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吉良

1964浏览    16参与
恩惠

鱼鱼鱼鱼
─=≡Σ(((つ•̀ω•́)つ

鱼鱼鱼鱼
─=≡Σ(((つ•̀ω•́)つ

椿馒头👾
吉良文的立牌图透✨ 希望继续上...

吉良文的立牌图透✨

希望继续上色不会毁了😭

吉良文的立牌图透✨

希望继续上色不会毁了😭

面包屑味的咸鱼

本来想画个可爱的牛粪头高中生,可是这头发竟然该死的难画!
所以画的是散发仗哒!

本来想画个可爱的牛粪头高中生,可是这头发竟然该死的难画!
所以画的是散发仗哒!

当且仅当

如影随行

  『我融于黑暗,如影随行。』 


    “先生,吉良小姐她现在在...”男子的声音平稳,但是仔细听,他的声音中隐藏着恐惧。被称为“先生”的人此时坐在办公椅上,捏着手机的手骨节微微泛白,沉声询问:“她受伤了吗?不对,她现在安全了吗?我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钱,只要你们能让我再次见到我的女儿...五倍、十倍!”


  “先生,您的女儿现在很安全。但是...”,电话中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一瞬,似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得实事求是地说,这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吉良小姐是个...很厉害的孩子,她似乎从敌方弄到一把小刀,我们到场的时候,她踩...

  『我融于黑暗,如影随行。』 


    “先生,吉良小姐她现在在...”男子的声音平稳,但是仔细听,他的声音中隐藏着恐惧。被称为“先生”的人此时坐在办公椅上,捏着手机的手骨节微微泛白,沉声询问:“她受伤了吗?不对,她现在安全了吗?我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钱,只要你们能让我再次见到我的女儿...五倍、十倍!”


  “先生,您的女儿现在很安全。但是...”,电话中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一瞬,似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得实事求是地说,这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吉良小姐是个...很厉害的孩子,她似乎从敌方弄到一把小刀,我们到场的时候,她踩着一把木椅,解决了最后一名敌人...先生,她真的只有6岁吗?”话语中的不可置信似乎要从话筒口溢出,殊不知电话这段的父亲才是最震惊的。


  男人沉默了一会,开口:“你们的钱我会照给,请把她安置到我说的那个地方...还有,把电话给她,我想和她说几句话。”


  “好的先生——吉良小姐,您的父亲...”男子的声音逐渐模糊,传来一阵杂音,“爸爸。”女孩原本清脆的声音有些沙哑,不复往日的活泼...男人想到这,便觉得喉咙有些干,眼眶鼻子发酸,眨了眨眼,按下情绪,笑着道:“可爱的小吉良,爸爸派了好多超厉害的人来接你啦,别害怕,这次是爸爸疏忽,让我们的小公主受伤了,等你回来,爸爸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呀?”


  “就我们两个人?”


  “对,就我们两个人。”


  “妈妈知道这件事吗?”


  “…还不知道,我打算…”


  “不要告诉妈妈,要不然,她会打扰我和爸爸的二人世界的。”


  “遵命,我的公主。你的骑士在城堡里等你回家哦。”


  “嗯。”


  男人放下手机,双手十指相扣手臂撑在桌上,身体前倾,将下巴抵在手指上,“安洁莉丝...你到底教了她什么啊...”


-


  “吉良,吉良?”


  “啊?啊,爸爸!”从茫然中抽离,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便循声望去,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随即跳下护床奔向他。


  “吉良小公主,爸爸来接你回家,你想去哪里玩呀?”


  “诶?可是爸爸很忙的...”手掌贴上男人的下巴摸了摸有些扎手的胡渣,与他的眼睛对视,忽然开心地笑:“帅气爸爸变成胡渣爸爸啦——羞羞!”


  男人听后无奈地笑了笑,搂住她的腰,待她抓紧自己的肩膀便猛地起身,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她安稳地半坐着,力道自然控制得不错,小孩开朗的笑声便是对这次“乘坐”的回答。


-


吉良的日记本——写了些什么呢?

