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bl

2158浏览    217参与
楠奢

【原创耽美】<鱼鹰 >

五. 

       鱼鹰门的反叛尹阡重是有所察觉的,但是他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他高估了赤隼对他的敬畏之心。

       该遣散的遣散,该杀掉的杀掉,焚了鱼鹰门的正殿,赤隼带领着一众门徒,月黑风高夜潜入皇宫,他们要逼皇帝交出孩子们,他赤隼也要和这皇帝尹阡重有个了断。至于了斷什么,他脑子里也很混乱。他现在只想看到尹阡重在他剑下求饶。

        警罗敲响,是因为发现已经莫名其妙的死了不少侍卫,鱼鹰门的功夫都是以偷袭见长,尤其隐蔽起来,根本无处寻人,这在楼宇...

五. 

       鱼鹰门的反叛尹阡重是有所察觉的,但是他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他高估了赤隼对他的敬畏之心。

       该遣散的遣散,该杀掉的杀掉,焚了鱼鹰门的正殿,赤隼带领着一众门徒,月黑风高夜潜入皇宫,他们要逼皇帝交出孩子们,他赤隼也要和这皇帝尹阡重有个了断。至于了斷什么,他脑子里也很混乱。他现在只想看到尹阡重在他剑下求饶。

        警罗敲响,是因为发现已经莫名其妙的死了不少侍卫,鱼鹰门的功夫都是以偷袭见长,尤其隐蔽起来,根本无处寻人,这在楼宇宫殿错综复杂的皇宫更为优势。尹阡重闻声惊醒,坐起身来,却发现他床榻边上的木椅子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了。他定了一下神,借着宫灯,看清了那人的脸:赤隼....,他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也没有慌张的喊救驾。因为他知道屋外侍卫太监已经被肃清了,他们就这样相顾两无言的看着彼此许久,然后赤隼先开的口:“陛下,您看,赤隼有个请求,您把三位阁主的孩子们都放了,我们就不会再打扰您了。”他的语气平静里带着恳求。

       “大胆赤隼,你看清楚了,这里是皇帝寝殿,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有大批的侍卫把你们剁成肉泥,你竟敢口出狂言,”尹阡重不屑道

       “那不是还有半个时辰么,您的命可在我手里,”赤隼站起身又坐到了龙榻上。

        赤隼抬起带着血腥味的冰冷的手挑起尹阡重栗色的一缕头发。一贯矜持的语气:“您看我们就如蝼蚁,我死不足惜,您是当今的万岁,万金之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就如市井分崩离析心猿意马的夫妻,强栓在一起二人都痛苦,不如休书一封该了结的都了结了,岂不痛快……”

       赤隼的脸离尹阡重很近,这个年轻人的肃杀之气让尹阡重有了一丝的惶恐。

       赤隼的眼睛里有着一丝玩味,让尹阡重不舒服,赤隼挥起手中的剑,尹阡重闭了眼准备受死,可没想到的是,他只是割掉了他的那缕在他手中的栗发。

       尹阡重看着他把头发藏入夜行衣的胸口口袋里。疑惑又气愤。随后赤隼把剑架在了尹阡重的脖子上,轻笑道“陛下,好像您的军队来了,做个了断吧……”

        尹阡重看着外面的火光知道是该做了斷的时候了,他尹阡重也不是什么侠骨丹心,士可杀不可辱,他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如果让人看了去.....,就如赤隼所说,与鱼鹰门休书一封,当断则断,他并不示弱的盯着赤隼的眼睛:“孩子在绿树里的一处院子里,自己去找吧……”

       赤隼坏笑着起身拿剑割开了尹阡重秀着龙的睡袍讥讽道:“您也不过是外强中干!没了鱼鹰门,您日后要多多保重了!”

       尹阡重的睡袍顺着肩头滑了下去露出了整个上半身,如果不是坐在床上,恐怕他已经被一览无余了,赤隼看着此时赤裸着光洁匀称的上半身,神情却桀傲不逊的尹阡重,顿时身体发热开始心悸,他这是怎么了,他愣在原地看着此时的美景,:细腰,有些单薄却肌理匀称的胸腹,不是很宽阔薄肩,配上散在腰侧的亮泽栗发,直鼻,樱红美唇。再往上看,真的走不了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这才回过神来,破窗而出。此后他与尹阡重再无瓜葛,他将带着鱼鹰门隐姓埋名另立门户,也许会开个镖局什么的。起初他是这么想的,可是人的心怎能计划的了……?


(待续)

      

        


     

翡桜

天命難違

第五十章-學習狩獵

凌辰拿到玉珮後,晨兮主動接過玉珮,並替凌晨繫在腰間

腰間的玉珮與凌辰一身很是配,儼然是個翩翩公子

兩個少年便跑到一邊去玩耍,木璃這時走了過來打趣的問道

「這玉珮妳什麼時候雕的?我怎麼不知道呢?」

翡桜沒有如平時那般開玩笑,反而平淡卻冷漠的回道

「我做事,沒有非得讓妳知曉的義務」

木璃感覺有些不對,可她又不敢開口問 ,只能轉移話題說道

「對了!玉雕一般而言不都刻些梅蘭竹菊什麼的,為何那玉珮上是蒲公英?」

翡桜沉默了一會兒,神情似乎有些低落,不久後翡桜似乎故意避開話題般

「不說這些了...大家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你們該進森林了,要是入了夜,裡頭可就危險了」

離入夜還有好幾個時辰,可木璃沒...

第五十章-學習狩獵

凌辰拿到玉珮後,晨兮主動接過玉珮,並替凌晨繫在腰間

腰間的玉珮與凌辰一身很是配,儼然是個翩翩公子

兩個少年便跑到一邊去玩耍,木璃這時走了過來打趣的問道

「這玉珮妳什麼時候雕的?我怎麼不知道呢?」

翡桜沒有如平時那般開玩笑,反而平淡卻冷漠的回道

「我做事,沒有非得讓妳知曉的義務」

木璃感覺有些不對,可她又不敢開口問 ,只能轉移話題說道

「對了!玉雕一般而言不都刻些梅蘭竹菊什麼的,為何那玉珮上是蒲公英?」

翡桜沉默了一會兒,神情似乎有些低落,不久後翡桜似乎故意避開話題般

「不說這些了...大家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你們該進森林了,要是入了夜,裡頭可就危險了」

離入夜還有好幾個時辰,可木璃沒有追問只是點了點頭,轉身吩咐護衛們

翡陽、凌辰、晨兮和木璃一同進入森林,護衛們只留下兩名隨侍在翡桜身邊外,其餘全部跟著四人

進森林前晨兮和凌辰向翡桜揮了揮手,翡桜也舉手輕揮著

當他們進森林片刻後,翡桜將暗衛叫了出來

「森林裡可能會有除了兄長他們之外的人,你們派十五人進去尋,若有發現,切莫打草驚蛇速來稟報」

為首的暗衛有些猶豫地說道

「 可這下只有五名暗衛在您身邊,再加上兩名護衛,不過七人,這樣您這可能有些危險,還是留下十人?」

翡桜瞟了一眼,淡然且堅定地回道「不必」二字

見翡桜態度堅決,暗衛只能乖乖應是,便帶著其餘十四人進森林

而凌辰這頭,翡陽和木璃正實地教導關於森林環境和狩獵的技巧與知識

雖說之前曾來過,卻是許久之前,翡陽還是先讓他們慢慢熟悉周圍

「若習慣了環境,就是沒有武藝的人都能輕鬆獵捕目標,反之,便是有在高的武功都未必能抓到一隻兔子」

戰場上也是這個道理,若要戰勝敵人,必些熟悉戰地環境,好些的就是不損一兵一卒,也能擊破敵軍

木璃也指認了幾種植物

「這草的汁能驅蟲卻有些許的毒性,沾了會讓人冒紅疹,這花毒性極強,若是誤食了,便會在半個時程之內斃命,不過也是有相應的解藥,這樹...............」

翡桜除了交給她武術之外,還一併傳了些醫術,在危急是能自救或救人,不過還不足以成為大夫就是了

這時翡陽注意到了一旁稍遠處的草叢,便讓凌辰拉弓射過去,箭矢一飛,射中了那草叢,除了射中什麼得聲音外,沒有其他似是動物的叫聲,凌辰有些失望,翡陽卻笑著叫人去查看

一會兒,那人便抓著一隻身上插了一根箭矢的棕色兔子,凌辰和晨兮都笑了

翡陽看了看獵物,又對著兩個少年說道

「這兩天你們先和我們一起狩獵,凌辰生辰那日,待你們完全熟悉這林子之後,在讓你們獨自獵捕」

凌辰和晨兮一聽能自己狩獵便高興的跟什麼似的,一個勁的猛點頭

接著他們便獵了一天,便帶著豐富的收穫回到了營區

稍早前一個暗衛回到翡桜這報告

「森林東南方,接近外林處,有一隊人馬悄悄進了森林,雖然穿著夜神的服飾,但看著像是准閣爾的人」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九章-血吟翠風

到達目的地後的隔日,一大清早凌辰和晨兮起了身,迫不及待地想到森林探索,換了身衣裳,連早膳也不用,便直奔那樹林

正當快進森臨時,木璃卻突然出現在兩人眼前,插著手面露笑意

凌辰晨兮停在木璃面前,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凌辰衝上前木璃對打了起來

先是右拳快速的往木璃臉上揮去,再是左腳一踢其腰部,可這兩招接被木璃化解,她將攻擊過來的拳腳輕輕推了下,便改變了些許方向

凌辰見狀接連攻擊,一拳一踢,被木璃一掌輕鬆推開,凌辰的攻擊根本傷不到木璃絲毫,幾年來的訓練倒是沒有白費,連連攻擊還是讓木璃險些被打中

當木璃專心抵擋凌辰招式的時候,晨兮繞到了她後頭,等著抓破綻,再凌辰的攻勢下,木璃的後頸出現了個...

