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同人改造

28浏览    16参与
镜语
真的有在写的(ノಥ益ಥ)备忘录...

真的有在写的(ノಥ益ಥ)
备忘录用的好心累

真的有在写的(ノಥ益ಥ)
备忘录用的好心累

镜语

煮雪(邢辰)

嗯是的呢这也是一篇甜文

甜文渣渣的我留下了心酸的泪水

还是很短小,麻烦点个赞啦!谢= ̄ω ̄=


正文分割线—————————————


煮雪


时间一晃而过,初冬降临。细小的雪花覆盖在刑从连家的屋顶上,镀上了一层灿烂的白色。


“啊为什么阿辰哥哥不用去上班啊?”一大早就被刑从连一把从暖和的被子里拉出来的王朝一脸的不乐意,趁着邢从连整理公务包的时间,赶紧把林辰给卖了出去。


“你当每个犯罪分子都是心理变态吗?”刑从连反手就是一记手记。


王朝吃痛的叫了一声,赶紧带上自己的创口贴式二次元小电脑,跟着刑从连走出了家门。


有着轻感冒的林辰在心中暗暗叫苦。他只好淡淡的喝了一口姜...

嗯是的呢这也是一篇甜文

甜文渣渣的我留下了心酸的泪水

还是很短小,麻烦点个赞啦!谢= ̄ω ̄=


正文分割线—————————————


煮雪


时间一晃而过,初冬降临。细小的雪花覆盖在刑从连家的屋顶上,镀上了一层灿烂的白色。


“啊为什么阿辰哥哥不用去上班啊?”一大早就被刑从连一把从暖和的被子里拉出来的王朝一脸的不乐意,趁着邢从连整理公务包的时间,赶紧把林辰给卖了出去。


“你当每个犯罪分子都是心理变态吗?”刑从连反手就是一记手记。


王朝吃痛的叫了一声,赶紧带上自己的创口贴式二次元小电脑,跟着刑从连走出了家门。


有着轻感冒的林辰在心中暗暗叫苦。他只好淡淡的喝了一口姜茶:“再见,早点回来。”


屋檐上的积雪越来越多,时不时的如同瀑布般倾泻下来,像一缕缕拼接在冬日中的迷离梦境。林辰百无聊赖地拿着一根扫帚,时不时地扫着堂前的积雪。没有这两位活宝的陪伴,这座古宅到也颇为清静。


冬天天黑的早,雪越下越大了。


林辰瞥了一眼桌上的闹钟,拿起了原本靠在墙角的一把黑伞,慢慢走出了家门。


当刑从连走出警局后,雪已经可以没过人的脚底。然而就在厅口前,有一抹笔直的身影,正撑着一把大伞,伫立在雪夜中。林辰的呼吸很匀称,每一次呼出的气体,都会在这寒冷的空气中凝结成小水珠。他的脸上浮现出无奈的表情,走了过来轻轻地敲了敲刑从连的脑袋:“真是的,早上出门连伞都不带。”


刑从连从后面绕过,一把拿过了他手中的伞,将林辰冰冷的手包裹在自己温暖的手掌中,亲亲呼了口气:“亲爱的,那我可真是让你担心了呢。”


他们在这茫茫世界中,慢慢踱回了家。


邢从连一把拉开了家中的灯,温暖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永夜,显得格外温馨。他细细拍打着无意间落在林辰风衣上的小雪粒,显得如此细致,小心。


林辰突然想拾起一杯雪,与刑从连一起坐在火炉边,烤啊烤,把这一辈子都融化成糖水为止。


“邢队长,你知道煮雪吗?”他突然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呢?”刑从连随意一笑。


是林清玄写的一篇散文,林辰说。


啊哈,原来都姓林呀。


刑从连摸了摸林辰的头。


略。


正文分割线—————————————


@潞子酱 我更的说!(你也快更啊!)



镜语

〔安哥专场〕IF I DIE YOUNG.

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超级中二的一篇。


无CP


OOC(maybe有一点)


灵感来自B站手书【If  I  die  young】


正文分割线————————————————————


安迷修是个很温柔的人,是那种温柔到对每一个人都会用“在下”来称呼的那种。


他说这是她的骑士道,但我想这是他与天俱来的灾难吧。


他本想把心中的玫瑰送给这整个世界,但是世界告诉他。

他的温柔没有用。


他眸中的光总会在倒影中碧落千丈,那是我们能看见的,他的黑暗中的唯一一丝亮光。


——是有多温柔的一个人,才会用城墙将自己的心牢牢封闭着啊。...

