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58.1万浏览    11.9万参与
夷璇
疯狂吸舅,还没画完,全图是到腰...

疯狂吸舅,还没画完,全图是到腰的,完成'再发。
ps:转载需署名要授权,禁止二改,不能商用。最近多次收到盗图反馈,禁止未授权二次发布我的图,而且还不署名。怕不是逼我把水印打脸上(ಥ_ಥ)

疯狂吸舅,还没画完,全图是到腰的,完成'再发。
ps:转载需署名要授权,禁止二改,不能商用。最近多次收到盗图反馈,禁止未授权二次发布我的图,而且还不署名。怕不是逼我把水印打脸上(ಥ_ಥ)

沙雕戏精文学社

盛世1

古风中篇小说

中二腹黑皇帝×深沉隐忍王爷

会有点ooc

还是需要点小心心,小手手鼓励的😂

作者 @风情万种沈万情

链接在评论❤️

古风中篇小说

中二腹黑皇帝×深沉隐忍王爷

会有点ooc

还是需要点小心心,小手手鼓励的😂

作者 @风情万种沈万情

链接在评论❤️

青玖

一人之下-张灵玉

画个小师叔,沉于夏荷。
若你不就这尘世的岸,我便叫你染这浊世的泥。

一人之下-张灵玉

画个小师叔,沉于夏荷。
若你不就这尘世的岸,我便叫你染这浊世的泥。

樱井牌大面包

《纷乱红尘》六 润玉同人文

之前的车有人嫌弃我呀,还敢吐槽我,还有的嫌太露骨了,哼哼,这下给你们来个狠的😏😏😏

“你也要去?”

“……”润玉抬眼看着坐在案桌边的人。

“呵……我说你们这一对还真有意思,她对你有情却觉得你对她无意,你觉得你对她无情……那现在的举动又作何解释?”

“这,好像和帝君并没有什么关系吧!”淡漠的语气,面无表情,就连帝君看到他这副样子都忍不住为那个女娃娃惋惜。

是个有情的主,就是没什么脑子。

“帝君……”见他没反应,忍不住出声。

“可她要是不愿回来呢?”

“不会的,我去她就肯定会回来。”

“你肯定?”

“……嗯。”嘴上肯定但是心中还有有点异样。她好像有点变了……真的会听我的吗...

之前的车有人嫌弃我呀,还敢吐槽我,还有的嫌太露骨了,哼哼,这下给你们来个狠的😏😏😏

“你也要去?”

“……”润玉抬眼看着坐在案桌边的人。

“呵……我说你们这一对还真有意思,她对你有情却觉得你对她无意,你觉得你对她无情……那现在的举动又作何解释?”

“这,好像和帝君并没有什么关系吧!”淡漠的语气,面无表情,就连帝君看到他这副样子都忍不住为那个女娃娃惋惜。

是个有情的主,就是没什么脑子。

“帝君……”见他没反应,忍不住出声。

“可她要是不愿回来呢?”

“不会的,我去她就肯定会回来。”

“你肯定?”

“……嗯。”嘴上肯定但是心中还有有点异样。她好像有点变了……真的会听我的吗……

“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果守不住,是不是还不如别去在意它呢?”

在翻着竹简的他突然听到润玉的话语,手微微一顿,还未说什么,就听见他接下去的声音。

“但是,如果已经在意了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守住……”

自己已经在意了……吗?

要说已经喜欢邝露了,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不,可要说他对待她的感情就是主仆,却又说不上来……

可他不知道的是,一旦一个人开始注意一个人,开始弄不清对她的感情,恭喜你,她已经开始走进你的心了。

就在双眼渐渐陷入黑暗的时候,他听到一声女音。
“可要是他真的带不回她,那她可就……”

可就什么……

明明意识还是清醒的,可那接下去的话就是被撕碎,穿不到耳中。

再一睁眼,这时他也已经回到了以前……

按下心中的不安……

——分割线——

“邝露!没用的,我已经来了……”润玉看着源源不绝的灵力不断从她体内流出,紧皱起眉,心中按下的不安在疯狂涌动,即将喷涌而出。

在听到他的声音时,缓缓转过身,微微一笑泪珠就从眼中滑落。

“不,不呦,如果用那个的话就一定可以……”

