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另一面

21767浏览    489参与
白月

[第五人格  陪着 番外1 过去]

私设游戏规则(仅限丽莎)和人物,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此时的丽莎和艾玛都是姓贝克喔……

是刀子,慎入

——————————————————————————

丽莎在疯人院内奔跑着

路上的医护人员纷纷侧身闪过,让出一条路给白发女孩,以怪异的眼神目送她瘦小的身影远去

「那是哪个病房的……」

「为甚麽在院内乱跑?」

「没有人抓她回去吗?」

话题中心的女孩充耳不闻,随手擦去额上的薄汗,喘着粗气跑遍了疯人院

等一下就轮到艾玛接受电疗了,偏偏这孩子在这时候不见人影……

没有、没有、没有!!

看了这麽多地方,丽莎大概猜到她在哪里了……但要是先一步被医护人员发现在那里,丽莎可能再也见不到妹妹了

——会被杀掉的

快一点、再快一点……!!

擒着泪...

私设游戏规则(仅限丽莎)和人物,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此时的丽莎和艾玛都是姓贝克喔……

是刀子,慎入

——————————————————————————

丽莎在疯人院内奔跑着

路上的医护人员纷纷侧身闪过,让出一条路给白发女孩,以怪异的眼神目送她瘦小的身影远去

「那是哪个病房的……」

「为甚麽在院内乱跑?」

「没有人抓她回去吗?」

话题中心的女孩充耳不闻,随手擦去额上的薄汗,喘着粗气跑遍了疯人院

等一下就轮到艾玛接受电疗了,偏偏这孩子在这时候不见人影……

没有、没有、没有!!

看了这麽多地方,丽莎大概猜到她在哪里了……但要是先一步被医护人员发现在那里,丽莎可能再也见不到妹妹了

——会被杀掉的

快一点、再快一点……!!

擒着泪水,丽莎跑到地下室

这里是「禁区」,有不少院方藏起来的、关於那些非法疗程的资料和纪录。要是公布於世,十八层地狱都不够那名掌管着疯人院的男人爬

「艾玛!!」

在一个角落的废弃纸箱中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女孩。将人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无声地溜出地下室,躲在花园的草丛後轻声安抚

「艾玛不哭,没事的……电疗一下子而已,没事的……」

「姐姐……艾玛、艾玛……怕……」

被妹妹紧紧抱住。丽莎只好改轻抚她的背脊

——艾玛在哭泣

「艾玛,乖喔,不哭,姐姐在这里啊……」

这时,数名医护人员走过,无人注意到躲在那儿的两人

「刚刚跑过去的叫什麽名字?」

「是丽莎.贝克,我记得原本是孤儿院的。」

「不是还有一个跟她长得很像的吗?应该是她双胞胎妹妹吧。是叫什麽……艾玛.贝克?」

「你说那个接受电疗的吗?听说是恋物癖和臆想症。」

「那她姐姐呢?」

「主任说更惨,但具体是什麽我也不知道。」

「我有听到喔,是人格分裂症。」

「这麽严重?真不愧是同一个爸妈的孩子。」

大家不约而同发出笑声,渐行渐远

「……」

背起终於安静下来的艾玛,丽莎朝那个熟悉的地方走去。

——————————————————————————

女子坐在电疗室内的椅子上看着病患资料,心情沉重

(下一个就是艾玛了……)

