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叶维

111浏览    4参与
青岩作枕

《大英雄时代》●叶维

      地球上,安全部长王岩笙飞快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对角落里的人说:“你这样不行, 一个人撑不了多久, 要么我找技术人员,把你大脑皮层里的信号导出,所有信息让我的内参们去过滤……”

      轮椅上的男人正是付小馨遇到过的那个人,他消瘦焦悴得仿佛随时要去蹬腿见阎王,头软绵绵地靠在一边,手背上插着针管,他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青紫色的血管脉络分明极了。听了王岩笙的话,男人半死不活地抬了抬眼皮,用一种舒缓而温柔的口吻说:“你知道你的内参里有几个内奸吗?”

      王岩笙的手陡然一顿。

 ...

      地球上,安全部长王岩笙飞快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对角落里的人说:“你这样不行, 一个人撑不了多久, 要么我找技术人员,把你大脑皮层里的信号导出,所有信息让我的内参们去过滤……”

      轮椅上的男人正是付小馨遇到过的那个人,他消瘦焦悴得仿佛随时要去蹬腿见阎王,头软绵绵地靠在一边,手背上插着针管,他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青紫色的血管脉络分明极了。听了王岩笙的话,男人半死不活地抬了抬眼皮,用一种舒缓而温柔的口吻说:“你知道你的内参里有几个内奸吗?”

      王岩笙的手陡然一顿。

      轮椅上的男人疲惫地笑了一下:“嗯, 等我排查完毕告诉你一那你再猜,这么多年了,当年的‘星尘’是就地倒戈的多,还是尽忠职守的多?”

      王岩笙面色沉郁,默然不语。

      “你猜猜看,我是骗你的?还是骗你的?还是骗你的?”男人苍白的嘴角露出一个有一点顽皮的笑容。

      王岩笙叹了口气:“叶老师……”

      男人平静地打断他:“叶维,不要叫我老师,一切称呼都是代号,不要赋予过多感情色彩……情报是一种非常让人不愉快的工作,搞情报的人都有被迫害妄想症,在这个旋涡里待的时间长了,谁都不免疑神疑鬼。”

      ……

      叶维缓缓地操纵着轮椅,转到了一个布满阴影的角落里,就好像他这个人也是阴影的一部分。

      ……

      角落里的叶维突然开口说:“我听说小林已经快三十岁了, 你教过他,小伙子帅吗?”

      王岩笙声气微弱:“你怎么不自己去见见? ”

      “有什么好见的。”叶维低笑一声,“我们这种人, 关键时刻都是过街老鼠,除了招人恨,还能干什么?”

      王岩笙在一片黑暗中闭上了嘴。

      “愿我将土奋武在前,战无不胜。”叶维伸出没有扎针的右手,轻轻地在自己的左胸上敲了两下,留下这么一句话。

      他轻缓地转动着轮椅,“嘎吱嘎吱” 地走远了。

      ……

      王岩笙沉吟良久,下一刻,这一代的安全局负责人的声音直接抵达叶维的听觉神经:“我一 直想知道,为什么当初这个计划被命名为‘星尘’,“尘埃’ 的‘尘’,而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个‘星辰?”

叶维半垂着眼皮,目光似乎在盯着自己苍白的手,又似乎落在了无尽的虚空中。

他原本是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那部分人。

      他记得自己风华正茂的少年时光,记得那从始至终的天才光环那时候,他实想过自己也许会成为悠长的诺奖历史上的一员,著作等身,抑或是彪炳千秋。

然而蹉跎半生,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我没有问过。”良久,叶维回答说,“星辰是从地 上的人的角度说的,大概从星星的角度来说,那些恒星,虽然自以为能照亮光年之外的世界,其实也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吧。也许是老领导们告诫我们不要傲慢的意思?”

