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叫魂

323浏览    12参与
无用良品

一千零一夜《叫魂》节选

当时清朝整个官-僚体系,比方说地方上当大人的人,这些省ji干 部们,全中国六十多个。其实这六十多个人是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里面是有默契的,就是你从当官的逻辑角度来想就懂了。比方说地方上传说有妖术流行的案子,我就侦查,如果侦查出来,最好发现这个案子其实是个谣传,是有人诬告的,我搞清楚这事之后,最好就捂住,别往上报。要往上报的话,上头就会说为什么我管的地方有人破坏社会秩序,出负面新闻,我这地方官是怎么当的,以后我的仕途不就很可逾了吗,所以都想捂着。但是只要你发现坐在北京的皇帝,他老人家发现了、震怒了。这时候整个官场逻辑就反向而行,不再是维持默契捂着东西不报,而是...

一千零一夜《叫魂》节选

当时清朝整个官-僚体系,比方说地方上当大人的人,这些省ji干 部们,全中国六十多个。其实这六十多个人是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里面是有默契的,就是你从当官的逻辑角度来想就懂了。比方说地方上传说有妖术流行的案子,我就侦查,如果侦查出来,最好发现这个案子其实是个谣传,是有人诬告的,我搞清楚这事之后,最好就捂住,别往上报。要往上报的话,上头就会说为什么我管的地方有人破坏社会秩序,出负面新闻,我这地方官是怎么当的,以后我的仕途不就很可逾了吗,所以都想捂着。但是只要你发现坐在北京的皇帝,他老人家发现了、震怒了。这时候整个官场逻辑就反向而行,不再是维持默契捂着东西不报,而是拼命大报、拼命大搞。

终于搞到后来整个案子扩大化,抓了许多人,明明人家跟叫魂案没关系,都被屈打成招说有关,而地方上很多老百姓也都纷纷告状、纷纷告密,又抓一大批人。搞成那么多的冤案出来、搞出许多奇奇怪怪,曲折离奇的故事,最后那些主谋基本上可能都要判死刑。而要判死刑的话需要乾隆那通过,先是军机处大臣是当时中国最高级的一群官员,他们是皇帝的亲信、是皇帝身边的人。这些人当官的历练够久,有足够的自信、有足够的判断力,在他们反复交叉审问那一大票疑犯之后,在他们翻阅大量卷宗之后,他们发现不对劲,搞半天这根本就是一个冤案。

比方吴东明这个石匠本来是个好人,还不干叫魂这事儿,当然是个好人,就这样后来他还是被抓了。皇帝老子说这是个大案子必须抓。这一大批人都被发现都是被冤枉的,到了最后全部释放。

问题是怎么会有那么多冤案,这些冤案里有一重关系,就是地方上的老百姓他们莫名其妙地看到一些形迹可疑的人,就说这个人是个妖人;这也就罢了,还有的明知道这个人是正派人,是个个性很朴实很秉正的人,我偏偏说他搞叫魂,为什么呢?我跟他有仇啊;又或者有时候我看谁不顺眼,我罗织一些证据出来告他;又或者说我嫉妒谁,那我也把你告了去。就这么告来告去都被抓上刑具被打,弄的骨头什么的都碎了,告人的人就爽了。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来看看这段孔飞力的解读:

作为现代中国的前奏,叫魂大恐慌向中国社会的观察着们凸显了一个特别令人难过的现象:社会上导出表现出以冤冤相报为形式的敌意。叫魂案从一开始就带有这种令人不快的特征。

在叫魂幽灵的发源地德清,慈相寺的和尚们为把进香客从与他们竞争的那个寺庙吓跑,而欲图挑起人们对妖术的恐惧。更有甚者,他们虚构了一个容易为人们相信的故事,即一伙石匠试图用妖术来加害于自己的竞争对手。

