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61.3万浏览    12.1万参与
何必honey
nice画完草稿要开始画扇子了

nice画完草稿要开始画扇子了

nice画完草稿要开始画扇子了

大触来了
o目奈-席安o
更张老图。。最近三次元准备忙大...

更张老图。。
最近三次元准备忙大作业
会停更一段时间

更张老图。。
最近三次元准备忙大作业
会停更一段时间

西幽Shio

《岚烟记・幽兰烟雨篇》第三章:“家人”(1)

        墨云玄的速度很快,不及未时,君幽已经知晓了许心妍的过往。
        她盯着手上的资料,久久没有说话。她自然想不到,许心妍,居然和她有联系。
        许心妍是她的表妹。
        她生前并不叫君幽,而是叫作邵岚。她原来的家,就坐落在白城的东面。如今家里养二胎的不少见,君幽,或者说邵岚,也在12...

        墨云玄的速度很快,不及未时,君幽已经知晓了许心妍的过往。
        她盯着手上的资料,久久没有说话。她自然想不到,许心妍,居然和她有联系。
        许心妍是她的表妹。
        她生前并不叫君幽,而是叫作邵岚。她原来的家,就坐落在白城的东面。如今家里养二胎的不少见,君幽,或者说邵岚,也在12岁时多了个弟弟。
        本来家里添丁是好事,却隐隐感到了不安。弟弟才出生不久,父母每日悉心照看实属正常。然她这个弟弟天资聪颖,深得父母喜爱,三岁了,父母仍然将全部心思花在他身上,而她,逐渐被忽略和遗忘。
        再加上读初中要住校,鲜少在父母跟前露面,若不是家中还存着以前拍的全家福,她自己也快以为她家只有父母和弟弟,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
        升上高中后,能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越发短暂,起初,父母还会记得给她打生活费,直到后来,父母新换了号码,连唯一通过生活费联系父母的机会也没有了。
        缺失生活费的自己,应该很难再生活下去了吧?她失神的双眸中,早已倒映不出自己的影子。
        所以,只能离开了吧?
        她什么也没有说,背起行囊,离开学校,蜷缩在社会的小角落里。社会比她想象得还要可怕,匍匐在底层的人忘却了文明,有的只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她曾经想过要回去,那夜雪很大,她远远地站在路边,望着家中窗口涣散的暖黄色灯光,听见家人的欢声笑语,忽然也笑了。也是啊,我已经不属于那里了。
        她回到简单收拾过的废弃空屋,就着衣裳陷入了永无苏醒的沉眠。
        没有人知道,江南早春罕见的一场大雪,掩埋了工地附近的低矮废屋,一条鲜活的生命,在那个夜里悄悄逝去。

司昆人月
【不捨紅塵】 旧图混更

【不捨紅塵】

旧图混更

【不捨紅塵】

旧图混更

日月引

可以买这幅作品的手机壳和抱枕,自己订做了一件,效果蛮好的。

可以买这幅作品的手机壳和抱枕,自己订做了一件,效果蛮好的。

haga酱

【椒盐×haga酱×汤圆】桃源恋歌 请接下老祖投来的我爱你(比心心)

第一次跳舞录舞,还一镜到底= =要我老命。

看自己跳舞犹如凌迟,请各位看官不要丢我鸡蛋,换西红柿或者柿子,我爱吃。

动作有不协调有错误,表情我还不能控制=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跳!

左边侍女:椒盐  右边侍女:汤圆   

感谢你们陪我闹!咩哈哈哈哈哈哈!!!

【椒盐×haga酱×汤圆】桃源恋歌 请接下老祖投来的我爱你(比心心)

第一次跳舞录舞,还一镜到底= =要我老命。

看自己跳舞犹如凌迟,请各位看官不要丢我鸡蛋,换西红柿或者柿子,我爱吃。

动作有不协调有错误,表情我还不能控制=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跳!

左边侍女:椒盐  右边侍女:汤圆   

感谢你们陪我闹!咩哈哈哈哈哈哈!!!

游阿春
国庆假期画的水粉

国庆假期画的水粉

国庆假期画的水粉

白熊话多

【巍澜/古风】璇玑破(9)

啊啊啊啊啊大家不要怀疑我我真的没有逆攻受嘤嘤嘤!!!