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超级中二的一篇。


无CP


OOC(maybe有一点)


灵感来自B站手书【If  I  die  young】


正文分割线————————————————————


安迷修是个很温柔的人,是那种温柔到对每一个人都会用“在下”来称呼的那种。


他说这是她的骑士道,但我想这是他与天俱来的灾难吧。


他本想把心中的玫瑰送给这整个世界,但是世界告诉他。

他的温柔没有用。


他眸中的光总会在倒影中碧落千丈,那是我们能看见的,他的黑暗中的唯一一丝亮光。


——是有多温柔的一个人,才会用城墙将自己的心牢牢封闭着啊。


『他想坚持自己的个性,但当他第一次想把自己心中的玫瑰送给艾比时,她说——


这与你的骑士道不符啊。


在吗?他挠了挠头,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假装显的很不在意的样子。』


玫瑰在凋零。


一片。


两片。


最终散为尘埃,化为灰烬。


他很想对自己说,放弃吧,不要再帮助其他人了。


但他的骑士道不能。


累。


好累。


好累啊。


我走不动了。


『他的身后是想他想保护的人。』


血流喷溅。


他知道,自己的橙黄和晶蓝在不断的颤抖。


身前是一片黑暗。


『周围是嘲讽的面孔,耳边是不停的指指点点。』


疼。


好疼。


好疼啊。


我不想走了。


放弃吧。


放弃吧。


『然后他把自己的剑插进了黎明前的河里,躺在了铺满玫瑰的床上。』


玫瑰是血色的。


积分榜的NO.5在不断跳动——


【凹凸大赛参赛者安迷修正在回收】


闭眼吧。


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


我干嘛要迷恋这个世界呢。


我周围,明明一个人也没有啊。


——“不许睡,你这个呆头骑士!”


一眨眼,眼前是那如同天使般的绯红。


伴随着一根根灿烂的金色丝带。


什么嘛,安迷修用手遮挡住了照耀在他脸上的最后一抹亮光。


明明有这么多人惦记着我啊。


【大赛参赛者安迷修确认回收完毕】


至此以后,这个大赛中再也没有能手持玫瑰,对你说在下的白马王子了。


IF  I  DIE  YOUNG.


镜语

千里一榭(6)

考完期中考文科的我心如死灰(๑˙ー˙๑)


正文分割线————————————————————


呆了十五秒,林秋石发了疯似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抄起了原本放在门旁盆栽下的备用钥匙,飞速地冲出了家门,乘着出租车到了郊外“原本”的阮南烛的别墅。


“叮咚。”


林秋石双手颤抖地按下了本以十分熟悉的按铃。


这一切都显得如此的不真实。


“你好,请问你找谁?”一位陌生的男子打开了别墅的门。他的右手被一位中年女子挽着,显得如此幸福。


“请问你认识阮南烛吗?”林秋石知道他绝对不认识,但是他还是脱口而出地问道。


“额我不知道他诶,他是这之前的住主吗?”


林秋石的喉结...

考完期中考文科的我心如死灰(๑˙ー˙๑)


正文分割线————————————————————


呆了十五秒,林秋石发了疯似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抄起了原本放在门旁盆栽下的备用钥匙,飞速地冲出了家门,乘着出租车到了郊外“原本”的阮南烛的别墅。


“叮咚。”


林秋石双手颤抖地按下了本以十分熟悉的按铃。


这一切都显得如此的不真实。


“你好,请问你找谁?”一位陌生的男子打开了别墅的门。他的右手被一位中年女子挽着,显得如此幸福。


“请问你认识阮南烛吗?”林秋石知道他绝对不认识,但是他还是脱口而出地问道。


“额我不知道他诶,他是这之前的住主吗?”


林秋石的喉结动了动。


“那陈非,易曼曼你——”


“不知道啊。”


“是这样啊......”林秋石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


说完便自顾自地走出了别墅。


在里面充斥的是幸福,在外面着的是来自于人内心的恐惧和孤独。


回到出租屋,林秋石背靠着门,用手捂住嘴,一丝苦涩从喉咙底端流出。


他曾有多次想回到自己以前的世界当中,过之前平淡的生活。


但他现在发现这不可能。


因为在这里,他迷失了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


那个想爱他一辈子的人。


林秋石平息了一下自己汹涌的心情,转身打开微信,给阮南烛发了条消息——


【?】


想了又想,又把那仅存的一个问号删了。


这其间.....肯定有什么问题.....


林秋石又把今天发生的事在头脑中过了一遍。


....通讯录...


等等,通讯录!


林秋石打开手机通讯录,又把它重新翻了一遍。


“吴崎。”


这个本不应该出现的名字安然无恙地躺在林秋石的通讯录里,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正文分割线————————————————————


谢。


镜语

被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2)

我不想说什么了。。。我太难了。

金出发的前因。

极度ooc(?)

正文分割线————————————————————

“金,秋,”

“这个世界上,能救我们的只有救世主了。”

“只有找到救世主,才能拯救大家。”

“找到祭塔,寻着自己心中的方向....”

“....需要祝福的祭奠.....”

