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吉良忍

46859浏览    123参与
店长.

平静的生活。


是手绘。对不起,我画画太菜了

总之就是,吉良忍我锁了,钥匙我磨成灰喝了。词穷


p1是原图【我上色好渣

p2是线稿

平静的生活。


是手绘。对不起,我画画太菜了

总之就是,吉良忍我锁了,钥匙我磨成灰喝了。词穷


p1是原图【我上色好渣

p2是线稿

偶一看

这本的汉化贴居然复活了?!大家快在度娘又吞贴之前去看啊!!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179449120?share=9105&fr=share&see_lz=1&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3.8.33&st=1575641382&unique=A025ACAFB58B52FB08D4514A8F19C34D
评论里再放一次防止点不进。

这本的汉化贴居然复活了?!大家快在度娘又吞贴之前去看啊!!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179449120?share=9105&fr=share&see_lz=1&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3.8.33&st=1575641382&unique=A025ACAFB58B52FB08D4514A8F19C34D
评论里再放一次防止点不进。

Florence

时远时近,欲得又失

“你也要起舞吗?”

动作有参考!

时远时近,欲得又失

“你也要起舞吗?”

动作有参考!

神明の上上签
2019.12.02 我太废了...

2019.12.02 我太废了,我今天不行了

2019.12.02 我太废了,我今天不行了

Meomoicecr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加班了吗...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加班了吗?至少给家里打个电话啊。”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加班了吗?至少给家里打个电话啊。”

Florence

真正平(幸)静(福)的生活的样子☕️

真正平(幸)静(福)的生活的样子☕️

弯弯

吉良(♀)忍(♀)片段

⚠️实际上是吉子忍。百合预警⚠️

⚠️川尻忍前提,含出轨情节⚠️

一个小片段尝试,或许会展开写(或许不会)

或许就堆一些零碎片段(也或许不会)

脑洞无聊且琐碎,没什么好看的。


忍开始试着做样式好看的便当,参照的是最新一期家庭杂志。多春鱼煎成金黄色,她哼着时下流行的男子团体的歌,捡出一条在清水中涮净盐分扔给上次闯进储物室的猫咪。女人或许总在努力以新的尝试来维持对生活的微末新鲜感,在此之前她从未主动替浩作准备午餐;现在她端出两只新购入的便当餐盒,大概是高中喜欢过的款式,木质的盒盖一角绘制的是白色茶花,另一只上面的则是浅紫色。


忍将裹好火腿馅料的饭团舀在手心揉捏成型,放进便当盒时有饭粒沾在指腹,...

⚠️实际上是吉子忍。百合预警⚠️

⚠️川尻忍前提,含出轨情节⚠️

一个小片段尝试,或许会展开写(或许不会)

或许就堆一些零碎片段(也或许不会)

脑洞无聊且琐碎,没什么好看的。


忍开始试着做样式好看的便当,参照的是最新一期家庭杂志。多春鱼煎成金黄色,她哼着时下流行的男子团体的歌,捡出一条在清水中涮净盐分扔给上次闯进储物室的猫咪。女人或许总在努力以新的尝试来维持对生活的微末新鲜感,在此之前她从未主动替浩作准备午餐;现在她端出两只新购入的便当餐盒,大概是高中喜欢过的款式,木质的盒盖一角绘制的是白色茶花,另一只上面的则是浅紫色。


忍将裹好火腿馅料的饭团舀在手心揉捏成型,放进便当盒时有饭粒沾在指腹,早晨的阳光刺破云层又透过双层的玻璃窗,把流理台上的大部分形状照得半透明。她眯起眼睛看着那粒白玉色的米粒出神思考,指腹的粉红色像太阳旁边平整铺展的云。她想起云层后面蓝色的天空,还有吉良吉子昏暗光线里有深蓝紫色水光的虹膜。她闭上眼睛,想象手指穿过吉子的浅色短发、抚摸柔软的乳房和腰腹、窥探她潮湿滚烫的秘密。忍将食指和中指含在口腔里,用柔软的舌头包裹着,她感受到体温,像吉子喜欢做的那样。


“说起来,我老公超喜欢他公司楼下那家店里的梅子饭团,甚至有时候会多买两个下班后带回家来吃...吉子果然也会觉得他是怪人吧?”


吉良吉影猫猫教🐾

【食本安利】

「こんな可愛いキラークイーンは初めて見たw 」

第一次看见这么可爱的kq(和吉良)

是吉良芯的尻川浩作发烧的故事,日文苦手只能看懂个大概总之非常可爱无敌可爱的一本,太太画风非常正,剧情和人物却可爱的不得了(分镜太厉害了)

希望能有太太要到授权汉化这本啊(如果有请务必喊我!!)

p站链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33223405&mode=medium

放了本子截图和太太主页截图如果有侵删

顺便安利这位太太 吃的cp吉良中心/吉良忍/承吉良/承波/柱男等画风超正剧情棒又可爱冷圈大手(划...

