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75.5万浏览    13.1万参与
夷璇
此图半成品,全图已完成,另发了...

此图半成品,全图已完成,另发了-点这里

此图半成品,全图已完成,另发了-点这里

颜爱知

【原创连载】《莫逆》(陆抗中心的江东风云~)(5-1)

【第五章】【难知如阴】(1)

“咳、咳……”


虽然额间,似隐隐还有热晕,身体亦沉重地仿佛不是自己的,他却仍能意识到,自己正瘫在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软褥上;那始终萦绕不去的幽雅香氛,却是母亲常熏的薰香;他想挣扎着直起身子来,不料才刚一晃动,立马眼前又是一阵金星乱舞。


“别这样急,先慢点儿……”母亲的声音柔和得仿佛一池温泉,能抚平他心头的一切创伤,“你之前高烧始终不退,现在只怕虚透了,来,喝点儿药汤补一补……”


即便身体困乏无比,他依旧能辨出,自食碗中溢出的香气,甘美醇厚,寻常婢仆断没有如此手艺,必定是耗费了母亲不少的心思;但此刻,分明碗中汤香气诱人,分明母亲已将勺子递到他嘴边,...

【第五章】【难知如阴】(1)

“咳、咳……”


虽然额间,似隐隐还有热晕,身体亦沉重地仿佛不是自己的,他却仍能意识到,自己正瘫在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软褥上;那始终萦绕不去的幽雅香氛,却是母亲常熏的薰香;他想挣扎着直起身子来,不料才刚一晃动,立马眼前又是一阵金星乱舞。


“别这样急,先慢点儿……”母亲的声音柔和得仿佛一池温泉,能抚平他心头的一切创伤,“你之前高烧始终不退,现在只怕虚透了,来,喝点儿药汤补一补……”


即便身体困乏无比,他依旧能辨出,自食碗中溢出的香气,甘美醇厚,寻常婢仆断没有如此手艺,必定是耗费了母亲不少的心思;但此刻,分明碗中汤香气诱人,分明母亲已将勺子递到他嘴边,殷切地盼望他饮一口,他却一点想喝的意思也没有,只愣愣地看着母亲,半晌也说不出话。


“……诶?怎么不饮呀?病透了的人,如果不补补元气,那可好不起来,也就没有力气再多想别的了呀……”


他看见玉色的霜华,已悄然爬上母亲的鬓发;风霜的笔触,却在那曾经无比柔美的面庞上,把光阴细细描画——曾几何时,陆孙氏还是世间难觅的美韶华,一笑生双颊,胜却十里荷花;但终归花有荼蘼,世有迟暮,春华落去不复还,高堂明镜悲白发


——而光阴不能侵蚀,唯温柔与爱的交织


他可以拒绝母亲的汤饮,但他却无法对抗母亲纯出于慈爱的眼神


“母亲……咳咳咳,”他略微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的素色单衫,衬着披散的头发,愈发觉得自己像个孤弱的婴儿,“我昏迷了……多久?”


“已经……足足三日三夜了,”已年逾半百的陆孙氏,纵使在淡淡忧伤中,依旧长存着一份云萝花般温婉的风韵,“你高烧始终不退,全身灼烫如火炭——除却你两岁时,险些要弃世间而去的那场重病之外,这些年你还从没这样过。


竟是这样么……


自然而然地,一种无名愧疚,油然而生——但他依旧羽睫低垂,目光黯淡,极缓慢地摇了摇头。


“母亲,孩儿有错,不该害您如此忧心……咳、咳,”他忍不住又是连声咳嗽,面色竟苍白得与一身素色单衫一般无二,“但是母亲,我现在需要的药……不是这个。”


“诶——可怜的孩子,心病确实需要心药医,”说话的方式,依旧是那般善解人意,但陆孙氏却也没有因此而让步,“但若身子没有力气,你想再多思索、多想明白些什么,也难熬得下来……想当初,你父亲(陆逊)……便是那场风波之后,忧虑过甚,茶饭不思,终究才……”


“——都过去多少年了,您快别说了……”


他如何不知道母亲平生最伤心的事,亦从小就最看不得母亲落泪,连忙挣扎着强支起身子,直接从母亲手上接过汤碗,狠狠饮了好大一口。


“好,好,不说了……我儿饮了就好,”陆孙氏轻轻引深紫色的重罗袖,悄悄擦了擦眼睛,才帮儿子将空碗端开,“要不要母亲为你再拿个软枕来,好好歇上一歇?”


