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鲁瓦尔多

10052浏览    436参与
玖瑶酱

我又开始相信奇迹。

谢谢制作团队的努力,我相信UL总有一天可以真正的回到我们身边。

我会继续等下去。

我又开始相信奇迹。

谢谢制作团队的努力,我相信UL总有一天可以真正的回到我们身边。

我会继续等下去。

迷迭香香機

窩在OPEN服努力拼湊當年。

自家的人偶之館鐵三角湊成!
後續就是阿奇、閃閃、瑪格、二哥……加油!

刪檔封測的緣故很珍惜能夠回到星幽界的一天,想想真的不能小看活在現實中的聖女之子們(?)

鐵克威雖然一樣想罵「幹你鐵克威!」但反過來還是得感謝他們做出UL讓我結識很多人並且部份人成為現實的朋友XD

說不定哪天會開始補完星幽界的故事吧!

對了痛苦的是居然沒辦法抽到伯恩和布列!得買N卡帶去打對戰拿L卡(笑哭)

窩在OPEN服努力拼湊當年。

自家的人偶之館鐵三角湊成!
後續就是阿奇、閃閃、瑪格、二哥……加油!

刪檔封測的緣故很珍惜能夠回到星幽界的一天,想想真的不能小看活在現實中的聖女之子們(?)

鐵克威雖然一樣想罵「幹你鐵克威!」但反過來還是得感謝他們做出UL讓我結識很多人並且部份人成為現實的朋友XD

說不定哪天會開始補完星幽界的故事吧!

對了痛苦的是居然沒辦法抽到伯恩和布列!得買N卡帶去打對戰拿L卡(笑哭)

嘎嘎Pasta
好想念我的小王子沃蘭德.......

好想念我的小王子沃蘭德......

還有我的復活王子......一開場就吸別人的星星真的超開心

開場放復活王子吸對方星星,再放沃蘭德狂用星星打對方還可以回收真得超爽www

P.S:真的超感謝當時幫忙我打渦的親友

好想念我的小王子沃蘭德......

還有我的復活王子......一開場就吸別人的星星真的超開心

開場放復活王子吸對方星星,再放沃蘭德狂用星星打對方還可以回收真得超爽www

P.S:真的超感謝當時幫忙我打渦的親友

一只陌影
摸了,上色真是一言难尽

摸了,上色真是一言难尽

摸了,上色真是一言难尽

海盐味蘑菇
发一下16年画的盆栽挂件的图w...

发一下16年画的盆栽挂件的图ww

发一下16年画的盆栽挂件的图ww

浮游水星子

[UNlight/康/佐王]龙

*cp为康拉德→古鲁瓦尔多←威廉  王受3p避雷注意

*写手接龙游戏产物 (难产一整年系列 终于生出来了

*傻缺po功力不足 ooc扭转无力 因此傻缺po选择放飞自我 让ooc值突破天际∠( ᐛ 」∠

以上,祝能够接受这些设定的dalao食用愉快~★

      “康拉德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现在不如我的,一种是将来不如我的。”古鲁瓦尔多抚着剑上的裂痕,如同祭奠逝去的爱人。

      黑龙漆黑的羽翼在天空一闪而过。

     ...

*cp为康拉德→古鲁瓦尔多←威廉  王受3p避雷注意

*写手接龙游戏产物 (难产一整年系列 终于生出来了

*傻缺po功力不足 ooc扭转无力 因此傻缺po选择放飞自我 让ooc值突破天际∠( ᐛ 」∠

以上,祝能够接受这些设定的dalao食用愉快~★



      “康拉德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现在不如我的,一种是将来不如我的。”古鲁瓦尔多抚着剑上的裂痕,如同祭奠逝去的爱人。

      黑龙漆黑的羽翼在天空一闪而过。

      夕阳将要落下,又一个黑夜翩然而至。我们仍在失去朋友和战友,踩着腐烂的尸体再次站起,哪怕明知对方无可战胜。

      威廉拢了拢头发,最后一缕阳光照在他脸上,他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别担心康拉德,祸害遗千年是他们祖训,无良将军肯定在哪儿快乐的蹦跶着。”

       黑龙的咆哮伴着烈火摧枯拉朽,古鲁瓦尔多借着最后的阳光看了威廉一眼:“可是被厄运之龙带走的人……”

       他的话语被龙侍们凄厉的叫声打断,威廉皱着眉啧了一声,佩剑横在胸前,飒然而立。“来吧,古鲁小可爱,与其担心康拉德那个熊猫,不如和我再抵抗一夜吧。”

       古鲁瓦尔多叹了口气:“就剩我们了吗?”

