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同人作品请勿上升真人

16浏览    8参与
天权國太傅

【蓝家竹马组】猫舌

蓝启仁:别人家来拱我的好白菜也就罢了,毕竟我阻止不了,但为什么明明都是我一起种下的白菜,你却偷偷的转化了,转化也就转化了,为什么你还要偷偷拱我的好白菜苗子?

………………………正文开始………………………………

蓝思追记不清自己到底跟蓝景仪相处了多少年头了,似乎是从记事起,两个人就形影不离的,一起跟蓝先生学礼仪知识,一起跟含光君学习法术,练习御剑,偶尔还能跟泽芜君来一趟公费旅游,见见世面。

蓝家家训“雅正”,并以此持家。但似乎自己的竹马并未以此为戒,云深不知处里,时常能见到他疾行喧哗,时而调笑恶搞女修士,时而顶撞蓝先生,又或者带自己旷课下山,景仪的存在,为静谧的仿佛一滩死水的云深不知处...


蓝启仁:别人家来拱我的好白菜也就罢了,毕竟我阻止不了,但为什么明明都是我一起种下的白菜,你却偷偷的转化了,转化也就转化了,为什么你还要偷偷拱我的好白菜苗子?

………………………正文开始………………………………

蓝思追记不清自己到底跟蓝景仪相处了多少年头了,似乎是从记事起,两个人就形影不离的,一起跟蓝先生学礼仪知识,一起跟含光君学习法术,练习御剑,偶尔还能跟泽芜君来一趟公费旅游,见见世面。

蓝家家训“雅正”,并以此持家。但似乎自己的竹马并未以此为戒,云深不知处里,时常能见到他疾行喧哗,时而调笑恶搞女修士,时而顶撞蓝先生,又或者带自己旷课下山,景仪的存在,为静谧的仿佛一滩死水的云深不知处,注入了一丝活力。

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适应了这样的蓝景仪呢?是从自己天生吃不得热食,而景仪注意到了,年纪小小的他陪着自己一起吃残羹冷炙,是自己不小心打碎了蓝老先生最爱的茶具,而景仪帮自己背了黑锅,被罚抄家规,亦或是景仪带自己旷课下山,明明自己也有错,他却全权一力承担罪责,被罚挨了戒尺。

尽管,蓝景仪吃完残羹冷炙,还能吃得下烤红薯,被罚抄家规,思追也有帮忙一起,蓝景仪受着戒尺的同时,思追也同样的受罚。

思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吃不得热食了,未开蒙的时候,是跟着含光君一同起居的,含光君不喜热食,自己便同含光君吃同样的饭菜,后来,年纪稍大些的时候,同年龄相仿的景仪一同在蓝先生座下学习,谁料兰室准备的居然是热腾腾的饭菜,思追第一次在兰室就餐就被烫着了,但是被教导,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即使被烫的舌头上起了泡,尝不出滋味。思追也没有声张,只默默的吃着饭,饭后如同往常一般正常上课,正常作息。

是蓝景仪发现的,整天板着一张脸的思追,每每到了用膳时刻,那张板着的脸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整个人立马就丧失了气力,好似吃饭是什么苦大仇深的事情一样,蓝景仪爱一切不用上课的时光,尤其热爱用膳的时刻,他自己嘴甜,夸起人来,能夸出朵花来,厨房的哥哥姐姐们都喜欢他,经常偷偷地给他加餐。

蓝景仪是某天用过午膳之后,发现同辈之中,学习最好的蓝思追居然没吃完饭,本来是打算过去笑话他的,但是看着他每吃一口饭菜,就跟很难受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饭菜有多难吃呢。蓝景仪觉得,自己得给厨房的哥哥姐姐们正名。

“你怎么这么吃饭啊?饭菜里又没下毒。更何况这饭菜色香味俱全的,甭提多好吃了。”

“……”

“喂,蓝思追,我跟你说话呢。”

“……食不言,寝不语。”蓝思追看着面前蓝景仪一副打开了话匣子的模样,认命的放下了碗筷,正好这饭菜还有些热,就再放一放也好。

“那你说,你为什么吃的这么……这么……”

“细嚼慢咽”

“……对,也不对,你看着好像挺难受的。”

“我吃不得热食,怕烫。”蓝思追说着,就张开了嘴,被烫伤的上颚,牙床上的水泡,甚至舌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水泡,光是看着,蓝景仪都觉得疼的要死。

“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说呢?”

