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史比特瓦根

4555浏览    55参与
R氧化碳

【SPW&原女】Dancing With You(2)

2
 

     从上次那绿意盎然的惊鸿一瞥到今天已经相隔一周之久。史比特瓦根没再见过那顶着“金星女神”头衔的印第安女人——事实上,所有人都没能见到她。她就像是陡然消失在这昏暗的酒吧之间。大部分人以为她是怀孕了——你知道,对能够全套“服务”的女孩儿来说,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史比特瓦根第一次听说这事儿的时候震惊得好像看见他敬爱的乔斯达夫妇趾高气扬地在他面前嘲笑流浪小孩一般——极为震惊,极为地,甚至还有一丝他未曾自愿而也未尝清晰察觉的厌恶、被背叛感、失望至极感混杂在里面。他自己也清楚这感觉全然...

2
 

     从上次那绿意盎然的惊鸿一瞥到今天已经相隔一周之久。史比特瓦根没再见过那顶着“金星女神”头衔的印第安女人——事实上,所有人都没能见到她。她就像是陡然消失在这昏暗的酒吧之间。大部分人以为她是怀孕了——你知道,对能够全套“服务”的女孩儿来说,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史比特瓦根第一次听说这事儿的时候震惊得好像看见他敬爱的乔斯达夫妇趾高气扬地在他面前嘲笑流浪小孩一般——极为震惊,极为地,甚至还有一丝他未曾自愿而也未尝清晰察觉的厌恶、被背叛感、失望至极感混杂在里面。他自己也清楚这感觉全然不讲道理,但他还是感受到了。

     “当然了,史比特瓦根老爷。”切斯特•杰弗雷用隐晦的嘲弄语气把话丢到他脸上,“谁不乐意把钱砸在使女神臣服这种事上、又有谁不乐意腰缠万贯?”他拖长了“女神”这两个字,用一句话同时回答了他两个问题。一个明面上的,一个估摸着是所有男人都希望听着的解说——他们的女神不清高于金钱,这说明你能用凡间之物制服她。

     那点厌恶感又冒出了一点头。史比特瓦根不敢置信,那样仿佛站在雪山之上俯视众生、立足林间注视万物、踮脚河中感受世界律动的神灵似的女人居然会如此地……廉价不堪。

     “噢,不过她并未怀孕——现在没有。当然,她曾不止一次怀孕,但那也是许多年前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了,近来她自己找到了避孕的法子,你知道,印第安人的法子,我觉得。”酒保给他倒了杯温和的果酒,颜色淡金,氤氲在杯里居然有点像伦敦带雾的阳光在浮动,“她有时候会这样的:突然消失不见。我一向是觉得她跑到林子里去休假了——您还不知道吧,这儿有一块不算太大的森林,但也还不错,有时候能看到一些狐狸啊野兔啊什么的——印第安人嘛,总是比我们更喜欢草木和动物。”他的话不尽是愚弄,史比特瓦根甚至从中听出了一丝慈爱。

     “上帝保佑她。”切斯特又接了一句。接着降临了长久的沉默。史比特瓦根不知道自己能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他的脑中忽地就出现了卡茜欧佩娅在林木中自由行走的画面。她没穿着那身下流的衬裙,没有,她身上装点着的是兽的皮毛和鸟的翎羽,藤蔓或是什么的植物绕在她的腰间,粗粗打磨的至宝在她的脖子上闪动微光,还有那馥郁的果香气味——从她脸颊上的彩妆而来,从她的肌肤里侧而来。她或许还有把弓或是短刀,而她那头乌黑的头发也不可能卷着会在这身装扮中显得滑稽的、突兀的、不伦不类的波浪卷儿。它会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铺在她的腰肢上。或许她还会戴着细细的花冠?她会吗?

     “唉,别说她了,她虽然性格有些乖僻,但总会出现的——在这时或者那时。就像这儿的沙尘暴。”干瘦的杰弗雷老兄耸了耸肩膀,“说起来,最近的沙漠又闹起脾气了——那些挖宝藏的家伙们指不定会给刮走,一路刮到大西洋或者太平洋。”

     急于将自己的思绪从不贞的金星女神那端夺回,史比特瓦根只好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但凡男人都会陡然一震的那个字词上去:“宝藏?”事实上他的确也有些兴趣。

     “我听说是液体的黄金——他们怎么叫它的?石油还是什么的。”切斯特利落地垒了几个小玻璃杯在吧台右边晾干,“您也要去?我可以给您提供一些中介服务——当然价格公道——不过我也得郑重告诉您这外乡人,这儿的沙漠很难缠,您要是小看它,它肯定能给您好看的。”他突然沉下脸色,活像个走脚巫医,“有人说这片沙漠里有恶魔的掌心。一大票的人再没回来过。”

