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叶蓝深夜60分

294.6万浏览    595参与
日色光華。

【葉藍】深夜60分 #短程旅遊

☆全職葉藍,原作向,時空背景(?)同前幾篇

☆ @叶蓝深夜60分 ,#短程旅遊

「葉修,我到了。」

「嗯,我看到你了。」說著對方就掛了電話,一會兒人便出現在藍河面前。臉上戴著口罩,露在外頭的一雙眼看起來很無神,頭髮因為被風吹過而一片亂糟糟,身上衣服也不是很整潔,看起來頗糟,讓身邊經過的人多看了他幾眼然後趕緊加快腳步離去。

「你這是又熬夜到幾點啊,又熬夜又抽煙,又老吃泡麵,身體不想要了?」

葉修接過藍河肩上的包,聽見男友的碎碎念他想了想,「昨晚大概睡了五個小時吧?我覺得挺夠的啊?現在精神挺好的。」

「你現在這樣子看起來哪裡像是精神好的樣子啊,人不人鬼不鬼的好...

☆全職葉藍,原作向,時空背景(?)同前幾篇

☆ @叶蓝深夜60分 ,#短程旅遊

「葉修,我到了。」

「嗯,我看到你了。」說著對方就掛了電話,一會兒人便出現在藍河面前。臉上戴著口罩,露在外頭的一雙眼看起來很無神,頭髮因為被風吹過而一片亂糟糟,身上衣服也不是很整潔,看起來頗糟,讓身邊經過的人多看了他幾眼然後趕緊加快腳步離去。

「你這是又熬夜到幾點啊,又熬夜又抽煙,又老吃泡麵,身體不想要了?」

葉修接過藍河肩上的包,聽見男友的碎碎念他想了想,「昨晚大概睡了五個小時吧?我覺得挺夠的啊?現在精神挺好的。」

「你現在這樣子看起來哪裡像是精神好的樣子啊,人不人鬼不鬼的好嗎?」

硬是拽過葉修的頭幫他整理那一頭的亂髮,又把衣服皺摺拉一拉整出個平順的樣子,才算滿意的點點頭放過葉修。

隔天有比賽,藍雨客場對興欣,藍溪閣順勢組織了場H市同好的線下聚會,由藍河主策劃,也因此他在比賽的前一天便提前先來H市準備準備……順便看看葉修——雖然被一票同事吐嘈說這其實才是主要原因吧?

但藍溪閣眾人也明白藍河向來公私分明,早在活動前一個多月便開始了各種的準備活動,從訂定活動場地、安排路線人手、規劃活動流程等瑣碎事項無一不是親自操刀上陣,務求讓每一個H市的藍雨粉絲留下一個最美好的回憶。

 

藍河訂的活動場地離蕭山體育館不遠,在計程車上藍河還拿著活動流程表做最終確認,一邊任由葉修抓著他的手捏來捏去。

而葉修湊過去看藍河手中的資料,那條街他還蠻熟悉的,以前在嘉世時沐橙常拉著他去那邊逛街,後來到了興欣還多了老闆娘和唐柔,而他始終是被拉去當苦力的那一個。

想到這他不禁露出笑容,偏過頭對藍河道:「這附近我很熟,等你確認完在附近逛逛吧?我知道有家店水煎包可好吃了,之前沐橙帶少天文州他們去吃,回來可是讚不絕口。」

聽見黃少天的名字讓藍河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好啊。」

「晚點有時間再去X湖走走?就是去看看夕陽也挺美的。」

「好。」

能和葉修一起,去哪都好。


 

FIN。

 

 

 

 

 

踩個線!!

 

一邊寫一邊找了咕狗地圖來看、順便算算路程,

然後我才發現,原來大陸沒有咕狗街景嗎ryy

早已習慣街景地圖的覺得有點兒意外但又覺得好像是在情理之中呢(o





脑袋放空_慕妍
【叶蓝】唯有你和美食不可辜负*...

【叶蓝】唯有你和美食不可辜负
*叶蓝日常向,微伞修
*是什么神秘的东方勇气让我发出了我的手写
*我不是故意虐伞哥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
1.
自打叶修跟蓝河正经八百的告白之后,他们就同居了,同居之后,软耳根子的蓝河就被撬墙角了。
其实吧,那个告白也不是很正经,什么“绝色是我夫人”这样的话,听起来真特么像调戏。
叶修打完世锦赛,拿了个冠军队领队这样的头衔回兴欣,居然跟老板娘提说要去网游?老板娘劝了他好久才让他边打网游边作战术指导。
叶修也让老板娘开了个大后门,让他和蓝河在家上班。
“反正嘛,就一根网线的事儿。”
叶修他是这么说的。
成吧,蓝河想,反正在家是方便了点儿。

2.
“老婆,我饿了。”午夜十二点,刚...

【叶蓝】唯有你和美食不可辜负
*叶蓝日常向,微伞修
*是什么神秘的东方勇气让我发出了我的手写
*我不是故意虐伞哥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
1.
自打叶修跟蓝河正经八百的告白之后,他们就同居了,同居之后,软耳根子的蓝河就被撬墙角了。
其实吧,那个告白也不是很正经,什么“绝色是我夫人”这样的话,听起来真特么像调戏。
叶修打完世锦赛,拿了个冠军队领队这样的头衔回兴欣,居然跟老板娘提说要去网游?老板娘劝了他好久才让他边打网游边作战术指导。
叶修也让老板娘开了个大后门,让他和蓝河在家上班。
“反正嘛,就一根网线的事儿。”
叶修他是这么说的。
成吧,蓝河想,反正在家是方便了点儿。

2.
“老婆,我饿了。”午夜十二点,刚抢完一个boss,叶修钻到蓝河怀里道。
蓝河哭笑不得,这算……撒娇吗?
“等会儿。”蓝河进了厨房,总不能老让他吃红烧牛肉和香鸡炖菇是吧?
拿出之前囤的乌冬面,下水煮至沸腾,捞起来。温一温晚上没喝完的排骨汤做汤底,加上几段香菜,再煎个蛋,简单的夜宵出炉。
“吃吧。”
叶修凑上去在蓝河脸上“啾”了一口,“有老婆就是好。”
蓝河别开脸,双颊有些烫。
端起碗,香味扑面而来,清淡的乌冬面,在夜晚何不是一种享受?
叶修突然想起,以前只能吃沐橙煮的面,她就是个被哥哥宠坏了的大小姐,哪会下面?煮出来不糊都是好的,还不如方便面呢。
但,这面又与方便面不一样。
多了一份温馨呢。

3.
蓝河现在用的是那个“绝色”的号,而叶修,退役后把君莫笑交给了包子,就练了个战法,叫“倾城”。
本来嘛,“绝色倾城”。
魏琛无数次吐槽:“俩大老爷们,叫着名儿,也不害燥。”
蓝河闹了个大红脸,而叶修翻了个白眼:
“我夸我媳妇儿好看你跟你啥关系。”

4.
艳阳高照,已接近中午,蓝河和叶修醒了。
蓝河在厨房打着蛋,修长的手指捻着打蛋器,蛋液有节奏的在碗里翻滚着。
加入些面粉,再搅拌均匀。
少油,下锅。
摊平至薄。
熟了,出锅。切出想要的形状,然后把肉松,黄瓜等放在里面,卷好,挤上番茄沙拉酱,鸡蛋饼出炉,美味的早餐完成。
“快来吃早饭。”蓝河端出鸡蛋饼,“晚了是会有腥味的。”
“来了。”叶修迈着长腿向餐厅走去。
热气和香气飘来,是温暖的家的味道。
只有你做的食物,才称得上美食。

5.
“去逛商场。”蓝河认真的盯着叶修,“今天好不容易放假,你看你,发霉了都,在家里窝多久了……还有,你该买两件像样的衣服了!你看你的衣服,都成什么样了……”
“嘶。”叶修看着对面的蓝河,颇有叶秋催他回家的架势。
“今天要是不出门,你就别想上我的床了!”蓝河瞪着他,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凶。
不过话倒是挺有威胁力的。
“我去,祖宗,我去还不行嘛……”叶修果断举白棋投降。

6.
“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叶修退役后,黄少天还是时不时的骚扰他让他和他pk。
毕竟拿了四次总冠军,还是世锦赛的冠军领队,即使退役了实力还是不容小嘘。
“啊黄少天,”蓝河还是一如既往的崇拜黄少天,每次看到黄少天找叶修pk都很激动,即使已经看久了,还是如此,他看着叶修,像是叹了一口气,“真羡慕你啊……”
“你想跟他打?”叶修看出了他的心思,“那来吧。”
还未等蓝河开口说什么,叶修已经在聊天框里敲出了一行字:
“我老婆要跟你打。轻点儿啊,要不然拿君莫笑虐死你。”

7.
叶修在厨房泡茶,自从戒烟以后,他就迷上了喝茶。
蓝河对烟过敏,叶修咬着牙把烟给戒了。
烟,起初叶修也是不喜欢的,甚至讨厌这种呛人的味道,十几岁时为了逼迫自己不要忘了他,就染上了烟瘾,渐渐的渐渐,竟然习惯甚至迷恋尼古丁的味道。
戒了吧,也该忘了他了,他已经死了。
十八岁的歉疚,也该淡了,珍惜眼前,珍惜现在的他。
“快点,到兴欣的比赛了。”在客厅嚷嚷道。
“好。”叶修泡好两杯茶,拿着往餐厅走去。
阳光透过窗,在地上留下蓝河的剪影。
这才是这辈子要陪他慢慢变老的他。
唯有美食与你不可辜负。


许萧瑶

【叶蓝】《三号线》(国庆快乐!)(END)

《三号线》又名《我们结婚吧》


推荐书籍:《拥挤不堪:教你如何免费瘦身》BY广州市民


突如其来的脑洞,触发点是很久之前的一条说说。


身在异国他乡,不是广州人,去过不少次广州,颇有感触。


 @叶蓝深夜60分 


国庆快乐!祖国母亲节日快乐!


==========


1.


蓝河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桌上的咖啡早就凉了,时针已经快要指向数字“7”。


晚饭还没吃,蓝河拿起外套,想着要不路边随便买点小吃解决了好,不用麻烦。家里的厨...

《三号线》又名《我们结婚吧》

 

推荐书籍:《拥挤不堪:教你如何免费瘦身》BY广州市民

 

突如其来的脑洞,触发点是很久之前的一条说说。

 

身在异国他乡,不是广州人,去过不少次广州,颇有感触。

 

 @叶蓝深夜60分 

 

国庆快乐!祖国母亲节日快乐!

 

==========

 

1.