第四十九章-血吟翠風

到達目的地後的隔日,一大清早凌辰和晨兮起了身,迫不及待地想到森林探索,換了身衣裳,連早膳也不用,便直奔那樹林

正當快進森臨時,木璃卻突然出現在兩人眼前,插著手面露笑意

凌辰晨兮停在木璃面前,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凌辰衝上前木璃對打了起來

先是右拳快速的往木璃臉上揮去,再是左腳一踢其腰部,可這兩招接被木璃化解,她將攻擊過來的拳腳輕輕推了下,便改變了些許方向

凌辰見狀接連攻擊,一拳一踢,被木璃一掌輕鬆推開,凌辰的攻擊根本傷不到木璃絲毫,幾年來的訓練倒是沒有白費,連連攻擊還是讓木璃險些被打中

當木璃專心抵擋凌辰招式的時候,晨兮繞到了她後頭,等著抓破綻,再凌辰的攻勢下,木璃的後頸出現了個小小的破綻,晨兮輕快且安靜的到了木璃的貼身處

晨兮向前一計手刀闢了下去,木璃此是卻利用凌辰的攻擊慣力,將凌辰的手抓住並甩了出去,同時側過身躲過了晨兮的手刀

因打空,於是晨兮從木璃身前跌了過去,再快碰到地面之際,木璃伸手拉住了晨兮,且瞬間將晨兮的那手轉到他身後,徹底制住了晨兮

被甩出去的凌辰也沒摔在地,他一個回身便安然落地,站定後他才見到晨兮已被制住,向上前救人,可剛接近木璃正要出手時,便被翡陽給抓住了

兩兄弟這下都被牽制住,木璃有些氣憤地罵道

「就你們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想不帶武器和護衛進森林!?我看你們還沒獵到,就會先被吃掉了!」

翡陽沒有生氣只是平靜且嚴肅的說道

「木璃說得沒錯,就森林而言,這樹林著實不大,可卻也有幾十里大小,裡頭也不少毒物猛獸,北面又靠了座小山,山上猛虎不知何是會下山,對現在的你們來說太危險了!」

凌辰和晨兮低下頭挨訓,翡桜站在稍遠處看著沉思,不一會兒她才走了過去,語氣溫和面帶些許笑容地說道

「兄長!小木木!你們且先放開他們,我們先用早膳吧!」

五人一起愉快地用著早膳,皆吃好後,翡桜讓人拿了兩把劍來,一把劍柄上鑲著鮮紅的血玉,一把則鑲著碧青的翠玉,兩把劍鞘上的花紋似是一朵朵睡蓮,分散而又互相牽引著般

翡桜拿起鑲有血玉的那柄劍,將它給了凌辰,另一把給了晨兮

「凌兒的這把名為血吟,兮兒的則叫做翠風,你們將劍拔出看看」

兩人一齊將劍拔出,劍身有如結冰的湖泊般雪白銀亮

他們興奮的試揮了幾下,輕重適中鋒利無比,將劍收起後,便走到翡桜面前道了謝

翡桜微笑著說道

「這兩把是一對的,希望當你們往後不論遇到甚麼何事,看到劍都能想起對方」

翡桜的話讓兩人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此時翡桜又拿出一塊翠綠色的玉珮,將它拿給了凌辰,他哪起細看,上頭雕有一株蒲公英,背面是一字「凌」

凌晨疑惑的看向翡桜並問道

「這是?」

翡桜解釋道

「這是我送你的生辰禮,這玉珮是我親自雕的,這凌字便是你的名字」

凌辰有些驚喜,道謝後歡喜地看著那玉珮,又問道

「桜姐姐!那這蒲公英又是何意?」

翡桜愣了下,眼神中帶了些悲傷,嘴角微微露出了苦笑,可這些凌辰和晨兮都沒注意到,她輕聲說道

「我願你幸福(我在遠處為你的幸福而祈禱)」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八章-森林狩獵

時間過得很快,在不久便事凌辰的十五歲生辰,這次翡桜決定帶他們兩兄弟,去夜神國邊境的一座小樹林狩獵遊玩,除此之外翡陽也因擔心他們的安危,親自陪同前往

再前往國境的路上,兩輛馬車一前一後奔馳而行,一輛載著雜物,另一輛便是凌辰等人所乘的車

翡桜、凌辰、晨兮坐在裡頭,翡陽、木璃和眾護衛在外騎著馬護在兩車旁,在更遠處又有十到二十名暗衛跟隨

車內喧嘩不已,凌辰和晨兮曾去過那森林一次,那次是晨兮十二歲生辰,翡桜也是以此作為生辰禮,為晨兮祝賀,那次他們玩得很盡興,這次也因此興奮難耐

翡桜本陪著他們聊天,卻忍不住睏意靠著牆睡了,凌辰和晨兮這才注意到,也自覺的安靜下來

若換作平時這樣的畫面可見不到,...

第四十八章-森林狩獵

時間過得很快,在不久便事凌辰的十五歲生辰,這次翡桜決定帶他們兩兄弟,去夜神國邊境的一座小樹林狩獵遊玩,除此之外翡陽也因擔心他們的安危,親自陪同前往

再前往國境的路上,兩輛馬車一前一後奔馳而行,一輛載著雜物,另一輛便是凌辰等人所乘的車

翡桜、凌辰、晨兮坐在裡頭,翡陽、木璃和眾護衛在外騎著馬護在兩車旁,在更遠處又有十到二十名暗衛跟隨

車內喧嘩不已,凌辰和晨兮曾去過那森林一次,那次是晨兮十二歲生辰,翡桜也是以此作為生辰禮,為晨兮祝賀,那次他們玩得很盡興,這次也因此興奮難耐

翡桜本陪著他們聊天,卻忍不住睏意靠著牆睡了,凌辰和晨兮這才注意到,也自覺的安靜下來

若換作平時這樣的畫面可見不到,甚至兩位小少爺還曾認為翡桜根本沒睡下去過

晨兮輕輕地為翡桜蓋上披風

「昨夜似乎皇上又派人帶了些奏摺書卷,讓姐姐幫忙處理批改,姐姐為了今早能準時和我們一道出門,便徹夜處理,好不容易才在出發前讓人送回宮」

凌辰嘆了口氣嘲諷道

「對夜神國來說,那皇上確實是個明君,可對其他的就不見得了」

凌辰想起他還在准閣爾時的些許,那時兩國雖沒有開戰,但夜神卻也沒少些刁難,不能全說是皇上的錯,但他也默許這件事,近幾年裡開准閣爾後也不知夜神的行徑變得如何

凌辰想到這還是有些忿忿不平和擔憂,這時晨兮的臉湊了上前,凌辰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將晨兮推了開來,撇開了臉

方兩人的臉是那麼地貼近,似乎只要再往前一傾,便會碰到對方的紅唇,一想到這臉上的紅暈清晰可見

晨兮被推開後有些失落,可不一會兒注意到了凌辰耳畔上的微紅,於是這才笑了出來,凌辰見狀也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一路上兩人又輕聲聊了許多

因夜神國土遼闊,因此從王都到國境也需要一天的時間,到那小森林時已是夜晚

他們在樹林外紮營過夜,木璃正指揮著護衛準備要用的,翡陽則在一旁與凌辰晨兮練著劍和傳授些狩獵的技巧

翡桜在快到目的地時便已醒了,她若有所思地看向樹林

「出了這片在國境的小森林後便是荒域了,幾天後...」

荒域並非是寸草不生、生物不居之地,而是無國統治、無人居住之域,,所稱荒域

木璃這時已將營帳處理完畢,見翡桜呆然的望著森林,突然想開開玩笑

「怎麼?不是害怕有猛獸吧?」

翡桜思考了半晌,漠然地回道

「也許吧...」

說罷便轉身離去

翡桜的反應令木璃感到不對勁,她伸手想抓住翡桜的手,這時卻猛然停止收回了手

「是啊!抓住又能問什麼?近年來桜的狀況越來越奇怪了,不僅時常發呆,方才的表情也露出很多次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七章-追殺皇子

聽到准閣爾王的近況,翡桜拿起茶杯小酌了幾口甘露,笑著說道

「人一旦瘋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更何況是讓自己害怕不已的人,就算那人的屍首都擺到眼前了,但總還是會擔心...那是假的,這便是人的猜疑心」

翡桜這話令七殿下深感認同

「這倒是!就是個尋常人都會擔心,何況是個疑神疑鬼的瘋子」

七殿下飲了口酒,嘲笑般說道

「那王究竟是多愚蠢?竟會相信所謂的先知的預言!」

翡桜抬起手靠在桌面上撐著臉,另一手撥弄著自己的頭髮,露出似有似無的笑容,眼神中的透出些許戾氣

「那是因為你對權力和地位毫無興趣,否則你也會相信,一旦沾染了慾望,就怕一切會威脅自己的事物,不論有多麼荒誕...自古王朝有不少這樣的例子,...

第四十七章-追殺皇子

聽到准閣爾王的近況,翡桜拿起茶杯小酌了幾口甘露,笑著說道

「人一旦瘋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更何況是讓自己害怕不已的人,就算那人的屍首都擺到眼前了,但總還是會擔心...那是假的,這便是人的猜疑心」

翡桜這話令七殿下深感認同

「這倒是!就是個尋常人都會擔心,何況是個疑神疑鬼的瘋子」

七殿下飲了口酒,嘲笑般說道

「那王究竟是多愚蠢?竟會相信所謂的先知的預言!」

翡桜抬起手靠在桌面上撐著臉,另一手撥弄著自己的頭髮,露出似有似無的笑容,眼神中的透出些許戾氣

「那是因為你對權力和地位毫無興趣,否則你也會相信,一旦沾染了慾望,就怕一切會威脅自己的事物,不論有多麼荒誕...自古王朝有不少這樣的例子,畢竟屢試不爽嘛」

七殿下眼神沉了下來,嘴角勾出一抹邪魅,一個芊芊公子頓時如話本中的邪美魔尊般,輕聲說道

「可真夠狠的」

可不一會兒,七殿下又露出如同孩子般的笑容問道

「說來我翻過所有關於准閣爾的資料,卻找不到那個預言的內容,那位先知到底說了什麼?能讓准閣爾王如此懼怕,甚至...不惜追殺自己唯一的孩子」

翡桜盯著七殿下片刻,才擺了擺手回道

「他說什麼,我不知曉,但是那預知的內容,我知道個大抵,簡單來說就是皇太子將會殺父弒母、奪取君位、成就大業之類的」

七殿下微微皺了下眉,露出有些同情的表情,無可奈何的說道

「這真是個愚蠢的預言,可那愚笨的王還是相信了,可憐了那小皇子呢!」

七殿下想到了翡桜讓他做的一切,於是疑惑的說道

「不過我真不懂你,不僅讓我封鎖所有准閣爾的消息,還收留那個皇子,照理說准閣爾王瘋癲後,便是進攻的好時機,為何不將此消息報給皇上,將准閣爾納入我夜神國土」

翡桜的視線慢慢看向桌上的茶杯,百無聊賴的用指尖輕碰了碰茶杯口

「我要的不是准閣爾的滅國,而是兩國的和平」

翡桜的眼轉向七殿下,眼裡已沒了方才的戾氣,取而代之的卻是不悅和殺氣

「夜神鈺!這件事你也別多管,只要做好你份內的事即可,若再多管閒事,就別怪我不客氣」

七殿下霎時僵在原地不敢動彈,雖然只有一瞬,不過七殿下還是留下了冷汗,他卻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還是七殿下第一次見翡桜露出殺氣,即使曾差點殺了她,那時翡桜卻也沒露出任何不悅,更別說是殺氣了

