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只言片语

1560浏览    2822参与
东青木木

#红色高跟鞋#——蔡健雅

你像风一般捉摸不住 

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 

疯狂却怕没有后路 

你能否让我停止这种追逐


你像风一般捉摸不住 

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 

疯狂却怕没有后路 

你能否让我停止这种追逐

东青木木

情深莫如是...... 


#图片取自B站七爷的小天大大的剪辑【终生误】#

#只言片语#


情深莫如是...... 


#图片取自B站七爷的小天大大的剪辑【终生误】#

#只言片语#

东青木木

#时光错,错,错,错#



她嫁给了他的兄长 

却用余生教养出了一个像他的孩子 

这一生到底对他来说是残忍?

还是对她来说更残忍呢?

人生几十年 为什么一直在错过......

他来的太晚 她走的太早



#图片取自B站七爷的小天大大的剪辑【终生误】#

#只言片语#

#时光错,错,错,错#



她嫁给了他的兄长 

却用余生教养出了一个像他的孩子 

这一生到底对他来说是残忍?

还是对她来说更残忍呢?

人生几十年 为什么一直在错过......

他来的太晚 她走的太早



#图片取自B站七爷的小天大大的剪辑【终生误】#

#只言片语#

东青木木

#时光错,错,错,错#

她嫁给了他的兄长 

却用余生教养出了一个像他的孩子 

这一生到底对他来说是残忍?

还是对她来说更残忍呢?

人生几十年 为什么一直在错过......

他来的太晚 她走的太早


她嫁给了他的兄长 

却用余生教养出了一个像他的孩子 

这一生到底对他来说是残忍?

还是对她来说更残忍呢?

人生几十年 为什么一直在错过......

他来的太晚 她走的太早

幻影

以前有一段时间

以前有一段时间

疯狂的热爱《何以笙箫默》

喜欢何以琛和赵默笙

以前有一段时间

每期不落的《小说绘》

是追小说绘嘛?

其实不然

更多的是想看《龙族》

楚夏cp毫不动摇

以前有一段时间

即使高三也追日版《一吻定情》

喜欢男主

以前有一段时间

沉迷明信片

疯狂的购买明信片

直到今天 还有一箱明信片

以前有一段时间

喜欢在贴吧里唠嗑

明明很无聊

却也很有趣

然后

《何以笙箫默》在确定拍剧后就再也没有想起

《龙族》在夏弥之后也还心存念想

               今天也一并抹...

以前有一段时间

疯狂的热爱《何以笙箫默》

喜欢何以琛和赵默笙

以前有一段时间

每期不落的《小说绘》

是追小说绘嘛?

其实不然

更多的是想看《龙族》

楚夏cp毫不动摇

以前有一段时间

即使高三也追日版《一吻定情》

喜欢男主

以前有一段时间

沉迷明信片

疯狂的购买明信片

直到今天 还有一箱明信片

以前有一段时间

喜欢在贴吧里唠嗑

明明很无聊

却也很有趣

然后

《何以笙箫默》在确定拍剧后就再也没有想起

《龙族》在夏弥之后也还心存念想

               今天也一并抹杀掉了

《小说绘》早在读大一时 由于报刊亭和教学楼宿舍两个方向就没有买了

《一吻定情》在大二的时候开播第二部 也没有了当初每周一集的追剧坚持

明信片 在大二时基本也没有寄过了 

贴吧 在大三还是大四时也没有再怎么回帖了

         幸运的是认识了一个到现在也经常联系的朋友


我不是一个能够坚持的人

我不知道我的工作会不会是我唯一坚持下去的事

就像读书枯燥无味 

但也有二十年


以前有一段时间

我喜欢这个

也喜欢那个

现在的时间

让我放弃了所有曾喜欢的


也许

只有不喜欢

才能坚持

例如读书

例如上班


peipei[̲̅P

我们都在写下故事


也活在故事里


你娓娓道来的曾经


是一个个粗暴不堪的落败


戏谑的笑着


独活


性味辛 


苦 


微温



有个朋友


网名叫独蘑菇,就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


孤独且坦然


直面生老病死


有些悲情吧


看起来风生水起


坚韧自信


奋不顾身的去爱人


把自己弄到面目全非


然后捡起来碎裂一地的自己


满血复活


满世界的跑


不太用什么社交软件


不晒图


不发自拍


不发鸡汤


不被欲望 存在感


这些东西绑架


感觉特别...








