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可颂

51392浏览    941参与
ochaki

安洁可颂│せんこう花火

即使是那天的雪也略显疲惫。可颂盘腿坐在走廊的拐角处低下头一只手摆弄着摊子上形形色色的小玩意儿。请问一下、这个多少钱?是从未听过的声音,可颂抬起头,从一场梦里被打捞起来似的。安洁莉娜抓着一小把线香烟花就站在她跟前。只要五十龙门币哦,这位客人。她干脆地回答。

沃尔珀少女不自在地用食指划了划脸颊,可颂看着她想了想,改口说四十块也可以。其实她一点也不在乎,半吊子的商人也是商人,不会让自己吃亏本的生意。可是安洁很欣喜似的,像是怕她反悔那样递给她一叠零碎的纸钞,蓝色的龙门币好像也能熠熠生辉。

这个也给你、行么。那只小小的看起来很柔软的手捏着一枚铜币放在了可颂手心,上面铸着狼爪的印记。当然可以。她回答。...

即使是那天的雪也略显疲惫。可颂盘腿坐在走廊的拐角处低下头一只手摆弄着摊子上形形色色的小玩意儿。请问一下、这个多少钱?是从未听过的声音,可颂抬起头,从一场梦里被打捞起来似的。安洁莉娜抓着一小把线香烟花就站在她跟前。只要五十龙门币哦,这位客人。她干脆地回答。

沃尔珀少女不自在地用食指划了划脸颊,可颂看着她想了想,改口说四十块也可以。其实她一点也不在乎,半吊子的商人也是商人,不会让自己吃亏本的生意。可是安洁很欣喜似的,像是怕她反悔那样递给她一叠零碎的纸钞,蓝色的龙门币好像也能熠熠生辉。

这个也给你、行么。那只小小的看起来很柔软的手捏着一枚铜币放在了可颂手心,上面铸着狼爪的印记。当然可以。她回答。安洁莉娜朝她微笑起来、然后抓着那一小把烟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可颂颠了颠她手里的硬币,熟悉但也十分久远,来自大海的另一边,在叙拉古的黑市和赌场,到处都是这些沉甸甸的东西。有时候可颂的两个口袋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全部是金币,她站在一群赌徒和酒鬼中间,头顶是昏暗的灯光,她盯着骰子或者天花板,那些不值钱的铜子落在她脚边,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她乐意看那些输光的落魄鬼被轰出门外,也乐意看周遭的人对此捧腹大笑的模样。赌场里的老家伙们不讲所谓的道德,贫穷就是耻辱才是他们能笑嘻嘻挂在嘴边的话。

可颂不以为然,道德、贫穷与耻辱在她看来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也不曾长着一双赌徒的手。她的口袋满了、她就头也不回地离开,在深夜的街道上,看着前方的路灯或者月亮。

后来她和安洁莉娜成为了朋友,安洁说下雪那天自己买的烟花一直没找到机会放,可颂想了想说还是等到来年夏天吧。安洁蹲在她身旁,用一根小树枝在地上涂涂画画,什么时候都可以呀,她补充道,夏天晚上放烟花只是东国的情调。可颂笑起来,可你不就是喜欢那种吗?安洁也跟着笑,突然傻乎乎地。可颂蹲下来,安洁把那根小树枝折成两半递给她一段,那只小小的并不柔软的、满是伤痕的手。安洁看着沙土上那些长方形问你在画什么,可颂得意地眨眨眼,龙门币。日子还是得过且过,只不过她从战场返回的时候也会被那个叙拉古的小姑娘握住手。

可颂有时候想安洁莉娜或许并不属于叙拉古,叙拉古可能会在火枪与赞美诗中燃烧成为德克萨斯或者拉普兰德,安洁莉娜曾日夜不停歇穿梭其间,日渐贫瘠的土地没给安洁哪怕一小枚金币,可在她血液里流淌的矿石的味道却是真实的。这看起来太不公平,但她也清楚地知道太阳底下这片大地没什么是公平的,就像她把苹果派和子弹卖给能天使,有时候双倍加价有时候打三折。

安心院安洁莉娜永远是一个甜蜜且滚烫的名字,像她锁骨处的宝石,也像风吹过时她微微摇摆的发丝。

那天安洁换下了自己的旧衣服,取而代之的是医疗部干净的白色病服。可颂的小摊子再也没有出现在走廊的拐角处,她一块一块抚摸着安洁手臂上新生的源石,安洁微笑着让她别在意,她说、这些石头就好像我的盔甲。

人事部接二连三发出了新的寻访要求,可颂一条一条读完了,心想他们是要找一个新的安洁莉娜,还是一个安洁莉娜的替代者呢。

夏初的晚上,可颂抓着一小把线香烟花溜进安洁的病房,在阳台上像偷偷做坏事的孩子那样一根一根的点,可颂从来不懂所谓东国的情调,只知道那些烟花如此脆弱,轻轻晃动几下就会熄灭。天上的月亮也不明亮,没有星星,她的口袋空空的、装着一个打火机。