润玉几乎是瞬间变了脸色。

“快入夜了,夜幕中的星一定很美。”

她合上眼,将涌到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

“可是呀,应该看不到了吧……”

垂在身侧紧握的双拳暴露了他此时的情绪。

“砰!”一声巨响,那阻挡在洞口的结界,碎了。

邝露身影一闪,冲到那两人之间,将那小小的身影拢进怀里,而那刀刃毫无意外的落在她的身上。

眼睁睁看着鲜红的血瞬间染红了她的背脊,这一幕的润玉好像清晰的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姐姐!”

“你是谁!”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是响起。

邝露抚上他的脸,笑着道:“太好了,你没事……”

可是,她却看见鲤儿的神色突然僵住,身上开始有了火星,在她的面前开始燃烧……

她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火苗,眼中也跳动着火光……

“不!”手在身上抹着,试图扑灭燃烧的火焰。

“没用的……”看着她的动作忍不住出声制止。

“为什么?为什么……”

几乎是瞬间原本活生生站在眼前的人就化成一片埃土。

手掌捧起一鞠灰烬,歪着头,随即,她的唇角缓缓勾起,面上的表情显得悲凉又讽刺。

随着最后一丝火光的熄灭,她眼中的光亮也随即破碎,眨了眨眼,可眼眶还是干涩异常,好像所有泪都已经……流完了。

而润玉却一下子愣住,心脏好像被谁狠狠拽住,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邝露的眼角,两条血泪正在流出。

鲜红的颜色刺的他眼睛生疼,不仅是眼睛疼,感觉全身四肢都传来阵阵刺疼。

缓缓直起身的邝露突然轻声唤道:“陛下。”

她抬头,看着润玉。

一身青衣缓飘飘,轻裾随风摇,青丝未跟从前一样细细盘在头上,只是用一支玉钗松松散散的绾起,周遭有些黑暗的景象让润玉觉得她周身似是有光亮。

她的眸子黑白分明,而润玉也觉得她眼中的时间好似也只剩黑白之色,因为她的眸子里,除了深藏不明的,只余下一片空白,空空荡荡……

不!不该是这样!

她应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看着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暗沉,压抑又……冰冷。

他想说,“别拿这样的眼神看我。”

可是话到嘴边,又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

那她怎么看自己……

心中好似有两个人在打架,争斗……

润玉觉得……他好像……

疯了

邝露拽住胸口的衣服,好似有把刀在剖开她的身体,各种情感犹如藤蔓般紧紧缠上她的身躯。

压抑,无助,痛苦,绝望……

可是突然她的眼中绽出了光芒,就像黑夜中突然闪烁的星光,没有日月的光辉,可却格外让人惊心动魄——让他,惊心动魄……

“陛下,你看,星……”

润玉一怔,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在这最幽深的洞穴顶部,有着一个缺口,正巧看得见天和星……

“陛下,其实我在入璇玑宫就见过你呢……两次……”

什么!

看见他脸上的诧异,没有埋怨,只是浅浅勾起唇角,眼中浓厚的忧伤刺痛了润玉。

“不记得也好,陛下本就事物繁忙,何须挂意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善解人意的话语,邝露一向善解人意,可润玉却越发难受的紧。

“五百岁那年,二殿下生辰,父亲带我去,中途我偷偷溜走,谁曾想,竟迷了路,勿入了一片桃林,不过我见到世间最美好的光景……”

“那时的陛下还是个少年摸样啊!翩翩白衣,回头一笑,我那时竟以为那笑是冲我的,小心翼翼上前却发现哪里还有陛下的身影,可是呀!陛下的那一笑就拴住了我的心神。”

润玉一时不知作何反应,但是手心已经被汗浸湿,明明是发冷的却出了汗……

“第二次是在彩虹桥……”
“那你为什么不……出来”

“因为那次啊!陛下在哭呢……那一串串泪珠变成了我的这一生的枷锁,飞蛾扑火,可却无法逃离,也不想逃离……”

“如果说了就只会给陛下徒增烦恼吧!毕竟陛下那么爱锦觅仙子……”

不知为何润玉感觉心中堵了块万年寒冰,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发冷,指尖感到了冰凉……

“我知道锦觅仙子对陛下的重要性……”

“我看得出来……”

“她比我好那么多……”

邝露缓缓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视线不知投射在空中哪个位置。

“你陪伴她,守护她,甚至于她一半寿命……”

“可是为什么呀?”