       “嗯,王立团……只有我们两个了,黑太子殿下。”

       古鲁瓦尔多轻轻舔舐着手背的伤口,含混不清地说:“愿杀戮保佑我们。”

       威廉笑了:“奇怪的祈祷词。”



       康拉德觉得自己没了一次发大财的机会。

       毕竟不管是太子还是不死都比自己有噱头的多。

       他如今,在黑龙的城堡里转来转去,却找不到离开的路。

       他妈的。他愤愤地想着,一脚踹开了那又一扇画着黑龙图腾的房间门。房间里一面又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无一例外反射着他现在不爽的脸色。

       我的眼线还是那么有魅力。古鲁瓦尔多肯定想我了。

       眼前的镜子忽然出现了圈圈涟漪,眨眼之间映射出来的成了威廉和古鲁瓦尔多斩杀龙侍的身影。

      妈的,得快点出去才行!康拉德想着,一棍敲碎了镜子。

      然而粉碎的只是镜子,而非这个诡异的空间,他依然被困在这里,无法和外界的人汇合,甚至无法取得联系。这使得康拉德越发焦躁,尤其是看到王立团只剩下古鲁瓦尔多和威廉两个人。于公于私来说,这都不是他乐于看到的结果。退出房间也毫无意义,反正作为现在这个房间的入口的门后,也肯定是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满是镜子的房间而已。

      深吸一口气,康拉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吾之意志即为神之意志,无人能够违背神之意志。吾将以神之慈悲,斩除邪恶。”轻声念起祷文,作为神的使者而获得的强大力量涌动着,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吾将以神之愤怒,导正世界。”甩出分离开的三节棍,四周的镜子瞬间碎成齑粉,整个空间也陷入了一种透着死寂的气息的黑暗。

      康拉德啧了一声,偏偏是在已经没有照明工具了的这时候……他重新把三节棍缩回棍棒状态,恶徳将军手下威名赫赫的乾坤一掷现如今也不得不被作为探路用的手杖来使用。

      镜子被击碎以后,似乎他所处的空间也转换了,本应空无一物的前方出现了一面墙。康拉德试着敲了敲,发出的略显沉闷的声音让他得以确定并不是之前那个满是镜子的空间,听起来更像是……木头?

      不,不是墙,是一扇门。

      非常厚重的木门,门上还有纹路,摸起来似乎是藤蔓、花之类娘兮兮的玩意儿。就眼下这个状况来说,想出去估计也只能从这扇门下手了吧?不过,只靠蛮力的话不仅打不开它,很有可能还会打破仅有的出去的希望。这个不知从何而起的认知还是使得康拉德放弃了强行破坏这扇门的想法。

      他在门上摸索着,指尖略过稍左的一朵花蕾的瞬间,其上泛起了微弱而柔和的光芒。即便是萤火之光,在这个没有光的地方也与皓月无异。试着移开手指,那光芒却顷刻即灭;持续触碰的话,它似乎在随着呼吸的节奏闪烁,时明时暗。将三节棍又分离开,挂在腰上,康拉德用另一只手尝试去触碰其他的花蕾,然而只有那唯一的一朵能够亮起来。

      这可真稀奇,木头会发光了不是么?可惜比起发光木头,我的太子殿下对黑龙尸体更有兴趣。近乎苦中作乐地,康拉德想着,手指依然没有离开小小的会发光的花蕾。与其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胡乱探索,不如等等看这花会发生什么,反正眼下自己最不缺就是时间。

      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黑暗空间里,时间的概念也变得模糊起来,康拉德不知道自己凝视了那光芒多久。

      突然,沉重的木门发出一丝极其细微的“咔”的声音。

      门开了。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康拉德几乎有一瞬间的失明。

      而后,重新睁开双眼,他发现他看到了过去。



      接连失去两个爱子的老国王悲痛欲绝,巨大的打击将他推入病魔的掌心,对于皇室的混乱喜闻乐见的佞臣们开始谋划起了夺权。就在这个时候,作为王妃玛尔菈捍卫皇室尊严的手段,三皇子古鲁瓦尔多被宣布立为王储,进入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个十七岁的年轻太子挡了某些人的路。

      然后,以除去为害四方的魔龙为名,家臣们提议组成王立团,“聚集王国中最出色的年轻人,为保卫国民的安危、捍卫隆兹布鲁的名誉而战”。

      正中某些人的下怀,古鲁瓦尔多自然也主动地提出要作为王立团的一员,参与讨伐魔龙的战斗。他们计划趁此机会,除去这块碍眼至极的绊脚石。

      恶徳将军嗤笑着,这些试图打古鲁瓦尔多的主意的家伙们全是些蠢货,他们根本不知道黑王子拥有着怎样的天赋和力量,不过是在引火自焚罢了。

      “既然是如此荣耀的战斗,不如也算上我,怎么样?”康拉德在那场会议中如是说,暗含威胁的微笑加上恶徳将军的恶名,没有人敢提出异议。于是,带着自己最精锐的亲卫队,康拉德即将与王立团共同组成屠龙的先遣队。

      计划通的康拉德看向古鲁瓦尔多。尚显稚嫩的黑太子面对这个为数不多的、自小愿意跟他说上话的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讶。这让康拉德感到异常的满足,毕竟黑太子的冷淡人尽皆知,即使自己多年以前没有因为那些愚蠢的谣言同“被诅咒的”小皇子保持距离,而因此获得了他的信赖,这样明显的情绪波动却也不是经常能见到的。而这一次,这个既能挑战传说中强大的魔龙,又能与古鲁瓦尔多长时间相处的机会,康拉德除非是被圣水泡坏了脑子才会放过。他眨眨眼,然而却被古鲁瓦尔多再一次残忍地拒绝了接受这种,以他的说法,“恶心的装可爱行为”,并且移开目光,不再看着康拉德。