     “恶魔的掌心?”史比特瓦根回想起那个曾经被称作“迪奥•布兰度”的吸血鬼——那鬼东西。不是人,是东西——话语中流露出一丝不屑和憎恶,“听起来就像吓小孩的鬼故事。”

     走脚巫医又变回了酒保,神色淡然,恭敬但又不那么走心:“我只是把我听到的复述给您,”他又耸肩,“您高兴怎么听都成,史比特瓦根老爷。但确实有许多人没能做到去而复返。”

君

天冷了不知道摸点啥

题外话(广东貌似开始入冬了)

天冷了不知道摸点啥

题外话(广东貌似开始入冬了)

铭时

是之前的模板改,依然是瓦根露这对
真的可可爱爱
占tag致歉
求心求推求关注

是之前的模板改,依然是瓦根露这对
真的可可爱爱
占tag致歉
求心求推求关注

铭时
复活第一步,做个沙雕的拉郎cp...

复活第一步,做个沙雕的拉郎cp爱好者
我觉得吧,瓦根露这对莫名的香
手机卡顿导致我手抖了,算是个进度,之后会上色x
占tag致歉
求心求推求关注

复活第一步,做个沙雕的拉郎cp爱好者
我觉得吧,瓦根露这对莫名的香
手机卡顿导致我手抖了,算是个进度,之后会上色x
占tag致歉
求心求推求关注

SPW财团D级员工
我没有爬墙,没有!!!

我没有爬墙,没有!!!

我没有爬墙,没有!!!

君
幼体化的spw 我尝试了一下吊...

幼体化的spw

我尝试了一下吊带袜画风
感觉..还行?

幼体化的spw

我尝试了一下吊带袜画风
感觉..还行?

君

差点迟到的屑生贺

(半成品,后面会补上剧情的)

一直在解说的spw
和正在找礼物的大乔

差点迟到的屑生贺

(半成品,后面会补上剧情的)

一直在解说的spw
和正在找礼物的大乔

牙膏暴龙【自闭中】
“乔……乔斯达桑,真的可以随便...

“乔……乔斯达桑,真的可以随便摸吗?耳朵也可以?”

“对哦,因为今天是spw的生日!”

(乔瑟汪:什么居然是过来庆祝生日吗我怎么不知道瓦根爷爷今天生日管他的摸头真舒服嘿嘿嘿嘿嘿嘿)

“乔……乔斯达桑,真的可以随便摸吗?耳朵也可以?”

“对哦,因为今天是spw的生日!”

(乔瑟汪:什么居然是过来庆祝生日吗我怎么不知道瓦根爷爷今天生日管他的摸头真舒服嘿嘿嘿嘿嘿嘿)

这不是我的逃跑路线!!
这几天补jo喜欢上了 没想到竟...

这几天补jo
喜欢上了

没想到竟然正好没几天就过生日了
赶紧惊坐起摸了 好糙
但是太tm冷了手手冻僵僵【?】

第一次画他 他好可爱

也有点难画【......】

这几天补jo
喜欢上了

没想到竟然正好没几天就过生日了
赶紧惊坐起摸了 好糙
但是太tm冷了手手冻僵僵【?】

第一次画他 他好可爱

也有点难画【......】

姬宮璃

史比特瓦根生日快乐!🎉

差点就来不及了啊啊啊(´°̥̥̥̥̥̥̥̥ω°̥̥̥̥̥̥̥̥`)

史比特瓦根生日快乐!🎉

差点就来不及了啊啊啊(´°̥̥̥̥̥̥̥̥ω°̥̥̥̥̥̥̥̥`)

SPW财团D级员工
史比特瓦根 我还是没认真在画,...

史比特瓦根

我还是没认真在画,而且滤镜比我还会画

史比特瓦根

我还是没认真在画,而且滤镜比我还会画

芋身攻击

10.16 史比特瓦根生日快乐!

因为这天在学校所以就提前发了,好赶啊靠【x】

生日快乐啊spw!!!!!!!!!!!!!!

10.16 史比特瓦根生日快乐!

因为这天在学校所以就提前发了,好赶啊靠【x】

生日快乐啊spw!!!!!!!!!!!!!!

君

一些脑洞
ooc预警

p1是头发变成了云会怎么样
(因为卷发看起来像云)(?)
p2-3是小男孩版的spw去玩沙子

一些脑洞
ooc预警

p1是头发变成了云会怎么样
(因为卷发看起来像云)(?)
p2-3是小男孩版的spw去玩沙子

寻谦泠(要国考,我先鸽)

【JOJO⇔魂】火与灰与星(1)

【是黑暗之魂AU的JOJO奇妙冒险】

【自创主人公[你]】(可代入)

【设定为主 大纲文】(有生之年可能写个细化剧情版,说起来这么看着感觉还有点像跑团……?)