她缓缓转过头,乌黑的眸子似是一口枯竭的深潭,叫人看不清情绪。

突然邝露从口中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润玉还能清楚的看到其中夹杂着暗红色肉块……

“邝露!”他想要上前,却发现面前突然多了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了他和她……

“陛下……你能不能不要再等她了,好不好……”
低微到尘埃的乞求,伴着她的浅笑。

对上她的眸子,心跳一顿,眼中疯狂的涌动着各样的情感,明明是浅笑盈盈,而他却觉得她在哭……

“陛下……没用的,启动这个阵法代价就是我的消散……”

听到她的话,有一瞬间失神。

“不会的……”忍不住出声反驳。

“陛下……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有人吐槽我的肉,还教我怎么写,那好吧,以后大不了不写不就行了,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写的

真香

凛LIN月酱

最近很忙也没落下追剧
到了工作的时间,就又觉得忙不过来

最近很忙也没落下追剧
到了工作的时间,就又觉得忙不过来

月色清鸾
花好月圆桂花酿小兔叽们,姐姐给...

花好月圆桂花酿
小兔叽们,姐姐给你们带好喝的来啦~

花好月圆桂花酿
小兔叽们,姐姐给你们带好喝的来啦~

摄影师小雅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祝大家中秋花好月圆人团圆


摄影后期:@摄影师小雅 

模特:@浅猪家的七七 @七猪家的浅兮 

妆造:@乔乔不是小乔 ​​​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祝大家中秋花好月圆人团圆


摄影后期:@摄影师小雅 

模特:@浅猪家的七七 @七猪家的浅兮 

妆造:@乔乔不是小乔 ​​​

不见青山

啊啊啊啊啊原地疯掉啊啊啊啊啊啊失去语言能力啊啊啊啊啊啊

游戏名墨魂,宣传pv的b站av号是32086354,我给你们表演原地去世!

啊啊啊啊啊原地疯掉啊啊啊啊啊啊失去语言能力啊啊啊啊啊啊

游戏名墨魂,宣传pv的b站av号是32086354,我给你们表演原地去世!

Return.

殊途 by笑白


第二章 慕家(二)

    微风拂面捎来些许泌心凉意,湖面如烟的温气顺风起伏着,雪花随风飞落挺拔古松枝干上,树下几处小雀点头啄食,放眼望去那素白石阶旁一石碑,上刻柏溪洲 怡汕 慕家。

次日  柏溪洲 怡汕 慕家

    清晨。晨阳透过薄云洒落大地,侧首倾听可到鸟清脆啼鸣声,轻盈的雪花顺风似羽毛般飘落身肩,屋檐上如棉白雪泛着浅光,石桥下缓缓流动溪水捎来些许松叶,清澈溪下唯见红鲤跃门打出些许波圈。

    推开屋门一股凉意袭来应安德紧促眉角。苏家二姊妹甚早便去前院听学,走前苏温钰拖起熟寐的应...


第二章 慕家(二)

    微风拂面捎来些许泌心凉意,湖面如烟的温气顺风起伏着,雪花随风飞落挺拔古松枝干上,树下几处小雀点头啄食,放眼望去那素白石阶旁一石碑,上刻柏溪洲 怡汕 慕家。

次日  柏溪洲 怡汕 慕家

    清晨。晨阳透过薄云洒落大地,侧首倾听可到鸟清脆啼鸣声,轻盈的雪花顺风似羽毛般飘落身肩,屋檐上如棉白雪泛着浅光,石桥下缓缓流动溪水捎来些许松叶,清澈溪下唯见红鲤跃门打出些许波圈。

    推开屋门一股凉意袭来应安德紧促眉角。苏家二姊妹甚早便去前院听学,走前苏温钰拖起熟寐的应安德叮嘱慎勿惹是生非,苏温雅笑道她徒劳。

    应安德无事于慕家闲转,青丝如绢秀发散落身肩惹应安德甚是嫌气,环绕慕家古松皆立中庭,唯慕逸辰屋前一株傲雪欺霜的红梅,勾唇折短节红梅,敛指挽发将红梅当簪子用。

“嘿,谢了红梅!”

