃冷落期。

皑雪凄凄,灯火昏迷。

孤星伴月又别离,

曾几依依,梦醒戚戚。

前路重行谷洒笛。

阡陌风疾,刀刃相逼。

山河瞬变故人稀,

徒赠青丝,枉送软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