黑暗之魂1、3融合,主3部;JOJO奇妙冒险12345混部融合。需注意并未完全按照各部顺序或者属性对号入座

(为什么没带魂2以及JO678玩呢?人也太多了吧我靠我对不上号啊!)

(这不要脸打了tag……大家就看着玩吧orz,毕竟也会有不少玩梗成分)

【名词解释】

(主要是写给没有了解过魂系列的小伙伴www)

  • 不死人:顾名思义,因为受到“诅咒”身上出现“黑暗之环”死亡后会重生,但会在不断的死亡中失去灵魂与记忆,逐渐...

【是黑暗之魂AU的JOJO奇妙冒险】

【自创主人公[你]】(可代入)

【设定为主 大纲文】(有生之年可能写个细化剧情版,说起来这么看着感觉还有点像跑团……?)

黑暗之魂1、3融合,主3部;JOJO奇妙冒险12345混部融合。需注意并未完全按照各部顺序或者属性对号入座

(为什么没带魂2以及JO678玩呢?人也太多了吧我靠我对不上号啊!)

(这不要脸打了tag……大家就看着玩吧orz,毕竟也会有不少玩梗成分)

【名词解释】

(主要是写给没有了解过魂系列的小伙伴www)

  • 不死人:顾名思义,因为受到“诅咒”身上出现“黑暗之环”死亡后会重生,但会在不断的死亡中失去灵魂与记忆,逐渐活尸化,当最后的目标消失后,就会变成漫无目的的活尸游魂。

  • 灰烬:曾经火之时代被燃烧过的不死人,通俗来讲就是不可燃垃圾。但无火的灰烬可以成为灵魂的[容器],获取灵魂的力量强化自己。(最终强大达到传承火焰的目的)

  • 篝火:黑魂世界中用来休息和传送的地点,只要点燃各处的篝火,就可以在篝火点进行快捷传送。一旦休息,会使该区域的全部敌人复活。(BOSS与特殊精英怪除外)

  • 符文:可以通过[白色蜡笔]在地面写出白色符文,可供其他世界线的人召唤而以白色灵体状态向对方提供帮助。[红色蜡笔]写出红色符文,可供其他世界线的人召唤而以红色灵体状态向对方发起挑战(简而言之就是去对方的世界sa了对方)

  • 召唤:触摸不同颜色的符文召唤写下符文的主人灵体前来帮助自己或与之战斗。因魂世界的时间是[错乱]的,其他世界的人留下符文很可能来自未知的时间线和未知的时间点。

  • 灵体:用过符文召唤来的其他世界的人。通常灵体被击败不影响本体,同时只能在该区域BOSS存活状态下才可召唤白色灵体,在协助击败BOSS之后,灵体也会自行消失。

名词意义融合注明

  • 黑魂[体力与活力]融为[生命],无具体[负重](太细节写不出)

  • [不死人与灰烬]融在一起,两个词语改为[通用词]

  • 但主人公依旧是以前火之时代燃烧过的存在。

☞☞☞☞☞☞☞☞☞★☜☜☜☜☜☜☜☜☜

 

  在那望不可即的远古时代,世界还未有分化,混沌之中四处都是灰色的岩石、剧毒的沼海、高耸的大树以及不朽的古龙。

  但是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所有的差异因此而生……

  然后,诞生于黑暗的存在受到「火」的吸引,汲取火焰获得了王的力量,挑战统治黑暗的古代龙族,导致古龙败退——

  火的时代就此开启。

  但火终有熄灭的时候,到时将重归黑暗,混沌重噬天地。

  太阳王乔纳森将自身当作柴薪引燃世界初火,成为最初的薪王延续初始之火,由此开启传承火焰的时代。

  沧海桑田,王朝更迭,天地昏暗,火已渐熄……

  然位不见王影。

  继承彼时的古老薪王们舍弃王位,而无火的余灰们即将到来。

  那是无名、成不了薪,且被诅咒的不死人。

  但正因如此,灰烬才会如此渴求余火吧……

 

             【无火的余灰】                 

标签:[人类][不死诅咒][兼容体质][废柴]

姓名:[(你)]

性别:[男/女]

职业:[(一无所有者/波纹使者/勇士/盗贼/刺客)]

属性

 等级:1  / 6 / 7 / 5  / 6

 生命:10 / 9  / 15 / 9 / 10

 记忆:10 / 10 / 7 / 10 / 9

 耐力:10 / 12 / 13 / 12 / 10

 力量:10 / 9 / 15 / 8 / 11

 敏捷:10 / 11 / 11 / 11 / 16

 智力:10 / 13 / 7  / 14 / 11

 信仰:10 / 17 / 10 / 7  / 9

 幸运:10 / 5 / 8 / 14 / 10

陪葬品:(只能选择一个,无数量注明则默认1个)

