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叶黄

1146.2万浏览    35877参与
一个脑洞

【叶黄】非言(窃魂其十三)

窃魂(十三)


黄少天说完,便一擦手,要去碰叶修的眼睑。叶修也随他,把脸转过来,哪像没对上光,他瞳孔里的金色却也消失了,黄少天在他眼睑下摸了两把,又扶着他的脑袋四处转了转,也不见那金色再起来。


“我刚刚明明看见的,怎么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叶修问他。


“你眼睛里好像有点……唔,算了!大概是外头太阳光太亮,我花了眼。”黄少天嘀咕半句,收回手,“咱们吃完之后干什么?听那黑衣人的意思,今日文府不会限制我们行动,不如在里头好好走走?”


叶修轻笑道:“你还真信那黑衣人的话。”


“嗯?难道他也话里有话?”黄少天一愣。


“官员的门府和江湖人的不同,里头机密众多,...

窃魂(十三)


黄少天说完,便一擦手,要去碰叶修的眼睑。叶修也随他,把脸转过来,哪像没对上光,他瞳孔里的金色却也消失了,黄少天在他眼睑下摸了两把,又扶着他的脑袋四处转了转,也不见那金色再起来。


“我刚刚明明看见的,怎么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叶修问他。


“你眼睛里好像有点……唔,算了!大概是外头太阳光太亮,我花了眼。”黄少天嘀咕半句,收回手,“咱们吃完之后干什么?听那黑衣人的意思,今日文府不会限制我们行动,不如在里头好好走走?”


叶修轻笑道:“你还真信那黑衣人的话。”


“嗯?难道他也话里有话?”黄少天一愣。


“官员的门府和江湖人的不同,里头机密众多,有些甚至事关朝廷,哪能真让你在里头随意走动调查,那人这么说不过是句漂亮话,说给咱们消火的。”叶修道,“况且今早这一闹,即便我们证据充足,文府也不会完全打消疑心,多少会忌惮点,今日若是留在文府里头,恐怕得被人盯梢一整日。”


“唔,你说得有点道理,从刚才开吃到现在,我就觉得那个站在角落里举着盘子的小厮一直在瞅着咱们——对对,就是那个腰上挂根红绳子的,哎我看他一眼他还转过头了,这也太明显了吧!盯梢的功力不太足啊!”那小厮转了头,黄少天倒是很起劲地盯上人了,甚至还隔着两桌子对人招手,弄得那小厮很不好意思,低着头默默走了。


只不过环顾这整个饭厅,盯着他们的又何止这一位,走了一个,另有其他的眼神瞟过来,每个都赶又实在费心费力,着实难办。


“要不出府吧。”叶修道。


“出府?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咱们进广乐镇如此匆忙,都没来得及看看周边街贩,我倒是想看看这传说有大贤臣坐阵的广乐镇和我们那边有什么差别。”黄少天念道,转头又问叶修,“但我们如何出府?”


“这个嘛,就要靠你了!”叶修一拍他肩膀,“你今早与他们唇枪舌剑,好不厉害,想来区区一个出府的要求而已,对你来说不在话下吧?”


“你怎么不去?!”黄少天怒着。


“我也想去啊,这不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嘛,我得少说话,隐藏自己。”叶修呵呵笑着说,“况且和人斗嘴这种事情,你比较擅长。”


这点倒也不错,黄少天的口才若是在江湖里排第二,那真是没人敢说自己第一的。各大武林高手在口才上尚且斗不过他,又何况是从未领教过他厉害的文府家丁?这边黄少天随便找了个看大门管事的,对人可怜的小厮一番絮叨,又说他们义斩的领头镖师宁远走了,似是已经回了义斩,他怕宁远把今早的事情同楼少一说闹得很不愉快,想去劝宁远回来;又说他今早被诬陷,心下不快,文太守身边的管事人说了他们可随意行动,如今要出府也算随意行动里头的一项。


还打出了许久不回义斩,想去见见兄弟们的苦情牌,真可谓是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若是小厮不许,他就要在晚膳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去文太守那里告状!


这吓得那小厮哪敢不听,只好苦着脸放叶修与黄少天这两尊大佛出去,还交代了他们进晚膳的时间,嘱咐他们定要按时回来。


又说叶修和黄少天出府,那简直就和鸟出笼子一样,呲溜一下跑得飞快,那看门小厮话还没说完呢,就见得面前两人影子都没了,黄少天更是连轻功都用上,带着叶修刷一下掠出府门,挤进外头拥挤的人群里头,迅速地埋没在里面。


广乐镇到底与黄少天他们那处不同,有个正经官府在这,江湖人来得也就少些,路上打眼看去,全都是些平民百姓,人数也众多,街上嘈杂不少,叫卖的,杂耍的,脂粉店当铺衣料店开了一整条街。


黄少天很新奇地在那边走边瞧,看得眼睛圆睁。


“怎么这么好奇,难道没见过这些?”叶修见他好笑,忍不住逗道。


“倒也不是没见过。”黄少天回他,眼睛都不转过来,又一个劲地瞅着街边,“你也知道,蓝溪阁管得严,要不是少林早就打好了名号,我倒觉得蓝溪阁也能称两句和尚庙,没有姑娘就算了,训练还苦,刚进蓝溪阁的时候魏老大整天叫我们练功,都不让我们出阁的。”


“后来魏老大又出了那事……虽然没管着我们了,但一时间整个蓝溪阁上下动荡,方士镜代当阁主的时候,忙着处理事情都来不及,整天都有人上门来挑事,自然也没时间在外头瞎逛。”


“再之后是文州和我,事情也不少,每次出来都有要事在身,忙完就赶着回去,还每次都是半夜出行,白日里即便上了街,旁人看见我们的打扮也是要避着的,因此虽然出来的次数多,但像这样慢悠悠地挤在人群里逛街,倒是真的没有。”


黄少天连串说完,很自然的样子,不觉得有甚苦涩,叶修却在心里叹了口气。只是叹黄少天选得路不好走,虽他说刚入蓝溪阁练功的时候苦,但那恐怕是他最轻松快乐的一段日子,在阁内训练有成,众星捧月的,大家都服气他,魏琛也最疼他,每每出去都要给他带点有趣玩样回去,之后魏琛走了,可想而知蓝溪阁在那一年里头经历了什么,黄少天和喻文州为了扛起蓝溪阁又付出了什么代价,喻文州自那之后的两年都极少出阁,终日与江湖其他势力相互周旋,黄少天则是常年脚下生风,杀无数拦住蓝溪阁前路的人……就像他说的那样,这几年他出行的每一次都是为了杀人,哪里又有心情带着沾血的手逛街,走得最熟的路,也就是蓝溪阁所在的广临镇那几条长街而已。


所幸他们的付出有所回报,近几年蓝溪阁发展稳定,在江湖中不可小觑,敢去挑衅一二的人更是鲜少出现,因此黄少天才得了这么个机会跟着叶修出来,名曰他恩情,陪查案,实则这家伙玩得可比叶修开心。


不过既出来了,有所玩乐也并非不可,叶修顺着黄少天紧盯不放的地方看去,见得那是家成衣店,店门口就装得挺有意思,各色各样的布料往门口一挂,看着很是新颖,连叶修都忍不住多瞟了两眼,也难怪黄少天挪不开眼睛。


“走,去看看。”叶修推他,“我们剑圣难得有空逛街,也该买两身新衣服了。”


黄少天被他嘴里剑圣两字唬了一跳,生怕被旁人听见,急急地就要去捂他嘴,回了身才见得叶修也望着他,嘴上还挂着笑,眼睛里头的金光又隐约一闪,补上句:“你紧张什么,谁认识你啊?不想去我可走了啊!”


“去去去!”黄少天忙道,言罢一拉叶修的衣袖,“我看你才得多买两身衣服,你看看自己平时都穿着什么,像我这样知道你的人明白你的风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穿衣品味有问题呢,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我给你挑两件,不是我吹啊,我对穿衣这方面很有一番见解,你信我保准没错!”


信这小家伙的下场,就是叶修在人成衣店里头被当成个摆件似的来回套了四五套衣服,从江湖侠客试到高官显贵,黄少天不嫌累,也不怕叶修嫌热,春夏秋冬愣是都给他换了一套,有几套极其华贵的,效果相当出奇,叶修换完出来,愣给黄少天看得捧腹,笑得差点没在人家成衣店里头打滚。


也亏得他们现在身上穿得是义战的镖师服,这广乐镇都知道义战的镖师有钱,厉害,不好对他们有意见,一路都陪着笑任由这两位爷在那胡搞。说是胡搞,但除了几套黄少天特意整人的以外,其余几件确实不错,叶修的脸虽然换了,但身板依旧摆在那里,到底是常年练武的人,什么衣服都撑得起来,配上他那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穿侠客的看着就是一潇洒江湖人,穿显贵的,看着便是一贵气公子哥。


看得黄少天直道:“这穿什么像什么,千变万化的功夫还真不愧是你!”


“我寻思着这是在夸我呢?”叶修无奈,原是他怂恿人进来的,没想到黄少天在店里头如鱼得水,跟着老板一唱一和,不断拱叶修穿了数套衣服……其中几件穿起来极其复杂,还要人店内的人搭手,要他堂堂斗神去打架都没这么麻烦,端端正正几套衣服换下来,叶修竟觉得疲惫,倒不是身上累,是心里头累。


“两位客官觉得怎么样?可有挑中?”老板还当他们是大财主,满面堆笑地询问着。


“哦,我看看哈……要不就那边三件吧!先包起来,送到……嗯,送到义斩镖局里头!”黄少天吩咐道,伸手指了三件方才叶修换过的衣服,又往口袋里套出许多银两,他这个当蓝溪阁副阁主的,倒是也不愁钱花。


“哟,这么大手笔,这是要送我啊?”叶修挑起眉头揶揄道。


“几件衣服罢了,我还买得起。”黄少天回头冲他一龇牙,“不过我给你买了,你可得记着穿啊!莫要再穿自己那身不知甚玩样的大袍!”


“得令。”叶修笑,而后又说,“既然如此,我也送你一件。”


“哪件?”黄少天好奇问。


“那件。”叶修冲着一处指去,显然是早就看见了。


那处赫然挂着一条靛青色的侠客劲装,外袍底部上以金丝暗绣了些许银杏叶,版式看着不甚浮夸,但胜在颜色出奇,图案又漂亮,打眼看去不太显眼,越看却越有意思。


叶修指到那条衣服,老板顿时眼前一亮,见了懂行人似的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客官好眼光!这套衣服做工精细,面料更是本店最稀有的一种,叫鸭江绸,乃是用上好的丝来织的,几千条里头才出这么一条……”


这等绸缎之事,即使听得老板开口讲解,黄少天也是半个字都不懂,便很是敬佩地看向叶修道:“没想到你竟连这也懂?”


“我自然不懂,不过看那件好看,适合你罢了。”叶修道,“听老板这么说,想来布料也好,你不如去试试。”


TBC.
感谢喜欢

迟初拯救世界.

「叶黄」你会知道③

-前文戳主页.

-祝老爷们食用愉快!


正文-


    二人把东西装进购物袋内便离开了超市。黄少天理所当然地把装着饮料的袋子丢给叶修并觉得自己很有理地说“我运过它们了。”


    叶修的眼角抽了抽。敢情用推车推也算运过了?他转头用真挚的眼神看着摄像大哥,发现对方扛着的摄影机并不比自己的轻多少,还是老老实实地拎着购物袋跟在黄少天后头。


 


 


    二人拎着大包小包走回住所之后很快便收到了下一张任务卡。叶修翻了个白眼把购物袋丢在沙发上接过导演组递来的“小...

-前文戳主页.

-祝老爷们食用愉快!


正文-


    二人把东西装进购物袋内便离开了超市。黄少天理所当然地把装着饮料的袋子丢给叶修并觉得自己很有理地说“我运过它们了。”


    叶修的眼角抽了抽。敢情用推车推也算运过了?他转头用真挚的眼神看着摄像大哥,发现对方扛着的摄影机并不比自己的轻多少,还是老老实实地拎着购物袋跟在黄少天后头。


 


 


    二人拎着大包小包走回住所之后很快便收到了下一张任务卡。叶修翻了个白眼把购物袋丢在沙发上接过导演组递来的“小情书”不禁吐槽了一句“不是我说,咱们都多大人了,你要是说少天年轻可爱就算了,就我和你们还情书,工作累了都想写遗书。”说罢便打开了信封给观众老爷们读内容“呃..在住所一楼有一间厨房,设施齐全供水供电,请叶修为黄少天做一份爱的料理吧!不能用速冻食品哦~”


    ?我爱你个托马斯小火车螺旋飞天?


    叶修蹙眉盯着这段话反反复复研读,最后发出了对导演组最真挚的提问。


 


    “水费电费你们交吧?”


 


    ...当了影帝也抠得一如既往。


 


 


 


    当黄少天从冰箱里放完食材回来后听到任务内容当即石化。他抖着手举着粉嫩嫩的任务卡没有吭声,叶修在旁见状拍拍他肩膀“要吃偶像的饭了,激动?”


    黄少天却抬手佯装抹泪般抹了把眼睛与他对上视线“偶像,我还没火够,我还不想死。”


    “别怕,哥至少也是下过厨房的。”


    “你是说那个加了鸡蛋和火腿肠的豪华红烧牛肉面吗?还是那个把盐当糖洒的糖拌西红柿?”


    “那都是过去。哥现在可是厨神级别。”


    “你是在得意那道番茄炒蛋吗老叶?你当时还发给我成功让我一星期没吃番茄炒蛋。”


    “你放心,哥在各种领域都是个天才。”


    “哈哈,我不想说话。”


 


    黄少天和几个工作人员哼哧哼哧拎着行李箱上了楼,留下叶修和摄影师在厨房。叶修单手搭在打开的冰箱门上盯着里头的食材发呆,缓缓偏头对摄影师吐出一句。


    “这附近有医院的吧?”


    ...


 


-楼上的黄少天视角


 


 


    黄少天呆呆望着偌大的主卧,和中间的 一张 大床。提着行李箱的手轻微抖了抖,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便神色自若地走了进去。毕竟在大众的眼里,同性睡一张床并没有什么。这点黄少天还是清楚的。


    他把行李箱摊在地上,盘坐在旁边东张西望打量这个卧室。一张床,左右各一个床头柜,一个电视,两张懒人沙发,还有连着的浴室,可以说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他将行李箱里的衣物拿出来分成他和叶修的两类挂在衣柜里,边跟摄影絮絮叨叨小时候他妈妈让他好好做家务的各种事情边做着手上工作。


    突然,说话声戛然而止,摄影师在高兴之余还有些疑惑,就见黄少天耳尖略有些泛红,轻咳一声挪了挪身子,用背朝着摄影。“咳,比较私人的衣物我们就不给观众看了吧看了影响多不好啊,到时候那群小姑娘指不定还得逼着她们男朋友买同款,我都知道的你们想什么,这样不好不好。”


    黄少天低头叠着手中的男士内裤,脸涨得通红,紧张地舔舔唇。这是他紧张时候常有的小动作。


    不是他的。


    要说为什么他这么清楚。一是因为他记忆里并没有买过这个牌子的内裤,二是...尺寸不对。


    男生总在这方面有奇怪的胜负心,他愤愤地叠完叶修的内裤撇了撇嘴,看向自己小了对方一号的内裤不由得有些不爽。他在心中嘀咕了几句,并安慰自己还小还能长。


 


-厨房内叶修视角


 


    叶修捧着手机查着攻略,跟做科学实验似的认认真真一步一步按照步骤来。他打着哈欠看手机,嘴上也不忘跟摄影说话。“你们少天大大之前跟我说,看食谱教程就得看那种按几勺几勺放的,按克来的都是忽悠,不得不说,少天儿以后能当个好良家妇男啊。你们让我做饭就不担心给我们小明星吃出什么问题来了?”