——叩叩

礼貌的敲门声後,是老旧门板被打开的吱呀呻吟。一颗白色的小脑袋探了出来,黑色眸子眨巴眨巴地望向她

「医生,我带艾玛来了。」

莉迪亚露出微笑,问道:「今天怎麽是小丽莎带妹妹来呢?」

「医生,我问妳喔。」

「嗯?」

「艾玛有恋物癖和臆想症……对吗?」

「嗯,没错……」白发女医点头

「可是医生,我有人格分裂症啊,为甚麽不是治疗我?」

「——!?」

莉迪亚瞪大双眼,单手遮住半开的嘴。看来是不知道丽莎的精神也有状况

「而且啊,就算艾玛不接受电疗,医生也有办法治好她吧……我记得医生有一个妹妹,也是医生。」

丽莎轻抚妹妹的头,後者仍紧抱着姐姐的手臂

「丽莎……」

像是下了重大决定,女孩眼神坚定地看向莉迪亚,指着自己道:「我来替艾玛接受电疗。」

「至於艾玛……我不希望她记得这些事。」

身旁的女孩惊讶地睁大双眼,泪水溢出

「不要……姐姐不要……」

「……我明白了。」女子叹气,「据说电击到一定程度会丧失记忆。」

「……谢谢医生。」

丽莎低下头道谢,眼泪却滴答落地

良久,她才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以最像笑容的弧度看着妹妹,抑着哽咽

「希望……妳连我都能忘记。」

——————————————————————————

「……姐,妳确定吗?」

开车过来接应的艾米丽摇下窗,担心的又说了句:「妳知道的,要是她——」

「我明白。」莉迪亚打断她的话,看着怀中被电到昏迷的女孩,眼神充满怜悯,「但这也是为了她好……」

艾米丽沉默,示意她把艾玛放在後座

「对了,她的名字……」

「叫艾玛.伍兹吧。」

——————————————————————————

回到电疗室,白发女孩正躺在椅子上看着她

「……已经送走了。」

「是吗。」

不喜不悲,就像在——刻意抹去某人

「妳知道的,妳还是可以把她当作妳妹妹。」莉迪亚说道

「医生,我在试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丽莎皱眉

「好吧,那……妳准备好了吗?」

站在椅子旁边束缚住她的身子,莉迪亚问

「准备好了。」丽莎点头。因为头部被固定住了,只能小幅度移动

「那,我开始罗。」

——艾玛……

「……好。」

——愿妳幸福……请原谅我没办法陪着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

——————————————————————————

「这里是……」哪里?

天明,棕发女孩睁开了眼,看见趴在床边睡觉的人,露出了微笑

原来是艾米丽姐姐的家啊

「……咦?」

伸手摸向脸颊,碰触到了湿润的液体

「我……在哭?」

即使不明白原因,那内心的空虚和止不住的泪水是骗不了人的

「艾玛,妳醒……怎麽了?」

睡醒的女子见到艾玛在揉眼睛就知道她哭了,便出声询问

「不是……只是我好像忘了很多事……」

「还有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很重要、绝对不能忘记的人……」


奥茨必不可能咕咕咕

狂热

#写的是小艾玛的独角戏,是另一面

#私心tag裘园

#自残梗(私设病娇)

#似乎写着写着写成自杀了?

“哦,我的先生……”轻轻呢喃,鲜红颜色在眼前如同鲜花绽开般流出,手上的疼痛令人清醒,却又令人疯狂——那是什么?由疼痛带来的麻木和快感!“您说过您只会拥抱我一个人,但什么时候,您的怀里出现了另一个人呢?”血液淅淅沥沥滴落在花泥上,将那些泥土染上妖艳的红,如同一朵朵罂粟在黑暗的深夜中绽放。

血液勾勒出图腾,血液勾画出法阵,血液将疯狂展示,血液将爱意封藏。如果这是一种能够让你爱上我的魔法,那么,即便是付出生命,我也愿意一试。我的先生啊——“再多看我一眼吧……”这种痴狂的话语早已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嘴中呢喃而出,日...

#写的是小艾玛的独角戏,是另一面

#私心tag裘园

#自残梗(私设病娇)

#似乎写着写着写成自杀了?

“哦,我的先生……”轻轻呢喃,鲜红颜色在眼前如同鲜花绽开般流出,手上的疼痛令人清醒,却又令人疯狂——那是什么?由疼痛带来的麻木和快感!“您说过您只会拥抱我一个人,但什么时候,您的怀里出现了另一个人呢?”血液淅淅沥沥滴落在花泥上,将那些泥土染上妖艳的红,如同一朵朵罂粟在黑暗的深夜中绽放。

血液勾勒出图腾,血液勾画出法阵,血液将疯狂展示,血液将爱意封藏。如果这是一种能够让你爱上我的魔法,那么,即便是付出生命,我也愿意一试。我的先生啊——“再多看我一眼吧……”这种痴狂的话语早已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嘴中呢喃而出,日日夜夜都在期盼着以这种卑劣的、自我伤害的方式引起您的注意,但为什么我又要藏起来?怕您注意到我?或许您早就注意到我,或许您并没有背叛我、离开我。也许,一开始就是我在疏远您。那我这又是为什么?自卑?我不承认!

手起,刀落。

银制的剪刀就这样掉落在脚边,我也如同失去力气般,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任泥土染脏我的裙子——它本就肮脏,和我一般肮脏而卑劣。对啊,这样的我还期盼着什么“爱”呢?