“不……母亲。”


先前,是陆孙氏一直不肯收回,停在他嘴边的汤勺;可现在,却是他轻拽着陆孙氏的手,久久不肯松开。


“咳,咳……方才您也说,心病还需心药医,”顾不上气息犹喘,他将心头所念,一番全说了出来,“心气郁结,堵不如疏;现下家中懂得我的人,只有您了……孩儿恳求您,再多和孩儿说一会儿话吧,可否?”


“——儿呀,你愿意亲口和母亲说缘由,母亲真得放心不少……若是那时你父亲,也能——诶,暂不说他了,”这回陆孙氏倒真是说放就放,真不再表那些经年旧事,直接将话头又拐回爱子身上,“虽然母亲知道,君子堪忧者,莫过于天下事,国事,还有……家事;但由你亲口说将出来,心情……总是会有些不一样的。”


……


原本梦乡般美好的生活,缘何会变成如此?


犹记得,那是建兴二年(公元253年)的早春,春寒料峭时节,他不幸又犯了旧疾,只得回家养病;却没想家中,来了一位意外的访客。


“报……将军,”报信的童仆跑得满脸是汗,“灭寇将军、都乡侯,丁奉……丁老将军来看望您。”


“……丁奉老将军来看望我?!”


有一瞬间,他真得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位丁老将军自赤壁投军之后,自兵而将,历属甘宁、潘璋、以及他父亲陆逊麾下,攻荆州、战夷陵、御曹魏、伐石亭,凡二三十年来,大大小小的战事,尽皆留有一处身影;更在近日独当一面,雪奋短兵,诛敌无数,力拔头筹;今时身份之重,已远非昔日可比。


但这位丁老将军,原本资历辈分,实与他父亲同为一代,远远在他之上,本该是由他前去拜贺才对;可这老将军反倒亲自上陆氏家门来了,实在是让他大感奇怪,总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别别别,贤侄你千万莫来这套,某是个粗人,不看这些虚架子。”


他正要按晚辈拜长辈的礼节,给这位老前辈好好行个大礼,再好好赔一番怠慢之罪;却不想那须眉已有些泛白、眼目却甚是精光矍铄的老英雄,一把就将他拉了起来,脸上朗然快意之至,丝毫不见介怀之色。


“老将军,话虽如此,但为晚辈者,礼不能偏废啊!”丁奉越是不在意,他反倒越有压力,愈发恭敬起来,“您新建奇功,抗却尚未登门相贺,反倒是劳您先亲至家门了,于晚辈而言,实是大大的不该……”


“——嗨,人食五谷杂粮,又怎会没有伤痛疾病;何况你年纪轻轻的,得养好身子,才能为国家多多出力——你父亲(陆逊)昔日也是这么关照我的,”丁奉摆了摆手,神色亦甚轻松,“再说了,长辈来关心关心晚辈,有什么不妥?听闻你在柴桑的驻防卓有成效,连诸葛……太傅(诸葛恪)都对你另眼相看,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江东才俊有后呀。”

--------------------我是暖萌的分割线---------------------------------

小知解说站:

(1)陆孙氏:前文已经提起过,这位夫人乃孙伯符(但不一定是与大乔)的亲女儿,由孙权主婚嫁与陆逊,夫妻相伴20年,直至陆伯言于二宫之争时去世.......但陆孙氏没有就此消沉,直至建兴年间尚在人世,又替夫君扶持了陆家两代的后人。(由于有点涉及剧透就不说第三代扶的谁了)

这位夫人虽然没有在青史上留下名字记载(一切作品包括我本人的设定皆为私设),但她所支撑的陆逊、陆抗都是东吴的架海金梁,值得一说的是,她的生父孙策原本是陆家不共戴天的仇人,但她却始终以爱回报陆家,胸怀之宽广,实在不输须眉

(2)丁奉:字承渊,陈寿将其列为“江表十二虎臣”之一,年少时以骁勇为小将,经常奋勇杀敌,屡立功勋,于太元二年/建兴初年的东兴之战中”雪奋短兵“,后又与吴景帝孙休设计除掉权臣,官至东吴右大司马。

