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66.2万浏览    12.5万参与
魏如许

#晓薛#

文/魏如许


#我这个不靠谱的作者又来啦,我今天尽量多发点,因为还有好多的,难sou#


晓星尘恍惚间愣了神,忆起往事,老人与薛洋说清事情经过后,见晓星尘愣在原地,便喊到:“道长?道长?”


“啊?两位谈好了?我还未自我介绍吧。”晓星尘被拉回现实,接着看向薛洋。


“我姓晓,名星尘。”晓星尘说完后,朝薛洋稍稍点了下头,轻轻笑了下,薛洋心头一颤,觉着十分熟悉,却不知是何时见过。


老人见到晓星尘的笑容,便拍了拍薛洋的肩:“哈哈哈,阿洋,你们聊,我这就先走了。”说完转身推门而出。


院里只剩下三人。


薛洋看着晓星尘,微微弯下腰,将莘儿放下,转身走去煎药。莘儿的脚一点到...

文/魏如许


#我这个不靠谱的作者又来啦,我今天尽量多发点,因为还有好多的,难sou#


晓星尘恍惚间愣了神,忆起往事,老人与薛洋说清事情经过后,见晓星尘愣在原地,便喊到:“道长?道长?”


“啊?两位谈好了?我还未自我介绍吧。”晓星尘被拉回现实,接着看向薛洋。


“我姓晓,名星尘。”晓星尘说完后,朝薛洋稍稍点了下头,轻轻笑了下,薛洋心头一颤,觉着十分熟悉,却不知是何时见过。


老人见到晓星尘的笑容,便拍了拍薛洋的肩:“哈哈哈,阿洋,你们聊,我这就先走了。”说完转身推门而出。


院里只剩下三人。


薛洋看着晓星尘,微微弯下腰,将莘儿放下,转身走去煎药。莘儿的脚一点到地,便向晓星尘冲去,一把抱住晓星尘:“哥哥,哥哥,莘儿想吃糖,你有吗?”晓星尘,低头看向莘儿,摸了摸她的头,笑道:


“不是哥哥,是道长啊。”


“是哥哥,也是道长啊。”


晓星尘听到这,眼眶红了,从袖间缓缓掏出一颗糖,放到女孩儿手上,女孩道谢后,就一蹦一跳地进屋了。


薛洋闻声转过头,看到晓星尘眼眶红了,便问到:“晓道长,可是这烟太熏人?”晓星尘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摇了摇头。


薛洋微微皱了眉,又把头转了回去 ,继续煎药:“道长,我们,可曾见过?”


晓星尘有些许吃惊地望向薛洋,但这种表情很快就消失了,微笑着说道:


“是,我还知道,你很喜欢吃糖。”


薛洋听了,呆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要不知不觉就溢了出来,而薛洋却没来得及把手拿走。


“嘶....”薛洋疼的叫了一声,晓星尘闻声看去,发现薛洋手上已被烫红了一片,便快步上前,抓起他的手,对着屋内喊到:“莘儿!拿湿毛巾来!”莘儿吓得一激灵,但还是很快就把湿毛巾拿了出来,递给了晓星尘,晓星尘将湿毛巾轻敷在薛洋烫红的手上,柔声道:“为何如此不小心?”


薛洋抬眼看了下晓星尘,又迅速吹下眼眸 他感到了气氛的微妙,随机将手抽回,再从晓星尘手中将毛巾拿来,自己敷,


“无事,敢问道长,为何到此?”薛洋惜字如金,这让晓星尘皱了皱眉。


晓星尘察觉到对方尴尬,便也收回了手,道:“我云游到此,听闻有走尸侵扰,便留下查看。”


“晓某有一事相求,不知薛公子可否答应。”晓星尘见薛洋没有答话,就接着问到。


“道长请讲。”


“晓某想在此借宿几日。”


“这.....”


“好呀!道长哥哥要是能留下来,莘儿会很开心的!”薛洋正犹豫,在一旁偷听两人讲话的莘儿却跑了出来,一把抱住晓星尘。


薛洋却皱了眉头,“莘儿莫要胡闹,我们这屋舍简陋,粗茶淡饭,怕是招待不周....”