“蓝先生说,食不言,寝不语。”

“你是不是傻啊,别吃了,跟我去医师哪里瞧瞧去。”

“……”思追看着景仪牵起自己的手,突然觉得,吃下去的饭食似乎没有那么烫了。



天权國太傅

【气宇轩扬】吃醋

王皓轩觉得最近自家小助理扬扬似乎总是躲着他,除非工作需要,不然绝对不在他面前出现,就算勉强出现了,整个人也是魂不守舍,丢三落四的,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昨天,他们从北京飞上海,飞机落地 ,下飞机的时候,扬扬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在机场里,甚至有粉丝在的情况下,迷糊的某扬居然踩掉了自己的鞋。场面一度难以控制,往事不堪回首。王皓轩一点都不想回忆昨天被踩掉鞋之后,粉丝们哄堂大笑的场景。粉丝们笑笑也就罢了,为啥你个罪魁祸首也跟着笑啊。

在机场闹了笑话也就罢了,轩哥大度,不当回事,但是坐上保姆车之后,扬扬竟然拿出下个月的行程单给他是几个意思,这次的活动难道不用走流程?轩哥业务能力到家也不是什么...


王皓轩觉得最近自家小助理扬扬似乎总是躲着他,除非工作需要,不然绝对不在他面前出现,就算勉强出现了,整个人也是魂不守舍,丢三落四的,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昨天,他们从北京飞上海,飞机落地 ,下飞机的时候,扬扬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在机场里,甚至有粉丝在的情况下,迷糊的某扬居然踩掉了自己的鞋。场面一度难以控制,往事不堪回首。王皓轩一点都不想回忆昨天被踩掉鞋之后,粉丝们哄堂大笑的场景。粉丝们笑笑也就罢了,为啥你个罪魁祸首也跟着笑啊。

在机场闹了笑话也就罢了,轩哥大度,不当回事,但是坐上保姆车之后,扬扬竟然拿出下个月的行程单给他是几个意思,这次的活动难道不用走流程?轩哥业务能力到家也不是什么都行得通啊,王皓轩甚至都想到是主办方没发活动方案给他。

然而现实却很打脸,扬扬手机格式化,还没有备份,啥都找不到了,最后,还是经纪人哥打了几通电话,才要到了这次的活动方案。

然后,扬扬被经纪人哥狠批了一通,经纪人哥本来就毒舌,王皓轩在旁边听了两句,都受不了了,更何况是被指着鼻子骂的自家小助理,于是本着互帮互助的友好品格,帮小助理说了两句好话,结果,他跟着扬扬一起挨了一路的爱的训示。

工作不在状态,经纪人哥大手一挥,直接就放了扬扬长假,本来寻思吧,让他在家给轩轩打打广告,也不要求他给接个工作,最起码,调整一下他自己的状态。

   王皓轩闲来无事打开微信盆友圈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家小助理的确是在积极的发广告,但是发的都是别人的,甚至不是同公司的他居然也发,一天三四十条的广告,居然没有一条与自己有关,轩哥觉得,哪儿来一股酸味,酸的他都有点不舒服了。 

一连扒拉了扬扬好几天的盆友圈内容,轩哥总算找到了有关自己的内容,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到自己这里就是“笨蛋出租,五毛起价。”配图还是一张自己的搞怪表情包。

王皓轩实在想不到自己究竟是做过什么事,得罪了自家小助理,都让人家无心工作了。每次看到自己都跟洪水猛兽似的。

“笨蛋王皓轩,傻子王皓轩,让你把我的巧克力送人,让你把我的糖果掏空,让你乱搞我的材料包……”这条微博,扬扬已经编辑好几天了,迟迟没发出去,想等着某人自己发现。



天权國太傅

【博君一肖】“追”星

王椰啵是小赞粉丝。

王椰啵是小赞圈外不具名男友(自封的)。

两人结缘于一场酒吧戏,现今小赞风头正劲,红透了半边天,王椰啵作为一个一直追随小赞的小飞侠来说,那真是脸上倍儿有面儿。

曾经目睹了王椰啵勾搭全过程的酒吧老板娘妖晓筱,用充满回忆的口吻说道,那注定是个天雷勾地火的夜晚。而酒吧服务员嘟嘟却说,那是一个青年愈挫愈勇,勇敢求爱的有故事的夜晚。

王椰啵是从燃少这个节目开始注意的小赞,彼时还顶着热苏打头衔的青年,干净,纤尘不染,完全是个素人,没有包装,没有过于光鲜的衣着服饰,只有一腔热诚,诚然,这是小赞的最独特的地方,身着一件白色毛衣的小赞走进了王椰啵眼中,而一首简单的《残酷月光》唱进了...