翡桜恢復如常,見七殿下臉上那般淺笑直盯著並心想

「這傢伙對什麼都毫無興趣,可偏偏對殺人一事感受頗深,雖不會隨意傷人,但也不會救人命,倒是喜歡看人殺人,就算對象是自己也一樣,果真是個瘋子」

要不是七殿下的性子,翡桜也不會讓凌辰和晨兮遠離他,翡桜不快的說道

「以後沒事莫要接近我弟弟,就算不殺你,我也有別的法子治你」

七殿下的笑容更為明顯,他乖巧的點了點頭,順勢轉了話題問道

「我從之前就一直想問妳,為何讓我來管這聽風宇?」

這話轉的太快,翡桜也有些愣住,但沒一會兒便回答道

「情報是一個組織非常重要的東西,我需要一個遇到洩密者時,能果斷下殺手的人」

七殿下故意調皮的問道

「妳就不怕我是那個洩密者?」

翡桜搖了搖頭

「以我對你的了解,這事不可能發生,你一旦開始做事,便會竭盡所能完成,再加上這次是我委託的,你自然不會讓我失望,不是嗎?」

七殿下哄然笑道

「 妳可真有信心!不過確如妳所說,我是不喜歡半途而廢」

接著他們兩又聊了許久,皓月當空時,翡桜才起身回府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六章-聽風宇主 
自凌辰和晨兮去風月樓後沒過幾天,七殿下在自個兒的包房裡頭,房中桌上擺著一壺甘露茶和一罐桃花釀,七殿下坐在桌邊喝著酒,對面也放置了一個茶杯,似乎正等誰的到來

這時房門外傳來店小二的聲音

「宇主!翡桜小姐來了!」

七殿下緩緩的站起了身,走向房門輕輕將其打開,只見小二和翡桜正站在外頭,七殿下讓小二先離開並彬彬有禮的說道

「翡桜小姐,快請進!」

翡桜走進了房內,一眼便看見桌上的酒壺和茶杯

「你早知我要來?」

七殿下關起了門,來到翡桜一側,翡桜看向了他,他笑著搖了搖頭說

「雖然我確實知道妳遲早會來,但就是不知會是何時,於是這幾日便備著這些,等著妳來」

翡桜回了聲「是嗎」便走到那茶杯前的位置...

第四十六章-聽風宇主 
自凌辰和晨兮去風月樓後沒過幾天,七殿下在自個兒的包房裡頭,房中桌上擺著一壺甘露茶和一罐桃花釀,七殿下坐在桌邊喝著酒,對面也放置了一個茶杯,似乎正等誰的到來

這時房門外傳來店小二的聲音

「宇主!翡桜小姐來了!」

七殿下緩緩的站起了身,走向房門輕輕將其打開,只見小二和翡桜正站在外頭,七殿下讓小二先離開並彬彬有禮的說道

「翡桜小姐,快請進!」

翡桜走進了房內,一眼便看見桌上的酒壺和茶杯

「你早知我要來?」

七殿下關起了門,來到翡桜一側,翡桜看向了他,他笑著搖了搖頭說

「雖然我確實知道妳遲早會來,但就是不知會是何時,於是這幾日便備著這些,等著妳來」

翡桜回了聲「是嗎」便走到那茶杯前的位置坐了下來

七殿下也回到方才的位置,他拿起那壺甘露替翡桜斟茶,邊倒邊笑著道

「我知妳不喜飲酒,特意為妳準備甘露茶」

翡桜不理會他所說的話,直接說道

「有話直說,別在這拐彎抹角的」

茶壺被放了下,七殿下也收起了那股溫潤的微笑,與翡桜互相凝視著

過了好一會兒,七殿下輕笑道

「妳的兩個弟弟都好生有趣,叫晨兮的那個說話可真直接,不過更讓我在意的...是那個叫穆凌辰的,穆這個音的姓在夜神可不常見」

翡桜回以淺笑,漫不經心的說道

「怎麼不常見?我家的木璃不就姓木嗎!」

七殿下為自己的杯中斟滿了酒,一口飲下,舉杯對著翡桜道

「其他人我不知道,不過據我所知,木璃可不是她的原本的名字,木更不是她的姓」

七殿下這一說,翡桜便皺起了眉頭,嘆了口氣有些不滿的說道

「唉~你又何必這般咄咄逼人呢!你想知道的,不都早就知道了,聽風宇的宇主大人!」

聽風宇,夜血閣底下的二十人組織,負責管理及整理夜血閣所蒐集的各方消息

七殿下又斟了杯酒,這次他只是晃了晃那酒水

「嗯!我知道!不過是見過妳弟弟後,我特意去找的,說真的!留他在,妳會很危險」

七殿下一改方才打趣般的態度,翡桜卻蠻不在乎回道

「那又如何?」

七殿下飲下了杯中酒釀,露出了一絲笑容,邊放下酒杯邊說道

「是了!妳又怎會在乎那危險呢!這才是我認識的翡桜,說起來...妳之前讓我截斷夜神內所有關於准閣爾的消息,也算是妳防範未然?」

翡桜笑而不語,臉上的表情好似在說「你說呢?」

七殿下無奈的說道

「我真是白擔心你了」

安靜片刻後翡桜問道

「最近准閣爾有什麼消息嗎?」

七殿下攤了手聳了聳肩說道

「 一如往常,准閣爾王的瘋病是越發嚴重了,現在快連自己的王妃也不認得了,你說...那傢伙兒子的屍首都已經送了回去,怎麼還害怕成這樣?」

七殿下這時露出了一副詭譎的笑容,翡桜則拿起茶杯小酌了幾口甘露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五章-能避則避

夜幕已慢慢拉下,翡桜仍在書房處理著國務,侍女們走了進來為其點亮了燈,除了一位留下伺候外,其餘皆關上門退出了房

翡桜手不曾停下、眼不曾移開,專心的批改奏摺書卷,又過了一會兒,處理得差不多時她才放下毛筆問道

「什麼時辰了?」

那侍女答道

「回小姐的話,已過了酉時,小姐是否要用膳了?」

翡桜想了想說道

「兩位少爺可回來了?」

正當侍女準備說出「尚未」二字時,書房的門被輕輕的推了開來只露了個小縫,凌辰和晨兮的頭悄悄的竄了出來

侍女和翡桜都注意到了,那侍女忍不住偷笑了出來,翡桜卻沒一點笑意,雖說已允了他們出府,可沒說能這麼晚回府,

晚歸的孩子們見自家姐姐臉上不怒不喜的表情,還真有那麼點害怕,就這樣...

第四十五章-能避則避

夜幕已慢慢拉下,翡桜仍在書房處理著國務,侍女們走了進來為其點亮了燈,除了一位留下伺候外,其餘皆關上門退出了房

翡桜手不曾停下、眼不曾移開,專心的批改奏摺書卷,又過了一會兒,處理得差不多時她才放下毛筆問道

「什麼時辰了?」

那侍女答道

「回小姐的話,已過了酉時,小姐是否要用膳了?」

翡桜想了想說道

「兩位少爺可回來了?」

正當侍女準備說出「尚未」二字時,書房的門被輕輕的推了開來只露了個小縫,凌辰和晨兮的頭悄悄的竄了出來

侍女和翡桜都注意到了,那侍女忍不住偷笑了出來,翡桜卻沒一點笑意,雖說已允了他們出府,可沒說能這麼晚回府,

晚歸的孩子們見自家姐姐臉上不怒不喜的表情,還真有那麼點害怕,就這樣站在原地小心仔細的觀察著

這時剛去馬廄看馬的木璃,從他們身後走了過來,只見他們杵在那不敢進,木璃心想

「這麼晚回來,怕是桜生氣了吧...」

木璃這時露出了奸笑,直接從兩人後頭推開了門,凌辰和晨兮也因重心突然不穩而跌了下去,所幸平時勤加鍛鍊而沒有受傷

侍女見狀趕緊來關心兩位小少爺,翡桜依舊不語,木璃則走過了三人旁,來到翡桜身邊插著手笑看地上的凌辰和晨兮

小少爺們站起了身本想罵一下木璃,可一抬頭卻見翡桜那不苟言笑的神情,順時不敢出聲

翡桜見他們乖乖站好後,便以淡然的口吻開口罵人,不過並非罵這兩兄弟,而是在一旁暗笑的木璃

「這麼晚才回來?雖說我不曾說過何時該回府,但凌兒跟兮兒尚未成人,不宜過晚回府,下次可不能再這樣了!小木木!」

木璃意識到被警告的是自己,立刻轉過身用一臉冤枉的表情看著翡桜說道

「明明是這兩個小祖宗非要逛,怎麼就成了我的問題...」

翡桜沒有理會,轉向凌辰晨兮問道

「用過晚膳了?」

兩個孩子立刻猛搖著頭,翡桜笑著吩咐侍女準備,並讓三人在她的院子裡用膳

翡桜讓侍從們將膳食擺在她的房內,並帶著他們一同過去,可能是玩得太歡,沒吃什麼東西的緣故,凌辰和晨兮吃的挺急的

翡桜和木璃也動著筷子吃著,晨兮這時想起今日的遭遇,便放下碗筷突然說道

「姐姐!今日我們見到了七皇子」

翡桜頓時愣住了,雖然僅彈指間便回復平靜,可她的反應卻被其他三人看在眼裡

木璃有些膽怯的說道

「今日寧雪帶我們去風月樓用午膳,寧雪不知你和那傢伙的過節,我們也不知風月樓的老闆就是那傢伙...所以...桜...妳別生氣啊...」

凌辰見翡桜沒反應,也勸說著

「 七皇子似乎也愧疚不已,很是想與桜姐姐道歉,若姐姐不喜我們去,我們便再不去那風月樓了,桜姐姐,妳不要生氣啊了...」

翡桜依舊沒開口,幾人不敢再多說也不敢繼續用膳,此時恐氣如此的靜,靜的有些可怕

過了一會兒翡桜才放下手中的碗筷回答道

「風月樓的菜品都不錯,想的話也不是不可去,只是那七殿下少接觸為妙,能避則避,若避不得便也不要與他有衝突,懂嗎?」

凌辰和晨兮連忙點著頭,翡桜見狀回以了微笑便起身離開了房間

木璃對著仍不敢動筷的兩人說

「不用擔心!繼續用膳吧!我去看看桜」

語畢,木璃追了出去,可剛衝出房門便看見翡桜在一旁的廊道上看著月亮,她走上前去

翡桜注意到她卻仍看著那玉盤並說道

「往後帶凌兒兮兒出去,小心點七皇子,他現下有多少是裝出來的,我很清楚,總之他很危險,莫要與他有過多的接觸」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四章-回首當時

七殿下送寧雪等人走後,回到了自己專屬包廂,他走到窗邊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想起了那時的事

思緒回到百花宴那日

翡桜向皇后證明自己,皇后也察覺到一些真相,可都是些王權貴冑的孩子,便作罷沒再多予以追究,只給予翡桜口頭上的勉勵,翡桜自然是笑著回應

也因為此事發生,皇后提前結束百花宴離開了,那些鬧事者有不滿的、有慶幸自己沒惹事的,該散的變散了

七殿下從一旁的小道獨自離開,走到一半卻被翡桜叫住

「七殿下!」

七殿下停了下來,稍稍一會兒才回過頭笑容以對

「翡桜小姐,方才真是抱歉,那並非我的本意,只是被迫跟著其他人一起胡鬧,實在對不住」

翡桜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不似生氣也沒有害怕,只是淡然的看著他

這...