 

蓝河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桌上的咖啡早就凉了,时针已经快要指向数字“7”。

 

晚饭还没吃,蓝河拿起外套,想着要不路边随便买点小吃解决了好,不用麻烦。家里的厨房早就搁置不知道多久,材料也没有,空有个厨具的架子,基本上就没有投入使用过。

 

回家还要带团,晚上跑来的新人小白也不少。蓝河打了个哈欠,盘算着今晚几点能睡觉。

 

刚开学一个月,按耐不住自己游戏欲望的学生党还是经常跑上来上线玩一玩的。有人,蓝河就要带。估计国庆之后就没有那么猖狂了,自己也能歇下来一会。

 

说来好笑,十月一日举国欢庆,人人放假,他们这群为了公会日夜颠倒累死累活的人还要加班加点。他们的假期从来不是看着日历的法定假日圈圈划划,一切都取决于公会上线人数,以及需要的人手。

 

广州不比上海,夜里也有灯红酒绿,霓虹迷辉,但不至于南京路和外滩一般每夜宛若集体游行,封路必不可少,人挤人算是常态,拍照除了景就是满满的人脑袋。广州的夜晚相对上海人少一些,游人大多都是在天河,看小蛮腰变着法子扭动五彩斑斓的身躯。

 

不过就算再加班,蓝河以他优秀的奉献精神,勤奋的工作效率,以及超前的先知意识,不仅超额完成任务,还把年终总结的一半都写好了,剩下一半就填剩下四个月的情况。笔言飞大为吃惊,以为他中了什么邪。

 

当蓝河信心满满的把休假申请递上去的时候,笔言飞了然——原来是中了恋爱的邪。

 

没错,蓝河同志,真名许博远,今年24岁,荣耀账号蓝桥春雪,职业剑客,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目前状态恋爱中,对象——一千三百公里之外的杭州城,上林苑里头宅着的荣耀大神,第十赛季冠军队兴欣前任队长,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代表队领队,叶修。

 

异地恋伤不起,好歹也要放个假聚一聚。蓝河千辛万苦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早就买好了机票准备飞杭州,顺带向叶修要一下上次被他顺手牵走的护照。

 

走到地铁口拿出手机,随意的翻了翻,叶修发来一条短信,大致就是问他吃了饭没。蓝河单手回复了两个字,不到三秒手机就震动响铃。

 

绝对在拿着手机欺负凡人的游戏。蓝河诽谤了一下大神无聊的举动,按下接听,走进地铁站。

 

“你好。”

 

“是我。”

 

2.

 

蓝河一开始一点都不喜欢叶修。

 

是个大神没有错,但是一点都没有大神的样子。把他欺负的吐血不说,居然还来个头号保姆称号,这又是闹哪样?

 

蓝河心力憔悴,知道叶修重返职业联盟,他才觉得松了一口气。事情没有这么完了,叶神还是一样日常来游戏里头骚扰,搞得他身心疲惫。

 

看到叶修带领兴欣重返联盟的时候,他的心突然间就漏跳了一拍,吓得直接冲进厕所猛往脸上泼水。泼完水冷静下来,接受自己好像对叶修心动了的事实。

 

这对于蓝河来说挺难得的。他一向循规蹈矩,家里人挺开放,也不会有逼婚相亲什么的安排,他也就一直单着,过去二十四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这一怦然心动对象居然还是男的。

 

要不是我疯了,就是这个世界混乱了。蓝河想。

 

世邀赛的时候他再见到叶修,那个人还是一成不变嘲讽自己。虽然还是会被气得没话说了,被僵直弹打了一样,但是至少,他不会再逃避这个现实。

 

蓝河没有奢望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喜欢谁,不一定就要强迫对方喜欢自己。他谁也没有告诉,直到拿到世界赛冠军的那天晚上,苏黎世空荡的街道上那个人把自己推到灯柱上的时候。

 

暴露了,一切都暴露了,藏不下去了。

 

这是蓝河所有的想法。

 

3. 

 

“吃了饭没。”叶修偏低的声音透过失真的话筒传音传过来,还是很撩人。

 

“没有,加班。”蓝河偏头把手机夹住,从口袋里掏一卡通,“过得还行吧?”

 

“你说呢,一周抢了蓝溪阁五个Boss,哥的心情可不是一般的好。”

 

蓝河气结。五个不说,其中两个还是当着他的面抢的,一点面子都不给,蓝河都准备和他翻脸了。

 

“没办法啊,为了公会战队发展。”叶修回答他,“不像蓝雨,根基厚实,兴欣需要多照顾一下嘛,让一让应该的。”

 

七点多地铁站还是人满为患,叶修听到传来的过闸口的“嘀——”声,没来由的笑了笑。

 

他和蓝河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打电话根本救不了相思病。蓝河绝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拍了一段自己没睡醒在被窝里嘟嘟囔囔赖床不起的视频,没事就拿出来看看,解一解燃眉之急。

 

“什么时候见一面?”

 

“想得美。”蓝河看了看两边的人流,“起码一个星期不抢蓝溪阁的东西,不然做梦去吧。”

 

“这跟戒烟一样要哥的命啊!”叶修惊叹。

 

要他的命蓝河也舍不得,叹了口气,“那,你少抢两个……”

 

“好嘞。这个Boss,我看看,蓝溪阁的人来了啊,那我就不抢了,还剩一个啊。”

 

“……”真的只少抢两个。

 

人太多,蓝河忙着看路没说话,叶修那头也默契的沉默着,一时间只有轻微的电流声响。

 

“小蓝啊,哥过得挺不错。”

 

“但是有你在,哥会过得更好。”

 

4. 

 

叶修把蓝河推到灯柱上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失控了。

 

他没喝酒,甚至一晚上没抽烟,无比清醒。

 

苏黎世夜里的街道空旷,预料着彻夜狂欢的人群终究还是散去了。接近清晨时分,空无一人,风都显得尴尬多余。

 

叶修一直想和蓝河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很久,从遇到你的时候算起,很久了。

 

这一条街道刻意仿造中世纪欧洲的风格设计,灯光都没有如白炽灯耀眼。将晰未晰最能催使人的冲动和欲望,叶修想,反正都失控了,让事情再糟糕一点也不会怎样的。

 

就只有这一晚的疯狂,何不肆意妄为呢?太阳升起的时候,机会都会随雾气烟消云散。

 

他没忍住,突然就凑过去亲了他。

 

蓝河大脑停止更加深奥的思考,唯余本能。二十四年没谈过恋爱,自然也没接过吻。叶修只是蜻蜓点水了一下,他反射弧瞬间拉的巨长,好半天没有动作。

 

“你,你……”蓝河下意识后退,背后是灯柱,差点摔了个踉跄。叶修拉住他的手,他也没有挣脱,愣愣的看着他。

 

叶修笑了,一如往常,带着淡的就要嗅不出的烟味。蓝河大脑缓慢运转,试图解析刚才发生的事情背后的深刻含义。

 

这并不简单。

 

高中的时候他解析鲁迅的两棵枣树,试了很多次,无一例外那道题都是零蛋。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鲁迅非要写“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也不需要知道,或许大文豪鲁迅先生只是写的高兴,就爱这么写,并没有什么非常确切地答案与理由。

 

所以,同理可得,叶修亲他,也不需要什么准确详尽的解释,就是最直接的喜欢。喜欢他,所以亲他。

 

蓝河顺着这个姿势,扎进叶修怀里。面前的人稳稳当当的接住了他,心脏相贴,跳动都默契的在此刻相同。

 

他们都知道,不需要理由,曾经尝试掩埋的心思已经在苏黎世的冠军之夜里心照不宣。

 

5.

 

蓝河非常不想坐三号线,特别是上下班高峰期的三号线。但是无奈地理位置原因,如果绕路或者坐公交的话,花的时间至少两倍。所以综上所述,小蓝河还是得在高峰期挤地铁。

 

熟知广州地铁的人都知道,有那么几个站,简直就是烈士专用,但你又不得不塞,于是就成了烈士。蓝河下到地铁里也没有按掉电话,一直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叶修抬杠。

 

列车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地下的信号本来就不太好,叶修经常一句话要说两次,蓝河才听得清楚。这边的声音很杂,背景音淅沥沙啦,叶修都快听不到蓝河的声音了,抓了抓头发,有点不满。

 

“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找我?”

 

“明天啦,我请了一个星期假。”蓝河在地铁拐弯的时候抓紧了扶手,“明天一早的飞机,记得接我。”

 

他本以为叶修会有一点惊讶,他事先没有告诉他国庆会来。叶修那边的声音很平稳,“哦,把机票退了,我们去欧洲。”

 

“为什么?”蓝河有点惊讶。去欧洲玩,要玩的尽兴的话七天肯定是不够的,飞机往返就去掉了两天,五天肯定不够爽。突然说出国,搞什么幺蛾子?“叶修,你不是病了吧?”

 

那边沉默了片刻,蓝河听见叶修用平时诱惑他干一些坏事的语气说了三个字,酥到了骨头里。

 

“我爱你。”

 

6.

 

蓝河一抖,脸克制不住的羞红。地铁毕竟在地下,信号还是不稳定,电话竟然就这么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恋爱的气息冲的晕掉了。蓝河看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想跳车挖个洞把自己埋到隧道里。

 

脸颊发热,希望没人看过来。蓝河手背试了试温度,还挺高,和低烧差不多了。

 

叶修很少说这三个字,都是男人,矫情什么,爱就是言语上的关心照顾互相抬杠,行动上的身体力行酱酱酿酿,这三个字在他们的交往史里面出镜频率甚低。

 

这什么时候啊,祖国母亲生日就要打直球吗?蓝河抹了把脸,抓着吊环的手心全是汗。

 

不是有人这么说吗:来坐地铁三号线,一个月,我高了,瘦了,还没重。据说呆了一年,不是成了吊环运动员,就是当了瑜伽教练,或者练成了身体被屏蔽门怎么夹都不痛了。啊,神奇的地铁!

 

高没有,瘦估计是加班熬的。吊环运动员可能成真,蓝河觉得自己手臂力量至少比三个月前长进了不少。屏蔽门夹到还是疼。上一回叶修来广州,被地铁屏蔽门夹了腿一回,疼得直嚷嚷,说广州的地铁太不长眼了,审美观有问题,看见这么帅的人还要夹,随之而来的还有给他抹万花油的蓝河的白眼。

 

蓝河觉得自己手提电脑挤了这么长时间,估计很快就要进化成平板了。他听说过东京的地铁,上地铁有专门的推手把人群推上去,像把太大的包子硬是塞进盒子里。广州到没有这个,只是上下车不由你,看人流把你推上来推下去,不用走的,基本脚不着地就上来了。

 

体育西路的换乘又是一大考验,自认为经验满满的蓝河同志再一次体会到了切肤之痛——他又被门夹了,夹在手指上,最近一段时间荣耀是别想打了。

 

地铁里还是没信号,隧道灯一盏盏接连闪过,连成一条断断续续的光线。蓝河看了看手机屏幕顶端的灰色小阶梯,决定出了地铁再给叶修打电话。

 

7.

 

从地铁口出来,平地之上是万家灯火。蓝河擦了一把在空调下人挤人挤出来的汗,抬头就看见叶修坐在花坛沿上玩手机。

 

叶修站起来,逆着向外涌出的人流走向他。

 

他见过很多种相似时刻的叶修:从苏黎世赛场朝着他走来,身着整整齐齐的中国队服,身边是冠军队的战友;从兴欣网吧或者上林苑朝他走来,裹着圆滚滚的羽绒服,拎着一大袋零食,袋子里装着一个藏起来的红包;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朝他走来,穿着短袖T恤,鸭舌帽遮住眼睛,把兴欣队服反着穿怕被认出来。

 

这一个时刻的叶修,人潮里向他走来,没整好衣领的灰色衬衫衣角微微扬起,嘴边还叼着不知道哪里拔的草。蓝河不喜欢烟味,叶修见他之前都会刻意克制不抽烟,一脸烟瘾犯的难受的样子看得蓝河心疼,总是特批那么几支。

 

人很快都散尽了,吃晚饭或者已经吃过了的,都是赶着回家的那道光。两个人对立着,借着地铁站牌的光芒看清对方的脸,一时间不知道在这个单方面意外的相遇中怎么开口。

 

“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蓝河开口,走上前去,“行李都放家里了吗?”

 

“嗯。”

 

“吃错药了?”