“我不介意。”晓星尘摸着莘儿的头笑着说道。


“那道长哥哥是愿意留下来啦?”莘儿仰起脸,充满期待的望着晓星尘。


“嗯。”


“好耶!”莘儿高兴地满院子跑,薛洋却揉了揉眉心,轻叹了口气。


此后几日,晓星尘同薛洋师徒二人生活在一起,此间晓星尘也在寻找孟婆所说让薛洋记起自己的办法,却怎么也找不到。


晓星尘在薛洋这住了约莫半月,这天中午,三人在屋中吃饭,突然有人破门而入,来人是带晓星尘来见薛洋的那位老人,他神色极为慌张,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抓住薛洋的手道:“阿..阿洋啊....外头,外头又有走尸了啊。”薛洋听后,立即放下碗筷,扶起老人,一把拿起佩剑便要出门,却被晓星尘拦下。


“怎么,要一个人去么?”


“是,莘儿要人照顾。”


晓星尘这世初见薛洋时,便知道他这世的能力远不及前世,若是普通走尸也就罢了,万一是凶尸,他一个人恐怕够呛。


晓星尘见他不听,便也一把拿起霜华,拉着薛洋向门外走去,边走便说道:“老人家家,莘儿就拜托你了。 ”老人见状,也只好答应。


两人出了院门,门外已是一片狼藉,却不见走尸,薛洋皱眉,准备去寻凶尸。晓星尘

却拽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说:“跟我的剑@走吧。”说完,便御起霜华,剑尖指向一片树林,晓星尘看向薛洋,说道:“走吧。”薛洋满脸都是半信半疑的神情,但还是跟了上去,晓星尘也不觉奇怪,因为薛洋已经不记得霜华可以指引尸气了。


#今天的有点多的,作者又要飞升了,下次发文可能要到下个星期了,大家要等我鸭#


佛系ゆずる
好愛孩子們......定時定量...

好愛孩子們......定時定量攝取有益身心健康(^▽^)o

好愛孩子們......定時定量攝取有益身心健康(^▽^)o

苏木
此间风月不关己山色意潦慰春秋

此间风月不关己
山色意潦慰春秋

此间风月不关己
山色意潦慰春秋

杂花生树

写了12页报告后的激情摸鱼
是有照片做参考的
希望自己能不断进步呀~

写了12页报告后的激情摸鱼
是有照片做参考的
希望自己能不断进步呀~

-Khaleesi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一)

Halo,这里是粗三党的我

此故事改写于一首歌《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不喜勿喷,请给孩子们一些鼓励谢谢你们🌝

然后好人一生平安🌝

以下正文👇


(一)

        四月初。

        头上的桃花已开遍了,却没有昔日的深深的桃红,只似用浅粉的染料渲染过花瓣尖。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风一吹,一片花瓣落了。

      ...

Halo,这里是粗三党的我

此故事改写于一首歌《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不喜勿喷,请给孩子们一些鼓励谢谢你们🌝

然后好人一生平安🌝

以下正文👇


(一)

        四月初。

        头上的桃花已开遍了,却没有昔日的深深的桃红,只似用浅粉的染料渲染过花瓣尖。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风一吹,一片花瓣落了。

        再一吹,一朵花也落了。

        市集里一片喧杂。

         她蹲在地上,眼前走过的有身着麻布的,也有身着锦缎丝绸的,腰间的玉环碰撞着发出清脆透彻的响声。但她无心去听,也无心去看,只觉头疼眼花。

          街上摆满摊子,商人叫卖。他们尽量大声地喊,尝试吸引过路富人的注意。但富人总是不屑,商人们眼里流露出失望。看似可怜,但他们却毫无同情心可言,即便对一个衣服破烂的五六岁女童,也不愿施舍她一口饭吃。

         远处传来一阵赶马声。

         “驾!驾!”声音越来越近了……

         是官兵的车马!

         所有人开始收摊,满城尖叫。

         官兵下了马,狰狞着笑,踢翻一桌又一桌摆满卖品的桌子。满城的人都在逃窜,市集顿时一片混乱。

混乱中有人有人不小心撞到她,一个没站稳,她扑倒在地。

         好吵……

         好饿……


         “小姑娘!快醒醒!”