巍巍之后就不会总是西子捧心啦~

后续二人会有更多甜蜜互动,敬请期待哦!

下章放小郭~

Chapter 9 惊心

利刃入体的剧痛剜心刻骨,沈巍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涌到嘴边的痛呼生生压下,但额头上瞬间冷汗遍布,顺着肌肤涔涔滑落。

那人行动不停,一刀扎入后向下划拉,随后毫不犹豫地拔出,再从旁侧皮肤刺入。随着动作的反复,温热的血液从逐渐从增多的伤口中奔涌而出,殷红如瀑,很快洇透了残破的衣衫,沿着腰腿汩汩往下漫去。

不知被尖刀刺入了多少回,沈巍紧绷的神经已经近乎麻木。蓦地那人将刀锋抽出,紧接着将某种粉末状的药物倾倒在他后背上,比刀...

啊啊啊啊啊大家不要怀疑我我真的没有逆攻受嘤嘤嘤!!!

巍巍之后就不会总是西子捧心啦~

后续二人会有更多甜蜜互动,敬请期待哦!

下章放小郭~

Chapter 9 惊心

利刃入体的剧痛剜心刻骨,沈巍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涌到嘴边的痛呼生生压下,但额头上瞬间冷汗遍布,顺着肌肤涔涔滑落。

那人行动不停,一刀扎入后向下划拉,随后毫不犹豫地拔出,再从旁侧皮肤刺入。随着动作的反复,温热的血液从逐渐从增多的伤口中奔涌而出,殷红如瀑,很快洇透了残破的衣衫,沿着腰腿汩汩往下漫去。

不知被尖刀刺入了多少回,沈巍紧绷的神经已经近乎麻木。蓦地那人将刀锋抽出,紧接着将某种粉末状的药物倾倒在他后背上,比刀斫之伤强烈百倍千倍的痛楚顷刻间排山倒海而来,犹如跗骨之蛆般纠缠不休。

他终于禁受不住,破碎的嘶吼从喉头迸发,周身开始痉挛似的剧烈颤抖:

“唔……你……你在做什么……”

“哥哥,别着急,很快就能完成了,”那人极轻、极轻地笑了笑,由衷的喜悦溢于言表,“你身上的这朵莲花比我的胎记还要精致呢……哈哈,再加上强腐蚀的药物,怕是这辈子你也别想去掉它了!”

”你……丧心病狂……”

无孔不入的疼痛让沈巍连说话都显得困难,漫流的鲜血逐渐在身下汇聚成一片小小血泊,原本光洁的肌理在药物的作用下逐渐皱缩,血肉模糊的伤口更是缓缓变得焦黑而坚硬。

撕扯的痛苦如毒蛇游窜在体内,最后一丝微末的意识刹那绷断,坠入深沉的旋涡里。他眼前一黑,支撑不住陷入昏迷,神志消散的刹那,那人的话音仍旧如同恶毒的诅咒,回荡在耳畔,绵亘不休:

“你休想离开我……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让我们分离……”

“我等了你二十六年,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你是我的,哥哥,你只能是我的……”

“……”

沉甸甸的回忆如泰山压顶,沈巍单膝半跪在地,一时间周身发冷,急速倒气,竟连顺畅的呼吸也不能够。

外界的喧嚣无法闯入他的世界分毫,因此他只是呆滞地跪坐着,对骤然散开的人群、奔马的嘶鸣以及车夫的高呼,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路中央的人快闪开,马受惊了!听见没有!”

不远处,惊慌的马匹拉着车驾迎头奔来,车夫徒劳无功地扯拽着缰绳,却根本止不住冲势,只能眼睁睁望着马车向路中央的那名男子撞去,而楚恕之被人群挤到一旁,无论如何也无法及时赶到,顿时也顾不上隐瞒身份,全力嘶吼道:

“大人,当心!”

“快闪开啊!”

