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75.6万浏览    13.1万参与
苟苟鸭
鹤梦毒太让你失去了给毒太花包拯...

鹤梦毒太让你失去了给毒太花包拯月亮🌙的乐趣
为什么你有刘海⌈╹드╹⌉

鹤梦毒太让你失去了给毒太花包拯月亮🌙的乐趣
为什么你有刘海⌈╹드╹⌉

隻雙

试着传个线稿视频试试
(画个线稿磨磨唧唧)

试着传个线稿视频试试
(画个线稿磨磨唧唧)

隻雙
线稿画完就死了 上色再磨磨.....

线稿画完就死了 上色再磨磨...

线稿画完就死了 上色再磨磨...

不贰
2019.1.18 No.13...

2019.1.18 No.13

临摹的图片,懒得再细化了嘻嘻


2019.1.18 No.13

临摹的图片,懒得再细化了嘻嘻


十二南
公子行色匆匆不知去往何处?不妨...

公子行色匆匆不知去往何处?
不妨停留片刻,
也不枉费了这一番人间好绝色。

公子行色匆匆不知去往何处?
不妨停留片刻,
也不枉费了这一番人间好绝色。

苟苟鸭

少年什么的是最可爱的!

少年什么的是最可爱的!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傻屌脑洞】关于男扮女扮男

一个看漫画时的脑洞产物

之前一直很好奇在古代军队到底如何女扮男装还不被

发现,后来想了想还有一种可能是本来就是男的,因为某种原因得套个女子身份,后来参军被认出来了

路人甲:咦,你不是那个太师的养女吗

男主:滚

本来是很老套的日久生情的版本,男主在军营里遇见了将军,将军慢慢喜欢上了男主 而且还要引用一句非常热门的一句话“我堂堂大将军怎会喜欢一名男子!”

兄弟…你听过真香定律吗

后来有一次无意间发现男主的伪女子身份,并在一次独处中质问男主一个女子在军营有何目的

按照正常的套路,应该要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的女儿身份,但问题是男主是男的呀!

所以男主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对将军说了句您开心...

一个看漫画时的脑洞产物

之前一直很好奇在古代军队到底如何女扮男装还不被

发现,后来想了想还有一种可能是本来就是男的,因为某种原因得套个女子身份,后来参军被认出来了

路人甲:咦,你不是那个太师的养女吗

男主:滚

本来是很老套的日久生情的版本,男主在军营里遇见了将军,将军慢慢喜欢上了男主 而且还要引用一句非常热门的一句话“我堂堂大将军怎会喜欢一名男子!”

兄弟…你听过真香定律吗

后来有一次无意间发现男主的伪女子身份,并在一次独处中质问男主一个女子在军营有何目的

按照正常的套路,应该要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的女儿身份,但问题是男主是男的呀!

所以男主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对将军说了句您开心就好就潇洒的走了,留下了个一脸懵逼的将军

其实男主如果说不喜欢将军的话,那肯定是假的,但因为一些事情让他觉得他和将军有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后来军队班师回朝,皇帝一脸慈祥的问给将军赐婚

那时候将军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心,斩钉截铁的求皇上赐婚与男主

赐婚谁?爱卿再说一遍,朕耳朵不太好

回皇上,臣说的是臣与太师府养女

谁?

……

圣旨还是下来了,听到这个消息的男主便跑到将军面前

扇了一巴掌

他有点不可置信的问将军他是不是疯了,他不相信他不知道他有一层太师府养女的身份,他和他同为男子他们不可能

将军反握住男主的手反问为什么

为什么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因为性别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你迟迟不肯道出你心意

为什么你认为那条鸿沟不可逾越

为什么…

杏蔲辞篁

鲛人(下)

迟早有一天老福特会失去我的,天天挂我链接!

驾照是不可能有的,唯有在被查的边缘大鹏展翅才能生活下去的样子。

https://sosad.fun/chapters/31782

迟早有一天老福特会失去我的,天天挂我链接!

