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名人朋友圈

10.6万浏览    1818参与
十里春风皆不如你
: 夜色降临于世。一片黑黝黝,...

:  

夜色降临于世。一片黑黝黝,仿佛就被浓墨重彩那般,颜色深沉的化不开。配着皎洁的月光以及点点繁星闪烁着,就似人间仙境一般。正准备在客栈住下之际竟然被拒之门外,也不是谁那么大排场竟将整个客栈都包下了,几番追问竟然是兰陵金氏。忽然瞧见两个姑娘进去,便已经有了想法。待人一转身自己便跟过去。

                 “姑娘。姑娘!!!”​

人未到声先到,​身着黑色长袍,手握配剑小跑步跟上人,二楼厢房处终...

:  

夜色降临于世。一片黑黝黝,仿佛就被浓墨重彩那般,颜色深沉的化不开。配着皎洁的月光以及点点繁星闪烁着,就似人间仙境一般。正准备在客栈住下之际竟然被拒之门外,也不是谁那么大排场竟将整个客栈都包下了,几番追问竟然是兰陵金氏。忽然瞧见两个姑娘进去,便已经有了想法。待人一转身自己便跟过去。

                 “姑娘。姑娘!!!”​

人未到声先到,​身着黑色长袍,手握配剑小跑步跟上人,二楼厢房处终于将人追上,唇角略微勾起上扬流露出迷人的笑意。欲想伸手抓其肩膀,怎料其忽然转过身,手悬留半空片刻,略有尴尬的收回,思虑片刻欲想解释一二。

             -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
                “在下姓远名道,姑娘可叫我远道。”​

脑海中闪过一句“青青草原草,绵绵思远道”。随口与人一说远道。着人略微蹙眉转眸,环抱双臂抱着配剑浅浅一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瞧人气氛转过身,很快自己的脸上回复了平静,双手抱拳向人解释。

                -“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戏弄我?”
                 “在下​云梦江氏魏婴,魏无羡。去到姑苏蓝氏听学,既为同道中人,想必绵绵姑娘也不忍我们露宿街头吧。”

温黎希
[名人朋友圈]猜猜我爱你多久了

[名人朋友圈]猜猜我爱你多久了

[名人朋友圈]猜猜我爱你多久了

兜里没糖🍓

#哪吒之魔童降世#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票房破44亿!
你们就是吒儿的全部动力,带着吒儿跨越山海。
上映30天,感谢有你让这旅程继续! ​​​

44亿,做自己的英雄。

一拳一掌 一格一挡
兄弟 请多指教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

在不同的地方,点燃同样的英雄梦。

#哪吒之魔童降世#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票房破44亿!
你们就是吒儿的全部动力,带着吒儿跨越山海。
上映30天,感谢有你让这旅程继续! ​​​

44亿,做自己的英雄。

一拳一掌 一格一挡
兄弟 请多指教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

在不同的地方,点燃同样的英雄梦。

兜里没糖🍓

白天不敢想,怕落泪。
晚上睡不着,不停想。
心如止水,但它并不妨碍我想妳。
我,是在心情平静的时候呆呆的在想你,想你从不会觉得累,但有痛,有泪。
我们答应过对方不再熬夜的,然而自从那一天我就再也没有早睡过,每到夜深人静便是最想妳的时候。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会活成魏无羡的样子,潇潇洒洒,随心而动。
可是最终,却是活成了江澄的样子。被世俗诸事所牵制,做不到随性自在,做不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人,一旦有了顾虑便会迟疑,然而有些事有些人,往往就在你迟疑的那一瞬间便注定失去了。
蓝湛说,他有悔,但天知道我有多羡慕他,他的悔终是有了偿的机会,自此他把魏婴护在身后的样子便是我日里所想梦里所见。
而我的悔怕是要悔上这一世...