王椰啵是小赞粉丝。

王椰啵是小赞圈外不具名男友(自封的)。

两人结缘于一场酒吧戏,现今小赞风头正劲,红透了半边天,王椰啵作为一个一直追随小赞的小飞侠来说,那真是脸上倍儿有面儿。

曾经目睹了王椰啵勾搭全过程的酒吧老板娘妖晓筱,用充满回忆的口吻说道,那注定是个天雷勾地火的夜晚。而酒吧服务员嘟嘟却说,那是一个青年愈挫愈勇,勇敢求爱的有故事的夜晚。

王椰啵是从燃少这个节目开始注意的小赞,彼时还顶着热苏打头衔的青年,干净,纤尘不染,完全是个素人,没有包装,没有过于光鲜的衣着服饰,只有一腔热诚,诚然,这是小赞的最独特的地方,身着一件白色毛衣的小赞走进了王椰啵眼中,而一首简单的《残酷月光》唱进了王椰啵心里。

因为小赞是设计师出身,王椰啵为了能跟自家爱豆有更多共同语言,自学了PS.AI.AE.PR等一系列专业软件,发奋图强,那艰苦奋斗的劲头比之高考学生有过之而无不及,差点就要成为设计行业的明日之星了。然后,他成了一名光荣的线下工作者。

因为追星,王椰啵关注了好多小飞侠,也通过小飞侠关注了几个HN,倒不是想成为ss,主要就是想知道自家爱豆时时刻刻的动态,毕竟爱情是人盲目,追星让王椰啵只知道关注小赞。

最开始的时候王椰啵经常光顾一个大哥,因为那个大哥经常发布小赞的消息,久而久之,王椰啵跟大哥成了朋友,大哥也知道王椰啵喜欢小赞,有什么小赞的第一手消息,都会告诉王椰啵一声,礼尚往来,王椰啵也会帮大哥转发一下他的盆友圈消息。

前些日子,大哥告诉王椰啵,说小赞10月大概有一场酒吧戏,他这边一共要到了6个名额,问王椰啵想不想去,大哥这边友情赠送他一个名额。

王椰啵知道小赞最近在拍戏,没想到,小赞居然会来他这边拍戏,一时间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啪啪啪打了一通大堆回复大哥,大哥看到回复都傻眼了,忙问他,是要帮别人代购还是咋的,怎么6个名额全要了,牛哥这边语音还没发出去,王椰啵这边账已经转过来了,大哥也是个有良心的商家,也没多跟王椰啵掰扯,老实把钱收了,寻思找个合适的时机把多的钱再还给这脑子一热的家伙。

光阴似箭,很快就到了拍戏当天,王椰啵头天晚上就兴奋的睡不着觉,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养的兔子都睡着了,他还在换衣服,换了不下四五套衣服,怎么看都不满意,在屋子里漫无目的的四处搜寻,在看到自己最爱的头盔的时候,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怀揣着这个有可能吸引到小赞的想法,王椰啵抱着自己的头盔安心的睡了过去。

王椰啵没有想到,这场酒吧戏居然封锁现场,这让他想闪亮登场,从而吸引战哥的想法成功落空,王椰啵想进去,却成功的被场工挡在外边,说是没有工作证,禁止通行。这下轮到王椰啵傻眼了,王椰啵赶紧联系了大哥,大哥说让他等一会儿,一会儿有人出去接他。

妖晓筱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睡美容觉,语气很不耐烦,嗯嗯啊啊应了好半晌,这才施施然打发(踹了躺在自己床上的某人一觉)自家伙计出去接人,嘟嘟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往酒吧前门走去。

王椰啵觉得自己能跟赞哥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就好像八年抗战取得了最终胜利一样,那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了。反而越激动,面上越平静。

“action”开场之后,王椰啵失望的发现,原来所谓的酒吧戏,只是小赞喝闷酒的戏份,high的都是他们这些背景板,而且作为一个男生,他居然连去搭讪小赞的机会都没有,王椰啵头一次感慨为啥人生如此的不公平。

小赞坐在吧台中间,王椰啵被堵在重重人群之后,一时间孤单,弱小,可怜又无助,正巧酒吧老板娘妖姐看见了,看这男孩儿长得挺好看的,觉得如果让他站在调酒台里,说不定他们酒吧也能跟着这场酒吧戏大火一场。

等王椰啵站到调酒台里的时候,人还是懵的,莫名其妙就被带到了距离赞哥最近的位置,王椰啵发小自己连心跳都要停下了,赞哥近看居然比照片上好看了不知道几百倍,正当王椰啵脑内彩虹屁,神游天际之时,导演一句“酒保,调酒,愣着干什么呢!发傻就边上玩蛋去!”