 

叶修牵起蓝河的手,碰到刚才被夹的地方有点疼,手指抽搐了一下,“又被门夹了?小心一点啊,指不定哪天脑袋也被门夹了,Boss就全归我们兴欣了。”

 

蓝河的注意力却不在垃圾话上面。叶修将什么环状的冰凉物体推上他的手指,抬起手一看,钻石的光芒黑夜里闪烁的迷人。

 

回过神看叶修,没有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目光柔情,唇角上扬的角度都展示着认真。蓝河把那句“你才被门夹了”咽回去,等待叶修今天不走寻常路的解释。

 

四下不算寂静,车来车往轰鸣不停。叶修把他吹起来的头发别在耳后,直视眼睛。

 

“许博远。”

 

他很少直接称呼蓝河的名字,若是,那情况有几种。要不是在介绍的时候,或者非常生气的时候——比如从前蓝河提过一次分手,叶修就直呼其名,低气压让蓝河飙冷汗,然后就干了个爽,啥事儿都当没有过——再者,就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蓝河咽了口水,等待叶修下文。

 

“许博远,”

 

“我们结婚吧。”

 

 

 

 

 

FIN.(4463)

 

 

 

中间那段“……啊,神奇的地铁!”出自QQ ID为黑山老妖的说说,很久很久之前的。

 

 
==========

 

喵喵有话说:

 

第一次写原著向,虽然和原著实际上没有太大关系,还是觉得有点艰难。文风感觉都不一样了,好像有点别扭的样子。

 

为了违和感,平时都是直接写“蓝河”,除了现代架空或者原著向可能会有时候在对话里提到“许博远”之外,我都是默认蓝河就是真名。年龄找不到官设。

 

评论的小天使都去哪里了?我需要提点!共同提升建设美好同人家园啊!

 

国庆快乐!放假快乐!(而我并没有假可以放静静看着你们high)

叶蓝深夜60分

【2016/9/30至09/30】题目期间限定-叶蓝深夜60分

感谢各位对本次期间限定活动的参与及支持,叶蓝深夜60分到9/30为止告一段落,关键词同好们依然可以使用,只需打上叶蓝深夜60分TAG即可


期待下一次与各位相遇


==================== 


文:【叶蓝】十年之后的某一天 @苍燕

文:【叶蓝深夜60分】回忆 @九攸洸

文:[叶蓝]笼中鸟(12)完 @一叶知蓝

文:【叶蓝深夜60分】平静的生活 @九攸洸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

感谢各位对本次期间限定活动的参与及支持,叶蓝深夜60分到9/30为止告一段落,关键词同好们依然可以使用,只需打上叶蓝深夜60分TAG即可

 

期待下一次与各位相遇

 

==================== 

 

文:【叶蓝】十年之后的某一天 @苍燕

文:【叶蓝深夜60分】回忆 @九攸洸

文:[叶蓝]笼中鸟(12)完 @一叶知蓝

文:【叶蓝深夜60分】平静的生活 @九攸洸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择其中一组创作即可

3.特殊节日加码关键词,于节日早上七点发布

 

作品完成发布时请@该主页  并添加叶蓝深夜60分的tag w

有任何疑问欢迎私信主页询问!

九攸洸

【叶蓝深夜60分】平靜的生活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想要繼續敲

但沒力了


明天歸國修比電 


接續【回憶



────────────────────────────────




  方銳跟魏琛一臉看好戲,看著王杰希緊繃著臉,不想讓感情如戳破的氣球一樣,不斷的洩氣。

  他也努力地去忽視那些孩子探究的目光,忽視高英傑的心情,只要熬過去,一切都如同以往。


  「你杵在這兒幹啥?」方士謙的聲音傳了過來,聽上去很是愉悅。

  邱非沒有回話,淡漠的瞅了眼牆腳蹲得比他久的傢伙。越過方士謙,看向被迫一起蹲橋角,...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想要繼續敲

但沒力了


明天歸國修比電 


接續【回憶




────────────────────────────────




  方銳跟魏琛一臉看好戲,看著王杰希緊繃著臉,不想讓感情如戳破的氣球一樣,不斷的洩氣。

  他也努力地去忽視那些孩子探究的目光,忽視高英傑的心情,只要熬過去,一切都如同以往。

 

 

  「你杵在這兒幹啥?」方士謙的聲音傳了過來,聽上去很是愉悅。

  邱非沒有回話,淡漠的瞅了眼牆腳蹲得比他久的傢伙。越過方士謙,看向被迫一起蹲橋角,苦笑著一張臉的藍河。

  淡定自如地跟著一起走下樓梯。

  「葉前輩、我去見個人。」邱非簡略交代一下,「有消息了。」

  「嗯。」葉修應聲答應,瞥了眼邱非離開的背影,心下一個感嘆。『那孩子已經長這麼高了啊……』

  王杰希眼神一個示意,讓隊裡唯一的女孩子跟上去。

  蘇沐橙跟魏琛他們互相交換眼神,但也只是交換,包子跟羅輯見前輩們淡定得跟喝水一樣,也默默裝格調。

 

  「話說老葉,可以先把你家的小情人帶回去嗎?」方士謙顯然把這當自己的地盤,隨意地坐在沙發上。

  「小藍怎麼了?」葉修故作驚訝的問,「打擾到你了?」

  「也沒打擾到。」方士謙聳肩。

  「那不就得了。」葉修向藍河招招手,於是藍河頂著眾人的目光到喰種身邊,悄聲問怎麼了。

  只是這常不按牌理出的喰種又語出驚人。

  「沒、就想看看你罷了。」

 

  氣氛一瞬間粉紅泡泡滿天飛,飛得一旁的蘇沐橙代表不滿的眾人,砸了葉修一包咖啡豆,全新未開封。

  「你你你你你、你個葉不羞!」雖然葉修總會在意料之外的地方刷情商,但唯獨這一次,是當著眾人面前,刷著不知是下意識還是故意的情商,這一瞬間的藍河臉上染上了玫瑰紅。

  「他的情商不該這樣長的吧?」魏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這當著眾秀恩愛,而且還是在嚴肅的談話之間。

  「……這跟我認識的SSS級喰種葉秋不一樣。」方士謙一臉欺騙我的感情,「他這是在刺激單身人士?還是在嘲諷單身貴族?」

  「嘲諷吧我想。」方銳搭上話題。

  「都有吧、老大就是這麼狂曳酷炫。」包子一題到葉修,簡直就是迷弟的化身,除了崇拜還是崇拜。

 

  陳果額角不斷的抽蓄,青筋不斷的活耀。

  「給我講正事!」老闆娘親自發飆,絕不是因為自己到三十仍然是一枝小花花。「不是讓王杰希去查CCG的內部的嗎!」

  閒聊的空氣又恢復到原本的僵硬。

  「嗯、老闆娘這樣講了。」魏琛識時務的附議。

  「查CCG內部?」王杰希眉頭一皺,「這就是你邀請我的原因?」邀請二字咬得很重。

  「附帶方士謙。」葉修收起只給藍河的溫柔,轉眼之間又是那張怎麼看怎麼欠揍的臉。「最近你們裡頭在大洗牌吧。」

  「什麼意思?」王杰希眉頭已經皺得不能再皺。

  「不覺你們身邊的人變動得很快?」

  「你們在監視?」

  「這個嘛、只是透過某人而已。」葉修說完,故意看向警戒的毀人不倦。「畢竟平靜的生活是人人都想要的。」

 

 







一叶知蓝

[叶蓝]笼中鸟(12)完

今周关键词:之后、回忆、再次相逢、平静的生活  @叶蓝深夜60分 


12. 


羽毛状的长发被风吹得四散,蓝河嘴上叼着发圈,两手随意将散发给整理起来,一旁的同僚抓着蓝河的发尾,早就说要让蓝河剪去这一头长发了,无奈蓝河不肯,要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佣兵很可能因为头发被扯着而送掉一条命的,蓝河冷笑一声,敢抓他的头发就等着手被剁下来吧…


「这趟结束了以后,你要去那啊?我听说嘉世兵团准备出兵围剿兴欣海贼团呢…不如咱们一起?」


「不…我要回家了。」


蓝河眼里露出了怀念而满是回忆...

 

今周关键词:之后、回忆、再次相逢、平静的生活  @叶蓝深夜60分 

 

12. 

 

羽毛状的长发被风吹得四散,蓝河嘴上叼着发圈,两手随意将散发给整理起来,一旁的同僚抓着蓝河的发尾,早就说要让蓝河剪去这一头长发了,无奈蓝河不肯,要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佣兵很可能因为头发被扯着而送掉一条命的,蓝河冷笑一声,敢抓他的头发就等着手被剁下来吧…

 

「这趟结束了以后,你要去那啊?我听说嘉世兵团准备出兵围剿兴欣海贼团呢…不如咱们一起?」

 

「不…我要回家了。」

 

蓝河眼里露出了怀念而满是回忆的眼神,一边的同僚愣了一下,拍了拍蓝河的背,做他们这行的,总要留着能拉回自己理智的一条线,蓝河在他们佣兵团里很受欢迎,追求他的人不少,但是蓝河却是连一眼都不曾给过其他人,老屁股们一看就知道,要嘛是心里有人了,要嘛就是名草有主了,小年轻们省点力,不如多打几个敌人吧。

 

「老蓝啊,你老家在那?」

 

「兴欣…」

 

「那可乱了,你…」

 

「嘘,到了,留点力打仗吧!」

 

蓝河推开门,一跃而下,本能在咆啸着,战与血,早已刻划在基因里的血性,让蓝河不得不每过一段时间便离开叶修投身进入高强度的战斗之中,不过这单委托做完之后,蓝河便会脱离佣兵团回到叶修身边。

 

彼时两人好不容易从研究所脱出,又被联盟追击了好一阵子,才被当时路过的兴欣商团给收留,当时的状况,商团的老板娘陈果一想到就想笑,叶修因为受伤而昏迷不醒,蓝河则像只护崽的野兽一样护在叶修身前,只要有人靠近蓝河就挥动手里的匕首,不过也多亏兴欣商团人手不少,加上当时蓝河也受伤严重,等蓝河被昏迷瓦斯迷昏之后,才能顺利将两人送进医务室。

 

陈果是个心软的人,听见叶修与蓝河的遭遇之后,并没有将他们俩人交出去换取赏金,反而是收留了当时还受着伤的两人,但是不知道嘉世兵团从那得知叶修在兴欣商团的消息,直接袭击了兴欣商团的据点,当时还在星际之间闹出了好一些动静,而兴欣商团大败之后,却是在星际间消失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兴欣海贼团横空出世,神出鬼没、动作迅速,下手一向是快狠准,却是紧紧揪着嘉世兵团不放,嘉世兵团虽然派出了不少人去搜寻,但是往往是无功而返,这一来二往,嘉世跟兴欣倒是结下了仇,蓝河自然也是知道,既然嘉世已经准备对兴欣出手了,蓝河没有理由不回兴欣一趟。

 

「小蓝,要不要哥派人去接你?」

 

「不了…现在情况那么紧张,不要曝光才能给嘉世重击吧。」

 

「咳,其实…」

 

叶修熟悉的嗓音让时常处于高强度压力的蓝河稍微放松了一点,他正在回家的途中,但是…后面似乎跟了只小虫子,蓝河掐掉了与叶修的通话,悄悄翻身下床,从靴子里抽出一柄薄如蝉翼的匕首,外头的人似乎很强?蓝河压低着身子,对方不动他也不动,蓝河很有耐心…直到,他的房门锁似乎被人动了一下…

 

「!」

 