 

  “我喜欢短发,这样很方便...冷的东西少吃点...?唔,喜欢的东西除了草莓还有...巧克力?但是巧克力好苦...啊,还有...喜欢北极熊...嗯,毛一定很软、但是,这是谁写的啊?!”吉良坐在书桌前,面前摊开着的是她的日记本,就在昨天,她买了一本崭新的封面印着樱花的日记本,并在第一页写上了关于自己的事情,类似于同学录中填写的交流方式、讨厌的东西、喜欢的食物、喜欢的动物...等等。


  在吉良开心地写完后便洗漱睡觉了,而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谁在我的日记本上写了这些?!呜...别吓我啊啊,我、我不怕鬼的哦!!”


  鬼都不信你啦。(划掉)


  吉良在日记本的第一页,发现除了自己写的的东西之外,在一些地方增加了几行字,字迹很漂亮,吉良觉得有点眼熟,但她确信这绝对不是她写的...难道...


  “难道是梦游?”吉良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不知觉说出了内心的想法,“唔,等放学回来再看吧...啊,要迟到了!”


-


吉良、“吉良”?


 

  “诶——为什么不能帮我写作业啊...”


  “你不要一脸失望啊喂!我们明明连文明都不同我怎么可能知道什么‘作业’这种东西,而且不管怎么样你的反应也太反常了吧,我不会又走错了吧...”


  吉良伸手戳了戳镜面,见镜子里的“吉良”一脸嫌弃地躲开便识趣地收回了手,撇撇嘴:“既然不是一个文明你怎么还能听懂我说的话,会“说"我说的话?”


  “你!...啧,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总之、接下来的日子里...”


  “噫!”镜中的“吉良”忽然靠近,吉良吓得后退一步,但很快反应过来,“你、你干嘛啊...诶?”


  “吉良”消失了,不对、应该说,一切便回了原样。吉良试探着举起左手,镜中的自己举起了右手,戳戳镜面,指尖相触,动作完全一致,“去哪了...?”吉良收回手,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喃喃:“我没在做梦吧...”


  “没有哦——”


  “诶?”


  下意识朝镜子看去,“吉良”挥了挥手,想到什么扭头不看吉良,说道:“咳,那什么...我还不能够长时间地控制你的‘映像’,刚刚是意外——总之,接下来的日子还请多指教。有些问题我无法回答你...但是其他的我还是能说的。”


  吉良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自己,神色有些深沉,缓缓开口:“留着你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吧…看你这副样子比我还弱,今天早上在操场上的...是你吧?还有,你如果被发现了会被上面拿去做实验研究...”


  “诶诶诶别啊!!!我、我可以辅导你写作业,平常我在你的影子里,有危险我可以保护你的!!我不会成为你的麻烦的!而且我...”


  …重点完全不对吧。吉良摇摇头,叹了口气:“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根本没有办法从我…唔,我的映像中离开吧?”


  “诶?可以哦!准确地来说我更多的时候在你的影子里…我没有办法一直附在映像中与你说话,影子是没有办法说话的…”


  “…?又没了?”


  怎么看都不靠谱啊喂!


 


 以上! 吉良日常校园生活——


 


 


 


_闷声虫莫虫合的饼干_
我也想要吉吉代言的手机(小声

我也想要吉吉代言的手机(小声

我也想要吉吉代言的手机(小声

是白仄不是白泽.

我没在中秋之前肝完!!!wwwww心血来潮试了下这种画风,www我又没赶上节日,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中秋节快乐!!好了我没屁放了

我没在中秋之前肝完!!!wwwww心血来潮试了下这种画风,www我又没赶上节日,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中秋节快乐!!好了我没屁放了

八角
他俩老给我一种老父亲和傻儿子的...

他俩老给我一种老父亲和傻儿子的感觉(?

他俩老给我一种老父亲和傻儿子的感觉(?

-此刻相逢-
發現吉良的生日在三月...!總...