眼前的事物剧烈晃动,似乎一切都旋转起来,在旋转中坍塌——对啊,这就是我的结局,这就是我的世界的结局——我早该想到。

——那是这辈子第一次勇敢,也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勇敢。

——那是这一生最后一丝力气,也是这一生第一次有这样大的力气。

剪刀的光,穿透心脏,寒冷刺骨。什么时候,连这颗心脏和这具躯体也开始畏惧孤独和寒冷了呢?——“真是讽刺。”我在心里自嘲道。

我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从我房间里传来的您的怒吼和玻璃破碎的声音——您的声音怎么那样悲怆呢?没必要……为我这样的人,您肯定,看到我的那封信了吧……

写给亲爱的先生:

我亲爱的先生,我爱您,从第一次目光相遇开始。那时候我就决定,我的一生都要和您一起绽放,同您一起凋亡。

先生,这是一份狂热的爱意,一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不是一个人的盛宴狂欢,而是两个人的白昼和黑夜。

“追随着星星和月亮,只是希望将您找到。”

“Follow the stars and the moon but just hope to find you.”

——我走了,再也不见。

——I'm gone. Never see you again.


柊惠一
_(´ཀ`」 ∠)...

_(´ཀ`」 ∠)__ 我又把压箱底粘土捡起来了,时隔一年的第一个娃,我下一个会努力的做得更好看的!

_(´ཀ`」 ∠)__ 我又把压箱底粘土捡起来了,时隔一年的第一个娃,我下一个会努力的做得更好看的!

白月

[第五人格  陪着 3]

私设游戏规则(仅限丽莎)和人物,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

原本至亲的二人逐渐分开,渐行渐远,远到……有一方已经看不到她了

「想要姐姐陪着」……已经逐渐成为不可能的愿望了

不同於气氛低迷的艾玛,回到位於监管者宿舍2楼的房间,丽莎找出自己的园艺剪——那种大型的工具,施力将它拆成两半,拿着其中一半在事先准备好的磨刀石上来回移动

「只有这个应该不够……晚点找庄园主要材料做一个园锹吧。」

丽莎喃喃自语,脑海中忽然浮现妹妹的笑脸

「……啧,怎麽又……」

以略为不快的语气抱怨,甩头试图挥去那个画面

『我来替艾玛接受电疗...

私设游戏规则(仅限丽莎)和人物,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

原本至亲的二人逐渐分开,渐行渐远,远到……有一方已经看不到她了

「想要姐姐陪着」……已经逐渐成为不可能的愿望了

不同於气氛低迷的艾玛,回到位於监管者宿舍2楼的房间,丽莎找出自己的园艺剪——那种大型的工具,施力将它拆成两半,拿着其中一半在事先准备好的磨刀石上来回移动

「只有这个应该不够……晚点找庄园主要材料做一个园锹吧。」

丽莎喃喃自语,脑海中忽然浮现妹妹的笑脸

「……啧,怎麽又……」

以略为不快的语气抱怨,甩头试图挥去那个画面

『我来替艾玛接受电疗。』

『姐姐,我好害怕……』

『希望妳……连我都能忘记。』

——却挥之不去

「……啧!」

扔下工具,丽莎烦躁的摊在床上,黑色眸子混有疲惫

……从以前就是这样了啊

「艾玛……对不起……」

原谅我……那个时候抛下了妳

——————————————————————————

「艾玛,伤势怎麽样?好一点了吗?」

早晨的餐厅,艾米丽低声询问

「啊、嗯,姐姐昨天替我上药了。」艾玛点头回应

「唷,看来妳精神很好嘛。」莉迪亚走来,那笑容看来有点像冷笑

不过其实这也是代表她关心艾玛

「莉迪亚小姐不也是吗?」少女微笑

「丽莎呢?」她转移话题

「没看到……从昨天姐姐回去後就没看到了。」艾玛回答

「啧,这家伙……不会又在做那种事情吧……」莉迪亚喃喃自语

「?什麽?」一旁没有听清楚的艾米丽询问

「没什麽……我去看一下她。」

将一小包药塞入口袋,莉迪亚走了出去

(我记得她是204寝室的……)