一生征战无数,侍奉四朝君主,足可说是见证了吴国兴衰始终的人。

(PS:虽然在演义和很多游戏中,官方经常刷的cp是徐盛,值得一提的是,丁奉最早是甘宁手下的小兵仔,emmm新cp可以解锁了)

(3)陆抗在柴桑的驻防:孙权牵陆抗为立节中郎将之后的事情,由于陆抗的上一个驻防工作做得非常之好,而诸葛恪却留给陆抗一个各种损坏的柴桑,诸葛恪对此表示惭愧。

(4)陆逊的那场风波:即二宫之争,我想在很多熟悉的朋友心中,孙权从此成了渣权........

雏菊Daisy

乱来系列

小生冒昧,敢问姑娘可否赏脸回答小生几个问题?

然。

姑娘可会琴?

然。

姑娘可善琴?

然。

姑娘现可有空?

然。

不知小生可否有那个荣幸听姑娘奏上一曲?

……然。

――

妾身冒昧,敢问先生可否赏脸回答妾身几个问题?

然。

先生可会吟诗?

然。

先生可善诗?

然。

先生现可有空?

然。

不知妾身可否有那个荣幸听先生谱上一首?

……然。

小生冒昧,敢问姑娘可否赏脸回答小生几个问题?

然。

姑娘可会琴?

然。

姑娘可善琴?

然。

姑娘现可有空?

然。

不知小生可否有那个荣幸听姑娘奏上一曲?

……然。

――

妾身冒昧,敢问先生可否赏脸回答妾身几个问题?

然。

先生可会吟诗?

然。

先生可善诗?

然。

先生现可有空?

然。

不知妾身可否有那个荣幸听先生谱上一首?

……然。

醋汁闻
一年前的老图了,LOFTER上...

一年前的老图了,LOFTER上甘妹的tag作品寥寥

一年前的老图了,LOFTER上甘妹的tag作品寥寥

醋汁闻

喜欢潞姐,小学时期的女神,可惜除了《甘十九妹》就没什么好的作品了。这个tag有人吃的吗? 互动的特别少

喜欢潞姐,小学时期的女神,可惜除了《甘十九妹》就没什么好的作品了。这个tag有人吃的吗? 互动的特别少

Vivaldi

【说书人×俏女子】...请将就着看



    “老九嗳,那钱三公子找他爹给他砸银子捐了个小官儿,你可知道否?”


    “俏佳郎”他只管敛眉嗅着盏中那抔静照堂,朱唇弯的跟那熟溜儿了的酸豆角似的一个劲儿往上翘,大大方方的远山眉就给那么一挑,教那缴着帕子偷偷瞧她的姑娘臊了一脸,哼哼唧唧的掩过脸抿嘴乐呵,倒也都没打理讲话的那位爷,白叫他暗恨自个儿自讨无趣。


    “他爹本事再大,捐多少银子也就到这儿了。不到万岁爷跟前耍耍嘴皮子,还算不得个官儿!”


    你只瞧他粉面含春,鼻眼间刚柔并济,对...



    “老九嗳,那钱三公子找他爹给他砸银子捐了个小官儿,你可知道否?”


    “俏佳郎”他只管敛眉嗅着盏中那抔静照堂,朱唇弯的跟那熟溜儿了的酸豆角似的一个劲儿往上翘,大大方方的远山眉就给那么一挑,教那缴着帕子偷偷瞧她的姑娘臊了一脸,哼哼唧唧的掩过脸抿嘴乐呵,倒也都没打理讲话的那位爷,白叫他暗恨自个儿自讨无趣。


    “他爹本事再大,捐多少银子也就到这儿了。不到万岁爷跟前耍耍嘴皮子,还算不得个官儿!”


    你只瞧他粉面含春,鼻眼间刚柔并济,对付姑娘却是至阴至柔。长指抽过姑娘家的绣帕,簇到鼻尖儿底下佯装深嗅,妙不可言般摇摇脑袋,俨然一副纨绔做派。


    “青烟不好好用咱送的香膏。”





    半晌,等楼下一声拍案,他支开那直往他身上扑的姑娘,垂帘,自那合不上缝儿的珠帘后头瞧那一身素服的说书人。纨绔之气霎时教那儿女情长的眼神给冲了个干干净净,她本就是美娇娥,此时小女子的一番浓情呀,都在那说书人的一言一句中,丝丝儿渗甜到人儿心窝窝里啦。


    “九娘,钱三郎不错,这只因你前几日一句玩笑,真去学着认字儿赶着上任啦!你...”