    应安德勾唇浅笑哼着曲绕慕逸辰屋后,映入眼帘便是石桥下清澈溪水,应安德斜靠石桥瞧溪底红鲤跃门,感到略些无趣屈膝蹲下俯身抚溪水,温如玉溪水顺指间流过。

“这溪水如何?”

“自是清澈见底,温如玉。”

    应安德抬眸望眼前少女,一双撫形眉下雪亮圆眼,略些消瘦的脸颊带些未消的稚气,脸颊两旁秀发编起别脑后。内着青色祥云绣边遮脚裙,腰束细边丝竹锦,外披月白色散花绒边衣袍。

“你不稀奇吗?”“什么?”

“这里常年降雪,溪水却如此温和”

    应安德甩袖勾唇笑道。
“慕水知人情,随季变温凉。”

    少女瞧见应安德笑微楞只觉得脸颊烫的很,心系:世上竟有笑起如此美之人!待我长大定将他娶回家!应安德环视四周望不远处鸟儿啄食,指腹摩挲下巴遂启唇道。
“可愿随我去戏鸟?”

“嗯?好,好啊!”

只见应安德带少女翻墙去了后山。

慕家 前院

“慕公子,我闻您有爱妹,今何未见?”

“爱妹身有不适,在屋中修养”

    屋内闻结束两字皆起身送师,待人离开时相莞谈笑起,苏温雅望慕逸辰身旁手挽木卷弯眸浅笑道,慕逸辰摆正书具侧首回道。
    两人同出屋中相伴而行,旁人皆言两人乃是绝配,苏温钰知趣的放慢脚步望着两人,心系:何时才能与谢公子这般。只见一人急促赶来道。

“慕少爷!小姐...小姐她不见了!”

“何时不见的”“方才去小姐屋送药时未曾见到,我寻了慕家各处三遍未果,便快些来找您了!”

“带人全面去找,记住,莫要惊动他人造成恐慌”

“是!”

    苏温雅止步揽苏温钰手臂未待慕逸辰开口道。

“慕公子有事,便快些去吧”

“那,在下失陪了”

    慕逸辰快步于那人身后离开,苏温钰被揽微楞问苏温雅为何不去,只见苏温雅摇头轻叹,只留得苏温钰一脸茫然。

怡汕 后山。

“过来吧!”
    少女屈膝于树后只感清风徐来,闻言手抚树干起来侧首瞧瞧,只见应安德脚下积雪匀洒四周神奇的很,敛指扯着人衣袖喊着教自己,应安德屈指轻弹人额头将树枝递给她只道,长大便会了。
    应安德将木笼反扣在地掀起一旁,少女俯身将树枝立木笼边一松手便倒下了,应安德教少女用树枝挖个小凹槽再立,少女一试当真立了起来心系,不愧是以后要当我媳妇的人!应安德勾唇笑道。

“哈哈,瞧着人小未想竟如此心灵手巧”

“嘿嘿嘿。那是!”

    应安德将细线绑木枝上从衣中掏出些许碎食洒竹笼下,退下衣袍对角折起铺雪面让少女趴上,应安德屈膝俯身趴雪面拉绷细线,少女略些奇怪看着应安德。

“小哥哥,这是干嘛?”