房门被推开的瞬间,蓝河已经扑了上去,没想到来人却反手打掉了蓝河手上的匕首,将人抱进了怀里,蓝河本来僵硬的身体在闻到熟悉的烟味之后,瞬间软化了下来。

 

「叶修…」

 

「小蓝,好久不见了…」

 

「嗯,我想你了。」

 

蓝河蹭了蹭叶修的胸口,叶修抬起蓝河的下巴就吻了上去,浓重的烟草味在口腔里扩散,蓝河闭起了眼,双手主动环上叶修的颈子加深了这个吻,绵长而缱绻的吻结束后,两人都是喘息不止。

 

「我想吃蛋糕了…」

 

「你这只贪吃的鸟儿。」

 

叶修失笑,分离好一阵子了,小鸟儿第一句话竟然是想吃甜点,不过也是…上了战场可没什么甜点可吃了。

 

「想吃那样的?」

 

「要黑森林还有鲜奶油草莓,蒙布朗也要!」

 

「停停停…你吃太多了…」

 

「…」

 

「唉…三种选两种!」

 

看着小鸟儿一脸选择困难的样子,叶修叹了口气拍了拍小鸟儿的头,还是叫了三种蛋糕,看着小鸟儿吃得开心,叶修也只能想下不为例了,等到他俩投入对嘉世的战争,这样平静的生活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有了。

 

「叶修,要吃吗?」

 

「啊…」

 

小鸟儿用叉子叉着一小块鲜奶油草莓蛋糕举到了叶修的嘴边,叶修一张口就将甜美的蛋糕吞了下去,看着怀里那只小鸟儿,似乎就跟好几年前一样,等到了兴欣的地盘,两人就不能这样悠悠哉哉了吧,叶修在蓝河的发旋上落下了一个吻,深邃的双眼看向窗外灿烂的星空。

九攸洸

【叶蓝深夜60分】回憶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嗯、結果不小心打了方王路線。

小喬路線往後推移。

 

本章依然沒有葉藍路線。 


接續【逃離



────────────────────────────────


  王杰希的話令人墜入冰窖。

  人類和喰種結合所生下的人類孩子,是無法活得長久。


  「人類和喰種結合所生下的人類孩子多半活不到二十,好一點的也活不過三十。」王杰希以前翻過幾份資料,一一比對整理之後,大多數的人活不過二十,只有少數活超過。

  「……你、...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嗯、結果不小心打了方王路線。

小喬路線往後推移。

 

本章依然沒有葉藍路線。 


接續【逃離




────────────────────────────────


 

 

  王杰希的話令人墜入冰窖。

  人類和喰種結合所生下的人類孩子,是無法活得長久。

 

 

  「人類和喰種結合所生下的人類孩子多半活不到二十,好一點的也活不過三十。」王杰希以前翻過幾份資料,一一比對整理之後,大多數的人活不過二十,只有少數活超過。

  「……你、你說的是真的?」陳果顫抖著雙唇,不敢置信。

  王杰希的神情裡沒有騙人,他淡漠的迎向眾人的目光,答案不言而喻。

  氣氛再度變得沉重,任誰想劃破這難以呼吸的空氣,但卻找不到突破口,敲碎。

 

  「這事、方士謙知道?」葉修開口。

  「他不知道喬一帆是人類和喰種結合所生下的孩子。」王杰希淡淡的瞟了喰種一眼,「士謙他對任何事情都看得淡漠,對自己感興趣的異常執著。」

  回憶起方士謙還在研究所時,他雖然看上去與任何人交好,實際上卻相當的排外。偶爾也會笑裡藏刀,故意踩上別人的痛處。

  研究時的他,神情冷漠、認真,卻也帶著熱情。

  這些都是他慢慢了解觀察,才得以知道,方士謙這樣的人。

 

  他們相遇在研究所的走廊,那時他才剛滿十六,帶著他的庫因克給他修理保養。

  『你就是那個奔放的小傢伙啊!』這是他們見面的第一句話。

  他默默地挑起一邊的眉,不說話的將手上的庫因克交給對方。

  『雙眼不對稱呢!』方士謙笑著接過,語氣像是故意挑釁他一樣。

  他仍舊沒有回話,只是緊皺的眉頭出賣了他。

  『麻煩你了。』

  說完,轉身離開研究所,留給領他進來的人向這人道歉。

 

  說起來,他們之間的關係,他以為是他在主導,可回想起來後,才發現主導權不在他手上。

  通常都是方士謙自己主動接近,再翩然離開,當他卸下心防後。

  他以為自己在那個人離開後,會不痛不癢。如同方士謙處世的態度,感興趣便執著,熱情消退便轉身離開。

  可事實卻不是如此。

  方士謙用短短五年的時間,讓他習慣了他的存在、習慣了他的陪伴、習慣了背後有他的溫暖。

  不長,卻令人刻骨銘心,無法隨時間日月沖刷而消逝。

  他只是,強迫自己罷了。

  強迫從來沒有方士謙的存在。

 

  「所以,你這是被拋棄了?」說話的不是一臉嘲諷的葉修,而是一臉看好戲的方銳。

  王杰希現在這個表情,他看過也知道,這是被拋下的、既可悲又故作堅強的脆弱表情。

  方銳這話,刺得王杰希心裡很是不痛快。


苍燕

【叶蓝】十年之后的某一天

别问我标题是个什么鬼,我也不知道😂
ooc/bug/私设三位小妖精齐齐出没!注意避雷!不要带脑子观看此文,因为我写的时候没带脑子😂


  关键词:之后,回忆,再次重逢,平静的生活  @叶蓝深夜60分 

     【总目录
———————————     
  叶修第十赛季夺冠,退役,到家人接受了从事电竞行业,在他想放下这一切好好休息的时候,被人毫不留情的拽了出来带领国家队,这一路叶修走的非常传奇,传奇到后来的人津津乐道他的事迹。
  其实他就是一个爱玩游戏的人而已,和其他爱玩游戏的人没有什么...

别问我标题是个什么鬼,我也不知道😂
ooc/bug/私设三位小妖精齐齐出没!注意避雷!不要带脑子观看此文,因为我写的时候没带脑子😂


  关键词:之后,回忆,再次重逢,平静的生活  @叶蓝深夜60分 

     【总目录
———————————     
  叶修第十赛季夺冠,退役,到家人接受了从事电竞行业,在他想放下这一切好好休息的时候,被人毫不留情的拽了出来带领国家队,这一路叶修走的非常传奇,传奇到后来的人津津乐道他的事迹。
  其实他就是一个爱玩游戏的人而已,和其他爱玩游戏的人没有什么不一样,如果真要说,那就只能说,他有天赋,有毅力,有本事,创造出了一支冠军之队,王者之师的队伍,从不被看好到夺得冠军。
  就在那之后的十年,他都和他当初最爱的这个行业接触着。比起联盟的高薪职位,他更喜欢呆在兴欣,经管他已经是联盟主席了,却还是喜欢跑到兴欣坐个一天半天的。
  “叶主席!你能不能出去走走接触一下其他人?我们兴欣现在就你没对象了!你看沐沐都快生了!”陈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人当上了主席还是和以前在兴欣时一模一样。
  “老板娘,我这可是前几个小时才开完会,让我在休息会。”叶修完全无动于衷的瘫在电脑椅上,真的就差葛优瘫了。“对了,沐橙什么时候生?我好准备一下礼物。”
  陈果一脸冷漠的看着叶修,看来自己的激将法对叶修一点用都没有,这个人对自己的下半辈子一点都不操心,她还给他操心这些干嘛?!“作为哥哥你好歹记一下妹妹的临产日期!下个月吧,你打算送什么?”
  叶修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不知道。”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张机票钱。”陈果用口述了这个图表,并真的向他扔了个手机,示意他买票去。“为了体现兄长爱,麻烦叶主席控一下行程。”
  叶修不语,只是拿过陈果的手机熟练的定好机票,不过并不是飞往B市的机票,而是飞往G市的机票。
  事后陈果看到了这个订票信息也是有些不理解,好不容易休息,居然不回家吗?不过她并不想干涉“员工”隐私,就没有多问了。
  ※
  许博远,同事都喜欢叫他蓝桥,或是老蓝,自从十年前的某一天,他因为工作性质在第十区建了个名为蓝河的号后,他的别名又多了那么一个,不过现在还会叫他蓝河的只有一个人。
  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叶修,他没有犹豫的接通电话,“到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那个他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到了,晚饭怕是赶不上了,夜宵有没有?”
  许博远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确实赶不上晚饭了,看来今天还是得自己一个人吃晚饭。“你想吃什么?还是我给你看着做。”
  “你看着来吧,能吃的我都不挑。”
  行吧,许博远心里有数了一般从沙发上起身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吃的。
  “沐橙下个月生,蓝河大大想好买什么礼物了吗?”叶修这么随意的一问,引来了许博远的白眼,“大神,她是你妹妹,怎么都推给我了?”
  “你是我对象啊,不找你商量找谁商量?”
  许博远听叶修的语气就觉得好笑,“你那是商量的语气啊?根本就是让我全权负责吧?”
  “你负责我放心~”
  许博远听着只能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都几岁的人了?还这样,也不知道是谁惯出他这些毛病的,反正他绝对不承认是自己惯的。
  没错,许博远是叶修,叶主席的正牌对象,然而叶主席的老婆粉根本就不知道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对此许博远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好。
  但是对于叶修的不公开做法,他是能理解的,别看叶修平时每个正经,该有的心思还是有的。
  回忆起关于叶修的事,许博远只能用: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来形容他的这个传奇,其实他只不过是个热爱荣耀的一名玩家,但是却因为天赋,实力,而名扬天下,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
  叶修知道他不喜欢那种万众瞩目的氛围,他也只是个热爱荣耀,的一名普普通通的玩家,在游戏里叱咤风云那是本事,但是在现实的生活,他还是比较偏爱平平静静。
  而他的现任对象顾及到他的心情,而选择不公开,说实话他还是很感动的,所以自己也没什么不满去找那大忙人耍小脾气。
  一晃眼十年就这么过去了,十年前叶修带着一身的荣耀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蓝河,你说,我偶尔会想你,这是个什么情况?”那满满的明知故问让他是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说不惊喜是假的,从那个人成功的组起一支战队后,他们的交集也开始慢慢的回归到零点,也很不巧就在那时候他发现自己喜欢上叶修了,不是那种路转粉的喜欢,而是动心了的那种喜欢。
  突然有一天,自己觉得错过了的人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说,“在一起吧。”那时候许博远是懵的,甚至怀疑过眼前说这话的人是自己的幻觉。
  然而这是真实的,真实到许博远觉得不真实。
  许博远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叶修不在,他满脑子都是他们之间的回忆,以前发现自己错过了人的时候是,现在已经是正牌对象了还是。
  门口外传来的钥匙碰撞和开门的声音成功的打断了许博远的回忆。
  盯着那扇即将被打开门,他期待着身影缓缓推门而入时,温和的一笑,“叶神,你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叶修鞋都还没换,就看到已经给他准备好夜宵的许博远,站在餐桌的旁边,叶神?他挑了挑眉,多久没听到这个人这么称呼自己了?不是叫名字就是喊大神,要么有时候一时兴起喊他一声叶主席也是常有的,唯有叶神这个称呼在他记忆里有些遥远了,遥远到最后一次听到还是自己跑来给他告白的时候。
   “蓝河大大这是穿越回过去,见到以前的我了?”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很是随意的把鞋子一脱,就进屋了,根本不打算把鞋子摆好。“不过,我能选择先吃你吗?”
  许博远是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果然温情什么的不合适用在这个人的身上。
  小别胜新婚,许博远执意要留在蓝雨,说什么也不肯去联盟给自己当秘书,叶修对此表示很不满,差点就吵架了。这不,平时分隔两地,难得见一面,叶修什么也不想,先抱一下自己的恋人充会电,回个血,解个不利状态再说。
  许博远抬手就是一打,不过力道不重,“起开!鞋子又乱踢!吃你的夜宵去。”不同于刚开始的温和,现在他是满满的嫌弃。
  还好,叶主席早就习惯了,故作委屈的乖乖挪去吃夜宵,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
  虽然说自己和自家对象喜欢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但是夫夫间的情趣这个还是能另外规划的。
  “对了,礼物想好送啥了么?”叶修正想回个体力好干事,突然想起自己那临产的妹妹。
  “你自己好好想啊喂!这种事儿别推 给我,我的名义送和你的名义送是两回事。”现在除了他们俩,没有人知道这两人处对象了,都只是单纯的以为叶修这个大魔王不在神之领域闹事,跑去线下欺负人家操作者去了。
  “你想了我送就好啦,别这么见外。”
  “滚,心意懂不懂?自己想,不然你就去看X宝看看有没什么好推荐。”许博远是觉得这个人越来越懒了,到底是谁宠的?
  叶修故作沉思了一会,“果然还是公开我们的关系吧,这样你送的就代表我送的,不然你看现在多麻烦。”说着掏出手机就打算发个微博。
  许博远一个眼疾手快的把叶修手中的手机夺下,“哪里麻烦了?!还有,好好吃你的夜宵不要玩手机!”自己还在蓝雨俱乐部就职,这要是真公开了自己还能不能好好工作了?休想!
  为什么每次这个人都要用公开关系玩?难道不腻吗?!现在就挺好的啊。都快四十了,还这么能折腾。
  FIN.