安洁睡着的夜晚、可颂就在她枕边留下一些痕迹,大多数时候就是几颗糖或者一块巧克力,也有一次是昂贵的绣着水红色金鱼的浴衣。她开玩笑说自己很快就会变成一枚铜子也拿不出来的穷鬼,安洁却苦恼地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那你可以把我的法杖拿去卖。安洁睡着的夜晚,可颂就趴在床边和她一起入睡,好像这样她们会做同一个梦。

日子还是得过且过,只不过从战场上返回的时候没人再握住她的手。

安洁身上不再有奶油烤薯饼与橄榄香波的味道,消毒水有点呛人,营养液则什么什么味道也没有,安洁却说她很喜欢,因为是透明的碧绿色。

那个夏天也会结束,然后新的冬天如约前来,罗德岛舰依旧平稳地浮在海面上,如果冬天的末尾启航,如果能在春天到达樱花之乡,她或许就会明白那种情调,得以窥见安洁莉娜梦中的景象。

天空湛蓝得令人惊讶,看不到边界的草地上一朵花儿也没有,小小的深红四方毯子铺在那儿、孤零零得格格不入。安洁莉娜慢慢脱下身上永远苍白干净的病服直至一丝不挂,可颂能看清她手臂上布满美丽的蓝紫矿石仿佛黎博利人引以为傲的羽翼。

安洁张开双臂像个小孩一样慢慢地跳起舞。她年轻的优美的脖颈与背沟,她的双脚踩着拍子好像死亡永远不会追上它们,她的心脏还在跳,她依旧温热的吐息、和天上的云呼吸同一片空气。

安洁莉娜小小的软软的手在空中挥舞着、那双手上没有一点伤痕,她手臂上的美丽结晶随着指尖的弧线扑棱棱地掉落下来,落在她脚边,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坍塌了可颂的每一个梦。

yo一一

当刀客塔给送葬人推荐某宝后。

双十二有感

当刀客塔给送葬人推荐某宝后。

双十二有感

Clay菌
画了好久啊,终于搞定了,希望大...

画了好久啊,终于搞定了,希望大家喜欢[爱心]

画了好久啊,终于搞定了,希望大家喜欢[爱心]

白衣渡我

洁颂/太阳与向日葵

-偶像AU,所有剧情瞎编

-无脑小甜饼,OOC

  

  

  把电视打开,坐在她和安洁莉娜新选的地毯上,身边放着安洁莉娜代言的饮料,应援色棒在右手边蓄势待发,可颂绑上了安洁莉娜的应援头巾。在节目开始播放瞬间大声喊了句:“安洁莉娜冲鸭!”

  安洁莉娜去参加了选秀。非常幸运的,她漂亮的脸蛋,和带着腼腆却坚强的性格很轻易地博取了大众的好感,偶尔会散发出不自知的色气,和明媚的笑容交织在一起。没人会不喜欢她吧,这是可颂的想法。不过也的确,安洁莉娜微博日渐上跳的粉丝数证实了她的想法。

  因为选秀很忙,安洁莉娜和可颂也很久没有好好聚过了。虽然每天还在坚持打电话,不过感觉上还是缺了些什么,能天使说你这是...

-偶像AU,所有剧情瞎编

-无脑小甜饼,OOC

  

  

  把电视打开,坐在她和安洁莉娜新选的地毯上,身边放着安洁莉娜代言的饮料,应援色棒在右手边蓄势待发,可颂绑上了安洁莉娜的应援头巾。在节目开始播放瞬间大声喊了句:“安洁莉娜冲鸭!”

  安洁莉娜去参加了选秀。非常幸运的,她漂亮的脸蛋,和带着腼腆却坚强的性格很轻易地博取了大众的好感,偶尔会散发出不自知的色气,和明媚的笑容交织在一起。没人会不喜欢她吧,这是可颂的想法。不过也的确,安洁莉娜微博日渐上跳的粉丝数证实了她的想法。

  因为选秀很忙,安洁莉娜和可颂也很久没有好好聚过了。虽然每天还在坚持打电话,不过感觉上还是缺了些什么,能天使说你这是寂寞了吗?带着调笑,连对万事都没有特别大兴趣的莫斯提马都挑了挑眉。“可颂会寂寞吗?”空问了大家的心声。本来以为会被立刻反驳的可颂,这次却意外的沉默了。在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表情的时候笑着回答了问题:“有一点吧。”