    按照攻略一步一步细心做的叶修,终于还是做出了几道卖相不错的菜。至于糖盐有没有搞混,生抽老抽有没有分清楚,到底烧熟没有,叶修虽然不敢妄下结论,但他保证他已经十分小心了。他可不想把那个小家伙吃出什么问题来,别说制作组要负责任,他自己都得先急死。


 


    “少天儿!”叶修把菜端到餐桌上朝楼上喊了一嗓子。


    很快便得到了楼上小朋友的回应。


    “欸!”


 


    叶修轻笑一声,微微勾了勾唇角。


    “下来吃饭!”


    “马上来——”


 


    这种生活,好像也挺不错。


 


 


    TBC.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叶黄】TSITL (五)

*
黄少天笑道:“不给您社交名片,难道您还要商务名片?贵航空公司这是要开发物流生意了?如果开发航线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商务名片随手百度不就能查到么,我相信你是不会去浪费这个时间的。”

叶修调侃道:“初次见你的时候文质彬彬,没想到私下这么伶牙俐齿。”

黄少天擦擦手,说:“邀请你来吃饭,就没想着把你当外人。私下里还端着架子,您看着不心烦,我演的还辛苦呢。更何况,做我们这行,谈合同开会没有点口才,怕是时时刻刻要破产。不伶牙俐齿一点,我们可能也就没什么机会认识了。”

叶修笑笑:“我长得像客户?”

黄少天拨弄炭火,说:“怎么不像,不光是客户,还是大客户,四道杠唬人呢。不过真别说,那天在飞机上,我一直以为副驾才管这些...

*
黄少天笑道:“不给您社交名片,难道您还要商务名片?贵航空公司这是要开发物流生意了?如果开发航线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商务名片随手百度不就能查到么,我相信你是不会去浪费这个时间的。”

叶修调侃道:“初次见你的时候文质彬彬,没想到私下这么伶牙俐齿。”

黄少天擦擦手,说:“邀请你来吃饭,就没想着把你当外人。私下里还端着架子,您看着不心烦,我演的还辛苦呢。更何况,做我们这行,谈合同开会没有点口才,怕是时时刻刻要破产。不伶牙俐齿一点,我们可能也就没什么机会认识了。”

叶修笑笑:“我长得像客户?”

黄少天拨弄炭火,说:“怎么不像,不光是客户,还是大客户,四道杠唬人呢。不过真别说,那天在飞机上,我一直以为副驾才管这些杂七杂八解决纠纷的事情,没想到你亲自出来调解,真是佩服。”

叶修把烟盒从口袋里摸出来,放在碟子旁,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惦记着这件事?我如此光辉伟大的形象怎么在你眼里来来去去就这一个镜头?”

黄少天说:“所以请你来加深印象,来来来,不要抽烟,重头戏还没上呢。”说完按铃,有人立马送了一个藤编的盒子来,里面盛着满满的冰块。

黄少天把盖子掀开,自己先看了眼,然后让那人给叶修也看看:“倒是用冰镇着,品相看着还算过得去,都没开伞。这东西越早吃越鲜,本来中午就想让你来,结果你这个点才下班,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没关系,我现在让他们去蒸一下,你再等等。”

叶修看那盒子里摆着一小撮蘑菇,想来想去没有在市面上见过。听黄少天的意思,这东西还蛮金贵,于是问:“这是什么菌子?看你宝贝得什么似的。”

黄少天瞪大眼睛:“你没吃过啊?”

叶修问:“蘑菇吃过,就是没吃过柄这么长伞盖这么小的。”

黄少天得意一笑:“你走南闯北的,这东西真没吃过?再想想。”

叶修叩了叩桌面:“走南闯北可不是胡吃海塞,我们这基本上是盒饭,这蘑菇我打包票没吃过。”

黄少天往椅子上一靠:“那您今天真是有口福。荔枝菌,市面上品相好没开伞的能炒到五百多一斤,不贵,但是贵在难得,有价无市。半夜摘回来,早上送下山上市,中午吃是最好。前前后后就只能吃这一个月。”

黄少天把空盘子放在小推车上,接着道:“这东西难得就难得在只长在荔枝树下、白蚁窝周围。白蚁窝如果在,隔年还能再长。白蚁窝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人工栽培都搞不来这一套。还有就是有些摘得不及时,伞盖一开,鲜味一散,就不值钱了。所以紧赶慢赶接你来,就是为了这一口。慢慢吃,晚上让司机送你去上班。”

叶修客气道:“我吃完饭就走,就不叨扰你了。”

黄少天笑笑:“算不上叨扰,叶哥是大忙人,拨冗来此,我当然要把你伺候好。”

叶修挑眉:“要说忙,咱俩半斤八两,甭客气。”

黄少天说:“楼下有客房,叶哥等下在这里休息休息,晚上吃了便饭再走。”

叶修心下一合计,黄少天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道谢一声,算作答应。

没几分钟,荔枝菌便端上桌来。

黄少天亲自揭开小砂锅的盖子,道:“隔水蒸着吃,只要油盐两味就够了。越好的东西,烹饪起来越简单。所以我常去吃法餐,食物自己本身的味道比一切酱料都宝贵。吃就吃个纯粹。”

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叶修先动筷子。

叶修也不和他客气,夹起一筷子略微放凉,就送入口中。果然清甜满口,鲜香夺人。除了菌类的鲜甜,还难得的有一味泥土清香,这是他从来没有尝过的。

黄少天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直到他咽下去,才笑着问:“如何?”

叶修擦擦嘴,说:“果然好味。”

黄少天自己夹起一筷子,说:“每年盼着五月,就是为了吃这么一口。饥饿营销是真的好使,广交会一完就坐立不安盼着这口鲜。”

叶修开玩笑:“黄总承包块山头就都有了,再雇点农户住山上,天天守着。”

黄少天说:“哪里就这么简单?入了五月到今天,我也是第一次吃上。要是承包丘陵就有口福,这片地还轮得到我么?”

两个人风卷残云,对着这一道珍馐大快朵颐。

等吃饱喝足,黄少天说:“要不是因为叶哥你今天晚上还有夜班,我这边地下酒窖里有几瓶不错的红酒,否则大可欢饮达旦。走,我带你去客房。”

叶修搓搓手:“你也太客气。”

黄少天走下楼梯,说:“以后有事我还是要麻烦你的,麻烦到你后悔认识我为止,可以了吧?今天客气点,以后好走路嘛。”

叶修笑他:“哪儿的话?”

黄少天别墅的客房漂亮温馨,非常符合这栋别墅的装修风格。结果叶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小时都没睡着,只能出门去找黄少天。

别墅里静悄悄的。叶修循着微弱的机械声音敲门,结果换了衣服刚从跑步机上下来的黄少天一边擦汗一边拉开了门。

叶修说:“哟,练着呐?有咖啡吗?我实在是睡不着,给我杯美式行不?”

黄少天额头上亮晶晶的都是汗水,他用毛巾擦了擦,说:“练是肯定的,每天不跑一阵子浑身难受。睡不着啊?你怎么还认床呢。到厨房等我一下,我冲个澡马上来。”

叶修口干舌燥,一个人溜溜达达下了一楼,从橱柜里找到一个干净杯子,见隔断料理台上摆着健康水罐,便给自己盛了杯水。罐子里泡着色泽鲜艳漂亮的柠檬片、青柠瓣、黄瓜条和薄荷叶,味道清爽口感丰富。一边瞄着窗外的竹林和人造溪流,叶修一边暗暗点了点头:住在这郊区里闹中取静,果然是神仙般的日子。

没多久,黄少天换了新衬衣和西裤走进厨房。他的发梢还在滴水,见叶修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问道:“想喝美式啊?正好我这边有一袋哥伦比亚的咖啡豆,是上周我一个朋友给我带回来的。你等我把手冲壶洗一下。”

叶修也不和黄少天客气,自己称好了豆子倒进研磨机里。黄少天在一边热水冲滤纸,不多时,咖啡的香味便萃出来了。

叶修捏着马克杯,问:“要不要来一点?”

黄少天笑着摇头:“不喝了,我咖啡不耐受,从前在学校写论文熬夜把咖啡当水喝。回国反而喝一点就一晚上睡不着了。你要喜欢,这包豆子你都拿走,放我这里也是浪费。”

豆子是好豆子,咖啡也是好咖啡。叶修不和他客气,大大方方道了声谢,装进了公文包里。

黄少天从冰箱里取出一盒子斑节虾,说:“你现在肯定也不饿,我就随便做点吃的,你晚上回到家再吃一顿。”

叶修说:“回到市里就凌晨三点多了,怕是没几家店开着。哎你怎么还自己做上饭了?”

黄少天系好围裙打鸡蛋:“还说我呢?在国外留学过的谁不会做饭?出差看合同开会实地考察又不能带着厨师,我会做几个菜怎么了?要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叶修笑:“行行行,算我今天有口福。少天十项全能。”

黄少天把活虾从冰水里捞出来剥好改刀,又把紫菜泡发,说:“不敢当,下次我去杭州,你请我喝茶吧。”

叶修说:“小意思,趁我现在心情好,赶紧敲诈,还有什么想吃的喝的玩的?”

黄少天把虾仁和攥干水分的紫菜放进蛋液里搅拌均匀,说:“这我可得好好想想,以后连本带利敲诈回来。”

叶修觉得黄少天这种身份地位,不像是平时会有求于他的人,顶多是找一个两人见面的借口,于是就坡下驴,说:“慢慢想,我联系方式二十四小时给你开着,只要我不在飞机上,欢迎随时骚扰。”

黄少天把一半蛋液倒进平底锅,略略翻炒,手上动作不停,说:“听叶哥这么说,实在是太荣幸了。可不许耍赖啊。”说完眯眼一笑,很是活泼好看。

TBC

吃不到荔枝菌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重温原著,听广播剧,看歌词↓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

否则我不会每次无法停止

想你想成了心事

等你等成了坚持

眼中渴望来不及掩饰又如此诚实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

否则我不会常常若有所失

白天眨眼瞬间里

夜晚呼吸气息里

都写满了我是多么爱你想你的讯息

↑这也太叶黄了吧。在老叶退役到【从半年前就盯上少天来H市打比赛】找少天打副本这段日子里,只有少天是一直在寻找他、帮助他、鼓励他。在一声声的围追堵截、冷嘲热讽和落井下石里,只有少天说等你回来。

今天也在为我cp的神仙爱情流泪。

P.S标题是the Sky Is the Limit.等想到更好的就换一个。

又P.S今天也是吃得很香的两人。

白偲澜

【韩叶(微叶黄)】我等你(小甜饼/原著剧情有改动/约稿作品)

霸图。

“韩队看新闻了吗?叶秋他……宣布退役了。”

新来的替补队员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韩文清的脸色,低声道。

“真的?”原本背对着他的韩文清猛地站起来,高大的身形散发出极强的压迫感。

那替补队员几乎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是,是的。现在电视上还在放呢。”

韩文清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仿佛都染上了几分遗憾:“……今日,嘉世战队队长叶秋宣布退役。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位叶秋大神的职业生涯……”

后面的话韩文清几乎没听进去。

叶秋那小子……居然退役了?!

不是说过要一争高下吗?

大漠孤烟和一叶知秋的恩怨还没有了结,他怎么可以突然退出?

韩文清走向门口,仍不忘回头嘱咐说:“...

霸图。

“韩队看新闻了吗?叶秋他……宣布退役了。”

新来的替补队员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韩文清的脸色,低声道。

“真的?”原本背对着他的韩文清猛地站起来,高大的身形散发出极强的压迫感。

那替补队员几乎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是,是的。现在电视上还在放呢。”

韩文清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仿佛都染上了几分遗憾:“……今日,嘉世战队队长叶秋宣布退役。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位叶秋大神的职业生涯……”

后面的话韩文清几乎没听进去。

叶秋那小子……居然退役了?!

不是说过要一争高下吗?

大漠孤烟和一叶知秋的恩怨还没有了结,他怎么可以突然退出?

韩文清走向门口,仍不忘回头嘱咐说:“告诉张新杰,我今晚出去一下,可能不能及时回来,新队员的训练由他负责。”

那新来的替补队员愣愣地点点头:“韩队慢走。”

看着韩文清的背影,他一拍脑门:“早知道韩队这么大反应……当初就应该让韩队自己看新闻的。真不应该多这句嘴。”

他恰好撞上了出门的张新杰:“副队,韩队说他今晚出去一下,可能不能及时回来。”

张新杰点点头。


蓝雨。

喻文州微微皱起了眉:“叶秋退役了?”

他正习惯性地等待着黄少天的接话,却发现他早已不见了身影。

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早该想到的,少天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叶修问个清楚。

黄少天第一时间给叶修打了电话:“喂喂喂叶秋你在哪儿呢?我看到你退役了?你怎么就退役了呢?嘉世不就是输了一次吗你至于吗?赶紧回来啊!你不回来我找谁PK啊你也不想想……”

叶修与其说是难得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不如说是在黄少天喘气的间隙里插了一句话:“我会回来的。”

黄少天刚缓过神来,一时间愣住了:“你还要回来?喂喂喂那可要等一年之后了啊!一年之后你都多大了啊?那时候你还有手速可言吗?到时候你就等着被我吊打吧哈哈哈……”

说着说着他突然觉得不对劲:“你不会回嘉世了对吧?那么你要怎么回来?唉我跟你说微草还是不错的,哎呀就算知道你不回来我还是要和你说一下嘛。”

这话说完,一向以垃圾话闻名的黄少天突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道:“不管怎么样,我等你回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吧。”

“好。”叶修说着,挂断了电话。


兴欣网络会所里。

被众人议论着的叶修倒也不怎么好过。

看着身边大多数人都被一叶知秋的退役打击而消沉,他掏出烟盒走到外面,点上一支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他也真是大方呢……斗神的账号就这么拱手让出。

袖子里的手握成拳。

我会回来的。

以王者的姿势。

突然他的肩膀被谁重重地锤了一拳。

他没有回头:“老韩,来了啊。”

韩文清的声音又冷又硬:“既然你已经离开了,就不要这么叫我。”

“为什么退役?”