      对于这样的反应,实际上在两人的相处模式之中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而康拉德似乎也以此为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古鲁瓦尔多撩拨得保持不住冷淡姿态就是他最大的娱乐活动。



      出征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临近黎明之时,整个布隆海德都沉寂下来,无论是寻欢作乐的贵族还是忙碌工作的平民,此刻都已陷入梦境。

      繁华的都城化作沉睡的巨兽,没有人知道无尽的黑暗底下埋藏了多少罪恶。待至天明,这只巨兽再次苏醒,一切的污秽都将被掩盖,狰狞的爪子也被小心翼翼地收在腹下。巨兽向人们露出看似温和的滑稽微笑,一切都是如此的“和平而光明”。

      就如同先遣队的未来一般。

      古鲁瓦尔多沉默地站在阳台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怎么,睡不着吗?”

      对于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康拉德,古鲁瓦尔多并不意外。恶徳将军和黑太子向来都绝无可能是人们亲近的对象,两个“诡异”的人在一起简直再合理不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古鲁瓦尔多自幼年以来就和青年的康拉德保持着非常不错的关系,也根本不会有人会介意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对方的房间里。

      当然,威廉是个例外。

      如果被库鲁托知道了我又深更半夜的来找古鲁瓦尔多,那个总是一脸严肃的侍从官大概又要诋毁我无礼了吧?明明在人前装着一副可笑的花花公子姿态,私底下却永远那么死板又固执地阻挠我追求古鲁瓦尔多,甚至不敢承认自己也钟情于自己宣誓效忠的对象……康拉德略带嘲讽地想着,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只静静地与古鲁瓦尔多一同凝视着静谧的夜空。

      收起了平日里轻浮而恶意的微笑,康拉德沉静下来的面容也使人难以看到他内心的想法。“要出征了。你知道这趟旅程注定布满荆棘,他们都想要你死。你将面对的不仅是厄运之龙,还会有来自后方的背叛。”

      “所以呢?我应该选择逃避吗?”古鲁瓦尔多轻描淡写地回应,“你说的不过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罢了。”

      康拉德笑了起来:“会选择逃避的就不是你了,我亲爱的太子殿下。”

      “我知道游戏规则。不论如何,我会赢给你看。”

      闻及此言,康拉德的轻笑转为大笑,又很快平静了下来。他低头,自古鲁瓦尔多身后凑到其耳畔低语:“好孩子……不愧是被神选中的人……”声调温柔而缠绵,就如同对待深爱的情人。

      单膝跪地,康拉德向古鲁瓦尔多行最郑重其事的礼节。

      “为了实现您的愿望,我将向您献出我的忠诚,以及……”

      “我的一切。”



      康拉德漠然看着这一幕幕闪过,只有在古鲁瓦尔多出现时眼神中才有一丝波动。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段幻视是否与逃离这个空间有关,或许要试着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大概是受了之前的门上的纹路的影响,他把目光集中在了城堡外郁郁葱葱的树林。古鲁瓦尔多的房间并不在很高的地方,康拉德从阳台边翻身,一跃而下。

      落到地面的那一瞬间,背后的城堡荡漾出如同水纹一般的涟漪,即使是面前的树林也变得阴森了起来。

      ……斩影之森?该死的空间又转换了?

      那是斩影之森独有的巨树,其上的特殊纹路明确地肯定了康拉德的想法。

      只要是在这片大陆上长大的人,谁都有小时候被妈妈恐吓“再不听话就要被影子恶魔带走了”的经历。即使从来没有人见过它,也不妨碍它成为人们的认知里,最令人畏惧的怪物之一。

      康拉德没有会给自己讲故事的母亲,也没有教导自己的父亲,他只有一个武艺高强却吊儿郎当的养父,告诉他影子恶魔虽然少见,但却并不是什么厉害玩意儿,这世上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真正可怕的怪物,隐藏在黑暗之中。这使得他对那些强大的怪物心生向往,然而却一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亲自去挑战传说中的怪物们。现如今,他有机会了,去寻找影子恶魔,然后打败它们。反正,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不是吗?没准打败了影子恶魔,这个空间就被打破了呢?