【食本安利】

「こんな可愛いキラークイーンは初めて見たw 」

第一次看见这么可爱的kq(和吉良)

是吉良芯的尻川浩作发烧的故事,日文苦手只能看懂个大概总之非常可爱无敌可爱的一本,太太画风非常正,剧情和人物却可爱的不得了(分镜太厉害了)

希望能有太太要到授权汉化这本啊(如果有请务必喊我!!)

p站链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33223405&mode=medium




放了本子截图和太太主页截图如果有侵删

顺便安利这位太太 吃的cp吉良中心/吉良忍/承吉良/承波/柱男等画风超正剧情棒又可爱冷圈大手(划掉)我不会吹了总之她超棒就完事了

Durian

【Steampunk/吉良忍】从你开始 七章

实在太忙,暂时更一章。坑真的挖得太大了,而且节奏不是一般的慢,希望后面能刹住车。

我已尽量尝试把Q写得萌了,希望大家也会觉得他有点萌(。


07


千竿风瑟瑟,我岂忘君颜。

——大贰三位(999?——?)


妇人会给自己介绍的工作是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的护士工作。忍招了一辆人力马夫车,打算乘坐其前往。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离位于江户火车站附近的自家有些距离,步行的话也需30多分钟,掂量了一下,忍还是选择了乘坐人力马夫车。


人力马夫车经过了在大正3年(1914年)竣工的江户火车站,宏伟的建筑物令忍不禁抬头仰望它高耸的绿色圆顶与红色外墙,无数的白色窗户就如幕布上...

实在太忙,暂时更一章。坑真的挖得太大了,而且节奏不是一般的慢,希望后面能刹住车。

我已尽量尝试把Q写得萌了,希望大家也会觉得他有点萌(。


07

 

千竿风瑟瑟,我岂忘君颜。

——大贰三位(999?——?)


妇人会给自己介绍的工作是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的护士工作。忍招了一辆人力马夫车,打算乘坐其前往。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离位于江户火车站附近的自家有些距离,步行的话也需30多分钟,掂量了一下,忍还是选择了乘坐人力马夫车。

 

人力马夫车经过了在大正3年(1914年)竣工的江户火车站,宏伟的建筑物令忍不禁抬头仰望它高耸的绿色圆顶与红色外墙,无数的白色窗户就如幕布上的璀璨的星星。

 

崭新的汽车并排停在江户火车站的前面,浩作跟自己提过,想为自家购入一辆汽车。不过忍以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为由拒绝了,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稍落后于他,以自家的财力确实能购置一辆汽车。

 

在江户火车站前,小摊贩在向自己兜售江户火车站的手绘明信片与地图。水彩油画好看地在纸张上晕染开来,忍掏出钱来购入了一张。隔壁的报刊亭上的木质架子上摆着马克思编写的《资本论》。由于这本书在日本岛内发行,就在几天前的上野公园(7)内召开了第一次的劳动节的聚会。那时忍在火车上遇到Q之前,就已听到火车的乘务员与其他乘客之间窃窃私语地议论此事。

 

不一会,她总算来到了帝都大学附属医院,在付过车夫车费及谢过他后,她便迈步踏入了帝都大学附属医院。

 

向问询台的护士说明过自己的来意之后,忍被带到了院长的办公室。简短地聊过双方相关的信息后,院长便拍板决定让忍在此工作。多亏了妇人会,不然单凭忍自身的力量,根本无法找到这么一份相对较好的工作。

 

她退出了院长办公室,迎面就见到了靠在白色墙壁上的Q。Q身上依旧穿着那套蓝色的西服,墨染色与奶白色的纹路在西服上游走,似乎融入了医院内的消毒水味道中。见到忍靠近自己,他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把自己头上那与西服同色的绅士礼帽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头短短的寸头金发。他似乎想对忍说些什么,还没等他嘴唇翕动,忍指了指走廊尽头——从走廊尽头的门扉出去就是医院的中庭,供病人休息与散步的地方。

 

Q点了点头,忍提着和服的下摆走在前头。Q跟在她的身后,忍身上的二蓝色和服就如一朵绽开的蓝色牵牛花。而跟在她身后的Q则如花朵下面的墨绿色叶子。他们一同穿过医院昏暗的走廊,来到阳光明媚的医院中庭。

 

似乎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到Q。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与Q对话,大概会被人当成异类。忍选了个栽了牵牛花的花坛前,此处似乎不会有人经过。她坐了下来,Q也在她的身旁坐下。夏日即将来临,蝉迫不及待地潜伏在医院中庭栽种的各种异木上,等待褪去自己腐朽的褐色皮肤后,发出代表夏天到来的震耳欲聋的声音。但此时正是好时节,空气当中只弥漫着青草与绿叶的香气,春季的花刚刚枯萎,再过一段时间在江户各处就能看到怒放的各色牵牛花。(8)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Q?”忍问,似是日常茶饭事般的问题。