床上的女人气息越来越微弱。

“妈妈,你在说什么?什么救世主,我们是要去寻宝吗?”年幼的金拉着秋的手兴奋地问道。

“妈妈?妈妈?”

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的母亲,直到她闭上了眼睛,胸口不再有任何的起伏。

“好了金,我们走吧,这里交给爸爸,我们不打扰妈妈休息了。”

秋冷漠的瞥了一眼坐在角...

我不想说什么了。。。我太难了。

金出发的前因。

极度ooc(?)

正文分割线————————————————————

“金,秋,”

“这个世界上,能救我们的只有救世主了。”

“只有找到救世主,才能拯救大家。”

“找到祭塔,寻着自己心中的方向....”

“....需要祝福的祭奠.....”

床上的女人气息越来越微弱。

“妈妈,你在说什么?什么救世主,我们是要去寻宝吗?”年幼的金拉着秋的手兴奋地问道。

“妈妈?妈妈?”

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的母亲,直到她闭上了眼睛,胸口不再有任何的起伏。

“好了金,我们走吧,这里交给爸爸,我们不打扰妈妈休息了。”

秋冷漠的瞥了一眼坐在角落中散发着酒气的自己的父亲,转身微微笑着拉着金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




秋的手上拿着一张信笺,那是他们的母亲留给他们的最后的遗物,它之前的主人显然不希望别人发现它的存在,于是它便尘封在这座狭窄,破败的储物间里。任凭雨滴和霜雪将它的字迹模糊。

“我是最后的救世主?....九位祭品?九位祭品是什么?”一丝丝白炽的光线穿过破旧的屋顶。秋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不解。她翻折了一下这张纸,却再也没找到过任何其余的字迹。

她经过了多次的观察,终于得出了一点信息——

在这颗破败的星球上,需要一位救世主牺牲他的九位祭品,才能换来整个世界的新生。

而秋,就是那位“幸运”的救世主。

但更令秋感到惊讶的是,这张纸的背后附印了一枚朱红色的笺印——

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是国王的使者派来的圣谕。

“所以,妈妈说的都是真的?”秋万万没想到,她母亲临死前的那几句呢喃,竟是她将要面对的残酷噩梦。

“但为什么,村上没有一个人谈起过呢?”秋冷静了下来,咬了咬嘴唇。本来俏皮的金色长发此时却如同瀑布般全都耷拉在秋的肩上。

但是,尚未年幼的秋,却没有想过那么深,这么黑暗的结局。

思考了一会儿,秋一跃而起,拍响了长老家的门。

“长老好。”秋一板一眼地问候道。

“唉呀,...是秋?找我.....有什么事呀?”长老和蔼的摸了摸胡子。

“您收到过这张纸条吗?”秋开门见山。

长老摸胡子的手瞬间停在了半空:“你在哪里找到的?”

“我母亲的储物间。我想,查看我母亲储物间里的东西这点权利我总有吧。”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长老。那原本如同湖水般湛蓝透彻的眼睛,现在连一点高光都没有。

“额....这事嘛,是很久以前的了.....”长老含糊着嘬着嘴巴。

“很久以前?可是长老,我看,这个信封底下的日期却是9102年今年呀?”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唉。”

“我还是骗不过你。”长老堆着的假笑消失了,沉重地看着秋。

“这封信,确实是今年送来的。本来我想等你的父母都去世了,再告诉你这件事....结果你却提前找到了它....”

“作为救世主的继承人。——秋,你确实该出发了。”长老缓缓地告诉秋。眼神中藏着一股摸不透的情绪。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秋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尽管她的眼神中满是不屑和鄙夷。

那本来已经失去高光了的眼睛,现在就像被冰封住了的湖一般。没有任何属于孩子的情绪。

“长老,这种事情,以后就直接跟我说吧。”秋原来无比清脆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却满是嘲讽。

“我当然会走。我走,我明天就走!”

“好好为我送行吧。”

至于我的弟弟,就拜托你们了。

秋快步走回了家,脸上带着一抹冷笑。

秋当晚果真收拾好了东西。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

全村人都举着花来为她送行。

令人惊讶的是,她居然是一脸璀璨的笑意,毫无昨天的棱角分明。

“大家,我出发啦!金,要保重啊。”她灿烂的笑了笑,大跨步的向前走去。

她永远留给大家一个纯真少女的模样,可又谁知,她的胸前插满了锐利的刀片,血肉模糊——

以及她肩上背负着的,那个跟她笑得一样灿烂的少年模样。

“呐,格瑞,你知道姐姐要去哪里吗?”金盯着姐姐越来越淡的背影,有些不解地问道。

格瑞顿了一顿,紫色眼眸中闪过了一缕摸不透的情绪。

“.......我不知道。”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

一年过去了,秋没有回来,而金所在的小村状况也没有得到任何好转。纳的税甚至变本加厉的增多了。

一开始,人们还天真地以为世界重获新生的消息只是没有传到他们那里罢了,但随着时间的慢慢挪移,一些新的毛针真要渐渐出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救世主出现就能给大家带来安定吗?”