      康拉德一向信任自己的直觉,因为他相信这是身为神的使者得到的又一项恩赐:来自神的指引。

      事实证明,或许真的是仁慈的神明在给予他的使者以指引,在击杀了近百只怪物之后,康拉德发现了不远处,聚集在一起的三只影子恶魔。

      神之赐福所能够带来的并不仅是力量与防御的增幅,还有对怪物的压制。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一举击杀了斩影梦魇与黄昏梦魇,剩下的即使是最为强大的永夜梦魇也根本不足为惧。

      永夜梦魇消散的瞬间,空间仿佛也随着它一起破碎了。

      是的,一定是伟大的神明在帮助他忠诚的使者脱离困境。

      他微笑起来。



      康拉德又回到了那个没有光的空间。面前依然是厚重的木门,然而其上的藤蔓与花已经被别的什么替代了。

      是魔龙。

      就如同之前的藤蔓一般,康拉德仔细地拂过栩栩如生的魔龙的图案。在指尖移动到魔龙的头部时,整个图案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好似烈火一般的光芒。恍惚间,他产生了错觉:从这扇门开始,包括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将被焚尽。

      然而实际上,那的确只是有些过分热烈的光而已,并非真实的火焰,它什么也烧不掉,只能为康拉德打开通往下一个空间的大门。

      他认命地闭上眼,等待着进入下一个空间。

      出乎意料的是在感受到木门开启的时候,面前的空间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发出强光,反而是暗了下来。感受到这点,他有些疑惑,睁开双眼。

      古鲁瓦尔多沉默地站在不远处,暗红色的眼眸仿佛失去了焦距,这使得康拉德无法辨明他的视线究竟是落在自己的身上还是其他的某个角落。

      而他的身后,盘踞着那条该死的黑龙,就好像在以占有者的姿态保护着古鲁瓦尔多,它的所有物。

      康拉德心底的焦躁杂草一般疯长,逐渐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神。他想要打破面前的幻影,然而被某种力量禁锢住,无法动弹。

      黑龙的爪子慢慢贴近古鲁瓦尔多的脸颊,然后开始收紧。

      就在古鲁瓦尔多的身影将要被捏碎的瞬间,康拉德终于挣脱了无形的枷锁,黑龙和古鲁瓦尔多同时消失了,黑暗再次从每一个角落侵袭而来。

      他开始向前奔跑,没由来地。他无法解释到底是什么在驱使自己,甚至控制自己。他看不清前路,却有一种感觉,跨越了时间的感觉。

      难以具体形容,或许可以说就像他成为了时间本身,见证着一切的起始与终焉。

      长生?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不死怎么可能获得长生的能力?

       疑惑、焦躁充斥在康拉德的心中,他迫切的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回到他的王子殿下身边,他知道这会自己的小王子一定很需要他,然而自己仿佛又被分成了两半,似乎有一半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然而心底对于古鲁瓦尔多的渴求却变得越来越强烈,那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感情了。

       ……不是一个人的?

       康拉德仿佛明白了什么,就在他试图更深入地去思考其中含义的时候,如同在之前的斩影之森,空间又一次破碎了。

        这一次,他没有再回到那个漆黑的空间里,而是直接出现在了魔龙与古鲁瓦尔多、威廉两人的面前,也就是最后的战场上。

        对于康拉德的突然出现,两人并不表现得如何惊讶,即使是威廉也不得不承认恶徳将军的实力,从厄运之龙的魔爪中回归已经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看着威廉的表情,康拉德嗤笑一声:“收起你那愚蠢的表情吧,你以为那群垃圾的走狗还有实力能跟踪到这里?”

       威廉也并不想和他争论,只是看向古鲁瓦尔多。王子点了点头,他才终于收起了仿佛已经深入骨髓了的假面,又变回了那个不苟言笑、总是一脸严肃而忧心的库鲁托少佐。

       “龙侍已经清理得差不多,接下来就是黑龙了。怎么样,要不要先休整一下?毕竟夜间也没法和它作战。” 古鲁瓦尔多平静道,仿佛即将要面对的不是整个大陆上最危险的魔物,而只是普普通通的贵族狩猎用的猎物;不是充满未知的背叛,而是光明与荣耀的迎接。

      事实上,其他两人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信任自己的实力,也信任他们的王子殿下。面前是地狱还是天堂都无所谓,只要是古鲁瓦尔多的选择,那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这大概也就是他们两人唯一的共同之处了吧?

      威廉 库鲁托 ,戴着轻浮的废物的假面,掩盖着自己不死的能力,让家臣团一致认为没有威胁甚至能拖累古鲁瓦尔多而稳稳地获得了古鲁瓦尔多身边的近卫队长一职,从而能够侍奉在自己最敬仰、恋慕的人身边。

       康拉德 ,古怪而令人畏惧的恶徳将军,与被诅咒的黑王子交往甚密,没有人愿意、也不敢阻挠他们来往,更有甚者乐于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再偷偷摸摸地祈祷两个被诅咒的人在一起能给彼此带来双倍的不幸。

      他们两人都通过不同的方式,陪伴在古鲁瓦尔多身边多年,说是见证、陪伴了他一路的成长也不为过。只是,即使不为人知, 钻石被打磨出来的光芒也璀璨夺目到让人无法抑制地想要拥有,谁也不知道感情在什么时候变了质。

      威廉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能够如此大逆不道,自责的同时却又无法舍弃这份感情,深陷其中;康拉德倒是接受良好,也试图追求古鲁瓦尔多,可惜古鲁瓦尔多仿佛是天生缺失情感一般,对此丝毫不为所动。