 

“我是死神,会来到这里也不奇怪吧。”Q看向了另一边,没有去看忍的脸,“医院是阴阳交界的地方,对我们死神来说,这里是收割灵魂最为方便的地方。”

 

“我还以为你会长着一个牛头,或是一个马头,拿着三叉戟出现。(9)看来我错了,没想到你会是一个长着普通人脸的……死神。”

 

气氛瞬间变得尴尬。但Q没有生气,他将手伸向花坛,想要摘下一片牵牛花叶,结果他还没碰到那株植物,离植物还有一些距离的地方时,植物立即变得枯黄,耷拉了下去。他只好把手收了回来。

 

“之前地藏菩萨称要一改日本灵界的风俗。(10)于是改制后,所有的死神都不能像以前那样长着动物脑袋。我们从此获得了人类般的脸庞。”Q坦白,“只是没想到你能看到我们。”

 

“要是绝大多数人能看得到你们,估计都会惊慌失措吧。”

 

“的确,所以我们可以在人间界毫无限制地自由活动,可以偷偷地去卖纸蝴蝶的小摊上偷一只纸蝴蝶,也可以去卖煎饼的小摊上偷一个煎饼……”Q的手上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煎饼,他有些落寞地说道,“其实我根本没办法吃下你们人间界的食物。所以你对这个感兴趣吗?”

 

Q小心翼翼得如一个对恋爱方面初出茅庐的小伙,将它递给了忍,“你要吃吗,忍?我没有办法品尝它的味道。”

 

忍蹙眉,摆手,“这可是盗窃行为,我怎么可能接受你的好意?”

 

“也是。可是我作为死神,只能看看这人间界的人们心满意足、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手上热气腾腾的食物。我能吃的只有灵魂。”Q叹了口气,无奈地道。

 

他解开了自己的外套西服的扣子,从内衬里掏出了更多的东西:蓝色的纸蝴蝶、长相奇异的人偶、白色的贝壳、放久了有些发霉的饭团……他的衣服内衬宛如蕴藏了一个宇宙。不久之后,他掏出来的东西堆满了忍的四周,眼看这些杂物就要堆满整个花坛,并且Q还在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掏出物品。忍无奈地叫道,“够了,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这样啊……”Q露出了个苦笑,霎时间愣住了。他明显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的这些东西都是从别人那里偷过来的!”忍忍不住发脾气,“在你把它们都物归原主之前,我不会再理睬你!”

 

尽管她算是个性情温和的女性,甚少对某些事情感到愠怒,但此刻Q的所作所为的确与她心中的原则不符合,她面对Q确实感到了有些束手无策。Q的热情令她有些无可奈何。Q那热情尽管是出自他善良的内心与动机,但此刻的确令她觉得Q有些情商低。哪怕Q现阶段并没有对忍做出特别过分的行为。

 

Q开始伸手去收拾自己掏出来的那些杂物,忍咬着下唇看着他把它们逐一塞回自己的西服内衬里。

 

Q垂下头,将一张长得很像猫的粉色狐狸面具拾起,忽然开口道,“抱歉,我不知道这样会引起你的不快……”

 

他的道歉如此苍白且无力。忍听了后,眉头皱得越发深了。她站起身来,俯视着正在收拾的Q,道:

 

“以后,请你别来找我了。”

 

话语刚一出口,忍就后悔了。

 

“……”Q有些震惊,但还是选择缄默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你是第一个我开口对话的女性。”

 

但忍再也无法把那句话收回,只能强撑着转过身,别过头不去看Q。她故意地把离开的步子踏得很大声,用以掩盖身后的Q微微的无奈的叹息声。


(7)指大正9年(1920年)5月2日,日本初次五一劳动节聚会召开。作为会场的上野公园上聚集了15个劳动团体,5000人的劳动者。

(8)日本多数会在7月6日—8日举行夕颜节(牵牛花节)。

(9)指传统文化中的地狱使者牛头马头。

(10)日本的传统文化中地狱统治者多为地藏王(菩萨)。


香煎三色魚

大家好!死亡人口回歸交黨費現場!都是吉良圖,時間跨度一兩個月(ry)p4吉良忍暗示有(根本看不出來) 還有這幾張基本都帶點血#腥表現不過就這麼幾滴血應該不算什麼吧!(什麼玩意)

大家好!死亡人口回歸交黨費現場!都是吉良圖,時間跨度一兩個月(ry)p4吉良忍暗示有(根本看不出來) 還有這幾張基本都帶點血#腥表現不過就這麼幾滴血應該不算什麼吧!(什麼玩意)