  溢出来被别人看见的,只有一点。沉甸甸在心里的,无法诉诸于口。

  德克萨斯私下询问了可颂,问她为什么不去告诉安洁莉娜,如果说出口。可颂打住她未说完的话语,她知道,如果说出口,安洁莉娜会回来陪她。因为安洁莉娜很温柔。

  德克萨斯问,你不会想独占吗。可颂说,想过,谁会不想独占喜欢的人呢。

  “她是太阳。”可颂轻声说,德克萨斯疑惑地看向她,可颂露出往常的笑容,看起来是在劝说德克萨斯,也是在告诉自己。

  “在人们眼里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理应让所有人知道。”

  

  等节目开始,可颂在屏幕里一刻不停地寻找自己小女友的身影。发现今天的安洁莉娜依旧打扮的非常美丽后,可颂突然骄傲起来,就算没有人知道她和安洁莉娜是一对,可所有人都承认了她的明珠是美丽的。可颂喝了口汽水,压抑住躁动的心情。

  带上本命头巾,为安洁莉娜的精彩表演喝彩,或许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

  今天的直播后面依旧有彩蛋环节。可颂去了趟厨房,准备找点吃的来对付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熟悉的铃声,是安洁莉娜。以为对方结束工作了的可颂兴冲冲接听了。

  “喂,可颂……”安洁莉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可颂想问怎么啦,没什么事吧?后面安洁莉娜又开口:“可颂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安洁莉娜是什么样的人吗?”可颂喃喃,似乎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安洁莉娜说随便说说都可以,却听见电话那头的可颂轻轻笑了下。

  “是由砂糖,香辛料,和某些美好的事物组成的。”

  安洁莉娜的脸一下变得涨红,旁边有的人在吹口哨。可颂笑着说那就不打扰后挂了电话,她扭头看向电视机屏幕,入目便是安洁莉娜通红的耳尖,她吃吃地笑起来,为一个小小的,只有她知道的秀恩爱恶作剧而高兴。屏幕里安洁莉娜还在问彩蛋过了吗?在工作人员点头后飞快离去。

  

  去工作地点的时候,可颂把几大箱汽水一并搬了上去。空问这不是那个选秀节目的赞助汽水吗?可颂点点头,空又问为什么买这么多?可颂说拉票。空懂了,其他人也懂了。拜松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可颂姐,你说过这个月不会乱花钱的。”他是监督人。

  可颂理所当然的放下了饮料:“什么叫乱花钱,给女朋友花的钱叫乱花钱吗!”能天使问这么多你一个人喝的完吗?可颂拍了拍箱子:“所以我把它带到工作室了。”

  “你要免费请我们吗!我要我要!”能天使首当其冲地伸手去拿汽水,被可颂拍掉了。她露出往常的算计表情,所有人都再知情不过了:“市场价七折出售哦。”

  最后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付了钱。

  

  在选秀出道关键的时候,安洁莉娜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在一次录播中,可颂没有看见安洁莉娜,刚想打电话问问消息,就听见门口传来动静。她跑过去,下一秒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安洁莉娜和她抱了个满怀,沁人心脾的松木香萦绕在鼻尖。

  “我回来了。”安洁莉娜扬起一如既往的明媚笑容,琥珀色的眼瞳里倒映着这个家,她和可颂的家。

  可颂哽住了,她想说的恐怕有千言万语,想说为什么突然回来了,为什么不继续参与,为什么突然消失,为什么……可是到了最后,她也只是更加用力的回抱住安洁莉娜,说一声:“欢迎回来。”

  

  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后来可颂问了这个困扰她已久的问题。按照安洁莉娜的实力,和她偷偷找空开的一小点后门,出道应该是很容易的。安洁莉娜摇摇头,她说她不喜欢这样,可颂不解,又发现安洁莉娜在扭头看她。

  “我只想要一朵向日葵。”

  安洁莉娜这么说。可颂突然意识到什么,她看着安洁莉娜,轻声说出很久以前她对德克萨斯说出的话。

  “你是太阳。”

  “你的太阳。”

  

  end


包子桥的颓废时刻🎐

我又来挖掘新cp了

这一对是这样叫的吗

不管 反正两个都是牛牛 拜颂贴贴

看了某个条漫之后的感想)

这一对是这样叫的吗

不管 反正两个都是牛牛 拜颂贴贴

看了某个条漫之后的感想)


しらく

01

“晚上好,安洁莉娜。”

02

她听见有人这样对自己说。

03

“啊,可颂,好久不见♪”安洁莉娜的语气像唱歌一样的明快,“今天企鹅物流没有事情吗?”

见惯了生死的可颂看着病床上几乎全身覆盖着矿石的安洁莉娜仍是感觉心头一紧,一开始矿石病只是在腿部蔓延,因为法术过度使用加重了矿石病的蔓延速度,短短两年里安洁莉娜已经无法自己行动了,甚至内部的器官也开始出现矿石化。

如果没有意外,她会在半年后死去。

“是啊,今天老板给我们放假了,我来看看你。”可颂翻找着包中的东西,将她精挑细选的口红在安洁莉娜的眼前晃了晃,“你看这支口红,是你最喜欢的颜色。等你的矿石病好了,我们再一起上街去买东西。”

“啊,这个颜色,和可颂的头发一...