“.....一定是秋,把这件事搞砸了!”

“嘘,小声点,他弟弟还在这里呢。”

“管他屁事!姐弟俩都一个样的神经大条!”

“就是,神瞎了眼才找了这两个蠢货。”

“哎,要我说,秋失败了,就应该让金替补,再去一次。”

“就是就是!”

“(和谐)(和谐)”

——谁都没有发现,金就在他们背后挖着矿,两眼通红。

“没关系,我相信我姐姐!”金抹了一把眼泪,又露出了跟平常无恙的笑容。

“相信?你姐姐一年都没有回来了?你有什么理由相信?”

这是金心中的另一个念头。他胸前的黑红色十字架在暗暗发光,瞬间覆没了他之前的想法。

那是秋临别前送给他的。

这是我的错。

这是我的错。

我要替姐姐再去死一次。

金的金黄色的头发在风中飘荡着,竟显的有一丝沧桑。

“格瑞,我们今晚就出发吧。我们不要再呆在这个世界了。”

金一转身对在一旁陪着他的格瑞说到。

“......金。”

“好。”

我陪你一起。

于是他们避开了所有人的目光,在宁静的夜色中,一步一步地往深处走去。

没有白色的小花。没有祝福。

也没有姐姐。

正文分割线————————————————————

村民对话那一段被我和谐掉了,这两个人的性格都与原本有些不符但我实在是尽力了|ω・)

脑壳疼。

帮忙点个赞,谢谢(づ ●─● )づ











镜语

千里一榭(5)

之前没想好后续,因为本文有点半架空,后面怎样才能把程千里从第十一门一直没想好,卡文了很久真的很抱歉( •̥́ ˍ •̀ू )

这篇也有点短,前情见  千里一榭(4)不喜欢的左上就好啦|ω・)

正文分割线————————————————————

过了两天,阮南烛成功地收到了任一宁寄过来的手镯,虽然没有他的那只红润,但他的碧蓝色也显得十分柔和。

两人都一起吃饭,一起刷站,一起睡觉,一切再正常不过——

只是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罢了。

不过令他们有些惊讶的是,任一宁进门的时间,基本与他们的门给重复了,也就是说,只要进了他的门,就有一定的几率可以不进自己的门。想到这里,南秋的心情才好...

之前没想好后续,因为本文有点半架空,后面怎样才能把程千里从第十一门一直没想好,卡文了很久真的很抱歉( •̥́ ˍ •̀ू )

这篇也有点短,前情见  千里一榭(4)不喜欢的左上就好啦|ω・)

正文分割线————————————————————

过了两天,阮南烛成功地收到了任一宁寄过来的手镯,虽然没有他的那只红润,但他的碧蓝色也显得十分柔和。

两人都一起吃饭,一起刷站,一起睡觉,一切再正常不过——

只是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罢了。

不过令他们有些惊讶的是,任一宁进门的时间,基本与他们的门给重复了,也就是说,只要进了他的门,就有一定的几率可以不进自己的门。想到这里,南秋的心情才好了一点。

六天时间很快过去,林秋石和阮南烛一起吃了早餐,把装备好了的东西背到了身上,一边吃糖一边聊天,直到周围的气氛发生了变化——

该来的还是来了。

虽然是其他人的门。

林秋石拉着背包的手攥紧了,带上了手镯,随手推开了其中一扇门。

画面流转,一股强大的吸力把他带进了门内。待他看清楚其中的情况后,脸却变得十分苍白——

没有光怪迷离的梦境,也没有渗人的场景布局,甚至连一个人也没有。

他在他原来的出租屋里,一样的布局,一样的装饰,一样的床。

他回到了他原来生活的地方。

这简直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林秋石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自己以前的床上,赶紧掏出了手机,一翻通讯录——

没有阮南烛的电话号码。

准确来说,除了他进门之前的几个同事和好友的电话号码,他的通讯录几乎空了。

真值正午,阳光猛烈地倾洒在整个房间里,林秋石浑身上下却一片冰凉。

正文分割线————————————————————

谢谢大家!(づ ●─● )づ

镜语

被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all金系列沙雕产物(注意避雷)

先出场的是我们的瑞金≧∇≦

说明一下:是OOC,其中的人物未参加凹凸大赛,但

是也有元力,不然可能会掉马(越来越小声...)

