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53.1万浏览    11.5万参与
吴邢帆

是自家孩子cp的刀。



——我爱你。

罂如此说着,悄然靠近那男子清秀面庞。淡然语气分明带着激动的颤抖,全然被那男子收入耳中在意萦绕盘旋。修长的双眼眯了眯,再无更多言语二人唇吻只印在一起。

急促的雨惹得无人不埋怨,升腾起的水雾模糊了高山上近处的风景。湿润空气弥漫屋中,一切似是都能挤出水一般令人烦躁。

一声巨雷后是一道绝望的闪电,仿佛要劈开天地。

他分明再次看见了殷红的鲜血,玷污的脸颊,刺眼的白袍,落下的纸伞……自己跑出去时,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他分明再次痛苦于倒下的骄傲,无力的救助,沙哑的声音,安详的笑容……自己醒过来时,发现这只是个梦境。

人与妖必定无法相爱。过去如此,现在也一样。...


 

——我爱你。

罂如此说着,悄然靠近那男子清秀面庞。淡然语气分明带着激动的颤抖,全然被那男子收入耳中在意萦绕盘旋。修长的双眼眯了眯,再无更多言语二人唇吻只印在一起。

急促的雨惹得无人不埋怨,升腾起的水雾模糊了高山上近处的风景。湿润空气弥漫屋中,一切似是都能挤出水一般令人烦躁。

一声巨雷后是一道绝望的闪电,仿佛要劈开天地。

他分明再次看见了殷红的鲜血,玷污的脸颊,刺眼的白袍,落下的纸伞……自己跑出去时,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他分明再次痛苦于倒下的骄傲,无力的救助,沙哑的声音,安详的笑容……自己醒过来时,发现这只是个梦境。

人与妖必定无法相爱。过去如此,现在也一样。

罂缓缓坐起,看着窗外阴沉的黎明天。只是看着。

 

 

 

当瑾凡熟悉地撩开一丛丛翠竹,安静又轻巧同猫儿一般跃到他面前时,罂正在吹竹笛。

看到他沉浸其中的模样,瑾凡并没打扰他。只是悄悄地坐在旁边的台阶上,享受这份难能的宁静。

“你来了。”

罂放下手中竹笛,停顿片刻转身望他。

“嗯。”

瑾凡点头,轻声应道。

罂回转过身,手中是挂着配有红色流苏的玉坠的竹笛。那鲜红的流苏根根清晰,在一片沉寂的空气中颤动着。

深山弥漫着熟悉的微凉气息。不可视的缕缕冷寂气氛从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盘虬。

他的衣袖常常会被风吹起。瑾凡看着他孤寂的背影,不由得游离。他总是喜欢背对着自己,对着深处的林子看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他的背影伴风。仿佛拥有灵性的微风卷起他的长衣袖,挟他的长发。那时,在一片清冷之中,连背影也显得温和。

“喝茶吧。”

收起思绪,罂叹了口气,向瑾凡走来。

 

 

 

“罂先生您,有什么心事吗?”

面前的清茶散发出温热的香气。瑾凡双手捧着茶杯,问道。

“你的眼神锐利得很。”

罂黯然失笑,手指摩挲着光滑的杯壁。“一直都如此。”

瑾凡抿了口茶,等待着他的倾诉。

“我曾与你提过我的那位人类友人。最近,我终于等到他的转世了。”

“那太好了!”

罂的双手抽搐了下,稍稍颔首看着对面的瑾凡,他似乎高兴极了。于是,罂笑了笑,不掩瞳中的柔情。

“是啊。”他说。

在瑾凡眼里,与相爱的故人重逢,应当更喜形于色才是。但,面前的长发男子,自称独自等待了几十年的他,却难以藏匿忧郁,连笑容也显得苦涩极了。

“可是为什么,您却看上去如此伤感呢?”他问。

罂的双眉挑了挑。

似乎叹了口气,他缓缓站起,眼神在面前的人身上飘忽不定。随即,他却又坐下了,一样的缓慢。

“他终究还是不认得我了。”

说着,他的一抹苦笑,化开在茶水之中。

瑾凡不再接下去。这很残酷,他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他转头看向窗外。糊窗的窓纸早已破了,但从边缘还是能看出先前贴得整整齐齐。从那木格小窗中看出去,能看到一片不算开阔的小院,还有一小块模糊成色块的竹林。

罂看到他眨了眨眼,湛蓝的眸子里泛滥着水波。

“不必如此悲伤,瑾凡。”

罂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呼喊他。他转回头来,有些讶异。

“我是妖。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你是这么认为的?”