  [生命戒指]提升生命2点

  [无主的灵魂]使用获得300灵魂

  [波纹宝石]为武器赋波纹属性

  [空气炮]×10扔出去击中物体爆炸

  [灰姑娘的祝福]×3使用可随机伪装成场景物体

  [平静钻石]使用后各项全恢复,但不消除异常

  [石鬼面]古代遗留物品,只能使用一次,务必谨慎使用

  [逐梦者项链]没什么特别的普通项链

……

  “噹——噹——……”沉闷却震耳的钟声响起,唤醒腐朽坟墓中身为不死者的你。满身尘土与污泥,身体宛如生锈的铁条,脆弱且难以行动。

  ——那是,梦吗?

  漫长的黑暗沉睡之中,忽然燃起一缕火光,化作指引的梦境吸引你的注意。未知者的隐约破碎的字句散落在各处,直至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拼凑完整:

  ……时代……火已渐熄,位不见王影……无火的余灰啊……请将王带回王位,继承火与意志……

  那是,什么意思?

  未能完全领会这梦境的你缓缓站起身,凝视自己沾满泥土的双手许久。

  沉寂已久的心脏再度跳动,冰冷的躯壳渴求着那燃烧的力量,无名的灰烬渴望着名字的引领——

  火焰与灵魂,锁链与诅咒。

  你从棺木中取出破旧的武器,紧握着它仿佛要融为一体。

  天空灰白,树木枯萎,水沼遍地,还未完全腐烂的尸体倒在地面,失去意志仅剩本能的活尸徘徊游走。跨过这里,越过这里,前往火之祭祀场吧。

……

  半跪在场地中间的金属巨像仿佛死物,它身后紧闭的巨大石门封锁了前往祭祀场地的道路。

  望着那高大的巨像,纵是对死亡麻木而没有什么畏惧之心的你也不由得心生一丝胆怯。相比研究这一动不动的巨像有何意义,大门之后的祭祀场反是更加吸引你。

  也许它真的是个死物,已经休憩在此历经数不清的百年,永远溺在时间长河中。

  这样想着,你走近巨像,自巨像身边经过——

  石崩土碎的声响自身边响起,当你看去源头之时,巨像已然褪去石土缓缓起身,那庞然身躯与金属利爪携着沉重的压迫感顷袭而来……

 

             【灰烬审判者】                 

标签:[未知种族][被改造][审判者]

姓名:罗特修海姆

性别:[男]

等级:boss

样貌:巨人型,躯体自胸口以下被繁琐机械与武器改造。

说明:守护「火之祭祀场」唯一大门的审判者,只有足够力量资质的灰烬才能将其击败。

  机械双手双脚攻击搭配腹部枪械强大火力,肩膀一对「紫外线聚光灯」带有灼烧效果。

击败掉落:

  [星辰剑刃]:无柄的断剑,剑尾由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的与钢铁剑身融为一体的「莹蓝色五角星」。

      特殊描述:与篝火中的剑极为相似,用途恐怕也是一样吧。

  [破碎的紫外线灯]:审判者身上的遗留。已经坏掉了。

特殊台词

  开场:“这具身躯汝等灰烬无可超越!”

  击败:“渴求余火的灰烬……么……”

……

  终于击败审判者的你,或还沉浸在惶恐之中,或在因不易升级而兴奋狂喜,又或是为后面的旅途感到不安焦虑甚至畏惧不敢前进——都不重要了。

  封起的石门再次被叩响打开,蜿蜒的道路直引到悬崖上的火之祭祀场,蔼蔼薄雾中仿佛空中楼庭,亦真亦幻。

  裂纹的宽厚石墙,敞开的大门与死一般的宁静,踏入圆形的祭祀场,你眺望此处,冰冷的空气中漂着尘腐的土霉味,深处道路的更深处,不倦的“噹噹”打铁声隐隐传来……

 

              地点:【火之祭祀场】                 

描述:身为无火余灰的[你]相对最安全的根据点,可以在此休息,修整状态,提升等级、武器、技能等等。也是继承火前举办祭祀的地点。(以黑暗之魂3的传火祭祀场建筑为模板)

 

NPC

    【祭祀场的守火者】

标签:[守火者][通晓传说][升级][防火男][人类(?)][无限复生]

姓名:史比特瓦根SPW

性别:[男]

样貌:头戴礼帽身穿大衣的男子,容貌随和脸部有一道疤痕。

说明:守护火焰的人,通晓火之时代的各种传说,不知是承受着怎样的力量,时间的流逝生死的轮回在他身上不再体现,触摸起来感受不到体温,也无需进食。

  就算被杀死,也会随着祭祀场不灭的火焰复生。与「不死人」不同,没有痛觉也没有憎恨情感,武器击中时的感觉与其说是“击中”,不如说是“什么都没有击中”,仿佛只是在打击空气——这个守火者,真的是「活着」的吗?