      从古至今,没有人会记得他毕生非人之苦痛与而今百年不世之功,他的档案将在战后永远被封存,就像无数湮灭在时光中的无名前辈一样。

      “叶维”这个名字,就是一粒无痕无迹的尘埃。

      ……

      王岩笙的鞋底沾着微微润湿的雨水,在寂静的病房中,沉默地拿着把小刀,用最原始的方法削一个苹果。

      他凝神静气,双手沉稳而有力,簌簌的刀声中,长长的果皮不间断地凝成线。

      坐着的人与躺着的人没有丝毫交流,直至王岩笙削完整个苹果,回过头去一递:“你想......”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叶维已经闭上了眼睛,嘴角兀自含笑,似乎只是睡着了——除了床头上的生命体征已经全部归零。

      王岩笙怔了片刻,收回递出去的手,默默地把苹果啃干净了。然后他擦干净手,提起被子,盖住了叶维的头。像来时样,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他总觉得叶维死得心满意足。

      一个人,如果能在晨曦中死去,那么他的一生纵然饱经忧患,想来也能别无所求了。

      星尘散尽,曙光乍现。

 

 

 

 

 

 

北回归线

短打,关于最后一夜里叶维在想什么。

——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叶维斜靠在床头软枕上,微微偏头遥望着窗外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城。病房里没开灯,只有星辰辉光为这房间带来一线光明。他整个人都静默地隐没在墙边阴影里,听着墙壁上那依他要求而装上的复古钟表规律的滴答声。小城没有战前大都市那样的繁华喧嚣,也不似后来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在乱世中还保有几分静谧。他出神地看着远方灯火阑珊与静静流转着的星河,忽然回想起自己曾经摘抄过的诗行。……那时他在做什么呢?对了,他正在整理一位战友的遗物。

“c219情况有变,多加小心。”多年以后,叶维依旧记得他的最后一句话,那甚至都不是一句像样的遗言。没过几天...

短打,关于最后一夜里叶维在想什么。

——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叶维斜靠在床头软枕上,微微偏头遥望着窗外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城。病房里没开灯,只有星辰辉光为这房间带来一线光明。他整个人都静默地隐没在墙边阴影里,听着墙壁上那依他要求而装上的复古钟表规律的滴答声。小城没有战前大都市那样的繁华喧嚣,也不似后来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在乱世中还保有几分静谧。他出神地看着远方灯火阑珊与静静流转着的星河,忽然回想起自己曾经摘抄过的诗行。……那时他在做什么呢?对了,他正在整理一位战友的遗物。

“c219情况有变,多加小心。”多年以后,叶维依旧记得他的最后一句话,那甚至都不是一句像样的遗言。没过几天,那位战友的信号便消失在他星系情报部门中,再也没有出现。

叶维有时也会想起自己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代,想起昔日的荣光与湮没在时间长河中的似锦繁花。然而回忆仿佛恒星余烬,他是星系间孤独的旅人,隔着一片虚无目睹那光热顷刻散尽,只余一抹冰冷尘埃。温热消散后,寒冷更加砭骨。

“你后悔吗?”在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他常常会这样问自己,“除了那多出来的第二十四对染色体之外,你还得到了什么呢?”他倒是对平凡人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不屑一顾,可当最初的意气与锋芒被现实的风霜荆棘打磨过后,当曾经并肩同行的战友有的叛变,更多的一个个牺牲在荒凉的异乡,原本鲜活的人生慢慢变成死亡名单上冷冰冰的“姓名不详”四个字之后,支撑他一步步走下去的,也就只剩下还处在原点时那份为万世开太平的心意与誓言了吧?

他比谁都清楚,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死亡就像是悬在头顶摇摇欲坠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何时就会降临。他无可奈何,所有人都无可奈何。与整个世界为敌的他们能做的仅是将同伴存在过的痕迹悄悄收藏好,在高压之下难得的片刻喘息余地中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相处时的一点一滴权做安慰和勉励,随即又继续投入那暗处的战斗,化为幽灵般的利刃,不经意间抵上敌人咽喉。

兜兜转转一二百年过去,终于结束了。他这样想着,轻咳几声,垂眸看了看自己苍白手背上那细长的针,自嘲地笑笑。他现在连抬手都很吃力,能维持一段时间的清醒状态对他来说就已很是不易。年轻一代早已成长起来,就连在他印象中还应是个调皮捣蛋小男孩的叶文林都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尖刀队长,以少将的身份出战最后一役。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该是他们这一辈人谢幕的时刻了,也该是这场自他们时代而起的跨越漫长光阴的纠纷终结的时刻了。

那么,就让我再看一眼这破晓前的天空吧,连带着我逝去同伴们的份一起。叶维轻轻阖眸,唇角微弯,牵起释然柔和的笑意,意识逐渐陷入昏沉。




星辰燃烧殆尽后,留下的会是什么呢?
——是引领后人前行的「光」啊。

END.

*出自《旧约·传道书》

没写出想要的孤寂与沧桑感,叹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