         她听到了声音微微睁开了眼,意识到官兵已经离开,周围一片寂静。

         “嘶!”她马上又闭上了眼。脸上是痛苦的表情。大概是眼睛进了沙尘,亦或是因为这一身的伤。她用自己的小黑手揉了揉眼,重新睁开来。她看清了眼前这位慈祥的奶奶。再环顾了一下四周,市集里一片狼藉,但已经有人出来收拾了。看样子官兵已经走远,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

         “小姑娘,可记得住居何处?”

         她不语。

        “看是被逐出来了。”老人用手擦了擦她脏兮兮的脸。

        “是饿了么?”老人说着,丛生上掏出一块鼓鼓的手帕。打开手帕,是几个白嫩的大馒头。

        “快吃罢!”老人递了一个馒头给她,她马上接过,狼吞虎咽起来,看似有十几个时辰没有进食了。

        “唉!倒是使人可怜,生于如此混乱的年代!”

等她吃完,老人又问:

        “小姑娘,可记得爹娘姓甚?”

她只紧紧抓住自己破烂的布衣角,又不语。

        “唉,罢了,”老人叹气,“愿你找到户好人家。”说完便站起身来,转身要走。

         她又马上伸手抓住老人的的手指:“莫要走!”

         老人回眸看着她,她又立刻低下头去,小声嘀咕,声音如蚊子般细小:

         “我姓江,名晓昙。

         “江家……”老人顿了顿,思考着什么。突然又皱起眉头:

         “姑娘,快同我走!”老人牵起她的手就要离开。

                                                                                 待续......


棠梨夜洛

(双润玉×肩抗大刀的原创女主) 待从头 十二章 第二次插手

岐黄医倌见璇星痊愈,心中先是一喜,喜过之后又开始担忧自身的仙途,暗道:‘现在,至少,没有得罪天帝陛下,不过……目前擅自来璇玑宫,要是天后娘娘问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岐黄医倌看着那对着这小仙侍左瞧右看的大殿下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大殿下,刚刚为您府上这小仙侍探查脉息之时,小仙发觉这位仙侍似乎并非是仙体……而是类似鬼族,但又不没有鬼族那股阴寒之息……她之前又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大殿下,这位小仙侍究竟是何来历?还请大殿下明示。”

岐黄医倌虽然偶尔有些不着调,但是思维却相当缜密,仅仅查探了一下脉息便能感受出来那小仙侍身份的不一般,但是具体是什么暂时他无法定论。

但是,此时此刻的小润玉也不知道璇星究竟是...

岐黄医倌见璇星痊愈,心中先是一喜,喜过之后又开始担忧自身的仙途,暗道:‘现在,至少,没有得罪天帝陛下,不过……目前擅自来璇玑宫,要是天后娘娘问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岐黄医倌看着那对着这小仙侍左瞧右看的大殿下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大殿下,刚刚为您府上这小仙侍探查脉息之时,小仙发觉这位仙侍似乎并非是仙体……而是类似鬼族,但又不没有鬼族那股阴寒之息……她之前又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大殿下,这位小仙侍究竟是何来历?还请大殿下明示。”

岐黄医倌虽然偶尔有些不着调,但是思维却相当缜密,仅仅查探了一下脉息便能感受出来那小仙侍身份的不一般,但是具体是什么暂时他无法定论。

但是,此时此刻的小润玉也不知道璇星究竟是什么来历,只知道她气息奄奄的掉在了璇玑宫的庭院之中。对着岐黄医倌摇了摇头回应道“我也不知道,但她是我的朋友,我能保证她没有任何坏心思。”

一旁的天尊润玉听见岐黄医倌这样问,盯了那岐黄医倌一会,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随后像是想到了答案,朝着那岐黄医倌眉间一点,使出了傀儡术。

只见那岐黄医倌目光呆滞无神,双手抱胸而立“本天……医担心天后追问此事,不好交待。大殿下说她是你朋友,我自然是信的,但是大殿下也确实说不出来她的身份,总是不好交差的。那我这里有个合适的身份,就说我奉旨炼制天香积雪膏的时候,去仙洲采药之时,遇见这个小姑娘,见她有几分像我还是凡人时早逝的妹妹,因此心生怜悯收养在我府上。因为她与大殿下年纪相仿,因此平日时常与大殿下一起玩耍。”

天尊润玉将这番话说出口以后,还不忘施法将话直接印入那岐黄医倌华安常的脑海之中。

既然已经插了第一回手,那么第二回也就顺其自然的来了。


岐黄医倌华安常装作不明白月下仙人问话的样子“我有吗?那月下仙人觉得这个办法如何?”