微絮Ove

咕了很久的JOJObg向同人合志《The Grace》终宣+预售【对不起(´ . .̫ . `)】
刊名:《The Grace》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系列
cp:JOJObg向多cp
类型*:图文合志
规格*:A5
页数*:≈170p
定价*:55r
预售时间*:11月6日20点—11月30日
预售链接*:
【预售  JOJO】https://m.tb.cn/h.eHWk4I9

更多试阅和插图预览可以前往二宣查看:http://weixuove.lofter.com/post/1de850df_1c63bbc32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参本老师

咕了很久的JOJObg向同人合志《The Grace》终宣+预售【对不起(´ . .̫ . `)】
刊名:《The Grace》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系列
cp:JOJObg向多cp
类型*:图文合志
规格*:A5
页数*:≈170p
定价*:55r
预售时间*:11月6日20点—11月30日
预售链接*:
【预售  JOJO】https://m.tb.cn/h.eHWk4I9

更多试阅和插图预览可以前往二宣查看:http://weixuove.lofter.com/post/1de850df_1c63bbc32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参本老师

三木

一个恶魔,一个可怜的家庭。
一个充满疑问的灵魂,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

一个恶魔,一个可怜的家庭。
一个充满疑问的灵魂,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

(。ヘ°)

【吉良忍】蛛丝

观av62644670有感,但没写好,所以小学生文笔警告。矫情文风警告。这对真是出乎意料的有趣。

————————————————————


  吉良吉影依旧过着平静的生活,

  在败者食尘的帮助下。

  他获得了终极的安心,吉良吉影安心地过着以前的生活,以川尻浩作的身份。

  很难想象的安稳生活的确就这样继续着,他依旧是平凡的上班族,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早晨在固定的时刻起床,享用着夫人忍做的早餐,离开家时再给夫人一个离别的吻;晚上回到家后,说完“我回来了”之后,他的妻子忍...

观av62644670有感,但没写好,所以小学生文笔警告。矫情文风警告。这对真是出乎意料的有趣。

————————————————————

 
 

  吉良吉影依旧过着平静的生活, 

 

  在败者食尘的帮助下。 

 

  他获得了终极的安心,吉良吉影安心地过着以前的生活,以川尻浩作的身份。 

 

  很难想象的安稳生活的确就这样继续着,他依旧是平凡的上班族,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早晨在固定的时刻起床,享用着夫人忍做的早餐,离开家时再给夫人一个离别的吻;晚上回到家后,说完“我回来了”之后,他的妻子忍也会送来一句“欢迎回家。”,晚餐往往是他和忍轮流下厨,饭后当他处理私事时,忍往往会端着茶送来。 

 

  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周而复始着,这样的普通的日常一天天延续着。 

 

  然而,川尻忍,这个连接着吉良和正常世界的人,他的妻子,看向他的眼神依旧带着无尽爱意。似乎这样的平凡生活也不能削减她的感情。 

 

  她被他所吸引,吉良很清楚这一点。 

 

  他和川尻浩作的不同之处,产生了所谓的浪漫,让忍看向了他。但荷尔蒙的影响褪去之后,忍的目光依旧在他的身上停留,他不是很能理解,但—— 

 

  【吉良向忍递去新买的茶具,是她喜欢的样式,对方如他所想的露出了开心又些许害羞的笑容。】 

 

  他的确感到了安心。 

 

  对忍给予关心时,吉良也没意识到自己心中那种理所应当的情绪。就像他第一次吻忍一样,那的确是出于对早人的示威,但除此之外,“这是他的妻子,离别吻也并非不能满足。”,吉良产生了类似的想法,却又下意识地埋在心底。 

 

  一开始会因担心忍而怀疑自身的吉良,无意识中放任了自己的心动。 

 

  他自然而然地认同了自己作为丈夫的身份。 

 

  这是他的妻子,他对她持这样的态度是理所应当的,就仅此而已了,这是吉良对自己的解释。 

 

  忍向他抛以蛛丝,这是又细小又脆弱的丝线,就如他们脆弱的关系一般,但吉良吉影却也借此攀向了忍,攀向了忍背后的正常世界。 

 

  * 

 

  但这是吉良想呆,却不能久呆的世界。 

 

  本能像是毒蛇,一边缠绕着他的脖颈令他窒息,一边注入毒液使他崩溃。 

 

  指甲的生长速度又加快了, 

 

  吉良却依旧冷静, 

 

  这不过是到了固定的纾解时间。 

 

  为了正常生活的进行,他依旧继续着自己的行动,陌生女人的血液依旧在某个角落蒸发,痛苦的灵魂依旧从杜王町的上空飘过。 

 

  他割据着世界,割据着自己。 

 

  对妻子温柔的男人,同时也是对其他人残忍的男人;对着忍微笑的时候,也会对着受害人冷酷地讥讽。 

 

  他是腐烂的苹果,而忍能看到的只能是表面的光鲜,而她也只会依旧报着这样的误解,和他善终一生。 

 

  吉良对此拥有意外的自信,他向来非常强运,蒙骗忍是很容易的。 

 

  但是,连接二人的丝线,那脆弱的蛛丝,终究还是断开了。 

 

  正如吉良吉影最后也未能发动的败者食尘。 

 

  * 

 

  偶尔也会做无聊的梦呢。 

 

  满目红色疮痍的地狱里,这是吉良吉影少有的放松时刻。 

 

  只能在梦中回想吗? 