走进监管者宿舍,擅自爬上楼梯,在门前停下,敲门

「……丽莎?妳在吗?」

——没有回应

「丽莎?我进来罗。」

——门没有上锁

旋转锁头,推开老旧的木门,医生走进了病人的房间

就像小时候一样

「呼、呼哈……医生?」

明显状态不佳的少女睁着一双混乱的眸子望向女子,下意识将双手藏在身後

「丽莎,妳又在做什麽?」

快步走近,扯过少女纤细的手臂,布满伤痕的肌肤毫无遮掩地展露在她眼前,艳红的色调刺痛着她的眼

「医生……没事的,只是逼自己冷静下来的一种方式……」

——又是这样

十几年前也是逞强着拯救艾玛……现在也是

「笨蛋……吃药,现在。」

「欸……好吧。」

乖乖服下镇静药物,丽莎摊在床铺上,胸口快速上下起伏

「不要再这麽做了……」

不知道是谁,哭着说出了这句话

之後会说明以前的故事,大概会是一篇番外吧?

遗照杰佣有点甜

啦啦啦啦啦啦啦,今天依旧在摸鱼,艾玛和她的另一面,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今天依旧在摸鱼,艾玛和她的另一面,啦啦啦啦啦啦啦。

霓猫不喵
坏丁丁!!画不出病娇的感jue

坏丁丁!!
画不出病娇的感jue

坏丁丁!!
画不出病娇的感jue

Polaris
是指绘小萌新,指绘学习得不多,...

是指绘小萌新,指绘学习得不多,请大家多多请教(/ω\)(*'▽'*)♪
是一只坏丁丁。我超爱她(⑉°з°)-♡
可私藏,可做头像、背景,转载请注明作者,但严禁盗图!严禁盗图!严禁盗图(虽然我知道我画的很丑)!
盗图奖你一百个爆栗!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

“我是一个坏女孩。小心一点,别被我抓到哦~”

是指绘小萌新,指绘学习得不多,请大家多多请教(/ω\)(*'▽'*)♪
是一只坏丁丁。我超爱她(⑉°з°)-♡
可私藏,可做头像、背景,转载请注明作者,但严禁盗图!严禁盗图!严禁盗图(虽然我知道我画的很丑)!
盗图奖你一百个爆栗!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蹦嘣嘣嘣!!!






“我是一个坏女孩。小心一点,别被我抓到哦~”

颜千瞳

洗礼

< 楔 >


如果我就这样葬身火海,安眠在永久的寂静与灼热中,你会记得我吗?


如果我就这样随着纷扬的石灰散去,你会记得我吗?


如果我就这样成为墓碑上的一行小字,被风雨渐渐抹去,你会记得我吗?




如果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会记得我吗?     


   


< 一 >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她有着褐色的发丝,眼里有星辰大海的梦。


但每当想到这双眸曾目睹何等逼人的烈焰,我都能感同身受般的被烈焰灼到心口。我是多想替她受下这非人的命运。


所以说,果然是最...

< 楔 >


如果我就这样葬身火海,安眠在永久的寂静与灼热中,你会记得我吗?


如果我就这样随着纷扬的石灰散去,你会记得我吗?


如果我就这样成为墓碑上的一行小字,被风雨渐渐抹去,你会记得我吗?




如果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会记得我吗?     


   


< 一 >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她有着褐色的发丝,眼里有星辰大海的梦。


但每当想到这双眸曾目睹何等逼人的烈焰,我都能感同身受般的被烈焰灼到心口。我是多想替她受下这非人的命运。


所以说,果然是最讨厌火了对吗。


< 二 >


她竟然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我就这么寄居于她的身体里,厌恶地看着她的医者仁心。


为什么要止住那如溪流般美丽恬静向外流淌的血流呢?        


                   


明明只有在亲手扼住别人咽喉并轻而易举地掐断时,才能明白自己到底有多强大啊。


我开始帮她接些在夜间的活计。虽说只是幼小的生命,但摧毁它们已经足够给我带来快感了。


< 三 >


诊所的生意越发差了。我几乎抽不出时间去看望我喜欢的少女了。但我保证,丽莎-贝克,我决不会抛下你一人的。


更让我恐惧和怀疑的,是每天梳妆盒中多出来的钱款,以及废物堆中带血的手套。


我不能也不敢想像最坏的情况。


可这些钱…会拯救我的诊所,还有我的丽莎。


< 四 >


啊呀,她终于发现我的存在了吗。


她惊恐的眼神竟然出乎意料的迷人呢。


那么,莉迪亚,忘了那个什么少女吧,你是我的,只属于我。


< 五 >


精神分裂症。


彻骨的寒意,从双眸渗透到心脏。


不属于我的张扬字体,病历上只寥寥几字:“患者,莉迪亚-琼斯;病症,双重人格分裂症;医师,莉迪亚-琼斯。”