    “山庄缺过钱不曾?需得我嫁给一个钱罐子你才敢不嘚嘚是不?”


    女郎远山结蹙,朱唇登时也给躁的努成一个寿桃儿,满眼皆是鄙夷之色,袍子一掀就一把给他灌了一壶酒。





    “休得再提那家傻儿!不然,塞个女人给你,破了你的处子之身!忒!”


苏虞
今天就画这些o(*^▽^*)o...

今天就画这些o(*^▽^*)o~♪
去看书

今天就画这些o(*^▽^*)o~♪
去看书

荡秋千小孩

《顾山北》(修)(4)

第四章

此时的南国边境,敌军早已兵临城下,南国士兵正在拼死抵抗,同南国挑起战争的是邻国襄国,襄国在先皇在世时,就已经觊觎着南国,但苦于先皇的谋略高超,无法进行进攻,先皇一驾崩,襄国皇帝就开始谋划进攻南国。

襄国是个马上国家,他们国家的百姓基本以放牧为生,少数百姓以耕地为生,但他们国家多生产黄金和白银;而南国同襄国的国情不同,他们国家百姓大多以耕地为生,且养殖飞禽走兽,少数边境百姓以放牧为生。

襄国少产粮食,常年用黄金和白银从南国换取粮食,致使,南国强过襄国,富过襄国。

两国因是邻国,所以服饰、粮食、地域文化并未有许多差异,这也致使,襄国的细作很容易就混进了南国百姓中,让南国的许多机密要...

第四章

此时的南国边境,敌军早已兵临城下,南国士兵正在拼死抵抗,同南国挑起战争的是邻国襄国,襄国在先皇在世时,就已经觊觎着南国,但苦于先皇的谋略高超,无法进行进攻,先皇一驾崩,襄国皇帝就开始谋划进攻南国。

襄国是个马上国家,他们国家的百姓基本以放牧为生,少数百姓以耕地为生,但他们国家多生产黄金和白银;而南国同襄国的国情不同,他们国家百姓大多以耕地为生,且养殖飞禽走兽,少数边境百姓以放牧为生。

襄国少产粮食,常年用黄金和白银从南国换取粮食,致使,南国强过襄国,富过襄国。

两国因是邻国,所以服饰、粮食、地域文化并未有许多差异,这也致使,襄国的细作很容易就混进了南国百姓中,让南国的许多机密要事被襄国皇帝知道。

这战事自从先皇驾崩两年后就开始持续到现在,已经有十七年的时候了。

南国边境有个村子叫伊宁村,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们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些孤家老人不得离开,这个村子,战事刚刚打响的时候,每天都会有官兵前来征收粮草,但现在,已经连人都很少见到了。

但正是在这种环境中,却依旧开着一家客栈,名字很土,是常见的——龙门客栈。

这家客栈一开始也不是没有官兵去征集粮草,却都无功而返,官兵没有强征,也没有被客栈里的打手打出来;大家就一直在传,“龙门客栈是官家开的”“龙门客栈的老板和官家有联系”“龙门客栈是敌国细作开的”……各种传言神乎其神,但大家却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只是把它们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

夜晚时分,清雅百无聊赖地在寺庙内散着步,穿着宽大的和尚服,简单束起来的发髻,显得大方而又精神,但配上她妖艳的容貌忽然有种禁欲的气息。这套和尚服是净能拿给她的,没人穿过。

另一个同样穿着和尚服的人出现在了清雅的视野里,那是净空;净空不同于净能的憨厚样子,他倒是有些冷清、沉默寡言。

清雅本身不是个古板的人,更加不在乎是否坏了规矩,清雅看着净空这样一脸高冷的样子,心底生出想要调戏他的意味;心底这么想就这么做了,清雅忽的走近净空,纤白的食指挑起他的下巴,这个动作迫使他的视线对上清雅黑曜石般的双眼。

净空被清雅这个动作一惊,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猛地往后退,“阿弥陀佛,女施主万万不可。”说完,净空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清雅所在的地方。

清雅自是看见了净空脸上表情的变化,轻笑出声,还未远去的净空听到这声轻笑,登时,耳朵就红了,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了,可惜的是清雅没有看到这个画面;要是清雅看到了,这件事怕是可以让她吹三年,一个高冷和尚被自己调戏一下子,就害羞了,那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啊!