劲风将斗笠下的面纱掀起,驽马高扬的蹄铁倒映在沈巍失神的双目中,大脑在那一刻骤然停止了运转,只能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

眼见着马蹄就要触及他的身体,斜刺里忽然伸出一只手紧紧箍住了他腰身。

熟悉的浅笑拂在颈间,他尚自怔愣,整个身子已然腾空而上,随后有人顺势抄住他双腿,将人打横抱起,左足轻点地面,便灵敏而迅捷地落在了道路另一边。

“怎么,无璧公子,这才几日不见,就对在下思慕成疾,魂飞天外了?”

来人不是赵云澜,却又是谁。

他今日穿了身玄色长衫,辗转腾跃间衣袂飘飘,倒带出几分超尘拔俗的气韵来,神情却是促狭得很,尤其是发觉沈巍一袭素白锦袍与自己的墨色衣袂格外相称,面上的笑意便愈发浓烈。

他这边救下了沈巍,那厢肇事的车夫见自己侥幸没惹出事端,急忙趁机赶着马儿溜出了老远。即便朗京乃大梁的国都,城西依旧是法外之地,休说马车在人行道中疾驰无人管束,哪怕遇上慕鸾坠楼这种恶性事件,官府也懒得追究,随便批文定论自杀草草了事,收尸的活计怕是还得由秒珠楼来完成。

天子脚下尚且如此,梁国吏治之乱,运势之衰,可见一斑。

“你说,这慕鸾姑娘怎么如此想不开,要知天涯何处无芳草,她却偏生愿吊在我这棵歪脖树上,可叹,可叹!”

赵云澜依旧打横抱着沈巍,纵然长吁短叹神情哀戚,也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他有意挑逗沈巍说话,却不料那人没有半分回应,只是定定地注视着他,眼光空洞无神,面容更是苍白如霜,甚至微微透出青色。

“……你怎么了?”

心下顿时有些不安,他出声询问,腾出手拍了拍沈巍左肩,完全没想到这恰恰触了对方逆鳞,沈巍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呼吸瞬间被打乱,周身顿时开始难以遏止地颤抖,胸臆间的窒闷再也压制不住,化为阵阵剧烈的呛咳。

赵云澜被他突如其来的激烈症状吓了一跳,一时想不到应对之法,唯有尝试着输送些温和的内力进入他体内。然而这些内力犹如泥牛入海,眼见沈巍面色因为咳嗽而泛起潮红,蓦地整个人动作停顿,紧接着竟从喉头喷出一口血来!

“无璧!”

殷殷血色刺痛了赵云澜的眼,这一刻目眦欲裂,如鲠在喉,连心跳都漏了半拍。

楚恕之此时也终于跌跌撞撞扑了过来,同样大惊失色,急忙扣住沈巍左手脉门察看。感受到指下脉搏虽不够劲健,却已恢复久违的稳定平和,他紧绷的神色才放松些许,望向沈巍的眼神不免带了些无奈与庆幸。

“咳……赵公子,不必惊慌。”星星点点的血迹溅落在素洁的衣襟上,如雪中乱梅,胸中烦恶不再,沈巍终于能顺畅地呼出一口气,“方才不过是逆血堵塞,气息不顺,在您帮助下逼了出来,眼下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他这回的确是因祸得福,虽说化生散的余毒在体内游窜不定,但楚恕之持续数月之久的针灸施治,已将毒素基本凝聚,这几日发作反应剧烈正印证了这一点。方才血色莲花的刺激更是令这一状态达到了临界值,加之赵云澜浑厚内力的疏导,他才能顺利借助淤血将毒素排出——

这样一来,他体内剩下的化生散已然微不足道,换句话说,日后除了无法动用内力外,他与常人再无多少分别。

赵云澜兀自不肯置信,上上下下将沈巍周身打量了一遭,恨不能将人看个通透,反复确认他前襟上的血痕并非鲜血,而是呈现紫黑色的淤血后,才勉强放下心来。

“赵公子,我已经没事了,能放开我么?”