01

“晚上好,安洁莉娜。”

02

她听见有人这样对自己说。

03

“啊,可颂,好久不见♪”安洁莉娜的语气像唱歌一样的明快,“今天企鹅物流没有事情吗?”

见惯了生死的可颂看着病床上几乎全身覆盖着矿石的安洁莉娜仍是感觉心头一紧,一开始矿石病只是在腿部蔓延,因为法术过度使用加重了矿石病的蔓延速度,短短两年里安洁莉娜已经无法自己行动了,甚至内部的器官也开始出现矿石化。

如果没有意外,她会在半年后死去。

“是啊,今天老板给我们放假了,我来看看你。”可颂翻找着包中的东西,将她精挑细选的口红在安洁莉娜的眼前晃了晃,“你看这支口红,是你最喜欢的颜色。等你的矿石病好了,我们再一起上街去买东西。”

“啊,这个颜色,和可颂的头发一样让我感觉暖洋洋的好舒服。”安洁莉娜笑了笑,随之而来的是疼痛感,她皱着眉头抱怨起来,“凯尔希医生告诉我呆在病房里有利于我的健康但是我更想到外面去呢。我的矿石病越来越严重了,已经很难看见东西清楚的样子了,听力还保持在正常水平。病房里太干净了什么也没有,总感觉好无聊,而且我马上就要死了,博士他们还是坚持要救助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为罗德岛做一些什么了。”

04

可颂想要说些什么,开了开口却又没什么好说的,似乎有什么话语卡在她的喉咙里。她又在包里翻找出一套画具和极具她个人特色的设计的十分少女的名片。

“为了提前祝贺我们可爱的沃尔珀小姐战胜病魔,就请你来给我设计一下我的个人名片吧,刚好我想要换个样式,安洁莉娜是叙拉古出身,画画也很可爱哦。”

“我不行的啦,矿石病已经让我无法动弹了,光是在这里能和可颂聊天我都感觉很奢侈很高兴了。”

“不可以。”可颂强硬地说,甚至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口气中的脆弱感,“就当是给我的礼物。”

“既然可颂这样说了,那就我来说可颂来画好了,我一定会加油描述出可爱的名片样板的!”

05

“节哀。”能天使对可颂说,“还有,晚上好,安洁莉娜。”

06

这是她第三次听见有人对自己这样说。

07

连她自己也没有搞明白情况,她的皮肤感受到冰凉的触感和矿石缺口处的尖锐。而她抱着的已经完全死去的矿石病患者就算化成灰她也能够认出来。

08

安洁莉娜死去了。

09

“不,我不是……为什么我……”可颂的语气很无力,“我不是……我是谁,可颂?”

“啊,总的来说就是可颂靠着老板的神秘人脉把她和你成功互换了,所以可颂代替你死去了。”能天使的语气很平静,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事情会要发生,“请冷静一点,我们不是没有劝过她嘛,不过这本来就是必然的事情。”

能天使看见可颂,或许说安洁莉娜的神情逐渐恢复正常,又继续说:“其实我也不大明白,但是似乎企鹅物流出现了神秘的loop,总的来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一直会重复发生啦……等你和我走出去的时候就会看见安洁莉娜了。”

10

能天使说的确实没有错,安洁莉娜花了好大力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站起身鼓起勇气推开门,她留恋的向床上看了一眼却发现已经什么也没有了。接着她看见了一个赤发的,有些冒失害羞的沃尔珀少女向她走来。

“晚上好,安洁莉娜。”她下意识地打招呼,就像重现她当时来到罗德岛见到可颂的情景 

“你好。”另一个自己抱着一袋满满的信件向自己鞠躬问好这件事情还有点新奇 

“这个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呀♪”安洁莉娜熟练地递出可颂的名片,仿佛她在脑海中练习了无数次一样。

“好、好的!”那个自己害羞地笑了笑,然后对她说,“真的是一张,非常可爱的,很像可颂小姐的名片。”

11

这确实是一张设计的富有少女感且可爱,还非常具有象征性的名片。

12

不管是对可颂还是对安洁莉娜而言。


白衣渡我

洁颂/蜜桃微醺

-似乎是学pa

-双向暗恋前提,OOC

  

  

  安洁莉娜说,我们去逛街吧。可颂扭头看她,又看回自己面前摊开的书。她没有立刻回答安洁莉娜,而安洁莉娜却开始像报菜名一样说出可颂接下来的课程,下午没有课。

  “好吧。”可颂叹口气关上书,她问安洁莉娜:“那你呢,下午没有课吗?”安洁莉娜摇摇头,可颂又问她们去哪玩。安洁莉娜笑起来,她说她在商场里找到了一家猫咖,去猫咖吧。

  猫咪很受欢迎,可颂知道这个事实是因为她代售的发卡,有着猫咪装饰的都是畅销品。各种意义上她都很感谢猫咪们,但是她本人是真的欣赏不来。

  不过是和安洁莉娜去,怎么样都会很开心吧。可颂扭头看在玩手机的安洁莉娜,被笑着问怎么啦,...