这是一场戏中戏,每一出都用民间的恐惧来做文章。除了丑恶的妒嫉,还有无耻的贪婪。县役蔡瑞为从萧山和尚们身上勒索钱文,也编造除了可信的罪证。

一旦官府认真发起对妖术的清剿,普通人就有了很好的机会来清算宿怨或谋取私利,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利。

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

  
就是这样,我们看到是这个案子只所以搞这么大,一方面是因为 民间有人互相诬告,而他们之所以如此互相诬告,则反映在清朝这个所谓的盛世的背后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失序现象。整个  社会上其实出现了一个道德崩坏的情况,人与人之间充满了不信任;每个人也都充满一种危机感,害怕自己失去社会位置、往下沦落;害怕自己失去工作机会,同时这个社会里的道德也都有了危机。

无用良品

一千零一夜《叫魂》节选

《叫魂》作者孔飞力的结论部分提到一个观念,这个案子就是几个军机大臣使得整个案子倏然终止。

他说这些人能力很高超、历练很丰富,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他们敢对皇帝说真话,一来皇帝充分地信任他们,二来他们也许不以为自己只是服务于一个正权,只是谋求自己的短期利益,他们还是那个中国传统文化真正的守卫者和信仰者;由于他们有这样的自信,他才敢在这时候做出一个坦白、明快而直接的一个决定;由于他们自命为有大任在身,他敢在这个时候花费巨大的精力查阅卷宗、审问犯人之后发现真相,而把真相说出来

这些人大概是中国王朝时代最后一代这样的精英分子了,也就只剩最顶端的这一小部分了。

再过一百年...

一千零一夜《叫魂》节选

《叫魂》作者孔飞力的结论部分提到一个观念,这个案子就是几个军机大臣使得整个案子倏然终止。

他说这些人能力很高超、历练很丰富,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他们敢对皇帝说真话,一来皇帝充分地信任他们,二来他们也许不以为自己只是服务于一个正权,只是谋求自己的短期利益,他们还是那个中国传统文化真正的守卫者和信仰者;由于他们有这样的自信,他才敢在这时候做出一个坦白、明快而直接的一个决定;由于他们自命为有大任在身,他敢在这个时候花费巨大的精力查阅卷宗、审问犯人之后发现真相,而把真相说出来

这些人大概是中国王朝时代最后一代这样的精英分子了,也就只剩最顶端的这一小部分了。

再过一百年连这种人都没有了,这个帝国终于所有的官-僚全是欺上瞒下、全是害怕上面有命令下来,自己没执行好,到了那个时候,这个国-家终于也就步入到他最终的结局了。

无用良品

《一千零一夜》精彩至极的《叫魂》

看理想《一千零一夜》第133夜、第134夜 | 孔飞力《叫魂》

第133夜 叫魂(一)

第134夜 叫魂(二)


我手打过文字版,但真的发不上来


看理想《一千零一夜》第133夜、第134夜 | 孔飞力《叫魂》

第133夜 叫魂(一)

第134夜 叫魂(二)


我手打过文字版,但真的发不上来


诡谲八爷

秘闻27 叫魂

来源 | 灵异故事书


讲讲我爸的故事吧。


我爸这人,没什么文化,但学东西悟性很高。很多事情能做得比较“精”,也比较喜欢学一些东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多学点,即便当时没什么用,但事情来的时候,求人总不如求己方便。


先说说“下惊”吧——小孩受了惊吓,到了傍晚开始发烧,晚上不断惊醒啼哭。这个在我自己身上验证过,个人还是比较相信的。


“下惊”在我们那有很多流派,似乎是道士、“地仙”和算命先生等职业的入门本领。


“下惊”的方法各不相同,有念经的,有烧香的,有“叫魂”的,都有各自的效果。


在我看来,还是我爸这一流派最为简便而有效——能过县过府。什么叫“过县过府”呢?比如...