白天不敢想,怕落泪。
晚上睡不着,不停想。
心如止水,但它并不妨碍我想妳。
我,是在心情平静的时候呆呆的在想你,想你从不会觉得累,但有痛,有泪。
我们答应过对方不再熬夜的,然而自从那一天我就再也没有早睡过,每到夜深人静便是最想妳的时候。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会活成魏无羡的样子,潇潇洒洒,随心而动。
可是最终,却是活成了江澄的样子。被世俗诸事所牵制,做不到随性自在,做不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人,一旦有了顾虑便会迟疑,然而有些事有些人,往往就在你迟疑的那一瞬间便注定失去了。
蓝湛说,他有悔,但天知道我有多羡慕他,他的悔终是有了偿的机会,自此他把魏婴护在身后的样子便是我日里所想梦里所见。
而我的悔怕是要悔上这一世了,不过妳放心,不管我有多想妳,也不会再去打扰妳了,哥哥值得更好的,而不是这样的一个我。我再也不会是那颗激起你心里涟漪的石子了,会有一个可以保护妳照顾妳的人去打破妳止水的心。
我不怕孤单,说实话,我这种人即使一个人也无所谓,回忆是可以陪我一辈子的。二十几年都过来了,往后还能有几个二十年呢?流逝最快的便是时间了。
就算,活不成魏无羡,活不成沈面。。。我可以,活成二月红。

晏兮

当当当当!

你们要的对二来了!!!

好吃不好吃都给我吃下去听到了吗?

我太难了……

——————

四夕探长说,学好普通话真的太重要了!

咱们的生哥表示——

普通话谁不会?你那是中文十级考试!!!

当当当当!

你们要的对二来了!!!

好吃不好吃都给我吃下去听到了吗?

我太难了……

——————

四夕探长说,学好普通话真的太重要了!

咱们的生哥表示——

普通话谁不会?你那是中文十级考试!!!

拢龙今天穿秋裤了吗?
这什么鬼????只要一火就抄袭...

这什么鬼????只要一火就抄袭????

这什么鬼????只要一火就抄袭????

晴雪为洗

♡执念(你是我此生唯一的执念,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开皮时的第一篇戏文,书剧混合,迎春视角。)

☞初见,你成了我的执念。


     我叫迎春,是花妖一族。本体如名,是一树迎春花。


     听闻凡间世人皆叹迎春花端庄美丽,气质不凡,也抗风寒,品质坚强,不卑不亢。迎春花的花语也是别样的美好:相爱到永远,就像春天的到来一样,新的开始,美好而幸福。


     的确,可能……真的是吧,在爱情这一点,我也不太清楚。因为……自我修炼成形之时,如同凡间七八岁的孩子般大的时候……我就注定了以后要走的路。


     ...

☞初见,你成了我的执念。


     我叫迎春,是花妖一族。本体如名,是一树迎春花。


     听闻凡间世人皆叹迎春花端庄美丽,气质不凡,也抗风寒,品质坚强,不卑不亢。迎春花的花语也是别样的美好:相爱到永远,就像春天的到来一样,新的开始,美好而幸福。


     的确,可能……真的是吧,在爱情这一点,我也不太清楚。因为……自我修炼成形之时,如同凡间七八岁的孩子般大的时候……我就注定了以后要走的路。


      记得那年,我才修炼百年,妖族的大族长蜉蝣来到了我的面前,看似打量一番之后预言说我便是下一任的花族长老。我稚嫩轻笑“怎么可能啊,蜉蝣姑姑莫要拿我寻开心了,我才修炼百年而已,连人形都化不成的。”回应我的是蜉蝣姑姑的一抹微笑。


     那时,我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依旧每日每日的修炼。修炼的这些日子里也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比如部分鬼族作乱,逃至地面,大族长联合人类族长麻龟前辈和鬼族领袖斩魂使一起并肩作战。看着大家殊死搏斗,我心里急切却又无可奈何。

      我也是想去的,至少可以帮个忙……做些什么。可是……修炼时日尚短,我无法离开这片束缚着我的土壤。我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族人,鬼族的叛军还无辜的人类,死的死伤的伤。