       多年以来的相处也让两人对古鲁瓦尔多的淡漠深有感受,这或许也是威廉压抑着感情的原因,三人也就这么相处了下来。威廉看不惯康拉德的轻浮,康拉德也瞧不起威廉的压抑,私底下的明争暗斗明嘲暗讽也从未停止过,古鲁瓦尔多对此并不十分在意,他只要能继续追求自己想要的就足够了。当然,他也并非对于威廉和康拉德毫无感情,多年以来的陪伴也将两人深深地镌刻进了他原本孤独的灵魂之中。古鲁瓦尔多淡漠,却也不是铁石心肠,他也曾经因为父母的漠视、旁人的畏惧而难过过,即便后来他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无视,却也依然感谢当时在他身边的康拉德和威廉。 若是没有他们,或许自己会迷失在嗜血的欲望中也不一定吧。

      他们,已经是无法被分割的一个整体了。



       东方微微泛起一抹鱼肚白,周边微红的天光预示着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

       这是最后的战役。

       胜利与失败已经失去了意义,三人的血因将与最强大、危险的黑龙对决而沸腾,这是身为一个武者所能获得的最大的满足。

       即便有可能会因此失去生命,也没有丝毫畏惧!

       古鲁瓦尔多微笑着,首先冲向了那古老而危险的最强魔物。



       黑龙不甘地咆哮,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

       正当古鲁瓦尔多想要将手中的剑插入它的心脏,彻底终结这只黑龙时,不远处,那曾经与龙侍的战场突然发生了异动。

      漆黑如墨的光柱直直冲上云霄,细看过去隐约可见丝缕红光缭绕其间,一种危险的预感在古鲁瓦尔多的心底弥漫开来。他加速往下按剑的手,却怎么也没法再深入一寸。

      “献祭!!之前还有龙侍漏网!!” 康拉德脸色巨变,向其他两人吼道。

      此时的古鲁瓦尔多和威廉也明白了过来,这应该就是龙侍用最后的生命力量献祭给了走到生命终焉的魔龙,谁也不知道这会让它发生什么改变。

       古鲁瓦尔多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回忆起之前王立团还没有只剩两人的时候与龙侍战斗,他正要击杀一只龙侍,却被一个王立团成员以身挡住了剑刃。古鲁瓦尔多并不曾在意,只是将剑更推进了一些,直接贯穿了叛徒和龙侍的身躯,难道是在那时叛徒把自己的生命力量传递给了龙侍?

      只是现在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了,他们必须面对接下来的未知,即便已经精疲力尽,也决不能就这么倒下 。

      接受了献祭的黑龙嘶鸣着,血红色的龙眼中盈满了恶毒与仇恨,它看向杀死自己的三人,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力量源泉与龙血封印到了离它最近的古鲁瓦尔多身上,又盯着不远处的威廉与康拉德开始低声念起了咒语,没有人能听懂这古老的、魔物的语言。


      康拉德突然发现古鲁瓦尔多的双眼失去了焦距,就如同他之前在幻象中看到的那样,龙爪慢慢逼近,自己也动弹不得。

      那他妈的是预言吗?!

      康拉德目眦欲裂,却无能为力, 只能被动地接受那该死的诅咒。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幻象之中,失去身体的控制权、仿佛得到了永生。

      纷扰的、不属于自己的思绪在大脑之中乱窜,让康拉德几近崩溃,试图强行理清,他却又发现那似乎是……

      来自威廉的想法?

      愈发剧烈的疼痛仿佛从灵魂的最深处翻滚出来,仿佛要把他撕成两半,这使得康拉德完全失去了对身体、对意识的控制,只能被动地接受这种痛苦。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疼痛似乎慢慢平息了,然而灵魂的意识已经被磨平了,不再有区别,不再有分歧,意识之中仿佛只剩下了对古鲁瓦尔多的执念和复杂到已经无法分明的情感。


      威廉的精神忍受着这具来自康拉德的、陌生的躯壳,康拉德的身体承受着来自威廉的、陌生的灵魂。


      "他们"伸出手,抚摸着古鲁瓦尔多额角泛起的龙鳞,一瞬间,世界陷入黑暗。


End

午后三时
王子生日快乐! 于电子之海再会...

王子生日快乐!

于电子之海再会吧!

                                               ...

王子生日快乐!

于电子之海再会吧!

                                                                                                                                                                                                                                    -                                                                                                                                                                                                                                              

Nothing lasts forever
But this is still take me down

不可食用

古鲁瓦尔多生日快乐🎂🎂

古鲁瓦尔多生日快乐🎂🎂

知曉妳心
久違的UL 作開心的新品(?)...

久違的UL

作開心的新品(?)

期待台灣的ULO能再次舉辦

這次想畫的是新誕生的大小姐肝到睡著,還有初始角色們

嘛,本來想畫商店五人眾跟侍紳組的,可是沒體力了XD       

久違的UL

作開心的新品(?)