叶蓝深夜60分

【2016/9/23至09/29】题目期间限定-叶蓝深夜60分

今周关键词:之后、回忆、再次相逢、平静的生活


==================== 


文:【叶蓝深夜60分】終末 @九攸洸

文: [叶蓝]笼中鸟(11) @一叶知蓝

文:【叶蓝深夜60分】分離 @九攸洸

文:【叶蓝深夜60分】逃離 @九攸洸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

今周关键词:之后、回忆、再次相逢、平静的生活

 

==================== 

 

文:【叶蓝深夜60分】終末 @九攸洸

文: [叶蓝]笼中鸟(11) @一叶知蓝

文:【叶蓝深夜60分】分離 @九攸洸

文:【叶蓝深夜60分】逃離 @九攸洸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择其中一组创作即可

3.特殊节日加码关键词,于节日早上七点发布

 

作品完成发布时请@该主页  并添加叶蓝深夜60分的tag w

有任何疑问欢迎私信主页询问!

九攸洸

【叶蓝深夜60分】逃離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嗯、算是過渡章節吧((我想

本回高→喬劇情路線慎入

好像把大眼寫得好壞?

 下一回將小喬劇情寫完。



接續【分離


────────────────────────────────


  高英傑身上有非比尋藏的資質,是他尋找已久的後繼者。

  可這孩子卻跟喬一帆太近,近到他都察覺到這孩子對喬一帆不同的心思。


  「……隊長是因為我、才把一帆送到研究所的嗎?」高英傑的聲音有些發抖,他不明白為何要這樣對待一帆。

  一帆他、一帆他、一帆他是我的──

  ...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嗯、算是過渡章節吧((我想

本回高→喬劇情路線慎入

好像把大眼寫得好壞?

 下一回將小喬劇情寫完。



接續【分離


────────────────────────────────


  高英傑身上有非比尋藏的資質,是他尋找已久的後繼者。

  可這孩子卻跟喬一帆太近,近到他都察覺到這孩子對喬一帆不同的心思。

 

 

  「……隊長是因為我、才把一帆送到研究所的嗎?」高英傑的聲音有些發抖,他不明白為何要這樣對待一帆。

  一帆他、一帆他、一帆他是我的──

  「如果我說是,你要怎麼做?」王杰希毫無情緒的回問,眼神也變得冰冷。「殺了我?」

  「我!」高英傑一個噎住,他下不了手,因為王杰希對他來說就像是精神指標的存在、是燈塔、是父親那樣高大的存在。「我無法、也做不到……但是一帆他、他是我的朋友啊!」

  高英傑情緒有些崩潰,眼角也變得痛苦而濕潤。

  「真的是朋友嗎?」王杰希毫不留情地點破,「你真認為你對他的感情僅僅只是朋友?」

  「我!」高英傑不可置信,他埋藏在心底下的心思,為何被王杰希知道?為何?

  「不只朋友這樣而已吧。」

 

  被當眾戳破心思的高英傑,雙腳底下涼意不斷攀附他的小腿、大腿,直到全身,他想逃離,卻被死死的綑綁在原地。

  他的心臟在喬一帆出現前,是被封閉的,心房還有心室都是被上鎖的。

  直到他遇到了眼前笑得靦腆溫柔的喬一帆,他覺得他的世界吹入了春風,一瞬邊變得豐富起來。

  因為在這裡,他只有作為對喰種搜查官的目的而受到王杰希的重視、同儕的尊重和彼此的競爭,沒有一點屬於自己的自由。

  所以喬一帆是特別的。

 

  「我知道你會怨我,但不這麼做,你們兩個都會死。」王杰希不忍高英傑受傷,放軟了語氣。

  而也就是這轉折,葉修認為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確實在你們眼裡,我冷酷無情,我也承認。」王杰希想起當初拿到的報告,將喬一帆送進研究所前他也思考過,與其玉石俱焚,不如分給對那孩子僅剩的憐憫,送他逃離這個命運牢籠。「一旦喬一帆死了,我不認為你現在的身心能夠不被壓垮。」

  「什麼意思?」葉修眉頭深鎖。

  「凡是人類和喰種結合生下的人類孩子,是無法活得長久。」


九攸洸

【叶蓝深夜60分】分離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明天放假,

我要浪!!!!



接續【終末


────────────────────────────────



  那是只有少數高層才知道的事。

  王杰希緩緩地開口,講起這件令人作嘔的往事。


  那是比喰種化更早的事情。

  十多年前,剛進入CCG的王杰希也不過十六歲。

  他和同時期一起進來的的年輕人被稱作黃金一代,因為單人作戰優異,素質也比高過早他們近來幾年的前輩。

  那時的他們,又或者說是他,太過年輕,太過武斷地認為力量與資質是一切...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明天放假,

我要浪!!!!



接續【終末


────────────────────────────────






  那是只有少數高層才知道的事。

  王杰希緩緩地開口,講起這件令人作嘔的往事。

 

 

  那是比喰種化更早的事情。

  十多年前,剛進入CCG的王杰希也不過十六歲。

  他和同時期一起進來的的年輕人被稱作黃金一代,因為單人作戰優異,素質也比高過早他們近來幾年的前輩。

  那時的他們,又或者說是他,太過年輕,太過武斷地認為力量與資質是一切,他沒有否定努力,但正因為資質與力量成就了他的一切。

  他就是這樣走過了好幾年。

 

  許是他心理素質高,給人不同於同年齡人的成熟,又或者是看準他心裡對於天生資質的看中,王杰希得知了CCG高層的計畫。

  那是將喰種的精子或卵子與人類的精子或卵子結合成受精子,並植入在母體,那些母體通常都是被俘的女性喰種。

  他們將受精子裡的Rc細胞減少原本的一半,因為他們要的是喰種凌駕在人類之上的驚人生命力、行動力、發達的五官……等。

  王杰希受到巨大的衝擊,他所堅信的資質在高層面前,被狠狠的甩了一個巴掌。

  看著研究進行好幾年的計畫,王杰希在某些地方扭曲了。

  那時的他已經二十三歲,身邊也帶了幾個小鬼。

 

  高層將一份資料交給王杰希,命令他去接觸資料上的人──喬一帆。

  他看著與人類無異,但身體有將近一半是喰種的基因,他就覺得作噁,人類跟喰種的孩子,而且是沒有愛的孩子。

  ──沒有愛?

  王杰希諷刺的一笑。

 

  他按照預定,去接觸喬一帆。

  喬一帆當時還處於初中二年級,稚氣未退,小臉笑起來很是舒服。

  王杰希記得資料上記錄著喬一帆的日常,家裡(養)父母待他如親生兒子,在校成績中間,體育成績也偏中間值,不鋒芒畢露,待人處事溫和,朋友不多也不少,師長也對這孩子評價乖巧,但對王杰希來說完全沒有資質與價值可言。

  很難想像這孩子的另一半血緣,王杰希不只一次想著。

  但他還是按照計畫,邀請喬一帆進入CCG,為此,編寫一齣喬一帆復仇劇。

  故事內容很簡單,讓喰種殺了他的(養)父母罷了,然後讓他進入CCG,成為對喰種搜查官。

  當然,這得在秘密之下進行,因為學校也可以成為情報來源之一。

 

  但一年下來,就訓練的情況來看,喬一帆顯然無法成為高層口中優秀的搜查官,對此,王杰希心中只有冷笑。

  此時,高層命令又下來,既然這孩子無法使用,不如讓他為國家做另一個奉獻──G研究。

  王杰希沒有多問的將喬一帆交給了方士謙。

  出乎意料的是,喬一帆跟注射進他體內的Rc細胞相容性高。

 

  「你就因為沒有能力,把小喬交給方士謙?」蘇沐橙滿臉不贊同,就連在一旁的唐柔也皺起好看的眉。

  王杰希默默看了眼已經臉色發白的高英傑。

  「不止這點吧……」陳果咬了咬下唇。

  注意到某人的身影,葉修不動聲色的將視線移到王杰希身上。

  「他跟英傑太近了。」

  不把他們分開,對高英傑絕沒有好處。





一叶知蓝

[叶蓝]笼中鸟(11)

今周关键词:逃离、终末、生机、分离  @叶蓝深夜60分 


11. 


飞行器轰隆作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联盟本以为能逼得叶修就范,没想到叶修跟那个混血翼王种在研究所里倒是快活,反正研究资料已经到手了,叶修…也就没了用处…


密密麻麻的飞行器包围了研究所,叶修摸着下巴,这阵仗…大概除了围捕叶修之时以外,联盟是很难得出现这样的阵仗,叶修也不是省油的灯,手上几个按键,从研究所的地下库房里也飞出了几十架机械,要不是时间跟材料不够多,叶修倒是还想多弄几架。


「小蓝?」


叶修唤了一声,只见小...

今周关键词:逃离、终末、生机、分离  @叶蓝深夜60分 

 

11. 