清雅一路肆意地笑着,风风火火般回到了西面的禅房;而净空却是懊恼却又羞愧地在自己的禅房中,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清雅刚刚调戏他的模样,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破戒了,于是乎,他嘴上念起了净能在清雅面前念过的清心咒,清心咒念了有一会儿,净空便又恢复到了往常的模样——面无表情。

翌日,天依旧是灰蒙蒙亮,但是顾山寺里的钟已经敲响了,玄智方丈依旧在大殿的佛像面前念经、敲木鱼,净能在斋房中准备斋饭,顾念北在院子里练剑,而清雅嘛,则是在睡大觉。

直到日上三竿,清雅才急匆匆地起来,洗漱;她的身上依旧是和尚服,宽宽大大的,将头发简单地绾了一个髻,简直就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生。

她打开禅房门,阳光马上就撒进屋内,让清雅意识到,现在的时间不早了,她匆匆来到顾山寺门口,这里很“热闹”,玄智方丈也在,净能、净空和顾念北也在,顾念北的背上背着他自己的行李。

清雅不好意思地同顾念北道歉,“谢过。”

清雅没有什么行李,唯一有的就是那件清娘为她做的红色嫁衣,那件嫁衣,就算她再怎么不想承认,却也是她最珍惜的。

清娘自清爹去世后,就常常以泪洗面,好不容易,有了件喜事,清娘前几天夜里,一直在赶着绣这件嫁衣呢!清雅对于她娘亲亲手为自己做的嫁衣,终是下不去狠心丢弃。

想起清娘,清雅就会跟着想她奶奶,她奶奶还在病重中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自己逃婚了,清源娘一定会把聘金收回去吧,这样奶奶就没有钱治病了呢!怎么办啊?

清雅心里着急着,面上也不是毫无波澜,这一切,都落在了顾念北眼中,他开口问道:“姑娘,怎么了?”

清雅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来,忽的一个主意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可以跟着这位公子借钱啊!看着他的服饰配饰,无不显示着他非富即贵的身份”

这个想法出现,清雅就马上执行了,“顾公子,不知你是否有携带银两在身?”

“嗯?”顾念北明显有些更不上清雅的思维跳跃。

“家中有事,急需用钱。”

“有,姑娘,要多少?”顾念北说着就扯下腰间的荷包,要从中掏银两。

清雅原本以为顾念北会掏出几颗碎银子,但是没想到的是,他掏出了几张银票,且面值都是百两的,看得让清雅咂舌,哎,还是大户人家好啊,已拿出银票都是百两的,而他们小户人家呢,只是一些十几、二十两的银票。

不过看见这么多银票,清雅也没有冲昏了眼,也没有狮子大开口,只是拿了里面面值最小的五十两的银票。

顾念北看着清雅的动作,眼皮跳了跳,还真是“小户人家”呢。

现在,银两是有了,怎么送去就麻烦了……

宴岚
风格是什么? 管他呢,画就完事...

风格是什么?

管他呢,画就完事了。

风格是什么?

管他呢,画就完事了。

桃李不言

#耽美段子#

  他是鲜衣怒马的将军,他是满腹经文的军师。

  边界一战,将军铩羽而归,得一君令,自刎城下。

  军师葬了将军,连同那根红绳子一起葬在了他们初见的山上,他右手执起陪伴将军多年的长剑,一根一模一样的红绳捆在他的手腕上。

  “你要守护的城。”

  “你却撒下不管了。”

  “你说要守护我一辈子。”

  “你也撒下我不管了。”

  “那就由我来替你守护你的城吧。”

  “百年之后,黄泉之下。”

  “我也多了个借口埋汰你。”

  “你可定要在那儿等我啊。”