叶修转过头:“我……没有商业价值,不被需要了。”

“所以你就退役了?这么不堪一击?”韩文清的愤怒满得几乎要溢出,“这不是我认识的,一叶知秋。”

“我会回来的。”叶修抬起头,看着这个比他高大一些的男人。


韩文清的怒气在微凉的晚风中渐渐消散:“叶秋,别告诉我你会放弃荣耀。”

这个一向强硬的男人当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里包含着对失去的恐惧。

他暗暗期待着叶秋的答案。

他将这一切归咎于他不想失去这个难得的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不是敌人。

在赛场上或许是,但他们在生活中只是对手,并且不相上下。

他一点都不想失去叶秋这个对手,不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当然是这样。

叶修扯动嘴角,勾勒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不会。我只是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老……韩文清,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韩文清看着这个消瘦得几乎有些虚弱的男人转身,决绝地离开,不带一丝留恋,几乎就开始后悔自己方才的强硬。

不难想象,叶秋是被逼退役。那么他心里自然也不好过,而自己方才还不断在他伤口上撒盐……确实有些过分了。

这么想着,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大声道:“叶秋,我说那样的话,只是不想失去你。”

语毕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可他也想要知道叶秋会怎么回应。


那个身影停顿了一下,方才转头,脸上的笑容真实了三分:“老韩,实不相瞒,我也不想失去你啊。”

“我不会放弃荣耀的。荣耀这个游戏,再玩十年都不会腻呢。”

你也是。

叶修暗暗补了一句。

韩文清闻言,颇是欣喜地大步上前,紧紧抱住了叶秋。


“对了,我叫叶修。”

叶修抬头,对上韩文清平日里严厉的眸子,此时此刻,那双眼里竟是少见的柔情。

“好,叶修,我等你。”

韩文清低声道。

那句话几乎用尽了他前半生积攒的温柔。

此后经年,愿与君共度。


END

文by白偲澜

本文为约稿作品,禁二改,禁商用,转载请注明作者。


叶叶喝奶昔

【叶黄】我发誓我真的不是O 一

食物链顶端alpha叶×第二性别成迷黄

非典型ABO 有私设


(01)

“叶秋是不是恋爱了?”

吴雪峰坐在会议室中,手上拿着手机在不停按着,苏沐橙则是坐在他的身边手上拿着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无所事事地望着窗外,听到吴雪峰的话,苏沐橙笑语盈盈,“我也这么觉得。”

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叶修无奈地说:“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

“才没有,”苏沐橙含着糖,手指指尖点着桌面,“我上次看到你在看是什么alpha了解omega所不知道的100条知识什么的。”

“我看不是恋爱,而是正在青春期晚期吧,简称思//春。”吴雪峰说。

“不要瞎说。”

说完,会议室原本一片黑的电视机突然...

食物链顶端alpha叶×第二性别成迷黄

非典型ABO 有私设



(01)

“叶秋是不是恋爱了?”

吴雪峰坐在会议室中,手上拿着手机在不停按着,苏沐橙则是坐在他的身边手上拿着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无所事事地望着窗外,听到吴雪峰的话,苏沐橙笑语盈盈,“我也这么觉得。”

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叶修无奈地说:“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

“才没有,”苏沐橙含着糖,手指指尖点着桌面,“我上次看到你在看是什么alpha了解omega所不知道的100条知识什么的。”

“我看不是恋爱,而是正在青春期晚期吧,简称思//春。”吴雪峰说。

“不要瞎说。”

说完,会议室原本一片黑的电视机突然跳到了一个发布会现场,电视机画面一直停留在空着的椅子上,声音有一点嘈杂,像是有很多人在镜头后面小声讨论。

“这是?”

吴雪峰笑,“这是蓝雨战队的交接发布会,方世镜的退役发布会和蓝雨新队长的出道发布会。一般来说电竞选手退役都会选择在比赛结束后,出道则是在赛季开始前几天,而蓝雨这次则是将他们一起开了发布会,方世镜应该是想利用自己来给新秀造势。”

叶修突然想到了前任队长魏琛,他低眉一笑,“蓝雨的都是好队长。”

“不止是如此,蓝雨这次出道的新秀中有三个都会成为主力队员。”吴雪峰神秘叨叨,“听说其中还有一位是魏队以前握在手里的王牌。不过我们这没有看到过少年长什么样子,也有传言说,这位王牌是一位omega。”

吴雪峰也是听来的消息,只不过传的有声有色的,有一个alpha职业选手曾经闻到过了他的气味差点就发/情了。

omega?

叶修突然想起了那晚上,那个少年身上传来,引诱人不断沉溺的信息素气味,酸酸甜甜的橙子气味,本来应是清爽的气味却变地如同春药一般。

苏沐橙将饮料的杯子推到叶修面前,“喝点饮料吧。”

叶修握着纸杯,咬住吸管,吸了一口,在品尝到饮料的甜味后,神色一变,饮料呛到了喉咙口直咳嗽。

“有那么酸吗?”苏沐橙见到叶修一脸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开口了。

“这是什么饮料?”

苏沐橙说:“柳橙可尔必思啊,很好喝的,也不酸啊。”

柳橙——可尔必思。

叶修盯着被子中的浅色饮料,气味一模一样。

吴雪峰见到他一动都不动,就是盯着饮料看,还以为他想到了什么,“这个饮料有那么神奇吗?你是想到了你的初恋还是怎么的?”

叶修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雪峰……你看过男omega的身体吗?”

“……”吴雪峰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很好奇为什么叶修会这么好奇这件事情,难道是真的恋爱了?“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教科书上说,omega会有一条生殖腔是吗?”

“按照书上说是这样,男性只有omega才会有,你到底怎么了?难道你看了一个omega的胴体?”

“……你想多了。”

叶修低下头,内心却充满疑惑。

“那omega会没有这个吗?”

“你问我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会有个例的。”

他那天遇到的omega少年,没有,跟普通男性一样。


发布会开始,声音更响了一些,出现在镜头的是方世镜,而坐在他身边的应该就是这一次蓝雨出道的新秀们。

“喻文州,我们蓝雨战队新任队长,账号卡术士-索克萨尔。”方世镜道。

下一个镜头一转,叶修几乎没有相信自己的眼睛,出现在电视的少年抿着嘴,看着镜头,没有说话。

接着他听到方世镜的介绍,“黄少天,我们蓝雨战队的副队长和王牌,剑客-夜雨声烦。”


柳橙味的可尔必思气味散到空气中,动人、清甜。



(02)

荣耀论坛>李涛专区>蓝雨这是玩脱了吧,三个新人直接当主力……


【楼主】:嘉嘉的嘉嘉


------------------------------------------------

楼主看了蓝雨的发布会,我也是迷醉了,三个毫无战绩的新人出道直接当了王牌,那个喻文州是谁啊?直接当队长了看起来就不是一副会打游戏的样子,还有那个黄少天什么鬼?王牌?方世镜还说是魏琛指定的王牌,excuse me?蓝雨的当家账号卡不是索克萨尔吗什么时候变成剑客了?这样的话王牌不应该是队长了,又变成副队长?所以蓝雨是想要双c吗?还有另外一个人眼睛都要闭上了吧搞什么鬼啊?

------------------------------------------------

1楼:

沙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楼:

我也看了,无力吐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楼:

蓝雨除了第一赛季还行,后面越混越垃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楼:

蓝雨粉表示拒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楼:

现在电竞选手都是靠脸的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楼:

颜值的确不错,但是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楼:

人家还没有出场吧,就这么唱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楼:

连出场都没有出场过还好意思用索克萨尔?魏琛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楼:

本来就是魏琛给的好不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楼:

这个黄少天到底哪里来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1楼:

卧槽,夜雨声烦?感觉哪里听到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楼:

神之领域挺有名的账号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3楼:

网游玩得好就代表电竞玩得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4楼:

不是所有人都是一叶之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5楼:

不要和大神比好不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6楼:

一叶之秋无敌,不要登高碰瓷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7楼:

蓝雨看起来不行了,本来就已经打得很烂了,下次估计季后赛都进不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楼:

蓝雨粉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楼:

一般来说继承者都是要先出道用相同职业的角色适应比赛成长后才能继承的吧?蓝雨怎么回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楼:

方世镜年纪比魏琛还大,而且他原本是自由人,撑不下去了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1楼:

蓝雨是弹尽粮绝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2楼:

好惨一个战队,干脆散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3楼:

蓝雨粉表示还是期待的,相信方队的眼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4楼:

这是大换血了?剑客,弹药以前不是蓝雨的常规配置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5楼:

瞧着那个叫什么的黄毛小鬼就很不爽,一脸自信的模样是怎么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6楼:

赶紧上场吧,希望他们第一轮遇到嘉世,叶爸爸教他们做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7楼:

第一轮遇到嘉世的话就有点惨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8楼:

一叶之秋万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9楼:

无论哪一个战队先遇到嘉世都得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0楼:

这样也太不平衡了,每年冠军都是嘉世有什么意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1楼:

我们嘉世就是这么牛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2楼:

但是吴雪峰退役了啊,这对最佳搭档真的是无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3楼:

嘉世其他也很厉害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4楼:

现在就霸图和百花能和嘉世争一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5楼:

手下败将罢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6楼:

霸图可能是挺大的,韩文清是真的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7楼:

然并卵,亚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8楼:


嘉世一家独大,每年也只能争一下亚军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9楼:

霸图的治疗退役了,说实话霸图战队配置不错,就是治疗太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0楼:

这个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没见过治疗死的比dps还快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1楼:

不是再说蓝雨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2楼: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3楼:

反正拭目以待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4楼:

看看这次蓝雨进季后赛的几率有多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5楼:

不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6楼:

一根辣条,不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7楼:

应该会的吧  很多元老都退役了,虚空,烟雨,皇风都进了很多新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8楼:

这个叫喻文州的看起来就很菜的样子,还是叶秋看起来牛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9楼:

哈哈你见过叶秋真人吗?什么叫看起来牛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0楼:

从一叶之秋的面相来看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1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2楼:

傻不傻,一叶之秋是系统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3楼:

虽然叶神不露面,但是牛逼是真的牛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4楼:

装逼过头小心翻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5楼:

可能是太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6楼:

叶秋不丑的,他可是顶级阿尔法啊,不是说级别高的颜值高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7楼:

叶秋竟然是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8楼:

叶秋不出面你们怎么知道他是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9楼:

有一次记者采访吴雪峰问他职业选手不是不能喝酒么吗?

吴雪峰就说:我闻不到我身上有什么味道,如果是烈酒的话应该是叶秋的信息素,这家伙这两天有一点信息素失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0楼:

原来如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1楼:

酒只能是A的信息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2楼:

越烈的酒味,等级越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3楼:

是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4楼:

有研究表明的,一般来说信息素味道是酒的A,D等级的A啤酒鸡尾酒较多,像长相思赤霞珠这种一般是b-c的alph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5楼:

好神奇,既然叶秋信息素是烈酒的话……茅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6楼:

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03)

第四赛季还没有开始,各大俱乐部已经卯足了劲要给自己俱乐部的新秀造势,因为荣耀联盟刚刚建立三年,很多选手在第一赛季出道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三年已经是极限,所以第三赛季结束后就出现了很多选手退役的情况,包括皇风的王牌吕良,蓝雨的方世镜,嘉世的吴雪峰等。蓝雨的争议是最大的,因为他们有三名新秀都将成为主力,黄少天手上的账号卡未曾出战过,所以在游戏里,网上议论很多。

“少天,包别忘记拿了。”喻文州提醒他。

“知道了,要你管。”

黄少天拎着包跟着队伍一起上了巴士。

这是联盟从去年开始的惯例,虽然电子竞技早就成为了体育项目之一,能接受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为了响应‘绿色网络’的号召,每个赛季开始前,联盟都会举办一个安全网络健康游戏的讲座,参与人员是全部的电竞选手。

他们这些新秀自然也是要参加。

“在比赛前就能看到叶秋了。”郑轩坐在他的身边对他说,“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你男神长什么样子?”

黄少天在手机上不停按着,“什么男神啊,被瞎说。”

“你不是一直念叨着叶秋,叶秋的吗?”郑轩笑嘻嘻地看着他。

“只是好奇而已,只是像是叶秋那样厉害的人,自然是憧憬的,但是还没有你说的到男神的地步,我也很想跟大漠孤烟PK啊,难道韩队也是我男神?”说完黄少天打了一个哈欠,刚刚到B市又上了大巴可累死他了。

蓝雨的队伍来到了体育局的多媒体会堂,里面已经坐着好几支队伍,嘉世在最前排,而他们蓝雨则是在偏后,黄少天仰着脖子也没看到哪一个是叶秋。

算了,迟早会碰到的。

事实证明,无论是不是在学校,只要是领导在上面说的话永远是无聊的,每一句话都是尿点。

“我去一趟厕所。”黄少天说着,往厕所走去。

场馆很大,黄少天差点就走错了路,等到他走进男厕,看见有一个人站在盥洗台前面洗手,穿着的是嘉世战队的短袖队服,是没有见过的人。

要么是新秀,要么是替补,要么是……

男人洗好手抬起头,黄少天看到他的脸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位嘉世战队的神秘队长叶秋。

男人看到他的脸,明显眼神里带着惊讶,但是黄少天却不记得见过这个人。

“你?”

“你认识我?”黄少天一脸惊讶,“?”

“你不记得了?”

黄少天完全没有搞懂对方在说什么,只是稍微,只是稍微有一点眼熟,“难道是因为我以前跟着魏老大一起看比赛所以你认识我?”

男人往前走一步,黄少天已经觉得很不对劲了,他闻过,而且不仅仅是闻过那样简单,这个霸道的味道侵入他的记忆,占据了他的心思。

黄少天是SS级别的beta,一般AO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但是能让他腿软站不稳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黄少天想要后退一步,却因为被信息素干扰地小腿发软,整个人一倒,几乎是要摔倒,所幸对面的人双手一揽,将他整个人圈住了。

但是,味道更浓了……

浓郁的朗姆酒味。


叶修的鼻间都是清甜的橙子味可尔必思,牵动了他掩埋在内心深处的渴望,他吞咽着口水,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正在他们僵持的时候,门外正好走来了人,同样是四期新秀的方明华和李亦辉,李亦辉见此立刻说:“难道他是omega,我们赶紧把他送到医务室去,alpha赶紧远离。”

说着方明华和李亦辉就强行隔离叶修,抬着黄少天走了。

黄少天,“喂,你们干什么。我是beta!!!我不是omega!”

当然叶修没有听到,偌大的男厕所只有隐约的信息素味。

虽然只是个意外,他是不是该负责?


tbc——

【已完结归档·临时】    【系列文·连载中·临时归档】

如果想看后续就来一个可爱的爱心和美丽的评论吧!




--

附件-黄少天资料表




这个大概就是老叶认为天天是O,但是天天真的不是O的故事

如果喜欢的多就继续写

写你妹的文斗地主去喽

窝窝头 !一块钱四个 !嘿嘿 !
没有人能逃得过 !

窝窝头 !一块钱四个 !嘿嘿 !
没有人能逃得过 !

桃夭奈奈子.