月下仙人拍掌道“妙啊,甚妙,甚妙,这正是话本里青梅竹马的剧情啊。”



天尊润玉扶额叹息道“您还是操心那两位吧。这一次,我的姻缘,我自己给自己做主。”



天尊润玉在他成为天帝第一百年的时候,便已经将过去的一切看淡。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总觉得被这个叔父极力促成的姻缘,都好事多磨。



而且不只是那两位,后来在天界以及人间还有很多起这样的例子。



后来到了大自由逍遥境的时候,他终于明白,那是因为娲皇宫那边对于叔父这一任月下仙人有些不满,才会在这位不靠谱的叔父看好的姻缘里加许多磨难。



毕竟,姻缘与情爱的是女娲一手创造的。



但是,具体因为什么事情不满,他就不知道了。



只是那个时候,娲皇宫那边隐隐给他透露出几分抱歉的意思。



那个时候,他没有深想,如今和他现在经历的这些事情一结合,不由的猜想:‘难道,当初实际上是娲皇宫那边为了阻止叔父,把我原本好好的天定姻缘玩没了,让我孤独终老?’



他忽然觉得心头有几分气血不畅‘要不是我到了大自由逍遥境,娲皇宫那边是不连那点歉意也不会给我表示了?!’插起那让他引以为傲的龙腰。



想到此处的时候,他分离出去了一缕元神去了忘川尽头的姻缘石处。



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姻缘石上,浅红色的旭凤锦觅这二位的名字上方,刻着金灿灿的润玉、璇星二字。



天尊润玉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叔父啊,你到底怎么得罪娲皇宫了?我这可是天缘啊,居然被搅和到次一等的良缘里了!”在姻缘石上有三等缘分,一个是天缘、一个是良缘、一个是孽缘。天缘为上,全由天定,无论是何等神仙,欲毁此缘,必遭天谴。良缘是由月下仙人根据姻缘薄上指引,以红线相连,红线一旦断裂,终成陌路,没有天缘那般深刻。孽缘不必多说,尽是些在爱不得、怨憎会里纠葛打转的痴男怨女。



天尊润玉定了定心神,将自己那去忘川尽头看姻缘石的那缕元神召回。



“阿星,你觉得怎么样?”还是小润玉想起了这件事情的主角是璇星,及时的把话递到了璇星手上。



“我刚刚答应了你,要陪你的。”璇星盯着小润玉目光坚定的说道。

“岐黄医倌能让阿星多陪陪我吗?”小润玉听了刚才变得很不一样的岐黄医倌的话,认为岐黄医倌要把璇星带走,因此拉住岐黄医倌衣袖,仰起小脸央求道。



这大殿下再怎么样,也终究是天家血脉。岐黄医倌被这么一扯袖子,想着之前被那个大罗金仙附体之时说过的那些话。暗道:反正天后娘娘并不希望大殿下成气候,大殿下若是因为贪玩丧志,天后娘娘应该非常乐意。我只需要给这个阿星待在天界的一个身份就好。



想到此,岐黄医倌对着小润玉点了点头,回禀道“大殿下之命,小仙自当遵从。既然陛下府上的阿星已经无碍,那小仙先行告退了。”



听到岐黄医倌要离开的月下仙人,也想起了自己姻缘府上还有许多红线还没牵,因此便对着小润玉道“龙娃,我府上有许多红线还等着我打理呢。我先回去啦,记得以后多到姻缘府上玩。”



月下仙人说出这话的时候,一旁的天尊润玉想起刚才忘川尽头看见的姻缘石,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岐黄医倌与月下仙人退下以后,璇玑宫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蓝吟
画完√被亲友强行安利的霍去病与...