  他是鲜衣怒马的将军,他是满腹经文的军师。

  边界一战,将军铩羽而归,得一君令,自刎城下。

  军师葬了将军,连同那根红绳子一起葬在了他们初见的山上,他右手执起陪伴将军多年的长剑,一根一模一样的红绳捆在他的手腕上。

  “你要守护的城。”

  “你却撒下不管了。”

  “你说要守护我一辈子。”

  “你也撒下我不管了。”

  “那就由我来替你守护你的城吧。”

  “百年之后,黄泉之下。”

  “我也多了个借口埋汰你。”

  “你可定要在那儿等我啊。”


穆信子

楚留香逸闻 江湖无悔

第一章 金陵风波


白日,金陵城。


六朝金粉,繁华胜地。无论何人何时来到金陵,这儿似乎永远都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与山门中终年不变的皑皑积雪,和四面苍茫的雪峰峭崖不同,金陵的景致总是那么鲜活多姿,充满市井烟火与锦绣富饶。


任水走在街上左顾右盼,只感叹这趟下山没有白来,看着什么都觉着新奇,路上尽是吆喝的摊贩,有卖的彩画风筝、盆罐器皿、葫芦汤圆,各种商品应有尽有,快把人看花了眼。还有几家胭脂水粉店的老板硬拉着任水要看看新进的西域运来的胭脂。


任水是忙不迭地连声推辞,却还是被老板生拉硬拽进了店,连着给推销了一串各色各样叫不上名字的胭脂粉黛。


那胭脂店的老板一脸横肉...

第一章 金陵风波


白日,金陵城。


六朝金粉,繁华胜地。无论何人何时来到金陵,这儿似乎永远都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与山门中终年不变的皑皑积雪,和四面苍茫的雪峰峭崖不同,金陵的景致总是那么鲜活多姿,充满市井烟火与锦绣富饶。


任水走在街上左顾右盼,只感叹这趟下山没有白来,看着什么都觉着新奇,路上尽是吆喝的摊贩,有卖的彩画风筝、盆罐器皿、葫芦汤圆,各种商品应有尽有,快把人看花了眼。还有几家胭脂水粉店的老板硬拉着任水要看看新进的西域运来的胭脂。


任水是忙不迭地连声推辞,却还是被老板生拉硬拽进了店,连着给推销了一串各色各样叫不上名字的胭脂粉黛。


那胭脂店的老板一脸横肉,穿着金丝绣的五蝠临门外衫,堆着笑脸满是热情地开始介绍:“姑娘,您请看,这是商队从西域带回来的新品的胭脂,涂上以后面若桃花,命也桃花。这一个,是波斯国的蛾黛,用这种蛾黛画出的眉毛啊,那保准是眉似小山聚,目若秋水柔。”


“还有这个,波斯花纹的手绢儿,诶,您看看这一款,蓝孔雀的花纹,这可是全国难寻的啊,我敢说,除了我这儿,再无第二家有这种花色。哎您看看,着花纹颜色都跟您绝配啊,真是人面孔雀相映红,桃花依旧笑春风......”


“哎哎哎,停停停......”任水赶在这胖老板继续说瞎话之前掐断了他的话头。


听不下去,真真是听不下去。


任水心里苦。


说瞎话好歹也有个底线,这老板厉害了,睁眼瞎似的,吹起牛来天不怕地不怕。


“我说老板啊,这手绢分明是蓝色的,怎么就人面手绢相应红了?还有,老板你怎么三句话离不开桃花,桃花的。难道不怕给你夫人听见,和你计较?”


“哎哟,我的姑奶奶,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哪敢想什么桃花不桃花的...只是做这一行,捡着姑娘家爱听的话,说得顺嘴罢了。”


你话一说完,刚还灵嘴巧舌的老板一下子脸都绿了,活像给人踩了尾巴。边解释着,边跟你使眼色,满脸心虚地指了指屋后,压低声音,几乎是恳求道:“这位姑娘,这母老虎还在里边儿呢,您可小点儿声,别给她听见什么,这一旦发起狠来,够我好一段时间受的哦!”


没想到这个老板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倒是个惧内的?有趣。任水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思及此番下山实有要紧事办,而现在还有许多事需打听清楚,也只忍住笑意,向那还在战战兢兢,张头张脑向屋内望的老板问道:“老板,我想贵夫人想必不会听到刚刚的只言片字。倒是我现在有一件事想向您打听,请问,这金陵城内最大的钱庄在哪里?”