期待台灣的ULO能再次舉辦

這次想畫的是新誕生的大小姐肝到睡著,還有初始角色們

嘛,本來想畫商店五人眾跟侍紳組的,可是沒體力了XD       

迷迭香香機

【Unlight】妳離開將屆滿一年

※CP王子姬有(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原本想寫個520賀文結果生出這篇(黑人問號)
※在9月的時候官方關閉了網頁版弄了個手機版,現在懷念也沒東西可以懷念…去你鐵克威!
※大約是關掉遊戲連外窗口可是大家都還健在(?)的設定

--

  在鬧鈴響起時壓下按鈕,不貪戀被窩的舒適從中離開,拉開窗簾感受外頭逐漸甦醒的光線,布列依斯伸展筋骨迎接一天的開始。

  和每個早晨一樣地穿著輕便衣服出門晨跑,身為戰士無論何時都不可倦怠訓練、同時間也有不少同是連隊出身的戰士替待會的切磋暖身……依序和大家打招呼,布列依斯離開人偶之館。

  對他而言跑步除了鍛鍊身體以外也是一種思緒上的整頓及沉澱--例如昨晚,古魯瓦爾...

※CP王子姬有(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原本想寫個520賀文結果生出這篇(黑人問號)
※在9月的時候官方關閉了網頁版弄了個手機版,現在懷念也沒東西可以懷念…去你鐵克威!
※大約是關掉遊戲連外窗口可是大家都還健在(?)的設定

--

  在鬧鈴響起時壓下按鈕,不貪戀被窩的舒適從中離開,拉開窗簾感受外頭逐漸甦醒的光線,布列依斯伸展筋骨迎接一天的開始。

  和每個早晨一樣地穿著輕便衣服出門晨跑,身為戰士無論何時都不可倦怠訓練、同時間也有不少同是連隊出身的戰士替待會的切磋暖身……依序和大家打招呼,布列依斯離開人偶之館。

  對他而言跑步除了鍛鍊身體以外也是一種思緒上的整頓及沉澱--例如昨晚,古魯瓦爾多竟然沒跑來和他擠同張床。

  身為多年夥伴經驗告訴自己這是反常的事情,但是換個角度來看卻相當符合『古魯瓦爾多』這個人難以捉摸的個性。想通古魯瓦爾多這人的特別之處,布列依斯也不在意沒來擠床的這件事、跑起來特別輕鬆,經過隱者之道某一處尋找暫時休息處時,卻被眼前的畫面給震懾原地。

  「古魯瓦爾多?」

  「嗯?早。」

  「早安……等等、現在不是說『早安』的時候,你怎麼在這?」

  「撿東西而已,怎麼了。」

  「就你一個人?威廉呢?」想到總是跟在王族旁邊的前隆茲布魯軍人不在,布列依斯感到意外。

  「噢,他早上和梅莉有約就沒跟過來。」

  「原來如此。」

  「接著午飯過後夏洛特和露緹亞約他去路德的花園學習藥草學。」

  「嗯?呃、是嗎?」

  「結束之後工程師們……」

  「等一下,他也太受歡迎!」見古魯瓦爾多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布列依斯立刻出聲打斷,他可沒有探聽他人隱私的興趣。

  「總而言之,一整天都不會來煩我正好。」

  「我說你……」話到口中又吞了回去,想幫威廉說話的布列依斯乾脆換個話題,「你撿這些做什麼?讓你一大早特地跑出來。」

  「忘了嗎?」古魯瓦爾多難得皺眉,「送給人偶的。」

  「你說送這個給……大小姐?」

  「嗯,這禮拜輪到我佈置人偶房間。」

  「這……」布列依斯按了按額角,「你用這個佈置不妥當。」哪有人拿枯樹枝佈置房間的!搞得和廢墟沒兩樣!忍下吐槽衝動,布列依斯口氣盡是無奈。

  「會嗎?以前人偶看見一大把枯樹枝還很興奮的說『這些折斷不知道會不會召喚到大巴!』*。」

  布列依斯忘了他們家的聖女之子腦袋也滿奇異的。

  「更何況……用來悼念人偶挺適合。」

  「……」

  距離聖女之子離開已經一段時間,幾個月後就滿一年、時間飛逝之快他們也快一年沒聽見大小姐的聲音,原本鬧哄哄的人偶之館因為少了她而安靜。

  或許和大家都有志一同地不去提及聖女之子的關係。

  究竟何時會從長久夢中清醒沒人知道,自從炎之聖女突然消失之後聖女之子彷彿斷了線的木偶般不再動作,變成和一般尋常玩偶一樣的沉默存在。

  儘管如此,大家也沒忘了這位總是冒冒失失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聖女之子。

  「原來大小姐離開我們這麽久了……」

  布列依斯記憶中的聖女之子老是跟在旁邊,碰到不如意就跑來哭哭啼啼求抱抱安慰,自己也從不吝嗇的給予她所要求的、碰到好事從不藏私的分享給他……

  「吶、布列依斯。」

  「嗯?」

  「不論人偶會不會回來,能繼續待在這裡就足夠了。」古魯瓦爾多看向布列依斯,「畢竟還有你在。」

  「--哼、真是替你感到可憐。」

  看見古魯瓦爾多的笑容,布列依斯同樣替內心亂了節奏的自己感到可憐。

-完-

*補充:以前玩仙境傳說(RO)最刺激就是開枯枝叫到BOSS大家滅團(喂)。有人會故意在中央南門的商店街放,看一堆掛網開店的死在原地(好孩子不要學習)