我们都在写下故事


也活在故事里


你娓娓道来的曾经


是一个个粗暴不堪的落败


戏谑的笑着


独活


性味辛 


苦 


微温






有个朋友


网名叫独蘑菇,就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


孤独且坦然


直面生老病死


有些悲情吧


看起来风生水起


坚韧自信


奋不顾身的去爱人


把自己弄到面目全非


然后捡起来碎裂一地的自己


满血复活


满世界的跑


不太用什么社交软件


不晒图


不发自拍


不发鸡汤


不被欲望 存在感


这些东西绑架


感觉特别酷


孤独且自由











peipei[̲̅P

朝生暮死的欲望

坚韧

豁达

努力

心有所念

都是是苟且的代名词

愿不愿意承认

是另一回事情

不堪一击的纯真

谁也不愿意去揭穿

都当着故事看

性格里的裂痕

总要用时间裹挟着猩红去填满

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压低帽檐

皮囊而已

总有人不厌其烦

伪善的把性格里的劣根

都丢给时间

你看,其实我只是缺少安全感

你看,其实我自己也不太知道

要怎么选

……


朝生暮死的欲望

坚韧

豁达

努力

心有所念

都是是苟且的代名词

愿不愿意承认

是另一回事情

不堪一击的纯真

谁也不愿意去揭穿

都当着故事看

性格里的裂痕

总要用时间裹挟着猩红去填满

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压低帽檐

皮囊而已

总有人不厌其烦

伪善的把性格里的劣根

都丢给时间

你看,其实我只是缺少安全感

你看,其实我自己也不太知道

要怎么选

……


LynnRoss

你迟来一瞬,你便错过了一生。

你迟来一瞬,你便错过了一生。

momo酱

为啥我周边的男生♂没一个时尚的?

为啥我周边的男生♂没一个时尚的?


LynnRoss

之前和朋友聊天时谈到,感性对理性,直觉对逻辑,这是测试中常见的两组,我却时常对后一组感到迷惑。直觉和逻辑,真的能够如此简单地被放置于并列的两端吗?


逻辑自出现起,它究竟是什么?是捕捉到的人类思维?是捕捉到的人类直觉?还是确确实实存在着完全独立于直觉的逻辑实体?

茫茫一片浓雾中,我总觉得逻辑是附有特殊条件的直觉,是漫长时光中人类将自己的部分直觉合理化、系统化的产物。


不证自明的公理悬于头顶,可不证自明究竟意味着什么?

之前和朋友聊天时谈到,感性对理性,直觉对逻辑,这是测试中常见的两组,我却时常对后一组感到迷惑。直觉和逻辑,真的能够如此简单地被放置于并列的两端吗?


逻辑自出现起,它究竟是什么?是捕捉到的人类思维?是捕捉到的人类直觉?还是确确实实存在着完全独立于直觉的逻辑实体?

茫茫一片浓雾中,我总觉得逻辑是附有特殊条件的直觉,是漫长时光中人类将自己的部分直觉合理化、系统化的产物。


不证自明的公理悬于头顶,可不证自明究竟意味着什么?

LynnRoss

“嘘,你听我说。如果能再次拥有一生⋯”


“不要在六月说尽七月的话。”


“更不要做与提琴合奏的钢琴。”

“嘘,你听我说。如果能再次拥有一生⋯”


“不要在六月说尽七月的话。”



“更不要做与提琴合奏的钢琴。”

煙暖雨初收
晨起撒下暖暖的阳光,慵懒的打...

    晨起撒下暖暖的阳光,慵懒的打着哈欠,舒缓的曲目缓缓流淌,不经意忆过往的点滴,莫名间眼角流下一抹泪花,,,猛然抬起头来,对面那人温柔以待,回之微笑,,过往在这一刻飘如云烟。或许手残呢,写不出一手娟秀小字,绘不出一幅锦绣山河,描不出眉清目黛,却可以温柔以待:可爱的猫,遇见的人。忘却诗词阙语,写下温暖的文字流淌于心间。

    晨起撒下暖暖的阳光,慵懒的打着哈欠,舒缓的曲目缓缓流淌,不经意忆过往的点滴,莫名间眼角流下一抹泪花,,,猛然抬起头来,对面那人温柔以待,回之微笑,,过往在这一刻飘如云烟。或许手残呢,写不出一手娟秀小字,绘不出一幅锦绣山河,描不出眉清目黛,却可以温柔以待:可爱的猫,遇见的人。忘却诗词阙语,写下温暖的文字流淌于心间。

万般沉没

不连贯

“为何宣判”
“因其有罪”

荆棘紧紧的缠绕着玫瑰,它妄图留住这份虚假的美好,等玫瑰的花瓣掉光了,荆棘却将自己绕成了玫瑰的模样

那样一只白色的飞鸟,盛开于枪口带来的血花

Blind丢弃了神格,将权利赋予罗青。虚假的神有了实体

“我的爱人应该是一只青鸟,一只自由且幸福的青鸟”

“老实说我挺后悔的”柳沉烟飘在半空中看着自己的尸体“如果不替韩其言顶罪我还可以活很久,久到韩其言被执行枪决”
“但是你说为什么呢”柳沉烟笑了,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愉悦“为什么我会留下?”

“用我的积分换取郑泽明复活?哦我亲爱的系统,你肯定是被病毒入侵了,如果不是游戏不允许自相残杀,我一早就把这个拖后腿的废物杀了”...