“只要能看着他就足够了。”

“真的吗。”

“我不敢爱他。只要我表达出爱意,天谴就会再次降临。”

罂的声音听上去平淡极了。仿佛习惯了这一切似的,他自嘲一般笑着。杯中水面泛出大小酒窝,将他勾起的嘴角模糊,无言的残渣沉入杯底。

“只要能再次看见他就足够了。”

“什么都不做吗?”

瑾凡再次抿着茶水,才注意到这茶已经凉了。罂站起来,手里拿着那支竹笛,垂下的流苏鲜血一般刺眼。

他看到罂走过自己身边,袖子拂起的清风淡然地扑在自己脸上。

“我会保护他。”他说,“听我吹笛子怎样?”

 

 

 

一个小男孩模样的人轻巧跃出簇簇的翠竹,走到门前,声音透着关切。

“罂先生,您还在的吧。为何不去休息?”

一片漆黑之中,他没有听到回答。只是身后苍翠的竹林,因吹过的凉风,发出嘈杂的细语声。

小男孩没有等到回答。嗫嚅了一会儿,他才一字一句地说道。

“您,是在想瑾凡的事情吧。”

屋内传来一声闷响。像是手肘撞到桌角的声音。

小男孩叹了口气。“已是深夜了,罂先生。我明白他对您很重要,但您也应该多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您是千年鹿妖,我敬重您,但不代表您不需要自制。”

罂睁开双眼,只看见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他还是睁开了。

随即,他说道:“进来吧,春秋。”

“谢谢您。”被称作春秋的男孩答着,推开木门,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噪声,走到罂对面,坐了下来,无言。

“不点开灯?”

“您不愿点。”

罂沉默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人仅仅只是浸泡在沉夜中,谁先开口,就会被呛得喘不过气。窗外的风发出难听的呜咽声,裹挟着尖锐刻薄的竹叶,嚣张地唬着。

“春秋,”罂忽然开口,“你也快有一千岁了吧。”

“九百九十七岁,罂先生。”春秋答。

罂听毕,阖上眼,才缓缓道:“就算他记不起来也好……只要能保护他,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随即,他的眼睛睁开了,琥珀色的瞳孔发着从未有过的幽冷的光芒,直直地在春秋的心脏上穿了一个血淋淋的洞。

春秋叹一口气,犹豫良久,才说。

“我无法改变您的决定。我尊重您,也尊重您的爱人。”

 

 

 

黄昏,简陋的草屋上铺了大片橙黄色的光毯。

罂拉着瑾凡在竹林中穿梭。在瑾凡看来,围在他脖子上的白色丝巾,因脚下生风而飘动着,让自己愈发觉得熟悉,愈发觉得迷糊。

这个人永远都和自己保持着距离。他温柔地对自己笑着,缓和地对自己说着,却躲避着自己的眼睛,在自己身后叹息。他是一个抓不住的剪影,在面前晃动,而当自己伸手企图触碰他,感受他的温暖时,却空得满手的沙,从指缝之间流下去。

瑾凡沉默着。罂也没有主动搭话。

二人如此走了很久。直到终于回到草屋,瑾凡才开口。

“谢谢你陪我。”

罂点头,转身踱到后屋外,面对着太阳。

瑾凡站在他身旁。

耀眼的光芒模糊了罂的脸部轮廓。

“竹笛和玉佩,都是我的爱人予我的。”他的声音轻飘飘的。

在瑾凡听来,他的声音是化在了风里。他点点头。

“也是时候将它们物归原主了。”

瑾凡疑惑地偏过头,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罂实际上面无表情。他淡然地看着一切,却在身旁的人瞧着他时,嘴角勾起苦涩的弧度。

他转身回屋,从一个精致的木匣里小心地拿出那竹笛,双手捧着,回到瑾凡身边。

“我将他当作宝物,珍藏千年。”罂轻轻道。“但,这终归不是我的东西。”