老板这才回过头说道:“呃,这我自然是知道。不过你一个姑娘家,去钱庄干什么?”


“实不相瞒,在下本是华山弟子,此番下山其实是替师门办事。只是现在初到金陵,人生地不熟,因此才四处打听问路。”


一届女儿,也难怪人家怀疑,这倒也容易理解,任水于是说明身份由来,希望老板能告知钱庄所在。没想还没等到答案,那老板一拍大腿,大叹一声,反倒把任水吓了一跳。


“哎呀,原来是华山来的高徒!失敬失敬,您大驾光临,我这小店真是,真是蓬荜生辉啊!我说您一位姑娘家怎么对胭脂水粉不感兴趣,是我眼拙,华山的少侠是眉清目朗,一表人才,怎么会稀罕这些胭脂俗粉。少侠是心无旁骛,志在四方啊!”


这老板夸起人来简直像缸坛店里卖钵头,一套一套的。直说得任水都觉得不好意思,而且有旁边的客人听到动静,也纷纷看过来,这任水脸上更是挂不住,一时间竟有些羞红了脸,只得尴尬地咳嗽两声,出声打断老板的天花乱坠。


“咳咳...所以,那个,老板,这钱庄是在?”


“哦?哎,您看我!这一高兴,都忘了正事儿了。金陵城最大的钱庄就在朱雀大道上,正在千钧楼对面,门匾上写着宝丰庄三字,您去到附近,自然就会看见了。”


“多谢老板指路。”任水抱拳行礼,谢过老板。


“嗐,这有什么好谢的,举嘴之劳而已。少侠既有要事,小人就不耽误您功夫了,愿少侠一路顺风啊!”


老板说完,正欲去招呼其他客人,却见任水依然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不由得奇怪,小心地试探着问道:“这...少侠,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啊?不,没什么事,就是......”


任水被问得一愣,这次反倒扭扭捏捏支吾了片刻,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旁边的桌子。


“那方手绢......可以替我拿来吗,我买下了。”


任水走在路上,满意地打量着新买的手绢,怎么看怎么喜欢。把它放进口袋,又忍不住拿出来欣赏打量一番,又放回去收好,来来回回,乐此不疲。


kid朽

大官人 和小娘子,以后这个小娘子不会再出现了,感觉挺好看的,单独截一个给她~

大官人 和小娘子,以后这个小娘子不会再出现了,感觉挺好看的,单独截一个给她~

MR.猫牙
不会撒盐(´இ皿இ...

不会撒盐(´இ皿இ`)

不会撒盐(´இ皿இ`)

藏鸦

山水墨意嫌墨迹

偷画梦中你

书信作介赋几行相思

字字醉梦里

云中雁来又归去

覆身执伞待满城云雨

泠泠迷离

斜阳入晚霞

万籁歇后本清寂

一点墨色如漆

三滴两滴铺乾坤局

云浓月羞闭

卷帘绣红烛影斜细

故是倒浇明灭窥其泪密密

此夜风乍起

惊了娇莺藏叶轻啼

至时春雨迎春作淅淅沥沥

霁后嫣然花湿

凝露含情沾怜青阳枝

华镗休,请朝曦

尽入画里

(其实这是一辆车)

山水墨意嫌墨迹

偷画梦中你

书信作介赋几行相思

字字醉梦里

云中雁来又归去

覆身执伞待满城云雨

泠泠迷离

斜阳入晚霞

万籁歇后本清寂

一点墨色如漆

三滴两滴铺乾坤局

云浓月羞闭

卷帘绣红烛影斜细

故是倒浇明灭窥其泪密密

此夜风乍起

惊了娇莺藏叶轻啼

至时春雨迎春作淅淅沥沥

霁后嫣然花湿

凝露含情沾怜青阳枝

华镗休,请朝曦

尽入画里

(其实这是一辆车)


笨谋本天成

春华满庭宣穆恨

序章中

他先是一怔,回过神来,缓缓转过头将那老吏看着,那侍女见他不再与她僵持着,自是舒了口气。而他的目光里已尽然失了方才的锐利,他只觉从门缝里钻进来的光格外晃眼,双眼找不见聚焦地,呆滞而漫无目的地打量着他,良久才道:“是你啊,你放才说,子上……咳、咳……”前些时日净顾着装病,不想却是假戏真做了。他只得废力清了清嗓子,苍白无力道:“子上……回来了?”那老吏连连点头,道“是、是啊!”他又默然了良久,面色颇为动容,起初他未曾察觉,过后不禁自嘲,自打他跟了那个人,从前满脸堆着笑,现如今任是出了什么乱子,脸上也显不出什么风浪来,只是他本以为这辈子再见不着面的儿子,如今竟是回来见他了,他也出乎意料地,破...