-似乎是学pa

-双向暗恋前提,OOC

  

  

  安洁莉娜说,我们去逛街吧。可颂扭头看她,又看回自己面前摊开的书。她没有立刻回答安洁莉娜,而安洁莉娜却开始像报菜名一样说出可颂接下来的课程,下午没有课。

  “好吧。”可颂叹口气关上书,她问安洁莉娜:“那你呢,下午没有课吗?”安洁莉娜摇摇头,可颂又问她们去哪玩。安洁莉娜笑起来,她说她在商场里找到了一家猫咖,去猫咖吧。

  猫咪很受欢迎,可颂知道这个事实是因为她代售的发卡,有着猫咪装饰的都是畅销品。各种意义上她都很感谢猫咪们,但是她本人是真的欣赏不来。

  不过是和安洁莉娜去,怎么样都会很开心吧。可颂扭头看在玩手机的安洁莉娜,被笑着问怎么啦,可颂摇摇头:“没什么。”

  “可颂喜欢猫咪吗?”安洁莉娜翻开手机相册,点进一张猫猫的照片:“猫猫真的超级可爱!”

  她把手机屏幕拿到可颂面前,笑着又问:“可爱吗?”小姑娘的笑容迎着冬日阳光,柔和的光线赋予了一切都熠熠生辉,空气里反射的尘埃也带着光,或许是星屑吗。可颂愣了一秒后重重的点头,又像是在掩饰刚刚的呆滞似的补充了句可爱。

  伴随着安洁莉娜“我就说它可爱吧”的声音,可颂轻轻松了口气。她想起刚刚小姑娘的笑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也太讨人喜欢了吧。她手掩着脸,感觉自己好像要脸红了,这可不妙,得快点冷静下来。如果可以把心脏摘掉的话,会不会不用感受现在的剧烈跳动。

  谁知道呢,或许要去问特拉法尔加,胸膛空荡荡的是什么感觉。可颂漫无目的的想着,随着上课铃的想起被拉回现实。安洁莉娜打开笔记本,可颂转了下笔。笔记本被安洁莉娜推了过来,上面写着“校门口”三个字,可颂拿起笔接了下去。

  [不见不散]

  

  本来以为过去后的第一目的地就是猫咖,结果等她们到达商业城的时候,安洁莉娜先牵起可颂的手走向了饮品店。“不去猫咖买吗?”可颂问,安洁莉娜摇摇头:“我可不想喝咖啡牛奶之类的。”

  “也有别的吧?”

  “其实是想打卡这家网红店啦。”

  可颂说好吧,问安洁莉娜想喝什么,安洁莉娜说不清楚,还没看见菜单,冬天还是想喝点暖和的东西呢。

  “有点想喝气泡水。”可颂若有所思,安洁莉娜打了个寒颤,是装的:“感觉好冷。”

  “气泡水也可以有热的吧?”

  “热了就没气泡了吧?比如生姜可乐。”安洁莉娜举例,可颂摇摇头:“我讨厌生姜。”

  “我也讨厌。”安洁莉娜皱着眉吐了吐舌头,好像真的喝到了一样。可颂笑着说就是这种感觉,安洁莉娜做出舞台剧谢幕的动作:“谢谢,谢谢大家的观看。”

  要我给你递花吗?可颂揉了揉眼角,安洁莉娜说她想要玫瑰:“要一只一只抛上来再接着一大捧哦。”被可颂吐槽要求严格。

  下一个就是她们点餐,安洁莉娜看向上面挂的菜单,可颂也跟着抬头。“有什么好喝的吗?”安洁莉娜自言自语,可颂说要不要掷骰子来决定,手机上的骰子掷三次,最后的数总合来决定喝什么。

  安洁莉娜觉得有趣,也就真的掷了三下玩,结果不知道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三次的数不是一就是二,最后得到的总和只有五。

  “一,二,三,四,五……啊,桂花酒酿。”安洁莉娜看见旁边标注的热饮,说运气还不错,又问可颂也要这么玩吗?可颂摇摇头:“我还是想买气泡水。”

  “冷的话就来喝我的桂花酒酿吧!”安洁莉娜邀请道,可颂说“那就多谢款待”后笑了笑,果然她好喜欢安洁莉娜。脸颊热热的,喝点冷的才能降温,不过又被邀请喝同一杯,算是意料之外的好运?