来源 | 灵异故事书


讲讲我爸的故事吧。


我爸这人,没什么文化,但学东西悟性很高。很多事情能做得比较“精”,也比较喜欢学一些东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多学点,即便当时没什么用,但事情来的时候,求人总不如求己方便。


先说说“下惊”吧——小孩受了惊吓,到了傍晚开始发烧,晚上不断惊醒啼哭。这个在我自己身上验证过,个人还是比较相信的。


“下惊”在我们那有很多流派,似乎是道士、“地仙”和算命先生等职业的入门本领。


“下惊”的方法各不相同,有念经的,有烧香的,有“叫魂”的,都有各自的效果。


在我看来,还是我爸这一流派最为简便而有效——能过县过府。什么叫“过县过府”呢?比如你小孩在浙江受惊了,我爸在江西祷告“做法”(姑且这么说吧),也有效果。这个,在我们那,其他派别是做不到的。


以前对于民俗这些东西,我一般把它归为心理作用,不过经历了两次事情后,还是比较相信了。


一次是我大儿子,那时才两岁多,白天还挺好,一个人在操场上玩,晚上洗澡后,忽然发起了高烧。喝了药体温降下去了,一个多小时候后,又烧起来了。没办法,只能连夜带他到大医院吊瓶了。第二天傍晚,体温仍反复。


我们夫妻都要上班,感到很疲倦(带过小孩的人才能体会)。正好那晚我爸打电话给我(我在浙江),聊天时就对他说了这事。我爸问我说:“是不是白天还挺好,一到傍晚就发烧,晚上不停哭闹?”我说是的,他听后说,那可能是吓着了。然后,他又问了我所处的方位(相对我老家来说),我也是不好拂老爸的意(孩子发烧也正常,医院可以解决的),正好身边有地图,就把方位对我老爸说了。我爸保证:“如果是被吓着了,明天早上包好!”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天晚上,我儿子在睡梦中,连续用我们那方言喊了三声我爸的“外号”(我们那人都这样叫他),第一声是我老婆听到的,她不懂我们那话,连忙把我叫醒。我醒来又听到我儿子叫了两声。


当时我们夫妻都吓了一跳——我儿子一直是我们自己带,我们讲普通话(不是矫情,谁叫两人不是一个省的呢),儿子不会讲方言,更不知道我父亲的“外号”了!而他梦中说的,是极其纯粹的我们那土话,我听得一清二楚。我胆子虽说不上大,但也不是特胆小的人,当时,真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了。


也顾不上三更半夜,连忙打我爸的电话,我爸一听,说:“不要紧,是我的功(?)到了,小孩在梦里看到我跟我说话!明日包管没事,我看了一下,XX(我儿子)是在玩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拍了他的头,以后你们带小孩小心点!”


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爸“下惊”,会用衣服包上米,祷告完以后,打开衣服,可以通过米显现的图像,能还原受惊吓的过程。后来,我们问跟儿子一起玩的一个大小孩,他说当时我儿子一个人在沙坑里玩,他用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还有一次是我小儿子,那时他才一岁不到。夏天跟我老婆回丈母娘家。茄薇l芯jrggs8看更多诡事怪闻,这天,我骑着我老丈人的摩托车去我老婆姨妈家,她姨妈家门口正在修路,在一个上坡的地方,摩托车忽然熄火,123的女士“轻骑”载四人(我、老婆和两个孩子),车自然往一边倾斜,我老婆就抱了小儿子跳下车,当时什么事没有,小儿子还在睡梦中。当天晚上,小儿子忽然发烧到41度,我老婆家住镇上,连夜抱到卫生所,卫生所的医生是我丈人家一亲戚,说小孩烧得这么厉害,他没把握。


于是,又连夜开车到市里面大医院,一化验,说是急性肺炎,最少要住一星期院。办好入院手续,我丈人和丈母娘就回家了。第二天,我老丈人找了他们镇上一个很有名的算命先生问了一下,算命先生一算,说是我儿子在东北方向,被我老婆家祖宗摸了一下头。