【叶黄】 吃醋 『下』 完结



     人物ooc


突然“咣当”一声,门开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扭过头去看,

   “杰希,你来了啊?”喻文州先是反应过来,“王大眼你来干什么啊?”黄少天直接略过王杰希身旁的黑着脸叶修,“我来找,喻,文州,”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搂着紧紧的,“喻文州,放开”叶修冷冷的吐了五个字,喻文州心里了然,俯身在黄少天的耳旁,“看!吃醋了”叶修和王杰希看见这一幕脸更黑了!“快带走你家的!”王杰希扭头看向叶修说,叶修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直接把黄少天从喻文州的怀里扯了出来,黑着脸说“回家!”

    ...



     人物ooc


突然“咣当”一声,门开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扭过头去看,

   “杰希,你来了啊?”喻文州先是反应过来,“王大眼你来干什么啊?”黄少天直接略过王杰希身旁的黑着脸叶修,“我来找,喻,文州,”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搂着紧紧的,“喻文州,放开”叶修冷冷的吐了五个字,喻文州心里了然,俯身在黄少天的耳旁,“看!吃醋了”叶修和王杰希看见这一幕脸更黑了!“快带走你家的!”王杰希扭头看向叶修说,叶修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直接把黄少天从喻文州的怀里扯了出来,黑着脸说“回家!”

     等到叶修带着黄少天走后,王杰希看向喻文州说“不解释一下?”喻文州对着王杰希笑了笑说“解释什么,叶修和少天生气了,我帮帮他们而已,杰希,你不会生气了吧?还是说你吃醋了?”王杰希咬牙切齿地说道,“是啊,我是吃醋了”说完,王杰希拉住了喻文州,俯身吻了上去,等到王杰希放开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满脸通红,笑着说道,“好啦,杰希,我不是帮了们们两个人吗”

  

    叶修直接公主抱把黄少天抱回了家,黄少天在途中一句话都没有说,叶修打开房门,把黄少天扔在了床上,叶修说“今天做错了吗?”黄少天心里一阵委屈,“明明是你先不搭理我的,好吗?”叶修狡辩到“那是我在打荣耀,我在打副本啊”黄少天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了下来,“可是你一直一直都在打呀”“好了,少天,哥错了,哥以后不这样子了行吗?”黄少天揉了揉眼睛,点了点头“嗯”,叶修又说“那我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黄少天迷茫的看向叶修“什么帐啊,不是刚才已经说完了吗?”“少天啊,哥今天可是吃醋了呢?你该怎么补偿我啊?”黄少天脸瞬间红透了,“你你想要什么补偿啊?”叶修从黄少天的头一直看到了胯下,“喂喂喂,老叶不带这么玩的啊,你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叶修笑了笑“当然是想干你啊!少天这么可爱,我可害怕别人把你抢走了呢”

       叶修俯下身重重的吻了一下黄少天的嘴唇“好啦,先吃饭,吃完饭再干正事”黄少天一下子站了起来,“叶不羞,这名字真适合你”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haha~还是不会写车!!


   文笔不好,见谅!!!愿喜!!!


秋离洛

【叶黄】恋爱必做的100件小事

★想来一个合集系列

★轻微ooc还是会有的

★叶黄,夹杂着些许其他cp,标题旁备注,小心踩雷

★恋爱必做的100件小事……好的,我都没做过,凭实力长期单身

★你们愿意陪叶黄做完这100件小事吗?


好了,比个小心心,放文♡


序章(叶黄/少双花)

叶修和黄少天,从认识到在一起也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荣耀相遇,相识,相知。占据生活大部分时间的也是荣耀,训练,比赛,活动。忙碌而充实,两人见面的时间不多,但是都在为了同一件热爱的事情而奋斗也挺好。网络是张无形的网,看不见,却能把两端相恋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但是就在最近,黄少天觉得少了些什么。比如说,恋人之间应该做的事情。天天打...

★想来一个合集系列

★轻微ooc还是会有的

★叶黄,夹杂着些许其他cp,标题旁备注,小心踩雷

★恋爱必做的100件小事……好的,我都没做过,凭实力长期单身

★你们愿意陪叶黄做完这100件小事吗?


好了,比个小心心,放文♡




序章(叶黄/少双花)

叶修和黄少天,从认识到在一起也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荣耀相遇,相识,相知。占据生活大部分时间的也是荣耀,训练,比赛,活动。忙碌而充实,两人见面的时间不多,但是都在为了同一件热爱的事情而奋斗也挺好。网络是张无形的网,看不见,却能把两端相恋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但是就在最近,黄少天觉得少了些什么。比如说,恋人之间应该做的事情。天天打荣耀固然很好,跟叶修一样,对于他们这些真正热爱的人再打10年都不会腻。可是偶尔也会想做一些其他情侣做的事情啊。

「张佳乐!在吗在吗在!!」

「不在不在不在!」

「不要闹!本剑圣是很认真的有事想问你!」

「噢……那你问吧。」

「你跟孙哲平谈恋爱都做什么啊?除了荣耀之外!」

「我和大孙?」

「是啊!除了荣耀和嗯嗯你们平时都干嘛啊?」

「嗯你妹!!你干嘛突然问这个啊?」

「问那么多!你这个人怎么话比我还多啊!」

「你也知道你话多……」在黄少天炸毛之前,张佳乐还是把话题拉回了正题上,他并不想找虐听黄少天的垃圾话,「我们也没有干嘛啊……就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逛街,无聊的时候压压马路,还有一起出去旅行过,还去过游乐园……嗯……都是一般处对象会做的事啊,没有什么特别的。」

「…………」

「到底干嘛啊你???」

「你们谈个恋爱做这么多事的吗……」

「多吗?说的好像你跟叶神没做过一样」

「…………」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还不该都没有做过吧???」

「我们异地啊!!!很奇怪吗!!!」

「我们不异地吗???」

「闭嘴!你可以退下了!」

关掉对话框,黄少天陷入了沉思,叶修来找他基本上都是同一个流程,吃饭,打荣耀,睡觉,单纯的睡觉还是其他形式的睡觉再议。越想越觉得他们不像是在谈恋爱的人!于是黄少天有了一个计划。刚打开叶修的对话框准备进行轰炸,张佳乐又给他发了个抖动窗口。

「原来你跟叶神谈恋爱除了荣耀就是嗯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滚滚滚滚滚滚!!!!!!!!!!」

————————————————————

「老叶!!出来出来出来!」

「忙,下副本呢!」

「下什么副本!!我有很严肃的事情要跟你说!!」

「真没空啊!这个本的记录兴欣要破的。」

「老叶你想清楚了!我生气很难哄的!」

「那不如你过来,边打边说。」

开着流木站在副本里的黄少天内心有些复杂,为什么又被他忽悠过来帮他刷记录?QQ没有语音吗??微信没有语音吗???

「老叶!我跟你说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噢?什么事情让少天大大生气了?」

「是你!就是你!」

「我?我啥也没做啊?」叶修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几个小时前聊天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我今天有了个觉悟!我们觉得我们这个恋爱谈的不够深入!」

「呵呵,你还想要多深入?」叶修笑到。

「操!!!老叶你不要脸!!!」黄少天赶紧往苏沐橙三人那边看了看。这个距离应该听不到!剑圣也有失算的时候。

那边三人私聊得火热。

包子入侵:老大他们在聊什么啊?不是来刷副本记录的吗?什么深入?

风梳烟沐:包子,有些事情听不懂是好的。

寒烟柔:嗯……

「好了少天儿,帮哥刷完这个副本,我们下线好好深入地聊一聊。」

「你给我等着!!」

记录自然是破了,两人也迅速下线了。包子不再纠结深入问题跑竞技场去了,寒烟柔想了想准备去看看攻略,而苏沐橙则是表示没有听到后续有点可惜。

【哄好剑圣无敌攻略】这是叶修打开QQ窗口收到的第一个文件。随后又收到了一张截图,是黄少天和张佳乐的聊天记录,掐头掐尾,就截了孙哲平和张佳乐具体是如何谈恋爱那一段。

随即又跳出了一段话,「老叶!攻略已经给你了!本剑圣睡觉去了!请仔细研究该攻略!不然哄不好!」然后,黄少天下线了。

叶修点开文件,恋爱要做的100件小事。序号1-100列得明明白白。叶修难得头上三条黑线,转念一想,虽然看起来有些幼稚,但自己陪他的时间确实是少了点。

叶修关掉文件沉思了一阵,得出了两个结论。

一是,该对两人的见面时间有个规划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找个时间去一趟G市谈谈深入的问题。

二是,张佳乐,该送你个大礼。

随即打开一个文档敲了起来。一个小时后,孙哲平收到了叶修传过来的一个文档【当你的恋人出现以下几个行为说明他想跟你分手了】,五分钟之后,孙哲平订好了机票。神仙打架,波及一片啊……


北游刃
淡圈回血出本脑洞太太的叶黄本,...

淡圈回血出本
脑洞太太的叶黄本,绝对正版,拒绝盗印
带徽章特典
原价出,30RMB,不包邮
指路:
我在闲鱼发布了【淡圈出全职周边】 复制这条消息后,打开闲鱼¥OGUgY9hDWsO¥后打开👉闲鱼👈

淡圈回血出本
脑洞太太的叶黄本,绝对正版,拒绝盗印
带徽章特典
原价出,30RMB,不包邮
指路:
我在闲鱼发布了【淡圈出全职周边】 复制这条消息后,打开闲鱼¥OGUgY9hDWsO¥后打开👉闲鱼👈

桃夭奈奈子.

【叶黄/王喻】 吃醋 『上』

          人物ooc

          第一次写叶黄文

        私设两人已经同居

黄少天看着叶修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电脑,手指还不断的敲打键盘。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PK!PK!PK!PK!PK!...

          人物ooc

          第一次写叶黄文

        私设两人已经同居

    

      黄少天看着叶修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电脑,手指还不断的敲打键盘。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PK!PK!PK!PK!PK!PK!PK!PK!PK!PK!PK老叶!!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快点快点快点PK!PK!PK!PK!PK!PK!PK!PK!老叶!PK啊!”黄少天在叶修一旁闹着说要荣耀PK,

   “乖啊,烦烦,别打扰哥刷副本,”叶修空出一只手揉了揉黄少天乱蓬蓬的头发,又接着刷副本去了,

     “老叶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最爱的是荣耀女神!!!”

     “烦烦,哥要刷副本任务,别闹”叶修一边软下声音哄着黄少天,一边手不停的敲打着键盘。

        什么嘛,还是不陪我玩

      “哦……,老叶我出去一趟……”说完黄少天穿上了鞋,走了出去,叶修没有动作,只看着黄少天打开了门走了出去,然后又接着打荣耀去了

       “嘶~外面怎么这么冷,早知道就拿一件衣服出来了,要不,回蓝雨吧,嗯,可以”本来就是冬天黄少天又穿的是毛衣,站在大街上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回蓝雨,找喻文州。,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一推开门就看到喻文州他们还是在练习,

           喻文州抬起头看向门口,那个只穿着毛衣的冻的嘴唇都发紫的人,“少天?你怎么这样子就过来了?你不冷啊。叶修呢,他怎么能让你这样子出来呢?”喻文州赶紧拿出了黄少天以前的厚衣服让他穿了上去,当喻文州再看向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眼里噙满了泪水,“队长!”黄少天猛然的抱住了喻文州的腰,“队长,队长,”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坐在了沙发上,问他怎么了,“队长,你说老叶……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呀…”黄少天一边哽咽一边说,“怎么能这么说呢,叶修他很喜欢你啊,”在喻文州怀里的黄少天撇了撇嘴,“可是可是…他只顾着打游戏,根本就不搭理我,我说什么他都没理我,只顾着刷副本刷副本刷副本!”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背,“不会的,叶修一定是很喜欢少天的,要不,我们试试?”喻文州开启了他的心脏模式,haha~“啊?怎么试?”“其实很简单的,就是你在这里待到晚上,叶修一定回来找你的,到那时候你躺在我怀里装睡,然后看看叶修生不生气就行了”黄少天愣了愣,“行叭,那我先去玩了,队长”黄少天起身走向他的位子,打开电脑,看起了电视剧,

       “队长!我饿了!”

       “厨房有泡面”喻文州头也不抬的回答黄少天

        “队长,我渴了”

        “订奶茶”

        “队长!我有点冷”

        “空调遥控器在桌子上”

        “队长我想老叶了!”

         “…………,少天咱消停一会行不”

         “行叭”


     喻文州没有黄少天的打扰,游戏结束的很快,到了傍晚,喻文州走到黄少天的身旁,看着黄少天正在看的电视剧,“哎,少天你也看这个电视剧啊?是不是很好看”黄少天抬了抬头“队长你也在看吗?很好看的,我们一起去沙发上看这个电视剧吧,”黄少天看向喻文州眼睛里面亮晶晶的,“好,走吧,”喻文州坐在了沙发上,却看见黄少天偷偷摸摸的抱了一些东西回来,“少天?你抱的什么啊?”黄少天嘿嘿一笑“当然是零食啦,看电视剧怎么少的了零食呢,”说完黄少天就把零食放在了桌子上,钻进了喻文州的怀里,“啊哈哈哈,好暖和,”喻文州又抱的紧了紧,“嗯,我也要吃”,“哈哈哈哈,队长,我喂你啊”黄少天打开了一袋薯片伸手去喂喻文州,



     哈哈哈哈哈,怎么感觉写成了喻黄


    第一次写啊啊啊,勿喷,愿喜!愿喜!愿喜!


迷你害我

【叶黄】予你荣耀(娱乐圈AU)(39-40)

39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历史再一次犯错。

这一次,不是他又不穿袜子,而是他又看到了“叶秋”。


“这是你的新经纪人,叶秋。”蓝雨的经理那么向黄少天介绍被带进会议室的男人。

当着外人的面不方便说什么的黄少天愣愣看着对方没话找话:“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蓝雨的经理没听出什么问题来,笑着解释:“你经纪人和你关系真好,特地和你一起跳了过来。之前你们合作那么好,希望接下去也能合作愉快,擦出火花。”

黄少天还真说不准接下去他们的合作能产生怎样的“火花”,他继续看着对方,实在说不出话来。

一旁,经理不知道是怎么看出自己妨碍了人小两口说话,很快,他离开会议室把空间留给了...

39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历史再一次犯错。

这一次,不是他又不穿袜子,而是他又看到了“叶秋”。


“这是你的新经纪人,叶秋。”蓝雨的经理那么向黄少天介绍被带进会议室的男人。

当着外人的面不方便说什么的黄少天愣愣看着对方没话找话:“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蓝雨的经理没听出什么问题来,笑着解释:“你经纪人和你关系真好,特地和你一起跳了过来。之前你们合作那么好,希望接下去也能合作愉快,擦出火花。”

黄少天还真说不准接下去他们的合作能产生怎样的“火花”,他继续看着对方,实在说不出话来。

一旁,经理不知道是怎么看出自己妨碍了人小两口说话,很快,他离开会议室把空间留给了剩下的两人。


当会议室的门再次被关上,黄少天终于忍无可忍:“老叶你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对此,对方答得理所当然:“哥追过来了呗。”

一直有些害怕揭穿真相的黄少天因为心中的疑惑与担心下意识脱口问出:“你怎么和蓝雨签合同的?你哪儿来的叶秋的身份证?”