第四十四章-回首當時

七殿下送寧雪等人走後,回到了自己專屬包廂,他走到窗邊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想起了那時的事

思緒回到百花宴那日

翡桜向皇后證明自己,皇后也察覺到一些真相,可都是些王權貴冑的孩子,便作罷沒再多予以追究,只給予翡桜口頭上的勉勵,翡桜自然是笑著回應

也因為此事發生,皇后提前結束百花宴離開了,那些鬧事者有不滿的、有慶幸自己沒惹事的,該散的變散了

七殿下從一旁的小道獨自離開,走到一半卻被翡桜叫住

「七殿下!」

七殿下停了下來,稍稍一會兒才回過頭笑容以對

「翡桜小姐,方才真是抱歉,那並非我的本意,只是被迫跟著其他人一起胡鬧,實在對不住」

翡桜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不似生氣也沒有害怕,只是淡然的看著他

這下七殿下的笑容也掛不太住了,他收起了表情等著,想等翡桜先開口

兩人便這麼對視了片刻,翡桜這才緩緩開了口

「並非是被迫吧!」

這句話不像問句更像是在質問著,七殿下表情沉了下來,可他也感受出翡桜沒有敵意,神色又回到當初的笑容

「翡桜小姐這是何意?我有些聽不懂呢!」

翡桜卻在這時露出了笑容,比起溫和有禮的微笑,更像是鄙視般的輕笑

「皇子落水,百官子女誣陷,是你計畫的吧!」

七殿下正想回答,翡桜卻又再度說道

「雖然故意讓別人做為領頭,可一切都是你以那人名義煽動其他人行之,你應該很清楚,我會有兩種下場,一是如今這般,我毫髮無傷,做案者也沒事,二是我...被處死」

聽到這七殿下的面容已沒有了笑容,雖沒有瞪著人,可那眼神卻冰冷的可以

翡桜也回以同等寒冷的目光,少時七殿下卻展顏開笑,眼裡的冰已融化

「我很滿意!當我知道妳是我那太子哥哥的未婚妻時,就很是期望能測試測試妳,結果不出我所料,妳果然很不錯!」

可這下翡桜卻笑不出來了

「七殿下這是想測試我?若我方才走錯了一步,說錯了一字,怕是已人頭落地,入土為安了」

七殿下收起了燦爛的笑容,只剩下淡淡的淺笑

「若妳沒那個本事,死了也無仿」

翡桜沒想到眼前這位不受寵的七殿下,竟然比身為太子的夜神月還狠辣不只十倍,他現在不過是十一歲的小孩,卻這般不在乎其他人生死,使在有些可怕

翡桜神色自若的直盯著七殿下,他卻似是安撫般說道

「我對皇位沒興趣,不會和太子哥哥爭的,妳大可放心」

翡桜愣了下莞爾一笑,雖然翡桜是有些擔心這件事,不過更讓她在意的卻是這人的才能,她並不討厭有才能的人

翡桜轉身離開,邊走邊揮著手道

「是嗎?那我就安心了,告辭!」

自那以後兩人甚少來往,除了宮宴以外,只有幾次在木璃不知道的情況下私下約見

時間回到現在

七殿下依舊看著人群,或奔走、或散步,本平靜的臉龐露出了一絲笑意,他也不討厭有才能的人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三章-陷害翡桜

七殿下揮著扇子,淡然的為眾人講述道

「在我十一歲那年皇后設了百花宴,翡桜小姐同她的兄長還有...木璃大人一起參加,那時除了些地位顯赫的貴女公子外,幾乎所有皇子也一齊赴宴」

七殿下說到這,拿起茶杯飲了口茶便接著說道

「 聽說翡桜小姐是三哥...太子的未婚妻,所以我和幾個皇子還有貴女公子們一同陷害過她...」

七殿下的表情隨著話越發的低落,似是有些後悔、有些歉意

寧雪和凌辰晨兮皆露出了怒顏,木璃更是出聲罵道

「你可還有臉說,你知道那次桜差點因為你們那般胡鬧差點被處死嗎?皇后那時可氣的不輕,要不是桜自己有能力證明,現下你們已經殺了一條生命了」

木璃這麼一說幾人皆狠瞪向七殿下,寧雪...

第四十三章-陷害翡桜

七殿下揮著扇子,淡然的為眾人講述道

「在我十一歲那年皇后設了百花宴,翡桜小姐同她的兄長還有...木璃大人一起參加,那時除了些地位顯赫的貴女公子外,幾乎所有皇子也一齊赴宴」

七殿下說到這,拿起茶杯飲了口茶便接著說道

「 聽說翡桜小姐是三哥...太子的未婚妻,所以我和幾個皇子還有貴女公子們一同陷害過她...」

七殿下的表情隨著話越發的低落,似是有些後悔、有些歉意

寧雪和凌辰晨兮皆露出了怒顏,木璃更是出聲罵道

「你可還有臉說,你知道那次桜差點因為你們那般胡鬧差點被處死嗎?皇后那時可氣的不輕,要不是桜自己有能力證明,現下你們已經殺了一條生命了」

木璃這麼一說幾人皆狠瞪向七殿下,寧雪板著臉問道

「究竟是陷害了什麼?讓桜姐姐會差點被皇后處死」

七殿下並沒有回答,比起不敢不願更像是沒有必要,木璃見他不打算開口,於是說道

「他們...將其中一個皇子推下水 ,那個皇子是皇后的其中一子,皇后發現後趕忙讓人救起,之後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是桜推下去的,理由是單純是嬌蠻跋扈」

七殿下似是無所謂般接著說道

「那個皇子也是我們其中一員,所以得救之後也說是翡桜小姐害他落水的,不過那個皇子是會水的,所以他不會有事...」

七殿下話落,木璃再次衝上前去拎起他的衣襟,舉拳欲打七殿下,雖然寧雪等人非常憤怒,但還是制止了木璃

制住木璃後,凌辰對著七殿下說道

「不知七殿下可有愧疚感?」

七殿下露出了苦笑回道

「自然是有!雖說那是孩提時的行為,不過曾傷害過翡桜小姐卻是不爭的事實,若哪日翡桜小姐要對我復仇,我也定不反抗,任憑處置」

看七殿下如此誠意,幾人也不好多說什麼,雖說木璃還是憎惡他,但翡桜本人早就不當一回事了,也就只能不理他,吃自己的

見木璃開始用膳,眾人也紛紛開始用飯

凌辰便吃便繼續暗自觀察著七殿下,這個男人很是怪異,方才明明就是內疚不已,卻有幾句話毫無所謂,明明一身溫文儒雅的氣質,但還是令人有些畏懼

寧雪也覺得奇怪,自己與這位皇子自從相識起,便總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而且據她所知這七殿下並無爭儲之意,一直都是皇位鬥爭的局外人,怎麼有時就是穰人覺得他貴氣逼人,像極了一位即將登基的天子,不過此時又像是個普通文雅書生,真不知此人的真面目倒底時如何

晨兮不願多想,不論七殿下怎樣都不是自己該管的,

就這樣,眾人沉默的用完了一日的午膳,最後離開前寧雪才告知他們七殿下就是這風月樓的老闆,也因為他們與老闆認識,加上七殿下對翡桜的歉意,便為他們免了此次用飯的費用了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二章-見七殿下

男子一進門,凌辰和晨兮習慣地警惕起來,木璃卻一眼便認出了此人沒有多說話,寧雪則站起了身頷首道

「寧雪過得不錯!多謝七殿下關心!」

七殿下三字一出,凌辰和晨兮趕忙起身準備行禮,木璃卻阻止道

「坐下!你們不必行禮!」

頓時這個空間瀰漫的沉重的氣氛,木璃不予理會獨自斟茶品嘗,凌辰和晨兮也不敢動作,寧雪也緊張得不敢開口,七殿下卻依舊微笑著,毫無責罵怪罪之意般說道

「原來木璃大人也在!許久未見,不知貴府翡桜小姐過的可好?」

木璃一聽見七殿下提起翡桜便氣不打一出來,衝上前抓住他的衣襟罵道

「閉嘴!你沒資格提她!」

寧雪見狀想著趕緊上前勸人,可七殿下的暗衛卻先一步拿刀架住木璃的脖子,晨兮想上前攻擊那...