發現吉良的生日在三月...!
總覺得應該要振奮起來做點什麼
情人節就是明天了感覺也需要為黑研或山獄做點什麼...(太遲

發現吉良的生日在三月...!
總覺得應該要振奮起來做點什麼
情人節就是明天了感覺也需要為黑研或山獄做點什麼...(太遲

空條架酥
整天爽图(兄弟求你好好细化

整天爽图(兄弟求你好好细化

整天爽图(兄弟求你好好细化

空條架酥
八部补的好开心…大晚上的涂个船...

八部补的好开心…大晚上的涂个船医,内容大概是吉良拿着玫瑰想和你告白(想太多
好久没画画了依然还是那么菜(。

八部补的好开心…大晚上的涂个船医,内容大概是吉良拿着玫瑰想和你告白(想太多
好久没画画了依然还是那么菜(。

燐月
很久沒回來看看了,最近愛上了吉...

很久沒回來看看了,最近愛上了吉良跟仗世文這對就畫了一下(
這三人能同時出現,一起快樂地生活的話就是我的幸福圖像;_;

很久沒回來看看了,最近愛上了吉良跟仗世文這對就畫了一下(
這三人能同時出現,一起快樂地生活的話就是我的幸福圖像;_;

粟米/s05196

【死神 銀金】殉職

忘了有多久,他沒有再在櫻花樹下,細看片片花瓣離開禿幼的樹枝,悠然的飄下。


是的,他不想記起,那一段他跟他一起在櫻花樹下的時光,是多麼的愜意。


這天,他再次來到這處秘密花園,藏滿了記憶的地方,但他卻不是為了緬懷過去的一切。只是,隨著櫻花的飄落,他要把思念都給丟下,這擾人的東西,他不想要了。反正另一邊的他也不在意的,對吧?



今天,虛圈又開了縫,放了好幾隻破面來突擊了,因為人手調動出現問題,這次連隊長級的亦需要出動了。


在市丸、藍染等人叛變後,一番隊隊長山本緊急的將空缺的職位補上,由該隊副隊長擔任,而空下來...

忘了有多久,他沒有再在櫻花樹下,細看片片花瓣離開禿幼的樹枝,悠然的飄下。

 

是的,他不想記起,那一段他跟他一起在櫻花樹下的時光,是多麼的愜意。

 

這天,他再次來到這處秘密花園,藏滿了記憶的地方,但他卻不是為了緬懷過去的一切。只是,隨著櫻花的飄落,他要把思念都給丟下,這擾人的東西,他不想要了。反正另一邊的他也不在意的,對吧?

 

 

今天,虛圈又開了縫,放了好幾隻破面來突擊了,因為人手調動出現問題,這次連隊長級的亦需要出動了。

 

在市丸、藍染等人叛變後,一番隊隊長山本緊急的將空缺的職位補上,由該隊副隊長擔任,而空下來的副隊長則由該隊第三席擔任。

 

這次派出的人員只有第三、五、十跟十三番隊的隊長,及若干名死神。

 

步出空間門後,各個死神早已整裝待發,放出斬魂刀,戰鬥去了。

 

而除了對方派出的破面外,元首之一的市丸竟也出場了!此外,由於雙方的靈力非常之高,所以亦吸引了不少虛,令到場面更為鼎盛。

 

浮竹一看見市丸出現,便擔心的望向吉良,怕他會是突然失控,不要命的衝過去。

 

「吉良,我來吧。」浮竹若有所思的對吉良說,卻看見吉良一臉平靜,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毫無情緒的語調,木訥的說著。

 

「吉良前輩,加油吧。」雛森鼓勵的說著,拔出斬魂刀,投入戰鬥去了。

 

 

「嘻,小妹妹,看妳這麼嬌小,不怕哥哥殺死妳喔?」葛里姆喬好笑看著眼前的人兒,交叉著手、盤起腿的飄浮於空中。

 

雛森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刀,以連續而又緊密的攻勢擊去。

 

「耶,小妹妹,別這麼兇嘛,要溫柔點,這樣才可愛嘛。」葛里姆喬頗為費力的接下攻擊,卻還在耍嘴皮子,笑嘻嘻的投下了虛彈。

 

雛森眼角一晃,看見是虛彈,急忙以瞬步逃出,虛彈雖不及虛閃那麼大的破壞力,但是速度卻是它的二十倍!