 

  等不到归人的家里,这是川尻忍无尽的痛苦回忆。 

 

  end

 

神明の上上签

2010.10.9 但是指甲在不受控制的生长呢···

2010.10.9 但是指甲在不受控制的生长呢···

Durian

【Steampunk/吉良忍】从你开始 六章

这章有点转折的意味。坑挖得越来越大,不知道到时能不能全部填完。

结局一定是HE,是HE,是HE(重要的话说三遍)。

想写出时代的滚滚洪流,另外不会涉及侵华战争时期(裕仁天皇)的所有描写。


06


烦恼为谁故?偏招诘问人。

——平兼盛(?——990)


忍做了个梦。


她遇到了许久之前在自己面前出现的“前男友”。他那头卷曲的黑色头发与深邃的同色眼睛与浩作十分相像,但浩作的发型是刺猬头,并不是如他那样的卷曲的黑发。


他好像是曾经的帝都大学医学系的学生,适逢自己所在的护理学校与帝都大学有联谊,才与他相识。忍之前从未想过自己...

这章有点转折的意味。坑挖得越来越大,不知道到时能不能全部填完。

结局一定是HE,是HE,是HE(重要的话说三遍)。

想写出时代的滚滚洪流,另外不会涉及侵华战争时期(裕仁天皇)的所有描写。


06

 

烦恼为谁故?偏招诘问人。

——平兼盛(?——990)

 

忍做了个梦。

 

她遇到了许久之前在自己面前出现的“前男友”。他那头卷曲的黑色头发与深邃的同色眼睛与浩作十分相像,但浩作的发型是刺猬头,并不是如他那样的卷曲的黑发。

 

他好像是曾经的帝都大学医学系的学生,适逢自己所在的护理学校与帝都大学有联谊,才与他相识。忍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与帝都大学的医学生产生联系,但一想起自己就读的是医学中的护理专业,自然而然就接受了。

 

黑发的青年对她很好。他会给她买江户时兴的菓子与纸蝴蝶。以西洋舶来的水彩画成的纸蝴蝶仿若要在她的手上翩翩起舞,黑发的男友注视着她的脸,在她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话语碰触到了空气瞬间湮灭,化为了死水般的寂静。

 

忍想在回忆中寻找他当时说出了什么样的话语,但只能见到他的嘴巴在翕动。他身上的菊枕纹样的墨染色和服在她的面前铺展开来,仿佛要把她笼罩起来。在日本文化当中,菊枕多为女子送给男子的定情信物,这件和服也是她特地走到常去的和服店里定做的,做成后送给他的——此时的忍还记得。但他们之间的绵绵情话在忍的脑海中却是空白一片,大概是由于时间流逝导致的吧。

 

但是他的嘴唇已经靠近她的,他的黑色双眸里闪着对她的热情与恋意。他的嘴唇仿若羽毛一般轻,柔柔地印在她的上面,然后,他的手顺着她的身体曲线游走,想要更进一步的动作……忍确实在他的身上得到了温存与满足。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似乎再次穿越到了那个年代,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那个吻过自己的黑色头发的男性。忍的意识当中把他认定为自己的“前男友”,但忘记了他的名字,彼此之间的相识经过,以及最后为何会分开。

 

早人的硬朗且英俊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确实继承了浩作身上的某些特质——在再次看到他的脸庞时,忍才意识到为何他会自称是自己与浩作结合的产物。此时此刻他正站在自己与记忆当中那个与黑发男子发生过某件事的地方。层林尽染般的红霞在天空中延展,大红漆的鸟居之下,早人那头与自己同色的蜜橙色头发被剪得短短的,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台阶上。他取代了“前男友”,朝自己伸出手来,抚摸了自己的脸庞。

 

“他的灵魂已分裂成了不同的碎片。”早人说出的第一句话令忍丈二摸不着头脑,“所以,现在你认识的川尻浩作也不是你的丈夫。”

 

“分裂成不同碎片是什么意思?”忍向抓住面前的早人问个清楚,但面前的早人的身影迅速湮灭在黑暗当中,她无法伸手抓住他的存在,只能看着他保持着担心的表情消失。

 