  希望这种好运能持续。怀着这种心情,可颂被安洁莉娜牵着走向猫咖。饮品提在另一只手,带着上次安洁莉娜买的绀暮色手套。今天真的有点冷,连阳光都不太能起作用,除了让人感叹“今天是个好天气,晒晒被子吧”之类的。

  

  到了猫咖先被要求洗手,又接着点餐。她们点了华夫饼、黑森林慕斯和提拉米苏。可颂坐在位置上,看着安洁莉娜走向一只英短,英短蜷缩在椅子上,对于安洁莉娜的到来只是甩了下尾巴。安洁莉娜蹲下来先揉揉它的后颈,见它不反抗后开始轻轻挠它的下巴,猫咪发出呼噜的声音,是舒服的。店长告诉安洁莉娜这只猫叫五花肉,性格比较随和。

  “五花肉啊。”安洁莉娜歪歪头:“可爱的名字。”可颂喝着饮品,问店长为什么叫五花肉,被告知是因为体重超标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安洁莉娜见差不多了就把五花肉抱了过来。可颂说你是要拐走五花肉吗,安洁莉娜摇摇头,她把五花肉放到了可颂怀里。

  “可颂也来摸摸看。”安洁莉娜眨眨眼,可颂有些僵硬的接过了五花肉,她不知所措。五花肉倒是乖乖趴着没有跑掉,安洁莉娜说像她一样,挠挠对方的下巴,可颂照做了,带着小心翼翼。五花肉又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眼睛都眯了起来。

  “五花肉很喜欢可颂呢。”安洁莉娜笑着说,又像是想起什么的掏出手机:“等等等等,我都忘了拍照!”她让可颂继续撸猫,好让自己拍下来五花肉舒服的表情,可颂点点头,又被五花肉呼噜呼噜的声音逗笑,大概是。毕竟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笑,不过她倒是知道那么多人为什么喜欢猫咪。柔软而漂亮的生物,都会被投注于喜爱吧。

  等可颂回神的时候,安洁莉娜已经收回了手机。“拍完了?”可颂问她。

  “连咱们的饮料都拍了,我找到了个好漂亮的滤镜。”安洁莉娜把照片发给了可颂,是甜品和饮料的,确实是很漂亮的滤镜,看起来像电影场景一样。

  “猫咪的照片呢?”可颂问,安洁莉娜说有点没拍好,要回去再挑挑修修裁裁。可颂点头,又问挑好了能发她一份吗,安洁莉娜答应了。

  可是真正回望相册,哪有什么要修的猫咪图片呢,每张都非常漂亮,只是数量不多而已。安洁莉娜偷偷翻着自己刚刚拍完的相片,可颂大笑的,发愣的,惊讶的,低头微笑的,一张连着一张。

  太漂亮了啊。

  她偷偷笑了起来。

  

  后来安洁莉娜把照片po到了网上,是饮品,猫咪和甜品的。慕斯问左边的饮品是什么,安洁莉娜反应过来是可颂的气泡水,叫什么来着。等她点进评论的时候,可颂已经回答了。

  “是蜜桃微醺。”

  

  end


油焖烧猪威尔伯

简约线(草)条(稿)
极致色(成)彩(图)
企鹅物流来给大噶拜个早年

简约线(草)条(稿)
极致色(成)彩(图)
企鹅物流来给大噶拜个早年

sleeping_hamster
摸爽图,企鹅物流无cp向我太喜...

摸爽图,企鹅物流无cp向
我太喜欢喧闹法则剧情的感觉了T T(活动都结束几天了才画的弧长选手)

摸爽图,企鹅物流无cp向
我太喜欢喧闹法则剧情的感觉了T T(活动都结束几天了才画的弧长选手)

师小北
企鹅物流证件照,上色版本。 (...

企鹅物流证件照,上色版本。

(喜欢的博士不嫌弃丑的话,当头像抱走请随意,标明出处作者就行。(感谢喜欢。

企鹅物流证件照,上色版本。

(喜欢的博士不嫌弃丑的话,当头像抱走请随意,标明出处作者就行。(感谢喜欢。

小不点布丁w

最近摸的方舟
我真的不会画画

最近摸的方舟
我真的不会画画

蘭亭暮春

相依的心「企鹅物流全员向」

※一天夜里突发奇想,如果能天使说粤语会怎么样。于是有了这篇的开头,今天在火车上彻夜难眠,便有了结尾。


  “嗨!我是大家的偶像空!感谢今天大家来到MSR的夏日特别演唱会——”


  舞台上鲁珀族少女向观众挥手的一瞬间,所有聚光灯照在她身上。无论是闪闪发光的头饰,还是裙摆点缀着的碎钻,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本就是这次演唱会的主角,一出场便使气氛活跃起来,台下所有人挥舞起荧光棒,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照着各族人的笑脸。


  “阿Sir,今次真嘅冇超速咩,又唔喺喺干道行,仲系有滴分寸嘅。”


  能天使叼着果汁雪糕含糊不清地回答交警,德克萨斯倒是坐在驾驶座一脸无奈抽出根Poky叼起。自...