王椰啵甩了甩头,把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清了清,略微思考了一下,找到自己想要的原料,就开始调酒了。白朗姆,青柠,柠檬,白砂糖,苏打水,薄荷,碎冰,可可甜酒,鲜奶油,樱桃。

一顿猛如虎的操作过后,两杯令人目眩神迷的鸡尾酒调好了,王椰啵小心翼翼的找杯子把酒倒出来,将酒杯依次摆到小赞面前。

“玛格丽特不适合你,你可以尝尝我特意为你调制的Mojito和天使之吻,毕竟过往不可追,惜取眼前人。”



天权國太傅

【博君一肖】手机

手机

王椰啵最近有些苦恼,联系小赞总是莫名其妙的被挂断,就连打视频电话,有时候都会莫名的变成两个人在表演哑剧,甚至有时候小赞发了一条语音过来,点开来居然什么都没有,王椰啵很沮丧,觉得每天只能靠着冷冰冰的文字联系,简直糟糕透顶。

两个人的行程都排的满满当当的,甚少有聚在一起的时候,王椰啵扒拉自己的行程表来回找了好久,才发现最近的一条能跟小赞在一起的行程,日期居然是20多天之后,就像刚刚长跑回来突然被人兜头泼了一身冷水一样,王椰啵瞬间就蔫了,王椰啵也曾通过自家经纪人姐姐去联系小赞,但是对方的经纪人白姐表示,她拒绝。白姐每次看到泠姐来电,都满心以为是找自己的,结果出声的确是王椰啵这个崽崽...



手机

王椰啵最近有些苦恼,联系小赞总是莫名其妙的被挂断,就连打视频电话,有时候都会莫名的变成两个人在表演哑剧,甚至有时候小赞发了一条语音过来,点开来居然什么都没有,王椰啵很沮丧,觉得每天只能靠着冷冰冰的文字联系,简直糟糕透顶。

两个人的行程都排的满满当当的,甚少有聚在一起的时候,王椰啵扒拉自己的行程表来回找了好久,才发现最近的一条能跟小赞在一起的行程,日期居然是20多天之后,就像刚刚长跑回来突然被人兜头泼了一身冷水一样,王椰啵瞬间就蔫了,王椰啵也曾通过自家经纪人姐姐去联系小赞,但是对方的经纪人白姐表示,她拒绝。白姐每次看到泠姐来电,都满心以为是找自己的,结果出声的确是王椰啵这个崽崽。白姐有种自己白菜被猪拱了的错觉。最主要的还是每次小赞把手机还回来的时候,都没电了,恰好有几次手头没带充电宝的白姐,因此错失了好多合作,害的白姐被老板训了好几次。

其实小赞不是手机坏了,而是耳机坏掉了,但他自己不知道,月初在机场赶飞机的时候,在人工取票台取票的时候,小赞的手机插着有线耳机,排队排到他的时候,他傻乎乎的就把还插着耳机的手机递到了工作人员手上,没想到机器居然不在工作人员手边上,工作人员接过手机侧过身子去扫码,小赞整个人被扯的一踉跄,小赞这才反映过来,自己居然没拔耳机,就把手机交出去了。

等到手机再次回到小赞手上的时候,小赞明显觉得耳机里有杂音,不过机场本身就闹哄哄的,小赞也没太当回事,于是,当晚,王椰啵联系他的时候,电话打着打着,小赞觉得对面突然就没声音的时候,以为是王椰啵挂断了,正闹不明白的时候,视频电话就打了进来,看着视频电话的那头某人肢体动作颇大,嘴巴一张一合,但就是没有声音,小赞忍不住的笑喷了。

本来小赞是有一对无线耳机的,忙行程,赶飞机的时候,都带着,但这次出门匆忙,忘记带了,但是却在包里翻到了王椰啵的有线耳机,小赞寻思,反正都是耳机,而且他们俩人手机型号都是一样的,那就凑活用吧。

王椰啵在拍戏现场这边度日如年,每次只能在网上看到他战哥的照片和视频,好像突然回到了以前写信拍电报的年代,要不是手头这部戏很重要,且不能随意请假,王椰啵都能在联系不到小赞的第一天立马就飞到小赞身边。

终于等到了联合行程的这一天,王椰啵天没亮就爬起来拾掇自己,把准备好的手机反过来覆过去的包了好几层包装纸,结果怎么看怎么都不满意,觉得此等庸俗的包装纸实在不符合他赞哥的气质,于是又把自己包了好几个小时的包装纸撕掉了。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把手机放到随身包里,就出门了。

从下飞机开始,就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彩排,试妆,采访,一样接着一样,喘口气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更何况他家赞哥还是个认真到有些固执的脾性,于是,一天下来,王椰啵都没怎么跟小赞说上几句话。

一直到演唱会圆满结束,开完庆功宴回到酒店,王椰啵才抓到时机,坐下来跟赞哥好好说几句话,但是话匣子打开了,就没完了,然后,小赞的手机就响了,白大经纪通知小赞明天飞米兰,参加时装周,王椰啵这才想起来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赞哥,这个给你。”

“嗯?为什么送我手机啊?”

“你不是手机坏了么?”