不喜欢的直接退出就行咯^ω^

正文分割线—————————————————————

     『年轻人的村里,收到了来自使者传来的预言』

        寂静的黑夜。

        登格鲁星上一片灰暗,即使白天里闪耀着的矿石在这无尽的黑夜里也...

all金系列沙雕产物(注意避雷)

先出场的是我们的瑞金≧∇≦

说明一下:是OOC,其中的人物未参加凹凸大赛,但

是也有元力,不然可能会掉马(越来越小声...)

不喜欢的直接退出就行咯^ω^

正文分割线—————————————————————

     『年轻人的村里,收到了来自使者传来的预言』

        寂静的黑夜。

        登格鲁星上一片灰暗,即使白天里闪耀着的矿石在这无尽的黑夜里也显得有些落败和无错。几间略显简陋的民房星星点点地分布在这颗单调的星球上。屋旁破旧的旗帜随着凛冽的寒风无助地飘荡着。

     “格瑞!”一声清脆的叫唤打破了这个无声的黑
暗。“你这么早就来啦?我还没准备好呢!”金一边
高兴地拉开了自家吱呀的门,一边继续往背包里塞着
各种物品,“衣服,信笺,羽毛笔,牛奶,嗯这个我
得多带一点,还有——”

        格瑞双手交叉靠在木门上,一条腿微微弯曲拦住了他:“帽子。”

  “对哦,帽子!”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一条矢量缠绕挥手而出,转眼便将自己那顶黑白相间的鸭舌帽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他的头发随着阵阵夜风起起伏伏,细腻的发丝在黑暗中根根分明,彰显着少年的意气风发。似乎没有什么能遮住他那闪烁着的晶蓝眼眸中的亮光,就像一颗自身发光的恒星,与格瑞冷静理性的幽紫色眼眸形成强烈对比。

      果然,他是大家在这个昏暗世界里永恒闪耀着的光啊——

       无论何时何地。

     “走啦,格瑞!”转眼间,这位灿烂的金发少年便又回到了他身边,拉着他的手便向远远处跑去。

     “等一下。”格瑞停下了脚步,眼中透露着一股难以忽视的温情。“?”金刚一回头,格瑞那修长白皙的手便撞进了他的视线,有紫色的眼眸和金蓝色的璀璨互相碰撞——

     “你的帽子歪了。”

     “——好了,走吧,金。”

正文分割线—————————————————————

这一篇有点短(码字好累啊)有没有下篇我就不知道了~~

感谢 @潞子酱 的帮助(๑•̀ㅂ•́)و✧

                

                

         

镜语

我发.....个预告?

  • 我想应该是一篇ALL金文吧~~(感觉自己已经秃了......)

  • 注意避雷

  • 是一个来自B站的手书《被祝福的救世主和爱之塔》的改编

  • WAYBE是BE

  • 新人写手,多多关照*-*

  • 可能是轻度OOC(?)

  • 周更或月更

    【谢谢大家支持】

  • 我想应该是一篇ALL金文吧~~(感觉自己已经秃了......)

  • 注意避雷

  • 是一个来自B站的手书《被祝福的救世主和爱之塔》的改编

  • WAYBE是BE

  • 新人写手,多多关照*-*

  • 可能是轻度OOC(?)

  • 周更或月更

    【谢谢大家支持】

镜语

千里一榭(4)

我冒着生命危险,又更了一章[数学才115的我拿着我妈的手机瑟瑟发抖(>﹏<)]

正文分割线————————————————————

“你?”任一宁看着他。

他只知道林秋石陪着阮南烛参与了整场对话,但他几乎一言不发,任一宁以为他只是一个旁人。

但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便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任一宁看看阮南烛,又看看林秋石,

一脸懵逼。

“林秋石。”阮南烛的语气十分平静,但他的面部表情是一脸严肃。

“我坚持。”林秋石毫不示弱。

僵持了三秒,阮南烛咬了咬牙,叹了口气,重新转向任一宁:“行,我陪你过第十一扇门——

条件是带他一起。”

任一宁一脸震惊地看着林秋石。看来他还有...

我冒着生命危险,又更了一章[数学才115的我拿着我妈的手机瑟瑟发抖(>﹏<)]

正文分割线————————————————————

“你?”任一宁看着他。

他只知道林秋石陪着阮南烛参与了整场对话,但他几乎一言不发,任一宁以为他只是一个旁人。

但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便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任一宁看看阮南烛,又看看林秋石,

一脸懵逼。

“林秋石。”阮南烛的语气十分平静,但他的面部表情是一脸严肃。

“我坚持。”林秋石毫不示弱。

僵持了三秒,阮南烛咬了咬牙,叹了口气,重新转向任一宁:“行,我陪你过第十一扇门——

条件是带他一起。”

任一宁一脸震惊地看着林秋石。看来他还有些来头,任一宁心中思索着。

“....行。”