序章中

他先是一怔,回过神来,缓缓转过头将那老吏看着,那侍女见他不再与她僵持着,自是舒了口气。而他的目光里已尽然失了方才的锐利,他只觉从门缝里钻进来的光格外晃眼,双眼找不见聚焦地,呆滞而漫无目的地打量着他,良久才道:“是你啊,你放才说,子上……咳、咳……”前些时日净顾着装病,不想却是假戏真做了。他只得废力清了清嗓子,苍白无力道:“子上……回来了?”那老吏连连点头,道“是、是啊!”他又默然了良久,面色颇为动容,起初他未曾察觉,过后不禁自嘲,自打他跟了那个人,从前满脸堆着笑,现如今任是出了什么乱子,脸上也显不出什么风浪来,只是他本以为这辈子再见不着面的儿子,如今竟是回来见他了,他也出乎意料地,破格为之动容了。

  “淮北都督司马昭拜见舞阳侯。”司马昭不知何时竟已进了内室,见了司马懿,只是行礼如仪,他弯下腰来,拱手一一揖,道。“唉,舞阳侯!”司马懿闻言,跌坐在地,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捶地。“告成归老,戴罪舞阳,父亲想是病糊涂了,这是您写的诗啊。”司马昭蹲下来,凝视着他这个老得不成样子的父亲。“是啊,我也老了,说什么千秋万载,一统江山?多强的国,总有灭亡之时,青春受谢,白日昭只,驰骋疆场的英雄儿郎,也终归会老啊。子上,你可……后悔吗?”他眼中聚起一团光亮,将司马昭看着,想是方才觉愈,又像是回光返照。他定定看着司马懿,面色由方才的平淡,转而成了怅然若失。他眼中泛起些许泪光,避开他的问题,道:“父亲呢,这一路走来,您又可否后悔过?”

他嘴角扯出一摸弧度,道:“呵,后悔吗?”他低下头,看着门外头的楼阁台榭,大好的艳阳天,天上够不着看不清的鸟儿,往后怕是要与他司马懿无缘了,只不过,这些他都已然不在乎了——从前他跟着他,对酒当歌,走过这老长的路,打过这许多的仗,他入了土,这份友情也总归会淡,也就都不重要了。笔至断日,路到尽头,他想起的不是权谋诡变,也不是身后事,这些年,望穿秋水,荼靡花尽,他苦苦守望的,大抵确实是回不来了罢。

  他就那么坐在房内一隅,衣袍散落在地,一如他这几年的心境,她在最后那段岁月里,对他抱有的,残存而零落的希望和那么点真心。

   临行前,他眼里,心里,竟不是那些杂乱事故,而是他的发妻张春华。想来他们从初见,再到诀别,已经有六十个年头,他们离开前,想的左不过是那桩,后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事。

   春华,这,就是你我注定的天命吗?

   总之,纵使再多不舍,他奋力抓着的,不得不撒开了。

   不知怎的,他走了,周遭的气息不再凝重,而是悲凉而苍白。司马昭颤抖着伸手探了探,司马懿已经全然没了气息。尽力忍住的眼泪,终究是一串接着一串地流了出来。

   魏嘉平八月戊寅,司马懿于洛阳去世,享年七十三岁。

  

   她和他,说来话长……

附:各位多指教,我还是太年轻了。

玩三杀才知道张春华,百度了之后感觉司马真是个渣男,阅历多了,理解也不大一样了,换个角度,也许是因为他的性格,司马知道自己怎么做都不会失去对方的付出,所以才说那样的话吧。好久没更,被生活学习压得抬不起头,寒假尽量多更。还有,欢迎交友,讨论剧情人设什么的,本人对楚汉三国感兴趣,可以相互交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