 

「綻放吧、飛梅!」 雛森險險的閃開了後,細聲語道,斬魂刀分成三枝的刀,並從中發動火球的攻擊。

 

「喔?這麼快就解放斬魂刀了,看來實力差不多嘛。」葛里姆喬小心的閃避緊接而來的火球,儲足靈壓於右手掌底,放出破壞力極強的閃光,稱為虛閃。

 

雛森加強瞬步的速度,雖能避開虛閃的襲擊,卻仍不慎被葛里姆喬隨後放出的虛彈擊中,幸好她亦有繼續使用瞬步,才能避免重要部位受傷的結果,但左手臂已有嚴重的灼傷。

 

「去吧,飛梅!」雛森吃力的以右手放出飛梅,但放出後,難忍左手臂的疼痛,右手緊捂著左手臂。

 

 

「好久沒見了,小吉良。」市丸仍然穿著黑袍,卻不是死神的死霸裝,屬於他的斬魂刀斜掛在左腰間。他兩手交叉著,一副悠閒、等聚舊的樣子。

 

「抬頭吧、侘助。」吉良說罷即拔出斬魂刀,一刻也不敢放鬆,即使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喔,要認真了?」市丸一改零利的樣子,忽略心裡的罕異,解放斬魂刀,「射殺吧、神鎗!」

 

神鎗直插而去,吉良以侘助擋住,但每次都被市丸以分毫之差躲開。神鎗猛然拔長,剛好抵住吉良的前襟,市丸一笑,戲謔的說:「要小心點喔。」

 

吉良想也不想,稍微退後一步,再以侘助壓下神鎗,也就無暇去理會神鎗的突然增長,白色隊長服被割破了一個大大的開口,但神鎗依然沒被侘助碰到。

 

市丸收回神鎗,只維持一把劍的長度,以瞬步達至吉良身旁,打算重擊他,好讓那群死神早點鳴金收兵,也不要再麻煩他了。

 

神鎗一下插入吉良的左腰際,解血慢慢就滲透了衣服。而吉良趁市丸還沒把刀抽出,再逃開的時候,一記反手,把侘助往市丸砸去。

 

市丸以手臂擋住刀身,嘴角弧度更大,「我不介意衣服重一點。」說罷,他迅速抽回神鎗,再跳開幾步,任由對方的鮮血於空中灑落。

 

 

「嗨唷,死神!讓我一擊打敗你吧!」只有左臂的牙密仍不改自大狂妄的性格,一開戰即挑釁對方,隨即更放出虛閃。

 

「先看好你自己吧。」對面的浮竹不怒反笑,輕輕一躍即避開了虛閃。

 

「縛道九十九.二,卍禁,止繃!」兩幅布憑空出現,相互交纏,裹繞了牙密的身體,封鎖了他的行動。

 

「縛道九十九.二,卍禁,百連閂!」一把鋼針往施術者抬起的指尖的方向射去,釘在纏住受術者的布上,本來是要進一步封鎖行動,但鋼針卻在刺到受術者的身上的時候,聽到受碰撞的聲音。牙密擁有一身鋼皮!

 

牙密使勁一撐,布砰然一破,碎成了好幾塊的細布。牙密深吸一口氣,浮竹感覺得到四周的靈力在流向牙密!