画完√
被亲友强行安利的霍去病与卫青与刘彻之间的激情三人组【并不】
给亲友小说画的霍去病√
披风有点空就加了条龙emmm
然后就发现貌似要篡位的节奏了emmm
龙没细化,再细化我就冷成一个咸鱼了emmm

画完√
被亲友强行安利的霍去病与卫青与刘彻之间的激情三人组【并不】
给亲友小说画的霍去病√
披风有点空就加了条龙emmm
然后就发现貌似要篡位的节奏了emmm
龙没细化,再细化我就冷成一个咸鱼了emmm

深念

思凡(十二)

魏纯帝赵云澜*修行僧沈巍(界空禅师)

私设:昆仑君白月光,与赵云澜无任何前情瓜葛,沈巍只爱昆仑君,赵云澜一厢情愿追沈巍的箭头跑戏码。

OOC 预警 

本章开始我要小虐怡情大虐取命了······

————————————————————

显德七年三月间,西域都护林静将军的密折愈发频繁,皇帝设在甘露殿的午朝议事也越来越冗长。

自去岁回鹘使臣来朝之后,西北边患便有愈演愈烈之势。朝堂上众说纷纭,武官刚猛,言辞激动欲一展天朝国威,文官严谨,主张怀柔安邦,手段无外乎降低岁贡、邦交和亲,兵部侍郎许文超甚...

魏纯帝赵云澜*修行僧沈巍(界空禅师)

私设:昆仑君白月光,与赵云澜无任何前情瓜葛,沈巍只爱昆仑君,赵云澜一厢情愿追沈巍的箭头跑戏码。

OOC 预警 

本章开始我要小虐怡情大虐取命了······

————————————————————

显德七年三月间,西域都护林静将军的密折愈发频繁,皇帝设在甘露殿的午朝议事也越来越冗长。

自去岁回鹘使臣来朝之后,西北边患便有愈演愈烈之势。朝堂上众说纷纭,武官刚猛,言辞激动欲一展天朝国威,文官严谨,主张怀柔安邦,手段无外乎降低岁贡、邦交和亲,兵部侍郎许文超甚至当着群臣的面,直言怀疑朝中有细作之徒,与外族暗中勾结。朝中皆汉人为官,其意所指是谁,不言而喻。

“陛下三思,去岁回鹘使臣进献祥瑞白猿,臣听闻自国师大人探视后,便精神恹恹气力不振,此兽乃祥瑞福祉,陛下,”许文超运了口气,一字一字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赵云澜神色不动,只眼底带着讥诮的冷笑,慢慢开口道:“岳武穆曾言,如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则天下太平。列为臣工扪心自问,化公为私者几何?贪生怕死者几何?列位又何曾与朕同心同德?许文超,兵部每年奏报朝廷的钱粮,别说装备一个百万之师,就是再装备五个百万之师,也绰绰有余!”震怒之声响彻大殿。

许文超大惊,吓得两股战战,一屁股委顿在地,长跪不起。

赵云澜好整以暇的看着刚才还振振有词的人此刻烂泥一般,再次换了平静的声音道:“朕念你是有军功的,你女儿惠妃在宫中也守着规矩,太后也多照拂,因此朕不大理会你,可惜你实在不懂事。”

皇帝年纪颇轻,许文超却已年过五旬,此时被皇帝训斥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则自然是君臣之别,二则皇帝实在杀伐决断,直取要害,让人毫无还手之力。

“户部前几天奏报春季的国库钱粮,今岁江南的赋税征收不及去岁一半,兵部今年的开支裁撤六成。许文超,你既愿为朕分忧,那先为朕省钱吧。”

这到并非虚言,赵云澜近日确实为此头疼不已。兵部的花费一直是他的心病,西域之患未除,若是开战,恐怕国库吃紧,不好应对。

下了朝后依然沉着脸的皇帝,独自在甘露殿反复的查阅户部呈上来的账目、并江南、西南、西北之地的农、工、商几块民生要务具是可观的,江南一带的稻米、丝织、茶业、沿海贸易、西南的手工、西北的通商,均可带来大量的银钱,可是上到国库的税收,却不足账目金额的十中之一。赵云澜反复推敲,演算推导,心中方有了计较。一番暗暗得意,便丢下笔,兴冲冲的回了重华宫。