第四十二章-見七殿下

男子一進門,凌辰和晨兮習慣地警惕起來,木璃卻一眼便認出了此人沒有多說話,寧雪則站起了身頷首道

「寧雪過得不錯!多謝七殿下關心!」

七殿下三字一出,凌辰和晨兮趕忙起身準備行禮,木璃卻阻止道

「坐下!你們不必行禮!」

頓時這個空間瀰漫的沉重的氣氛,木璃不予理會獨自斟茶品嘗,凌辰和晨兮也不敢動作,寧雪也緊張得不敢開口,七殿下卻依舊微笑著,毫無責罵怪罪之意般說道

「原來木璃大人也在!許久未見,不知貴府翡桜小姐過的可好?」

木璃一聽見七殿下提起翡桜便氣不打一出來,衝上前抓住他的衣襟罵道

「閉嘴!你沒資格提她!」

寧雪見狀想著趕緊上前勸人,可七殿下的暗衛卻先一步拿刀架住木璃的脖子,晨兮想上前攻擊那暗衛,被凌辰拉住

若是這時所有人打了起來,不僅麻煩可能還會惹禍,現下不宜動手

正當所有人僵持不下時,七殿下開口命令暗衛退下,那暗衛雖遲疑了片刻,仍乖乖離去,七殿下對著木璃說道

「看來木璃大人與在下有誤會啊!」

說罷,右手的扇子力度適中的打掉木璃的手,走到桌旁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喝起了茶

木璃站在原地,手緊握著拳,雖露出了殺氣卻沒有動手,她知曉若動了手,肯定會讓翡桜陷入麻煩之中

凌辰和晨兮互相看了一眼,皆走了過來安撫木璃,他們自從認識木璃從未見她如此失態,雖然好奇卻沒有詢問,不過還是成功讓木璃回到座位上

這時小二帶人端菜過來,氣氛才稍稍緩和一些,小二離開後,門關上的剎那氣氛又降至冰點,七殿下看了看凌辰和晨兮,便轉向寧雪問道

「寧雪!這兩位公子,便是翡桜小姐的那兩位弟弟吧?」

寧雪點了點頭並介紹道

「較為年長的名為穆凌辰,而另一位名為晨兮」

凌辰晨兮分別點了頭示意,接著寧雪向他們介紹道

「這位是夜神國七皇子,夜神鈺殿下」

凌晨仔細打量著這位七皇子心想

「這就是鳶姐姐口中的廢物皇子之一?不僅被木璃姐這般對待還能從容應對、不怒不懼,只是坐在著就有一種帝王般的氣勢,比太子多上幾倍,桜姐姐還不曾給我這般感覺...」

而七殿下也注意到了凌辰的目光,毫無閃躲地讓對方觀察並笑容以對,他也看著凌辰想著

「我剛剛就覺得這孩子有些不似夜神國國民,對了!穆?難道是那個穆氏!如果真是那樣!翡桜可要惹禍了!」

寧雪見七殿下與凌辰互相看了許久,決定先小聲問問木璃方才究竟是為何

可木璃卻故意無視了寧雪,這下寧雪更覺奇怪,平時對人都是恭敬有禮的木璃,理應不可能對身為皇族的七殿下如此無禮

寧雪疑惑之時,晨兮直接大聲的向七皇子問道

「七殿下!為何方才我師父...木璃姐姐會對你那般有敵意?」

本還沉浸在思緒的七殿下,被硬生生拉回了現實,不只木璃呆若木雞,凌辰和寧雪也紛紛無言以對,不知該說晨兮天真還是大膽,竟然對著當事人問

可令人沒想到的是七殿下不僅沒有發怒,反而還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了眾人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一章-留在翡府

凌辰和晨兮正考慮今日究竟做些甚麼時,寧雪左顧右盼尋找著翡桜,可卻沒找到,於是她問道

「桜姐姐呢?」

木璃本就毫無悅色的容顏,更增加了些許的怒氣並說道

「方才皇上的貼身太監來翡府傳了皇上口諭,說讓桜替她處理些事,還帶了些公文奏摺來,所以桜現下正處理著那些國事呢!」

木璃這麼一說,凌辰和晨兮也轉頭看了過去,寧雪更似是抗議般說道

「怎會?桜姐姐並未官員,怎麼不該會讓她來處理啊!」

木璃無奈的嘆了口氣回道

「為皇上分擔過許多事,是他眼中的可用之才,皇上還認為若是桜成婚後,便不會再幫他處理國事,這也是為何桜都二十了,還未嫁予太子成為太子妃的原因」

凌辰這才驚覺此事,照理而言女子十六歲時就可以嫁人...

第四十一章-留在翡府

凌辰和晨兮正考慮今日究竟做些甚麼時,寧雪左顧右盼尋找著翡桜,可卻沒找到,於是她問道

「桜姐姐呢?」

木璃本就毫無悅色的容顏,更增加了些許的怒氣並說道

「方才皇上的貼身太監來翡府傳了皇上口諭,說讓桜替她處理些事,還帶了些公文奏摺來,所以桜現下正處理著那些國事呢!」

木璃這麼一說,凌辰和晨兮也轉頭看了過去,寧雪更似是抗議般說道

「怎會?桜姐姐並未官員,怎麼不該會讓她來處理啊!」

木璃無奈的嘆了口氣回道

「為皇上分擔過許多事,是他眼中的可用之才,皇上還認為若是桜成婚後,便不會再幫他處理國事,這也是為何桜都二十了,還未嫁予太子成為太子妃的原因」

凌辰這才驚覺此事,照理而言女子十六歲時就可以嫁人,男子十八歲便可娶妻,可如今翡桜二十,太子二十五,卻仍未成婚,這對女子而言可能招致些不好的言論

寧雪則皺起了眉頭心想

「我就覺得奇怪,怎麼桜姐姐都過十六怎麼久了,現在卻還留在翡府,原來是這麼回事」

而晨兮雖還小卻也深知這實屬不妥於是問道

「那太子殿下呢?以太子殿下與姐姐的關係,不是應當去找皇上說過了嗎?」

木璃神情的更是表現出無可奈何,她搖了搖頭說道

「太子是有想去說的,可誰曾想桜竟然攔下了他,不讓說」

凌晨疑惑的問道

「這是為何?」

木璃再度搖頭道

「不知,問了未答,可能是不想讓太子與皇上反目吧,雖說我覺得那倒不至於」

四人皆在思索著翡桜的意圖,過了片刻他們決定放棄,凌辰於是說道

「我看還是算了,桜姐姐想是有她的道理,我們也不必多問多想,反正接下來也無事,不如一同出府逛逛?」

晨兮率先表示贊同,另外兩人也點頭示意,寧雪便興奮地說道

「我知道有家飯庄不錯,如何?去嗎?」

正巧已過了午時二刻,眾人索性決定前往寧雪所說的飯庄

那飯庄並非在市集之中,它在稍微接近皇宮的地方,是一間黑色高雅的樓房,若不是先說此為飯庄,只覺得是文人居士所愛的典雅茶樓

四人下了馬車站在那飯庄下,抬眼一看便會看到門上的匾額,寫著風月樓三個大字

除寧雪外,另外三人一見這風月二字,有些無言以對,片刻晨兮才試探般的問道

「這便是寧雪姐姐所說的飯庄嗎?」

寧雪歡快的點著頭說道


「是呢!這飯庄可有名了,現今不預訂可做不上座上賓呢!不過好在我與老闆熟識,這才進的了的,好啦!別再說了,我都餓了,進去吧!」

寧雪走在前三人跟在後,前頭得意後頭無語,就這麼進去了

說來這飯庄確實高貴,門內精緻得裝潢,門外風雅的外觀,門前還有兩護衛,若無預訂便無法進入

可寧雪不過是突然來訪,卻依舊能夠帶人走進去,護衛也沒敢攔著,店小二一見是寧雪便主動上前帶位

小二將幾人帶到一處包房中,寧雪為眾人點了幾道菜品點心,小二點頭讓幾人稍等就退了下去

凌辰這時候問道

「究竟這兒的老闆是誰?這飯庄的名字也太...讓人誤會了...」

凌辰似是還想為寧雪得朋友留點面子,可木璃卻直說道

「是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裡是青樓呢!」

晨兮已面紅耳赤的低下了頭什麼話都沒說,寧雪卻有些尷尬的說道

「這飯庄的老闆是沒什麼取名字的天分,不過這話還是別說了,這的老闆是...」

沒等寧雪說完,便有人敲了包廂的房門,寧雪喊了聲進來,房門打開,一個身穿淡墨色服飾的男子走了進來並說道

「寧雪!許久不見!過的可好?」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四十章-白色梔子

兩年過去,自寧雪與凌辰和晨兮相識之後,便時不時到翡府與兩人玩鬧

凌辰過十三歲生辰時,寧雪便前來祝賀,不過兩日寧雪又再次來到翡府,一來便直奔凌辰和晨兮所居的日冕軒

寧雪跑到了軒內的小庭院,一眼便看到了正在賞花的兩人

晨兮盯著一朵盛開的梔子,靠近一聞,香味雖有些濃郁卻仍清新淡雅,晨兮回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凌辰說道

「凌哥哥!這梔子的香味可好聞了!你要不要聞聞看?」

凌辰只是隨手摘下另一朵小了不少的梔子花,輕輕的將晨兮些許鬢髮扶起並用那花固定在耳後,白色梔子與晨兮很是相配

晨兮卻不怎喜歡像姑娘家一般,伸手想將花拿下,凌辰卻抓住了他的手並笑著說道

「這梔子與你很配,莫摘!」

晨兮這才放下了手且害...

第四十章-白色梔子

兩年過去,自寧雪與凌辰和晨兮相識之後,便時不時到翡府與兩人玩鬧

凌辰過十三歲生辰時,寧雪便前來祝賀,不過兩日寧雪又再次來到翡府,一來便直奔凌辰和晨兮所居的日冕軒

寧雪跑到了軒內的小庭院,一眼便看到了正在賞花的兩人

晨兮盯著一朵盛開的梔子,靠近一聞,香味雖有些濃郁卻仍清新淡雅,晨兮回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凌辰說道