白光覆盖住了黑暗。忍的眼里出现的只剩下一片光明。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眼中所及的只有家中的床褥。初梦纹(4)(指白色的茄子果、老鹰羽毛与紫藤的纹路)的红色床单伏在自己的身下,忍记得这床被褥是自己特意与浩作在结婚前的某次新年参拜之前挑选的,出于自身对初梦纹含有极好的含义的了解。

 

刚刚她做了个梦中梦,梦中出现了曾经与自己谈恋爱的黑发男性。她忘记了他的名字,只认识到对方与自己曾经维持过这样的关系。

 

到底是哪方面出现了问题呢?为什么自己会记不住这么重要的事?如果是曾经许下山盟海誓的对象的话,自己必定会记得他,但他对自己来说的确如此陌生。似乎他吹在自己唇上的亲吻都烟消云散,那些相濡以沫的话语全数化为他送给自己的各色纸蝴蝶,纷纷扬扬地在空中往四周喷射状般地逃离。忍最后只能抓住一些虚无。

 

“妈妈,我能进来吗?”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迅速将忍拉回现实,名为“早人”的青年对自己的称呼令忍实在不习惯。她原本打算再次开口诉说不满,但一想到自己与早人已约法三章,便噤口不语。

 

她道:“进来吧。”

 

早人推开了房门,见她尚未梳妆,头发有些乱蓬蓬地披落在她的肩背,身上的菊鹤纹的和服皱在身上,看起来有些狼狈。

 

“要不,我帮你梳头吧。”身强力壮的青年提议。

 

听到他这么说,忍立即羞红了脸。她感觉自己的呼吸也随即变得急促,赶忙拒绝:“不,不用了……”

 

“好吧……”早人有些垂头丧气,只好再道,“妈妈,你打算去工作吧?”

 

忍有些错愕,他宛如自己脑中的神经,把自己的一切读懂。明明自己根本未与其他人提及相关事宜,只在床笫之间与浩作稍微提及了一下。或许面前的青年真的来自未来,把未来发生于自己身上的一切了如指掌。

 

忍点了点头。

 

早人继续道:“是因为最近妇人会举行的男女平等运动情绪高涨的缘故吧?你去听了她们相关的宣传了?”

 

“她们前几个月来过我这边宣传过男女平等的观念,说‘女性也可以去工作’。(5)”忍叹了口气道,“她们了解到我以前在江户修读过护理相关的课程,建议我去医院就职。她们还给我推荐了不少位于江户的医院。我一想觉得去工作也不错,至少不用跟浩作……也就是你爸爸冷战”。

 

早人沉吟了一阵子,再道,“我尊重你的决定,可是,妈妈……”

 

他先是肯定了忍的想法,才有所转折地道,“可是……你现在所接触的那个川尻浩作,或许已经不是你熟悉的那个了……”

 

纸蝴蝶再度在忍的意识当中如炸裂般地散开,面前的早人瞬间与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幻影重叠。

 

“小孩子不要管……”此刻她想说出这代表家长权威的话语,但一看面前的“儿子”已出落成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青年,还是硬生生地把话语咽了下去。

 

“算了算了。”她只能后退一步,“我该去妇人会给我介绍的地方工作了。”她再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好把早人推出门外。

 

直到听到早人的脚步声远去,忍才从衣橱中取出一套秋之野纹(6)的和服披上,二蓝色的桔梗、女郎花、荻等花卉各色花卉的淡彩柔和纹路在和服上摊开。她忍不住瞄了一眼放在衣橱当中的、经由横滨港舶来的白色纱质的西洋内衣。她想过与浩作改善这持之以久的冷战关系,所以才购入了这么一套特殊的衣物。日本社会深受大陆影响,近年来才出现西洋内衣,剪裁合适得体的西洋内衣看起来可谓是设计大胆。

 

看着看着,她愈发感到害羞,只好把衣橱门轻轻掩上,不去看它。



 (4)初梦纹的意义在于“一富士,二老鹰,三茄子”这句谚语。意思是指如果新年的第一场梦(初梦)梦到这三样东西就代表好预兆。富士又与“不二”“不死”谐音。初梦纹之后还会继续出现。

(5)由于第一次蒸汽大战之后日本经济状况陷入低谷。“职业妇人”在大正9年(1920年)的日本成为了当时的流行语。另外,市川房枝(1893—1981)等妇女代表结成新妇人协会,以男女平等为目标的妇女运动在当时很盛行。

(6)秋之野纹含有“无常”的意思。


TBC

神明の上上签

因为深夜小朋友吃糖会坏牙齿的!/一本正经

因为深夜小朋友吃糖会坏牙齿的!/一本正经

Durian

【Steampunk/吉良忍】从你开始 五章

1.0. 这章还是有露铃关系的描写。坚持到20%了,看了下字数是2万3千多,后面还有不少内容。看了一下这章很重要。

1.5. 工作到现在,抽空更一章


05

 

云中留晓月,恋恋不思还。

——清原深养父(?——?)