“为何宣判”
“因其有罪”

荆棘紧紧的缠绕着玫瑰,它妄图留住这份虚假的美好,等玫瑰的花瓣掉光了,荆棘却将自己绕成了玫瑰的模样

那样一只白色的飞鸟,盛开于枪口带来的血花

Blind丢弃了神格,将权利赋予罗青。虚假的神有了实体

“我的爱人应该是一只青鸟,一只自由且幸福的青鸟”

“老实说我挺后悔的”柳沉烟飘在半空中看着自己的尸体“如果不替韩其言顶罪我还可以活很久,久到韩其言被执行枪决”
“但是你说为什么呢”柳沉烟笑了,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愉悦“为什么我会留下?”

“用我的积分换取郑泽明复活?哦我亲爱的系统,你肯定是被病毒入侵了,如果不是游戏不允许自相残杀,我一早就把这个拖后腿的废物杀了”

“为何有罪”
“因其诞生”

既远

像暗处无法消除真切存在的恶诅,世间的纯真总被此物觊觎,这是天生的罪与罚。

像暗处无法消除真切存在的恶诅,世间的纯真总被此物觊觎,这是天生的罪与罚。


sophie.yim

顺着手背青色的血管
描出叶子的形状
多么害怕隐晦的心事被人知晓
多么害怕满腹的心事无人知晓

顺着手背青色的血管
描出叶子的形状
多么害怕隐晦的心事被人知晓
多么害怕满腹的心事无人知晓

wylhappycat
我路过了你的家 只当路过了你...

我路过了你的家

只当路过了你

从此

“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

我路过了你的家

只当路过了你

从此

“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

莫得感情的吸血鬼猎人

很多年,很多事情,可以说的不可以说的,有些事很遗憾,无法弥补,但是没办法,安定下来后我想慢慢地写下来,应该会挺有趣的,但是不能直接写出来,就用曲折奇幻的形式鞋下来吧,但愿我能坚持下来。


有时一些事情就是这样,就像是我活成了你的她的样子,却只能看着你和她远走高飞,到头来我不过是迷失自我,哈哈,好讽刺,然后我想做我自己了


无论怎样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昨日之日不可追

很多年,很多事情,可以说的不可以说的,有些事很遗憾,无法弥补,但是没办法,安定下来后我想慢慢地写下来,应该会挺有趣的,但是不能直接写出来,就用曲折奇幻的形式鞋下来吧,但愿我能坚持下来。


有时一些事情就是这样,就像是我活成了你的她的样子,却只能看着你和她远走高飞,到头来我不过是迷失自我,哈哈,好讽刺,然后我想做我自己了


无论怎样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昨日之日不可追


Elieen的秘密花园

记一个周末半日(0721)

天气真正热起来了,从地铁站出来穿过马路去到对面商场的小段路像灼热的铁板,刺眼的阳光和蒸腾的热气迅速将裸露在外的皮肤烤得灼热。


大型商场是非常优秀的避暑地,空调开得很足,空气芬芳,有书店,也有影院,有小食店,也有杂货店,有一个合适的朋友相伴,就可以在里面呆上一整天。


但我们今天的行程不止如此。在商场吃完午饭,闲逛接触,顶着下午三点威力尚劲的日头前往长江边的一处湿地公园,计划在那里徒步达到遥远的灯塔,欣赏江边落日。


前往湿地公园,需乘坐“红灯停、绿灯行”的有轨电车,外形酷似轻轨的一节,但运行方式相当复古,且一般没什么乘客。

电车带着我们深入到愈来愈荒凉的地带,很难想象半个小时前...

天气真正热起来了,从地铁站出来穿过马路去到对面商场的小段路像灼热的铁板,刺眼的阳光和蒸腾的热气迅速将裸露在外的皮肤烤得灼热。


大型商场是非常优秀的避暑地,空调开得很足,空气芬芳,有书店,也有影院,有小食店,也有杂货店,有一个合适的朋友相伴,就可以在里面呆上一整天。


但我们今天的行程不止如此。在商场吃完午饭,闲逛接触,顶着下午三点威力尚劲的日头前往长江边的一处湿地公园,计划在那里徒步达到遥远的灯塔,欣赏江边落日。


前往湿地公园,需乘坐“红灯停、绿灯行”的有轨电车,外形酷似轻轨的一节,但运行方式相当复古,且一般没什么乘客。

电车带着我们深入到愈来愈荒凉的地带,很难想象半个小时前我们还在繁华现代的商场中“闲庭信步”。

下车后,是一条笔直通向湿地公园的土路,道路一侧是半人高呈疯长之势的不知名野草,另一侧是丑陋的挡板圈起来的建筑工地。我们顺着这条苍凉大道,顶着日头,默不作声的向前迈步。

当时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我乡下妈妈的身影:“有这个劲头为什么不出门帮妈把玉米棒子摘回来?”


到达目的地,我们惊讶的发现,那个所谓深藏腹地的灯塔就在我们眼前五百米处,同时,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汛期围栏,使原本面积宽阔的公园缩水了太多,现只剩转转头就能瞥完的一处小广场。


好在小广场的一边有阴凉处可坐,我们就在那儿坐下,各吃各的干脆面,各喝各的矿泉水,天气太热,往回走的心思都淡了。

在有一茬没一茬的闲谈中,时间到了傍晚六点,太阳西下,燥热顿减。

拍下一张江面夕阳,这周末的半日结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