虽然三个人一起进门难度会大很多,但是好说歹说阮南烛答应了,走到嘴边的肉,当然不能放过。

“我在下一扇门,在六天后。”任一宁从包中掏出了一个玉色的手镯和一张便签,

“麻烦写一下你的手机号,确定时间之后再通知,顺便再把另一个镯子寄过来。”

阮南烛飞快写下他的电话号码,便慢慢目送他离开了。

“理由。”当任一宁的后脚刚跨出大门,阮南烛便锁紧了大门,整个人靠在大门上。

这应该是林秋石第一次见到阮南烛对他生气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虚。

但林秋石没有害怕。

“今天是程一谢的生日。”他平静地说道。

阮南烛愣了愣。

“.....我从没记过这些。”

他叹了口气。

林秋石继续说:“我刚来这里之后,程千里过生日了。”

我问他:

“你哥难道不是跟你一起出生的吗?”

他笑着说:“我哥?,他要比我早两个月,生日在冬天呢,每次他生日都要包饺子,我最喜欢吃他的饺子了!”

我最喜欢吃他的饺子了。

林秋石只记得当时程千里兴奋的笑容——

和座在旁边的程一榭脸上一转即逝的,淡淡的微笑。

正文分割线————————————————————

点个赞啵,谢谢(づ ●─● )づ

镜语

千里一榭(3)

我知道介篇很短,多抿奈~~(我以后会经量大粗长的咕咕咕咕)

 
 

正文分割线————————————————————

 
 

这少年的脑洞是真的大,才会想出这么损的点子。

“我没有听说过这样也行的呀?”林秋石询问着阮南烛。

 
 “进过第十一扇门的人很少,也不会有人能想出损点子。”阮南烛想了想,小声地给林秋石解释道。

 
 “所以呢?有多少的概率能成功?”阮南烛十指相扣支在腿上,眼神犀利地盯着任一宁。

 
 “不知道啊。”男生在阮南烛的注视下很直白的回答道:“我又没进过。”...

我知道介篇很短,多抿奈~~(我以后会经量大粗长的咕咕咕咕)

 
 

正文分割线————————————————————

 
 

这少年的脑洞是真的大,才会想出这么损的点子。

“我没有听说过这样也行的呀?”林秋石询问着阮南烛。

 
 “进过第十一扇门的人很少,也不会有人能想出损点子。”阮南烛想了想,小声地给林秋石解释道。

 
 “所以呢?有多少的概率能成功?”阮南烛十指相扣支在腿上,眼神犀利地盯着任一宁。

 
 “不知道啊。”男生在阮南烛的注视下很直白的回答道:“我又没进过。”

 
 阮南烛,林秋石:“..........”

 
 
好...好像也是哈。

 
 
“所以,”他终于正经了起来,严肃地看着阮南烛,“我希望我们能合作。”

 
 
“你帮我一起过第十一扇门,寻找能让死人从门内拉到门外的方法。”任一宁一脸真诚地说。

 
 
“有什么好处?”阮南烛冷笑地说。

 
 

“?”任一宁一脸茫然,“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把死去的人复活啊?好处不大吗?”

 
 
“呵。”阮南烛笑了起来,一脸“你si不si傻”地看着他,“小朋友,你太天真了。”

 
 

“首先,我们都没去过第十一扇门。”他慢慢地靠在沙发上,

 
 

“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冒着生命危险陪你一起过第十一扇门,好处太少了。

 
 
——你的这个好处或许对程一榭有用,但对我们用处不大,更何况现在连能否成功都是问题。危险太大,我不去。”

 
 

别墅陷入了寂静。

 
 

任一宁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几番过后才逐渐恢复自己的态度:

 
 

“那这样,如果成功的话,下次你的十一扇门我可以帮你一把。”

 
 
“哈哈哈,帮我?”阮南烛抬起了他高傲的下巴,“乳臭未干的小崽子,谁揩谁油还说不定呢。

 
 
还有,你来之前没查过黑曜石的规矩吗?

 
 
——我们不接第五扇门以上的活。”

 
 
“你!”任一宁终于撕破了他原来客套的笑容,恶狠狠地说,“别以为你有多牛逼.....”

 
 
“秋石,送客。”阮南烛邪魅一笑,靠了靠林秋石的肩膀。

 
 
林秋石坐在沙发上没动。

 
 
“林秋石?”阮南烛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我答应你。”林秋石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任一宁,“我帮你过第十一扇门。”

 
 

正文分割线————————————————————

 
 

帮忙点个赞呗咕咕咕≡ ̄﹏ ̄≡

 

镜语

千里一榭(2)

我又双叒叕更了!虽然还是很烂(๑˙ー˙๑)

正文分割线————————————————————

(前面详情见千里一榭1)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了一眼,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应该是门的方面的朋友。”

林秋石过去把门打开了。

她终于摘下了她的帽子,露出了一张极其俊美而又略显稚气的面孔。

“.......”