 

‘糟糕!’浮竹知道這是魂吸,能夠吸收周圍的生物的魂魄的攻擊。浮竹急忙放出斬魂刀,「海浪化為吾盾吧,雷電化為吾刃吧,雙魚理!」此為絕世僅有成對的兩組斬魄刀之一,兩支變成魚翅狀的刀出現在浮竹手中。

 

浮竹兩手一甩,雙魚理隨之而去,嗯,有點像回力棒吧。

 

牙密暫停了施術,以響轉瞬間閃開。雖然魂吸並未完成,但亦讓牙密吸收了不少靈力。

 

「破道三十三,蒼火墜!君臨者!血肉的面具、萬像、振翅高飛、冠上人類之名的東西!真理與節制、不知罪夢之壁、僅立其上!」浮竹不失時機的補上一個飛炎攻擊。

 

 

「你輸了。」市丸以神鎗抵住吉良的胸口,心臟的前面。

 

「還沒。」吉良忽視左腰間的傷在叫囂,雙手握住侘助,他感覺得到神鎗越來越長,已經入肉了。

 

吉良一咬牙,也不管神鎗已經刺中心口,打算更進一步傷害他,奪取性命。他向右一移,明顯感到心頭那肉,被扯斷了。他奮力以侘助往市丸斬去,接連的好幾刀更是狠下心斬去。

 

這次,侘助只傷到市丸在手臂上的一個小口子,但神鎗卻刺穿了吉良的左肩!

 

吉良腳步一虛,再也沒有足夠的靈力支撐飄浮於空中的他,身子一軟,就急速下墜。

 

 

「吉良(前輩)!」浮竹跟雛森的聲音同時響起,他們都急忙甩掉對手,趕了過來。

 

 

‘真好,終於可以死了。’吉良閉上眼,慘白的臉上終於露出了多月來,第一個真心的笑容。

 

一陣勁風從下捲上,無數的櫻花瓣夾雜其中。市丸以瞬步到達吉良下方,兩手一張,接下了吉良。市丸輕唸了些什麼,吉良的血止住了,但臉色卻依然蒼白。

 

「為什麼?」市丸似乎發現了心中怪異的感覺是從何而來,睜開了眼睛,露出了紅色的虹膜,複雜的情緒,完全在眼神中表達出來。

 

「作為隊長,殉職不是更好嗎?」吉良氣弱如絲的說著,嘴邊的笑容不像以往的牽強,卻更能看到哀傷的充斥,金色的劉海遮掩了雙眼。

 

「吉良前輩,還沒釋懷啊。」早已趕來的雛森感嘆的說著,但是她覺得,這個結局對吉良來說,或許是好的。

 

「我明白了。」沈默良久的市丸,輕輕的說著,懷裡的吉良已經昏迷了。市丸打了個手勢,開啟了「黑腔」,那是通往虛圈的道路。

 

「走!」市丸大呼一聲,即步入「黑腔」,返回了虛圈。

 

 

 

ThE eNd

 

後記:

看完結局好無言,對吧?(打)

其實銀吉這個橋段是從發夢那得來的靈感啦,奇怪的是同樣的情況已經夢過兩次了。

這次寫得好苦,(瓶頸了好幾天了)因為那些斬魂刀、破面、鬼道、攻擊那些啊,全都不清楚,就找資料都找了好久。(汗…我後來才發現也可以用鬼道啊。)

浮竹的斬魂刀我差點看不懂資料,什麼叫做逆十字型啊…orz(倒過來的十字也是十字啊)還好再找一找另一個的資料,才勉強知道是魚翅狀的。 

嗯,斬魂刀是用它的名字寫的,不然全文出現n個斬魂刀,好容易混淆。可惜哩可惜,為了不負斬魂刀的名字,一直都刀來刀去,其實我更想用劍耶。

 

粟米

20070803


不做人

“嘘——”


似乎我没画过4JO……飞机头SOOOOOO难画(抹泪

忙里摸摸鱼系列(抹泪X2

CP是吉良仗可逆不可拆……是不是有点冷(


“嘘——”


似乎我没画过4JO……飞机头SOOOOOO难画(抹泪

忙里摸摸鱼系列(抹泪X2

CP是吉良仗可逆不可拆……是不是有点冷(


香菇烤不熟

呀...練習一下畫JOJO+順便換畫風(又# 
 

這次畫了承花和吉良,都好喜歡啊這坑要爬不起來了Orz

呀...練習一下畫JOJO+順便換畫風(又# 
 

這次畫了承花和吉良,都好喜歡啊這坑要爬不起來了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