直到沈巍略微羞赧地出声提醒,赵云澜这才发觉自己始终将他抱得牢牢,想必是关心则乱,急忙咳嗽了声以掩饰尴尬,小心翼翼地将人放了下来。

也不知是心虚还是羞窘,他此时竟然有些畏惧与沈巍对视,于是稍显不自在地微微侧头,顾左右而言他:“话说回来,无璧公子怎么会在此处?这里可不是无谢楼的地界啊。”

“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此,正是为了向慕鸾姑娘致歉的,”沈巍抿嘴浅笑,不紧不慢地摘下斗笠靠外的一层纱幔,在肩头绕了个圈,遮掩住胸口醒目的血迹,“虽说群芳宴的规矩摆在那里,我贸然闯入也实在不妥,于情于理都该陪个不是,只是没料到……”

赵云澜的视线望向道路中央,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妙珠楼中也走出几人,用几张草席裹了慕鸾的尸身快速拖走,除了地上一滩血泊仍在,竟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他不由叹息道:“死生有命,只是可惜了如此明艳的女子,身后凄凉至斯。”

“不论如何,还是多谢赵公子救命之恩,若不是您伸出援手,无璧今日怕是在劫难逃了。”

沈巍拱手致谢,正要躬身鞠礼,赵云澜却一把托起他手臂,止住了动作:“无璧说的哪里的话,你我毕竟曾经春风一度,有过这样的关系,我又如何忍心见你受伤?”

他不仅免了称谓直呼其名,双手还状似不经意地下行,将沈巍的手包裹在掌心。

明知他这不过是玩笑话,沈巍心头依旧重重一震,诸多酸涩和怅恨的情绪蔓延,不由默然咬紧了嘴唇,身形微微僵硬,怎么也无法将双手抽离。

赵云澜见他没有明显的抗拒之意,索性心照不宣地将手掌收得更紧些,那人修长手指落在他温暖掌心,肌肤光洁细腻,又如冰玉般触感生凉,他心底没来由的生出丝丝柔软缱绻,一时恨不能用全身的热度将那人拥覆,任由冰消雪融,春水长流。

指腹沿着沈巍的指节缓缓上移,来到手掌处,几日前曾感受过的粗粝感再度出现。赵云澜心念微动,面上仍旧古井无波,手指细致摸索了一番,便发觉沈巍双手掌心竟有不少硬茧,以右手虎口处为甚。

这种形态的厚茧往往只有习武者才有,而右手重左手轻,理应是刀茧无疑,且应为长刀一类的武器。

而沈巍看上去羸弱不堪,今日甚至受惊咯血,按理说,怎么也与习武之人无关才是……

见赵云澜始终握着沈巍双手不松,楚恕之长眉一轩,没好气地道:“赵公子,虽说你对无璧很是中意,但他毕竟是我无谢楼中的人,你这般当街拉拉扯扯,只怕不太合适吧?”

“哟,这不是楚老板么,有失远迎,还望您千万不要见怪。”赵云澜这才注意到楚恕之的存在,随即不着痕迹地放开了沈巍的手,“没想到楚老板也和无璧一起过来了,看来您对他当真看重的很啊。”

楚恕之冷哼一声,神情不愉:“今年群芳宴无谢楼做东,若是此番无璧真惹出了什么乱子,我日后的营生不免要承担众多非议,所以专程过来一趟,怎么,莫非赵公子对此有何异议?”

“不敢不敢,楚老板多虑了。”赵云澜笑着告饶,心中却不禁暗自腹诽,这楚淑枝今日不知究竟着了什么道,全然没有那日的风度不说,情绪还暴躁的很,真是令人纳闷。                                                                   

孤舟夜雨(还债中)

胶带拼贴(龙剑)

ooc小剧场
龙宿(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好友别闹了,小龙要被汝压死了
剑子(用力揪了一把龙角):龙宿,你也来试试嘛,小龙软软的压上去很舒服

终于完成一循环了,把龙剑作为我奏折本的最后一页嘿嘿嘿,满足,准备买新奏折本

胶带拼贴(龙剑)

ooc小剧场
龙宿(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好友别闹了,小龙要被汝压死了
剑子(用力揪了一把龙角):龙宿,你也来试试嘛,小龙软软的压上去很舒服

终于完成一循环了,把龙剑作为我奏折本的最后一页嘿嘿嘿,满足,准备买新奏折本

鹿鹿安ananan

#广州cicf返图2#

秦风毒萝:po
摄影后期:落生
妆面:葵元

#广州cicf返图2#

秦风毒萝:po
摄影后期:落生
妆面:葵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