特别的:“也许是那火的时代太令我神往了,就算舍弃一切我也愿意追随……究竟是何时起,成为此处的守火者,又是何时丢失了此处的火焰,我已经记不清楚。但您的到来——灰烬啊,您的到来,一定可以重新燃起这里的火焰吧。”

……

  “灰烬……?”空冷熄灭已久的篝火旁所站头戴礼帽的男人看着缓步走过来的你,神情讶异,“您是来此的「灰烬大人」吗?”

  你不禁询问他的身份,得知他的名字与意义。

  ——守护此处火焰的守火者,为你牵引力量的司仪,讲述曾经与现在的活书本。

  什么是「火」?是谁得到了「初始之火」?

  SPW:“遥远的时间我已无法追溯,「火」将世界从黑暗混沌中剥离出来,那位神明——「太阳王」乔纳森,与他的老师齐贝林得到「初始之火」,借助火的力量,率领麾下骑士让世界脱离古代不朽龙族的掌控,使得如今的你我有立足于太阳下的权利、安睡在黑暗夜晚中的可能。”

  可传说中的古代龙族已是不朽,又怎会被击败呢?

  “龙不朽是有秘密的,但那并非无可破解。古代龙族中曾有一位金色巨龙,不知为何背叛了同族,将龙族不朽鳞片的弱点「雷与光」告知了太阳王,由此结成同盟,共同击败龙族……可惜具体缘由与细节,我也记不得了,那位龙的名号与现今的所在,也无从知晓。”

  那么,为何成为「守火者」呢?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那些传说,是一段我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历史。我神往曾经的火之盛世与时代,也许是那火的时代太令我神往了,就算舍弃一切我也愿意追随……究竟是何时起,成为此处的守火者,又是何时丢失了此处的火焰,我已经记不清楚。但您的到来——灰烬啊,您的到来,一定可以重新燃起这里的火焰吧。

  我可以强化您的能力,来更好的应对战斗。

  哦,将「剑刃」插入这篝火的灰中,就可以重新燃起这里的火焰了。”

【失去「星辰剑刃」,点燃「火之祭祀场」的篝火】

  接下来的「目标」是?

  “请看前方的那三个「王座」。那是如今应当继承火焰的薪王之座,如您所见,他们未在此地……灰烬大人,将那三位薪王带回王座就是您的目标,延续这世界的初火,就是您的使命。

  这一路必定充满荆棘凶险,灰烬大人,假若放弃……”

  定会与外面那些徘徊游走的无意识活尸一样吧。

  你摇摇头示意他不需要继续说下去,迈开腿走上楼梯向那三个高高的王座走去。

  【绯红龙王——迪亚波罗】

  【柱人王——卡兹】

  【矮人王——吉良吉影】

  三个并排的石制古老王座背面刻着薪王的称号与名字。你看了看王座后的那刻在墙上空置的巨大王位壁画,「太阳」图案之下的太阳王已经斑驳得难以辨认,但不知为何,只是站在这壁画旁边,就似乎可以感受到阵阵暖意,好像火之盛世的太阳光穿过无尽岁月,借这壁画雕像笼在你的周身。

  这便是太阳王的力量吧。纵是第一位王已经无法亲眼所见,王魂也早已融入这光明的时代。

  若世界失去了火重归黑暗的话……

  你忽然注意到一排薪王王座的旁边,有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弓背垂首,默然无语。

 

             【祭祀场的逃脱者】                 

标签:[不死人][心灰意冷][提升智力][替身使者]

姓名:潘纳科达·弗葛

性别:[男]

样貌:头盔被丢在身边,橙黄色头发,身穿破烂铁甲,甲面有几处破洞,不知曾经受过怎样的攻击。看起来情绪非常低落,一言不发,且主动搭话后会出语嘲讽。

说明:提前来到此地的家伙,与“你”一样同为不死人,却并未点燃祭祀场的火焰。不知是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就此一蹶不振,浑浑噩噩,奇怪的是还没有变成活尸。

特别的:[脾气暴躁]可以攻击弗葛。

  [第一击]“嗯?你这家伙,脑子不清醒是吗?难不成和外面那群活尸一样了?”

  [第二击]“你他妈的……”(摆出攻击架势)

  [第三击]“你”猛然被看不见的东西击中,身体迅速溃烂,血量逐渐减少。因处于对战状态而无法在附近篝火休息,必须击败弗葛解除状态或被击杀于篝火处复活。※复活后弗葛依然为「敌对」状态,无可逆转,除非将其杀死,否则祭祀场的篝火将一直无法主动使用。

  是唯一可以帮忙提升「智力」的老师,若惹火了他,就请自求多福吧。

……

  “噢,你也是个不死人啊,被诅咒的不死人……哼。”

  打过招呼后的你,没想到对方的语气会如此不屑,甚至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你将那位「审判者」击败了?算你还有点斤两,不过你这种家伙……或者连我也要算上,我们这种被诅咒的不死人,成不了柴薪的灰烬,又有什么可做的呢?”