岸边露伴正走去帝都大学的电报室,适逢有一封来自美国的电报传送了过来,是来自特斯拉的。研学家特斯拉素来与发明大王爱迪生不和,由于特斯拉性格怪异,而爱迪生则是以专利无所其极地盈利的商人。但他们二者都与岸边露伴保持着不同程度的联系,当然其中也有彼此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的原因。特斯拉与爱迪生此时都位于美国,而岸边露伴此时位于日本。...


1.0. 这章还是有露铃关系的描写。坚持到20%了,看了下字数是2万3千多,后面还有不少内容。看了一下这章很重要。

1.5. 工作到现在,抽空更一章


05

 

云中留晓月,恋恋不思还。

——清原深养父(?——?)


岸边露伴正走去帝都大学的电报室,适逢有一封来自美国的电报传送了过来,是来自特斯拉的。研学家特斯拉素来与发明大王爱迪生不和,由于特斯拉性格怪异,而爱迪生则是以专利无所其极地盈利的商人。但他们二者都与岸边露伴保持着不同程度的联系,当然其中也有彼此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的原因。特斯拉与爱迪生此时都位于美国,而岸边露伴此时位于日本。

 

恰巧,广濑康一也在电报室中。

 

“啊,岸边露伴教授。”广濑康一开口跟他打招呼,“你也是来接收电报吗?”

 

岸边露伴点了点头,“你呢?”

 

“一样。”

 

“你的电报是从哪里来的?”岸边露伴顺口问道。

 

“京都的间田敏和。他是我在乡下的玩伴。”从蒸汽电报机的下端吐出了一张印了黑色铅字的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片假名与汉字。康一把这张纸取出,夹在自己的腋下,走去泡咖啡。

 

电报室旁边便是茶水间。里面放了一个正燃烧着煤的灶头,上面放着一个咖啡壶。自黑船事件以来,日本被迫开埠,许多来自西方世界的事物乘着船来到这个曾经闭关锁国的东方国度。人们脱下原先的和服,换上舶来的洋装。江户——这个最靠近海洋的大城市——成了最受西洋文化影响的地方。康一与露伴此时正穿着舶来的洋装,用着蒸汽咖啡壶煮着咖啡。康一走去一边的木质柜子旁,取出一罐非洲运来的咖啡豆。他用勺子舀了一些咖啡豆放入咖啡壶中,露伴去取水,很快回来了。他把手中的水壶递给康一。康一把水壶中的水倒入咖啡壶中,盖上了盖子,让里面的咖啡豆软化,最后化成香醇浓稠的墨色咖啡。很快从壶嘴飘出一股白堇色的蒸汽。咖啡的香味随即飘逸到空气当中。康一关了灶头,走去拿了两个咖啡杯,中国白瓷制的咖啡杯被放在了咖啡壶旁的空位上,康一把咖啡倒了出来,均匀地分布在两个杯子当中。他往两个杯子里都倒满咖啡,其后把其中一杯递给了露伴。

 

露伴拒绝,这般提议道:“我先去把特斯拉给我的电报取了。你能把咖啡放在你的办公室里吗,康一?”

 

康一点点头,露伴立即退出茶水间,走去隔壁的电报室取电报。他刚刚的步调完全跟随着康一来了,完全忽略了自己必须要做的事。现在只能回去把自己要做的事理清。

 

露伴绝对不是那种对同性抱着爱恋的人,而是在康一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会吸引人的光晕。每个人会不自觉地被那个光晕吸引,跟随着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在与康一交往的这些年里,露伴深知对方并不是个小人,而是个正直的人。

 

露伴看向了特斯拉给自己的电报。对方明显地表示对露伴研究的灵学与研学合作的项目的兴趣,并询问了以太能源相关的事。

 

看到此处,露伴赶紧走去找康一。

 

“康一,我们一直研究的研学与灵学合作的研究项目有了成效!就连特斯拉对此产生了兴趣!”

 

露伴兴奋地道,把手搭在康一肩上。

 

没错,研学与灵学合作研究的基础源于特斯拉一直在研究的以太能量相关的。特斯拉在地底矿中发现了以太矿产,并将其命名为“以太矿”,而通过燃烧以太矿获取的能量被他命名为“以太能量”。以太矿多数集中于火山附近。日本本岛及其周围火山众多,因而以太矿矿产资源丰富,这为日本本土的经济与技术发展提供了能源支持。

 

此时的特斯拉醉心于露伴告诉他的灵界相关研究,并给露伴提供了许多技术方面的帮助。

 

“太好了!”康一对他微笑。

 

“那么我们要再接再厉才行,努力铺出人间界与灵界之间的万寿菊(3)之路。”

 

“不过我还是要赶紧收拾去京都的行李。”康一朝他挥挥手,属于他的咖啡杯已空,而另一杯属于露伴的咖啡还满当当地摆在桌上,露伴拿起了它,一饮而尽,“我跟校方已经申请了假期,由花子等着我呢。”

 

“你真的决定去京都了?”