     后来,那个人出现了,我看见他和斩魂使在夜晚的星空下谈天说地。我听见他为斩魂使取了新的名字…………我看见…他触动了双方一直以来争夺的圣器,他结束了这场战争。


      战争结束的第六百年,我化形了。也的确如同蜉蝣姑姑所言,因为化形比其他同龄要晚,所以奠定的基础也更强,力量也就无可估量。


     也是这一年,蜉蝣姑姑西逝,族中前辈也相继故去。我身为花族的强者,被族人推选做了花族的长老,与蛇族的老长虫和鸦族那个从小陪我玩到大的青姐一起守卫妖族,以及妖族和人类之间的和平。


      之后的漫长时光里,我再没有能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可以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奔跑,玩闹。我是长老,要稳重,端庄。即使偶尔能和身边的几个朋友斗斗嘴,也要压制着自己骨子里爱玩儿的本性。


       因为我是花族长老,我身上肩负的是整个花族,整个妖族,以及他所守护的和平。


————————————————————


☞再见,已过万年


       距离那次战争已过了万年之久,一万年的时光啊,很长,长到都已经把人神鬼妖改变了。渐渐的人类称为海星人,鬼族称为地星人,而妖族则被称为亚兽族。就连当初大战的理由,都有了些许的不同。


      可不管这一万年怎么变,当初那人的相貌却越发的清晰。彼时年少无知,不知对他已是心悦,而如今我已成熟,知我喜他,爱他,便时时偷溜出去,到人间去找他,偷偷的在远处望着他,亦或者变成他环境周边的一株迎春树伴着他。


       直到这天夜里,他找到我看似自顾自的说出了一番话“当年一夜之间战败的地星人被驱逐,和地星人一起来到海星的亚兽族却因为在战争中始终保持中立,所以仍然可以和海星人和平共处。比起躲在森林中的蛇族和难以寻觅的鸦族,随处可见的花族自然是更让人觉得亲近了。”


       听到这里我明白,他忘了,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记得过。也对,当初的我不过是一棵什么都不是的破树罢了,既不能上阵杀敌,又不能与他坐在一起肩并肩的谈天说地。又怎么会让人印象深刻呢。


      我收起自己的心思,看着眼前的人直言到“你是谁?居然还知道我们亚兽族的存在。”“沈巍,本校生物工程系的一名老师。久闻亚兽族博物洽闻,耳目遍布天下。我只是想让你们帮我找一个人。”…………


      我本不该帮他的,我明知道这可能会给族人带来无法估量的后果,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帮了他。在那之后,他又来了,除了道谢之外,他请我帮他找一样东西——上古圣器:伏羲山河锥。


     我找了,并且我找到了,可我不想告诉他,因为这一去他可能就回不来了,那是何等的危险,他怎么可以…………


     夜里,他来问我“我上次要找的东西,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下落了。”我气极反笑“是又如何,你知道了在哪又如何?你难道真想已一己之力去把它寻回?”看他眉宇中的坚定,我知道我自己劝不住他,我只能…只能用那个人来说服他…毕竟………


      在他眼里,那个人是最重要的,那个人是第一个静下心来了解他,给他名字的人“若你此行遭遇不幸,那些需要你守护的人又将陷入何等危险之中。”


      果然,我看到了他的犹豫,纵使不是为了我。只要他能放弃,其他的都可以不重要!黑袍,只要你安全,其他的……我都可以不在乎,你不认识我也好,你心里没有我也罢。只要你安全了,开心了,我便心满意足。


宛啊南

不够红不要

想不出剧情就爬墙头。

设定可随意入世,有个家。

————

趴在柔软的沙发,语音调频转台,无所事事地将九十九个台都点过一遍,沈清弦木张脸,想着该如何把顾见深抓回来陪自己,他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不敌当年,勾不住顾见深了。

想归想,他知道不可能。

爱他爱到死去活来,恨不得把他挂到腰边绝不离身,吃醋能吃到自己身上的顾·老醋·见深有没有这能耐,沈清弦清楚得很。

可顾见深不上报自己在做什么,丢下他去瞎忙活近六小时,沈清弦抱着小金团子玩偶直起身,决定不干了,跑路。

下一刻,沈清弦回了万秀山。

小·真金团子·金和沐熏感知到他,迎了出来...