女装大佬。林秋石莫名地看了看旁边的阮南烛。

阮南烛眼神表示:秋~石~你说是他好看还是祝萌好看呀?

林秋石:.....男友在线发骚该怎么办?求解答,急急急。

“任一宁。男的。”这位男生也没感到有多么羞耻,一上来就落落大方地报上了自家姓名。

“阮南烛。”

“林秋石。”

通过...

我又双叒叕更了!虽然还是很烂(๑˙ー˙๑)

正文分割线————————————————————

(前面详情见千里一榭1)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了一眼,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应该是门的方面的朋友。”

林秋石过去把门打开了。

她终于摘下了她的帽子,露出了一张极其俊美而又略显稚气的面孔。

“.......”

女装大佬。林秋石莫名地看了看旁边的阮南烛。

阮南烛眼神表示:秋~石~你说是他好看还是祝萌好看呀?

林秋石:.....男友在线发骚该怎么办?求解答,急急急。

“任一宁。男的。”这位男生也没感到有多么羞耻,一上来就落落大方地报上了自家姓名。

“阮南烛。”

“林秋石。”

通过简单的自我介绍,大家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位似乎还不够成熟的男生。

三人无声沉默了三秒——

“啧。”他深呼了一口气,从斗篷兜中掏出了一张照片,“这个人你们认识吗?”

程一榭的照片。

阮南烛慢慢翘起了二郎腿,把手支到腿上,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你认识他?”

“这几天找过我‘哥’。”任一宁平静地说道,“就是卓飞鸣。”

说着他便抬起了吊坠,解释道:“似乎想用这个吊坠,重新召唤他的弟弟程千里。”

——“不过后来又突然放弃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然,”他瞥了瞥林秋石和阮南烛的眼神,又补了一句,“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他把吊坠收了起来,终于把目光落在了阮南烛身上:

“但是,我想到了一种可以让程千里回到现实的方法。”

“——就是通过第十一扇门。”

阮南烛的眉一跳。

任一宁顿了顿,继续解释道:“你们应该也拿到第十一扇门的线索了吧?”

“前辈告诉我,在第十一扇门内可以遇见已经死去的人,也会失去现实中对你很重要的人。”

他咬了咬指甲,“反正听起来挺玄的,后来这个前辈也不知道为什么渐渐被我们遗忘了。”

“——你为什么要说这些?”阮南烛盯着这位年轻的不速之客,似乎对他的态度有些不耐烦。

林秋石在暗中悄悄的捏了捏他修长的手。

不过,这句话好像问到了任一宁的软肋,它的眼神瞬间暗了下来,眼眸中出现了一瞬间的不定。

虽然那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眼神很好的阮南烛观察到了。

任一宁很快恢复了礼节性的微笑,无视阮南烛的问题,笑眯眯地提议:“要不这样,你们保我过第十一扇门,顺便熟悉一下里面的情况——”

“所以这跟复活程千里有什么关系?”阮南烛的耐心到了极限。

“我的猜测。”

少年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竖起来了一根手指:

“如果在门内可以遇见已经死去的人,那么,也许可以通过一些条件将死人带到门外。”

正文分割线————————————————————

我会尽量多更的,帮忙点个心呗(。•ˇ‸ˇ•。)

镜语

千里一榭(1)

我写的真的好烂啊T_T前序详情见主页(声音逐渐减弱)

正文分割线————————————————————

之后的几天,天气并不是很好。

几束支离破碎的阳光,硬是落寞地挤进了别墅的窗里,又缓缓溶解在沙发上,在林秋石一撮一撮的头发上渲染出耀眼的光芒。

林秋石坐在沙发上发愣。

程千里的死似乎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连阮南烛端着咖啡走过来的声音都没听见。

先是吴崎,他挽着他的女朋友笑着走了;然后,是谭枣枣过于着急的落幕;紧接着,程千里也凋零了。

他突然开始害怕——

害怕阮南烛也会离他而去。

“......”阮南烛站在旁边沉默了许久,把属于林秋石的那一杯咖啡放到了茶几上,才慢慢开口道:“千里...

我写的真的好烂啊T_T前序详情见主页(声音逐渐减弱)

正文分割线————————————————————

之后的几天,天气并不是很好。

几束支离破碎的阳光,硬是落寞地挤进了别墅的窗里,又缓缓溶解在沙发上,在林秋石一撮一撮的头发上渲染出耀眼的光芒。

林秋石坐在沙发上发愣。

程千里的死似乎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连阮南烛端着咖啡走过来的声音都没听见。

先是吴崎,他挽着他的女朋友笑着走了;然后,是谭枣枣过于着急的落幕;紧接着,程千里也凋零了。

他突然开始害怕——

害怕阮南烛也会离他而去。

“......”阮南烛站在旁边沉默了许久,把属于林秋石的那一杯咖啡放到了茶几上,才慢慢开口道:“千里已经走了。”

林秋石没有回答他。

当阮南烛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听见了林秋石的声音,

“嗯。”

他的声音很细很细,一瞬间便被吞没在这一栋空荡荡的别墅里。

阮南烛把头支在了他柔软的头发上,轻轻地捏着他的耳垂:

“那就别去想了,准备好下一扇门,行吗?”