“我以为是你的。”

“……”

第二天,白经纪手里拿着跟自家艺人同款但不同色的新版手机飞往米兰,泠姐同样拿着跟自家艺人同款但不同色的新版手机带着自家崽崽飞回了国内。尽管自家崽崽并不是那么配合,甚至想偷偷跟着飞米兰。


天权國太傅

【薛洋×宋岚】夺目

#我这是又磕了什么南极圈cp# 

#关于汉服,我瞎写的,求不扣字眼#   

  #不喜欢可以不看没人逼你#  


宋岚和薛洋结识于一场失窃,本来佛系店主宋岚没想报警,全当破财免灾了,但是架不住合伙人碗姐手快,待宋岚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拨出去了,JC已经在来到路上了。

东西失窃也不能耽误做生意,于是碗姐哭丧着一张脸把宋岚交给了前来做笔录的小警员后,又欢天喜地的去做生意去了,变脸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宋岚在夔西路开了这家汉服店,自己既是老板,又是设计师,同时还兼任了店铺TB端的模特,无论是线上线下,都积累了好多粉丝客源,而最其中吸引人...

#我这是又磕了什么南极圈cp# 

#关于汉服,我瞎写的,求不扣字眼#   

  #不喜欢可以不看没人逼你#  


宋岚和薛洋结识于一场失窃,本来佛系店主宋岚没想报警,全当破财免灾了,但是架不住合伙人碗姐手快,待宋岚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拨出去了,JC已经在来到路上了。

东西失窃也不能耽误做生意,于是碗姐哭丧着一张脸把宋岚交给了前来做笔录的小警员后,又欢天喜地的去做生意去了,变脸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宋岚在夔西路开了这家汉服店,自己既是老板,又是设计师,同时还兼任了店铺TB端的模特,无论是线上线下,都积累了好多粉丝客源,而最其中吸引人的一点,就是老板还是个COSER.

这次丢的衣服很奇怪,丢了一套女士的里衣,和一套男装的外袍,偏偏这外袍还是刚刚上架的,由宋岚本人展示的最特别的一款。宋岚着实想不出,会有谁这么无聊去偷这根本不成套的服装。

“你好,我是附近派出所的JC,负责咱们这片的治安,刚刚是您店里报的警吧,能请您跟我做一下笔录么?”

“您好,我是这家店的店主,东西是昨晚失窃的,我们今天开门,发现锁上有痕迹,打开门进来就发现展示架上的衣物不见了。”

“那你们有查过监控吗?”

“……”

“有有有,查到的监控显示是昨晚23:21,有人撬了门锁进来的。”那边正在热情招待顾客的碗姐顺口插了一句嘴。

“那具体失窃的衣物是什么制式呢?绣花纹样是怎么样的?布料材质以及衣码,你这边清楚么?”

“失窃的是一件明制汉服,通身红黑渐变,两袖口绣有巴掌大的彼岸花,后背绣着一只黑色凤凰,衣码是……”

碗姐在旁边很惊奇,惊奇于这个小警察居然懂这么多,又吃惊于男闺蜜居然一下子能说这么多字,连招呼顾客都不做了,站在展示架旁边看做笔录的俩人你来我往。

“这样,我们就清楚了,您这边留一个联系方式,方便我们随时联系您,不过我觉得您这边最好是联系一下保险公司商量一下理赔的事情。”薛洋站起身来,掏出自己的手机,留下了宋岚的联系方式。

“好的,谢谢。”宋岚听到手机铃响,看见手机上是个陌生好吗?有些疑问。

“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你这边再想到什么细节,也可以随时联系我。”薛洋笑着解释。

“哦,谢谢。”宋岚恢复了自己对陌生人就不自觉话少的本性,却忽略了薛洋看到他手机屏保时兴趣浓厚的眼神。

刚送走薛洋,保险公司就上门了,宋岚着实疲于应对,拽着闺蜜碗姐,就让她上,自己急需回楼上办公室画设计图去也。

自家店铺失窃这个事情,宋岚根本没放在心上,每天沉迷于画设计图无法自拔,尤其是最近他关注的那个COSER轩,又出了新cos,给了他超多灵感,下笔如有神的宋岚,早就把自己报过警,还给小JC留过联系方式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一个月之后的某天,宋岚卡在设计瓶颈,自己钻牛角尖正出神的时候,“叮咚”一声微信响,引起了宋岚的注意。

发微信的是个陌生人,最起码,宋岚自己不知道,点开微信一看,是一张图片,没想到点开大图之后,宋岚吃了一惊,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COSER轩,而且,貌似是自己没见过的cos图。

宋岚存图眼疾手快,直接右键。返回之后突然发现,图片被撤回了,这个陌生人还发了一句,“对不起,发错人了。”