“你可以留着。”

“我留不住了。”

罂轻柔地抚摸着笛子,失笑道。很快,他的笑容却消融了。

瑾凡隐隐觉得不对,便转身看着罂。

罂也转过身。他阖上眼,收起了鹿角与长发。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就像他第一次遇见瑾凡一样。

他缓缓地将手中的竹笛递向瑾凡。

一阵风袭来,吹走了他眼中杂质。一双琥珀色瞳孔,竟纯净得叫人发愣。

“还给你,瑾凡。”

瑾凡说不出话。

面前的他,仍旧是温柔的笑容,却眼中闪光。

罂看着他接过竹笛,笑容中多几分安心。然后,他上前一步,吻上瑾凡的双唇。

“——我爱你。”

话尾的哽咽无法抑制。他捧着瑾凡的脸,指尖传来他发丝熟悉无比的轻柔触感。

两行泪水在那一瞬间挣脱眼眶,顺着脸颊滑下。

瑾凡任他深深地吻着。

两人仿佛静止般矗立不动。世间一片安宁,恍惚之间万物许是见证。

阳光逐渐褪去。

罂缓缓松开了手。他的嘴角抽搐了好久,才终于扯出一个笑容。

他将额头与瑾凡的额头相抵,紧紧抱着他,再次合起了双眼。

“你一定要幸福地活下去。”

罂的身体开始消失。细微的光粒子在风中飘散。

最后,他只留下了一块琥珀色的玉石。

 

 

 

 

 

 

 

岁月飞逝。那块玉石,依旧发着淡淡的琥珀色光芒。

瑾凡却再也没有等到罂。

 

 

 

 

-END.-

 

 


*¯︶¯*

临摹杉泽大大的洛煌笈,又重新修了一下,去裱框,飞扑

临摹杉泽大大的洛煌笈,又重新修了一下,去裱框,飞扑

禹矽

*  1 8 / 8 / 3  |  緣 慳 一 面  *

*  1 8 / 8 / 3  |  緣 慳 一 面  *

禹矽
* 1 8 / 8 / 3 |...

*  1 8 / 8 / 3  |  緣 慳 一 面  *

*  1 8 / 8 / 3  |  緣 慳 一 面  *

禹矽
* 1 8 / 8 / 3 |...

*  1 8 / 8 / 3  |  緣 慳 一 面  *

*  1 8 / 8 / 3  |  緣 慳 一 面  *

妩酥
  • 万事令人心骨寒,

  • 故人坟上土新干。

  • 金作鼎,玉为餐。

  • 老来亦失少时欢。

  • 万事令人心骨寒,

  • 故人坟上土新干。

  • 金作鼎,玉为餐。

  • 老来亦失少时欢。

闻人梦奇

“秦始皇出世,李斯相之,天崩地坼,掀翻一个世界!”

李贽语大快,第一君臣OTL

归有光加了人:“李斯用秦,机云入洛,一时呼吸风雷,华曜日月,天下奔走而慕。”艳OTL

李贽语大快,第一君臣OTL

归有光加了人:“李斯用秦,机云入洛,一时呼吸风雷,华曜日月,天下奔走而慕。”艳OTL

桅子很苦
当年月,已物是人非,今时人,也...

当年月,已物是人非,今时人,也遥不可及。

当年月,已物是人非,今时人,也遥不可及。

暗蓠

连载于网易漫画《太子》根据同名小说改编,作者风弄小说是老文了,有肉有剧情,超级赞,漫画只有肉渣,但是皇风大大的画风精美,质量上乘,值得一看,墙裂安利(ღ˘⌣˘ღ)

连载于网易漫画《太子》根据同名小说改编,作者风弄小说是老文了,有肉有剧情,超级赞,漫画只有肉渣,但是皇风大大的画风精美,质量上乘,值得一看,墙裂安利(ღ˘⌣˘ღ)

灿烂又寂静

求助各位大大

想买颜彩,有三个选择,请问哪个更好呢?

1.凤凰颜彩
2.新颜彩
3.吉祥颜彩

想买颜彩,有三个选择,请问哪个更好呢?

1.凤凰颜彩
2.新颜彩
3.吉祥颜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