沈巍看着皇帝颇带炫耀的样子,一面放下手中笔,吹吹半干的墨迹,一面挑起眼睛笑盈盈的往上斜看向他,不紧不慢地道:“百姓徭役过重,虽国库充实,但水既是载舟之本,又有覆舟之力,民怨四起,必天下动摇,”那眼角斜斜的飞起,赵云澜只觉得直飞入自己的心里一下一下的剐蹭着,偏那人对自己的撩拨行为毫不自知,还在一板一眼的斟酌着,赵云澜忍不住抢着道:“其症结在于朝廷对税收一事既无统一度量,又无等级区分。故应使富户多纳税,贫者免征税,既可平均贫富,又可稳定民心。”

沈巍看着他得意的样子,点点头道:“果然越发进益了。”

赵云澜苦笑:“沈大人这口气,倒不像朕的元君,反而像那迂腐掉渣的老夫子。”

元君。

沈巍神色动容望着赵云澜,良久良久。

赵云澜慢慢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他,认认真真的道:“沈巍,朕没有皇后,以后也不打算册封了,妃嫔五人,除惠妃与宜妃朕需走动走动,旁人朕也是不记得的,朕想了很久,还是不愿以后宫之名委屈你,朕许你元君,不辱你堂堂男子,与朕共建千秋社稷,可好?”

沈巍紧紧的拽着赵云澜的衣袖,把那明黄的袍服揉成了一团,眼里越来越红,终于落下泪来,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人生百年,云澜,我愿这一世陪你,也愿,辅佐你的子孙建这后世的基业。”他抬头看着皇帝,一字一句的,极认真的道:“陛下,你得有子嗣,很多的子嗣。”

赵云澜几乎咬碎了牙。

沈巍继续道:“太后说得对。韩嫣与武帝,若不是武帝盛宠太过,韩嫣不至招杀人之祸。那也是个鲜衣怒马、谈古论今的好男儿。武帝至死,未与人合葬,可能是感怀早逝的韩嫣,谁知道呢?”他转过身来,双手环住皇帝的腰,仰头望着他棱角分明的脸,“臣从不饮酒,今日晚膳,皇上赏脸陪臣小酌几杯,好吗?”


那翠似千峰的越窑青瓷酒壶被轻轻执起,沈巍看着朱红色的酒水一线落入杯中,盈盈可爱,如同汩汩的心血。他笑着将酒杯凑在皇帝唇边,另一只手轻轻绕过皇帝肩头,指尖缠绕在他的发丝上,赵云澜的头发很软,就如同他这个人,虽然杀伐决断,但又那么纯粹。

赵云澜闭着眼,不去看沈巍,酒却饮得很快,所以醉得也很快。他趴伏在桌上,手依然抓的很紧。

沈巍放下杯子,他几乎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他听到自己唤安德庆的声音,那声音说:“陛下醉了,今夜翻了惠妃的牌子,好生护送陛下过去。”

安德庆见沈巍神情萎顿,仿佛夜昙盛放一瞬,便凋零枯萎,再看皇帝伏在桌上,脸色潮红,气息缠绵,便已猜到了七八分。忙搀扶着皇帝上了步辇,吩咐着侍从起驾往惠妃处。

沈巍慢慢端起酒壶,一股异香扑鼻而来,他想笑笑,终究没有成功,嘴角反而落了一个向下的弧度。这是他亲手调的催情动性的药酒,既然是为了那人好,为了这万里江山社稷,现下又为何哀怨自艾?

手一抖,酒水一线落在地上,犹如一滩鲜红的血。

沈巍起身,走进那压顶一般的无边黑夜里,玉寿宫灯火通明,他遥遥望着,却犹如魑魅鬼影。

太后正准备安寝,听闻沈巍星夜求见,倒不觉得惊讶。

太后看着沈巍跪下,听着他静静的道:“陛下登基七年,四海安定,而今回鹘不稳,陛下日夜忧心,今后嗣有望,国脉便可稳固,太后大事落定,而臣有一不情之请,望太后成全。”

太后挑挑眉,示意沈巍说下去。

“我朝雄兵八十万,陛下亲卫军仅十万之数,而虎符仅有半只在皇上手中,另外半只太后代管多年,原是担心陛下年少不经事,而今陛下大业初定,独西域不平,林静将军不见虎符便无行兵事之权,所谓兵贵神速,现下若战事一起,恐怕前线腹背受敌。望太后体恤。”

太后冷笑一声,“沈巍,你好大的胆子。”太后原本斜倚在软垫上,此刻却坐直了身子,“古有太真、武后还俗回宫,这原也不是什么大不韪之事,哀家原不重这个,只是皇帝既喜欢你,你便要知分寸,前朝大事,耳之,顺之,却不可干预。你难道不知道吗?”