他的疑问立即得到解答——

“问我弟借的。”

黄少天张着嘴想好半天。

“……你弟叫叶秋?”这个问题无关紧要,但他想不出更好的问题。

眼前的男人不假思索冲他点头:“对。”

“……那你叫什么?”

终于,对方微微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情绪,接着,直直凝视向他的眼睛。“我是叶修。”

总觉得自己会因为真相特别生气的人,面对这再明确不过的答案,居然相当平静。

他想了好一会儿,“你追过来干嘛?”他问。

叶修回答:“追你。”

“……公司你不管了?”

“平时我也不管,上班我都在玩游戏。”

黄少天心想,这个人真不会说话,这时候你要是说“上班虽然重要,但你更重要”,这不,我就给你加分了?正暗自吐槽,只听叶修接着说下去,“玩游戏虽然重要,但你更重要。”

……好吧,给你加20分。

“我想你已经知道一切了。沐橙一直想向你道歉,但其实,当年执意雪藏你的人是我。”叶修突如其来说。

早打算这件事一揭穿自己就好好骂对方发泄一通黄少天愣是召集不到足够的怒气。这都是叶修的错,也没个循序渐进的剧情,一下子就甩出真相,猝不及防得让人什么都来不及酝酿。

本来他都计划好了,一定要让叶修知道他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虽然哄得好,但很难哄的那种。

……可没想到的是,忽然他发现原来自己的脾气特好。

自从他意识到叶修冒充弟弟的身份特地跑来蓝雨给他当经纪人,他的脾气就好得不得了。这会儿他只想给喻文州发消息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追我都追到蓝雨来了!他那么帅那么厉害,偏偏那么喜欢我,你说气人不气人?”

万幸,他的演技还不错,总算没傻笑出来,这时候他只是淡淡表示:“你有权雪藏自己旗下的任何艺人,这只是个老板的决定,并不是什么错。”

叶修故意叹了一口气,说:“哥要是没做错,你这么生哥的气,是不是就是你的不对了?”

闻言,黄少天震惊地瞪向满口歪理的人。

——我说说反话你就当真了?

“我说你没错你就没错了?老叶你脸呢你脸呢?!”

“少天儿,你瞧你说的,哥什么时候要过脸?”

……你这胡说八道的诨话……你说服我了……

“沐橙是橙心吗?她是你什么人?”黄少天问出在自己心中刺挠了很久的问题。

叶修很快流利回答:“她是我好友的妹妹,对我来说,就像亲妹妹一样。”


终于,不刺挠了。


自从知道真相后,黄少天一直相当介意当年叶修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行为,怀疑叶修以前很喜欢橙心,不过,经叶修这么解释,他想起了那个叫橙心的女粉丝曾经透漏过的,管她管得像亲哥哥的那个兄长,那个人应该就是叶修,换句话说,叶修冲冠一怒为的是妹妹。这么想想,为了妹妹搞出乌龙的叶修还蛮可爱。

联想之前对方发红包的“妹妹”,黄少天斜睨过去:“现在是亲妹妹了?之前不还说是祖国同胞?”

叶修轻笑了一声解释道:“祖国同胞的胞妹,那就是亲的。”

“我们也是祖国同胞,我也是你亲的吗?”

“亲的,”叶修肯定回答,“但不是亲妹妹,是亲爱的。”

从来没想过叶修居然会撩的黄少天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他在很久之后才红了脸。“你肉不肉麻啊!谁是你亲爱的!”

“你不是我的亲爱的,难道你是我的优乐美?”

“……梗太老了,重来!”

“你不是我的亲爱的,难道你是我的小苹果?”

“……老叶你哪儿来那么多那么老梗?”

叶修没有回答这句吐槽,他慢慢走近,轻拉起黄少天的右手,凝视向后者的眼睛:“少天儿,哥已经拿出压箱底的笑话来哄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

黄少天忍住说“好好好”的冲动,故意摆了摆架子:“我之所以勉强原谅你只是因为你笑话太冷,冻着我了。”

叶修见机极快,他话音未落,叶修已经一把将他拥入自己的怀中。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刚松了松口你就耍流氓?黄少天不满地质疑。

叶修低头在他耳畔用呢喃般的声音问:“现在还冷吗?”

……你耍流氓还耍出道理来了?

黄少天一边腹诽一边满足地点了点头回答:“还有点冷,抱紧点。”


40

不出叶修所料的是,好莱坞的那部电影没多久果然来了消息。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原本以为制作周期很长的好莱坞电影,居然下个月就打算开拍。

如此一来,这部电影的档期和黄少天想拍的空手道电影撞了。

叶修第一时间给那部空手道电影的制作郑轩打去电话。对叶大佬来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可惜,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钱解决的。

这部空手道选手的电影剧本是郑轩的爷爷,郑轩希望自己爷爷能够看到这部电影上映。为此,他没有多少时间。这部电影等不了黄少天。

天再凉,叶大佬也不能让对别人来说很重要的电影延期拍,明白电影调整不了时间后,他很快挂断了电话。

之后,叶修开车来到一家空手道训练馆。

因为决定出演空手道运动员,最近黄少天很积极地练起了这项运动。教练是叶修亲自找的,也是他的朋友,事先他告诫了自己的朋友,“他话很多的,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并周详地补充警告,“小心点,不要把我家小朋友摔坏了。”总之,思维缜密的经纪人仅仅是为找一个空手道教练就事无巨细地操持了很多。

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我特么怎么就没想到空手道对练的时候会有那么多抱在一起的动作?

抵达训练馆的叶修在看到地上肢体交缠的两个人时,心情复杂。等两人站起身,他硬是挤进去:“我也曾学过空手道,怎么样,少天儿,要不要哥陪你练练?”

这边黄少天还没发表任何意见,教练已立即积极响应,只差没拍手称快:“好啊好啊,你们练练,其实早就该中场休息了,正好我有些累,我先去歇会儿,场地你们尽管用。”

照理来说,当教练的人一定比当演员的人要有更多体力,注意到这个疑点的叶修默默观察着教练那如同兔子逃窜的背影,等人走开后,他笑着回头对黄少天说:“你教练一定是耳朵快要累死了。”

遇到非议时通常能有更多嚷嚷的人这回竟不动声色地无视,“老叶,人不可貌相啊,想不到你居然还会空手道?我们切磋一下。”径直专注在空手道的对练之上。

叶修说自己练过空手道,那只是出于对教练抱着自家小朋友的不满,实际只在小学练过两天空手道的人怎么能算会空手道?

不过,话是自己说出去的,跪着也只能陪练下去。这时候,连基础动作都忘差不多的人硬着头皮走上场。


半分钟后,他被摔倒在地上。

对此,黄少天特别惊喜,“老叶,没想到你身手那么菜?”边说,他边露出反派“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奸诈笑容,“好了,现在让我们回想一下,刚才你吐槽教练嫌我话多是不是?你猜我记不记仇,你猜呀你猜呀,你猜我接下来还会摔你几下?”

求生欲让叶修那张嘴都机灵了起来:“教练嫌你话多但哥不嫌弃,哥可以听一辈子。”

遭到语言攻击的黄少天愣住,他红着脸眨巴了好一会儿眼睛才回过神,坚定立场地说:“花言巧语是没有用的。我从早上起就已经想好要报仇雪恨了——免得又冒出雷锋,我先确认一下,今天那个#黄少天到和尚庙当尼姑谁不喜闻乐见#的热搜是你买的吧?”

叶修解释:“这不是怕你刚红就跳槽到蓝雨,万一被网友黑忘恩负义嘛。”

“你不是已经让兴欣的官博转发了蓝雨签下我的官宣,并发了祝福?”

“这么做是不够的,这种官方的发言没有人当真。”

“……你就希望别人把我当尼姑的事当真?!”

“少天儿,你太盲目自信了。你要去当尼姑,人师太还不答应呢。”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看他,叶修意识到,自己大概真的死定了。

“老叶老叶你给我赶紧起来!别和地板依依不舍,一会儿地板可有你好躺的!”

永远不会放弃希望的男人使出绝招:“稍微等一下,老胳膊老腿了,刚才那下让哥缓一缓,等不那么疼了我们再接着练。”

他装模作样揉了揉腰,又磨蹭了两分钟才从地上站起身。

接下来,不出他所料,他家小朋友看似恶狠狠地放了很多垃圾话,但始终没再摔他一下。

明明那么聪明一小孩,但每次该犯傻的时候,他都傻得毫不含糊,分量十足,又特别及时。

……那么可贵……的小傻子。

忽然上头的叶修不知怎么想的,他忽然一把抱住了对方。

黄少天并非挣不脱,但他却没有挣脱开。

“老叶……”

“嗯?”

“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你知道吗?你喜欢我。”

“当然知道,哥都知道大半年了。”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嗯,知道。”

“现在这样,我们算是在谈恋爱吗?”

“不知道。”

“——老叶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我们这样不是谈恋爱那是在干什么?!”

“哥这不是正在追你吗?难不成,已经追到了?”

“……谁让你非跑得那么快不可。”黄少天故作抱怨地说。

“既然追到了,那哥要赶紧盖个章敲定一下。”

叶修忍着笑把怀里原本背对自己的人转过身来。

其实他们已经亲过好几下了,更亲密的事也做过。当时叶修明白两人心照不宣,也就从来没多说过一句,他以为很多事不需要说出口,可是,原来语言是那么有力量的武器,所有他们明明相互知道的事情,在被真正说出口的时候,却又似乎赋予了不一样的新意义。

仿佛变成一个神圣的仪式,这个亲吻,让这一刻变成回忆里最甜蜜的画面。

一时之间神思缱绻的叶修没有动作,直到怀里的人等不及催促。“你再不亲我我就亲你了。”

叶修轻笑着低头,没有再让怀里的人干着急。


不知多久过去。

黄少天终于想起一件事来:“教练不回来了?今天的课程还没完呢。”

叶修了然说明情况:“刚才我们亲一块儿的时候教练回来过,然后他捂着眼睛重新关上了门。”

闻言,黄少天想不通的琢磨:“我们刚才亲的缺乏美感吗?为什么他要捂眼睛?”

叶修提议道:“也许的确姿势不够美,我们再练练?”


白偲澜

【百粉福利相关】我对于刀糖的一些看法。

这次的百粉福利写了顾长、叶黄、快新、德哈、瓶邪(已全部完成,会陆续发布)。

都是刀糖,慎入。

说明一下,这次的糖在于两人皆深爱对方,刀在于两人出于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这是我这次的百粉福利竭力想表达的东西。

这是现实生活中很常见的事情吧……相爱的两人被迫分离。

小甜饼写多了也想写一点偏虐的东西,希望大家见谅。

毕竟人生路那么长,不是每件事情都是一帆风顺。

顺便,即将开学,更新将不会那么频繁,回复评论不及时请见谅。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也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文by白偲澜,占tag致歉。


这次的百粉福利写了顾长、叶黄、快新、德哈、瓶邪(已全部完成,会陆续发布)。

都是刀糖,慎入。

说明一下,这次的糖在于两人皆深爱对方,刀在于两人出于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这是我这次的百粉福利竭力想表达的东西。

这是现实生活中很常见的事情吧……相爱的两人被迫分离。

小甜饼写多了也想写一点偏虐的东西,希望大家见谅。

毕竟人生路那么长,不是每件事情都是一帆风顺。

顺便,即将开学,更新将不会那么频繁,回复评论不及时请见谅。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也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文by白偲澜,占tag致歉。


萌吨吨吨

【叶黄】沙漠十五天🌌对饮

Day 09

  

  今天他们又找到了一种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喝酒。

  这件事的提议者是叶修,黄少天积极响应:

  “好!今天一定要把你喝趴下!我可是从小被酒泡大的!”

  

  自封为千杯不倒的“酒神”,实际上最多只喝过两升半扎啤的黄少天,看到叶修拿出来的龙舌兰和威士忌:“……”

  

  哎?不是啤酒吗?

  怎么办?这个没喝过啊!

  

  叶修看黄少天有点打怵,开始哄他:

  “龙舌兰是糖水酿的酒,”但是度数很高,“不怕。”

  

  叶修给他示范喝法:

  他首先把盐巴撒在手背虎口上,用拇指和食指握一小杯龙舌兰,用无名指和中指夹一片柠檬片...


Day 09

  

  今天他们又找到了一种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喝酒。

  这件事的提议者是叶修,黄少天积极响应:

  “好!今天一定要把你喝趴下!我可是从小被酒泡大的!”

  

  自封为千杯不倒的“酒神”,实际上最多只喝过两升半扎啤的黄少天,看到叶修拿出来的龙舌兰和威士忌:“……”

  

  哎?不是啤酒吗?

  怎么办?这个没喝过啊!

  

  叶修看黄少天有点打怵,开始哄他:

  “龙舌兰是糖水酿的酒,”但是度数很高,“不怕。”

  

  叶修给他示范喝法:

  他首先把盐巴撒在手背虎口上,用拇指和食指握一小杯龙舌兰,用无名指和中指夹一片柠檬片。

  准备好了,再迅速舔一口盐巴,接着把酒一饮而尽,最后咬一口柠檬。

  

  黄少天也跟着干了几杯,觉得味道还好,就是舌头有一点发麻。

  叶修问他:

  “感觉怎么样?”

  他毫无防备地如实说了。

  

  “没事,我给你揉揉。”

  叶修立刻吻住他,用舌头在里面用力搅了几个来回不算,还使劲吮了吮。

  “少天,还麻吗?”

  

  黄少天晕晕乎乎地推了这个流氓一把:

  “走开,更麻了!”

  叶修闷声笑起来,被黄少天狠狠地瞪了一眼。

  他的眼睛水光潋滟,眼尾还带着嫣红的痕迹,撩得叶修心痒难耐。

  

  叶修清清嗓子,拿起另一种来介绍:

  “这个的度数,也就比刚才的高3度。”

  也就抵得上啤酒的14倍而已。

  

  黄少天对度数没大有概念,毕竟啤酒上印的那点度数,没人会仔细去看。

  

  所以他天真地接过来,吹了半瓶。

  叶修一个没看住,黄少天又灌了四分之一。

  

  他见势不好,赶紧把剩下的酒夺过来:

  “行了,少天,别喝了!”

  

  再喝就真倒了!

  那还能干什么?

  他还没那么禽兽!

  

  黄少天嘟起嘴来,抱住他的胳膊就要抢:

  “再给我喝一口嘛!”

  叶修心想,完蛋,已经醉透了。

  

  他只好把酒抬高,耐心地哄着酒鬼少天:

  “下次再喝吧?一次喝太多会头疼。”

  

  黄少天现在的内心戏丰富极了,幽怨地看着他:

  “下次?我不嘛!你不让我喝,是不是不疼我了?”

  

  叶修把酒挪得更远些,哭笑不得:

  “怎么会?我疼你一辈子。就是疼你,才不让你喝。”

  

  黄少天满脑子要酒,什么都听不进去,继续胡言乱语:

  “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就腻了!55555!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叶修要被冤死了:

  “少天,你瞎说什么?再说你不也是男人吗?”