※一天夜里突发奇想,如果能天使说粤语会怎么样。于是有了这篇的开头,今天在火车上彻夜难眠,便有了结尾。


  “嗨!我是大家的偶像空!感谢今天大家来到MSR的夏日特别演唱会——”


  舞台上鲁珀族少女向观众挥手的一瞬间,所有聚光灯照在她身上。无论是闪闪发光的头饰,还是裙摆点缀着的碎钻,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本就是这次演唱会的主角,一出场便使气氛活跃起来,台下所有人挥舞起荧光棒,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照着各族人的笑脸。


  “阿Sir,今次真嘅冇超速咩,又唔喺喺干道行,仲系有滴分寸嘅。”


  能天使叼着果汁雪糕含糊不清地回答交警,德克萨斯倒是坐在驾驶座一脸无奈抽出根Poky叼起。自从带她到过龙门中环附近逛了次小摊,顶不住夏日高温的能天使开始每天的加餐——雪糕,上次带回来莲花杯让可颂和空高兴了好几天,导致两人总是馋这种甜食,以至于空的经纪人跟她们反应好几次饮食问题。德克萨斯嘴上答应好的好的不让她们再吃,实则根本耐不住几个人一起撒娇。


  “梗系啦,我哋都喺遵纪守法嘅好公民嘛。唔该,第次来企鹅物流送快递优惠俾你。”


  可算是应付完交警,能天使坐回车里把仅剩的木棍含着摆来摆去,双手枕头若有所思。还好刚刚没多交流,再多说两句她那十八线龙门杂烩语就得暴露。德克萨斯急着带她去交货的地方,车内回响空前两日刚发布的新歌,能天使跟着哼上两句,她记得这个小姑娘有提前给他们几个人唱过。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她的演唱会。


  能天使在手机上摆弄好久,也不知道是在折腾什么。德克萨斯有了解到她最近在OFC有份兼职工作,每天有空就会骑着她新买的摩托车出门。虽说老板给的工资也还算不错,……随她开心就好了。


  烟雾氤氲,靠住车门吸烟的德克萨斯最终将烟熄灭。她在等接头人过来,能天使坐在副驾驶上优哉游哉地听歌,似乎是空的新曲,她也跟着哼上两句,但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德克萨斯。她在暗处观察周围,一旦有什么不对随时属于她的守护铳会随时射出橡皮子弹将敌人击溃。Twitter上面在讨论汐斯塔的音乐节,似乎这个季节就该被音乐包围,连远在龙门的大家都在感受来自汐斯塔炽热的阳光。


  “能天使,我们走。”


  德克萨斯弯腰侧身进了车内,能天使倒是不意外,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看来叙拉古的“西西里人”时时刻刻都想着老板的生意呀,不过可惜的是吃太多糖果对消化无益。能天使嬉笑着戴好事先准备的耳机联络,可颂早已准备好接应她们,顺便为她俩计算账单以及收拾残局。她料到今天不会太顺利,至少这周企鹅物流一场架还没打,这对他们来说太反常了。


  “事先警告你们哦,这周表现还不错,可以拿到全额工资……喂!”


  话音刚落可颂便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这种声音太过熟悉,每周要听个那么五六次。可颂在心疼账单增加的同时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任由她们放手去做,随后耳机里传来第二声第三声炸响,夹杂着能天使的欢呼和笑声。


  这是夏日龙门的狂欢,无论是热爱音乐的人,还是他们这些在灰色地带游走的信使。一轮射击结束,她坐在座位上填充橡皮子弹,这是老板和魏彦吾定下的规矩——龙门有龙门的规矩。最终在迎接下一轮射击前,她点开手机屏幕的App,选中那个在舞台上永远充满活力,闪闪发亮的少女。


  “非常感谢大家!下一首歌是我专门为我的朋友们唱的,我相信即使不在现场,她们也会听到的。要一直注视着我喔。”


  啊……是空。德克萨斯虽然手握方向盘,但依旧用眼角余光看着少女。要注视着她,果然是空会说出来的话。德克萨斯叼着的香烟吸了一半,这种熟悉的味道让她回想起叙拉古的岁月。她的思绪随着烟雾纷飞,枪林弹雨,这是她要的新生活吗。


  能天使从车窗探出头瞄准敌人,闪闪发亮的光环在黑夜如此引人注目,她灵活的躲过子弹,处理这些小玩意对于萨科塔同呼吸一样简单。高速公路对面忽地冲来几辆车,德克萨斯迅速掐烟猛地掉头,车胎在地面摩擦发出尖叫,这是夜晚子弹音乐会的小插曲。


  “呀吼,一群大灰狼,有本事追上我们呀!”