宋岚很好奇,自己的微信里都是一些亲友,或者是COS认识的,但是都有备注啊,像这个没有备注的,而且还发过来的是COSER轩的照片的人,他是真的没印象。

难道是,世界这么大,圈子这么小?阿轩误加的?宋岚并没有在意,也没回,拿着新鲜出炉的图片继续发散自己的灵感去了。

宋岚刚刚上架夏末新品,就接到了ACG的邀请函,说是邀请他做我本次大赛的评委出席,还一定要穿他们汉服店刚刚上架的那款‘浮光曲’,宋岚心说,这年头的漫展主办方都这么尽职尽责了吗?连他家新上的款式都一清二楚。城市另一头的小公寓内,小警员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漫展当天,宋岚带着碗姐一同出席,不过宋岚坚决拒绝碗姐跟他穿同一款式,宋岚觉得,今天大概会有好事发生。

然后,好事此刻距离他2M开外,身穿‘浮光曲’,挂着招牌的邪魅一笑,看到他之后,竟然走了过来。

“诶,碗姐,你居然认识COSER轩?他过来了。”

“你说谁,我不认识他啊,诶我去,还真过来了,你确定不是找你的,毕竟你俩穿着一样。”

“……”

“诶,老板,又见面了,真巧。”薛洋笑着跟宋岚打招呼,他身后的老同学泠子,也就是漫展主办方,嘴角向下一撇,心道,屁的真巧。

“COSER轩,我们见过?”宋岚惊喜与阿轩的主动打招呼,却在记忆里找不到自己见过coser轩的记忆。

“诶,老板,你居然忘了我么?我是那天那个小警察啊。”

“……”

“小警察!!!”宋岚身后的碗姐一声惊呼,吓了宋岚一跳,宋岚觉得自己依稀记起来的什么。

“你是那个懂制式,布料,和绣花的那个做笔录的小警察?”宋岚看着眼前人,再一次慨叹圈子太小了。

不是圈子小,是老板你太单纯,不知道你面前这人的险恶用心。泠子再一次腹诽。薛洋拿到这次ACG的邀请函之后,居然逼迫自己再出一张邀请函,还指明要送到夔西路的“白雪馆”汉服店,宋岚收。

泠子还没来得及问宋岚是谁,这边老同学的威胁已经递到了耳边,“你如果不发,下次出女装COS老子就不奉陪了。”为了自己的业绩着想,泠子不得已割地赔款了。

今天开幕的时候,持有邀请函的,都是在泠子这边入场签到的,泠子有仔细注意过,有没有宋岚这个人的出现,知道一个拿着邀请函的高个子男生出现在她面前,邀请函上赫然写着“宋岚”二字。

“诶我说,你俩既然穿着情侣装,就一起呗。”碗姐注意到气氛有些微妙,向宋岚提议。

“好啊,”“小碗,”截然不同的两道声音被碗姐选择性忽视了,从刚刚就注意到COSER 轩身后这个英气的女生了,碗姐要去勾搭人了。

薛洋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女生走远,又看了看身边这人,嘴角又勾起一丝笑,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们也走吧,我看那边已经有粉丝入场了,再不进后台就要被包围了。”

时间退回到半年前,夔西路白雪馆开业当天,薛洋下夜班路过,正巧看到有活动,就驻足看了一小会,人声鼎沸中,似乎一个女声叫了一句“宋岚”,人群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回头应答,熟悉的眉眼让薛洋立马就认出了,这是自己一直喜欢的COSER泊。

时间回到现在,主持人要求在台上的嘉宾随便挑一位评委说一句土味情话,薛洋挑了宋岚,说出了一句让宋岚满脸通红的算不上土味情话的表白。

“你说拍照要有光,于是我选择站在你身旁。”



天权國太傅

【曦澄瑶】朱砂

1条短信的接收只需要0.07秒

1罐可乐的被喝掉只需要15分钟

1条回家的路程只需要0.5小时

1幢房子的维修却需要整整1年


然而,自从那一天起,

一天24h不曾有任何响动的手机

1个星期都没有喝完的可乐

一个月孤零零一个人在家的江澄

疲惫如影随形,如同绵密的蛛网,一层一层紧紧束缚着江澄的心,甚至有那么几刻,江澄觉着自己连呼吸都停止了。

今天是蓝曦臣失去联系的第36天,也是江澄不曾走出家门的第30天。

江澄不知道蓝曦臣怎么了,只知他是中元节的前一天,出了趟远门,自此音讯全无,神鬼难寻,明明立秋的那天,他们还在热烈的讨论着,是他跟蓝涣去云深不知处,还是蓝涣同他回莲花坞...