他的声音很低,很有磁性,让林秋石在一瞬间感受到了很大的归属感。

我至少还有这个人可以依靠。

体会过冬的寒冷,才能感受到什么是暖春。

林秋石这才缓缓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僵硬的手臂。

“——叮咚。”

门铃措不及防的响了一声。

阮南烛微微眯了眯眼。

陈非他们都在低级门内,所以绝对不是别墅的人。

会是谁呢?

门外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迟疑,解释道:

“罗千水的朋友。”

通过监控视频可以看到门外的人穿着一件纯黑的斗篷,帽子刚好遮住了上半张脸,看不出什么端倪;不过她的声音清脆入耳,应该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

“请问阮先生在吗?”

“也许我们可以聊聊。”

她晃了晃手中嵌着卓鸣玉的图片的吊坠,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正文分割线————————————————————

这几天运动会挺忙的,以后有时间会尽量的写长一点。希望大家喜欢(越来越小声)

有人问我写的这么烂,为什么还要发⊙ω⊙

其实我觉得吧,我不需要赞,只要看到有这么多人浏览过我的文章,我就很开心了。

因为在班级里几乎没有人关注过我,运动会没有人给我加过油,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原地,没有人跟我聊天......

所以我看到这么多人浏览过我,

我很开心,谢谢大家|ω・)

镜语
每日一画:挺喜欢这个小姐姐的(...

每日一画:挺喜欢这个小姐姐的(ノಥ益ಥ)我就是个渣渣

每日一画:挺喜欢这个小姐姐的(ノಥ益ಥ)我就是个渣渣

镜语
程一榭和程千里的女装~( ̄▽ ̄...

程一榭和程千里的女装~( ̄▽ ̄~)~
[Q:为什么你没画一榭的手呢?
    A:因为当初正在开运动会,突然听到广播稿里面有一句“你是我的白月光”之后,手就抖了.....]

程一榭和程千里的女装~( ̄▽ ̄~)~
[Q:为什么你没画一榭的手呢?
    A:因为当初正在开运动会,突然听到广播稿里面有一句“你是我的白月光”之后,手就抖了.....]

镜语

千里一榭〔序〕

有刀子小心~( ̄▽ ̄~)~(开头写的好烂啊)


正文分割线————————————————————


林秋石感觉自己不能呼吸。


面前是已经哭成泪人的程一榭和全身鲜红的程千里。一榭怀里的,他最爱的人,已经变成了一尊不会再跳动的尸体。


千里独自去了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身后的阮南烛扶了他一把:“秋石,你没事吧?”


林秋石摇了摇头。


在前一个小时,跟他说着话的男孩,一直很神经大条的男孩,一直给整一栋别墅都带来生气的男孩,没有过他的18岁生日,先离开了他的哥哥。


程一榭眼中的星,落了。


半完千里的葬礼后,一榭就独自离开了黑曜石。南烛也没有问他去哪里...

有刀子小心~( ̄▽ ̄~)~(开头写的好烂啊)


正文分割线————————————————————


林秋石感觉自己不能呼吸。


面前是已经哭成泪人的程一榭和全身鲜红的程千里。一榭怀里的,他最爱的人,已经变成了一尊不会再跳动的尸体。


千里独自去了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身后的阮南烛扶了他一把:“秋石,你没事吧?”


林秋石摇了摇头。


在前一个小时,跟他说着话的男孩,一直很神经大条的男孩,一直给整一栋别墅都带来生气的男孩,没有过他的18岁生日,先离开了他的哥哥。


程一榭眼中的星,落了。


半完千里的葬礼后,一榭就独自离开了黑曜石。南烛也没有问他去哪里,只是嘱咐他小心。


毕竟还有两扇门。


如果


如果一切能再重来就好了。


镜语

哇,死亡万花筒好虐啊(ಥ_ಥ)

特别是程家双子那一对(ノಥ益ಥ)

so

我决定出一个同人

时间线是从陈千里死亡的那一刻开始的


.小学生文笔


.感情线垃圾


.如果评论里有原著党表示很不满的话

我可以停咯


.多多支持


哇,死亡万花筒好虐啊(ಥ_ಥ)

特别是程家双子那一对(ノಥ益ಥ)

so

我决定出一个同人

时间线是从陈千里死亡的那一刻开始的


.小学生文笔


.感情线垃圾


.如果评论里有原著党表示很不满的话

我可以停咯


.多多支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