沈巍猛然抬眼,定定的望着太后,一瞬间冰冷如霜:“臣并非陛下宫眷,今生今世,也绝不与陛下有姻缘之定。臣身居庙堂,自当为君分忧,”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泣血,“了却君王天下事,臣足矣。”

太后攥紧了绢帕,注视着沈巍离去的背影,恨恨道:“这样的人,怎可留在皇帝身边?妖孽惑主,早晚这家国天下,都要姓沈了!”









sevener

一个批发,属于设计仿图,蛮好玩的,半批基本上不受发坯限制,发挥余地更多了。应该有点不像,主要因为放飞了一个刘海哈哈。

一个批发,属于设计仿图,蛮好玩的,半批基本上不受发坯限制,发挥余地更多了。应该有点不像,主要因为放飞了一个刘海哈哈。

有鹿·君

日常练习,顺便画画锦鲤,转下我最近非的不能再非的手气(x—x)

日常练习,顺便画画锦鲤,转下我最近非的不能再非的手气(x—x)

劫难自渡.

长恨[杨玉环李隆基]



  北方初冬的小雪惹人喜爱,绕在腕间,落在肩头,恰逢国乱平息,一路所见的人都在收整几近断壁残垣的旧舍,还不忘念叨着天宝年间的盛世,即使那是沙漠中最后一角固执的绿色,是婉转奉承砌成的摇摇欲坠的高楼。

  数月前仓皇而逃恍若辞庙的李隆基如今又仓皇地回了长安。来回死伤无数,如今安史二人已被正法,长安童叟老幼似是忘却了李隆基的耽于声色,忘却了大殿之前百官的乖张。

  他回到了华清池,他想翻出一片杨玉环触摸过的干枯的花瓣,他回到了太液,想辨认出杨玉环夸赞过的那朵芙蓉,他回到了寝宫,想回忆起最后一次安然的翻云覆雨,然后想尽办法留住它们,恨不得将它揉进骨血,可花瓣被黄埃覆没了,芙蓉...



  北方初冬的小雪惹人喜爱,绕在腕间,落在肩头,恰逢国乱平息,一路所见的人都在收整几近断壁残垣的旧舍,还不忘念叨着天宝年间的盛世,即使那是沙漠中最后一角固执的绿色,是婉转奉承砌成的摇摇欲坠的高楼。

  数月前仓皇而逃恍若辞庙的李隆基如今又仓皇地回了长安。来回死伤无数,如今安史二人已被正法,长安童叟老幼似是忘却了李隆基的耽于声色,忘却了大殿之前百官的乖张。

  他回到了华清池,他想翻出一片杨玉环触摸过的干枯的花瓣,他回到了太液,想辨认出杨玉环夸赞过的那朵芙蓉,他回到了寝宫,想回忆起最后一次安然的翻云覆雨,然后想尽办法留住它们,恨不得将它揉进骨血,可花瓣被黄埃覆没了,芙蓉刚入秋就凋谢了,再怎么回忆她也已经命殒马嵬坡了。

  几个月奔忙,恍如隔世。

  一旁的侍臣唤了好几声太上,他竟毫无反应。

  他终是把魂魄落在了醉里梦里,辗转里,最后的一道圣旨里。


柒霖

越听越好听,搭配古风文太棒了

越听越好听,搭配古风文太棒了

lindsayyyyy
第二斩 光线不好又被lof的滤...

第二斩 光线不好又被lof的滤镜拯救

第二斩 光线不好又被lof的滤镜拯救

柒砉
___万人非你】昔年红泥封坛...

___万人非你】昔年红泥封坛 几人埋 一人尝吧

应该是用灵华的第一次试写吧,真的好用呜呜呜,但是一度面临不知道该写什么的尴尬QAQ

我用逐风的眼容三界霜花
生平所历之人 非身死 太难忘啊

___万人非你】昔年红泥封坛 几人埋 一人尝吧

应该是用灵华的第一次试写吧,真的好用呜呜呜,但是一度面临不知道该写什么的尴尬QAQ

我用逐风的眼容三界霜花
生平所历之人 非身死 太难忘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