驾照是不可能有的,唯有在被查的边缘大鹏展翅才能生活下去的样子。

https://sosad.fun/chapters/31782

Cphl
继续想画出有钱的感觉。。

继续想画出有钱的感觉。。

继续想画出有钱的感觉。。

太歲
当初给醉老师的头像。“我不会忘...

当初给醉老师的头像。
“我不会忘的!”

当初给醉老师的头像。
“我不会忘的!”

大动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Arco

海棠春·山间鸣鸟

青山万里迎春晓,初烟雨、山间鸣鸟。声至晓寒轻,骤风移步摇。

古行未了多缭绕,终古寺、江临鹤乔。欲觅海棠花,径向余音了。

青山万里迎春晓,初烟雨、山间鸣鸟。声至晓寒轻,骤风移步摇。

古行未了多缭绕,终古寺、江临鹤乔。欲觅海棠花,径向余音了。

笨谋本天成

关于本人二三事

这里笨谋

性格不太讨喜,多担待

爱好画画看书养花写文

不懂一些网络用语

对楚汉魏晋大唐感兴趣,很菜,欢迎交流

本人是个魏吹,大魏大多数人我比较欣赏

三杀玩了几年,操作还是令人窒息  无双没玩过,挺喜欢剧情人设  军师联盟看过,台词吹爆,剧情满分

喜欢三曹,曹叡,春哥,文姬,甄姬,王异,王朗,王基,苟子,郭嘉,司马,曹冲(三杀),甲鱼,张松,孙笨,孙权,鲁肃,陆逊,诸葛恪,嵇康

cp什么的,更喜欢bg

懿华

植甄(个人意愿)

诸葛司徒

丕甄(正史和自己的理解)

权步(练师)

曹操-丁夫人/卞夫人

苟或-王氏

曹植-崔氏

嘉蔡

说不清的曹郭荀戏

权逊

权昭

二荀

策瑜

鲁蒙

邓钟

最后,欢迎交友

这里笨谋

性格不太讨喜,多担待

爱好画画看书养花写文

不懂一些网络用语

对楚汉魏晋大唐感兴趣,很菜,欢迎交流

本人是个魏吹,大魏大多数人我比较欣赏

三杀玩了几年,操作还是令人窒息  无双没玩过,挺喜欢剧情人设  军师联盟看过,台词吹爆,剧情满分

喜欢三曹,曹叡,春哥,文姬,甄姬,王异,王朗,王基,苟子,郭嘉,司马,曹冲(三杀),甲鱼,张松,孙笨,孙权,鲁肃,陆逊,诸葛恪,嵇康

cp什么的,更喜欢bg

懿华

植甄(个人意愿)

诸葛司徒

丕甄(正史和自己的理解)

权步(练师)

曹操-丁夫人/卞夫人

苟或-王氏

曹植-崔氏

嘉蔡

说不清的曹郭荀戏

权逊

权昭

二荀

策瑜

鲁蒙

邓钟

最后,欢迎交友


墨非

超美镜头其实是这么来的

—《白蛇缘起》幕后特辑o(≧v≦)o

超美镜头其实是这么来的

—《白蛇缘起》幕后特辑o(≧v≦)o

曼珠沙华

傀儡师

  甲斐国。


  东方才微微发白,市场里面早已人山人海。


  不仅仅是为了参加一年一度的大集会,更是为了在歌舞伎舞台附近占据一个好的位置。在并不繁华富饶的甲斐,歌舞伎表演就和金平糖一样稀罕。


  山本堪助很早就赶来了,可惜除了前排不多的几个座椅还空着,其他地方早就被人塞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缝隙。而那为数不多几个空位自是不能坐的,早就有达官显贵们预订好了。


  “有朝一日,我也会坐在那里!”山本堪助咬着牙,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悄悄的拾起一块石头,略一发力,石头仿若一只飞鸟一般约过人堆,砸在本就因为支撑着一个肥胖商人而发出吱吱呀呀呻吟声的椅子上。椅子最后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哀嚎...