  难道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吗?

  “只有拥有强大灵魂与力量的家伙才配传承火焰,你以为现在缺那种存在吗?那三位薪王,有谁不是无可战胜的存在,可也正因强大才不愿传承火焰。而你,你这天真的家伙,不死人不过蝼蚁,无火的灰烬不过废物,最好也不要继续做什么白日梦了。”

  话怎能这样讲……

  “你根本不晓得之后的路途将遇到什么,呵呵,就等你灰头土脸跑回来吧……”

  现在和这家伙根本讲不通。

  你摇摇头,从他身边离开,走下楼梯。

  那“噹噹”作响的打铁声自从在门口听到就未曾停歇过。出于好心,你循声过去,刚站在走廊起点,看见墙边坐着的一位矮墩墩胖乎乎的人,他身边放了三四个大包袱,从豁口向里看,看得到里面装着的各种恢复、攻击的必须用品,还有用于武装自己的装备。

 

             【祭祀场的商人】                 

标签:[不死人][商贩][替身使者][乐天派]

姓名:矢安宫重清

性别:[男]

样貌:矮墩墩胖乎乎,鼻子下有鼻涕,头上长有不少奇怪的肉瘤,总是咧开嘴笑嘻嘻。

说明:不知什么时候到达祭祀场的商人,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在外面很远而不知具体何处的「龟友」商会进货,会随着“你”的进程不断增添新的商品。

特别的:有低价收高价卖的嫌疑。※使用杀死和捡来得到的「无主灵魂」来支付。

……

  这里竟然还有商人?

  “嘿嘻嘻嘻,这里有商人不是更好吗?只要你有魂,我就可以为你提供物品,这样不是很好吗?”他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却没能把鼻涕吸进去,反倒很快流得更多了,“啊对了对了,我、我的名字是矢安宫重清,也是……这里唯一的商人噢。”

  竟然还是唯一的商人……

  “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呢?请来看看吧!”

看看→“欢迎光顾!还请多多购买,这样我才能想办法进更多更好的货呀。”

没什么想看的→“不看吗?没兴趣吗?啊,怎么可以这样。不过……就算你不想,也只能在我这里买东西的啦,嘻嘻。”

  ……这家伙,看起来呆头呆脑好像个低能儿,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呢。

  你心里叹口气,不再与商人对话,重新看向打铁声的源头。

  ——走廊的尽头,炉火照亮了昏暗的石房,有一位男子正聚精会神的全力敲打发烫红热的铁。

 

             【祭祀场的铁匠】                 

标签:[铁匠][沉默寡言]

姓名:空条承太郎

性别:[男]

样貌:个子高大身材精壮,头戴一顶仿佛与黑色头发融为一体的帽子,身披黑色长衣,衣领处有一串锁链与火炉相接,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除了面部)由发暗的纱布缠绕,黑红的污渍不知是金属的遗留,还是血迹的干涸。

说明:寡言的铁匠,可以强化武器,只要拥有合适的材料也能制作许多强力的武器。从身高与体态来看,怎么都不禁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人类]还是[巨人]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不一样的种族。不过对于此事,他也只有闭口不谈。

特别的:那双蓝色的眼中偶尔有流露出「凌厉如利刃」的目光,气质不似一位铁匠,不如说像一位隐退的「斗士」。似乎能看到“你”的某些潜质。

特殊台词:【一周目不可见】

……

  果然是铁匠。

  还没等站在旁边正思考如何讲开场白的你发话,这位一直在默默敲打热铁的铁匠停下了工作,对你伸出一只缠满绷带的手。

  ?!

  察觉到你的惊讶与不解,他那伸出来的手指了指你腰间的武器,示意拿给他。

  随后他拿着那破旧得不成样子的武器正反看了看,缓缓开口道:“是你将这里的火点燃了?”

  你点点头。

  “这武器不能用了。”他转手将其丢进融化的铁水中,指向一旁外侧墙根堆着各种武器的桶子,然后重新拿起铁锤继续捶打热铁,“去挑一件需要的武器吧。”

  ……谢谢。

  你道谢,然后去挑选了趁手的武器。虽然是放在桶内不知多久的成品,却依旧崭新,本应冰冷的武器上似乎还留有火焰的余温。不过……

  不需要付钱(魂)吗?