 

“嗯,我打算去京都待一个星期。”康一把桌上散乱的资料收拾好,堆叠在一边。

 

他缄默了一阵子才道,“当然会跟由花子一起。”

 

“好吧,那我祝你们旅途愉快。”露伴不假思索地道,“我就待实验室里继续研究算了。”

 

“你不去吗?我可是从铃美小姐那边听说了跟你小时候相关的事哦。”康一毫不客气地说道,“她说你跟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露伴迟疑了一下,道,“可是我没有相关的任何记忆。”

 

“可能是因为你那时的年纪太小了吧。”康一道,“总之她对你的感情很深。”

 

“你这么说……我觉得是因为你想去京都吧。”露伴毫不犹豫地拆穿了他,“反正我还是在江户的研究室里继续研究研学吧,而且我本身的职业也是研学家……”

 

见康一脸上出现了不悦,露伴立即改口,“算了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反正老窝在研学研究室里也挺容易发霉的。”

听到他这么说,康一立即把脸转了过去,道,“铃美小姐你听到了吗?岸边露伴教授答应要去京都去寻找你死亡的真相了。”

 

“原来你把铃美小姐请到这里来了啊。”虽然被康一欺骗,但露伴没有生气,“但我没有可以看到灵体的阴阳眼,你能把可以看到灵体的研学器具给我吗?”

 

“当然可以。”康一从口袋中拿出灵界视眼镜与能听到灵界的声音的耳机,递给了他。看来康一已预料到了他的反应,早早地准备了相关的材料。

 

“总有一种被你摆了一道的感觉。”露伴小声不满地嘟囔,依旧没有生气。他自然地戴上了耳机,将眼镜举到自己的眼前,少女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而非眼中。少女的声音……不对,她尚未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铃美小姐会跟我们一起去吗?”露伴随口一问。

 

“不。我变成了怨灵。”少女平静地回答,“永远被束缚在杀人凶手的附近。只要杀人凶手去到哪里,我就会跟着他去到哪里。”

 

“居然有这种事?”露伴讶异。

 

“灵界与你们人间界一样都是很奇妙的存在。”少女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难过,但还是被露伴小心地捕捉到了,“我无法离开江户。”

 

“那在江户中调查不就行了吗?”露伴多嘴,“反正凶手就在江户城当中。”

 

“你可要想想。江户现在可是人口超一百万的大都市。”康一毫不犹豫地补刀,“这无疑等同于大海捞针。”

 

“……但是去京都调查也不一定有结果啊。”露伴反驳,“京都可是前都城,人口也超五十万了吧。”

 

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便把首都从京都迁往了江户。由于首都的变化,学术研究、经济贸易等主要命脉的重心也随即从京都迁往了江户。自然而然,研学家岸边露伴的研学研究室位于江户。

 

“不过,小露伴应该不知道如果是与被害灵体有渊源的人去调查相关的真相的话,真相会相对容易地浮现出来。”耳机里传来了铃美健气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会是那种氛围阴郁的存在。”露伴忍不住吐槽。

 

“毕竟你不了解灵界啊。”

 

“或许吧,毕竟专业不是这一行。康一更熟悉相关的吧,他可是灵学家。我干的不是这一行,所以不了解也很正常。”

 

“对了,我能感觉到……凶手的灵魂已经被分成了不同的碎片……或许此行对你们来说会是一个艰辛的过程。”

 

“凶手的灵魂被分成了不同的碎片?”露伴疑惑,一边的康一则是神色凝重。

 

“或许在江户的这位凶手只是‘他’的一部分,并不是‘他’的整体。”铃美的话语越发深奥,露伴感觉她说的话已逸出了他思考的常规。

 

“等一下,铃美……你说的话我不懂啊……”露伴的额上沁出了汗珠。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分裂,但‘他’的确是不完整的。”铃美没有正面地回答露伴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把话语说了下去。

 

“你们讨论得如何了?”仗助此时走入了康一的办公室,“亿泰无法走开,但他可以协助我们问铃美小姐相关的更多信息。”

 

“我也不大清楚。反正先去京都查找相关的线索比较好。”康一把双手交叉在脑后。

 

“唔,好。”仗助答应。

 

露伴有些担心地瞥向铃美所站的地方,他不像康一那样拥有一对窥探灵界事物的敏锐的双眼,透过那原始与先进兼备的灵研学——露伴姑且这么称呼道——眼镜,他才能朦朦胧胧地看到她的身影,放任于想象才能得出她的真实姿态。

 

直到康一喊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别看了,露伴老师。等我们的灵学眼镜再发达些,你就可以看清楚铃美小姐了。”

 

(3)出自《寻梦环游记》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