我鉴于上次经验,抽空给我爸打了个电话,不久,我爸那边打来电话,说根据米上显现的图案,我小儿子是在东北方向受了惊吓,形状也是人手,一定是被人摸了受惊了——算命先生的话我绝对没有和我爸说过。两者对照,结果却如此一致,让人惊叹。我丈人又对我说,他父母就葬在我摩托车熄火的地方的山坡上——应该是祖宗怕我儿子摔着,因而用手去托了一下我儿子的头。


我儿子最终只住了一天半就出院了——当然是医生说没什么事情了。


民间很多事情,确实不好下定论,小孩受惊了通过“下惊”的手段治好,若说完全是因为心理暗示的结果,似乎也说不通。我的态度就是:在相信科学医学的前提下,像这种方法,其实,是可以试一试的。



八爷有话说:深夜放毒可还行?😂本来是出去玩,结果晚上无聊就整一个吧!本来粉丝就不多,在不整粉丝唰唰往下掉啊😂

中医有祝由术,可惜已经失传了,很多老祖宗的东西都失传了,唉……


轩辕十四Rex

1768年,乾隆三十三年。这一年,一种叫做“叫魂”的妖术,从繁华的江南地区发源,几个月间席卷十几个省份,蔓延到帝国的心脏,惊动了远在承德避暑的“十全老人”。

这是怎样的一件奇事呢?


1768年,乾隆三十三年。这一年,一种叫做“叫魂”的妖术,从繁华的江南地区发源,几个月间席卷十几个省份,蔓延到帝国的心脏,惊动了远在承德避暑的“十全老人”。

这是怎样的一件奇事呢?


浮窥

17/06/26

《叫魂》

16世纪以来的商业发展:
①土地租赁朝地主与佃户之间的长期契约关系的方向变化。十八世纪时一些地区已经出现永久租佃权。

②十六世纪以来的税制改革,废除了平民的强迫劳役义务。

③清政府于十八世纪宣布“除贱为良”,推行“百姓平等”(→社会等级差别大,此政策重在象征性意义)

→叶显恩:“用金钱赎身的条款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它大大超出了佃农的能力,况且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们一旦赎身也就同时失去了生计。”

结论:存在于十八世纪经济“自由劳工”现象背后的是买方市场这一事实。

《叫魂》

16世纪以来的商业发展:
①土地租赁朝地主与佃户之间的长期契约关系的方向变化。十八世纪时一些地区已经出现永久租佃权。

②十六世纪以来的税制改革,废除了平民的强迫劳役义务。

③清政府于十八世纪宣布“除贱为良”,推行“百姓平等”(→社会等级差别大,此政策重在象征性意义)

→叶显恩:“用金钱赎身的条款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它大大超出了佃农的能力,况且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们一旦赎身也就同时失去了生计。”

结论:存在于十八世纪经济“自由劳工”现象背后的是买方市场这一事实。

包三哥

关于叫魂

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他则是一种乐趣。——孔飞力《叫魂》 

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他则是一种乐趣。——孔飞力《叫魂》 

雨迹云踪

叫魂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平装] 

孔飞力 (Philip A. Kuhn) (作者), 陈兼 (译者), 刘昶 (译者)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上海三联书店; 第1版 (2012年4月1日)


此书名为妖术,实写权力。孔飞力从清康乾时期的叫魂事件入手,勾勒君主、官僚,百姓三大集团的博弈与角力,获列文森中国研究最佳著作奖。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平装] 

孔飞力 (Philip A. Kuhn) (作者), 陈兼 (译者), 刘昶 (译者)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上海三联书店; 第1版 (2012年4月1日)


此书名为妖术,实写权力。孔飞力从清康乾时期的叫魂事件入手,勾勒君主、官僚,百姓三大集团的博弈与角力,获列文森中国研究最佳著作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