  这都从哪儿学来的台词?

  怎么还一套一套的呢?

  

  黄少天看叶修还不给他酒,开始撒娇打滚:

  “你给我喝嘛!我给你艹好不好?”

  

  叶修吓了一跳,赶紧捂住他的嘴:“不许胡说!”

  这个酒品太吓人了!

  以后坚决不能放他自己出去喝!

  

Day 10

  

  黄少天觉得这个世界毁灭算了,真的,活着没意思。

  

  哪怕喝断片了也好啊!

  记得这么清楚,尴尬死了!靠!

  听听他说的什么骚话啊!

  不过,幸亏叶修是正人君子,没有趁人之危。

  

  “正人君子”叶修一看他醒了,立刻凑过去:

  “少天,昨天晚上你说的话还算数吗?我还有威士忌呢。”

  

  刚在心里把人一顿猛夸的黄少天:“……”

  他面无表情地伸手,把叶修的脸挪开:

  “对不起,不记得了。”

  

  叶修遗憾地把酒收起来。

  看来这旧船票,一时半会儿是兑现不了了。

  “好吧,有机会再喝啊。”

  

  黄少天努力维持着镇定:

  “好啊,哈哈哈。真想知道我喝醉了什么样啊。”

  

  叶修听这语气,不对啊。

  他坏笑一声,拿起单反:

  “你要看吗?我从头到尾都录下来了。”

  

  黄少天急了,冲上去抢:

  “什么?!快删掉删掉!”

  叶修眯起眼,任他抢走:

  “所以,少天都记得了?”

  

  翻来翻去也没看到什么视频的黄少天:“……”

  妈的,又是套路。

  我怎么就不能长点记性!

  

  他悄悄地放下相机,顾左右而言他:

  “哎?叶修你开了好远啊!你看这两边的仙人掌都变多了!我们是不是快到绿洲了?”

  

  叶修冷酷无情地抱臂,开始翻旧账: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黄少天连忙否认:

  “谁说的?我黄少天头一个不服!”

  

  叶修还是没放过他:

  “没认识几天我就腻了?”

  黄少天求饶地摇摇他环抱着的胳膊:

  “没有啊,黏糊着呢。”

  

  叶修冷冷地勾起嘴角,无动于衷地放大招:

  “我不疼你了?”

  

  黄少天的脸红成了番茄:

  “……”

  干嘛呀?

       没完了!

  我听见了嘛!

  你要疼我一辈子。

苏小明不酸(暂退)

想不出标题「叶修x黄少天」

是朋友约的稿子

小学生文笔

ooc警告


正文


「我很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开始喜欢你了」


黄少天是这样想的


那个时候,他看见他在赛场操纵着「一叶之秋」


 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默默无名之辈,但他想,

一定要追上他,配得上他


就这样黄少天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 ,进入了蓝雨,成为了一名有名的职业选手


他得到了他的认可 


他以为叶修能继续走下去,当荣耀中那遥不可及的传说


可是,突然之间


他宣布退役了 


黄少天疯了似的跑到了顶楼 


一向乐观的他第一次哭出了声


突然,...

是朋友约的稿子

小学生文笔

ooc警告




正文



「我很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开始喜欢你了」


黄少天是这样想的


那个时候,他看见他在赛场操纵着「一叶之秋」


 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默默无名之辈,但他想,

一定要追上他,配得上他


就这样黄少天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 ,进入了蓝雨,成为了一名有名的职业选手


他得到了他的认可 


他以为叶修能继续走下去,当荣耀中那遥不可及的传说


可是,突然之间


他宣布退役了 


黄少天疯了似的跑到了顶楼 


一向乐观的他第一次哭出了声


突然,一双手摸了摸他的头


黄少天转过身去,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使得黄少天抹去了眼泪


"叶修”黄少天带着哭腔说“为什么你会退役”。 


“人老了就手也不灵活了啊,战队不可能要一个手不灵活的人的”叶修笑笑说“剑圣,要努力啊”


随后,叶修就转过身去,走了


之后,黄少天在第十区看到了 叶修


他还是那样夺目


于是,他就变成「流木」这个新手


加入了 他的这个队伍


但还是被叶修知道了


那天叶修问他:“为什么开小号到第十区到我的队伍里去”


他敷衍地笑了笑,对他说:“因为我也想被荣耀教科书教啊”


 虽然是敷衍,但还是他内心想说的


有一天,他找机会约 叶修出去玩(约会 )「是晚上」 


走着走着,便看到了流星雨 ,黄少天赶紧拉住叶修


双手合十许愿,内心中希望叶修喜欢他,却不小心说出了口


尽管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叶修听到了


叶修明知故问地说:“许了什么愿” 


 黄少天听了,脸上的绯红骤起

 

 但还是平静的说是希望实力提升


又过了很久(发现我老是这样敷衍)


黄少天内心深处终于爆发了,他拉着叶修的手,一步一步走上阳台,叶修也任由他拉着,看他究竟能做出什么来


“叶修我喜欢你啊啊啊”黄少天闭上眼睛,期待着结果


“我不喜欢你”叶修慢条斯理地说


顿时,黄少天热泪盈眶


叶修见黄少天要哭了,又说了一句


“愚人节快乐”





我好敷衍啊,说好的1000字但是没有写

但是我提早了一天啊

我没有鸽子啊

 @凌凌酱.✨ 

5块我不还了,你就凑合着看吧 




是你啊?

寻文

wwww架空吧,只记得是少天发现居然和从未谋面的叶修结婚了,找途径联系了叶修,叶修当时在开车(接叶父)匆匆忙忙挂断了。叶父叫叶修有时间去查查看,居然真的和黄少天结婚了!!??

求知道的小姐妹告知wwww

不清楚是黄叶还是叶黄了。

占tag致歉

半夜三更脑子不清醒了有可能表达失误,类似的文也希望小姐妹告知

wwww架空吧,只记得是少天发现居然和从未谋面的叶修结婚了,找途径联系了叶修,叶修当时在开车(接叶父)匆匆忙忙挂断了。叶父叫叶修有时间去查查看,居然真的和黄少天结婚了!!??

求知道的小姐妹告知wwww

不清楚是黄叶还是叶黄了。

占tag致歉

半夜三更脑子不清醒了有可能表达失误,类似的文也希望小姐妹告知


世态言凉°

【叶主播直播间最尴尬事件排行榜】top 9

*ooc警告

*叶all排雷(本篇叶黄

*沙雕直播体

*黄少他有辣么可爱!

(我个懒癌竟然这么快就更了 夸我

(加个tag好了


    “今天是周四对吧,小可爱你们好啊~”叶修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

    在经历了三次直播的熏陶后,叶修对直播已是渐渐熟悉,直播也更加自然了。

    “就在昨晚躺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叶修稍稍眯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们今天来吐槽联盟里的大神们怎么样?”

    【叶叶叫我们小可爱了!!!我又行了啊啊啊啊啊!】...


*ooc警告

*叶all排雷(本篇叶黄

*沙雕直播体

*黄少他有辣么可爱!

(我个懒癌竟然这么快就更了 夸我

(加个tag好了


    “今天是周四对吧,小可爱你们好啊~”叶修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

    在经历了三次直播的熏陶后,叶修对直播已是渐渐熟悉,直播也更加自然了。

    “就在昨晚躺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叶修稍稍眯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们今天来吐槽联盟里的大神们怎么样?”

    【叶叶叫我们小可爱了!!!我又行了啊啊啊啊啊!】

    【哇塞皮皮修!我好了!!!】

    【直觉告诉我今天要发糖,绝对的】

    杜黎在屏幕前傻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吐槽荣耀大神,我叶真可爱!

    这几天叶修的直播她可是一场没落下,每天都能看到叶修,真好啊。

    同事甚至以为她受到了爱情的滋润,整天笑容灿烂,跟缺心眼一样。

    呵,叶吹的快乐,岂是你们凡人能懂的。

    杜式冷漠.jpg


    “但我只有个想法,不知道要吐槽谁。要不你们刷弹幕,我看着抽?”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叶周姐妹冲鸭!!!】

    【爸爸组绝不认输!!!】

    【爆发毕生手速的时候到了!】

    直播间的弹幕像潮水一样涌过,看的出这些cp女孩为了自家正主已经拼了。

    叶修把手机随便对准电脑一个位置,闭眼一拍。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要出结果了!】

    【我好激动我又可以了!!!】

    【叶all党稳坐钓鱼台,我们没在怕的】

    “是少天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妹们!!!我们中了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少天可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好是少天,要是小周我还真不知道吐槽啥。”

    【我不管!没有能吐槽的这就是爱!叶周也可以!!!】

    【天啊,救救吾王吧】

    “少天嘛,嗯……首先就是话多,特烦。每次搁你面前一晃就听见他的嘴在那叭叭叭叭叭叭。”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联盟剑圣黄少天惨遭嫌弃!】

    “他不仅嘴上话多,手上也多。但我还是蛮佩服他的。”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是糖吗是糖吗!】

    【叶黄姐妹抱紧我!】

     “他的话已经多到一种境界,哎,毕竟是个话多到能把自己说缺氧,还迫使联盟改比赛规则的男人。”

    【说缺氧???!!!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啊】

    【我的天哪黄少被爆黑历史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v:真的。】

    “真的,绝对真。”叶修划拉了几下手机,“你们等等啊我给你们看个东西。”

    【是啥??!】

    【我不知道但肯定很劲爆!!!】

    【楼上心声!!!】

    只见叶修找出了一张照片,他一手捂着嘴一手将手机送到屏幕前:

    图片上是一张QQ聊天截图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职业选手群吗!!!】

    【我好激动!!!】

    照片最上方是一条系统提示: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1天

    然后是各个选手的发言:

    君莫笑:哈!活该!叫你在群里刷屏!

    大漠孤烟:禁言警告

    索克萨尔:可我本来说话就这样啊我真不是故意刷屏的,老叶你居然还嘲笑我快跟我来pkpkpkpkpkpkpk!

    君莫笑:你咋没事老抢你们队长手机,别仗着人家手残就欺负人家。

    百花缭乱:这波嘲讽我是服气的,可怜喻队啊


    【鱼队:我做错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我鱼真是躺着也中枪】

    【所以黄少话多就总被禁言然后就抢喻队手机?】

    【心疼喻队一分钟】

    【孙翔v:哈哈哈,这么一说喻文州还蛮可怜的啊】

    【惊现孙翔】

    “然后就整天缠着我pkpkpk,再加上话多这个特征,两两叠加,双倍的烦躁。”叶修十分无奈,“我说他坏话你们可别告我状,不然又该缠着我jjc了。”

    【我们嘴超级严的!】

    【突然有点心疼我叶,想想一天被黄少垃圾话360°包围的感觉我就有点心慌】

    【叶黄女孩无话可说,这是虐恋情深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艹神特么虐恋情深】

    “好吧,虽然他烦,但是他还是蛮可爱的啦。”叶修终于说了一句好话。

    【噢噢噢噢噢终于有糖!!!】

    【嘴上嫌弃,其实还是爱你的!】    

    【王杰希v:黄少天哪里可爱了,跟个蜜蜂一样成天嗡嗡嗡】

    【张佳乐v:我今天终于没有错过,顺带一提附议楼上】

    【喻文州v:这样的小蜜蜂就该加训秋葵两件套】

    【蓝雨正副队反目成仇究竟为哪般?】

    【我闻到的是醋味吗?】

    【楼上姐妹大胆一点!把最后那个字和标点给我去了!】

    【杰西卡吃醋了!!!!!!!!】

    【他们都吃醋了!!!!!!!!!】

    【你们好大声!!!!!!!!!!!】

    【你们干嘛我耳朵要聋了!!!!】

    【黄少天v:还好有最后一句话,不然我就杀上门了】

    “卧槽少天??!”


    整个直播间的弹幕肉眼可见的停了几秒,

    然后突然爆炸


    【卧槽黄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从黄少直播间过来的!他一直在查房!!还不许我们告密!!】

    【他全程窥屏的!!你们不知道他为了管住手嘴上说了多少废话!】

    【楼上是假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吧??!!!】

    【黄少天v:叶修你这个臭男人我算是看错你了!没想到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

    “我……”

    【这就比较尴尬了】

    【笑看叶神被抓包,有种捉奸在床的错觉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特么捉奸在床】

    【哈哈哈哈哈哈等一下让我找找头】

    【哇塞这里满地头】

    “咳,鉴于我很快就会受到垃圾话轰炸,我觉得我们今天还是先下播好。我可能还得去哄哄少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正主发糖最为致命(我不管这就是糖】

    【叶黄我可以!!!】

     后来,今天的事件被叶粉评为叶修直播最尴尬事件top 9。

蜂蜜罐子里的泰迪熊💕

叶黄|四季人间【冬】【fin】

如果说万物都是始于春天苏醒,那黄少天的心思却应该是在凛冬中悄悄生出来的。


春节刚过,夏休期还不知在哪一个年月,总归是没什么名头见面的日子——情人节。


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最多QQ上感慨两句单身狗没人权,游戏里多PK两把消磨下寂寞空虚,就连一句情人节快乐都算逾距,实在是没由头说出,我去见你吧这样的话来。


黄少天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依着习惯喋喋不休,从胡乱报技能,到自家楼下的流浪猫最近又多了几只,最后又话锋一转问对方是不是还是三餐不规律顿顿吃泡面,话题的广度和深度都令人惊叹。


在让人眼花缭乱的游戏特效中,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搭茬,他的声音通过耳机传递到耳膜,再由大脑赋...

如果说万物都是始于春天苏醒,那黄少天的心思却应该是在凛冬中悄悄生出来的。


春节刚过,夏休期还不知在哪一个年月,总归是没什么名头见面的日子——情人节。


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最多QQ上感慨两句单身狗没人权,游戏里多PK两把消磨下寂寞空虚,就连一句情人节快乐都算逾距,实在是没由头说出,我去见你吧这样的话来。


黄少天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依着习惯喋喋不休,从胡乱报技能,到自家楼下的流浪猫最近又多了几只,最后又话锋一转问对方是不是还是三餐不规律顿顿吃泡面,话题的广度和深度都令人惊叹。


在让人眼花缭乱的游戏特效中,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搭茬,他的声音通过耳机传递到耳膜,再由大脑赋予其特殊含义。包耳耳机的隔音太好,导致黄少天错觉这空间里只有他们二人,对面常年抽烟导致的烟嗓带来的空气细细密密的震动,掻得人耳廓发痒。


黄少天听见开门的声音,又听见苏沐橙问:


“谁啊?”