 

飞行器轰隆作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联盟本以为能逼得叶修就范,没想到叶修跟那个混血翼王种在研究所里倒是快活,反正研究资料已经到手了,叶修…也就没了用处…

 

密密麻麻的飞行器包围了研究所,叶修摸着下巴,这阵仗…大概除了围捕叶修之时以外,联盟是很难得出现这样的阵仗,叶修也不是省油的灯,手上几个按键,从研究所的地下库房里也飞出了几十架机械,要不是时间跟材料不够多,叶修倒是还想多弄几架。

 

「小蓝?」

 

叶修唤了一声,只见小鸟儿一身劲装紧紧包裹着身体,身上除了光剑、手枪以外,叶修还弄了些威力惊人的小玩意儿给蓝河,自然,叶修身上也有一套一模一样的装备。

 

要打赢,不是不可能,但是对方摆明着就是要直接摧毁研究所,反正…那些个研究数据的确是有点问题,他们要搞清楚大概还得花个很长的时间,所以,目前只要拖时间就好了,拖到他跟蓝河能逃离这个研究所,到达停放飞行器的地方就成了。

 

「唉…别抓着啊,等会咱们要从密道出去,了解了吗?」

 

「嗯…」

 

蓝河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光,体内的血液沸腾着,突然间整个研究所震动了起来,看来是联盟发动了总攻击,研究所本来就不耐攻击,叶修与蓝河两人在成片碎落的玻璃之中小心翼翼的前近。

 

「果然吗…」

 

叶修叹了口气,蓝河径自往前走了好几步,好几个混血翼王种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面前的翼王种们已经不似当初送来暗杀叶修的那种类型,而是正式投入战场上的,战争型,叶修可没想到联盟竟然还真动了大杀器。

 

「叶修…你先走…」

 

「你一个人没办法对付那么多。」

 

「可以,别担心我。」

 

蓝河拍了拍自己腰上的包包,叶修勾着一抹笑,却是站在了蓝河隔壁,他可不想跟小鸟儿分离,况且…他的确也很久没好好松一松筋骨了,蓝河看了看叶修,叶修挑了挑眉,两人同时往翼王种冲去。

 

血液与血液交错飞散在半空之中,刀光剑影,叶修的内心却是越来越平静,看着眼前挥舞着光剑的蓝河,他从未想过这里会是他与蓝河的终末,了结生命之地,只见蓝河手上的光剑挡住了一击,另只手上的匕首划过与之对战者的颈子,银光一闪,圆滚滚的东西飞了出去,一道血柱从被切断出飞喷而出。

 

「最后了!」

 

两人很有默契的奔向最后一人,蓝河一个飞身就往翼王种身后跳去,而叶修则借着墙壁的反弹力道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人一刀,最后的一人被两人一刀两断,两人才堪堪吐出一口浊气,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而此时研究所被轰炸的晃动越来越强烈,两人互相搀扶着稳住了脚步,继续往研究所底层走去,密道是叶修在这一个月之内挖的,毕竟研究所那么大一个,摆在那就是活脱脱叫人来打我的样子,两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就这样大剌剌的从研究所里飞出去。

 

「快到了!」

 

「嗯…叶修!」

 

叶修猛地被撞了出去,身上也被一些沙土水泥之类的东西砸到,叶修险险前跑了好几步,一回头…整条通道都被堵死了,叶修心底一阵凉意…

 

「小蓝!小蓝!」

 

「沙…没、事…」

 

「你等等!我…」

 

「我身上…有炸药…沙沙…」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头上又是一阵阵动,看来这里是快塌了…怎么办?叶修告诉自己要冷静,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几枚炸药,反正还是要往下走的…不如…

 

「小蓝,炸药全拿来,直接炸了这里。」

 

「…沙、沙…好…」

 

叶修将炸药安置在地上,是生是死…就看这最后了。

 

「小蓝,我们要一起活下去。」

 

叶修轻抚着耳机,用着温柔至极的声音对着另一头的人轻声说到。

 

「沙、沙沙沙…好…一起活下去…沙沙…」

 

耳机里断断续续的声音,传过来的是小鸟儿带着肯定的回答,叶修后退了好几步,按下手上的摇控器。

 

轰!

 

一切归于寂静………

九攸洸

【叶蓝深夜60分】終末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好想睡。

好想睡。

好想睡。

但在訂正作業中。


微喻魏,慎



接續【詭異的氣氛


────────────────────────────────



  葉修在沙發上開了個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

  毀人不倦眼裡沒有懼怕,但也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如警戒的貓。


  「老葉、最近你家那口子跟老闆娘挺好的。」魏琛沉重的搖頭,見葉修一臉「所以呢?」,問琛才再度開口。「最近財政吃緊,你覺得你家小藍會護著你這破會公物的傢伙?」

  「果果說最近錢...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好想睡。

好想睡。

好想睡。

但在訂正作業中。


微喻魏,慎



接續【詭異的氣氛


────────────────────────────────


 

  葉修在沙發上開了個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

  毀人不倦眼裡沒有懼怕,但也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如警戒的貓。

 

 

  「老葉、最近你家那口子跟老闆娘挺好的。」魏琛沉重的搖頭,見葉修一臉「所以呢?」,問琛才再度開口。「最近財政吃緊,你覺得你家小藍會護著你這破會公物的傢伙?」

  「果果說最近錢都用在醫療器具上還有交通費。」唐柔想到前些天陳果向她抱怨過,「要我們少花費多做事。」

  「原來興欣這麼窮?!」方銳覺得自己被坑了,想打電話向林敬言哭訴。

  「現在毀屍滅跡來得及嗎?」葉修一臉深沉的問。

  「老大、比起毀屍滅跡倒不如說是這傢伙打穿的。」包子一臉認真的回覆,「這樣我們可以索求賠償。」

  「別把你以前的做事風格拿出來!」羅輯給了包子一個拐子。

  「滾蛋。」毀人不倦低聲一罵。

 

  「上一秒還很帥氣的打洞,下一秒就出戲。」蘇沐橙精闢的註解。

  其他人是一臉冷漠。

  「戀愛讓人智商低。」想到為了在自家小喰種前刷好感度也是蠻拚的,魏琛語氣裡充滿無奈。

  「老魏你再多說一句,我讓喻文州治你那張嘴。」葉修眼神一移,眼神從上掃到下,看得魏琛屁股一縮。「順便治治你下面──」

  葉修話沒說完,但看口型也知道這隻喰種在說啥,魏琛識相的閉嘴。

  「說什麼呢你們?」

 

  陳果的聲音從樓梯邊上傳來,一下來就聽到微妙方向的話題。

  「……誰打穿沙發的?」陳果眼尖發現自家沙發被打穿了洞,「自首無罪?」

  無人說話,但卻指向同一個人。

  「……這筆先記著。」陳果一個眼刀射向葉修。

  「小喬怎麼樣了?」葉修轉移話題的問。

  「剛剛方士謙打了一劑,剛睡下。」陳果應。

  「一帆他還好嗎?」打斷剛要說什麼的葉修,高英傑神色不安的問。

  陳果眉頭輕輕一皺,她想起伍晨的那一番話,對眼前這孩子有點牴觸。

  看向葉修,而這隻喰種沒有多大的反應,她也就照實說。

 

  「方士謙剛剛給他打了一劑Rc抑制劑,現在睡下去。」陳果一頓,「但由於體內的Rc細胞太多,喰種化的可能性很高。」

  「怎麼會……」高英傑幾乎一臉慘白。

  「喬一帆現在是我們興欣的孩子,我能請問王隊長為什麼要將他送進研究所裡?」陳果沒有去理會高英傑想知道更多喬一帆的事,反而直接進入被敲到一邊的主題。

  王杰希眉頭始終沒有鬆過,但冷漠的表情裡也讀出了一些無奈。

  「大眼啊、我們家老闆娘很護短的。」葉修看出王杰希的動搖,稍為在言語上施加點壓力。「你最好把知道的全吐出來,別忘了老方在我們手上。」

  「別拿他威脅我。」王杰希語氣冰冷,身上微微散發的殺意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空氣凝結,在這僵持不下的氣氛之下,王杰希一嘆。

  「他、喬一帆是人類跟喰種所生下的孩子。」

  為了給支配著人類恐懼的喰種帶來終末,而製造出來的眾多犧牲品之一的孩子。



我就看看

叶:嫦娥给大家拜年啦。

蓝:不对,现在是月饼节口胡!


颜色有参考暖暖,暖暖居家利器。


 @叶蓝深夜60分 本来是想参加活动的,忘了补上_(:зゝ∠)_

叶:嫦娥给大家拜年啦。

蓝:不对,现在是月饼节口胡!


颜色有参考暖暖,暖暖居家利器。


 @叶蓝深夜60分 本来是想参加活动的,忘了补上_(:зゝ∠)_

叶蓝深夜60分

【2016/9/16至09/22】题目期间限定-叶蓝深夜60分

今周关键词:逃离、终末、生机、分离


==================== 


文:【叶蓝深夜60分】詭異的氣氛 @九攸洸

文:[叶蓝]笼中鸟(10)  @一叶知蓝

文:[叶蓝]防台准备 @一叶知蓝

文:【叶蓝】中秋佳节 @苍燕

图: @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

今周关键词:逃离、终末、生机、分离

 

==================== 

 

文:【叶蓝深夜60分】詭異的氣氛 @九攸洸

文:[叶蓝]笼中鸟(10)  @一叶知蓝

文:[叶蓝]防台准备 @一叶知蓝

文:【叶蓝】中秋佳节 @苍燕

图: @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择其中一组创作即可

3.特殊节日加码关键词,于节日早上七点发布

 

作品完成发布时请@该主页  并添加叶蓝深夜60分的tag w

有任何疑问欢迎私信主页询问!

苍燕

【叶蓝】中秋佳节

中秋节嘛,应节番外~这次是《兔入狐口》的新番外,会收入本里_(:з」∠)_预售地址:【=戳我❀=
ooc或者bug这两小妖精也和脑袋瓦特的我一样爱搞事,所以观看时请带好避雷针,以防被雷。

 @叶蓝深夜60分 

——————————————————
  中秋节,兴欣管辖的小镇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应节的食物在这个时候被摆上了餐桌,兴欣周边的妖自发的聚集到小镇上,但是兴欣的首领君莫笑却没有凑这个热闹。 
  过节嘛,蓝溪阁,中草堂,霸气雄图那些驻扎在周边分部的妖也都来了。分部的首领自然都无一缺席。 
  “逢年过节都有小聚,我都不想回总部了。”中草堂的车...

中秋节嘛,应节番外~这次是《兔入狐口》的新番外,会收入本里_(:з」∠)_预售地址:【=戳我❀=
ooc或者bug这两小妖精也和脑袋瓦特的我一样爱搞事,所以观看时请带好避雷针,以防被雷。