  甲斐国。


  东方才微微发白,市场里面早已人山人海。


  不仅仅是为了参加一年一度的大集会,更是为了在歌舞伎舞台附近占据一个好的位置。在并不繁华富饶的甲斐,歌舞伎表演就和金平糖一样稀罕。


  山本堪助很早就赶来了,可惜除了前排不多的几个座椅还空着,其他地方早就被人塞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缝隙。而那为数不多几个空位自是不能坐的,早就有达官显贵们预订好了。


  “有朝一日,我也会坐在那里!”山本堪助咬着牙,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悄悄的拾起一块石头,略一发力,石头仿若一只飞鸟一般约过人堆,砸在本就因为支撑着一个肥胖商人而发出吱吱呀呀呻吟声的椅子上。椅子最后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哀嚎,不堪重负的散架了。看着前方哄笑的人群,惶恐的杂役以及愤怒的商人,山本堪助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笑意,却又很快化为深沉的落寞。“取得一席之地并不难,难的是坐稳它啊。”


  谋略和武艺,是山本堪助最擅长的东西,也是在这个乱世最看重的,以他的本事,只靠几封书信就得到了不少职务。


  可惜也就止步于此了。


  没有人想要一个独眼瘸腿的丑八怪出任高官,外貌这一件事,便埋没了山本堪助所有才华。碌碌无为了一辈子,流浪辗转各地,如今已经是四十出头了。


  山本堪助离开了舞台,忧心忡忡的在市集上闲逛着,周围不少人指指点点的目光有如刀子般一下下的割在他的身上。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无法习惯。


  “这是最后一搏了啊!”山本堪助不断把玩着手中的那枚钱币,目光稍微有一些涣散。


  武田信晴。


  这是唯一一个肯接纳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不问人出身与长相,只看重人才华的人。可惜,性格软弱的他并不受众人的认可,而他那尚武的父亲更是厌恶弱不禁风的晴信。


  “如果这次不能争取到继承人的位置,那么……”一想到三天后的大评定,山本堪助就无比头疼。等他回过神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角落里是一个小小的舞台,看样子应该是随着歌舞伎一起来的傀儡戏艺人。舞台破败而简陋,陈旧的木板散发出淡淡的腐朽气息,褪了色的纱帘随意的挂在一旁,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前面几条长凳上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对节目毫不关心的闲汉,满口讨论的是什么时候在去看看歌舞伎表演那里有没有位置。


  山本堪助看了看,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便找了个无人的位置,坐下来准备消磨一下时间。


   傀儡师准时出场,白衣飘飘,戴着一副笑脸面具,抱着黑衣的哭脸傀儡,向着观众鞠了一躬,回头坐入纱帘之后,只留下黑色的傀儡立在场上。


  鼓声响起,傀儡缓缓运作起来,带着沉重的咔哒声,笨拙的走到布景边,傀儡师黑色的剪影那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拉扯着细细的丝线,傀儡的动作渐渐的灵巧了起来,仿佛被注入了灵魂变成真人一般,操控着舞台上的小傀儡,演出着精彩的戏剧。


  台下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张着嘴,死死的盯着那哭脸傀儡,试图从傀儡身上找到哪怕是一点点人装扮的痕迹,可惜都是徒劳无功。操控傀儡去表演傀儡戏,听起来多么天方夜谭啊!可是它又真真切切的在眼前表演。


  “有意思,有意思!”山本堪助的独眼里突然爆发出一道锐利的光芒,把钱币轻轻抛起,死死的攥在手上,一瘸一拐的走向了后台。


  


  傀儡的定义是什么呢?没有想法而任人摆布的工具吗?那么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包括自己。


  成为那个人的工具,再也不会为生计发愁,好像是一根不错的傀儡线呢。


  看着自己傀儡的脸,傀儡师神夏终于做出了决定。


  一张笑脸面具印在眼中,笑得无比悲凉。


  


  用傀儡代替病弱的武田晴信见人,从而造成信晴强壮的假象,这就是山本堪助的计划。晴信自然是躲在幕后发号施令,但是自己的权力也扩大了不少,以为傀儡师只会听命于自己。


  那个叫神夏的傀儡师的确是个很厉害的艺人,不仅可以让傀儡动作如同真人一样,还能够模仿晴信的声音,当面具带上之后,连堪助都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了。


  看着唯唯诺诺的傀儡师,山本堪助还是有些不满。


  这不是自己的傀儡。每次看到白衣的傀儡师,山本堪助都会清晰的明白这一点。这也是他迟迟不愿意展开计划的原因。


  要是能掌握那操控傀儡的技术,那么,自己不有机会成为武田家真正的掌权人了吗?