病历中夹着一张纸条。我几乎失去了拿起来阅读的勇气。


最后还是在千百次的揉展中看了上百次,直到纸张裂成无数片。


“你是我的天使,只属于我。”


碎成一地的表白,像极了丽莎眼泪中碎成一地的梦。


< 六 >


哎哎,我亲爱的“莉迪亚”,为什么要哭泣呢。


我也没法透过这千疮百孔的身躯拥抱你,舐去那些因我而落的泪水呀。


你没有听到吗,我亲爱的,那少女恳求你带她离去呢。


如我所言,你对她的痛苦束手无策吧。


那么既然无法实现,又为什么要承诺啊。


哈,还是乖乖成为我精神的后妃吧,我会给予你永无止境的狂欢哟。


< 七 >


故事就这样到此为止吧。


我将带着我的救世主与撒旦一起离去。


我点燃那肮脏的所谓疯人院,躺在房间的角落里,一点点为故事写完血染的结局。


静脉注射的镇定剂安眠着我的神经。


就这样,结束吧。


< 八 >


火海中的身影漫无目的地走向大门。


突然咧嘴,绽开一个癫狂的微笑。


“看来故事还没有结束呐~”


                                                           the end 


                                                        by 颜千瞳


金银花露就是我
新捏的另一面 微信小程序捏她

新捏的另一面

微信小程序捏她

新捏的另一面

微信小程序捏她

苏阮

翻出了前段时间画的园丁。
我就算画的再垃圾也要努力把小天使画好!!

翻出了前段时间画的园丁。
我就算画的再垃圾也要努力把小天使画好!!

金银花露就是我

微信里的捏她小程序

真好玩

p6p7的人设和我的性转

p9糖浆

其他。。。你猜嘻嘻


微信里的捏她小程序

真好玩

p6p7的人设和我的性转

p9糖浆

其他。。。你猜嘻嘻


沫小桃
坏丁丁(重新再发一遍)

坏丁丁
(重新再发一遍)

坏丁丁
(重新再发一遍)

鳞月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十二月星星回家过节

【另一面×思明】劣质烟草蛋糕

滚去更新 @卑微玖靥

————————————

思明身上总有一股劣质蛋糕一般的腻人甜香,仿佛加了十倍的糖精,每次嗅入都会感觉到胃酸跳动引发一阵胃部抽搐。他也很恼,这股气味和精致的小护卫可一点儿都不搭。

另一面不在乎,但他强烈抵制思明用双倍的沐浴露来抵抗劣质蛋糕香,每次他准备洗澡事推开门扑面而来的除了热气就是茉莉味儿的泡沫。

吁,大男人用什么茉莉味儿。

另一面这么想着。

每当思明下了一场游戏时这股腻人味就会更加浓郁,就像刚恋爱的小姑娘一样甜甜腻腻卿卿我我赖着思明挥之不去。香汗和“香味”混在一起搞的人想吐,就像枣子爱上了香蕉生了个孩子叫香蕉枣。

另一面嘻嘻哈哈笑的快死掉,思明对他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他赶着去洗澡...

滚去更新 @卑微玖靥

————————————

思明身上总有一股劣质蛋糕一般的腻人甜香,仿佛加了十倍的糖精,每次嗅入都会感觉到胃酸跳动引发一阵胃部抽搐。他也很恼,这股气味和精致的小护卫可一点儿都不搭。

另一面不在乎,但他强烈抵制思明用双倍的沐浴露来抵抗劣质蛋糕香,每次他准备洗澡事推开门扑面而来的除了热气就是茉莉味儿的泡沫。

吁,大男人用什么茉莉味儿。

另一面这么想着。

每当思明下了一场游戏时这股腻人味就会更加浓郁,就像刚恋爱的小姑娘一样甜甜腻腻卿卿我我赖着思明挥之不去。香汗和“香味”混在一起搞的人想吐,就像枣子爱上了香蕉生了个孩子叫香蕉枣。

另一面嘻嘻哈哈笑的快死掉,思明对他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他赶着去洗澡却被另一面拽住,肩膀上的蓝玫瑰发出柔和的光。