想不出剧情就爬墙头。

设定可随意入世,有个家。

————

趴在柔软的沙发,语音调频转台,无所事事地将九十九个台都点过一遍,沈清弦木张脸,想着该如何把顾见深抓回来陪自己,他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不敌当年,勾不住顾见深了。

想归想,他知道不可能。

爱他爱到死去活来,恨不得把他挂到腰边绝不离身,吃醋能吃到自己身上的顾·老醋·见深有没有这能耐,沈清弦清楚得很。

可顾见深不上报自己在做什么,丢下他去瞎忙活近六小时,沈清弦抱着小金团子玩偶直起身,决定不干了,跑路。

下一刻,沈清弦回了万秀山。

小·真金团子·金和沐熏感知到他,迎了出来。

“师父。”

“尊主!”

看见沈清弦回来,二人都很高兴。

见小金龙往他身后看,沐熏则面露疑惑,沈清弦冷张脸,对着一金光闪闪尤其好看的小金龙和徒弟不好表露情绪,便装作无异地道:“他有要事留在心域。”

天都不知道他的心塞,自家黏人精(划掉)老攻去哪了别人问他却说不出来。

一金一人看出不对劲,但信任师父/尊主,并未多问,泡过一壶茶,被沈清弦挥挥手,赶去凉快的地方玩。

素白瓷杯晾在那儿,被嫌弃的眼神刺得瑟瑟发抖,奈何悟性不够修行不能,开不了口。当然,若是它能借天道第一人涟华尊主的光化成型,想必等不到开口,就会因从头到尾的皎皎月白色被尊主大人嫌弃彻底,直接丢出门外。

画面一转,沈清弦已坐在新建好的唯心宫内,任红艳包裹,也疏解不了他此时内心的担忧。

忽然离开,除了他正在办的事会对他不利以外,沈清弦想不到顾见深还有什么其他理由,隐瞒不说。

可心域第一人和天道第一人,前者若不想后者找到,后者也找不到他。

真是,真是,烦死人。

沈清弦猛地站起身。

一回头,见道红光大盛,渐渐削弱,从中走出一个人,赤目灼灼,红裳飞舞,不是顾见深还能是谁。

沈清弦被这艳极美极的天上人间也无的画卷惊怔,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冷冷地道:“顾陛下好生威风。”还知道回来!

顾见深不用看就知道惹人生气了,撤下锋芒,故意将红瞳眨得无辜怜人,长臂一伸将他揽进怀抱,轻声道:“对不起,让你等我了。”

方才还想说些什么,听到这句话,沈清弦自主环上他脖颈,心疼起来。

他们互相忘却,互相深爱,候了对方万万年,区区几小时罢了,当不得一声歉。

沈清弦道:“傻子,你亲亲我就好了。”

闷闷的笑声从他头顶落下,顾见深对如何哄好心上人,抓得可是一手稳。

沈清弦哪里不知,恋爱滤镜重重,他把这当成两人之间的小情趣,未尝不可。

更何况......何况,他喜欢这般惩罚他。

沈清弦抬头,顾见深便俯首,默契非常。

这一吻悠长。

待到两人分开,顾见深牵引沈清弦坐下,自己则半跪他眼前,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物,方方正正,血红色琉璃中勾勒金丝薄线,连在一起便是朵金莲,绽放其里,美不胜收的小盒子。

沈清弦为这红里透金,闪闪发光的盒子融化了心。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丽的方盒子,简直漂亮的叫他喘不过气来了!

顾见深抬头,深红的血眸中倒映出修长,洁白的身影,是他放置心尖,奉上骨血尤觉不足的爱人,是只属于他一个人,天上地下唯此一个的,涟华尊主——沈清弦。

“轻云蔽月,流风回雪。”顾见深望着他,目光痴迷眷恋。

沈清弦抿嘴笑道:“红艳露凝香, 巫山枉断肠。”

他稍稍抬手,指尖抚上顾见深的脸:“这是你今天不知所踪的理由?”