  抬头,傀儡黑色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那浓厚的黑暗仿佛要把自己吞没。


  


  雨,下得很大。却丝毫不影响那冲天的火光。


  傀儡师绝对想不到,那两壶酒,居然成了送命的孟婆汤。


  山本堪助抱着傀儡冷笑着看着火光中傀儡师的尸体。


  “如果你把秘密保守得严一点,那么你也许会死得晚一点。”山本堪助叹息了一声。自从发现了傀儡师醉酒后会乱说话以后,山本堪助就一直找傀儡师喝酒,一点点的把傀儡的秘密打听出来。原来傀儡是神木所制,可以跟随主人的意念行动。原来只要滴下自己的血,傀儡就会听命于自己。


  可笑的是那个傀儡师轻易的把自己当做兄弟,还准备与他共享这傀儡的操纵权。可惜,操控傀儡的人,一个就够了。


  “真是神奇啊!”山本堪助将鲜血落下的一瞬间,傀儡仿佛于自己融为一体,所有想法与思维仿佛都于傀儡连接起来,单方面向傀儡涌去。“之后就可以去进行下一步了。


  一种操控一切的快乐由心底升起,渐渐的,山本堪助开始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


  他看到了傀儡的记忆。


  从一棵被无数人鲜血浇灌的松木,再到一具可以活动的傀儡,被人所畏惧与驱赶。最后,傀儡的丝线将一个白衣的年轻书生紧紧缠绕。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山本堪助回过神来,只看见一地的鲜血,傀儡割下了晴信的头颅,安放在自己头上。


  “怪物?我是傀儡师神夏啊。”傀儡上那张鲜血淋漓的脸诡异的笑着。仿佛地狱里的罗刹站在山本堪助的面前。“而那个书生才是傀儡。”


  “闭嘴,你杀了晴信大人!你已经逃不掉了!”山本堪助拔出了剑,傀儡却笑得更大声了。”不不不,我为什么要逃?我只是个傀儡,你觉得人们会相信一个傀儡会自己杀人吗?”


  山本堪助无力的靠在门框上,直冒冷汗,他知道傀儡神夏一点都没有说错。自己被逼上了死路。傀儡师是自己杀死的,这很容易查出来,傀儡杀了人,自己便是最大的嫌疑人了。


  “你还有一个选择,武田晴信还没有死,他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傀儡把玩着白色的丝线“武田信晴需要一个好助手证明他是武田信晴,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好助手。”


       山本堪助瞬间明白了神夏的意思。一丝苦涩的笑容挂在脸上。没想到最后,本来应该操控傀儡的他却成为了别人的傀儡。


  第二年,花仓之乱爆发,武田信晴流放父亲武田信虎,成为武田家的家主,从此,武田家走向了穷兵黩武的布武天下之路。


  天守阁上,神夏把玩着手里数不清的丝线,目视着城下的人,仿佛在寻找新的傀儡。


  


  “不错的故事啊。”观众们议论纷纷的离开了,只留下傀儡师一个人,把山本堪助神夏等等傀儡全部收进箱子。


  “如果这种活着的傀儡真的存在于世间,不是个很可怕的事情吗?”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学徒凑上来帮忙。“这只是个故事,对吧!”


  “也许吧!不过每个人不都是活着是傀儡吗?”看着似懂非懂的学徒,傀儡师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想什么呢,快去把行李拿好,准备下一场。”


  看着学徒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傀儡师的身后响起了一声极难察觉的声音。


  咔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