思明瞪着眸子看着另一面靠近,他身上的劣质烟草味也更加明显。

没什么过激行为,他只不过用蠢唇贴上在恋人眸下的痣,顺带着将某些香味混合搞成更加难以形容的烂摊子。

思明良好的教养使他骂不出什么。

可能和恶劣的混账谈恋爱,身上就会有劣质蛋糕的腻人。


白月

[第五人格  陪着 2]

私设游戏规则(仅限丽莎)和人物,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
「什麽!?」

躲在角落修机的菲欧娜(祭司)瞥见那个瘦小的身影,惊讶的爆米花了

「完蛋了,这次怎麽是她……不管了,快走!」

发讯息告诉其馀3人『监管者在我附近』後,祭司小姐就立马开溜

「找到了~」

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通道末端,少女笑着挥下手中的武器,打到之外还把通道打坏了

「呜!」

加速朝桥那跑去,艾米丽(医生)发出了『站着别动!我来帮你』的讯息。看来她离自己的位置不远呢

另一方面

「椅子被小艾玛拆掉了呢……看来还有6张。嗯,看来得先抓到她了。在这之前……」

笑着下了「...

私设游戏规则(仅限丽莎)和人物,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
「什麽!?」

躲在角落修机的菲欧娜(祭司)瞥见那个瘦小的身影,惊讶的爆米花了

「完蛋了,这次怎麽是她……不管了,快走!」

发讯息告诉其馀3人『监管者在我附近』後,祭司小姐就立马开溜

「找到了~」

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通道末端,少女笑着挥下手中的武器,打到之外还把通道打坏了

「呜!」

加速朝桥那跑去,艾米丽(医生)发出了『站着别动!我来帮你』的讯息。看来她离自己的位置不远呢

另一方面

「椅子被小艾玛拆掉了呢……看来还有6张。嗯,看来得先抓到她了。在这之前……」

笑着下了「失常」,丽莎哼着歌朝马戏团帐篷走去

而正待在那里拆椅子的艾玛感到後脊一凉,打算完成工作後逃跑——

匡噹!

恐惧震摄

直接跪地的小园丁扭头看向站在自己背後的姐姐,感觉自己好像脑震盪了

「呼,看来妳的技术进步了呢。」

微笑地摸摸妹妹的头,将人抱起(只有对待艾玛和某些人不会用气球)带到外头,正巧瞥见正朝这里跑来的冒险家。装作没看到,在他尝试修机时挥出!

恐惧震摄,第二次

这一局还挺轻松的嘛,但是下一次自己做一个武器吧,老爸的脆脆鲨有点重

「……嗯?」

祭司被摸起来了?

啊啊,忘了那个小医生了。真是的,看来只能打个平局了

冒险家被绑上椅子,艾玛被姐姐抱着也不挣扎,静静看着同伴飞天……

对不起啊,不是我不想救,而是姐姐不允许啊……

抱着妹妹找到落单祭司,轻松把人送回庄园。完成任务也找到医生了,放人下来治疗後目送她们离开大门

呵……身为监管者,却不是熟悉的杀三放一啊

『游戏结束』

——————————————————————————

回到求生者宿舍,丽莎提着医药箱帮艾玛上药

「抱歉啊,下手重了一点。」

「没关系的,毕竟姐姐是监管者啊……但是,妳怎麽没有——」

「我这次……不,晚点就回去了,放心。」

「……」

艾玛低下头,没有勇气说出「希望妳待在这里」这句话

丽莎的习惯是如果担任监管者的话,就会待在监管者宿舍一周

可是最近……丽莎越来越常担任监管者了

「唉……」她下意识叹气

「怎麽了?」

「不,没有……」

「……?」

虽然不太明白,丽莎还是替她治疗。结束工作後就回到监管者那里了

「我想要妳陪着我啊……」

少女低声喃喃

向着没有回头的背影

飞酋很非

加了光源和文字感觉还行

加了光源和文字感觉还行

白月

原皮:您好!要买花吗?
另一面:敢欺负艾玛的都去死吧
上课画画使我快乐. JPG

原皮:您好!要买花吗?
另一面:敢欺负艾玛的都去死吧
上课画画使我快乐. JPG

Dreahraw
大概就是园丁另一面出来了之后杀...

大概就是园丁另一面出来了之后杀了佣兵,然后在内心折磨园丁……



lof好多太太啊自闭了xx



私心tag


大概就是园丁另一面出来了之后杀了佣兵,然后在内心折磨园丁……




lof好多太太啊自闭了xx



私心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