顾见深侧过脸,贴近他手,弯眸道:“害你久等了。我不想假以他人之手。”

话落,他将那盒子递上,柔声道:“打开看看。”

沈清弦接过,打开时调笑道:“不红我可不要。”

说完,他便顿在那儿,眼里写满惊艳。

盒内红绢衬起两枚大小不一的金黄色圆环,金黄中央开放着一朵逼真的凤凰花,花瓣上一滴血红露珠,散发出顾见深的气息。

岂止红,简直又金又红,红到极致,完全满足了沈清弦的胃口!

沈清弦的手微颤,有些不可思议地道:“你把心头血融入进去了?”

顾见深仍是痴痴地望着他:“在凡间结婚时,我已经失忆,虽说是我,但还是不够。我想给你一场,真真正正的盛世婚礼。”

他是不会承认他又把醋吃到自己身上了的。

且不说,他内心确确实实是这般想法,宣告修真界,涟华尊主,是他九渊魔尊的道侣,永永远远,只爱他一人。

顿了顿,顾见深郑重地问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连串惊吓惊喜砸到身上的沈清弦已经顾不得他的用词。

他伸出手,笑着回应道:“我愿意。”

他们为对方戴上凤凰花,原是凡人的俗世礼节,认真履行起来,竟别有一番韵味在里头。

好像有了一个东西,将他们系在一起,打成死结,再也分不开了。

沈清弦垂眸看左手无名指上圈着的凤凰花戒,双手搭上顾见深的肩,将唇送了下去。

顾见深从来不会拒绝沈清弦,长臂伸前,搂住精瘦的腰,将他带向自己,唇上反客为主,有章法的引诱。

夜深,红浪被翻蜡烛干。

————

贝壳

今天也是做表情包的一天。
————————
金光瑶:果然二哥对自己是特别的,阿瑶自然是想悄无声息霸占二哥所有注意力的。内心欢喜,隐隐的笑出酒窝,又强行压着表情不想表现的太过张扬,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薛洋:修缮完屋顶,突然就沉默了。

今天也是做表情包的一天。
————————
金光瑶:果然二哥对自己是特别的,阿瑶自然是想悄无声息霸占二哥所有注意力的。内心欢喜,隐隐的笑出酒窝,又强行压着表情不想表现的太过张扬,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薛洋:修缮完屋顶,突然就沉默了。

北朔霜凝竹

鼠猫两小无猜系列×高中部一

午休时分灰沉天空中鹅毛雪花飘下,洋洋洒洒为校园染上一层白,使一年一度的白色情人节更添一分情调。对爱情充满憧憬的女生成群结队的围在廊道边边看雪景边讨论着各自做巧克力的过程。


四指弯曲搂住书册从图书馆缓步走出,看见满目白茫茫一片停驻在门边,提腕扫一眼手表心道离开课有段时间便怡然自得赏雪。寒意渐透入并不厚实的校服,左手掌心覆上拿书的手背搓了搓,感觉还是要冒雪前行回到教室才行。


踏下阶梯听到身后一声呼唤,回首看见是同班的体育委员,他倒是一身短打才从体育馆路过这里的样子。挑眉看着他手里的伞,笑叹要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跟人凑合一把伞一步一步往教学楼走。


并不长的一段路因为积雪比平...


午休时分灰沉天空中鹅毛雪花飘下,洋洋洒洒为校园染上一层白,使一年一度的白色情人节更添一分情调。对爱情充满憧憬的女生成群结队的围在廊道边边看雪景边讨论着各自做巧克力的过程。


四指弯曲搂住书册从图书馆缓步走出,看见满目白茫茫一片停驻在门边,提腕扫一眼手表心道离开课有段时间便怡然自得赏雪。寒意渐透入并不厚实的校服,左手掌心覆上拿书的手背搓了搓,感觉还是要冒雪前行回到教室才行。


踏下阶梯听到身后一声呼唤,回首看见是同班的体育委员,他倒是一身短打才从体育馆路过这里的样子。挑眉看着他手里的伞,笑叹要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跟人凑合一把伞一步一步往教学楼走。


并不长的一段路因为积雪比平日倒是多花些时间,教学楼近在眼前时被突然从路旁灌木丛窜出个女生挡住去路。一把拉住边上差点撞上去的人,疑惑观察着这个明显在雪里站了很久的人。


默然不语望着人直到一份明显是情书的信和心形包装的礼物盒递到眼前,感觉腰部被人用手肘轻轻捅了捅,不理局促不安的同伴,抚上腰揉揉顺便微微低头思考该怎么办。


——展耀,老师找你!