「凌哥哥!這梔子的香味可好聞了!你要不要聞聞看?」

凌辰只是隨手摘下另一朵小了不少的梔子花,輕輕的將晨兮些許鬢髮扶起並用那花固定在耳後,白色梔子與晨兮很是相配

晨兮卻不怎喜歡像姑娘家一般,伸手想將花拿下,凌辰卻抓住了他的手並笑著說道

「這梔子與你很配,莫摘!」

晨兮這才放下了手且害羞地別過臉,怕凌辰發現自己因發熱有些赤紅的臉

寧雪躲在一旁的草叢中偷看著,此時因眼前兩人滿是甜蜜的互動,她如此想著

「這兩兄弟的互動...實在是太可愛了!!!兩年前就感覺這兩人肯定有奸情!作為一位資深腐女,怎能放過這樣的美景,有空當然得常來療養身心啊!」

這便是內心如此複雜的寧雪常到翡府的原因

晨兮這時候感到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感覺,邊抓緊凌辰的左手衣袖邊壓低聲音說道

「凌哥哥!我總感覺有人在盯著我們!不會是刺客吧?」

凌辰撫了撫晨兮的頭笑著回道

「放心!那不是刺客!」

話落,凌辰拿出一柄匕首射向了寧雪,寧雪飛快的起身接住了那匕首,對著凌辰罵道

「喂!穆凌辰!你幹什麼啊!我差點被你殺了欸!怎麼可以亂扔這種凶器啊!」

凌辰繼續笑著沒有回答,寧雪不快的準備上前再好好唸一下凌辰,可晨兮這時卻一臉疑惑地問道

「寧雪姐姐?怎麼躲在草叢裡?」

被這麼一問,寧雪瞬間火氣全消,轉而有些不知所措,自己都忘了方才正在偷窺

面對晨兮純真的臉龐,寧雪謊亂得不知該如何解釋,凌辰便是知曉寧雪會有這種反應,這才故意不回答的

見寧雪依舊那般驚慌失措,凌辰終於替她解釋了一番,儘管這內容實在讓人不可置信,但只要是凌辰所說,晨兮幾乎都不會去懷疑

凌辰轉頭看向寧雪問道

「話說你今日又來做什?」

寧雪露出燦爛的微笑說道

「這不是來找你們玩嘛!」

凌辰很是不滿,就這個原因破壞了與晨兮的獨處,正慾趕人,木璃便走了過來叫了凌辰和晨兮的名字

三人看向了木璃,寧雪走上前向木璃問候道

「木璃大人,寧雪又過來叨擾了,還請您見諒」

木璃點頭回道

「寧雪小姐多禮了!您願意來陪這兩小子,已經是非常感謝了,怎會是叨擾呢!」

雖說是謙語,可木璃這麼一說還是讓凌辰和晨兮有些不滿

接著木璃轉向凌辰晨兮並說道

「桜說今日寧雪小姐來訪,看你們要出府同遊還是在府內找樂子都行,不過我得在一旁陪著」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三十九章-贈予簪子

幾人皆在涼亭就坐,方才翡桜等人談論禮時,木璃已讓人備好了膳,於是眾人一落座,便用起了膳

過了半個時辰左右,他們皆用完了午膳,正享用的茶點

晨兮拿起一塊糕點,張嘴咬了一口,一瞬之間嘴裡充斥著茶的香味,雖甜卻不膩,反而有些清香,令晨兮欲罷不能,一口接著一口

凌辰和寧雪也拿起一塊品嘗著,只有翡桜飲著茶沒有,所有人都沉浸在這氛圍中

這時凌辰發現晨兮嘴邊的甜點屑,便不假思索的抬手拭去並說道

「兮兒,怎麼這般貪嘴,吃得滿嘴都是」

凌辰的動作既輕又柔,眼底的寵溺更是讓人心動不已

晨兮臉上露出了微微紅暈,不自覺的撇開了眼,任不住偷瞄了一眼,見凌辰依舊微笑著,便回微笑說道

「謝謝凌哥哥!」

這畫面木璃和翡...

第三十九章-贈予簪子

幾人皆在涼亭就坐,方才翡桜等人談論禮時,木璃已讓人備好了膳,於是眾人一落座,便用起了膳

過了半個時辰左右,他們皆用完了午膳,正享用的茶點

晨兮拿起一塊糕點,張嘴咬了一口,一瞬之間嘴裡充斥著茶的香味,雖甜卻不膩,反而有些清香,令晨兮欲罷不能,一口接著一口

凌辰和寧雪也拿起一塊品嘗著,只有翡桜飲著茶沒有,所有人都沉浸在這氛圍中

這時凌辰發現晨兮嘴邊的甜點屑,便不假思索的抬手拭去並說道

「兮兒,怎麼這般貪嘴,吃得滿嘴都是」

凌辰的動作既輕又柔,眼底的寵溺更是讓人心動不已

晨兮臉上露出了微微紅暈,不自覺的撇開了眼,任不住偷瞄了一眼,見凌辰依舊微笑著,便回微笑說道

「謝謝凌哥哥!」

這畫面木璃和翡桜已習慣到不能再習慣了,而寧雪雖覺得有些怪異,但沒有多想,淡然地飲著茶

此時一位侍女手捧一個木盒走了過來,先向眾人行禮後,到凌晨身旁說道

「凌辰少爺,這是您讓人做的髮簪,您要看一下?還是奴婢先送到少爺的房間放著?」

未等凌辰開口,翡桜便向那侍女說道

「什麼簪子?拿過來我瞧瞧!」

侍女有些猶豫,她看向凌辰,凌辰雖有些不願,但還是點了頭,讓侍女將木盒拿了過去

翡桜打開侍女手中的木盒,一柄鑲有翡綠潤玉的銀白色簪子出現在眾人眼前,簪柄上細微的祥雲雕刻,配上那美玉,雖樸素卻典雅,若拿去賣,最少也值個三百兩

翡桜並未拿起簪子,只是直直盯著,凌辰卻有些忐忑

盯了一會兒,翡桜轉而看向凌辰並開口說道

「這玉...是你前幾日...在市集上買的那柄簪子上...所鑲的?」

凌辰點了點頭,翡桜笑著說道

「不錯!有眼光!」

凌辰也投以微笑說道

「謝謝桜姐姐誇獎!」

這時寧雪說道

「桜姐姐你可真好!這簪子想是凌辰小公子特意為妳準備的!有這樣的弟弟真好呢!」

晨兮聽完寧雪的話,看著簪子露出了落寞的表情心想

「原來不是送給我的...阿!我怎麼能這般想!凌哥哥送東西給姐姐也沒什麼!畢竟姐姐幫了我們很多嘛!不過...還是有些...」

凌辰也因寧雪的話緊張不已,很是怕翡桜當真,直接把簪子收下,於是便想著該如何開口

翡桜注意到了桌面上每個人各有著不同表情,一個羨慕、一個失落、一個緊張,這般特殊畫面令翡桜偷笑著

正當凌辰終於想好該如何開口時,翡桜卻先看向凌辰說道

「這簪子...怕不是給我的吧!」

聽到著句話,凌辰著才放鬆下來,晨兮和寧雪疑惑的看向翡桜

翡桜回以兩人微笑,讓侍女呈給凌辰並接著說道

「凌兒!這簪子沒有問題!不需再費時檢查,不如現下直接送給你所決定的...它的新主人,可好?」

凌辰愣了一下,轉而猶豫,看了一眼簪子後便下定決心,拿起簪子站了起來,緩緩的走到晨兮身後

方才的猶豫,也許是害羞、也許是害怕、也許是擔憂,但他的心意仍想讓那人知道

凌辰抬起手將晨兮及腰的烏髮挽起,用那玉簪為其固定,每個動作皆充滿著溫柔

晨兮先是驚訝,後來卻慢慢變成了感動,不僅只是那簪子的關係,更多的是凌辰輕柔的動作

從挽髮到插簪,沒有任何對話,卻讓兩人的心徹底溫暖了起來

完成後,凌辰看了看晨兮,晨兮嘴角微微彎起淺淺笑著,凌辰回以笑容,「很美!」二字脫口而出

翡桜和木璃也笑看著,可此時寧雪卻皺著眉思慮著

申時寧雪才離開翡府,戌時凌辰和晨兮已歇下,晨兮抱著簪子的木盒,想著今日發生的趣事,露出笑容安然入睡

...待續

楠奢

【原创耽美】<鱼鹰 >

四.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退下了,门里事物繁杂,早回吧。”尹阡重低头俯看着单膝跪拜的赤隼,半张脸埋在透过窗户月上枝头,花枝乱颤的阴影里。赤隼退去,始终不敢再瞧他。就是那晚,尹阡重又做了噩梦,:京城有名的鸣鶴楼里燃着熊熊烈火。整座酒楼都变成了火树。充斥的凄厉的哭喊惨叫。烧成焦炭的躯体一个个走向他的床塌。他们口齿不清,囫囵吞枣的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发出类似咀嚼的声音。那些人伸出烧焦的干枯的手摸向他的身体。突然两个满身浴血的披发男人从正对着他的上方飘了下来。不停的喊着四弟。那声音异常诡异。尹阡重吓得一身冷汗的坐起身来。扶额思索片刻,传来婢女,穿戴好。下了道秘旨后带领三两影卫出了宫。...

四.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退下了,门里事物繁杂,早回吧。”尹阡重低头俯看着单膝跪拜的赤隼,半张脸埋在透过窗户月上枝头,花枝乱颤的阴影里。赤隼退去,始终不敢再瞧他。就是那晚,尹阡重又做了噩梦,:京城有名的鸣鶴楼里燃着熊熊烈火。整座酒楼都变成了火树。充斥的凄厉的哭喊惨叫。烧成焦炭的躯体一个个走向他的床塌。他们口齿不清,囫囵吞枣的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发出类似咀嚼的声音。那些人伸出烧焦的干枯的手摸向他的身体。突然两个满身浴血的披发男人从正对着他的上方飘了下来。不停的喊着四弟。那声音异常诡异。尹阡重吓得一身冷汗的坐起身来。扶额思索片刻,传来婢女,穿戴好。下了道秘旨后带领三两影卫出了宫。

        后来,那次和赤隼相对和平的会面成了最后一次。自从得知玄鹰,白犬,宁雕三大阁主都在民间偷偷娶妻生子,尹阡重就已经开始预想到,他们迟早要离开鱼鹰门。杀人机器一旦有了感情,就废了。直到两个月前的一天统领赤隼到皇宫请命,透漏白犬想要离开鱼鹰门过普通人生活。尹阡重便动了杀机。这些杀人机器只要沾了皇家的血这辈子都不可能过普通人生活的。他们知道的太多做的也太多。他尹阡重是整个中原的主人,未来还会统一大漠的另一头无垠疆土。怎能让天下人知道,他是篡位的佞臣贼子。是杀了他两个兄弟的大逆不道之人。于是他借口接这三人的妻儿入京团聚。专门在鸣鶴楼设宴,玄鹰,白犬,宁雕得知消息后兴冲冲的换上便服前来赴宴,怎料到眼前的鸣鶴楼已在火海之中。在楼身的坍塌的那一刹那,三人都明白了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命途如此只得认命。尹阡重设计捉住三人,告知这三人其内人已葬身无端引起的大火之中但他们的孩子已经被收养在隐密处。如以后有二心,便会将这几个孩子坑杀。三阁主双膝跪地,无话可说,只得谢主龙恩留了自家孩儿一条性命。尹阡重见此情此景还是有些不满意,他与这面前下跪的三人,和身后的赤隼,都是男人。如果想让一个男人彻底灭情绝爱,忘却红尘凡事永远为他所用。只能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泯灭情根,毁灭其肉体欲望。