---

  儘管離開了那個世界、脫離了那個身份,曾經是聖女之子的『人們』努力靠一己之力尋找曾經充斥回憶的地方。

  哪怕花費的時間足夠他們遺忘、放棄,但仍舊有人留下繼續努力著……直到若干年的某一天,入口再度被摧發而出,形成的小小通道頓時湧進了人潮。

  那些人臉上有著時間不留情遺留的痕跡,又或者身旁有孩子陪伴,混濁目光在接收到藍色火焰的剎那彷彿甦醒般明亮且有活力。

  儘管身體老了,靈魂依舊是聖女之子。

  沒錯,他們依舊是陪伴在戰士身邊指引他們方向的嬌小人偶。


  甦醒的聖女之子將小小的手覆蓋在男子的掌心上,「好久不見。」

  「……人偶。」

  「就算過了這麽久,還是殿下第一個牽住我呢!哈哈。」

  「不過和最初比起來,這次沒什麼猶豫。」

  「當然嘛!一日王民終生王民……大家過得如何?」

  「還可以,只是不怎麼吵鬧。」

  「哎唷!少了我就這麽安靜,可不行!」

  「這次回來的時間很久嗎?」

  搖頭,聖女之子收起笑容,「不知道,或許待會又睡著……唉。」

  「但是我想,或許等到我走向終點時,就是和大家長久團聚的日子吧?肉體被消滅但靈魂還是存在的。」

  古魯瓦爾多伸手搓亂了聖女之子的頭髮,「我可不希望有這天,難得有安寧的日子可過。」

  「哈哈,也是!」

  將身上洋裝整理好,聖女之子牽住了古魯瓦爾多的手、朝外頭走去。

一日一UL
03 古鲁瓦尔多殿下您的发型真...

03 古鲁瓦尔多
殿下您的发型真的好难把握啊!!!

03 古鲁瓦尔多
殿下您的发型真的好难把握啊!!!

一日一UL
003 古鲁瓦尔多 ・ 。 ☆...

003 古鲁瓦尔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03 古鲁瓦尔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日一UL
03 古鲁瓦尔多是御五家之中我...

03 古鲁瓦尔多
是御五家之中我的最初选择!
故事也是最先看完的,很有感情呢x

03 古鲁瓦尔多
是御五家之中我的最初选择!
故事也是最先看完的,很有感情呢x

一日一UL

03.古鲁瓦尔多/记忆/「活物」

已布置好的舞台。

灯光与观众,幕布与演员全都到位了,只等一个信号。在舞台的生命彻底点亮前,以简短过道缝接的观众席与主场皆露出死物一般的灰蒙。自偏僻处勉强透出的一点儿光,照出幅幅浅薄影像:低垂的深色厚布将从视野对面延伸开去的世界完全截断、偶有些交头接耳细声窃笑的观者、偶有些雕塑一般凝重又如死人的观者。

并未过去多久,舞台周围便提亮不少,层层叠叠的人头中抛出几句小小的惊叹,这是因为屏住他们雀跃心情的那布被骤然拉开。奏乐也像追逐着帷幕之离去,准时响起。那时,王子看见声音与登台演员化作的波浪,看见生与死。

小王子滴溜溜转动的眼眸里,那随着伴奏与念白更换情调的光影,在每一幕告终时便短暂地熄灭,在下...

已布置好的舞台。

灯光与观众,幕布与演员全都到位了,只等一个信号。在舞台的生命彻底点亮前,以简短过道缝接的观众席与主场皆露出死物一般的灰蒙。自偏僻处勉强透出的一点儿光,照出幅幅浅薄影像:低垂的深色厚布将从视野对面延伸开去的世界完全截断、偶有些交头接耳细声窃笑的观者、偶有些雕塑一般凝重又如死人的观者。

并未过去多久,舞台周围便提亮不少,层层叠叠的人头中抛出几句小小的惊叹,这是因为屏住他们雀跃心情的那布被骤然拉开。奏乐也像追逐着帷幕之离去,准时响起。那时,王子看见声音与登台演员化作的波浪,看见生与死。

小王子滴溜溜转动的眼眸里,那随着伴奏与念白更换情调的光影,在每一幕告终时便短暂地熄灭,在下一场的光线爬上舞台之前,群众停止了呼吸,化作雕塑,他们无一不挺直了背脊,尤其是在情节步入紧张后,他们皆是无辜的羔羊。但死亡永远平等降临。

下一幕来了,演员登上舞台。

面纱揭开只一瞬,群众都恢复了血色,辉煌的光亮在所有人脸上缓缓浮动。这让小王子眯起了眼睛,果真是场戏剧,连对逝者的唤醒亦一视同仁。随后观剧,女主角在台上颤抖个不停,说完一段动人又神经质的台词后,场下给她掌声;舞者们更似一个个鬼魅的影子,在他们下台后,整个剧院便陷入一种浮躁的死寂;最后英雄与罪人分别持着武器,激烈地交锋,这是最为紧张的一段,所有人都同时皱起眉头,紧盯着前方,仿佛目光的利剑已将其中一人戳得千疮百孔。