  “这次没有必要,就当作你点燃篝火的报酬吧。”他话语顿了顿,重新看过来,“……你可以叫我承太郎。如你所见,我是这里的铁匠,如果你需要强化改造武器,或者以后有机会得到某些「魂魄」的时候,便可以找我。”

  原来是这样。

  你收好新武器,再次道谢后转身准备离开。

  “能够站在这里就不容易了。”他忽然又说道,“希望你不要向门外的那家伙一样半途而废吧……”

  门外的那家伙?你回过头不解。

  回答你的,只有继续不断的打铁声。

 

 To be continued...

(写第二人称习惯了好想打乙女tag啊草

姬宮璃

spw小天使
他真的好可爱
可是图好少吖

头发试试两种不知道哪个好🤔
如果可以麻烦给个意见吧

spw小天使
他真的好可爱
可是图好少吖

头发试试两种不知道哪个好🤔
如果可以麻烦给个意见吧

君

我果然还是只会画大头

为什么spw这么少人吹啊啊啊
难道不可爱吗??(震声)

我果然还是只会画大头

为什么spw这么少人吹啊啊啊
难道不可爱吗??(震声)

R氧化碳

【SPW&原女】Dancing With You(1)

•罗伯特·E·O·史比特瓦根(Robert E. O. Speedwagon)终身未娶。

•卡茜欧佩娅(Cassiopeia)终身未嫁。

 

 

 

 

《与你共舞》

 

 

1

 

     罗伯特•E•O史比特瓦根赶在黑夜来临之前找到了一家看着不那么中规中矩、但傻乎乎的醉汉肯定扎堆的酒吧。他身无分文,不过总有点儿办法从那些有钱人身上搞来钱。

     乔纳森先生,...

•罗伯特·E·O·史比特瓦根(Robert E. O. Speedwagon)终身未娶。

•卡茜欧佩娅(Cassiopeia)终身未嫁。

 

 

 

 

《与你共舞》

 

 

1

 

     罗伯特•E•O史比特瓦根赶在黑夜来临之前找到了一家看着不那么中规中矩、但傻乎乎的醉汉肯定扎堆的酒吧。他身无分文,不过总有点儿办法从那些有钱人身上搞来钱。

     乔纳森先生,你得知道独自一人身在异乡——主要是手上还没有一点票子——不用些非常手段是活不下去的。史比特瓦根朝虚空中的友人画了个十字、请那位绅士理解他。

     他抬头看快要沉下去的金色夕阳,不知怎么地就想起艾莉娜•乔斯达——那位美丽温婉的金发淑女与她的丈夫一同消失在了暴风雨中燃烧沉没的游轮上,这么多天下来杳无音讯……他不想把事情想得太过消极,可死亡在他脑后如影随形。他不得不去思考,他那两位一生的友人是否已经遇难?

     原属于齐贝林爵士的高顶帽为他遮挡了大部分德克萨斯州的烈阳,但却挡不住凝固在地表上的燥热。史比特瓦根抖落身上的悲观和焦虑,踏着磨损不轻的皮靴往酒吧里走——他做好了被里面汗臭与劣质香水糊一脸的准备,但多少里面会比较阴凉。

     一跨进门里他就知道了,状况跟他猜得八九不离十,但好像某方面还稍微好一点点,至少这里阴凉的同时光线还不错。史比特瓦根往四周看了看,看见这间马厩似的酒吧里被人为地戳出了一些小洞,阳光从外边钻进来——想法独特的创造,他一路上进了不少酒吧,唯独这一个被有心人做了看似毫无意义实际用处不小的改造。

     他对这地方的印象霎时就变好了不少,连带着从醉鬼身上摸钱包的动作也快了起来。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乔纳森•乔斯达这位绅士给他的无形教化,他选择了薄利多销的方式,让那些倒霉蛋不至于没了回家的路钱。

     瘦巴巴的男酒保深藏不露,暗中就发现了他做的那些一般人难以察觉的小动作,但对此完全没有声张的意思,不过是在他靠近酒台时跟他开了个玩笑——“来这儿的可都是大老爷,您说呢?他们的钱袋估计就藏在他们的大肚皮里……您的手真灵巧。”——史比特瓦根呲着牙笑了笑,要了杯德克萨斯式的葡萄酒:“我不过想赚一杯酒,兄弟!”

     他们都靠在了酒台上。这时候的客人不是还没来就是已经抱着酒杯睡死了,所以这地方难得地显出一丝冷清的气氛来。男酒保名叫切斯特•杰弗雷,对德克萨斯州的这块小地方简直了如指掌:最好的酒店、最好的马匹、最好的妓女、最好的酒桶、最好的酒吧,反过来也一样,说他是万事通也不过分。史比特瓦根跟他聊得很是开心。

     或许是那些葡萄酒有点上头,史比特瓦根不经意地说起了乔斯达夫妇的事儿——当然,他还记得略过那些有关吸血鬼和石假面的部分,不但是因为这会惹麻烦,还因为他对这些事由衷的厌恶之情——他形容了乔斯达先生和乔斯达夫人剔透清澈、如同容阔了大海一般的蓝眼睛。切斯特听罢啧啧着摇了摇食指:“我们的金星女神拥有更漂亮的眼睛!”他赌咒说。

     史比特瓦根不服气道:“有什么能比上乔纳森先生和艾莉娜女士的眼睛!?——什么金星女神?你在整我吗?”