“黄少天”


就好似一次简单的交谈,一个普通朋友的名字被轻轻巧巧地说出来,堵住旁人的八卦目光。


黄少天突然就收回漫无边际的闲聊,觉得索然无味,开始专注喷垃圾话,操作却是越来越犀利。


即使如此,战况还是十分焦灼,直到叶修所有的技能都在冷却再也奶不了自己,然后被黄少天一套带走。


对,叶修用了个奶妈号。


一局结束,退了游戏,距十二点还有五分钟。叶修没说话,黄少天倒是向来习惯这种由自己主导的闲聊。抱怨着蓝雨都快被巧克力埋了,居然还有人寄芥末味这种难以言喻的味道。“所以说包着绿色包装肯定是来自微草的细作吧,他药灭我之心不死。”


趁着黄少天喝水的间隙,叶修少见紧张地清了清嗓子:


“少天大大,情人节快乐呗。”


黄少天一个没拿稳,水杯就砸到了桌子上,水流了一桌蔓延向键盘。他慌慌张张找纸,却不小心把椅子撞到了,又想起得先把杯子扶起来,一时半刻局面收拾不好,他匆匆忙忙挂了语音。


待把键盘拔下来,找个地方晾好,黄少天才有时间发呆。叶修什么都没说,但又似乎抛了什么过来,隐隐在边缘试探。


黄少天抱着夜雨声烦的玩偶在床上烦躁地滚了两圈。


——————————————————————


苏沐橙进到房间送东西的时候就是看到叶修就是嘴角上扬还不自知的模样,难免揶揄地问了句是谁。


大抵八卦的语气太重,叶修嘴角收的快,但眼底那点愉悦还没散干净,语气到没什么起伏,好像就是个无关紧要再正常不过的朋友。


苏沐橙没说话,放下老板要送的文件就走了,还留了个意味深长的笑。


叶修想着这丫头真是长大了,又被对面突然凌厉的攻势逼得分不了心,黄少天收起了闲话家常,操作里都是急于结束这一局的意思。


他原先觉得黄少天吵吵嚷嚷的像是仲夏最烈的日头,让人躲也躲不及。现在却觉得像是闷热夏日里的一眼清泉,叮叮咚咚响个不停。


恍若身处深山,天地寂静,蝉声不喧,鸟鸣不扰,只这一眼泉水,清凉又欢快,润泽山中客的干渴,让烦忧也变得轻松。


他总是小心翼翼,怕吓到对方,此时也觉得是不是该再进一步。


窘迫在所难免,叶修下意识地摸摸鼻子,后来据黄少天观察:叶修这个人虽然没节操无下限但是尴尬或者紧张了的时候居然小动作不断。


“少天大大,情人节快乐呗。”


句尾词显得谨慎,状似心血来潮的祝福和玩笑。


对面一声闷响,然后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桌椅磕碰的声音。


“啊啊老叶老叶我水杯倒了,不聊了不聊了,我去把电脑收拾一下。”


紧接着也没等叶修说什么,黄少天就把语音挂了,电脑右下方的时间显示0:01。


看到对方这样叶修反而放松了,笑着打开游戏又进了副本。


——————————————————————


喻文州问黄少天要不要和大家出去一起吃夜宵的时候,黄少天正在和夜雨声烦的抱枕商量下次怎么打爆叶秋和一叶之秋。


蓝雨的队长面不改色地退出来又重新打开门,重启失败。他大概理解了队员们说的副队被上身是什么意思了。


众所周知,联盟的剑圣,蓝雨的妖刀其实是个像柯基一样的人物。但众所不知的是黄少天大多数时候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亲和不设防,黄少天将自己的冷静和冷漠全都藏起来,看起来人畜无害,却是隐藏在暗处的雪豹。


此刻喻文州眼里那个抱着玩偶喋喋不休的蓝雨副队,不说雪豹,傻得像只哈士奇。


【喻文州:^_^】


托了情人节的福,烧烤摊上全是一对一对的情侣,蓝雨一群大老爷们显得格格不入,有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在一桌一桌地兜售玫瑰花。眨着大眼睛说着经典台词,伶俐可爱看起来生意不错,到他们时女孩连头都不偏地走了过去,蓝雨众人面面相觑,节日气氛浓厚而凄凉。


黄少天拿着手机对着烧烤照了张照片,琢磨了会又加了个滤镜,随手发给叶修。


叶修看到QQ消息提示,点开后顺手就想关上。他从电脑前起身琢磨着今天吃什么味的泡面。很快对面又来了一条消息:


【情人节第二天快乐】


fin

————————————————————————

太久没写东西了,一个动作得翻来覆去推敲几遍才能写出来,故事走向也平淡无奇。用了很久去接受自己能力一般水平有限这件事,祝您看得开心。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再留个评论呗,球球宁😶

呵呵怪与PK精

#沙雕伪原作向
明人名言实操之叶and黄的神奇打开方式。
发这个号显得不那么刷大家屏一点咳咳。
都是 明学带师@陌逸MOY 老师的错哈哈哈哈

#沙雕伪原作向
明人名言实操之叶and黄的神奇打开方式。
发这个号显得不那么刷大家屏一点咳咳。
都是 明学带师@陌逸MOY 老师的错哈哈哈哈

暖若阳光的你

[叶黄]归寻(五)

#严重ooc

————以下正文————

魏琛一脸神秘,“你们可知武林大会为什么叫武林大会?”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想吐槽这个名字很久了,我们都是修仙的干嘛取个这个名字?”

“修仙之人自然不会取这样的名字,可是武林大会举办之初,这世间可没有修仙这一说。”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少天啊,这些事我以前给你讲过的。”

黄少天脸一红,“你给我讲过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都记得,再说了,你总是知道些有的没的。”

“你知道?”魏琛看着喻文州,有些诧异,“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多啊。”

喻文州笑了笑,“略有耳闻。”

“那你讲一讲。”

“相传武林大会举办之初,只是一群习武之人为了决出武艺最高强者,一次大...

#严重ooc

————以下正文————

魏琛一脸神秘,“你们可知武林大会为什么叫武林大会?”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想吐槽这个名字很久了,我们都是修仙的干嘛取个这个名字?”

“修仙之人自然不会取这样的名字,可是武林大会举办之初,这世间可没有修仙这一说。”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少天啊,这些事我以前给你讲过的。”

黄少天脸一红,“你给我讲过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都记得,再说了,你总是知道些有的没的。”

“你知道?”魏琛看着喻文州,有些诧异,“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多啊。”

喻文州笑了笑,“略有耳闻。”

“那你讲一讲。”

“相传武林大会举办之初,只是一群习武之人为了决出武艺最高强者,一次大会上,站在台上的最后一人向台下询问是否有人要上台挑战之时,台下无人上台,天上下来一人,那人自称神仙,见世间几千年时光,无人参透修仙之道,便下凡指点迷津,那人留下几份修仙之法便又回到了天上。”喻文州娓娓道来,说完微微一顿,“不过这只是市井传闻罢了,这说法未免有些虚假。”

叶修啧了几声,“厉害啊文州,现在除了我们几个老人,可没人知道这种事了。”说罢又看向魏琛,“老魏啊老魏,我现在可后悔了,文州这小子深藏不露啊,你捡到宝了。”

魏琛哈哈大笑,“后悔也晚了,文州现在可是我徒弟了,不过文州啊,你有一点说错了,这可不是传闻,而正是事实啊。”

“事实又怎么了。”见他们越扯越远,黄少天有些不耐烦了,“有什么事赶紧说。”

“别急啊少天,你听老魏说完。”

魏琛也收敛了神色,“那日武林大会上,我见你可是用的剑,可有跟高人学过?”

“没有,都是我自己随便打的。”

“你有天赋。”

“这还用你说?我当然是天才。”

“可没有高人指点,天才也会沦没。”

“难道你能指点?你可别框我,文州以前告诉过我,你们蓝溪阁可是专攻术法的。”黄少天瞥了瞥喻文州,他微微点了点头。

“我自然是不能,可以你的天赋,我想这世间也没人能指点你。”

黄少天一脸鄙夷,“那你还扯什么?”

“我话还没说完,那神仙留下几份修仙之法,其中就有一份剑谱,此剑谱说来邪门,扉页上写着‘寻找有缘之人’,可这有缘人的概念太过模糊,所以很多人尝试了修炼,却也只能修得一招一式便无法精进,但即使只是修得一招一式,也是世间顶级的高手,后来这本键盘辗转到了蓝溪阁。千年来,蓝溪阁至今无人能习得此剑谱的全部招式。”

“......”

魏琛叹了口气,“我为找寻能习得这本剑谱的人,已在世间寻找百年之久了,这件事我得感谢叶秋,他应该是看出了你的天赋才会怂恿你去参加武林大会的,为的就是让我发现你这颗明珠。”

叶修不置可否。

这么大的诱惑抛出来,黄少天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是嘴硬一向是他的优良传统,这时候自然也不例外,“你说的这么好听,谁知道是真的假的?眼见才为实。”

黄少天说出这话自然是已经信了,也就是嘴硬一番,魏琛大喜过望,“你们俩跟我回蓝溪阁,明日立刻启程。”

 

蓝溪阁阁主魏琛要收武林大会上的第二名黄少天为关门弟子,这件事不出三天便传遍修仙界。

世人震惊。

像蓝溪阁这样的大门派可和普通的小门派不一样,大门派的门主从来不轻易收徒,一辈子也许只收一两位,而关门弟子的意义更是不同寻常

虽然并没有此规矩,但是世人都知道,一旦收了关门弟子,就代表蓝溪阁阁主心中已经有了下任阁主的人选,而下任阁主人选,往往就是现任阁主的关门弟子。

不仅是蓝溪阁,中草堂堂主林杰,百年之前收了唯一的弟子也是关门弟子王杰希,今年便将堂主之位传给了王杰希。

今年,真是不平凡的一年啊。

 

由于关门弟子的意义不同于其他弟子,不论是拜师的规模还是参与的人数都不是那日喻文州在一家小小的茶馆,当着黄少天和叶修的面拜师能比拟的,这次甚至向来小气的叶修都派人送来了礼物。

喻文州作为魏琛的大弟子,此时坐在弟子首席看着黄少天当着各大门派代表的面拜魏琛为师。

“喂。”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喻文州微微偏头,他身边坐着郑轩,是副门主方世镜之徒。喻文州眨了眨眼睛问他有什么事。

“喻师兄。”郑轩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轻声的说,“你别在意,师伯从没有没收弟子,凡是入我们蓝溪阁的,天赋好的都拜了我师傅为师,师伯想收有天赋的剑客为徒,让我们蓝溪阁的剑谱有个继承人,所以,呃,你别在意。”

喻文州当然知道郑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黄少天作为关门弟子拜师,而自己作为大师兄拜师,即使关门弟子意义不同,可自己好歹身为大师兄,也不该这么没牌面才对。

“谢谢关心,我不在意。”

郑轩显然是不信的,如此落差,他都有些同情喻文州了,喻文州身为当事人,怎么可能不在意,“虽然我不清楚师伯为什么收你为徒,但是被师伯看中,你肯定不会差,不过黄少天身份特殊,身为剑客被师伯看中自然和其他人不一样,师伯盼了几百年,隆重一点也理所当然。”

“我真的不在意。”

喻文州说了两遍,不管是不是真的,郑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冲他笑了笑权当安抚。

 

不过郑轩很快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原来喻文州是真的不在意啊!

“文州文州,师傅说我的剑很快就能打造好了,你说会不会很帅!会不会很厉害!我能不能变成天下第一的剑客!”

喻文州正在看书,听闻此话将书卷成卷敲在黄少天脑袋上,“叫师兄。”

黄少天捂着脑袋,“我不习惯啊,突然让我叫你师兄什么的,再说了,我们师傅肯定不会在意的嘛。”

“师傅不在意也不能失了规矩。”

“好吧好吧,师兄师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没完没了了,喻文州无奈,“会很帅,会很厉害,你会变成天下第一剑客。”

“太敷衍了!”黄少天不满道。

“是,是。”

黄少天趴着桌子上生闷气,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抽走喻文州手里的书,“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就还给你。”

喻文州也不恼,微微笑着看着黄少天,淡淡的说,“少天。”

刚才气焰还很嚣张的黄少天顿时像被放了气的气球,乖乖把书递给喻文州,“好嘛好嘛,还给你了,别这么看着我嘛,我瘆得慌。”

“乖。”

在一旁看着的郑轩抖了抖,虽然喻文州笑的很温和,但是郑轩却莫名其妙觉得后背发凉,他默默收回了视线,心里却不禁猜测两人的关系,而且看样子,黄少天可是被喻文州吃的死死的,怪不得喻文州不在意,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骑鲸闲客

【推文/整理】AO3上的那些进口粮食

说在前面:

1. 以下文章均由AO3标签“Huang Shaotian / Ye Xiu”检索所得,所以可能有没打TAG的漏网之鱼。由于叶黄、黄叶共用该标签,LO主自动忽略了攻受倾向明显为黄叶的文章,所整理粮食大部分为无差别向或友情向,其中有一篇为叶黄倾向。(为了防止雷到逆家姑娘,所以就只打了叶黄TAG啦)

2. 每篇会贴上部分文段作为试阅,著作权属于原作者,侵删。全文链接在每篇标题,愿LOF手下留情。

3. 梗概及介绍部分主观色彩严重,而LO主英语水平也一般般,不太会评判文字的优劣,也不排除存在部分误解剧情的情况,总而言之请大家谨慎食用,如有错漏请务必指正...

说在前面:

1. 以下文章均由AO3标签“Huang Shaotian / Ye Xiu”检索所得,所以可能有没打TAG的漏网之鱼。由于叶黄、黄叶共用该标签,LO主自动忽略了攻受倾向明显为黄叶的文章,所整理粮食大部分为无差别向或友情向,其中有一篇为叶黄倾向。(为了防止雷到逆家姑娘,所以就只打了叶黄TAG啦)

2. 每篇会贴上部分文段作为试阅,著作权属于原作者,侵删。全文链接在每篇标题,愿LOF手下留情。

3. 梗概及介绍部分主观色彩严重,而LO主英语水平也一般般,不太会评判文字的优劣,也不排除存在部分误解剧情的情况,总而言之请大家谨慎食用,如有错漏请务必指正或补充!

4.lof内转载收藏随意,站外转载告诉我一声就好啦。


————

1.Destination

作者:Shadowsofseason

预警:无

梗概:明明已经退役的叶修却突然出现在了蓝雨,并理直气壮地拐走了他们的王牌。

很显然这是一篇少天的生贺,选取了他生日前一周的某个晚上作为背景。

一开始老叶走进来在众目睽睽下把少天拉走实在太有画面感,队员们的反应非常有意思,甚至用了kidnap这个词,哈哈。而文州放心地表示叶修一定会把他们家王牌毫发无伤带回来的(分明就是看破一切x)

Yexiu wordlessly put a hat on Huang Shaotian's head and wrapped a scarf around him. "What's this, what's this? Why's it red and white? Shouldn't it be blue and gold?" Huang Shaotian asked. Yexiu's looked at him with an unusually serious expression, one that could rival Han Wenqing's.

"Lao Ye?" Huang Shaotian blinked and took a step back. Yexiu grabbed his wrist and tugged him out of the room, startling all the members of Blue Rain. No one made a move to stop them, wondering what the hell just happened. Huang Shaotian waved goodbye to his teammates in confusion.

后面看到老叶把少天拖进了酒店我当时就精神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如污浊的我想象的一样干什么事♂情,真遗憾。

不过老叶拿出生日礼物这段依然非常甜。虽然我觉得我个人观感读起来…双方的反应都有点搞笑,迷之直球的老叶和迷之感动的少天,看得我不是很惯。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意外地不是很算ooc【咳】?毕竟把人叫到酒店然后掏出了24张满级账号卡,说任选PK,迫真是老叶做得出来的事情。【别打我,真的是粉!】

"Close your eyes Shaotian."