1条短信的接收只需要0.07秒

1罐可乐的被喝掉只需要15分钟

1条回家的路程只需要0.5小时

1幢房子的维修却需要整整1年


然而,自从那一天起,

一天24h不曾有任何响动的手机

1个星期都没有喝完的可乐

一个月孤零零一个人在家的江澄

疲惫如影随形,如同绵密的蛛网,一层一层紧紧束缚着江澄的心,甚至有那么几刻,江澄觉着自己连呼吸都停止了。

今天是蓝曦臣失去联系的第36天,也是江澄不曾走出家门的第30天。

江澄不知道蓝曦臣怎么了,只知他是中元节的前一天,出了趟远门,自此音讯全无,神鬼难寻,明明立秋的那天,他们还在热烈的讨论着,是他跟蓝涣去云深不知处,还是蓝涣同他回莲花坞,蓝涣还逗他说,“你若是同我一道回姑苏,那忘机和魏公子,就得尊称你一句长嫂,若是你带我去了莲花坞,怕是我要同你一道叫魏公子一声师兄了。”

一切明明都一如往常,蓝涣在那之前也没有跟他红过脸,虽平淡却也感情坚固,怎么中元节前出了趟门,连人都不见了,就算是,要分手,你也要出现当面跟我说清楚啊,就算……就算我并不想离开你。

最开始的时候,江澄没有联系到蓝涣的时候,仅仅以为是,那人太忙,兴许是忘记了,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毕竟曦臣哥也是一家之主,族内家长里短,琐碎之事颇多。然而,在碰到回云梦定居的蓝忘机魏无羡二人时,却被告知,曦臣哥并没有回云深不知处,甚至连姑苏地界都没有踏入。

江澄在那一瞬间就不安了,传询给怀桑,传询给金凌,甚至亲去了大梵山和乱葬岗,结果哪里都没有蓝曦臣这个人,这个人就像是虚无的云雾一般,忽的一阵风吹过,云消雾散,什么都不剩。

江澄开始暴躁,扬言要跟姑苏蓝氏断绝往来,可是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的来,却始终不见想等的人出现,最后,连金凌都从金鳞台赶过来劝说他,蓝曦臣此人却始终未曾露面。

江澄开始酗酒,甚至逛起了花楼,可确是魏婴同蓝湛一道将醉醺醺的他架出来的,从前不允许他喝酒的人,甚至会因为他喝了酒而调戏逗弄他的人,一直也不曾出现。

江澄的心凉了,人也累了,却依旧想知道这人究竟在何处,直到已经回了金鳞台的金凌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金凌说,“舅舅,我知道他在哪儿。”江澄大喜过望,连金凌不曾叫蓝涣舅妈,都未留心。

事实上,原来这人从未离开云梦,只不过不是在莲花坞,而是在云萍镇,金光瑶最后身死道消的地方。

江澄不明白为什么蓝涣会出现在这里,甚至此地离莲花坞不过区区20里,为什么,在他将天地闹得风云变色之后,这人还能坦然的偏安一隅,连面都不露。

“曦臣哥……”

“是阿澄啊。”

“曦臣哥,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里?让我好找。”

“阿澄,我……”蓝曦臣转过身来,江澄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东西,是一件衣服。

是那个人临死之前穿过的外袍,金星雪浪袍,唯一跟金星雪浪袍不同的是,这件衣服上,暗绣了一丝蓝家的卷云纹。

“蓝曦臣,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要找疯了,结果你居然坐在一堆废墟上睹物思人?”

“……没有”

“没有什么,是没有睹物思人,还是没有龟缩不出!!”

“阿澄……”

“舅舅对不起,是我把这件衣服拿给他的。”金凌的突然出现,说出的话也着实惊人。

“金凌,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每个字我都听得懂,但是我不明白”

原来,金凌在金鳞台整理金光瑶遗物的时候,在芳菲殿密室,有这么一个包裹,写着“二哥亲启。”

“我总以为前人说的朱砂痣白月光是骗人的,不过是些哄骗小孩子的把戏罢了,原来,金光瑶这课眉间朱砂真的点进了你心里。哈哈哈哈……”

蓝曦臣下意识的想上前去拉住江澄,却被他有些狠厉的目光吓住,任由这人摇摇晃晃走了出去,走到了街上,空无一人的长街上,只有他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蓝曦臣就那么看着,任由人影慢慢变小,直至消失不见。

“二哥亲启:

二哥,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已是与江宗主琴瑟和鸣了吧,阿瑶在此恭祝二哥心想事成,这里有一件金星雪浪袍,本来是一时的游戏之作,有些拙劣,还望二哥能笑纳,云萍城观音庙的观景松很是茁壮,希望二哥能时常前去探望一二,不若我将这观音庙的地契一同赠与二哥了吧。”


天权國太傅

【博君一肖】渊源

(起名废表示,我真的不会取名字)


“喂,小赞,你不是吧,这次怎么才考了这么点分数。我说,你可是咱们班甚至咱们学校的金字招牌,考这么点,你也不怕老班在你面前乌江自刎。”泠子自从试卷发下来,眉头就皱的能夹死苍蝇,发小的卷子上,鲜红色的“85”写的很大,可想而知。批卷老师很气愤。


“不会用词,就别乱用,老班最多也就是挥剑自宫,还有你知道什么,我这叫心中有数。”小赞似乎很得意,一点都不在意发小的冷嘲热讽。


“emmmmmmm,心中有数?莫非……”泠子说完指了指右手边坐的笔直的学霸。果不其然换来了发小突然的娇羞和发红的耳尖。


“喂,你不是吧,身为君一高中的校草,你居然玩暗恋这...