听见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抬头望见教学楼门口的白羽瞳,心中亮堂起来瞬间找到了出路。抱歉地对人笑了笑/雪很大,早点回去吧。


丢下同伴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白羽瞳身边,知道他是解围感谢地拍了拍他的肩,下意识地逗他/今天你收了多少巧克力?


得到意料中一脸苦恼的反应不禁眯眸夸他/小白弟弟英姿伟岸,的确很受欢迎,巧克力记得分我点。


虽然心知这家伙每年会收到特别多的巧克力,但是脚下还是忍不住用力踩下去在积雪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足印。一路不停沿着楼梯往楼上疾速赶也不等人跟上便进了教室,坐上自己的椅子。


伸手拉开课桌抽屉,入目便是一张粉色信笺和一个粉色盒子。面不改色取出信笺一目十行阅完告白信,随后放进了图书馆借来的书中塞进书包。指尖尚未触及那个盒子就被眼尖的某人一把抢过去,不得不立时起身探手想要夺回。


看着他凭借运动细胞发达躲得远远的,恬不知耻地说着喜欢吃巧克力,还极为迅速揭开盒子拿出一块塞进嘴里的样子,不得不怀疑他私下说讨厌巧克力分我吃是伪装出来的。


无奈抱手在胸前任他将巧克力分给班里其他人,抿唇扫一眼送信的人,心里只能默默抱歉了。


贝壳

做了关于小辈们的  上帝创造时。
祝浏览到此贴的人儿心情愉快。

大声/这个上帝内心戏简直太多。

做了关于小辈们的  上帝创造时。
祝浏览到此贴的人儿心情愉快。

大声/这个上帝内心戏简直太多。

季陌琳寒

前方高能预警,

非战斗人员,

迅速撤离,

小心被炸毁

此人太皮

无法拯救

想想开学在既,军训来临,转眼间看到了温晁温老师的表情,顿时毛骨悚然,呜呜X﹏X,我需要蓝湛,我需要魏无羡救命,我还不想背书,我更不想背温门菁华录,我也不想被罚【此人有些皮,不顺眼的当做没看见,绕道而行,不然你会被气晕】

躲过了温晁老师,蓝启仁老前辈又气愤的问到

蓝启仁:“让你罚抄蓝氏家规四千条,你抄完了吗?”

【有没有感觉像是回到了学校,我这么皮,你看完了是不是很气,无奈,我就是这么皮,略略略】

前方高能预警,

非战斗人员,

迅速撤离,

小心被炸毁

此人太皮

无法拯救




想想开学在既,军训来临,转眼间看到了温晁温老师的表情,顿时毛骨悚然,呜呜X﹏X,我需要蓝湛,我需要魏无羡救命,我还不想背书,我更不想背温门菁华录,我也不想被罚【此人有些皮,不顺眼的当做没看见,绕道而行,不然你会被气晕】

躲过了温晁老师,蓝启仁老前辈又气愤的问到

蓝启仁:“让你罚抄蓝氏家规四千条,你抄完了吗?”


【有没有感觉像是回到了学校,我这么皮,你看完了是不是很气,无奈,我就是这么皮,略略略】

潇洒不羁。
[名人朋友圈] 我喜欢兔子,也...

[名人朋友圈]

我喜欢兔子,也喜欢你。

[名人朋友圈]

我喜欢兔子,也喜欢你。

郁星
特别想浇一桶水!!

特别想浇一桶水!!

特别想浇一桶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