      “男人如果没有下半身那个东西,就会有更充足的时间和精力用有限的生命,做无限的盖世壮举了。”尹阡重凤目微睁着看着眼前的三大阁主,轻声细语道。

      随后赤隼,玄鹰,白犬,宁雕都中了尹阡重香炉里的软筋散,四人摊倒在地,尹阡重命人将四人,囚于一室,赤隼勉强睁开双眼,看清了挂于室内的牌匾,“净身房”,赤隼虚弱的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尹阡重啊,尹阡重。懦夫才用如此幼稚的手段,让一个人臣服。”

      鱼鹰门统领可不是白当的,他颤抖着从腰间掏出一个掌心大小的瓷瓶。倒出药丸给自己和三位阁主分别服下。这时有两个宦官模样的人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个箱子。这二人正抬眼,就被已经清醒的四人打昏过去。屋外的大内侍卫听到声音不对,也跟着闯了进来。赤隼一腿劈在第一个进来的侍卫脸上,三位阁主也加入战斗,屋里尘土飞扬,桌椅板凳被踢到各个角落,混战中的几个侍卫也都是尹阡重安排的大内高手,从屋内打到屋外,也用了半晌的时间。四人脱困后跃在宫墙之上。身后箭如雨下。白犬和宁雕被如雨如瀑的毒箭射中,从宫墙上跌下翻倒在洪水般汹涌而来的禁卫军脚下。

     赤隼玄鹰顺利逃脱,根据这些年对尹阡重的了解,他只可能秘密捉拿鱼鹰门的叛徒,不会大张旗鼓的贴通缉令。为了方便了解事态,赤隼玄鹰二人先是在京城外的鬼林躲了两天,而后趁夜浅回了鱼鹰门。玄鹰在鱼鹰门的石门外试着念着最近的一次的口令,没想到门竟然开了。他二人迈向通入正殿的台阶,却没人阻拦。现在正值子夜,鱼鹰门的正殿是应该是没有人的,但是推开门后,却是看到了白犬和宁雕二人。此二人面容憔悴,目光无神。借着月色苦笑着望着进门的赤隼和玄鹰,仿佛等了他们许久,赤隼见此情景眼前不由的浮现出尹阡重那势在必得的表情。这时白犬突然豪无征兆的大笑起来尖声叫道:统领,您回来了,鱼鹰门是不会没有统领的,会永远效忠皇上的,我们都是大忠臣!哈哈,大忠臣!”白犬说着没有丝毫逻辑的疯话捉住赤隼的手摇晃着。宁雕颓然倒地,抓着白色的亵衣痛哭流涕: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听到这玄鹰用掌风震碎了身旁的木椅用破碎的声线低吼着“畜生,畜生……”

       那天赤隼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尹阡重的阴狠毒辣,这样的主人让人不寒而栗。他没有通缉他们,他也没有灭掉鱼鹰门,更没有更换统领和阁主,也没有关押他们,他只是把人推入更绝望的深渊里。他不仅仅是阉割白犬和宁雕男性特征。也一并把他们四人的灵魂也阉割掉了。逼着他们成为毫无感情和欲望的杀戮工具。

   


我的主角尹阡重,外貌气质基本上是按沈宁的众多反派特质写的,赤隼是按陈伟霆的隐哥哥写的。但是好像快编不下去了。( ^ω^ )我得回回血。



       

翡桜

天命難違

第三十八章-禮不可廢

翡桜那般讓寧雪有些不滿,於是寧雪有些刻意的說道

「說起來...這幾日聽聞那右相家的公子小姐們各個都變了人似的,一改往日那般囂張,現下都守己守禮,不曾再鬧過事,各方都傳著是姐姐妳出手教訓了一番呢!」

翡桜放下了茶杯說道

「怎麼?左相府的二千金什麼時候也這般八卦了?這事倒有妳一半責任呢!不僅不自知還如此傻傻的笑話我,右相要是知道怕是要氣瘋了!」

寧雪一臉莫名,自己怎麼就有責任了?她不悅的問道

「桜姐姐可是要說個明白,寧雪何時作了什麼?明明是那右相家的兩個蠢貨對寧雪動手的,怎麼我就有了責任?我可什麼都沒作啊!」

翡桜冷笑了聲說道

「既如此!我便說個明白,妳錯就錯在什麼都沒作,自個兒即可將哪...

第三十八章-禮不可廢

翡桜那般讓寧雪有些不滿,於是寧雪有些刻意的說道

「說起來...這幾日聽聞那右相家的公子小姐們各個都變了人似的,一改往日那般囂張,現下都守己守禮,不曾再鬧過事,各方都傳著是姐姐妳出手教訓了一番呢!」

翡桜放下了茶杯說道

「怎麼?左相府的二千金什麼時候也這般八卦了?這事倒有妳一半責任呢!不僅不自知還如此傻傻的笑話我,右相要是知道怕是要氣瘋了!」

寧雪一臉莫名,自己怎麼就有責任了?她不悅的問道

「桜姐姐可是要說個明白,寧雪何時作了什麼?明明是那右相家的兩個蠢貨對寧雪動手的,怎麼我就有了責任?我可什麼都沒作啊!」

翡桜冷笑了聲說道

「既如此!我便說個明白,妳錯就錯在什麼都沒作,自個兒即可將哪兩蠢材趕走,非要讓我那倆弟弟幫妳出頭,右相這才惹得我,如何?能明瞭了?」

寧雪無言以對,這確實是有些自己的問題,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這位可怕的大人是位弟控呢!

寧雪似乎想到了什麼,專注地看向翡桜問道

「我一直有兩個疑問!正好現在問妳,一個是妳究竟是怎麼讓前左相被貶官的?另一個是為何任一個宮宴,我都不曾見過妳的弟弟們去過?」

翡桜漠然地說道

「前左相?我不過讓人蒐集了他的一些罪證,並請人呈上去給皇上,至於第二個問題,與妳無關!」

寧雪訝異的說不出話來,若是罪證這麼好找,那前左相怎麼可能任職超過三十年,就算有些罪證,可怎麼也不可能扳倒一朝重臣,除非那些罪證夠足夠重...

可寧雪不知的是,那些罪證是由夜血閣所搜出的,翡桜透過夜血閣將那些朝廷官員的罪證蒐集起來,在需要的時候用來排出異己,有時罪證不足翡桜便會以現有的內容加以誇大,已達到她所要的效果,但若是沒事,翡桜也不會隨意拿出來

只是偶爾也會拿出某官的罪證要脅該官導正其品行及任職態度,這便是為何許多官員甚至百姓都敬畏翡桜的原由

寧雪回過神本想追問是怎麼蒐集罪證的和宮宴的事,可她一想起翡桜的個性便知,翡桜怎可能會老實告訴她,問了可能還會惹她不快,於是便放棄追問

翡桜則想起自凌辰和晨兮入府以來,她從未讓這兩個孩子隨她去參加宮宴,皇上知曉她收了兩個弟弟,也直要翡桜帶倆孩子入宮面聖,不是翡桜進宮時說起,便是送信來要求帶孩子入宮,可翡桜總有理由推託,看在翡桜時常幫自己的份上,皇上也不好說什麼

真要說為什麼的話,晨兮倒還無所謂,可凌辰只要身分一曝光,便不是翡桜可以干預的,她自然不會讓凌辰暴露在危險之中...

正當兩人各有所思並沉默時,這時一位侍女走了進來說是午膳時間已到,兩位少爺已在花園等待,於是兩人便一起動身前往花園

...待續

翡桜

天命難違

第三十七章-蒐集罪證

翡桜那般讓寧雪有些不滿,於是寧雪有些刻意的說道

「說起來...這幾日聽聞那右相家的公子小姐們各個都變了人似的,一改往日那般囂張,現下都守己守禮,不曾再鬧過事,各方都傳著是姐姐妳出手教訓了一番呢!」

翡桜放下了茶杯說道

「怎麼?左相府的二千金什麼時候也這般八卦了?這事倒有妳一半責任呢!不僅不自知還如此傻傻的笑話我,右相要是知道怕是要氣瘋了!」

寧雪一臉莫名,自己怎麼就有責任了?她不悅的問道

「桜姐姐可是要說個明白,寧雪何時作了什麼?明明是那右相家的兩個蠢貨對寧雪動手的,怎麼我就有了責任?我可什麼都沒作啊!」

翡桜冷笑了聲說道

「既如此!我便說個明白,妳錯就錯在什麼都沒作,自個兒即可將哪...

第三十七章-蒐集罪證

翡桜那般讓寧雪有些不滿,於是寧雪有些刻意的說道

「說起來...這幾日聽聞那右相家的公子小姐們各個都變了人似的,一改往日那般囂張,現下都守己守禮,不曾再鬧過事,各方都傳著是姐姐妳出手教訓了一番呢!」

翡桜放下了茶杯說道

「怎麼?左相府的二千金什麼時候也這般八卦了?這事倒有妳一半責任呢!不僅不自知還如此傻傻的笑話我,右相要是知道怕是要氣瘋了!」

寧雪一臉莫名,自己怎麼就有責任了?她不悅的問道

「桜姐姐可是要說個明白,寧雪何時作了什麼?明明是那右相家的兩個蠢貨對寧雪動手的,怎麼我就有了責任?我可什麼都沒作啊!」

翡桜冷笑了聲說道

「既如此!我便說個明白,妳錯就錯在什麼都沒作,自個兒即可將哪兩蠢材趕走,非要讓我那倆弟弟幫妳出頭,右相這才惹得我,如何?能明瞭了?」

寧雪無言以對,這確實是有些自己的問題,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這位可怕的大人是位弟控呢!

寧雪似乎想到了什麼,專注地看向翡桜問道

「我一直有兩個疑問!正好現在問妳,一個是妳究竟是怎麼讓前左相被貶官的?另一個是為何任一個宮宴,我都不曾見過妳的弟弟們去過?」

翡桜漠然地說道

「前左相?我不過讓人蒐集了他的一些罪證,並請人呈上去給皇上,至於第二個問題,與妳無關!」

寧雪訝異的說不出話來,若是罪證這麼好找,那前左相怎麼可能任職超過三十年,就算有些罪證,可怎麼也不可能扳倒一朝重臣,除非那些罪證夠足夠重...