 @叶蓝深夜60分 

——————————————————
  中秋节,兴欣管辖的小镇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应节的食物在这个时候被摆上了餐桌,兴欣周边的妖自发的聚集到小镇上,但是兴欣的首领君莫笑却没有凑这个热闹。 
  过节嘛,蓝溪阁,中草堂,霸气雄图那些驻扎在周边分部的妖也都来了。分部的首领自然都无一缺席。 
  “逢年过节都有小聚,我都不想回总部了。”中草堂的车前子看着这不大的小镇却在这个时候变得热闹非凡,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遇到。 
  霸气雄图的夜度寒潭倒是习惯了,在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这个小镇也经常邀请周边的妖来一起过节。“那你就别回去了,留在这里痛并快乐着?”虽然逢年过节都很热闹也很祥和,但是平日要面对兴欣的首领的垄断,虽然不至于把他们赶尽杀绝,但是想在这里多捞些好处那就可谓妖生艰难了。 
  “边玩去,痛并快乐着你怎么不走?”车前子觉得夜度寒潭成心想让他们中草堂这分部无人坐镇,真的是过个节都要防着一不小心就被这个肉食给坑了。
  “说起来……君莫笑呢?”蓝河听着这两位的闲聊,才想起这么热闹兴欣却只是由伍晨和兴欣的老板娘陈果带队。 
  蓝河的疑问却引来了车前子和夜度寒潭的白眼,“这种事你问我们,我们问谁?” 
  “君莫笑在没在不是你比较清楚吗?”夜度寒潭觉得自己猝不及防的吃了口狗粮。 
  “他去哪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兴欣的,谁知道他来不来”说到这个蓝河就来气,千年庆典后所有的妖都觉得自己去了兴欣伺候那妖王了,然而根本就没有! 
  “哟,这是和妖王吵架了?啧啧,也对,过个节是该秀一秀。”车前子表示能理解的点了点头,“是时候去找个对象了。” 
  “……在这里你想找对象?恐怕只有同性的给你选了。”刚刚在言语上被占便宜的蓝河哪会放过机会?“比如夜度寒潭,将就一下还是能过的。”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蓝河吗?你这鸳鸯谱点的太草率了吧?!”车前子表示不服,自己怎么就个这夜度寒潭有一腿了?还有哪里像有一腿了??? 
  “附议,我不吃草”夜度寒潭表示对敌对的联姻,虽然知道这个根本就是这兔妖随口一说,用来还击的。“如果你不是跟了君莫笑,我还在想你们有没可能。”蓝河是只兔子,兔子吃草但是情理之中。 
  “不是只要是棵草我就吃的。”蓝河表示怎么一个二个都觉得只要是木系妖就是自己的菜呢?他还是和正常兔好吗!“不和你们扯了。”说着蓝河就往兴欣妖群里钻去。 
  车前子看着忍不住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夜度我说真的,要不我们也去找一个?你看蓝河有了对象就忘了对手,心拔凉拔凉的。” 
  夜度寒潭白了车前子一眼,说实话他和蓝河还能聊一聊,但是和车前子就觉得没啥好聊的,“你是想能当户对还是养成,亦或是学蓝阁主那样玩个跨种族爱恋?” 
  “……”车前子一听就沉默了,这好像也是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因为虽然他们已经修炼成妖了,但是弱肉强食的食物链关系还是存在的。 
  
  ※ 
   
  因为中秋庆典,妖都聚集到了小镇上,这个时候的山间就显得很冷清,平时应该会有妖巡逻的地方现在也是空空荡荡的。不过过节,也不可能说只准一部分的妖去庆典。 
  这里是原嘉世的山头,蓝河听着自己踏出的声音,就再无其他的声响的山间觉得有些渗人。回头看了看,还能看到小镇那火光,不得不说这个地方平时很是清净,一到节日还真的热闹过任何一个势力的总部。 
  凭着记忆,蓝河来到了大树下,果真的看到了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身影。 
  叶修坐在树根上,手里的烟杆在夜色中有些不太明显。 
  “蓝?”叶修显然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兔妖,手里好像还提着什么东西?“节日还定时送餐?”叶修打趣道,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 
  蓝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食盒,也是一愣,食盒的颜色渐深,在夜色下应该并不是很明显才对。不过他并不打算否认,只是同样带着淡淡的笑意回道,“我是怕你又去捕食我可怜的同类。” 
  叶修听言无奈的笑了笑,先前才说自己吃兔子没关系的,今天怎么就拿这事来调侃他了?越来越不按常理出牌了。 
  蓝河把食盒往叶修面前一放,“给,这是酒馆老板给我们做的,他们说以前嘉世也都很少和他们一起过节,专门给你的贡品你也没拿上。” 
  “我说过,原嘉世的老家伙根本就不屑与凡人来往,就别说节日了。不过尽然不是蓝亲手做的,有点小失望。”叶修的语气蓝河听的都快摸出一套规律了,听着有些故作伤心的音调蓝河知道,这个大狐妖又要逗他玩了。 
  “那妖王您想吃些什么?我给你做去。”既然是半开玩笑的,蓝河也就没和这个老狐狸较真了,配合着应了一句。 
  叶修也不知道是真的上心还是配合蓝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似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我听说月亮上的兔子会打年糕,不知我家的小白兔会不会~?” 
  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期待让蓝河有些无语,这是又要拿他寻开心了,“可惜,我是地面上的兔子,不是月亮上的。” 
  “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叶修装作不知道蓝河的意思,打算追根问底了。 
  “所以不会啊!” 
  叶修很委屈的放出了自己的狐狸耳朵和尾巴,蓝河一开始还纳闷这只狐狸怎么了?下一秒他就看到,这只大狐妖居然把耳朵耷拉了下来,尾巴也是因为有些不高兴的贴着地面扫了扫。 
  这货就是想吃年糕吧!?蓝河看着这只和平时大为不同的狐妖。但是自己根本就不会打年糕啊!这货是从哪里听说兔子会打年糕的!?他要动手了! 
  “我去镇子那看看有没有年糕。”蓝河早就被这狐妖折腾的没脾气了。 
  “不是自己做的有点没诚意啊,而且蓝啊你怎么这么没有追求?”叶修表示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不会打年糕是怎么和没有追求对等上了???“这关我有没有追求什么事了?!你究竟是怎么联系上的???” 
  “甘愿只做一只在地上的兔子,不愿做月亮上的兔子。”叶修说的同时还略带惋惜的摇了摇头。 
  “谁要上天啊!”你怎么不上天?!后面的话蓝河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意识到,如果他真的上天了,万一自己上不了怎么办?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给自己留条后路。 
  “也对,我听说月亮上有个叫嫦娥的姑娘,喜欢抱着兔子,我家小蓝总是忙里忙外的肯定不能总是抱着。”说着叶修倒是把蓝河给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我说”蓝河有些强压怒火的开口道,“你能不能别说着那个做这这个?!你闹哪样啊??” 
  叶修不急不慢的“嗯”了一声,拖长了尾音缓缓的开口解释,“不是很明显吗?你只能我抱啊。” 
  “滚!”然而和这只狐妖待久了,好像也学到了这只老狐狸的某些东西,嘴上说滚,但是并没有真的推开身后的人。 
  不过地上有什么不好的?非得做月亮上的?蓝河实在想不通,“只有月亮上的兔子才能打年糕?”蓝河抬着头蹭着叶修的下巴。 
  “噗嗤?我也就随便说着玩的,小蓝想打年糕了?” 
  “不要算了。”蓝河就知道这狐狸闹着玩,自己居然上心了,啧,真想打他。 
  其实叶修并不是随口一说,他也是突然兴起想起了凡人的传说,月亮上居住着一个嫦娥的姑娘,没到八月十五,她就会和她养的兔子一起打年糕,做月饼,度过中秋佳节。说到兔子他就想到自家的小白兔,就好奇兔子打出来的年糕味道是不是不一样而已。 
  “走,我们去镇子上看看有没有年糕,没有咱们就自己做些吃”叶修一把将蓝河抱起来,拉着他就往山下走。
  蓝河看着叶修主动提出下山去镇子有些惊讶,但是他一晃眼看到了被他放在了树下的食盒。“喂!你浪费食物啊!” 
  叶修回头看到了树下那被他打开了的食盒,“就当做给我那故友的贡品吧” 
  “你!”蓝河觉得酒馆老板准备的贡品又没妖吃了,不过这次是给故人,应该不会伤心吧?“你等等啊,今天都中秋了,要不明年提前打年糕?”反正对于他们妖来说一年并不长,中秋年年有,不急这一次。 
  “蓝啊,你没听说过十五的月亮十六,十七圆吗?明天才是最好的赏月时间~” 
  “噫?”有这说法?蓝河表示我书读得少!你别驴我! 
  不过难得这狐妖要和他们一起过中秋佳节,就算是驴他的,就原谅他吧。他也算是给兴欣做了件好事? 凡人说中秋团圆才是好。
FIN.

一叶知蓝

[叶蓝]防台准备

今周关键词:满月、月饼、烤肉、兔子、嫦娥、柚子  @叶蓝深夜60分 


中秋节快乐!今天没烤肉吃!只有月饼…


「叶修,窗户贴好了吗?」


「好了好了!」


蓝河一边清点着家里的物资,一边看着在外头动作的叶修,去年的台风夜,两个宅男度过了一个很难忘的台风夜,首先是窗户的玻璃被大风吹破,不只玻璃碎片,风雨将客厅整个浸湿,连带着家里的电器也遭了殃,台风过后,两人花了好大一笔钱善后,叶修跟蓝河两人是肉疼到不行,之后对于天灾的消息也特别上心。


「难得的中秋却有台风来搅局呢…看不到满月了。」...


今周关键词:满月、月饼、烤肉、兔子、嫦娥、柚子  @叶蓝深夜60分 

 

中秋节快乐!今天没烤肉吃!只有月饼…

 

「叶修,窗户贴好了吗?」

 

「好了好了!」

 

蓝河一边清点着家里的物资,一边看着在外头动作的叶修,去年的台风夜,两个宅男度过了一个很难忘的台风夜,首先是窗户的玻璃被大风吹破,不只玻璃碎片,风雨将客厅整个浸湿,连带着家里的电器也遭了殃,台风过后,两人花了好大一笔钱善后,叶修跟蓝河两人是肉疼到不行,之后对于天灾的消息也特别上心。

 

「难得的中秋却有台风来搅局呢…看不到满月了。」

 

「反正我们也不常出门,有差吗?」

 

「…就你有理。」

 

蓝河没好气的看着叶修,窗外的风雨一阵一阵,虽然家里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是蓝河就怕去年的惨样又重现一次,那是一整个肉疼得不行啊,叶修揽着蓝河的腰,亲昵的蹭了蹭蓝河的脸颊,蓝河也回过头在叶修脸上落下一个吻,这是他俩的默契,办了事就能得到相应的报酬,比如亲亲抱抱什么的,可惜这小习惯却是让其他人总不自觉想举起火把烧了这对狗男男。

 

「叶修,你说要不咱们再出门一趟补些东西?」

 

「蓝大大,家里东西那么充足了,不要去外头吹风淋雨了吧,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

 

「上线打材料?」

 

「…」

 

叶修难得无语,也不知道蓝河是不是装傻,总之他说的有意义的事绝对不是上线打材料,两人现在也还是不同公会呢,上线打的材料也归属于各公会,只见蓝河倒是兴趣昂然,蹬蹬蹬就跑进了书房,叶修摸着下巴,反正还有时间,慢慢来吧。

 

「你用这张。」

 

「小号?」

 

「今儿个你跟我都放假,干麻还用大号。」

 

「好好好,咱们蓝大大总算是脱离了工作狂的行列,来,哥亲一个。」

 

叶修手上的卡片在指间翻飞了一阵,最终还是在蓝河唇上啄了一下,两人才刷卡上线,叶修一看自己卡片里的角色,不禁摇了摇头,小蓝还是没有放弃反攻的打算啊,眼前的角色是个胸大屁股翘的守护天使,蓝河对这角色还真上了心,全身都是橙装啊,而另一边则是个黑红色衣服的剑客,两人站在一起还真是绝配。

 

「小蓝啊,还没放弃反攻?」

 

「少啰嗦,要是因为我比较喜欢你,又怎么会让你压在身下!」

 

蓝河的耳根子红得不得了,叶修却是愣了一下,自家的傲娇、啊呸,是娇傲…也不是,骄傲的小剑客这直白的告白可真难得,一般都是叶修主动讨要亲亲抱抱,小剑客可难得主动了…

 

「蓝啊,该不会是蓝溪阁的那些又叫你用美人计吧?」

 

「那、那有!」

 

「…喔?」

 

「真的没有…」

 

唉呀,还真是有,不过就跟蓝河一样,叶修昨天早就已经跟伍晨商量完毕了,总之不管今天叶修有没有上线,或是用其他账号上线,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该打啥就打啥,该抢其他公会就抢其他公会,绝不手下留情,毕竟这次中秋活动难得出了稀有装备,还是排名战,兴欣穷嘛,你懂得。

 

两人用小号打了限定副本兑换了特殊道具后就下了线…

 

「那现在要干麻?」

 

「睡觉?」

 

「我怕…」

 

「怕啥,我不是在这嘛,不会再发生去年那种情况了。」

 

两人懒散的躺在沙发上,叶修知道蓝河担心的事,将人紧紧锁在了怀里,窗外是呼啸的风声,蓝河将脸埋在叶修的怀里,叶修的手掌顺着蓝河背脊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即便这台风威力比去年的强,蓝河也觉得没什么好害怕的。

 

「那天塌了也给你顶…」

 

「好啊,谁让我疼你。」

 

听见叶修带着些微困意的话语,蓝河的嘴角勾了起来,环着叶修腰部的双手也悄悄收紧了些。


叶蓝深夜60分

【2016/9/15】节日特殊加码题目

加码关键词  


 【满月、月饼、烤肉、兔子、嫦娥、柚子】


祝各位中秋节快乐,月饼烤肉柚子吃到撑


节日特殊加码规则,只需选其中一个关键词即可


祝各位新的一年也事事顺心,咱们继续叶蓝见!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择其中一组创作即可

3.特殊节日加码关键词,于节日早上七点发布


作品完成发布时请@该主页  ...