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罪人大叫着。

王子打了个哈欠。

随即,英雄的剑无声地刺入了对手的胸膛。

英雄一个转身,我已给了他应当的制裁,那气宇轩昂的人对台下说,倒卧在地板的将死之人则是蜷缩身体,像极了一块破布。他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有人说起来,他要死了,他们依然盯着台上,但凝固的空气一早得了解脱,有几个人开始自顾自地带头鼓掌。

王子垂眼看着那块布,罪人的手终于不再抖动了。掌声四起,音乐也紧随其后。黑暗再度降临,这次居留的时间更短,舞台立刻就恢复了活力。只见那英雄执着女主角的手,向台下鞠躬,他们的好友与几位兵士也向台下鞠躬,接着走上前的,是那名已被制裁的恶徒,接着是女主角亡故的双亲,故事中的死人们站成一排,友好地行礼示意,获得一些欢呼。

真是一出奇异的景象,死者与生者存在于同一个世界,那个生物——所有灯光与注目都凝聚其身上的那个活物,舞者们演绎最后的谢幕,有如它也在扭动身躯,滑稽地讨好众人。帷幕缓慢地拉上,它的生命渐渐开始流逝,人们意犹未尽地站起身,纷纷离开观众席。

在母亲不耐烦的催促下,古鲁瓦尔多也站起身,将等待着下一次复活的舞台抛在脑后。


「今晚访客挺多。」

灰黑色的墙壁令人压抑,但王子看似早已习惯。王子坐在空无一物的桌后,与门前几步的空间正好隔开为两个。

被唤作访客的男人向前走近一步,瞥眼看见不少物体都被扫去墙角,而王子身边只剩一柄他最常带的佩剑。此时已过了后半夜,男人宣称自己在过道中巡视,却看见殿下的房间灯火未消。其实哪里需要他亲自巡视,托雷依德的后半夜极其沉静。

「在你之前是参谋长。」王子说。军人想起,今晚的作战会议结束后,所有人都以十分紧绷的表情离开会议室。有几个可能脚步一拐,就找个暖和的房间拼酒去了——除此之外,他们此时好像已无事能做。参谋长在回房之前找他搭了几句话,那个男人所操心的事情多,甚至不经意地吐了几句苦水,但军人相信他对隆兹布鲁王国——以及对王子殿下的忠诚是与自己、与众人都一样的。

想必参谋长是对明日的作战谨慎入微。军人回答。

「或是恐惧。」王子简短地答他。目光只在少佐身上扫了一遍,就接着说:「明日的战场上,可能是他,或许是我,也许是你。死亡到来的日子从不会提前预约,而死降临时总不会看气氛和人的心情。」

您所言甚是。少佐说,属下不敢否认在大战来临前,哪怕是经验丰富的将士也难以逃过紧张与兴奋。这一夜军中少说有小半人无法安稳睡上一觉。但死真正来临前,无谓的惧怕和放纵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么你怕死吗?少佐。」

王子的话语打断了他。但军人并非伶牙俐齿,除去报告军务外,与这位殿下并无过多接触的他总在出言前斟酌几分,此时他认为自己已多有僭越,但在略有停顿后,他抬眼直视着王子:

众人皆有一死,殿下。但要看如何牺牲。

而殿下突然凝视着他,这让军人不自在,却无法移开目光。他在目光中加入很多自己心中的东西,传入王子眼眸里就是一种他所熟知却又不熟悉的感情,王子在想起一群过去他熟知的人之前及时收止思绪,而军人心中所想为何只有他本人才可琢磨得到。

「像你这样的人死在战场上也不一定是好事。」

接着,王子便不再出声了。军人不知这是否意味着催促自己离开,此时窗外已经有势要透进些许光明,那就是新的一日在地平线不紧不慢地向上爬了。

后半夜一旦结束,黎明一旦劈开笼罩着托雷依德的阴沉灰白,出阵便不是未来之事。要塞的石墙内没有一个因醉酒或贪睡而意识不清的士兵,他们头脑清晰地调整装备,目视前方将涂满死于生的土地。

众人齐声确认口号,伴随有交杂的吵闹声,托雷依德永久要塞被阳光揭开帷幕,活了过来。

kaze
03.古鲁瓦尔多 从3开始就画...

03.古鲁瓦尔多


从3开始就画不出正太了(。

王子的发型真是太难画了

本来想在嘴角这里画点红色,但是怕毁容Σ(っ °Д °;)っ


03.古鲁瓦尔多


从3开始就画不出正太了(。

王子的发型真是太难画了

本来想在嘴角这里画点红色,但是怕毁容Σ(っ °Д °;)っ


一日一UL
003 大家说我老婆编号太靠前...

003

大家说我老婆编号太靠前了让我跳过从王子开始_(:з」∠)_

隆国潮流发型差点没把我直接搞死在第一天哦_(:з」∠)_

003

大家说我老婆编号太靠前了让我跳过从王子开始_(:з」∠)_

隆国潮流发型差点没把我直接搞死在第一天哦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