So you can take advantage of me?! Hell no!"

"Just do it." Yexiu gently patted his cheeks. Huang Shaotian huffed, closing his eyes. Yexiu let out a chuckle, and dragged him into the center of the room. "You can open your eyes now."

Huang Shaotian opened his eyes and face palmed at the sight in front of him. His knees gave out on him, causing him to slide down onto the ground. "Lao Ye, why are there two computers with card readers on the dining table? You didn't drag me to a hotel so I could help you set records, right?" Huang Shaotian sighed.

"Huang Shaotian." Yexiu took in a deep breath. "Right here I have all twenty four classes of glory account cards that were each individually maxed out by me. I don't mind PKing with you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No matter what class and what time you want to play, I am willing."

后来两人借着这个契机顺便就互表心迹了,接着就非常叶黄地PK了起来。

洋妞貌似很认同“爱你就陪你PK”这种表白方式呢。


2.What Happens at the Afterparty Stays at the Afterparty

作者:Fayah

预警:双花一句话提及?但是否cp向自由心证。

梗概:世邀赛夺冠的次日,黄少天宿醉醒来,发现手机里有50多条未读消息。他向喻文州询问他毫无记忆的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却被告知:自己喝了个酩酊大醉并向叶修长篇大论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意,而且还吐在了对方的鞋上。

这篇题目宛如绕口令的文我还挺喜欢,总体算比较欢乐性格也比较贴人的一篇。

少天收到的50条未读消息来自于国家队群聊,大家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众人昨天的黑历史,比如乐乐的,比如少天的【主要是少天的】。这段讨论非常好玩沐橙简直金句频出哈哈哈,并再次为我们强调了著名观点:与你PK是最漫长的告白【别问,问就说我说的,不需要讨论,这就是告白】

“Friendship is fleeting, pictures are eternal,” Su Mucheng quipped.

Backed into a corner with all attention focused on him, Zhang Jiale knew he had to divert the topic of conversation quickly. “Okay, but are we not going to talk about @TroublingRain? @TroublingRain @TroublingRain @TroublingRain what the heck, Ye Xiu out of all people?”

“I thought Huang Shao’s confession was quite moving” Chu Yunxiu typed. “What was it again? I want to PK with you every day for the rest of our lives?”

“Who even says that? How is that romantic at all?” Sun Xiang finally joined in on the conversation.

“An idiot,” Tang Hao supplied.

“@TroublingRain,” Zhou Zekai answered Sun Xiang’s question even more succinctly.

“In Glory, we don’t say ‘I love you,’ we say ‘I want to PK with you’ and I think that’s beautiful :) ” Su Mucheng threw yet another sagely quote into the chat.

少天听说了这个黑历史之后懊悔莫及,恨不得立刻找个真的庙出家当和尚。然而神助攻文州当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滑稽】他早就把老叶叫到了这里,让他们面对面讲清楚。

下面这段少天的心理描写非常可,那种相处之中无法克制住增长的爱意和只给予一人的特殊情感。而他回忆中的老叶也非常苏,这种在细节上的悄悄用心,颇符合原作中不显山不露水的温柔。

The Glory World Championships had been a perfect opportunity for Huang Shaotian to sort out his feelings toward his fellow pro player. It was just unfortunate for him that his crush only deepened the more they spent time together. Ye Xiu was one of those rare people who remained largely unphased by his chatter while also still understanding what he meant underneath his torrent of words.

For all that he pretended to not care, Ye Xiu was surprisingly attentive to his friends. He never made it overt, but Huang Shaotian noticed Ye Xiu had an eerie knack for ordering his favorite foods and he had once even accurately set up Huang Shaotian’s keyboard preferences for practice. But it wasn’t Ye Xiu’s level of consideration that made Huang Shaotian follow him around like a puppy sticking to the heels of his master. Yu Wenzhou was just as considerate as Ye Xiu, and even though Huang Shaotian really appreciated his captain, Yu Wenzhou wasn’t the one who made his heart pound in both excitement and frustration.

No, that honor belonged to the man standing in front of him now, an unlit cigarette held loosely between two delicately manicured fingers that would put any girl’s to shame.

下面理所当然又到了谈心环节!有什么问题是少天的直球没法解决的呢?不过这一段里,作者对于老叶反应的处理非常特别且与众不同,属于国内外同人都非常少见的操作,这里我就先卖个关子啦。

两人成功锁定后立马回到群上大放光芒,老叶一句“我在他的房间里”简直将我秒杀。不过这个房间…是竞技场的房间【可以,这很叶黄】,于是他们再次得到了全队的热烈祝贺以及强势围观。


3.Unsteady

作者:Amaranyxia

预警:非明显CP向,黄少天单人视角为主。

梗概:黄少天手速够快,伶牙俐齿,但他的内心却与此相反,显得有些迟钝和笨拙。

这是一则很短的小短篇。

事实上梗概这段描述,作者用了一个非常可爱的比喻,这和她的灵感来源有关哈哈哈,但我还是留个悬念!

这篇我个人认为CP向并不明显,把它看作友情向也是可以的。

正文分了好几个小段,分别叙述少天在不同时间段的行为与心理活动——第八赛季老叶退役后,刷副本的深夜,全明星赛。但涉及的对象不止有老叶,还有老王和英杰,杜明还有老韩。

叙述中充满着一种不确定感强烈的小心翼翼,有种谨慎地克制自我情感的感觉。到了Chapter1结尾龙抬头的部分,才完全外泄出来,显得很有情感张力。

The "substitute" has a strangely familiar voice. The fighting style to easy to recognize, he's seen it in thousands of recordings. Has been forced to kneel before it after long vicious struggles. Watching the final duel, his heart beats in tune to his nervously drumming fingers. When Dragon Raising its Head appears, his heart trips, stutters, and bursts into overtime.

作者称Chapter2是自己的黑历史,其实是个还挺有意思的小短段,就不细说了,大家自己决定看不看吧。


4.1314[Forever]

作者:Moon_Blitz

预警:古早网络用语梗,数字代码。

梗概:黄少天不满叶修总是在竞技场放他鸽子,向对方发了条(自认为的)加密信息,没想到对方竟然以同样的加密方式回复了他。

这篇是我看的第一篇进口粮食!之前微博上的 @茶包胖达 姑娘发过REPO,我把链接放在➡这个地方

这一篇的作者非常用心地对照着古早数字代码网络用语表写了出来,她似乎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已经不这么说话了哈哈哈。虽然有点违和,但剧情总体来说还是蛮可爱的。

少天生气闹别扭,一周没上线,上线又不找他,老叶嘴上不说心里偷偷担心,又不好直接问,于是找蓝河偷偷给少天递了个数字代码纸条。这种“只有你我知道的密语,传达只告诉你的话”,细思还挺甜。

后来和好之后一起吃饭逛街互相买礼物。老叶给少天买了顶帽子(用心地选了颜色),还挑了条围巾。少天给老叶买了个智能机,帮他存了自己的号码。

 “What the f**k are you doing?!” Shaotian hissed, remembering at the last second to keep his voice down.

“Buying you a hat,” Ye Qiu said blandly, holding up a black hat before putting it back.

“But-But-But-!” He didn’t need a hat! Had Ye Qiu lost his mind?? Wait, could he even afford to buy something here? Shaotian glanced quickly at the price tag and relaxed slightly, happy to see that while the stuff looked expensive, it was quite cheap.

“Hold still.” Pouting, he obeyed the order as Ye Qiu tugged a dark blue knitted hat onto his head and stepped back, head tilted slightly. “Blue really suits you.”

“Duh,” was all Shaotian could come up with. Blue Rain’s colour was, well, blue. With his fair hair and eyes, blue definitely looked better on him than some of his teammates. Ye Qiu nodded approvingly and removed the hat, picking up a matching scarf as he headed for the cash. Shaotian pulled his hood back up and frowned at the man’s back, displeased at his actions.

He remained quiet until they were out of the store, at which point the Shameless God handed him the knitted scarf and hat. “Why not wear these tonight? You’d stand out less if you’re not wearing that familiar scarf.”

吃完饭确定关系,他们顺理成章地又去竞技场进行爱的交流【再次:叶黄行为】。最后一段垃圾话互喷再次用了数字代码,但很可爱哈哈哈。


5.19th Time's the Charm

作者:grasshorse(clearlykero)

预警:无

梗概:黄少天总共讲了十七八次“我恨你”,而叶修不明白他到底是几个意思。等这句话第十九次被说出口,他们终于心照不宣。

很!带!感!的一篇!【大叫】作者把两人的情感写得很细腻。

时间线是首届世邀赛后、新赛季中。两人双向暗恋,但全文以少天视角展开叙述。少天一直把那份喜欢藏在心里不说,只暗暗地吃飞醋。他一直嘴硬说着讨厌老叶,心里想什么大家都懂(滑稽)。

终于有一次他和老魏聊天吐槽老叶,中途被临时接盘聊天的老叶逮个正着。老叶很正经地问了他到底什么意思,但少天在巨大尴尬钟并没有回答。我喜欢下面这段关于称呼的叙述。

Shaotian hates it, how Ye Xiu says his name. When Wenzhou says it he's almost paternal, and Shaotian feels like a kid getting scolded most of the time. From his teammates he gets equal parts respect and long-suffering resignation, from his juniors there's too much awe, from fellow pros a little admiration, a little resentment, a lot of irritation. Ye Xiu rarely calls him by his name— when he does it's with a mixture of humour and good-natured teasing, a touch of impatience and always, always the hint of something else that Shaotian can't place.

啊,我死了。【嗝屁】

后来和兴欣比赛,助攻一号沐橙直接告诉少天她和叶修并没有在一起;助攻二号文州则在赛后给他们制造了独处机会。这段比赛写得很好玩,少天下场的时候发现老叶在看他,两人隔空对视,他还朝老叶超衰地打了个手势,毫无疑问变成了大新闻。

重头戏是老叶把少天带回酒店说明白一切(感谢场外助攻三号云秀,帮这两个傻蛋牵线),少天在电梯里少天因为离人距离太近而忐忐紧张,真是太可爱了。

进房间之后的对话,真是,张力满满,我无法呼吸,这是这么多篇里最撩的叶!但是我一定要卖点关子,咳。老叶一句“我从未想过隐藏”,我瞬间飞天爆炸变烟花。但我猜你们可能更想看这个:

"Ye Xiu," Shaotian is going to tell him properly this time, no take-backs, but he's beaten to the punch by Ye Xiu's lips pressed to the side of his mouth. It's almost a kiss, almost but not quite, and Shaotian is frozen for five seconds that feel like an eternity. Ye Xiu leans back.

"Yes?" the bastard has the nerve to say, smirking at him like he didn't just— just—

是的!吻戏!吻戏!这么多篇终于有了吻戏!!啊啊啊亲他吧亲他吧不要停下来!!【失去理智】

亲完这口两人又进入了日常斗嘴模式,但现在他们已经锁了。HAPPY ENDING.


6.I'm bad behavior (but I do it in the best way)

作者:Synoshian

预警:R级。训练室普雷。一句话提及曾经互攻,但正文是叶左黄右。仅咬和一些准♂备。有点Dirty Talk。

梗概:已交往的两人商量好了经常玩一些守规矩的小游♂戏。这一次,叶修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让黄少天闭上了嘴。而作为报复,黄少天尝试在这个地方让他们一起发出♂声音。

这篇,超级五香麻辣劲爆美味,看了不吃亏,吃了不上当。(好了,开始我奇怪的介绍并尝试挑战老夫特下限)

游♂戏开始,老叶确定少天没话说之后,直接给他喂了根棒棒糖【咳】。每一次玩这种游戏时老叶一开始都会很认真考虑少天的感受,怕自己是不是玩太过了。但显然少天不仅配合,甚至看起来还很享受。【后面描写的少天表情真的太///我鼻血千里】

He leaned down and whispered in Huang Shaotian’s ear, “Nothing else to say?”

Huang Shaotian huffed. “Nothing else? I have so much to say I could drive you out of here without lifting a single finger. Seriously, are you just going to stand there and pull my hair or are you gonna do something? I’ll go bald at this rate, hair-yanking rights are only for those—”

Ye Xiu unceremoniously undid his pants with his free hand, pulled out his half-hard cock, and shoved it between Huang Shaotian’s lips. He had to lower his head a bit further to do so, cutting off Huang Shaotian’s tirade with the sudden jerk.

As usual when their games took this kind of turn, Ye Xiu worried for a split-second that maybe he had gone a little too far, done something that Huang Shaotian was uncomfortable with. After all, Huang Shaotian could accept being pushed around a bit in bed, but in all other situations, he was fiercely resistant to any manner of forceful actions.

吃到一半才惊骇发现没有锁门。老叶刚去把门锁上少天就开始挑衅,但这种时候毫无疑问只能起到撩拨作用,于是老叶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Couldn’t handle me, old man?” he rasped out, lips shiny with saliva and traces of precum.

This little shit.

Ye Xiu let out a brief bark of laughter, bent, and palmed the erection that was obviously straining between Huang Shaotian’s legs. Their faces were so close together that their noses nearly touched.

“If you promise to keep your mouth shut, I’ll handle you until you’re begging for it.”

That gleam entered Huang Shaotian’s eyes again. For once, he didn’t have much to say other than—

“Impress me.”

啊。

正♂片就此开始了。脱衣这段的调/情写得非常带劲,老叶的台词简短而强势,而少天的回应直率又热辣,你来我往,每一句都火星四射,看得我一脸痴笑。

然而正当少天等不及的时候老叶又重申了不准说话的规则,少天只好乖乖躺平。然后某项你懂的工作展开,少天被对方手指的微操玩了一波,被轻易带起了节奏,已经几乎要上头,以至于忍不住违规。

Like the bastard he was, Ye Xiu casually pointed this out. “You seem a bit eager. Already vying for the main event?”

It was probably better not to answer, in case Ye Xiu got any ideas, so Huang Shaotian just glared. He was already getting sweaty, and he was certainly past the point of hot and bothered. But he made his best effort to relax as Ye Xiu gently pushed his fingertip inside.

……

A string of expletives went off in Huang Shaotian’s head when he did this continuously. For like a minute. It was an exquisite kind of torture, and he had half a mind to be furious over how quickly Ye Xiu could wind him up even during sex.

“Shit, what the f**k, you’re too damned talented at this,” Huang Shaotian burst out.

于是老叶只好用令他陷入过度的愉♂悦这种方法给他教训,腹♂背受敌的少天显然已经失去了反抗机会,直到这场近身肉搏的高♂潮。他最后终于凭乐于承认错误、服从惩罚的表现,给自己赢得了一些奖♂励。

很遗憾的是奖励部分被作者略过去了,仅用第二局的高♂潮一笔带过——这段的结尾,老叶在爽得失控之前说了一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简直A穿大气层,我死了。



————暂时拉线!希望未来能看到更多进口粮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