“嘘。一会儿你便知道了”

    半晌,鸟儿于竹笼下啄食少女猛地起身鸟惊飞空长鸣,少女垂眸失望至极。应安德敛指轻柔人秀发将细线递给她道。

“鸟儿再啄食时等它放松警惕了拉线保证一抓一个准,来,你试试。”

“真的吗...好吧我试试。”

    少女静静趴衣袍上见鸟儿飞入回首看应安德,只见他食指抵薄唇上做出嘘动作,少女轻点头待鸟儿放松警惕后猛地一拉果真捉住了,少女连忙起身上前将木笼拿起兴冲冲地跑应安德身前。

“快看!快看!我逮住了,是我逮住的!”

“嗯哼。我就说你心灵手巧吗”

    应安德捡起地上衣袍粗略甩几下便穿上了,抬眸望远处慕逸辰气喘吁吁赶来轻笑,慕逸辰见手中抱着木笼少女微楞连忙上前抱紧遂询问一番,后赶来家仆打眼便望见了应安德头见红梅。

“少爷!这人折了您红梅!”

    应安德不明所以挠头看着几人,只见慕逸辰脸略有些黑未言甩袖带一脸茫然的少女离开,少女心系 这么美的人原来已经有主了啊.....遂回首朝他摆手笑道。

“我叫慕容雪!下次见,嫂..唔!哥哥...”

是夜。

    一缕柔光透过薄云射于亭檐,慕逸辰坐亭下石凳阅览卷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苦茶味道,闻身旁声响启唇道。

“出来”

    慕逸辰微蹙眉角起身于假山后愣住,月色洒落水面有一人于谭中沐浴,墨黑秀发漂浮水面背部隐约可见一道狰狞的伤疤,那是当年卫君游为救幼时慕容雪所留下的,朦胧间那人清秀脸颊浮现,慕逸辰微阖眼轻揉太阳穴。

“近日果真太累了,居然出现了他的幻影”

    慕逸辰抬眸那幻影竟还未消失,只见那人缓缓侧身露出纤细有力的腰,敛指取一旁红梅挽发别起,慕逸辰微蹙眉角悄声无息靠近那人,那人似察觉到猛地拍击水面刹那消失殆尽。

    慕逸辰望沾湿衣袖确认一切都是真的,转身脚发力借石桥一跃稳落应安德门前,慕逸辰轻推屋门轻声缓步于床边抚被边掀起,只见应安德以奇异睡姿躺床上,敛指轻抚其秀发未有潮湿触感,那红梅被随意丢弃在桌上。

    慕逸辰欲想让应安德翻身解起衣衫未想,应安德似被惊起朦胧睁开眼睛看到慕逸辰楞了下,阖眼继续睡遂想到什么猛地坐起来垂眸望自个衣衫不整。

“有....有色唔!!”

    慕逸辰上前将紧捂应安德薄唇,一个手刀将其打晕在床给人整理好快步离开,出门正巧于赏月苏温钰相碰,苏温钰微掩唇略些惊奇道。

“慕...慕公子?你....莫非对应公子有意?”

“否。方才不慎错入屋内令苏姑娘见笑了”

  自后常听人言慕家大少爷乃有断袖之癖。

青釉釉釉^q^
我的女鹅〔采衣〕啊啊啊水彩好麻...

我的女鹅〔采衣〕
啊啊啊水彩好麻烦鸭

我的女鹅〔采衣〕
啊啊啊水彩好麻烦鸭

沐兮阁_二次元工作室
中秋快乐。 化妆\摄影:桑桑后...

中秋快乐。

化妆\摄影:桑桑
后期\助理:零先生
宣传\策划:十六
造型\模特:楼霁

                              沐兮阁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苦酒折柳今相离,无风无月也无你。

清风渺渺,芳华漫,轻纱掩面,浅笑盈盈,所谓一眼万年。

中秋快乐。

化妆\摄影:桑桑
后期\助理:零先生
宣传\策划:十六
造型\模特:楼霁

                              沐兮阁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苦酒折柳今相离,无风无月也无你。

清风渺渺,芳华漫,轻纱掩面,浅笑盈盈,所谓一眼万年。

秋意浓

中秋快乐
出镜|妆造:阿洁洁
摄影|后期:秋意浓
同行:番茄 疯子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中秋快乐
出镜|妆造:阿洁洁
摄影|后期:秋意浓
同行:番茄 疯子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