可寧雪不知的是,那些罪證是由夜血閣所搜出的,翡桜透過夜血閣將那些朝廷官員的罪證蒐集起來,在需要的時候用來排出異己,有時罪證不足翡桜便會以現有的內容加以誇大,已達到她所要的效果,但若是沒事,翡桜也不會隨意拿出來

只是偶爾也會拿出某官的罪證要脅該官導正其品行及任職態度,這便是為何許多官員甚至百姓都敬畏翡桜的原由

寧雪回過神本想追問是怎麼蒐集罪證的和宮宴的事,可她一想起翡桜的個性便知,翡桜怎可能會老實告訴她,問了可能還會惹她不快,於是便放棄追問

翡桜則想起自凌辰和晨兮入府以來,她從未讓這兩個孩子隨她去參加宮宴,皇上知曉她收了兩個弟弟,也直要翡桜帶倆孩子入宮面聖,不是翡桜進宮時說起,便是送信來要求帶孩子入宮,可翡桜總有理由推託,看在翡桜時常幫自己的份上,皇上也不好說什麼

真要說為什麼的話,晨兮倒還無所謂,可凌辰只要身分一曝光,便不是翡桜可以干預的,她自然不會讓凌辰暴露在危險之中...

正當兩人各有所思並沉默時,這時一位侍女走了進來說是午膳時間已到,兩位少爺已在花園等待,於是兩人便一起動身前往花園

...待續

楠奢
[原创耽美】《鱼鹰》故事梗概

[原创耽美】《鱼鹰》故事梗概

[原创耽美】《鱼鹰》故事梗概

楠奢

【原创耽美】<鱼鹰 >

三.


   “孩子,你看看你这张脸,你和她长的如此相似,这也许就老天在惩罚我,让我受这样的折磨。”尹阡重扶开额头前长长的碎发,抬眼盯着赤隼心中不禁感叹。

   赤隼不知如何再往下说,毕竟他对他们之间的过往只是一知半解,眼前这个人也曾经是他的父亲,他自小只知道母亲生下他就死了,他是由奶娘带大的,他幼小的五年里,眼前这个男人把他所有的父爱几乎都给了他,平常百姓不觉如何,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父亲是一国之君。那时父亲还有其他妃子生的儿子,但是父亲几乎天天来看他。给他的爱也是最多的。虽然那已经是遥远的回忆了,但是他那时是有名有姓的,他叫尹继邺,十岁以后是要被封...


三.


   “孩子,你看看你这张脸,你和她长的如此相似,这也许就老天在惩罚我,让我受这样的折磨。”尹阡重扶开额头前长长的碎发,抬眼盯着赤隼心中不禁感叹。

   赤隼不知如何再往下说,毕竟他对他们之间的过往只是一知半解,眼前这个人也曾经是他的父亲,他自小只知道母亲生下他就死了,他是由奶娘带大的,他幼小的五年里,眼前这个男人把他所有的父爱几乎都给了他,平常百姓不觉如何,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父亲是一国之君。那时父亲还有其他妃子生的儿子,但是父亲几乎天天来看他。给他的爱也是最多的。虽然那已经是遥远的回忆了,但是他那时是有名有姓的,他叫尹继邺,十岁以后是要被封为太子的,但是自从禁栏宮的疯女人自杀后没几天,他的一切就都没了。他没了父亲,没了奶娘,没了尹继邺这个名字,那时正值雨季,天天夜里都在打雷下雨,小孩子都怕打雷打闪,父皇每天晚上都会陪他睡觉,给他讲故事,可是有一天父皇夜里没有来,外面电闪雷鸣不绝于耳,他怕的大哭起来,奶娘听到,飞奔进屋安慰他。他只是一个劲的念着他要父皇,他只记得他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他发现他已不在他的寝宮,他身边多了几个少年带着惊奇,带着疑惑俯身看着他。后来,他在鱼鹰门里吃了很多苦,受了不少劫难。父皇却一次也没看过他。

      后来父皇的面貌越来越模糊了,越是想念父皇,越是记不起父皇的面容,那时幼小只记得,父皇很高,身材修长,有一双漂亮的闪亮眼睛,嘴唇润泽,时常带着笑意,他的大手特别的温暖,有一次肚子疼,父皇就把他的大手敷在他的肚子上轻轻的揉,揉了没多久,他就舒服的睡着了。他的父皇是世界上最美,最好的人。他带着这样类似的温暖回忆,每每遇到困难他都能挺过去。但是思念也在不停的累加。在他12岁那年,玄鹰办事得力,受到父皇的嘉奖,即将回宫面圣,他一路无声无息的尾随玄鹰出了鱼鹰门,鱼鹰门在距皇宫十几里的山涧里,门规森严,门徒没有任务不得外出,就算门里的统领都需要口令才能进出鱼鹰门。他这七年里第一次踏出这几座山涧,他望了望夜色里连跑带跳踩着轻功的玄鹰,又回头看了看黑鸦鸦一片的群山,轻轻一笑,追上了玄鹰。

        他尾随玄鹰越过宫墙,躲过侍卫宫女,来到了琼鸾宫寝殿门外,玄鹰推开门,走了进去,他找了一处微微松动的窗户,潜入殿内,躲到了隐蔽处的房梁上。

   他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父皇,父皇穿着雪白的袍子,侧卧于雕着龙和凤的檀木床塌上,他的头发很长,颜色是栗色的,幼时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父皇的脸显得很疲惫,但是还是和他幼时的记忆里一样,很白,眉目清秀,嘴唇润泽。他没有注意听父皇如何奖赏了玄鹰,他的注意力都铺在父皇身上,他的笑,他匀称修长的身体,和他独有的高贵风雅。这是他的父皇,那个曾经最爱他的人。

     回忆终止于尹阡重低沉的惊呼,“大胆赤隼,你在做什么?”赤隼回了神,发现,他的手正摸着尹阡重的脸。

     他像手被烫了一样连忙收回“陛下,为了你我以后都相安无事,赤隼想离开鱼鹰门” 他突然单膝下跪,请求道。

    尹阡重诧异地看着赤隼刚才的一系列举动,站起身来。

    “你想离开鱼鹰门,就要先帮朕做两件事”尹阡重白衣飘飘背着手围着赤隼踱着步。

    “找到元宗秘籍,以及培养合适的门徒接任鱼鹰门统领。门里不能没有统领....”。

     “是,陛下”赤隼抬眼望着此时又回到床塌上坐着的尹阡重。这三十四岁的尹阡重跟他12岁在这座寝殿房梁上看到的没什么大区别,年龄给他带来的只有持重感,和更深的宁静之感。他眼睛下的卧蚕与睫毛的阴影使他多了分妩媚。赤隼望着这样的皇帝心里心乱如麻,“不能再待在他身边做事了。他杀了我的亲生父亲,我却不能报仇,我对他却没有仇恨之情,只有渴望,渴望他的父爱?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渴望早就变质了,脑子里的魔,在不停的叫嚣着,你渴望他,你渴望他什么,孩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待续……

  

       

翡桜

天命難違

第三十六章-醫術師傅

自凌辰等人去了市集後又過了幾日,那日被他們所救的姑娘寧雪依約至翡府登門致謝

接待的侍女將寧雪帶到翡府的前堂(那是用來接客的廳堂),安置好客人後便去尋了翡桜

那侍女來到翡桜的房中見翡桜此時正在作畫,侍女依舊行了禮便稟報道

「小姐!寧雪小姐來訪,說要見凌辰少爺和兮少爺,您看...?」

翡桜扶了袖子放下了手中的毛筆,看了看方才所作的畫,再抬眼看向侍女接著微微抬頭並笑道

「可說了來意?」

侍女回道

「說是要向兩位少爺道謝」

翡桜思索了一番,這才想前些日子,芝蘭似是有說過類似的事,於是再次笑道

「我知道了,先別告訴兩位少爺,我先去會會,正巧我也有些事要與她商議,你與我一道去吧!」

話落翡桜便帶著侍女...

第三十六章-醫術師傅

自凌辰等人去了市集後又過了幾日,那日被他們所救的姑娘寧雪依約至翡府登門致謝

接待的侍女將寧雪帶到翡府的前堂(那是用來接客的廳堂),安置好客人後便去尋了翡桜

那侍女來到翡桜的房中見翡桜此時正在作畫,侍女依舊行了禮便稟報道

「小姐!寧雪小姐來訪,說要見凌辰少爺和兮少爺,您看...?」

翡桜扶了袖子放下了手中的毛筆,看了看方才所作的畫,再抬眼看向侍女接著微微抬頭並笑道

「可說了來意?」

侍女回道

「說是要向兩位少爺道謝」

翡桜思索了一番,這才想前些日子,芝蘭似是有說過類似的事,於是再次笑道

「我知道了,先別告訴兩位少爺,我先去會會,正巧我也有些事要與她商議,你與我一道去吧!」

話落翡桜便帶著侍女至前堂見客,剛到,寧雪清秀的臉龐便出現在翡桜眼中,本坐在椅子上寧雪立刻起了身,向翡桜行了小禮後便說道

「桜姐姐!許久未見!過得可還好?」

翡桜抬手示意寧雪就座,寧雪頓了下,接著笑了笑便乖乖坐回了位子上,翡桜見寧雪坐了下來,這才邊走向主位邊回道

「挺好,不勞掛心,聽聞你今日來是為了向我家的弟弟們道謝?」

說罷翡桜便已坐上了主位,寧雪頷首說道

「想必桜姐姐早已知曉前因後果了吧!多虧兩位小公子,寧雪才得以安然無恙,故此寧雪特意備了禮,已表感謝之情」

寧雪的侍女將禮端了出來,翡府侍女接了去且先退至一旁,這時寧雪左右張望後便說道

「說來...怎麼不見兩位小公子」

翡桜沒有回答寧雪,只是對著侍女們命令道

「 去告訴兩位小少爺,午時在花園和我還有客人一同用膳,這禮也一同送去花園,還有其餘沒事的都先退下吧」

所有侍女一併退了下去,翡桜看向寧雪,寧雪知曉了翡桜的意思便也讓自己的侍女退下

廳堂中只剩下翡桜和寧雪二人,寧雪打趣道

「桜姐姐!特地將人都遣了出去,莫不是有什麼秘密要說?」

翡桜輕笑了聲說道

「想什麼呢!我只是不喜閒談時有多餘的人在旁聽著,倒是你,最近醫術可有長進?你我認識三年,也指點你三年了,莫要跟我說你現在連個藥材毒物都不認得!」

寧雪笑吟吟地說道

「怎會!難道桜姐姐不知?我在這王都中已開了三四間藥鋪,裡頭的藥材應有盡有,全是我親自挑選,還內附大夫,也都是我傳的醫術,這般姐姐可是了解了」

翡桜慢條斯理的拿起茶杯飲了口,蠻不在乎的說道

「是嗎?我著實不曉得,誰讓我府上便有藥材庫,從來都不是我親自去採購的」

寧雪無語地看著翡桜,怎麼說自身醫術也有一半是這個人所授的,好歹也是自己的師傅,竟如此不在乎,真是欲哭無淚啊!

...待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