     酒保看了眼他有一层厚厚酒渍的手表,方才摇动着的食指转而搭到表面上:“喏,时间差不多了。”他又指了指酒吧突然闹哄哄起来的那头,“那就是我们的金星女神,卡茜欧佩娅(Cassiopeia)。”

     史比特瓦根听到这个名字时感到一丝熟悉。后来他才想起来——那是仙后座(Cassiopeia)。在某些时代,它是启明星。

     甩着手中的牛仔帽的男人们七嘴八舌地喊着“凯茜(Cassy)”、“凯茜(Cassy)”,美国人的俏皮音尾和随意的缩写让那本该沾染一些神话色彩的名讳变成了甜腻腻、粘糊糊的宠物名字,当然,也更加符合这个鬼地方的气质——但那个女人并未被这个约定俗成的小名给束缚。

     罗伯特·E·O·史比特瓦根看得发呆了。那是个充满异域风情气息的女人——皮肤像被洒上浅浅一层的黄玫瑰水;眼廓如西欧人深陷却天生拥有某种更加厚重深沉的阴影;深黑的长发懒散地起了卷儿、跟着孔雀绿的羽毛一并搭在她的肩膀上;原本应当华丽却庸俗的低胸衬裙穿在她身上却一点儿不让让人觉得反感,只让人奇怪——她不该穿这衣服。他耳旁还响起了“金星女神”的呼喊,切斯特适时地解释说:“她的美貌和高颧骨帮她赢得了这个美称。”可到头来他还是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标准。

     酒保耸了个肩:“卡茜欧佩娅是印第安人的女儿。只不过她的家人都死光了,她无处可去,被这家店的老板养大的。”

     史比特瓦根看见了那女人的蓝眼睛——不似乔斯达夫妇,她眼珠的蓝很浅很浅,浅得仿佛都要失去色彩。他陡然觉得,在他注视那双眼睛时,能够找到的只有寂寞。

     寂寞。寂寞。寂寞。

     切斯特还在继续:“老板前两年也死了。他没有孩子,能称得上继承人的现在就剩她一个,不过你也看得出来,这酒吧根本没在她手上——傻姑娘,她都没去争取一下。”

     卡茜欧佩娅面对那些呐喊、欢呼和往死里摇的帽子时不过是稍微抬了一下她的下巴,可这就足够那些男人吹哨了。这个女人有着高挑性感的身材和曲线明显的轮廓,小腿肚和手臂甚至有着匀称的肌肉,奔腾在她血液里的古老民族的历史赋予她矫健的步伐与昂扬的气魄,与醉生梦死的聚集地格格不入,却又有什么让她完美地藏在了色欲和滥情的下边。

     不可思议的女人。史比特瓦根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不可思议,他面对这女人时,一边为她能勾起男人性欲的美激动,另一边却又产生了不敢染指她的畏惧感。他突然觉得“女神”这一名头扣在她头上实在是实至名归——她能让人产生罪恶感和悔过感,在这昏暗又纵情的酒吧里居然有一种臻于圣洁的美了。

     金星女神开始跳舞。史比特瓦根不知道那是什么,有点像弗拉明戈,又有点像探戈,甚至还有点像芭蕾。她不断地旋转、摇摆,只是跟随鼓点跳跃,似乎不讲什么舞蹈的套路。那裙摆像烈火又像流水,滑过烟草味和啤酒味,鼓着一阵奇异的花草香气扑进这个初来乍到的英国人的鼻腔。他着了魔似的没法动弹——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真的是人间之物吗?

     他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可又那么真实——有一个轻飘飘的目光短暂地放在了他的身上。那个目光是浅蓝色的,带来了美洲大陆上群山间的风和旋雨。

SPW财团D级员工

在那之后,史比特瓦根的邮箱里总是能收到匿名信,所有的信件上都只标注了一个词:
From Heaven。

在那之后,史比特瓦根的邮箱里总是能收到匿名信,所有的信件上都只标注了一个词:
From Heaven。

SPW财团D级员工

深夜趁着人少来再次污染tag
色差给我死

私心的cptag 只有1p是 后面都是瓦根单人
可恶 我太菜了 凑合着看吧(……)

深夜趁着人少来再次污染tag
色差给我死

私心的cptag 只有1p是 后面都是瓦根单人
可恶 我太菜了 凑合着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