加码关键词  

 

 【满月、月饼、烤肉、兔子、嫦娥、柚子】

 

祝各位中秋节快乐,月饼烤肉柚子吃到撑

 

节日特殊加码规则,只需选其中一个关键词即可

 

祝各位新的一年也事事顺心,咱们继续叶蓝见!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择其中一组创作即可

3.特殊节日加码关键词,于节日早上七点发布

 

作品完成发布时请@该主页  并添加叶蓝深夜60分的tag w

有任何疑问欢迎私信主页询问!

一叶知蓝

[叶蓝]笼中鸟(10)

今周关键词:愤怒、冷眼、低声下气、诡异的气氛  @叶蓝深夜60分 


10. 

「…」


叶修好看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早已知晓联盟正在逐步的削减他所拥有的东西,到今天为止,所有本来在他手下做事的联盟研究员都已经被彻离,而这最后一次的补给,只有一人份一星期的食物,看着头上一闪一灭的灯光,叶修的愤怒正在累积,连蓝河似乎也被这诡异的气氛所感染,手上捧着这星期的”补给”。


「小蓝别担心…」


叶修摸了摸蓝河的头发,他只怕自家小鸟儿吃不饱,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喂饱两人时,只见小鸟儿凑了上来亲了亲叶修的脸颊。...

今周关键词:愤怒、冷眼、低声下气、诡异的气氛  @叶蓝深夜60分 

 

10. 

「…」

 

叶修好看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早已知晓联盟正在逐步的削减他所拥有的东西,到今天为止,所有本来在他手下做事的联盟研究员都已经被彻离,而这最后一次的补给,只有一人份一星期的食物,看着头上一闪一灭的灯光,叶修的愤怒正在累积,连蓝河似乎也被这诡异的气氛所感染,手上捧着这星期的”补给”。

 

「小蓝别担心…」

 

叶修摸了摸蓝河的头发,他只怕自家小鸟儿吃不饱,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喂饱两人时,只见小鸟儿凑了上来亲了亲叶修的脸颊。

 

「怎么?」

 

「别担心,我们不用对他们低声下气。」

 

「小蓝要养我?」

 

「嗯!」

 

看着自家小鸟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叶修失笑,小鸟儿可天真了,叶修看了看手上的进度,已经到达了九十九趴,只需要再撑一个月,他与蓝河就可以抛弃这个研究所,至于颈上的炸弹?

 

哼!叶修嗤笑一声,手摸上颈圈用力一扯,颈圈应声而断,想必联盟也发现他们无法摇控这个颈圈了,才会自以为不动声色的将所有人员物资彻离,叶修冷眼看着手上的颈圈,他待在这太久了,久到外面那帮家伙似乎忘了,他叶修是谁。

 

「小蓝?」

 

叶修突然想起自家小鸟儿似乎没有跟上,这…也不知道小鸟儿跑那去了,叶修径自进到了监控室里,将所有的镜头都调了出来,才发现蓝河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研究所之外,这星球最危险的就是天候,广大的海洋及大片热带森林让这星球不是风平浪静就是大风大雨。

 

叶修调了室外的监视器还是找不到自家小鸟儿的踪影,只见外头的乌云越来越大片,而且乌云里雷光电闪,叶修很快的奔跑而出,只希望在找到小鸟儿前千万不要下雨才好。

 

「小…!!!!!」

 

叶修才一踏出门,一阵暴雨瞬间滂沱而下,夹杂着大风,叶修瞇着眼几乎要看不见前面的景象,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一群水鹿朝着叶修狂奔而来,叶修咬着牙险险闪了过去,手一伸勾着一旁的树干就顺着力道往上一跃,才站在了树枝上,只见下方一群水鹿逃命似的往前狂奔。

 

水鹿是这星期原生的物种,体型类似于地球上的麋鹿,但是体型是树倍大小,这星球的温度与湿度让这星球上的原生物种都比地球的大上数倍,叶修所在的树也被水鹿不断撞击,叶修紧紧抓着树枝就怕掉下去马上就尸骨无存。

 

「小…蓝?」

 

在水鹿群狂奔而过后,叶修瞇起了眼,不远处那抹蓝色的身影,不正是自家的小鸟儿吗?蓝河飞快的从树枝上掠过,大雨似乎完全没有影响蓝河的动作,叶修真是傻眼了,蓝河一边挥舞着光剑斩落树枝,一手则是抓着一只巨大的…鸟?或是什么动物,等到蓝河停在了叶修眼前,叶修才发现,蓝河手上抓着的是一只水鹿的幼崽,虽说是幼崽,但是也与地球上成年的麋鹿差不多大小。

 

「叶修,你看!」

 

蓝河可开心了,举着那只幼崽晃来晃去,还真是…认真要养活他的啊,叶修放声大笑了起来,可惜被雨水给灌了一大口水,蓝河看着叶修,还以为叶修是生气了,一张笑脸都垮了下来。

 

「生气了?」

 

「没有,小蓝真聪明,他们不给我们补给我们就自己找…」

 

「嗯,可以养几只水鹿,要吃再宰!」

 

叶修将蓝河散落的发仔细拨回耳朵后头,蓝河一双眼水亮水亮,叶修知道自家小鸟儿满脑子一定是想着手上的水鹿要怎么料理,不过要是小鸟儿知道再过一个月,他们就要离开这里的话,一定会很难过…作为小鸟儿擅自乱跑让他担心的惩罚。

九攸洸

【叶蓝深夜60分】詭異的氣氛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好想睡。

本章過渡章節。



接續【睡相


────────────────────────────────




  葉修突如其來的舉動令空氣一瞬間凍成冰。

  沒有人敢開口,因為葉修的態度很是強勢,對於毀人不倦的執著。

  他們在一種不上不下的詭異氣氛中。


  對於邱非的問題,伍晨並沒有立即回答,同樣陷入一種微妙的氛圍裡。

  藍河他們是喰種,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人造的喰種存在。

  「我們既不是喰種、卻也不是人類。」伍晨輕嘆,作為這樣的中間者其...

 @叶蓝深夜60分 


夜安,

更新。


好想睡。

本章過渡章節。



接續【睡相


────────────────────────────────



 

  葉修突如其來的舉動令空氣一瞬間凍成冰。

  沒有人敢開口,因為葉修的態度很是強勢,對於毀人不倦的執著。

  他們在一種不上不下的詭異氣氛中。

 

 

  對於邱非的問題,伍晨並沒有立即回答,同樣陷入一種微妙的氛圍裡。

  藍河他們是喰種,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人造的喰種存在。

  「我們既不是喰種、卻也不是人類。」伍晨輕嘆,作為這樣的中間者其實很難有歸宿,既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自己,如同浮萍飄浮不定。

  躺在病榻上的喬一帆也是如此。

  「我們這裡面,有些是自願,有些是糊里糊塗的被送進來。」伍晨想起當初剛進實驗室時的那個歲數,大概也是喬一帆這個年紀左右。「我是自願,因為家裡缺錢。而小喬是被送進來的,當時的他還只有十二、三歲。」

 

  喬一帆是被王杰希送進研究所的孩子,也是方士謙底下最後一個實驗體。

  當時對G研究已經到了成熟的階段,這也意味著Rc細胞的穩定值與臨界值

在控制範圍內。

  方士謙在給喬一帆進行手術前徹底檢查了一番,發現這孩子體內的Rc細胞濃度值偏高,對於植入喰種細胞體來說可以算是非常完沒的實驗體。

  果然不出他所料,喬一帆以驚人的速度與Rc細胞進行了融合,不到一個禮拜便離開了研究所。

  「他怎會被送進去?」邱非面無表情地盯著裡頭熟睡的人,邊上還有檢測儀在跑著。

  「這點大概跟王杰希身邊帶大的孩子有關。」伍晨知道得並不多,說得有些模糊。「聽說是不想讓小喬成為那孩子的絆腳石、好像那兩人是朋友來著。」

 

  「只因這原因?」陳果一聽,憤怒的提高一個音階。

  「我知道的只有這麼一點,剩下的得問喬一帆,又或者是親手將他送進研究所的王杰希。」

  「小喬被送進來時很痛苦的樣子,這是?」藍河問。

  「越過臨界值前的痛苦。我們體內的Rc細胞其實有限,但若過度依賴赫子,細胞濃度就會提高。」伍晨一頓,「濃度愈高,超過人類身體所能負荷,就會成為以人類為食的喰種。」

  「這跟暴走的孫哲平一樣,成為了喰種?」邱非反問。

  「是。」伍晨答,「過了臨界值,那麼就不在人與喰種中間徘徊。」

  「只是小喬現在是徘迴不定的旅人。」

  陳果輕輕一嘆,眼神裡是無奈。











叶蓝深夜60分

【2016/9/9至09/15】题目期间限定-叶蓝深夜60分

今周关键词:愤怒、冷眼、低声下气、诡异的气氛


==================== 


文:【睡前小故事】叶蓝——睡美人篇 @Ginozahana

文:【叶蓝深夜60分】臉貼著臉 @九攸洸

文:【叶蓝】欢迎回家 @苍燕

文:【叶蓝深夜60分】床 @九攸洸

文:【叶蓝深夜60分】生如夏花、情 @九攸洸

文:[叶蓝]笼中鸟(09) @一叶知蓝

文:【叶蓝深夜60分】睡相 @九攸洸

文:[葉藍]貓人2 @一叶知蓝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

今周关键词:愤怒、冷眼、低声下气、诡异的气氛

 

==================== 

 

文:【睡前小故事】叶蓝——睡美人篇 @Ginozahana

文:【叶蓝深夜60分】臉貼著臉 @九攸洸

文:【叶蓝】欢迎回家 @苍燕

文:【叶蓝深夜60分】床 @九攸洸

文:【叶蓝深夜60分】生如夏花、情 @九攸洸

文:[叶蓝]笼中鸟(09) @一叶知蓝

文:【叶蓝深夜60分】睡相 @九攸洸

文:[葉藍]貓人2 @一叶知蓝

 

整理顺序按发布时间排序

 

====================

 

参与活动请参考主页说明:【使用说明】叶蓝深夜60分主页 

 

1.活动更改为一周一次,每星期五发布题目

2.题目由一组变更为三至四组,参与者仅需选择其中一组创作即可

3.特殊节日加码关键词,于节日早上七点发布

 

作品完成发布时请@该主页  并添加叶蓝深夜60分的tag w

有任何疑问欢迎私信主页询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