(起名废表示,我真的不会取名字)



“喂,小赞,你不是吧,这次怎么才考了这么点分数。我说,你可是咱们班甚至咱们学校的金字招牌,考这么点,你也不怕老班在你面前乌江自刎。”泠子自从试卷发下来,眉头就皱的能夹死苍蝇,发小的卷子上,鲜红色的“85”写的很大,可想而知。批卷老师很气愤。


“不会用词,就别乱用,老班最多也就是挥剑自宫,还有你知道什么,我这叫心中有数。”小赞似乎很得意,一点都不在意发小的冷嘲热讽。


“emmmmmmm,心中有数?莫非……”泠子说完指了指右手边坐的笔直的学霸。果不其然换来了发小突然的娇羞和发红的耳尖。


“喂,你不是吧,身为君一高中的校草,你居然玩暗恋这一套,你这样要是让你后援会看到了,又得多少少男少女心碎啊。”上课铃响,泠子不得不压低声音继续挖苦发小。


学霸此人,今年刚转校过来,为人清冷,话也不多,然外形俊朗,即使穿上肥肥大大的高中校服,也难掩其自带光芒的特质。这不刚转校过来一个月,校内就自发组织了其庞大的后援会,小赞这个校草的位置也岌岌可危。

然而,谁又能想到,校草小赞暗恋学霸呢,即使校内支持小赞的和支持学霸的后援会撕的不可开交。


“耶啵,这是最后一科了吧,你这次月考总分多少?”小杨一边算着自己的总分,一边头不抬眼不睁的问自己的学霸同桌。


“没算过。”王耶啵手里转着笔,背部挺的很直,不时用眼角余光,扫一眼左手边隔着一条过道的男生。


“别看了,我听泠子说,这次小赞考的不怎么样,科科都是85……”说着说着,突然就说不下去了,猛的抬起头,有些震惊的看着王耶啵。


王耶啵勾唇一笑,看来自家同桌这个数学课代表名副其实,果然数学很好。


“……把你得意的笑收一收,讲台上的老班都快被考85那位气吐血了。”小杨隐晦的提醒了一下有些得意得意忘形的学霸。


“这次月考我们班上,有些人发挥的很不错,依旧是年级第一,而有些人,发挥失常,居然排出了年级前50名,老师希望,发挥好的同学,能继续保持,发挥不好的同学要收收心,下次别再犯这次的低级错误了。现在宣读本次月考名次……”


小赞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老班催眠一样的声音,眼睛一直看着学霸,泠子被他这紧迫盯人的气势搞得全身发麻。


“我说,你的眼神能收敛一点么?我觉得,王耶啵的脸都要被你看穿了。穿透的穿。还有,老班从上课就在看你,你适可而止吧,老班的眼刀已经把我伤的体无完肤了。”泠子感觉自己心好累。


“……王耶啵,735分……”泠子听到这分数,起初觉得很正常,但是看到忽然兴奋起来的发小,又觉得有些不正常。


“诶不是,他考高分,你兴奋什么啊?”泠子满头雾水,很是不解。


“你想想,我生日是什么时候?”小赞笑的眉眼弯弯,很耐心的回答发小。


“你生日,不就是10月5号么……”话没说完,泠子像是突然察觉的什么,提起笔就开始算。


“woc,学霸这招高啊。啧啧啧,吾等凡人望尘莫及。”泠子笔下的算式出来了。

735÷105=7


“……小赞595分……”听到发小的分数后,泠子又开始提笔演算。另一边同时落笔算完的是数学课代表,学霸同桌小杨同学。

595÷85=7


泠子和小杨同学想到的同一句话,牛逼还是你牛逼,这TM表白都能表到一块去。



“铃铃铃……”班上众人松了一口气,这难熬的判刑时间终于结束了,王耶啵终于也转过身来,对着脸红的小赞,扬起一张明媚灿烂的笑脸。


泠子&小杨同学:突然感觉我们很多余,感觉自己身上这闪闪发光的,像极了会移动的人性大灯泡。


晚老师:作为班主任,你们这就心累了,这俩崽子,一节课连个眼神都不稀得等给我,我更心累好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