  好像这样也不赖。德克萨斯任由自己的搭档去挑衅对方,她对此毫无想法,只是车辆叫嚣着在龙门外环飞驰。能天使在轻松射掉几个人的挡风玻璃当做警告后,抽身回到车内。


  “哇,德克萨斯,龙门的夜晚真的超冷,即使是夏天。要不等演唱会结束了,我们一起办个Party吧。”


  她故意捂住胳膊装作外边很冷的样子,手机上空的演唱会还在继续,这首是空在翻唱的歌曲吗。


  「交出心相对,昂然合力共闯出天地。」


  在她全心全意听着空的歌声时,德克萨斯一脚踩下刹车,拉开车门抽出源石剑。动作一气呵成,连能天使都没反应过来。高速公路另一侧早已有人在等候她们,看来今天他们是做了万全准备。她的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芒,那是鲁珀族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的——


  本性。


  能天使暗叫不好,只觉得刚才听空的歌太入迷大意了。也迅速架起守护铳,推开天窗为德克萨斯做掩护。她们是完美的搭档,无论是何困境,她信任德克萨斯,德克萨斯也把后背交给她。


  “看来Party要提前了,德克萨斯。不过我不喜欢这种Party,回去之后要给空和可颂补办个新的哦。”


  “我知道,能天使,掩护好我。”


  她们默契的无需用语言交流,能天使迅速射掉后方车辆,她瞄准车胎,快准狠地发射子弹,加上源石技艺,没有一个车胎能够幸免。德克萨斯在前方与难缠的打手撕打起来,她灵活地低头,侧身,躲开拳套,同时剑也在敌人致命处游走,她仅仅是警告他们,如果对方不领情,她不介意在外环公路上动手。


  光影交错间胜负已定,敌人屡次用射手射击德克萨斯,虽都被她躲开,但依旧激怒了这匹狼。她提起源石剑毫不留情地冲向敌人,在能天使的弹雨中刺穿对方射手的肩膀、喉咙。紧接着是下一个人,没有谁能够在狼的狩猎中活下来。她忘我地在鲜血中厮杀,身上始终带有叙拉古的影子。它们深值血脉,难以拔除,在她身上叫嚣着留下无数印记。


  她不介意面对过往。


  “嘛,德克萨斯,忍耐一下,总不能穿着工作服去见空吧,会吓着她让她担心的。”


  能天使把OFC外卖员服装从店里借了一件出来,好好地给德克萨斯穿上。可颂嘟嘟哝哝靠在摩托车上计算今晚到底花了多少钱,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可颂两眼发光地盯着德克萨斯,能天使得意地拍着她的肩膀。


  “哇,连这种平平常常的衣服德克萨斯都能穿出这种不同寻常感觉,真是太棒了。”


  ……所以,在空的经纪人拦下这三个“身份不明”的人以后,空从休息室火急火燎的飞奔出来,见她们三人穿成这样好气又好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便听见她们不约而同地对她送上迟来的祝福。


  “恭喜空的演唱会圆满结束,我们都有好好的在听哟。「紧握的手,几多风雨共进退。」”


  不过这句话,真的有在摩托车上带着德克萨斯好好排练过。毕竟这是个“冷淡”的鲁珀人,不是么。

梧叶寒声几度秋ツ

这次肯德基的皮肤和家具都拿到了。想着把小火龙和可颂放进去看一看效果。
………………
嗯?
嗯嗯????
当时第一反应:
我的小火龙呢????
找了半天没找到,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操作错了,放了别的人,想要换个角度看一看,一戳就听到了小火龙的声音,然后……

你怎么在那里啊???

又去给可颂换了皮肤放了进来。这次有了心理准备感觉…稍微好接受一点了。

但是。
消哥!!消哥你去那里干什么啊消哥????

这次的家具我想吐槽一下,这个后厨怎么连个出去的门都没有,进去就没有然后了。

这次肯德基的皮肤和家具都拿到了。想着把小火龙和可颂放进去看一看效果。
………………
嗯?
嗯嗯????
当时第一反应:
我的小火龙呢????
找了半天没找到,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操作错了,放了别的人,想要换个角度看一看,一戳就听到了小火龙的声音,然后……

你怎么在那里啊???

又去给可颂换了皮肤放了进来。这次有了心理准备感觉…稍微好接受一点了。

但是。
消哥!!消哥你去那里干什么啊消哥????

这次的家具我想吐槽一下,这个后厨怎么连个出去的门都没有,进去就没有然后了。

师小北

1.企鹅物流(。大概是证件照

2.第二张颜色重新调整了一下。(望食用愉快

1.企鹅物流(。大概是证件照

2.第二张颜色重新调整了一下。(望食用愉快

能闫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搬运自朝陇山兔

搬运已授权

我的妈啊这个我找了好久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搬运自朝陇山兔

搬运已授权

我的妈啊这个我找了好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